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30 神所预备的与神交通的途径

1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进入你神圣的同在中,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将自己献给你,作为活祭,主啊,在这末世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你的事业和你伟大的福音,作为五旬节的信徒,作为一位永生真神的敬拜者。

今天我们多么感谢你,在患难的时候你为我们预备了一个避难所,一个高台,我们可以奔入,便得安稳。当暴风雨肆虐,狂风猛烈,闪电划过时,我们却可以放心地安息在神的应许上,像婴孩在母亲的怀里感到安全一样。我们拥有那应许,我们感到太高兴了。
2

为这些商人的这个全福音团契,为他们末日在联合主耶稣身体中的立场,我们感谢你。主啊,我们祈求这次大会一直兴起,直到我们看见主的再来。

我们为你可敬的仆人奥洛·罗伯茨弟兄祷告。今晚当我们走进这会堂,看到一个人的信心所能做的事,父啊,我们为他感谢你。我们祈求你祝福他的事工。不管他去哪里,做什么,愿他在你手里兴旺。
祝福在这里的每个传道人、所有神的儿女。今晚将你的灵浇灌在我们身上,纠正我们,带我们与耶稣基督一同进入一个超出我们认知的伟大团契中。主啊,请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为了他的缘故祈求,阿们!
3

今晚我想要选这主题:“神所预备的神圣交通的途径,”选这个作为主题,如果我要称之为主题:“神所预备的神圣交通的途径。”

一整天,一切似乎都不一样,这一整天。我不知道。看上去好像有类似的时间出现在生活中,人们看事情开始跟他们曾经看的有点不一样。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甚至天气也似乎奇怪。我注意到,因为我所知道的第一本圣经就是古老的大自然母亲。如果你跟随大自然,你就不会偏离道路太远。观察大自然,看它是怎么运行的。是大自然带领我归向神的,我知道有一位神。观察大自然。
4

我下山,眺望着美丽的安贝戈格湖,这湖流进安德罗斯科金河。我注意到知更鸟似乎都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唱歌。

偶尔你会听见公鹿的鼻息声。看上去它们正在准备一件事。冬天快到了,它们准备群居过冬。
我费力穿过矮树丛见我的朋友,我们在那里停了一只独木舟,他坐在一根圆木上等候。我注意到安贝戈格湖上有那样一大群野鸭。我一生从未看到那么多的野鸭。我朋友伯特说:“比尔,对那个你怎么看?”
我说:“哦,它们准备飞往南方。”我说:“就是这个原因,今天下午太阳下山……你注意到吗,太阳出现在山上之前,它看上去那么红。伯特,准备下雪了。”神把某种特殊的直觉放在动物的生命里,做好准备,准备迁徙、飞行的时间来到。我说:“今天你注意到鸟儿和知更鸟它们了吗?它们也准备冬天飞行了。鹿准备冬令群居,因为有暴风雨要来。”
5

当我们把船桨放进湖里,开始下去,我相信安德罗斯科金河一带的每只野鸭都进了安贝戈格湖,准备飞行。所有的嘎嘎声、吵闹,只有当野鸭能飞的时候……伯特说:“比尔,你认为它们在说什么?”

我说:“它们在起飞前举行一段时间的交通。”
呐,当我的这位印第安朋友和我正沿着河流前往我们的营地时,月亮开始变得暗淡,我们知道暴风雨要来了,我们的船桨开始在水面上荡起涟漪,波浪开始涌起来。我想到这事:“在我们起飞前的某个时候,我们肯定会有一段交通的时光,所有的教会可以聚集在一片土地上,在我们起飞前大家都有一段交通的时光。”
6

几年过去了。当时我是杰弗逊维尔本地浸信会的牧师。几年过去了,我进入了这个伟大的全福音商人团契里。

后来我开始注意到他们愿意花钱,从一处到一处,在全国甚至全世界见面。当他们聚集时,他们中间没有分别。他们不是一个说“我属于这个集会”,另一个说“那个集会”。他们都有共同的东西。所以我想,那一定是我那天晚上所想到的,一个交通,起飞开始前聚在一起。
7

呐,我注意到他们在这个伟大的五旬节运动中,他们中间似乎没有任何定罪。你在宾馆房间遇见他们,他们会当着名人的面互相拥抱,或不管什么人,互相拥抱,赞美主,哭一会儿,喊一会儿,举止好像他们在其它任何地方一样。我想:“你知道,那是真的。那是……他们有关于这方面的东西。”妇女也一样。

似乎这就是一个大团契。我想知道:“不知道是什么导致的,为什么我们不能都这样做呢?为什么所有的人、整个全人类不能都有那样的感觉呢?没有定罪,相当自由地……”我想:“哦,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能那样呢?”
呐,我相信我们可以,但是我们先这样做的原因,是人的生命里有东西渴望那样,有东西呼求它。
8

今天在飞机上,从路易斯维尔来这里,飞行花了我两个半小时,来这里花了我一整天:飞机延误了。也许神的手在其中。当我抵达路易斯维尔时,有个年轻女士登上飞机,坐在我旁边,她说:“你介意我坐在这里吗?”

