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522E 儿子的名分

1

我们宝贵的朋友们,很高兴今晚又回到这个教会里。有一点热,所以我们尽可能快一点,直接进入信息。

首先,我们要作一些通知,有一个特别的祷告请求。我在后面拿到了你们递过来的信;因为有姐妹觉得她长了脑瘤,另一个在路易斯维尔,是一个传道人的兄弟,他父亲得了心脏病。今天的世界,有许许多多的病人。很多人打电话来,我们肯定会全心地为他们祷告,神必帮助我们。
2

通常,我事工的百分九十五是为病人祷告(你瞧?),但我有点,我有一些看见;我现在仍然为病人祷告。记住这点。这点还继续下去,但要是我们能使教会各就各位,有规有矩,那么,我们就能去作工。你瞧?必须有所安排,瞧?把一切聚集起来。

刚才,另一件事触动了我的心。就是那个退伍老兵,他一只手几乎被打掉了,腿也几乎被打掉了;现在,他没有在这里听我讲道,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名叫罗伊·罗伯逊,是我们这个教会的一位理事,一个很好的基督徒绅士。他走到那里,说:“伯兰罕弟兄,不要忘了总统。他走下来时,我感到非常的难过。”在电视上,他看见总统走下飞机,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嘴巴歪到了一边。你知道,在那场战役中,他跟罗伊等人在一起。
3

不管政治上你跟他多么不同,他仍然是我们的总统。是的,先生。而我,既不是民主党,也不是共和党;我是基督徒。但我告诉你,我肯定对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总统怀着极大的钦佩。是的,先生。在我看来,他绝对是个伟大的人。如果他再次竞选,我也投票,我会再投他的票。没错。我不在乎他是不是一百岁了,我仍然投他的票,因为我喜欢他。让我们今晚在祷告中记念他。

帕内尔,我肯定很欣赏你和威拉德弟兄这星期举办的那场美好的聚会。如果我从外面走进来,你们都说:“好的,伯兰罕弟兄,现在你知道如此这般。”但只是站在外面听你们讲会更好。你说呢?[原注:伯兰罕弟兄笑了。]好的。非常好。
4

我有一些教会可以提供你们讲道,如果你们想要的话。如果你们现在准备好去牧养,如果你们受了训练,我相信你们已经有了,把一切都安顿好;我在俄勒岗州有一个,在华盛顿州、加州、亚利桑那州等不同地方都有。如果你想建立一个教会或什么的,瞧,这里就是开始的好地方,就在这里。到处都有灵魂在呼求,甚至在印第安人保留地,不管你想去哪里都有。只要让我们知道一下,因为我相信你们年轻人现在已经锚定了。没错。我真喜欢看到他们那样做。

在那边,鲁德尔弟兄已经上路了。几天内我会上去为他举办聚会,鲁德尔弟兄打算举办一场复兴会。我记得,过去我常把这小伙子推来推去,试图叫他出来,做传道的工作。他太害羞了。他说:“我真是不会说话。”哈!你们应该听听他讲。瞧?等圣灵抓住了你,你就知道你能做什么了。没错。
5

格里罕·斯奈林弟兄在尤蒂卡;朱尼尔·杰克逊弟兄在那边,我们把他们当作是与我们一道的姐妹教会。我们都是一起的。我们在教义上没有不同;我们的盼望、目标和教义都是一个。我们在一切事上完全站在一道。我们就是一个教会,我们肯定喜欢他们能传播到各处。我们在非洲有一些,在印度有一些,在整个国家到处都有。我们要他们到各处,把信息传播出去。

我看到这些年轻人出来了,像这里的帕内尔弟兄和威拉德弟兄,他们出来了;我年老的时候,这些年轻人出来了。如果还有明天,他们将是明天的传道人。我不想这个信息永远消失。不可能的。它必定会活下去,我想,我们不会用太长的时间传讲它了。
他们说那个快要死的小婴孩,姐妹,我看见你今天整天抱着他在教堂里。非常好。我们为此感谢主,主是仁慈、满有怜悯的。只要继续相信在这里所告诉你的话。瞧?他必定会好的。
6

呐,你们喜爱教导吗?你们喜欢教导吗?哦,我真的认为它对我们有益处。它让我们歇一歇,不用为病人祷告、看各种异象和神的医治。当然,今晚聚会结束后,我们今晚还要再为病人祷告。我们一直都想那样做。随时为人施洗。

多少人还记得?我过去是检修电线的。瞧,我得沿着电线走好几趟。每天必须在野外走三十英里。我有两百八十英里的线路要检修。我沿着线路走下去,手里拿着衬衫;哦,非常累,穿过丛林和刚割过的蒺藜地。
碰到一个老农民,便坐在树底下,跟他谈奉主耶稣的名受洗的事。他说:“瞧,我一直都想要受洗。”
我说:“小溪离这里不远。”
7

他说……我带了很多人下去,奉耶稣的名为他施洗。我沿着线路尽力地一直往下走。没错。许多次穿着我的旧工作服,就从电线杆下来,给人施洗。我两腿夹住电线杆,坐在上面工作,我也是个线路工人,同一个人一起作工,两腿夹住电线杆,跟他谈主的事。他说:“好,比尔,哪一天我就去你的教会受洗。”

我说:“你为什么还要等到那个时候呢?我们就在河边,那里有很多水。”现在就抓住他们。没错。那正是时候。腓利说……
8

太监对腓利说:“这里有水,我们受洗有什么妨碍呢?[徒8:36]没错。没有妨碍,如果你准备好了,那就是时候了。不要让魔鬼有机会插进来。今天能作的事,不要拖到明天去作。你可能没有明天了。

我记得有一次我那样做了,学到了,给了我一个教训。我把当天该做完的事推迟了,第二天就太迟了。
9

呐,真的,我不想留你们太久,但我太激动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觉得太好了,几乎都忘乎所以了,我只是觉得太好了。

呐,现在我们开始讲这道之前,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我们的天父,你是永生的神,永远活着。太阳刚刚下山,这同样的太阳,但以理曾看见它下山;耶利米曾看见它下山;亚当曾看见它下山;耶稣曾看见它下山。这是他们所居住和行在其中的同一个世界,而你仍然是同样的神。
今晚有许多请求:有个男士脑子里有肿瘤;有个姐妹也担心患同样的病。主啊,你是他们得医治唯一的希望。那个肿瘤已经转成恶性,没有东西能阻止它。它已经超出了医生力所能及的范围。但今晚我们带着小弹弓出去,追那羔羊,把他带回到父的羊圈。我们奉主耶稣的名,引导我们的祷告去追杀狮子:即肿瘤,恶性肿瘤,把他们安全地带回羊圈。
10

神啊,我们今晚记念我们可爱的总统,弟兄,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主啊,他领导着这片土地,他竭力保守我们脱离战争。他承诺,他要尽一切办法来结束朝鲜战争。他答应那些母亲,要把那些孩子带回来。但他说:“要我来成就这事,我做不到。我可以付出一切努力,但唯有神能成就这事。”主啊,你与他同在,结果现在这一切都解决了。为什么他们起初看不见这事呢?神啊,我祈求你帮助他。主,祝福那勇敢的灵魂。我们祈求你为我们挑选下一任领袖。主啊,愿你所预定的旨意成就。

除了我们国家的事务以外,今晚,我们最感兴趣的是那位伟大而荣耀的,你的儿子主耶稣,他要来建立没有穷尽的国度。那时,人们要把武器堆放起来,吹响熄灯号,再也没有战争了。他们要栽种葡萄园,吃其中的果子[赛65:21]。他们要建造房屋,住在其中。以后永远不再有麻烦了。
现在我们就近这道,请祝福我们。父啊,你知道我为什么从这节经文来传讲这道。因为我感到你要我这样做,这是你神圣的旨意,也在你的命令之中;它是这个时候的命令,要让人们找到自己的位置,各就各位,在争战的时刻作好准备。正如我们弟兄不久前在祷告中对你说的,“哦,主啊,你已经训练我们很久了。”父啊,把我们放在正确的位置上。把我们放在外面,去作我们应该作的事,这样我们就能以父的事为念[路2:49]。因为我们是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11

我度过了一个美妙的下午,跟路易斯维尔一位著名医生的护士谈话。她们听说主的一些荣耀的事。她父亲是个医生。她过来,整个下午几乎都坐在我的办公室里,只是进来走访一下,是个很好的人;有一点难,你知道,她一开始就是个纯正坚定的长老会信徒;但离开时,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哦,这些属神的人到处都是,在医生的办公室,护士等等。我相信,在诺顿养老院没有一个护士,是我没有向她们见证过关于领受圣灵的事,并问她们是否要奉耶稣的名受洗的。也没有一个我接触过的医生,任何地方,没有……瞧?

把这点告诉他们。弟兄,时间不多了。不管表面看起来有多难,但等到你快断气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真希望当时把这事做了。是的,先生。不要等到那个时候,让我们现在就作。现在正是时候。哦,他们可能不同意,对此发怒、争吵,但他们并不是那个意思。他们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他们没问题。他们来跟你争吵,请记住,他们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他们不是那个意思。他们可能被教导某些事,只是要持守那些东西,这样你就会明白他们的观点。不要跟他们争吵,不要跟任何人争吵,要爱他们,带他们进入道里。然后为他们祷告。
12

瞧,我想我们讲到了第9节;我不太确定。离第3章还有一大截,是吗,弟兄?哦,对我来说,这是磐石里的蜜。

我们现在要讲的,记住,我们可以再讲一点背景。呐,内维尔弟兄,如果我没看到时间,讲过头了,你就拉我一下,这样我就能为病人祷告。今晚,我们要尽量讲到每一个细节。我想要一个祭坛呼召。这节讲完以后,我就能够读剩下的经节。
这经节的目的是:要看见你在基督里的位置;看见不是你偶然碰到了什么事,或者是因着你的什么优点而赢得的,而是神自己为你做的事。不是你非常好,一天晚上去了教会,某个弟兄带你到祭坛,不是那样的。是神在创世以前预定你得永生。当那天你到达那里,难怪那二十四位长老摘下他们的冠冕,每个人都摘下自己的冠冕,每个人都脸伏于地,没有一件事是他们能说的,不是传道人,不是长老,谁也不是。所有的赞美都归于羔羊;那天,神使一切都在他里面同归于一。哦,但愿我们能知道并认出那是谁,他们把谁钉了十字架。呐,关于……
13

我们从第8节读起,讲一点背景。

8这恩典是神用诸般智慧聪明,充充足足赏给我们的;9……叫我们知道他旨意的奥秘……
“他旨意的奥秘,”还记得我们是怎么强调这点的吗?多少人今早在这里?让我们看看。我们多么喜欢这点,“他旨意的奥秘。”呐,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一个奥秘。神的旨意是一个奥秘。每个人都必须找出神给他或她的旨意,即神的奥秘。
我们怎么找出来呢?对保罗,这奥秘向他显明了。他说他没有与任何人、属血气的人商量。他没有去学校、神学院。他跟那些没有关系。这奥秘藉着耶稣基督向他启示了;他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耶稣在一道像火柱一般的光中遇见他,并呼召了他。他去到阿拉伯,在那里住了三年[加1:16-18]。哦,你能想象那是一段什么时间吗,埃根弟兄?保罗在阿拉伯住了三年,在某处租了一间小屋,所有的书卷都放在地板上,走来走去。那时他们还没有新约;保罗写了大部分。这些书卷说到,神从起初是怎样预定我们得着永生;他怎样差遣耶稣来,藉着这祭物,我们大家都有权利去到生命树那里。“他预先所知道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罗8:29-30]
神在创世以前就预定我们得儿子的名分。现在,一切受造之物都在叹息,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罗8:19-23]。哦,我能想象保罗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我多想跟他一起在那里,你们呢?
14

