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710 示巴女王

1

现在我们就近主的宝座。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在这里低着头,心也俯伏,谦卑地来到你的同在中;因为我们意识到一件事:有一天我们要站在你的同在中,为我们的生活交账。因此,当我们活着,头脑正常时,我们渴望找到和平,知道血涂在我们心的门楣门框上。今天我们存敬畏的心站在你面前,祈求你用主耶稣的血遮盖我们的罪即我们的不信,叫那日我们能站在神的同在中,毫无瑕疵、无可指责,被他自己儿子的血遮盖。

2

主啊,我们要祈求你祝福这群人,他们今天下午聚在这里,不为别的目的,只为称颂你的名,把那些要得救的人加给教会,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一切事,要看到神的国和神的目的建立在地上。请祝福我这些在台上的弟兄,这些传道人、牧师、群羊的牧人。主啊,我们祈求一件事成就,前所未有地搅动他们。今天下午让圣灵来到我们中间,行丰丰富富的事,远超一切我们所能做所能想的。

3

主啊,我们为聚集在里面的群羊祈求,愿他们得到灵感,基督徒矢志一生比以前更加为你而活。对今天在我们会堂里的陌生人,我们特别为他们祈求,使他们也能加入信徒的这个伟大交通,如果他们还没有加入的话。主啊,我们要祈求,不要忘记那些在康复中的和那些因疾病和患难被关在里面的人。我们祈求你临近他们。主啊,医治他们的疾病,修直他们崎岖的地方,使他们也能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当我们今天离开时,愿我们回到各自的家,能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这些话:“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让这一切都归于神的荣耀,因为我们作为他的仆人谦卑地低头,俯伏我们的心,奉耶稣的名,阿们!请坐。
4

今天我很高兴跟基督的这些朋友在克拉马斯福尔斯这个可爱的小礼堂,继续以主待我们和为我们行事的方式跟圣灵交通。我们确实感激他一切的祝福。

昨晚,我们看到很多人下到祭坛,把他们的生命交给主耶稣,我们为此多么感谢主。那是我们在这里的首要目的;因为我的确相信全备的福音、神的医治以及基督受死所为的一切,但如果你因神的医治得了医治,如果你活得够长,迟早你又会生病。
5

一次有人说……有个人是批评者,他写了一本书,是某个著名宗派教会的批评者。他在一本书里写了对我事工的批评。他说:“哦,”他说:“表明……我对那些聚会得出的结论是这样的:毫无疑问,是有一些知道人心秘密的能力。我有一些朋友在那里,那辨明临到了他们身上。他们知道那是对的。”他说:“但至于医治,不可能是对的。”他说:“因为有一个人坐在阳台上,是他在另一个教会(兄弟教会,邻近教会)的朋友,这人得了严重的肾病,得了很多年。伯兰罕弟兄叫出了这人的名字,我们从另一座城市带他到那里。伯兰罕说出了他严重的肾病、甚至一路上发生的事,他坐在其中一个阳台上。我们知道那是真的。这人正常,好了大约三年,他从孩子起从来没有好过,但后来病又回到他身上了。”

他说:“因此,那不可能是出于神的,因为如果神医治了他,他就一直是好的。因为如果人一旦得了医治,他就是得医治了。”
6

这表明,如果……一个人必须被神命定才会相信,不然他们永远不会相信。他们没有用来相信的东西。瞧?他们的魂里没有深处。我知道很多人被放在氧气罩下,医生打了青霉素等等,肺炎完全得医治了。这人离开医院,肺炎完全得医治了,一星期后又死于肺炎。他又得了肺炎;就是这样。但他得医治了。

已故的、可敬的杰克·科弟兄经历了试炼,某个宗派教会跟一个不信的站在一边,在佛罗里达州科弟兄经历的试炼中反对他。后来法官愿意显明司法公义,然而教会的人(正如报纸报导的)反对科弟兄,跟自由思想者乔·刘易斯、一个不信的联合,还自称是个有名的教会。但因为他们如此反对基督,反对医治……最后却表明那没问题。
7

法官说:“科先生,你仍然宣称这孩子得了医治吗?”

科弟兄说:“我宣称基督医治了孩子。”
法官说:“他当着科先生的面在讲台这一边取下了支架,走过讲台,倒在妈妈身上,残疾了。”他说:“你能给我看任何地方……如果这里有谁能给我看圣经任何地方说基督做了一件那样的把戏,我就愿意撤消这案子。”
高登·林赛牧师(你们俄勒冈州的一个小伙子)站起来,说:“我可以拿出这例子。”
林赛先生给了他例子。林赛说:“一天晚上,耶稣走在水面上。”他说:“彼得从船上尖叫,其余的门徒说:’你若是基督,是主,就让我走在水面上去你那里。’彼得从船上下去,开始正常地走在水面上,去耶稣那里。但当他害怕了,就下沉了。”
肯定的,问题就解决了。你可以一分钟前得了医治,下一分钟又生病。瞧?这取决于你的信心能坚持多久。信心是一切。神的医治和救恩不是我们个人所能做的事。它是基督在各各他已经完成了的工作;是我们对那件已经完成工作的信心。
8

今天下午我可以对这群会众说:“多少人是基督徒?”也许百分之九十五,也许是百分之百举手:他们是基督徒。只要你相信,就没问题。但当你开始认为你不是的时刻,那就是你开始沉没的时候,就是你的见证消极的时候。只要你的信心跟着持续,神的医治就持续,你的救恩也是一样。因为神的每件事都是凭信心,神的事没有一件可以用自然来证明。

看看神的全副军装,都是信心。神的军装是什么?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温柔、耐心、信心。看看军装里是什么,一切都是超自然的。你不能用自己的手操持它;你必须相信它。去到商店,给我买两毛五分钱神的爱;给我买一美元的信心。你买不到。它是神的恩赐,你必须相信。你必须相信。只要……
9

如果你说你得救了,却仍然为世界上的事而活,你的果子就证明你没有得救。确实是。我总是说我非常严格;我相信圣洁,是的。我说。但如果你只是让自己穿得像个圣洁的人,或装得像个圣洁的人,那并不使你成为一个圣洁的人。瞧?你只是在装模作样。但如果是你里面的圣灵使你那样生活,你就知道你没问题。你就是这样判定自己的;然后你就不受审。只要藉着里面圣灵让你活的生命来判定自己,你就不与世人一同定罪。哦,那是……那是神。

10

呐,在这些聚会上,我们没有那样,没有称神的医治是首要的。因为神的医治是次要的,你永远不能主次颠倒。神的医治是神加给教会的。没有人能传一个拯救灵魂却不医治身体的福音。这就如同有只动物用爪抓住我的肋旁,一直挖我的肋旁,你不用砍断它挖我肋旁的脚或爪,只要敲打它的头,整只动物就死了。

哦,当基督为我们的罪死的时候,他所做的就是这样,他将罪的每个属性都杀死了,瞧?他把整个罪都杀死了。我们未有罪之前,我们没有疾病。疾病是罪的属性,没有罪,就没有疾病,疾病是罪的结果。你不可能对付罪却不对付疾病。“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赛53:5]当你止住罪的问题时,你也解决了病的问题,整个全都顾及到了。那就是基督受死的原因:完全的人、完全的死、完全的复活,为着一个完全的教会,为着一个完全的福音,没错。因此,全在一起了。呐,我们注意到……
11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你的事工以神的医治而闻名。”肯定的,确实是。神的医治吸引人。耶稣的事工大约百分之八十五是神的医治。你知道吗?正如已故的F.F.博斯沃思博士常说的:“你从不给鱼看鱼钩,你给它看鱼饵。鱼咬到了鱼饵,就咬到了鱼钩。”

事情就是这样的。人们来看神的大能和神迹。当他们看到那个,实际上神就在那里用钩钩住了他们的下巴,因为他们知道有真实的东西。
12

当我去印度孟买和其它许多地方时……他们不是……卫理公会教会的大主教他们在那里会见我,他们把花环等等挂出去,说:“哦,伯兰罕弟兄,不要来这里说你是宣教士。我们比你们美国佬更知道圣经。”

那差不多是真理。是的。圣经是东方人的书。哦,它是……如果你去东方查考圣经,它比你在西方所读到的更是一本崭新的书。我们试图把一本东方人的书跟西方人的生活方式来比较;你不能这么做。那些比喻等等很完美;那里仍然有那些比喻。在我们还不是一个国家时,他们就有圣经两千年了;就是这样,瞧?
13

他们说:“我们懂圣经,但我们知道神赐了一个恩赐给你,使这本圣经又活了。那是我们感兴趣的事,不是宣教士。我们这里有很多宣教士。但我们知道神赐给你一个恩赐,使这本圣经又活出它的生命来,再来一次《使徒行传》。那是我们感兴趣的事。”

我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仍然是一样的。绝对没错。”我说:“他一点没有改变。”那是主开始在那里做工的时候。
14

呐,我们拥有一切大人物。当审判的时候,美国比世上任何国家更被定罪,因为它里面有那么多的伟人,在它的领土、疆域、领地里。因为一场又一场复兴横扫这个国家,然而人们继续每天沉溺在罪中,糟得更糟。瞧?甚至教会本身也在冷却,在远离神。真是遗憾!但我们对此能做什么呢?圣经预言了这些事要临到,它就在这里。

你说:“哦,为什么你对此大声叫嚷呢?”因为总得有人大声反对错误,当审判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声音录下来。是的。你知道,他们更清楚,所有的迹象……
15

不久前,我们进入孟买,我刚……当时一件事出现在我脑海。我正在读报上的一篇文章,上面说:“地震一定结束了;鸟儿正在飞回来。”

大地震发生前大约三天……(正如你们在报上看到的。)嗯,印度不像这个国家。它有……他们的篱笆不像我们这里是铁丝网;他们的房子几乎都是用他们在田野捡的石头建造的;他们的篱笆是用石头建的。小鸟又回到这些石头中间筑窝。牛群在像这样的下午,站在那些墙的荫下。
16

哦,他们注意到地震出现前大约两天,所有的小鸟都离开了石头,离开了它们的窝、它们的家,去了田野,住在树上。牛群和绵羊也不再肯站在墙周围;它们站在田野中间,互相靠着。地震发生,把墙震倒了。如果那些动物还在那里,它们就会被压烂了;牛群就会被压死;绵羊也会被压死。

呐,如果带领动物进入方舟的神仍然是一样的神,神用直觉带领它们离开危险,离开那些要倒塌的墙;哦,如果小鸟、绵羊、母牛、动物能有足够的直觉被带领离开危险,当世上之事的墙体就要崩塌时,神的教会岂不更能逃离那些墙体吗!朋友们,要出去,为基督站稳,相信基督。
17

呐,我相信,我们今天在全世界的这些传道人,彼此不同。刚才我在房间里观看奥洛·罗伯茨弟兄。(他们在房间里有电视给我看。)我听到他们宣布奥洛·罗伯茨弟兄……我去打开电视;他们宣布了。我看见奥洛为一个从加拿大北方来的生病的小孩祷告,他有只眼睛坏了。我相信孩子父母是天主教徒。罗伯茨弟兄用他真实的信心方式,手猛地拍在小孩身上,为他祷告,孩子就得医治了。