我说:“一点也不介意。”
我们起飞了,他们在飞机上提供午餐。我祷告了。她说:“你是传道人吗?”
我说:“是的,夫人,我是。”
她说:“我也是个信徒。”她跟我讲了她是某个宗派的。
我说:“很好。”
我注意到我们飞机上有一包香烟,我留意看她对香烟会怎么做。午餐一结束,她就开始打开那包香烟。她掏出一根香烟,往嘴里放,又放下。过了一会儿,她把香烟点着,说:“你不介意我抽烟吧?”
我说:“你不介意我告诉你我介意吗?”我说,我说:“我介意,因为……”
她说:“为什么?”
我说:“我不能明白为什么像你这样拥有好品格的女士会做出这样的事。”
她说:“哦,我从中得到了满足。”
我说:“那只是一个替代的满足。如果你接受我告诉你的话,把生命完全交给神,那里有你错过的东西,你想要让香烟来填补你心里的那个渴望,它给你一个虚假的满足,很快就会给你癌症,或毁掉你的身体,你就完了。”我说:“神造一个渴求的人,是渴求他。如果人们不接受那渴求,魔鬼就给他们一个虚假的乐趣概念,他们试图用世界上的东西来满足那个渴求。”
她吸了两小口烟,说:“我二十二岁。”她说:“我订婚的男朋友三十二岁。他告诉我(我去海外三个月),他求我再也不要抽烟了。”她又说:“这是我第一次抽烟误了飞机。”她接着说:“先生,现在我许下这承诺。”她把烟掐掉……[原注:磁带空白。]
9

神喜欢跟他的创造物交通。我们得知,在伊甸园里,人行走在神的正直中,夜晚凉爽的时候,神下来,跟他的儿女交通。后来,一天,有个声音传到神的面前,说:“你那些可爱的儿女、你的孩子堕落了,他们犯罪了,做了错事。”你知道吗?神没有挑选某个天使下去察看,看是不是那样,或挑选天上的某个基路伯,而是神亲自下来,呼唤:“亚当,你在哪里?”神自己来呼唤他失丧的孩子。

当神发现他藏在树丛里,在缝好的无花果树叶后面,神说:“谁告诉你们说你们是赤身露体的?”亚当不能走出来,他再也不能跟神交通了。
10

呐,如果有一个真实的交通……神是爱,爱要求一个交通,就像年轻的夫妇。当男孩遇到女孩,对女孩说……他认为女孩很漂亮,女孩喜欢他,他们想要有交通、真正的交通。但在他们能有这种交通之前,必须有一份契约。在他们能进入婚礼、婚姻之前,必须有一份契约来支持这种交通。它以彼此的休战或誓言为基础,才是神圣的婚姻。然后我们进入终身的交通。但在我们能进入那种交通之前,必须先有一份契约。

当神与人之间的交通被打破时,就必须有某种的契约、某种安排来恢复那失去的交通。神找到了计划;藉着无辜牺牲者的血,神恢复了人跟他的交通。
11

有很多的替代物被试过了。亚当试过了。我们试图教育人去到交通中。我们试过各种不同的形式,但除了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没有东西能带人回到跟他创造主的交通中。那是神唯一指定的东西,就是血。

一个无辜的牺牲者为有罪的人死了。这把交通再带回给了神和人。亚当被血遮盖,可以再站在神的面前敬拜。哦,我爱这样。当你说到血时,它有一样东西;血有生命。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来9:22]。
你可以有世上的一切东西;你可以有你想要有的任何东西、任何敬拜的对象,任何赖以生活的信条,但你决不能进入跟神的交通、神圣的交通中,直到你先来到血底下。那是神让人跟他交通的神圣、命定、预备的方式,就是藉着他儿子主耶稣基督的血。那是神的计划;它仍是神的计划;它永远是神的计划。除了藉着流血,没有别的计划。
12

旧约,在旅程中,以色列人离开他们的故乡,去,哦,是从埃及出来往家乡去,在他们的路上,神藉着血做了预备。

13

我们现在要思想《民数记》19章。神吩咐摩西和亚伦:“去牵一只红母牛来。”呐,许多时候红色象征着不好的颜色或危险,但红色也指赎罪祭。“去牵一只红母牛来,一只全身红色,身上没有一个斑点的。”当然,那代表基督。这母牛必须颈项上从未负过轭。如果它曾负过轭,就被定罪。必须没有负过世界的轭。

今天教会也是这样。基督,当他来的时候,从未负过世界的轭。他持守神,没有负世界的轭。今天敬拜神的教会负基督的轭,在血底下。
我们发现这母牛在傍晚时分当着全体教会的面被杀。以利亚撒要用指头蘸这牛的血,走向会幕的门,弹血七次,或者涂七道条纹在会幕的门上。然后母牛要烧掉:蹄子、角、皮、肉等等。母牛烧了,要跟牛膝草混在一起烧(牛膝草,我相信更好的词,那样发音……),牛膝草,朱红色线,香柏木。
14

呐,圣经中的朱红色线是被染红的公羊背上的羊毛,代表创世以前被杀的羔羊。要混在火里面,因为这是除污秽的水,洗净不洁的敬拜者,使他可以呈献在神面前。我们为什么打基础?因为我们想要找到跟神有真实交通的真实方式。我们试图做各种的事:教育、组织;但只有一个神圣的计划,就是血。在血以外,没有交通,甚至没有罪的洗净,直到我们去到宝血中。

呐,注意,这染红的羊毛,代表亚伯的公羊,他在伊甸园外为自己的罪把山羊献在石头上。他抓住羊的头,往后按,用石块砍(我想他们当时没有刀或矛),砍羊的喉咙,直到血喷出来,沾满了羊毛,羊咩咩叫,叫着,死了……
羊象征神的儿子,四千年后,挂在十字架上,咩咩叫,发绺上沾着血,他快死了,喊着:“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那是放在除污秽的水里的朱红色线。
15

