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515M 被弃绝的王

1

通过传讲主的道,神的荣耀今天降在我们身上。这是个……上周我有点不太舒服,准确地说不是不舒服;而是我得接受一次检查,身体检查;那就是你们听到我在医院的原因。因为我去到那儿,就不必再来来回回过河了。他们要检查我的肠胃,他们得……每过几分钟他们就得回来进行X光检查。

但我们应该每六个月接受检查(如果我们去海外传教)。我想,罗伯特弟兄他们接受了每六个月的检查,但我已经四年没有接受检查了。
2

问题……我就是不喜欢那个蓖麻油。就是这个东西。医生说他们找不到别的东西可以代替,所以我……哦,当他们给我服用那东西时,我恶心死了。你们知道,我在我的生平故事中告诉过你们,那东西是怎么让我恶心的,我就是不愿吃那东西。我对我可爱的医生朋友说:“没有别的东西替代吗?”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想是没有。”
3

哦,当那个女士拿着这东西进来,看上去……可能我是在夸张,但看上去好象有一夸脱。那是……我从未见到那么多;我就捏着鼻子,恶心得直往上反,但我终于把它喝下去了。

而现在,在我所经历的一切试炼和各种事情上,我要为这次完美的检查感谢主。我百分之百地通过了;我可以去我想去的世界的任何地方。我问医生,我猜他们是路易斯维尔市最好的三位专家,我问他们,我说:“我至少还有百分之十的毛病吧?”
他们说:“你一点毛病都没有。你各个方面都绝对的健康。”我非常感激神。除了我们的天父,这种完全的健康还能来自谁呢?医生说:“你整个的血液循环显示你还年轻。你的血细胞甚至还没有开始破坏,什么问题也没有。”他们说:“伯兰罕弟兄,你的身体状况很好。”
我说:“好,我太高兴。”
4

我跟那所医院每个护士与医生都有私下的交谈与作见证。有一个医生,我猜今天早上他应该在这里……我非常高兴地知道这世上仍有好人,真实的人,他们愿意带我通过五天的身体检查,这检查每个都要花费二、三百美元;当我完成体检时,他们说:“那是我们为你所做主工的奉献。”甚至没有……他们说:“啊,你问我们你欠我们多少钱,你真让我们不好意思。”他们说:“只要你为我们祷告。”

他们说:“我们发现在你里面有一种情感的东西,是我们不能明白的。”他们说:“它看起来不像是……从外表上说,你没有神经质,也没有心理不正常。”但又说:“在你里面有一种我们不能明白的情感。”
我说:“如果你们可以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就告诉你们。”我就谈起那些异象。对他们来说,那是另一个领域。他们对这个一无所知。我告诉他们圣经的事。然后我告诉他们前一天主刚刚给我的异象,他们就像婴儿一样哭了,就坐在那里哭了。他们……我说:“我希望你们不会把我当作一个宗教怪人或某个……”
5

他们说:“伯兰罕弟兄,绝对不会。我们全心相信那些事。但只有一件事我们想要说;你没有去学校学习那些事情,我们相信它们是来自全能的神。”那是路易斯维尔市三位杰出的医生、最好的医生。所以,我为此很高兴,知道那是主让我在那里撒一些种子。

6

每个护士都与我交谈……一天上午,我从X光室出来,我说……我看到一个可怜的老妇人;她病得很厉害。我一直朝她那儿挪,一点点挪过去,直到我靠近了她。我想她可能快死了,我说:“姊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她说:“先生,好的。”
我说:“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属于某个教会。”
我说:“我想我得说的清楚一点。”我说:“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个基督徒,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倘若你要渡过这生命河进入另一边,你爱主吗?”我说:“你真的会得救吗?”
她说:“是的,先生,我会得救。”
我说:“神祝福你的心。不管风往哪边吹,你都会没事的。只要这样往前走。”如果我们到处走走,就会看到世上还有很多好人。
7

今天我来这里时见到一个异象,稍后我会把它告诉你们,我首先想传讲一些主的道,因为我相信神的道非常必要,是现在最要紧的。

8

我很高兴看到查理·考克斯弟兄和我的朋友们站在一起。弟兄……我想不起来。杰弗里(我想不起他的名字),你们很多从乔治亚州、从这个国家不同地方来的宝贵弟兄。我的老朋友比尔今早坐在这里(我想是的),很多……从乔治亚来的弟兄,他给了我这套西服。你们知道,这是我所穿过的最好的一套西服。穿上它感觉非常好。它真的非常好……你们对我太重要了。当我告诉你们最近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时,你们就会明白为什么我认为你们对我太重要了。

9

我相信若是主的旨意,我要比以前更加努力地去争战,因为我看到现在……当然我可能今天就会死,那是……你不知道。心电图、十六种不同类型的X光图等等,整个身体检查显示我跟地上任何人一样的正常。所以我为此感激神。虽然我很感谢神给我的这一切,但我更感谢的是,我相信神继续让我服事他,但在之前他让我看到的却不是这样。看到吗?这让我太高兴了。

10

我想今晚……可以吗?我们宝贵的弟兄是个无私的人,他是内维尔弟兄。若是你们谁上个星期天在这里,听到他所传讲的那个美妙信息“膏油的瓶”,这是我所听到的最杰出的信息之一,就是内维尔弟兄上个星期天靠着圣灵向神所聚集的这小群羊传讲的信息。如果可以的话,主也喜悦,内维尔弟兄和教会也喜悦,今晚我想再讲道,从这星期一晚上开始一系列的讲题,我是指星期天晚上、星期三晚上和下个星期天晚上,传讲我所学习的一系列题目。

11

我本来不需要住院,但他们对我太好了。他们给了我一间只要三分之一价钱的房间,所以我就拿出我的圣经和笔记本,把床摇起来,把床桌移到面前,把我所有的圣经和有关物品都摆在手边。那段时间我过得很愉快,直到他们把蓖麻油拿进来。我的愉快就从那时停止了;我的愉快那时就结束了。帕特弟兄,我简直恶心死了。我实在受不了那东西。但我头三至四天过得很愉快。

那段时间我过得很好,我在学习《以弗所书》。哦,这卷书把教会建立起来,我认为那是一件很美的事。
12

如果你们……现在,如果你们有自己的教会,那你们就去,站在你的岗位上。但如果你没有教会,你想今天晚上、星期三晚上、星期天晚上再回来,那我想用今晚传讲《以弗所书》第一章,星期三晚上传讲《以弗所书》第二章,下星期天晚上传讲《以弗所书》第三章,来建立教会的次序。你们知道我的意思,就是把教会放在合适的位置上,我想这是对教会的建造。

我不是……我这话是对来伯兰罕堂的人说的。如果在你们这些亲爱的弟兄当中……我想,在我认识的人当中,你们有些人有自己的聚会。我们在塞勒斯堡的弟兄以及其他地方的弟兄也有聚会。呐,瞧,他们有复兴会。你们去参加那些聚会。他们是神的仆人,这些年轻的弟兄们站在破口上,他们从宗派中出来了。当他们的教会也否认真理以及这样的事时,他们就从中出来了,神呼召他们去事奉。
13

是的,先生,我欣赏一个人……我甚至想不起这个人的名字。但他是个年轻人:是个很好、很英俊的人,有可爱的妻子和孩子。

呐,朱尼·杰克逊弟兄一直在这里举行一些聚会,这又是神奇异恩典的另一个奇妙非凡的战利品。
当他们在你的教会中举行复兴会时,你就去他们那里,你应该这么做,因为你不知道,或许有个罪人来到祭坛,神可能感动你去带领那个人归向基督,那将成为你在另一边的巨大奖赏。但这个只是在教导伯兰罕堂,并建立这个教会的秩序,以便对我们的前进有所帮助。
14

我没有带手表,所以得有人帮我看一下时间。道格已经给我看了他那只表,所以……我的弟弟……所以现在……[编者注:伯兰罕弟兄与他弟弟艾德加·道格·伯兰罕说话]你不会找我要很多钱吧?好的。呐,没问题。呐,好的,我从一开始就不太信任这个东西,所以……哦,哦,嘘,嘘,嘘。是吗?那是……道格,从那以后这表走得比以前好多了。他说他在生日那天留下了一毛钱,为要让我感觉好受点。因为我与他之间还有两、三件这种事,所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了。但是,哦,那对我没有半点影响。

15

我不会讲很长。如果我们教堂里有陌生人,我们真诚地欢迎你们。非常欢迎你们来这个小圣堂。我们的教堂不大。现在正计划建一个……不是一个很大的地方,而只是个……这个教堂比较破了,如果主允许我们的话,我们想要建一个稍微舒适一点的教堂。你们许多人都在为此努力,我们真得很感谢你们。

16

今天早上,我想请你们跟我一起翻到《撒母耳记上》8章,开始读……让我们从19节开始,19和20节,作为一个主题的经文。在你们翻经文时……我们想……我们先读这节经文,然后我们要祷告,今天早上有谁需要代祷,说:“请记念我”?

