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11E 信心是第六感

1

……它把我们从一开始所处的这五种感官中释放并拯救出来。这五种感官中的第五个感官,人正是因着自己的欲望而在这些感官里堕落的。

你们注意到,这些感官只是让你接触属地的居所,使你们能够看、尝、感觉、嗅和听;但这些东西决不能带领你。很多时候…… 如果我拒绝去看,那会怎么样呢?我若把眼睛蒙起来,说:“我不看!”那么,我的眼睛就不再为我效力了。最终我就变瞎了。当我的孩子出来,我蒙住他的眼睛,说:“不,先生,没有视力这种东西。”我就把他的眼睛蒙住,不让他看。他说:“我父亲告诉我没有视力这种东西,所以我也要蒙住我孩子们的眼睛。”那过不多久,你知道,我们这代人一出生就会是瞎眼的了。是的。如果你不使用你的六种感官,它们就会休眠,完全不起作用了。
2

弟兄,教会就是这样对待神放在他里头的第六感官。她的信心已经远远地离开了神迹奇事。他把那接触神的东西,就是神赐他的圣灵和别样的东西,颠来倒去地放,直到那东西变得僵死。是的。他不知道如何使用它,这东西对他已经毫无用处了。

你说:“哦,神是一位医治者。”
“哦,别胡扯什么’神是一位医治者’了。”
若他曾是一位医治者,那他今天就还是一位医治者。若他曾是一位救主,那他就仍然是一位救主。若他曾是神,他就仍是神。所以你看,他们向人们传讲的缺少信心,这使得他们把第六感,即信心,搁在那里休眠了。
3

多少年来,人们四处奔走,跑去找医生,说:“哦,大夫,我生病了。”医生给你检查,他说会尽力而为。那个又善良又诚实的医生,他会尽其所能耐心地作;靠着神给他的所有能力施行手术,他会尽力帮助你,为你作各样的事。但不久,你发现病情继续恶化。他说:“我不得不告诉你,我再也作不了什么了。你要是想看别的医生,只管去吧。”之后,你去看另一位医生,他会说:“是的,我也无能为力了,病情已经太恶化了。”

现在,时候到了,是该求告第六感官的时候了,是该接受神的时候了,也是该仰赖赐信心之圣灵的时候了,神已经把这信心放在你里面了。
4

但很久以来,人们得到的教导与此相反,致使事情越来越难办。波芝弟兄今天告诉我,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一直不明白你在反对什么。”看到吗?你们没有意识到它是什么,有多难!当你在那里,神的能力这样真实地下来临到会众,人们能够看见圣灵在会众中运行,行出各样的奇事,而有些人却坐在那里,说:“哦,你要是能作这或作那,可能对我就会有帮助。”

哦,弟兄,要是你的第六感能够明白我们这星期所传讲的就好了!阿们。那是圣灵。神是这样应许的,基督这样应许了。这星期,我们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查考了圣经,直到我们晓得神已经应许在这日子里他所要行的超自然之事。真正的信心一定会看见并且持守它,即使从地狱里来的所有魔鬼,也决不能动摇他偏离那信心。
然而,我们却在这上面绊倒,没有好好地使用它。我们太依赖那五种感官了。多数情况下,对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来说,一旦他们看见五官不能起作用了,就说:“唉,一切都完了,给我挖坟墓,准备棺材吧!”看到吗?
5

哦,我想到一个妇人,一、两天前我在这里与她交谈过。现在,不见他们在这里了。那个男的名字叫做(有点像德国人的名字)多赫,达西或多西。他妻子做了一个梦,就来告诉我她的梦。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梦见魔鬼上到我的床边来,他仔细打量着我,开始对我做出一副嬉笑的鬼脸,说:’现在我得到你了。’”她说:“有种东西临到我,于是我从床上跳起来,说:’奉耶稣的名,魔鬼你给我出去!’我就开始赶他,他就从房子里逃出去了。”她又说:“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那时,圣灵就在场,说出梦的解释。这之后不久,她丈夫心脏病发作。当时,她看见她丈夫倒下去,他是个上了年纪的人,身体很胖,他的双手缩回来,两眼发直。死亡要把他取走了,但神对他还没有完事。那个妇人的信心升起来,说:“我不接受这个,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呼求他的生命。”结果他就好了,看到吗?
为什么?那第六感升起来,正是那关键的时刻带给她信心。虽然神赐给她那个梦,而梦还没有得到解释,不过,我说:“这就是梦的解释。”那个小妇人就开始喊叫起来,赞美神。她说:“事情果然这样发生了。”明白吗?瞧,这是恩典。神赐给她一个梦,甚至还不知道梦的意思。但无论怎样,神是可称谢的,信实的,他一定会指示他们。
6

要是我们能属灵一点,能使用第六感就好了。哦,如果教会能按规矩而行,且当诸灵和各样恩赐运行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免去许多事,也能够知道许多事。你会看到像亚拿尼亚和撒非喇那样的人死得遍地都是。是的。罪就会从教会里出去。

但借着这些感官,我们变得如此世俗。就如,“哦,若我不能看见它,若我不能……”然后,魔鬼便进入那些感官里去。他会让你用眼睛看见什么东西,然后使你怎么也不会相信。因为许多时候只要你的双眼一直紧闭着,至终你就变瞎了。
7

一次,有个人对我说:“你弄瞎我的眼吧,弄瞎我吧!你相信神的医治和保罗所传的同一位圣灵,那么,弄瞎我吧!”我说:“我不能弄瞎你,因为你已经瞎了。你的父魔鬼很久以前就把你弄瞎了。(明白吗?)你,你已经瞎了。”因为圣经说他是瞎的。这福音若被蒙蔽,就是蒙蔽在那些瞎眼的人身上[林后4:3],和那些不想使用其感官的人身上,这第六感官是神赐给他的。若你使用这个感官,那当其它的五种感官没有用的时候,它就要拯救你。靠着这个感官,有许多伟大的事成就了。不久前,在这里的一个聚会中,有一位女士走到台上来。她患了胃溃疡,而且还出血。这时,圣灵开始对她说话(她知道我无法作这事),告诉她她是谁,从哪里来。她患有胃溃疡。后来圣灵在运行,他说:“主如此说,你痊愈了。”她就回家了。

8

有一位女士是她的邻居也排在祷告队列的后面。当时,她的喉咙上长了个肿瘤。当祷告队列轮到她时,圣灵对她说话,告诉她她是谁,从哪里来等等。她说:“完全正确。”

圣灵说:“主如此说,你痊愈了。”当晚那两位妇人一同走了。她们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事情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这跟医治没有半点关系,不管你感觉到没有,这都跟医治没有关系。你不是…… 你要摆脱这些感觉,你要是想依赖它们,你就无法依赖那个。因为它是你未见、未尝、未感觉、未闻、未听之事的确据,是另一种感官。
9

注意后来发生的事。大概两个星期之后,这个患胃溃疡的妇人尝试要吃东西,她都快要死了,但她仍然持守着。她说:“这件事的确是超自然的。因为那个人一生中从未见过我,然而却告诉我我是谁。这肯定是属神的,因为它与圣经没有矛盾。”明白吗?她说:“我认得那人,听过他讲道,他没受过什么教育。他对我的事一无所知,却告诉我这一切的事。正是这个人,他说,’主如此说’。他若是神的仆人,他就不会说他自己的想法,因为是圣灵通过他说,’你痊愈了。’”

她持守住这点。她丈夫是一名基督徒,孩子也是。她说,她就上街去看望那位女友,她长了个瘤,也没有好。不过,她俩心里立志,相信那确实是出于神,就是这样。
10

一天早晨,孩子们上学去了,她站在那里洗碗。她几乎什么也吃不下,因为溃疡把她的胃折腾得像火烧一样。她正在洗碗,她说:“突然有一种凉爽的感觉临到我。”她边洗边想:“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很奇怪,是一种很轻松,凉爽的感觉。”她还是继续洗碗。

