60-0717 不要怕

1

谢谢你,弟兄。非常感谢。谢谢。那让我感受到了双倍的欢迎。我确实很感激。我代表博德斯弟兄、梅西尔弟兄、高德弟兄、比利·保罗和我自己,我们想要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了不起的聚会。我不知道我在哪一场聚会上……似乎圣灵所赐的自由、很大的自由,几乎什么都可以讲。传道人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你们在背后这么合作,在你们前面……

很遗憾,我们没有走遍全城,看主所做的事,但他从未……圣灵在会堂各处那么快地赐下异象,老实说,有时候我必须转过头去,甚至我要得到足够的力量才能继续下去。你们要有信心相信,现在,决不要让它熄灭。
2

呐,我们要感谢学校让我们得到了这个礼堂。我们要感谢这里的管理人、看管人和学校全体董事会。我们当然祈求神使这里这所学校产生很多著名的学生。所有合作的人,我们的赞助者,那些合作的人,和所有的普通信徒,帮助我们付清费用……我想一切都付清了。需要的就是这些,费用都付清了。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些。我自己,我有工资。

我要感谢你们收取的爱心奉献和宣教奉献。那些奉献直接去到基金里。我甚至不知道,我从不在聚会上看任何钱。我的秘书料理这事。那些钱都存入银行,存好了,累积到够我去海外的金额。
当我去海外时,为确保钱款正常运转,我会自己带着。我用在这里给你们大家的事工服侍全世界。有一天,在他们所要去的彼岸,哦,因着你们的合作帮助,送我去不同的地方,将有几百万人聚集。我相信,若不是你们帮助我去,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异教徒不认识耶稣基督。
3

呐,也许神从未呼召你去。但你们献出你们的一些生活费用,让我能去。我去尽我所能,答应你们,靠着神的恩典,每分钱都会尽可能存敬畏的心花费。甚至昨晚我的小宝贝所给我们的汇最大一笔钱——一毛三分钱,都会得到很好的管理,尽我们所知的来使用。

呐,我们教会的理事,其中一个此时就坐在现场,坐在后面的索斯曼弟兄。其他人都是很好的基督徒,像他一样。他们确保这些资金准确地去到它的用途上,去到海外事工上,帮助建造神的国。在那里,当我进入……你说:“哦,我属于神召会。”
第二个人说:“哦,我属于四方会。”
4

记住,我的弟兄姐妹,那些钱也进入你们在那边的教会,因为我不代表任何宗派。他们都像在这里一样聚集。瞧?当悔改信主的来了,他们想去哪个教会,跟我们没关系。所以,他们是全福音重生的基督徒。所以,我们这样,我们尽可能存敬畏的心做一切的事,知道当审判的日子来到时我们必须全部交账,从最小的礼物到最大的礼物。那日我想要被判定是主事业的好管家。

我们确实为你们所做的一切事和你们的信心感谢你们每个人。我注意到晚上……我开始注意到在美国和其它许多地方,有时候人们站起来……你进入聚会中,他们不同意你所说的,就起来,走出去,故意走出去。我在这次聚会上没有看到这样的事。我试验了你们的耐心,一直进行到十点,人们就坐在教会里,炎热,打扇子,一直在那里坐到最后的祷告结束,台上最后的事完成。那是忠诚。神祝福大家。
5

我不知道。我希望再见到你们。如果不能,我昨晚对你们讲的那个地方,愿神应允我的祷告,我们每个人都在那里相遇。我爱你们,你们爱我,但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我们到了那里。那是真的。

我相信,如果我必须再来,我现在努力要进入的新事工将完美地运行,像别的事工在那个时候运行一样。
刚才底下一些人告诉我,我们上星期天下午在台上祷告的小孩现在在这里。如果我没有搞错,这里这个金发的母亲……孩子好转了吗?我对此感到很高兴。很好。据说孩子现在好了,伤口干了,开始结疤了。呐,我们对此不感激吗?医生们对此无能为力。要是你知道病菌扩散到整个脸,把脸吃掉了,瞧?但现在病得医治了,那地方结疤了,痊愈了。我们非常感激。
6

这么说不会让你尴尬。这个女士不知道为什么在台上说了有关她从一个地方来的事。瞧,圣灵……聚会后,我走在街上,遇见他们,马上就被问到了。

嗯,我说:“那确实是对的。那是你自己来自的地方。但当你结婚时,你搬到了别的地方,不管那是在哪里。”
于是她明白了。看到魔鬼想要让你做什么吗?瞧?如果你继续那样想,孩子就不会好。瞧?但如果你相信,如果它足够完全,说出完全的事,在医治上也就是完全的。
只要凡事相信,不管神说什么,你只要相信,因为那不是我,朋友,记住。如果我再也看不到你们大家,你们中的很多人,到我在审判时再看见你们的时候,那些异象,那火柱和光是真的。它是真的。
7

呐,我是主一个可怜的仆人。我犯了很多错,以至于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不是故意犯错。但我做了我不该做的事,比如,可能说:“来,为这个人祷告。”

“好的,我会去那里,为那个人祷告。”这里又有一个,那里又有一个,还有那里。我就忘记了。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我不是有意要那样。
很多时候当辨明的恩赐运行的时候,我真希望我能在队列中站得久一点。但那简直要我的命;我实在无法那样做。
那天早餐我看到那个异象,我观看,心想:“神啊,让人把我托住。”后来我想:“是的,有一次他们那样做了,我就离开工场八个月。”瞧,当人来我这里时,我不能说那是异象不是。你不能……你永远无法明白所有的事。我们知道这点。但我们可以竭尽所能来帮助人。
8

从这里,下个星期我们去加利福尼亚州莱克波特,加利福尼亚州莱克波特。再下个星期我们要去华盛顿州亚基马,我们经过时,在塔科马呆一个晚上。然后进入肯塔基州萨默谢德,一直下去。一旦可以,我就要去德国、瑞士、非洲和印度,进入澳大利亚墨尔本和悉尼、新西兰,环绕世界。

请为我祷告。我请你们再帮一个忙。当我离去后,请你们为我祷告,直到我们再见面。你们愿意为我祷告吗?我会记得,大挑战时,在印度圣人和非洲巫医面前,在澳大利亚大内陆和那些异教徒所在的各个地方,他们会上来向你挑战。当他们发出挑战时,我会记得在克拉马斯福尔斯山谷,有一群人在为我祷告。我知道神必垂听你们的祷告。我需要你们的祷告。是祷告的人们托住了我。
9

我小时候,没有家,你们几乎不知道。我不是有意要羞辱我的父母,但你们读过我的生平故事。没有人……我总是爱人们,想要人们爱我。没有人愿意跟我说话。作为一个年轻人,我会站在街上,有人过来,我会跟他交谈。如果他们有别人可以交谈,他们就会走开,因为我父亲酗酒、非法酿酒等等的背景。

我不愿这样说,但那不是……我相信……我父亲将赞美归给神,死在我怀里。我相信那不反映任何事。但是瞧,事实……如果我有什么不好,让我把它说出来,因为那是事实。瞧?
10

那是……那是我相信圣经的原因。即使我只读了一次圣经,或是浏览它,圣经谈到罗得跟女儿同居等等的事,没留任何情面。它讲真理。瞧?呐,当他们说乔治·华盛顿从未说谎时,那是传说。我不知道这事。但当说到这圣经,它讲真理。不管是好是坏,它还是照讲不误。

我们就应该这样。即便是不好的,有一天它还是要传遍穹苍。所以,我们最好现在就承认,说它就是那样的。瞧?要诚实。你从来没有……除非你把每个小东西从路上挪开,让你能自由地站在那里,否则你没法正确地服侍神。
11

如果我不明白,对我能走出那扇门没有良好的知识,我怎么能走出那扇门呢?凭着信心,我走出门。瞧?那是你能走出去的唯一方式。如果你的路上有任何东西拦阻你,你就走不出去,因为那东西一直挡在你面前。瞧?

所以,要诚实,真实,全心地服侍神,放下各样容易缠累你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前头的路程,仰望那为我们的信心创始成终的主耶稣基督。那是……注意,他是我们的榜样。
12

呐,如果我在你的路上放一块绊脚石,不要让那个拦阻你靠基督所得的救恩。如果你的牧师,他是一个人,如果他放了一块绊脚石,决不要让那个拦阻你。你所要做的就是保持你对神的信心,仰望耶稣基督作你的榜样。他是你的榜样,是完全者。

呐,我……再次感谢你们每一个人。呐,我们……我们没有指定今天下午这个时候。昨晚我们几乎举行了一次祭坛呼召。我相信每个在这些聚会上找到主耶稣的宝贵灵魂都会在这些教会里得到你的会员资格,因为他们相信这事工。如果他们不相信这事工,就不会让我来这里。
13

呐,我的事工现在有点衰落,因为它在美国正从一个事工转到另一个事工。如果你们注意的话,第一个是人们看到的一个神迹。第二个是只有神自己能做的神迹。现在,这第三个事工,它又直接摆在人们面前。瞧?如果他们带着那份真诚上来,毫无疑惑。留意圣灵,他们运行……圣灵临到我,准确地告诉他们,当场就医治人。瞧?但他们必须上来,不是带着情感的信心,而是带着坚固的信心,相信那是真理(瞧?),因为神再次把它摆在个人面前。必须是那样的,因为人里面没有医治的能力。

我告诉你们有关松鼠的这些事,有关那些人医治的事,天上的神知道,其中的每句话都是尽我所知道的,真实地说出来了。是的。我知道那事工现在就在我前面,这里摆着一个比我现在所拥有更大的事工。但它需要人们有一些信心。当他们对它有信心时,它就会开始运行。我怎么看到会众头上的异象呢?那是怎么来的呢?是因为你们自己在做。我没有做;是你们做的。
14

呐,我怀疑你们哪个见过一个真异象,看见我有一个真异象。我妻子可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有时候,我几个小时没有呼吸,或者说医生无法检查,找不到脉搏,划一根火柴,贴近我的鼻子,一个小时或更久没有呼吸。那是在真异象中。这像是异象,却是你们做的。让我……我最好不说了。我们花了太多的时间。我要尽我所知道的来向你们解释。好吗?