香柏木……香柏木是红色盖在白色上。红色透过红色就成了白色。你透过红色看红色的东西,东西就成了白的。是个象征,当神透过他儿子主耶稣红色的血观看我们朱红色的罪,就洁白如雪。“用血洗我,我就洁白如雪。”你不可能有任何其它的东西。

我欣赏古老的救世军歌。
哦,宝贵的泉源,它使我白如雪;
没有其它泉源,惟有耶稣基督的宝血。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透过红色看红色……牛膝草……
我寻找,查找看牛膝草是什么。牛膝草只是普通的杂草,在埃及找得到,在巴勒斯坦也找得到。有时候它生长在墙边肮脏的地方。它只是很普通的杂草,上面有一点叶片,有白色的花。
牛膝草总是用来蘸血。在逾越节的日子,摩西吩咐取牛膝草,蘸血,涂在门楣和门框上,涂上血。
在这伟大的除污秽的水中,牛膝草只是普通的杂草,代表普通的信心。信徒上来,不需要有超自然的……哦,我不知道有哪等人受过那么高的教育,知道的东西比韦伯斯特还多。他不需要什么了不起的神学家。他只要使用普通的信心,牛膝草。任何地方都可以找到牛膝草。它混在一起,烧掉。灰存留在营外,不洁净的人能进入交通之前……记住,神过去总是在血底下,将来也永远不会在别的场所与人相会。那是你跟神有交通的唯一场所,就是在血底下。
16

在你到达那地方之前,你只是在就近。所有的以色列人聚集在羊羔被杀的地方。在那血底下,他们有交通;在血以外,没有交通。在血底下与人相会,一直都是神预备的计划。那是因为神透过血看人,看他是白的。在血以外,人是罪人。你无法洁净自己;你不能做任何事来使自己更好。你不能改良,做什么等等。就像豹子试图舔掉身上的斑点,只会使斑点更亮。

我们所有人造的想法:我们跟下一个人一样好;我们不好,直到我们来到主耶稣基督的血底下。[原注:磁带空白。]是的。那是神与人相会的唯一场所,在血底下。
17

那时,以色列人来到这敬拜的场所,众人都去了。一个不洁净的人先上来,他必须先到外院。这血或这除污秽的水,在新约里叫做我们藉着道的水被洗净。这除污秽的水是神的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

这个人走进来,除污秽的水洒在他身上。
这就如罪人进来听福音,他开始意识到定罪。他是个罪人;他意识到在除污秽的水里有鲜红色的血,某个无辜的替代者替他死了,为的是将他再次带进与神的交通和关系中。藉着道的传讲,他意识到自己偏离了正路。我这样说:这福音仍是简易的,用宝血的大能传讲出来,它是世人所知道的最吸引人的东西。
18

今天列国渴求能力。不久前我看到某种汽油,在某个条件下有某个保证,可以将狮身人面像举离地面两英尺。他们正在吹嘘他们的汽油。

我在飞机上看杂志,我把它扔到后面,说:“是的,但是赞美神,我知道某个东西比那个更有能力:耶稣基督的两滴血可以把失丧的罪人举起来,把街上的一个妓女变成圣徒,把那边贫民区的酒鬼变成神的圣徒、福音的传道人。”那就是主耶稣一滴宝血的大能。阿们!那是今天世界需要认识的大能。
19

神有一个预备的方式。当外邦人或不洁的人渴望与神交通时,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来到那除污秽的水面前,然后将水洒在身上。

呐,这点代表什么或预表什么?今天的信徒,那想要信主的人,他来教会听福音。基督为罪人死了。
在那里,有朱红色线、牛膝草,然后他应用这普通的信心,这信心两岁的孩子都会应用,然后单单信靠主耶稣基督。
今天,有太多的东西;我们有太多的人。若有人问:“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停止撒谎,停止偷窃,停止抽烟,停止喝酒。”我相信,他们应该停止做那些事,但这并没有回答那人的问题。你只是在告诉他不要做什么,但他想知道要做什么。
保罗对腓立比的禁卒从未说“要收起你的刀,做这做那”。他乃是说:“当信主耶稣基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要相信!要有信心!
20

“伯兰罕弟兄,我怎么能得到信心呢?”这就像伸手抓牛膝草涂血一样简单。为你自己相信;相信基督为你而死;相信他是无辜者,替你一个罪人而死,成为罪。同样应用在神的医治上:只要有简单的信心,照神的道接受神。哦,如果他们想要使它复杂化……他们想要使它了不起。

那就是为什么大复兴在英国爆发。英国国教使它太复杂化了,只有受过教育的人才能明白。神,当教会陷入那个境况,神总是差遣一个简易的复兴,把那东西打得粉碎。是的。那是我们今天需要的,就是简单。那是今天国家需要的,就是对基督简易的信心,全心、全魂、全意、全己、无私地降服主耶稣。只要简单,根本不需要学什么;只要相信耶稣死了,赐给你祝福。凭着信心,它就是你的,只要你凭信心拿起牛膝草,涂血,事情就发生在每个这样做的男人或女人的心里。
阿们!我此时感到灵里兴奋了。是的,先生,因为我知道那是真理。如果它救了我,它也会救任何人。耶稣基督的血……
21

