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328 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

1

主,我相信,主,我相信,

凡事都有可能,主,我相信。
让我们仍然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我们低头。
我们仁慈、恩典的父,我们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来就近你恩典的宝座,祈求从宝座来的怜悯。天父,我们祈求你鉴察我们,发怜悯,今晚将你的恩典赐给我们,赦免我们的缺点和我们干犯你伟大圣洁律法的过错。今晚我们祈求你记念在你神圣同在中的每个人。愿这个刚传出去的伟大信息深深地渗入到每个人的心里,使他们因信心得到浇灌并为你的国结出伟大的收成。
求主应允当今晚聚会结束时我们中间再没有一个软弱的人。愿没有一个人有未被赦免的罪。当我们今晚聚会结束回到各自的家时,愿我们在路上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路24:32]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我刚开车上来,听到正在传讲的信息的结尾。我唯一的遗憾是我没有及时来这里听信息的开头。我想今晚有福音传给我们了。

呐,在我叫我们昨晚没有叫完的那些祷告卡之前,我想跟你们讲几分钟的道,让会众安静,让每个人去到他们自己的位置上,好叫主祝福我们,医治病人,拯救那些能得救的人。
星期天下午我走上讲台,我感到我犯了个错误,因为我在那个信息之后讲话了,因为我们亲切的汤米·欧斯本弟兄讲了一个信息。当我们去到外面时,我儿子比利说:“爸爸,你为什么再说别的话呢?圣灵正在充满屋子。”今晚当我走上来时,同样的事发生了。
我算不上是个传道人。我没有受过足够的教育当传道人,但主赐给我别的方式来宣扬他的福音,因为他看到我的心想要为他做一件事,也许我在其它任何方面都不够格。但我很高兴他让我做我所能做的,表明我全心爱他,感激他。
3

《创世记》18章14节的头十个字,我想读这部分。

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吗?
呐,讲一出戏来抓住会众的感受。
他们来接我之前的几个小时,哦,我要说我在房间里祷告、等候。关上门,没有人打搅我,我一直祷告。后来我感觉到主的同在相当近了,有时候我抬头看见那光,就是你们在照片上看到的,现在他们在世界各地都有了。
来聚会时,我喜欢轻轻地走进来,搞清楚聚会,看圣灵在哪里运行,然后我才能让我的祷告队列运行。
4

呐,我们在这章的前面部分看到,那是相当炎热的一天,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那一定是非常热的一天。也许最近从牧人那里传来了很多抱怨,说草地都没了,地枯干了,牛群变得非常瘦,还有供水都快用完了。他们发现地里的水坑,随着水位变低,他们要挖掘,一直要挖到水从石子中间渗透出来的地方,牛群仍然没有足够的水来供应它们。

你知道,有时候事情变得不对,黑暗的……我们从自然界上知道黎明前是最黑暗的。许多时候我们看到灾难的事情像那样发生,特别是对信徒来说,我们必须牢记这点,那是撒但在阻拦正在路上的祝福。
5

在这件事上就是这样的。撒但竭力试探他们,使他们感到自己做错了,竭力阻拦神将要赐给亚伯拉罕和撒拉的即将到来的眷顾。

我们在圣经上受到教导,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不管事情看似多糟糕,记住,它必须为你的益处效力。我对此感到太高兴了。
撒但一整天都在寻索我;但我就是相信,在这城里的某个商店里有个祝福。我知道的,当撒但试探我、竭力拦阻我时,他想要做什么呢?要让你不信。你所能做的最坏的事就是不信神。一旦你有点害怕,说:“也许我没做过这个、没做过那个,”就在那时候,撒但就从你那里将这祝福抢过去了。只要撒但让你那样想,你就去不到祝福那里。
6

也许,如果我们听从类似那样试探的东西,而去理会它们,我们就会错过祝福。

我希望我有时间。有一件特别的事例现在出现在我的脑海,就是我找不到祷告的地方。神似乎带我进入旷野。在印第安纳州南部偏僻的地方,有个小女孩卧病在床。她得了肺结核,甚至九年零八个月都没有把头从枕头上抬起来。她属于一间不相信神医治的教会。
7

当时,我刚接管米尔顿浸信会教会,巡回布道。我是个浸信会传道人,哦,我巡回传道,接过了这间教会。主一直在行一些大事。

他们打发人请我去为这个大约十七岁的女孩祷告。她的病情很危急。带我去那里的好弟兄……女孩的父亲是这间不相信神医治的教会的执事,这教会做了一个声明:若是任何会员去我为病人祷告的浸信会教会,他就要被逐出教会。女孩的父亲是个执事,这让他处境有点为难。
8