没有人能解释它,因为它是无法解释的。但这是我能以我的知识所打出的最好的比方了。我要以我在台上的传道弟兄为例。好的。我们都去参加大狂欢,或者说是马戏团。我过去常这样参加。一个马戏团来到城里,我们必须通过某个地方的洞偷看,观看,因为我们进不去。
15

呐,我们要说,我们都去看这个大马戏团,我们进不去。刚好神把我造成一个大个子,把另一位弟兄造成一个结实的矮个子。呐,我们是什么,我们自己也无能为力。

耶稣说:“谁能用思虑使身量多加一肘呢?”你做不到。神创造你,使你成为你的样子。那就是为什么我不认同我们后来的弟兄或春雨派弟兄,因为他们想要按手在人身上,使他们成为先知或类似的东西。那些是神在教会设立的。瞧?如果人来做,那就像选举主教或选举别的东西。那很少会起作用。但当神设立时,那是预知。神藉着预知预先看见一切的事。
16

你们都相信神是无限的吗?哦,如果他是无限的,他就知道每只跳蚤会在地上,跳蚤会眨多少次眼睛,制造多少脂肪。那是在创立世界以前。呐,那样表达无限甚至还不及无限的一半。神如此完全,他知道所要做的一切事。创世以前,他就知道每次你的指甲会有多少、多长,你眨了多少次眼睛,动了多少次手指。每个个人……那是无限。瞧?无限,没有……没法解释。你无法解释这个词。

就像在你的相机上,或当你越过某个范围,一直下去,就是永恒。呐,那就是神。他知道万事。
17

呐,我们会发现神在教会中给某些时代设立了某些事工。你们相信这点。神确实设立了。呐,我们都去参加狂欢或看马戏。我们进不去。我们没有钱。

呐,我看,比如说,这里的博德斯弟兄,也许他是个结实的矮个子。他够强壮,可以给大象提水,也许能进去。哦,我进不去,因为我有点虚弱,但我很高很瘦。
我们溜到大木板栅栏旁边,我们俩说我们找到了一个洞,那洞很高。哦,博德斯弟兄站起来够不着那洞。但如果我跳起来就能够得着。好的,我要跳起来,用手指抓住栅栏的顶。我往上拉,通过那个洞观看。我又掉下来。他说:“你看到了什么?”
“大象。”
“哦,你看见了。”
“嗯,是的。”
“你还看见了别的什么?”
18

呐,那是你们在教会这里看见的异象。瞧,我站在那里。你们自己在运行。你们自己在那样做。当你们在底下会众中相信,你们自己就是那样做的人。

耶稣告诉妇人:“你的信心……”为什么他没有感觉到其他人的触摸呢?他们没有那个信心。但那个妇人摸了他。瞧?“你的信心救了你。”
呐,首先你知道你……呐,他们站在台上,这个人在这里。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们。好的,我怎么办呢?我放松自己,进入一个恩赐中。首先你知道,我看见妇人。她得了癌症。“你得了癌症。”哦,我从这里掉下来。瞧?咻!那很难。
“是的,我得了癌症。”瞧?那应该使整个会众惊恐,但是没有,有时候甚至没有使她惊恐。
“他是那样猜的。”当时我就能感觉到。瞧?
19

“呐,你看见了什么?”哦,我们又去,跳起来,用手指抓住,因为我勉强够得着,艰难地拉住。

“你还看见了什么?”
“长颈鹿。”
“我还有别的什么?”
“哦,你还有哮喘、咳嗽。”
“是的,没错。”
那个时候我快不行了。瞧?这里站着整个教会,每个人都想让我知道他们自己的事。瞧?他们自己在那样做。
20

呐,这时过来了一个巨人,马戏团领班。“小子,你在干什么?”

“我通过那个洞看栅栏里面,告诉这些人。”
他蹲下来,把我抱在手里,将我举起来。他说:“你看到这里了吗?你看那东西在那里。这事发生了。它到这里来了。骑花车的经过这里,下到那里。它在这里发生。这妇人从这里跳下去,穿过那些火圈。这个出去了。”
“哦,事情是那样的。”
“是的。”
“好的,事情就是那样的,孩子。”
呐,那是神使用他的恩赐;这是你们使用神的恩赐。真异象就是神使用他的恩赐。那个从未打扰过我,一点也没伤害过我,因为我是坐在神的手掌上。他指给我看。那是神想要使用他的恩赐;而这是你使用神的恩赐。
我不能使用它。它不是为我,而是为你们。我不能为自己看任何东西,瞧?这都是为你们。今天下午我心里有一千件事,我希望神能指给我看。但他没有指给我看,没有要为我自己做什么。这是为你们。我只是神给你们的一个公仆。现在你们明白了吗?
21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那不符合圣经。”不,它符合。呐,等一下。

耶稣跟马大、马利亚和拉撒路同住。你们记得这个吗?父对子说:“我要使用……”你们相信神在基督里吗?他当然在。
好的。父想要在地上使用自己的恩赐。于是他告诉耶稣:“你离开家,因为拉撒路要死。出去四天。四天后,拉撒路会死。然后你回来,回去,叫他从死里复活。”那从未……耶稣从未说能力离开了他。
他出去了四天,他们派人去他那里:“来为拉撒路祷告。他要死了。”耶稣继续走。他们又打发使者去:“来为你所爱的人拉撒路祷告。他要死了。”耶稣继续走。
又过了一段时间,耶稣说:“拉撒路睡了。”
“哦,”门徒说:“如果他睡了,就必好了。”
耶稣说:“他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是为你们的缘故。”因为他们正试图让他做一件违背神旨意的事。
22

弟兄姐妹,如果我永远见不到你们了,那就是我所打过的最大的仗之一。看看会众中,看到某个我知道不会好的人。有人试图让我做一件违背神旨意的事。我不能告诉那个人,因为如果我告诉他,就会伤害他。就是这样。你在那里;只需要把它放在你的魂里,持守它,继续前进,祷告。这是要命的。呐,首先你知道,我们就……

拉撒路……当耶稣回来,去拉撒路的坟墓那里。听他说的话:“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瞧?他已经知道了。)但我为周围站着的人祈求。”然后他叫拉撒路从坟墓里出来。
23

呐,主从未对此说过什么。那是叫一个已经死了四天、臭虫正在吞噬其身体的人复活。那人站起来,又活了,跟耶稣一同去吃了一次晚饭。对吗?

呐,那是更大的神迹。那个妇人经过,摸了耶稣的衣裳穗子。耶稣说:“我虚弱了。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对吗?一个是神使用他的恩赐,另一个是妇人使用神的恩赐,因为妇人心里说:“他是个圣人。我若能摸到他的衣裳,就必痊愈。”你们记得这个吗?
24

那就是异象。现在它正超越那个,到了一个地步,使看到它的人有信心相信,上来到我面前,我要站着跟他们交谈。只要他们用正确的信心说正确的事,那恩膏就会降在我身上,我就为他们祈求,当场成就。瞧?只要留意看。

这聚会了不起。你不知道我堆在桌上、堆在房间里和类似东西上的见证,人们写信回来,寄回得医治的见证。有得了白血病和其他各种病的孩子……
25

我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后,你们传道人留意你们的教会,你们会看到一个妇人说:“牧师,我所得的妇科病再也没有搅扰我了,”或者,“我所得的胃病……”

“我的心脏病完全没有了。”
我无法叫出他们来。我无法叫出他们来。他们在会众各个地方,一大堆。你无法看到他们所有人。你无法跟他们说话。但到处都是。他们得到了。
就像我昨晚说的芬兰女孩。不久她会发现的。就是这样。今天下午我心里就是这样带着信心去,知道我们现在一无所知的事在神的眼里已经成就了。我全心地祈求神祝福你们。现在让我们向神做个祷告。
26

我们的天父,我为我们弟兄姐妹的合作感谢他们。很多人祷告、禁食;众教会渴望、紧张;传道人经历了大压力。但是主啊,我们感谢你,在这一切当中,伟大的事成就了。我怎么知道传道人不会从这聚会产生呢?我怎么知道激发已被按立的男人去传道的事不会发生呢?我们为这一切的事感谢你。

很多人得医治。你必证实你仆人的话,传道的弟兄们和邻居会发现并知道我的话是真的,这话是我代表你说的话:这里很多人得医治了,却不知道。
27

父啊,我祈求你今天下午在这次聚会结束时祝福我们。神啊,愿这些教会在复兴中成长、兴旺,直到耶稣再来。主啊,请应允,垂听你子民的祷告。我们为人们的敬畏和尊重感谢你。

你的道上记着说:“这些事你既做在我这小子中一个最小的(那就是我)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因为他们尊重了我所传讲的道,这位可爱的弟兄刚才在介绍我时做了那个陈述。神啊,我祈求你丰丰富富地祝福他。我晓得他代表会众说话,因为他们都欢呼。我祈求你丰盛的祝福降在他们身上,主啊,请应允。
28

我为他们所有的事工和他们的教会祷告。愿他们兴旺、建造、扩展,愿会众增多,椅子坐满了人,祭坛挤满了人,大的医治神迹藉着他们的手发生。主啊,你跟我们如此亲近,鼓励我们,使我们知道你仍然与我们同在。我们晓得这是一个震动的时候,教会成了少数人。因为经上记着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

我们晓得一定到了那个地步,麦子和糠秕必须分开。我们知道这是分开的时候,世界会继续变得更糟。但教会要变得更关心,你的灵要在教会中越来越大,越来越有能力,直到基督和教会联合在一起。
29

主啊,今天下午帮助我们,当我们离开时,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人。现在我将这些人交托在你手上;我将自己交托在你手上。主啊,用我们做工。今天下午聚会结束时赐给我们额外的事,使我们只要活着,就都能记得它和其它的聚会。

当我们读神的道时,我们祈求这祝福。主啊,浇灌它。你说:“我的道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它所定的事。”[赛55:11]
今天下午在这里的所有病人,愿这聚会结束时,没有一个软弱的人。愿神对他们如此真实,所有的疑惑与迷信的黑暗都从他们心里驱除,使他们在教会中看到主耶稣完美地运行。主啊,请应允。让他们抓住那个信心,今天下午作为健康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走出这里。
30

我们感谢你医治了这个亲爱的婴孩。我很高兴。昨晚我告诉我妻子:“我不饿。我们不出去吃。”愿神祝福她的心,她劝我,直到最后我跟他们去了。在街上,我遇见了这位母亲。有一件事,撒但以为他可以抢走那宝贵孩子的医治,使那位母亲在那里有一点儿怀疑,因为你告诉她说她自己是从某个城市来的。那正是你的意思。站在车旁,你伟大的灵又回来,向她打开了,告诉了她。今天……后来她信了。今天,她的小孩好了。父啊,我们为此而何等感激你。

其他许多人,所有人,太多的人得了医治,我们为此感谢你。还有灵魂得救了。我们为此感谢你。愿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你的尊贵荣耀,因为我们把这一切都交托给你,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31

呐,今天下午我们要翻到《马太福音》讲结束的信息。我告诉你们;我必须承认一件事。《马太福音》14章27节。

我要承认一件事。我原以为我传讲得有点严厉。我是个有点羞怯的传道人。你瞧?我是个……他们是牧人。他们应该有点猜疑,因为他们在喂养神的群羊。圣灵立他们作监督。但当我用我又旧又慢的南方人方式……很久以前我常以为我是传道人。
32

我记得当我……我父亲是个骑手。他经常驯马。他是个真正的骑手。哦,我记得当我要出去时,犁了整天的玉米等等后,我们把犁田的马牵进来。爸爸还会在后面的田里犁田。我们有一个木制的旧水槽。你们记得那些东西吗?挖空的木头,马在那里喝水,你知道旧的自流井吗?