几年前,他们让世上的宗教遇到……我在一本书里读到。他们在这里逮捕了来自俄克拉荷马州的马加比女士,可能是在图尔萨或其中一个地方。她跑在街上,驾驶公共马车,抽雪茄,驾驶公共马车超速。

当他们……所有的宗教,不同的宗教起来,讲他们宗教的部分多了不起;伊斯兰教的教士说他的宗教多了不起;佛教说他的宗教多了不起。
有个传道人(我现在叫不出他的名字)代表美国的宗教、基督教。他到了上讲台的时间,讲了这个污秽女人的故事,她多么下等,甚至人们都不想走近,不愿靠近她,去严厉惩罚她。她太不道德了;太堕落了;没有东西能帮助她。传道人说:“这世上各个宗教的先生们,你们的宗教能带来任何东西洗净这污秽之人的双手吗?”
大家都在他们的座位后面安静地坐着。没有人说一句话。
于是他跳到空中,叫喊,脚跟碰在一起。他说:“耶稣基督的血不但能洗净她的双手,还能洗净她的心,使她像百合花一样纯洁。”主耶稣基督的血除去罪,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孽,使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成为新造的人。其它的东西做不到;信条、形式或其它任何东西都不能取代它。它被试过了,需要血。
22

那是与神交通的唯一场所,就是在血底下。那是神所知道的唯一疗法。神以此为基础……神是无限的。他最初说什么,他必须一直藉着他的计划保持他说的。

呐,当他们来到外院,意识到他们是污秽的,坐在会众中,知道他们错了时,就凭信心涂上血,相信,接受,用道的水清洗,使他们洗净,使他们准备好。
23

呐,我要讲重要的事情了,要点来了。大多数人说:“当我信的时候,我要做的就这些。”呐,那是摩擦临到的地方。洒了除污秽之水的人还不能进至圣所。他还不能进入会众中。他接受了,相信了,相信除污秽的水是给他的,身上溅了除污秽的水,但当他继续往交通的场所走时,他在门口必须遇见的第一样东西就是给七个教会时代的七道条纹,神在所有的时代。惟有耶稣的宝血……他必须知道,一只祭物流着血走在他前面。在他能进入会众中之前,他必须认出血来。

24

呐,他走到血底下,然后走进会众中,走进耶和华神同在的荣光中,满有交通,在血底下敬拜。

这是基督在五旬节把他的教会带进完全交通中的完美预表。
就像我所讲的年轻夫妇。当他们结婚时,那不是全部。他们只不过是举行了仪式。传道人只是说:“我宣布你们是夫妻。”这还没准备好。丈夫做什么?把妻子带到他为妻子预备的家去。
呐,这里许多人可能在这点上不同意我,但你只是住在一个三室的房子里。哦,你可能有很多别的房间,但你其实只有三个房间。那是厨房、客厅和卧室。你可能有三四个卧室,一个厨房和客厅等等,但其实一个人只是住在三室的房子里。
你住在你身体的三室的房子里:魂、身体和灵。神住在三室的房子里:父、子、圣灵。一切都在三里。三是一个三角形。
你拿一个棱镜,光照在它上面,哦,三道光会合在一个地方,会产生七个不同的颜色。七个不同的颜色是彩虹。彩虹是一个约。哦,它一直维持下去,维持下去。因为在那里,神藉着这三样东西立约:牛膝草、朱红色线等等。神的光照在这上面,立约,神所立的约。
25

呐,当女人被带来,成为年轻的新妇,(哦,他多么爱她。)但是,他们还没有真正在完全的交通中。第一件事……厨房是做什么的?是你吃饭的地方。那就像是在教会的第一个院。你在这里吃饭。过来,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听道,首先你知道,你开始说:“神啊,那是指我。”你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你凭信心抓住。然后你开始吃神的道,开始感到你接受了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开始以神的道为食物;你享受它。如果传道人没有说适合你的东西,你会起来,走出会堂,这不对。你会起来,走出去。但当你接受了基督以后,你就被分别出来了。除污秽的水藉着道使你跟邪恶的思想分别出来。

接着要去的就是带你的新妇去客厅。她把帕子取下来。你走得更近了。然后你走近时,你搂着她,跟她交谈,拥抱她。进入主耶稣的交通中就是这样的。在你交通之前,你跟罪分开了。然后你拥抱主的福音。你拥抱书写的道。你全心相信它。“神啊,你要我做什么都没有关系,不管你在我生命中有什么计划,我现在准备接受它。”那是在客厅。你仍然说:“这是不是就足够了?”不,先生。
26

下一个房间是卧室。当你们去到这卧室,就进入了交通和关系里。你们建立了关系,就有完全的交通,因为你们建立了关系后才有完全的交通。任何人都知道这点。

听着。今天教会也是这样。我们有太多的人;我们有太多的人,他们耻于跟神进入通往新生命和新生的完全关系中。如果我们是基督的新妇,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建立关系,然后所有的羞耻、畏缩等等都离我们而去呢?如果我们建立完全的关系,重生了,我不管……美国总统可以站在街上;你会叫喊:“哈利路亚!赞美主!哈利路亚!”你不管,因为你建立了关系。你重生了,你是个新的孩子,跟神在耶和华的荣光里,与他交通。那是教会需要的。弟兄,我们今天需要的是在血底下敬拜,在完全的关系里敬拜,死掉。
27