17

在我们上次聚会中,两三个星期前我们有场聚会……在你们翻圣经时,我顺便说说,下个月六号在切陶奎开始聚会,我们盼望在俄亥俄的米尔顿能有振奋人心的时刻。到时你们有假期的人可以上去,参加在河边的大型野外聚会,你们会听到所有好的讲道。他们都来自这条河的附近,每天早上传道人讲道,从白天一直到晚上。所以他们聚在一起。那里是个大型的营地,比银山的营地还大,大好几倍,那是个很大的地方,我们可以在那里安排八千至一万人,而且总是挤得满满的。我们在俄亥俄州有过美好的时光。

18

基德老弟兄,有天早上我去为他祷告……你们都记得我三个星期前告诉过你们;医生说他只能活二十四小时了。但他现在能站起来,而且四处走动。他引用了一节经文;他不能唱歌。当我那天早上走进去看到他,看到他披的小围巾(我在天亮前三、四个小时就离开这里,以便能见到他,他们说他那天就会死:是前列腺癌。)

19

他可爱的老婆每天洗衣服赚五毛钱。从天没亮就开始,一直到晚上,赚五毛钱来供养她丈夫去工场上传道。传讲两个星期的复兴会,收取的奉献只有八毛钱。但那天上午我看到他们坐在那里,他们这一对老夫妻,一对可爱的夫妻,坐在那里,他肩膀上披着一块小围巾。他带领信主的人中有一个已经九十二岁了,还是那么精神,容光焕发,从里到外都是五旬节,他坐在那里,你们知道……

我说:“你知道,你一个老人坐在这里等什么?”
“就等着船来了。”没错。
他们的工作,他们所成就的事情;他们所达成的目标,他们现在准备好去得奖赏了。我对基弗弟兄说……那天上午对基德弟兄说:“你会参加切陶奎的聚会。”
他昨天打电话给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会去的。我会的。”他很健康。
20

自从我新的事工开始以来,有很多的聚会。一位弟兄,站在这里的浸信会弟兄,他女儿有十来岁,有点任性,我告诉他:“因着主耶稣,我把你的女儿给你。”第二天早上,当他回家时,他女儿就得救了,另外一个今天上午要在这里受洗。

有一个人,索斯曼先生,是我来自加拿大的朋友,他的岳母快不行了,我说:“当你到她那里时,你会发现你岳母好了,她正在恢复,没事了。”事情就这样应验了。人们还只是刚刚看到这个。现在它还只是在婴儿期,在成长。但是,哦,我们期待超乎一切的丰富。我们处在邪恶的末世,但也是荣耀的时刻。
21

你们现在翻到我们要读的经文了吗?《撒母耳记上》8章。我答应让基恩弟兄在后面录音,其它的……我们才开始我们的聚会。

 19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20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21撒母耳听见百姓这一切话,就将这话陈明在耶和华面前。22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撒母耳对以色列人说:“你们各归各城去吧!”
今天早上,我想从这段经文中选一个题目讲几分钟,我想管这个题目叫做,“被拒绝的王。”
22

这个时代像所有的时代一样,人们不要神来领导他们。他们要自己的领导方式。今天上午的这个故事……当你们回家时,你们最好是把整个故事读一遍。那是在撒母耳的时代,他是属神的人,是个先知。他是个正直的人,是个好人:高尚、值得尊敬、真实,为人诚实,从不欺骗他们,从不告诉他们别的,只有“主如此说”。

23

但后来他们到了一个地步,想要改变这一方式。他们看到非利士人、亚玛力人、亚摩利人、赫人以及世上其他族的人,他们看见那些人有王统治他们、管理他们、指引他们、带领他们争战等等。看来以色列人也想要仿效他们的样子,要像那些王、那些民一样。

但在任何时代,神从来不要他的民像世人一样行动,或者像世人一样被管理和辖制。神的民总是独特的民,不一样的民,是被呼召出来的,分别出来的,他们的行为、他们的方法和他们的生活方式与世人完全不一样。他们对事情的爱好和他们的天性总是与世人所期望的相反。
24

以色列人来见撒母耳,说:“你年纪老迈了,你的儿子们不行你的道(因为他们不像撒母耳一样真实;他们贪污受贿。)”他们说:“撒母耳,你儿子们不像你,所以我们要你去为我们找一个王,膏抹他,使我们像世上其他的民一样。”

撒母耳竭力告诉他们这样不行。他说:“如果你们这么做,首先你们要知道,你们会发现王必叫你们的儿子离开家门,使他们成为战士,奔走在他的车前,为他背盔甲、拿刀枪。不仅如此,他还要招你们的女儿去做饭烤饼,叫她们离开你们去为军队做饭。”他说:“还有,他必从你们的谷物中、你们的一切收入中收取一定的税。他要从所有这些里面抽税,支付政府的债务以及其他的支出。”他说:“我想你们根本是在犯错。”但人们说:“但我们还是想跟其他的人一样。”
25

男人女人,他们总是想要互相效仿。但曾经活在地上的人中,只有一个人是我们的榜样,就是那位为我们所有人受死的,我们的主救主耶稣基督。他是我们所应该效法的完美榜样:他总是以父的事为念,做合宜的事。

26

不管撒母耳怎么竭力地劝他们,但他们日日夜夜不断地找他,说:“我们要一个王。我们要一个人。我们要找一个人,让我们能说:’这是我们的领袖。’”但这从来都不是神的旨意。这从来不是神的旨意,也永远不会成为神的旨意,即让人彼此地统治。神管辖人。神是我们的统治者,是我们的王。这与今天非常相似,因为人似乎有同样的想法。他们似乎不能理解神仍然管理人,而不是人管理人。

所以他们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叫扫罗的人,他是基士的儿子。他是个受人尊敬,有好名声的人。他正合那些人的口味,因为他是个身材高大,气貌不凡的人。圣经说他的身材比以色列众民高出一头。他看起来像个王,他相貌英俊。他是个优秀、出众的人。
27

这也是今天的人们喜欢选择的人。人们似乎不满足于神让他的教会被圣灵管理和控制的方式。他们想要有人,某个人,某个宗派,某个特定的人,来管理教会,这些人不能完全投入神的手中而成为属灵、被圣灵引导。他们想要有人替他们做这些宗教的事,想要有人告诉他们怎么做以及相关的事。因此这个人看来完全适合那个位置,因为他是个很有知识的人。

这跟今天很相似。我们也喜欢选择这种人来治理我们的教会,治理神的教会。我不是要说任何反对的话,但只是要说明一点,那就是,那样做现在不是、过去不是、也永远不是神的旨意。神要管理他的子民,要治理每个人。
28

然后我们发现基士的这个儿子,是个伟人,他的身材,他的……他看起来很适合众人,他穿上王袍,戴上王冠看起来很伟大,他走路时高过其他所有的人,他一定是以色列国的栋梁。因为别的王、其他国家的王会想:“看哪,这是何等的伟人啊。”

他们可能会翘起大拇指说:“看,我们有了一个多伟大的王啊!看看管理我们的是个多伟大的人啊!”
不幸的是,今天的教会也是这样。他们喜爱说:“我们的牧师不是个小心眼儿;他是个伟人。他是哈特福德或某个伟大神学院的毕业生。他在这里那里拿到了四个学位,他跟谁都合得来。”这些都没什么问题,都很好,但神给教会的方法是由圣灵、由他的灵来引领。但是人们喜欢说:“我们拥有伟大的宗派,我们属于它。在早期开荒的时期,我们开始时人数很少,只有几个人,很少人。现在我们发展成为这里最大的宗派。我们有最好的神学院,受过最好教育的牧师。我们有穿戴最好的会众,城里最有知识的人参加我们的宗派。我们奉献爱心,我们做好事等等。”这都没什么,我不会说一句反对这些事的话,因为那都是好的;但是人管理人仍然不是神的旨意。
29

