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401M 为什么

1

凡事都可能,主我相信;

主我相信,主我相信,
凡事都可能,主我相信。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
我们的天父,你知道人的心。我们何等感谢你,为着这一段时间属灵的交通,也为着我们在圣灵的同在中与这些亲爱的人一同敬拜。
神啊,我们祈求你祝福这个小教会和各处跟她有关联的所有小教会以及学校。父啊,请祝福你在各处的子民,归荣耀于你自己,现在藉着道对我们说话。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老威廉斯和小威廉斯弟兄,欧斯本弟兄,弟兄姐妹们,愿这教会永远不死,愿她活着。今早我很高兴,因为这些年(大约十四年)后回到这个教会,我发现同一位荣耀的灵在人们中间运行。它是这样的一颗宝石,是这样一件神的礼物。它太罕见了。今早我敢肯定,你们没有意识到你们有多好。看到人们的脸庞,看到神的荣耀发光,那对我的眼睛是一种极好的休息。

汤米弟兄和我坐在那里,注视着小女孩和小男孩进来敬拜主,看到妇女们、年轻女孩、中老年妇女和所有人都洗净了脸蛋,干干净净的,这是我们男人从心里表达的。
我能肯定,你们才刚习惯,因为它对你们是一件日常的事,但对我来说却是一颗宝石。
3

一次,有个老渔夫从海上回来,有个男人去海边歇息。这人工作了,是个艺术家。他说他要休息一下,所以去到海边。他从未见过海;他读过有关海的书,看过海的图画,但从未见过海。那天早上,他在去海边的路上遇见了一位从海上回来的老水手或老船员。水手说:“我的好先生,你去哪儿?”

他说:“哦,先生,我下去放松自己;我要去海边。”他说:“我太渴望闻到海浪在海滨翻滚拍打嬉闹发出的咸味了。我想听到海鸥飞过去的叫声。”他想要解释他要做什么。
老水手对他说:“我没看出海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我在海上已经四十年了。我没看到海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4

我想那就是问题所在。瞧?你只是没有意识到。你一直都在它里面(瞧?),但对我来说,那是天上来的香气,那是……它是真实的东西。瞧,你可以对一件事情习以为常,以至它对你没有多大的吸引。但当到了一个地步,你读到了它,听说了它,然后走进其中,就有东西了,你会……你不……你就会跺脚,有话要说。

几个星期前,我在亚利桑那州奥特罗弟兄的教会过了一个小禧年。我实在不明白。我在人们中间行的事……我想要看望每个组织、宗派,想要尽力做工,为人们站在破口中间。那天我上那里去,察看那群人,听见那个唱诗班像今早一样在唱歌,看到那些年轻男人和年轻女人站在那里,他们的脸上闪闪发光。我往外观看,见一个老人站在那里,他们的眼睛闪着光。神的大能……我翻下领子,把外衣扔在后面。
我今早又进来教会。如果另一个星期我过来,看起来像……有点太好了。
5

威廉斯弟兄,愿神在这个伟大的工作上与你和你儿子同在。弟兄,宣教士等人……我太感激了。朋友们,永远不要离开它。要持守它,持守它。瞧?决不要让敬拜的灵和那神圣的清洁在你们中间死去。要让那灯一直点着,因为它是教会的生命线。是的。那是基督在他的教会里。

我可以站着跟你们讲很久,但我等一下还有一场聚会安排。通常在那些医治聚会前,我想在神面前呆一段时间,待在那里祷告,留意,等候,直到我知道他的同在在那里。我想,今天下午他们会有祷告队列。
6

我不能答应什么时候,但我想知道如果经过……我这里有你的地址。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经常走这条往西边去的收费高速公路。如果在聚会的晚上我刚好经过这里,如果你们像那样给我唱歌,我就会进来。那复兴……我喜欢那样。