呐,那是罗伯茨弟兄所拥有的信心的真实恩赐。我们知道杰克·科弟兄,他过去常把一块小铁砧放在他的桌旁。有人戴眼镜上来,他就取下眼镜,用锤子把眼镜敲碎,扔掉。有人拄拐杖,他就先拿掉他们的拐杖,剁碎,扔掉;他破釜沉舟。你知道,他们只有一位杰克·科。世界一次受不了两个。愿神使他宝贵的魂安息;他确实是个有信心又勇敢的人。我一生所见过的最伟大的人之一就是杰克·科。哦,今天他去荣耀中了。他的工作完成了,撒但不可能取走他,直到他的工作完成了。
18

呐,有一些人跟别的人完全不同。在主所赐给我的事工上……那些人大多数是神学家、伟大的教师和学者,我却不是。我的事工更是一个预言性的信息。我这样教导:神的医治是在十字架上已经为你完成的工作,只要你认出了它,你就能得着医治。

呐,罗伯茨弟兄和那些勇敢的大人物……你说:“你怎么拿他们的事工跟你的比较呢?”
他们在使用经文:“藉着按手。”呐,那是真的;那是一个圣经的教义。多少人知道?“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马16:18]但如果你忍耐我一下,我就要指给你看那不是外邦人的使命。不,先生。
19

睚鲁说:“去按手在我女儿身上,她就必得医治。”犹太人的……犹太人总是按手;一切都是按手。但留意看外邦人,不是那样的。

“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太8:8-10]
耶稣转过身,说:“这样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
就是这样。我们本该在比那个更高的标准上。我们活在比当时离世界结束更近的时候。外邦人的方式是相信道。绝对是的,认出……看看那个外邦人。
20

百夫长说:“我在人的权下。”他是个百夫长,是指他下面有一百个人,是个罗马百夫长。他说:“我在人的权下。我对这个人说’去’,他就去;对那个人说’来’,他就来,他必须来,他在我的权下。我甚至认为自己不配去见你,我的国家没有人配。我打发一个犹太人去见你。你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说话。”

他在那里认出了什么?每个罪、每个疾病、其它的一切都在耶稣的权下。“只要说’去’,它就必去。”
看到他做了什么吗?呐,那正是我竭力要美国人看到的。它没有……你不需要等候一个特别的时间,等候某个布道家经过为你祷告。你的牧师就足够了。如果牧师不在那里,你的邻居足够了。如果你的邻居不在那里,你丈夫或妻子足够了。如果那里一个人都没有,只要举手,主总是足够的。不管你在哪里,要相信;相信。医治是一件完成了的工作。
21

昨晚,我不打算运行辨明或恩赐,它使我虚弱;使我很不舒服。我前面已经排满了一个月的聚会。呐,我想离开它一两个晚上,只是去传一会儿道,如果你们能容忍的话。在聚会结束时,圣灵……当祭坛呼召后,我开始离开时,圣灵降临了。我观察会堂,那道光开始从这人去到那人。瞧,事情准备发生了。它的确发生了,瞧?

呐,如果你们能以正确的方式接受它,如果这里的每个人当时抬头看,它会解决你们每个人生病的问题,如果你们每个人能接受它的话。那是基督把自己带到人们的面前,让他们知道他不是死的,而是直活到永永远远。他活着。只要你知道那位写了这道并赐下应许的主跟你一同活在这里,今天他跟他的应许一样是真实的,像他从前在那里的时候一样。这使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22

呐,美国人被教导了太多不同的方式;难就难在这里。进入非洲、比属刚果或坦噶尼喀,不管你想去哪里,或还没有被灌输那么多东西的一些国家……

我们的一位传道人站起来,说:“哦,我不知道。那可能是心灵感应;我不想玩弄它。”
另一些人站起来:“哦,那真是魔鬼;没有人该玩弄那个。”
另一个人站起来,“不,我相信那是出于主的。”
人们怎么知道要做什么呢?他们……他们不知道怎么接受它。它是超自然的,是伟大的,他们不知道如何接受它。但你去到那里,他们没有任何文书。他们胳膊下夹着一个洒了血的偶像。他们所知道的唯一东西就是他们异教的神。当他们看到事情……异教的神不能产生任何超自然的东西,当他们看到超自然的事发生时,他们就准备摔碎那个异教神,接受基督。
23

在南非德班,我在那里看见一件神迹(台上有四个人,一件神迹发生在其中一人身上。),我看到三万个土著把他们的偶像摔在地上,接受基督。

次日早上,西德尼·史密斯(德班市长)走上来,说:“伯兰罕弟兄,等一下,看看窗外。你能听见。”
我走到窗边,来了七辆装牛的大型卡车,装牛的大型卡车,载满了拐杖、轮椅、棍子和他们走路所用的东西。他们不像我们有真正的事情。只要一件事发生,只要一件事。一次有一万个伊斯兰教徒接受了基督,一次记录了一万个伊斯兰教徒。
24

呐,那天他们把葛培理和这位发出挑战的伊斯兰教徒的照片登在报纸上。你们看到另一份报纸发行,说:“为什么你不让人注意那个?”瞧?呐,他们只是缺少一块绿洲。但有的地方他们可以丢在葛培理弟兄身上或类似这样。但当到了神的医治时,他们知道那是对的;他们知道神的大能。他们在那里看见了,所以……

这些装牛的卡车来了,前一天还在这些褥子和担架上的人走在街上,用他们的土话唱着:“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我站在窗户边,看到他们走在街上,哭得像个孩子。瞧?知道有一天……他们甚至还在部落战争里,但他们都是一体的。
25

我有一张德班报纸的剪报,上面说,此后六个月内,单单在商艾部落,我忘了他们运回了多少卡车的弹药、枪炮、耳环等等。运回到他们的地方,因为人们真的悔改信主了,他们再也不想跟任何错事有关,他们……

结束前还有一件事:(对不起,如果我伤害你了。我不是有意的。)在美国我不能明白的是,我们在这里本该是文明的,每年我们的女人却脱掉更多的衣服。那些赤身的妇女站在那里,根本没穿衣服,只围着一块布,站在那里,甚至不知道哪个是左手,哪个是右手。她们一接受基督作个人的救主,就叠着双臂,从人们面前离开,找衣服穿。如果基督在一个土著妇女、异教徒身上,使她意识到她是赤身的,而我们一些五旬节派妇女,宣称拥有圣灵,却继续在这里脱光自己,举止好像某个电影明星或某种的……我不能明白。有些事情在某个地方出错了。瞧?
26

呐,你可能认为我只是个老顽固,但是弟兄,那只是常识。是的。那是唯一的福音真理,所以某个地方有事情出错了,朋友。我们需要的是有人说出来,有人讲出来,有人活出来。呐,绝对没错。

呐,愿主帮助我们。像这样谈,因为我知道我不想占用你们太多的时间;今晚你们有礼拜。你们来访者(我知道)今早在聚会上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他们今晚有聚会。我们把我们的聚会放在下午,这样我们就不会妨碍那些聚会。我要为病人祷告。你们每个来自探访教会的人,欢迎你们这个星期来。我们期待这个星期在主里有美好的时光。在我们打开神的道之前,我们再来祷告一次。
27

主耶稣,我们知道你的同在;我们知道今天下午你在这里,聚集你的儿女、那些愿意为你白白死去的男女,那些勇敢地站在讲台上宣告基督信息、毫不妥协却带着温柔和甜美的男人……父啊,我们祈求你祝福在神面前的每个人。

圣经说:“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罗10:17]今天下午当我读我挑选作信息的这个主题时,我祈求你赐下圣灵,从中选取一段上下文,把基督的真理带进每一颗心里,把神的医治带进每个病人的身体里。
当我们为病人祷告时,愿你应允祷告。愿队列被叫到和病人接受祷告之前,神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愿你在那个时间来临之前就医治人们。愿他们知道那不在乎一个人,乃在乎他们信心的能力,信服主耶稣。我们奉主的名求,阿们!
28

在《马太福音》12章42节,是很多跟随聚会之人非常熟悉的主题。我想从另一个立场或以另一个方式来就近它。

42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马太福音》12章42节,当你回家时,可以读《马太福音》整个12章。
29

呐,耶稣当时在责备人们,因为他们不明白他的事工。他们在仰望一位弥赛亚的到来;他们在仰望一位拯救者把他们从奴役的轭下领出来。他来了,他以这样的一个方式来到,当时他们生活在高度组织的教会体系里,世界知道他们当时有体系了。我们晓得这点。神藉着摩西赐给他们十诫,他们接受了那些诫命,把自己变成了不同的派系等等。

但历世历代,都有一群余剩的人坚持神的真理,只有一小群人。神的教会一直都是少数人。多少人知道这点?那是真理,一直都是少数人。当耶稣来时,大约只有一打人:西缅、施洗约翰、约瑟和马利亚,只有一些人像那样坚持真理。
30

耶稣来了,他来的方式跟人们期待他来(或被教导说他要来)的方式大不一样,直到他让他们困惑到这样的地步,他们认不出他来。

我相信他再来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有一份图表:“他要骑着白马来。”另一个人说:“不,他要驾着白云来。”只要他来,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是驾白云还是骑白马,我不在乎;关键是,当那个时间来到时,我要跟他一起走。那是首要的事。但他们在这点上争吵:一个要在这里开始一个群体,一个要在那里开始一个群体;主是骑白马还是驾白云,那没有任何关系,反正他来了。首要的事:就是相信他要来了。
31

耶稣来了,他准确地照经文预言他要来的方式来了,只是不符合他们当时的教导。他们让弥赛亚来……他们正在注视他的第二次来而不是第一次来;那是他们混乱的地方。他要带着能力来到。他们在仰望他拿着铁杖统治万国。当他谦和地来到,生在马槽里,身后有私生的背景(正如世人所认为的),生在马槽里,独特的男孩;他一路都是奇特的。拆毁教会,把他们分开,告诉他们说他们是假冒伪善者(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等等),谴责整个的事,一个人独自站在那里。

他们说:“嗯,我们知道你的话错了。在以色列需要两个人作见证。”
他说:“我是一个,在我里面做事的父是另一个,所以我们有两个。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我父的事,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叫你们可以得救。”瞧?神在见证。
32

许多人在跟随神迹。不是神迹;而是跟随神迹的声音。摩西,当他被赐予两个迹象时,神告诉他:“他们若不听第一个迹象的声音,就必听第二个迹象的声音。”每个迹象只是一个迹象。人有恩赐等等,但留意后面是什么。撒但几乎可以模仿任何事;他是个模仿者,他可以模仿。但留意那是什么样的声音。它做什么事?迹象的声音。