我会把老马牵到那里,把马具摘掉。然后我们……我会拿爸爸的马鞍,你知道,拿到那里。我的小弟弟们会坐在栅栏周围。我会揪一大把苍耳草,拔起来,扣紧肚带,爬上马。那匹可怜的老马又老又累,你知道,它无法把脚从地面上抬起来,只是嘶鸣着,你知道。我把帽子到处扔,还以为自己是个骑手。
我说:“嗯,他们西部需要我去驯他们的马。”
33

大约十八岁时,我溜出去,去了亚利桑那州。刚好在竞技的时候到了那里。哦,我穿上一件皮套裤。我总想要一件。爸爸的皮套裤穿破了,他受伤了,不得不放弃了骑马。

我想我要找一件皮套裤。我出去,穿上了一件皮套裤。我个子小,你知道。皮套裤来自一个长腿的西方人,穿上后还有好些皮革拖在地板上,几乎可以做马鞍了,使我显得好像一只有那些羽毛的矮脚公鸡,你知道。我不能穿那些东西。所以我想把买马鞍的钱带回家,你知道,骑银鞍。你知道我讲什么。
34

所以我买了一件李维斯牌裤子,出去围栏那里。他们说他们要牵一匹烈马出来。某个著名的骑手要骑它。我站在那里,观看所有身体变了形的牛仔,你知道,坐在这栅栏上观看。我爬上去,坐在他们旁边。我看见他们的工装裤,都磨平了,破了。我的裤子是一条新的;不管怎样我是个骑手,你知道。

我想:“我要告诉他们在西部怎么骑马。我要告诉他们怎么做。”
我坐在那里打量着他们所有人,你知道。首先你知道,他们从场上出来,这家伙骑着一匹叫黄热的马,马屁股上有个很大的烙印。马三、四次弓背跃起,一两次低肩腾越,马就往这边跑了,骑手掉那边去了。牵马的人牵住马,救护车把骑手载走了
召集者走过来,说:“谁能在这匹马上骑三十秒,我就给他一百美元。”他经过那里,停在我面前,说:“你是骑手吗?”
我说:“不是,先生。”
当时那就挫了我的锐气。
35

当我是个浸信会传道人时,我常手臂下夹着圣经,你知道,去城里。我会见到不同的人。他们会说:“喂,牧师。”哦,那感觉很棒,你知道。是的,先生。

“你是传道人吗?”
“哦,我肯定是。”
一天,有个名叫贝蒂·多尔蒂的小女孩。你们读过这故事。她在我的事工中得了医治。我的事工在那里向我证实时,我去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她父亲是五旬节派传道人。我下去聚会。哦,那人会讲道,直到……他不需要麦克风。他会讲得脸色发青,双膝弯曲,几乎趴在地板上,屏住呼吸。你可以隔着三、四个街区听见他在讲道。
有人说:“你是传道人吗?”
我说:“不是,先生。我不是。不是,先生。”
36

我又旧又慢的南方人方式想也想不那么快。就是这样。我有点慢条斯理,磨来磨去,有点像是在等候圣灵。我太慢了。就是这样。那些五旬节派弟兄就会跑掉,离开我。所以,你知道,当我知道那些人在我身后,在台上说是个传道人就有点难为情。所以我就看开了。

但当我听见他们说:“传讲圣洁,他们欣赏这点,”一些传道人跟我握手,说:“伯兰罕弟兄,很好。那个鼓励我们继续前进。”
哦,三个晚上前我停止讲道,开始作见证,因为我害怕我可能会在这方面粗鲁了一些,你知道。我就由它去。但是我……下次我回来,我要继续讲道,因为我知道你们的确容忍老式的黄樟。多少人知道黄樟是什么?喂,小伙子……
37

多少人睡过稻草床垫?多少人是从肯塔基州来的?那真的……那是肯塔基,我出生在稻草床垫上。是的。我几乎一辈子都是睡在玉米壳枕头上。我们直到最近才有电灯。

我记得爸爸过去刮胡子,他会拿一堆玉米壳,你知道,给自己做一把剃须刷,去妈妈的盆子里,拿碱性肥皂。我们把旧东西烧开了,做成碱性肥皂。我们像那样擦,爸爸用同样的碱性肥皂洗他的头等等,拿这把刷子,在脸上涂一些肥皂沫子,刮胡子。哦,希望我能再看到他,当然希望我能看到。
38

但要持守基督,或者说让基督持守你。就像有一次,只要你让他持守你。呐,我们不是一个大教会。这是真的。但我相信神在持守我们。

我的小女儿利百加,一次我讲了关于她和撒拉的故事。她们是……她们俩都是爸爸的小女儿,你知道。我在外面呆得太迟了,你知道,我爱我的孩子。我也许几个星期才回家。我记得当我回来时利百加……
她的出生是我事工的标志。我问主可不可以让我留在家里,直到孩子出生。孩子出生了,我上去旅行,回来,她开始认识我。大约六个月大之类的,我在圣路易斯和阿肯色州聚会几次,一直去到南方。我离开后,几乎一年没有回来。当我在一个寒冷的日子回家时,我们有两个居住的房间,门上塞了被子,推进去。气温将近零度。
39

为了不让孩子忘掉我,妈妈把我的照片放在那里,对利百加说,她会说:“爸爸,爸爸。”

但当我回来时,我体重降了大约二十五磅,头发几乎掉光了。我说:“喂,宝贝。”她害怕,哭了。她怕我;我自己的女儿怕我。
妈妈会说:“爸爸,”指着照片。那个是爸爸,这个不是。那几乎要了我的命。
最后我抱起她的小腿,贴在我的肚子上,坐下,开始拍她,告诉她我是爸爸,我出去为主做工。最后,她把小脑袋靠在我的胸膛上,在那里躺了一会儿,起来,看看那照片,又看看我。最后她接受那是我,你知道。
40

当她的妹妹出生,哦,百加偏瘦、高,有一双长腿。一天晚上,她们正在等我回家。我进来有点迟了。当我到家时,哦,她们已经上床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疲惫不堪,看了很多异象之后,我会睡过头。但我睡不着;太疲倦了。我起来,出了房间,坐在外面。首先你知道,百加刚好先醒来。“哦,天亮了,爸爸可能在那里。”她过来,那件睡衣像在飞一样。她跑过来。
她的小妹妹撒拉来了,像这样的小孩,穿着百加传下来的衣服。我想你们的孩子也这样穿。你知道,裤腿太长了,那双脚风风火火地跑过来,棕色的小眼睛。
但百加像这样跨坐在我的膝上,这样拥抱我,说:“撒拉,我的妹妹,我要你知道我先到这里了。(一些大宗派教会也是这样认为他们是先到那里的。瞧?)我已经得到了整个的爸爸。”
她平衡得很好;双脚踏在地板上,平衡得很好,说:“我已经得到了整个的爸爸,没有东西留给你了。”
41

可怜的撒拉,她耷拉着小脑袋,那双棕色的小眼睛看着我,泛着泪花,开始转过身。百加亲密地搂着我。我这样向撒拉示意,伸出我的另一条膝盖。她过来,那件睡裤的裤腿飞舞。她跳上来,那样跨坐在我的膝上。我伸手,用双臂抱住她,把她搂得紧紧的。

她在我的胸膛上靠了一会儿,看着百加,说:“利百加,我的姐姐。”她说:“你得到了整个的爸爸,这可能是真的;但我要你知道:爸爸得到了整个的我。”
是那样的。我们可能没有很多的神学,我们可能不怎么知道要如何分裂分子,或者我们不是很大。但是有一件事:基督得到了整个的我。那是我所要的全部。瞧?我可能没有得到整个的主。只要他得到了整个的我,他就会帮助我,让我平衡,直到我长得更大一些,我确信。
42

呐,在古老可称颂的道中,哦,我爱神的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耶稣连忙对他们说:放心,是我,不要怕!
一定是太阳快要下山了。那是个伟大的日子,相当暖和。我们知道,这个高大的渔夫西门,高大魁梧的人,光秃秃的头,宽阔的肩膀,把船从岸边推出去。最后他把小船推出去了,自己爬上船,将船划入水中,沿着其它的座位走,在他的兄弟安得烈旁边坐下。
岸上的人挥手说再见,“神与你们同在,直到我们再见,”挥着手,因为那天的大聚会太令人高兴了。门徒开始同心地拿起船桨划船。那正是你们让船前进的方式,就是你们一致地划船。
43

那是我跟五旬节派弟兄们一同站在破口的目的:当我们每个人都能站在我们的船桨旁,跟其他人一起划时,船就会冲过去。我们的小船就会通过生命的海洋,我们现在正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我们需要的就是合作、协调、平稳地划船。那肯定会驱动负荷前进。

门徒继续前进,太阳已经变红了,正在下山,他们听见远处最后一个人挥手说,“再见!”
44

我相信,一定是年轻的约翰(因为他是所有门徒中最年轻的)……年轻的约翰一定把蓬松的头发从眼前捋到后面,说:“你知道,我今天下午一直在思想。哦,现在圣经对我太真实了。弟兄们,当他拿起那些饼,掰开,喂饱那五千人时,你们注意到他了吗?看到他的脸了吗?在我看来,他就像是耶和华站在那里。他掰开那些鱼,分出去,他的……当他把那鱼掰成两半,分出去时,我走近了观看,看他。当他把手拿回来时,那里又有另一块烤好的鱼,直到几千块鱼从那块鱼出来,都是已经烤好的。我看见他掰开那个饼,分出去,手拿回来,那个饼又成了完整的饼,又继续分出去。我看见他收拾了那几篮子满满的零碎。”

“你知道,弟兄们,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他一定说了:“我们没有被骗。那人跟耶和华有关系,因为当我小的时候,我妈妈常给我读故事,耶和华怎样从天上降下面包,喂饱我们的百姓,我们的先人,当时他们穿过沙漠。四十年在旷野,耶和华神从天上喂养他们,降下烤好的面包在地上,上面涂了蜜。呐,这人行事好像耶和华行事。”阿们!我喜欢这样。
45

耶稣说:“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我所做的事。”

他们说:“你的话是错的。你为自己作见证。”
他说:“二是一个见证。我是一个见证,与我同在的父是另一个见证。他做这些事。”所以他不孤单。父……他说:“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我父的事,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因为这些事是我父做的。”
46

呐,我们可以说同样的话。我们若……你们纵然不信我们是基督的仆人,也当信与我们同在的圣灵做的基督所做的事。要相信他。

所以约翰说:“那人一定跟耶和华有关系,因为耶和华行了一件神迹,在百姓饥饿时用面包喂饱他们。我们的主今天下午在人们饥饿时用面包和鱼喂饱他们。那一定是一件事,他跟耶和华有某种联系。我确信了,不管我们的教会说什么,不管法利赛人、撒都该人或任何人说什么。我知道我们在这个人身上没有被骗,因为他做了神所做的事。神所做的同样的事,他也做了。”
我能听见弟兄们在船上说:“阿们,约翰弟兄。绝对没错。”
47

