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10 被弃绝的王

1

今晚我稍微早了一点开始,我听说苏利文弟兄替我收取了一个爱心奉献。为此我真是全心感谢,朋友们。即使你不这么做,我也是一样的,这没有关系。我已经在事工场上31年了,我从没有为我自己,或者其他任何人收取过奉献,我从没有拿过。人们曾给我奉献,这些奉献都放在了我们教会的基金里,然后为了神的国用在海外事工旅途上。我靠工资生活。我一周有100美元,那是我得到的,没有任何……我想后面的人可以,弟兄,也许……我尽量抬高点,这样录音机……这比医生办公室里的绷带还多,是吗?谢谢,弟兄。希望不会让后面的人听不到了,都放到这里了……

2

所以我将尽我全力,尽我所知的,保证奉献的每一分钱都用在神的国里,尽我所知道的,因为那是你生活费的一部分。我知道这里没有百万富翁,你们需要你们赚到的每一分钱。这东西好像头很弱,是吧?这样吧,我就拿我的圣经顶着它。这样可以吗?好的。估计这能顶一会儿。我来帮你弟兄。我们这里有些东西,这样,可以了吧?找个东西支撑一下。你知道,有时候我们都需要这样,把我们给支撑起来,就像我们说的“给胳膊打一针”。

我非常感激,会尽全力保证这些奉献被用在神的国上。
3

哦,好家伙,又多了些绷带。呐,这下肯定能把这“伙计”给撑起来了,对吧?这个“伙计”很重要。【有人说:“他一定是这些孩子里的一位。”】他肯定是,他一定是的。哦,我肯定是把什么给盖住了,因为我把书放在这里的一两个麦克风上了。我们这是劫富济贫了。非常感谢你,弟兄。不管是下面谁的麦克风,他们肯定会很感谢你这么做的。

4

今天对我来说是个大日子。我们有很多……我这里要宣布几样事情。首先是,你们今早都被邀请参加基督徒商人团契的早餐会。我们总是在那个聚会上有很美好的时光。早餐会将在曼彻斯特酒店举行,我想是在宴会厅。票已经在卖了。你可以去见卡尔森弟兄,或者我的事工秘书梅西埃弟兄,或者这里的高德弟兄。他们有早餐卷。如果你没见着他们,也可以过去。早晨那里会有人给你早餐卷的。说什么?洛克威尔弟兄也有早餐卷。(你知道还有人有吗?)好的。但是如果你错过了,早晨会有人在休息室给你早餐卷的。如果主愿意,早晨我会在团契上讲道。

5

我喜欢基督徒商人团契,因为它支持我所相信的:一个宗派之间的团契。他们在世界各地赞助了我很多的聚会,因着这么做,所有的教会可以来赞助,因为在他们的团契里,他们教会里的人,在他们教会里的商人加入了这个组织。这样,有的时候不管他们喜不喜欢我,都不得不接受我。他们不得不接受我,因为他们有弟兄在那里。

6

但我总是感谢主,因为甚至那些看法不同的传道人和教会(有的甚至都不相信五旬节的经历),他们也会进来帮忙赞助聚会。

我曾经得到过浸信会、卫理公会、路德派、长老会,以及各种不同教会的赞助。在墨西哥,在墨西哥城,我想是整个浸信会赞助的。在许多地方是路德派赞助的。在瑞典,我想是的,或者挪威,是路德派教会想赞助一个全国性的大会。在波多黎各,其中一个曾经赞助过葛培理的人,是他的一个翻译,来参加了聚会,主行了伟大的事情。在那儿只有两个晚上。现在他们整个岛上的传道人协会,已经准备举办一个全岛性的聚会了。
7

当我那天早上离开的时候,有一个人,是当地那个大机场的头,跑过来拥抱我,哭了起来。他个子不高,他说:“伯兰罕弟兄,你一年前在这里呆了一两个晚上,我就坐在会众的后面。你当时叫出我的名字,然后说出我患了多年的偏头痛,然后你说:’主如此说,今晚这个结束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痛过了。”他是那个机场的头,一个重要的官员。我不能说他是那儿的头,但他是那里其中的一个主要人物。

8

在今早的面谈中,主赐下了许多异象。今早我这儿来了一群人。我们用早晨的面谈来处理那些无法……就是那些紧急或类似的事情。他们必须得从主那里得到一些神的话语。所以主在这些事上真是太恩待我们了。有一个人告诉我(我不记得这事了,得回去听录音才知道),一个从南方来的人,我想是阿拉巴马州的什么地方,圣灵准确地说出那个女士是谁,她叫什么名字,曾做过什么,当她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受了伤,说出她从哪个城市来等等所有这些事情。当提到她的名字时,称呼她为“小姐”,而她是一位中年妇女,但她从未结过婚。这说明圣灵有多么准确。

9

然后在今早的面谈中,我想他们在这里,有几个宣教士,在聚会的什么地方。我没有记下他们的名字,但他们今早来面谈,说到以前他们参加了其中一场聚会,那位女士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她丈夫也是。圣灵说出她是谁,她忍受的是什么,说出她丈夫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一生中做过的事情,他们的呼召在哪里,他们本来要向那些头上带小帽子的人传道,就是犹太人,他们要去到海外,以及要发生什么事。她说每件事情都完全正确。

她说,他们回来后她就病了,医生想给她做手术,是胆里面有某种疾病,他们想立即做手术。但是她来到这边(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她说她祷告,“哦,主,我要过去。”她拿到一本杂志,上面刊登了聚会要在哪里举行。她说:“主啊,我上次去那儿,拿到了3号祷告卡。主啊,求你让我再次拿到3号卡。”
10

她说,圣灵似乎告诉她……她是个基督徒,我想原来是路德派的,是一家医院的护士。她说主告诉她,“你会拿到3号卡的。”

她说那天晚上,当我儿子在发祷告卡的时候……这样就是两次了……当我们进行这样的聚会时,没有人知道会是谁,因为比利必须在众人面前站起来,拿着卡,把它们全部打乱混在一起,这样人们就能看见。还有一件事,没有人知道我们会从祷告队列的哪里开始。我上来,圣灵让我从哪里开始,我就从那里开始。所以他说他起来,把所有的卡都洗过,然后下来。
她说:“我想要一张。”他就把卡递给她,然后继续发。她看了看,是98号,我想,或者97号。我想是97号,我想是的。她说:“哦,主啊,你应许我是3号,现在你给了我97号。”或者是98号,还是97,我想应该是97。她说:“你给了我97号,但你应许我是3号。”她说她哭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说:“永远不会叫到97号了。”等她进来的时候,我可能从1号开始。她说那天晚上我来到讲台上,对着会众非常严肃地说:’我今晚会从100号开始,然后倒着来。’3号。那位女士在这里吗?哦,她就在我前面。哦,主祝福你,姐妹。圣灵总是正确的,不是吗?是的。主祝福你。好的,很好。你看,如果圣灵应许了你什么,如果是圣灵,那你一定会得到的,就像他说的。不管发生什么,你一定会得到的。
11

现在,对于这次大会,苏利文弟兄,博兹弟兄,温斯顿弟兄,以及所有的传道人,和所有的人们,我感谢你们出色的合作。对我来说,在我一生传道的所有聚会中,这是最好的聚会之一。我拥有更多的自由,可以没有任何约束地、自由地传讲。感觉就像在我家乡自己教会的讲台上一样。在我的记忆当中,这是我感觉最好的一次大会。我永远不会忘记这次聚会。愿主祝福你们的祷告及合作。我真的非常感谢,如果主再给我们机会的话,无论是在哪里举行,希望明年能再次和你们在一起。我不知道主会不会给我们这样的机会。我想说,我真的非常感谢这次机会,非常感谢这次大会,因为……

呐,我一直被人指责,说我反对宗派教会,但不是这样的。除了罪,我不反对任何东西,瞧。我只是……我不反对任何宗派或者人,我是卫理公会的,就像我是浸信会,或五旬节派,任何其他的一样。我是你们的弟兄,这没有任何区别。
12

有时候我对宗派很严厉。那是因为他们自私的态度,当他们把自己缩进一个小壳里,说:“我们得到了。你们剩下的人都得不到。”你无法把五旬节组织起来。当我们想从五旬节里建立组织,我们就是让神不喜悦。我们说自己是“五旬节这个”,“五旬节那个”, 但这是不对的。五旬节是一种经历,不是组织。但有的时候不同的群体想让自己的群体人数壮大……那只是个属世的表达。在我一生中曾进入的每一个群体里,我都找到了真正被圣灵充满的男人和女人。是的先生,在他们所有的里面。

