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712 你们要听他

1

非常感谢,请坐。很高兴今晚又能来到教会,我们在这里……教会不完全是教堂建筑,教堂是人们聚集的地方。我们信靠主神,今晚他必赐给我们多方面的大祝福。

昨天我想到举行十天的聚会,我看到他们又开始带病人回来。呐,多少人想要明晚举行医治聚会?你们对另一场医治聚会感兴趣吗?很好。好的,我们要让小伙子明天下午或明晚早点来分发祷告卡,大约是……你们几点开始?你们开门的时间是七点。明天下午大约七点。
然后看有多少人能来参加为病人祷告的聚会,我们要尽全力照我们所知道要去祷告的或所能祷告的为每个病人祷告。
2

呐,昨晚我们在教会里谈论训练。我想,如果我们能让教会有一种真正属灵的态度,就会带来真正的复兴,那对我们为病人祷告就好多了。只要我们的情况在衰退,我们似乎就不能像所应该的那样提升起来。但当大家都接受了祷告,基调高了,带着大期盼,我走到讲台,许多时候,你走下讲台后,五、六、七千人中就没有留下一个软弱的人。每个人都从轮椅、褥子、担架等等上起来,离开,因为他们……你处在那样的期盼下。

呐,那是在事工开始初期,工场上还没有其他任何人的时候。它就……它已经松懈了一段时间。所以,大家……它是新的,人们怀着对任何事情的期盼。呐,如果你有同样的期盼,就会有同样的结果。你明白吗?
3

因为是神医治病人。瞧?人不能医治病人,因为医治病人不在人的能力范围内,医治病人不在医生的能力范围内。医生不医治病人,他只是辅助病人。神医治所有的疾病,瞧?如果你的手臂断了,医生可以把它接上,或者如果你划破了一个地方,他把那地方缝上,或者如果一颗牙齿坏了,他把牙齿拔掉,或者把阑尾切除,但他不能医治阑尾切除的地方。医治是细胞的繁殖、生长和修补;那是生命做到的。神是生命。所以,医治是这样做成的,是藉着神的恩典和怜悯做成的。

人的身体是这么被造的,如果你要……神知道我们会发生意外,知道我们会划伤等等。不久前一位医生告诉我,我相信是,他们给心脏做的这个新手术,把那些塑料瓣膜放在心脏里,因为心脏瓣膜因风湿热腐蚀了。我不相信你身体还有其它地方能让医生那样做,塑料瓣膜在那个地方盖在心脏的其它动脉旁边,像那样留住,留在那里。身体的其它地方会排斥它。瞧,神知道那手术是必须的。
4

如果你划破了手,把动脉切成两半了……在一根水管上,如果你在某个地方堵塞城市的水管,看一看。某个地方就会爆裂。水会回流。但神这么安排了,让血液绕过那地方,照样流动。如果不是那样,血液流回心脏,你一下子就没命了。只要你划破最小的血管,一下子就没命了。但神知道我们会伤着自己等等,所以他为那个目的预备了我们的身体。

呐,我们想要知道那都是神的良善。正如我们亲爱的奥洛·罗伯茨弟兄清楚阐述的:“神是一位良善的神。”他肯定是。呐,我们知道他是一位良善的神,但我们不要太过依赖那个。记住,神也是一位公义的神。因为他的圣洁使他公义,他的律法、他的要求必须得到满足。所以,如果他是一位良善的神,他必须良善。
5

许多时候我们把良善是什么搞混了。我们把同情、怜悯是什么搞混了。留意看一下同情。多少人相信耶稣基督富有同情?嗯,肯定的。

呐,他下到毕士大池,那里躺着许多人。要有两千人才算是许多人。有许多人躺在那里,瘸腿、瞎眼、跛脚、血气枯干的,他们在等候水动。耶稣环顾那群人,直到找到一个人,呐,这人没有残疾;他说:“我正要下水池的时候,就有人比我先下去了。”
他的病,他病了三十八年,而这病不会要他的命,那是慢性病,也许肺结核或前列腺炎之类的。他躺在小床上。耶稣使他痊愈,就走开了,留下一大群血气枯干、跛脚、瘸腿、瞎眼的人,(对吗?)然而他富有怜悯,是一位慈悲的救主。
6

你注意到当犹太人问耶稣这事时,他在19节怎么说吗?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慈悲是要遵行神的旨意。那是真基督徒的慈悲,就是遵行神的旨意。今天我们把它完全搞混了。我们想要把人的因素放进去。
7

就像是爱,我们试图要像使用人的爱那样去使用神的爱。你不可能像爱妻子那样爱上神;你不可能像爱丈夫、女朋友或男朋友那样爱上神。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爱。一种是……甚至在希腊文字中也是不同的。其中一个叫菲利欧,那是你对妻子的爱。那种爱会使你因嫉妒杀死一个男人。但爱加倍的爱即神的爱,不是杀死那男人,而是使你为他犯罪的魂祷告。是的。那是多大的不同!

我们将人的因素与基督徒属神的因素混杂起来,从中只会得到一堆大杂烩。因为我们所知道的微乎其微、极其有限,我们只知道这些。我们受时间的限制,而神是永恒的。他无边无际,没有昨天,没有明天。在他,一切都是永恒的。我们试图将神伟大、无限的思想局限在人渺小、有限的头脑里,哦,这只会搞出大杂烩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读神的道,也要记住,神的道绝不会自相矛盾。
8

我在事工场上三十一年了,若有任何人能指给我看一节经文跟另一节经文矛盾,而不能藉着神的道纠正,我就给他一年的工资。是的。当人告诉你说道自相矛盾时,你就告诉他们说他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神以谜语和比喻写下这道,让他能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耶稣感谢父这样做。对吗?因为你像看报一样看,就看不懂它。它是一个属灵的启示,启示给那些有兴趣学习它的人。
9

呐,你永远不可能通过学校学到它,永远不可能通过神学学到它;它必须藉着启示来明白。因为整本圣经、救恩的整个计划、圣经里的一切和救恩都奠基在耶稣基督的启示上。你知道吗?

当他们从山上下来,耶稣说:“人说我人子是谁?”
一些人说:“你是以利亚,是摩西,是先知等等。”
他说:“你们说我是谁?”
彼得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他说:“约拿的儿子西门,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
10

呐,罗马天主教会说耶稣讲的是彼得,意思是“小石头”。若是那样的,彼得后来很快就后退了。所以你看你是在什么样的教会里。

所以,新教教会说耶稣把教会建造在他自己的基础上。呐,如果你注意神的道,就会发现教会不是建造在他自己的基础上,而是在磐石上。不,教会是建造在所赐给彼得的耶稣自己的属灵启示上。
同样的事发生在伊甸园。亚当怎么……亚伯怎么知道是羊羔而不是田里的果子呢?属灵的启示,瞧?一直都是属灵的启示。
“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
哦,基督徒,今晚让我这样说,这正是那么多人没有看到神信息的地方,这正是那么多人没有看到真理的地方。圣经对他们成了谜语。
11

不久前有人告诉我,一个了不起的人。哦,他说:“约翰一定是吃了一些(我相信)红辣椒什么的,在拔摩岛上做了恶梦。”

我说:“你应该感到羞愧!说那样的话反对神的道是亵渎。”我说:“每一点都是神真正、毫无搀杂的计划。”
但只要你把自己交给神的灵,让他向你启示。他会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启示。当我们到了一个地步,承认自己一无所知,只让主的灵藉着我们运行他的旨意的时候,他就会教导我们。但我们知道的太多,他就不能教导我们,我们就一事无成。
12

今天我说,如果说曾经有一个时候,这个国家应该被召集祷告,全国……不只是一个小时……不,不只是在某个地方默祷一会儿;全国各处需要日复一日、一星期又一星期的祷告会,直到神应允,我们关掉每个非法场所,取缔每家烟草公司,废除地上一切的罪,使女人重新穿上衣服,使男人举止像绅士,回到教会参加老式的祷告会,像我们过去一样。那是我们会拥有和平的唯一方式。我知道他们不会这样做(瞧?),因为圣经说他们不会这样做。他们不会这样做。

我们必须要面对末世。对你们来说,今晚教会当作好准备,因为你们不知道主哪个时刻会显现。
在我们打开主仁慈的道、读之前,让我们低头。
13

我们的天父,你实在知道每句话和每个意念都被记录了。今天我们看到,我们为永生神的伟大教会发热心,因为我们看到主再来的时候临近,知道你已经预言教会将会不冷不热。你要把她从你口中吐出去,因为她既不冷也不热。神啊,那就是为什么神真正的仆人心里呼求复兴。

我们想到了不起的人今天穿越全国,把全部生命和他们的一切放进去,哦,竭力呼召教会回来。他们……那是神的警告。父啊,今晚我奉主耶稣的名祈求,愿你在克拉马斯福尔斯和这整个地区差来一场复兴,使其成为拯救灵魂的复兴,成为搅动教会的复兴,永生神所有的圣徒都开始祷告、禁食。
因为经上记着说:“若是称为你名下的民聚在一起祷告,我必从天上垂听。”[代下7:14]
14