你看一个高大的人走上来,他们能做的事,这一切的事,你不要理会那个。神的灵是温柔的灵、谦卑的灵,充满了爱和同情,指望所有人并领所有人来认识基督。
33

呐,耶稣准确地照着他们说或圣经说他要来的方式来了。他准确地行了圣经说他要行的事。然而,他们还是不相信他。他行了弥赛亚的迹象,向他们显示他是弥赛亚(在同一章),他们却称他是别西卜、魔鬼,因为他能辨明他们的意念。他们认为他是魔鬼。

呐,圣经明明地告诉了他们。他们的领袖,他们所仰望的摩西告诉了他们:“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以后,凡不听这先知的,必从民中剪除。”
34

呐,弥赛亚将是先知。当先知的迹象在他们中间被赐下时,哦,他们不指望那个;他们指望一个拿着铁杖、能走出去行大事、打倒一个国家的人。

瞧,美国确实热衷于大事和喧闹的事;但神进来,既不在大事中,也不在喧闹的事中。以利亚在偏僻的山洞里,有雷声经过,神只是让雷声经过。有风刮过;有大风和别的东西经过,但神不在其中。当一个微小的声音说话时,先知就蒙住脸,走出来;神说话了。我们没听见的是那个微小的声音;我们寻找吼声、雷声和类似的东西以及感觉。但是神……你可以在感觉上被骗。我们要持守道,才知道我们对不对;那是蓝图。要持守道,道是对的。
35

圣经说出并预言了他要来的方式,那些创世以前预定得永生的人,他们尽都听见了他,认出了他。腓力、彼得和许多的人,他们上来,耶稣告诉他们说他们是谁。他们很快就说:“那是弥赛亚。”但法利赛人无法答复他们的会众,所以他们必须给它印上某个标记。他们就说:“那是魔鬼。”

耶稣斥责他们,谴责他在里面行了大事的那些城市,因为他们的心刚硬,他们……他说在所有的时代……在所有的时代,历世历代,在所有的时代,神在地上都有迹象、神迹和使者。每个出现的时代,神都有使者。如果人们相信那个信息,国家就繁荣;如果它不相信那个信息,那个国家就被定罪,陷入混乱。只要回顾圣经的历史,就会发现这点。如果神差来一个信息……
36

通常信息不是随着大排场和大事而来。它是小事情。留意挪亚这个狂热者;看看亚伯拉罕。只要从头到尾查看圣经,甚至耶稣自己:谦卑,低下、被驱逐、背后有黑名等等。看看约翰:一个生在旷野的人,根本没上过学,身上裹着几块羊皮,浑身都是毛,看起来像这里一只毛绒绒的虫子,出来传讲悔改,吃蝗虫野蜜。那算不算事情?这些了不起、优秀、自封的神职人员,哦,培养到这个地步,能准确地说每个希伯来单词,他们的语法和神学完全。神却从旷野找了一个像毛绒绒的虫子一样的东西,差遣出去,谴责整个的事。

甚至当耶稣来时,他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是的。神行小事,却是大能的事。
37

呐,圣经讲说(说到约翰是个先锋),“每个高处要削平;每个低洼要填满;大山要跳跃像公羊,树木要拍手。”

那是什么?一个满脸毛绒绒的人,裹着一块羊皮,几乎要用水把人淹死,站在约旦河岸,抨击众教会。
38

看看耶稣来的时候:他们期待一位弥赛亚走下黄金走廊,一个发育完全的人,手里拿着铁杖,驾着马车,天使环绕他,华丽的大事,下来接管,把罗马赶出去,毁灭整个的东西,把国交给以色列。他来是什么?一个婴孩,耶和华婴孩降生在粪堆上的马槽里。是的;没错。他降到一个发臭的马房里,甚至没有地方上学或进学校,根本没有地方。他周游四方,行神迹奇事,人们却定他的罪。

当他来到约旦河受洗,只是一个普通人走在街上或路旁,走进旷野,在那里由这个满脸胡子的老传道人施洗。瞧?神用自己的方式行事,人们……你必须谦卑自己。
39

你知道,蒙蔽人们眼睛的就是那些鲜艳的大事。夏娃寻找新的亮光,她得到了。圣经说末日魔鬼会……把自己变成光明的使者。看,犯的第一件罪,就是撒但想要一个更大、更明亮的王国,想要一件大事,去到北方,建立他自己的国,胜过米迦勒的国。一直都是那些鲜艳的事。

我们不是猴子;猴子伸手抓鲜艳的东西。我们是男人女人,要明智,坐下来,看看福音,看它说什么,跟随圣灵的带领。你永远不能认识神,直到圣灵进入你里面。是的。
40

圣经说:“若不是藉着圣灵,没有人能称耶稣是基督。”如果你从未领受圣灵,你就还不知道他是基督。记住。你只是在走向那光。

你可以说:“我的牧师那样说。”那是真的。“我的圣经那样说。”那是真的。“我妈妈那样说。”那是真的。“我的教会相信那是圣灵。”那是真的,但你怎么样呢?作为个人,你不认识它,直到你领受了它。当你领受圣灵时,你就是一个见证人。他直活到永永远远。呐,圣灵在你里面,然后当他做工时,你留意他。如果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就会在你里面产生他的生命。
“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同样的事,因为那是同样的生命。
如果西瓜藤里的生命结出西瓜,哦,它会……长出来的下一根枝子也必结出另一个西瓜;每次它都会结西瓜。如果教会真的锚在基督里,每个教会都会在身后写出一本《使徒行传》。绝对没错,因为第一个教会在背后写了一本《使徒行传》。就是这样。
41

耶稣肯定向他们证明了他会赐给他们弥赛亚的迹象,他们的末时在那里了;他们却不相信。他谴责他们,告诉他们。他当时在这节的前一节即41节提到了,他提出了或者说提到了约拿:“约拿的日子……”

我总是为约拿感到难过;太多人谴责约拿。嗯,约拿是个先知;他是一个属神的伟人。你听到他们说:“哦,他是约拿。”我相信约拿准确地行了神吩咐他行的事。
我不相信任何被神的圣灵带领的仆人会离开神的旨意。因为只要他被圣灵带领,那就是神的旨意。有时候他行事,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晓得为什么那样做,但那是神为了益处在行事。圣经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42

约拿……神肯定告诉了他去尼尼微,但不知怎么的,不知不觉,先知上错了船,去了他施,去了那个方向。海上起了暴风雨,浪开始翻腾,风刮起来了。我总是为约拿感到难过。你知道,他们捆了他的手脚,把他扔到船外,一条大鱼吞了他。

任何人都知道当鱼吃了饭或进了食,它就去到底下,在水底休息,去到湖底。你喂养金鱼,观察发生什么事:它们会下到缸底休息。它在水里游弋,直到找到食物,吃了之后,它就下去休息。
43

呐,这条大鱼……海上起了暴风雨,约拿被扔出去,神差遣这条大鱼到那里叼起约拿。它吞了约拿,就沉到海底休息。约拿在海底,手脚被捆,在海底大鱼的肚腹中。你谈到症状:约拿有症状;他有权利有症状。瞧那里。如果他看这边,是大鱼的肚腹;看那边,是大鱼的肚腹;四处看,都是大鱼的肚腹。

呐,这里没有人处在那个境地,是吗,姐妹?你不会处在那个境地,你或你们任何人都不在那里。你们没有人处在那个境地。呐,他没有……没有人曾处在约拿所处的位置。他的手被捆;脚被捆;他在大鱼的肚腹中。我敢说他在海里三十米深,在暴风雨的海里。谈到症状,他确实有。但你知道他说什么吗?“它们纯属虚无;我再也不看它们;我要再次仰望你的圣殿。”
44

为什么?当所罗门献圣殿时,他在那里祷告,说:“若是你的子民在任何地方遭遇患难,仰望这殿,主啊,求你从天上垂听。”约拿对先知所祷告的事有信心:他会蒙天上的垂听。约拿拒绝看大鱼肚腹的症状,再次仰望圣殿。你无法隐藏圣徒的祷告;我不管你去哪里。你可以把他放在任何环境里。希伯来少年在烈火的窑中,但以理在狮子坑中,不管是在哪里。真信徒持守那个祷告;我不管发生什么。他持守那个祷告。

你知道。你知道发生的事。神让那大鱼的胃恶心,把约拿吐到岸上。呐,如果神会应允约拿在那些境况下仰望人所造的圣殿而做的祷告,人在那圣殿祷告,殿里有施恩座,用绵羊的血遮盖,今天当我们转眼不看症状和我们残疾的情况、癌症、肿瘤,不管我们有什么,或我们的罪,而是仰望神的宝座,那里有耶稣站在至大神的右边,用自己的血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神岂不更应允吗?
45

忘掉你的症状吧!如果你……只要你看你的手,说:“它扭曲了,”它就会一直扭曲。“我拒绝再看它。主啊,我看你的圣殿。”

我告诉你,有东西会恶心;当你开始那样时,撒但就会恶心。我要你看神是怎么使这事变得真实的。
呐,我们得知尼尼微人成了拜偶像的,他们拜动物。所有的偶像崇拜都拜动物。呐,我们注意到他们的海神是大鱼,因为大鱼是海的主人。他们在尼尼微的职业就是捕鱼。所有的人都出去,成千上万人(像俄勒冈州波特兰这么大的城市),他们都上船去打鱼。他们的神来了,伸出舌头,先知从踏板上走出来。肯定的,他们会听他的信息。大鱼神把先知吐出来了。当然。神知道如何行事。可能是简单的,但神知道如何行事;他知道如何触及人的心。
46

他们的神——大鱼张开口,先知走了出来。约拿说:“你们若不悔改,四十天后这地方必沉没!”