呐,一定是当时在船尾的使徒彼得,我们称他是渔夫……一定是他说:“哦,”他停止划桨,坐在安得烈旁边。他说:“哦,约翰,我告诉你今天下午以前什么事使我信服了。安得烈先去见到他,安得烈来跟我讲加利利先知的事;我说:’哦,约翰,不要被现今许多发生的荒唐事掳去,因为你知道在弥赛亚来到前有几个敌基督兴起。你知道。圣经这么说,他们召去了很多人。’”但是,彼得说:“我能记得使我信服的事。”

所有的弟兄都停止划桨,因为那是黑暗前暂时的一段平静,薄雾环绕山岭,一段美丽的时间,所有的鸟都飞过去,回到它们的窝里。神喂养它们度过白天,它们聚集在窝里等候夜晚。
48

哦,我很高兴神要在傍晚聚集他的子民,你们呢?那是新妇要被召的时候。你们知道吗?傍晚时分,那是利百加和以撒相遇的时候,就是在傍晚。

鸟儿开始聚集,弟兄们停止划桨。他们停下来,西门说:“安得烈继续告诉我:’西门,来吧。上去看这位加利利先知,他会使你相信神。’哦,我告诉安得烈:’安得烈,你一定被掳到极端上去了。在我们的日子没有像先知这样的事。”但是有。安得烈:’有。你应该来。’一天,他劝我去了。最后我上去,我记得我父亲告诉我的事。呐,我父亲是个严谨的法利赛人,在我们的宗教上非常严谨。他在圣经上把我教得很好。”
“我能记得这功课,一天,坐在一根老木头上,或是我们整天划船后坐在船尾。他老了,头发灰了。他把我靠在他怀里。我只是个孩子。他说:’我儿西门,你父亲抚养你相信神。我竭力过着我们宗教的严谨生活,是个法利赛人。我要你长大服侍神,相信他。我儿西门,我已经等了一辈子,要看到弥赛亚来到。我知道他会像什么。我知道他来了会是什么。我看到……我觉得我看不到他了。’”
49

西门可能停在这里,说:“我看见我的老父亲把眼前的头发捋到后面,灰白的胡子和头发。我们一辈子在加利利海上打鱼。他说:’我儿西门,你可能活着看见弥赛亚。当他来了,他将是个被弃绝的人。哦,他不会有很多跟随者跟随他。但他必呼召神的选民,他必呼召。西门,我努力地祷告,愿我抚养一个列在神选民中间的儿子。呐,西门,当弥赛亚来了,我要你记住:他会受到批评;会被取笑。但这是你认出他是弥赛亚的迹象。他将是神先知,因为我们所跟随的大先知摩西说:主我们的神必兴起一位先知像他。呐,他将是像摩西一样的先知,但比摩西大多了。瞧?他将是先知、君王、祭司、赐律法者。他将是神在肉身中。但他必行先知的迹象,那是你知道他是正确者的方式。’”

50

他说:“后来我走到这位拿撒勒人耶稣面前。我想:’我要去看看他是不是个虚假的角色。我不相信安得烈告诉我的事。我相信他陷入了某种情感中。’但当我从船上下来,他告诉我耶稣在岸上。我上去,坐在一根木块上,等候听这位加利利人说话。他说话时,转过身看我。当他看我时,我知道他跟其他人不一样。只要让他凝视你一次。我知道他有点名堂。当我听他说话时,他说话不像普通人,不像法利赛人,也不像祭司。他说话好像一个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人。他确信他所说的话。当他讲完了话,我站起来,奇怪地看着他。他转过身,看着我说,叫出我的名字,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不但如此,他还知道我已经去世的敬虔老父亲的名字,’你是约拿的儿子。’”

51

他说:“弟兄们,那使我信服他是弥赛亚,先知神,神先知。我知道那是弥赛亚,因为他没法知道我;然而他叫出了我的名字;我父亲说要仰望那个。不但如此,他让我知道他知道我的父亲已经讲了这样的事。弟兄们,我决不能忘记,那双眼睛看着我时,看穿了我。他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父亲的名字是约拿。’”彼得说:“就是那个时候,我确信他是神的弥赛亚。”

希望我们今天下午有那样的单纯;希望世人认出来。
“我知道他是弥赛亚。”
52

这时一定是大约在船中央的腓力说:“弟兄们,我要跟你们讲坐在那里靠着另一根船桨的拿但业弟兄。当我去找他时,我信服了,我听见耶稣叫出西门,知道他的名字是西门,知道他父亲的名字是安得烈,或知道他父亲的名字是约拿。我信服了。所以我想找这位拿但业弟兄,因为我知道他是个好人。当我过去告诉他来,看我们找到了谁,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我说:’你来看。’”

呐,那是一件要做的好事:你自己来看看。
“在过来的路上,拿但业弟兄,你记得你说,我们怎么交谈,我告诉你,当你从那个老渔夫买鱼时,他甚至不会签收据,不会签自己的名字,没文化,文盲。”
然而,他成了教会的领袖,被赐予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哦不,是天国的钥匙。对不起。耶稣带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复活了。彼得被赐予天国的钥匙。
53

“是的,”腓力说:“我记得他。耶稣说出他的名字是西门,父亲的名字是约拿。呐,你在经文上是聪明人。弥赛亚不是那样的人吗?”

“是的,是的,没错。”
“即便在你离地前他没有告诉你你是谁,我仍然不会感到惊讶。”
“我得看看。”
“后来,拿但业弟兄来到我们主的面前,主对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这使他大为惊讶。”
拿但业说:“是的,我惊讶了。我对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呢?’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拿但业说:“我完全信服那是弥赛亚。我俯伏在这个人面前,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弟兄们,我信服了。”
54

彼得的兄弟安得烈接着说:“可是弟兄们,那天我们所有人,你们知道,他去耶利哥,从耶路撒冷走捷径去耶利哥。但他必须经过撒玛利亚,绕过山。他说父打发他去撒玛利亚。当我们到了那里,你们记得他的脚多痛吗?他疲惫不堪,甚至不想进城。他坐在井边。我们悄悄上去。他们不肯让我们买食物,你们记得。所以我们悄悄地回到他们所在的井边。当我们到了那里,我们看见一个妇人上来。我们想我们可以停下来看这妇人要做什么。我们知道她是个被标记为坏名声的妇人。当她把水罐放进井里,我们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我们看见我们的主站在那里跟妇人说话,妇人的头发垂到脸上,带着惊讶,因为耶稣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妇人说:’先生,我没有丈夫。’于是我们纳闷:’哦,这是个失误,现在有事发生了。’”

55

大概就像我们刚才抱着孩子坐在那里的姐妹所认为的。

“这是个失误。现在发生了一些事。”因为耶稣告诉妇人去叫她丈夫来,妇人说她没有丈夫。我希望女士在远处某个地方听。好的。那一定是个失误。
安得烈说:“我们都躲在树丛里听,看他要说什么。妇人说:’哦,我没有丈夫。’耶稣说:’你说得不错,因为你已经有五个,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这话怎么改变了妇人?一下子,她的头发垂下来,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闪着光,眼泪流在她的脸颊上。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我们惊讶没有学问的撒玛利亚人竟然在仰望弥赛亚的迹象,并且知道弥赛亚的真正迹象。’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那里的人不肯给我们食物。想到那些人受过良好的训练,足以知道当弥赛亚来了,必赐下弥赛亚的迹象。”
56

“是的,”他说:“我们都感到吃惊,记住。”“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都在比较传道人论到他的话和这妇人论到他的话,一个坏名声的妇人,对经文的认识却比一些祭司的认识更多。他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这妇人是从圣灵的神圣概念学到的。她怎么能知道呢?她说:’我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呢?’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呐,当时我们都晓得那是弥赛亚。我们都信服了。经文已经见证了他的事工,即他是弥赛亚。”

57

弟兄们,姐妹们,今天你们没看到圣灵吗?当圣灵在五旬节降临以后,就从未停止降临。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说圣灵是以前的事。有人试图告诉你 们说你们五十年在这里的一切举止失常……五旬节运动现在五十年了。两年前,我在安吉洛堂就五旬节运动五十年庆典传讲了禧年的道。

现在它已经五十年了。你们的母亲有圣灵。
58

听着。正如大卫·杜波莱西曾经说的:神没有孙子。是的。我们五旬节派里有太多的孙子。是的。神没有孙子。圣经没有地方说神有孙子。神有儿女,但没有孙子。

现在的问题是,最初的卫理公会复兴,他们是神的儿女。后来他们的……他们的老一辈把孩子们领进来,放在卫理公会教会里。那正是五旬节派所做的。
不久前,我去一间五旬节派大教会,老实说,大约三个月前,受到邀请下去。他们知道我怎么传讲圣洁。他们会堂里的每个妇女几乎都涂口红,男人留平头。主日学一结束,每个人都走出会堂,离开那里。他们知道他们要剥一次皮,所以就没有留下来。就是这样。他们不想留下来接受。那没有一点帮助,因为在审判的日子他们必须迎接它。你最好此时就面对它,趁着有怜悯的时候改过来。
59

那是什么?过去老一辈的整夜祷告,老一辈的有真实无伪的救恩。他们进入了五旬节。他们得到了圣灵。他们带孩子们来,放在摇篮里,在那里摇。首先你知道,我们在五旬节派里有孙子了。但神没有孙子。他们每个人都是在神的国里重生的神的儿女(阿们!),是儿女。没有孙子,神没有孙子。他们都是儿女。

这就是为什么这信息这么蒙蔽人,因为他们不习惯看超自然。我们需要神的大能。我们需要回到真正的五旬节。正如葛培理最近说的,你不可能忽略五旬节派教会,因为它是今天世上发展最快的教会。
60

天主教会的《主日访客》说五旬节派教会一年登记了一百五十万悔改信主的,而天主教会自己从来没有登记那一半多的数量。你不能用全世界所有了不起的传道人来忽略它。五旬节派教会仍然走在第一线。为什么?你无法阻止它。是的。神命定了,她完了。当她到了一个地步,开始带孙子进来,收养和接受世界上的事,神就要走出去。必有另一群人接受它,继续走。是的。

所以,弟兄,要回到点火之地,呆在恩膏下,不要让任何事搅扰你。回到那些神迹上。
61

今天,我们生活在末日,我们看到金字塔的压顶石,从金字塔上被弃绝的石头。他们从未找出为什么殿的房角石被弃绝。但他们找不到一块适合的石头。

但现在,教会开始堆积到顶点,从路德、卫理公会和五旬节派出来的每一块石头,教会必须到达这么一个地步,当真正的头顶石来到时,它要跟殿的逐个关节都适合,正如我昨晚就着约所说的。
教会里面必须拥有这么多神的灵,以至圣灵行耶稣基督在地上所行的同样的事,圣灵在那妇人即教会面前完全掌管,可以使丈夫与新妇联合。孙子永远看不到。他们只会说:“我是五旬节派的,”就是这样,继续走。
62

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五旬节是任何人都可以有的经历。教会是一群被召出来的人,一群蒙拣选的人,少数人。看看我们这个星期所传讲的所多玛的日子。有一些了不起的传道人去所多玛,开始传讲。他们在那里传讲信息。但有一位留在后面,在这个小小的教会、少数人中间行了神迹。留意他所行的神迹,耶稣说同样的事要在末日向外邦人重演。这就是了。