过了一会儿,她觉得很饿,就走到餐桌边,盘子里还有一些孩子们吃剩的燕麦粥。她就用勺子舀来吃,又吃了一小块烤面包片。她想:“唉,像平常一样,过会儿,我就又得都吐出来。”她又继续做事。你们知道,后来竟没事。接着她又吃,什么事也没有。好家伙!这下,她可开了斋啦!她过去煎了几个鸡蛋,切了一大块咸肉,煮了一杯咖啡,她就大吃起来。过后,她又去洗碗,站在那里,觉得很好。她举起双手,开始赞美神,她跑到街上去,要告诉那个姐妹刚发生的事。当她到那里时,那个女人正走来走去,拼命地抖着床单。她说:“哦,姐妹,出了什么事?”另一个说:“看哪,那东西已经离开我的脖子了,我在床单里找不到,我到处找也找不到。”它已经不在了!
这是什么?是因为她们持定神话语的第六感官,决不把“不”当作答案。两个月后,她们来参加聚会,两人跟我讲了她们怎么得医治和发生的一切事。这是什么?是第六感,那是能力的感官,是这感官释放了她们。不是因我的祷告,乃是因为她们相信。是她们的相信成就了那事。
11

在印地安那布勒斯或许是靠近那个地方的卡得尔堂,他们带来一个患小儿麻痹的男孩。这是在雷蒂迦的姑娘得医治之后…… 当时雷蒂迦弟兄的姑娘正呆在外面的储煤房里,人们试图要抓住她…… 她发疯了。这里有多少人还记得B·E·雷蒂迦,他是福特维恩福音堂的牧师?哦,说到那些相信医治的人…… 在波斯务弟兄还在的那些日子里…… 苏利文博士,你还记得他吗?他是个非常好的人……

他的女儿坐在外头,得了精神病,变疯了,她的妹妹也死于同样的疾病。她是个很漂亮的姑娘。那天是复活节的早晨,她母亲坐在外头。当我叫完祷告队列后,有人说:“有一位女士带着她的女儿来了,坐在教会外面的储煤房里。她是雷蒂迦太太,是从福特维恩福音堂来的。”
我想:“什么?雷蒂迦的妻子和女儿坐在我的储煤房里?”我跑到外面,看到她们坐在那里又旧又小的板凳上,那些板凳是从主日学教室淘汰出来的,上面铺着报纸…… 那漂亮的姑娘坐在那里,约有十八,二十岁左右,像这样扯着头发,说:“五角钱当作五角钱,一便士当作一便士。省下一便士,得了一便士,失了五角钱,失了五角钱,”一直说个不停,又扯头发又不停地说……
12

我说:“雷蒂迦太太,你是雷蒂迦太太吗?”

她说:“我是”。
我说:“我是伯兰罕弟兄。”
她说:“哦,我很高兴见到你,伯兰罕弟兄。”
我说:“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你丈夫在我的心目中几乎就是我的偶像。他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啊。”她开始哭起来。我说:“这是他的女儿吗?”
她说:“是的,伯兰罕弟兄,我们带她到各处,但无济于事。她的妹妹罗美妮已经死了。”
我说:“罗美妮也是得这病死的吗?我家里有你们的全家照。还有雷蒂迦弟兄所写的有关活水的书。”我又说:“真的,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常常在收音机上听他的讲道。”我说:“这是他的女儿?”
她说:“是她的女儿”。
13

有样东西临到我。她的爸爸死了埋葬了。我走上去…… 这时第六感官开始运行。我说:“撒但,你不能再控制她。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吩咐你从她里面出来!”

那母亲说:“我该作什么?”
我说:“她已经得医治了,带她回家吧!”她仍旧坐在那里,“五角钱当作五角钱,得到一便士,失去一便士,”她一直不停地这样说。他们就把她带回家。第二天她恢复了理智。现在她已经结了婚,有一帮的孩子。这是什么?紧紧抓住第六感。
14

不久前,(你要是想核实一下第六感所行的这个见证的话)我同G·H·布朗弟兄在一块,他的地址是阿肯色州小石城,维克多街505号。那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最恐怖的事。布朗弟兄,(那时我因在祷告队列站得太久,就想稍微歇会儿)他说:“伯兰罕弟兄,在会堂的地下室那里,有一幕你从未见过的最恐怖的景象,那个妇人曾在密西西比北部接受精神病的治疗。她儿子是个军人。她在那里呆了约二十年,甚至不认得她的儿子了。当我为她祷告的时候,她的理智就恢复过来了。事情一下子就传开了。”他说:“你过来看。”

我下到那里去。有个年轻粗壮的妇人,两脚直直地翘着,只披着一件小衣服,是精神病院的人给她披上的。因为两年来她没用脚走过路。她的手脚淌着血,手臂也流血。她躺在那里,两脚翘着,两手也像那样抬起来。
我问那人说:“她怎么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她疯了。她曾受过惊,后来就出事了。就在我们的小孩出生不久,她的神经就错乱了。”他又说:“她已经在精神病院呆了两年了。”
我说:“她为什么流血呢?”
他说:“哦,他们不想送她出精神病院,也不愿叫救护车,因为她太难对付了。”他又说:“我雇了一个弟兄把他的雪弗莱车开来,叫四个人一起,要把她按在后座上,用了四个大男人。但她把窗户啊等等的东西都给踢掉了,她最后终于来到了这里。”这里离她所在的精神病院有九十英里左右。
我说:“你说她是那样才流血的…… 我要过去给她按手。”
他说:“哦,你千万不要去,她会杀了你!”那时,我在这事奉的路上还不老练,我猜想,我开始这样的事工仅有一年左右。我想:“神会看顾这事的。”我就走过去,她的手是举起来了…… 我说:“你好吗,姐妹?”
15

好在我一直注视着她。她那只粗大有力的胳膊(被魔鬼所附,超过正常力量的十倍)突然使劲地伸过来拉我,正好拉住我的脚。在她猛拉的时候,我的脚刚好碰到她的胸脯,她就松了手。我赶紧从她那里跑开了,像这样跑到台阶上去,她丈夫正站在那里。

她像蛇一样地爬过来追我,她手脚朝天,背贴着地,好像在取乐似地追赶我。我还听见那狰狞可怖的声音。她像蛇一样在地板上爬来爬去。她的体重有一百七十磅,她就那样爬来爬去。她上来,转过身,用她粗壮的四肢猛力地踢着墙,敲打放在那里的凳子,脑袋都敲破了皮,有些头皮都裂了,血就那样流出来。她拿起一根断裂的木棍,朝她丈夫扔去,把墙灰都打落下来。我们不得不躲闪她。他说:“我跟你讲过不要来。”我说:“我一生中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事。”
他说:“那是什么,伯兰罕弟兄?”
我说:“那是魔鬼。”
话刚说完,她就爬过来,她说:“威廉·伯兰罕,你对我毫无办法,是我把她带到这里来的。”她丈夫愣了一下,说:“怎么回事?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怎么能…… 她不认得你。”我说:“那不是她,那是魔鬼,就是那个魔鬼。”
我说:“撒但,你的确知道我没有能力胜过你,但我的主有能力胜过你。因为他在各各他山上已经胜过了你。靠着神的使者交付我的属神的恩赐,他告诉我只要让人们真诚,任何东西都不能在我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所以,我说:“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吩咐你从她里面出来!”什么也没改变。
16

她那穿着旧工装的丈夫伸过手臂绕着我的脖子,把我抱住。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应该拿她怎么办呢?”

我说:“如果精神病院接受她的话,就带她回那里去。”
他说:“那么,你怎么想呢?”
我说:“不是我怎么想,而是你怎么想。”
他说:“我相信她会好的。”
我说:“你需要作的就是这个。”
“我相信她一定会好的。”
那天晚上,在回去的路上,她再也没有给他们惹麻烦。第二天早上他们进去要带她走的时候,见她正坐起来同护士长说话。再过一天她就出院了,完全恢复正常了,已经好了。
17

大概六个月以后,当时我在阿肯色州的琼斯伯勒,与理查得·里德在那里的“旧式复兴时刻堂”里聚会,那里以前曾是浸信会的大教堂,比这地方坐的人还多。我正开始讲道,就看见在后面有人在跟我挥手,我不认得那是谁。她忍不住了,她说:“你还记得我吗?”她带着四,五个孩子。我说:“我想我不认得你。”她说:“我以前也从未见过你,但从前我是那个用背爬行的女人。”她丈夫在那六个月里被呼召做主的工,出去传扬福音了!哦!

