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08 开会

1

非常感谢。你们可以坐下了。这是这次美好的聚会的第三个晚上,我们当然很高兴在这里。我和维斯顿弟兄、大卫·杜波莱西弟兄今天出去时,说到今天教会的发展,说到神是如何在所有宗派里运行,将饥渴的人带向圣灵时,我们都为这些事从心底里感激神。

刚刚我碰到一个从外面进来的人,握着我的手说,“伯兰罕弟兄,我从来没有机会遇见你,”他说,“或者和你说话,但是,我在棕榈滩【我记得是这里的某个地方】你的聚会里得到了医治。”哦,我想当我渡过那河时,我希望看到成千上万的那些人,那些人被……
2

我想有时候这里的生活如此……哦,我不知道你这么匆忙,忙忙碌碌,就像我们妈妈以前说的——你差不多要在回来的路上遇见自己了。我不明白我们如此匆忙到底为了什么,你看。我们没有比那些在穆迪的时代,或者芬尼、诺克斯和加尔文的时代的人做更多的事情。他们就骑在马上或者驾着双轮马车,举行一个像这样的老式帐篷聚会,就把帐篷扎在树林边,用松鼠当早餐,剥豆子当晚餐。 这样就可以了。你还记得吗,苏利文弟兄?那些在肯塔基州的旧日时光?

【苏利文弟兄说,“我喜欢它们。”】
我也是,苏利文弟兄。它太好了。我们俩都是肯塔基州人,有许多共同点,就是那个在角落的家伙。上次当我来这里的时候,他以为用一样东西可以难住我。
他说,“我打赌你不知道阿魏胶(一种伞形科植物)是什么东西。”
我说,“你可别说我不知道。在学校的时候我拾起一团挂在我脖子上,结果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坐在一起。我当然知道。”
有多少人知道那是什么?哦,看看这里的肯塔基州人,你也是吗?班克斯·伍德弟兄?你举起手了,你在哪里?我看见你在那边了。 很好。你做得很好。班克斯弟兄是一起过来的人之一,他和他弟弟——那天那条小鱼活过来的时候,他就在现场。
3

好吧,我们都……如果你们都像我一样在这里的野营地过得这么愉快就好了,到处拜访等等的事情。我们真的有一段美好的时间。现在,我想我们应该把这次聚会的每一分钟用在神的荣耀上——就是它的每一点每一滴。

我听见了正面和反面的观点:有人说我们应该有一晚上为病人祷告;有人说,“弟兄,不要停下,我的灵魂正得到喂养,要不然……”所以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我们应该有一个晚上为病人祷告。你们知道人们被教导说我们应该按手在病人身上。对我来说,我看待它的方式是:只要知道圣灵在这里,工作就做成了。瞧?就是这样,就结束了。
4

那是在国外我们发现它的方式,马特森弟兄。只要他们可以看见什么事情发生,如果他们知道那是神的超自然的大能临近了,他们就会接受它,恢复正常,然后离开。如果他们……他们也许会犹豫一会儿是否要从轮椅上站起来还是什么,但是他们会继续前进直到他们开始了。所以他们……

但是这里,似乎你们几乎必须要按手在人们身上了。他们是这样被教导的。呐,如果你们……那没问题。那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如果你们能忍耐我,在圣经里有一个犹太人的传统,就是按手。
看。当睚鲁的女儿快死的时候,经文上说,“来为她按手她就会活。”【可5:23】瞧,犹太人的传统。
但当他去到那个外邦人的住房,那人的仆人躺在床上快死了,他说,“主啊!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我也自以为不配见你。”所以他派了人去告诉他,说,“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换句话说,“所有在我权柄之下的都必须顺从我。”【路7:6-8】一个外邦人,对耶稣在说什么?“我认得你是神的儿子,所有的疾病都在你的权柄之下。你可以对它说’去’,它就必须离开。”瞧,
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他的权能之下。他认出疾病,罪,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他的控制之下,他可以控制它。我想那就是我们今天应该看待它的方式。我已经尝试过好几年了,但是,瞧,在事工场上有许多其他的弟兄,他们把手放在病人身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那种方式我一年前停下来不做了,说,“好吧,只要我在美国,我们就为病人祷告,在他们身上按手。”是的,因为我觉得这会带来更好的结果。
5

但是真正的事实是,如果圣灵可以站在这里,出去通过那些会众做他曾在一个叫耶稣基督的身体里的同样的工作,这也可以给你信心相信它,而我作为一个恩赐证明它,证明它绝对是圣灵的同在,对我来说这个工作已经完成了。 在各个他就完成了。现在,只要相信它,按照它行事。不用对它多想——它就是已经完成了,就可以了。神这么说的,这就解决了一切。

我继续说下去,今晚你们是不是都坐在那里冻僵住了?我这里的气温不错。我宁可让它就像这样,也不愿意太热,要不然你们就坐在那里不停使劲地扇呀扇呀。
6

好吧,现在我想从圣经里读一段经文,我会尽可能快地让你们出去。在我开始之前,有多少人想要有一晚上的医治聚会?我想看看人们有没有这样的想法。现在,如果你觉得你们应该有一场就举起手。好的。看起来我们应该有一场,是吗?当然了。大约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好吧,我们明天晚上会有一场医治聚会,怎么样?可以吗?我们明天晚上会有一场医治聚会……或者,为病人祷告。我们不知道神会怎么做。我们不能说人们会得到医治。……虽然他们以前一直都得到了医治,不过我们只要为明天晚上的病人相信神。这样好吗?我明天晚上会为你们祷告。

那么,明天下午,我相信,会有许多人,我会……看,我不善于判断。我想这里至少有两千人,或者更多,可能会有1500人或者更多要为之祷告的,如果有两千人的话。那么他们就会……会有很多。我们得加把劲,还要压缩。所以可能需要明天晚上,和接下来的晚上。我以为在聚会上我只是讲道,如果他们可以忍耐的话。聚会完了以后我有两个晚上呆在这里为病人祷告。 就是周六和周日,那是我打算做的,就是用这来做圣坛呼召。
7

现在我想说的是,我认为神的医治是一件伟大的事情,这是神的属性——我相信是的——医治病人。但是我认为灵魂的得救要比神的医治重要的多,瞧。它要重要的多。有一天晚上我注意到,当我问有多少罪人在场,只有四、五个人过来想得到救恩。他们来到这里为了救恩站立。然后,如果你是……

8

那么如果你……如果你还没有领受圣灵,听着,我亲爱的弟兄——就像许多次人们反对它的,不是今天——它是为了今天,看。圣灵。你不要离开这个聚会场,除非你已经领受了它。和神站在一起。……只要保持……不要自己找路,自己寻找你想领受它的方式,瞧。你已经在头脑里说你必须要看见什么东西,或者有什么感觉。当你进来祷告的时候,你只要进去说,“主,我进来要得到圣灵,”瞧,他会看顾剩下的一切。你只要真正真诚,放下所有你不会领受它的想法。记住,今晚就是你领受它的时候。瞧,就是这样。

从前有一位老人,他无法……他无法保持救恩。他会得到救恩,然后过了一阵子,他做了错事。魔鬼会说,“看,你从没有得到救恩吧。”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有一天他去到田野,再次全心祷告。他说,“现在,主,我知道你救了我。所以,”他说,“撒旦,我要对你做点事。”
他就过去拿着他的斧子,砍下一个大木桩,把它扔在地上,说,“撒旦,如果你再来对我说我没有得救,我就把你带回到这个木桩子前。就在它发生的地方,看。我从这时起已经得救了。”
9

今晚,你只要压着那个木桩子。说,“撒旦,从现在开始我就呆在这个木桩子上,直到神赐给我圣灵。你不会再从我这里夺走它,或者把我的想法拿走,让我觉得我太累了,或者我应该做点别的事情。”

只要你有这样的想法,你就永远不会领受它。你必须在那里说,“现在就是我要领受它的时间。这是我的时间。”然后你就得到了它。
你和神有了真实的关系,神会和你有个真实的关系。是的。“来接近我,我就会接近你,”主如此说。
10

明天晚上,如果主愿意,我会让比利·保罗,我的儿子,到这里来为那些想得到祷告的人发祷告卡。这里有多少人是从这个州,或者这个城市以外的地方赶来想得到祷告的?让我看看你的手。哦,需要很多祷告卡。那么,他会早一点发给你们,这样就不会打扰聚会。苏利文弟兄,他们通常是什么时候开始进来的?

[苏利文弟兄回答,“从五点开始,伯兰罕弟兄。”]
好吧,从五点到六点半,你们过来,我们明晚会分发祷告卡,他们叫到的排起队,当他们经过讲台的时候我们就为他们祷告。
11

今晚的经文是一段很奇怪的经文,然而又是一段非常好的经文……一段很熟悉的经文;是在《以赛亚书》,第1章第18节,我想读几节直到……只是——看看我们是否可以从中得到一个上下文。我们从第15节开始,或者第16节会好一些。

你们要洗濯、自洁,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
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
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如果我可以把它称为一个主题,从中取一个上下文,我会……我今晚想说的是开会。在我们开始之前让我们低头和神会谈一会儿。
12

我们最亲爱的天父,所有生命的神,你将你亲爱的儿子,主耶稣差派给我们,他是我们罪的挽回祭,为自己取了有罪的肉身的形式,为我们而被定罪,这样我们这些不配的人就可以通过他一次血的遮蔽就近神。主,我们在这个聚会里聚集,在这些天的晚上,不是为了给别人看的,或者是和别人联系的,主,我们祷告如果有人有这种态度,包括我在内,乞求你原谅我们的罪。

我们已经来了,主,在死亡的时代。当我们感觉到我们没有剩下多少时间的时候我们来了。我们聚集在这里为了一个目的,就是和你就近。我们想让我们的罪藏在血下面。我们想要和你很近的关系。我们想和你交谈,主,在你来之前,因为等到那天就会太晚了。
13

我们今晚祷告,天父,你把这样的饥渴放在人们的心里,直到所有这些在河边的起起伏伏的想法都变成持续的祷告会,人们在一种绝望的境况中寻求神,知道他们必须找到他们剩下的灵魂,接受圣灵,否则他们就会有一天在不知道你的情况下跳入永恒。哦,神,请怜悯我们!当我们看见我们的教会和我们的全福音团契开始冷淡下来,好像没有了对失丧灵魂的恳求,再没有那样的真诚——整晚祷告,在道中沉思,好像我们游荡开了,主。原谅我们,哦神,让我们今晚在圣灵里重新认识我们自己。