注意。时间迟了。哦,就要天黑了。门徒正在交谈,这件事发生了。彼得说:“弟兄们,我们最好划船。”
63

撒但刚好从某个烟囱顶上俯看。他刚好看到,发现门徒没有耶稣就出发了。撒但说:“这是我的机会。”

弟兄,整件事可以跟今天对比。教会想要没有耶稣而继续走。我们已经有繁荣的时刻,人们赚了高薪,有工会等等,赚大钱;穷人有了钱。钱去到了五旬节派信徒中间,甚至五旬节派里有百万富翁等等,这没问题。我们……这是给……它甚至不是穷困潦倒,而是飞黄腾达。神是给所有人的,无论富户、穷人,每个人。地狱里的一分钱户跟百万富翁一样多。
关键是你对神赐给你的东西的态度。你愿意为神的国使用你的钱吗?如果是,神必祝福你,不管是一分钱还是……就像昨晚小女孩给我的,或者某个有钱的千万富翁所给的几百万美元。对神来说都是一样的。
64

我们已经有了繁荣的时刻。我们已经有了大厦,建大教堂和精美的长凳,建大学校等等,直到恐怕我们没有耶稣就出发了。魔鬼看到那个,他看到门徒没有耶稣同在。

于是他开始吹气,“咻!”[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把风带来了。他说:“现在是除掉他们的时候了。他们独自在那里。耶稣没有跟他们同在,所以我们要……我要吹气在他们身上,那会管用的。我们要把他们沉在海里,除掉他们。”
65

当他开始吹出毒气时,船开始颠簸摇摆。船桨断了,船帆掉了,小船进水了。所有得救的指望都绝了。

朋友们,现在差不多就是那样。瞧这里;今天看看城里;看看复兴会;看看各个地方。每件事我们都有那么多的钱,我们必须收取几百万美元,一个星期收几千美元,我们才要做这事、那事和别的事,这种节目那种节目。我们已经太节目化了,直到没有时间参加祷告会了,一篇讲道二十分钟,或别的什么,以至到了一个地步,太多受过教育、有学问的男孩进来了。
不久前,我去了一间五旬节派大教会,问他们我能不能借一些椅子拿到我所在的礼堂。牧师说:“我不会让任何相信神医治的人坐在我的椅子上。”那是真的:阿肯色州温泉城。
66

呐,好像到了一个地步,在许多大教会里,他们想要窒息这件事,说我们太强调神的医治,太强调别的东西,把它变成一个仪式。那是什么?你们教会里面有了孙子,你们教会里有了学者而不是有神所拯救的人。

每个来台上的人都必须是一个漂亮、可爱、卷发的好莱坞。我们今天有了太多好莱坞式的传道:传道人来台上,他们的妻子在那里走来走去,好像灌在裙子里,手上满了珠宝,涂口红,短头发。嗯,称之为五旬节,那对世人是个羞耻。那可能是宗派上的五旬节,却不是经历上的五旬节。是的。
67

我们需要老式、圣灵的五旬节。魔鬼看到我们出去忙大建筑、大组织、大这个、大那个,撇下了耶稣。魔鬼开始吹毒气,说:“哦,我们现在正在往上爬。我们现在做得更好了:我们有了最好的一群传道人,有知识、打扮讲究的人,所有这些不同的事。”我爱唱歌……

最近我去了一个地方,他们那里有一个唱诗班,要在我为病人祷告和讲道前唱歌。这个了不起的五旬节派唱诗班站在后面,那人要收取奉献,如果他们没有亵渎、取笑、互相说肮脏的笑话……一群妇女涂着口红、胭脂,眉毛好像魔鬼的东西,所有的眉毛都拔掉了,脸上只有细小的一道,类似的东西立在那里……
哦,如果他们不把我扔出去就好了。我在地板上走来走去,说:“愿神让我闭口,直到我结束聚会。”我想我会走到那里,说:“你们不适合在唱诗班里为神的国唱歌。”穿着袍子……
68

那没问题。袍子是好的。没问题。问题不是袍子,而是在袍子下面的灵。站在那里,想要唱某种的……

若有什么东西是我所爱的,就是美好、老式、五旬节的歌唱,在那里,即使一个人连叫猪的声音也没有,他也会用声音来荣耀神,在灵里唱歌。我的确恨恶过度训练的声音,在那里抬高某种调子,以至脸色发青,“嗯……”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圣灵怎么可能进入类似那样的东西里面呢?我不喜欢那个;我喜欢真实的圣灵歌唱,他们在灵里唱歌、拍手、赞美神。
问题是什么?魔鬼正在吹毒气,说:“你想要像其他人一样举止吗?”
69

耶稣没有离开他们。你们听过我的讲道:羊羔和鸽子,当鸽子落在狼身上时,它会飞走。狼不是羊羔。

呐,耶稣没有离开他们。他做了什么?他爬上了当地最高的山,这样他就能一路注视着他们渡海。当他看到他们在患难中,就在水面上向他们走来。
他没有离开我们。他现在证明了,他没有离开我们。他不是爬上最高的山;他爬上了各各他,继续爬,直到进入神的同在中,坐在荣耀的宝座上。他爬得这么高,可以从他的大宝座看宇宙。他的眼目看顾麻雀,我知道他看顾我,他看顾你,他正在看顾这聚会。他想要看结果是什么。他必说话,行神迹奇事,却带着破碎的心离开,因为人们拒绝他。
70

注意。午夜时分,所有的希望都绝了,这时耶稣来了。船桨断了,船进水了,门徒互相拉着,叫喊。他们看见了什么?他们看见他过来,走在水面上。当他们看到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东西时,他们却害怕了。他们说:“那是幽灵!那东西有点古怪。那是幽灵!”

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东西,他们却以为是鬼怪。今天世人就是这样。俄罗斯的原子弹和各种各样的导弹等等悬挂在发射架上,联合国正在沉没,列国互相攻击。我们所做的就是试图购买伙伴和友谊。你不能购买伙伴和友谊。得到伙伴和友谊必须是神的恩赐。当然。好像建造在类似东西上的婚姻是不稳固的。听着,朋友们。你不能那样做。
71

在那个黑暗的时刻,唯一能帮助他们的来到他们那里,他们却怕他。今天也是这样。今天圣灵来到我们中间,在我们的教会里,外面的世人左顾右盼,说:“哦,那是心灵感应。那是算命的。那是……”能帮助他们的东西、唯一的东西,他们却怕他。

(我的题目)耶稣说:“不要怕,是我。不要怕,是我。”
“你怎么知道是他呢?”因为他行耶稣所行的事。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凭着圣灵的果子,你看他们做什么,看耶稣所做的事。
“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约14:12]
72

呐,问题是,我们在圣经里得到了一点东西。卫理公会,他们得到了成圣;他们持守它,不肯稍微挪动一下。路德得到了称义;五旬节派得到了圣灵、说方言。他们大概就是这样走的。

呐,记住,圣经里满了神的应许。法利赛人对此有自己的方法。当耶稣来时,他从未跟经文矛盾。他准确地照着经文说的方式来,但他们却认为他以别的方式来。必须照他们所认为的方式来:今天发生的也是同样的事。
我们发了一通脾气,看我们能不能有更多的人进我们的宗派,毁谤另一个宗派,撕毁他来建造我们的宗派,改变信仰。“44年一百多万,”正如浸信会那年说的。就是这样,除了得到加入教会的人,还有什么呢?同时他们必须得解散教会,给所有人和牧师十五分钟时间站在后院抽烟,然后再回来。跟我说没有吗?事发时我就在浸信会教会。
73

就是这样。那有什么益处呢?我们今天需要的是清洁、五旬节的福音,有圣灵的大能回到教会。我的弟兄,圣经满了应许。这里面有很多应许是给你的。

就像最近,有个妇人为贫穷所困。他们调查那位老妇人,要找出她贫穷的原因。慈善机构看他们能为她做什么。他们去那里,说:“你多大了?”
她说:“我八十岁。”
他们说:“你为贫穷所困。”
“是的。”她甚至没有食物,没有食物。她卖掉了家里所有的家具。她的某个邻居把她接进来。她有点自尊心,所以不肯听。最后,她看到她必须接受了。所以他们告诉她……
74

“哦,”调查者对她说:“女士,你有孩子吗?”

她说:“有,我有个儿子。”
调查者说:“他在哪里?”
她说:“在印度。”
“在印度?”
“是的。”
“他在那里做什么呢?”
她说:“他是个商人。”
“哦,”调查者说:“你为什么不让他帮助你呢?”
她说:“你知道吗?他是那么可爱甜美的孩子。他给我写了你所见过的最漂亮的信。”又说:“只是我没有勇气求他。那就是我不能求你们大家的原因。我不能求我宝贵的儿子。他知道我的情况。他知道我需要钱。如果他有钱,他就会寄给我。因此,我不能去乞求我儿子那样做。”
75

调查者说:“他写信吗?他写信给你吗?”

她说:“通常他每个月至少写一封信给我,有时候两封。我收到他最漂亮的图画;他总是给我寄图画。我想它们是最漂亮的东西;我一直非常喜欢它们。”
调查者说:“它们是什么样的图画呢?”
她说:“哦,我拿给你看。”
“你有吗?”
“是的。”
“在哪里呢?”
她说:“在我的圣经里。”
她拿到她的圣经,开始掏出图画。你知道它们是什么吗?印度的邮政汇票。她有几万美元的印度邮政汇票,却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因为它们满了漂亮的图画,她以为那只是图画。
76

朋友们,今天就是这样的。这本古老的圣经满了财宝,从头到尾都是。为什么你要生病或为贫穷所困呢?圣经满了神的应许,为什么你要冷淡、冷漠呢?不要怕,这是主耶稣,你相信吗?现在我们低头。

我没有去我想要去的地方,时间不早了,你们晚上有聚会。现在我们祷告。
我们的天父,圣经真的满了应许。每个应许都是真的。每个应许都是我们的。你死了,叫这些应许能在我们里面应验。让人们不要害怕,因为他们看到你所说的事情要成就,看到它就在他们中间发生。
愿他们拥抱它,说:“是的,耶稣,欢迎你进入我小小的住所。它正在摇摆。医生告诉我说我有癌症;医生告诉我说我有肿瘤;医生告诉我说我要失明;医生告诉我说我得了肺结核,这一切的疾病。小船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就要沉没了。”
77

现在,让他们今天下午不害怕,他们看到你穿过荣耀的走廊走来,来到人们中间。愿他们说:“是的,主啊。我们不害怕,我们在这里,现在相信你。”

愿他们欢迎你进来,像门徒所做的那样。暴风雨马上停止了,他们就要到岸了。神啊,今天下午应允,当我们今天为他们祷告时,愿这里许多人看见你行走在人们中间。愿他们晓得并全心相信。愿你进入他们的心里,愿他们给你让出地方,欢迎你进入他们疾病或罪恶的小船上。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父啊,请应允。
78