如果新妇说:“呐,等一下。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婚后生活包括这样的事。”她跟丈夫就永远进不了交通中。她永远不能建立关系,哦,是进入交通,直到她先建立关系。

那是今天教会的问题,教会说:“哦,我不相信那种使你叫喊的宗教,称之为衷心的宗教;我不相信像那样的东西。”难怪你还从未进入交通中。你进入交通中,真正去到耶和华神的荣光下,圣灵的大能降在你身上,你就知道一件事发生在你身上了,即你已经出死入生了,成了新造的人。神是第一位的。
28

怎么成就?查理斯·芬尼,那次讲到他过去怎么……他是……我相信是查理斯·芬尼。他一直讲道,或有人……(可能不是他,我刚在某处读到了。)他在讲道。他讲了道,有两个妇人在为他祷告,让他领受圣灵。他告诉她们说他有圣灵了。一天他出去,到办公室后面祷告,跪在一棵老树刮倒的地方。当他正祷告时,嗯,一根树枝断了,他以为是有人过来。他跳起来,说:“嗯嗯,嗯。”[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清嗓子的声音。]四处看,他以为有人在那里看他祷告。然后他坐下来,说:“如果我是在办公室跟我的老板交谈,我会想要任何人看见我跟我老板说话,但我在这里却耻于让人看见我跟我的主说话。”

他因悔罪上去,扔掉恶毒、憎恨和争竞的托词,俯伏在地,在神面前哭喊,直到神用圣灵充满他。接着一件事发生了。他不一样了。他除掉了身上的刻板。一件事发生了,因为他进入了耶和华的荣光里,进入了跟神的关系和与神的交通里。
29

那是我喜欢这些全福音大会的原因;你听见人们哭喊、叫喊、赞美主,因为他们进入了交通,圣灵神圣的交通。神……不管什么时候你除掉那交通,你就回到巴比伦了,最好把自己埋葬。绝对没错。当我们到了一个地步,远离了耶和华的荣光时,应当赞美神,重新得到膏抹,拆除一切宗教的栅栏等等,使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成为一,脱离一切的定罪。那是我们今天需要的;那是教会需要的。那是与神的交通。

那是我在这些大会上发现的,就是男人女人在这些地方不以福音为耻。他们不以福音为耻。他们准备作见证,唱福音的歌,因福音叫喊。我甚至偶尔听见他们说方言。我没再听见太多的方言,但他们偶尔说一说。
30

哦,千万不要失去那交通。如果你失去那交通,到了一个地步你以跟基督建立关系为耻,就要让他住在你里面,神在人里面,藉着圣灵向人显明自己,他是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民、独特的子民,古怪,与世人不同,藉着血成圣,放下世界上的事。阿们!那是老式黄樟木的讲道,但它会救一个人脱离罪恶,会洁净一个人,使他在基督耶稣里成为新造的人。它不是粉刷,而是把你洗白了,除掉你的一切羞耻,除掉你的畏缩。

我看见一个妇人很腼腆,卖保险的人来到门口,她就掉转头去。让她下到祭坛,进入耶和华神的荣光中,她就会站在那里见证,把屋顶上的木瓦震下来。肯定的,为什么?她在神的面前;她遇见了某个真实的人。生命成了新的东西,她不再被世界恐吓,因为她跟基督有神圣的交通。保罗说:“因为我活着就是基督。”[腓1:21]那是我称为真正属灵的东西。
31

呐,你不能靠你的信条那样做。你不能……信条永远满足不了一个饥渴的魂。它们没问题。我丝毫不反对它们,但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与神的交通。只有一个方式得到交通,就是藉着血,进入耶和华的荣光中。

在旧约,大祭司一年只进去一次,一年只一次,在前面拿着血。他被膏抹。哦,我喜欢查考这点,他怎么被膏油膏抹。我相信大卫喊道:“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美!这好比那贵重的膏油流到亚伦的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诗133:1-2]
油使东西运转得容易、轻柔。你知道,当一个人真的受了膏抹,准备为神所用,他就是有弹性的。你知道当他没有弹性,相当僵硬地坐在后面时,你知道,哦,我不知道,就像一个……
32

我总是为骡子感到难过。骡子是我所看到的最蠢的东西。你可以向它吹口哨,叫它,它会站着,竖起两只大耳朵看你。它不像马一样知道温柔。瞧?它不知道。它没有多少进取心。另外,骡子,它不……它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你决不要说神造了骡子;那是人搞出来的。是的。你不要让神对那样的东西感到内疚。那是母马和公驴杂交。你决不要……你决不要把它归罪于神,神不会做那样的事。

是的,先生。你知道,我喜欢漂亮的纯种马。你知道漂亮的纯种马,它真的好,它知道它爸爸是谁;知道它妈妈在哪里;清楚地知道它站在哪里。但一头老骡子不知道它爸爸妈妈是谁。它是另一个种,它不能让自己杂交回去。它的生命完了。
这让我想到很多的……让我想到很多自称是基督徒的人。谈到耶稣的血,他们竖起耳朵坐着,瞪大眼睛坐在那里。他们甚至不知道呼召是什么意思。是的。你不知道你爸爸妈妈是谁。但我告诉你,如果你来到真正与神的交通下,受圣灵的洗,就会知道你爸爸是谁,知道你站在哪里,知道那洗净你的血,知道生了你、赐给你新生的圣灵,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知道你爸爸是谁。
我相信我们今天有太多的骡子宗教。我真的相信,没有丝毫的不敬。
33