主啊,今晚请应允,人们在教会中陷入了低落、冷淡、冷漠的感觉中,只是知道他们去教会,属于那里。主神啊,打破那个自私、虚假满足的老感觉。我们祈求你赐给他们圣灵洗的满足,用火充满他们的心和魂。愿全地区都有医治布道大会和复兴会。愿病人得医治。今晚我们在这里看着躺在担架和褥子上的人,还有那些在会众后面得了心脏病、癌症,想要在某个地方积累信心得到医治的人。让他们知道你是我们一切疾病的医治者。

15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主啊,求你今晚应允。愿今晚人们感受到圣灵的膏油。愿圣灵抓住每颗心。愿圣灵今晚离我们如此之近,以至于我们中间没有一个罪人或退后者。愿聚会结束后,没有一个病人或软弱的人留在这里。父啊,请应允。祝福你的道。

主啊,当我们讲到教会训练的时候,我们祈求你恩膏那些话。愿它在你眼里看为好。我们奉耶稣的名、为了他的缘故祈求,阿们!
16

今晚的主题,我想从《马太福音》17章第5节后面几个字取一部分经文。

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
若主愿意,我想从第5节最后五个字“你们要听他”使用或提取一段上下文,五个字。
然而,就像我昨晚说的,这些是非常小的题目。但我们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些,是价值。如果我们照这个小题目吩咐我们做的去做,今晚这会堂里就不会有一个失望的人。你们只要听他。不管他说做什么,你都去做。呐,如果你病了,你要听他。如果你有罪,你要听他。如果你需要一样东西,你要听他。他拥有你今生旅程中所需要的一切。他有东西给你,等着给你。代价已经付清了,再没有代价要付了。你只要听他,听从他,听他要说什么。
17

想到这短小的经文,只要足够,那五个字就足以差来一场复兴,一路去到全世界,拯救世上的每个人。

几年前,我读了一本杂志上正在做广告的短文,我相信是辛克莱汽油或某个著名牌子的汽油。他们说一加仑辛克莱汽油在某种的机器里,如果机器能造得够坚固,就可以把狮身人面像举离地面十英寸。
我想:“哦,辛克莱公司太喜欢夸大自己汽油的能力,一小罐就可以做很多的事。”
但今晚我想,耶稣基督的一滴血可以把世上的每个罪人从肮脏的泥土中举起来,释放每所医院的病人脱离疾病,关掉每座监狱和教养所,释放每所疯人院里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用主耶稣基督的一滴血使全世界都喜乐。
18

来聚会,选择像这样的一个小题目……记住,藉着祷告,我尽我心里的一切这样做,想要找到我认为圣灵带领要教导或谈论的事。

我常说,巴不得我能把我们主耶稣真实的一滴血装在一个容器里,我会把它紧握在手里,紧贴在心上,哭喊:“父啊,现在我把主耶稣的血紧贴在心上。”我握着里面有主耶稣一滴血的小杯子或什么,那是何等的激动、喜乐和祝福啊!
但你知道,在主的眼里,今晚我有一个东西比那个更重要。今晚我贴在心上的是你们,是他用宝血所赎买的。他看你们重于自己的血,因为他献上宝血,使他能叫你们成圣,领你们进入他的面前。哦,是小的事,不是我们所做的大事,是我们留下没做的小事。
19

昨晚我谈到小邮票。我讲到乔治王,已故的英王乔治,他经过不列颠哥伦比亚,到了温哥华。

所有的学校都放学,为要看国王。加拿大人想要忠于他们的国王。他们给所有的小孩子一面英国旗,站在街上。当国王陛下经过时,他们挥舞这些小旗,表明他们支持他,是他的臣民。老师把所有的小家伙都放了出去。国王经过之后,某所学校所有的小孩子都回去了,除了一个小不点的女孩。
老师非常不安。她召集所有大一些的孩子,说:“小马大怎么回事?”
他们找不到她。他们说:“哦,她在我们这一群里。”但他们找不到她。
20

老师歇斯底里地跑到街上,开始寻找这个没有回去的小女孩。当大家都走后,街上空荡荡的,跟着国王,唱着“神救国王”。他们发现这个小女孩站在电线杆后面,小脑袋靠在双手上,哭得心都掉出去了。

老师抱起她来,说:“马大,亲爱的,你为什么哭呢?你没有向国王挥舞旗子吗?”
她说:“挥了,老师,我挥旗子了。”
老师说:“哦,你没看见国王吗?”
她说:“看见了,老师,我看见了国王。”
老师说:“那你为什么这样哭呢,亲爱的?”
她说:“你知道,老师,我看见了国王。可是我太小了,国王没看见我。”
我们的王耶稣不是这样的。我不管你多么小,你做的事多么小,你做的最小的事,一切的情况没有耶稣不知道的。他知道你所忍受的每个小心痛、每个小疼痛,你所拥有的每个小失望,不管是多小。他仍然知道一切的情况。
21

你知道,我们的主在人的领域里相见。有时候他遇见大群的人,有时候遇见少数人。我们有他复活后一次见五百人的记录。接着我们也有他见七十人、十二人甚至三个人的地方。我们知道有几次他只见一个人。对我来说,就是这个使他成为神,因为他谦卑。

我有幸做过很多的旅行,见过一些大人物。当我遇见想要了不起的人,总能给那个人归类: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伟人是他们想要使你认为你是伟大的人。但是人想要伟大,如果你刨根问底,就会发现那是个摆架子的人。呐,那不是……我不是有意要直截了当。
22

一群刚领受圣灵的卫理公会弟兄来到我的教会,我过去在那里牧养,他们是了不起的人,住在印第安纳州。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们领受了圣灵,一直在读一些书。我们应该等候主,寻求主把我们的事工告诉我们吗?”

我说:“千万不要那样做。”
他说:“哦,书上说……”
我说:“但是弟兄,等一会儿。”
如果你来看一些非常热心、总想要做一件事的人,神不能信任那个人。如果你注意圣经里,神使用的人,是想要逃离一切事工的人。那是神所使用的人。比如:保罗、摩西等等,想要逃离这事业。
23

如果一个人要让人做某件事,他对这事太热心了,首先你知道,他太膨胀了。但如果一个人不想做那样的事,也许神还能使用他一段时间。如果你能从他得到一样东西……但总想去抨击世界、拆毁世界的人,通常神都不能信任他,因为他不能……他想要自己做。他习惯用自己的方式来做。如果一个人不想去,神就得驱赶他进去。那是神在圣经中经常使用的人。

我说:“你只要为主而活,全心地爱他,他必把你放在他渴望你在的位置上。”是的。
我们总想要取代对方的位置;我们不能这样做。神召我们是什么身份,我们就要一直守住这个身份[林前7:20]。
24

呐,我们想要说,在今晚所读的17章的这节经文上,你们回家时,我希望你们读完这章。

呐,我们发现耶稣想要做一件大事,要发生在一个重大的场合。当神准备做大事时,神通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在天上显明。神在地上做事之前总是先在天上宣告他的工作。
像主耶稣的降生,谁是第一个来的,什么先宣告呢?一颗星开始掠过天空。博士从东方、从印度一路来到耶路撒冷,三个博士。
25

当我到印度时,仍然看到他们以同样的方式坐在街上,他们称之为博士、占星家、天文学家,像一些人称呼他们的那样。

但神在地上做事之前总是先在天上将事情宣告出来。这是一个特殊的场合。彼得后来说它是圣山。
呐,我不相信使徒是指山是圣的,因为那只是一座山,在那里有过战争等等。那不是一座圣山,而是一位神圣的神在山上,不是圣山。
我们今天听到那么多圣教会或圣人的事。没有圣教会,也没有圣人;是人里面的圣灵成了圣洁。不是圣教会,也不是圣人,而是教会里的圣灵。
26

呐,在这个场合,神选择了三个见证人。他带了彼得、雅各和约翰。如果你注意,当耶稣去做大事时,他总是带那三个人。想知道为什么吗?彼得、雅各和约翰:盼望、信心和爱,神的三个最大的恩赐:盼望、信心和爱。当然,约翰是爱,是爱;雅各是盼望;彼得是信心。耶稣带了盼望、信心和爱,要找到,或把他要做的事放在他们里面。

呐,我们发现他上了这地方,后来这地方被称作圣山或“神所在的圣地”,我们在那里发现,他们到了山上,神在天上有三位作见证的。在山上是摩西、以利亚和耶稣。在地上是三个地上的受造物:彼得、雅各和约翰。摩西、以利亚和耶稣,三个天上的见证人,在地上有三个见证人。
27

当神准备做一件事时,总是有见证人的。今天我很高兴在主降临前,我们可以环顾四周,看到主显现的见证人,在教会中看到主耶稣基督临近的迹象,看到道逐字逐句地应验。甚至主耶稣显现前赐给教会的最后迹象,此时正在教会中运行。最后的事……