在五旬节那天,神差圣灵来管理人的心和人的生命。神没有预定人来管理人,但我们却热衷于这种事。

当我们能说自己是属于一个大宗派时,真是一件很风光的事:“你是基督徒吗?”这是为什么我讲这个题目的原因。当我在医院时,我问一个人:“你是基督徒吗?”
   “我属于某某教派。”
   “你是基督徒吗?”
   “我属于某某教派。”
   一个小护士来到我的床边,我正在那里看圣经,她是那楼层新来的护士,她说:“你好。”她说:“我想你就是来这里作身体检查的伯兰罕牧师吧?”
   我说:“是的。”
   她说:“我能用酒精帮你擦背,让你感觉舒服一些吗?”
   我说:“行啊。”
   在她给我擦背的时候,她说:“你属于哪一个教派?”
   我说:“哦,我属于那个最古老的教派。”
   她说:“那是什么教派呢?”
   我说:“就是在这个世界还没有组织起来之前的那个。”
   “哦,”她说:“什么?我想我不知道这么一个教派。”她说:“我属于某某教派。是那个组织吗?”
   我说:“不是,夫人。那个组织大约只有二百年历史。但是我这个组织开始于晨星一起唱歌,神的众子一同欢呼的时候:’那时他们看见了救赎人类的救主来到。’”
30

她停止擦我的背,我往这边稍微弯了弯腰,这样她就可以继续擦。(她来自附近的柯内顿。)我们接着谈话,她说:“先生,我一直相信如果神曾经是神,他今天就还是神,就跟他在过去的时候一样。”她说:“虽然我的教会断然否认这些,但我相信那是真理。”

我说:“年轻的女士,你离神的国不远了。”
她说:“如果神曾经是个医治者,那他今天不还是个医治者吗?”
我说:“我的姊妹,他绝对是医治者。”
31

但是人想要管理、管辖人;人想要人来管理他。他不想要神来管理。

所以基士的儿子(他名叫扫罗)就是以色列人所要的答案。这个伟大又威严的人……哦,他可以领导以色列人去打仗等等。但这仍然不是神行事的方法。神要他忠诚的老先知指引他们,向他们传讲神的话。
32

今天,在我们所生活的伟大教会时代,我认为并全心相信,我们做的事与神命定我们要做的事正好相反。我们的救主最后的吩咐是在《马可福音》16章,他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33

除了圣灵的领导,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基士的儿子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我们有了学校;我们建了神学院,满足于成立组织,跟世上其他的人一样。

圣灵过去是这个国家的领导者。当人们写《独立宣言》时,这个国家是由圣灵来管理,那时有一张外加的椅子放在那里。我心里丝毫也不怀疑,当这个国家建立在宗教自由、一切自由的原则和神永恒的道上时,就是神的儿子坐在那张椅子上。但是我们已经玷污了这一点。政治,我们所选举的人在收买、出卖与虚假的承诺下坐在那里,直到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治、我们的民主受到如此的污染,以至她跟共产主义和各种主义混杂在一起。
34

许多次,当国际联盟在那里开会或讨论时,我们都发起祷告会。但在最近的某个重大时刻,却甚至连一次召集祷告也没有。没有了祷告,我们还怎么解决争端呢?没有圣灵的领导,我们还怎么指望全世界来做任何事呢?

但让我带着对我们的国家、国旗和这个国家所持守的共和政体的爱和尊重来说这些话:我们已经弃绝了我们的领袖——圣灵,由于政治的腐败,导致那些心思堕落的人钻了进来。如果你们不留心,他们马上就要犯他们至今为止所犯的最致命的一个错误,因为人们渴望人来管理。
35

作为一个总统,他在美国国会大厦所需要的,在我们的国会里所需要的,在我们的法院里所需要的,是那些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神、充满圣灵的、被神带领的人。但相反,我们选择了有知识的人、有敬虔的外表却否认神大能的人以及无神论者。更糟的是,我们不但把这样的人带进了我们国家的政界,而且还进到了我们的教会!

我们的教会在选择领导我们的牧师这一根本问题上变得堕落了,我们去到神学院,挑选有知识的巨人、头脑非常精明的人、有学问的人、与众人合得来的人、在邻居中是个大人物的人(我丝毫不反对这些)、举止友善的人、在生活上谁也不得罪的人,他们在其他人中、在众人中注重自己的行为;在他们的圈子里是个伟人……我不会对这些说任何的毁谤话;求神永远不要让我的灵有那种恶念。但这仍然不是神为我们所选择的。关键是要圣灵的领导:是基督在人的心里。
36

站在我们讲坛上的,许多有知识的人竟然否认圣灵的真实存在。他们许多人否认神的医治和圣灵的大能存在。

37

昨天我在读一篇文章(我相信是昨天),是对杰克柯的一系列报刊剪辑,这个杰克柯,是我带领归向主耶稣的人之一,他在他的日子里是个勇敢而有大能的人。他在佛罗里达州受到审讯,因为他让一个儿童把支架从腿上拿开,并走过讲台。在这么走时,那个孩子正常地走过了讲台,当他走到他妈妈身边时摔倒了……这一切都是基督仇敌的安排。

这位年轻妇女和她的丈夫把我们勇敢的弟兄送上了法庭。此时,各个教会本该站在杰克弟兄的一边,每一个提起耶稣基督名的教士都应该勇敢地站在他的一边,每个求告主耶稣名的人都应该屈膝祷告;但不是这样,在一些报纸的头条,我们的一个大宗派说他们与无神论者联手谴责杰克柯弟兄,送他进监狱。你们能想象一个自称是属基督名的教会,竟然会与无神论者联手谴责一个敬畏神的、全心维护圣经的人吗?但他们那么做了。
38

那时高登·林协弟兄在为他辩护的人当中,当不信的法官说:“这人是个骗子,因为他把那个孩子的支架拿开,叫他走过讲台,说孩子得了医治,他撒谎,他行的事违背了医生的章程;因此,本案控告他欺骗。”

柯弟兄站起来,他说:“先生,我不服以上的陈述。神医治了那孩子。”
法官说:“我要请问在法庭上的任何人,如果他的陈述是真实的,即神在讲台的一端医治了那个男孩,而让他在另一端又病了。如果这个陈述能够用圣经证明,那么我就说柯先生的陈述有理。”
一位传道人举手,说:“尊敬的法官先生,我可以陈述吗?”
法官说:“请陈述吧。”
39

这传道人站起来,说:“有一天晚上在翻腾的大海上,一只小船就要沉到海底;所有得救的希望都没有了。这时他们看见耶稣在海面上行走。其中一个叫彼得的使徒说:’主啊,如果是你,请叫我从水面上走到你那里去。’”[太14:24-31]

圣经说:“主对使徒彼得说:’你来吧。’彼得就从船上下去,先生,他走在水面上,就像耶稣走在水面上一样稳当。但是当他害怕时,他还没走到耶稣那儿就开始沉下去。”
法官说:“这案子了结了。”
40

我们需要圣灵来领导,而不是有知识的人。扫罗,基士的儿子,那时成为管理众人的首领。他领了两千人,约拿单领了一千人,约拿单下去一个防营,击杀了一群亚摩利人、亚扪人。当约拿单攻击他们时,扫罗就吹角,说:“你们看看扫罗成就了什么事。”他就开始骄傲起来。

当一个人成了某个伟大的神学博士,或得到一些名声时,他就或多或少成了一个无所不知的人。属神的人是谦卑的人。神的百姓是谦卑的民。
当你看到有人说他们领受了圣灵,就开始隔离自己,似乎没有信心,试图成为他们所不是的人。记住,这样的人并没有接受主耶稣。
41

然后我们看到敌人上来了,他想要进入一小群神的民中,要剜出各人的右眼。这正是敌人想要做的,要是能行,他要把你两个眼都剜出来,让人看不见他们在做什么。这就是撒但今天想要对每个基督徒做的事:剜出他属灵的眼睛,让他只能跟随知识的感觉,而不是跟随圣灵引导他的感觉。