我们想到在过去的卫理公会时代,当他们整晚祷告,为失丧的人痛苦哭泣,他们没有平安。但是今晚我们好像可以穿着整齐地坐着听讲,然后无挂虑地回家。哦,主,今晚搅动我们的心。把对失丧人的热情放在我们里面。祝福那些牧师和门外边的人,每一个成为那王国一部分的人,带着一个燃烧的激情点燃城市,所有地方,将失丧的从水沟里拉过来,让他们成为主的火把。求您应允,天父。
14

我们读圣经,上面说天使出来并在那些为城里罪恶叹息哭泣的人身上做记号,通过经文我们明白那是圣灵第一次穿过耶路撒冷城。然后他在这个时代第二次到来,为了他名的缘故第二次呼召人们从外邦人里出来,我们该怎样更加的关心,为那些让人憎恶的事情叹息和哭泣。我们看见教会正在练习摇滚乐,玩BINGO游戏,进行各种游泳比赛等等这样的事情,在教会里,祷告聚会和整晚上的等候聚会已经被遗忘了。

15

神,让我们回到真实的事情上。让圣灵今晚回到人们中间,主,开始一个五旬节。求您应允,主。在每个人的心里,他们很想要。他们心里想去做,但是对世界的挂虑以及时间的快速流逝把他们吸引走了。主,就从讲道坛上的我开始,去到会众,就像以前未曾有过一样运行,赐给我们对失丧灵魂的热诚。求您应允,主。

这些这些评论应该是从道中而来,如果你愿意,我们祈求它种在人们心中,来回应你仆人的祷告。求您应允,主。我们相信,我全心相信,如果聚会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那么就会有持续的医治聚会。撒旦和他的权势不会在这样神圣的团体里站立。求您应允,主。我把这一切都交托给你,等待你说出道来,让你的圣灵来对人们的心做解释,我们这样乞求是奉你的儿子,主耶稣的名,阿门。
16

在今晚聚会引用的经文里,最近我们关于会议的消息已经听见很多。你随便在哪里捡起一张报纸,差不多都会看见某个外交家或者官员在某个地方开会,某件事情发生。我们很想知道,开会到底为了什么?我们为什么要举行会议?他们要干什么?他们聚在一起为不同的事情辩论。我们参加会议,是为了把事情辩清楚。

我想这是最美丽的经文之一,当神说,“来吧,让我们辩论。让我们聚在一起,把事情辩清楚。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只要你来,我们一起把它辩清楚。”
我们发现,今晚,就像每一个人知道的,我们确实都后退了。我们作为一群人都退步了。这个世界正以某种形式爬到我们中间。你可以看见它,感觉到它。这个世界正向我们中间移动。所以我们想对我们来说开一个会将非常不错,我们可以和神谈论谈论,找到问题在哪里。
17

我正在读查理斯·G·芬尼的自传,读到他如何成为一名律师,我们的法律有许多都是基于圣经的,这使他开始研究圣经。在那里他读到了神在哪里做的应许,他看见了教会,教会的许多人在为复兴祷告,在祷告中被打败。这是因为他们缺乏信心。

当你问神任何事情,叫他下来,和他谈谈,除非你得到了答案,否则不要离开;然后你就知道以后从何入手。
他那简单的像孩子一般的方式是如何运行的——和神开一个会,和他谈谈。他是这个时代,自圣徒保罗以后最伟大的一个战士之一,因为他和神会谈,建立在他的根基上,明白了他在哪里站立,并如何和神站在一起。然后就继续前进。
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这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要做的事情。这比外面的五百场聚会还有效。
18

于是你说,“让我们的牧师来做吧。”这是一件各人的事情。它是我们每一个个体的事情。牧师可能自己可以做。他可能祷告让他的灵魂得祝福,整个下午都呆在圣灵的恩膏下面,走进他的会众,恩膏,感觉到神的能力。 但是除非会众也是在同样的状况,瞧,这就产生了不同。他必须让会众在同样的境况下。然后如果会众已经准备好遇见圣灵了,我会告诉你,罪人会尽全力爬到各各他——只要我们做为一个个体接受它。你们就和任何牧师一样有责任。神会控制你,作为一个有责任的个体。

19

他说,“如果有任何罪,如果有任何怀疑,如果有任何不对劲,来,让我们来谈谈。让我们一起辩清楚,找到问题所在。虽然你的罪像朱红……”罪就是不信。你知道这一点。虽然你有怀疑,虽然你想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接受圣灵,或者得医治,等等,虽然你的怀疑像朱红色,他们也会变成雪白,看。

神做了应许,神会持受他的应许。他给了我们每一个人一张邀请函,让我们来。
圣经的最后说,“凡愿意的,都可以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 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来。 【启22:17】”这是一个邀请。
如果你很有智慧,我们美国总统请你去主持和赫鲁晓夫的会面会怎么样呢?你会得到多少恭维呀,总统都邀请你去和他谈谈,认为你可以主持和赫鲁晓夫的会面。但是记住,不是总统,而是天上的神给了你一个邀请,去和他谈谈,为了你的益处。
20

呐,会议就是聚在一起,通常会议是在某个时间,在某种紧急情况下举行。一段时间以前我们知道有一个四方会谈,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那是个决定性的时刻,当自由世界都束手无策。他们聚集了他们有的被认为是最聪明的人,他们把他们聚在一起,因为他们必须尽所能的给出答案,该怎么办。

我想今天也是五旬节派的人们聚在一起,去除我们的不同,在我们的共同点上聚在一起,因为我们的教会太松懈了。我想我们需要一个整日整夜的,和神的一个会议。“我们应该怎么办?”因为这是个关键时刻。
当我们的美国总统,还有丘吉尔先生,和从自由世界来的不同的外交官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有一个会议。他们彼此谈论,他们在某件事情上做决定,决定如何赢那场战争,这样世界就可以保持自由。
21

我记得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我的一个牧师朋友,在那段会议的时间里……人们等待着结果,什么样的决议会出台。这位牧师打开收音机,听着从会议中传出的消息。当时墨索里尼,或者希特勒他们正取得很大的成绩。当他正在全身心的听,看结果会是什么,他们决定要怎么做的时候,有人敲门。他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人,一沓纸张夹在胳膊下面,留着到脖子的长头发,工装裤耷拉在他屁股上,就像一个现代的垮了的一代人。

他说,“牧师,你是这个教会的牧师。你在这个城市有很大的影响力。我是一个诗人,我想让你下来给我一个推荐,这样我就可以发表这些诗了。”
这个牧师说,“孩子,先进来一会儿。我正在听这次会议的结果,看看我们国家怎么样了,看看他们已经决定要干什么。”他说,“你进来坐下等我听完了好吗?”
“哦,”他说,“这件事比听那个更重要。”
哦,对一个人来说……如果我们是真的美国人,没有比听一个像那样的会议,看看我们究竟去处在哪里更重要的了。那就是人们今晚对待教会的方式。他们从这里走出去,到处跑,和世界调情,他们没有时间去教会听……或者坐在一个聚会里听福音。哦,我们应该对神的百姓聚集在一起的每次聚会和每次会议感兴趣; 我们应该对此感兴趣。
22

我们要找到答案。这是个关键时刻。然后他们有四方会谈,然后神给了他们带领。然后我们有了日内瓦会议。还有了一个巴黎会议。我们亲爱的总统,艾森豪威尔将军,最近正四处在所有的自由国家参加会议,等等。

但是你知道神也有会议。当一个关键时间来临的时候,紧急情况,教会正处在紧急关口,神召开了一个会议。让我们现在回去几分钟,把我们全心放在道上,听几分钟。让我们参加一下神的会议。我们看见了世界的会议,我们听见了从里面传出的消息;现在让我们回到神的会议里。
23

我想今晚从伊甸园的会议开始。……当神按他自己的形象造人,将他的一根肋骨取出造了一个女人,成为他的一个助手,把他们放在伊甸园,成为他亲爱的孩子。当他的孩子失丧时,这个震惊的消息震动了整个天国,“你的孩子失丧了。”神把天国所有的事放在一边。他没有派一个天使把他们找回来,他没有派一个军团的天使;神自己下去把他失丧的孩子找回来,因为是紧急关头。

对那些不相信耶稣基督的神性的人来说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图画,神如何以耶稣基督的肉身的形式来到地上,彰显自己,他不相信天使的手,或者一些教会的权威,他自己来了,取了肉身,住在我们里面,找回他失丧的孩子。
24

难怪米迦勒会走上去,加百利……当信息传到天国,“你的孩子们失丧了。他们犯了罪走了。”神没有对加百利说,“下去把我的孩子们找回来。”他自己来了!这是一个人才能做的工作,这是一个神才能做的工作。

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在这日子,当我们正活在……当他们想把耶稣只当成一位先知……他比先知大;他是神在肉身中显现,永生神的神圣的儿子。他不只是一个先见或者一个好人;他是神在肉身中彰显。神自己下来救赎人,就像他在伊甸园里做的。哦,祝福主的名!那是爱——神如此地爱这个世界。给他自己造了一个身体住进来,在这里以我们为帐幕,来救我们。
25

难怪人们变得如此疯狂,尽力解释神的爱。那首著名的、珍贵的诗歌的最后一句,我想是这样的:哦,神的爱,多么纯洁丰富!