记住,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
看看罪人在所多玛做什么事。看看主的天使下来见证时做了什么事。留意三位天使做了什么事,全体三位天使。看看世界今天陷在罪中。看看教会今天所处的情形就像罗得一样。看看被召出的教会有一个争战,像亚伯拉罕一样。今天想要为神而活的男人女人有一个争战才能继续前进。你必须挤进神的国。
28

哦,真是遗憾。但让我们看一看。注意,罪人在那里。看看罪是什么。男人大大地污秽自己,以至他们对妻子不再有普通的用途。看看今天的世界。那么多的罪已经潜入教会,潜入国家,以至罪恶充斥。是的。

我知道这听起来老式。不久前一个传道人把我带到一边,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为什么你的事工今天在美国不是最大的事工吗?”
我说:“我不在乎它在美国是什么。我想要知道它在天上的册子上是什么,在上头是什么。”
他说:“哦,我告诉你。那是因为你指责人们到这样的一个程度,冲他们叫嚷,伤害了他们。如果你停止那样做,”他说:“你的事工就会成长等等。”
我说:“先生,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当到了一个地步,我必须在神的道上妥协时,我就会停止,离开工场,让神呼召别人来做。”你怎么能闭口不说呢?如果你要说实话,就诚实。告诉我哪个时代有一位……告诉我。我说:“你称我是一位先知,我没有称……你自己那样说。你是那个这么说的人。如果我……如果主为了某件事恩膏我,我怎么能闭口不说呢?你怎么能这样做呢?必须有人大声地反对它。”是的。
29

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但我们必须诚实,传讲有关的真理。你注意到了吗?哦,这事工在美国确实不像在海外那样。确实不像,因为美国是一片被烧过的领土。她完了。她被耙过了,来回地耙过了。

耶稣说天国好像一个人把网拿去,撒在海里,聚集水族。有时候他捕到了小龙虾,捕到了蛇、蜥蜴、青蛙和鱼。不久,你什么也得不到,只有一网满满的蜥蜴和青蛙了。所有的鱼都捕进去了。
30

所以,我们只要撒网,直到最后一个被网住,然后耶稣就来了。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是谁呢?你只要撒福音的网,拉网。那就是为什么我跟我的弟兄们来这里,站在某处角落里,跟他们一起撒网,用我的事工伸出手,拉网,说:“弟兄们,就是这样。”那是什么?

呐,但这是一片被烧过的领土。你注意到从前我最初来到你们俄勒冈州的时候了吗?人们从各处来,成千上万人涌进来。哦,太好了!我只是过来为病人祷告。但当我回来,开始摆出真理,摆出福音时,哦,许多人就转过脸去。
31

把那个跟过去我们主的日子比较一下。当耶稣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时,许多人来到他那里。当他喂饱五千人时,许多人来了。但当他开始坐下,告诉他们真理时,发生了什么?他们所有人都开始转身离开。甚至七十个人也转过身去。

耶稣对门徒说:“你们也要去吗?”
彼得做了声明,说了这伟大的话:“我们还归从谁呢?”瞧?但是,那并没有阻止他的神迹。他继续前进。几天后,他开了一个眼眶里连眼球也没有之人的眼睛。这些神迹越来越大了,但人群越来越少了,他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直到他们将他钉在十字架上。
32

如果我们拥有神的灵,就会完全一样,因为神的灵是一样的,人们也还是一样的。是的。

33

呐,我们发现耶稣领这三人见证他所要做的事。当神召集他的见证人时,肯定有事情要发生。他要在那里做的事,我们称之为儿子的定位。

在旧约,我们发现,当一个人有一个大的王国,他有个……他有个儿子生在家里,当然,那儿子一生下来就是儿子。但他还没有基业,直到他被定位了,被赐予儿子的名分进入家里。他们称之为儿子的名分。呐,那听起来很奇怪。
但是,在我看来,就是在这里,五旬节派教会偏离了(或停下来了)而没有继续前进。呐,我也是五旬节的。如果我没有圣灵,我就不会站在这里把情况告诉你们。但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把情况告诉你们。
34

但是瞧,当一个……当一个孩子出生在正统的老家庭里,哦,父亲有很多工作要做。所以他……儿子一生下来就是儿子。

哦,那就是五旬节派教会或其他任何教会,他一出生就生在神的国,成为神的儿女。但我们停在那里了。当五旬节派教会领受了说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赐,他们就停在那里了。那不是停止的地方;那是开始的地方。哦,我们到处都有未开发的资源。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圣经中的每个应许都属于我们。
问题是,我们可以去到神国的同胞——我们的卫理公会和浸信会弟兄那里。你可以跟他们讲神的医治、神的大能。他们会提到慕迪对此怎么说,其他人对此怎么说,都往回看。
35

我们可以对五旬节派弟兄说:“哦,五十年前我们先祖得到的时候我们有什么?”绝不要往后看;要往前看,继续往前看。科学不那样做。如果我们不留意,在传道人发现之前,科学要在研究里先发现。是的。

呐,科学,大约三百年前,一位法国科学家说,通过滚动一粒球证明(像地球一样),他说:“如果人(用科学方法证明了)……如果人能达到每小时三十五英里的可怕速度,地心引力就会让他从地球起飞。”
现在你认为现代的科学会听从那个吗?当然不会。科学现在到达每小时两千英里了,甚至没有停在那里,仍在继续前进。我们却想要往后看,看别人说了什么。
36

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我们手里有神未开发的资源彰显神。我们是神的儿女。当神造人时,他造人是个小神,赐给人管理全地。但人因堕落的身份把这个丢失了。人们因亚当失去的东西,都藉着基督恢复了。

耶稣说:“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们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们成了。”所有的事,凡你们祷告祈求的,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阿们!在亚当里失去的一切,基督都恢复给我们了。
但今天,我们只想去教会,把名字记在册子上,受浸或点水礼,不管是什么,跟会众和牧师握手,以为这就解决了。我们去到五旬节,领受圣灵,圣灵降在我们身上,我们开始叫喊,赞美神。神的大能降临,我们说方言,听见他们翻出来,做了不起的陈述等等,说预言。那听起来很好,但我们停下来了。那只是开始。要继续前进,继续前进,前进,前进!神正在依靠我们。
37

当这个儿子出生在家里,从位分上说,他是个儿子,父亲的一个儿子。但是,那位父亲怎么做?他没有时间跟那个儿子在一起,他的事业很大。于是他雇了一个师傅、培养者或教师。他找遍全地,直到找到合适的那种人,因为那是他的孩子。他想要那孩子被正确地抚养大,因为那孩子有一天要承受他拥有的一切。但是,他到处查找,直到找到合适的那种人,不是一些想要在帽子上加根羽毛的人,说谎话,或者“哦,你孩子做得不错,”而实际不是那样的人。他必须报告那孩子的进展。呐,那是给儿子定位。

这里的传道人明白,知道我在讲什么,儿子定位,保罗在《加拉太书》等等里说,儿子定位,旧约……
38

我认为钦定本翻译者有那个想法,他翻译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家是一个领地。在父的家里……就像在旧约,在父的家里有许多仆人。他去这些仆人那里,没有时间教儿子,所以他找别人来为他教儿子,找一个合适的人。

那正是神在我们所说的变像山上向我们显明的事,神亲自做的事。神从未要求人做他自己不愿做的事。记住这点。神不会要求你做任何事,除非他自己先做了。
39

注意。呐,当这个儿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师傅就要跟这儿子一起去,跟他呆在一起,给父亲传信,告诉他儿子进展如何。如果儿子是个拖拉的人,不以父亲的事为念,那师傅一定会耻于走到父亲的面前,说:“先生,我抱歉地说,你儿子做得不好。他不愿意,不学习,不关心。”

哦,神,当他把教会留在地上时,他挑选了一位师傅给他的教会。他有一位培养者,某个诚实、会见证真理的人,合适的那种培养者。不是某个大主教、教皇、总监督。神差遣圣灵来作我们的监督和师傅。但我们却接受了主教和别的东西作教会的师傅。那不是神的计划。圣灵是我们的教师。圣灵是教会的师傅。我们已经接受了各种的想法、各种的学校和神学等等,而圣灵应该是带领我们的……
40

就是因为这个,今晚教会处在这样的境况中,教会是人带领而不是神带领的。神的儿女被神的灵所引导。神的灵要引导教会。呐,人可以说任何事,但圣灵会告诉你真理。

今晚,你认为圣灵该有怎样的感受?他必须去到父面前,说:“父啊,你的教会,嗯,你知道吗?你的教会,一半的人星期天甚至不来教会。不,星期三晚上,他们呆在家里看’我们爱苏茜’,不管电视演什么,你知道吗?他们爱世界上的事,不爱赞美神和神的大能。”是的。
41

我丝毫不反对电视。电视上有好的东西。但当一个基督徒呆在家里,不去教会,要像那样看某个愚蠢的节目时,那人的生命里就有事情发生了。圣灵出去到别的某个地方了。你不以父的事为念。

你认为当他去到父面前,必须说他的女儿、他的孩子、他可爱的女儿穿着这些不道德的衣服,他们所说的短裤时,他会怎么做呢?他的女儿……
42

不久前,我这样说,一个妇人对我说,她说:“听着,伯兰罕弟兄。”她在会堂后面遇到我。她说:“听着,伯兰罕弟兄,我不穿短裤。”

