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04 我们还归从谁呢?

1

鲁德尔弟兄,你要我放……是的,我是指……你说过了,我用……对这个来说,你有点太大了,是这边,但并不是那边。

好,我们确实高兴今晚再次来到鲁德尔弟兄和他的教会这里。我这有些“电扇”,你们只要有“电”就行。所以咱们就像在家里一样。我坐在外面的车上,一直等到要进来的时候,因为我知道里面热。看起来在印第安纳州,我们只有冬天,接着就是夏天,然后又回到冬天。
所以今晚我和鲁德尔弟兄在这个讲台上,我感到加倍的高兴。因为鲁德尔弟兄几乎就像是我自己的一个孩子。我能记得几年前,他爸爸和我一起工作的时候。后来这孩子出生了,他受了教育,去了神的圣经学校,让他开始真是有点困难。看来好像他就是不想出去,他羞怯、害羞。但最后,他终于突破了,这是他突破后所得来的果子。我自己认为,鲁德尔弟兄还只是开始;这只是开始。很难说这人会长到什么程度。我希望他能遮盖这里的茂密树林,好像……
2

我在外面跟人说,是迈克·伊根弟兄,几年前,我常在这里打松鼠。这些东西怎么接管了,看来好像文明接管了。如果这个地方继续在这附近发展,我们就没有一个地方打松鼠或打兔子了。这就好像……

几年前,在上面我长大的老地方,你得走上一里路才能到邻居那里。现在,你都不能开后门往外泼水了,否则就泼到人家门里去了。大家都挤到一起了。
来这里真好,我不会留你们很久。不久前,鲁德尔弟兄请我来这个教会,为病人祷告。我想,像这样的一件事对一个年轻人来说,当我们来为病人祷告时(尤其是当我们的主将他的荣耀显给我们看),那将给这个年轻的教会加添力量。
3

我在这里看见一些从本堂来的朋友,几个理事等等。现在这些……他们许多人见过主医治病人。只要他今晚为我们作这事,在他的荣耀中出现,就会加添人们的信心。那将给他们一个盼望。那将帮助鲁德尔弟兄。因为鲁德尔弟兄决定传讲全备的福音,他若不讲,我会对他失望的。我确信主会作的。这样,他就会持守住它。可能像这样的这些小聚会,我们一些老传道人(你知道)能进来,瞧,帮助那些在外面的年轻人。

呐,对于本堂教会的人,我明天会下来,但我只是……我在这里不会有什么时间,直到八月十五日,一场聚会接着一场聚会。所以,我或许会来参加主日学,但不是讲道。
4

大约一个小时前,听到我们的牧师内维尔弟兄的嫂子今天埋葬了,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这会堂是否知道这事。我想内维尔弟兄不在这里;我说话之前到处看过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要送花圈去那里;我真不知道。我只是刚刚才知道。比利告诉我,有人告诉他,内维尔弟兄的嫂子今天埋葬了。听到这事很难过;她是我的远房姻亲,我听到她的去世很难过。

我的另外两位朋友今晚就躺在那里:戴夫·莱特和汉森先生。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病了;他们俩都死在医院里,我想是昨天和今早。所以,这要表明一件事:我们在这里不会太久了。我们越来越近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神要从上面的卡架上抽出我们的号码;我们就得交账了。
5

当今晚我们进来聚会时,我知道很热,非常热。但让我们记住,我们来这里要尽我们所能,向神表明我们真诚,我们爱他。我们要这里每个不爱他的人今晚都能爱上他。所有不相信他的人,我们要你们今晚全心相信他,使这场聚会能为这个教会留下历史的印记,让你们能回顾并指着这个时候,说:“那天晚上,主临到我们,作了什么什么事。”

现在,在我们打开圣经来读这道之前,你们后面的能听得清楚吗,在后面的?呐,我想知道你们这边的能听得清楚吗?那边的听得清楚吗?我没有看到很多人点头。这个怎么样,更好了吗?好的,那我们就这样调一下。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我想知道,在这个严肃的时刻,这里有人想要藉着举手在祷告中被记念吗?愿神祝福你们每个人;他看见并且知道。
6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敬畏地来到你的同在中,不但我们的头低下,我们的心也俯伏。因为我们晓得,在你的道中写着,“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所以我们确信你现在就在这里,伟大的圣灵运行在这小小的房子里,因为这是神的应许。

我们祈求你祝福我们今晚的聚会。祝福这个小教会和它的牧师以及所有的同工,所有的成员。愿它不断地成长,直到它成为神国的一座灯塔,吸引远近的人们来访问,要看主的作为。愿它就像古时的圣殿,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听所罗门的智慧话,许多伟大的事情发生。无论在哪里,我们奉他的名聚会,那就是聚会的场所,是主的殿。
7

我们祈求你今晚荣耀你的仆人们和我们向你所作的祷告以及我们所唱的歌。祝福这道,主啊;当它出去时,愿它落在肥沃的土地上。主啊,在这个时刻,我们祈求你从人们的心里拔掉一切绿色的荆棘、一切的毒根和一切的不信,使这道能落在肥沃的好土里,给这些人结出丰硕的果实。

祝福所有举手的人;你看见了他们,并且知道他们的需要。父啊,应允我们这些事,我们奉你圣子、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8

呐,今晚,你们有圣经的,我希望你跟我翻到《约翰福音》第6章。让我们从第66节读起,读几节经文,《约翰福音》6:66。

66从此,他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他同行。67耶稣就对那十二个门徒说:“你们也要去吗?”68西门·彼得回答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69我们已经信了,又确信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译注:这里根据英文钦定本翻译]
我要取一个题目,我要给它起个题目:“我们还归从谁呢?”
9

你知道,今天的人们就像那个时候的人一样。人们走来走去,却不知道他们往哪里去,似乎也不在乎,只是随便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就像是在寻求宴乐的人。他就好像在伊甸园里离开神时一样,被留下来独自漂流。他根本不在乎神,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有点疯狂地享乐。

他在观念上没有改变多少;他在想法上也没有改变多少。他仍然要无花果树叶的宗教,你知道。他想让它来遮盖自己,走开,或多或少好像我所说的,或多或少像个满足、自我满足的人。如果那个词听起来有道理的话,他使自己相信他满足了,而在他的魂里,他知道自己错了。他知道人所作的任何事从一开始就被污染了。
他不能救自己,就像他不能绑上鞋带,跳到月亮上一样;他作不到。企图这样作,就像豹子企图舔掉自己的斑点一样;他只是把自己的罪显得更清楚。但他仍然不想听,只是四处游荡。
10

但那天,彼得却可以像我们今晚许多人一样来回答。他发现了一些不同的事情;他遇见了耶稣。他知道有一些不只是游荡的东西。任何遇见过耶稣的人,决不想再游荡了。当他遇见耶稣的时候,就有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再也不一样了。这位彼得遇见了耶稣,他发现耶稣里面的东西跟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耶稣。

他在耶稣里面发现了伟大的东西,使得他回答这个问题:“主啊,我们还归从谁呢?”
耶稣说:“呐,如果你们要跟另外七十个人走,你们随便;只管往前走吧。”
彼得说:“我们能去哪里呢?我们还归从谁呢?因为惟独你有永生之道。”除了他,没有人有永生之道。彼得跟他在一起够久了,看见了他从神来的神迹、奇事和异能,知道那是真理,即他有永生之道。哦,巴不得我们也跟他在一起有足够长的时间,从而认出来:惟独他有永生之道。
11

呐,耶稣有什么东西是跟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的呢?为什么他跟拉比不一样呢?拉比是一个祭司,他是一个教师,一个学者,在世界的教育上远超过耶稣。我们没有耶稣上学或从人那里学习什么的记录;他不需要上学。他是神的儿子;从天上启示他要作什么。

这个天上的启示带给门徒如此深刻的印象,以至彼得说:“我们去谁那里能找到这个呢?”
这就跟今晚一样真实。如果我们不去他那里,我们还能去哪里寻找呢?呐,我写在了这里的一张纸上,七个理由或七件事,是我们必须到耶稣那里去的理由。在下面的二十或三十分钟,我想讲讲那七件事,然后我们为病人祷告。
12

为什么?耶稣到底拥有什么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呢?为什么他是唯一的那位呢?