大祭司一年只一次,前面拿着血一年只进去一次,在耶和华的荣光中敬拜,全身都被膏抹了。(哦,我爱这点。)被膏抹,走进去。他穿着有石榴和铃铛的袍子。他必须以这样的步子走路,发出“圣哉!圣哉!圣哉归于主!圣哉!圣哉!圣哉归于主!”的响声。走的时候他在前面拿着血。

这是今天教会多么完美的图画啊!走进去。你知道他做那些铃铛的原因吗?外面的人不知道他是不是活着,除非他发出某个响声。我告诉你,弟兄。嗯。我们死去的教会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哈,一件事发生了。是的,先生。他们没有进入至圣所。神是……不管你在哪里找到神,你都发现很多的响声。绝对是的。当耶稣进入耶路撒冷时,他们折了棕榈枝;那些加利利农民开始唱:“和散那归于那奉主名来的!”
一些法利赛人说:“哦,那让我的后背直打冷战。那是亵渎。哦,我不要……叫他们闭口不言。”
耶稣说:“他们若是闭口不说,石头也会立即呼叫起来。”[路19:40]当基督进来时,一件事必须发生。一些……[原注:磁带空白。]
34

大祭司带着血去到施恩座那里,惟有他一年只进去一次。但耶稣在赎罪日死的时候,将幔子撕成了两半。不仅是大祭司,凡愿意的,都可以藉着圣灵的洗随时进入耶和华神的荣光中,进入真正的五旬节交通中,阿们!进入神的同在中;在那里,神的大能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成了新造的人。圣灵降在我们身上,我们一切的畏缩和羞耻都没了,我们与神建立了关系。这教会岂不是新妇吗?新妇岂不当生出孩子呼叫“阿爸,父”吗?问题是什么?难怪我们再也不能生产,如果远离了耶和华的荣光,离开了那里,不知道妈妈是谁,从血底下离开了,成了五旬节派的孙子,正如大卫·杜波莱西弟兄说的。神没有孙儿女。是的,先生,神只有儿子。

就像不久前我在这里说的(我们正在谈大卫),一些人说:“人们进来。卫理公会信徒进来。他们是神所生的儿子。后来他们带儿女去教会,哦,’因为我是卫理公会的,我的儿女也是卫理公会的。’”呐,那不是儿女;那是孙子。瞧?
呐,神没有孙子。每个男人女人,每个男孩女孩,都必须拥有进入至圣所里得重生的经历。太糟糕了,五旬节派教会也变成那样了。我们有了五旬节派的孙子。让我告诉你:神没有孙子。教会有孙子,但神没有孙子。每个到神面前来的人都必须经过血。每个男孩、每个女孩都必须认出一样东西走在他们前面,为他们而死,然后他们才能进入耶和华的荣光中,成为洁净、脱离犯罪的生命,在基督耶稣里成为新造的人。阿们!
35

他怎么进入这圣所、至圣所献上这血呢?《约伯记》,圣经中最古老的书……甚至在《创世记》还没有写之前,约伯就生活在地上。你记得约伯经历的一切苦难、一切的试炼,甚至他的朋友都控告他,他的朋友反对他,然而约伯坚持神的应许。他在试炼的时刻维持交通,以至于他呼喊,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当他受苦时,甚至他妻子都说:“约伯,为什么你不弃掉神死了呢?”约伯在血底下。他献燔祭(他知道他是义的,因为那是神要求献的);他来到血底下,跟神有神圣的交通。甚至在他受大试探的最后时刻,他呼喊:“即使你杀了我,我仍要信靠你。”阿们!
36

那是今天教会需要的,就是深深地知道主耶稣基督宝血底下的交通,甚至死亡也不能抹杀它。

我站在他们的床边,握着冰冷的手观察他们死去。我看到他们躺在那里死去,呼喊赞美神,因为他有交通。他们知道他们站在哪里。哦,我能有一些经历知道,有一些经历看见人们,他们怎么……
千万不要,决不要在交通下、在血底下用神交通以外的其它方式去到神那里。那是唯一的方式。神知道那是神认得的唯一方式。你必须先用道的水清洗,藉着血洗净,进入耶和华的荣光中,进入那里,进入交通中。然后你就知道你站在哪里。
37

但以理,另一个心里立志的人,当他被带到巴比伦时,他不肯以王膳玷污自己。他在狮子面前彰显了他的交通,狮子准备杀死他,然而他维持他的交通;神差遣一位天使,那天晚上站在他身旁,蒙蔽了狮子的眼睛,堵住了狮子的口;因为但以理跟超自然有交通。但以理跟天上的神有交通,因为他在血底下。那是他彰显立场的方式。

希伯来少年,在烈火的窑中,不管你对他们做什么,你不能从他们身上烧焦那交通。你不能把他们扔到足够的试炼下,使他们否认交通。
一个曾在耶稣基督血底下并被圣灵充满的人,阴间所有的魔鬼都不能从他身上拔除交通。他知道自己站在哪里。我知道你认为我癫狂了,想要拧我的手,但如果你觉得我癫狂了,你就会在座位上跳起来,做同样的事。
38