哦,我说:“那很好。”
她说:“我穿宽松长裤。”
我说:“那更糟。”是的。
圣经说妇女穿戴男子所穿戴的衣服,是可憎的[申22:5]。神不改变。他造男人像男人,造女人像女人。但今天的男人太娘娘腔了,不知道如何穿衣服。是的。女人、神的女儿抽烟,这是世上最大的破坏活动。
我不怕俄国打败美国;是美国在打败自己。不是啄苹果的知更鸟毁了苹果;而是核里面的虫子毁了苹果。这就是今天教会和国家的问题,是骨子里面的罪。远离了神……
43

有个女士对我说,她说:“伯兰罕弟兄,他们不再生产衣服了,我们不得不穿那种衣服。”

“姐妹,但他们仍然生产布料,生产缝纫机。对此你根本没有借口。”
问题是什么?是污秽的灵在她们身上。过去我们五旬节派女人剪头发是错的。现在,你撞到东西了,不是吗?发生了什么事?一些人过去常说她们头痛,经常头痛。
你知道,圣经说如果女人剪头发,就羞辱了自己的丈夫。一个羞辱的女人,男人是不适合跟她同住的。我不是指你很坏,而是指魔鬼和一些娘娘腔的讲台,应该是在外面养猪而不是当传道人的人。传道人应该出去,传讲有关的真理,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理。对吗,弟兄们?
44

过去我有个卫理公会老朋友常唱一首歌:

我们放下篱笆,我们放下篱笆,
我们跟罪妥协,我们放下篱笆,
绵羊出去,山羊反倒进来了?
瞧?问题在哪里?他们放下篱笆,即圣灵带领教会、引导教会进入一切真理的老式标准。呐,那是真理,那可能是老式的,可能会有点伤害到你。
45

你知道,当我小的时候,有一样东西我无法忍受,就是蓖麻油。我只要闻到它,就会恶心一个星期。

当我们还是小孩子时,妈妈经常去店铺所在的地方,肉店,买肉皮。她会煮肉皮,或在一个旧盆里熬肉皮,熬出油脂做玉米饼,我们称之为玉米糕。我们有豇豆、芜菁,很好吃。
但我们只有早餐、午餐和晚餐。每个星期六晚上,我们所有的孩子都要洗澡。我记得妈妈会领我们进去,我们有一个很大的木制浴盆。他们会让小的先洗。我们有十个人;我最后洗,在同样的水里,只是再加一些水,给水加温。然后,我们所有上学的孩子都得服用一剂蓖麻油。
哦,当轮到我时,我捏住鼻子。我会说:“妈妈,妈妈,不要。哦,它真……它使我太恶心了。”
我记得我南方的妈妈说,她说:“瞧,比尔,如果它不使你恶心,对你就没有任何益处。”
46

我传的福音也是这样。如果这福音使你恶心,它就可能会搅动你对圣经的好胃口,让事情开始。是的。没错。我们需要老式的福音,需要神的大能和圣灵进来,让所有的好莱坞和电视明星出去。

你知道,女士,我要对你说一件事。等一下我要讲男人。但是女士,我要对你说一件事。你知道那是污秽的灵降在你身上吗?你知道当一个女子穿着性感走在街上时,那女人要为犯奸淫而交账吗?哦,她对她男朋友或丈夫来说可能像百合花一样纯洁。但圣经说,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8]
呐,如果你像那样穿着,某个罪人那样看着你,当审判的日子他为犯奸淫交账时,就会显出是跟你犯的奸淫。那就是你的过错,因为你把自己呈献给他。明晚你可能不会回来,但你会听到这一次。瞧?是的。没错。那是个邪恶污秽的灵。
你认为当圣灵去到父面前说他的孩子那样行事时,他是怎么想的?
47

几年前,在南方,他们过去把黑人带去,卖作奴隶,这从来就不对。不,先生。神造人,人造奴隶。他们过去常路过那里,买那些穷人,就像你出去买二手车一样,贴一张出售单,卖掉他们。过去常有经纪人路过看那些人。他们会让那些高大、魁梧的男人离开妻子,跟更大个的女人配种,类似这样,生出体型更好的奴隶。

记得亚伯拉罕·林肯脱掉帽子,像这样用手重击,说:“那是错的,有一天我要抨击它。”愿神再赐给我们一位像亚伯拉罕一样的总统。是的。他那样说,他是对的。
48

我记得不久前在伊利诺斯州,我在一座博物馆。我看见一个老黑人走在那里,他的后脑勺附近有一圈头发。他察看博物馆,过了一会儿,他停住,观看。他弯下腰,哭起来,眼泪流在他的脸上。他在祷告。我观察了他一会儿,走近他,说:“你好,大叔!”

他说:“你好!”
我说:“我是个传道人。”我说:“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在祷告。是什么让你激动呢?”
他说:“来这里。”
往里看,在一个杯子下,放着一件衣服。我说:“那是件衣服。我看不出那有什么令人心潮澎湃的东西,会让一个人往后跳,做一个祷告。”
他说:“瞧,我身上还有奴隶箍套的伤疤。”他说:“那是亚伯拉罕·林肯的血;亚伯拉罕·林肯的血除掉了我那奴隶箍套的伤疤。难道那不会让你也激动吗?”
我站在后面,说:“如果亚伯拉罕·林肯的血会让一个奴隶因除掉身上的箍套而激动,当耶稣基督的血以大能在宣称重生的教会面前传讲时,又该做什么呢?它该做什么呢?”
49

一天,他们……[原注:磁带空白。]他们要拿鞭子抽打他们,逼他们做工。他们在某个农场里注意到一个年轻人。他们不用鞭打他。弟兄,他挺着胸膛,昂着下巴,对待工作没有任何问题。

这个经纪人说:“我想买那个奴隶。”
哦,但农场主说:“他不卖。”
他说:“哦,他跟其他的奴隶太不一样了。”
农场主说:“是的,我知道这点。”
“哦,”他说:“我想他是管理所有奴隶的工头。”
农场主说:“不,他就是个奴隶。”
他说:“哦,也许你给他吃得比给其他奴隶吃的更好。”
农场主说:“不,他们都在食堂里一起吃饭。”
他说:“哦,是什么使他跟其他的奴隶那么不一样呢?”
农场主说:“我也纳闷了很久。但后来我发现,在他的家乡,他父亲是部落的王。虽然他在另一个国家作外人,远离家乡,但他知道他是一个王的儿子;他举止像个王子。
50

弟兄姐妹,如果一个非洲人在异国他乡都能举止端庄,行得像一个王的儿子,那我们作为神的儿女,举止行为岂不更该像神的儿女吗?因为我们的父是王。女人应该穿得像神的女儿。是的。

男人,哦!若是任何男人允许妻子穿短裤、抽烟,我就会对他是否是个男人有点看法。是的。他应该是家里的头。这表明谁是那里的老板。绝对没错。是的,哦!
51

男人不是以肌肉来衡量的;兽类才那样衡量。男人是以品性来衡量的。我见过体重两百磅、浑身肌肉,里面却连一盎司男子气都没有的男人。丢下一位母亲怀里的婴孩,强奸她,那不是男人,那是野兽,是兽类。男人重在品性。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像耶稣基督。

但圣经说他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也许是个小个子,溜肩膀什么的人。好像是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但是他……从来没有其他人有像那样的品性。真正的男人就是这样。你不是根据一个男人的肌肉,而是根据他祷告时在裤子里面膝盖上留下的老茧来衡量他。你是这样衡量一个男人的,根据品性。这是真的。
52

哦,圣灵一定是红着脸去到父面前,说:“你知道吗?你的仆人在妥协。他们开始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神医治这样的事。我们不需要那些叫喊、说方言、恩赐。我们只要是个教会。从教会里的大能得到所有的荣耀,把它变成某种组织。”

组织没问题。只要组织持守住神的大能,神就祝福那组织。那就是为什么我今天是五旬节派信徒,因为我认为它里面拥有的神的大能比我所见过的任何组织的都多。但当五旬节的能力离开五旬节派教会时,我会跟着走。是的,确实是。要持守神。
53

以色列人跟随,他们跟随火柱。每次火柱停下来,他们就在火柱下扎营。马丁·路德是第一个看到火柱离开罗马教会的人。他跟随火柱去到称义下。“义人必靠信心生活。”他建立了他的组织,制订了他的一切信条,打了一个句号。“这就是全部。我们相信这就是路德派。”首先你知道,火柱开始出去。路德派不能跟着火柱走。为什么?因为路德派已经制订了信条;他的教会组织起来了。一切都在周围。

约翰·卫斯理看见了火柱。成圣,恩典的第二步工作。他追随火柱。他烧毁了世界,把成圣带给了英国和美国。所有的伟人……我们曾经拥有的最大的复兴之一是卫斯理的复兴,它被列在我们所拥有的最大复兴中。
但他们发现成圣之后做了什么?他们在成圣下建立组织,划了一个小圈,“我们卫理公会相信这个、这个、这个、这个,用句号结束了他们的教义。那是我们所信的。”
54