现在我们低头时,这里有人不知道耶稣是你的救主吗?在任何事发生之前,你愿说:“我想要接受他作我个人的救主。”如果你渴望找到基督作你自己个人的救主,请举手。你愿意举手吗?有一个人吗?我在问你,你是判断者,你知道你的魂。这里有没有人是倒退者的,想要回到基督那里?一个想要永生的人想要上来。这是讲台,站在这里,祭坛是开放的,我们在这里把第一位的东西——神的国放在第一位。我们在这里跟你们一同祷告,直到神使你的魂成圣,用圣灵充满你。如果你现在举手,走上前,我们会很高兴地接受你。不管多热,如果你没有跟神和好,你就要进入一个比这更热的地方。所以你现在来,准备接受主耶稣。如果你在这里,我们等候你。

当我们低头等一会儿时,让我们哼歌。我们低头,大家祷告,你们所有的基督徒祷告。这里可能有个有点羞怯的罪人。呐,我要稍微拖延一下,在审判的日子我就不用对他们失丧的情况负责。当我们现在哼歌时……
“几乎要听劝,”现在相信;
“几乎要听劝,”接受基督;
有人却在自语:“圣灵,目前请去! [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
等有更好机遇,我再求你。“
再唱一段。
……还误机会!“几乎要听劝,”难免定罪!
“几乎”……“几乎”铸成大错,
“几乎”终于相左,(我站着等候。圣灵在等候。你愿来吗?))“几乎”犹亡。
79

天父,主啊,这里有些人可能被骗了。也许撒但告诉他们说他们准备好了,其实他们没有。有一条路,人以为正[箴14:12]。如果那……父啊,我希望没有人被骗。如果有人被骗,父啊,我祈求你劝他们;我要求他们今天下午坐在这炎热的房间里听我讲完这信息。父啊,我祈求你拯救他们。请应允。愿一件事稍后在聚会中成就,藉着医治病人或受痛苦的人之类的使他们相信。应允一件事成就,劝他们归向你。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现在,从钟表上看,是四点二十分。呐,等一下我们要解散。我打发我儿子他们过来。你或比利发了卡片吗?比利?好的,发祷告卡……你发了什么卡?E?D?D1到100。好的。
80

D1到100,昨晚我们告诉了所有人,所有想要接受祷告的人。在这队列里,在这队列里,我们要照着圣灵赐给我为人祷告的方式来为人祷告。

呐,1号,谁有1号祷告卡?请你举手好吗?那女士要来站在这里吗?当她过来时,2号,举手好吗?2号,D2号祷告卡。好的,女士。3号,举手好吗?3号?瞧,有些人我们得扶一下。好的,3号?4号,4号,举手好吗?D,D祷告卡,好像邓肯的“D”。瞧?D4号。好的,女士,过来。
5号?5号?快点,5号?你又没有祷告卡,是吗,女士?你们那里哪位有祷告卡?坐轮椅的女士,你有祷告卡吗?好的。5号,6、7、8、9、10。这是我一生唯一的聚会,哦,我不能让有祷告卡的人上来接受祷告。几号?通常他们互相拉扯。但是,那没有……在这里不行。我们已经把那个……
81

多少人知道那个?我们已经有了一晚又一晚。我们叫他们;他们甚至不肯来。好的。D5、6、7、8、9、10。让他们过来。10、11、12、13、14、15。让他们过来。从中叫一、二个。15、16、17、18、19、20。有人拿了卡,离开了会堂(你瞧?),走了,事情就是这样。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

瞧?人们拿了卡,走了。不要,你不该那么做。如果你拿了卡,就应该留下来。你应该留在会堂里。35、36、37、38、39、40。好的。呐,我们有所成就了。40,40到50,让他们站起来。所有有D祷告卡的,站到这里来。我想,发出的卡就这些。
82

比利,除了D,还有什么卡吗?G?G?只有D,只有D。好的。大家保持真正的敬畏。有D祷告卡的,请站起来。那是祷告卡。好的,所有有D祷告卡的,一直到100,都站起来。这里还有谁病了,没有祷告卡,进来太迟,没有拿到一张的,请举手?二、三、四、五、六、七。好的,等一下。我们让这些人先接受祷告,然后你们……我们再……我们看能不能让他们也到那里。

好的。呐,现在要发生一件事,不是吗?呐,自从我告诉你们不同的事工,最后这阶段的事工将比其它阶段的更大,现在有多少人相信?肯定会的。它将留给人,它将是个直接的正面。这样,圣灵可以揭示,说出不同的事,但那不会医治人。那不会医治人。
小伙子们,让他们在那里后退一点。不要让他们站在太阳下。只要让他们……让他们站在那里,他们可以进入祷告队列,进来。好的。
83

当我们领他们经过队列,为他们祷告,你奇怪我们为什么发祷告卡吗?多少人想知道为什么?你想吗?让他们不再回到队列里。他们会回来。我见过,我见过人们经过五次队列,走了一趟又一趟。每次你去,都使你软弱更多,更多,更多。因此,给他们发祷告卡,当他们来到台上,他们必须手持祷告卡。有人收祷告卡,让他们经过队列。瞧?那是为了不让他们重来。这是为了人们的益处。瞧?他们……

瞧,你必须记住,人里面没有任何东西能帮助你。多少人知道这点?人里面没有东西……今天我们地上已经有伟大的人。我们已经有了罗伯茨弟兄、汤米·欧斯本弟兄、弗里曼弟兄、艾伦弟兄,这些福音的伟人。但是,那些人没有谁里面有一样东西能医治你。如果谁那样说,他肯定偏离了圣经,因为耶稣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赛53:5]。多少人相信这点?
84

那是不久前我不同意弟兄们的原因。我听说你们都收到了,在这个地区传到了亲爱的伯兰罕弟兄那里,刚好那个人说是他们写的,是别的人。好像那个人知道我会知道这事。我知道谁写了这封信。信还没有写,我就知道它会写出来。神知道。我知道它会写出来,关于手上的血是圣灵的证据。

领某个从印度来的人进来……她是个……我们家乡有一个。她是天主教徒,是个妓女,酒鬼,每二十八天,手上出血,脚上出血,额头出血。
这人对我说,这个了不起的传道人说:“可是伯兰罕弟兄,每次圣灵降在这妇人身上,这事就发生。”
我说:“是的,每次这妇人兴奋,这事也发生。”
85

如果那血会救人,耶稣的血又如何呢?它被除掉了,那是敌基督。没有这样的东西。不要做那样的事。那是敌基督。别人相信小感觉,由他们去相信好了。但无论何时你去,除掉或把敌基督的灵带进五旬节教会里,站起来反对它就是我的事了。是的。不是反对人,而是反对领它进来的灵。是的。

女人喜欢油流在背上,把油装在小瓶子里,寄给人们得到医治。嗯,如果油会医治人,耶稣的血怎么样呢?从耶稣身上出去的血怎么样呢?一个妇人二十八天流出来的肮脏的血怎么能救灵魂呢?而童女所生的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宝贵的血流在了各各他。我必须反对那个。这里有东西。我必须那样做。瞧?那是错的,是错的。
86

呐,如果你想要说:“我有圣灵站在我的头上,”阿们,继续走吧。我不管你得到了什么。

你说:“我有一个……我看见了大光。”只管去看大光吧。阿们!如果你活出生命来,我就相信你得到了。
你说:“我得到了说方言。”阿们!如果你活出生命来,我就相信你得到了。如果你没有活出生命,你就没有得到。就是这样。瞧?
你必须有那个生命在背后。“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是的。我相信说方言,相信叫喊,相信所有的五旬节经历。是的。但如果没有……但如果那个没有用爱连结,就永远行不通。使它焊接起来的是就爱。
87

那天那头公牛要杀死我,它向我冲过来。当这个疯子……哦,有太多的事。如果它……

我没有生那人的气。我想:“可怜的人。他不想要伤害我。那是魔鬼在那个人里面。”事发时,有多少人在那里?我说:“肯定的。”我说:“有……”我没有藐视他。我说……
他说:“今晚我要在那群会众中间把你打倒。”
他也能够做到。他大约两三百磅,有那么高。我体重一百二十八磅。他体能上可以。我不想说一句话,等候,只是让圣灵说出来。接着他说他要做什么事。
后来圣灵回话:“因为你今晚挑战神的灵,你必倒在我的脚上。”
他说:“我要给你看我要倒在谁的脚下,”他扬起粗大的手臂。
我说:“撒但,从他身上出来。”
他的眼睛鼓出来,像那样往外鼓,倒下了,把我的脚钉在地板上。
88

显明大卫的神仍然活着。当然。神能在他迎战歌利亚的任何地盘上打败歌利亚。但你最好不要试图自己去做,你最好让圣灵说话。

因为,这些年整个的事工已经逐渐达到了这个新的事工,推迟它,“你若能信,你若相信,我就能。”瞧?哦,太好了;我相当肯定。好的,你若能信……
呐,会堂里有多少人以前从未参加过我的聚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有人吗?哦,有一群人从未看过一场聚会。好的。当我最初开始那事工时,人把手放在我的手上,在我的手上像是有个辨明,我的手会肿起来,出现一些小白点,我就能告诉他们是什么病,所有在会堂的人知道吗?请举手。好的。
89

我告诉你们对我说话的天使说:以后,我若是真诚,就会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正如摩西被赐予两个恩赐证实他的事工,要领以色列人从奴役中出来,也有两个迹象赐予我。那个时候我不能说,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呐,多少人见过它成就,主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好的,就是这样。那些事工今天仍然活着。是的。

但是,下一个来了:说话,事情就必那样成就。但我不能说话,直到恩膏临到我;恩膏不能临到我,除非人们相信。瞧?那又回到了人们的手里。
90

这里这位女士是病人吗?女士,我跟你是陌生人。我们互不认识。对吗?现在一段时间要敬畏。要敬畏。呐,这是我们一生以前从未遇见的妇人。我不认识她,她不认识我。神知道,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妇人。她也许在会众中见过我,但我不知道。

呐,我们看看,如果第一个事工……呐,如果她有任何非病菌引起的痛苦……瞧,如果是病菌引起的疾病,那是个死亡的灵。多少人知道这点?什么是癌症?癌症来自希腊词“螃蟹”,意思是“很多腿”,是一个细胞进入你里面,开始繁殖细胞,在那里建造大东西,吸吮你身上的血液,杀死你。你知道,那个伤害你。
91

呐,你也只是个小细胞。你是从你父亲来的。母亲产生卵子,血细胞爬进卵子里,开始繁殖,形成了你。狗、鸟,各种东西各从其类。但这东西没有形式。那是魔鬼。耶稣称之为:“聋哑的鬼从人身上出去,人就能说话、听见。”“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

呐,如果妇人残疾了,或得了类似糖尿病的疾病,那是化学的东西。但如果是……如果是病菌引起的疾病,就会在我的手上显出来。呐,过来这里,女士。你知道吗?你知道你有什么病吗?不要告诉我,但是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是什么病。好的。现在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手上,这样交叉。瞧?是的,她有病菌引起的疾病。你这样走,让我能看见好吗?是的。
92