呐,他说:“他叫我们知道这奥秘。”什么时候,让圣灵降在你身上,开始启示出来,然后注意它怎么运行。今天下午,哦,我大约查考了三十分钟,把这讲题看了一遍,可能没那么长,我不说半个小时,在十五分钟到半小时之间。我赶时间,心想:“这奥秘,多么奥妙啊!”经文把我带回到旧约,然后又带回到新约,把一些东西连在一起,明白了他再来的奥秘;他旨意的奥秘;我们坐在一起的奥秘。

记住,这不可能受教于任何神学院。它是个奥秘。你不可能藉着教育和神学来明白它。它是创世以来被隐藏的奥秘,正在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
15

告诉我,我的弟兄;告诉我,我的姐妹;除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时候是神的众子显出来的时候呢?历史上有哪个时候曾彰显出现在是到了整个自然界要得到释放的时候呢?自然界,自然界本身也在叹息,等候显出来的时候来到。瞧,在赎罪祭献上之前;在圣灵浇灌之前;在所有的旧约之前,一直下来,都没有彰显过。它必须等到这个时候。现在,一切都显明出来,并渐渐成形为一块头顶石,神众子的显现快回来了,神的灵进入这些人里面,完全到以致他们的事工与基督的事工如此接近,最后使基督和他的教会合而为一。

16

多少人研究过金字塔的历史?我猜,这里可能有个女士举了手。好的。

神写了三本圣经。其中一本是天上的黄道带。这是第一本圣经。人只要抬头看就知道神是从上头来的。顺着黄道带看;你曾研究过它吗?每个时代都讲到了,甚至癌症的时代。它讲到了起初:基督的降生。黄道带的第一宫是什么?处女宫。最后一宫是什么?狮子宫。基督的第一次来和第二次来,一切都写在那里了。
接着,第二本圣经是写在石头上,叫金字塔。神把它写在金字塔里。如果你研究金字塔,观察古代的历史和战争,就知道它们在远古洪水毁灭前是怎么建造的。
17

第三本是写在纸上,就是圣经,是给将来伟大、聪明和知识的世界。呐,当神历世历代一直下来时,我们现在到了狮子宫。我们到了金字塔的顶部。我们已经到了《启示录》的最后一章。科学说,我们是在午夜前三分钟。哦,想想我们在哪里了。

注意,让我们拿金字塔为例。这很容易。它画出来,有点像三角形。
当我们从早期的教会时代开始往下讲到这里,在路德改教时代以后,一个人若说他是基督徒,那就意味着要么生,要么死。他们杀害他,只因为他说自己是基督徒。因此,经历了大逼迫。每个时代,经过每个时期,一直都有逼迫。“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都要受逼迫。”[提后3:12]
在路德时代,说是“一个路德派信徒”是很可怕的。你会被当作狂热分子,也可能被处死。很多时候,就因为是路德派信徒,人就把他们杀死在火刑柱上,烧死他们,等等。
18

然后,好像金字塔一样,教会变窄了。它进入了恩典的第二步,就是成圣:在卫斯理时代,他抗议英国国教;教导成圣。他们再次成为了少数,后来他们被称为是一群狂热分子。

这里多少人是卫理公会的,或者过去是,或曾经跟卫理公会教会打过交道?有一半。你知道卫理公会教会曾一度几乎得到了圣灵吗?我去过卫理公会教会,看到人倒在地板上,就倒水在他们脸上,用扇子扇他们,不让圣灵降在他们身上。没错。呐,这是事实,在肯塔基州的山区,我们有许多卫理公会信徒。你们是那里教会的参与者。我们过去在那里有卫理公会的,也有浸信会的。我们跪在祭坛边,互相敲打背部,直到我们得到了。我们经历过了,此后我们的生活就不同了。
但你只是上来,把名字记在册上,说:“我是卫理公会信徒。”然后拿一个盐瓶,洒一点水在你身上就完了。他们出去后,穿着短裙、化妆、参加赛马、打赌、赌博、玩老虎机等等的事,仍然是个好卫理公会信徒。瞧?这不是卫理公会信徒。这只是参加教会的人。没错。浸信会也一样,长老会,一直下来都一样。
19

正如大卫·杜波莱西说的:“说到孙子,神没有孙子。”神从没有孙子。他有儿子,但没有孙子。没错。那些进入卫理公会、五旬节派、浸信会等教会的人,因为父母是五旬节派或浸信会的,那么,你就是孙子了。他们是儿子。你是孙子。瞧?所以,神没有像这样的东西。教会有很多像那样的事,但没有,神没有。

20

呐,注意这些,它一直下来到如今,教会就成了少数。五旬节运动时代来了。它绝对是铲除了很多障碍。接着,它做了什么呢?把卫理公会和路德派抛在后面了。

现在,圣灵正从五旬节运动时代移出去了。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组织起来,给自己搞出了,“我们是神召会;我们是一神论;我们是二神论;我们是神的会,我们是这个那个。你不属于我们,你不能进天国,除非你的名字记在我们的册上。”哦,真是胡扯!我不在乎你是浸信会的、卫理公会的、还是长老会的;当神把名字放在那里时,你的名就在生命册上了。如果你是预定得永生的,不管怎样,神都会以这种那种,或任何方式呼召你。肯定会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37]
不管你属于什么教会,跟这都没有一点关系。宗派永远不会为你做任何事,只会大大地妨碍你与神同行;它永远不会做别的事,只会把你们跟一群信徒和不信者混在一起。当然,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碰到他们,甚至在天上也有那样的事。所以这没什么,但你所仰望的是你的宗派。要仰望耶稣;他才是你要仰望的那位。
21

呐,当我们一直下来,直到……多少人研究过?我相信这位妇人举了手,她研究过金字塔。你知道,金字塔从未封顶,是吗?上面从未放过压顶石。从未放过,他们甚至无法找到它。他们不知道压顶石到底怎么啦。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放压顶石呢?顶上为什么没有头顶石呢?因为他来的时候被弃绝了。他是那被弃绝的石头。没错。但它一定会封顶。没错。然后,那些与头顶石相配搭的石头,必须是跟那块石头完全相似的石头,每一处都连络得合适。金字塔是那么完美,甚至剃须刀片都无法插进缝里,石头与石头叠在一起,石砌工艺太完美了。一些石头重达几百吨,提到空中,完美地砌在一起。

22

神带出他的教会也是这样。我们合适地连在一起,同心合意。呐,有人说:“瞧,过去的路德派信徒什么也没有。”你别相信它。在复活中,路德派信徒要复活,就像其他信徒在复活中要复活一样。浸信会、长老会,所有神的孩子都要在复活中起来。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人们说:“哦,将有一场席卷一切的复兴从这里出去,拯救上亿的五旬节派信徒,所有人都得救,然后被提就发生。”你错了。被提会有成千上万的人,这是对的;但他们是由六千年、过去六千年来得到救恩的人组成的。当光临到人,他就行在光里,当他走到桥边,他就跨过去。呐,如果他拒绝,就被撇在黑暗里。但如果他继续前进……

23

呐,注意,主耶稣的再来已经很近了,圣灵从最底下的这里,只是称义,然后成圣,圣灵的洗,现在到了压顶石来到的时候了。教会必须像基督那样完全,直到基督与教会能完全合在一起,是同样的灵。如果基督的灵住在你心里,就会使你活出基督的生命;行出基督的生命;做基督所做的事。“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耶稣这样说的[约14:12]。瞧?呐,我们将有……我们会出现一个跟基督的生命完全一样的事工。这事工证实了什么?主的再来。

看看今天的世界,注意赫鲁晓夫所说的话,还有其他这些大事;随时都会发生世界性的大冲突,几秒钟就变成灰烬了。没错。若是这样,我们就知道时候近了。任何明智的人读到报纸或听到广播,都会知道时候近了。但记住,在这些事发生之前,基督会来取走他的教会。所以,主耶稣的再来岂不很近了吗?可能就在今晚聚会结束之前。我们已在末时了。肯定是真的。
24

注意教会的出现和举动。你们研究历史的历史学家们,把这点牢记在心里。看看在称义下的路德派教会,刚从天主教体系中出来,焕然一新;看看它的举动。再看看卫斯理的出现,更近了,进入了成圣,与经文交织在一起。看看这两者之间的,卫斯理派的。接着,下一个出现的是五旬节运动时代,五旬节运动时代带来恩赐的恢复,属灵的恩赐。现在再看看这个已经到了压顶石的时代。明白我的意思吗?主的再来,他的显现。神和一切受造之物正在等候教会找到它的位置,各就各位。

25

今天的问题是……我碰到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我在启程前,我们都要……你知道,要去海外,我得作体检。你们宣教士等人都知道这点。我在作体检时,他们把我带出那个房间,我喝了那种在我看来就像生面团的东西,我一直在喝。从那里出来,我坐下来,等了半个小时,看看会不会从胃里吐出来。我从那里看过去,见那里有个小妇人,看上去好像快死了一样。她的腿和手臂都很细。我绕过一个又一个人往她那儿挪,越来越靠近她,最后到了她所在的地方。她看上去像个快要死的可怜人。我站起来,走近她,我说:“对不起,夫人?”