呐,我从来都不会唱。我唱得不准,始终没法让自己改过来,但你知道,有朝一日,当你们都到了天家,在山顶上的大房子里,你知道,在那边树林的角落里有一座小木屋,我想是给我的。一天早上,你站在门廊上,朝山坡上看,看见晨星一起歌唱,在树林里,你听见一个歌声传来:“奇异恩典,何等甘甜!”
你说:“哦,赞美神!伯兰罕老弟兄成功了。他在那里,他在那里唱歌呢!”等我到了那里,那将是奇异恩典,是的。我很感激主的祝福。
7

我要你们今早注意《耶利米书》8章22节。

22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我民的女儿为何不得痊愈呢?
那是个大能的小题目,但关键不在于题目有多小,而在于它里面的价值。许多人以数量来计算,但我们谈的却是质量。
8

不久前,有个小男孩,我告诉你们,他在阁楼上(在我生活的河对岸)找到了……他找到了一张旧的邮票,看上去发黄了。他头脑里想着冰激凌,所以他就跑上街,找集邮者。他问集邮者:“你要给我什么来换这张邮票?”

“哦,”集邮者说:“我给你一美元。”
嗯,他原以为他只能得到五美分,所以他就卖了一美元。
不久,那个集邮者把同一张邮票卖了五百美元。后来那邮票卖到了几千美元。我不知道现在它值多少钱。
9

呐,不在于那块黄纸的大小,因为那样的纸张都不值得从地上捡起来;关键是纸上的东西。

在这里也是这样的,关键是纸上的东西。这本圣经是基德逊弟兄买的。大约十四年前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基德逊弟兄给了我这本圣经,我当时在那里举行了我的第一场复兴会,从此传讲这本圣经。
这本圣经也许值大约二十美元,但我在圣经上所读的那些话对每个相信的人来说却是永生;它是神的道。
10

我想要选一个词作主题:“为什么?”“为什么?”

你知道,如果神为他的子民开了一条逃脱的路,他们却不接受,那他就要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这样做?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要为此交账。当神为医治开了一条路而人们不接受时,那他要问:“为什么?”他有权利问:“为什么?”如果我们不接受他赐给我们的东西。
一次在圣经里,有一位王,是以色列王,是亚哈和耶洗别的儿子。一天,他在走廊的栏杆里走路,从走廊里掉下来,摔伤了。他病得相当厉害。于是他叫了两个仆人,打发他们去以革伦求问神,求问那地的大神巴力西卜,问他会活还是会死。
在河岸的某个地方,先知以利亚在一座泥土小屋里。神对以利亚说话,他便去站在路上,叫这两位使者停住,说:“回去告诉王,’为什么他打发人来求问这个神呢?为什么他打发人来见这里的神,一位陌生的神呢?岂因以色列中没有神吗?岂因以色列中没有先知让他可以求问这些事呢?为什么他要打发人去那里呢?’”
11

今天,我想知道,在我们的教会里,有时候我们……就像今早进来这里,为什么人要去路边旅馆呢?为什么年轻女人想要去舞池呢?当神的一切祝福和大能就在这里要给我们的时候,为什么人还要喝威士忌,想要抚慰伤痛的心呢?当圣灵的大能在这里使我们快乐自由时,为什么我们要签字放弃,去就宗派的信条呢?为什么我们要那样做呢?

这让我想起一个人死在医生的台阶上,医生有疗法来治他的病。呐,如果……如果医生有疗法,这人生了病,来到医生的走廊上,因为拒绝医生的疗法而死在走廊上,哦,那就没有借口了。当然没有。
如果……如果医生对这人所得的病有疗法,有很多的血清或解毒剂来给他接种,防止疾病,他死在医生的台阶上,那就不是医生的过错,也不是解毒剂的过错。而是因为这人不肯服用解毒剂。绝对是的。这就是他死的原因,因为他拒绝服用解毒剂。这就是他死的原因。
12

就是这个原因,今天人们因罪死在教会的凳子上,因为他们拒绝服用神所开的解毒剂,治愈心痛、疾病、心脏病、灵魂心思的疗法。人们就是拒绝服用。他们说:“哦,那是一群圣滚轮;那是一群五旬节派。”他们继续走,想要止息神所赐给他们的有福的东西。