13

愿这个聚会永远保持自己独立的标准,这样所有的群体都可以来到一起,自由的五旬节,自由的浸信会,自由的卫理公会,一位论,两位论,三位论,还有其他所有的人,不管是骑着单峰驼,还是双峰驼,还是三峰驼。不管你骑什么,都可以来。

14

你知道,雅各挖了一口井,结果非利士人把他从井边赶走了,他称呼它,我想是“怨恨”(我只是这么说,我记不清具体是什么了。)他又挖了一口井,非利士人又从他那里夺走了,他把它称为“争斗”,然后雅各再挖一口井,他称它为“有地方给我们所有的人”。就是这口井,这就是独立,在那里有地方给所有的人,每个人,无论是谁,只要愿意,任何教会,任何信条,任何宗派。我们在这里代表五旬节的祝福,这祝福能临到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天主教的、犹太人,无论你是谁;能临到黄种人、黑种人、白种人、棕色人、所有的人种,所有的信条,所有的人群,只要你预备好了,任何时候都可以。希望能永远保持这样,这是我的祷告。

15

不要忘了,今晚是这次大会的最后一天,弟兄们要回家了,我想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要回去了。我不知道今晚我要为病人祷告,所以我本想再多呆两晚上,为来到聚会里的病人祷告。但我注意到在加油站的橱窗里有一张通知,上面写着“每晚都有为病人祷告”。我是昨天和约瑟弟兄一起经过那里时发现的,所以昨晚我们开始为病人祷告。我不知道我要为病人祷告。所以,如果你在这里,而且也不急着回家的话,我们非常欢迎你们留下来,跟我们在周六晚上和周日下午一起聚会。

16

我们会在周日下午结束,因为我们不想让大家错过周日晚上他们自己教会的聚会。

去你们自己的宗派和你选择的教会,这是你的责任。的确是这样,为了你的牧师,并把他作为属神的人去支持他。如果他还没有看见光,不要和他争吵。爱他,为他祷告。那是让他进来的方法。是的。如果你去到一个不相信五旬节祝福的教会,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你继续保持……你接受了五旬节的祝福,然后告诉你的牧师,告诉他那有多甜美。你知道很快他就会像那天晚上的柯林斯弟兄,那个卫理公会的牧师一样,当他得到圣灵的时候,他去找到他的哥哥和嫂子,他们所有的人,他们也得到了圣灵。所以,事情就会这样。明白吗?
17

我们从来不想把任何人从一个教会里拉走。我们不想说:“让所有这个教会的都加入那个教会。”不是这样的。就呆在你所在的地方。这没问题。只要他们接纳你,并且你也得到了祝福,你就呆在你所在的地方,但要尽力彼此交通。这才对。就是弟兄之间的交通,弟兄们彼此交通。我相信每个人都是这么相信的,对吗?当然。那很好。

18

呐,我本来想宣布明早要讲的题目,但我还是先不管它了,因为我说我要讲一些东西,结果到了那儿之后却又跑到别的东西上去了,瞧。我只是……要是我讲道能像我割草或去某个地方打猎一样就好了。我去到山上,走到山顶,站在那里向外望,感到山顶的微风,听见郊狼的嚎叫,哦,天哪!要是我能像在那里一样传讲就好了,坐在岩石上,从岩石上下来,绕着树行走、传讲、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要是在这儿能像在上面那样,那我就会是一个不错的传道人了。

19

当我去到院子里割草,有时我不得不停下来,把我的旧割草机停下来,跑进车库说:“主啊,帮助我。我不想在院子里这样,人们会以为我疯了。”但等我到了这里,我思想的那些东西全都忘了。瞧,我就必须得依靠他。这是为什么有时我没法说我要说的,但不管怎么样,主会帮助我做这些事的。

20

呐,今晚让我们转到主题上来,如果我可以这么叫的话,在《撒母耳记上》第7章……是第8章,从第4节开始。《撒母耳记上》,第8章,第4节开始。我们来读:

⁴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见撒母耳,⁵对他说:看哪,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们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审判我们,像列国一样。⁶但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给我们一个王审判我们。他就祷告耶和华。⁷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所说的一切话,你只管听;因为他们不是弃绝你,而是弃绝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⁸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现在,他们常常离弃我,侍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
21

我要起个题目,稍微讲一会儿,然后我们开始从昨晚停下来的地方,按卡片为病人祷告。明天晚上,明天下午会发祷告卡,明晚会再有祷告队列,周日在两点钟【一个弟兄说:“两点半。”】两点半。我们会在2点钟发祷告卡,然后是周日下午聚会,为病人祷告。

我想给今晚的主题起个题目:“被弃绝的王。”真希望我们能让今晚所有站在这里的人有位子坐。不过我会尽量快点,这样你们就不会站太长时间,但请你们稍微集中注意力听我讲。
22

撒母耳时代的人跟所有时代的人非常相像,他们到了一个地步,想跟其他的人一样。这是人的本性。人们想彼此模仿。你要是买了某种款式的衣服或者汽车,房子或台阶,门廊的台阶刷成了某种颜色,你看你的邻居,他们肯定受不了了,他们也得这样。你去教会带着某种有点与众不同的帽子,下个礼拜天你许多的姐妹也会带上同样款式的帽子,如果她们能找到地方买的话。不知怎么的,人们就是想跟别人一样。如果用得正确,这是一件好事,如果用在正确地方的话。

23

但在撒母耳先知那个年代的人们,他们想要跟非利士人和亚玛力人,那些不信的人一样,因为他们看见那些人更新潮一些。然而他们是一群被呼召出来的选民,他们的行为不该和其他人一样。神的百姓从来不该行事或看起来跟这个世界一样,或跟这个世界有任何的关系。你是被分别出来的人,是教会,是被召出来的,是独特的民,有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完全不同,分别为圣。你所有的行为,习惯和做事的方式都跟这个世界不同。呐,在我们查考的时候愿主帮助我们。

24

这些人看到非利士人如何做事,亚玛力人和别人如何行事。他们就来到撒母耳面前说:“我们想跟那些人一样。”今天也差不多是这样。你只要让这个世界开始某种时尚或潮流,就会发现所有的人,甚至许多基督徒也想做同样的事情。他们想行事像那种东西。

你让男孩子们开始剪某种的发型,所有的男孩就都想那样了。现在他们到了一个地步,想把自己的头发留得老大,就像鸭子或什么的坐在他们头上一样。我告诉你,我相信如果我是一个女人,一个女孩,我的男朋友要是那样的话,我会叫他坐下,把他头发剃光。对我来说,女人想要一个男人这样。我告诉你,也许这个女人太男性了,需要点女性的东西,但对我来说这看起来更像是个女人。他们那一大团头发就像只鸭子,或乌鸦趴在脑袋上,后面一大堆长长的头发突出来。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种打扮。
我看见有些传道人也是这样。这都到了什么地步了!你要是不小心的话,过不久他们就会搞出一个披头士的牧师了。这是事实。
25

哦,教会就是想像世界一样行事。它必须……这有些粗鲁,我不是有意的。你明白吗?但是我只是想……我想把钉子钉牢,钉到从另一边穿出来。如果这让人有点疼了,那我就稍微轻点。但是钉子一定要钉牢才能稳固。是吧,伍德弟兄?他是个承建商。你要钉牢才能稳固。

我认为一个男人应该像个男人,一个女人应该像个女士。我认为一个基督徒应该举止像个基督徒,和基督徒结交。永生神的教会应该彼此在一起同心合意,在行为和习惯上跟世界没有一点关系。
26

但我们发现今天就像当时一样。他们来到撒母耳那里,说:“现在你老了,头发花白了。我们不知道你还能在这里多久。我们想让你给我们立一个王,就像非利士人一样,就像世上其他的人一样。让我们像他们一样。”这让神圣洁的先知很不喜悦。任何先知,如果他是个先知,他就会支持圣洁、公义并神的事。他就不可能无动于衷,他必须得说出来。有时他甚至要为此付上生命的代价,但他还是会说出来,因为神在这个人里面。真正站在神一边的牧师或先知,如果他说得让人疼了,只是……他不想让人疼,他爱这些百姓,但他想救他们,瞧。