她说:“你好吗?”哦,她病得太重了。
我说:“什么病?”
她说:“我去图森看望我女儿,就生病了,他们找不出我得了什么病。”
我说:“我想问你一件事。”我说:“我是福音传道人。你是基督徒吗?若是那个时候来到,你准备好走了吗?”
她说:“我属于某某教会。”
我说:“这不是我问你的问题。你是一个被神的灵充满的基督徒吗?当神呼召你,你准备好走了吗?”那妇人甚至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瞧?哦,这世界处在多么可怜的光景中啊!
26

呐,“叫我们知道他旨意的奥秘,”主的再来……让我给你们读一些经文。我读过了。现在让我们翻到“他旨意的奥秘;”翻到《希伯来书》这里,看一下,《希伯来书》第7章,我想是的。我想给你们读一些经文,会使你们觉得非常好:因为我们想,这时我们正一同坐在天上,《希伯来书》第7章。

1这麦基洗德(呐,注意)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
27

呐,这奥秘是什么呢?奥秘就在这,注意这里。这位设立并知道他旨意奥秘的人是谁?这麦基洗德是谁呢?我正在等这里的每个人,他们还在翻圣经。《希伯来书》第7章,是保罗讲的,也是写《加拉太书》的同一位。

1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本是长远为祭司的。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2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他又名撒冷王(这人是谁呢?),就是平安王的意思。3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
28

这人是谁呢?他是谁呢?他无父,无母,他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亚伯拉罕在做什么呢?他出去救他失落的兄弟罗得,把他领回来。他杀败了诸王,那些王被杀败了,还有他们的王国,我想有十个或十五个王[创14:1-16]。亚伯拉罕武装他的仆人,去追回他;在夜晚的时候分队出去。你看到他什么时候夺回了罗得吗?在夜间。哦,弟兄,我们现在是在黑暗中做工,我们唯一的光就是福音的光。但亚伯拉罕分队,夺回罗得,把他领回来。在回来的路上,在争战结束后……

让我们翻到《创世记》14章看一下,会更明白这个故事。让我们翻到《创世记》14章。我相信是14章,《创世记》14章。是的,让我们从《创世记》14:18看起。让我们从前面一点读起。让我们读,是的,从18节开始,《创世记》14:18,“又有麦基洗德……”呐,这时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了。回来了,在回来的路上,也带回了罗得,还有敌人所掳去的所有人。
29

这一切就像大卫,他去夺回了……大卫做了什么?拿着小弹弓出去,把小羊羔从狮子口里抢回来。想一想,拿一把弹弓,去追回羊羔。有谁可以这么做呢?告诉我,这里有谁会那样做,请举手。我马上告诉你你错了。你没有看见我举手。不,就是带着点30-06的枪,我也不大会去追赶它。但大卫带着弹弓去追回它,弹弓只是用一小块皮,两条线在上面绕一圈。因为,那时歌利亚正在夸口说大话,大卫就去迎战他,他说:“天上的神使我救羊羔脱离狮子的口,脱离熊的口。”他知道不是弹弓,而是神的大能与他同去。神是那位把羊羔带回来的[撒上17:37]。

30

这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神到处都有大卫(是的,先生),喂养天父的羊群。偶尔有肿瘤来,或者有癌症来,或别的东西,跳出了医生力所能及的范围。这阻止不了那个大卫,他会出去追赶那个人,带着一把小弹弓:“人奉我的名求什么,就必给他。”[约14:14]我不在乎;医生可能会笑他,别人可能会取笑他;他还是去追回它,把那羊带回羊圈。是的,先生。“他是神的孩子,把你的手从他身上拿开。”

把这只狮子打倒,狮子又爬了起来;他就揪着狮子的胡子,杀死它:一个脸色红润的男孩,体重可能只有八十或九十磅。
31

呐,注意。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平安王;事实上,撒冷就坐落在那个山丘上。其实他是耶路撒冷王。他的确就是耶路撒冷王,耶路撒冷原先叫撒冷,意思是平安;那是原先的耶路撒冷,后来它才叫耶路撒冷。他是耶路撒冷王。他是仁义王,平安王,撒冷王。他无父、无母,无生之始、无命之终、无族谱。哈!哦,哦,哦!这人是谁呢?注意看他。

争战结束后,争战打赢以后,注意他说什么话。“又有麦基洗德……”《创世记》14章18节。
18又有撒冷王麦基洗德带着饼和酒出来迎接;他是至高神的祭司。19他为亚伯兰祝福,说:“愿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赐福与亚伯兰。20至高的神把敌人交在你手里,是应当称颂的。”亚伯兰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来,给麦基洗德。
让我们多读一点。
21所多玛王对亚伯兰说:“你把人口给我,财物你自己拿去吧!”22亚伯兰对所多玛王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听听他是怎么说的,是怎么还给所多玛王的),23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富足。’24只有仆人所吃的……
32

注意,这麦基洗德,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神的奥秘在此显明了,他是谁呢?没有人……人们找不到关于他的任何历史,因为他无父、无母,无生之始、无命之终;所以不管他是谁,他仍然活着。他没有开始,所以他不是别的,只能是以勒,以拉,以罗欣;独自存在,独自居住的,全能的神。

耶稣有一个父亲,耶稣有一个母亲;耶稣有一个开始的日子;耶稣地上的生命有一个结束。但这人无父也无母(阿们!),他无父也无母。耶稣有父也有母。这人无父也无母。阿们!他作了什么呢?在争战结束后,在亚伯拉罕接受自己的位置后!
在教会接受自己的位置后,藉着圣灵我们被呼召得儿子的名分。当每个人都按照神对他的呼召,站好自己的位置后,他就会坚持到路的尽头,把失丧的人追回来。
33

首先,保罗把所有的惧怕都除掉了。所以现在,如果你被呼召;如果你头脑里不只是被某种神学所激动;如果你真的由圣灵重生了,那么,神在创世以前早已预定了你,把你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现在我们来到一起,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弗2:6]:“圣洁的百姓、圣洁的国度、独特的子民、有君尊的祭司,献给神的灵祭,就是我们颂赞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彼前2:9;来13:15]。

人们进来,说:“那些人疯了。”他们肯定是的;神的智慧在世人看来是愚拙的,世人的智慧在神看来也是愚拙的[林前3:19]。他们彼此是相反的。
34

但有一个真正充满圣灵的教会,充满神的大能,一同坐在属天的所在,献上灵祭,颂赞神,圣灵运行在他们中间,辨别出罪来,说出他们中间不对的事,纠正它,使它明朗清晰。因为什么呢?因为那个血祭一直都在神面前。

呐,记住,今早我们讲过这点了。你不是藉着血得救的;你是藉着血一直保持得救的。你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相信它。神敲你的心门,因为他预定了你。你抬头看,相信他,接受他。呐,这血为你的罪成了赎罪祭。
记住,我说:“神不因罪人犯罪而定他的罪。”他一开始就是罪人。他因基督徒犯罪而定他的罪。因为神已经定了他的罪,基督为我们担当了罪。所以,那些在基督耶稣里、不顺从肉体只顺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罗8:1]。如果你做错什么事,并不是故意的。你不是故意犯罪。一个故意犯罪的人,若出去故意犯罪,就还从未进入那个身体。但一个人一旦进入那里,他是死的,他的生命藉着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西3:3],被圣灵盖了印,魔鬼根本找不到他;他深深地藏在里面。在魔鬼能进去之前,他必须要从那里出来,因为你已经死了。
35

你对一个死人说他是伪君子,看看会怎么样。用脚踢他,说:“你这个伪君子,你……”他一句话也不会说。没错;他只是躺在那里。一个在基督里死了的人,你可以叫他伪君子,想叫他什么就叫他什么,他不会因此而跳起来的。若要作什么,他会悄悄地退到某个地方为你祷告。没错。

哦,但有些人还活蹦乱跳的。这正是我在想的事:我们应当是埋葬死人的。那些在基督里死了的人,我们把他们埋在水里。有时候,我们埋了太多活的人:有太多的恶毒和纷争,教会里有太多那样的事。但是我们无法分开那东西,只有神能分开。他认识他的民;他认得他的羊。他认识每个声音。他认识他的儿女。他知道他会呼召谁;他知道他预定了谁。他知道已经把这些东西赐给谁,并藉着什么显明了自己。神会信任他的儿女去做事,知道他们会照原样去做。你相信神会这样作吗?
36

瞧,有一天,撒但对约伯说;有一天,他对神说:“是的,你有一个仆人。”

神说:“地上没有一个人像他。他是个完全人。”神信任约伯。
撒但说:“哦,是的。他得到一切都很容易。让我得到他一会儿,我必使他当面弃掉你。”[伯1:11-12]
神说:“他在你手里,只是不可害他的性命。”瞧?撒但作了一切事,只是没有害他的性命。
但是,哦,约伯没有……他做了什么呢?神取去他的儿女,撒但对他行了这一切恶事等等,约伯有弃掉神吗?约伯没有发问。他脸伏于地,敬拜神(哈利路亚!),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就是这样。
神知道他信任约伯。神知道他能对你有多少信任。他知道他能对我有多少信任。但我们现在要讲的是给这儿子定位。
37

呐,当争战结束后,一切都结束后,那么,接下来我们要作什么呢?争战结束后,我们要作什么呢?你知道我们要作什么吗?我们要遇见麦基洗德。我们快点翻到《马太福音》16:16,看看这对不对。《马太福音》16章16节,我想应该是这个,《马太福音》16:16。《马太福音》6章……不,不对;不会那么近,26:26。因为16章这里,耶稣在对西门·彼得说话。对不起,我不是要那样说。26:26,因为这是最后的晚餐,就是我想要找的。《马太福音》26章26节,现在我们找到了,就在这里,最后的晚餐。

26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就掰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27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28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复数的罪,过犯,基督徒犯的错事)
好的,听着,29节。
29“但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到我在我父的国里同你们喝新的那日子。”
什么?当亚伯拉罕得着他的位置,安顿好他的人,赢得了战斗,回到家后,麦基洗德作了同样的事,他带着饼和酒出来。争战结束后,我们要与主耶稣在新世界的婚筵里一同坐席。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是的。
38

9都是照他自己所预定的美意,叫我们知道他旨意的奥秘(现在回到《以弗所书》1:9)

10在治理的时期满足的时候……[译注:此处是按照英文钦定本的翻译]
记住这点,我们跳过来了,这是《以弗所书》1章10节。
10在治理的时期满足的时候……
呐,我们知道,满足的时候是在等候……什么?一切日期的满足;一切罪恶止息的时候;死亡止息的时候;疾病止息的时候;罪恶止息的时候;一切歪曲的东西和魔鬼所歪曲的东西止息的时候;那时,时间本身也要止息。注意。
在治理的时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
“使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正如早上我说的,我们所找到的各种“小金块”,这些了不起的小东西,你可以在《创世记》里擦一擦它;可以在《出埃及记》里擦一擦它;可以在《利未记》里擦一擦它,把这些一直串连下来,直到《启示录》,你会发现结果就是耶稣。你拿约瑟来看;拿亚伯拉罕来看;拿以撒来看;拿雅各来看;拿大卫来看;你拿那些金块、拿那些神人来看,看看你会不会发现耶稣基督体现在他们每一个人身上。“使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耶稣里同归于一。”
39

呐,现在再多看一些,看11节。

11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基业……
哦,“一份基业,”有人必须给你留下什么东西来继承。对不对?一份基业,我们有什么基业呢?我有了什么基业呢?我没有任何基业。但当神在创世以前把我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时,就给我留下了一份基业。
哦,你说:“呐,等一等,弟兄,耶稣为你死的时候给你留下了。”不,他没有。耶稣来是为我赎买那份基业。读下一节或下一行。
11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基业,这原是那位随己意行作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
40

神在创世以前,正如我们从这功课中已经对你们会众讲过的:我们如何看到神是独自存在的,在他里面是爱。在他里面要成为神;还没有东西敬拜他。在他里面要成为父;他独自在那里。在他里面要成为救主:还没有东西失落。在他里面要成为医治者。这些是他的属性。那里还没有任何东西。所以,他的本体,他自己的美意就产生了这些东西,使一切所有的在这位基督耶稣里又同归于一。哦,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难怪它是一件奥秘的事。