那是什么?持守住第六感官。信心如此说!他说:“我把那个记在心里。我相信如果神能为别人行那样的事,他也必照样行在我妻子身上。”他一直持守着这一点。没有什么能使他动摇。当第六感官开始做事的时候,就会这样,你只要让第六感官的能力来控制。
18

一天晚上,我回到家。我正躺在床上。你们若要写出这些见证,这里有地址。你只要写给印地安那州米尔顿的乔治娅·卡特,她就能收到了。她原来属于一个不信神医治的教会。当她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就开始学钢琴。她的叔叔带她去上钢琴课。那个男人是个成人,而她还是个小姑娘。他强奸了这个女孩。她被强奸后,就得了结核。直挺挺地在床上躺了九年零八个月,患上了妇科的结核病,结核布满全身且进入肺部。她大约只有三十七磅重。我在想,他们怎么给她称体重……

你们若愿意,可以给她写信。那是你的权利,如果你愿意的话。她会乐意给你们回信的。当时,我对这姑娘一无所知。我甚至不知道米尔顿在哪里。
我回到家,看见母亲,我说:“我今晚要早点睡觉,因为我想默想主。”
她说:“比尔,好的,那就去睡觉吧。”
19

我进了房间,一直祷告了很长时间。不一会儿我打量着那里……妈妈是个老式的乡下妇女,洗好衣服,就把它们放在靠背椅上(我不知道你们妇女们有没有这样作过),搁在那里等着熨,她总是光着脚站着熨衣服。妈妈把椅子放在那里,椅子上放着全家孩子们的衣服。那时我常呆在家里,我妻子去世有一段时间了。

我打量着,看见那椅子好像朝我走过来。我盯着它看,发现朝我走来的是那光。当那光朝我过来时,我好像要开始穿过一片旷野。我听到像是一只小羊羔在“咩,咩…… ”的叫,我想:“哦,那可怜的小家伙在什么地方被缠住了。”我就穿过灌木丛,到处找它。我向前走近一点,又听见它在叫。我说:“它在哪里呢?”我想:“这可怜的小家伙。”我就走近前去,走出了灌木丛。它咩咩地叫着,最后成了“米尔顿,米尔顿,”我尽力地走近它。然后,就从异象中出来了。我想:“米尔顿在哪里呢?在米尔顿有什么麻烦?有只羊羔在那里的什么地方被缠住了。”
20

后来,我出去,星期三晚上向我的教会打听,是否有人知道一个叫米尔顿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后来,在星期天我又问:“有人知道一个叫米尔顿的地方吗?”乔治·莱特(许多从我们那里教会来的人都认识乔治·莱特,他来教会已经有几年了),他说:“哦,伯兰罕弟兄,米尔顿就在南边,离这里约有三十五英里,是一座小城,建在一座小山上。”他说:“我知道它在哪里。”

我说:“你能带我去那里吗?”
他说:“好的。”
我说:“我这个星期六要去那里。”
21

于是我就去了米尔顿。我们下到那里;那里只有两家杂货店。我见人们坐着两轮和四轮的马车(你知道,就像肯塔基州山区那里的人一样),我想:“我看不出这里能有什么大事。”我走进去,问一个人我能不能买他的那个小木箱子。

他说:“可以,你拿它干什么?”
我说:“有很多人站在外边,我要搭个台子站在上面。我是个传道人,我想传福音。”
他说:“我免费送给你,拿出吧,没事的。”
22

所以我就拿了箱子,当我拿箱子出来时,看见莱特弟兄走过来。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得到山上去做点生意,如果你想去,可以跟我一块上去。”

我说:“好的,我把箱子先放在这儿,等人再多一些,我就回来。”我上了山,经过一幢又大又旧白色的教堂。我说:“这教堂是属哪个教会的?”
他说:“是浸信会的一个旧教堂,那里的传道人出了事,他变成了一个恶棍,强奸了别人的妻子,他们就开枪把他打死了。出了好多事,于是会众就都散伙了。他们不再有教会了。”
23

我跟着他绕教堂走了一圈。正走的时候,有声音说:“上那教堂去。”我就走上去。

我说:“我就站在这里,你继续上山吧。”
他说:“好的。”
我说:“他们没有用这个教堂吗?”
“没有。”
我想去开门,但门打不开。我说:“天父,你呼召我来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教会出了事吗?难道就是这个教会被灌木丛缠住了吗?你呼叫米尔顿就是为这个吗?若这就是你要我来的地方,请你为我打开大门。”我握住门把,但没有打开。于是,我就坐在台阶上。
就在那时,有人从教堂边上走过来,说:“你好。”
我说:“你好,先生。”
他说:“你想进教堂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这里有钥匙。”他就把门打开了。
24

我四周看了看,说:“这教堂是属谁的?”

他说:“属于本城的。”
我说:“不知道他们能否在这里开个聚会?”
他说:“你去咨询处问问他们吧。”
我走到那里,我说:“我是为公共供电局工作的,我要在教堂里按个电表。我想在那里开聚会。”
他们说:“你去作吧,不用租金的,把它继续开下去就行了。”
我说:“谢谢,先生。我会的。”
然后,我就去到那里,装了一个电表,开始了一次复兴。第一个晚上我传讲,“神是一位……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仍然是神。”郝弟兄…… 有人写了个告示…… 哦,不是郝弟兄,是莱特弟兄在那里写一张小告示,说:“来吧,听小比利·三蒂的讲道。”[比利·三蒂(Billy Sunday)是美国著名的布道家]那天晚上,有“好多人”来聚会,他们是:莱特先生,他的两个女儿,还有他的儿子,坐在一个能容纳五百人的教堂里。但我还是照常使劲地传讲。
25

第二天晚上会众还是他们几个人。我正要开始讲的时候…… 当时我正坐在讲台后面的椅子上,我打算宣布聚会开始,分发歌本,放在各个位置上,将上面的灰尘擦掉。我们忙了一整天,清扫里面的灰尘。我开始分发歌本,给莱特弟兄一本,给他们每人一本,我又回来坐下。那时我听见有人在门外像这样…… [伯兰罕弟兄在讲台上敲了四下]我看见有个人走了进来。

莱特弟兄说:“哦,糟了!这是本城一个最伪善的无神论者。”他在墙边上敲敲他那根旧玉米竿的烟枪,像这样走进来,他的一颗牙齿突出来,头发垂到眼睛上。他说:“那个叫比利·三蒂的家伙在哪儿?”
我走过去,说:“先生,请问您贵姓?”
他说:“我叫郝比尔,是这里的花匠。”
我说:“哦,我是伯兰罕弟兄。”
他说:“你就是那个小比利·三蒂吗?”
我说:“这是一个误会。我不叫小比利·三蒂,”我说:“你愿意坐到前面来吗?”
他说:“我就愿意坐在后面!”
我说:“那好,随便吧。这里有歌本。”
他说:“我不会唱歌!”
我说:“没关系,我们也不会唱。但我们可以快快乐乐地向主发声。”
26

然后,我就走上去讲道。我开始讲的时候,他就一点一点地向前移。当我在作祭坛呼召的时候,他走到祭坛前。从那以后,他就成了那个教堂的牧师。看见了吗?