所以当敌人要那么做时,当大的争战来到时,扫罗将一对大牛切成块子,把它们送给所有的以色列人。我希望你们注意这里。当扫罗把牛块子送给所有的以色列人时,他说:“凡不出来跟随撒母耳和扫罗的,也必这样切开他的牛。”你们看到他是怎样欺骗吗?想要把自己描绘成神人。这根本不像一个基督徒。百姓惧怕是因着撒母耳。但是扫罗让众人都跟随他,因为众人都惧怕撒母耳。“众人出来跟随撒母耳和扫罗。”
42

今天我们听到太多这样的事:“我们是大教会”;“我们是基督的教会”;“我们是神的教会”;“我们是什么什么”。这让人们感到惧怕,以为神真的在那里做工。他们不要圣灵的领导;他们宁愿那样跟随人,因为他们喜欢过他们自己的生活。他们喜欢相信他们想相信的东西。

你们看到圣灵是我们的审判官吗?神从未赐给我们一个教皇、或主教、或任何人做审判官。圣灵,即神在圣灵的样式里,他是我们的审判官和引导者。
43

为什么呢?请原谅我这粗鲁、最粗鲁的表达。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我这样说是出于爱。但是圣灵说女人剪头发是错的,女人穿短裙、穿裤子、在嘴上、脸上涂脂抹粉是错的;圣灵说那是错的。但我们却想让人告诉我们那没有关系。

“只要我们跟随扫罗和撒母耳……”人们喜欢六天内随他们所欲地生活,在星期天上午去去教会,颇有学问、拥有许多学位的神学毕业生可以给他们讲一篇短的道,里面还掺着笑话,使他们觉得开心,让他们觉得像看电影或电视节目一样消遣,再给他们作个短祷告,打发他们带着某种自我满足的安全感回家,那就是他们借着宗教所做的。
那不是圣灵的旨意。圣灵要你一星期的每天、每晚都敬虔地生活,从世界的事上分别出来。但教会不想那么做。他们想要人按照他们愿意听的方式来解释圣经。他们不愿听圣灵借着圣经说话的声音。
44

他们许多人想要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这样说让人觉得很心安理得。他们想要说没有圣灵的洗那回事。他们不想在行为上与世上其他的人有什么不同。女人不想把脸上的化妆都洗掉才走到街上,男人不想带着清洁的面容,偏偏嘴里要叼着香烟、雪茄或烟斗,做世人所做的那些事情;女人想要剪短头发,穿短裙,展示她们的身材,她们想干什么就要干什么。他们想要人告诉他们,这么做没有关系。

45

前几天晚上在这里,有一个人来跟我说,因为我讲道反对那些事,那是个大宗派,他们有四五个人,说:“我们要把伯兰罕弟兄清除出去,不再跟他有任何关系。你要么把那些录音带收回去,并为此道歉,否则,我们就把你清除出去。”

我说:“我要与神的道站在一起,即使是牺牲我生命中的一切。我仍然要与道在一起,我……”
他们说:“好,你不把那些录音带收回去吗?”
我说:“我一生中从未传讲任何我感到羞耻的东西。我不会收回任何磁带或录音带。我要与圣灵所说的话在一起;我或生或死都是靠着它。”我现在不是在说我自己,而是要给你们解释清楚正在发生的事,这样你们就会明白。人想要由人来领导。
46

以色列人不想要撒母耳。在他们膏撒母耳王……在膏扫罗王(对不起)之前,撒母耳又来到众人那里。我要用今天的语言来表达撒母耳当时所说的话。你们可以听一听。

撒母耳说:“神作你们的王有什么不好呢?”
“哦,我们看不见神啊。”
“好,但我是他的代表。”撒母耳说:“我曾告诉过你们错误的事情吗?我所预言的,哪一个没有照着我说要发生的成就呢?我没有告诉你们主的道吗?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我曾到你们那里乞求谁的钱财吗?我曾收取你们的东西吗?我所带给你们的,除了耶和华如此说还有什么呢?神每次都印证那是真理,他要打雷降雨。”你们知道圣经在这里证明撒母耳是神的代言人。
撒母耳在今天所代表的就是圣灵。圣灵是神的代言人,他所说的完全是圣经所说的话,他只相信圣经所说的话,不会与经文偏离一点。但是人们想要人告诉他们别的东西。
47

以色列人不能说撒母耳的预言是不正确的。他们回答说:“撒母耳,凡你奉主名所说的,主已经让它们照着你所说的成就了。没有一点错误。你从未到我们这里来乞求钱财。你一直是自己养活自己的。你从未要我们为你做任何重大的事。你信靠你的神,他拯救你脱离一切的事。你的话是真的;你奉主名所说的一切都照你说的成就了;但我们还是要一个王。”

48

你们看到差别了吗?你们能看见魔鬼的狡诈能运行在人身上吗?男人女人不是去顺服圣灵,倾听耶和华如此说,祈求一个洁净的生活、不受玷污的品性、一个与众不同的生命,作一个独特的民、一个圣洁的国民、一个与众不同的民,但他们宁愿与世人一致,行为像世人一样,去一个教会,可以对他们说:“那没有关系;只管那样做,继续做吧。”

你们看到这是什么了吗?他们说:“没有神医治这么回事。哦,圣灵的洗只是给教会的脚手架。”换言之,就是后来神拿走了,把圣灵从教会取走了,让宗派来建造。从来没有取回去,从来没有。没有这回事。圣灵,真理的道,他要引导你,直到耶稣来了。但是人们还是朝那条路走了。
49

扫罗掌权了。他有一大批的跟随者。哦,他拥有漂亮的盔甲;他有唱诗的;他有盾牌;他有长矛。哦,他使其他的国家相形见绌。他把以色列人带入到民主政体中,任何人对此都闻所未闻。

这正是我们的宗派和教会在今天所做的事。我们有了世界上最大的教堂。我们有了世界上穿着最好的会众。我们有了所能找到的最高的学问。就像扫罗训练那些能拿枪的人,他们能把枪舞得像车轮似的,以至列国都惧怕他们。他们是一群训练有素的人。
但有一天,到了一个时刻,出来了一个挑战者。他把整个以色列的军队给惊呆了,甚至他们都站着发抖。歌利亚来向他们挑战:“看看你们的神是不是像你们所说的那样,你们都受过最好的训练。”他向以色列人挑战。以色列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们擦得铮亮的盔甲没有用。他们的枪矛也没有用。他们以前从未听说过的事情发生了。
50

我要怀着所有的敬畏、敬虔的尊重、敬意、尊严、爱心和基督徒的团契,说这话:有一天我在一张非洲的报纸上看到,在那里我们基士的儿子葛培理,我们福音传道的挑战者。当时一个伊斯兰教教徒向他挑战,那人说:“如果你的神是神,就让他照他所说的医治病人吧!”基士的儿子带着其他的军队,一言不发,被打败了离开了那个国家。这是耻辱。我们的神是神!

我们有很好的教会;我们有很好的福音传道体制;我们有领薪金的歌唱者;我们有最好的唱诗班,有这个国家最高的尖顶教堂;我们有最好的人,有一些最有钱的人。我们拥有知识;我们的神学理论非常完美;我们可以传道;我们可以告诉人;我们可以传福音,领人进来,每年领几百万人归入教会。我们领薪金的歌唱者、我们有知识的传道人不知道如何应付那样的挑战。他们对此一无所知。他们对神医治的大能、圣灵的洗一无所知,对那能领出在癌症死亡阴影之下的人、叫他得自由的大能一无所知。他们对此一无所知。他们没有在那个领域受过训练,就如扫罗和他人为的组织一样。
51

但我要对神的子民、对你们这些孩子们说,叫你们知道神绝对不会不给你一个见证!这一点扫罗不知道,扫罗对此一无所知。神有一个大卫在山后面的某个地方,他不是在神学的杂草上牧养羊群。他领羊群到可安歇的水边,到青草地上。他以他父亲的羊为念,若是某个仇敌跑进来,叼走他父亲的一只羊羔,他知道拯救那只羊羔的神的大能。

神依然在某个地方有一个大卫,他知道借着神的大能拯救神的羊羔是什么意思。他依然知道这一切的事。他信靠……他对扫罗的盔甲一无所知,他也不想要什么盔甲。他不想要他们的任何宗派;他不想把那个盔甲穿在身上。他说:“我根本穿不惯它。但我要带着我所知道的能力出去。”
52