第一件事: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约14:6]呐,只有一个天国,一位神,一条去那里的路。没有很多的路,只有一条去那里的路。耶稣说:“我就是那条路。”
呐,我们试图造出其它的路;我们试图说有别的路。我们有教条的路,我们试图跟随那教条。我们许多在教会里的人,我们有某种我们要遵守的教条;无花果树叶遮盖可能是好的。但如果你要去天国,你必须藉着耶稣去,因为他是道路。没有别的路可以去天国,只有藉着耶稣。
13

我们有我们称之为宗派的路。今天你问一个人:“你是基督徒吗?”

“哦,我是卫理公会的。”
“你是基督徒吗?”
“我是浸信会的。”“我是长老会的,五旬节派的,拿撒勒派的”等等的东西。
那没有回答问题。要作基督徒,你就必须在基督里。你进入基督里只有一条路,那不是藉着教条,也不是藉着教会,而是藉着圣灵的洗。我们必须要重生。当我们重生了,我们就在基督里了。如果你在基督里,你就在道路上了,因为他就是道路。
14

一次,圣经里有一个人,是耶稣在他著名的比喻中讲到的。他说,有一个富人,为他要举行婚筵的儿子摆设筵席,他邀请人们来赴筵。筵席准备好了,一切都准备妥当,所有的客人都就座了,在桌子边发现了一个没有穿礼服的人。

呐,很多读过圣经的人都对这段经文非常熟悉。王就对这人说:“朋友,你到这里来为什么不穿礼服呢?”问了这个问题。“你来为什么不穿礼服呢?”你注意到吗?圣经说他无言可答,他没有借口。
15

呐,我有幸到过东方许多地方,见过东方的婚礼。他们没有改变,几千年来风俗还是一样的。呐,当要举行一个婚筵时,为了尊重每个人,新郎为所有来的人预备了礼服,因为他的朋友包括穷人、富人和普通人。但他所邀请的每个人都得到了一张请帖,这请帖上有新郎的名字。

客人拿着请帖来到门口,看门的站在门口,他有许多礼服。因此,一个穿得非常华丽的人上来,看门的给他穿上一件普通的礼服。下一个上来的人是普通人;他穿得不是太差。但他得到了跟富人一样的礼服。接着再下一个人上来。哦,毫无疑问,被邀请来赴筵的人,为了尊重他的朋友,都洗净了衣服,哦,作了很多来准备自己。但他所作的只是徒然。
我们也是这样。没有什么事是我们所能作的。神已经藉着耶稣基督给我们预备了救恩。不是靠我们能作什么,或者我们能作多少好事(这是好的,丝毫不是反对它),但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弗2:8]
这个穷人得到了富人和其他人所得到的同样的礼服。后来当他们坐在桌子上时,所有人都很相像。
16

呐,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他无言可答。因为他是从窗户上爬进来的,或从侧门进来的,或从为他预备的路以外的路进来的;他错过了礼服。

在审判的日子也是这样。有其它的路。有教会的路;有教条的路;有不同的路。但耶稣说:“我就是那道路。”《约翰福音》第10章,他说:“我是通往羊圈的门。”
人们今天就像那个时候一样,他们拒绝接受那条路。他们要自己的路;他们认为它一样好。
17

不久前,(我相信是在路易斯维尔)有一个年轻人,他的一只耳朵有问题。瞧,他去看医生,医生给他看了几个星期的病。病情越来越恶化。最后,医生说:“我必须送你到一位专家那里。”

专家诊断了病情,用了一个很专业的医学名字,我想我不知道。我若能说得出来,就得把它写出来,练习一个小时来拼写,然后当我拼或说的时候,你还是不知道我说什么。因为我一开始就不知道它是什么。但他耳朵上的问题会夺去他的性命。
专家说:“病情已经到晚期了。除了住在圣路易斯的某个人,一位医生以外,我不知道还有谁能给这病作彻底的诊断,看这是不是事实。”
这个年轻人很快赶到圣路易斯。这位医生已经退休,去新奥尔良了;他是南方人,所以他回到新奥尔良了。男孩很快搭上飞机,赶到新奥尔良。
老医生看了看,说:“他们诊断对了,孩子。到晚期了。”
年轻人说:“医生,你愿意给我作手术吗?”
他说:“不,孩子。我作不了了;我的手不够稳了。”他说:“我知道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能作这手术。”他说:“那个人在纽约市,但现在去欧洲度六个月的假期去了。我不知道你能否找到他,但即使找到了,他愿不愿意作这手术还是问题。他是我所晓得的唯一知道这罕见疾病的人,他能作这手术。你等不了,你在六个月内就会死。”
年轻人说:“打电话,呼他,作点事吧!我不想死。无论如何要找到他!”最后他们找到了那医生,他答应作这手术。
18

呐,这个年轻人跟老医生谈话时,医生告诉他,他的病是什么,只有一个人能作这手术。他看那位老医生,不像一些人看传道人,传道人告诉他,耶稣是唯一得救的道路。年轻人没有看着医生,说:“话非常好,医生,我确实欣赏你的言论,我下次再回来听你讲。”

呐,人们就是这样接受基督的信仰。巴不得你能意识到,拒绝那条路就是死亡!那就是为什么彼得说:“我们还归从谁呢?因为惟你有永生。你是唯一的那位,是神所制定的唯一道路;那是永生。”
呐,我们必须记住,他是道路。如果你在基督里,你是藉着生在基督里而进到基督里的。呐,光告诉人们一条道路以及是什么路是没有用的,除非你告诉他们怎么进去。呐,你生在基督里;你成了他的一部分。当你生在神的国里时,你成了一个新造的人,或一个新的创造。你成了基督的一部分。当我生在伯兰罕家时,藉着出生,我成了一位伯兰罕。那就是你成为基督一部分的方式和你进入这道路的方式,藉着新生。没错。那是你进入这道路的方式。耶稣说:“我就是道路。”
19

我们可以在这上面讲很长时间。但下一件事是:他是真理。除了他,没有东西,没有其他人有真理。哦,我知道我们今天有了宗教,他们到处走,说:“瞧,我们是真理;我们有真理。”

我们去一个教会,他们说:“我们有真理。”
去另一个教会,他们说:“我们的教条,我们得到了真理。”
我们再去另一个教会,“我们有以前的教理问答;我们有了真理。”
耶稣说他是真理;所以,你不可能有真理,直到你有耶稣了。你如何得到他呢?藉着重生。但如果你没有耶稣,就不可能有真理。你不可能在道路上,直到你在耶稣里。你如何进入他里面呢?“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林前12:13]这样你就在耶稣里;这样你就在道路上了;这样你就在真理里了。
20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

另外,第三件事,耶稣是……我们要讲到的是:他是唯一存在的光。没错。哦,我们想要与那不同,但那是真的。耶稣是唯一存在的光。
你说:“我是拉塞尔会的,是门徒会的。”不管你可能是什么,那是虚假的光。你可能在拉塞尔会教会中;你可能在门徒会教会中,或别的会教会中。但如果你没有进入耶稣中,你就不在光中;你仍然在黑暗里。你没有光,直到你来到他那里,因为“他是道路、真理和光,”是到神那里去的唯一道路:“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
所以,你去不了神那里;你去不了天国;你必须进到道路中,而耶稣就是那道路。他是唯一存在的真理,他是唯一的光,唯一的真光。唯一彰显的真光就是耶稣基督。我们有摩门教的光;我们有卫理公会的光;我们有浸信会的光;我们有五旬节派的光;我们有各种的光。但耶稣是真正的光!他是唯一的光。
21

我们是儿女。如果我们重生了,我们就是白昼之子。世界之子行在黑暗里;他们行在夜里;他们爱黑暗。圣经说:“世人爱……世人不爱光,倒爱黑暗,因为光显明他们的行为。”[约3:19-21]太阳一出来,黑暗王国里在夜间爬行的各种老蜥蜴、老臭虫和昆虫,都要躲到某样东西下面。当福音的光开始照耀时也是这样;一切邪恶的行为都会爬到一些东西下面去了。