世上海洋,当为墨水;
天上诸天,当为纸张;
地下万茎,当为笔杆;
历代众人,当为人士;
神的爱,
用尽海洋,所有墨水,
难以述尽;
铺张诸天,展开苍穹,难述神的慈爱。
这最后一段是在一个疯人院的墙上被发现的,有人用笔写在那里。没有人可以彻底了解神对他百姓的爱。当他的儿子失丧时,他想自己把他找回来。一位母亲在危难时会冲过火场救她的孩子。一位父亲会从五十层楼上跳下来抓住他的孩子,做任何事,只要救他的性命。那就是神对他的百姓、他的教会、他的孩子所想的,当他们失丧的时候。“让我们辩论,”主如此说。
26

当神知道那是紧急的情况……我猜当他听说他的孩子失丧了,第一个来到天国。他来了,疯狂的在园子里走,在每一个灌木丛下查看,

“亚当,我的儿子亚当,你在哪里?”
亚当和夏娃站在那里,穿着他们的无花果叶子做的裙子,藏在灌木丛后面;父亲前前后后找,叫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同样的神一夜又一夜的在教堂走廊里走来走去,喊叫着同样的声音,“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他找到了亚当和夏娃,他们以同样的方式,穿戴着某种信条,或者依靠组织来拯救自己,藏在一些人造的理论后面。当神为你预备了,当他用他的儿子替你去死的时候,你必须……必须要重生。信条不起作用。在一些社团会举行会议,但是神的会议是在伊甸园举行,为了免除你的罪。有一场会议是在各各他举行(我们以后会说到),为免除你的罪。罪的问题,你的疾病,所有将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都已经被决策过了。准备工作已经做完了。我们只要做一件事,就是去和神讨论讨论,说,“主,我本意不是这样的。”条款已经制定好了。
27

然后我们发现,当神发现他们站在灌木丛后面的什么地方,穿着他们的无花果树叶颤抖着,神,就像……这个世界的会议,他们总是要到日内瓦,或者瑞士,一些美丽的地方,这样可以激发人们。找一个特定的地方,然后召集会议。我猜神……当他发现亚当和夏娃藏在灌木丛后面,他们无法出来。他们说,“我们无法出来,父亲,我们赤身裸体。”

“是谁告诉你你是赤身露体的?”
然后他们就开始了,总是这样(他们在军队里称呼的)把球从一个踢给另一个。神四周看看,他看见了一棵树,在一个地方,一个他觉得很美丽的地方。他拿来一些皮子,扔到灌木丛后面,说,“用这个把自己遮盖住,然后到我这里来。”
他们开了一个会,他们就此进行了交谈。然后神为他们做了一个预备。哦,我真高兴有一个伊甸园会议!没有让我们在无花果树叶下面或者什么我们自己可以缝制起来的东西下面;而是神杀了什么东西把他们的罪遮住,并给了他们应许说女人的后裔会伤古蛇的头,预言了他会怎么做。
28

我很为伊甸园会议感到高兴。他安排了一条道路,一个预备,一个去除罪的方法。他给出了一条你可以再次回来的路,再次被带回到和他的关系里,从那个你失丧的地方,从那个破灭的,没有神的地方回来。神为了这次会议做了预备。他只做了一个临时的预备,直到那个真正的预备通过基督献祭的生命被赐下。他说它会做成的。但是在羔羊必须死去的时间。直到那个时间……直到神的羔羊到来打伤古蛇的头,古蛇的头会打伤他脚跟,直到各个他的时间。

那次会议是成功的。哦,这击中了所有地方的撒旦。神的道无论在任何地方都会击中撒旦,无论在任何时间,在任何情况下。“虽然你的罪好像朱红……”
“你说,’任何情况下,’伯兰罕弟兄。”这正是它所说的。
“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我请你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到我预备的地方,祭坛前。”神造了一个祭坛。有一个祭坛,那是你遇见神的地方。“来和我交谈。我已经为你预备了一个地方和一个补救方法。”
29

这开始于伊甸园,第一次会议。他做了一个预备。第一次紧急情况下,神给出了一个答案和一个预备。但是人们不知怎么却不想要这个预备。但是这是第一次神和在危机情况下的人开的会议。神做出了决定。不是我们做了决定我们应该怎么做;是神决定要怎么做。是神在那里说,“你必须要重生。”这不是某个宗派的协会说的,这是神说的!

是神在那里说,“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见神的国。”你必须要重生。那是神的补救措施。那就是他把人类带到他的同在的时候他所决定的。瞧,如果那还不直接,我就不知道了。那是他的决定。血是那条道路!不是无花果树叶,不是任何其他形式的遮盖,而是神在和神失丧的孩子开会时做出的决定,这个预备就是血,已经是这样,一直是这样,也一直将是这样!
30

你可以一直站立持受在这上面,就像老约伯站立在燔祭上。他们可能因此咒骂你,或者叫你圣滚轮,或者随他们的意说什么——但是只要你站在那血的祭物上,把你的手放在耶稣基督的头上承认你的罪,让圣灵到你里面来,它会见证了他已经接受了你……那是神的决定。在第一次会议上做出了那个预备。

我真高兴他们开了那次会议。它永远地解决了罪的问题,当他开会的时候。在适当的时间,他把他的儿子放在了有罪的肉身的形象里,取走了罪,释放那些在山羊和绵羊的血下面的人,他们等待着那个时间,将他们带到神的同在里。哦,这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知道这次会议召开了!我很高兴。我知道每一个这里的基督徒也很高兴这次会议召开了。就是那次会议。
31

然后让我们说说另外一次在紧急情况下的会议。我要称这次会议为燃烧的荆棘会议。神对他的百姓做出了应许,成就的时间就要到了。他选择了一个人,一位先知,将他的百姓从埃及带出来。但是这位先知曾经逃走过,他想自己来解决这件事。

瞧,和伊甸园里发生的一模一样,又一次想做一个无花果裙。摩西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可以凭着自己的智慧……教导埃及人智慧。他很聪明,他接受了所有的教育。他是一位军人,一位伟大的人。他依靠自己的智慧,他想凭自己的智慧将百姓从埃及的捆绑中释放出来。这行不通,这在今天也行不通!神提供了一条道路。神提供了一条从罪里得释放的道路,那不是从智慧的能力里来的。它是通过主耶稣血的遮盖。
32

摩西尝试了他的无花果树叶,失败了。它那时失败了,它在伊甸园失败了,它在今天也会失败,它任何时间都会失败!你必须要重生。你必须要来到神的道路上,就是在他的会议上决定要为罪人如何做的道路上来……你必须去到那个预备里。

摩西尝试,就像亚当一样遮盖自己,说,“我是一个伟大的人。”他看见他的一个弟兄被虐待了,就说,“呐,我是一个伟大的人,我知道怎么去做。”他杀了那个埃及人,这是错的。
所以你看,他尝试用无花果树叶,就像亚当一样,就像这个国家上千的组织尝试去做的一样。无花果树叶这条路行不通。神在那次会议上谴责了它。哈利路亚!原谅我。
不,不是原谅我。不要这样。不是,先生。我是那个意思。是的。我自己并不是与此无关的。我只是感觉太好了,瞧?因为我知道有一条唯一的路可以去到天国。就是通过耶稣基督。那是神提供的已经放在这里的路。圣灵就是那条路。任何东西也不能替代。 不是理论,不是教会,不是大的建筑,不是组织,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耶稣基督的血,神的路——圣灵,被圣灵充满。这个应许是给你的,只要你接受它。神为任何愿意的人都做了预备。那次会议召开了,决定做出来了。
33

在整个时代人们都卡在这里。如此简单——只要接受血。你无法遮盖你自己;要用神的遮盖。你无法学习怎么去做。没有学习的方法。神自己做成了。它是超自然的。它是通过生命。神做了遮盖。你无法做,无论你多努力……你无法通过参加教会,相信信条来把自己从罪里洁净出来,就像一只美洲豹无法把自己的斑点舔掉一样。不行,先生。它越舔,斑点越显眼。你必须对自己,你自己的想法死去。放弃,让圣灵用他的同在和他的能力遮盖你!那是神的决定。那就是会议解决的问题。那就是所做的决定。那就是……

那是神的法则。我们不要尝试搞出点别的什么东西。他怎么说就让我们怎么接受,接受神提供的道路。那就是它,拿着它,接受它,相信它!神做出了决定。他不会让一个天使做决定。他不会让加百利去做,他不会让米迦勒去做。他要亲自去做。哈利路亚!当他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为我们而死,他就亲自做了这事。那就是为什么他是那条道路,真理,生命。没有人……
他通过世世代代这样讲,这一直都是神的道路。他自己做出的道路。那是他自己的儿女,他不会交给一个天使。如果他没有交给一个天使,他也不会交给一个会议,或者一群人。无论他们是主教,教皇,还是什么,无论他们有多好——那都没问题。但是耶稣基督是神提供的道路!那是他说的道路。他在会议上决定了。那就是道路。那就是……
34

我们必须去到他的队伍里。如果在联合国他们开会的时候,四方会议,一个走开了说,“我要这么干,”其他国家要那么干,那会怎么样呢?他们就分开了,他们就会输掉战争。那就是我们——五旬节派人们所做的。我们必须联合起来,通过圣灵,去到神那里。

神已经决定了这个先知要去释放他的百姓,这个先知做了和他第一个儿子——亚当,一模一样的事情。他采取了无花果树叶的方式,那不对。神谴责了它。然后神必须来搜寻他。他跑出去和他的妻子西坡拉(一个米甸祭祀的女儿)结婚,有了一个孩子革顺,住在那里,做了一个不错的老牧羊人,过得很好,没什么不对劲。
然后神来了,就像他在伊甸园所做的。有什么东西来到他的面前。这又一次震动了天国,就像在伊甸园发生的一样……哦,在伊甸园会议之前。它震动了天国。那是什么?
“我听见了百姓的呻吟。【哈利路亚!】我已经听见了他们的哭求,我已经看见了他们为工头付出的劳苦,汗水和血。我要下来。我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摆脱这一切。”所以他做了……四周看看,他发现他的先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用了无花果树叶的方式。
35

那绝对是他今天发现的。发现他的传道人走开了,去到了一些大的学校学习一些理论,被一个精神病学家检测,看他有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和智慧可以成为一个牧师,或者让别人得救。那就是他发现他的地方,走到了一个困境里。哦,今晚教会需要的就是另外一次会议,神呼召的会议!是的。

于是他发现了他。他在旷野沙漠里到处查看,寻找。我可以看见那道光在每一处小裂缝里,每一个小无花果树林里,每一处,到处寻找那个家伙,过了一会儿他发现他正悠闲地在西奈山四周散步。可能还过得挺滋润,和他的孩子们玩耍,很开心,有一个可爱的妻子,过得很安逸。他发现他在那种境况里。
于是他说,“我要召开一次会议。我要把这个逃跑的先知呼召回来。”
我希望他在这地上做许多事。你知道第一件事就是,他拣选了……
他说,“我要看看给自己找一个可以发现我的荆棘丛。我要用什么方式吸引他的注意力。”于是他爬到一个荆棘丛的顶部坐在那里。哦,当摩西看见了那丛荆棘,它上面有一个大火柱在燃烧,而荆棘没有被烧着……他呼召了一次会议。我告诉你,你只要有一次走在神的会议里的神圣沙地上,你出来时就是一个不一样的人。不管什么时候你想……
36

亚当出来以后成为了一个不一样的人。摩西出来以后成为了一个不一样的人。当然。他被装备了然后离开的。哦,有时候这会让你做一些,对外面的世界来说真的很傻的事情。它会让你做一些你以为你不会去做的事情。但是记住,你已经在神的同在里了。

让我这样说,没有一个神的传道人可以被任命站在这张神圣的桌子后面,除非他先和神开过一次会,从那个神圣沙地上出来,在那里他和神单独站立。你没有权利这么做。你没有权利。我不管你得到多少博士学位。那对神来说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是。你必须和他开一次会。他们必须开过会。摩西这样做了,他遇见了神。他必须接受从神那里来的命令。那就是它。
37