大卫牧养他父亲的羊。他照料着牧场。他给羊群合适的食物,羊群长得肥壮。“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真正的牧人会用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喂养他们。如果仇敌使一只羊陷在病中,他知道神的大能。

看到小大卫站在那里,扫罗对他说:“那个非利士人从小就是个战士。他从年幼时,除了枪矛、盔甲,就不知道别的。他受过良好的训练。他是个神学家,而你对这些却一无所知。”
大卫说:“先生,没错。我对他所受的神学训练一无所知,但有一件事我知道:当仇敌进来叼走我父亲的一只羊羔时,我就带着神的大能上去。我去救它。我把它平平安安地夺回来。我把它带回到绿荫的草地上,在可安歇的水边。神把狮子交在我手里,当它来叼一只羊羔时,我就打死它,神让我打死熊;因此天上的神也必与我同在,打死那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我们需要圣灵的领导。
53

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年日。没有人知道。有一天早上我躺在床上。我睡着了,我梦见约瑟病了,我抱起他,为他祷告。当我醒来时,我很不舒服。我说:“哦,或许约瑟要病了。”我看见在我面前有一个黑影在行走,哦,是个褐色的影子,看起来像我自己。我注视着它,在它后面上来一个白色的影子,那是主。我看着我妻子,如果她醒着,我就可以指给她看,她就能看见这异象,但她还睡着。我说:“哦,主啊,对不起,我一辈子都是这样。你老是得牵着我去做每一件事。每当有事情发生时,我总以为是你做的,但我意识到那是撒但想要阻挡我。”我说:“巴不得你来引导我。”当我看的时候,我看见了一张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男人的脸。主在我面前回头看。他举起手,抓住我的手,开始往这边走。接着异象就离开了我。

54

上个星期天早上,我醒得很早。这异象是在星期六早上。我总是很疲惫。我总是想到我就要死了,五十岁了,我的日子看来没有多久了。我不知道我在那个形体、天上的身体中将是个什么样子的。当我看到我宝贵的朋友时,他会不会像是一朵白云飘过,我说:“内维尔弟兄来了。”他不能说:“你好,伯兰罕弟兄。”当耶稣来时,我会再成为人。我常常那样想。

我梦到我去了西部,我经过了一片芦苇地,我妻子和我在一起,我们在钓鳟鱼,我停下来,天门打开了,天空是那么美丽。它们看起来不像在这边山谷所看到的样子。天空是蓝蓝的,有美丽的白云。我对妻子说,我说:“亲爱的,我们很久以前就应当到这里来。”
她说:“为了孩子们的缘故,比尔,我们应该来这里。”
我说:“是的。”
55

我醒来了;我心想:“我的梦这么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往下看,我妻子正躺在我旁边。我靠着枕头坐起来,就像你们很多人所做的一样,我把头靠在床头上,把手放在身后。我这样躺在那里,我说:“哦,我真想知道另一边是什么样子。我已经五十岁了,我还没有做什么事。若是我能够做些事来帮助主就好了。因为我知道我会死的。我的大半生已经过去了,至少已经过了大半生。如果我活得跟我家人一样长,我的大半生仍然是过去了。我周围看看,我躺在那里,准备要起来。那时大约是七点。我说:”我想今天上午我要去教会,若是我嗓子哑了,我想听内维尔弟兄讲道。“我说:”亲爱的,你醒了吗?“她睡得很实。

我不想你们错过这点。因为这个改变了我。我再也不是以前的同一个伯兰罕弟兄了。
56

我看着,我听到有个声音不停地说:“你才刚刚开始。努力争战。继续努力。”

我摇了一会儿头,然后我想:“哦,或许是我在这样想,你们知道,一个人有时会幻想。”我说:“我可能只是在幻想吧。”
那声音又说:“努力争战。继续向直。继续向前。”
我说:“或许是我自己说的。”
我用牙齿咬住嘴唇,用手掩住嘴巴,它又来了;那声音说:“继续努力。巴不得你知道路的尽头等着你的是什么。”我好像能听到葛里罕·斯内宁或别的什么人唱着一首歌;他们在这里唱过,安娜梅和你们都会唱的那首:
我因思乡而忧郁,我想要见到耶稣;
   我喜欢听到那悦耳的港铃鸣响;
   它必照亮我道路,驱散一切的惧怕;
   主啊,让我透过时间的帷幕观看。
   你们在教会里听过唱这首歌。
   我听到有声音说:“你想要透过时间的帷幕看一看吗?”
   我说:“那会对我很有帮助的。”我观看,就在那时,一瞬间,我进入了一个倾斜的地方。我往后看,我躺在床上。我说:“这事可真奇怪。”
57

现在,我不想要你们复述这事。这是在我的教会面前,或者说在我所牧养的羊面前。我或是在身内,或是在身外,那是不是一种空间的转移,我不知道。它跟我所见过的任何异象都不一样。我可以看到这里,也可以看到那里。当我抵达那个地方时,我从未见过那么多人跑过来,呼喊着:“哦,我们宝贵的弟兄。”我看着,是年轻的女子,大概二十来岁(十八到二十岁),她们都拥抱我,呼喊着:“我们宝贵的弟兄啊!”

又来了年轻的男人,他们正青春年少,他们的眼睛闪闪发光,看起来就像黑夜中的星星,他们的牙齿白得像珍珠,他们呼喊着,抓住我,呼喊说:“哦,我们宝贵的弟兄啊!”我停下来,我一看,我也年轻了。我回头看见我年迈的身体正躺在那里,手放在脑袋后面。我说:“我不明白这事。”这些年轻的女人拥抱着我……
58

我知道这里的听众人员混杂,但我是带着甜美和圣灵的温柔来说这事的。男人拥抱女人时,不可能没有一种男人的感觉。但在那里没有。那里没有昨天,也没有明天。他们不会疲倦。他们……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到那么美丽的女人。她们的头发垂到腰边,长裙直垂到脚,她们拥抱着我。那种拥抱甚至不像我自己的妹妹对我的拥抱。她们没有亲我,我也没有亲她们。那里的事情我根本找不到任何词汇来形容它;我找不到任何词汇来表达。“完美”根本连边都沾不上;“荣美”也根本挨不着边。那种东西是我从未……你们必须要在那里。

59

我朝这边看,朝那边看,她们上来了成千上万的人。我说:“哦,我不能明白这事。”我说:“哦,她们……”

厚普也来了;她是我的前妻。她跑过来,她没有说:“我的丈夫。”她说:“我宝贵的弟兄啊!”当她拥抱我时,有另一个拥抱过我的女人站在那里,然后厚普拥抱这个女人,每个人……
我心想:“哦,这一定是不一样的事;不可能是这样的。有什么事情……”我心想:“哦,难道我还要再回到那个衰老的身体里去吗?”我在那里四处看看,我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我看上去很好,我说:“我不明白这事。”但厚普看起来像是位嘉宾。除了像是位嘉宾,她没有什么不同。
60

然后我听到那个在房间里对我说话的声音,那声音说:“这就是你所传讲的圣灵。这就是完全的爱。若没有完全的爱,谁也进不来这里。”我比一生中的任何时候都更确信,必须有完全的爱才能进入那里。那里没有嫉妒,那里没有疲倦,那里没有死亡,疾病不能进到那里,朽坏再也不能使你衰老,他们不再哭泣。那里只有一个喜乐:“哦,我宝贵的弟兄啊!”