呐,我要会众看这个。我要你看我的手。好像普通人的手,不是吗?呐,当她把左手或右手放在我的左手上时,留意看这妇人。姐妹,转过来,把手放在我的手上。呐,看看它。看到它胀起来了吗?看到那些小白点出现在手面上了吗?那些点好像这样:“嘟嘟嘟嘟。”[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留意看这里。留意看她把这只手拿走。把这只手放上去。一点没有改变,还是一样。现在把这只手拿走,把那只手放上去,就是这样,肿胀又开始了。对吗?你看着它。你以前见过那个吗?没有,从未见过。

呐,我就是这样发现是什么病的。我只是把你的手放在这里一会儿。是妇科病,妇女病。如果是,请举手。妇科腺体感染。她的卵巢上有个脓肿。没错。她有疼痛,高血压。呐,她还有排泄问题。呐,呐,女士,我无法除掉它。瞧?但是藉着神的圣灵,我能使那灵离开。你可以观察。现在我要你……
93

你曾经参加过几次聚会,听过我讲道吗?你庄严地相信我对此说的是真理吗?你相信他们拍了照片的火柱吗?你全心相信那是主的天使吗?好的,现在要相当敬畏。现在留意看。

我要你……如果你要,我把手放在这里。瞧,不是我握手的方式。瞧?不管怎么放,都是一样的,不是吗?是的,这位女士正看着。你们从会众中能看见吗?瞧?
留意看。把手拿走。留意看。瞧?它又恢复正常了。现在把这只手放上去。你这只手跟那只手一样是人。现在把我的手放在上面。没有一点改变。把你的手放在那里,它又来了。瞧?
94

那证据表明妇人里面有东西不对。呐,在我身上的圣灵恩膏是生命。她是基督徒,因为她的灵感到受欢迎。瞧?我知道她是基督徒。但那里面有东西想要夺去她的性命。那是魔鬼。呐,那奇不奇妙?呐,这不是要使我自己成为什么东西。只要让它发生。它回去了。

现在留意这里,让你们好好看一看。呐,我要你自己留意看这只手。呐,如果白点消失,就好了。如果不消失,当然我不能……呐,如果你相信,瞧?那就是我要求你的。如果它离开,你要相信,它就会留在外面。你要在那里保持信心,保持……当污鬼离了人身,在无水之地走来走去。对吗?又回来。一件事发生了。
95

比利,我刚发现什么……利奥,我刚发现我的手表。这是一块他们在瑞士送给我的三百美元的手表。罗伊丝,你知道,百加,你知道,它最近四五天走得不准,一直乱跑。我刚听见它又停了。那东西的颤动……多少人记得起初它是怎么停的吗?多少人记得它会让我的手表停止不走?现在手表又停了。就是它干的。瞧,秒针完全不动了。我刚好想起来,就是它干的。又是这样。

现在把你的手放在这里。一个人不肯相信圣洁,所有的耳环等等又怎么样呢?不必要的东西……但圣灵停止那个。不管支不支持那部分,我不知道。但手表不动,不走,只要……那是一只凡尔根板球牌手表,瑞士造的最好的手表。他们把表送给我,里面有我的名字。
96

呐,姐妹。现在,这群会众中有多少人庄严地相信并知道一件事正在这里发生?如果你能看见就好。我希望我有时间让你们每个人经过。台上有谁从未见过吗?我想你们都见过了。你见过了,你,你。你见过吗,罗伊?过来这里。

罗伊是我们的一个新同工。呐,罗伊弟兄,看看我的手。看起来很普通,把我的手放在上面,看起来很普通。瞧?我把她的这只手放上去,看起来很普通。现在把那只手放在这里,留意看发生什么事。来了。明白我的意思吗?看到它怎么肿起来,看到那些小点撞击我了吗?呐,那是她里面的死亡,撞击生命,生命又反击它。
呐,哪个更强,是生命还是死亡?生命。哪个更强,是光明还是黑暗?不管光多么微弱,它照在黑暗中。所以,神的能力比死亡的能力强得多,因为神是生命。哪个在先,是生命还是死亡?生命。什么是死亡?生命被歪曲了。什么是……什么是不义?什么是罪?义被歪曲了。
97

呐,你可能知道这点。你跟你妻子同居,那是合法的,是好的,没问题,是圣洁的。床没有污秽。若跟另一个女人有同样的行为,你就要下地狱。那是什么?义被歪曲了。瞧?

呐,这个也一样。呐,这里这妇人里面有一个灵是基督徒。她里面有一个死亡的灵是病菌。那灵最后会形成癌症,她就会死。夺去她的性命,领她去夭折的坟墓。呐,如果你全心相信……过来,罗伊。不管怎样,如果你全心相信,她说她会,那就会帮助她。你留意看我的手,罗伊。你留意看我的手。
98

我希望你们,特别是你们女士,低下头,因为这东西出去时,会去别的地方。多少人知道这点?圣经这么说。如果它能到别的地方去,它就会去别的地方。呐,我像这样握住我的手,罗伊。不要动它。现在看看它会不会出去。大家现在保持敬畏,祷告。

天父,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再回到克拉马斯福尔斯。主啊,我希望很快就会。但如果我一年后回来,这里有很多人,如果我活着,他们将不在这里了。他们会去世。我要这事作一个可靠的迹象,我所能做的一切,使他们知道神是神。我为这妇人祷告,祈求这要夺去她性命的邪恶东西出来,离开她。父啊,请应允,奉你儿子耶稣的名。
现在污鬼还没有离开她,因为它仍然撞击我的手。我从未睁开眼睛。神知道。但是罗伊弟兄,它仍然肿胀,像过去一样冒出来。姐妹,我在睁开眼睛之前,它仍然肿胀,不是吗?仍跟过去一样。污鬼没有出来。
99

呐,让你可以知道神的道是对的,呐,如果这妇人……我没有进入跟她的辨明中,但相信她是个基督徒,祷告了。呐,神赐给我们能力不是医治,而是赶逐污鬼。呐,你们在底下闭上眼睛,看它离不离开。呐,罗伊,你留意看,或者你们任何人,想要留意看我的手动不动。

天父,让世人知道,我们不是求神迹;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那样做。但是求你让世人知道你仍然持守你的道。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这搅扰我姐妹的魔鬼,从她身上出来。
现在它走了。呐,在我睁开眼睛前,我的手已经从红变回白了,小白点已经停止了。对吗?大家睁开眼睛。现在我要看自己。就是这样。弟兄们,你们都要看那个吗?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
100

呐,瞧这里。我要伸出这只手,放在上面。看到它看上去如何了吗?我要拿走这只手,放在上面。瞧这里,姐妹。跟另一只手一样。你能从那里看到吗?发生了什么事?魔鬼被赶出去了。这妇人自由了。她可以上路欢呼了。是的。她看见了。这些传道人看见了。你们从那里看见了。你们相信我的话,它是真的,只要你们相信。

过来,女士。现在大家敬畏。让我们看看这里这个妇人。在我们开始祷告队列前,让我们看一下你的手。让我们看看你的手。把手像这样翻过来。首先,我不认识你;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我们出生相隔几英里,相隔几年;你比我年轻多了。但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是的,她有病菌引起的疾病。是的。胃病,你全心相信主耶稣能医治你,使你痊愈吗?你相信。
101

呐,我要你留意看。呐,把手从我手上拿开。现在看看我的手怎么转变。呐,在它转变之前,让我拿着你想要给某个人的手帕。瞧那里。很普通,不是吗?现在把手帕放回这里。把这只手放在这里。呐,看到它肿胀,看到了吗?看到那些小白点冒出来了吗?呐,那是来自颤动,溃疡的病引起她出血或别的什么。瞧?

呐,我无法医治妇人,但靠着神的一个恩赐,我可以使邪灵离开她。你是基督徒吗?你祷告过了吗?你会将赞美归给神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相信这是真理吗?好的。现在留意看我的手。任何人想看,如果你想看,欢迎你看。
102

我要你注意,那不是手或任何东西的位置,跟过去是一样的。现在我们低头。呐,如果你对胃病有点过敏,这是由神经问题引起的。呐,你们只要低头一会儿。

我们的天父,这不是公开表演,而是让这些站在祷告队列中的人能有信心接受祷告,得医治。主啊,请显明你是神,我是你的仆人。我祈求你今天藉着赶逐污鬼来证实你的道。主啊,结局近了。时间到了。人们必须确实地知道,我们基督徒知道我们的盼望不是建造在某种神秘的东西上,乃是纯粹建造在神的道和神上,他能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我们得益处。
父啊,我已经祈求你与我同在,帮助我,我凭着信心去挑战这伤害我姐妹的魔鬼。撒但,我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及其复活命令你,胜过你;他剥夺了你的一切合法权势。你只是个纸老虎。我们叫你住手。藉着神所赐给我、由天使服侍的一个恩赐,我挑战你,奉耶稣的名,从妇人身上出来,离开她,让她走。
103

呐,污鬼离开了。如果鬼离开了,我的手就停了(我没有看手),它停止颤动了。对吗?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瞧?它变正常了。现在鬼离开你了。你上路去,欢呼,说:“主啊,感谢你。”好了。

“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你们相信吗?现在要对神有信心。
底下有多少人?呐,那是藉此运行的一个恩赐。另一个恩赐……你们全心相信吗?底下有多少人病了或有问题?请举手。在我们为病人祷告前,好让你们知道。愿神帮助我。
现在要敬畏。坐着不动。不管你在哪里,在阳台,在过道上下,不管在哪里。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只要继续相信。要敬畏。
呐,不要使自己……你变得紧张。只要让自己安静。你说:“主啊,我相信。我跟那人是陌生的。让他告诉我,如果他让我说……对我说话,我就全心相信。”
104

大家保持真正的敬畏。瞧?每次你动,你的灵……瞧,它是……我找到了你的位置,你在哪里,感觉到你的颤动。当你动的时候,就干扰了灵,瞧?我便找不到它了。

有个男人坐在角落这里。好像我知道他的面孔。我记不得他是谁。你刚才举手了吗?你举了吗?你晓得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病吗?我没办法知道。但你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能向我揭示你有什么病吗,先生?你似乎……你有个肿瘤,是的。肿瘤在耳朵里。你现在全心相信主会医治你吗?好的。要有信心。
105

女士,那有点震动你吗?那些静脉曲张怎么样呢?认为神会医治那些血管吗?嗯?你认为呢?你这个星期上来给它们动手术。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如果是,请举手,女士?好的。现在我要问你一件事。我一跟那男人说话,一件事就临到了你。对吗?如果是,请挥手。

这是因为那道光离开这男人的头顶去到这妇人那里。他们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我在某个地方见过这男人。我说不出他是谁,但我见过他的面,不知道他是谁。但耶稣基督知道他,知道他的一切情况。他是一样的主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全心相信吗?
106

有个女士低着头坐在这里。我一生从未见过她。但她在祷告:“主啊,让那是我。”这妇人的脚不好,有心脏病。她正在为自己祷告,她不要错过了。女士,哦!女士不是本地人,她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她的名字是古德温小姐。你现在相信吗?如果是,如果每一点都是事实,请站起来,你正坐着为此祷告,请举手?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请像这样挥手。好的,回到你的家。耶稣基督使你痊愈。

如果他们不相信这个,他们就会相信那个。他们必须相信那个。哦,巴不得你相信。是的。
107

有个女士坐在后面看着我,她有……她的左边乳房上有个肿块。你相信神会医治你,使你痊愈吗,女士?你全心相信吗?好的。

另一位女士坐在这后面。不,她正在为一个男人祷告,那是她的小叔子,得了喉癌。你相信神会使他痊愈吗?赶快回应,如果你不……好的。我看见那男的消失。你瞧?你必须……当你被叫到时,要赶快回应。不要疑惑,要全心相信。
坐在那后面得了哮喘正在咳嗽的男人,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全心相信吗?你若能信,好的,洛先生,你若相信,神必使你痊愈。为什么我得叫出你的名字呢?你相信吗?每个人都要有信心。只要对神有信心。
108

坐在后面患了胃病的先生,你想要摆脱那胃病吗?如果你想,就停止抽那些烟,神必医治你的胃。阿们!