瞧,这让那位老先知伤心。他们以为他太老了,不能继续了。我们发现他后来又活了许多年。但他是主的仆人。他们那么做是弃绝了他们真正的王,就是神。那让这位先知很不高兴。他不想让他们那么做。
27

在我们的信息里,撒母耳预表着圣灵。撒母耳是神的代言人,今天圣灵是神的代言人。神想让我们在教会里拥有的,不是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而是让他来掌管;不是教皇、主教、总监、教义和宗派等等的东西。他派圣灵来掌管教会。

但我们就像那个时代的人们一样,说:“我们要像其他人一样。他们有一个大组织。我们也要建立自己的组织,因为我们相信这个。”圣灵从来不会对此无动于衷的。不,先生。圣灵想让我们没有围墙,没有界线。他想让我们在他里面成为一。我们是儿女,弟兄。神不会分开他的儿女,说:“我给这个孩子玉米饼和豆子,给那个孩子冰激凌和馅饼。”他不会让这个饿死,让那个那样,他在同一个餐桌上喂养他们所有的人。圣灵会带领教会。
28

但他们不想那样。他们想要一个王。他们想跟世界的其他人一样。当五旬节教会……圣灵在50多年前第一次降下,如果他们能顺从圣灵,让神每天将得救的人加给教会,他们就会像使徒的时代了。但我们却划出围墙。我们想跟别人一样,“如果卫理公会是一个组织,我们也必须是。”有人过来说:“耶稣是在一朵白云上来的。”

“不,他是骑着一匹白马来的。”
“好吧,那我们就分开吧。我拉一帮人,你拉一帮人。”就是这样。那有什么分别呢?反正耶稣要来。他怎么来又有什么要紧的?关键是,他来的时候你准备好跟他走没有?那才是最重要的。他怎么来,以什么样式来,都没关系,我们只要准备好离开就好了。但他们却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建立另一个组织。那就是世界做事的方式。
29

老撒母耳,他把这个问题提交给神,他说:“主啊,我该怎么处理这事呢?人们已经决定他们必须那样做,我们不知道怎么办。”

主说:“就去给他们立一个王吧,因为他们不是弃绝你,他们是不要我做他们的审判官。”
瞧,人们不想让圣灵来判断他们。不,不,你们不想要。他们想要一些信条来判断他们,他们想要某个教会来判断他们,但他们不想要圣灵。
30

他说:“去给他们立一个王吧。”

于是他们寻遍整个国家,在便雅悯支派里找到了一个叫基士的人,这人有个儿子叫扫罗,他们选中了他。他高大、英俊、有知识,是个巨人,比别人高出一头;高大、有知识、受过教育、精明、英俊。哦,那正是他们想要的,正是他们可以炫耀的。
这正是教会在去到的地步。你们想要某个大组织,又大又好的教会,比下面的那个小宣教团更大。事情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他们离开了圣灵引导的那个宣教团,去加入那种东西,因为你们说:“我属于第一个教会。”瞧,同样的老魔鬼,一模一样,同样对人们的误导。最大的教会,某个可以炫耀的东西,某个大的东西。哦,人们愿意说这样的东西。他们想去到一个地方,在那里他们有最好的牧师。他们能有一个在普林斯顿大学,或什么名牌大学拿了四个学位的牧师。他非常聪明等等。他可能拥有所有这些学位,但在神的眼里他可能连学猪叫的都不如。绝对没错。我们都是卑微的人。
神拣选了人,他是我们的王。神,圣灵,被派来带领五旬节的信徒,圣灵的信徒。神国王,被派来这么做。
31

呐,他们选了他,他是一个伟人,很好的人,正是他们想要的,就是他。在他们膏他为王之前,他们选他作了首领,先试一试他。他一开始就失败了。那不在神的计划里。但不管怎样,他们选了他,最后要立他为王,撒母耳告诉他们,他说:“现在,去吧。首先,如果你们选择要一个国王,弃绝神,你们知道结果会怎么样。结果会这样:他会要你们所有的儿女做他的仆人。你要把你一切所得的付上十分之一来养活他的军队。你最好的葡萄园和所有健壮的牲畜都会被拿走,一定会是这样的。他要有给他拿装备的。他要有士兵。你们的女儿要做饭,做糕点来喂养士兵,事情会是这样的。

“哦,那没关系,我们还是想要他。我们就是想要他。”
32

后来在膏扫罗作王之前,他把他们叫到一个地方,他说:“我想问你们,”换句话说,这么说吧,“我不是自幼作为先知,就与你们在一起吗?我有侵吞过你们的钱财吗?我有问你们要过任何东西吗?”

“没有。”
“我奉主名对你们说的话有没应验的吗?”
“都应验了,没错,撒母耳。你一切所做的都是奉主的名而行。”
“那你们为什么不让神做你们的王呢?”
“哦,我们知道你是先知。我们知道你是神的仆人。我们知道你传讲真理,我们知道你是对的。你一直借着圣灵在我们一切的事上做了正确的裁决。但我们还是想要一个王。”
33

哦,弟兄,当人们定意要做什么事时,他们无论如何都会去做的。你几乎做不了什么。他们已经下定决心了,无论对错他们都会去做的。瞧,你可以站着向人们传讲,说他们的女人穿不道德的衣服是错的,说男人和女人去跳舞,去跳摇滚之类的东西是错的,他们仍然会像猪去打滚,狗吃它所吐的一样照做不误。绝对是这样。他们根本不在乎你说什么,因为他们已经决定不管怎么样都会去做的。他们说反正他们就是想要。

34

好的。在给了他们一切的警告之后,他们最终还是要一个王。所以扫罗被膏作了王。第一件事情发生了,敌人悄悄从一边溜进来,把许多神百姓的右眼给剜了出来。你们知道这个故事。在《撒母耳记》第8、9、10章。把他们的右眼剜了出来。这就是敌人想做的。这就是今晚敌人想做的,把神百姓的右眼剜出来。你注意到是右眼,就是属灵的眼睛。如果他可以剜出你属灵的眼睛,让你只看肉身的东西,而不是属灵的东西,那他就打败你了。只要你有教会,大的地方,受过良好教育,穿着光鲜的人们等等,只要你的眼睛盯住这些东西,而看不见属灵的一面,敌人就把你置于他的控制之下了,因为你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了。阿们。

35

弟兄,听着!今天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老式的,粗犷的,杀死罪的复兴。让圣经所说的圣灵再次回到教会里,带着神的大能临到会众,让人们被圣灵充满。这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如果这事发生,每个宗派分歧的围墙都会被推倒。一位论、两位论、三位论、神的会、天路圣洁派、拿撒勒派,他们所有人都会在一起喊叫,吃同一个苹果。哦,他们会如此地像弟兄姐妹,甚至对此根本都不会有别的想法。但瞧,我们却想跟从这世界上的东西。

36

同样的东西也侵入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家曾经是由一些真正真实的政治家来治理。他们是基督徒,会在一起祷告,被恩膏后再出来,努力治理我们的国家。但如今却像蜂巢一样,谁都可以,什么都被扭曲了!他们告诉我说,全国到处都是共产党人,自由思想家,各种各样那种的组织兴起。已经到了一种根本无法阻止的状态。这只表明一件事:那个真正的王,神的儿子,将要接管并掌权,这就像我们今晚在这场聚会里一样肯定。

37

哦,要是人们能记住,不管你在这个地上呆多久,你最终还是要去见神的。你让神成为你的王,你至高的主。许多人喜欢接受耶稣成为他们的救主。“哦,是的。我不想下地狱,我要接受他作我的救主。”但却不要他成为你的主。如果他是主,他就有统治的地位。他来统治和控制你。但你说:“主啊,你可以成为我的救主,但不要干涉我个人的事务。不要插手这些事。”你不想把你个人的生活完全投降给神。是的,朋友们。当你离开这次聚会,不管你做什么,你要带着一个决定回家,就是你要昼夜寻求神,活在他的同在中,远离世界上的事。

38

哦,是的,他们想要这个王。当他们得到那个王,敌人就开始把人们的眼睛剜出来,他们就看不见自己要去哪儿了。当魔鬼抓到了一个神的仆人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看不见自己是失丧的这一事实。这是敌人抓到另一个士师——参孙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他们剜了他的眼睛,他就看不见自己往哪儿走了。只要仇敌非利士人来到以色列,他们就剜出他们的右眼,这样他们就看不见自己往哪里去了。