哦,他们说:“我们有了……我们有了光,因为我们生活在夜里。”
如果你行在夜间的光中,你就是在人造的光下行。只有唯一的真正日光,那就是太阳光。只有唯一的基督徒的真光,那就是神儿子的光。那是唯一的真光。
22

是的,在他里面是生命。正如阳光带来生命。所有的植物生命都靠阳光长出来。去年,那是……不管冬天多冷,但当太阳开始沐浴大地,发生了什么?新生命就长出来了,新的……

我跟一个人谈话(那边的伍德先生),我们在南方的肯塔基州。我遇见一个人,他应当是一个不信的人。我听说他刚去世。伍德先生上去问他,我们能否在他的地盘打松鼠。
他说:“当然,你可以打松鼠,班克斯。去吧。”
伍德说:“我带了我牧师来。”
他说:“班克斯,你不会是下贱到这种地步,走哪儿都得带个传道人吧?”他说……
我下了车,走过去那里。那里有一棵苹果树,他和另一个老先生坐在树下。所以我拿起一个苹果吃起来,他跟我谈话。我介绍……伍德弟兄向他介绍说:“认识一下我的牧师。”
我说:“你好,先生。”
我们谈了一点,他开始谈起……瞧,他从来不去教会,他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
我说:“哦,你错过的太多了。”
23

我让他谈一会儿,不久他说:“你知道,有一个传道人来到这里的坎贝尔斯维尔,或是到这上面阿克顿(一座小城)的卫理公会营地。那位传道人以前从未到过这个地区。一天晚上他在上面讲道,三个晚上的聚会,他回头向下看着人群,看到一个妇人坐在那里,就跟她说她正在为住在山上、快要死于癌症的姐姐祷告。他说:’你笔记本里有一块手帕,拿那块手帕放在妇人身上,她就必得医治。’”

他说:“那天早上,妻子和我上去那里。我们得连着床单一起才能帮那位老妇人翻过身来。她已经两年多没有起床了,胃癌。她的胃甚至连水都存不住。”又说:“姐妹从聚会中起来,那天晚上离开,上了山,把手帕放在妇人身上。”
他说:“第二天早上,她就煮鸡蛋和咸肉,作早饭吃。”又说:“她还在上面,(那是三、四年前)她仍然很好。”
他说:“呐,如果他再来这个地区,我要去听他讲。因为他带来了一样东西,使它看起来不只是读一堆的话。它介绍了一件仍然活着、是活的东西。他怎么知道妇人住在山上呢?”
24

我朝伍德弟兄看去,摇了摇头。我站在那里,身上满了泥巴和松鼠的血,以及因打猎沾着的东西;他一点也不知道是我在上面讲道。所以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哦,坐在那里。

我说:“先生,你是说,如果你能看到像神的东西,神行超自然的事……”
“哦,是的,”他说:“那会使我相信。”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这棵苹果树有多大了?”
他说:“三十多年了;某某年我把它种在那里。”
我说:“每年它都结苹果吗?”
“是的。”
我说:“现在只是八月中旬。我们还没有一点霜或寒潮。”我说:“我们这里有的只是炎热的夏天。告诉我为什么。那些叶子正在从树上落下来,是怎么回事?”
他说:“树浆正在回到土里。”
我说:“如果树浆不下去,那棵树在冬天就会死。”
“没错;树浆若留在树里,冬天就会把它冻死。树浆必须下到树根藏起来。”
我说:“你告诉我什么使树浆……现在是八月中旬,什么智慧把树浆送入到树根中度过冬天,第二年春天又回来为你结出另一批苹果,我就告诉你是同样的灵对我说,去告诉那位妇人把手帕放在她身上。那是同一位神。”
他说:“你不是那位传道人吧?”
我说:“不,先生,我是。”我说:“你看,你希望在聚会中出现一些东西,但神就在你身边的每个地方。你不可能不看见。”观察自然界。
25

呐,一些人可能拒绝行在阳光中。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他说:“哦,太阳没有发光,不,先生。我不相信,”跑进地下室中,那会怎么样呢?他说:“只有当天黑了我才出来。我出来……”他拒绝太阳的帮助。瞧,如果他那样作,那就是他自己的愚蠢,就是这样。太阳在发光。

有人走到窗子边,大喊:“出来,约翰。太阳在发光。”
“我不相信那种胡说八道;那是狂热。”
呐,他肯定错过了太阳的温暖,他肯定错过了阳光所赐的生命。他肯定错过了阳光所展现的美丽和它所带来的生命。一个男人或女人想要藉着教条去天国,想要藉着教会去天国,但却没有耶稣,他也是一样。你办不到。他是道路、真理和光。正如太阳带来一切植物的生命一样肯定,神儿子带来永生;惟独他有永生。这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到他那里去。我们藉着一个教会就会错过它;我们藉着一个教条就会错过它。我们只能到他那里找到永生:只有他。
彼得说:“你是唯一拥有它的那位;那就是我们来这里寻找它的原因。我们来你这里领受它。”
26

呐,你观察光。当阳光开始照耀时,瞧,任何地里的种子都不可能不活过来;它自己也控制不了。你在路上铺一条人行道,浇上混凝土,使混凝土有四英尺宽。你让阳光照耀,草就长出来,哪里草最多?就在混凝土的边缘。怎么回事?是那些草根。你无法把生命向太阳隐藏。那个太阳开始照耀,若有必要,那些草根会蜿蜒而行一百码,它们要长出来。那是在人行道下面的草;是在那下面的草。光在照耀,当光照耀时,生命就出现了。

当神的儿子照耀在人的心上,永恒的生命就出现了。“我就是道路、真理和光。”有三个我们应当归从的理由。
27

第四个是:耶稣是唯一安全与稳固的根基,任何东西都能在其上建造。没错。他是能在其上建造的唯一根基;其他一切的根基都是流沙。“我站在基督坚固的磐石上,其他一切的地方都是流沙。”

许多人在财富上建造。他们努力工作,看看自己能赚多少钱。他们说:“如果我花不完,我的孩子可以在我以后花。”那又怎么样呢?引向了奴隶制,你成了钱财的奴隶。许多人可能不知道。
你那么作不需要是百万富翁;你只要贪爱钱财,就跟百万富翁一样有罪。瞧?地狱里的吝啬鬼跟百万富翁一样多,因为这是取决于你对神所赐给你的东西的态度。呐,如果你在钱财上建造,它会倒塌。
28

这个美国正在一种“伟大”的东西上建造。它在名望的根基上建造。年轻的姑娘,年轻的男孩,他们看电视明星、电影明星;想要举止像他们,穿着像他们,模仿他们。那带来什么呢?走向混乱、毁灭的生命。那是审判时要被焚烧的草茬。

耶稣是唯一的根基,唯一安全的根基。那就是我们应当归从他的理由。其他任何人都没有那个根基;财富没有,名望没有。今天,我们有那么多建筑物的根基。哦,我们要,我们只要……美国人礼拜天不能干别的,他们非得要盖篱笆,做这做那。你在作什么?你晓得你所建造的很快就要被炸得粉碎吗?那个根基是散沙。
29

我们许多人在教育上建造。教师都不愿去学校了,我们谈论……呐,这没问题。只要把学校放在合理的位置上那就没问题,但它永远不能代替基督。是的,先生。呐,我们连教师也没有。我们的青少年太粗鲁了,以至人们根本不想教他们。像奥斯瓦德和莱斯一样的人,他们会把教师赶出学校。他们会提出抗议;他们会罢课;他们会关闭学校。我不会谴责他们,要是我,我也不想当教师。

但我们是在谈教育。呐,教育是好的。我们不要一群文盲,但我们要合理地看待教育。但今天的问题是,我们想要教育我们的讲台。我们这样作的时候,就毁掉了道路:基督是根基和那道路。当我们把教育放在……教育是好的。
30

呐,听着,许多时候教育引向鬼魔的教育,那个鬼魔的教育领你成为一个万事通。当你到了那个地步,你就成了不信者,否认基督。所以你不能在教育的根基上建造。我们也不能在政治势力上建造。

你说:“可是,我太感兴趣了,我是民主党。”
“我是共和党,我是……”
两个党都腐烂了。只有一个根基;在基督上建造!除了耶稣基督,这个国家不需要建造在其它任何根基上。是的。没有立别的根基,也没有别的根基你能去到天国。除了耶稣基督的根基,别的根基没有一个是稳固的。
31