我尽量简要地说。我记得,我去看这女孩。她母亲出了房间,父亲离开了家,因为他们不想跟这事有任何关系。但女孩读了一本我写的册子,叫做“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走进房间,她咳嗽的时候,甚至不能举手把痰盂的盖子拿起来吐痰。她体重大约三十五或四十磅,她的腿大约那么大,比癌症得了医治的弗洛伦斯·南丁格尔那张照片上的还瘦很多。

我为她祷告了,她问我,她能不能像一个名叫奈尔,残疾了很久的卫理公会女孩一样行走。我说:“姐妹,主的天使对我说话了,告诉我上到那个地区去,寻找那女孩。”哦,我说:“我不知道。”
9

两个礼拜的复兴会后,一个新传道人来到教会,我们在一个叫做托顿福德的地方举行洗礼事奉。那天下午,当我在水里给一百五十人施洗后,我跟我的一个朋友去吃饭,我一个名叫乔治·莱特的老朋友。

有样东西开始催逼我,说:“上旷野去祷告。”哦,我无法从头脑里摆脱它。
呐,当任何东西那样催逼你时,你马上就去做,因为那是圣灵。呐,留意有东西阻拦它。
莱特太太说:“比尔弟兄,当我摇乡下的吃饭铃时(我想你们俄克拉荷马州这里没有那东西,但他们那些山区会摇铃铛,农夫听见这铃声,就会去吃饭。)……”
她说:“当我摇铃时,晚饭就准备好了。”她说:“你就进来,准备今晚回到教会。”当时复兴聚会要结束了。
10

我说:“好的,莱特姐妹。”我上了山,跪下来,绿色的荆棘刺着我。哦,我往前移了一点,地上有石子,很不平,在那些石子上,我无法感到舒适。我在山坡上走来走去,山坡太靠近路边。你知道,魔鬼竭力拦阻你得到祝福。事情就是这样。

后来我往上爬了一点,进入灌木丛里,跪下来,蚊子在我耳边嗡嗡叫,我几乎祷告不了。当时我相信那是魔鬼。所以我说:“主神啊,求你怜悯。”我举起双手,开始祷告,任凭蚊子叮咬,如果它们想的话。
但有一件事压在我心里。当我祷告得很深后……我想你们基督徒知道祷告得很深是什么意思,就是忘了你在哪里。我相信那是在圣灵里祷告。我睁开眼睛,就在一棵山茱萸旁边,那道光悬挂在那里,光照在我所在的地方,他说:“起来!往卡特家的路上去!”
11

哦,我四处观看,天几乎黑了。铃已经响了,他们四处寻找我。我跳起来,赶快穿过树林,跳过一束电线,撞在莱特弟兄的怀里。他说:“比尔弟兄,”他说:“妈妈一直在摇铃,我们到处找你。”

我说:“莱特弟兄,不吃晚饭了。小乔治娅·卡特要从那床上起来,要活了。”
他说:“你怎么知道呢?”
我说:“主刚在那棵山茱萸旁边遇见我,告诉我往卡特家的路上去。”
你相信神在两头工作吗?卡特的母亲……那天下午,小乔治娅太想要受洗了,甚至叫喊了整个下午。她的母亲是个好妇人(如果你想要在聚会后写信给她,我会把她的地址给你。),她的母亲是个很好的妇人,她父亲也是好人。
他们住在小城的边上。她叫喊了整个下午。她母亲还年轻,头发就变灰了,因为她这九年坐在那女孩旁边,看着她萎缩死去。小乔治娅有九年零八个月没见过树叶、青草或任何东西。她仰卧着。他们甚至不能把她放在便盆上。她底下有一块橡胶床单,他们只是把床单、常规床单抽出来。她一直叫喊,想要痊愈,这样她就能去受洗。
12