主的天使出去了。哦,卫理公会不能跟着走。五旬节派看见了。圣灵的洗,恩赐的恢复,他们尽可能努力地走,把卫理公会留在树阴下。天路圣洁派、拿撒勒派那些组织不肯继续走,而他们跟着火柱继续走。首先你知道,现在五旬节派发生了什么事?建立了一个小社团。

但火柱又出去了。我们当跟随它。接受我们的教会,接受我们的弟兄。我们当接受路德派、浸信会、卫理公会。我说过,五旬节不是一个组织;五旬节是一个经历。我是浸信会的,我得到了五旬节的祝福。这里有卫理公会信徒、路德派信徒和各种得到圣灵的信徒,天主教徒、犹太人、不信的,任何愿意来相信主耶稣基督、照他大能的丰盛接受他的人。
55

圣灵是教会的师傅。他是那位。让圣灵住在教会中,开路。那是你有真正聚会的时候。听你牧师的。让他不要……瞧,如果魔鬼无法拦阻你看到神真实的东西,他就会像那样把你推向极端。他会使你狂热,而你不需要狂热。你有太多真实无伪的东西了,不需要狂热。哦,整个五旬节的天空满了真实的东西。

但是要听你的牧师——神所差遣的好人,一位教师,他会派人去,清楚地告诉你要做什么,因为他自己被圣灵恩膏。留意他,他必直接持守神的道。道说什么,他必持守。神必祝福这道。我不管道在哪里,神必祝福道,因为神应许了他要这样做。是的,神必持守。
56

你持守在道上。那道是生命。每次你领受道,你就是在领受生命。把道接进你心里,相信它是你自己的产业。每个应许都是你的。当你领受了圣灵时,神就给了你一本支票薄,底下写了耶稣的名字,不管你要什么。你怕填支票吗?

“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神必赐给你。”我喜欢这样。哦,带着毫无搀杂的信心站在那里。祈求,相信,它必成就。就是要这样做。
57

呐,当父亲走上前,或者说师傅走到父亲面前……呐,记住,神不会找某个幕后操纵的人:“哦,我告诉你,他是个好人。他是慷慨捐钱给教会的人,我们不能把他赶出执事会,虽然他结婚了三、四次。我们不能那样做,因为如果我们那样做……他是教会首要的支持者。”他绝对是教会的障碍。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真实无伪、清洁、圣灵充满的教会,被圣灵充满,准备好、充满了,被神的圣灵膏抹。是的,先生。我相信。如果我们没有传讲它,神就会兴起浸信会、长老会或某个人传讲它。他肯定会,因为他要有一个毫无斑点或皱纹的教会。他会这样做的。
所以,弟兄们,让我们摇一摇自己,从尘土中起来,摇摇自己,进入古老的福音大道上,在公路上前进。那是我们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基督精兵前进”。现在没有时间松懈或安逸了,让我们开始为神的国前进。
58

呐,我们发现,如果这男孩是个好儿子,会怎么样呢?哦,师傅一定会欢喜地去到父的面前,说:“父啊,我很高兴地告诉你。你知道,你的孩子太像你了。你知道,他会读你的话,他会说:’那绝对是真理;那正是我父说的话。我父不可能说谎。他怎么说,我就怎么相信。’”

哦,父一定会说:“那是……那是我儿子。”瞧?呐,那正是神要对我们做的。
59

呐,如果那男孩出生(现在听着),如果那男孩出生在家里,是个儿子,但他没有成为正确的男孩,不肯遵从父亲的指示,不愿以父的事为念,虽然那男孩一直是儿子,但他永远得不到任何基业。你知道吗?他永远得不到任何基业。他只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尽管他一直是个儿子。

当你得到了圣灵,你就是神的儿女。那是真的。但如果你不顺从神,不行走在光中,不行走在道中,不相信神,那你就得不到任何基业。哦,神绝对是这样做的。
60

呐,注意这点。呐,如果男孩是个公义的绅士,会怎么样呢?他很爱父亲,他爱以父的事为念。他想看到所有的葡萄园都转入正路,每个人都在岗位上。他发现有人偷懒,就向这人走去,拥抱他……“父啊,那天,他走到那里,看见这人在工作中偷懒,就走过去,把手放在这人的肩上,说:’先生,你是我父亲的仆人。瞧?’开始……就像你所做的。”

哦,父亲说:“你知道,我真的喜欢那孩子。那是我儿子。”正如我们在美国说的: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你知道吗?“他是……他是我儿子。我为他感到自豪。”
61

你知道当那男孩到了某个年龄时发生什么事吗?那男孩被赐予儿子的名分进入家中。呐,他们怎么做呢?他们领他到公开的场所,给他穿上特殊的袍子,举行仪式。城里所有的人都聚集,观看。他们看着这孩子,父亲举行赐儿子名分的仪式。哦,不要错过这点。当那儿子被赐予儿子的名分后,他的名字在支票薄上就跟他父亲的一样有效。

那是神要他的教会去到的地方。只要对这座山说:“挪开,”它就必挪开:权柄,神的儿子。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等候神的众子显现出来,等候一个时机,对疾病说“起来”,它就要那样。瞎子要恢复视力;聋哑人,我们现在为他们祷告,但那时我们要命令。不是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们要为病人祷告,”主说:“他们要赶鬼。”不是“我要”,而是“他们要。”
“你们若对这座山说(不是我若说)。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我们需要的是儿子的名分。儿女需要得儿子的名分。
62

但是教会,五旬节派教会、卫理公会、浸信会教会怎么能在受训练之前就被赐予儿子的名分呢?我们必须先受训练。否则神不能把这能力托付给教会。很难告诉你会做什么。

父亲怎么能把他的事业托付给一个只会败坏整个基业的儿子呢?他不可能那样做。教会必须去到一个接受训练的地步。神此时正在做这项工作:训练。
63

呐,他带儿子出去,举行仪式。他说:“这是我儿子,我赐他儿子的名分进入我家中。无论他说什么,我也那样说。”

呐,神在那里对耶稣做同样的事。他所做的正是他要求他们做的。耶稣已经讨神的喜悦。神领他上去,带了三个地上的见证人,彼得、雅各和约翰(盼望、信心和爱),又带了摩西和以利亚下来,见证这个伟大的、赐儿子名分的时刻。神做了什么事?圣经说耶稣变了形象。他的衣服明亮如日头,特殊的袍子。阿们!特殊的袍子,特殊的膏抹。
门徒抬头看,看见耶稣在神的荣耀中发光。一个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哦!
64

今晚神要对教会做的事,要对个人做的事,就是找到某个人,找到……圣灵正在寻找,并且找到;他能把人带到某个地方,对那人说话,恩膏他们,赐给他们特别的东西、大能和恩赐来成就神的旨意,遵行神的旨意。

但圣灵怎么能做这事呢?因为他不得不常上去说:“哦,真可怕!他们只是……他们只是追求这个;他们追求谬误,不愿去教会。他们……那是……”看看教会处在什么样的光景中。
所以,如果神不能对身体这样做,他就会挑选单个的人来这样做。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
65

注意,当第一个超自然的剧痛一发生……彼得太像今天的世人了。当超自然一发生,大神迹一成就……哦,就像在摩西的日子,有一群闲杂人员。

摩西下到埃及。他下到埃及时,发生了什么事?他行了一些神迹。当他行神迹时,信徒和不信者都聚在一起,恩膏使人兴奋。有一群闲杂人员跟着他们出来,那同一群闲杂人员败坏了营地。阿们!不是想要无知……什么?
正是这东西在以色列人行进中毁掉了他们,就是那群闲杂人员。那若不是今天的预表,我就不知道还有什么了。一群闲杂人员,混杂了信徒和不信者……带他们进教会,只要他们来受洗,需要的只是这个。弟兄,闲杂人员,你应该在埋葬前先死去。
66

彼得兴奋极了。他一看见超自然,马上就说话,他说:“我们在这里搭三座棚。”路德很快做了同样的事,卫斯理做了同样的事,我们的五旬节派弟兄也做了同样的事,我们都做了。

“哦,我们要建立五旬节这个、五旬节那个、五旬节这个。我们要建立我们的组织。哦,这些人相信主要骑白马来。”
“哦,我们不相信。我们相信他要驾白云来。”
“哦,由他们去吧,他们不是属我们的。”
67

哦,就是这样。超自然的事发生了。主来了,不久前赐下一些恩赐,打发某个人出去,我们亲切的汤米·欧斯本弟兄和罗伯茨弟兄他们一些人。他出去,超自然开始发生。他们实在无法呆在自己的组织里,必须继续前进。首先你知道,他们必须去给自己搞出春雨、秋雨、里面的雨、外面的雨,哦,雨、雨、雨、雨。

那是什么?超自然发生了,一群闲杂人员开始了。是的。它使人兴奋。一群闲杂人员跟着他们出来。
68

呐,听着。彼得还说话的时候,他还在说话,他说:“我们搭三座棚,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一座为耶稣。”