不久前在纽约,我跟一位传道人朋友坐车。我说:“哦,那个高大的建筑物。哦,”我说:“瞧,可能有五、六十层。哦,那楼真是太大了,太漂亮啊!”我说:“可是,里面没有一个人。”

他说:“是的,将来也不会有。”
我说:“怎么回事?”
他给我评估了一下,那幢房子大约花了多少钱,要花几百万盖那楼。
“瞧,”我说:“为什么没有人搬进去呢?”
他说:“房子差不多完工了,所有的外墙都粉刷了等等。”他说:“他们发现根基不对。它是立在某种皂石上,不是在真正的石头上。因此,房子报废了。”他说:“它只能用来干一件事:就是让承包商爬上楼顶,跳下自杀。”
不管外表怎么好看,除了耶稣基督的根基,其他的根基没有一个是安全的。他是可以在其上建造的真正根基。
32

墨西哥城,一座美丽的城市,两年前我在那里,有个死去的小婴孩……不久前,我在这城里扶起一个人,他醉得太厉害了,我把他扶起来。

他说:“一次,我看见你站着,博士牧师或别的什么,”(他说他是天主教徒。)他说:“让一个死去的女孩复活了。”他说:“我一直尊重你。”
我说:“你认识耶稣吗?”
他说:“我是天主教徒。”
我说:“我从未问你属于哪个教会。我说,’你认识耶稣吗?’”
我跟他讲这位天主教徒妇人的故事,那天早上九点她站在外面,手里抱着一个死婴,一直到晚上十点半,下着倾盆大雨;主怎么让那个小婴孩复活。我不让他们宣布这事,直到医生宣告说婴孩死了,宣告婴孩那天早上九点死了。而这是那天晚上十点半,据我所知,小婴孩今天仍然活着。
33

在那座城市,它是座美丽的城市,但是建筑物都开始塌陷了,因为他们感兴趣的只是让现代的建筑师,把房子弄的美丽、光滑(我怀疑世界上有哪个地方能在美丽上胜过它),但他们没有下到足够深,去找到磐石。

朋友,那就是今天我们教会的问题所在。那就是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五旬节派和拿撒勒派的问题所在。作为个人,我们必须挖掘,而不是依靠自己的教会。我们必须自己挖掘,直到我们挖到那块磐石,耶稣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他。”[太16:18]他是唯一真正的根基,真的。
34

另外一件事,第五件,我必须说的是:他是唯一成功、安全的快乐和平安。那是我们归从他的一个理由。哦,我知道你可以笑得像个白痴,或从这里出去,对某个电影明星讲的笑话或什么笑得死去活来。或者某个人,他可能喝多了酒,笑起来,好像是疯子。但那不能带来平安。没有其它的平安和快乐能像归从耶稣基督一样。

我看见人们假装。我看见年轻妇人想要穿上新的长袍,把自己全身刷干净,举止好像她们快乐;她们并不快乐。她们只是在造一个画的火;你不能靠画的火取暖。你看见年轻男人想要认为自己的肌肉如此强壮,甚至你可以往下钉钉子,也伤不了他,刀砍在他们身上,刀刃都会弯;只要给他几年,他就变老,起皱纹了。在基督以外,没有永恒的快乐。
35

看这,就算今晚你们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完全健康,你所有的家人也完全健康,你身边的每一个人。妈妈不在这里,会怎么样?你怎么知道你爸爸不是快死了呢?你怎么知道你的一个孩子几分钟前离开这里没有被杀死了呢?你怎么知道不会有别的事发生呢?你怎么知道你今晚能走出这房子呢?你可能心脏病发作倒下;你不知道。所以,在基督以外,没有永恒的快乐。那是我们必须归从他的原因。你可以喝威士忌;你可以有享乐;你可以有世上的事,但它们不是成功的快乐。没有东西能像他那样赐人平安;他赐人平安。

“哦,”你说:“我有平安。”
36

如果你得到了真正的平安,你就得到了耶稣。如果你没有得到耶稣,你甚至不知道平安是什么,直到你归从了他。我见过人们:君王、当权者、大人物、运动员、电影明星和这一切,他们不平安。看看他们,观察他们的眼睛几分钟。他们是神经过敏者。瞧?在耶稣基督以外,没有一个男人、没有一个女人、没有一个孩子,没有一个人能有平安。“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约14:27]瞧?不像世人所赐给你的平安,但他有永恒的平安,安息的平安。如果你活着,如果你死了,不管下雨还是太阳照耀,无论怎样你总有平安。我喜欢莎卡林弟兄唱的老歌;这个高大的老伙计唱道:“我得到了像河流一样的平安;我得到了像河流一样的平安。”哦,没错。当你得到了平安,你就得到了基督;基督是你的平安。所以,那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去基督那里找平安。

37

呐,另外一件事,我想作为第六件事来说。是的,第六件事:他是唯一持久的成就。告诉我,在耶稣基督以外,你能取得什么东西,你能取得的什么成就是永恒的?营造一个好家庭;得到一百万美元;成为全国最欢迎的女人;走在街上的最强壮的男人;赢得世界纪录的职业拳击手;不管你想当什么;看看你会不会起皱纹死亡!没错。只需要一些阳光就能作到。所以,唯一永恒存在的成就是耶稣基督。

如果他是我们所能取得的最大和最好成就,那就让我们把那个当作我们的成就。让我们确信我们得到了他。你可能是个传道人;你可能是个牧师;你可能是个执事;你可能是个教会成员。但如果在你的成就中有它……
你可能取得了成就,说:“我不会停止,直到我成为一个传道人。”“我不会停止,直到我成为一名执事。”“我不会停止,直到我成为一名教会成员。”那些事是好的,可敬的。但听着,弟兄,若是你没有耶稣基督,就不要停下来,不然你就没有永恒的成就。因为你的牧师……你牧师的工作很快会消逝;你作为一个执事的工作很快会过去;你的教会成员资格在不久的将来会从人们的头脑里消失。但如果你得到了耶稣基督,那你就有了永生,就永远不会死亡。
38

呐,最后,我要说这点。这是我们应当归从耶稣的另一个原因:他是唯一能把你接走的人(我对此太高兴了。哦,这让我感到兴奋!),他是唯一能把你接走的。是的,先生。

我要告诉你。你明早去商店(或星期一早上,因为明天是星期日),你去药店买一种能把你变得如此圣洁,甚至能将你从坟墓接到荣耀里的药?叫医生给你作个手术,把你从坟墓里转变到荣耀里?
你很精明,受过教育,以至你知道如何建造另一座巴别塔,它的结局也是一样的。找找看,你想要找其它的路,去找吧。只有那些在基督里的,神才将他们与他一同带来。只有藉着耶稣基督才能使我们被接升天,从地上去到荣耀里。只有他能把我们接走,被接升天只有这一条路。你买不到,你不能……你不能靠着劳力得着。你必须接受它;它是给你的礼物。神把你接上天。
39

下去买一些药,能把你从一个老男人或妇人变回一个年轻男人或女人?查一下你能不能买得到?你永远买不到。它永远不会存在于医药领域。在耶稣基督以外,它永远不会存在于任何领域。

但是他这样说:“吃我肉喝我血的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约6:54]接他上去,把他带进荣耀里。“这地上的帐棚若被拆毁了,这地上的帐棚若被拆毁了,我们还有一个在等着。”[林后5:1]被接升天,换房子,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40

他是唯一拥有永生的那位;他是唯一拥有快乐的那位。我也可以这样说:他是唯一的……唯一你能见到他的地方就是在他里面。你能明白他的唯一地方,是当你进入他里面的时候。你必须进入他里面,才能明白他。如果你不进入他里面,你就只是徘徊,到处碰壁。你只能猜测,你会……那对你来说就是一个谜团;你永远明白不了。

那就是为什么那个时代的犹太人说:“瞧,这个人是别西卜;这个人是这个、那个等等。”他们从来没有归从他;他们从来没有把他当作道路来接受。他们没有把他当作真理,当作光,当作根基,当作首先的,末后的,阿拉法,俄梅戛,还有他所是的这一切来接受他。他是一切的一切。那就是他们不能明白他的原因。当他们看到他……
41