就在我们今天下午所读的那节经文里,耶稣说:“正如……”
看看他们在那里先求的事。他们说:“夫子,显个神迹给我们看。”法利赛人对耶稣说:“显个神迹给我们看。”
耶稣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的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
呐,你们头脑属灵的人,把心打开。那是什么?那是什么?不要只是读过去就算了。让圣灵为你抓住它。什么?什么样的世代求看神迹?这个世代。这是那个到处求看神迹的邪恶淫乱的世代;他们求看每个小神迹。耶稣说:“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了。”
约拿是什么的神迹?复活的神迹!哈利路亚!复活!那正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事,复活的神迹;耶稣活着;他不是死的。他在我们里面,行他当时所行的同样的事。这是那个世代所要得着的神迹。
47

他说:“哦,刚才你在说这个世代。”不,先生。看看他们当时从主所得着的神迹。他在说这个世代: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现在看看我们的国家;淫乱得就像所多玛和蛾摩拉一样,确实是,淫乱天天都在增长。

那个邪恶淫乱的世代要求看神迹,他们会得到的。主应许了他们会得到。他们会得到一个从天上来的真实迹象。把那个跟所多玛的日子比较一下:“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我希望你们明白这点,瞧?主说:“会有一个神迹给他们。”圣经从头到尾每个地方,神的道都是恰到好处。
48

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看看那位临到拣选教会的天使,他所成就的事。看看耶稣,他在他的世代所成就的事。看看这个世代,他现在所做的事。他们会得到一个神迹,但他们不会相信。就是这样。但它还是照样临到。“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他们会得到神迹,神迹会给他们。“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的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

但复活将是神迹。复活的神迹要在末日赐给教会。圣灵的天使在聚会中,显明同样的事,在全国行同样的事,证明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是会得着神迹的世代。
49

接着耶稣讲到女王。女王。我们称她示巴女王。耶稣在这里说:“南方的女王。末日她要起来,定这个世代的罪。末日她要起来。”那是跟末日的世代在一起。“她要起来,定这个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然而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现在,我们来看看所罗门时代的这个女王,仔细听。呐,所有的圣经学者都知道所罗门的时代是以色列人的黄金时代。那是他们没有战争、有所成就的时候;他们建了圣殿。大卫之后,列国都惧怕以色列,给他进贡重要的东西、财物、权势、大能的军队;没有人搅扰他们。
50

后来他们有了……神赐给他们一个恩赐。所有的世代神都赐下恩赐,他同在的恩赐。呐,听着,我们发现所罗门,他领受了这个辨明的恩赐后,这恩赐就被付诸行动。各处的人都相信他。呐,如果他们拒绝那恩赐,会怎么样呢?嗯,他们就是一个失败的国家。但他们相信它;每个人都相信它。不管所罗门做什么,他们仍然持守。他们相信所罗门是神差来的仆人。

哦,如果今晚基督徒教会……如果今天基督徒教会能相信神差给他们的恩赐即圣灵,会怎么样呢?如果他们相信,会怎么样呢?如果所有的宗派都聚集在圣灵周围,正如以色列聚集在有那恩赐的所罗门周围,会怎么样呢?圣灵是给教会的一个恩赐,教会却拒绝它,用我们的教义、神学、人造的信条等等隔离它。我们把基督关在外面,不让圣灵进来,没有神迹,没有叫喊,没有说方言,没有赞美神。
51

哦,如果圣灵在《使徒行传》中那样做,今天也必做同样的事,因为《使徒行传》不是使徒的行动,乃是圣灵在使徒里面的行动。今天是同样的圣灵在教会里,它要以同样的方式行事,赐下同样的结果。当天空满了真实五旬节的大能时,为什么接受一个替代物呢?我们不需要替代物,我们可以有真实的东西。我知道它是真理,我的弟兄姐妹;它是真的。呐,圣灵的行动……

现在注意这位女王,或者先注意所罗门。我们发现,在他事工的日子里,所有人都聚在所罗门周围。大家都谈论。没有人反对他;大家都支持他。
52

呐,如果今天整个基督徒教会聚在圣灵周围,会怎么样呢?没有人说:“那是狂热。”没有人说不是那样的。每个美国人都会说:“哦,在我们的国家,我们接受了圣灵。”如果我们最可爱的总统艾森豪威尔和这次竞选的所有候选人和众人都同心合意,他们到处走,说:“哦,我们太有福了!我们太有福了!圣灵造访了我们,他在我们中间。”他在。

瞧,当飞机在印度着陆,我从机舱下来时,他们说:“我们不想知道你的神学;我们不想听你说你是宣教士。我们知道神赐给了你一个恩赐,使圣经又活出来。我们要那个!”
是那样的![原注:伯兰罕弟兄重击讲台。]哦,弟兄!如果整个神救赎的教会都在圣灵的大能中站起来,列国就会惧怕这个国家。他们现在有了原子弹,有朝一日要让它爆炸;你知道这点。彼得说:“天要烧起来,地要被烈火焚烧等等。”我们知道它要来了。但如果我们……
53

今天人们想要在地里往下挖,寻找防空洞,把政府放在肯塔基州某个地方的山洞里。呐,他们已经有了甚至在山洞里也躲避不了的炸弹。你到地下一百七十五英尺深,如果你地下五百英尺的洞是由钢筋造的,炸弹的冲击波会杀死每个……它会炸断你身上的每根骨头,确实会。在地里炸出一个一百五十平方英里、一百五十到七十五英尺深的坑。你要怎么逃避它呢?哦,我现在告诉你,教会有一个避难所,它不是用钢筋造的,而是用羽毛造的。教会要住在主的翅膀下,被提起来,进入荣耀中,离开世界上的事。肯定的。

哦,巴不得国家能听从和接受,聚集在恩赐周围,这将是个黄金时代。恩赐就是神赐下来的圣灵。“看哪,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路24:49]
54

彼得在五旬节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他们说:“哦,那只是给他们的。”
是吗?他说:“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和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恩赐是给愿意来的人的。藉着祷告,美国人和这些出来打这美好信心之仗的祖先们在圣经的原则上建立了这个国家,是他们的子孙持守住神,带来了在美国爆发的复兴。但他们是少数人。
其他人,共产主义的势力在教会里……你看到关于这些传道人和他们所有人的大型集会,这个大教会在这里做事,口袋里甚至带着共产主义的名片,这些教会的领袖等等。到处都充斥着蜂巢。它必须那样来到。除了耶稣基督,没有别的磐石或根基。“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阿们!那是好主意。
55

女王,哦,是所罗门,所有人都聚在他周围。嗯,消息传到了各处。哦,通过教会的力量,圣灵降在这里带来大聚会的消息已经召集了全世界各处的这些传道人,只是通过那个小力量。它在做什么?拽出选民;从各处拽出神的儿女:“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从各处来,归向主,从德国、瑞士、非洲、印度、亚洲来;他们来自全世界。复兴的火几乎在每座山上烧起来。

人们,选民……其他的人取笑他们,称他们是圣滚轮和狂热者。那说明不了任何事。但他们放心,这是神的目的,他们会谴责你,神可能要谴责他们。当然。如果他们不……如果他们谴责你,他们就是谴责神。“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任何相信我的人,信我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你就是这样知道的。不是宣称要相信,而是“我所行的神迹,他们也要行。”那对他们的事工将是一个印证,一个声音,证明他们在讲真理。
男人女人,当认识到我们生活在末日的事实。我们此时处在主怜悯的影子下,但有一天我们要处在审判的影子下,因为我们已经弃绝怜悯的影子。要逃向磐石。
56

什么?注意,所有的人都聚在所罗门周围。恩赐是大能的;它行了大事。他们从未见过像那样的事;他们知道那必须是从神来的。这样的辨明,他们从未见过。所有路过的人,他们都想要经过,看看所罗门;他们想要见他。

嗯,尼赫鲁和赫鲁晓夫他们不肯来这个国家,看我们必须验收什么好的公路。他们不想看我们有什么样的国会大厦,我们拥有多少的财富,我们的农场如何,农业等等如何。他们不想来看那个。如果我们都聚集在圣灵周围,他们就会大大地渴求神;他们就会很怕它,因为他们知道神掌管地上的每根纤维。是的,那是我们今天需要的,就是男人女人聚集在神的恩赐即圣灵周围。圣灵运行在他们里面,显示他的同在跟他们在一起,使他们可以……其他不信者就可以看到那是神。
57

呐,我们发现路过的人弄清了所罗门的情况,他的名声传遍了世界,(圣经说)一路传到了地极。呐,那是当时已知世界的地极。如果你注意,从巴勒斯坦穿过撒哈拉沙漠到示巴女王所在的地方有很长的距离。

呐,让我们想想。过路的每个人都会从女王旁边经过,你知道,他们会说:“哦,我们是客旅。我们到过某些国家。哦,你应该去巴勒斯坦。他们是大有能力的人;他们都同心合意。整个国家繁荣昌盛。他们那里有个人从他们的神得了恩赐,那人行事就像他们的神行事一样,如果他站在那里的话。”
你知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瞧?那个女王会说:“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58

哦,下一个人经过,“是的,女王,我们经过了,我们的商队和骆驼旅行了。我们经过埃及;我们经过所有的国家。当我们到了巴勒斯坦,喂,他们那里有一位大能的神,一位活的神。哦,当然,我们国家也有诸神,但他们有一位在百姓中间行事的神。他是一位真神。你应该看看!他们甚至挑选了这位所罗门,立他作他们的王。哦,他们的神有能力;你应该看看他。”

你知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如果一个人身上有任何属神的东西,当他听见神的工作时,就会开始饥渴。女王开始筹算这趟旅行;她…一定期待这个。呐,她生活在异教的土地上;我们知道。她自己是个异教徒,异教徒。
59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出戏。我现在想象,女王的名望,在她能离开国家之前,她必须咨询她的教会和异教祭司,她能不能去。

我能看见她去到祭司那里,说:“圣父啊,我听说了以色列人的伟大消息,他们的神在那里膏抹了一位弟兄。他是个了不起的人,显神迹、奇事、智慧,能辨明人的意念,他在那里行伟大的事。”
我能听见异教祭司说:“我的孩子,你知道你是个女王吗?你是这个教会的会员,你作女王管理的这个伟大国家的教会。你知道你的曾曾曾曾祖母一路下来在你以前都是女王吗?你知道参加像那样的狂热聚会,会羞辱你的教会和百姓吗?嗯,如果神要做任何事,我们的神就会在我们的教会做。”如果那不是今天的态度,我就从不知道了。是的,先生。
60

“嗯,”女王说:“可是听着。我明白,他不是我们谈论的人。呐,你已经谈论了我们服侍的这些偶像,我一生从未见过它动一下。你一直讲它们是什么,它们要做什么,它们会做什么,它们做了什么。我从未见过它动一下;我唯一得到的就是一些我一直在读的文字。但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神是活的。我要寻找真实的东西。”

那是每个人心里的饥渴。他们想要寻找真实的事。他们知道他们来自某个黑暗的地方,他们进入这里,又回到他们不知道的地方。他们正在寻找越过帷幕的东西。那是她的心。
61

哦,我现在能听见祭司告诉她:“女儿,如果你上那里去,我们就会把你逐出教会,就会把你的名字从册子上抹掉,你就再也不是这个教会的会员了。”

但你知道吗?如果对神的饥渴进入一个人的心里,世上就没有东西能阻止他。是的。当人心开始饥渴时……
大卫在圣经中说:“当深渊向深渊呼唤……”
呐,如果有深渊在呼唤,就必有深渊响应。你相信吗?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哦,几年前我在报上读到有个小男孩在学校吃铅笔上的橡皮。老师给他另一支铅笔,他又把铅笔上的橡皮吃了。一天,他妈妈发现他在吃自行车的脚踏板[原注:磁带空白。]。必须有硫磺响应那个渴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62

换句话说,在能有受造物之前,必须有造物主创造受造物。只要你今天在这里(你们生病的人)渴求神的医治,因为你相信有一位神能医治病人,这表明某个地方有个泉源为医治敞开。既然你想要神更多的东西,是因为某个地方有个泉源能让你在那里找到更多神的东西。当深渊向深渊呼唤时,就必有深渊响应那个呼唤。