现在有这么多不同的教义等等的东西。今天的油嘴滑舌的古蛇,他们可以把所有的东西从圣经里解释出去,把它们放在其他的时候。古蛇们。我一点都不为此道歉——那绝对是它。滑腻的脊背,向前走,闪着光,锃亮锃亮的,长着卷曲的头发,穿着燕尾服。那就是魔鬼看起来的样式。他不是一杯烈性酒,威士忌,从他嘴里倒出来;在这些日子里,他是一个改善过的魔鬼,我告诉你。圣经说他如此狡猾,倘若能行选民也会被欺骗。是的。

哦,他是一个圣经学生,一个学者。当他遇见耶稣的时候,他向耶稣引用经文,一段接一段的。耶稣说,“但是经上还记的说……”阿门。他是个同道中人。
38

所以摩西,就像你必须的那样。无论一个人的舌头有多灵活,无论他怎么想把它解释过去,如果你曾站在那片沙漠的后面,如果你曾被呼召到神的同在里,站在那里和他交谈,感觉到他的能力贯穿你,就像那道那道荆棘丛上面的火光贯穿了摩西,知道你曾和神面对面的交谈,世界上所有的魔鬼都无法把它从你那里解释掉。不,先生。那是你遇见神的地方。撒旦无法做任何事,因为那在你的灵魂里是个锚定的地方,没有什么可以代替。你已经从死到生,得到重生了。你在那片神圣的地面上。没有人……魔鬼无法把他的脏脚踏上去。他可以解释经文,说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这个是给其他时间的,那个是给其他时间的,那不是给……但是当认识了神以后,你面对面的遇见了他,你知道你在谈论什么。

39

那是摩西还没有做的事情。瞧?他拥有所有理论,但是他采取了无花果树叶的道路,看。但是……就像亚当所做的。当时他想变得聪明。他想知道事情。

你记住,那是撒旦的伎俩。“你会变聪明,明白。你现在不知道,但是我会给你一些智慧,只要你去我的学校。”他会给你很多,所有你想要的。
而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耶稣基督为救罪人而死,救那些到他那里,接受他,悔改的人。正是这样,就这么简单。你说,“就是傻子也不应该在路上犯错,”以赛亚说。神使它如此简易。我很高兴他是这样做的,否则我永远不会明白它。所以他使它很简易,好让我们都可以明白。那是神成就的方式。
40

当他在燃烧的荆棘里和摩西说话的时候,摩西瞥见了神,他来到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有东西锚定在他里面。一个信心在他里面生起。在那里他无法用任何军队成就事情,在这里他将要独自完成——他和神——用一根旧的弯曲的拐杖。瞧?他开过一次会议。

他直接下到埃及,准确地按照神告诉他的去行。他彰显了神迹奇事,还有其他所有事情。神让他经历困难的时期——为了敲击他,把他击倒,让他回转。但是他又一次站起来说,“我知道这是正确的!我遇见了神,我要把他们带出来!”
41

当雅尼和佯庇可以站着把他们的拐杖扔下去变成一条蛇,可以做所有同样的事情(就像今天一个巫师几乎可以做的,如果可能选民也会被欺骗,他们把许多人呼召出来,拥有伟大的事情等等),那不会让它停下来一会儿。如果你曾与神同在,你就知道你站立在哪里。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谁,你从哪里出生。如果一个人只是拥有一个握手,册子上记着名字,或者一个教会的推荐信,他还不知道他爸爸是谁。是的。

如果有什么是我感到难过的,那就是骡子。你有没有……神创造了所有的事情,但是他没有创造骡子,没有,先生。就像布斯克利本曾说过的。他没有创造他。没有。你知道,那是人创造的。他把马放在母驴上,就这样创造了骡子。他无法骑在自己身上。他无法繁衍自己。是的。他必须呆在他所在的地方。如果有任何无知的东西,那就是骡子。是的。为什么,你可以坐着对他叫喊,尽全力冲他喊叫,他还是伸着大大的耳朵瞪着你。……
42

我在聚会中见过许多骡子。你谈论圣灵的洗,他们就站起来回家了,就像一头骡子。绝对是这样。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是谁。就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说“哦啊,【编者注:伯兰罕弟兄学驴子的叫声】哦啊,神迹的时代过去了。哦啊,没有这样的事情。哦啊,哦啊。”

一匹马不会那样。他很温柔甜美,过来把脖子放在你的肩膀上,嘶叫着。他是温柔的。但不是一头无知的老骡子。骡子不知道他爸爸是谁,妈妈是谁。他无法骑在自己背上。他无法繁殖他自己。他只是一头……他是一头杂种。
那就是今天许多所谓的基督徒的问题,和世界杂交。难怪你从来没有稳定过。口是心非,永远无法来到真理的知识上!人必须借着重生明白神,被重生,被圣灵充满,站在那些座位上,那些摩西站立的道路上,站在与神的同在中,和他交谈。那是神呼唤人的时候。当然。
43

摩西下到埃及,不管碰到多少艰难的事情。所有的埃及人以及所有的模仿等等——那都阻止不了摩西。他继续前进,因为他和神开过会。可能会有耍蛇的人和……哦,我不知道……在火中走的人等等这样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一个接受了圣灵的人很确定地知道他站立在哪里。如果他曾经和神开过会或者和他交谈过,重生了,这些事情都无法动摇他。当然不行。他知道他相信谁,他知道他的爸爸是谁。

看着一匹纯种马真是好呀。你可以追溯他的血统,你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他的祖父是谁,他的曾祖父是谁。只要往上追溯——他有一个血统。我告诉你,我们有太多离散的没有血统的基督徒。
看,“我上周是一个卫理公会信徒,再上周是浸信会的,在此之前是长老会的,再往前是五旬节派的。”哦,天,他们根本没有血统。
44

但是一个来到神面前,与神同在里的人,接受了神的恩典和救恩,重生了,被圣灵充满,他就是神的儿子!哈利路亚!所有在地狱里的魔鬼都无法让他对此动摇。他知道他在哪里,他知道他的爸爸是谁,他知道他的力量来自哪里!他知道他相信谁,他知道他的神!当然。他知道他的道,他和它站在一起,他相信神。……他吃着孩子的食物,他吃着绵羊的食物。今天有太多的饲料代替了绵羊的食物,让他们都快饿死了。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圣灵回来喂养这些孩子,走在成片的绿色草场上和宁静的水边。是的。神的安宁就像河水流过我们的灵魂,让我们知道我们已经从死到生了,知道我们是在耶稣基督里新造的人。
45

于是,他准确做了神告诉他去做的每一件事。在他的路上,他打击了反对派——你要打击敌对者。【编者注:磁带空白】是的。你要在履行职责中打击他们,为神做见证,做正确的事情。你要扫除障碍。红海就在那里。

现在我们来谈谈另外一场会议。我们称之为红海会议。就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摩西碰上了一个障碍,就是他前面的红海, 法老的追兵就要来了,从山脉和旷野的各个方向过来,看起来没有任何逃走的路。
现在,当我们履行使命时打击了像那样的事物,然后就是开会的时刻了。我想这就是五旬节派教会今晚必须来到的地方。我们努力要抓住正确的事情,在一个地方我们清除了障碍。这是开一个红海会议的时候了。我们必须渡过去。当然,神给出了应许,我们必须过去。
46

他们开了红海会议。摩西做了什么?他从来不会沮丧泄气或者兴奋,说,“好吧,我要参加另外一个,或者去到另外一群人那里。”或者,“我要和法老交涉一下。也许我错了。我应该和他进行和平谈判。”

不,先生。他在履行职责中,他和职责呆在一起。他做的事情是过去,给自己在某处找了一块大岩石(我想象的),他去到大岩石后面呆了一会儿说,“主神,我在履行职责。我已经做了所有你告诉我做的事情。现在我要起来抵挡。”
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决定吗?我想象天使像这样环绕坐在每一块岩石上。摩西就在那里……神,站在那里听他说话。
他说,“我在履行职责,法老的追兵来了。我知道你就在这里的某处,因为你在那火柱里闪耀。你就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所有的天使就聚集在一起。天使看着神,看看他要说什么。
神告诉一个天使,“去和他说话,让他站起来!继续向前走!”阿门。
你从来不会听见神说,“退回去。”他从来不后退!继续前进,只要你在履行职责!……我们已经接受了称义,知道称圣是什么意思吗?那是职责——继续前进。如果你称义了,还没有接受圣灵,这就是一条履行职责的路——前进。如果你生病了无法康复,你已经做了医生告诉你做的每一件事,还是没有好转,你的职责就是前进。“前进!和人们说话,然后前进,只要继续前进。”
摩西和人们说话,“安静。”然后捡起他的杖,开始向红海走去。红海就分开了。
那就是一次会议的意义——向敌人走去!阿门。然后你就可以有一次医治聚会,当你把所有怀疑的多马赶走以后,所有这些,那些,所有的夜礼服,所有的无花果树叶。把它们都从身上扯下来,用血遮盖上——然后他们就是神的儿女了。
47

就像我常常说的……我很喜欢现在的春天。老的鸟妈妈会出去,做一个大的巢,用羽毛铺满,为小宝宝做好准备。这样它就可以下一窝蛋了,但是如果它没有和雄性交配过,那些蛋就会躺在那里烂掉,永远也孵不出来,它们就无法生育。

那就是许多的教会成员。他们来到教会,你拍拍他们的背。他们穿着很好,在教会付钱等等,照顾好牧师,始终都是一种社交活动,或者类似的东西,所有这样的东西。但是如果他们从来没有和丈夫,耶稣基督在一起过,就像那窝烂掉的鸟蛋。你可能要把所有东西扔掉然后从头开始。我们需要与神开一次会,拥有圣灵的洗礼,和我们的丈夫耶稣基督接触。他是教会的配偶。他是新妇的新郎。和他交往,被他的圣灵,新郎的灵充满,
48

所以摩西有了这次红海会议,接受了命令,就前进。还有一次我喜欢的会议。我把它们许多都写下来了,但是我想先讲一个。

就是那次客西马尼园会议,在那里耶稣作为一个人……耶稣是神的儿子,神造的儿子。神荫庇的玛利亚,在她里面制造了一个血细胞,带来一个儿子,耶稣基督,神下来住在他里面。“在他里面是神在肉身显现。”
《提摩太前书》3:16说,“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天使看见,……被接在荣耀里。”哦,神——不是一位先知——神创造了肉身住在我们里面。那就是他,以马内利。圣灵称他为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现在是神在我们里面,同样的圣灵。我们按照我们的份和量接受了它。他接受了它是没有份和量的。在他里面是完全的神。神所有的一切都倾倒在基督里,所有的基督都倾倒在教会里。阿门。“那天你会知道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你在我里面。”哦,天,当它那天来的时候!现在我们继续工作,得到命令,继续前进。
49

客西马尼园。在这里他成为一位国王。他本来不用死去。但是他会这么做吗?他在那次会议上说,当时天使站在每一个角落看他的决定是什么。当他们吐唾沫在他脸上,对他做每一件事情,他说,“不是按照我的意思,而是你的意思而行。”哦,如果我们能那样做就好了!