但是听着,弟兄。一个孩子生下来,不哭不闹,那孩子就有问题,生下来就是死的。是的。那是今天太多教会的问题,太多的人自称是基督徒;他们生下来就是死的,死胎,毫无益处。他们需要……你知道,当一个胎儿不哭闹时医生怎么做,他把婴孩提起来,倒过来,好好地打他两下;婴孩啕嚎大哭。那是今天教会需要的,就是另一次美好老式的圣灵洗,震动教会,直到把整个世界从教会里拍掉,让教会回到真正五旬节的祝福。一个真实的传道人会站起来,拿起福音,敲打整块金子,好像古时敲打的人过去常常做的…

他们敲打金子,把金块翻过来,敲打,直到所有的渣滓都从里面敲掉了。他怎么知道金子准备好了呢?当他能在金子里面看到自己的映像时,他就知道金子准备好了,渣滓都敲出去了。那是圣灵藉着道做的。圣灵把整个世界从教会里敲掉,直到耶稣基督的映像显现在教会众人里面。当神能看见他映像的大能,像他在五旬节所看到的那样,他降下圣灵,神的大能使人们像喝醉了新酒,众人说:“哦,这些人无非是新酒灌满了。”
他说:“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在天上我要显奇事,在地上我要显神迹,有火柱、烟雾。这都在主明显的日子未到以前,明显的日子,到时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39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把福音敲打进教会里,纠正教会,把教会从所在的奇想中拉出来,再回到血的交通下,在耶和华的荣光中,进入五旬节的经历里,像许许多多年前回去的一样,像我们几年前一样。我们需要的……像我们在约翰·卫斯理的日子所做的,早在加尔文、诺克斯的日子,一直回到五旬节的日子。我们需要的是再跟神建立关系,直到人们愿意向自己死去,跟神在密室里,直到新生命生出来,成为新造的人。要是一个男人那样做,如果他过去是个胆小的人,他会走出去赢得灵魂。为什么?他自己在密室里跟神建立了神圣的关系,他和神在一起,他被膏抹,去到里面,眼泪流在脸颊上,说:“神啊,赐给我圣灵。我不管是不是赔上我的妻子、孩子、女朋友,不管是我的什么,主啊,只要充满我,直到我能站在你的同在中,感觉到耶和华的荣光运行,漫过我,淹过我。”

40

我想到了内德的父亲——爱弗森先生写的这首著名的诗歌“进入我心,神的圣灵”,这是我们所需要的。主啊,重新运行,降在我身上。你站在那里,直到神将你带进至圣所,放下后面的幔子,把世界关在外面,使你与基督在一起,你不再在乎谁在周围,发生什么事。你正行在圣灵里,被圣灵引导,行圣灵要你行的事,说圣灵要你说的话。这时,你就进入与神的交通中。

愿神这样应允每个人。是的。希伯来少年在烈火的窑中仍然彰显他们的交通。烈火的窑不能阻止这交通,确实不能。他们仍然像过去一样拥有同样的交通。
41

司提反,他来到血底下,站在那里,讲道,直到他的脸发光像天使。我不相信他的脸像那些电灯一样发光。当然不是。天使并不总是指闪耀的光。天使是使者,是知道他们在讲什么的人。我相信,那天早上司提反站在公会的院子里,他们抓住他,想要定他的罪等等。他说:“你们的祖宗哪一个不定圣灵的罪或拒绝圣灵呢?他们哪一个不……你们这些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他知道会赔上自己的性命……他在乎什么?他知道他在讲什么。为什么?他来到血底下,五旬节上去那里,在耶和华的荣光下;他不管任何人说什么。死亡对他算不了什么。他如此肯定,被圣灵充满,以至于他们向他冲过去,咬牙切齿,用石头打他的头,类似这样。甚至死亡也不能隐藏他的交通。他举起手,说:“我看见了耶稣。”阿们!

咻!呐,你不相信浸信会信徒叫喊吗?我给你看一下。让我告诉你,弟兄。甚至死亡也不能隐藏它,死亡做不了任何事。你无法隐藏他的交通,因为他仍然维持跟基督的完美交通,甚至当石头打在他头上的时候。
保罗站在那里(当时是扫罗),拿着他的衣服,看着。这一幕永远存留在他脑海中;他看到那人有一样东西,虽然他充满了信条和神学,那些他学过的东西。他看那人,看到那人有一样东西是他的信条产生不了的。他看到神的荣耀降在他脸上,司提反举目观看,说:“我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在死亡的时刻仍然有交通,因为他藉着神适合的方式、藉着耶稣基督的血上来,进入了耶和华的荣光中,真正的交通就在那里,真正的交通。神的赞美和大能……
42

《罗马书》5章1节说:“我们既因信称义,就得与神相和。”交通恢复了。哦,我爱这样。跟神交通,和平便恢复了,为什么?藉着主耶稣的血。

在我自己的城市,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几个月前,那里有个老人。他们认为他只是个老流浪汉。他在街上发小册子等等。一天,他正在过街。他住在靠近城市贫民区的小棚屋里,在我们所说的干草市场里。他住在那里,但他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工作,到处发我们的小册子。是的,他的衣服不总像我认为可以的那样整洁;他是个老光棍。
一天他过街,一辆汽车撞到了他,看上去几乎要撞断了他身上的每根骨头,从他身上辗过去了。他们把他抬上救护车、警用救护车,送他去某所医院。他们开始在城市医院检查他。他们看了他的骨头,那么多骨头断了,他们……他们给他拍了X光,发现他全身骨头都断了。医生去举行了一场小会议,他们聚在角落里沟通了一下。他们以为老人昏迷了。他们说,哦,医生做出这个决定:“他不值得我们花时间。毕竟,他只不过是个流浪汉,身上没有钱。所以他只不过是个流浪汉,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整天浪费时间,想要治好这个流浪汉呢?”他们以为没有……他们决定把他盖起来,由他去。
但当他们走过来时,老人并不像他们以为死了的的那样。他说:“等一下,先生们,”他说:“我也有一定的价值,”他说:“我有很大的价值,甚至神赐下他的儿子,替我受死,赐给我一个位置,跟他交通。”他说:“五十年前,我把那个接到心里(跟神真正的交通),”他说:“此时它比我一生任何时候都更甜美。肯定的,我是有价值的,神太爱我了,甚至将他的儿子赐给我,流出他的血,使我能藉着他的受苦进入跟他的交通中,到他的同在中。”他说:“我维持了这么多年。现在它比以前更加甜美。”你可以想象当时那些医生脸上的尴尬。
43