他这话还没说完……留意圣经说的:“说话之间,有声音从天上说:’忘掉它。’”换句话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
不要听摩西。我对这点感到很高兴。我太高兴了。摩西代表律法。律法不能救任何人。律法是警察。律法定你的罪,把你投入监牢,不能放你出来。恩典带你出来。律法把你投入监牢,定你的罪。恩典带你出来。
69

彼得说:“我要再搭一座棚。我们要为所有想要守律法的人搭一座,让他们来这里。他们会在这里有一个组织,把守律法的人组织起来。然后我们要为那些相信先知的人搭棚。”

以利亚代表什么?他代表神的公义。他是一位大能的先知,他上到山顶。主差遣他去那里。有人来干涉主的事,告诉他去哪里、做什么。
以利亚起来,说:“我若是神人,愿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火便降下来,烧灭了五十个人。哦,他们回去告诉了王。
王说:“哦,事情是这样的,也许是来了热暴或类似的东西,你知道。他们被闪电击中了。我要再打发五十人去。”
于是王又打发五十个人去,以利亚起来,说:“我若是神人,愿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五十人又完了。那次不是热暴了,你看。瞧,他们就是不明白。但那是神的公义。
70

我不要主的公义;我不要主的律法;我要他的怜悯。我所求的是怜悯。哦,主啊,不要照律法来审判我。我会被定罪的,我会站立不住。不要赐给我公义,我应该……我应该下地狱,因为我是个罪人。但是,主啊,将你的怜悯、你的爱、你的恩典赐给我。

神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不是摩西,不是公义,不是律法)。而是要听他。他有怜悯给你,他有恩赐给你。”
他升上了高天,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当神在那里赐给耶稣儿子的名分时,神准确地做了他在他儿子身上所做的事。
71

“另外,不要再听我的。我是神,但我赐给我儿子长子的名分。若不藉着子,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你们要听他。”哦,今天神多想带领他的教会,赐给教会儿子的名分。神赐给教会新生;现在神要赐给教会儿子的名分。但我们不愿安静站立。如果它在卫理公会中间兴起,浸信会就跟它没有关系;如果它在一个教会中间兴起,另一个教会就跟它没有任何关系。那是一种扭曲。为什么?是一群闲杂人员。仍然是同样的事。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聚在一起,举行祷告会,呆在那里,直到神赐下圣灵的儿子的名分,降下圣灵,在教会里设立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和牧师。那是我们需要的;那是教会需要的。它不会妥协,它会持守神的道,成为一个不跟世界调情的教会,一个跟罪没有任何关系的教会,背对着罪,行走在神的圣洁和荣美中,为神而活。只要我为神而活,或生或死,又有什么差别呢?那又有什么差别呢?
72

神想要在教会里得到那个。他想要这样做。他现在这样做,只是要向人表明他正在这样做。神在教会面前摇动那些恩赐,然而教会,正如那天晚上我说的,好像跟那妇人在一毛钱便利店里的孩子,根本不理会它,那是为什么呢?

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星期一、星期二,五个晚上。这里这个大竞技场,两千人的礼堂有两百个座位空着。饥渴慕义……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不是斥责你们。我是在给你们讲述一个事实。是那样的。
73

你知道问题是什么吗?是因为人们会去教会。今天人们想要娱乐。他们……美国人有太多的娱乐了,那正是他们所要有的东西。那个喂养他们里面的灵。那是个娱乐的灵。你必须娱乐他们。

神不娱乐人,他责备人。审判从神的家起首[彼前4:17]。当时间到了,教会却必须要有鸡汤晚宴、跳舞、邦科游戏、各种胡闹的义卖来付传道人的工资,愿神怜悯那个教会。是的。
我们需要圣灵带着大能和儿子的名分,让我们的事工说出来,阿们!但当人们去看一件事,他们去看某个事工。“这里这位弟兄有某个事工。”
哦,他们走过去,说:“哦,是的,那很好。啊,好的。哦,好的,我们明天要去哪里呢?”
还有别的事。瞧?根本没有吸引他们。他们见过神太多的良善了,甚至到了他们只是随意地从旁边走开的地步。
74

这让我想起一个英国老故事。据说一次有个人看了有关海的书,里面讲到海有多美,咸味的大浪翻腾得多壮美,海鸥飞过来。何等美好的事。他从未见过大海。所以他……一天,他有了足够的钱,想要去海边。他从内地来,走到海边,遇见一位老水手(就是海员)从海上回来。

水手说:“老弟,你去哪里?”
他说:“哦,我看过关于大海的书,我要去海边,我要亲眼看看大海,体验海浪翻腾时美丽、壮观的情景,欣赏辽阔、有咸味、白色的海水。我要闻闻有咸味的空气,使它充满我的肺,然后听听海鸥的尖叫声等等。”哦,他兴高采烈,他知道自己就要看见那片辽阔的水域了。
所以,老水手看着他,说:“哦,五十年前我出生在海上;我没看到海有什么了不起的。”瞧?他见得太多了,以至于海对他成了平常,再也不觉得美了。海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他只是站在那里,在海浪上摇晃,并不理会海浪。
75

呐,教会对神也是这样。我们看到神的灵在复兴会中降下来,摇动人,使他们从轮椅上起来,使瘸子走路,瞎子看见,神的灵降在会中,辨明人们心里的意念。大的预言传出去,每次都是完美的,是的。教会却说:“哦,那是好的。”嚼着大口的口香糖坐在那里,你知道,“是的,那是好的。但我们明晚要看露西,我们不去……(瞧?)牧师要谴责我们。由他谴责吧。如果他要谴责我们,我们就要去另一个宗派。我们就去加入……如果他们把我们赶出神的会,我们就去跟神召会在一起。他们把我们赶出神召会,我们就去跟一神论在一起。把我们赶出一神论,我们就去跟二神论在一起。把我们赶出二神论,我们就去跟三神论在一起。我们有很多的空间。瞧?”

76

是的,你有空间。但是弟兄,如果你想要归向基督,你里面就有空间给基督。哦,愿神怜悯今日的教会。今晚以后我要停住,因为我不想让你们生气。但我只是……我必须用这几个晚上把这点灌输给你,让你知道教会处在可怕的光景中。确实是。我们的热心……我们懒惰,你知道,草率。神不要我们像那样。他要我们……

我想起这首歌:
别以哀痛的调子述说:生命只是空洞的梦想,
睡着的灵魂是死的,事情不是表面上的。
生命真实,生命真切,坟墓不是目的地;
你本是尘,要归于尘,这说的不是灵魂。
我喜欢这首生命圣诗的这一节:
伟人(保罗、彼得、雅各、约翰)的生命提醒我们,
伟人的生命提醒我们,我们可以使生命崇高,
将离别抛在身后,岁月虽逝足迹犹存;
或是他人的足迹,航行在生命神圣的海上,
有个失事、遗弃的弟兄,见这事,你该重新振作。
77

有多少酒鬼想要看一个悔改信主、过着圣徒般敬虔生活的酒鬼的足迹?有多少女人看见一个王室的妇人站起来,她们愿意抓住,穿着像女士,举止像女士,去教会,将整颗心交给神呢?那是你被盖印的时候;那是你被盖上记号的时候。大家都认识你。

你们是世上的盐,但盐若失了味,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地上,让人践踏。
78

“神啊,让五旬节派教会活着,”这是我的祷告。让神把我们带进一个地方。我希望他今晚在这里这样做。我希望他今晚在这里把这群人领进去,赐给我们儿子的名分,赐给我们儿子的名分,成为他的儿女。我们生来就是他的儿女,但让他赐给我们儿子的名分,成为儿女。这将成为何等大能的聚会!今晚神在这教会里设立恩赐……哦,到明晚这个时候,附近每个人都知道有件事发生在这里的校舍里。肯定会的。他们会知道的,因为神的灵住在人们中间。

哦,我多想那样做。你们每个人不想那样吗?不要因我对此粗鲁而生我的气。正如我常说的,我这里的弟兄说,他是个木匠,如果你不把一根钉子钉紧,它就不牢固,摇一摇就松了。所以,我希望这个摇不动。我希望它留在那里,留在那里。你们用双手持守它。
79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狩猎季节初期我常上去科罗拉多州打猎。我喜欢打麋鹿和鹿。我会休假。一天,我在那里看见了我永远忘不了的一幕。几年前,我去大陆分水线后面的边缘。那是他们所说的激流河谷。我过去常在那里放牧。在激流河谷的分岔处,赫福德种牛协会在山谷放牧。如果你能种植一吨干草,你就能放一头母牛在牧场上。每个牧场都剪了那么多吨的干草,(我想你们俄勒冈州这里也是一样的。)你把你的母牛放在牧场上。

我过去常在聚拢的时候上那里去,他们带了春牛,把牛赶上去。有一个移动栅栏把私人拥有的财产跟政府财产分开。我会坐在那里,腿翘在马鞍角上,观察护林员,他站在那里,观看那些牛群经过。
80