你曾想过吗,“为什么人喝酒?为什么一个人……为什么女人、年轻女孩出去,样子像狂欢游行的人,去到这些下等酒吧呢?”那是因为在他们心里有一个地方渴求一样东西。神创造他们饥渴,是对神的饥渴。他们却想要用世界上的东西来解那个蒙福、神圣的饥渴。嗯,你是在歪曲神赐给人们渴求他的东西。你想要用世界上的东西来满足那饥渴。那是行不通的,永远都行不通。
如果魔鬼不能让你那样做,他就会让你去把名字记在教会的册子上,自称是个基督徒。他想要用那个来满足那饥渴。但那个满足不了,直到神亲自进入人心里来管理,满足人,祝福他们,把他在他们心里创造的东西赐给他们。他想要充满那个空间。世上没有别的东西能充满那个空间。你们大家千万不要忘记这点。
13

年轻的女士,这里的小女孩,漂亮的小家伙,你们被带到这里,留着长发,穿着合宜,但你们会成为撒但的靶子。要一直让神的大能来看顾你,千万不要让它离开。神藉着圣灵的洗,使这颗宝贵的大宝石进入你们的心里,赐予你们这份快乐。

当我是个孩子、还很小的时候,我尝试了以我的年龄能够做的一切事,和许多我还不够大、做不了的事。无论如何我试过了,但我从未找到任何满足我的东西,直到神用圣灵充满了我,把一样东西放在我心里,赐给我完全的满足。是的。
14

你知道他们对疾病的解毒剂是怎么做的。呐,先知说:“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就是解毒剂)呢?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岂是没有医生或没有解毒剂呢?那为什么我百姓的健康没有恢复呢?问题是什么呢?是什么导致的呢?没有借口。

呐,他们是怎么找到解毒剂的?首先,科学家提炼几种不同的化学物质,在实验室里将它们混合,把病菌拿来试验,将这解毒剂倒在病菌上面,然后把好的菌和坏的菌拿到一起,直到他们能找出一种杀死坏菌的东西(除非是抗生素),把好菌留下来。
呐,当他们认为他们的解毒剂完善了,就把那血清拿去注射在豚鼠身上,看豚鼠是活还是死。
呐,有时候它在人身上行不通。你对药没有把握,因为有时候药物对这个人有帮助,却会杀死另一个人。他们提炼某种药物或东西,想要治愈癌症。
15

那天,共产党人拿着那个瓶子站起来,在世人面前摇晃它,说:“我们这里有东西,可以把一个瘫痪的人叫来,他瘫痪了,肌肉失去反应了,这东西可以恢复那些肌肉。”那对教会是个耻辱。拯救没有赐给共产主义;拯救是赐给了教会。是的,永生神的教会。

我告诉你们,不应该在那个想法上摸索,教会应该在神的大能中前进,拿起我们中间所拥有的这一切大能……
我爱吹哨子,这些……我很爱……我身上还有很多孩子气,我喜欢听鸣笛,你知道,然而还要留下很多的蒸汽在里面驱动机车奔跑,机车行驶在路上。巴不得我们能发现神所赐给我们的这个大能在哪里,它会医治疾病,辨明心思意念,叫死人复活,行大能的事,只要我们使它保持正确。
16

呐,他们说头号杀手是心脏病。我不认同。头号杀手是罪的疾病;那是这个国家的杀手,是罪的疾病。罪就是不信。罪进入教会,把人们缠在某种人造的神学和一堆的信条上。首先你知道,那人成了不信者,却还是很虔诚,但却是不信者。

宗教是一个起作用的怪东西,因为敌基督太像真的东西了,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该隐跟亚伯一样献供物:盖祭坛,下去敬拜,把供物放在祭坛上。他跟亚伯一样虔诚地做一件事,但他走了错误的路。神不可能接受他。
17

耶稣说:“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我们必须走正确的路。我这样说:人永远去不到神那里,直到我们走在通往那地方的神的坚固道路上。我们必须把真正的疾病杀死。