那天下午,我们给因中风或关节炎残疾了很久的奈尔姑娘施洗了。关节炎使她残疾,大腿萎缩。她现在跟其他任何女孩一样正常。乔治娅想要跟奈尔姑娘一起受洗。

她母亲太灰心了,甚至离开房间,进了厨房,听见她自己女儿叫喊,躺在那里快要死了。她举起双手,说:“主耶稣啊,那个骗子来到这个地方,让我的孩子变得如此令人烦躁和慌乱。可怜的小家伙躺在那里要死了,他走过来说那样的话,让她哭喊等等。”她还在祷告的时候……(呐,这是她的故事;我不能说这是真的,我只是相信是真的。)她说,她看见一个影子穿过墙面,她以为那是她住在下面隔壁的女儿过来串门看她。她抬头看,说那是耶稣的影子在墙上,说:“这是谁?”把手指往这边指,她看见好像一个异象,看见我高高的额头,走进来,一本圣经贴在心窝上。她跳起来,跑进去告诉她女儿,就在那个时候,我走进门。神总是及时地去到你那里,只要你相信。
13

我宝贵的朋友们,我走到床边,说:“乔治娅,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耶稣基督……”(看着她的床后面,当她能把手伸到后面时,她的小手放在后面,把小床上的漆都磨掉了,哭泣叫喊,祷告。)我说:“乔治娅,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站起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凭我自己,我绝不会那样说,因为女孩的腿、一直到大腿附近还没有这么大,她怎么能站起来呢?她的小手臂,甚至不能抬起手臂把痰盂的盖子拿起来。

呐,你可以问她母亲,让她把医生对这事的声明拿给你。当她说……我拉着她的手,朋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说不来,但在主没有难成的事。),那女孩从床上跳起来,用那双小棍子一样的腿走路,我转过身,她被圣灵充满,走出房门。
几分钟后,她母亲晕倒了,尖叫起来。人们开始从各处跑来,乔治娅走到外面,(名字是乔治娅·卡特)走到外面,正在称赞青草和树上的叶子,九年零八个月她第一次看见那些东西。人们正在做她母亲的工作,因为她认为自己去世了。
14

乔治娅跑进那地方……当她得了肺结核时,会上钢琴课或风琴课,她坐在风琴边上弹奏。她父亲听见响声,从谷仓跑来,上来看是怎么回事,拿着一个牛奶桶。他冲进门,当他进门时,他女儿正坐在风琴边上弹奏。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呐,她的名字是乔治娅·卡特,C-a-r-t-e-r,乔治娅·卡特,印第安纳州米尔顿。如果你想自己得到见证,就写信给她。
呐,这向你表明:当撒但竭力阻拦你得到正确的东西时,你只管继续前进。
15

呐,撒但试图阻拦亚伯拉罕和撒拉,因为撒但知道天使的造访要临到。

呐,当一切事情兴起,偏离了秩序,我们就知道有件事错了。呐,我相信,如果我们听从撒但的,我们就可能会像撒拉一样看不到它。
让我们想一想撒拉,她做了她所做的,让我们想一想,那天上午她有点烦躁,她可能说了:“亚伯拉罕,你知道这里的水源水位降低了,牧人说草场和水坑都枯干了。我想,当你选择上到这里来,让罗得和他太太他们的家人跟许多人一同住在下面时,你就做了错误的决定。”
“那天,或不久前,我去城里,嗯,罗得小姐穿着我所见过的最漂亮的裙子;那是埃及人设计的。嗯,一支骆驼商队经过,她就有了新的款式。这里没有像商队和时尚这样的东西经过。”
但巴不得她知道,比商队更大的东西正在经过,万军之耶和华正从那边过来。
16

我可能听到她说类似这样的话。“你应该看看她所做的新发型。”你知道,一个六十岁的女人想要看上去像二十岁。但那些东西会吸引你的注意力转离神的事,那正是我想要讲的。“你应该见过她。”

可怜的老亚伯拉罕,忠心的老弟兄,那些东西一点也没有动摇他。他只是走过来,拿起椅子,坐在帐棚门口。我喜欢这样。
你注意到吗?当两位天使去罗得那里时,罗得正坐在城门口,而亚伯拉罕却是坐在家门口。从城门进入院子,但从家门进入房子。我喜欢坐在家门口,坐在祭坛上,尽我所能靠近主。那是我期待的地方,在祭坛上,等候主的显现。
17

亚伯拉罕拿了椅子,坐下,看到神忠心的老仆人低下头。也许撒拉有点烦躁,举止失常,但他任由撒拉去,开始回想:“神赐给我多少大的祝福……”