腓力上来,过去找到拿但业,把他带来,拿但业走到耶稣面前。当拿但业走到耶稣面前,耶稣看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约1:43-49]

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传道人和祭司们站在周围,他们说:“这人是别西卜。他里面有魔鬼;他是个算命的。”
耶稣说:“你们说这话干犯我,我赦免你们。但有一天,圣灵要来作同样的事,一句干犯他的话,就今世来世永不得赦免。”[太12:31-32]
你怎能……他说:“你们怎能定我的罪呢?你们自己的律法说,’你们是神。’若那些承受神道的人,尚且称为神,我说我是神的儿子,你们怎能定我的罪呢?你们若认识我的父,也必认识我。”[约10:34-36]没错。他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约6:44]
42

如果不接受基督,就没有人能明白神。你不能明白神的医治。瞧,有人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一个小牧师可能传讲这个。

你们一些人可能会挠头,说:“啊,我不相信那个。”瞧?你没有相信的条件。只有先凭信心接受它,你才会看见。
耶稣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那是世界的秩序。)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你们’指信徒),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作的事,你们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我去了,又要再来,与你们同在。”[约14:19,12,3]
43

尼哥底母问这个问题:“我怎么能重生呢?我是个老人,再进母腹吗?”[约3:3-5]

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
呐,那里的翻译其实是“明白”,明白神的国。神的国在你里面,所以实际上你看不见它,除非你看到它运行。但你能明白它的唯一方式,是你必须重生。重生就是指你已经被神的灵充满了;这样你就在基督里了。当你在基督里,写下圣经、彰显基督的圣灵,就在你里面认出他自己。阿们!那就是为什么你必须归从他。
44

那就是今天美国的问题所在。这些聚会已经从东、西、南、北席卷了全国。那就是原子弹架在那边瞄准这个国家的原因。那就是毁灭近了的原因,因为神的工作已经彰显,人们却不接受他而走开了,因为他们不要他!他们以他为耻。哦,他们不以自己的教会为耻;他们不以自己的宗教为耻;但他们以耶稣基督为耻。

使徒们离开自己的教会,在五旬节领受了圣灵的洗,使得他们摇摇晃晃,好像醉酒的人,说别国的话,举止失常,出去医治病人,等等。他们被称作一群没有学问的小民;圣经说他们既无知又没有学问[徒4:13]。但他们认明他们是跟过耶稣的,因为他们像耶稣一样行事。他们知道他的生命在他们里面,因为他们正在作他所作的事。
耶稣在《约翰福音》14:7说:“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这就是了。
45

那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必须归从基督。我相信基督很快就要来了;我相信我们就在路的尽头。我相信国家在分裂;我相信末日近了。我知道它是;坦白地说,我绝对知道它近了。我要进一步说:“我相信它,我知道它。”我们就在路的尽头。只是还有多少天,还有多少年或星期,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连耶稣也不知道[太24:36]。他说:“只有神知道。”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会是什么时刻;但我知道它很快了,因为这些是他再来之前应当发生的事。

我在基督外面的朋友,让我今晚劝你,如果你要稳固的根基,道路,真理,光,你就接受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被他的灵充满。这样,当他的灵运行时,你就会知道他的灵。
46

这就是那些人的问题所在,他们看见了他。井边的妇人,她对神的认识,比那时代一半的传道人更多。瞧,她一看见耶稣,耶稣外表好像一个普通的犹太人,只是一个普通人。[约4:7-29]

耶稣对她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瞧,你们犹太人那样求撒玛利亚人是不合理的。”
他说:“但你若知道和你说话的是谁,你就早求我给你水喝。我也必给你水,你就不必来这里取水。”
他继续跟妇人说话,直到辨别出她的灵,说出了她的问题是什么。我们每个人都知道是什么问题。我们美国人相信她是一个淫妇;她有五个丈夫,正跟第六个同居。
所以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得不错;你已经有五个;现在与你同居的不是你的丈夫。你说得不错。”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呐,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必以这种方式向我们显明他自己。我们知道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留下水罐子,往城里去。她作了什么呢?她已经接受了;当启示临到她时,她就接受了;她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她接受了启示。就是这样。
47

然而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转过身,说:“他是别西卜。我们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因他们的宗教。他们有一个根基;他们有一条道路;他们有一条路。圣经说:“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6:25]

所以,不要接受看起来正确的路;来归从基督。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被圣灵充满。这样,当圣灵开始在你们中间运行时,你就会认出他。得医治就是这样:知道医治者是谁。耶稣基督是医治者。如果今晚他来这里医治你,他会怎么作呢?他会跟他从前所行的一样。
一个妇人挤进人群中,摸了他的衣服。他转过身,说:“谁摸我?”大家都站住,他周围观看,直到找到了她。他告诉妇人她有血漏,说:“你的信心救了你。”
那是昨日的耶稣,也是今日的耶稣,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不能相信那个,直到你接受基督在你心里,然后他就亲自见证那是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才是得到他的方式,就是要接受他。
48

我们现在应该接受他的七个理由。“我们不能归从别的,只有归从你。”你不能去教会得到那个;我不知道你能去哪个宗派得到它。我丝毫不是反对宗派,但许多人认为只要他们属于一个教会,他们只要这么做就够了。你必须归从耶稣。他是道路,教会不是。他是真理,教会不是。他是光,教会不是。他是根基,我们的教会不是根基。他是永恒的快乐,永生,唯一持久的成就,唯一的改变,认识神的唯一道路,明白启示的唯一道路,得医治的唯一道路,来归从他。你必须归从他,认出他,相信他。

49

呐,你说:“但是伯兰罕弟兄,我从未看见那样的事发生过。”好,我希望你看见;我希望你看见那事。聚会现在就要开始。我要你们这里想要寻找他、认识他的人,祷告认识他。如果他的灵来到聚会中,多少人想要认识他,好让你能认出他呢?请举手,说:“我想要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他,好让我认出他。”

谢谢你们。你要怎么认出他呢?因为他要作他在地上时所作的同样的事。呐,《约翰福音》5:19,他怎么说呢?
耶稣经过毕士大池,那里有一大群残疾和扭曲的人。耶稣走过那两千多人,走过他们。他看见一个人躺在草床上,因为他知道。瞧?他以前见过这人。这些年他一直在那里。他说……他不是残疾,他能走路。
耶稣说:“你要痊愈吗?”
他说:“没有人把我放在水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抢在我前面,走得更快,先下去了。”他说:“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
耶稣说:“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那人拿起褥子来走了。他走开了,把他们留在那里。呐,那听起来不是很好,是吗?但那是耶稣。难吗?为什么?呐,如果你要读另一节,第19节,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他这样作。
他们问他的时候,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你们看到了吗?“我父怎样做事,我也怎样做事。”
换句话说,“父显给我一个异象。我看见他告诉我作什么,我只说他告诉我要说的事。我只作他告诉我要作的事。”
瞧,那是根基;那是真理;那是道路;那是光。哈利路亚!那是耶稣!
你说:“我从未看见过。”
50

我说这点作为结束。几个星期前在佛罗里达州,靠近墨西哥湾,在那里的什么地方,就是在佛罗里达群岛的什么地方,有一位医生(我想是的)下去钓鱼。他雇了一位老向导,据说是个很好的向导,知道如何领他在海里进出。

老向导坐进小船里,把船撑开,用桨划了一点路,等了一会。当时天还没有亮,那人开始感到那些怪异的风从清晨的海面上刮起,旋转着,他说:“喂。”他开始想:“我们正漂到海里去了,潮汐把我们卷出去了。”他看到小船好像是在移动。他说……他想:“我不想跟那个向导说话,但我最好,我最好还是说一说。”他紧张得不行了。他说:“喂,先生。我们正漂到海里去了,不是吗?”
“哦,”他平静、安定地说:“我想不是。”
过了不久,他注意到小船仍然在漂出去,雾蒙蒙的,黑暗。他说:“我们正漂到海里去了。作件事!你是向导,作件事!赶快,我们正漂到海里去了。我们从哪条路回去!”
老向导相当平静地坐在那里,说:“瞧,只要再等一会儿;就会有光了。然后我们就知道我们在哪儿了。”
只要再等一会儿。愿神的真光今晚照耀在这房子里。然后你们就会看到你们在哪里了;你就会看到此后要走哪条路。让我们祷告。
51