呐,女王听说有一位活的神跟他的百姓活在一起,这创造了一个饥渴。耶稣在《马太福音》5章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当你饥渴时,就有一个响应;就有东西解那个渴。我们的信条、我们的宗派永远满足不了那饥渴;你必须找到永生神的实际。你要这么做,唯一的方式就是被他的灵充满。那就是解这饥渴。他是教会满足的份,是满足一切的,满足每个渴求。当一个人离开世界上的事,归向基督,当他找到基督时,他便在基督里找到了那个满足。
63

呐,女王开始渴求。当然,祭司告诉她说她不能去。但你知道,这里面有东西;如果一个人想要寻找神,就没有东西能阻止他。

呐,这女士有一些障碍。每个想要归向基督的人都会发现障碍;到处都有障碍。你只要开始一次看看。开始更亲地与神同行,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只管试一试。魔鬼在门口从四面八方阻止你。
呐,首先:她是女王。她有很长的路要旅行;她必须离开她的教会;必须撇下她的祭司;必须撇下她的教会。
但耶稣说:“凡不撇下父母、丈夫、妻子、儿女和一切来跟随我的,就不配做我的门徒。”那是撇下,是做出牺牲。
你说:“哦,我……你知道,我属于某些俱乐部;我属于这些派对;我们都做……”
64

你必须撇下一切,你必须现在做出选择。你准备撇下一切来跟随主吗?如果神在你里面放一个渴求,你就要撇下世上的一切。我离开自己的父母和家庭。我现在有一位妻子和三个孩子坐在底下。如果他们告诉我:“再也不要传道了,”我马上就会离开家,是的,先生,我还同样爱他们,很容易地选择在这里为他们死。但基督是一切。

他是我的目标,我对他的动机是献上我所有的来跟随他,不管我是不是被称作狂热者;不管我是不是被称作神医、圣滚轮,或别的什么。我不在乎世界上的事,我不相信任何基督徒会在乎。我们想要跟随基督。那是我的目标:跟随主,高举他。那是我们今天需要的,就是愿意牺牲的人。
65

呐,女王有一些聪明的想法;我想要你注意。她说:“呐,我从未见过这事;我对此一无所知。”所以,我想象女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一本圣经,她就能看和发现。她说:“呐,如果那是某种捏造的东西,就跟圣经、他们的圣经不合。但如果他们的圣经已经预言了这样的事,它就是对的。”

呐,那是基督徒们应该做的事。当你来聚会,不要谴责;要先查考圣经。如果他们……如果他们对耶稣那样真诚,会怎么样呢?
耶稣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你们以为你们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肯定是的。
66

耶稣告诉法利赛人——当时那些了不起的神职人员,说:“你们可以看太阳,天发黑,就说:’明天必有风雨;如果明天晴朗,就必有好天气。’你们这些假冒伪善者,你们应该是神职人员,能够分辨世界上的事,却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

那是不是今天的事实?大家都对谁将成为总统感兴趣。我也感兴趣,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想知道谁将是永恒的王:基督。那是首要的事。我想知道我国家的情况。我对它感兴趣;我是个美国人;我对我的国家感兴趣。但是弟兄,让它成为第二位,我的神是第一位。是的,先生。
67

但关键是,他们接受国家和世界上的事:“谁将是……谁将跟某个电影明星一起演这个剧本?”

今天,很多人,许多人,教会会员,五旬节派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可以告诉你更多电影明星的生活,却不能告诉你圣经的生命。更多的孩子可以告诉你关于戴维·克罗克特或“硝烟”或一些人的情况,却不能告诉你耶稣基督的事,是因为他们在家里教的就是这些。还讲青少年犯罪;是父母犯罪和教会犯罪。绝对是的。神职人员犯罪,传讲神的道,神与教会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神的道。
68

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在教会中生活,站在教会的一边,却从未大声说出他们的罪,因为他们是教会里最大的捐款人。某个有好工作的亚拿尼亚可以一年投入五千美元;他可以喝酒、抽烟、赌博、犯奸淫,又同时担任执事。弟兄,我告诉你,当神的灵进入教会时,圣灵会把那东西撕开扯掉,像他那次去圣殿时所做的。兑换银钱的……

“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任意妄为、自高自大,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提后3:2-5]我正在引述圣经,《提摩太后书》3章。
69

呐,当你看到那些事发生,知道我们生活的时刻,教会应该在真诚里,但这只是传说。你去市场,或今晚去吃晚饭,他们给你端出一碗汤,里面有一只大蜘蛛;哦,你想要起诉这家店。当然。一只苍蝇在里面,你就会……嗯,你会叫女服务员,使劲地冲她叫嚷。然而你却走来走去,接受人造的神学,把它往喉咙里塞:“加入教会,你所要做的就这些。”

“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他们重生后,这些神迹必随着他们。”瞧?那是耶稣说的话,把区别的标志带给教会,复活、永生基督的神迹奇事活在教会里。今天他们却不想要。
70

但那个女王想要。她想知道的第一件事:“它符不符合圣经?”她查考了所有的经文。后来她说:“我要做另一件事。我是女王;如果那信息是对的,我就要支持它。”她给骆驼载了黄金、没药、乳香和各种昂贵的服饰等等。她说:“如果是对的,如果神是真实的神,我就要把我所侍奉的东西进行到底,要用我所有的一切来支持它。”

那就是态度。听着。神不怎么关心你的钱,但他想要你用你的一切来支持他。他不怎么要你钱财的十分之一,他要你的时间、你的天赋、你的见证和你所有的东西交在他手里,让他能控制你。他想要作你的主,不只是你的救主,乃是你的主,所有者,管理你。
71

她说:“如果那是对的,我就要支持它;如果不对,我可以把钱带回家。”对许多听道的美国人来说,这是很合理的事。今天我也这么认为。各种的节目,他们支持,却谴责你所信的东西。是的。出去,支持电台传道人等等。

呐,我不是在谴责那个;我没有电台节目,也不打算有。可以上电视吗?肯定可以。拥有房屋、教堂等等呢?我谴责它,拒绝它。我要谦卑;我要呆到一个地步,直到我哪里都能去,在任何情况下,去神带领我去的任何地方传讲,没有附带条件,什么也没有;只是自由地做和说圣灵要说的话。那是……那是我的动机。是的,先生。持守那个,被主的灵引导。
72

我若必须一天赚一万美元,会怎么样呢?我若必须一天赚一千美元,会怎么样呢?你认为我能来克拉马斯福尔斯吗?肯定不能,我就来不了。当然,我不需要有任何东西,只要够养活我的孩子。神看顾这点,所以只需要这些。就是这样。无需支持或类似的东西。我相信神赐给传道人电台和电视节目;我全心相信那个。但他没有给我。

呐,问题是,如果你在支持正确的事……为什么你要支持谴责五旬节、神的医治、圣灵的大能并取笑它这样的事呢?你转过来,让自己的传道人在电台上挨饿,不得不切断他的节目,去支持那样的东西。我不明白。我知道成千上万人这样做。我完全支持我所相信的和我所认为的;我会尽一切来忠于它,直到我死,(是的,先生)不但用我的钱,还有我的魂、我的经历、我的见证、我的出席、我的……我所能做的一切,我要支持它。
73

这女王有同样的想法;难怪她要站在末日,定今天这世代的罪。是的,她要用她的一切来支持;她把黄金等等装在骆驼上。

呐,另外,她必须走很长的路才能听见这个被谈论很多的人。呐,她必须穿越撒哈拉沙漠。你知道穿越沙漠需要多长时间吗?需要她大约三个月,九十天。她不是坐有空调的凯迪拉克车来。不,她骑着骆驼来。是的。
难怪她要定这个世代的罪;人们甚至不愿走过街来听一篇这样的信息,看神的灵运行和行神迹。他们会坐在前院里批评,去一些地方谴责。女王却骑着骆驼从地极而来,还必须夜间旅行。
74

再者,看看她的路上有什么。以实玛利的子孙当时在沙漠中;他们是强盗,女王带着所有的钱穿过沙漠,只有几个士兵,带着一些婢女作保镖,四五个太监侍立在她周围。阿拉伯人骑着一大队跑得快的马穿行那里,经过沙漠,可以夺走女王所有的东西,杀掉她,让他们躺在沙漠里。

但你知道一件事吗?当你心里对神有了饥渴,甚至危险也不能挡住你的路。你继续前进,继续攀登。没有东西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里的。继续前进。女王继续前进;她从未想到死亡。
不管怎样,如果你对神饥渴,魔鬼会尽他所能放各种障碍在你的路上;但基督会把它从路上挪开。只要行走在光明中,如同主在光明中;继续前进,神必为你开路。神应许了要这样做,他必这样做。是的。
75

女王动身了;她给骆驼打了包,把所有的礼物放在上面。她开始穿越沙漠,也许是夜间旅行。太热了。撒哈拉沙漠直射的阳光几乎要把你骨头上的肉烤掉。她穿过沙漠。为什么?一天又一天,一星期又一星期,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骑着这些骆驼穿越沙漠旅行,从一片绿洲到另一片绿洲,渴望得到水,她的舌头往外伸,嘴唇焦干。她所有的人走着,什么时候他们会遭遇抢劫或杀害,没有任何关系;她上路了,要看这件事对不对。

想一想,在这座城里……想想今天的人。当人们看到大神迹奇事发生,这地方本该挤满了人,院子里站满了人,人们手举在空中,赞美神。神迹奇事,圣经应验,复活的神迹给了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但他们会这样做吗?难怪耶稣说,女王在末日要站起来,定这个世代的罪。
76

呐,我们发现,最后她安全地到达了城门口。当她到达……记住,许多人像那样走进聚会中,如果他们要看神的某件神迹行出来或正在行出来,他们会说:“哦,我告诉你我要做什么。我要走进去,坐下来,如果那传道人说一件我不同意或我教会不同意的事,我就起来,走出去。”这表明是无知。是的。这表明一开始她的教养就不好。

呐,女王进来,不是留下来看牧师是否会说些什么……所罗门牧师说一件她或她教会不同意的事……她知道她的教会不同意。但她进来坐下,拿起圣经,一直留到她这样或那样信服了。就是要这样做。拿起宣称是属神的事,用圣经试验它们,看它们符不符合圣经;如果它们符合圣经,就是对的。
77

现在她进来了。她卸下骆驼上所有的包裹,在王宫院子外支搭帐篷。她要一直留到她信服了。我希望美国人能有同样的想法。

“我不在乎牧师说什么,约翰·杰克逊说什么,或我的宗派说什么。我要一直留到我完全确信它是对的还是错的。我要把它跟圣经逐字逐句逐页地比较。我要看它对不对。”女王一直留到她信服为止,这样她就知道了。
78

呐,我们来看她的第一个早上。哦,我听见所有的赞美诗在唱,铃响了,所罗门来到讲台上,到他的审判座、他的宝座上;所罗门牧师坐下来。教会唱赞美诗,号角吹响,乐器弹奏,所有的会众聚集。我能看见女王在后面找到座位,说:“现在我要留意看发生什么事。”

有人上去,首先你知道,女王说:“呐,我要看看对不对。”她留意看。她说:“我已经听说这位神是行这些事的神。我要看神的灵在不在这人里面,他的这个仆人里面。”
79

当第一个人上去,所罗门带着他的辨明大能,完全地辨明了,告诉她。哦!女王的心开始跳得快了。日复一日,一次又一次,事情发生了。

让我们这样说(当然她没有,但我们就说)她有一张祷告卡,但她很久都没有被叫到。不久,轮到她去到所罗门面前。圣经说没有任何事向所罗门隐藏,他把女王想知道的一切都向她揭示了;他告诉了女王。
当女王看见这事,她说:“呐,我看到它在别人身上运行。我不知道它在不在我身上运行;不管怎样,我相信那是对的。我已经做出了牺牲;我走了很长的路。我要告诉你我要怎么做;我要起来,看它在不在我身上运行。”
所以她上去,所罗门把一切的事都告诉了她。圣经说:“没有一件事向所罗门隐藏。”藉着辨明的灵、神的恩赐,所罗门辨明了他要告诉女王的一切事。这让女王满足到这样的程度,她把所有的礼物都给了教会,给了这事业。
她站着,这是她说的话:“跟你在一起、与你站在一起、继续服侍你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的眼睛经常看见这事。”
80

不但那民是有福的,还有那些天天看见这事发生的人也是有福的。“那些陪同你、一场又一场聚会、一次又一次看见这些事成就的人是有福的。多么有福啊!”