呐,我们的牛是三角架,格莱姆斯先生在那里的是钻石方块。哦,有二、三十个不同的农场主把他们的牛赶过去。

呐,我注意到那个护林员从不理会母牛身上是什么烙印。你知道他看的是什么吗?他查看的是耳朵上的血标签。瞧?必须是真正的赫福德种牛,否则就不能去那牧场上。
我想,在审判的日子神也会这样做的。他不理会你是不是属于神召会、神的会,不管你属于哪个。他要查看那个血标签,弟兄。如果那标签在那里,你就进去。如果不在,我不管你佩戴什么牌子,都要被拒绝。就是这样。
81

一天,我走上山,老护林员是我很好的朋友,很好的猎人。他会骑一匹驮马,去西岔口。我在东岔口,我们称之为科拉尔山峰。那时还没有下雪……或者可以留下来。天还早。暴雪还没来到,所以动物都在上面。

我系好马匹,走了一天的路程,靠近树带界线。其中一个秋天,十月,暴风雨来了。也许拼命地下雨,然后又雨夹雪,再下雪,接着太阳又出来,然后又下雨。(你知道秋天是怎么样的。)暴风雨来了。我上得很高,到了树带界线。太干了,找不到足迹。
82

所以,我到了一棵树后面,像这样蹲在一棵树后面。(如果那是个不好的表达。)但我站在树后面,把来复枪放下。暴风雨过去了。当暴风雨过去后,暴风雨来到时天凉快了。雨下得真大。暴风雨过后,我站在那里思想神。

我想:“哦,神啊,你太奇妙了!”我总是在自然界中看到神。那是你看到神的地方。我想:“主啊,你太奇妙!哦,真希望你降在我身上,让我从这里回家。”我想:“要是……”
当我死的时候,当我死的时候,为我念印第安人的祷告词:“主神,满有圣灵的父,愿他走下漫长的运动跑道,在那边迎接他所爱的人。”
我想:“是的,主啊,当我离开这世界时,让我去到一块像这样的土地上。”
83

当我站在那里时,暴风雨停了。我正在很努力地研究,所以我站起来,四处观看。我刚好注意到,我往西边观看,往俄勒冈州这边看,看群山之间的缝隙,下午晚些时候。太阳像神的一只大眼睛经过那缝隙,“他的眼目看顾麻雀。”

我想:“哦,神啊,你在日落中。”
我又观看,雨在常青树上冻住了,在那里形成了彩虹,横跨在山谷。在山顶上有灰狼嚎叫。狼的配偶在底下回应。公麋鹿开始发出吼叫。在暴风雨期间它迷失了。你谈到深渊向深渊呼唤。哦!
我想:“为什么我要离开这地方呢?这对我来说就是家。我希望我能永远留在这里。”
84

我感到像彼得说的:“我们搭三座棚,只要留在这里。这是我们要留下的地方。”

我在狼的嚎叫中听见神,听见它呼叫它的配偶。我想:“是的,神啊,那是你对我的呼唤。”我也同样听见麋鹿,看到彩虹横跨,我想:“彩虹是指约。你是阿拉法,是俄梅戛,是首先的,是末后的,是彩虹的两头,是昔在、今在的,是大卫的根和后裔,是明亮的星,是谷中的百合花,是沙仑的玫瑰。”哦,他是一切!
我想:“在彩虹、也就是约中,他们在《启示录》1章看见他,看上去像虹,是初和终。从便雅悯到……从流便到便雅悯,是初,是终,是一切。”经文涌进来,我想:“哦,神啊,你真伟大!你真伟大!”
85

我开始上下跺脚,绕着那棵树跑,拼命地跑,飞快地跑,叫喊:“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像那样跑着。我停下来,说:“哦,神啊,你真伟大!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哦,我好像感受到了整支救世军在上面。我过得很开心,不理会别人说什么。嗯,我离文明有三十五、四十英里。我向主叫喊。

你不相信浸信会信徒叫喊吗?你应该听我喊。所以我绕着那地方跑,拼命地跑,叫喊赞美神。我想:“哦,太好了!主啊,我多想留在这里。哦,如果我再也没有布道会了,就留这里跟你在一起,直到你来接我走。太好了!”
86

但就像彼得他们那天在山脚下一样,有个生病的孩子要得医治。我知道几天后我必须回去。我站在那里。突然,有一只小松鼠(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松鼠)。哦,它是树林里穿蓝制服的警察,是我所听过的最吵闹的东西,跳上……那里有一根老树桩,松鼠跳上树桩,开始发出“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吱喳。”

我想:“小家伙,你那么兴奋干什么?嗯,你不够大,做不了任何事。你叫喊什么?”我说:“哦,什么?你忙活什么呢?是不是我吓着你了?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就瞧一会儿这个。让我给你看我能怎么忙活。”我又绕着树,跑啊、跑啊。我想:“你喜欢这个吗?”我说:“哦,我的造物主太好了!你应该赞美他。”但我注意到它不是在看我。它往旁边竖起小脑袋,那只眼睛在脸颊上鼓出来,你知道,那样往下看。
87

过了一会儿,它从那里爬下来。风迫使一只棕色的大鹰降下来。哦,鹰是美丽的鸟。我喜欢鹰。鹰跳到上面。我想:“哦,事情是这样的。嗯,那就是你忙活的事。你怕那只鹰。”

那只大鹰跳上那里,哦,何等大的家伙!那双灰色的大眼睛东瞧瞧、西瞧瞧。我想:“主啊,为什么你让我的注意力离开彩虹、离开狼和这一切,转向这个家伙呢?哦,那只鹰有什么属神的事呢?”我想:“我没看到那只老松鼠有任何属神的事。我没看到鹰有任何属神的事。它有什么属神的事吗?”
88

我开始注意。我想。我看着鹰;说:“你知道我能向你开枪吗?”我说:“我的枪就放在这里,我可以向你开枪。”它更清楚。那一点也没有搅扰到它。我想:“你不怕我吗?我那样叫喊,你害怕吗?那是我们的造物主。我赞美他;你也应该赞美。”

我就……若是有人进入树林,他们会认为那里有一个疯子。但我不管。我过得很开心,我正在敬拜主。你若有太多的古板、太多的惧怕,那就是你的问题。我们需要神,我们需要认识到这里除了我和神,没有别人。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是的。
我们开始想知道:“邻居会说我什么?”我们正确地生活,当邻居跟你交往时,就会知道什么事在发生。
89

所以,我听着那只老松鼠,你知道。我在那里观察它。那只鹰……我想:“是什么使你对自己如此确信呢?”

我开始注意它。你知道,你知道,它会搧动那对大翅膀、那些羽毛,那样搧动它们,你知道,把翅膀展开了。我想:“我明白。哦,你信任那对翅膀。你知道在我能伸手拿来复枪放在肩膀上之前,你就会在那里的树枝上,我甚至再也见不到你了。”瞧?
我想:“如果你能那么信任这对翅膀,因为神赐给你翅膀逃脱危险,更何况神的教会拥有神的大能呢?那能使他们逃脱疾病、病症、患难、死亡、地狱,有一天在主耶稣的膀臂中飞向神。”我想:“它保持这感觉。只要它能感觉那对翅膀正处于工作状态,它就没事。它知道它站在哪里。”
90

然而圣灵可以降在教会身上,他们却又退缩:“哦,我不知道。如果你再为我祷告,也许会好的。”瞧?那只是……哦,那不好。是的。

我在那里观察了它一会儿。我要告诉你发生在这家伙身上的事。我观察了它一会儿,在那里观看,心想:“哦,我佩服你。神啊,我在那只鹰里面看到了神。”
过了一会儿,它不像是怕我,它看到我佩服它。我佩服任何有脊梁骨的东西。我不愿看到一个人来教会做一切的赞美等等,出去了却耻于在街上作见证,耻于为你在旅馆吃的食物祈求祝福,或者……哦!懦夫,神不能使用一个懦夫;他要的是男子汉。他想要除掉那如愿骨,把脊梁骨放进去。
就像老巴迪·鲁滨逊说的:“主啊,赐给我像锯木大小的脊梁骨。把很多的知识放在我魂的山墙端,帮助我跟魔鬼争战,只要我还有一颗牙齿,就用牙床咬住他,直到我死。”那是我们大家都应该有的那种见证。你们很多年老的拿撒勒派弟兄记得巴迪·鲁滨逊吗?
91

呐,我看着那只老鹰,心想:“哦,你知道,你真是一只使我感到亲切的鸟,我很喜欢你。我传讲了你很多次。”我说:“我当然很喜欢你。”

它厌倦了那只老松鼠发出“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好像松鼠要把它撕碎似的。哦,它什么也做不了;它太小了。鹰受够了,就跳了起来,搧了两下翅膀,我就哭了。
我站在那里,观察那只鹰,眼泪流在我的脸颊上。神把鹰放在那里一定是有一个目的的。它不再搧动翅膀,只是搧了两下就飞到了树枝上,然后它就知道如何在风中调整翅膀。每次一股风升上来,它就飞得更高一点,更高一点,更高一点,直到变成了一个小点。
92

鹰离开了那只属地、坐在那里的老松鼠,松鼠说:“吱喳,吱喳,吱喳,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圣灵这样的东西,那些事都不……这说方言都是错的。没有像五旬节这样的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既然鹰知道如何在风的能力中调整翅膀,教会岂不更该知道如何在神的大能中调整信心,不是从一个教会跳到另一个教会,而是骑在神的荣耀上,直到你不再听见这些“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圣灵这样的东西。”这些荒唐的话吗?