当敌人来到一个教会,他就剜出他们眼睛,让他们看不见圣灵是那位统管、治理教会的这一事实。是圣灵带来一切的约束。阿们。哦,我真希望我能用一些词汇,把问题讲透,钉牢,永远不会松动。神赐下圣灵来统管、治理教会。是圣灵。
39

现在,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他们把他们的右眼剜了出来。你注意到扫罗耍的那个小花招吗?哦,他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因为……他做了什么?他把他杀的牛切开,分到全国各地,说:“所有的人都要跟随我和撒母耳。”哦!“我和撒母耳。”瞧,他把撒母耳……利用了撒母耳好的声誉,来欺骗百姓。

今天的许多时候,我们带领的人也在做同样的事,他们在我们的教会里,说:“哎呀,某某某,我们的创始人,他相信,他做过这个。”是的,他是个好人。但弟兄,在那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是的。怎么回事?你们卫理公会的人过去整晚整晚躺在神的能力下面,当阿斯波利、约翰和查理斯在美国的时候,他们被称为圣滚轮,被那些大教会赶出来。他们躺在学校里……他们在神的能力下传讲,甚至人们都晕倒在地上。他们把水倒在他们脸上,扇他们,反反复复这样做。那是……我见过他们这么做。
40

约翰·卫斯理传讲神的医治,他有一本小书……一个英国国教的人在他的会众里放了一只狐狸和一只猎狐犬。约翰用手指着这个人的脸说:“太阳三次照在你头上之前,你就要叫我为你祷告。”那天晚上那个人因胃痛而死,让人叫约翰来为他祷告。今天你要是在卫理公会谈论神的医治……不久前,某个卫理公会的人,在书中写了一章关于神医治的题目。他说:“卫理公会只在你身上找到一个错误,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什么?”
他说:“一件事,就是参加你聚会的人几乎都是五旬节派的人。”
我说:“好的,那我们就改改吧。你们卫理公会来主办,我就到你们这里来。你能从你的城市开始吗?”
“哦……”他说:“当然,我……”
我说:“不出我所料。”看,绝对是的。
41

神会把他的信息送到某个地方。“必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定意的。”神能从这些石头里给亚伯拉罕兴起孩子来。但他们总是指回那些伟人,穆迪,或卫斯理,或类似的伟人,他们是从那里长出来的。扫罗耍了同样的花招。“凡不出来跟随扫罗和撒母耳的,凡不出来跟随扫罗和撒母耳的,也必像这样。”他们耍的诡计。

42

但是撒母耳依旧……他曾告诉过人们不要那样做。但他们还是做了,因为他们想那么做。他们说不管怎么样他们也要做。我刚看到这段经文,讲到撒母耳几乎说服了人们,即他们所做的是错的。但之后他们还是照旧,他们想要这么做。这事之后……扫罗获得胜利,他派人去告诉所有的希伯来人他们应该寻求什么,希伯来人做了什么。这并不是扫罗赢了战役,是他的儿子约拿单赢了战役。

43

然后我们再次发现,没多久,当这个扫罗变得伟大了,他挺着胸脯,肯定地,他说:“我们修建了这个,我们干了那个。”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他就到了一个地步,他不想再听撒母耳的建议了。他要照他想要的去做了。这正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人们已经去到了一个地步,他们不想按照神想要的方式去行。他们想照自己想要的去行。那就是今天的问题。神想让他的百姓里有神的医治。那个高大的家伙说:“嗨,等等,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44

是什么使扫罗这么做的?就是当他去到一个地步,他取代了圣灵来带领百姓。撒母耳告诉他说:“如果你们继续立王,如果你们行得正,遵守神的诫命,行主所说的,跟从圣灵,扫罗就可以给我们传讲一些伟大的信息。”他这么做了。他们没有权利不相信撒母耳,因为撒母耳总是对他们说真实的预言。他把事实告诉他们。但他说:“如果你们让扫罗,你们所有人跟随圣灵的引导,遵守神的诫命,凡事都会顺利。”

45

如果那发生在今晚美国的每一个教会,这个国家就会有一场复兴。我告诉你,那些酒馆就会关门。那会是这个国家曾知道的最盛

大的事情,如果每一个宗派的传道人都来跟随圣灵的带领,而不是他们宗派的信条,或某个主教说的,或别的什么人说的。别的什么人说的跟这个一点关系都没有。神差来圣灵,他是我们的向导。他是我们的领袖。但他们甚至看见圣灵运行都会感到害怕。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对他们来说太陌生了,因为他们没有受过这方面的教导。他们受的教导只是他们教会所相信的,他们就那样奉行,生活,称自己为基督徒,跟世界上的事情纠缠在一起。然后当他们快死的时候,他们说:“哦,我的信心救了我。”
46

我前段时间对一个人说:“先生,主难道没有为你抽烟的事情谴责你吗?”

“哦,”他说:“没有。”
我说:“我还亲眼看见你喝酒。”
他说:“但是瞧,传道人,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我当时正在房间里拜访另一个人)他说:“我的信心救了我。”
我说:“但是,先生,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圣灵不会过那样的生活。”我说:“你可能会失望,信心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行为没有伴随着那个信心,那么这个信心就有问题了。”
47

记住,死亡不会改变你的灵,只是改变了你的居所,你里面是什么样的灵,那灵就会去到什么地方。罪永远去不了天国。所以,如果你……你说:“哦,我每晚都认罪。我们有一本祷告手册,我们去教堂的时候承认我们所有的罪。”然后回过头再去做同样的事?第二天转过来说:“神啊,原谅我喝酒,原谅我犯奸淫,原谅我撒谎,原谅我偷窃。”接着回过头去又做同样的事。“原谅我上周喝醉了,我不是有意要喝那么多。”然后回过头再去喝。

那不对,那说明你里面还没有改变。你还是在粉饰外面的墙,想把它刷白。但你需要做的是被耶稣基督的血洗白,而不是粉饰。那是今天这个世界所需要的。
48

但后来我们发现扫罗自以为是。有一天撒母耳献燔祭迟到了一点,只有他在神的启示之下可以这么做。扫罗说:“我们为什么要等他呢?”他就去自己献了祭。他开始自己带领百姓,而不是让神来带领。这是他犯错的地方,也是每个组织起来的教会犯致命错误的地方。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组织……我看过历史,从尼西亚前的父辈和约瑟等所有早期历史学家的著作,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任何一个拥有伟大圣灵复兴的教会,在衰落偏离之后,还能再次复兴的。你指给我看哪里有过?如果他们不跟随光,神就把他们扔到一边了,让别人……“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孩子来。”

49

路德是他那个时代的光。但在路德派的教会中有一群人扭曲了经文,让它适应他们自己的理论。你知道,很快,路德派教会就被扔到一边去了,复兴过去了。神兴起了卫理公会。卫理公会带着成圣出来了,有了伟大的复兴,席卷了世界,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教会之一,在约翰·卫斯理的时代。伟大的复兴席卷全地。但等约翰、查理斯,以及阿斯波利他们都去世了,那里就有一群新的人开始想很多,“瞧,我们不该这么做,什么血的信仰等等这样的事情。”你知道,紧接着,他们开始把各种信条等等的东西带了进来。你看看他们现在在哪儿了,被扔到一边去了。哦,是的。五旬节派做了跟他们一样的事,一模一样。随从了肉体。

50

是的,你想和这个世界一样。不要和世界一样,我们是不同的!神的仆人是不同的。他们是重生的,他们是基督里新造的人。你没有权利把世界上的事跟基督信仰混在一起。基督徒的袍子不是由教会造的神学理论做成的。基督徒的袍子是由圣灵的洗做成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一个跟随着圣灵洗的生命,会让你正确地生活,正确地行事,正确地说话。那是真的。

51

但当扫罗不再等侯主的时候,撒母耳立刻就离开了他。记住,第一次,不是第二次,而是第一次当扫罗自以为是,接管了主的事工,撒母耳就转身离开了他。教会一让他们的领袖来接管带领百姓,圣灵便离开了他们。只要你一让人来带领,而不是神,圣灵就会离开你。让圣灵来带领。我们需要的是带领!神给了我们一个带领的,而我们却不想听他的。