你说,“那么,现在看,伯兰罕弟兄,如果我接受了圣灵,那么我的妈妈,爸爸,我的老板,我的……”那么你的主怎么办呢?就是这样。……如果你拒绝了它,他会说什么呢?“那么,我的教会……”……我知道,那没问题,但是你的主呢?瞧,你的教会无法救你——主救你。瞧,你必须做出那样的决定。你必须来到那样的时间。每个人都是。来到神面前的每一个儿子都必须被神试探,磨练,惩罚,看看他是不是神真的儿子。……
他站在那里说,“不是按照我的意愿,而是按照你的意愿而行。”
50

我还想说说另外一次会议,是五旬节会议。哦,弟兄,我们多么需要这样的会议!那些人有120个,都是他的事工结的果子,都参加过他的聚会,他曾医治了上万的人,他有120个人从自己的国度出来和他站在一起。当他们见过所有他做的事情,所有伟大的工作,他有120个忠于他的人。

他们听见神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你们要去到全世界建立教会,在人们中间建立信心。我会一直和你们在一起,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这些神迹会伴随那些相信的人;他们会奉我的名赶鬼,说方言,手能拿蛇,喝毒物,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哦,天!“但是等等,你不是要去……一段时间。会有一场会议举行。我会将道赐下。你们要去到耶路撒冷,在那里等候。打开你的收音机,等待结果。”
51

“你打算怎么运作你的教会?”(我是带着虔诚和亲切,关爱这么说的,对每一个男人和女人,每一个宗派。)“我们会去到那里发现我们要不要建立组织。我们要在一堆信条上运作它?我们是要这样或者那样运作它?我们要怎么做呢?好吧,让我们上去等待,直到这次会议结束。耶稣上去到父亲那里了。我们要看看等一会儿什么会下来。”

所以他们就等待。“你们打算等多久呢?”
“直到会议结束。”
“多少天呢?两天吗?”
“不,直到……直到。”
“直到什么?”
“直到会议结束。”
好吧。在会议结束后,他们都起来等待,那120人,等着看会发生什么,他们怎么建立教会,他们必须要做什么。他们是不是应该有一本大日志,记下所有的名字,还是什么。他们必须要做什么?现在,他们要拥有它的第一个果子。
52

当他们坐在那里的时候,来了一个牧师,带着一个装着圣餐的盒子,说,“舔舔你的舌头。”那听起来不是很傻吗?

一个人过来拿着一小盐罐水,说,“我们必须……你知道——没有这样……”
然后一个新教传道人从路上走过来,某某某博士,说,“加入我们,我们就把你的名字记在册子上。”那听起来是不是很像五旬节派?那就是我们想成就事情的方式。那是什么?(不要对我生气。瞧?)那仍然是无花果树叶。绝对是,那是无花果树叶。
他们等在那个会议里看看教会会发生什么。突然一个从天上来的声音,就像一阵飓风。回应回来了。它充满了他们坐的房间,分开的火舌在他们上面。他们都被圣灵充满,开始说起了方言,圣灵给了他们一种表达。
53

住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在天底下从各个国家出来的虔诚的人们。外面的人大声议论,他们都赶过来,感到很困惑,因为他们听到每一个人都在用他出生地方的方言说话。

其他人在嘲笑他们,说,“他们是灌了新酒喝醉了。”
看这位首席发言人,在他开完会返回后,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巳初。【大门还没有打开。是的,先生。】那是一日中的第三个时辰。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在末后的日子这些都会应验,’神这样说,’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那就是运行教会的方法。
54

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

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那就是神和他儿子在天上开完会以后返回了!那就是教会按照命令应该设立的方式!哈利路亚!圣灵应该控制教会。不是主教或者大主教,教皇,父亲和祖父们,而是圣灵控制教会。那是它应该的方式。那是神的会议上……那就是会议反馈结果。那是它应该的样式。除此以外其他任何东西都是一堆无花果树叶,没有好处。从他们后面出来,把它们从你身上撕下来。在神面前脱掉它。……来和神和解。
“来和我辩论。让我们谈谈。虽然你的不信像朱红,我也要把它变成雪白。”他会证明给你看。会议,五旬节的会议。
55

我还要讲一次会议,然后我们就会结束。我们已经有许多了,但是我必须还要讲一个。在五旬节之后的四或者五天,彼得和约翰有一天去圣殿祷告。那里躺着一个年老的瘸子,从母腹生下来就是瘸的,大概有40岁了。他晃着他的小杯子乞讨。

我可以证明彼得和约翰是五旬节的传道士。他们说,“金和银我都没有。”是的。先生。他说,“金银我都没有。我没有钱,但是我把我所有的都给你。”
神,让我拥有那个!我不想要钱;我想要那个!“就像我有……我有对他的信心。我一直被他的圣灵充满。他住在我心里。他住在我里面就像他住在耶稣里一样。不多,但是我是他的儿子。我有的我就给你。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起来行走。”哇!哦,天!必须要召开一次会议。
56

他们做了什么?大公会教会,伟大的组织,说,“我们要停止这种胡说八道。这里没有神的医治。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当然,他们相信这一点。“过去可能有,在摩西的日子里。

但是摩西说……那些日子过去了,是别的地方发生的。“他们总是把它拖到过去,或者是在未来的什么地方。
有一次我听到有人说在千禧年会有神的医治。为什么呀,那时你会有一个荣耀的身体了,怎么还会需要神的医治呢?魔鬼就是试图把你拉到远处的什么东西里,或者千禧年你会成为什么样子里。你现在就是神的儿子和女儿。阿门!如果你的人造的理论只是给你一小块冰凉的马铃薯,告诉你去等候,你去吧;但是我有的是一次和圣灵全程的晚餐。……祝福神,是这样的!
57

他们想告诉你站后面去,吃一些皮和骨头,告诉你鸡肉很多年前就没有了。不要相信。神有一份完整的大餐给拥有神儿子完全的信心的完全的人,相信它,并按照旨意而行。

这份菜单是预备给“凡愿意的,让他来;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哈利路亚!(我相信我现在可以弹奏这首了。我真的可以。)是的,弟兄们。同样的圣灵带着同样的迹象,同样的神迹,同样的能力。是的,先生——神的圣灵。哦,我知道这让你听起来很傻,对世界来说。但是你管世界干什么呢?
58

我想像大卫做的那样。他被神的荣耀充满,当他看见约柜来了,他跑出去把脚踢到空中,开始围着它跳舞。

他的小自以为是的妻子(宗派主义的光)从窗户里看,她说,“哦,他真让我感到羞辱。”所以那天晚上当大卫回家,她说,“大卫,你干嘛在那里跳舞呀,踢腿呀,就像个傻瓜(换句话说)?”
他说,“我是在主面前跳舞雀跃。”
神从天上向下看,说,“大卫,你是合我心意的人。”当然。
而他的妻子却因此生气。发生了什么?她从此再不生育。神咒诅了她。咒诅了任何抵挡神的恩膏的人。“不要碰我的恩膏者【是的!】就是拿一块石头绑在脖子上沉到海底,也比冒犯一个相信我的人强。【是的】”这些迹象会伴随那些相信我的人。
这就形成了一个分别;这能辨别出你是否参加过会议。是的。“那些迹象会伴随他们。”哦,他是如此美好。简直停不下来,是吗?让我们结束这次会议。
59

他们把他带到那里说,“好吧,把他们的背转过来。我们会抽他们的。”他们说,“我现在告诉你!不准你再奉耶稣的名传讲神的医治了。”

彼得说,“只有一件事。”他们把他们赶出去。说,“约翰,让我们去开个会。”
他们就上去找到剩下的人,聚集起来。一个人说,“主在这里做了某某事。”当五旬节派聚集起来,见证到处发生的神的作为。
他们说,“让我们开个会。”
所以他们就聚集起来,跪下,就像我们今晚应该做的。是的,
都跪下。说,“主,弟兄们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他们说,“事实上,这是反对你的神圣的孩子耶稣。”“哦主,给我们力量和勇气去伸出他神圣的手去医治病人。”他们开了一个会,他们就等待结果。就在那时,结果就从天上下来了。当它这样做的时候,能力充满了那个地方,震动了他们聚集的那所房子!他们都大胆的传讲神的道,传讲神的医治,直到他们中最后一个死去。
60

会议。哦,有很多在危难时候的会议。他要做什么?他们被法律禁止这么做。“我们要听从谁呢?是法律还是神?”彼得就站在他们中间说。

他们说,“你不准在奉耶稣的名讲道了。”
他说,“我该听从谁呢,你还是神?”是的。
他们说他是无知没有学问的。他确实没有受过教育,连名字都不会签,然而他却握着天国的钥匙。看神怎样做事情!那难道不神奇吗。是的,先生。神给了他钥匙,告诉他,“你在地上捆绑谁,我也会在天上捆绑谁。”他甚至都不会签自己的名字。不,先生。神把钥匙留给了什么样的人。……但是他们注意到了他。他们明白他曾跟随过耶稣。那就是他们今天想知道的。他曾经和耶稣开过会,他接受了某种东西。
61

现在弟兄们,在结束之前我们再提一提另外一次小会议。瞧,还有一次会议。你可能没有参加过日内瓦会议,我也没有。你可能没有参加过四方会议,或者巴黎会议,或者其他任何这样的会议。你可能从来没有参加过这里和神的会议。但是让我告诉你,我的朋友:有一场会议是你要参加的,就是这一次——审判会。

所有的人都要参加。你得参加那次会议。神只会辨认一样东西——他自己儿子的血。你有没有被它遮盖,朋友们?哦,你一定要这样做。我不管你是谁,你都要站在神的同在里,他的审判会决定你永恒的归宿。
“当我看见血的时候【除了血没有任何东西】,当我看见血的时候,我就越过你。”
62

这里有多少人还没有参加过神的圣灵的会议,并被它充满?让我看看你的手,那些还没有被圣灵充满过的人,举起手。这里有多少人还没有领受圣灵?