我们必须找到真正的疾病,要被杀死的疾病就是罪的疾病,即不信。我们永远搞不定,除非我们得到正确的解毒剂。我们必须得到正确的解毒剂。那正确的解毒剂是在神的经济体中的某个地方,不然他就从未开具处方。是的。那永远搞不定,直到我们到了那个场所,到了那个地方。
让我们查考,看它在哪里,看有没有处方,看解毒剂是什么。然后当我们找到那解毒剂时,我们就搞定了杀手。
18

呐,一些人说:“哦,等一下。你知道,我实在不能不抽烟;我是个教会成员,但我实在不能不抽。”

“我去跳舞,我实在不能不跳。”
你知道问题是什么吗?他们还没有服用解毒剂。他们还没有接种,因为这解毒剂没有在豚鼠身上试验。神从未放在豚鼠身上试验;他把这解毒剂放在他自己身上,在自己身上试验,看解毒剂行不行。
19

呐,曾经一个时候,解毒剂不是很好,因为它放在绵羊、山羊、母牛等等身上,但现在解毒剂在神自己身上被证明了。他是那位来服用解毒剂的。

在约旦河岸,天开了,神的灵降下来住在他里面,他接种了。他接种了,走在约旦河岸上。他赶逐污鬼。他们吐唾沫在他脸上,他把脸颊转到另一边去。他们拔他的胡须。解毒剂经历了所能经历的一切试验,被证明是真的。他从未要求豚鼠服用解毒剂;他亲自服用了。那是大人的工作。
所以,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自己服用解毒剂。他是那位发明解毒剂的。他是那位在自己身上试验解毒剂的。他没有要求其他任何人服用解毒剂;他亲自把解毒剂接种到自己的身体里。
20

后来我们发现,那天在十字架上,当耶稣面对死亡时,解毒剂有效,解毒剂是真的,是对的。他们发现,当他们吐唾沫在他脸上时,他仍然能为他们祷告。当他们钉钉子在他手上时,他说:“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他实践了自己所传讲的。他准确地做了,因为他所接种的解毒剂有效。

一次,有个人问他:“我儿子能坐在你的左边右边吗?”
他说:“那不是我所能赐的,但我所接种的同一种血清,你们能接种吗?”你能接受神的接种吗?
后来在各各他,证明了它有效,是好的。呐,证据来了:它会叫死人复活吗?复活节早上,接种仍然有效,因为坟墓周围的封条拆开了。主的天使下来,滚开了石头,在坟墓里的神的儿子,是神自己在我们中间成了肉身,他上来证明了接种在试探、疾病、死亡和复活中都有效,它仍然有效。
21

我的百姓为什么生病呢?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有很多的乳香。神从高天倾倒乳香。当门徒看见时,被呼召得永生的人看见那接种能把脸颊从这边转到那边,能面对死亡,确信经文是对的。当一个人接受了神的接种即圣灵,就会认同神所说的一切话。他们决不会对圣经打折扣,接受一些人的神学。他必接受神所写的一切话。他必说:“这是真理;这是真理。”

22

耶稣有真理,因为神藉着先知说:“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那是扎进他幔子的针,但在复活节的早上,他知道他要从那里出来,因为圣经那么说了。七十二小时即三天三夜后朽坏就进来。他必须复活,不然经上的话就废去了。经上的话是不能废去的。它不可能废去。神应许了。只要一字一句地把它活出来。

23

一天,有一百二十个人想要接受同一个接种。他们看见了耶稣。哦,赞美神!耶稣说:“你们若想要接种,就去耶路撒冷等候。不要激动,只要等候。我必赐下它。我们楼上有整个处方。”

他们等候着,突然,从天上来了响声。接种在路上,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他们所坐的屋子。分开的火舌像火焰落在他们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照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怎么回事?他们接种了。哦,他们去到街上,开始看到神的彰显,人们喊叫起来,说:“哦,这是什么意思?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们该怎样做才能得救?”
24

呐,神不是放一个传道人而是放一位医生在教会里。“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岂没有血清呢?岂没有乳香呢?岂没有……”有很多的乳香;他们看见了。呐,他们有一位会开具正确处方的医生。是的,先生!