52

不久以前我读了……我想是吉恩弟兄给我的,在一本杂志上,是关于野鹅离开加拿大的事情。他们有一个带领的。如果这个带领的不是一个真正好的带领,它们要是没有选好的话,它会把它们带到任何地方。要是带它们去到山区的话,它们都得死。不久前,有一群飞了……一只老雄鹅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不知道方向,它的直觉不太对,结果它带着一群野鹅一直飞到了英国。它们再也没能回来。它们的本能是每年迁徙。它们只能在英国聚在一起大喊大叫,不知道怎么回家。

53

这让我想起我们今天一些冷淡、形式化的“停尸房”,他们离神太远了,不知道怎么回来了。你不可能靠着信条回来!弟兄,你必须要有启示来带领你,而启示来自圣灵!是的,被圣灵引导,神的儿女们被神的灵引导。他们爱圣灵。他们不想说:“等等,在我们教会,他们不说’阿们’,我的教会,他们从来不会举手的。他们很安静。为什么呢,如果有人叫喊’阿们’,我们的牧师会打冷颤、发烧的。”你应该偶尔让他打会儿冷颤,看看会发生什么。是这样的。

54

我们今天需要一个老式的、心里能感受到的信仰。我告诉你。如果一个婴儿出生了没有哭,没有哇哇叫,没有张开小嘴发出点声音,什么也没发生,这个婴儿怎么了?他一出生就是死的。我想我们今天在教会里有太多死胎了。

那家伙走上前来说:“你相信全能的神,天父,天地的创造者,他的儿子耶稣基督吗?”
“是的,我相信。”
“你答应为这个教会做这个那个吗?”
“是的。”
然后拿着他的小盐罐,再洒点水,行右手相交之礼,把他的名字登在教会里。那是死胎。是的,就是这样。如果一个婴儿出生,一落地的时候没有哭你会怎么做呢?你对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把他拎起来,调过来放在你胳膊上,给他一点……你们叫它什么来着?拍他,是的。像这样拍他几下,你知道,接着他就会“哇哇哇哇”地哭起来,你就有了一个活着的婴儿。
55

今天教会需要的,不是有人说:“我知道不该做那种娘娘腔的事。”你需要一个男人站在讲台后面告诉你,把你撕成碎片,直到有时候你喊叫起来,让神进来,让什么事情发生。然后你就出生了。不是什么人纵容你的罪,说:“哦,好吧,我们的先辈们相信那个。”我们的先辈?我们的圣经说那是对的。什么是对的,我们的圣经才是对的。

同样的圣灵在五旬节那天降了下来,我们都知道那是新教会的出生,如果同样的圣灵不把同样的经历带给你,那么你就有一个不同于以前的圣灵了。绝对是的。如果它让你活不出一个献身的生命,一个充满喜乐的生命……圣灵的洗引导你去到神迹奇事里,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耶稣说:“这些迹象会伴随那些相信的人。”
56

今天当人开始带领的时候,看看他们歪曲到什么地步了。“这有一个很好的教会成员。哦,我知道他做了这个。哦,我知道他做了那个。但他是教会的一个执事,他做了这个那个等等。但我告诉你,他当然……当我们有宣教的项目时,每次他都奉献五百美元的支票。如果我们有什么东西要修理的……哦,他人可好了。”然后某天你穿着翻领的衣服,在他的葬礼上讲一下道,下个半旗,说他已经去了天国。这难道不是犯罪吗!让我告诉你。我们今天需要的是重生,新的生命,在耶稣基督里新造的人!这是何等的不同。

57

不久前一个人说……一个传道人告诉我,他不得不把一个人秘密地带进教会。他说:“他是个好人,但他无法在会众面前站出来,被带进教会。我不得不秘密地把他带进祷告的房间,把他带进教会。”他说:“比利,你对此怎么想?”

我说:“我会把他转过去直直地对着会众,使劲踢他一脚。这是我带他进来的方式。”就是这样。
58

不久前我曾下河为一位女士施洗,有一群人和我在一起。这个女士走过来说:“伯兰罕弟兄。”

我说:“什么事?”
她说:“我最后决定了,要你下去把我摁进水里。”
我说:“那是什么?”
她说:“你不是今天下午要把我搞定,摁进水里吗?”
我说:“不,夫人。在我这么做之前,你要把心在神面前摆正了。我不会无条件为你施洗的。你还活在世界里。你必须得死去,我们只埋死人,就是那些在基督里死去,准备好复活去到新生命的人。一个对受洗做出这种评论的人根本不配受洗。是的。
59

瞧,我们到了这种地步。我们发现这种灵……扫罗说:“我自己来。我知道怎么做。我和那个老家伙撒母耳知道的一样多。”

撒母耳已经证明了他是神的仆人。他证明了圣灵随着他,因为他说:“今天我要你们作证,我奉主名对你们说的事有哪个没有应验的?我有来问你们要过钱财这样的事情吗?”
“没有,”他们说:“你从没那么做过,但我们还是想按我们想要的去行。”瞧,这下你就知道他们会得到什么了。
60

呐,我们发现当一个人拒绝圣灵的带领时……你知道神怎么对待扫罗吗?神给了他一个邪灵来带领他。怎么回事?神给了他一个邪灵。神给了他一个邪灵来带领他。所以,一个人若拒绝了圣灵的带领,或任何人若拒绝了圣灵的带领,那就会有一个邪灵来带领你。这绝对是圣经说的。

哦,神啊,我真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复兴。我希望什么时候圣灵能再次真正去到美国人心里,使他们看见这是他。他们想看,说:“瞧,我不能跟这个聚会合作,因为我的教会不……”那有什么不同?这跟那个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他们相信这个,我们不相信那个。”只要他们传讲圣经,完全的圣经和完全的福音,除了真理什么也不传讲,那就要听。只要他们被圣灵带领,那就相信,神会显明自己的。
如果一个人被神的灵引导,神会把自己显给那个人的。是的,先生。神应许过。所以,这样做的时候,我们知道是圣灵在引导人们,神看顾这事。阿们。你全心相信这一点吗?肯定的。是的。
61

我再讲一件事,那个邪灵开始带领扫罗,他带领他。今天当圣灵被拒绝,他想……圣灵会怎么做呢?你会得到一个邪灵来带领你。听着,我不想伤害你,但我想让你明白这一点。明白吗?今天就像那个时候一样。他们不想让圣灵来带领他们,所以他们就得到了一个邪灵。邪灵会干什么?邪灵想去带领他们。现在又怎么样?他们不想……他们不想让神成为他们的审判官。今天的人不想让圣灵来判断他们。这是为什么他们拒绝了撒母耳,因为他的判断来自于神,是合乎圣经的,他们不想被圣灵引导。他们拒绝了他,接受了一个神职人员。他们得到了什么?一个邪灵来带领他们。

62

今天的人们不想被圣灵引导。他们不想让圣灵来评判他们。这是事实,朋友们。他们不想让圣灵来评判他们。

人们对我说,不久前有位女士对我说……当时我讲得很严厉,我谴责姐妹们剪头发,告诉她们圣经说,如果她这么做就是个妓女。她对她的丈夫不公平,她丈夫有权把她休了。这绝对是按圣经所说的。圣经说,任何一个剪掉头发的女人就是羞辱自己的丈夫,也就是她的头。你可以对她们传讲……那位女士在外面遇见我说:“我现在就告诉你,传道人,你肯定会毁了你的事工的。”
我说:“任何神的道会毁掉的事工,就应该被毁掉。”绝对是这样。
她说:“那么,所有人都会走掉离开你的。”
我说:“但只要他和我在一起!那才是主要的。”瞧,让他留下来。
63

肯定的,她们不想让人们……你不……因为她们想像这个世界一样。她们不想要……女人不想穿戴像神的百姓,端庄,正派。呐,就在几周前,我去到一个五旬节派的聚会,你们浸信会的人要叫起来了,还有长老会的。我去到美国一个主要的五旬节派的教会,我的助手和我坐在那里。我周日早晨会有一个聚会。

他们知道我总是反对那种事情。他们解散了主日学之后,当时我坐在停车场,那些主日学教师过来了。那不是卫理公会的,那是五旬节派的。她们都剪着很短的头发,满脸都化了妆。她们看上去就像刚吃了红色的牛排,手指甲全是红的,全都化了妆,涂脂抹粉,走了出来。然后男的也过来了,年龄都和我差不多,留着那种头顶油光的发型,脑袋后面梳得像鸭子尾巴。弟兄,如果我有这样的会众,我肯定会把他们撕碎的,弟兄。肯定会的。是的,先生。
64