41

你看,“他预定我们得着这基业;”如果我就是那东西的继承人,如果神敲我的心门,说:“威廉·伯兰罕,我在很久以前,在创世以前就呼召你传福音,”我有一份基业,一份永生的基业。呐,神就差耶稣来使我真正得着那份基业,因为我不能行任何事来得着它。它还是空白的;也是有效的,我什么也不能作。但在日期满足的时候,在神自己所定的时间,神就差遣耶稣来,他是从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启13:8]。他流出了血,使我能领回我的基业。成为什么,什么基业?成为儿子,成为神的一个儿子。

42

呐,这点可能会噎死你的。但你知道吗?那些神的众子是小一点的神。多少人知道这点?多少人知道耶稣这么说过?在圣经里,耶稣说:“你们的律法岂不是说’你们是神’吗?你们若称他们是神;”[约10:34]这点,神在《创世记》2章也说,他们是神;因为他们掌管着整个世界的领地。神让他管理一切的东西。后来,人失去了神性的身份;失去了儿子的身份;失去了他的领地,撒但就接管了。但弟兄,我们正在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他们要回来,重新接管过来。正在等候日期满足的时候,那时,金字塔去到了顶部,所有神的众子都将显现,神的大能要走出来(哈利路亚!),夺回撒但从他们身上夺去的一切能力。是的,先生,这是属于他们的。

43

他是从神出来的逻各斯,他是真实的,他是神的儿子。后来,他使人成为小一点的神。因为他说:“他们若称那些承受神道的先知,他们若称那些承受神道的人是神……”神自己这样说,他们是神。他告诉摩西:“我使你成为神,使亚伦做你的先知。”[出7:1]阿们!太好了!我的举止可能像个宗教怪人,但我不是。哦,当你的眼睛能打开,看见这些事……

是的。他使人成为神,管理他领地的神。他的领地从这海到那海,从这岸到那岸。他控制着领地。
耶稣来的时候,他是一位没有罪的神,他证实了这点。当刮大风的时候,他说:“住了吧!止了吧!”[可4:39]阿们!他对那棵树说:“再没有人吃你的果子。”[可11:14]
“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这些小一点的神,你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吧,’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可11:23]
44

回到《创世记》,回到起初,那是什么?现在,世界和自然界都在叹息、呼喊;万物都在走向什么?因为神的众子要显出来,到时候,真正的众子,重生的众子,充满圣灵的众子要说话,所说的话必立得住。我相信,我们此时已经到了边界。是的,先生。对这座山说,让它如此成就。

“弟兄,我愿意这个那个或什么事成就。我是耶稣基督里的信徒。”
“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把它赐给你。”阿们!必有一个彰显。
“哦,弟兄,我的庄稼在那边快烤焦了。一点雨水也没有。”
“我奉主神的名差来雨水给你。愿你的庄稼得福。”哦,在等候,在叹息,整个自然界都在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神在起初就预定了这事。他赐给人领地。
45

神给了耶稣基督,耶稣奉他的名赐下这个,并有这保障,“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约14:13-14]哦,帕尔默弟兄。正在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这位置,这教会……

正如我说的,《以弗所书》就像《约书亚记》,约书亚把人定位在属于他们的地方。呐,他们若不好好呆着,约书亚把以法莲放在这里,比如说,他却跑到玛拿西的地上。这个又会过来争吵、抱怨,这样他们还怎么相处呢?当有人说:“我是浸信会的;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我是一神论的;我是二神论的,我是这个那个。”你还怎么办呢?要好好呆着。
神要安置他的教会,和神的儿女。神啊,让我活着看见这事,这是我的祈祷;太近了,差不多都能用手摸到了;看上去就在那里了。这是我渴望见到的;等候那个时候来到,你走到街上,那里躺着一个生来就瘸腿的人,“金银我都没有,”[徒3:6]哦,正在等候神的众子显出来(哈利路亚!),那时,神要显明他自己;他们要使疾病止息;使癌症止息;使各种疾病止息。
46

你认为癌症很可怕吗?圣经说,时候要到,人的身子会腐烂,人甚至还没死,秃鹰就来吃掉那些尸体。对那将来到的而言,癌症就像牙疼一样。但你记住,那一天,不许这可怕的东西碰到那些有神印记的人[启7:3]。这也是我们现在为之争战的,在这些可怕的灾殃袭击之前就进去,定位在神的国里,各就各位。哦,多好啊!在治理的时期满足的时候,得着那份基业。

11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基业;……预定……
47

我们的基业怎么赐给我们呢?藉着什么?预定。预定也是预知。神怎么知道他可以信任你作一名传道人呢?藉着他的预知。“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9:16]没错。是预定,他知道你里面是什么。你还没来到世上,他就知道你里面是什么。你所来到的地球还没有存在之前,他就知道你里面是什么。这就是神。这是无限的神,是无限的。我们是有限的;我们只能思想有限的事。

48

从那件事临到我以后,它对我意义太大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我在那里思想;我站在那里一会儿,极其喜乐,心想,“没有明天。”没有昨天;没有疾病;没有痛苦。不是一点点的快乐,而是很多的快乐,全都是的快乐。哦。哦,当时,我站在那里,我说:“这是什么呢?”

那声音说:“这是完全的爱,你所爱的一切和一切爱你的,现在都和你在这里了。”
“主耶稣来的时候,你将把我们当作你事工的战利品献给他。”
我看见那些美丽的女子站在那里,她们都拉住我,喊着说:“我亲爱的宝贵弟兄。”
我看见那些长着浓密头发的男人,也跑过来拉住我,说:“我们亲爱的弟兄。”
我想:“这是什么意思呢?”
他说:“他们是你的人。”
我说:“我的人?不可能有这么多伯兰罕;有几百万人哪。”
他说:“他们是你带领信主的人。”哈利路亚!“他们是你带领信主的人。他们是那些……”他说:“你看到站在那边的那个人吗?”她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他说:“你领她归向神时,她已经九十多岁了。难怪她呼喊说:’我亲爱的弟兄。’她再也不会老了,她已经超越了那个。她正值风华正茂。她站在这里。她不用喝一口冷水,她不需要喝。她不用躺下睡觉,因为她不会疲倦。没有明天,没有昨天,什么也没有。我们现在是在永恒里。但在某个荣耀的日子,神的儿子要来,你将照着你向他们传讲的道受审判。”
哦,弟兄!我说:“保罗也得带出他那群人吗?”
“是的,先生。”
我说:“我所传讲的跟保罗所传的完全一样。我从未偏离,我从未搀进任何教会的信条或别的什么。我持守同样的福音。”
他们所有人都一同喊着说:“我们知道这点。我们正是倚靠这保障。你将把我们献给主,然后,我们大家还要再回到地上,活到永远。”哦。太好了。
49

就在那时,我又返回来了。我一看,自己正躺在床上,我看见自己衰老的身体;老迈、满是皱纹、僵直、患病疼痛,我看见自己的手放在脑后,我想:“哦,我还得再回到那种身体里吗?”

我听到那声音一直说:“努力向前;努力向前。”
我说:“主啊,我一直都相信神的医治,我将继续相信。但我会为他们的灵魂而努力,请帮助我。我有太多的人还在那里。让我活着,主,如果你让我活着,我要再把一百万条灵魂带到那里。”
50

我不在乎什么肤色、什么信条、什么国籍、什么人;他们一到那里,都归为一了。那些旧的分界线已经废去了。哦,我能看见那些女子那么漂亮,是从未见过的。长发垂到后背,长裙子垂下来。她们都光着脚。我看见男人浓密的头发垂到脖子上,有红发的,有黑发的,各种颜色。他们过来拥抱我。我能感觉到他们。我能摸到他们的手。神是我的审判官;这本神圣的书也打开着。我能摸到他们,就像我的手摸到我的脸一样。

她们也过来拥抱我,但不像现在有那种女人的感觉。我不管你多么圣洁,你是谁,是什么样的传道人、祭司,无论你是谁,一个男人让一个女人拥抱他,不可能没有人的感觉的。这的确是事实。但是弟兄,当你越过这里到达那里,那边就不是这样的。哦。是这样的。哦,这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是爱。全都是纯粹的弟兄,全都是纯粹的姐妹。没有死亡、没有痛苦、没有嫉妒,什么也没有,这些都不能进到那里去。简直是完美极了。这正是我为之争战的。这正是我要定位的目的。
51

我说:“哦主啊,这正是我在这教会的目的,竭力要建立教会的次序。”弟兄姐妹,我告诉你,只有一样东西能进入那里,就是完全的爱。不是因为你忠诚于伯兰罕堂,或忠诚于卫理公会教会、浸信会教会,那些都很好;你应该这样作。但是朋友,你必须……不是因为你说方言,在灵里跳舞,不是因为你赶鬼或用信心移山。这些都没问题,因为这些都是好的,但除非有那个真正完全的爱在那里。那地方是完全的。[原注:磁带有空白。]

52

得了基业……(我们得了什么?永生)……所预定的;(如何呢?)

大家都明白这点吗?你呼求过神吗?不,是神呼唤你。没有人寻求神[罗3:11]。是神寻找人。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的。”[约6:44]看,躲避神是人的天性。你现在说……
所以,就是这点困扰着我,就是要向你们会众传讲的;不要总是停留在你一直以来所处的那种光景中,现在就改变。要听我所说的,“主如此说。”我自己从未这样叫,我没有。但你们称我是你们的先知或一位先知。世人也相信,全世界有几百万的人也信。我直接间接地对一千万或一千二百万人说过,甚至更多,是明说的。我见过成千上万的异象、神迹和奇事,没有一个落空的。这是真的。主预先告诉我的事,没有一件不是照那样发生的。我要请任何人查验一下。没错。我没有宣称是一位先知,但请你听我说。
53

主如此说,完全的爱才会把你带进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所有的都是爱。不管你有多少,多么虔诚的明证;做过多少善事;不管做过什么,在那一天都不会算数。需要有完全的爱。所以,无论你做什么,先把别的事放下,直到你大大被神的爱充满,直到你能爱那些恨你的人。

正如我今早说过的,我被作成……我整个人都是恩典。很多人说:“呐,你给我挠背,我也给你挠背。是的,你为我作一件事,我也为你作一件事。”这不叫恩典。恩典是:如果你的背痒,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给你挠的,不管你给不给我挠;你打我的耳光,说:“我的背痒,需要挠一挠,”我会给你挠的。瞧?这就是了,去做点事。我不相信靠行为;我相信行为是爱。行为是彰显,说明恩典已经发生了。
我对妻子忠诚,不是因为我相信我若不忠诚,她会跟我离婚;我对她忠诚,是因为我爱她。
54

我传福音,不是因为我相信我若不传就会下地狱;我传福音是因为我爱主。当然。你想,我穿过那些暴风雨的大海;那些飞机上下颠簸,闪电从周围划过,等等这些事,几乎每分钟……大家都在叫喊,机上的人不停地喊着:“万福马利亚!”等等。人们系着安全带摇来摇去,那飞行员说:“汽油只够坚持十五分钟,不知道现在我们在哪儿?”你以为我这样作只是为了好玩吗?你想,我去到那边的丛林里,有德国士兵在那里手挽着手像那样围护着我,每晚领我进出聚会,直到圣灵开始行神迹;而共产党已经架好夜视镜,要在一英里以外向我开枪。你以为我这样作只是为了好玩吗?因为有东西在我里面,爱!他们是人,基督也为他们死。保罗说:“我不但愿意上耶路撒冷,就是上那里钉十字架也愿意。我是上去死的。我是为主的缘故上那里受死的。”就是这东西,这爱,驱使着你,造就你。绝对没错。