几天后,我开始传讲神的医治。他们告诉我,在山上住着一个姑娘,卧床已经有九年八个月了,甚至没见过户外的东西。我说:“哦,我不知道,要是…… ”他们的牧师在某宗派教会里已经传出话来,说:“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那地方差不多所有的教会都说:“若有人胆敢上那里去,你就等着被逐出教会吧!”她的父亲是那间教堂的执事。所以,他们要上来,实在很难。
27

我的那本小书,你们许多人都读过了,叫《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小奈尔姑娘得医治的见证也在里头。

他们捎口信来,要我上去为那患肺结核的姑娘祷告。她的父母要我上去,我就上去为她祷告。那天晚上,她和我一起上教堂来,她卧床已经很久了。
后来乔治娅知道了这事,她就开始大哭起来。最终,她父母同意我去为她祷告,但他们不会在家里。他们走得远远的。所以,我就进了她家。
28

可怜的小姑娘!她想要咳嗽,一直要咳,[伯兰罕弟兄模仿病人的咳嗽声]她无法拿着痰盂吐痰,她说,[伯兰罕弟兄模仿乔治娅的声音,像一个极虚弱的人尝试要讲话]“我…… 读了…… 那本小…… 册子。”我见那小册子里有我的照片,那册子名叫《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她说:“我…… 相信…… 他一定会医治我。”

我说:“小姑娘,我不想引起你与教会的摩擦。不过,你的父母在哪里呢?”我不知道她怎么还会有足够的水分来流泪,但眼泪从她面颊上流下来,你会发现她的脸庞都聚成了一团。她属于一个否认神大能的非常出名的教会。那教会根本就是一个现代的法利赛人,他们不相信圣灵,什么也不信。只相信水洗,加入教会。所以,我不想在会众中引起任何的嫉恨。
29

我说:“好的,我现在为你祷告。”

她说:“你要作的,跟你对奈尔姑娘所作的一样吗?”
我说:“姐妹,那是一个异象。我只能按照神要我作的去作。”我就为她祷告;她并没有什么好转。复兴会结束后…… 那个周末我要为大约六十到七十五个人施浸。她许诺神,若得到医治,她就要在一个叫做多顿福特,位于小蓝河那里的地方受浸。
30

受浸的日子到了,我走到那里。那边有个传道人,就受浸的事嘲笑我,哦,好家伙,他也在山顶的一个帐篷里举办了个复兴会。当我下到水里施浸的时候,我说:“对我来说,神的天使们就在这里。”结果他所有的会众,都穿着雪白的衣服,走进泥泞的水里,以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了浸,他们每个人都受了洗。是的。哦,太好了!

后来,我们上到莱特先生的家吃晚饭,要吃饭的时候,我说:“今晚,在我去聚会前,还不想吃晚饭。我要上山去祷告。我心里对那个小姑娘很有负担。”
于是我就爬上山坡,开始祷告。两星期前,我曾去过那里,还是那样的灌木丛。我跪在那里祷告,一直仰望神。我想静下心来,但四周有带刺的蔷薇丛扎到我的腿。你知道,当你要祷告或作什么正确的事时,你就看吧,魔鬼肯定跑过来搅扰你。当我走回这里时,夕阳的余辉正照着我的眼睛。我又回到那边去,到处要找个祷告的地方…… 最后我干脆就不管了。我说:“主神啊,就让刺、石头、别的什么东西扎我的膝盖吧,我要祷告了。”于是,我就开始祷告。
31

就在我完全进入了祷告的时候,我从一小片狗木丛中望出去…… 有人知道狗木是什么吗?哦,肯定的。俄亥俄州的人都知道狗木是什么。那里有一小片狗木丛。那道光,就是神的使者,你们在这里见过他的照片;那道光从灌木丛中照出来,说:“站起来吧!”

我说:“是的,我主。”
他说:“往卡特家的路上去。”他就说了这些。
32

那时,我听到铃响。莱特先生曾告诉我说:“你一听到铃响,就是孩子他妈已经作好饭了,你就过来吃。”就是乡下的那种铃铛,他说:“当她摇铃的时候,你就上来吃饭。”我听到了。但我还在异象里,不能回来。你知道神总是在一条线的两头来应允我们。你不相信吗?

就在同时,小乔治娅变得很不安,她知道我就要离开那地方了,她一直在哭,想要来受洗。因她许诺过神,所以心里无法平静下来。
她母亲是个很好的妇人。她走进厨房,关上门,将自己与乔治娅隔开,跪下来祷告。她说:“哦,天上的神,求你对那个低级下流的骗子做点什么吧!他在我们这地方遍地游行。在这九年里,我那可怜的小姑娘躺在床上,从没有抱怨过一次。但现在,他让她满脑子忧虑重重,说是有一个医治者,等等。主啊,责备那个人,责备那个人吧!”她是诚实的。她说:“请把他赶出这地方吧。我那可怜的小姑娘躺在那里快要死了,她再也没有半点活下去的指望了,只能那样躺在那里…… 而那个骗子却用一个假的盼望来激动她…… ”
33

这是她母亲的见证,当时我不在场。她说:“我就站起来,”她好像听到有人来,她就站起来。她女儿住在山上,有一点路。她以为是她女儿,就回头看。她说:“墙上的阳光落下去了(那时我正在山上祷告),我看见有影儿落在墙上。那是耶稣。”她说:“他留着胡子,他的面貌是你所能见过的最美的,他对我说:’你为什么哭泣呢?看谁来了?’我往上看,就看见你的影子,有点秃头,胸前握着那本圣经,走进来,有个人随你一起进来。”

她跑进去,说:“乔治娅,奇妙的事发生了,我肯定是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我看见那传道人走进来。”
34

就在那时,我从车里下来,车门嘣的一声关上。哦,你若让神来做,他就会在两头应允我们的祷告。在那里,乔治娅面对一切的不信仍旧能信。她一直都坚信,神一定会使她好起来。主若医治一个姑娘,他也能医治另一个姑娘。是的。那时,她看到了我。在恩膏下我走上去,甚至没有敲门,就开了门。她父亲到仓库里拿些牛奶,他刚刚才在挤牛奶。所以,我上去,开门,走进去。那妇人,她的母亲,一下子就昏了过去,倒在地板上。乔治娅在那里,她抬头看见了我。

我说:“乔治娅姐妹,你所爱的主耶稣基督…… ”在床后面,有根短柱,被她抓得油漆都掉了…… 她就是那样把手伸到后面,抓住那短柱,大声哭喊,求神拯救她。但她的教会告诉她说,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然而,她重生成为神的孩子了。她一直持守住那个应许。神因他的怜悯显出一个异象,并差我到那里去。它本该就在那里。我说:“现在,我知道你是谁,你就是我所看见的那只被一大堆神学所缠住的羊羔,”哈利路亚!我说:“乔治娅,你所爱所事奉的主耶稣刚才在那山上向我显现,就是那悬挂在奈尔姑娘头上的同样的光,并且他告诉我到这里来。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魔鬼离开你,站起来吧!”
撒但说:“她怎么可能站起来?她的腿还不够扫帚柄粗呢?”那不是一个看法。“不管怎样,站起来!”她曾经连痰盂都拿不起来。
35

她在圣灵的大能之下从床上站了起来,走过地板,赞美神,走到外面,坐在院子里,赞叹那些花草树叶等等。她已经九个年头没有看见它们了。我转身离开那里走了。她母亲爬了起来,开始喊叫,又倒下去,倒在门口的地上,又滚到院子里。邻居来了,以为那女孩死了或出了什么事;而她却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拍着树叶,称颂神。

她父亲听见吵闹声,就走下来。她妻子躺在那里,大家就像这样给她扇风。他听见管风琴在弹奏,就走进房里。他的小女儿正坐在那里弹琴: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愆。
36

哦,是的。从那以后,除了睡觉她就不再躺在床上了。那是十五,十六年前的事了。哦,那是什么?持守住第六感官,因里面有声音说:“主若能医治某人,他就能医治我。”哈利路亚!这是真理。是的。

37

你们还记得在福特维恩的老约翰·雷恩吗?不是那个留着络腮胡子的,而是那个瞎子约翰·雷恩。我在那里一个大教堂里举行聚会。我就要结束,为病人祷告了。那个人坐在楼台上面。他是个天主教徒。他们领他到祭坛前,照他的卡号领他到台上来。