她看见了一切的荣耀和神,成了一个皈依者。耶稣说:“她要站在末日,定这个世代的罪;因为她来听所罗门的智慧话,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
朋友们,让我今天下午对你说:“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圣灵自己在这里,神的天使,复活的耶稣在圣灵的形式里;神差遣他回来,住在他的教会里,与我们同在,运行,祝福我们,将他的同在赐给我们,做他所做的事。哦,巴不得我们能明白。巴不得我们能抓住。
81

什么使得这女王……在结束时,我可以说说这事,有件事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她之所以这样说,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第一次看见了真实的东西、真实的事。她看见了一件人的头脑无法解释的事;那是超自然的。她看见了一件她知道是真实的事。

一个小故事。哦,它不是一个故事,是事实。大家都知道我打猎。我打猎。我妈妈是半个切诺基印第安人,我爱印第安人。我爱打猎;我悔改信主从未把打猎从我身上拿走。我在非洲、亚洲各个地方打猎。我不是个杀手;而是个猎人。所以我喜欢。我是个自然保护主义者,在印第安纳州当了几年、七年的自然保护官员。我相信自然保护运动;我相信。在林子里,独处,这里面有东西。
82

我常在北方的林子里打猎。独处……我的第一本圣经就是从那里来的。我能听见风刮过树林,看到树死了又活过来;看到花在秋天掉落,春天又出现。我知道某个地方有一位神。我看到树浆在树里面,九月,八月或九月,还没有冷风吹到树的时候,冷风还没有吹到树的时候,那是什么?树浆流到树根里,躲避冬天。如果树浆不下去,树就会在冬天死亡。来年春天,树浆又上去,结出苹果,结果。

是什么智力让那树浆流到树根呢?告诉我。把水放在桶里,挂在树杆顶上,看它会不会流到杆子底部。当然不会;当然不会。有个智力使树浆流下去。神在各处的自然界里,在自然界运行;那是我的第一本圣经。
83

我常跟一个叫伯特·科尔的人打猎;我妻子熟悉他。我们上树林里去打猎,他是跟我一起打猎的最好的猎人之一。他也有部分印第安血统。你决不用担心他走丢;他会进来的。他没问题;他知道他的位置。他是个神枪手,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枪手之一。你决不……有时候你在林子里领一个人,你不知道会在哪里离开他,必须一直注意他,寻找他,他会在某处迷路的;但伯特决不会。只管由他去;他没问题。

我们都爱打猎;我们知道对方。他是个好人,却是我一生所见过的最卑鄙的人。这家伙真残忍,冷酷。我从未见到一个人如此冷酷。他常常杀幼鹿,只是要让我感觉不好。他射杀……你知道,幼鹿是小鹿仔(你们俄勒冈人知道它们是什么。),他射杀幼鹿只是要让……
84

呐,杀幼鹿没问题。亚伯拉罕杀了牛犊,拿给神吃,是的。杀幼鹿没问题,如果法律说可以杀的话。他们是自然保护主义者;他们知道什么可以杀,什么不可以。但如果……但不要因为卑鄙就杀一群幼鹿。那是卑鄙。所以他……

一天,我上去见他,我们要去打猎。他发明了某种小口哨,吹起来好像一只幼鹿在叫妈妈。我想,我说:“伯特,你不会使用那个吧。”
“哦,”他说:“传道人,你太胆小了。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我说:“伯特,不要那么做。”
“哦,”他说:“走吧。你们传道人就是这样,你太胆小了。走吧。”
85

那天早上我们去打猎,我们……狩猎季节已经开始很久了,鹿怕了,因为第一声枪响,它们就得躲到上面去,因为有很多人打猎。我们总是带一块三明治和满满一保温瓶的热巧克力,因为它有营养,快速加热身体。如果你不小心伤了自己什么的,它有应急作用。

鹿非常害怕。我们大约天亮就起身,一直走到大约十一点,根本没看到一点踪迹,地上有大约八到十英寸厚的雪,那是个便于追踪的天气。我们一路走过一大片山毛榉,走过有阔叶树的地方,到了另一片桦树林等等,绿色树木,什么也没看见,一点踪迹也没有。
86

我们到了一个大约这会堂、礼堂大小的空旷地。伯特就像这样蹲下去,开始伸手到衬衫里。我以为他要拿午餐吃,我们要吃午餐。通常我们会在中午分开,一个走这边,一个走那边;晚上我们回到营地。

他伸手到这里面,我开始放下枪,开始拿午餐吃。当他掏出来时,他拿着这个小哨子。他抬头用那双蜥蜴般的眼睛看着我。我想:“你不会那样做,伯特。”
他拿起那个小哨子,吹了起来;声音就像一只幼鹿(你们听过它们)在叫妈妈。他吹响了这哨子,抬头看我,有点笑了。令我惊讶的是,在空旷地对面,一只漂亮的大母鹿站了起来。哦,它是一只漂亮的动物:看到那双棕色的大眼睛,那双大耳朵竖着。我看着母鹿。它是什么?是位母亲。瞧?一只幼仔在患难中,母鹿开始四处张望。“那幼仔在哪里呢?”
他又抬头那样看我,我说:“反正他要这样做。”
87

我看见他把点30-06的枪栓往后拉;他是个神枪手。他又吹响了哨子;母鹿竖起了那双大耳朵。呐,母鹿在狩猎季节白天的那个时候那样做,完全是反常的事。它走到空旷地,四处张望,寻找那幼仔,它在哪里。当伯特开始抬头时,母鹿看见了他。

哦,通常它们是我们所说的幽灵。你明白吗?它们怕了,会跑掉。但这母鹿没有跑,它竖起那双大耳朵,那双棕色的大眼睛那样俯瞰猎人帽顶出现的地方。我看见伯特端起那来复枪,用十字准线瞄准了母鹿忠诚的心脏。我想:“伯特,你怎么能那样做呢?你怎么能杀死正在寻找幼仔的母亲呢?”
呐,我跟他谈起主,他只是取笑我。我说:“伯特,你怎么能那样做呢?你怎么能杀死那可怜的母亲呢?”
88

呐,母鹿不是伪君子;它不是在做作;她是真实的。它生来就那样,它里面有东西是个母亲,幼仔在患难中。它是个母亲;它里面的本能,母亲的本能,走出来面对那支枪,知道它要死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它要找到它的幼仔;幼仔在患难中。它没有做作。我看见伯特端起枪托,哦,十字准线瞄准了那颗心脏。

我想:“大约一秒之后,他就要打穿母鹿那颗忠诚的心脏。”那颗一百八十格令的大子弹要从那里穿过。我想……哦,炸出一个蘑菇状的坑。我想:“他要把母鹿那颗忠诚的心脏打穿。”我想:“他怎么能那么残忍呢?”我说:“我实在看不下去。”我转过头,心里说:“主神啊,请帮助他;不要让他那样做。看看那真实母性的展示;看看那真实的东西。”
89

呐,那母鹿走出来,不是伪君子,不像许多教会会员那样做作,装得像基督徒。当摊牌的时候到了,他们就以此为耻。母鹿带着真实的东西走出来;它站在那里,准备迎接死亡;因为什么?在她里面是个母亲,幼仔处在患难中。

我正在祷告,说:“主啊,不要让他那样做。”我等啊等啊。枪没有响。我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转过来看,枪管这样下垂。镇定的神经破坏了。伯特拿起枪,丢在地上,我像这样蹲在一堆雪上。他揪住我的裤管说:“比尔,我受够了,带领我归向你所谈论的主耶稣吧。”
90

那是什么?“他们若闭口不言,这些石头马上要呼喊起来。”他看见了什么?他看见了真实的东西;他看见了他在许多传道人或基督徒身上所看不到的东西。他在那母鹿身上看到了忠诚、非常真实的东西。那母鹿对他讲了最好的一篇道,是任何传道人都讲不了的。母鹿有真实的东西,他可以摸得到,知道那是真正的母性。如果有真正的母性,就有一位真神;就有真正的救恩。在那雪堤上,我带领他归向了主耶稣基督,他现在是第一浸信会教会的执事,一个忠诚的基督徒,因为他看见了真实的东西。

神啊,让我们真实;不要让我们有某种宗教的形式;让我们有真实的东西,让人们能看到神活在我们里面。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91

我要问你们一个真诚的问题。因为你们现在清楚地知道,我不是一个神职人员,不是演讲家;我没受过教育。但在我心里,有真实的东西。我找到了一位基督,我对他的意义就跟幼鹿对母鹿一样。他比我的生命更宝贵,我随时准备舍去自己的生命。三十一年前我已经把生命献给了主。现在,随着我的日子越来越虚弱,他每天越来越甜美,我老了。

今天下午这里有没有一个人……或者我应该说有多少人想要在他们的心里得到真实的基督,像这母鹿对它的幼仔所做的?你想要那种真实吗?当你低头时,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现在要基督把那么多对他的真爱放在我心里,好像母鹿对幼仔的爱一样。”你愿意举手吗?说:“在祷告中记念我。”
92

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神祝福底下这个年轻人。哦,上面的阳台呢?上面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祷告时请记念我。”神祝福上面的你。肯定的,神看见你的手,不管你在哪里。

神祝福坐在这里轮椅上的这位姐妹。神祝福你,亲爱的姐妹。也许她是一位母亲,知道母性的意义,你知道母性对那些孩子是多么忠诚,让它对基督也是这样。主必赐给你;他必把他的灵赐给你,赐圣灵在你心里。
还有别人想要吗?只要举手,你说:“伯兰罕弟兄,那有什么意义吗?”当然有。当你那样做了,你就出死入生了。“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神祝福你,我坐在这里的弟兄。
93