55

我传福音若是为了钱,若是为了这个,今晚我就不会欠两万元的债了。我就不会欠债了。不,先生。因为我退回了人们给我的几百万元。有个人,有个人叫联邦调查局的代理人送来一百五十万元的汇票。我说:“拿回去吧。”不是为了钱,不是因为钱。我传福音不是为了钱,不是为这个。

是因为爱。我想作的是,当最后一口气完了,我越过彼岸;可能是五分钟后,可能是两小时后,可能是五十年后。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但当时候到了,当我到那之后,我要看见那些风华正茂的人跑过来,喊着:“我亲爱的弟兄;我的弟兄。”这就是我心中所想的。就是这个原因。
我不是要与众不同,跟你们过不去;我是尽力要把你带到正确的路上。就是那条进去的路。不是你的教会,不是你的宗派,而是你在基督里的出生。哦!太好了!
56

11我们也在他里面得了基业,这原是那位随己意行作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

听着。几分钟后我们就结束。现在注意听!我们要结束了。
12叫他的荣耀,从我们这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可以得着称赞。13你们也信了基督,……
现在注意,认真听。穿上你的军装,福音的军装。打开耳朵,仔细听。我要讲13节。
13你们也信了基督,你们既听见(信心是从听[原注:会众说:’神的.’]道来的)-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
什么是真理?神的道。对不对?《约翰福音》17:17,你们记下这经文,耶稣说:“父啊,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
57

13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

保罗要告诉他们的是什么救恩呢?就是在创世以前(对不对?)预定得儿子的名分,预定得永生。呐,在你进入永生;在你得救,成圣,被圣灵充满后,你就是儿子了。现在,神要给你定位,哦,这样,你就能为他的国度和荣耀作工。
这就是福音。一开始,听从这道,“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徒2:38]除去你一切的罪,求告主耶稣基督的名,因为这应许之地,这应许是给每个行走这条路的客旅的。如果你今晚离开家,是个罪人,你说:“我要去伯兰罕堂,”神今晚就会给你机会。只有一样东西摆在你与应许之地中间。什么是应许之地?圣灵。摆在约书亚与应许之地之间的是约旦河。绝对没错。
58

摩西作为基督的预表,他带领以色列人来到应许之地的边界;然而,摩西没有带领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是约书亚领他们进去,并划分了地业。耶稣付了重价,领他们到圣灵的边上。神差遣圣灵下来,建立教会次序,各就各位;使每个人都被神自己的同在充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一切都在基督耶稣里,神就是这样藉着福音的呼召预定这点。

保罗在《加拉太书》1:8说,“若有天使来另传别的福音,他就应当被咒诅。”这真理,这福音。呐,我们接着读,注意听,把这节读完。
13……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注意听!),信了他以后,你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
59

圣经说,在末后的日子;呐,注意,在末后的日子将有两种人。其中一种会有神的印,另一种有兽的印记。对不对?多少人知道这点?那么,如果神的印是……如果神的印是圣灵,那么没有圣灵就是兽的印记。圣经说,这两种灵会非常接近;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24:24]。但永远不可能,因为选民是蒙拣选得永生的。瞧?教会正常地行走……

60

十个童女出去迎接主,都是成圣的,都是圣洁的,每个人都成圣了。五个童女磨磨蹭蹭的,结果她们的灯就灭了。五个童女灯里有油。“看哪!新郎来了。”五个灯里有油的就进入婚筵里。其他的则撇在外面,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要准备好,因为你不知道主哪一刻来[太25:1-13]。油在圣经里代表什么?圣灵。

61

呐,今天,你们若有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弟兄,你说第七日是神的印,请你引用一节经文来证明。圣经说,神的印是圣灵。注意,现在注意看13节。

13……信了他以后,你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
翻到《以弗所书》4:30,我相信是那里。看看我们明白4:30没有,看看是不是一样的。《以弗所书》4章30节,是的,是这里,4:30。
30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62

多久呢?当你真正领受了圣灵,他能让你坚持多久呢?直到下次复兴会吗?直到你奶奶拦阻你吗?直到老板把你痛骂一顿吗?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哈利路亚!

你就是死了以后,进入了那片土地,与你所爱的人站在那里,你仍然被圣灵充满。你跟你现在一样,只是你搬进了另一个身体。你只是换了房子。这个房子旧了,你无法在它上面再钉墙板,椽子也烂了。没错。所以,你就转身离开那些旧东西,任它腐烂下去,然后搬进新房子。对不对?“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已有一个在等候着。”[林后5:1]
63

你们记得那天讲过这点了吗?小孩子在母腹里成形时,他的小肌肉踢着、蹬着、不停地动。但母亲一生下婴儿,婴儿一来到世上,第一件事就是,有个属灵的身体进入那个肉身的小身体里。也许医生这样给它拍一下,[原注:伯兰罕双手拍在一起。]或什么给他摇一下,“哇,哇,哇。”他马上就靠在母亲的胸脯上,“哼,哼,”小脑袋在母亲的胸脯上下移动着,那些乳腺就分泌出乳汁。

一只小牛,从母牛肚子一生下来,几分钟后就能靠着小膝盖站起来。它会怎么做呢?转身往后移,找到母牛,就这样上下摇着小脑袋,开始吸奶;哈利路亚!是的,先生。
当这天然的身体来到世上,就有一个属灵的身体在等候它。当这天然的身体落地了(哈利路亚!),就有一个在彼岸等候它。我们只是从一个身体搬到另一个身体;改变我们的居所。这必死的要穿上不死的,属灵的;这必朽坏的要穿上不朽坏的[林前15:53-54]。这是个衰老、满是皱纹、憔悴、驮背的身体;但它原来的外貌丝毫也不会改变;我是指到了彼岸的时候,你仍然有同样的灵。
64

让我给你们讲一件事,听起来好像很怪,但却是圣经。然后,我再给你们讲另一件事,你就不会觉得怪了。注意这个。当这年老的扫罗王,这个大宗派的老传道人那次下到那里,你知道,他的头与肩膀都高过众人;他害怕了;他对超自然的事一无所知。大卫不得不来,救那羊羔脱离狮子的口,杀死歌利亚。注意扫罗。他偏离神太远了,他憎恨这个圣滚轮的传道人。他不是去帮助大卫,反而转过来攻击他。这岂不正是今天的画面吗?正是这个画面:转过来离弃大卫。

65

我第一次外出,传讲了“大卫杀死歌利亚”,我离开时,有多少人在这里?很多人,有一些,有许多老信徒。我又准备要离开了,又讲到这点。记住,我们看到上个星期天出现了什么?它进入了另一个阶段。大卫的第二场战役,他事工的第二个阶段。绝对没错。所以他成了治理以色列的王。注意,这事工现在出来了,进入一个更伟大的阶段,出来后更伟大了。大卫也是这样。

呐,注意这点,哦,大卫来的时候,神曾让大卫从那里出来,杀死狮子。注意,杀死熊,后来杀死非利士人。呐,后来到了一个时候,神允许一个恶魔来折磨这老伙计。呐,他作什么?他恨大卫。我相信……
66

呐,这些磁带;呐,听着,弟兄,你们听磁带的人,你们若不同意我,就原谅我。看,我爱你们。不管怎样,我要在彼岸遇见你们,瞧?因为你若是属神的人,我总要遇见你的。但我要这样说:原因就在这儿。这是因为扫罗看到大卫有一些他所没有的东西。后来,怎么样呢?

一个面色光红的小家伙被带过来;圣经说,他面色光红[撒上16:12]。他不是一个很俊美的孩子,“光红”只是指那种有点驼背的人。他去到那里,扫罗……他穿上扫罗的盔甲,我能想象,那盾牌会垂到他的脚上。他说:“把这东西脱掉吧。”[撒上17:38-40]是的。呐,也许扫罗给他一个博士学位,哲学博士或文学博士什么的,你知道。他怎么说?“我对这种东西一无所知,因为我从来没有验证过它。我还是拿着我熟悉的这个东西去吧。”是的,先生。他拿了弹弓去。
67

他们使大卫很生气,因为那些妇女们,众教会,众教会都唱:“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撒上18:6-9]

然后,扫罗便嫉妒,“那个耶稣之名的老东西,根本没有这回事。”没错。神怎么对付他呢?神差来一个恶魔降在他身上,使他憎恨大卫,他就无缘无故地恨大卫[撒上18:10]。
大卫有好几次都可以拧断扫罗的脖子了。他能作到,但他放他走了。他什么也没有说。他肯定能作到。一天晚上,他过去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撒上24:4],返回来,说:“看这里,你瞧?”是的,先生。他本可以那样做,但他只是任由他去。他本可以拆散扫罗的会众,驱散他们;只要他想,就可以建立自己的组织。但他没有那样做,他只是由着扫罗去。让神去争战。是的,先生。
68

所以,扫罗又继续出去,争战继续进行,一直在进行;那个恶魔大大地折磨扫罗[撒上18:10],以致他得不到从神来的答案。不久,耶和华的灵离开了他。老撒母耳,他们已经拒绝了他;他真正才是神给他们的声音;甚至在他们的行为变得像世人一样之前,他就警告他们了。

为什么教会要像世人那样行呢?为什么受过洗的五旬节派信徒,有圣灵经历的卫理公会、浸信会和长老会等信徒也要像世人那样行呢?为什么他们那样做呢?我不知道。我就是不能明白。你说:“哦,打扑克不好玩,来一点好玩的,下下几分钱的赌注。”不管你怎么叫它,它都是罪。你家里不应该有那些东西。“哦,在外面喝这么一小杯啤酒没什么害处。哦,我们只喝一点点。我和妻子今天下午喝了一点点。”接着,你知道,你的孩子也喝了一点点。肯定是的。
69

你们女人,哼。魔鬼只是搞出一个……这是他起初所作的,他绝对是把你们姐妹变成了靶子。他那样作是为了……因为他知道他能作什么。他引诱女人,比引诱男人要快一千倍。我知道这伤了你们的感情,但这是事实。绝对没错。这正是他在伊甸园里所干的。他能使……呐,女人是诚实、真诚的,但她被引诱了。圣经说:“亚当没有被引诱。”他没有被引诱,是女人被引诱[提前2:14]。所以,魔鬼会引诱女人。然而,牧师们仍然出去按立女传道人,让她们那样去辖管会众;但这本圣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都谴责这点[创3:15;提前2:12]。你说:“哦,这没问题,没事的。她们也能讲道,像其他人一样。”我知道真是这样。

70

就像有一次,有人开始说方言;我还是继续讲道。后来我走到外面,有个女的对我儿子说:“明晚你爸爸上台讲道时,我还有一个信息要说。”他说:“什么?一个信息,你是什么意思?”