93

女士,对此你怎么想呢?你相信那是真理吗?你也相信吗,姐妹?如果你相信,如果你想,今晚你就可以从那些担架上飞起来。

不只是去参加这场聚会、参加那场聚会,让这个人为你祷告,或那个人为你祷告,这个传道人、那个布道家,只要调整你的翅膀,调整你的信心。“我必不致摇动。”哈利路亚!每次圣灵进来,骑在它上面;就会升得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是那样的。你全心相信吗?如果你相信,弟兄,只要知道如何调整你的翅膀。神应许了;神不能说谎;神都是真理。如果我能医治你,我会做的。我医治不了任何人,也不相信其他任何人能医治任何人。是你,你自己,你,你自己,对神有信心。圣灵今晚源源不断地降在这会堂上(你相信吗?肯定的。),甚至责备和管教他的教会,洁净教会。那是神要做的事。
94

古时敲打金子的人。你知道他们过去怎么知道金子是真的好金子吗?他们会把金子拿来,敲打,敲打,翻过来敲打,直到把所有的渣滓都敲打出去。你知道他们怎么知道他们已经把渣滓从金子里除掉了呢?当他们在金子里看到自己的映像时,就知道所有的黄铁矿等等都出去了。所有的石子、材料都出去了。当敲打者能看到自己的映像时,那就是纯金。

基督对他的教会也是这样做的。他在敲打教会,翻过来敲打,翻过来敲打。一个传道人怎敢如此娘娘腔,不讲神的道,当男人女人错了时,还不告诉他们呢?告诉他们穿这些不道德的衣服是错的,抽烟是错的,呆在家里不去教会是错的,赌博、赛马、照着教会今天做的方式乱来、玩彩票等等是错的。当我要那样做时,神不允许。是的,先生。
敲打那东西,直到……耶稣用圣灵敲打教会,直到他在教会里看到自己的映像。然后你就能看到基督的工作在教会里行出来;教会准备被提。纯金……你们所有人相信吗?
95

好的,这里有多少病人?请举手。你们说你们是信徒,是吗?好的,我要请你们做一件事。你们两个牧师,我要你们去到这褥子那里。你们两位牧师,我要你们去到这褥子那里。向你们显明这不是人做的。阿们!

呐,这些人是信的人;其他人也相信,但我挑选了那两个人。二是个见证。好的。你们其他还有多少人现在相信?好的。神的道是对的吗?肯定是。是的。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对吗?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对吗?呐,如果不是,那你还没有得救。同样的神这样说。瞧?你若没有得救,就不会拥有天堂;如果不是,就没有……没有来世。
“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呐,每个是信徒的人……经上没有说这些神迹随着传道人。“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不管他们是谁)。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96

你在等候为婴孩祷告,是吗,姐妹?孩子病了或什么的,你想要他接受祷告吗?孩子病得很重。你是个传道人吗,弟兄?好的,去那边把手按在那个红头发的婴孩身上。我正在四处观看,看我能不能看到其他想要按手在他们身上的人。

好的。通常我们会行辨明的事。我们现在也可以做。哦,肯定的,当然。那只是……如果我们……如果我们相信,就可以了。但你必须相信。“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97

呐,记住,如果我们祷告,真诚地祈求神,这教会……呐,我们是一个单位,我们在一起。如果我们真诚地求神,神就有责任看顾我们所求的事。对吗?

“你们若奉我的名求什么,我必成就。”那是真理吗?等一等。那是真理吗?肯定的。我把我的魂托付给它。我已经这样做了。三十一年前,我就期望《约翰福音》5章24节成就。如果你想读,只要想想一只手、两打鸡蛋。瞧?
《约翰福音》5章24节:“那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98

我相信那个。在我还是年轻小伙子的时候,成了一个传道人,只是个小伙子。从那时候我就传道,我把我的生命献给了福音。我希望我有一万条生命献给福音。真是太好了!我享受它,自始至终都享受着。呐,你可以……如果不是那样的,我就……如果这个不是那样的,其它的就也不是那样的。如果这个不是那样的,那个就也不是那样的。如果这个是那个,那个也就是这个。瞧?所以我们……我们……我们准备好了。你们准备好祷告了吗?

好的,这里的每个人,我要你们按手在你们旁边的人身上。弟兄们,我想要你们每一个人站在这些担架的脚前,另一个人站在前面,按手在小男孩身上,按手在这些人身上。现在我们起立。
99

哦,我很喜爱这样的时刻。有一件事,大家似乎都屏住气息:“会发生什么事呢?”留意发生的事。你只要转身,现在只要释放你的信心。彻底释放信心,说:“这姐妹会得医治。这人会得医治。那男人、这妇人、这人、这人、那人、那人,他们都会得医治。他们会得医治。这将是疾病的尽头。明天,那些人身上就会有很大的不同,哦,太好了!”你们信不信?

我们是什么?神的教会。我们现在怎么知道今晚我们这样做时,神不会赐给我们每个人儿子的名分呢?我们正在顺从他的命令。
现在,你们每个人,好像那是你的……现在不要为自己祷告。你为按手在你身上的人祷告。现在我们每个人低头,互相按手。我要你们所有人跟我重复这祷告。
100

全能的神,创造天地的主,永生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我的父啊,为了我所按手的人请赐给我信心。让我全心相信这人会被你的大能医治。如果我犯了罪,以任何方式不信你,求你赦免。我要将一切的赞美和一切的荣耀归给你。我奉耶稣的名这样承诺,阿们!

现在低着头。呐,你知道你说过的话。呐,你那样说了。呐,那是神藉着你的嘴唇给那人做的祷告。记住,别人也为你做同样的祷告。呐,把你自己关在里面跟神在一起。这里除了你和神,没有任何人。只要凭着信心,感觉到神的能力进来,进入那些生病的身体。你刚才感觉到了圣灵,现在还能感觉到他吗?那个运行,那个安慰的感觉经过你,给你的身体充电,那是他医治的能力。
101

神啊,你在附近。伟大的耶和华,你是永恒的神,主啊,现在赐下你的圣灵。让这里的每个人都被你的大能充满,使他们从这只手到那只手,从这里到那里,直到所有生病的人都得痊愈。他们就会知道,那医治不属于一个人,乃是出于神。他们正在互相祷告。

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们起来。他们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主啊,请应允。垂听我们的祷告。我在为他们所有人祷告;我在为我的传道弟兄们和每个按手在人身上的人祷告,愿圣灵对他们如此成为真实,使他们能够感觉到神的大能。赐给他们这样的勇气,直到赐给这群人儿子名分的时候,他们被赐予儿子的名分,进入大能中,进入主耶稣基督的领域,神的大能漫过他们每个人,他们每个人都得医治。
102

哦,主啊,你在附近。你在这里。我知道,毫无疑问,你在这里,你的大能在进来,赐福与我们。你所祝福的必蒙祝福。你所说的必成就。你怎样放在他们心里,事情就必怎样成就。主啊,让它成就。

我们命令撒但,你这魔鬼,捆绑这些人的每个能力,你有罪。你做了这恶事。你失败了。耶稣基督死了,是的,第三日又复活了,剥夺了你的每个合法权利。你只不过是个纸老虎,撒但,我们今晚叫你住手。你这邪灵,放开这些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此时每个疑惑都要从这些人身上清除掉,愿圣灵进入他们的身体里,释放他们每个人脱离疾病,脱离病症,脱离折磨,脱离痛苦,脱离邪恶的力量。撒但,你失败了。奉耶稣的名,你失败了。你输了。你只不过是个纸老虎,我们叫你住手。我们说:出来,我们奉耶稣的名命令你离开这群会众。所有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都痊愈,归荣耀于神。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103

我能,我愿,我真相信。

我能,我愿,我真相信耶稣现在医治我。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别无他名惟耶稣。
如果你手指不能动,现在就动一动。如果你一只耳朵听不见,就把手指放在另一只耳朵里。不管是什么,除非你操练信心,否则永远不会好转。现在在你自己身上给神一个机会,给神一个为你做一件事的机会。出于信心的祈祷已经祷告了,手已经按在你身上了。
现在,靠着主耶稣的命令,我命令魔鬼离开你们,你们每个人都得痊愈。阿们!你们相信吗?
104

每个相信这话的人,站起来,现在奉主耶稣的名接受你的医治,阿们!是那样的。哈利路亚!是那样的。不要疑惑。站起来。阿们!赞美主!你可以接受,好了。不要疑惑。出来,得自由。赞美主!好的。阿们!让我们现在举手,大家都将赞美归给神。你们得医治了。你们得没得医治?哈利路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