他们领我上去,让我坐在一个又大又高的地方。我心想:“我不是做梦。我回头看见我的身体躺在那边的床上。”她们让我坐在那里,我说:“哦,我不应该坐在这里。”
   这时从两边上来了青春焕发的男男女女,他们呼喊着。一个女人站在那里,她呼喊说:“哦,我宝贵的弟兄。哦,我们真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我说:“我不明白这事。”
   然后那个从上头对我说话的声音说:“你知道在圣经上记着说,先知要与他们的民聚集在一起。”
   我说:“是的,我记得经上那么说过。”
   那声音说:“这就是你将要与你的民聚集的时刻。”
   我说:“那么,他们是真实的,我能摸到他们了。”
   “哦,是的。”
   我说:“但是我……这里有上百万人。伯兰罕家族没有那么多人。”
   那声音说:“他们不是伯兰罕家族的人;他们是你带领信主的人。他们是你已经引领归主的人。”又说:“其中一些你认为那么美丽的妇人,当你领她们信主时她们已经九十多岁了。难怪她们呼喊说:’我们宝贵的弟兄啊!’”
   她们都立刻呼喊说:“倘若你没有去领我们信主,我们就不会在这里。”
61

我四处看看,我心想:“哦,我不明白这事。”我说:“哦,耶稣在哪里呢?我太想见他了。”

   他们说:“他在更高一点的地方,就在那上面。”又说:“有一天他要到你这里来。”你们明白吗?他们说:“你受差遣作为一个领导者。神就要来,当他来时,他首先要按照你所教导人们的评断你;来评断他们能不能进来。我们也要按照你的教导进去。”
   我说:“哦,我太高兴了。难道保罗也必须这样接受评断吗?彼得也必须这样接受评断吗?”
   “是的。”
   我说:“那我传讲了他们所传讲的每一句话。我从未偏离他们的教导。他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施洗,我也是。他们教导圣灵的洗,我也是。他们教导什么,我也教导什么。”
   那些人呼喊着说:“我们知道,我们知道有一天我们要与你一同回到地上。”他们说:“耶稣要来,你要按照你传讲给我们的道接受评断。然后,如果你在那个时候蒙悦纳,我们也会在那时候蒙悦纳。”他们说:“然后你会把我们当作你事工的战利品献给主。”又说:“你会引导我们到他那里,我们都要一起回到地上,永远活着。”
   我说:“我现在一定要回去吗?”
   “是的,但继续努力。”
62

我看着,我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还有数不尽的人群朝我跑来,等待着拥抱我,他们呼喊道:“我们宝贵的弟兄!”

   就在那时有声音说:“凡你所爱的和凡爱你的,神都赐给你了。”我看到我的那只老狗走过来了。我的马也走过来了,把它的头放在我的肩头上嘶鸣。
   那声音说:“凡你所爱的和凡爱你的,神都已经借着你的事工把他们交到了你的手中。”
   我感到自己离开了那个美丽的地方。我四处看看。我说:“亲爱的,你醒了吗?”她还在睡,我心想:“神啊,哦,帮助我,神啊!让我永远不妥协一个字。让我完全持守在那道上,传讲它。我不在乎来了什么或走了什么,别人讲什么,有多少个扫罗或基士的儿子兴起来,多少这个,多少那个,或别的什么,主啊,让我朝着那地方努力地前进。”
63

一切对死亡的惧怕……我今天上午说这事,圣经就摆在我面前。我有一个四岁的小儿子要抚养。我有一个九岁大的女儿和十几岁的女儿,我为此很感激,他们已经转到主的道上了。神啊,让我活着,按照神的诫命把他们养大。在那上面,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向我呼喊。九十多岁的妇人和男人以及各种人,“倘若你没有去引我们信主,我们就不会在这里。”神啊,让我努力争战。但如果我要死了,我也不再怕。那是一种喜乐;从这个败坏和羞耻的地方进到那里是很快乐的事。

如果我能去到远方,去到一千亿英里高,把那个完全的爱,当作一个四方块;每朝这里走一步,就会变窄一点,一直来到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那我们的身体就不过是个会朽坏的败坏的影子。我们能感觉到有一种东西在什么地方,但我们不知道它是什么。
哦,我宝贵的朋友,我所爱的,我在福音上的爱人,我为神所生的孩子,听我的话,听你们牧师的话。你们……我希望能用某种方式向你们解释它。但没有这样的词汇。我找不到。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但这最后一口气呼出之后,就是最荣耀的事,你们未曾……没有办法解释它。没有办法;我实在解释不了。但无论你们做什么,朋友们,放下别的一切,直到你得到完全的爱。要到达那个地步,就是你能爱每个人、每个敌人、其他的一切。对我来说,只一次去到那里就使我成了一个不同的人。我永远、永远、永远不是先前的同一个伯兰罕弟兄了。
64

无论是飞机颠簸,还是闪电划过,无论是特工用枪对着我,还是别的什么,都没有关系了。我要靠着神的恩典努力争战,尽我所能地向普天下的人传讲福音,劝他们去那美丽的土地。这可能很困难;它可能需要花费许多力气。

我不知道还有多久。我们都不知道。从身体上讲……根据我前几天的体检,医生说,“你还有二十五年强壮、美好的生活。你很结实。”那对我有帮助。哦,但这个还不是,不是,而是在这里的这个东西。这朽坏的身体要穿上不朽坏的身体;这必死的身体要穿上不死的身体。
65

基士的儿子可能会兴起来。我有……他们所做的一切好事,我没有任何的话要反对它:周济穷人与奉献爱心。你们记得,哦,撒母耳对扫罗说:“你也必说预言。”他们许多人是大有能力的传道人,能像天使长一样传讲神的道,但是那仍然不是神的旨意。神必须是他们的王。弟兄,姊妹,你们要让圣灵引导你们。让我们低头。

我因思乡而忧郁,我想要见到耶稣;
   我喜欢听到那悦耳的港铃鸣响;
   它必照亮我道路,驱散一切的惧怕;
   主啊,让我透过时间的帷幕观看。
   主啊,让我透过悲伤与惧怕的帷幕观看;
   让我观看那明媚灿烂的天空。
   它必给我的信心加添力量,驱散一切的惧怕;
   主啊,让他们透过时间的帷幕观看。
66

主啊,我确信,如果今天上午这个小教会能够透过那帷幕观看:在他们当中没有一个有病的,永远不可能有,没有一种疾病,只有完全,在这里与那里之间,从老年到年轻,从时间到永恒,从疲乏的明天和忧伤的昨天到永远完美的永恒,只隔着一口气。

神啊,我祈求你祝福这里的每个人。主啊,如果这里有人,他们在爱的道上不认识你……父啊,真的,若没有那种爱,没有重生的话,谁也不能进入那圣洁的地方。圣灵,神就是爱。我们知道那是真实的。不管我们是否有移山的信心,我们是否行大事,若没有爱,我们就不能爬上那伟大的阶梯。但有了爱,它就会把我们提上去,脱离属地的思虑。
父啊,我祈求你祝福这里的人们,愿每个今天上午听到我传讲这真理的人,主啊,你是我的见证,就像年迈的撒母耳说:“我奉主的名告诉他们的任何事不都是真的吗?”他们是鉴定人。主啊,我现在告诉他们,你把我带到了那片土地。你知道那是真的。
现在,父啊,如果这里还有不认识你的,愿现在就是他们能说:“主啊,把你的旨意放在我里面”的时刻。父啊,求你应允。
67

现在当你们低头时,你们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神就会在我里面。”

   你们为什么不在你们各自的位置上,怀着真正甜美的心,对天父说:“神啊,今天我抛弃在我心里一切世上的事;我抛弃一切来爱你,尽我一生服事你。我愿意从今以后,在你圣经的每句经文上跟随你。”如果你们还没有以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主啊,我愿意。若是我还没有领受圣灵……”当你们领受了圣灵,你们会知道的。它一定会赐给你们;它一定把你们所需要的确据和爱赐给你们。哦,你们可能有一些感觉,比如你们可能叫喊或者说方言,这没什么,但如果神的爱不在那里……请现在相信我。
   你说:“主啊,请把你圣灵的感动放在我的心里,我的魂里,让我可以爱、敬重。今天让神的爱进到我心里,在最后一口气离开我时,这爱能带我去到那片土地。”在我们祷告时,你们现在也自己祷告。你们以自己的方式祷告。求神为你做那事。
   我爱你们。我爱你们。你们这些坐在这里的,头发都白了的宝贵弟兄,要努力工作,抚养孩子。你们可怜的老妈妈,眼泪从她们的眼里涌出来,让我向你们保证这点,亲爱的姊妹,在另外一边不是这样的。我相信那绝对就在一个地方。它只是我们生存的空间;我们现在生存的只是一个腐败的空间。“愿你的旨意在我里面,主啊,愿你的旨意成就。”在我们一起祷告时,你们也祷告。
68

主啊,我们在你的道和圣灵的根基上敬畏你。我们很高兴,我们知道我们的出生来自哪里。我们很高兴,我们不是从人意生的,也不是从情欲生的,乃是从神生的。父啊,我们今天祈求,这些人现在祈求赦免的恩典,主啊,愿你的灵做这工作。我没有办法做这事。我只是一个人,是基士的另一个儿子。但是我们需要你,需要圣灵。神啊,让我像撒母耳,一个传讲真理之道的人。你已经如此印证了这道,我相信,只要我继续对你真实,你就必继续印证。