在我们开始之前,还有别人吗?我们此时不想叫祭坛呼召。不,我们只是要求你举手祷告。我们要为病人祷告。

神祝福坐在这里的这个年轻黑人女士,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处在人生交叉路口的女孩。神祝福你,年轻女士。这是个十几岁、鲁莽、跳摇滚舞等等的年龄,你却为基督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愿神祝福你,我的姐妹。
还有别人要说:“弟兄,在祷告中记念我,当你祷告时,愿神怜悯我。”
神祝福你,我在这里的弟兄和在过道对面的弟兄。是的,神祝福你。在那后面的那个年轻女孩;神祝福你,亲爱的。小女孩,神与你同在。太好了!
94

好的,还有知道自己尚未得到那种爱的吗?你不能向基督展示那种忠诚。你想要,但你还没有爱。也许你属于教会,举手不会伤害你,说:“伯兰罕弟兄,我爱得到它。我喜欢心里对基督有感觉。”

神祝福坐在这里的这个小女孩。“我想心里对基督有感觉,好像母鹿对她幼仔的感觉。”你愿意吗?
当一个内心残忍的人……神祝福那边的你,是的,在右边;我看见你了,先生。神与你同在。我肯定神看见了。若是神不知道,甚至没有一只麻雀会掉落;当你的手举起时,神知道你的手。他知道你心里的饥渴。他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祷告前还有人吗?好的。神祝福你,先生;是的。神祝福后面的你,是的,神看见你。我只是等一会儿,也许还有人要举手。你永远不会忘记举手;我向你保证。你永远不会忘记。也许躺在某处的公路上流血,听见救护车过来,血从你的血管流出来,你知道你完了;你会记得你举了手。你愿意吗?我们结束前,还有人吗?好的,让我们祷告。
95

我们可称颂的天父,他们从东从西从南从北来听智慧话,听你仆人所罗门身上辨明的灵。当你的独生子主耶稣在地上时,他告诉他们:他们在他们的世代谴责了所罗门世代所珍惜的东西。以色列人在所罗门的世代多么繁荣,又怎么在耶稣的世代被污染,然而他比所罗门更大。

父啊,今天是比你以肉身在地上造访我们时更伟大的日子,因为在当时,真正的赎罪祭还没有献上。神住在一个人里面,那是他的儿子耶稣。赎罪祭献上之后,整个救赎的教会可以怀抱神。神可以进到教会的怀抱里。圣灵……
96

你说:“你们说话干犯人子,罪还可赦免,”他们称你别西卜,因为你在辨明他们心里的意念。他们应该知道那是神的灵。这灵在所罗门身上,在众先知身上,在你里面成了丰盛。他们毁谤你,给你叫恶名,称圣灵的工作是魔鬼。你说:“我赦免你们这事。但当圣灵来了,你们说话干犯圣灵,就永不得赦免。”

哦,圣灵在你里面之后,后来降在教会身上,今天比当时更大,因为你的生命为了圣灵给一个工作盖印了,并把它带给了教会。然而,“一句话干犯圣灵,就永不得赦免。”今天他在这里,是可爱的圣灵,这位基督站在我们中间,行他所行的同样的事。末日他在这里行这些事,一切都符合圣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他在这里。父神,我们为此多么感谢你。
97

今天,主啊,我祈求那些举手的人每个都认出发生在我的好朋友伯特(现在是你的仆人)身上的这件简单的小事。这事怎么把那个内心残忍的人……似乎你在那个地区没有人能做这事;我自己也不能带领他归向你。但他在那只母鹿身上看到了真正的东西,超过他在我或其他任何人身上所看到的。但是神啊,你藉着一只母鹿显露,母鹿带领他归向你。主啊,祝福他忠心的魂。今天我祈求藉着讲这个简单的故事,许多人举了手。主啊,把他们渴望的赐给他们。愿他们藉着简易的信心伸出手,抓住神的宝座,说:“主啊,从金碗里把神圣灵的膏油倒在我心里。”他们就会准备为基督而死,在他们的工作台上、在他们的家里、在他们的组织里展示主的爱和忠诚,不管是在哪里。主啊,求你应允。我现在把他们交给你,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8

你们爱主吗?让我们唱一段,唱一段我喜爱的老歌:“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当我们唱这歌时,等一下我们要举行医治事奉,或者为病人祷告事奉。现在我们来唱,请举手。(好的,弟兄。)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呐,我们再哼一遍。这是一群混杂的会众: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让我们甜美地握住坐你旁边之人的手:“神祝福你,弟兄姐妹。”我们再唱一遍。
我爱……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现在信息结束了;只要在灵里敬拜主。保罗说:“我若唱歌,要在灵里唱;我敬拜,要在灵里敬拜。”
因为他先爱我,[原注:伯兰罕弟兄哼剩下的歌。]
你们爱不爱圣灵的甜美?
我爱他,(全心真是那个意思。)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哦,主真不真实?在我们心里太真实了;太好了,充满怜悯。主的圣名是应当称颂的!现在我们要叫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当这可爱的恩膏……
你们不……道有没有冲洗你,使你感到良好、清洁?多少人有那样的感觉?就像……
[原注:磁带空白。]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立去全人罪迹,立去全人罪迹,(有一个泉源,你们不高兴吗?)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99

呐,同样的灵敬拜……(比尔,你发了祷告卡吗?有没有发?多少?50到100。你们在这场聚会上发了哪些?)

[原注:磁带空白。]神会医治什么?你折断了手臂,你不是去医生那里说:“医治我的手臂。”你说:“医生,请给我接上手臂。”神医治它。
你说:“医生,我得了阑尾炎,把它切除掉。”医生没有医治你;他只是切除阑尾。他不能建造组织;神建造组织。对吗?神做医治的工作;神做医治的工作。不是医生。
(比利,那里那位女士有祷告卡吗?哦,你只……只要让她坐在那里。瞧?等一下我要带她上这里来,为她祷告。呐,说什么?好的。刚才有人坐在这里;他仍坐在这里。)好的,让我们低头一会儿,祷告一会儿。
100

主啊,现在时候临近了,有件事必须成就。我尽我所知的真诚地讲出你这个恩典和怜悯的简易信息。我想时间会更早,我们就带四、五或十个人上来,你赐下辨明的灵。但是主啊,似乎人们宁愿我们只是为他们祷告。所以,主啊,也许那是今天下午你建造他们信心的方式。如果是,父啊,我要祈求你用圣灵大大地恩膏我,当他们经过的时候,他们不只是经过他们的朋友和弟兄,但愿他们知道,站在台上某个地方、我们的眼睛看不见的是主耶稣证实他所写的一切话和他说的一切话。赐给会众信心相信。父啊,请应允。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为了他的荣耀。阿们!

101

至大医生……怜悯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请你即来听耶稣,
至佳音,天使在唱;至尊名,人间无双;
至美歌,天地颂扬;耶稣,可爱耶稣!
亲爱的,这是一场像这样的聚会(我在跟我坐在那里的妻子说话。),那天晚上他们都像这样在印第安纳州福特维恩。大多数人是德美浸礼会、阿们派、门诺派。后面有个小姐妹想要寻求圣灵,她有……我永远忘不了那美丽的白色长发飘起来,她穿着白裙子,正在祷告。他们把一个残疾的孩子带给我。
我把小孩抱在怀里,对母亲说:“你相信主耶稣会医治这孩子吗?”
她说:“先生,我相信。”
就在这时,我为小孩祷告。我开始把孩子还给母亲,母亲把孩子放下来。孩子就开始在地板上跑动;母亲晕倒了。人们开始尖叫。那个女孩领受了圣灵,从钢琴边跳起来,她的头发垂下去,那钢琴继续弹奏“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几百个人站在那里,观看那些象牙琴键跳动:“至大医生,现今可近”。祭坛满了人,过道上下都满了人,哭泣叫喊,那些分属门诺派、阿们派等等的人归向主耶稣。我甚至不能再祷告了,只是向神呼求怜悯。他们看见了真实的事。“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
102

呐,没有辨明的事。这里有多少人看见过辨明的事?知道辨明的情况?请举手,请举手。哦,是的。呐,你知道它可能发生,但是要为这队列的所有人祷告,我做不了这事。可是……

哦,那个小孩。任何人都能看到孩子的脸。是你的孩子吗,姐妹?哦,多么遗憾!到这里来一下。我肯定你们都会原谅我。让我们找出那是什么,好吗?嗯?看看那是不是圣灵。这会帮助你吗?会帮助你吗?会帮助会众吗?我说到福特维恩那个小男孩的故事,然后说到这孩子。你看着我。
呐,我没有说……你知道我的意思,就像彼得和约翰绕过美门,对残疾的老人说:“你看我们!你看我们!”那是指注意我所说的话,留意。
103

这孩子……有件事发生了。如果圣灵能够告诉我有关的事,这会帮助你的信心相信主使孩子痊愈吗?我知道。我碰上了那些要点。不久前我在这里讲过了。我想知道越过彼岸的事;我有个经历。我打算这个星期某个时候跟教会讲发生的事。

呐,你知道,女士,我若能帮助那孩子,却不肯帮,我就不配站在这圣经后面。是的,先生。我就是个骗子;我甚至不该被允许来到讲台后面。但如果我能帮他,我会帮他的。但我能做的唯一的事……
如果耶稣穿着他赐给我的这套衣服站在这里,他所能做的,不过是告诉你当他死在各各他时,他赎买了那孩子的医治。呐,这些神职人员可以告诉你那是真理。对不对,弟兄们?他赎买了。
104

如果主站在这里,你说:“哦,主耶稣,你愿意医治我的孩子吗?让他痊愈。主啊,我爱你,如果你医治我的孩子,我要抚养孩子服侍你。”

呐,也许孩子烧伤了自己,不管是什么,我不知道。但不管是什么,“如果你……如果你医治我的孩子,我答应我要抚养孩子服侍你。”
哦,主会说:“我的女儿,我已经在各各他医治了你的孩子。”
105

呐,你怎么知道那是主在那样说呢?哦,他会像他在地上时一样行事。他会说话,像摸了他衣裳的妇人一样,瞧,类似的事。你知道我的意思吗?告诉你孩子的情况。那会帮助你相信这不是你的弟兄,而是主耶稣在这里,是吗?多少人知道这点?好的。愿主帮助。是的。

姐妹?对孩子?不,他不是烧伤。看上去是,但不是。那是某次治疗的后果。医生为孩子尽了他们所能的,但那是某种肿瘤的问题,好像血细胞都汇集在一起。你已经带他去看了好几个医生了;他们已经拒绝了。他们说:“对他无能为力了。”
106

但你不相信。你相信神会让你的孩子痊愈。是的;那是真的。你不是本地人;不。你相信你能带孩子回到尤金,孩子会好的,神必使他痊愈吗?如果你……你全心相信神必使孩子痊愈吗?让我们祷告。请低头。