当他走到我面前时,我说:“你的名字是约翰·雷恩。”
“是的。”
“你在信仰上属天主教徒。”
他说:“没错。”
“你过去曾在马戏团里骑车。”
“没错。”
我又说:“你瞎眼到现在约有二十多年了。”
“是的。”有某种白血症或别的东西进入他的眼睛使他瞎了。我说:“你是一个乞丐。”
他说:“不全是,我是坐在街上。”
然后我说:“那么,这一切都是对的。你相信耶稣基督能使你好起来吗?”
他说:“我相信。”
我就为他祷告,按手在他身上。我说:“主耶稣啊,此时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责备这个眼瞎,叫它离开他!”我转过身去看,见他以正常的视力走开了。我说:“主如此说,(你们留意这个)主如此说,你已经能看见了。”
他说:“我还是看不见啊。”
我说:“那跟这个没有半点关系,高高兴兴地上路吧。”随后,他就下去了。
38

过一会儿,有个女人,脖子上垂着一个很大的甲状腺肿瘤,我们为她祷告后,肿瘤就消失了。这时,约翰·雷恩又回来,拉着引座员走过来。那引座员在祷告队列里帮我,雷恩把他叫离讲台,他说:“我要见那位传道。”他们就把他带回这里。他对我说:“你告诉我说我已经得医治了。”

我说:“你是得医治了。”
他说:“那么,如果我得医治了,我就应该能看见啊。”
我说:“哦,不是的,这跟你得医治没有关系,你跟我说……”
他说:“但你说我得医治了。”
我说:“你说你相信我。”
他说:“我是相信你。”
我说:“那你还怀疑什么?”
他说:“可是,我若得了医治,怎么还看不见呢?”
我说:“你一定会看见。因为神在异象中向我显明你已经看见了,所以这事一定会成就。”他是天主教徒,从未那样被教导过。他说:“不过,我不明白。我该作什么呢?”
我说:“你唯一要作的就是上路走吧,为神所赐给你的视力而赞美他。”
他说:“你在哪里?”他开始往前走,他说:“等一等,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叫伯兰罕。”
他说:“让我摸一下你。”我让他把我的手拉过去。他说:“伯兰罕先生,作为天主教徒,我被教导说要相信我的神甫。”他又说:“我来你这里求帮助,你告诉我我是谁和我的一切情况,除了神没有人知道这些。我相信这是真实的。我会一直说,’赞美神。’”他就离开讲台走了。
39

后两个晚上,我几乎没办法聚会了,他上到我这里来,喊叫说:“赞美主!他医治我了。”我正要讲道,他就站起来大声喊着:“赞美主,他医治我了。”

他们给他一份卖报纸的活干。近一个月过去了,他仍然喊着说:“赞美主,他医治我了。”他下到那里去,喊着说:“号外,赞美主,他医治我了。”他们嘲笑他,讽刺他,那些小报童也给他起哄。街上的人说:“那老伙计准是疯了。”
他喊着说:“号外!号外!看哪!赞美主,他医治我了。号外,快来看哪!赞美主,他医治我了。”
40

他们拿住他,询问他,因为他们想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他说:“我头脑跟从前一样正常。但是我相信神,他医治我了,赞美主。”他一直那样喊着。那是什么?他持守住第六感。他里面有样东西持守着它。他根本不在乎是否能看见,眼见跟医治没有任何关系。他用另一种视觉去看。他看见神!我们仰望所未见的事。基督徒的一切兵器就是凭信心。来到神面前的必须信他是神。[来11:6]圣灵一切的果子,都是从看不见的信心来的。我们仰望那未见的,但凭着信心就能看见。哈利路亚!

41

有个小男孩领他穿过街道到理发店去刮胡子。一个自以为聪明的理发师要拿他取乐。他给他脸上涂好了泡沫,其他的理发师向他眨眨眼睛。他正在给雷恩刮胡子,把毛巾围在他脖子上,大约刮到一半时,他说:“嗨,雷恩大伯。”

他说:“啥事,孩子。”
那人说:“我听说,当那个’圣滚轮’来这里时,你去看过他。”
他说:“是的,我去过。”
“我听说你得了医治。”
他说:“是的,我得了医治。赞美主,他医治我了。”他正说这话的时候,还坐在理发椅上,他的眼睛就开了。他脖子上还围着毛巾,就从椅子上跳起来。那理发师拿着剃须刀跑到门口。老雷恩拼命地向街上跑去,大声喊着说:“赞美主,他已经医治我了!”
42

那是什么?抓住第六感。它使人们所信的成为事实。是的,先生。因着这第六感,他们制伏了敌国。阿们!是第六感制伏了敌国。因着第六感,耶利哥的城墙就倒塌,夷为平地了。阿们!你们相信吗?因着第六感,耶利哥的城墙就被夷为平地。

因着第六感官,海也不能溺死保罗。那时他走下去,一切的指望都没了。他在异象中看见主的使者。他就回到上面去,说:“不要害怕。”到底是怎么回事?十四个昼夜,不见月亮和星星,天空还是像过去一样乌黑,仍旧是狂风暴雨。但是,当他看见主的使者后,第六感就开始工作。哈利路亚!
第六感使被囚的彼得得释放。是的,先生。神的大能差来天使到监里解救他。
第六感使保罗和西拉从牢房里出来。神差来地震,摇动所有的牢房。
让第六感在以后的日子里给你效力。因着第六感官,甚至狮子也不能吃但以理。它们不敢碰那第六感。是的,先生。
因着第六感,火也不能把那三个希伯来的孩子烧死。
同样,因着那运行在马大心里的第六感,她看见耶稣使她死去四天的兄弟从坟墓里复活过来。同样的第六感洁净了长大麻风的。同样的第六感使耶稣基督在第三天复活。同样,也是这第六感,要使教会在末期的某一天被提,从这里出来,将她带入荣耀里。
43

不要依赖那五种感官,它们是欺骗人的。只有第六感才是正确的。这里有个小伙子,是查理·考克斯,我不知道他今晚有没有来。我曾与他谈论过第六感。他接受了,相信了。然后放磁带听,他妻子说:“让我来放。”她就到另一个房间放磁带。她说:“主啊,我也得到第六感了,现在,我要让它开始运行,我要得到圣灵。”圣灵就临到了她。那是什么?如果你相信的话,就不靠眼见。虽然没看见,我们还是相信。最终,神还是让我们看见了。他给我们显明出来了。他向我们显明,他与我们同在。肯定的,这样就没有任何借口说第六感不起作用了。让我们低下头。

44

我们的天父,我们谈论了第六感和圣经里的见证,我称信心为第六感官。我读到《希伯来书》11章,讲到第六感官,信心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就是属地的感官无法表明之事的确据。在那里,我们看明了,他们怎样制伏敌国,堵住狮子的口,脱了刀剑的锋刃。以诺因着第六感被改变进入了天堂。因着第六感,亚伯拉罕在异地寄居,一百岁以后才得了儿子。那时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了。他不顾及这些事,他没有因不信对神的应许起疑惑,反倒更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他知道神所作的那应许,且满心相信他所应许的必能作成。[罗4:19-21]

哦!神啊,我们本来应该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但我们是多么不像啊。哦,神啊,求你今晚唤醒这教会会众们的第六感。当时你赐给亚伯拉罕的那个伟大迹象,我们在这里看见它发生了。神啊,我祷告祈求你,让他们今晚看见在主面前的使者,不再依赖自己的感觉和眼见,而是仰赖成就这应许的神的道。愿这里的每个病人都得到医治,每个未得救的人都被拯救,没有圣灵的人都将领受圣灵。父啊,求你垂听我的祷告,奉耶稣的名,阿们。
45

你们大家准备好要接受医治吗?你想让你的第六感开动起来吗?那么,什么是第六感?是信心。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让“密苏里的格言”出错的确据,“我是从密苏里州来的,你得显给我看(你们知道),必须得看见才信。”信心是制伏敌国的武器,行了公义,行一切从第六感官而来的神迹奇事。唤醒它吧!从你属灵的眼睛里去掉一切的捆绑。环顾四周,看看你能否明白;神仍然是神。