天父,经上说:“我就是道路、真理和光;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我是通往羊圈的门。我是,我是,我是。”一直下去,直到最后你总结说:“我是自有永有的。”

那位“我是”不是昨天或明天;那是永远现在时的同一位“我是”。在每个时代,在每个世代,一直到永恒,那仍然是“我是”。现在,你仍然是那位伟大的“我是”,不是“我过去是,或将来是”,虽然你过去是,你将来是。但你是永远现在时的“我是”。
难怪使徒说:“主啊,我们还归从谁呢?我们还归从谁呢?我们看见你作这些事。我们知道若没有神同在,没有人能作这些事。”
尼哥底母也这么说,“拉比,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我们知道这个;我们法利赛人,我们教会成员,我们知道这个。我们不能接受它,否则我们就会被赶出教会。但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事,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约3:1-2]
是的,主啊,今天也是一样。你是同样的根基,同样的道路,同样的真理,同样的光,同样的根基。你是同样的快乐;你是同样的被接升天;你是同样的一切。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同一位知道人心里秘密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同一位医治者,同一位救主。
神啊,这里可能有罪人。刚才当我问谁想看见你的时候,有二十或三十只手举起了。我多留了他们一会儿,听我最后的阐述,“直等到太阳照耀,然后你就看到你在哪里。”不要惊慌,不要跑出教会。哦,不要说:“太热了,坐不下去了。”但让我们等一会儿。让太阳照耀;让光出现;让耶稣出现,行他在地上时所行的事。然后我们就看到要走哪条路。应允它,父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了他的荣耀。阿们!
52

我知道天热。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多少人相信这些话是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没有其它的路。瞧,你怎么能肯定呢?我已经教会成为一个组织。我谴责它所建造的根基和主教的教义等等。“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因为他们不相信神的医治;他们不相信圣灵的洗。他们不相信全备福音的教义。他们是一个宗派。

五旬节派偏得同样远。没错。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他们漂流了,因为他们开始接受人的教义,无花果树叶的宗教,人们在徘徊:“我们能归从谁呢?”你要像那七十个转过身离开的人,还是你今晚要像彼得?说:“主啊,我们还要归从谁呢?我们还能归从别的谁呢?我们已经看见你有永生之道,你是唯一拥有它的那位。”
53

耶稣是那位唯一将你的灵魂握在手里的。你的教会帮不了你;基督帮助你。你在哪里能找到、相信或看到一个能在死后成就什么事的根基呢?教会在你死后能为你作什么呢?当医生已经拒绝了你时,教会能为你作什么呢?当医药科学放弃了你,你被癌症吞噬,有谁能帮你呢?什么也作不了。

但是有一个根基;有一位。有一条道路;有一个光;有一位神;有一位医治者;有一位救主;有一位得了荣耀的。他今晚在我们中间,因为他应许要这么做,他说:“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我所作的事,他们也要作。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那只是教会,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任何上过小学的人都知道’我’是个人称代词。瞧?)……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作的事,你们也要作。”[约14:12,19]
他作了什么事呢?照着父所指示他的。那就是为什么我在最后的时候说:“等候!”我没有向你们徒然讲道。如果耶稣没有行圣经说他要行的,或我给你们引用的经文说他要行的,那么我对你们就讲错了。那么圣经也错了。那么,就让我们出去找伊斯兰教;让我们找佛教或其它是真的宗教。
54

弟兄,在你们开始前,让我现在告诉你们,只有唯一的道路,唯一的真理。只有一个存在的宗教能证明他们的创立者从死里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阿们!那是永生神的教会。他们由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拿撒勒派信徒、天路圣洁派信徒、五旬节派信徒等等的人组成。每个生在神国里、接受了耶稣基督的人,都是在那个根基上建造,永远不会过去。安息在那个永恒的盼望上,即使一个星期后人们会把土撒在你的棺材上,它仍然一点也不能妨碍你。你只是从这个旧房子搬到一个新房子里,就是这样。在末日他要叫你复活。

耶稣基督是可转向的唯一地方。我全心、全力转向他。我会像在孟买面对五十万的会众一样,面对今晚在座的一百五十多个人(可能还没有这么多);我会同样安息在他身上,他今晚必以某种方式显现自己,使你明白他在这里。
55

(你们发了祷告卡吗?好的,你说你发了多少?)鲁德尔弟兄,事实上,我在想,今晚这么热,人们拥挤在这里,等等,但我想他们……

[原注:磁带空白]如果我先进来,我想去找到我妻子,我开车过来看看这里有多少人,我看见这里满了人;我就去到后面,瞧?来看看,转过身回去。
56

呐,很热。但是[原注:磁带空白]就一些,然后我们或许可以叫多一点,多一点,为他们祷告。呐,我不是说主必为我们作显著的事;可能他会,可能不会。我不知道。

(呐,你从1号开始吗?1号。)好的,谁有1号祷告卡?请你举手,好吗?有人有1号祷告卡。(你肯定吗?)1号?哦,对不起。好的,女士,过这里来。
2号?谁有2号卡?2号祷告卡,举一下手,好吗?小女孩?哦,对不起。2号祷告卡,请你举一下手。好的。你是说2号祷告卡不在这里?这位女士?好的,过来这里,女士,就在这边。
3号?看,现在快点。可能是某个聋子,或站不起来的人。3号,请举手,3号祷告卡。好的,先生。我认识这个人。
好的,4号,请举手,4号祷告卡。有人有4号卡吗?这里这位女士?我相信我认识那位女士。我没搞错,我想我认识。4号。
5号?在后面吗?好的。6号,6号祷告卡?好的。7号,7号祷告卡?这位先生来了。8号?(比利,你下去那里,帮他们排好,让他或别人有地方站。)9号?谁有9号祷告卡?这里这位女士?好的。8号。好的。
57

9号?谁有9号祷告卡?周围看看;有人可能是聋子。9号?9号?他们走出去了吗?看看你周围。喂,谁手里有祷告卡,周围看看;可能有人起不来。9号祷告卡。我们不要错过任何人。这位女士有9号祷告卡吗?看看。(不,不,那是来这里的路。)9号?如果你的号被叫到,你想上来,就上来。9号。

我认识这位女士。福特女士,你有9号祷告卡吗?有人可能听不见。(吉恩,你下去一下,看看怎么回事。弗雷德弟兄,来这里帮一下比利。)
好的,10号?谁有10号?9号?10号?大家在哪里?好的,我们就从这些人开始,就叫这些。好吗?
58

呐,祷告队伍中有多少人认识我?你认识我,他认识我。好的。听众中有多少人不认识我?你知道我不晓得你的问题是什么,但是你生病了;请举手。好的,好的。呐,你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的,我要你这样作:我要你朝这边看,在我们排这个祷告队伍的时候,像那妇人所作的一样作。

瞧,那些人生病了;我没有看到一个残疾的人,但那是有病的人。呐,如果他们需要医治,好,有一位能医治他们的,那是耶稣基督,这一位。呐,他怎么能医治呢?他要怎么作呢?你要相信他已经作了这事;你相信他已经作了。现在,如果他活着,那他就仍然是医治者。对不对?请举手。如果他仍然活着,他仍然是医治者。是的。如果他能向你证明他今晚在这里活着,如果他能证明自己……
59

现在,他不可能以一个身体的样式在这里,因为他的身体正坐在神的右边。多少人知道这个?知道在他里面的圣灵现在回来了,并作他在耶稣里所作的同样的事?那是他所说的。好的。呐,如果他在我们里面作他过去所作的同样的事……

呐,你们举手表明没有祷告卡,不认识我的人,你们朝这边看,说:“主啊,我相信你在这里,我要摸你的衣服。因为圣经说你现在是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来4:15]。现在,我病了,我需要祷告,我要摸你的衣服。你通过伯兰罕弟兄说话,告诉我要作什么。”只要那么作;看看他是不是在这里。
60

谁是第一个在祷告队伍的?好的。是在轮椅上的这位女士吗?好的,好的。首先,我相信我不认识你;我想我不认识。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我们是陌生人。好的。

呐,这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妇人。我对她一点也不知道,我一生从未见过她。她对我是陌生人。我们在这里,好像是圣经里的一幅画。一个男人与一个妇人见面,好像《约翰福音》第4章(如果你想读的话)。耶稣在井边遇见了这妇人。他从未见过这妇人,妇人以前也没有见过他。
于是他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他在作什么呢?接触她的灵。
妇人说:“犹太人那样求撒玛利亚人是不合理的。我们没有来往。”
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没错,你有五个丈夫;现在与你同居的不是你的丈夫。”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呐,我们知道,我们撒玛利亚人,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跑进城,告诉所有的人,“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或关于她的事)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
瞧,如果那是弥赛亚在那个时代的迹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岂不是跟那个时候一样吗?他岂不要作同样的事吗?如果他以同样的方式行事,这房子里有多少人会相信呢?不管是不是罪人。让我们看见你们的手。
61

呐,这是我的手。据我所知,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妇人。她站在这里说:“谢谢你,耶稣。”她可能是基督徒,可能不是。有许多人说:“谢谢你,耶稣,”对他却一无所知,许多这样的人。瞧?