西门·彼得医生告诉他们要做什么。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徒2:38-39]
彼得从未说:“这只是给今天的处方。”这个处方,是给你们的儿女和你们儿女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那处方在他们身上管用;那处方在我身上管用;那处方在你身上管用;那处方在主神所召来的每个人身上都管用。
25

世界出了什么问题?它患了罪的疾病。这是开具的处方。有很多的解毒剂。今早我感觉到它就在我身上。此时它仍在我身上,我知道那解毒剂里面有永生,因为它叫我从一个小伙子复活,使我成为基督徒,一个相信神的人。有东西搅动我的魂,差遣我去到全世界。汤米·欧斯本和不同的人,它也必差遣你们。

教会出了什么问题?那是他们拒绝服用处方。事情就在这里。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哦,是的,我们有医生;我们有乳香。嗯,我们不会给他们虚假的处方;我们绝对要从中开具正确的东西。
26

彼得说:“这就是处方。”西门·彼得医生有正确的想法。

众人说:“我们该做什么呢?它持续多久呢?”
他说:“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这处方管用。如果人们服用这处方,它就会给人们接种脱离罪恶。
“我们该做什么才能得救呢?”
他开具了处方。“在基列有乳香,有解毒剂,也有医生。”
那为什么人们死了呢?为什么人们死在他们的罪中呢?因为他们拒绝服用处方,拒绝让它应验。你们相信吗?
圣灵此时在这里。这是……这是神给每个生了罪病之人的解毒剂。神的解毒剂即圣灵……哦,如果不是太迟了,我感觉到,我相信我现在可以讲道了,这让我自己有点兴奋了,真是感觉很好。
27

让我们低头。主耶稣,永生的伟大赐予者,公义之灵的伟大的父,主啊,我们感谢你的良善和怜悯。主啊,我要为这个小教会及其支持的一切,为她的善良和她奉你的名所做的事感谢你。

父神,圣经说基督是疲乏之地的磐石。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18:10]。哦,在疲乏之地,我们在那里旅行,看到人们在世上被吞没,众教会形式化、冷淡、死在罪中,因为他们拒绝解毒剂;在疲乏之地,进入那块磐石的同在中是多美好的事啊!哦,父啊,愿这个教会一直那样站稳。愿她充满了解毒剂,并站稳。主神啊,请应允。愿疲乏的灵魂聚在这里并得拯救。主啊,请应允。
28

赐给他们……祝福我们的老威廉斯弟兄和小威廉斯弟兄两人。祝福这位进入工场的宣教士、合作牧师们和来自不同教会的不同人士。主啊,当我们最宝贵的汤米·欧斯本弟兄在全世界各处旅行时,请与他同在,将灵魂赐给他。

保守这个小教会,正如经上所记的:“暴风雨时的避难所,”使我们得以跑进去,从宣教工场出来,让我们的魂充电,精神焕发。主啊,坐在橡树的荫下,聆听主的天使跟我们说话。我们为此多么感谢你。祈求它永不……愿光线永不暗淡。主啊,愿米桶永不空,油瓶永不干。愿神的儿女从真正的医生那里得到喂养,这些医生把处方开得工整清晰,来传讲神的道,不在道上有任何妥协。
父啊,愿圣灵的复兴临到这一带,正如弟兄刚才说的。愿它烧进每颗心里,直到生了罪病的灵魂能接种脱离罪恶,使他们能对主耶稣的复活有信心和盼望,末日来接他们。主啊,请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9

多么美好的时间!哦,这对我就像天堂。任何生病的人,请举手,说:“我想要接受祷告。”神是医治者;神是伟大的医治者。

最近四十五分钟,有一个名字一直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他会在聚会中或某个地方,我不知道。名字……是有人在祷告或有人想要某个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但不管是什么,主必应允。名字好像是说“考扎得”什么的。考扎得或类似的东西。好像我一直看到它,或有东西在我耳朵里响“考扎得”,或“考扎”,类似这样:考扎得。也许有人会在某处要举行的聚会上,但它一直在我心里回响,在我面前我一直看到这名字。有人正在某处为某件事祷告。
呐,主耶稣知道万事。他供应和预备一切。现在,如果你病了,让我们低头祷告。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