好的。你们拿到祷告卡的人,请照号码在我右边这里排成一队。1、2、3、4号请站起来。1、2、3、4、5、6、7、8、9、10号的请到这边来。[伯兰罕弟兄同某人讲话]是的,哦,那很好。这样,人们可以过来,很好。你若方便,请带他们下来这里。5、6、7、8、9、10、11、12、13、14、15、16号的…… [磁带有空白]
46

一群虔诚的人,一群被挑选出来的人,在他们那个世代里(犹太人),被教导说有一位将要来的弥赛亚,他来的时候会作这些事。但是,当他来的时候,他们没能认出他。那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不是吗?我认为这是世界上一个最可悲的故事。世界是借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约1:10,11]确实太让人伤心了。

现在,注意。他们正在等候弥赛亚,是不是?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一定是神兼先知。多少人知道这点?他一定会行先知的迹象。因为摩西说当他在肉身显现的时候将是一位先知。他将是一位先知,且行先知所行的一切迹象。就像现在的犹太人,他们正在等候……
47

今天下午,我和约瑟弟兄谈话。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利未·贝鲁斯弟兄给他们送去了近五十万本圣经。那时,阿根布莱特弟兄给我放了电影《午夜前三分钟》。那些犹太人从世界各地回来,从伊朗南部等地方回来,他们从未听过耶稣的名字。自从罗马人的掳掠以来,他们就住在那里。他们从未听过耶稣基督的事。贝鲁斯弟兄把那些圣经送给他们,他们都读了。

过后,他们会见了那些犹太人。我自己看过那影片。他们看过了。人们问他们说:“你们回家乡去的目的是什么,去送死吗?”他们背着老人和行李等等的东西回到家乡。
他们说:“我们回去是要看弥赛亚。”是的,先生。
48

当无花果树发嫩长叶的时候,夏天就近了。[太24:32]大卫的六角星旗,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国家。世界上最古老的国旗在两千五百年后第一次再度飘扬起来。是的。耶路撒冷有她自己的货币,流通的货币,有自己的法律和政府。她再度成为一个国家。耶稣说当无花果树发嫩长叶的时候,时日就近了,已经在门口了。

当他们看到发现这些经文的时候…… 他们不像我们华尔街的那些犹太人。他们相信了,就回到家乡去。当他们来叫犹太人上飞机时,他们甚至从未坐过飞机,害怕那玩意儿,没见过这些东西。你们在《观察》杂志上看过了。老拉比从那里出来,说:“记得吗?先知告诉我们,当我们被呼召回家时,我们要乘坐在大鹰的翅膀上飞回去。”哈利路亚!听着,“在大鹰的翅膀上被带回来。”[出19:4]
他们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再一次回到了那里。他们拿着这些新约小圣经,开始读。你们知道,犹太人读书,是从右往左读的。当他们读完以后,他们说:“这位耶稣若是弥赛亚的话…… ”我要让你们看到他们正处在什么地方。他们说:“这位耶稣若是弥赛亚,那么他必定是先知。如果他已从死里复活,让我们看看他行先知所行的神迹,我们就一定相信他。”阿们。哦,是的,是的。
你们外邦人还不赶紧跪下祷告!神把他的恩典转回到犹太人的时刻已经近了。你们外邦人将被印在神的外面,不再有怜悯,除了原子弹,什么也没有了。所以当趁着你还有机会与神和好,赶紧与他和好。你们现在就要与神和好。
49

注意。当耶稣来到犹太人那里时,他行了弥赛亚的迹象,向他们显明他是一位先知。但他们说他是一个算命的、别西卜、魔鬼。然而,也有很多的人在等候弥赛亚。多少人知道,根据圣经,在地上只有三类的人,就是含、闪、雅弗的子孙。他们都出自挪亚的三个儿子。是的,是的。那就是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即一半犹太人,一半外邦人)。那些撒玛利亚人正在等候弥赛亚的到来。

50

耶稣走到城门那里,坐下来,有个妇人走出来。他对她说:“请你给我水喝。”

她说:“这不合你们犹太人的习惯。我们彼此没有来往。”
他说:“你若知道和你说话的是谁,你就会向我要水喝。”谈话继续进行着,最后耶稣说:“你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得不错,你已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
她说:“先生!”那个妓女比美国三分之二的传道人更认识神。是的。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撒玛利亚人)知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一定会行这些迹象。他一定会将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们,但你是谁呢?”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她跑进城里去,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你明白了吗?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是的。
51

他曾在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面前行过那神迹,但却没有在外邦人面前行过。我们是盎克鲁-撒克逊人,野蛮好战的民族,跪拜各种偶像,罗马神像等等。他从未向他们行出这个迹象。他说,在末后的日子里,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将看到约拿的神迹,即复活的神迹。

耶稣还告诉他们:“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所多玛得到的是什么神迹呢?一样的,就是神的使者转过背来。(你们那些人都准备好了吗,比利?每个人?好的)。
52

现在,你们这里有多少人没祷告卡,但要神医治你们,请举手。说:“我要神医治我。”要是还有人有祷告卡的,就请拿着卡,进到队列里来。要是没有,你们就…… 不管怎样,我们也不会漏掉你的。你们要是能相信我今晚所讲的,就是那第六感…… 你们要全心相信。

你们许多人把这些手帕送上来。我为每一位祷告,尽我所能地为每一位祷告。如果我漏掉了谁,请你们写信到印地安那州杰弗逊维尔,写我收就行了。我会送手帕给你。明白吗?我会邮寄给你们。你们的手帕若丢了或找不到,就给我写信。你一分钱也不用付。只要写信,我们就给你寄去。因为,有时一些人会随之寄些钱来,因为我们每星期在邮费上要花几百块,将那些手帕寄到世界各地去,也会有各样的神迹奇事从他们那里反馈回来。那些是我无法亲自去作的。但现在请你们看。
53

我估计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 我知道,在这里有一些人是从杰弗逊维尔来的。但我没有看见他们任何人在祷告队列里。他们若在里面,那我会友好地叫他们出来(是的),因为我回家时可以见到他们。这个祷告队列是为这里的人和那些不便来的人而设的。

有位女士站在这里。我若能医治那妇人,但却不去作,那我就是个无赖。我若能医治她,苏利文弟兄,要是我能医治她,但却不做,那我就不配站在讲台后面。然而,我无法医治她。她若患了病,那她已经得了医治。我不知道她是否有病。但她若患了病,耶稣在加略山受死的时候,就已经医治了她。主已经成就了永远医治的事。他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赛53:5]对吗?
54

现在,这些坐在轮椅上被推过来的人,我要你们看看…… 我记得,昨晚有个坐在轮椅或躺在担架上的妇人,当圣灵呼叫她时,就带她走出了担架。哦,许多时候,你们坐在轮椅上的人,一旦说:“哦,我的病没希望了。”只要你相信是那样,你的第六感就死了。今晚,你的第六感若是活着的话,那现在就是你遭受折磨的最后时刻。你们从这里出去,回家,康复了。

站在这里的男人和女人(这位黑人弟兄和姐妹)带着小男孩,你们相信吗?你是有信心的,我的弟兄。你也是有信心的,姐妹。这小家伙太小,不晓得什么是信心。你们相信神能医治你们的孩子吗?这位站在这里带着小男孩的女士,你也有信心……
你们站在轮椅四周的人,我要你们对那些人有信心。你们从那里出来,有些人得心脏病,过几天就要死了。要是没有什么转机,你们就死定了。这里的一些人可能要跛着脚度过一生。但你要是现在不紧紧抓住神,你就会死。是的,先生。那么,你们要抓住神,说:“神啊,我正在使用我的第六感。我相信。我相信你会使我好起来。”那么,神就一定会让你好起来。你们不相信吗?我全心地相信。
55

现在,我不想按照分辨人心的方式来做。我没法对五十个人一一地讲。我办不到,但我要祷告。现在,若神依然是神,若神仍然是神,那么他就能照他定规的方式去行。

什么是最高形式的信心呢?有个罗马人…… 有个犹太人说:“请你来按手在我女儿身上,她就必好了。”
但那个罗马人说:“我是不配的,只要你说一句话。”这才是外邦人应该做的。在海外等地方的许多聚会中,他们只要看见一件超自然的事,那整个会众就能凭着信心走出去。明白吗?他们都相信了。但是,在这里就很难了。
你们是五旬节派的信徒,你也许是卫理公会信徒。但你们若得到圣灵,就真是五旬节的信徒了。现在,你要是准备好了让第六感被激活起来,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56