他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来我这里说:’主啊,主啊。’”他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太7:22-23]
呐,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在我们中间,如果我能在他面前谦卑自己,完全顺服他,那他就会藉着我行事,像他过去作的一样。神会藉着我行事,像他藉着耶稣对井边妇人所作的。对不对?现在,我们在这里,我们俩从来没有见过对方。这会使你们大家相信吗?这会坚固你们的信心吗?如果他在这里,如果他活着,他就仍然是你的救主,仍然是你的医治者。对吗?现在,看看他作不作。
62

神啊,现在这在你手里。剩下的事属于你,因为我们知道人不能作这些事。它必须从你那里来。父啊,今晚为了坐在这里的人们的益处,为了荣耀福音,求你今晚成就,父啊;使人们知道你仍然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可能黑暗存在于他们一些人的心里,使他们不知道、猜想、纳闷,只要你来发光,愿他们看见那条道路,就走进你里面。如果他们病了,愿他们得医治。如果他们失丧了,愿他们得救。“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就会看见回到岸边的路。”应允它,主啊。愿公义之子现在兴起,带着他医治的翅膀,将他伟大的同在遮盖这个地方。应允它,父啊。我们为了神的荣耀,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63

我要你们敬畏,因为我们晓得我们不能作。这不是玩教会的游戏,这是呼求全能神的同在进入这个小房子。现在,你看到我站在哪里吗?这里有一百五十个人。我在成千上万人面前这样说,一次多达五十万人,他们跟无神论者、不信者、异教徒、摆弄蛇的以及别的人坐在那里。他不会失败。

呐,他必须证明他是圣经的神,不然他就不是圣经的神。如果他是圣经的神,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他能告诉这妇人她来这里为了什么(我从未见过她),给她说出她知道我对此一无所知的事。如果主能告诉她她来这里为了什么,像他对井边妇人所作的,如果他能给她解释一些她知道的事。我不认识她,她不认识我,我们一生第一次站在这里,这肯定会大大震动你们,以至一切的迷惑都离开你们。愿他应允,这是我的祷告。
64

呐,妇人在这里要接受祷告。我要每个人现在相信。呐,我不认识这女士,我只想跟她谈一会儿,就像我们的主对井边妇人所作的,为的是接触她的灵。

呐,我们或许是……我们以前从未见过,但主知道你,知道我。如果他能告诉我你来这里要问我什么,你知道,我对你的事一无所知。呐,如果他打发你来这里,带我来这里向你解释,或者他藉着我说话,告诉我你上讲台为了什么,这会使你相信他吗?如果他这样作,这会使你相信。
65

呐,看,听众说他们会相信。我们在这里,准备事情的发生,看看神是否仍然是神,作耶稣基督所作的同样的事。

我现在能看见这女士。她要我为她的眼睛祷告;她的眼睛有问题。呐,那不是猜测。是的。她的视力不行了,她想要为她的眼睛接受祷告。那是事实。那是……如果那是对的,姐妹,请向他们挥挥那块手帕。
呐,我一生以前从未见过她。那是怎么回事?那是怎么回事?她似乎是个好人。你认为我是猜的吗?好的,我们来看。
呐,女士,从今以后,愿一切的怀疑都从这教会除去,因为鲁德尔弟兄传讲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它可能会藉着这讲台显明,基督耶稣彰显他的荣耀,证明是这样的。
66

是的,我看见她的眼睛正在变坏。那是她眼睛里的散光。另外,她还有一个毛病;她作过了某种手术,造成了一个组织的大疤。她不是从本城来的,也不是从这个州来的;她是从肯塔基州来的。没错。她有一个女儿需要代祷,大约八到十岁的小女孩。她要为那个女儿代祷,因为她就要作手术。那是主如此说。

看看那是不是真的。那是真的吗,女士?如果那是真的,请再向人们挥挥那块手帕。那是一个小女孩。是的。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的名字是什么吗?如果神……
我要告诉你别的事。一个男人来了,站在你身边;那是你的丈夫。他正站在后面。没错。他也需要医治。他得了风湿。没错。瞧?你的名字是肯弗,是的,你是从肯塔基州来的。回去肯塔基州接受医治。拿那块手帕放在孩子身上。全心相信。手术……阿们!
你全心相信吗?那几乎是这妇人生命的百科全书。我握着手;我一生以前从未见过她。是的。啊哈!瞧?他摸着了什么?他作了什么?他摸着了那位大祭司。他摸着了那位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呐,医治是神自己的见证,是他自己的荣耀。
67

好的,我相信你对我是陌生人;我想我不认识你。神认识你。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问题是什么,或你要什么,是不是疾病,家庭问题,不管它是什么,你全心相信吗?你会信吗,女士?

呐,这是另一位我不认识的女士,她不认识我。我们彼此完全陌生。这是我们一生第一次见面。但如果圣灵来到现场,现在进入这里,告诉我们关于这妇人的事。呐,医治她,我作不了那事。当基督死在各各他时,神已经作了这事。如果她是个罪人,我救不了她,因为耶稣在各各他已经作了那事。那已经完成了。但他能以他本体的同在来到,显明他仍然活着,他的工作仍然一样,使它对我们成为真实的。只要我们能信。“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可9:23]只要你现在能信。对神有信心;不要怀疑。
68

现在,有人感觉很好。那没问题。那天,我经过肯塔基州,我听到一个人喊着经过树丛。

我说:“那个人……他怎么了?”
说:“他只是醉了,觉得很好。”
这个人也是,但他喝的不同的东西,只是醉了,觉得很好。圣经说:“不要醉酒,但要被圣灵灌醉。”[弗5:18]
呐,这里的这位妇人,是个陌生人,如果神能给她说出她的问题是什么,或关于她的事,她知道我不晓得。就让她作见证。她会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对不对,女士?如果神那样作,那会帮助你吗?呐,医治你,姐妹,如果我能作,我就会作,但我作不了。我只是一个人。
69

但这女士来这里要接受代祷。她有胆结石。没错。她还有糖尿病。这是你要代祷的,对吗,女士?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让人们能看见。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那会对你有帮助吗?会吗?约翰逊女士,回到你的位子上,得医治,如果你相信的话,奉主耶稣的名。

如果你不能信,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肯定有什么问题事。你没看到阳光正在照耀吗?耶稣基督也是同样的事。
70

我认识这人。他的岳母在这里,我认识他的妻子。我很长时间没有看见他了。他的名字是詹姆士·莫里斯。但我不知道他来这里为了什么;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问题。我很久没有见到吉姆,但我……当我是男孩子的时候,他就认识我。

但是吉姆,如果主会向我揭示你来这里为了什么,你会接受吗?你相信你必得到你所求的吗?你是为了一个儿子来这里的。那是精神病。你相信他必得医治吗?去相信吧,愿他得医治。
71

我认识这女士;她是我一位很亲密的朋友的妻子。她的名字是希梅尔哈弗。不久前我在一个商店看见她。我对你有什么问题一无所知。我认识你;我认识你的丈夫。我跟你丈夫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相信,他学了脊柱按摩,当了一名脊柱按摩师。没错。但说到你的问题是什么……但如果主向我揭示……