你全心相信吗?多少人现在全心相信,说:“我相信主耶稣基督必医治病人。”
你怎么想呢?相信后背上的病必离开你,神必使你痊愈,你要回家好了吗?好的,上路去,全心相信。好的。
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心脏病必痊愈吗?你相信你会好吗?不管怎样,一个女传道人应该相信,如果你全心相信。上路去吧。
109

瞧,此时我开始感到虚弱。队列里还有太多的人。多少人是信徒?如果第一个恩赐运行,第二个恩赐运行,第三个恩赐也必运行。那是神。呐,你们有多少人在底下祷告队列中已经祷告了,相信医治你是神的旨意?请举手。

女士,你祷告过了,相信神会医治你吗?那就没有事情要我做,只要赶逐魔鬼,让她继续走,得痊愈。她已经祷告过了,不是吗?对吗?呐,你们有多少人愿意跟我一起祷告,当这些人经过时,藉着给他们按手,他们必痊愈。你们相信吗?好的,你们现在都尽心地经过,坚定地行走,是的。
呐,就一会儿。在这之前,我想要得到那个恩膏。当恩膏一旦为此临到,就很难让它离开。我看见一个孩子一直出现在我面前。好像孩子身上有疝气什么的。是你在那里为孩子祷告。我挑战你相信神。我挑战你相信他。不要怕;那是神的儿子基督。不要怕,只要信。凡事都可能。
110

现在过来,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魔鬼离开。

过来,我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赶逐这魔鬼。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赶逐这污鬼。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赶逐这污鬼。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从孩子身上赶逐污鬼。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赶逐污鬼。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赶逐污鬼。
你相信那些人会得医治吗?肯定的。你相信吗?你们经过队列的,他们会痊愈吗?你相信吗?现在要有信心。我要看是不是有东西回响。现在要祷告;大家都祷告。当你经过这里时,要相信,如果你不信,就一点益处也没有。好的。
111

我奉耶稣的名从我的弟兄身上赶逐污鬼。

过来,姐妹。现在要有信心。我奉耶稣的名从姐妹身上赶出污鬼,并祝福她。
我赶出污鬼,祈求神的祝福,奉耶稣的名。
我藉着按手赶出污鬼。耶稣说:“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阿们!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从我弟兄身上赶出污鬼。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从孩子们和小家伙们身上赶出污鬼。神赐福给她。长得不很好……你相信孩子会转入直路吗?如果你相信,孩子会正确成长。是的,是的,我知道。瞧,如果我那样开始,就继续前进,前进,运行另一个事工。但现在,听着。如果你全心相信我,你的孩子就会痊愈。你相信吗?神把你所求的赐给你。现在去吧,相信。
你过去有那个。如果你相信,你就再也不会有了。
112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赶逐污鬼。

问题是,女士信心有点软弱。我必须告诉她孩子们的事,使她有信心。就是这样。瞧?好的。
主啊,奉耶稣的名,我为我的姐妹祷告,奉耶稣的名赶逐污鬼。
我奉耶稣的名从这位姐妹身上赶出污鬼。
我奉耶稣的名从我的姐妹身上赶出污鬼。
我奉耶稣的名从我的姐妹身上赶出污鬼。
还认为你得到了呼召吗?嗯?认为你想要传福音吗?主啊,我求你帮助小家伙,奉耶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
神祝福她幼小的心。她为她父亲求一个要求。神祝福她幼小的心。神祝福你,宝贝。神必看顾爸爸,领他回来。
神啊,奉耶稣的名医治我的姐妹。
神啊,医治我的弟兄,奉耶稣的名。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的姐妹。
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的姐妹。
神啊,医治我的姐妹,奉耶稣的名。
113

医治我的弟兄,奉耶稣的名。

医治我的姐妹,奉耶稣的名。
医治我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
医治我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
医治我在这里的小弟兄。认为它必离开你吗?奉耶稣的名。
神啊,医治我的姐妹,奉耶稣的名。
医治我的这位姐妹,奉耶稣的名。
父啊,医治我的这位姐妹,奉耶稣的名。
医治我的这位姐妹,我从她身上赶出污鬼,奉耶稣的名。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赶出污鬼。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赶出污鬼。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从我弟兄身上赶出污鬼。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从我弟兄身上赶出污鬼,阿们!
114

你相信他们得了医治吗?圣经这样说吗?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这个。神会错吗?神会说谎吗?嗯,不可能,是吗,朋友们?神是完全不可能说谎的。

呐,女士带着小孩在那里吗?呐,对你们经过这祷告队列的,一个星期前的今天,那孩子就是这样经过祷告队列的。对吗,姐妹?好的。你们听了我的讲道,我怎么提到类似的事吗?小孩在路上好了,全都得医治了。呐,你们留意看同样的事发不发生在你身上。
呐,你瞧,朋友们,神可以去到这个地步,但你必须在那些基础上满足他。你相信吗?你对此怎么看呢?你呢?
115

想胃病好了,得痊愈吗?那是你妻子坐在那里,睡着了,好像生病了或怎么样。是的。你有胃病,你是个传道人。你相信福音。对吗?我一生从未见过你。我们是完全的陌生人。是真的吗?有一道光在你头上。我正在观察它。呐,如果是事实,你们俩请举手。把手按在你妻子身上。妻子,把手按在他身上。

撒但,你被暴露了。从神的那些仆人身上出来。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离开他们。就是这样。现在,安然地休息吧。
看到吗?那人坐在那里,我一生从未见过他。圣灵像那样抓住了他。我看见那光划过会堂。我往外看,心想:“那是什么?底下有一些反应吗?”我观看。那道光降在他们头上,接着异象在他们头顶上爆发了。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们。他们没有到过祷告队列里。你们没有到过祷告队列里,是吗,先生?你没有祷告卡什么的,没有,因为没有祷告卡可发。呐,所有的祷告卡都发光了。瞧?就是这样。
116

瞧?那是你对神的信心。基督还能做什么呢?他能来这里,伸出手,说:“是我,不要怕;是我。要相信我,得医治。”

对吗?哦,你们爱不爱主?他奇不奇妙?
主耶稣真奇妙,真奇妙,真奇妙!
主耶稣我救主真奇妙!
眼曾见,耳曾听,清楚在圣经记明,
主耶稣我救主真奇妙!
让我们大家一起唱。
主耶稣真奇妙,真奇妙,真奇妙!
主耶稣我救主真奇妙!(现在听主说的话。)
眼曾见,耳曾听,清楚在圣经记明,
主耶稣我救主真奇妙!
117

哦,让我们举手赞美主。主啊,沙仑的玫瑰,谷中的百合花,晨星,阿拉法,俄梅戛,首先的,末后的,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大卫的根和后裔,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奇妙……哦,我们的主,我们多么感谢和赞美你对人们的恩慈和怜悯。

我们多么赞美你,称颂你,你是义的,真是神的儿子。我们为我们眼睛看见、耳朵听见的事感谢你;我们的眼睛已经看见了圣灵。
就像诗人说的:“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主再来的荣耀。”主啊,真的,我的耳朵已经听见你的声音说话,看见它行事和发生,鬼也服了你。主啊,鬼服在你的名下。鬼服在你的权下,人心的秘密被显露。病人得了医治,受痛苦的人好了。瞎子看见,聋子听见,瘸子走路,死人复活。主的再来近了。主啊,我们多么感谢你!
118

愿神祝福克拉马斯福尔斯,主啊,将你的灵浇灌在这些传道人和牧师身上,神啊,浇灌在你的教会上,浇灌在周围所有邻近的城市。拯救每个能得救的灵魂,神啊,请应允。我祈求你应允。

父啊,这些放在这里的手帕,它们代表生病的人。有人在某处患病。当这些手帕去到人身上时,愿圣灵降在他们身上,医治他们的疾病。主啊,请应允。我们为你已经做的一切事感谢和赞美你。
主啊,如果这里有人看到你之后还没有信心,愿他们没有感到那是幽灵或什么错误的东西。愿他们听见那甜美的声音说:“不要怕,是我,你们放心。”
让他们今天下午欢迎你进入他们的小船里。他们要去到自己的家里,欢喜,赞美神,说:“我们看见他了。”就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他们整天整夜行走、叫喊,知道你死了,放在坟墓里,埋葬了。后来你与他们同行。当你让他们进屋时,你做了一件事,就像你钉十字架前所做的。他们知道只有你能做那事,便认出那是你。你今天已经为我们做了同样的事。
119

两千年后,今天你在聚会中做你钉十字架前所做的同样的事。主啊,你肯定不是死的;你直活到永永远远。你已经从死里复活了,胜过了死亡。你所有的仇敌成了你的脚凳,你将权柄赐给你的教会,赐给你的子民。你在这里相见;你升上了高天,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我们在末时,夜晚的光正在照耀。诗人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你必找到通往荣耀的路径。”

神啊,让人们找到那路径并行走在其中。我们为每个找到它的人感谢你,我们为此赞美你。求你医治在城里的每个病人,在教会里的每个人。如果这里有生病或受折磨的人,阳台上,不管哪里,趁着圣灵的恩膏在我身上,让我的祷告赎回他们。让能辨明人心意念的神的灵……
因为圣经说:“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可以刺入剖开骨节骨髓,连心中思念和主意也能辨明。”[来4:12]
120

呐,神的道是什么?“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

今天他在复活中,住在我们中间:道藉着圣灵的大能被传讲,辨明人心中的意念。哈利路亚!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主啊,在时间还不太晚的时候,让人们看到。我将他们交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你们相信吗?你们全心相信吗?你们能接受吗?我将你们交给耶稣基督,我们信心的创始成终者,交给神的仆人牧师。神赐福给你们,直到我再见到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