你肯定是有价值的。你们每个人都有一定的价值。神把他的生命赐给你了。为什么你不能把你的生命给他呢?为什么你不能奉献自己和时间呢?一起上来。如果你离开……如果你不通过正确的途径……呐,如果你只是去翻开新的一页,那不管用。你必须走神的道路:来到血底下,进入耶和华的荣光中,在神的同在中,然后你就能敬拜主神。肯定的。

44

一千九百年前,在各各他……当我们继续讲时,让我们稍微看一会儿。那是一个可怕的上午。哦,从来没有一个上午,也永远不会再有一个上午像那样。那天早上在院子里有一场审讯,嘲弄的审讯。一个无辜的人被定罪。我现在看到或听到一样东西撞击在街上,走向各各他。我一看,有个矮个的人……圣经说:“他没有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肩膀上背着一个十字架,血流在他的背上,他脸上挂着一个嘲弄的荆棘冠冕,残忍、酒醉士兵的唾沫挂在他脸上,他吃力地走在街上,古旧的十字架拖出了背负者血淋淋的脚印。当他开始上山时,我看见他的衣服浸在血里,拍打着他的腿。知道那景象意味着什么的人,没有一个看到了却还是老样子的。他在那里。

哦,魔鬼总是怀疑他。魔鬼以为他只是个先知。魔鬼当时肯定那只是个先知,因为“神怎么能让人吐唾沫在他脸上呢?神怎么被打成肉酱呢?”嗯,同样的原因,他不可能是先知,不可能是天使。那必须是神。在伊甸园里,谁来寻找他失丧的儿女?神差遣了天使吗?差遣了先知吗?他自己下来。神就是这样来,彰显在他儿子耶稣基督的肉身里。
45

他上山,拖着十字架。那死亡的蜜蜂开始围着嗡嗡叫。你知道,“我看见他在那里向我引述一些经文,但我现在肯定他不过只是一个人。因为,瞧,神能让人吐唾沫在脸上,由他去吗?”神那样做是为你的缘故。他那样做了。他不需要那样做,但他那样做,是为你我的缘故。他那样做,使他能将我们分别为圣,洗净我们的罪,可以给我们作一个榜样,告诉我们怎么谦卑,怎么正确生活,怎么伸出另一边脸颊,或走两里路,或把外衣给需要的弟兄。他操练了真正的宗教,耶和华的宗教。他里面有这宗教。他在那里,正在上山。

我能看到那死亡的大黄蜂围着他盘旋,仔细地打量他,说:“瞧那里,神怎么能那样呢?那可能是以马内利吗?当然不是,不可能是。神决不会让人吐唾沫在脸上,把嘲弄的荆棘冠冕戴在头上,把虚假的苇子放在他手上,把他的后背打成了肉酱。你知道,那只不过是个先知。他给了我许多麻烦,所以,等一下我肯定要在各各他得到他。”
46

让我告诉你,弟兄,当魔鬼嗡嗡叫,在各各他蜇了耶稣时,一件事发生了。当他把那根毒刺蜇在以马内利的肉身中……你知道,当一只蜜蜂蜇得深了,它离开的时候就把毒刺拔掉了。当魔鬼那次蜇的时候,他蜇的不只是一个先知,他蜇了以马内利。那是什么?他把毒刺留在那里了。

今天,对于来到耶稣在各各他所流出的血底下、来到与神的交通下的基督徒信徒,有真正全福音五旬节的交通,有五旬节的祝福,五旬节的神迹,五旬节的生命,五旬节的属性……当你来到那底下,死亡再也没有毒钩了,它可以嗡嗡叫,嗡嗡叫。
47

我知道一个残忍的、鹰钩鼻的犹太人,一度苦毒、冷漠,用石头打死了司提反。一天,他下到大马士革去,仆倒在神的大能下。发生了什么事?他进入了一个地方,进入了跟神儿子的那个神圣交通中。

一天在罗马,他们正在搭一个砍头台,要在罗马政府的公开处决下砍他的头。他准备死了,那只蜜蜂下来,开始围着他嗡嗡叫。但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蜜蜂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5,57]那是什么?甚至在他死亡的时刻,他仍然维持他在五旬节的祝福里所找到的交通。
48

在楼上的每个五旬节门徒,都维持那份交通,经历各样的试炼和灾难;没有任何东西能使他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里的。今天,真实无伪的交通只有一个基础。那交通就是全福音的交通。当一个人经过了除污秽的水,认出了作洁净的血,进入耶和华的荣光中,就在真实无伪的、五旬节的、全福音的交通中。你就不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为耻,因为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罗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