有多少罪人还没有和神开过会?举起你的手,说,“我还没有和神开过会。我是个罪人。”要诚实。要诚实。“我还没有开过会。”
在结束前让我这样说。我很想现在就做。作为一个牧师,我承认当我想到死亡的时候我总是很害怕,我死的时候,在现在,我死的时候,和耶稣基督到来之间会发生什么。当我在天国遇见我的朋友们的时候,他们都会是一些小灵体。我想那个灵会离开我。
我会见到苏利文弟兄,我会说,“那一定是苏利文弟兄,那个小灵体。我无法和他握手——手都烂在坟墓里了。我无法用眼睛看见他因为他的眼睛没了。我的也没有了,看。我无法感觉到他,因为他只是个灵。”这很让我忧虑。我想和他说话。
63

有一天早晨(大概是三个周日前),我躺在床上,我大概是七点醒来的。我们九点半要去教堂。我就起来,看看妻子,她还在深睡。我就开始研究这个问题。

我听见有声音说“向前推进。只要前进。”
我说,“好吧,我已经五十岁了。我必须为主作一些事。我还什么也没做过。”他进入我的生活,任何人都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只是一颗苍耳草,他从我身上长出了麦子。我不知道那是从哪里来的。我说,“这一切怎么可能呢?”
我说,“主,我能做什么?我已经五十岁了,我的日子不多了。我没有很长时间留下来。”我说,“我还能为你做什么呢?”
一个声音一直在对我说,“前进。”
64

记住,朋友们,这里放着我的圣经。如果我是个盲信的人,我就不知道它。……如果我是,我就对此一无所知。我相信我的心是和神在一起的。我相信他已经在你面前证明了。我可能在某些事情上错了,但是如果它错了,那是无意识的错误,看。然后,当我们……

我在考虑这一点,我一直听见一个声音说,“前进。”
我说,“那是谁呢?一定是我的妻子。你说什么,亲爱的?”她动也不动。
我摇摇她。我说,“亲爱的。”
她说,“嗯?”她睡得很沉,
我说,“那不是她的声音。”
我又听了一次。那声音说,“继续前进。”
65

我知道异象。这可能是一个异象。如果它是的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异象。我说,“可能是我自己在说。”

因为有一次我很劳累紧张,去参加一次聚会,我跪在地板上祷告,想把重担从我身上拿掉;我听见有人站在门口在摆弄东西,用德语还是什么在说话。我当时想,“会是谁呢?”我滑了一跤,看不见任何人。我想,“他到哪里去了?”那是我自己的声音,看,我只要抓住真实直到它完结了。那就是那位女士,你知道(你们都知道的,我想我告诉过你们)她得医治了。她当时躺在路边流血,快死了,半个小时以后她在那里完全正常,圣灵做了代祷。当时……
我以为可能是我自己在说话,“继续前进。”所以我就把手指头放在我嘴里,
我听见它说,“继续前进,前进。”
我说,“是谁和我说话?谁在这间房里?”
它又来了。就像有一个异象,就那么真实,就像你听见我说话一样,说,“继续前进。”
我说,“继续前进?”
那个声音说,“巨大的奖赏就在前面。”
我说,“你的意思是越过帷幕?”
那个声音说,“是的,你想去看看吗?”
我说,“我想。要是我能看见,这会对我帮助很大的。”
66

于是发生了一些事。我觉得自己离开了这个身体。我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样的异象——我,回头看,看见自己躺在那里,靠在床头上,手这样举起来,看。我看到我自己,我想,“我要死了。”我开始移动,一开始我进到一个像那样的一个小地方。一当我到达那里,来了几千人,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很年轻。

现在,我在一大群人里。我是你的弟兄。你们仔细听着,我是奉主的名这样说,你们每一个会在那里遇见我,如果你一直保持正确。
这些年轻的女孩来到我面前,用她们的胳膊搂住我叫喊,“我宝贵的弟兄。”
67

看。当我是个罪人的时候我从来没有乱跑。我并不是那种围着女人转的人。我不管一个圣洁的男人怎么生活,他有多属神的生命,如果一个女人用她的胳膊抱着一个男人,会有人的感觉的。你可能……我不管,你可以称自己是成圣的——我也相信成圣,——但是你仍然是一个人。绝对是这样,会有感觉的。我不是说你错了。当然不是。神的力量保守着你,你继续。但是甚至……在那个地方人类的感觉没有了。

人们过来拥抱我,说,“我宝贵的弟兄。”
所有的女人都留着长发,穿着白袍,光着脚。她们都很年轻,大约……看起来就是十八岁,二十岁左右。……
她们都抓着我,用胳膊拥抱我,说,“哦,我们宝贵的弟兄。”就像那样抱着我,就像那样,然后走开了,其他人……
我看见我第一个妻子过来了。她是大概22岁时去世的。她一点也没变。她跑过来。我说,“她当然会叫我’丈夫’”。
她走过来,她开始微笑,用她的胳膊拥抱我。她说,“我亲爱的弟兄。”然后她拥抱了其他那些拥抱我的女人,一些女孩。
68

一些男人来了,看起来他们……头发杂乱的留到他们的肩膀上。他们都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人——眼睛闪亮,光洁闪亮的牙齿。他们用胳膊拥抱我, 说,“哦,我们宝贵的弟兄。”

他们其中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喊叫说,“想想吧!他到了!他终于来了!”
我想,“我已经死了吗,这是……我已经来到荣耀里了?这就是吗?”我想,“不可能吧。”
我看着,那个曾在下面房间里对我说话的声音,我又听见它了。我回头看,看见自己躺在床上。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它对我产生了作用。我永远不可能和以前一样了。当时
我看着,想,“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想着,“他们看起来都那么年轻。”我朝下看我很年轻。我又转变成了一个年轻人。我说,“这很奇怪呀。”我看着。
我无法解释,我想不出来能说什么。如果我说好极了,至极了,太完美了,都无法形容它。……那里没有明天,没有昨天。他们在永恒里。他们从来没有疲惫,他们也不用吃东西,然而他们有感觉。我可以感觉到他们。他们可以说话,他们看着我,他们有感官。
我说,“我无法理解。”
那个声音说,“这是完美的爱。那难道不是你所说的圣灵吗?”
我说,“是的。”
“这是完美的爱。”
69

就在这时一群男人把我举起来,把我放在一个高处的地方,好像一个站台还是什么。人们(我可以看见他们)有上万的人,从各个地方过来——每一个都很年轻,漂亮——跑过来,拥抱我。

我说,“哦,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跑过来说,“哦,我亲爱的弟兄。”她说,“我们很高兴看见你。欢迎。”然后她就走开了。
我说,“赞美主,姐妹。”我四处看看。
然后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呢?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一个声音说,“在圣经里,记着说雅各和他的百姓在一起,另外一处,就像这样,你和你的百姓在一起。”
我说,“他们都是伯兰罕家族的人吗?我想没有这么多。”
他说,“他们不是伯兰罕家族的,他们是你带领归主的人。他们是你引领信主的人。那个你看见很漂亮的女人,你知道你带领她归主的时候她有多大吗?”
我说,“我不知道。”
他说,“她已经过九十岁了。看,她已经永远年轻了。”
她抬头看着我说,“伯兰罕弟兄,耶稣会在某天来,然后我们就会回到地球。我们就会接受我们荣耀的身体。然后我们就会一起永远活着。”
我说,“那么,你把我放在那上面做什么呢?”
他们说,“你是一位领导。你引领我们。”
我说,“哦,让我看看耶稣,如果我已经在上面了,我想见他。”
那个声音说,“你现在看不见他。他会来,但是首先他会来到你面前,为你所传讲的福音审判你。”
我说,“我传讲的福音?”
“是的。”
我说,“保罗也要站在他引领归主的的人面前吗?”
那个声音说,“是的。他也是这样。”
我说,“我从没有改变过一个字。我按照圣经所说的传讲。我不管人们怎么说或者不怎么说。我就是那样和它保持一致。所以如果保罗的百姓得救了,我的也是得救的。”
一个巨大的叫喊(好像是)从那成千上万的人中出来说,“我们知道。”
我说,“赞美神!”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我可以真实的面对道。瞧?我从没有这么高兴过。
70

就在那时,我看见……几年前我曾经有一条猎狗。名字叫弗利兹。它身上一半是艾尔谷犬,一半是纽芬兰犬。那是条大狗,常常和我到处打猎,……是我曾拥有的最棒的老家伙。它和我躺在一起。我穿着校服,它和我去猎树负鼠,臭鼬,捕获到什么算什么。它让我保持着校服。无论我在哪里离开他,他都会自己找回家。

有一天,当我们搬进那个城市,一个警察路过把一个马钱子扔进院子,就杀了它。我回家后把它埋葬了——我当时大概16,17岁——我把最后一点土拍在那里,
说,“弗利兹,我会为你杀了那个人的。”
然后我就进屋拿了我的来福枪,开始往警察局走去,要找到那个人。当我走在路上时,一辆小的旧福特车跟着我,那是我父亲。
他把那杆来福枪从我手上抢过来(他是个矮小的男人),一巴掌把我的头扇到一边,说,“到车里去。”
我就回去了,我说,“弗利兹……”我去到它的坟墓,我说,“弗利兹,这是我想做的。既然爸爸不让我那样做,某天我就会在街上碰见他,我就让我的车失去控制。我答应你,我会报复他的,因为他杀了你。”我说话算数的。
大概在我得救的一年以后,我把这个人带向了神,在他得救后把他埋葬了。邵特先生。一个警察。
71

老家伙去世了。我总是想——在我得救以后,我想,“我很想知道当我去到那边时我会不会见到我的老弗利兹。”当我坐在那里,我看见老弗利兹从一座山上跑下来,跑到我面前。他开始舔他的舌头,你知道,大声喘气,就像那样,看着我。我看见它的后面,跑来了老王子,我的马,我的装有马鞍的马。它跑向我,用它的脖子绕着我。

我说,“哦,神,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那时一个声音对我说,“所有你曾爱过的,和所有曾爱过你的,神都赐给了你。我们都在一起。”哦,天。我的心在我里面融化了。“所有你曾爱的和所有曾爱你的,就 都和你聚集在一起,去见神。
我说,“哦,赞美归给神。”那时我感觉到我自己在移动。我说,“我不必回去了,是吗?”我保持……就在那时我又回到了我的床上。
72