呐,希梅尔哈弗太太,为了吉尔伯特的原因,为了过去常跟我在一起的他的妹妹,为了他们的原因,如果我能医你,我会医你的。但我作不了,如果你现在相信,他能作。如果他让你知道……当然,我知道你的名字,我认识你很久了,但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如果神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你会为你的医治相信他吗?你的问题是关节炎;我看见你身子僵硬,早上想要从床上起来。绝对正确。好的,回家去接受你的医治,希梅尔哈弗太太。主神使你痊愈了;全心相信吧。主祝福你。
72

你们全心相信吗?对神要有信心。好的,这是一位女士。看这里,姐妹。不,我不认识这妇人。我猜我们彼此不认识,但神认识我们。对吗?我们出生相隔多年。但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我所知的或就你所知的,这是我们第一次。你能看见她摇头,“那是对的。”这是我一生第一次看见这妇人。

但神认识我们俩。从我们是孩子的时候,他就认识我们;他认识我们。在世界未造之前,他就认识我们。他知道我们今晚要站在这里。甚至在还没有一个原子或分子之前,他就知道这个时刻要发生。他知道。瞧?因为他是无限的。在世界未造之前,他就知道万事,他知道所发生的一切。他知道每只蚊子,以及每次它眨眼睛。他知道万事,因为他是无限的。瞧?你不能给无限任何限制。他只是……那是完全住在完全中。他已经完全了;就是这样。瞧?
73

呐,如果他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那你会全心相信吗?你会吗?全心?好的。你要我为你患的心脏病代祷。心脏。没错。你心里还有别的事。看,我捕捉了那个。瞧?

你想:“他会不会还没有告诉我这个,就让我下去呢?”
不,我要告诉你。你是为了一个儿子来这里的。没错。那个儿子不在这里;那个儿子在俄亥俄州。他得了肺结核,住在肺结核医院,他没有得救。你在为他的魂和他的康复祷告,那是主如此说。
我挑战你们去查验一下,看看那是不是对的。那是真的,是吗,女士?那是事实。好的。我不能医治;你愿意相信吗?那回去接受吧。只要相信,你就会一字不差的得到的。去吧,奉主的名。阿们!
74

你全心相信吗?看,光正在照耀;我们知道我们此时在哪儿了。我们在主耶稣的同在中。

你说:“他正在读他们的心思。”
好的,我甚至不看这位女士。把你的手放在我手上,女士。如果主这样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我朝这边看,你会相信吗?相信自己必得医治吗?那是在你的背上。没错。如果那是对的,请把手从我手上举起。去得医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瞧?好的。
他就是主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好的。
75

这个人来了,你想要关节炎得到医治。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回去得痊愈吧,就这么简单!只要相信。回到你的位子上,说:“我全心全意相信。”你必痊愈。只要全心相信;不要怀疑。好吗,先生?

这位妇人。当然,你能看见她在发抖,她得了痉挛。可能她还有别的问题;我们看看。是的,先生,她有糖尿病。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糖尿病吗,大妈?
主神啊,我们谴责这个邪恶的东西,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阿们!回到你的位子上,得痊愈,姐妹。你全心相信吗?
76

你们坐在那里的怎么样呢?你们相信吗?你们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如果你们相信,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你们生病和有需要的,要对神有信心。你可以相信。

好的。你带那个男孩来得医治。那是在他的背上。没错。他是残疾的。你相信你带他回到阿肯色,他就会痊愈,就会正常吗?你想戒烟,说:“我戒烟,”事奉主,作正确的事吗?你愿意这样作吗?好的,好的,那么回去吧。现在,当你坐在那里时,把手按在那孩子的身上。愿天上的主神医治他,使他痊愈。
我挑战你们相信!有一个女士坐在这里,眼睛朝下看,正注视着我。你腿上有问题。是的。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你会相信我吗?伍利太太。是的,先生。绝对正确。我一生从未见过你。坐在你后面的是你的丈夫。他是个传道人;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但那是真的。
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吗,先生?你脸上有个东西,你不知道那是不是癌症;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你也有瘘病。是的。你想要得医治。那是真的吗,伍利先生?好的。你全心相信吗?那么,回去接受你的医治吧,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是的。
77

你的眼睛怎么样?坐在后面,正注视着我的,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好的,只要你全心相信。只要对神有信心,你唯一要作的就是这个。

哦,现在到处都在发生,只要你能相信。现在这里到处都是,大家都想要相信。现在,你相信他是神的儿子吗?你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
呐,下面有人还不知道他是你的救主,你想要得救吗?你想那样作吗?你还没有领受圣灵,你想要来,进到基督里,好让你成为一个信徒吗?请举手,说:“我想要……”
78

神祝福你们。现在请到这祭坛上来。(在我们结束之前,请在钢琴上给我们起个调,就一会儿。)我邀请你到这祭坛上来。来这里跪下。是的,年轻人。站起来。来这里,小姑娘,你。看看这个小男孩;那应当是一件丢脸的事……你想过去……

你想亲近他吗?现在过来吧;上来吧。阿们!现在来到圣灵的同在中。是的,弟兄。现在上来吧;在医治聚会进行时,你愿意现在上来吗?上来这里,在魂里得医治,然后你看看会发生什么。进到基督里。他是道路、真理和光。在他以外,没有人能来。嗨,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还没有领受圣灵的,不管你是谁,现在就是领受的时候。现在上来进入基督里。
79

你对此感到奇怪;你不知道如何抓住它。你不会明白,除非你领受圣灵。现在上来吧。如果我讲了真理,神对我说话了,神藉着我说话了。我讲了真理。他是唯一的道路;他是唯一的根基;他是唯一的救恩。除了耶稣基督以外,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可以得救的[徒4:12]。

你们现在不来接受他吗?在后面有多少背离了神的,想要现在上来这里跪下呢?你们后退、离开神的,你愿意现在上来吗?上来吧;这是时候了。
瞧,如果你拒绝这个,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希望。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站在这里。但我告诉你,朋友们,神还能作什么呢?这是时候了;是时候了。神正在对人们说话。
80

是的,姐妹;是的,姐妹们。过来吧。是时候了;这是你的时候。除非你死了,进入他的同在中,否则没有比现在更能亲近他的时刻了。他就在这里证明自己活着。你们上来吗?

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像我这样,无善可陈,主竟为我流血舍身, 得蒙选召,与主亲近。 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像我这样,罪恶满盈,不再妄想自我洁净,
不要有一点不信的阴影。来吧!这就是了!
惟你宝血使我成圣。 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你怎么能拒绝他呢?他已经藉着道来到,进入这位里面,让你知道他在这里,对你说话,现在对你说话。那个正在对你说话的微小声音,就是神。他要你来。我们没有多久可以在这里徘徊了,朋友们。我们就要离开这里。
你愿意来跟这群人一起跪下,说:“求神怜悯我。我现在要接受基督;我要重生。我要被圣灵充满。我要真实。”
现在,当我们唱下一节时,请上来祭坛旁边。当我们来唱时,你愿意上来吗?
81

呐,你们一些好基督徒会众,上到他们旁边。你们一些生病的人,也上来跪下。你们一些是基督徒的人,当我们祷告时,请上来跟这些人一起跪下。

洁净,释放,赦我罪债, 因(罪人,你跟他们一起上来。你跟他们一起上来。)我相信, 真神羔羊,我来,(现在就上来这里。) 像我这样……不再妄想自我洁净, 惟你宝血使我成圣, 真神羔羊……(如果你不上来,你就会错过祝福。) 像我这样,你仍恩待,洁净,释放,赦我罪债, 惟你宝血使我成圣, 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现在我要整个教会的人低头,大家都祷告。你们每个人,请为祭坛旁边的这些人祷告。
在祭坛上的每个人,你们在耶稣流血的根基上来。你们来这里要领受圣灵;你们来要得着罪的赦免。神,他是公正的,是愿意的。水在等候;如果牧师要带你来这里,明天你们可以来教会在水池里受洗。
“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2:38]彼得还说这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徒10:44]。天上的神,他与使徒们同在,永永远远是神,今晚就在这里。
我要大家低头祷告。当牧师领我们祷告时,请大家放声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