父啊,愿他们现在都领受永恒的生命。愿这一天永不离开他们。当他们要离开这世界的时刻,愿这些话,我刚刚对他们说的话,成为事实。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是个必死的人,看着我们的手表,想着我们的午餐,明天的工作,生活的思虑劳苦,那时这些都不存在了,这些都要消失。那里没有思虑:只有一个永恒的大喜乐。父啊,赐给他们每个人那种生命。愿……父啊,我祈求你这事,愿今天上午在这里听到我说这异象的每个人,在另一边我都能与他们每一位相会。虽然这里可能有不同意我的男人或女人,但是父啊,永远不要让那东西挡在我们的路上。愿我们在那边与他们相会,他们也奔跑过来,我们互相抓住对方,呼喊着:“我们宝贵的弟兄!”主啊,愿每一个人都出现在那里。凡我所爱的人和凡爱我的人,主啊,我祈求他都会在那里。我爱他们大家。父啊,让他们显现出来。我现在把永恒的生命呈给他们。愿他们尽他们的本分去接受它。因为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69

我们还有一些时间为病人祷告。我看到在这里有个生病的小女孩,还有一个坐在椅子上的女士。我最宝贵的弟兄姊妹们,请不要误会我。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神啊,当我死了,让我回到那里去。只要让我回到那个地方,那就是我想要在的地方,不管它是在哪里。我不是试图做一个被提到第三层天的保罗。我不是说那个事。我相信神只是要鼓励我,要给我一些东西,来推动我新出现的事工。

70

如果我在这里花一分钟念一个东西,你们不会介意吧?行不行?在一个国家的主要杂志中讲到了葛培理。[以下是伯兰罕弟兄在引述一篇文章]

“《葛培理博士访问伊斯兰教国家》,这篇文章刊登在1960年2月15日的《南非时报》的头版。文章的作者是个穆斯林,伊斯兰教徒,他认为既然基督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神迹就应该伴随着基督福音的传讲。我们现在引述他所说的:’这是基督给他信徒的应许,他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但教会曾经做过那些事工,来彰显基督在圣经里的属性吗?今天能行吗?有哪一个著名的教会能行基督所行的一半神迹吗?更不用说更大的事了。你作为一位有名望的基督教的倡导者,能使死人恢复生命吗?你能在海面上行走吗?你能医治病人、使瞎子得见吗?伊斯兰教徒不正是根据上面所列出的错误,提出质疑吗?基督所说过的这些东西在你们的信仰中有吗?大部分有关穆斯林的文章根本就是一个错误接着一个错误。’”
71

他们不信这位穆斯林所说的,但他是对的。不过他们也必须要回答一点。[伯兰罕弟兄继续引述这篇文章]

“我们可以给那些读圣经并了解可兰经的人一个最好的答案。可兰经经不起比较。宣称伊斯兰教是优秀的,并超过了基督教,这纯粹是夸张的想象。”(是念夸张吧?)“但不管怎么样,这位作者触及了有关属于教会的神迹这一要害。但是我们在这里再次怀疑作者的诚实。因为谁能指出、质疑威廉·伯兰罕牧师在南非的穆斯林信徒面前所行的神迹呢?在威廉·伯兰罕在南非的德班以及全世界的事工下,有一万个穆斯林接受了基督作救主;还有T·L·欧斯本在东非行的神迹。当然我们百分之百地支持葛培理。我们谈到,这问题是没有意义的……讨论这个问题是没有意义的。”
72

但即使是这样,他告诉我……他却说我们是狂热分子,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要在他们的报纸上见证无论如何神的确做了那些事。今天的神与过去的神是一样的。你可能认为他们不相信这些事;他们没有看见这些事。这些事并没有隐藏;它不是行在角落里。成千上万坐在那里的人观看了那些事发生。当人们看到那个残废的男孩来到那里,圣灵说出他生活中的事情以及所发生的事,看到一万名穆斯林全身俯伏在地,接受耶稣基督作他个人的救主……

我们有T·L·欧斯本等等,他们仍然喂养羊群食物。我想欧斯本弟兄并没有到穆斯林中间去。他们宣称他们是那么突出。但我们仍然有一位神,他能拯救羊群脱离狮子,他能拯救羊群脱离熊。
73

我很高兴的知道,他们不得不写这篇文章并承认那是神所行的。他们不信今天还有神迹。他们拒绝这些,并说:“所有神迹的日子都过去了。”穆斯林说:“是吗?那么整本圣经都过去了。你们都错了。你们在敬拜一个人。一个死了的人,他名叫耶稣,他许多年前就死了,根本就没有他复活这回事。”但他们无法否认在德班的聚会。

耶稣站在那里行他过去所行的同样的事,向他们证明。现在,甚至连宗派也得回来……那个写信告诉我,要我收回对圣经教导的同一个人,正是他在这篇报纸上写下了上面的内容。不管怎样,神会使他们赞美他的。是的。不管怎样,神会使他们赞美他。
74

我们有一个生病的小女孩坐在这里。是你的孩子吗?姊妹,她得了什么病?夫人?脑出血,[编者注:伯兰罕弟兄与患病孩子的母亲谈话.]不,他们是……四年了?哦,她是从马岭沟或什么地方来的吗?皮欧利亚。你这个女儿是……夫人,只有一样东西能救这女孩。那就是神。你知道的。哦,我对此太高兴了。内维尔弟兄,你已经下去为她祷告了吗?自从内维尔弟兄下去为她祷告以来,她就变得越来越好。仍然有知道羊群食物的牧人。

75

坐在那边椅子上的亲爱的姊妹,你的问题是什么?你的问题是癌症,哦,我要问你们一些事,就在这里。这里有多少人的癌症得了医治,请举起手来?姊妹,瞧这儿。

神是医治者。我们知道这点。如果我告诉你,我能下去,医治那个女孩的脑出血,使她得痊愈,那我肯定是在告诉你错误的东西。或者我说我能使癌症离开这个女人……但我知道一件事:有一天,有熊、癌症、肿瘤、瞎眼甚至死亡抓住了神的一些羊。我就带着神的大能下去;我打死了那些东西,把羊领回来。是的。今天我们往前走,不是带着任何伟大的什么什么。我是带着祷告的小弹弓前进。这一定能把她带回来。姊妹,你相信这点,是吗?姊妹,你也相信,是吗?
76

现在你们有多少人全心相信?现在,当我开始祷告时,请你们低头。[编者注:伯兰罕弟兄离开讲台为病人祷告.]好的。

亲爱的父啊,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躺在这里,若不是你帮助她,她就不能行走,也不能翻身。仇敌已经抓住了她;医生已经拿她没办法了。仇敌把她拉到一个地方,医生什么都做不了。但是主啊,她没有超出你能力所及的范围。她就在你可以为她按手的地方。站在神话语的根基上,我按手在这个年轻女子的身上,谴责这个脑出血;奉耶稣基督的名,使她重新恢复正常。她必为神的荣耀而活。愿她得痊愈,像其他人一样走进走出。赞美归给神。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它成就。
77

她的头发像白雪一样,但再过一段时间,她就会出现在我所看见的那片土地上:不再衰老,只有年轻。可是她亲爱的家人坐在这里哭泣,他们爱她。一个极大的仇敌抓住了她,把她拉出了医生能力所及的范围,是个可怕的癌症的狮子。神啊,我来追她。我来带她回家。奉看不见的基督之名,我是他的一个使者,我打死那狮子。愿癌症离开她,愿她得痊愈,为了神的尊贵与荣耀再活许多年,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我们天上的父,不是穿着巨大的盔甲,不是带着发光的枪矛,不是什么演讲之人的言语和词汇;而是带着普普通通的信心的小甩石器,我来追寻这个灵魂和身体,癌症的仇敌抓住她,把她拉到了医生都帮不了的地方,但是主啊,我今天上午站出来,要领她回到绿荫的草地上,在可安歇的水边。奉耶稣得胜的名,我是他有可靠信心的使者,我相信她必被这祷告的大能领回来。愿事情如此成就。
   我相信马上就有一个洗礼的事奉,是吗?
   请你们抬头一会儿。牧师刚刚告诉我这些人病得非常非常重。他们会好的。不要……没事的。神的应许永不落空。我们在他们洗礼之后再继续。
78