朋友,死亡不会改变一个人;它只是改变了你的居所。我有一个妻子,一个很甜美的妻子,就坐在那里。我有三个小孩,两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比利·保罗。我想为他们而活,但是我的第一个目的是为基督而活,为了我的事工。

第二个,我想活得长久一些,这样我就能看见坐在那里的小约瑟,成为一名传道人,拥有我留给他的灵。希望我的灵会临到他。当我把他奉献给神的时候,他站在那里,在他妈妈的怀抱里……我不知道,那里有10个还是15个孩子。
当我把他举起来,圣灵临到我说,“约瑟,我的儿子,你是一位先知。”神,让我的灵双倍的去到我儿子里面。
73

当我走在路的尽头的时候,我无法再走下去。我想把这本圣经交给约瑟,说,“亲爱的,你不要……你不要在一个字上妥协。忠于神。即使它取走了你所有一切,你也要忠于神。”

当我可以这样做的时候,看见约瑟拿着我的圣经走到讲台上,作为神恩膏的一位仆人——都成就了,所有我可以为神所做的事——那会是令人高兴的一天。当我知道这个皱纹越来越多,越来越破旧的老房子会被换掉,这所旧房子有一个裂缝,生命会从里面出去,在河的那边会有一个更好的家。
74

听着,朋友们,无论它在哪里,今晚在我们和彼岸之间不是一口气。我用我的全心(这是第一次在我自己的教会以外说这个),我用我的全心,借着神的恩典,以我所有能做的,我向神许愿,“我会拉动每一个灵魂,如果我必须做,我可以强迫,做任何事,拉他们来到耶稣基督面前。”那是什么样的时刻呀,当那些人——明亮眼睛的女人和男人站在那里,用他们的胳膊拥抱我,叫喊着,“我亲爱的弟兄,”我知道我的事工是他们在那里的原因。“神,永远帮助我,为基督赢得灵魂。”这是我的祷告。让我们祷告。

75

天父,现在我们在这次聚会的最高点,我们和我们的弟兄,宝贵的弟兄们有一场聚会,主,他们相信这个福音,当我还是个有罪的男孩子的时候,这些全福音传道人,他们中的许多人就站在街上,传讲同样的道和圣灵的洗。许多这里的年老,花白头发的母亲就打碎玉米,努力做成饼给她的孩子们吃,在桌子边供应他们,努力推进福音。他们今晚坐在这里,年纪老迈,头发花白,他们中的许多人身体垮了,驼着背。我在地上和他们握手,我知道他们在这里。

哦,神,让他们知道离开这里以后只要一口气的时间他们就会转变成年轻的男人和女人,在那块土地上永远活着,在那里他们永远不会有花白的头发或者皱纹,在那里他们永远不会生病或者头痛。哦,为了那个荣耀的地方,无论它在哪里,主,就是那天晚上,或者那天早上我在的地方!我祷告,神,每一个这里的人都听见我。哦,神,如果我曾在你的眼里找到恩典,请回应我的祷告。祈求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让我在那个地方遇见他们的每一个人,无论那是哪里,或者那是什么,主。让我在那片地方遇见他们。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你告诉我的,主“所有你曾爱过的,和所有爱你的,都在这里和你在一起。”
76

哦,神,求你应允,这群人能够百万百万地增加。求你应允,天父。怜悯我们。在我一生中,主,永远不要让我在圣经的一个字上妥协,因为我知道我会被审判,他们永恒的归属就建立在上面。帮助我,主。让我诚实而真诚地告诉人们,他们必须被圣灵充满。求你应允,主。他们必须要重生。求你应允。

帮助我们,原谅我们的罪。神,今晚这里有举起手的男人和女人,他们还没有得到圣灵。求你应允,主,就在今晚,现在就是圣灵抓住他们的时间,渴望和饥渴的灵。“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你们必得饱足。”这是你说过的,主。你应许过它。我是把你的话引用给你听,主。如果他们是饥渴慕义的,你应许你会充满他们。我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主,让他们今晚被充满。求你应允,主。
77

如果刚刚这里还有罪人还在欺骗他们自己的良心,他的或者她的良心,你知道他们是罪人,他们没有举起手,神会让他们羞愧,将他们从灌木丛后面呼唤出来。用主耶稣的皮,他的遮盖就是圣灵,圣灵将他们遮盖,他用圣灵做衣服和房子。让今晚圣灵临到他们,主。让他们确信。让他们和你开会,通过耶稣基督的血接受你,然后再出去。求你应允,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

78

让我们低下头,这里有没有罪人,有罪人愿意上来一会儿?也许这不能帮助你,但是我想确认。我已经告诉你诚实的真理了,所以帮助我。神知道这一切。我想肯定这里没有一个罪人。让我这样说,这是圣灵如此说,“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

如果你今晚在这里,这是在我里面的神的灵这样说的,我告诉的是真理,我没有撒谎。这能证明是先知辨别人心意念的灵回到这里,告诉你你曾做过什么,你会怎么做,有什么事发生在你身上,你的每一次状况,每一年都完美的说出来。这就证明了我告诉你的是真理。
79

主的道去到哪里?先知。他拥有主的道。不要听一些无花果树叶的主意。过来相信。过来接受耶稣基督,他是我的审判官,他知道我告诉你的我曾去过某个地方,那里充满了荣耀,在那里老的变成年轻的,在那里他们永远活着,永远不会死,被应许会返回地球接受荣耀的身体。神知道那是真理。

我邀请你,我的罪人朋友。请允许我恳求你,让我劝说你。如果跪下有用我就跪下,如果哭泣,如果劝说有用,就让我哭泣劝说你。不要去到别的路上,而是来到耶稣这里,年老的,年轻的人,接受神。我作为福音传道人站在这里,抓住你的手,为你祷告。你愿意到我这里来,我们一起祷告吗?罪人朋友,无论你是谁,年轻人还是年老的,我都愿意接受你。你愿意现在过来吗,当恩典还有时间,当神在呼召你的时候过来吗?
80

神祝福你。我看见两个人,一位男士和一位女士走过来,一直走过来。约瑟弟兄,如果你愿意过来一下让这位弟兄和这位姐妹穿过在这里。还有其他罪人愿意让我劝说你吗?你愿意过来接受神吗?过来了一位小男孩和一位小女孩。

我说的是基督里的真理。我没有撒谎。没有人可以拿着我传讲的教导证明那是错的。没有人能这么做。我从来没有看见任何人可以这么做。这是福音的真理。圣灵的辨别是完美的。没有人曾说过那不是完美的。我告诉你有一个完美的地方,一个完美的天国,一个完美的神,一个完美的救主,一滴完美的血,一个完美的赎罪,一个为了你的完美的存在。
81

如果你是一个教会成员,只是做一下承认,今晚把那些无花果树叶从你身上去掉。在这些会众中走过来,站在这里我好和你一起祷告。你愿意来吗?看看这里聚集的人们。

耶稣说,“在人面前承认我的,我也会在我父前面和天使面前承认他。”
他们走过来站立。有一个人拄着拐杖正努力迈动脚步走上来。这对那些不需要拐杖就可以走过来的人来说真是羞愧。我祷告他下去的时候不用拐杖。
过来。你们有些人可以走这条路,从这边过来,走到这里来。你愿意来吗?我在等侯你们。神祝福你,我的弟兄。到这边来。还有罪人愿意站起来走过来吗?让我奉基督的名劝说你。
82

过来了一对上年纪的夫妇,一个搀扶着另一个。在这个年龄他们过来接受神,这是多么甜美的一件事。听着,看着我。如果这对夫妇在深深的真诚里过来,我这样说是奉主耶稣的名,如果他们带着真正的真诚过来,我会在另一块地方再次遇见他们,握他们的手,他们在那里又成为年轻夫妇了。

哦,你们忽略了它,它是如此简易。神没有让它很复杂,一堆你必须要学习的规矩。你知道你要努力做什么吗?
有人说,“我必须做什么才能得救?”
你说,“你必须戒烟。你必须戒酒。”我们告诉他们必须要戒掉什么;
保罗告诉他他必须要做的是:当信主耶稣基督。这就是全部。不是你必须要戒掉什么东西;你必须做的是得救。首先要相信——其他的事情会自己发生。你首先要相信。
83

你愿意来吗,罪人?我只要再等待时间长一点因为……当我从床上起来之前我摇了摇我的妻子(她就坐在这里)。她当时还依旧睡着,我摇摇她说,

“亲爱的。”
她说,“怎么了?”
我说,“有些事情发生了。”然后我告诉了她。
我从床上下来。在我的床头有一张耶稣的画像,在这边有一双祷告的手,是有人在德国为我雕刻的纪念品。在另外一边是一个我过去常常呆的小旧窝棚,某个德国艺术家在帆布上作画。在另一边的尽头是一个主的天使站立的图画。你们有这幅画的,许多人都有。
我抬头看,说,“在神面前,在基督面前,在天国的主人面前,我向你应许,神,奉劝和祈求,甚至强迫人们来到你面前。即使我会把他们惹生气,
84

那个九十岁的女士是怎么成为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站在那里看着我说,“哦,我宝贵的弟兄。”

那个和我说话的声音对我说,“她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你带领她接受耶稣时她已经九十多岁了。现在她再也不会老也不会死。难怪她是如此感激。”
你们还不来吗?还有没有其他人?还有没有另外一个愿意站起来的人?我感觉有点压抑我没有做到最好。来吧,我奉劝你。请求你上来。还有人吗?有人会站起来说,“是的,传道人先生,我现在想来。我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理。我要过来接受神”?
85

你们所有的人,我宝贵的朋友,从这个小男孩到那个中年男子,我带着真诚向你承诺,我告诉你的是真理。如果我没有告诉你真理神会击打我的,看。是的。我对你们一直很诚实。如果你非常的真诚我会再次见到你的。我会在那片土地上再次见到你的,在那里你永远年轻,在那里不再有死亡。我奉主耶稣的名这样说,我没有撒谎。那是真实的。

现在你们已经来了。有东西在拉动你,有什么声音说来。我希望神在你们里面设立一个传道人,拿着福音,在你有一天来到伯兰罕弟兄的坟墓前说,“是的,他有一天晚上在俄亥俄州的肖托夸对我说话。”祈求他应允,你这个小男孩和小女孩。
86

这里有多少人还没有领受圣灵?你想过来站在这里我们一起祷告吗?这是一小会儿祷告。

记住,“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这应许是给你和你的子孙的。”
(我觉得我们没有足够的地方给那些起来的人,苏利文弟兄。我想让他们只是站在边道上一会儿。)我想祷告。我想正确做这件事。我想让它正确地进行。你已经纠正……我知道,苏利文弟兄,除了这件房子里真正的引导者,你不会让任何人在那里。这很好。这些都是属神的人们已经关注的。
87