那天晚上,都准备好了;我正要做祭坛呼召,那女人扎好头发,拉起长统袜,等等,都准备好了;她跳到地板中间,开始跳上跳下,说方言,说预言。我还是继续讲道,做我的祭坛呼召。瞧,我根本不会尊重这种事,那是不对的。
所以,瞧,圣经说:“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神还在……神还在台上说话,要让他说。保罗说:“若有启示临到什么人,他应当闭口,等到另一个人说完。”[林前14:30]没错。
呐,后来我走到外面,这些人说,一大帮人,说:“今晚你让圣灵担忧了。”
我说:“什么事啊?我做了什么事?”
他们说:“哦,当时,那个姐妹给出了信息。哈利路亚!她说……”
“瞧,”我说,“我正在讲道。她乱了次序。”
“哦,”他们说:“那是从宝座出来的新鲜东西,比你所讲的更新鲜。”哈!
71

呐,这只能表明,这表明要么是(我这样说是尊重你们),要么是神经错乱、无礼,要么是无知的教导,他们对神的认识,跟一只兔子对雪鞋的认识差不多。呐,我这样说,并不是说笑,因为这不是说笑的地方。但这的确是事实。人都应该知道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林前14:33]。他们并不晓得圣经。他们所知道的就是怎么跳上跳下,说方言,还说:“我得到了圣灵。哈利路亚!”

在非洲,有一次我站在五千人旁边,看着巫师等人说话,跳上跳下,满脸是血,说方言,从死人的头盖骨里饮血,呼求魔鬼,并说方言。
72

然而说方言是神的一个恩赐,但却不是圣灵绝无错谬的证据。现在就让我告诉你这点。我的确相信凡有灵感的圣徒都说方言。我相信,一个人有一天大大地被神的灵感动,就会说方言。我相信这点。但我不相信那是你得到圣灵的迹象。是的,先生。我相信有时,如果你有信心,你走上去按手在一个得癌症的孩子身上,他就会得医治;虽然已有五十个传道人为他祷告过;因为那母亲相信这孩子会好。神就把孩子给了她;她是基督身体的一个肢体。是的,先生。我相信这点。我看见它成就,我知道这是真的。但这件事是要设立教会的次序,建立次序,这样才能作工。

73

呐,结束前,让我们把这节的其它部分读完。

13……信了他以后,你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
印记,什么是印记?印记是什么?印记就是:首先,它表明一件工作已经完成了,一件完成了的工作。其次,它表明所有权。第三,它表明安全了,保管好了。
比如说,我过去常为宾夕法尼亚铁路公司作工,我过去常和爸爸一起在铁路上作工。我们要装车。我们在包装公司那里装货,我们把罐头箱装进去。我们放一些在这里,放一些在那里,有些是这样放。但在车厢封印之前,检验员走过来,他推推这个,压压那个,摇摇这个,“噢,不行!还没到达目的地,全都会变成碎片。不行!把它们卸下来,重装。”检验员要求重装。
74

圣灵是检验员。他稍微摇一下你,你就哗啦哗啦响。你相信神所有的话吗?“我不相信耶稣之名那个老掉牙的东西。”不行!你太松了。瞧?“我不相信神的医治或这类的事。”还是太松,把它们卸下来。你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是一样的吗?“哦,在某些方面。”你太松了。把它扔出去,还没准备好。是的,先生。

弟兄,你准备好说“阿们”的时候;你领受圣灵了吗?“阿们!”一切都成就了吗?“阿们!”那么,检验员怎么做呢?一切都装得又好又紧,完全的福音。哦,神的每句话都是好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我相信每一句话。阿们!阿们!阿们!”你相信神仍然医治吗?“阿们!”你相信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阿们!”你相信圣灵像过去一样真实吗?“阿们!”你相信降在保罗身上的圣灵也降在我们身上吗?“阿们!”你相信圣灵在我们身上所行的跟在他们身上行的一样吗?“阿们!”哦,现在很紧了。看,现在很紧了,我们准备要关门了。是的。
75

然后检验员关上门。他怎么做呢?他在门上盖一个印。然后,走到这里,拿起一把小钳子,走到那里,夹住那个小东西,给它封上印。你最好不要撬开它。如果那辆车的目的地是波士顿,到达前你不能撬开它。没有到达波士顿就撬开那个印,你会坐牢的。只有一个人有权力开那个印,只有他能开。没错。那车是由某某铁路公司所拥有的。那是他们的印。他们保证说这部车已经装好,已经准备就绪。这车是属于他们的。他们不能在宾夕法尼亚放上“B & O”的字样。你必须盖上印,它盖印的时候……

76

当基督徒披挂着福音;充满神的良善;神一切的美物都住在他里面;他有一颗敞开的心,乐意去行;愿意被定好位置;作圣灵吩咐他去作的事;已经出死入生;成圣了,脱离世上一切的事;光一临到他,就走在光中,一直往前走;所以他准备好了。然后,神在他后面把世界的门关上,像这样把货物堆在一起,并用所应许的圣灵给他盖上印。哈利路亚!多久?直到目的地。还在途中时,不要把他取出来,不要再拆开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已经没有问题了,就别去管它。检验员已经检验过了。你被盖印到多久?到得赎的日子。你被盖印到这么长的日子。

“那么,你死后,伯兰罕弟兄,你死后会怎么样呢?你说你还拥有圣灵吗?”你永远拥有它。生命在哪里开始?从祭坛上。在那里你看见了一小点影子。圣灵的印,就是那影子。接着,正如那天我说的,影子里有影子,影子套影子。你死的时候,你不停地穿过那些影子,然后进到水汽中,从水汽又进到一小滴泉水,从泉水又到小溪,从小溪又到河流,从河流又到海洋,瞧?这些都是神的爱。你还是同一个人。
77

你看这里。老扫罗,这背道的人,他无法跟神通话,但他并不是失丧的,肯定的。他是个先知,只是离开了神。弟兄们,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你没有失丧”。那么,你记住,他只是离开了神的旨意;所以,接着你知道,他不会同意。呐,或许我不该那样说。那你知道,我只是在这群快乐的会众面前感觉很自由。所以,你知道,接着,你知道,他就去求问乌陵土明。

你知道乌陵土明是什么,它是胸牌,是亚伦所戴的以弗得。神一直都是超自然的神,用超自然的方式来回答,一直都是这样。若有先知说预言,那乌陵土明没有发出神秘的光来,先知就是错的。做梦的若说出一个梦,那乌陵土明没有发光,不管那梦听起来多好,也是错的。是的。
78

不管你得了多少个博士学位,你的组织多么大,你说预言或讲道,若不与这道相符,就是错的,弟兄。这道是神的乌陵土明。当你说你不是创世以前被预定的,它就不发光;因为圣经说你是。当你说你应当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它也不发光;因为圣经中没有人是那样受洗的,他们只奉主耶稣的名受洗。所以它不发光,肯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79

所以,乌陵土明不会回答扫罗,甚至他连梦都没有。他走得太远了,甚至连梦都没有[撒上28:6]。那么,你知道他怎么作吗?他下去找巫婆,那个老巫婆,就是那里的那个魔鬼巫师,巫婆。扫罗说:“你会占卜吗?”[撒28:8-19]

她说:“会,但扫罗说他要杀死每个占卜的人。”
扫罗说:“我必保护你,”他穿着像个侍从。他说:“为我占卜,从阴间那边为我招一个死人上来。”呐,听这个。“为我招先知撒母耳的灵上来。”
她就去占卜。占卜的时候,她脸伏于地,说:“我看见有众神上来了。”看,她是个异教徒,“众神,”有两、三个,好像父、子、圣灵,或类似的东西,你知道。她说;她说:“我看见有神上来。”
扫罗说:“你说说看,他看上去怎样?他看上去像什么?”
她说:“他瘦长,肩上披着长衣。”他一点都没有改变。
扫罗说:“那是撒母耳。招他进这房间;招他到我面前来。”
注意,撒母耳来到扫罗面前,他说:“既然你已经与神为敌,何必再问我呢?”注意。他不但还是撒母耳,而且仍拥有说预言的灵。你敢说这是不对的?有谁敢说这是不对的?这是真理。他仍然是个先知。因为他说,他预言说:“明日的战事对你不利,你和你众子明日必倒在战场上,到明晚这个时候你必与我在一处了。”对不对?他仍然是个先知。
呐,你说:“哦,但那是一个巫婆做的。”
80

好吧,我再告诉你一个不是巫婆的。有一次,耶稣带着彼得、雅各和约翰上了变象山,站在山顶上[太17:1-8]。神正在设立他的儿子耶稣;设立儿子,正如那天晚上我所讲的。他们站在那里,四处一看,看见了摩西、以利亚站在那里。他们正在交谈、沟通;不是什么飘来飘去的小白旗,或几朵小白云。他们是人,正在交谈。摩西八百年前就被埋在一个没有标记的坟墓里。以利亚五百年前也乘着马车回天家了。现在他们两人都在那里,仍然活着,像他们从前一样。在耶稣上各各他之前,他们站在那里与他交谈。哈利路亚!“受了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81

我要快点了;然后我们就结束,因为有点迟了,我们还要为病人祷告,再讲五分钟左右。第14节;先读完13节整节,你就会有个背景。

13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信了他以后……
呐,记住,他们得到了什么救恩?这些人是以弗所的基督徒。呐,你看,你注意到那些哥林多人吗?保罗得一直告诉他们,“我到你们中间时,这人说方言,那人说方言,这个有诗歌,那个有预言,这个有……”看,他无法教导他们什么,因为他们总是羡慕这个、那个等等。以弗所这些信徒也有同样的东西,但他们按次序行。保罗无法教导哥林多人这样的东西,作不到。教会没有按次序行,教导不了。但他能教导这些信徒真实的东西。
13叫你们得救的……信了他以后,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14这圣灵是……(哦,我不要跳过这点)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直等到神之民被赎,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哦!)
82

圣灵是什么?呐,我要很快地读完其它的经节,请你们跟我多忍一会儿。那天晚上我们讲到哪儿,迈克弟兄?在那里他们都很快乐,哦,一切都是和平;是完全的爱。呐,每次你朝这边走一点,就变窄了一点。每次你跨出一步,就近了几英寸。当它临到地面时,你得到的就是影子里的影子里的影子。呐,你里面所得到的圣灵就是这么多。那是爱。哦,但你渴求什么东西。

哦,人们不喜欢老;老人们……我多么想再回到十五岁或二十岁!哦,我愿意付出一切。这对我有什么益处呢?我可能是十五岁,却在今晚死了,很难说。要是你今晚是十五岁,会怎么样?你怎么知道你回到家,母亲是不是还活着?你怎么知道你会回到家?如果你才十二岁,十分健康,你怎么知道明天还会活着?有可能在事故中丧生,当场死去了,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在你身上。很难说,瞧?地上没有确定的事。但你渴望那事。它是什么呢?它在上面,使你渴望它。
83

呐,你走进这里面,然后就得到了永生。呐,这是怎么发生的呢?是根据这“凭据”。

什么是买东西作凭据的钱呢?如果我来你这里买车,我说:“那部车多少钱?”
你说:“伯兰罕弟兄,这部车值三千美元。”
“定金是多少?”
“哦,你拿五百美元来,我就让你得到这部车。”
“好的,这是五百美元。什么时候我会把剩下的钱给你,我会尽快。这车你为我留着。”我给你五百美元,这是凭据。对不对?
呐,留着它,这是凭据;这是定金。
13……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14这圣灵是……(什么?所应许的圣灵的印记是什么?)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直等到神之民被赎……
84