哦,他们不会留下来听一个圣滚轮讲道的。他们还称自己是五旬节!我起来,那个主日学教师走出来说:“伯兰罕牧师,早上好。”脸上涂着那种红色的东西,眼睛上用黑笔画的,穿着性感。他们说:“哦,等一等,伯兰罕弟兄。你只能买到这种衣服了。”但他们仍然卖布料和缝纫机,所以你没有一点借口。是的。如果你被圣灵引导,就会改正。

他们不想让圣灵来评判他们。他们不想……没有借口。神不会听你的借口。他不会听扫罗的借口,他也不会听你的。你必须对比圣经所说的。
65

我想任何女人都应该是干干净净的。她应该看上去是她最好的一面。任何男人也应该这样。看上去漂亮干净,但是端正。你知道如果你只穿那些人穿的污秽的衣服,污秽的短裤……不久前有位女士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穿短裤,我穿便装裤。”

我说:“那更糟糕。”那更糟。你知道神怎么说吗?在神眼里一个女人穿男人的衣服是可憎的。神是从不改变的神。他是无限的神。如果那在神面前的臭气让他恶心,那当他看到一个女人穿着男人的衣服时,这种臭气也还会让他恶心的。他造男人是男人,女人是女人……【磁带空白】……如果他不那样传讲。那是圣经说的。绝对是正确的。哦,他们就是不想要。
66

一位女士有次对我说:“那么,你觉得女人化妆是错误的吗?”

我说:“是的,我是这么认为的。神没有让她这么做。如果他想让你看起来像个粮仓,他会把你造成粮仓的,让你化成那样。”如果他想让你抽烟,他会给你头上按个烟囱和烟道,让你把烟吹出去。但他给了你肺来呼吸新鲜的空气。他那么做是为了这个目的。
67

但他们……哦,不,但他们不想要任何人,他们不想让圣灵来评判他们。如果你得到了圣灵,还那么生活……你走到我面前告诉我你得到了圣灵,却还像那样生活,我不是你的审判官,但根据道你在什么地方错了,弟兄。是的。那绝对是圣灵说的。瞧,就是这样。我们需要再次回到圣洁,弟兄。我们需要回到神那里。是的,他们弃绝了。他们确实那么做了。他们不想那么做,他们不想来到圣灵的管辖之下。他们不想让圣灵来评判他们。

68

让我告诉你,女士们。我不是拿你们开玩笑,这里不是开玩笑的地方。这里是发出判断的地方,判断必须正确地发出来,是借着神的道来判断。瞧。在整本圣经里只有一个女人化妆。是的,一个女人。她化妆从来不是为了去见神。她化妆是为了去见一个男人,去勾引他。是的。耶户。你知道神怎么对待耶洗别吗?他把她喂了狗。就是这样。所以,当你看见一个女人涂脂抹粉,你可以说:“那是狗粮小姐。”她在神面前绝对是这个样子。他把她喂了狗。她只是给狗的。他把她喂了狗,有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理?就说“阿们”。绝对没错。

69

所以你看见这些异教的特征是怎么样进入教会的吗?就是因为基士的某个不冷不热的儿子站在讲台后面,害怕因为传讲真理而失去他的饭票。弟兄,让我告诉你,我们需要真正的男人站在讲台后面,而不是一帮害怕对人说什么的,娘娘腔的神学家。我们需要有勇气的男人,被圣灵充满的好男人,站在那里,他不会传讲娘娘腔的东西,信条,宗派,而是传讲福音,把他们的皮扒下来。绝对是的。是的。

70

你们这帮孩子,你说:“亲爱的,孩子,不要那样做。”你需要的是给你一根棍子,扒他的皮。看看你们从那个“亲爱的,孩子”里面得到了什么。你知道,小马大跺着脚告诉她妈妈,“你闭嘴,我不干!”哦,天哪。幸好他们没有碰上我爸爸。是的。是的,先生。所有这些东西,看看你得到了什么?一帮幼稚的蠢货,这绝对是你得到的。疯狂!绝对是的。精神病院里都是这样的人。垮掉的一代,就是这个引起来的。“亲爱的,孩子。”圣经说如果不忍用杖责打儿子,就是惯坏了他。绝对是的。

神知道什么是真理,什么是最好的。撒母耳试图告诉扫罗这点。神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但扫罗说:“可是,人们想要我。”这就是了。只要他能找到人跟从他,那就是他想要的。他用了撒母耳的名声来使人跟从他。他只想要这个。
71

不,他们不想要真正,真实的福音。他们不想要真实的真理。不想要圣灵来引导他们。他们宁可要一个有知识的牧师,瞧。他们想要这种人:某个人……他们不想要……他们想要一个不会对他们说,“做这个不对,做那个是错误的,停止这么做,停止那么做”的人。不,他们不想要。他们却想要一个有神学院经历的人,这样他们就可以说他有几个学位,他站在那里非常体面,穿着整齐(这完全没问题)。但当他站在那里时,却开始对圣经加入了自己的解释,不是根据圣经,而是根据某个神学院的经历,不是让他借着里面圣灵的洗,把人的皮扒下来。绝对是的。

72

你告诉我在圣经里哪个先知,真正的先知不是把人的皮扒下来的?你告诉我什么时候发生过这样的事?他们不想相信,但神赐给他们迹象和神迹来跟从他们,让人们……去证明他们的事工是正确的。一直都是这样。

今天圣灵去到教会说:“这些迹象会伴随那些相信的人,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或者喝了毒物……手按病人,病人就好了。当五旬节那天完全来临的时候,他们都在一个地方,同心合意。突然从天上发出声音,像大风充满了他们所在的屋子。分开的舌头像火焰一样落在他们头上。他们都被圣灵充满,照着圣灵所赐的口才,开始说起别国的方言。”他们冲到街上,叫喊着,手舞足蹈,就像是喝醉了。
天主教的人们,记住,有福的童女马利亚也在他们当中。如果她没有那样的经历都不能去到天国,你又怎么会去到那里呢?想想吧。是的,先生。在那里她被圣灵充满,跟他们一样像喝醉了,男人和女人都在一起。缺了这个你就是缺了五旬节。
73

他们今天怎么做呢?就像你,带着从四五个不同教会而来的破旧的信件,把它放在那里,就把你拉进了教会,称你为会员。那是扫罗。那正是他做事的方式。

但撒母耳想被神引导。这些人周日早晨去教会,一个牧师解释神的道,他们离开那里,在一周里做他们想要做的事。他告诉他们……他给他们解释了教会的一些事情,让他们背了一些教会的信条之后,就让他们回家了。他们带着一点满足感回家了,安慰自己说:“我信仰上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坚持到下个礼拜了,到时我再去。”周日早晨领下圣餐,一些面包和葡萄汁,或别的什么东西,然后就没事了。哦,弟兄!
74

现在扫罗做了什么?他确实建立了强大的军队。他确实做到了。他将以色列变成了强大的军队。他给他们配备了亮闪闪的长矛。他训练他们用长矛像真正的勇士一样去打仗。他给他们配备了大盾牌等等。他们个个都训练有素。他们都很好。这个国家的其他人看着说:“你知道,以色列发展得很快。”但有一天,一天……神不会让这种事情持续很久的,直到有一天一个叫歌利亚的挑战者出现了。他双臂交叉,以色列人吓得腿都发抖。那个高过别人一头的人也跟他们一样发抖。他站在那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圣灵必须接管了。以色列的神必须彰显他的能力了。

75

哦,是的,在某处会有一个歌利亚。不久前我们刚碰到一个。今天我们也有一些,我不理解为什么,我们拥有最有知识,穿着最好的会众。我们有最好的神学院,受过最好训练的人从里面出来。他们把唱诗班训练得能把“你真伟大”唱得连天使长都比不上他们。哦,他们在最好的学校受训,都是这样的事,知道所有的事情。但一涉及到超自然的事时,他们却一无所知。

神派来一个挑战者来显示哪个是正确的,显示那种东西是错误的。弟兄,我是带着神的爱和尊敬这样说的。我们当中基士的一个儿子,比别的传福音的高一头,有一天一个穆斯林的叫到他,挑战神的道;但他站着发抖,走开了。哦,怎么回事?这是一个和神学不同的东西,必须是神超自然的大能才能做这事。他对此一无所知,就像扫罗的时代一样。
76

但听着,在基督里真正的信徒,你们这些相信神和超自然,真实的基督徒,在扫罗一直训练他的大军,以及所有这些知识分子兴起的时候,神有一个小大卫在某处用羊的食物(道),而不是用神学的野草来喂养他父亲的羊。是的。当一切发生的时候他碰巧站在边上。哦!