我们不是谴责你们。我们不是谴责你们的宗教,说长老会,或者卫理公会,或者浸信会。这都很好。神祝福长老会的人,祝福卫理公会和浸信会的人。只要你想成为长老会的人,卫理公会的人和浸信会的人,并且拥有圣灵。那是你们想要的。瞧?无论你是谁,你是想成为基督的人。你和你的教会呆在一起,那没问题。你可以成为那个教会的光,去带领别人。

让我告诉你们,朋友,你不知道喜乐是什么,记着,除非你越过了彼岸,你才会真正看见那是什么。看,作为一个基督的仆人我会这么做吗?我把圣经放在我的心上说我已经……那无法进入的,如果这就是了……我有幸看见的第一重天。保罗被提到第三重天。他看见了什么?
88

难怪他说,如经上所记:“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

你说,“伯兰罕弟兄,保罗说我们当信主耶稣基督。”
那是对的,但是保罗还说,“自从你相信以后接受圣灵了没有?自从你相信以后你接受了圣灵没有?”
这是下一个问题。现在你想接受圣灵,是吗?这些人想要得救。你想要接受圣灵。那些来的人都是了吗?所有在这所房子里的或者房子周围还没有领受圣灵的人都在这里了吗?好的。
89

如果神持受他的应许,我此刻就可以证明。圣灵可以站在这里,从这些会众里叫出一些人,和他们说话。这就是一个恩赐。你必须要把自己交托给神,然后等候它,它就开始说话。……有多少人已经看见过这成就了?你们当然已经看见了,一夜接一夜的。我说的是真理,

如果你够真诚,用你的全心相信,你就会领受圣灵。你就会接受它。如果有人在你周围,不要理会,也许他在做什么事,还有其他人……不要看他们。你要盯着那祭物。你会进入到一场会议里。你马上就会和神交谈,举行一场会议。“主,有什么东西告诉我要领受圣灵。我在这里想要接受它。请你打开窗户,主。我预备好了。”
90

“主,我想……我想成为你的孩子。我接受耶稣作为我个人的救主。”你会这么做吗?你们每一个人?你会接受他,神的儿子,作为你的救主吗?你们周围的人,你们会接受他作为你的救主吗?所有人?很好。

你想接受圣灵吗?你想现在就进入一次会议去接受圣灵。如果是这样的,向神举起你的手。“我想要接受圣灵。”
所有想爱耶稣的人,举起你的手。“我想要服侍他。我想现在接受他。没有什么是我能做的。我接受他作为我的救主。他为我而死。”
91

现在,除非我很确信,作为人的尽可能地确信,我不敢让你们离开这里,神……我想在那边见到你们。我想见到你们,孩子们。我想见到你们的家人。我想见到你们。

现在我用全心祷告,我想让这件房子里的每一个人低下你们的头。我想你们现在不要试图离开。我们马上要为病人祷告一下。我想让你们低下头,和我一起祷告神来拯救这里的人们。我用全身心相信他们已经得救了。我要感谢神。他们已经接受了耶稣。.他们举起了手表示他们接受他作为救主了,
“在人面前承认我的,我也在我父和天使面前承认他。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那就是圣经说的。
92

但是我想让你们祷告,我想让你们感谢神。然后我们就去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呆在那里知道什么事情临到我们。让我们所有的人低下头。和我一起祷告,所有圣洁的人们。用你们自己的方式,在你的心里低下头,为这些人祷告。

亲爱的耶稣,我怎么知道这不是我传讲的最后一场讲道呢?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呼召罪人悔改。我不知道,主。我相信在你来之前我可以一直这样做下去,如果可能,并且你允许的话。但是这里站在讲台前面的谦卑甜美的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甚至那些小孩子都眼睛湿润的过来好接受你作为他们的救主。你奉你的名说过,“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
他们是你的,主,他们是今晚这信息赢得的。他们是你的,因为耶稣死了。你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一个也不失落,我会赐给他们永生,在末日叫他们复活。”【约6:39】那是你的话,主。
你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93

主,我已经呼召了他们,圣灵和他们说话,他们回应并来了。现在他们是你的了,主,我把他们带给你,就像神把他们赐给耶稣,作为他恩典的爱的恩赐。祝福他们,主。让我能够,在那天你带我去的地方,再次看见这些人,握他们的手。他们会抱着我的脖子,我会抱着他们的,叫着弟兄和姐妹!这旧的属肉体的有罪的生命就消失,所有有罪的本性都会消失,我们会成为纯粹的弟兄和姐妹。那会是怎样的时刻,神!让这一天快点来主耶稣。快点来。

今晚改变这些人,天父,所有你呼召的,你说你成义的,所有你成义的,你荣耀的人。我祷告他们从此成为你的人。我奉你儿子耶稣的名将他们交托给你。
94

在扶手下面许多人围绕着圣坛站着,男人、女人、男孩和女孩,他们已经接受你作为他们各人的救主。他们想被圣灵充满。彼得在五旬节那天说,这个应许是给他们的。我们发现从那以后,它在各个时代都是真实的,任何带着饥渴的心来到的人,你从来没有抛弃他们。你总是充满他。你保守着你的道。我祷告,神,今晚用我的全心祷告,不要让任何一个……我为你认领他们每一个。

撒旦,你这个怀疑的灵,你这个不信的魔鬼,我奉耶稣基督,神公义的儿子的名命令你,离开他们。让神的圣灵今晚临到他们,愿他们被神的圣灵充满,他们中的每一个人明天走出这块地方,传讲福音,做见证,去到每一处传播消息,圣灵仍然是真实的。求你应允,主。
我用我真诚的祷告把他们交托给你,经上记着说,“义人的祷告是大有功效的。”这里的上百的义人,男人和女人,都在祷告,神,接受他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把他们给你。阿门。
95

好吧。这里的指挥是那个引导他们的人。转过去去到祷告室。你们从这边走,我的弟兄和姐妹。那边脚痛的那位弟兄,你出来。我想,这边走,下去。你无法掀开帘子吗?让他们可以进去?苏利文弟兄会帮忙的。

现在从这里走,去寻求聚会,等候聚会。不要出去……你是带着一个决定进去的。
你说,“我累了。”那是魔鬼。
你说,“我要进去,我希望我今晚能得到它。”那还是魔鬼。
“我要进去,因为神把它给了我!他向我应许,我跟着应许。我要去开个会,我要呆在会议里,直到神来回应我。”那是正确的方法。“神,如果你不把圣灵给我,你就会发现我躺倒死在这里了。”……要真诚。神也会对你真诚。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为我付出赎罪代价在各个他。
【伯兰罕和某个人说话——编者注】就在这。回去接受他。他就在那里等着你……
96

我看见了一个甜美的小家伙。这个小家伙,小可爱,铜色头发的小姑娘——就像我的小撒拉坐在那里,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当你去年在这里的时候……”是吗,亲爱的?当我另外一次在这里的时候,她全身都长满了疣。她说我为她祷告,所有的疣都不见了。今晚她觉得她应该把自己的生命交给耶稣。祝福她幼小的心。神祝福你,小甜心。回去吧,你的一些弟兄会给她带路的。祝福她幼小的心。

我爱他,
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让我们举起手)
为我付出赎罪代价
在各各他。
我们开始低声哼唱,【伯兰罕开始哼唱——编者注】哦,赞美他的名。他是如此激动我的心。……
我的救恩
在各各他。
97

刚刚你和他开了一次会,你不为此感到高兴吗?他在那里回应了你,他用他恩典的印把你封住直到救赎的日子,你不为此高兴吗,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一个很宝贵的朋友,一个我在浸信会的时候的老传道人朋友,他说,“伯兰罕弟兄,亚伯拉罕相信神,这成为了他的义。”
我说,“没错,博士。”
他说,“除了相信亚伯拉罕还能做什么呢?”
我说,“不能做什么。但是神给了他割礼的印记,作为他的信心被悦纳的确认。”
我说,“他曾用圣灵给你印记吗?博士,”瞧,如果你说你有信心,他从来没有赐给你圣灵,那么他还没有认可你的信心,瞧。在亚伯拉罕相信神以后,神给了他割礼的印记,作为一个迹象,说明他已经悦纳他或者认可他的信心了。
如果你说,“我对神有信心,”他从来没有赐给你圣灵,那么他还没有认可你。还是有什么东西需要坚持下去。但当他赐给你圣灵的时候,他就用印封住了你,直到你得赎的日子。哦,天。没有需要害怕的,只要走着叫喊“我爱他。”
哦,天!只要再来一次。这听起来真好。听着,那听起来不好吗?要死了。
“你说那听起来好的让人都死了?”
是的。我喜欢听到他们像那样死去。阿门。主说他圣徒的死在他眼里看为宝贵。是的。那就是我喜欢听见他们像那样死去的原因。他们向着自己死去。是的,先生。
你说,“他们有许多征战。”好的,他们艰难地死去,就是这样。但是他们都正确地死了,然后他们就会全新地重生。阿门。
我爱他,
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赎罪代价
在各各他。
98

我向下看看我已经把你们留得很久了。我想,“我会道歉。”我想,“不,保罗整晚整晚传讲了相同的福音。”一个男孩从窗子摔下去死了。保罗过去将自己的身体盖住他,因为他被圣灵充满。他用自己的身体盖在他身上说,“他的生命回到了他里面。一切都没问题。”

这里有多少人得到了圣灵?好的。有多少病人,举起你的手。好吧。那些得到圣灵的,把你的手放在旁边的人身上。在保罗身上同样的圣灵也在你里面。同样的福音被同样的能力传讲。
他没有说过这迹象会伴随着传道人。他说,“这些迹象会伴随那些相信的人,他们每一个人。”
99

“把你的手放在其他人身上,现在开始彼此祷告。看看会发生什么。姐妹,弟兄,坐在轮椅上的人,怎么样?就在此刻。博兹弟兄,把你的手放在那里的其中一个人身上,剩下的人为彼此祷告。就是这样。你们都是传道人,祷告被圣灵充满。

神,奉耶稣的名,将你的灵倾倒在这些人上。将大能的圣灵赐下来,恩膏这里,医治这些带着手帕和东西所代表的人。求你应允,主。让你的灵和你的能力来到这些人们里面。让他们为彼此做信心的祷告。这些迹象会伴随着这些相信的人。这是一次会议。让圣灵来到震动这所我们聚集的房子,让所有的疾病等等的事情从这些人里面出去。我斥责魔鬼和他的工作,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