我们的天父,在各各他的光中,在圣灵的同在中,我谴责对这孩子行了这事的魔鬼。你向医生隐藏了,但你向神隐藏不了,从这孩子身上出来,让这孩子痊愈。我靠着耶稣基督的复活命令你,他的同在就在这里,你再也不能加污秽给这孩子了,阿们!
现在,你一点不要疑惑。那东西会离开孩子的脸。它曾被认为是胎记,但不要……只管前进,相信,孩子会好的。
107

你们现在全心相信吗?你们底下会众中一些没有祷告卡的人怎么样呢?你们全心相信吗?这样你们就知道圣灵在这里。要敬畏,祷告。

你坐在那里哭泣,心上有一件事,不是吗?也是一个小孩子。他在波特兰住院,脚部畸形。孩子明天要做手术。那是主如此说。你全心相信孩子会好了出来,阿们!
她摸到了什么?什么?问问她;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她跟我完全是陌生人。如果是,请前后挥手,女士。瞧,主说的每一点都是真的吗?如果是,请再挥手。如果那是事实,请站起来。就是这样。
108

呐,你相信基督的同在在这里吗?那么,现在全心相信,你跟我一同祷告。我们在这里不能耽延太久。如果我们耽延,就会……你知道,这样做需要很久。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来。

那人坐在那里,手像这样举着,患了花粉热。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我不认识你,是吗?你不认识我,但神知道我们俩。但你有花粉热。如果是,请举手。你接触了什么?神的灵。现在去相信,它必离开你。花粉热不是疾病;是鼻子的问题。只要全心相信,它必离开你。如果你相信,你永远不会再有。
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告诉我: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不是一样的?他确实是一样的。“你若能信。”它继续运行在会众里。让我们开始。大家帮助我祷告。
109

先生,如果我不说一句话,只是[原注:伯兰罕弟兄拍一下手。]为你祷告,你会相信,是吗?

主耶稣,我谴责他身上的疾病,祈求他的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弟兄,过来。出去。你知道我知道你有什么病,不是吗?如果我不说一句话,只是为你祷告,你会相信。神经质已经离开你了。去吧,好了。赞美主!
来,全心相信。呐,姐妹,你晓得主知道你的一切。但如果我只是按手在你身上,圣经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们一起来。
父啊,我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的名,愿她康复。阿们!现在,去感谢主,就像病已经结束了,离开了。
过来,亲爱的姐妹,你相信神必医治你,使你痊愈吗?来。
天父,我祈求你从我的姐妹身上除掉这污秽的东西。愿她早上醒来时成为一个不同的人。父啊,请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现在去相信,姐妹,不要疑惑。
110

过来,亲爱的弟兄。全心相信。宝贵的主,我祈求,当我按手在他身上时,愿你医治我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得医治。阿们!

不要疑惑;全心相信。
你相信吗,弟兄?好的,现在过来。奉主耶稣的名,愿我的弟兄得医治,阿们!
神祝福你。你不想一辈子都残疾,是吗?你很清楚我知道你有什么问题。你明白这点。每个人经过;现在根本不可能隐藏。如果神不帮助你,关节炎很快就会抓住你。但神现在要帮助你。你相信吗?
主神,我靠着耶稣基督的名命令这魔鬼,离开这妇人,让她得医治,阿们!
要有信心。你相信吗?你现在全心相信吗?瞧?我们不能停在……瞧,圣灵……我很难不叫他们。他们一上来,看上去好像你能抓住,但你不能去到所有人那里。同样的圣灵……
你认为我相信神吗?你相信吗?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对吗?你全心相信。
111

呐,你是下一个要接受祷告的人吗?我不认识你;神知道你。如果神向我揭示关于你的事,你晓得我不知道,你会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那会帮助你们底下的人吗?瞧?好的。

呐,你只要看着我,全心相信神会告诉我有关你、会帮助你的事。瞧?你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因为你知道。你生命中的一件事,或你知道的类似的事,你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因为你是它的见证人。我不认识你;我怀疑你是不是认识我,除非是藉着在某个地方听说我。但我不认识你,一点也不知道你的事;如果我知道你的事,那必须是圣灵揭示的。对吗?
你的一个病是神经问题;你有属灵的问题。绝对是的。你身体的问题是肾脏。你只有一颗肾脏;另一颗没有了。是的。你心上有个负担;那是为你丈夫。我说出他的情况,可以吗?他喝酒,你正在为他祷告。那是主如此说。呐,那是对的吗?现在去相信,接受,奉耶稣基督的名。
112

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大家祷告。同样的圣灵在这里,每次都是一样的。

神啊,我奉耶稣的名命令这仇敌离开这孩子。阿们!你现在相信他会好吗,亲爱的姐妹?
父神,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过来,姐妹。现在你晓得我知道你有什么问题。让我告诉你我怎么知道有多少……你有什么病。底下有多少人患神经问题、精神问题、感到不安?请举手。瞧这里。看,跟你的病一样。呐,如果你站在这里能得医治,他们在底下也能得医治。对吗?所以,如果你相信主耶稣的同在在这里,你就能得医治。你相信吗?那么去吧,好了,奉耶稣基督的名。只要相信我已经告诉了你真理。
113

如果我告诉你:“你们刚才在下面举手的,你们得医治了。”你们会相信我吗?好的,你们得医治了。当你们在那里接受主耶稣时,他当时就看顾这事。神祝福你们。

好的。呐,你患有心脏病。是的。底下许多人患有心脏病。但你相信耶稣医治他所住的心吗?过来这里。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妇人心脏病得医治。阿们!去吧,现在全心相信。
过来,亲爱的弟兄。要相信。主耶稣,我祈求你医治他,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去吧;弟兄,现在什么都不要怀疑。要全心相信。
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奉耶稣的名。愿她去,得痊愈。阿们!
过来相信。好的,先生。你想要去吃你的晚饭,你感到病好了吗?那么,去吃饭吧,奉耶稣基督的名。
为什么是辨明呢?记住,朋友们,辨明并不医治人。辨明只是……行医治的是辨明的声音,瞧?辨明的声音。你相信吗?
坐在后面这排末端的这个人,你的眼睛、喉咙、耳朵有问题。你相信神使你痊愈吗?这人衬衫上有像这样的条纹。我不认识你,从未见过你。但有样东西刚才临到了你,不是吗?那光出现在你头顶上。那正是你的问题。如果是,请举手。好的,回家,得痊愈。耶稣基督医治你。
114

我从未见过这男人。呐,多少人知道那正是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时耶稣往人群里所看到的?他说:“你的信心救了你。”对吗?妇人痊愈了。瞧?呐,圣经是不是说“他此时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他是不是一样的神,当西门走到他面前时,他说:“你的名字是西门”?那是知道他名字的同样的神吗?你相信他知道同样的事,能行同样的事吗?你相信他知道你的病吗?

你知道他说……他看出他们的意念。这不只是看出他们的意念,还说出他们过去是什么,现在是什么,将来是什么。瞧?做得比那个更大,揭露罪。多少人见过他揭示罪,把罪叫出来,告诉男人,指出他们同居的女人等等。如果你不想要那事发生,你最好在来讲台之前纠正了。他确实会这样做。
115

多少人参加过聚会(现在请举手),看到那事情成就?请在各处举手。当然会;那是完全的;那是神。有时候人们拥有的信心比他们所认为的更多。你想要使自己有信心。不要那样做;只要谦卑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那光仍然在他周围,甚至没有……这光使他惊讶,他有那么大的信心。是的。但是他刚才有……

对不对,先生?如果是,请举手,这人在底下得医治了。是的。它使你惊讶;你不认为你有。但它就是简单。只要相信。
这里有个人站在这里,我不认识你;是的。我想你不认识我,神知道你。你知道我,只是在会众中看见,类似这样,但不是这样。你认为神……如果神告诉我你在这里的目的或一件事,那会使你有很多信心相信吗?会使你……可能使你拥有信心。好的。
116

如果我告诉你,你来这里要把头上的这个小肿块切除。如果是,请举手。呐,会众可能说:“肯定的,伯兰罕弟兄,你在看他。”好的。如果这是耶稣基督的灵,他必知道这人。我要跟你接触,是的。

你不是本地人,你来自一座叫莱克维尔的城市。对吗?他们叫你比尔,是吗?如果是,请举手。现在你有信心吗?去得医治,耶稣基督使你痊愈。要有信心。
117

任何人都看到这是个患病的小孩。当我们为这小孩祷告时,你们都低头。带他过来;不需要那样说。你知道。你相信神必接过这小孩,从他身上除掉这东西,让他痊愈吗?

主啊,我按手在他身上,奉主耶稣的名,谴责对孩子做了这恶事的魔鬼。愿孩子这星期回去显出……妈妈指出小孩身上发生的事。奉耶稣的名,我将他交托给神的手。阿们!
神祝福你,姐妹。这个星期我要听见那孩子的消息。
过来,小家伙。主耶稣,祝福这个小家伙,使他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118

过来,亲爱的姐妹。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祝福这妇人,医治她,奉耶稣的名。阿们!现在要有信心。

带这孩子过来。你相信神能使他痊愈吗?我们的天父,我抱紧这孩子,祈求全能神的能力……
[原注:磁带空白。]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祈求你让这小孩得到医治,使人们知道你是神。愿这孩子在下个星期这系列的聚会结束前回到这会众中,显示神已经医治了她,她的腿痊愈了,她又走路了。
哦,你这个做了这事的魔鬼,我靠神和耶稣基督的复活命令你,离开这孩子!主的同在在这里。愿神的力量取代这支架,孩子一生必在神圣灵的大能下行走。阿们!
先生,会那样吗?会的。神祝福你;你必得到所求的。我把孩子交给你,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她的医治。
119

好吗?你是下一位吗?这是……整个队列吗?哦,年轻人,我跟你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但神知道我们俩。如果主告诉我你在这里的目的,你会相信吗?会吗,那会促使你相信吗?你会相信。好的。那会帮助多少会众?会帮助。

你有奇怪的事。那是……你是……你实际上紧张、不安,神经有问题。你从很远来接受祷告。你不是……你其实不是美国人;你是德国人;你来自德国,你来这里接受祷告。我看见你到达杰弗逊维尔,我不在,你从德国一路来这里找我为你祷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打发你回到德国,成为一个健康的人。你相信我吗?
我把恶鬼从这男人身上赶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从他身上出来。愿他回到他的家人那里,成为健康的人,当我回到德国举行聚会时,主啊,愿这年轻人成为一个见证。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你得医治了。回到家好了。再会!赞美主!你相信吗?
120

坐在那轮椅上的你怎么样呢?你相信神能医治你吗?你愿意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如果我能领你从那轮椅出来,我会这样做。我做不了,但神能做这事。如果神能向我揭示你坐在那里为了什么,你愿意把我当作主的先知来顺从吗?癌症正在吞噬你的内脏。你愿意把我当作主的先知来顺从吗?你坐在那里就会死。你哪里也不能去。你可能虚弱,力气不够,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