他们想给他一个神学经历。扫罗说:“过来,也许我的盔甲适合你。”
他说:“把这些东西从我身上拿走。”
“哦,我会让你拿到文学学位,给你博士学位。”
他说:“我对此一无所知。把这些从我身上拿走。不过让我告诉你,我有这个弹弓。”
“哦,那没法比……”
“但你看,有一天一只羊羔在外面吃草。我父亲的一只羊在外面吃草,一头狮子过来把它叼走了。我拿着这把弹弓,我相信以色列的神,我追上它,把它打倒,杀了它,把羊羔夺了回来。”他说:“一头熊过来叼走了我父亲的一只小山羊羔,我把石头放在弹弓上,只是一个小石头,但我去追它,我相信的不是弹弓,我相信的是以色列神的能力。”阿们。
77

那是什么?对耶稣的信心。是的。相信以色列神的大能。“我把那头熊打倒了,胜了狮子,夺过它口中的小羊,把它带了回来。”他说:“神岂不……我是一个能带给人释放的牧师,我知道我在说什么。”

听着,今天世上也有一些小大卫。扫罗们不认可他们,那是事实。但这世上是有一些小大卫在用羊的食物牧养神的羊。有一天一个大的癌症过来夺走了其中一个。医生说:“哎呀,他不行了。”
但那个小大卫说:“我不知道,我没有很多东西,只有信心的祷告。但我去把你追回来,因为你是我父的羊。我有信心。”哈利路亚!“我去追你。”让人瘫痪的中风临到了一个人。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打过它,但我去追你。你是我父的一只羊。”哈利路亚!不要弃绝以色列的王。荣耀!哈利路亚!【会众开始敬拜】
78

他没有很多东西,但他有对以色列神的信心。我告诉你,他们已经弃绝了。他们拥有所有的唱诗班,受过训练的学者和神学家,但到了超自然之事的时候,他们却都傻眼了。他们对此一无所知。为什么大卫不知道这个巨人?因为他在另一个草场牧羊。是的。他在另一种气氛里受训。有一天一个疾病过来,夺走了父亲的一只羊,要把他提前送入坟墓。这些小大卫们说:“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

他们说:“哦,荒唐,那只小弹弓?”
“我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做,但那是一个应许,我对此有信心,所以我要去追回那只羊。”他就把它追回来了。哈利路亚!哦!我们今晚需要的就是离开所有这些人造的神学,借着对神儿子的信心,把王接回来。是的,先生。你不用担心。
79

他们害怕在南非公布聚会。约瑟·博兹做成了。当上万的穆斯林坐在那里,看着一个扭曲的小男孩,全身像这样扭曲,蹒跚地爬上讲台,甚至头脑都不正常;但当他们看见圣灵说出他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造成的;当祷告完了,他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直直地站了起来。上万个穆斯林就把他们的战利品扔在地上,接受主耶稣作了他们各人的救主。是的,先生。看看汤米·奥斯本,奥罗·罗伯特,这些用羊的食物喂养羊群的人。神迹的日子并没有像神学家说的过去了。如果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神的日子也过去了。神本身就是神迹。绝对的!看!羊的食物。

80

哦,我可怜、灰心的朋友,魔鬼可能抓住了你,姐妹,去到了一个你根本不想让头发长起来的地步。可能把你带到一个地步,本来牧师向你传讲圣洁,该如何穿戴,然而你却认为他是在胡说。你们一些男人到处游逛,做些不该做的事……你们这些任由妻子抽烟,做那些事情的男人,我根本都不能把你当男人看。绝对是的。你知道,一个男人是家里的头,只要他去到自己的位置上。我希望看到男人是男人。男人不是看他有多少肌肉,那是野兽。男人不是看他有多强壮的肌肉,而是看他膝盖上有多少祷告留下的痕迹。那才使他成为一个男人。

81

男人是品性,而不是野兽,是品性。我见过重达两百磅的男人,而里面连一盎司的男人都没有,从一个母亲手里夺过婴儿,强奸她。任何一个给女人香烟的男人都是渺小下流的。你要知道,那是打断我们国家脊梁的最大的第五纵队。这些香烟工厂等等的东西,生产出香烟和威士忌,然后把应缴的税款用在电视广告上来抵税,去宣传更多这些污秽,让人们模仿这些女人。哦,神啊,我们的国家怎么了?它拒绝了圣灵的带领,圣灵不会对那些东西有片刻的容忍。难怪疾病在蔓延。

82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神,被拒绝的王,以色列的王,来到我们当中。他可能像那样抓住了你。今晚可能有生病的人站在这个祷告队列里。他们可能站在这里。癌症可能抓住了你。魔鬼可能把你掠到了你所爱的医生也无能为力的地方。他把你掠到了一个你无法回来的地方。可能是这样,但让我告诉你一些事,弟兄。当我今晚把你带进这个祷告队列的时候,我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把小弹弓,叫做信心。我来追你了。是的。我来追你了。我曾看见神把别人追了回来,他也会把你追回来的。是的,先生。

83

可以医治别人的神,也可以医治你。你相信吗?是的,真的,同一位神仍然活着。我们今晚去追他。借着耶稣基督里的能力和对他的信心,我们会把魔鬼打倒在地,把那人带回来。为什么?那是父的羊。撒但偷走的是神的小羊羔,“他有很大的影响。我要把他从教会带出去。我要把她从教会带出去。”过来,大卫,我们走!是的,先生。神应许了我们胜利。这未受割礼,不信的非利士人,还要站在那里否认永生神的道多久啊!是的,先生。

84

我会像那些希伯来少年。“我们的神可以救我们,即或不然,我们也决不向任何形式化的宗派偶像,或别的什么低头。”我会来,我只能这么做。我不能说我可以把他带回来,但是我会努力。我会奉耶稣基督的名,带着天使给我的使命去迎战,天使说:“如果你能让这些人相信你,祷告的时候真诚,那就没有什么可以在你的祷告面前站立得住。”这已经成千上万次的成就了。今晚你们这些可怜、生病的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来把你追回来,我要把你从那些不好的地方带出来,去到绿草成荫,安静的水边,在那里你可以躺下来,拿根草放在嘴里,仰望神,说:“哦,我的平安像河水,我的平安像河水。”是的,那是我们想做的。哦,有更多……有牧师……

85

这里有多少传道人相信病人和受痛苦的人可以得到释放的?看看这里。今晚你要回来了,小羊羔,因为我们追你来了!是的,先生。那称作癌症,像狮子一样的魔鬼;那用各种医学名词称呼自己,像狮子一样的魔鬼,不管他叫什么,但他是魔鬼。我们有来自耶稣基督的使命,“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他最好逃吧,因为在这里有很多,我们今晚会抓住他的。我们会把你带回来。

86

有多少人有祷告卡的,请举手?比利在哪里?到这来,不管你在哪里,比利·保罗,你们中的一些人。我要你们有祷告卡的站在这里,就像昨晚一样排队。先是那些有祷告卡的,那些有祷告卡的。好的。

【有人开始说方言,有人翻方言:“是的,主的口今晚已经说话,他这样对你们说:’你们若愿意并且顺服,就会吃这地的美物。你若拒绝并悖逆,是的,主的剑必吞噬你。因主今晚喜悦祝福并医治你,让你喜乐地上路。’”】阿们,阿们。过来相信,要有信心。姐妹,你在队列里的什么地方?是的。
87

有一次,大卫……就是昨晚拿着祷告卡的人。他们今晚没有分发。我们明天晚上再分发。有祷告卡的人站过来一会儿。在座位上坐的人请安静坐着,就一会儿。我们也会追赶你的。是的。我们会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来。那些站在外面的人,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来追你们了。我厌倦了那种消极、三心二意的承认。我们来认真对待神。神应许了。如果神不持守他的话语,他就不是神。但他的确持守他的道,所以他是神。