这位妇人,或其他人,我不认识这位妇人。我猜想,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这位妇人,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她。她说她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她。那么,我如何能够知道…… 她只是走下来,那些祷告卡混杂在一起。她拾起一张卡,就来到这里,恰好是队列的第一个。

当我跟她讲话的时候,你们在下面的人若是相信,那你看神会不会去到你那里,就跟在这里一样。明白吗?这医治也会临到一个从未出席聚会的人身上。这证明了这是真理。
神对摩西说:“带着这恩赐下到那里去,让他们看看你手上的大麻疯是怎么得医治的。”他只作了一次,所有的以色列人就都跟随摩西往应许之地去了。明白吗?他不是每次遇见以色列人都说:“你们看,我手上的大麻疯得医治了。”不,不。他只作了一次,他们就相信了。我们也应该这样。看见了,就相信。
57

这是我的手。到现在为止,我知道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位妇人。我若见过她,我也不认得她。她对我是完全陌生的。但是,若圣灵临到我,告诉我说,她站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或她作过什么事,或打算作什么事,或只有她知道,我一点也不知道的事;这就证明,他就是在井边与那妇人说话的同一位耶稣。他向这外邦人的世代证明,曾以父的身份显在火柱里的弥赛亚,也曾以子的身份住在称为神儿子的肉身中,此时,却以圣灵的身份住在你我里面;借着因宝血而来的成圣,住在我们的身体里。圣灵居住在我们里面,“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约14:12]“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约5:19]你相信这话吗?

58

现在,我要问你们坐在轮椅上的人。我若能医治这位妇人,我肯定会去作的。我若能医治你们,我必定去作。但我不能。可是,(这个女人就在我身边)如果主神告诉我有关这个女人的事(她可以判断这到底是真是假),如果这事只有她知道而我不知道,那你们就晓得,必定是某种超自然的能力才能行此事,对不对?照着神的应许,你相信那是神的儿子吗?你相信他应许过他会行这事吗?你们这里所有的人都相信吗?那么,接受你们的医治并全心地相信,好吗?你们若真正相信的话,只要一个例子就解决了。阿们。那的确是真理。你只要相信这一点。这肯定是真理。

那么,好的。现在我要站在麦克风前。因为当异象临到时,我不知道说话声音是小还是大。我已经叫这里的会众答应我,当圣灵启示我一些你自己知道而我不知道的事时,你们就都要接受医治。如果主医治了你,那会激励你,使你有信心,会吗?肯定会的。
59

现在,我跟你说话,就像我们的主对井边的那个妇人说话一样。明白吗?他首先引起她的注意。因为她是第一个,我也是这样要引起她的注意。明白吗?你是一个人,拥有一个灵和一个魂。我也是一个人,有一个灵,有一个魂。现在,我晓得你是一名基督徒。因为你的灵正在向我作证说,你是基督徒。是的。他感觉到很亲切。如果你不是,他就会移走。

你曾出席过这些聚会,看见这些事被成就吗?你看见过的。你曾注意到,当罪人来的时候,他就那样从他们身上移走了。就在那时,有话对他说:“你是个罪人,你作了这样那样的事,你还作这作那。”看见了吗?
60

你若全心相信的话,你里面完全相信;神就会告诉我你有什么麻烦或别的事。那么你就要接受医治,大家也会因此而相信。这些瘸腿的病人说过他们要相信,那些患病的和得心脏病的人说过他们要相信。那么,每个人都要相信,下面队列里的人都要相信。不用在祷告队列里再一一地作。每个人都要真正地使用第六感,只要说:“感谢主,他医治我。”主对每个人的心意也是这样。你刚好是被吸引到这里来的人。在后面还有很多人。说不定,再过一会儿,圣灵将临到全会众。我不知道主会作什么。当我很虚弱的时候,我的儿子或基尼,他们在那里,就会来扶我,我就知道这是…… 然后我就得停下来,(明白吗?)因为我不能再继续。有时候,异象太多了,每样东西看上去都像是异象,你就不知道你到底在什么地方。明白吗?耶稣说:“你们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12]

61

现在,我看见了那妇人的毛病。她来这里接受代祷,是因为有个肿瘤。这肿瘤是在手臂上。是的。不是吗?你现在相信吗?看,我是看不见那个肿瘤的,但它瞒不过神。我告诉你,它在哪个手臂上,好吗?是右臂,对吗?如果对,请举手。

现在,你全心相信吗?第六感对你起作用吗?你是想瞎着眼,说:“哦,这还不错”呢?还是让第六感真正起动,说:“赞美神,我知道那个人不认得这妇人。看,只有耶稣基督才认得她。他应许说他会做这事。”这就说明,你如果相信,就一定会康复。
62

你说:“你可能是碰巧猜对的。”我无法猜测,这不是猜出来的。我要告诉你另外一件事。你不是从本地来的,你是从赖马来的。没错。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怀特太太。是的。神现在医治你了。回家去并全心地相信。

现在,你们每个人都相信吗?对神要有信心。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只要你能信。我若告诉你们,你们坐在轮椅上的人都得了医治,怎么样呢?你们会相信我说的吗?那么,上路回家吧。因为你已经好了。对神要有信心。
现在,我若按手在你身上,并说:“撒但,离开这个孩子吧!”怎么样呢?你会相信吗?你会康复吗?过来。撒但,我奉耶稣的名,叫你离开这个孩子。阿们。要相信。要有信心。
我若按手在你身上,说:“撒但,离开他,”怎么样呢?你会相信吗?撒但,我奉耶稣的名,叫你离开他。阿们。神祝福你,要相信。
63

我若告诉你是什么毛病,对你有帮助吗?还是你想让我按手在你身上?是哪一个?是让我告诉你患什么毛病吗?那毛病是在你的后背,是的。对吗?那么,回家去吧。奉耶稣的名得痊愈了。好的。

如果我告诉你什么事,并按手在你身上,你相信你会康复吗?那过来吧。奉耶稣的名,愿她得痊愈。阿们,要相信。好的。
你怎么样?我相信我认得你,是的。我要按手在你身上,并说:“撒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叫你离开我的弟兄,阿们!”现在就相信吧。弟兄,去吧,要全心地相信。
64

你们大家都相信吗?听着,有些事是我不能明白的。为什么当圣灵降临下来启示那些事的时候…… 主告诉我,那些人出了什么毛病。我在这儿停一下。另外那些人无法进到队列里来。当你看到人们走过来,有足够的信心得医治,或按手在他人身上,目睹神所行的事,那这岂不跟用辨别的能力让你看到所行的这些事一样伟大吗?难道我们已经变得如此的美国化,非得让圣灵娱乐你才行吗?!