他们今早有一个洗礼的事奉……有一些人要回去。我们今晚还有聚会。这里是否有人今晚不能来,今晚不能在这里,要我们现在为你献上祷告?你们愿意今晚再来吗?你们今晚不能来的……我今晚有更多的时间给祷告队伍。现在他们要为这些人施洗。

你有一个小男孩是……好的。是的,弟兄。非常感谢你。我等会儿再读,好吗?谢谢你。
现在,如果你们给我们一点儿时间,我们就要进行洗礼的事奉。我知道你们想要看。那些希望今早受洗的人,好的,你们女士来这里换衣服,男士到那边换衣服。然后,当我为这些病人祷告时,你们可以作好洗礼的准备。那些现在……
79

今晚,我一进来,就要安排一个祷告队伍。我们今晚要开始讲《以弗所书》第一章。如果你们没有教会可去,我们非常高兴你们来这里。但是如果你们有自己的牧师和教会,那你们就去参加你们所支持的宝贵的教会。如果你们要回去,在这时候要离开,神祝福你们。在你们可能的时候,请再来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很高兴你们来。

你们就在这里代祷吗?你们其他的人,请你们低头,我们要祷告。
父啊,今天我为这牧人的小甩石器感谢你,这祷告将狮子打趴下,把小羊羔从它口里夺回来,带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我为我们的弟兄祷告。主啊,我祈求你也把他安全地带进来。愿他的高血压和他身体的患难停止。主啊,我去追寻他,领他回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它成就。阿们!神祝福你,弟兄。
80

我下去看到另一个瞎眼的小男孩。我想说另外一件事。我病得很厉害,在呕吐,我心想……如果可能,我不想你们漏掉这点。我心想:“神啊,如果有人能来为我祷告,那我什么都可以给他。”

   我妻子可能会说:“比尔,这里有个老人家要见你。”来了一位秃顶的老人,他满脸都是灰白的胡子。
   他走进来,说:“你是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的,先生,我是。”
   “我叫西门。”他按手在我身上,看了我一会儿,说:“伯兰罕弟兄,你是个信徒?”
   “是的。”
   “这病必要痊愈。”圣经中的西门·彼得……那我该有多感激啊!他不需要说很多,只是按手在我身上,病就必好了。
   后来我想到:“借着神的帮助与恩典,如果我能去到他们那里,也会有成千上万的人相信同样的事。”我想:“主啊,让我尽我所能到每个人那里去。让我只要……”我想,如果西门或是保罗,他们一些人进来,说:“你是伯兰罕弟兄?”
   “是的。”
   他们就按手在我身上,看着我,说:“没事了,伯兰罕弟兄。”就出去了。我就好了。我一定会好的,肯定的。我说:“老兄,我肯定当时就会鼓起勇气来。”我说:“我一定会好的。”是的,先生。今天有人相信同样的事情。那就是我来这里要做的事:按手在你身上,祈求神。
81

姊妹,我想去到这个男孩那里,这个瞎眼的小男孩。姊妹,他瞎了多久?生下来就瞎了。嗨,小家伙。哦,你不是…?…等一下。

仁慈的神啊,医生治不了他,这个小男孩一出生,他生来就瞎了,他是个漂亮、可爱的小男孩。仇敌在这小家伙出生之前就抓住了他,把他拉出了医生能力所及的范围。但是主啊,今天上午我来追寻他。这简易的祷告的甩石器……神啊,请让我领他回来。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迎战仇敌魔鬼,我为神认领这男孩。我为神认领他的视力,把撒但从他身上夺去的视力还给他。愿他得到视力,奉耶稣基督的名,一定会的。愿这事成就。
现在,亲爱的姊妹,你不要有丝毫的怀疑,因为这个小男孩就要好了。我要你带他回到这教会,向人们展示他能看见了……奉耶稣基督的名把他的视力赐给他……
82

是的……主耶稣……这个小孩子,我们已经为他献上很多祷告,但是今天上午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前来,带着你所给我的小甩石器;主啊,你已经用它帮助了我,靠着你的大能,从…?…口里夺回来…?…从死亡的口里夺回来,在医生已经宣布死了以后,躺在那里僵硬冰冷,但你又叫死人活了过来。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追赶这仇敌,要带她重新恢复良好的健康。求你应允;这是为了神的荣耀做的。

你也是要代祷吗?你是个信徒吗?主啊,我把她带到这小弹弓的射程范围里。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仇敌离开她,永不回来。阿们!
哦,这同样的小弹弓出去寻找那颗心,寻找你的女儿……亲爱的天父,我使用你给我的小弹弓追赶仇敌,因为你说过:“若是你让人们相信,并且真诚,当你祷告时……”现在去吧,因为我把她所求的给她了。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事成就。阿们!
83

好的,姊妹。我们就要……神经紧张,这超出了医生的能力所及。医生可以给你一些药来使你安静,但事后会让你更糟。现在注意,我们今天上午出来追赶它。我们出来把它领回去。

主耶稣,我……[编者注:磁带空白]在我祷告的弹弓里有五颗小石子,f-a-i-t-h(信心),我把我的姊妹带出神经焦躁的混乱…?…医生…?…我带她回到平安中,在绿荫的草地上,在可安歇的水边;我这样做是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好的。这不是肌肉萎缩症。父神啊,这个小女孩,我们很高兴这不是肌肉萎缩症;但不管是什么,它仍在你能力所及中,主啊,我带着这信心的小弹弓出来,在弹弓里有…?…我尽我所有的力量把这石子甩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它击中目标。愿我们的小姊妹痊愈。我这样做是奉耶稣基督的名。
84

这个年轻的妈妈和她的小孩子,她想要在另一边与这个小孩子相会,在我刚才所讲的那个荣耀的土地上。他们……母亲无法活下去,来抚养这个小孩子了。若没有你的帮助,这个小孩子也不能活很久,但是我带着这弹弓出来,用尽我全身的力气向仇敌甩去,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把这石子向仇敌甩去。为了神荣耀的缘故,他们一定会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哦,这太好了。我很高兴,因为这事工是一个伟大的事工,把人们指向……她要更糟糕吗?我们的天父,撒但已经把这位小母亲拉出了医生能力所及的范围。医生只能那样开出一个药方,主啊,那只会不断地折磨她,几乎让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当她服药了以后,她更糟了。但是我带着装有石子的信心弹弓,直接地瞄准了,对准了靶子。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了神的荣耀,我把这神经紧张从她身上除去。
85

亲爱的神,乔治弟兄不久前躺在那边就要死了,看看信心为他成就了何等的事。主啊,现在他得了风湿病。他晓得医生可以给他一些能减轻疼痛的可体松或别的什么,却不能把疾病除去;所以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祷告瞄准……愿他回家得到痊愈。谢谢你弟兄。

亲爱的姐妹,你好。[一个姐妹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哦,天哪!聋子。你能听到吗?嗯。靠人已经没有办法了。你是个相信主耶稣的信徒吗?[姐妹说:“阿们。”]有一天,我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站在那边。到时,你将会永远年轻了。我知道你现在要为神的荣耀而活。回到……[姐妹说:“不,我为我的儿子感到很伤心。”]你的儿子。[“他走了已经有两年了。”]你能找到他吗?[“他去到了神的手里。”]哦,他去世了。[“嗯,他走过了死亡的幽谷。”]哦,是吗?[“我很伤心。”]受了刺激。是的。[“我伤心死了。我觉得,要是神的旨意,我希望他能让我也去。在他里面没有忧伤。”]
亲爱的姊妹,我希望你能去到让你幸福的地方。她听到今早的这个异象了吗?[另一个姐妹说:“她能听清楚。”]那你告诉她。呐,她要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在你呼出最后一口气后,那个宝贵的孩子就在那儿等着你。你将会像他一样年轻。爱,爱……[姐妹说:“我不想呆在这儿了。如果是神的旨意,我想去到他那里。”]
亲爱的天父,生命的赛跑已经跑了,没有剩下多少了。她宝贵的儿子刚刚到了河的彼岸。要是他能回头的话,他会说:“没有几天了。”她正在等候那只船,主啊,这船会带她穿过云雾,去到那荣耀之地。父啊,祝福她,安慰她的心。愿她过了河之后,看到那伟大的联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