它是什么?它是定金。哦,弟兄,如果这只是定金,当你得到那个时,又会怎么样呢?那会怎么样呢?如果这个都让我们如此的欢喜,喜乐到……我见到那些九十岁的人,再也不……

有天晚上,我看见一个老传道人站起来。他走出来,像这样走到台上。我说:“是这个老人要讲道吗?”
他说:“哦,赞美主!”这个老黑人,穿着又长又大的传道人大衣。
我说:“他们为什么不叫哪个年轻传道人讲道呢?这个老人,他怎么能讲道呢?”
他说:“哦,弟兄们,”他说:“今天一整天,我听到弟兄们讲道,”他说:“都是关于耶稣在地上所行的事。现在,我要讲讲他在天上所行的事。”他说:“今晚我要从《约伯记》7:27中讲我的题目;远在创世之前,在那彼岸,神说,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伯38:4]就这样一直讲。他说:“你知道,以往发生了一些事,发生了一些事。”他说:“你知道;”他开始讲述天上发生的事。他一直讲到主再来时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彩虹。
就在那个时候,圣灵临到了他。呐,这老人出来的时候都得让人搀着,他已经快九十五岁了,腰都弯了,像这样;头上只剩一小圈头发,你知道,就像这样。他走到那里,开始讲道,说:“哈哈!哈利路亚!荣耀!”开始像那样跳上跳下。他说:“哦,你这里不够地方让我讲道。”像那样跳上跳下,拼命地讲着。这还只是凭据。哦!
85

圣灵要怎么做呢?哦,这是个好地方。我来读第2章第1节,好吗?好不好?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好的,第2章第1节,快点。听着。

1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
“他叫你们活过来。”“活过来”是什么意思?“活了。”你快死了,但他藉着这定金叫你们活过来。那当你真的拿到分红的时候又会怎么样呢?哦。难怪保罗被提到三层天上,说:“神为爱他之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那会怎么样呢?你会述说那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太好了!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藉着影子里的影子的影子,他叫你们活过来。当你走进影子里的影子,又进入那影子中,再从影子进入小溪,从小溪进入河流,从河流进入海洋中,那会是什么呢?
86

当你得到救赎,带着崭新的身体到达那里,又会怎么样呢?你又完全变成了年轻人或年轻女人;你永远不会再死了。你俯瞰地球,心想:“我可以享受一些葡萄和纯净、清凉的水,但你知道,我这里不需要它们。”但有一天耶稣要来,我所居住的这个天使般的身体,道的身体,将不再通过母腹而得到;不再通过情欲而得到;因为耶稣不是藉着情欲而生的,我也不藉着它而复活。有一天,他要说话,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就必复活;我曾住过的那个身体就要复活,变成荣耀的身体;我要行走、说话、生活;我要欢喜(哈利路亚!),我要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活在将来的世代里。就是这个,弟兄;这就是福音。

87

“因此,我既……”现在,保罗在说他是谁。我来读剩下的经节,然后我们就为病人祷告。“这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

15因此,我既听见你们信从……(我听见你们信这道理;我听见你们真的相信预定、永生和救恩,等等)信从主耶稣,亲爱众圣徒,16就为你们不住地感谢神,祷告的时候,常提到你们,17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他。(他一直不断地向你们启示他自己;恩上加恩,力上加力,荣上加荣。不是后退;而要荣上加荣,不断地前进。我会一直为你们祷告)18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
88

哦,你知道,圣经说你是瞎眼的,却不知道。但保罗在这里说:“我要祷告,使你们心中的眼睛……”你用心来明白。这就是他在谈的事。你用眼睛来看,却是用心来明白。你们知道这点。好的。“荣耀的神……”让我们看18节。

18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19并知道他向我们这信的人所显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哦,他们说能力已经没了?能力甚至还没来到呢!)20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
“你们相信神大能作为的人,我祈求神将他的能力浇灌在你们身上。”瞧?
20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
哦,不,我最好不讲了。否则,我们肯定得再花个晚上讲剩下的部分。
21……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
89

每个名都是从哪个名得名的,每个人将要得到哪个名?[原注:会众说:“耶稣。”]整个天上都从耶稣得名。整个教会都从耶稣得名。一切都从耶稣得名,因为这是神唯一拥有的名。他称为耶和华、耶和华以勒(主预备了祭物);耶和华拉法(医治你们的主);耶和华玛拿西(主的旌旗);耶和华,各种耶和华的称呼。他称为晨星;他称为父、称为子、称为圣灵。他称为阿拉法、称为俄梅戛;他称为首先的、称为末后的;他称为枝子[赛11:1]。哦,他称为……他有各种的称呼,但他只有一个名。

这就是马太所说的,他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不是几个名)给他们施洗。”[太28:19]父不是名,子不是名,圣灵不是名。它只是对一个名字的称呼。这名有三个属性,归于一位神。他的名是什么?天使说:“你要给他起名叫[原注:会众说:”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1:21]这就是为什么圣经中所有人都这样施洗。基督离世后一百五十年或二百年,圣奥古斯丁也是这样奉耶稣基督的名为英国国王施洗。好的。
90

21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22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23教会是他的身体,……

呐,如果我的身体有能力掌管万有,那么,我的身体是什么,我也是什么。对不对?那正是我的样子,那是你所认识的我。对不对?那么,神所有的一切,他都倾倒在耶稣里,因为他是神本性一切有形有体的丰盛[西2:9]。对不对?耶稣所有的一切,他都倾倒在教会中。“我所作的事,你们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12]
23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
91

哦,我多么喜爱这点。我多么喜爱这点。那天,我正在读一本书,是写我那趟去非洲的事工的。以前我从没有读过。多少人看过那本《先知访问非洲》的书?我在书中看到有个印度小男孩。多少人见过那张照片?

我听说有个传道人,为病人祷告了十五年多;他说:“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一件神迹。”他说:“我看见人们说他们头痛,好了。我看见人们说他们肚子痛,好了,等等。但至于神迹,有东西被创造了,创造出了什么东西,我却没有见到过。”
我想,那个人应该有站在那里看见这事。那个印度男孩的一条腿大约只有这么粗。另一条腿是正常的,跟人的腿一样。如果你注意他的支架,他那只鞋有十四或十五英寸长,有这么高。鞋底下有个铁盘。他的鞋安在两根直立的长支架顶上。他走到我所站的地方;人们带他上到那里。他有两根拐杖。他取下这只大铁鞋,咣当一下放在地上。我看着他的腿,大约只有这么粗。
92

呐,那些人是回教徒。你们记得上个星期天我给你们念报纸上写的东西吗?这是我亲自从非洲拿到这里的,是由宣教士斯特里克弟兄回来时送给我的。有篇文章讲到葛培理怎么退缩回去了。确实是这样。回教徒要把他推到海里去。到底怎么啦?宣教士正在离开事工场。再呆下去有什么用处呢?他们被击败了。

我爱葛培理;我认为他是了不起的属神的人。但葛培理应当回击那人,说:“等一等,”要是那些自以为义的浸信会信徒让他那样作,我想他应该会作的。我相信葛培理是个属神的人。但如果他说:“等一等。我是个福音传道人。你们相信旧约,你们说耶稣只不过是个人。我在辩论会上向你们挑战。”我相信,不该接受魔鬼的挑战;是的,先生。但我会反击他;他说:“让你们和我走到一起。我是个神学博士。”葛培理是个神学博士。“让我在这点上向你们挑战,让我向你们证明耶稣就是基督。呐,说到神的医治,我没拥有那些恩赐,但我们有一些弟兄能行那些事。现在,如果你要把那些人带到那里,让我叫出其中一个来,奥洛·罗伯茨或什么人,或哪位真正拥有大事工的人到那儿。”到那里去,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基督教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93

呐,大家都感到失望,因为他走开了,离开了。当然,呐,我不会接受魔鬼的挑战。要是我的话,我也会吐口水在魔鬼的脸上,然后走开的。没错。但当你走到一个地步;葛培理本可以让回教徒觉得自己不过像一根杂草。他本可以拿起那本圣经,引用《以赛亚书》9:6,说:“他是在说谁呢?’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这一位是谁呢?他在说谁呢?这位先知是谁呢?这要来的弥赛亚是谁呢?指给我看:他哪里有在穆罕默德身上彰显自己呢?’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指给我看:在穆罕默德身上哪里有这个?他是如何喊着:’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诗22:1,16]等等。用你自己的话、你自己的经文指给我看?”瞧,他可以把那些回教徒弄得晕头转向,都不知道自己站在那儿了。没错。

94

但报纸转过来所说的,却是让人伤……这使我的心激动,文章这样说,“尽管葛培理不得不退回去,退了回去;可是回教徒们怎能说这是错的呢?因为当威廉·伯兰罕牧师在南非的德班市,带着神的大能,无可置疑的神迹一件接着一件发生,一次就有一万个回教徒脸伏于地,将他们的生命交给耶稣基督。”他们绝对知道这事。那些基要派信徒都知道这事。不要对我说他们不知道。

有一次,一个人到耶稣那里,说:“拉比;”你知道他是个法利赛人。他说:“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差来作师傅的,我们知道这个。我们都知道,因为你所行的事,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约3:1-5]我们明白。我们知道这个。但我们就是不能承认这点(瞧?),如果我们承认了,就会被赶出教会。看,我们就会失去声望。”然后,耶稣就告诉他,说他必须要重生。
95

再回来说那个回教徒男孩,这是他的照片,当时他站在那里。照相机不会说谎。他站在那里,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了那么多,差了将近14英寸,他站在那只铁鞋上。我对他说,我说:“你讲英语吗?”