上来,到这儿来。我不认得你。我们彼此都是陌生的,对不对?你认得我,但我不认得你。不过神认识我们两个。若是神告诉我你有什么麻烦,你会全心地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好的。是心脏病。确实是。你现在全心相信吗?你相信你会好吗?你从很远的地方来,就是为了要参加这个聚会,对不对?你从加利福尼亚长途跋涉来的。是的。你还带着妻子一同来,是吗?她也想得医治。但你们没有拿到祷告卡。她的胯骨有毛病,那是因跌倒引起的。是不是?回家去吧!你们两人都会好起来的。要相信。
65

这跟那个一样…… 你若能信,凡事都有可能。你信吗?姐妹。你相信只要我按手在你身上,你就会康复吗?那么,过来吧。奉主耶稣的名,医治这妇人吧。好的。

女士,到这来。现在你们明白了吗?为什么?那个女人跟那个男士一样都得了医治。我们为什么不说:“赞美主,因他医治了那妇人”呢?明白吗?
66

你知道,我晓得你患了什么毛病。你我都很清楚那是什么。你知道神会告诉我的。我若告诉你,对你会有帮助吗?你的神经有毛病。这绝对没错。要全心地相信,去吧,奉耶稣基督的名得痊愈了。要有信心。

姐妹,你全心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好了吧。
你全心地相信吗,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好了吧。要有信心。
上来吧,姐妹。你全心地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好了吧。
瞧,这的确是神要我们这样来做,对不对?这些神迹将随着那些信的人。
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好了吧。阿们。
你是为她才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叫魔鬼离开这孩子!阿们。回去,好了吧。
你想吃饭吗?想让你的胃病好了吗?奉耶稣的名,去吃饭吧,得医治吧。你全心地相信吗?
67

要抓住第六感,将那不中用的五官放在一边,要相信。

你好。不管我告诉你有还是没有,你都会相信吗?不管怎样,你也会相信。好的。你两肩之间的脊骨上有轻度的囊肿。去吧,相信并得以康复。你相信吗?要有信心。
弟兄,过来,你相信吗?奉耶稣的名,愿他得以痊愈。
过来,你相信吗?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按手在你身上,你会好的。阿们。现在就相信吧!
先生,你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好了吧!阿们。你若信,耶稣就会医治你。
奉耶稣基督的名,好了吧。就要这样,弟兄们。这就是得医治的方式。
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得医治吧。阿们。
过来,姐妹。如果圣灵的恩膏在这里行出那样的奇事,那你一定相信我正被神所恩膏,你会吗?那么,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并得医治吧。阿们。
弟兄,你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得医治吧!
68

你若能信,凡事都有可能。

这是下一位病人吗?好的。你全心地相信吗?姐妹。是的。阿们。她真正得到了。我刚才在观察,她上面有个阴影,已经离开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转过去看,那东西就离开了,因为她相信。明白吗?这就是了。
我不认得你,你不认得我。我们彼此都不认识,但神认识你。他知道,我在这里,若是能够,我就会帮助你。你相信吗?
等一会儿,会众中发生了什么事,在什么地方,是在什么地方。没错。是在后面,有人开始相信。哦,你的病是在背上。是的。你有背痛,费恩胡弗小姐,回家得医治吧!
69

过来吧,你全心地相信吗?先生,你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好了吧。

过来。不管我说出你有什么毛病,或没有说出来,或别的什么,你都会相信吗?那么,你的妇科病已经离开你了。去吧,是的。不管怎样,我说它已离开你了。好的。
你相信神要医治你的神经紧张吗?那好。奉耶稣的名,去吧,并得以康复,要全心地相信。
你想让你的胃病好了吗?好的,奉耶稣的名,去吃饭,并得医治吧。
你全心地相信吗?好的。你信吗?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家去,好了吧!好的。
你相信这小孩的病会好吗?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斥责这加疾病在你孩子身上的魔鬼,愿这孩子得医治。阿们。那么带他走吧,不要疑惑。你若能信,就等着看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事吧。
你全心地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得医治。
70

医治的事不断从这里出来。坐在后面,带一顶棕色帽子,有点瘦的女人,她得了肺结核。是的,姐妹。我不认得你,你不知道…… 哦,你应该认得我。你曾在我的聚会中被医治。我看到,那是在印地安那州的福特维恩。哈利路亚!是的。在那里,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得了什么病吗?你长了肿瘤。神已经医治了那肿瘤。这是主如此说。哈利路亚!

我要挑战你们,相信!有许多人相信了。对神要有信心。姐妹,你信吗?奉耶稣的名,去吧!并为神的荣耀,得医治吧!
弟兄,你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好了吧。
弟兄,你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得医治吧。
姐妹,你信吗?奉耶稣的名,回去得医治吧。
弟兄,你信吗?奉耶稣的名,回去得医治吧。
你为这婴儿相信吗?现在,请看,我知道,这疾病是生来就有的,但这没什么关系…… 魔鬼在任何时候所干的事,神都可以把它除去。你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斥责这加疾病在孩子身上的魔鬼,愿这婴孩得以康复。阿们。
71

姐妹,你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并得医治吧。

姐妹,你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并得医治吧。
姐妹,你信吗?奉耶稣的名,回去并得医治吧。
姐妹,你信吗?(这是祷告队列里的最后一个吗?)好的。请你看着我。你全心地相信吗?若是神告诉我你患有什么病,你信吗?一个,是你的眼睛开始变坏了。是的。那并不是主要的。你有肿瘤,在胃里,你不是从这里来的。回到伊利诺斯州,得医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你若能信,凡事都有可能。你信这个吗?
72

坐在后头的那位男士,带着一个婴孩,这婴孩心脏里面有个洞。你是从田纳西州的切特诺迦来的。科克莱恩先生,回家去并相信。那婴孩的心脏一定会愈合的,耶稣基督使他好了。哈利路亚。那是我们神的大能。对神要有信心。

坐在那里,在这边,有个从田纳西州孟菲斯来的女人,正在为她失丧的女儿祷告。对神要有信心。
我正在找一位妇人,在会众中我没见到她,不过她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正在祷告。求神帮助我找到她。她有心脏病和糖尿病,但她有信心。她的名字叫威尔斯太太。对神要有信心。[有人说:“她在这里。”]好的。好的。姐妹,你的信救了你。除此之外,你的家人都有心脏病。你没有祷告卡,是吗?是的,因为祷告卡都发光了。你家人都得了心脏病,你有个兄弟有心脏病,他没有来,他住在马里兰州的巴尔第摩。他还没得救,因为他被一团黑影笼罩着。这是主如此说。
73

你们全心地相信吗?第六感正在你们里面做工吗?把你们的手彼此放在对方身上。

哦,神啊,天地的创造者,在这时候,差来圣灵,靠着耶稣基督的名,在神的同在中医治每一个人。
你们相信吗?在这里,有多少人想要接受耶稣作你们的救主。请站起来。你们要亲近他。神祝福你们。神祝福你们。好的,太好了!
74

有多少人要得到圣灵?请站起来。你们每一个要领受圣灵洗的人请站起来。在这里的人太多了,我们不能一个一个去到你那里,请你们都进到那个房间里,这样我们就可以在那里见你们。奉耶稣的名,你们若是存着虔诚的心来的,就一定会被圣灵充满,从罪中得拯救。今天晚上,你们都进到这个房间里,是时候了。你们从这儿去到房子里。所有在这里的人要相信神,要得拯救并被圣灵充满。你们都去到这个房间里,这样,我们就能服侍你们。

如果从杰弗逊维尔我的教会来的人还没有领受圣灵的…… 柯林斯弟兄和他们所有人,自从到这里以后,就都领受了圣灵。哦,他们已经轰动了这个国家。你们从各处来的人,现在就是你们领受圣灵的时刻了。不要离开这里,直到你们领受了圣灵。来吧,你们所有的罪人,走进来,寻求神的救恩,这就是道路。
75

我挑战在神面前的每个男人,每个女人,就是那些患病的,有问题的人,我吩咐你们,在我祷告的时候,你们要相信主耶稣基督。你们信吗?多少人会许诺说他们要信?若是神赐给我能力去辨别诸灵的话…… 我要告诉你们,我不能医治你们。当耶稣为你死的时候,他就医治了你。别让第六感变得麻木不仁,现在就起动它,相信它。你们所有坐在轮椅上的人是怎么想的?你们相信吗?那么让我们向神举手。

76

哦,主神啊,不要让这传讲的信息成为徒然,不要让神的能力今晚白白地浪费掉。但愿天上的神差来使人坚信的能力并医治每个人。叫那带来癌症、心脏病、瘸腿、白血病和任何疾病的魔鬼离开他们每个人。我靠着天使所托付的恩赐挑战魔鬼,借着因耶稣基督的受苦而有的医治,医治一切有病的和受病痛折磨的人。

从他们里面出来吧,撒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从他们里面出来。
现在,你们接受基督作为你们的医治者的人,我不管你患的是什么病,都没什么两样。你若相信神,请举起手。并奉耶稣基督的名接受医治。这就对了。阿们。神祝福你们。成了!太好了,太好了!神祝福你,苏利文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