88

有一次,他们站立,大卫说话,以色列颤抖,敌人就在门口了。听着,这多符合圣经。大卫说话时,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圣灵临到一个人,他就发预言,说:“下去埋伏在某个地方。”敌人就在那里自相残杀,一片混乱,把自己打败了。然后他们就进去拿战利品了。

听着,你们坐在会众中的人,你们不必到这里来;只要有信心并相信神。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神会让敌人就地离开你。让他们混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
一个人大声说:“听主的话语。主的口今晚已经说话”等等这样的话。这是在告诉人们要怎么做,要听从主的吩咐。“这些迹象会随着那些相信的人,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所有这些事都已经应许了。这是神的事,他是王。阿们。你不爱他,赞美他吗?有多少人爱他?
89

当他们排队的时候,让我们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们正在安排祷告队列,让我们唱这首歌。好的。“我爱他。”好的。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生命代价,
在各各他。
我想问这些在祷告队列里的人,所有在祷告队列里的人,病人,有需要的人。你们真诚地为此祷告了吗?你为自己的病祷告了吗?如果你有,请举手,你为此祷告过了。你相信你彻底祷告过,是神的旨意要医治你吗?如果你有,请举手。如果你为此彻底祷告过了,那就一定会成就的。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当你经过的时候,把它从你身上赶出去。哦!
90

我担心会众会认为只有传福音的才有能力这么做。我想让一群传道人来和我站在一起。你们相信释放的传道人过来,和我站在一起。过来,弟兄们,就在这儿站成一小排。过来,弟兄们,你们许多人,过来站在这里,这样你就会看见传道人也能做。我不是……不仅是我。我在这里的弟兄们,他们和我,或任何人一样,被任命这么做。他们是神的仆人。那很好。

91

现在我告诉你们要做什么。人们说,弟兄们,他们都为此祷告,他们都准备好了。如果他们为此祷告了,彻底地祷告了,那就只剩一件事了,就是当他经过的时候赶除敌人。你不必为他们祷告,他们已经祷告了。对吗?瞧?所以你会看见那不是一个骗术,不是的。这是神的大能在他的道里。这些人都是被恩膏的。他们是属神的人,他们也祷告。我告诉你,如果他们为此祷告,我们就不需要祷告了。只要按手在他们身上,把魔鬼赶出去就是了。

92

看,小羊们,我们来追你们了。你准备好回来了吗?让我们今晚回到健康当中。每个人,都真正的虔诚。在这里排成两队怎么样?让我们为每个经过的人祷告,把敌人赶出去。只要说:“撒但,我们要……”说什么?【一个弟兄在对伯兰罕弟兄说话。】好的。我们就排成一排吧。好的,你们弟兄移到这边来。我想让你们每个人和我一起为这些经过的人按手。当队列经过的时候,我想让每个人都祷告,我相信你会看见神的荣耀的。

93

你会和我一起低头祷告吗?你们每个大卫都带着弹弓,过来吧。我不相信会打歪了。如果你还没有瞄准,那就瞄准。让我们去杀死他们。看这里,神的小羊。你们没有一个人生病是神的旨意,他们已经祷告了。他们唯一需要的就是一点帮助,他们只需要这个。“他们奉我的名赶鬼。”阿们。你相信吗?说“阿们。”撒但,你最好放开他们,他们已经行在路上了。

94

让我们低头,所有的会众,经过这里的人。当你经过的时候,每个人,当第一个传道人触摸你的时候,你就举手赞美神,一切都结束了。从这里经过,你走下讲台,成为一个最喜乐的人。我们来把你夺回来,你准备好走了吗?好的。让我们所有人现在低头祷告。上来吧。就是这样……上来的人……【伯兰罕弟兄和其他的传道人,为队列里的人祷告】

奉主耶稣的名,愿魔鬼出去。阿们。
奉主耶稣的名,愿魔鬼出去。
撒但,出来!
奉耶稣的名,愿魔鬼出去。
奉耶稣的名,愿魔鬼出去。
奉耶稣的名……
每一个人都祷告,祷告,祷告。有人……是羊正经过。祷告,安静坐着,非常安静,并祷告。
奉耶稣的名,愿她得医治。主啊,愿你成就。
主啊,我奉耶稣的名来追她,愿魔鬼……
我们来追赶你撒但。松开他。
95

你爱他吗?要心存敬畏,只要坐一会儿。我庄严地相信,用我里面的全部和全心相信,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得痊愈了。你和我一起相信吗?我相信为他们所做的信心的祷告。我这样做的原因,这些会众,你在这里的会众……这些属神的人站在这里,被圣灵恩膏的传道人,他们跟世上任何人一样,有权柄为病人祷告,把魔鬼赶出去。你相信吗?好的。

96

这里有多少生病的人是没有祷告卡,但想让神医治你的?请举手。还是有很多。如果你相信,凡事都有可能。你相信吗?我等会儿为这些手帕祷告。我在等圣灵做一些事。我想他也许会向我显出会众中的某个人,你会看见每一个经过的人,这些人……他们可能看不见异象。他们不是为此而生的,但他们拥有同一位圣灵,同一位神。

不过我没有受过教育。那些人有些是很聪明的。不过不要认为他们是基士的儿子。他们是相信神医治的人,相信天国的神。他们是勇士。绝对是的。他们相信这个。否则他们不会站在这里,向你们显示他们相信。我想让他们的会众,在大家散会回家之前,我想让你们知道你们的牧师拥有同样的权柄。
97

我想向你们显明这是真理,神做了应许。他仍然是神。现在你们祷告并相信。你们在会众中的人,看看圣灵是否在恩膏,看看是否他仍然在这里。阿们。哦,我喜爱这个。哦,他太奇妙了,不是吗?我知道他和我们在一起。你们只要祷告说:“主啊,你帮助我。帮助我的不信。”

我看见在这里的一个小妇人,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除非神帮她,否则她活不了了。你意识到这点了,是吗,姐妹?你得了癌症。那个帽子边上有白花的女士。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你没有。好的,你不需要。这是事实,那是你得的病。有一个黑影笼罩着你。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那么,撒但,奉耶稣基督的名,放开她。我来迎战你。他走了!那个阴影离开她了。有事情在她身上发生了。难道你不知道,同一个说出她这些事的圣灵,也医治了她吗?你感觉到自己被医治了吗,姐妹?请站起来,阿们。这就是了。这就是了。你要是有信心并相信,在信的人凡事都有可能,只要你相信,不是吗?
98

我看见一个小女士坐在后面正看着我。我一生从未见过她。你们看不见那道光正悬在她上面吗?她在祷告。她在受苦。她有高血压。还有肿瘤。她不是从这里来的,是从芝加哥来的。你想回去并好了吗,姐妹?好的。请站起来。小个子,红头发的那位。回家,好了吧,耶稣基督医治了你。你也得到了,姐妹,你的病也好了。神祝福你。回家,好了吧,耶稣基督医治了你。

你全心相信吗?让什么人来祷告,说:“主啊,让我触摸你的衣裳。”我不认识这些人。是的,你。你没有病,但你在为你朋友祷告,那位男士。你有祷告卡吗?没有,你没有?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相信。我不知道你的情况,对吗?你相信瘫痪会离开你的朋友吗?你相信那人会痊愈吗?你相信吗?举起你的手,向神挥挥手。好的。愿你得到你所求的。
99

这边有人吗?你全心相信吗?那边有谁在受苦的,没有祷告卡,愿意举手,说:“我相信。”先生,怎么样?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有疝气。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也不是本地的,是吗?你是从托莱多来的。是的。我不认识你,对吗?如果这是事实请举手。都是事实,好的。如果你相信,就回家去,好了吧。我奉耶稣的名挑战你,相信那位王在这里。

坐在尽头的一位小女士正在祷告。她不是为自己祷告,是为她的妈妈,就坐在她后面。是的,有出血的溃疡。去过医院。好的。要有信心,神会医治你的。阿们。你全心相信吗?得到它!阿们,姐妹,回家去,好了吧。瞧,只要这个,有人祷告就是了。
100

那是什么?他说那是什么?溃疡?一个癌症的魔鬼刚刚经过。等会儿。有人在祷告。哦,躺在那个担架上。他听见了你。他听见了。那个癌症的魔鬼刚刚经过这里。如果你全心相信,相信我是神的仆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对你说,从担架上起来,回家吧。她这么做了!你全心相信吗?还有多少人相信?站起来。站起来。看她,完全好了!你全心相信吗?站起来,接受主耶稣,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