“不会,先生。”他不会讲英语。
翻译说:“他不会讲英语。”
“你这样有多久了?”
翻译问他。“生来就这样了。”
“你那条腿能动吗?”
“不能,先生。”
“你相信耶稣基督吗?”
他说:“我是个回教徒。”
我说:“如果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你愿意接受他吗?”
“如果他使我痊愈,我就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
“如果他使你那条腿痊愈,跟另一条腿一样,你愿意接受他吗?”
“我愿意。”
96

我想:“神啊,你要如何行呢?”这是另一件事。所有问题都答过了。迈克弟兄,就是那种感觉。我要等一下,看看主会怎么说。我朝那边看,看见男孩在走路,好像沿着墙边走。我说:“你们多少回教徒愿意接受这点?这是个回教徒男孩,看看他,让他站在那里。”我说:“你们医生,你们想看看他吗?他就站在这里。”哦,你知道那个时候你站在哪里了。看,你知道你站在哪里。没有人……这就是他。

我说:“孩子,朝这边走过来。”他们拉着他,他就走过来(咣当,咣当)。我说:“看起来好像短了12或14英寸。大概是这样。”
“是的。”
我说:“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能使他痊愈。你们回教徒愿意相信并接受他做你们个人的救主吗?”有几千只乌黑的手像那样举了起来。“哦,主啊,现在是时候了。”我说:“天父,你以前曾应允过我,现在求你也应允我;这是为了你的荣耀,这是为了你。我祈求你使这男孩痊愈。”我只是这样为他祷告。
我说:“脱掉你的鞋子。”那翻译很困惑地看着我。我说:“脱掉鞋子。”他解开鞋带。因为我的确看见了那个异象,看到要发生的事。他脱掉了那东西,就拿到后面去,向我走过来,两条腿都正常了,两条腿都这样走路。我说:“你要来回走一下吗?”
他开始那样哭喊起来,来回地走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他边那样走,边说:“哦,安拉,安拉!”
我说:“耶稣,耶稣!”哦,“耶稣啊,耶稣!”然后他也说:“耶稣,耶稣!”就像这样。我说:“还有问题吗,有什么问题吗?”
97

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多少人认识他?斯达茨克列夫弟兄来这里的教会聚会。他去了德国。瞧?他说:“等一下,伯兰罕弟兄,等一下。赶快去叫摄影师来,我要拍下他的相片。”

我说:“你去叫吧。”
“朝这里走,站在你鞋的这里。”他就这样站着,人拍下了男孩的照片,他的双腿像正常的一样,完全直了。他以前的鞋子和支架就那样放在那里。
我说:“现在,你们有多少回教徒要拒绝穆罕默德是先知,而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接受他做你个人的救主?”成千上万双手举了起来。哈利路亚!他们不要一个……
98

他们想阻止这事,因为他们叫我们是“圣滚轮”。你瞧?神还是照样在运行,给他的教会定位。神所行的极其丰盛,远超过我们所作所想的。过去他怎样是神,今晚也照样是神。

所以,可爱的朋友,现在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我亲爱宝贵的人们,你们在这片土地上的,以及在海外或任何地方听录音带的人哪,你们不要怕!一切都会好的。父神在创世之前就知道要发生的一切事。万事都互相效力。你爱他吗?你的心要保持正直。
99

记住,你们年老或年轻的,当你这口气离开这生命后;你们作母亲的,你的小女婴还不到八天或五天就死了,当你再看到你的小宝贝时,你看到她时,她将是美丽、年轻的女子。那个老爷爷整个腰都弯了,甚至都看不清自己要往哪里走了,当奶奶的,当你再见到他时,他将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美男子,就像二十岁时那样年轻,风华正茂。他将永远是那样。你可以摸他的手,可以跟他握手。你会拥抱他,但他不是你丈夫了,他是你弟兄。哦!太好了。他要比丈夫伟大得多呢。你想你爱过他吗?你肯定爱过。但那是“菲利欧”的爱;但等你得到了“爱加倍”的爱。等到神真正的爱临到你,那时,就明白是什么了。

这地上就像一个冒烟的臭垃圾场,没有一点用,什么也不是。现在,我的朋友们,我唯一劝告你去做的事,就是这个。
100

稍后,我要……你们想要什么时候我再来讲另外两章吗?去切陶奎之前,我得稍微休息一下。

呐,在别人的聚会上,我不能传讲这些事;因为有太多不同的信仰。瞧?这里只是这个教会。瞧?我不能传讲……但在这里,我有权利传讲我想要讲的。这是我的教会。瞧?我要对你们说。呐,我相信他们那些人是得救的。是的,先生,我真的相信这点。但当你知道自己行走在哪里时,这时你走起来会多么的不同;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有多么的不同,你瞧?就不会摇摆、绊倒了。让我们站稳在光中,行在光中,知道朝哪个方向走。这是真的。愿主与你们同在。
101

如果你们这里有哪个人还没有被定位,没有各就各位……你可能只是一个家庭主妇。瞧,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一生从没作过什么事。我不是传道人。”但也许神带你到地上来,是抚养家里的孩子,从那家里的孩子中可能出来另一个家的孩子,他将是个带领一百万条灵魂归向基督的传道人。所以,你得来到地上。你到地上是为了一个目的。你知道这点吗?

瞧,你说:“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种地。我早出晚归,不知道如何给孩子过上好的生活。我看到可怜的孩子没有鞋子穿。我坐在那儿哭。我有一部破车,我和孩子他妈去教会。”弟兄,不要忧虑。你只要一直爱他;他对你有一个旨意。你现在怎样,仍然守着;继续往前。瞧?你可能从未讲过一篇道,但你可能是将来一位会讲道之人的曾祖父。
102

你知道神认可……(让我看看,他叫什么名字?)利未,当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亚伯拉罕纳了十分之一,那时利未已经在他的身中[来7:9-10]。多少人知道这点?我们来看看,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生利未,这是父亲,祖父,曾祖父。利未在亚伯拉罕的身中,在他曾祖父的种子里;圣经认可他向麦基洗德所纳的十分之一。哦,是的,我的弟兄。哦!

103

在英格兰,有天晚上,那个小英国人在那边悔改信主了;他说:“我太幸福了,我太幸福了。”是的,太幸福了,能知道这是真实的。在某个荣耀的日子,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日子,但如果那是一个异象;我不说当时是在地上。记住,一直记住这点,拿到磁带的人也请记住这点。我或在异象中或被提到灵里,我都不知道。但它是真实的,就像我抱住内维尔弟兄这样真实,是完全真实的。我可以看到那些人,并跟他们说话。

我的前妻站在那里,她不是喊:“我的丈夫,”她说:“我亲爱的弟兄。”
104

那里站着一个许多年前我与之交往的女孩。她的一些家人也许正坐在这里,她是从尤蒂卡来的艾丽斯·刘易斯,是个非常高贵的基督徒女孩。艾丽斯·刘易斯结婚时有些大龄了,生第一个孩子时,死于分娩中。我走进殡仪馆去看她。我刚到家,就听说她死了。我走到那里,屋里没有一个人。我说:“有位妇人在这里吗?叫某某太太?”她姓爱默克,嫁给了一个很好的基督徒青年,她也是个很不错的基督徒女孩。过去我跟那个女孩到处去,去过各种地方,还只是孩子,十八、九岁,到处去。她是个很好的基督徒,我知道她有真正的基督信仰,除此以外不知道别的。那时我还是个罪人。但我愿意跟她在一起。我走进……她丈夫是个重生的基督徒,真正的男子汉。我不知道;我是看了报纸,才知道她死了。他们告诉我,我就下去。我到库茨殡仪馆去,我说:“你这里有一个叫爱默克太太的人吗?”他说:“比尔,她就在这儿的房间里。”

我走进去,站在棺材旁边。我心想:“艾丽斯,我曾处在最黑暗的地牢里;我曾走过黑暗的路。你和我一起走过那些路,趟过那些河。过去人们在船上演戏,我们坐在那里,听那种汽笛风琴演奏。走街串巷;你真是个好姑娘!为你的生命我多么感谢神!安息吧!我亲爱的姐妹,安息在神的平安里。”
105

在那天晚上的异象中,她向我跑过来。她说:“我蒙福的弟兄啊!”伸出双臂拥抱我。哦,哦,弟兄姐妹,这改变了我。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太真实了!就像我现在看着你一样真实,那样真实。所以,没有惧怕了。我可能今晚还没过去就死了。

我要养大我的小儿子约瑟,他就在后面。我要看见他站在讲台上,我到时要把这本圣经给他。当我到了一个地步,我要看见约瑟作为年轻人在台上讲道,被圣灵充满,神的灵恩膏在他身上。我相信他会是一名先知。他出生前的六年前我见过了他,你们记得我告诉过你们他快来了。记得我抱他到祭坛旁边,在奉献婴孩时,不知道我要说什么,我就说:“约瑟,你是一个先知。”
106

那天,我站在院子里,他向我走来,他说:“爸爸,耶稣也有一只像你一样的手吗?”

我说:“哦,是的,儿子。怎么了?”
他说:“我坐在自行车上,等着看撒拉(他的小姐姐)从学校回来。”我让他坐在那里,不让他跑到外面路上;他就这样坐在后面。他说:“我抬头看,看的时候,有一只像你一样的手,有白色的袖子,在我上面。”又说:“它一直升上去。那是耶稣的手升上去吗?”我看着他母亲,他母亲也看着我。我们就到伍德太太家去。她现在就坐在这儿的什么地方。我们反复地问他,来来回回地问,所有办法都用上了。它是一个异象。他看见了。到时候,我能看见小约瑟站在讲台上。我盼望能活到看见他结婚,如果耶稣还没来的话。
107

我是个老人了,白胡子都垂到了脖子周围。我已经送了……如果可能,我要送去二、三百万的灵魂归给基督。我的决心是向地球的每个角落传福音。是的,先生。所以帮助我,神啊,我愿意去作。所以,当我能看到那个时刻来临,迈克弟兄……

到时候,我能看到孩子他妈美达,我叫她我亲爱的;看,我们都在变老,看到她头发变灰白,看到我们逐渐老了,逐渐衰弱了。
说到利百加,我为她非常感谢神。那天晚上,她的音乐老师告诉我,说:“瞧,伯兰罕弟兄,如果她一直练习的话,很难说她会达到什么程度。”看,在音乐上一直造就。我希望她,我希望……我希望撒拉弹风琴,百加弹钢琴;我希望约瑟站讲台。
108

到时候,我能看见这事成就,我和孩子他妈可能踉跄地进来,我拄着拐杖,哪天晚上从路上下来,看到那里,我要看见我儿子站在那里,被圣灵恩膏,传讲这同样的福音。我要拿起这本旧圣经,说:“儿子,圣经在这里,这是你的。你要站稳它。不要在一个字上妥协。亲爱的,你要持守它。你不要在乎……不管谁反对你,谁反对,神都会支持你。你只要照着经上所记的传讲每句话,爸爸在河的彼岸要再见到你。”我要伸出手来,挽着我妻子,越过约旦河。

神啊,这时刻未到以先,让我忠心地留在事工场上。让我不管代价是什么,是多少,我要做什么,这个,那个或别的。让我对永生神的道保持忠心和真实;这样,那天到来时,我要越过那里,我能看到那里,并说:“这就是了。哦,我宝贵的朋友,我宝贵的弟兄,我宝贵的姐妹。”
109

年轻的传道人,进入事工场,守住你的岗位。你们所有年轻传道人,不要只坐着;不要坐着没事干。到外面去,赢取一个灵魂。做点事!向前进,一直向前。那边的年轻传道人,不要停下来。愿神祝福你们的心。

他使我记起大约是这个年龄的时候,我想,可能还比他年轻一点。我在那里立下那块房角石的时候,才二十来岁。我记得,大约三十一年前,我常穿一件蓝外套和白裤子;我站在那里立下了那块房角石。你看我还多小,当时只是个小伙子。我站在那里立下那块房角石。我没有在一句话上妥协。我那样立下那块房角石,我也完全那样持守住了。那边放着我的见证,我把它写在圣经的空白页上,把它撕下来,放在那块房角石里面;它仍旧放在那里。愿它也记在天上神永恒之道的书页上。让我至死忠心。
110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在今晚结束时,这一章讲完了,但没有全讲到。你得再看另一章,保罗怎么继续把教会的位置定好。若神愿意,什么时候我再给你们讲这点。现在,我要稍微休息一下,然后就去切陶奎那边参加另一场大聚会,然后再从那里去俄克拉荷马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