你知道,神的儿子被神的灵引导。你相信吗?正当亚伯拉罕坐在那里,思想神以全能神的名向他显现的时候,伊勒沙代,胸脯,妇人的乳房,力量的赐予者。呐,如果你注意这个词是个复合词,意思是沙代,不是乳房,而是乳养的(两方面)。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哦,我对此感到太高兴了。不但是神胸脯的应许,他还是刚强者,力量的赐予者。如果你是亚伯拉罕,是九十九岁的老人,神说:“亚伯拉罕,我是乳养的神。只要抓住我的应许,从我身上汲取你的力量。”对每个信徒来说都是这样,就是要接受神的道,不怀疑它,只要持守它,汲取你的力量。
18

这就像婴孩靠在妈妈的怀里。他一直在吃奶,得到满足了。当一个真基督徒能抓住神的应许,相信应许是给他们的,当他在汲取力量时,就得到满足了,来……他一点也不会抱怨;他得到满足了。哦,我喜爱那种满足,知道神那样说了。

当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圣徒低头坐在那里,祷告,毫无疑问,就在那时,他抬起头,看见三个人向帐棚走来。哦,他赶快跳起来。一定是圣灵说:“去他们那里。”
你知道,圣灵充满的人身上有一样东西,他们认得神的同在。我不知道那是为什么,但一定是他们心里有东西,吸引他们去到神的灵那里。他认出那里有东西。
甚至处在倒退光景中的罗得,当那两位传福音的天使、使者、传福音的,不管你想叫他们什么,他们下到那里时,罗得坐在城门口,他心里还剩下一点火花。他认得那是天使,是从神来的使者。
19

亚伯拉罕去迎接他们,让他们转过来,说:“进来坐下。在橡树下坐一会儿,让我拿一点水给你们洗洗脚,我给你们拿一些面包。歇息一会儿,然后你们可以往前走。”哦,亚伯拉罕让他坐在那里,虽然他们看上去跟其他任何人没有什么不一样,因为他们穿着衣服,衣服上沾着尘土,从别的地方来,也许他们的脚上沾着尘土,衣服破破烂烂,但亚伯拉罕知道里面有真实的东西。圣灵宣告了。为什么?他一直保守自己在属灵的气氛里,他一直都能区分对与错。

基督徒今天就应该这样做,保守自己祷告,在属灵的气氛下。从不看坏的一面,而是看好的一面。你们是神的儿女,期待神的祝福。
20

亚伯拉罕让他们停下后,我能看到他跑进去,抓住撒拉的手,说:“亲爱的,过来一会儿。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相信我们现在就到了眷顾我们的日子。”

他走到牛群中,取了一头牛犊,预备好了,拿出来,给那几个人吃。其中两位抬头,往他们预定的地方去,向那个因他们的传讲而被蒙蔽的地区传福音。
今天我们应该思想,传福音竟然蒙蔽了不信者。难怪他们看不见:他们被蒙蔽了。神说他们有眼却看不见,有耳却听不见。
神啊,若说我想要他为我做什么,就是打开我属灵的眼睛,使我能认出他,四处观看,能看见他,因为他在各处。我想要看见他,熟识他,一眼就能认出他来。我要认出那是神。那是我心里的愿望,就是要像亚伯拉罕一样。
记住,我们若是在基督里死了,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当那些人上来时,亚伯拉罕认出了他们是神的使者;因为他对待他们的方式,证明了他知道他们是神的使者。
21

当另外两位去预定的地方传福音后,亚伯拉罕称为主的这位使者(大写的主“LORD”),以罗欣,大有能力的耶和华,他在肉身中,是一个人。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呐,等一下,比尔,你不是真的相信那是神吧?”
我说:“我肯定相信那是神。”
他说:“神怎么可能在人的样式里呢?”
我说:“哦,你可能认为那是道的形体,但不是的,因为他吃牛肉、喝牛奶,坐在那里交谈,他是一个人。神在显明一件事。”
哦,要我们的神伸手抓起一把钙、碳酸钾和石油,这是容易的。我们是由世上的十六种元素组成的。神造了所有的元素,他只要伸手,抓一把元素,说:“咻。[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刮风的声音。]加百列,走进去。”伸手抓另一把,“咻,米迦勒,走进去。”为自己抓起另一把,“咻,走进那里面。”肯定的,有一天神要呼叫我,我可能还不到一把,他会在复活中将我召回到我的身体里。我们有大能的神作我们的神。我肯定相信那是神,然后消失不见了。
只要他想要用,他就使用那个身体,然后让那身体又回归尘土。只要他想要用,他会使用你,然后让你回归尘土。只要他想要用,他会使用我,然后让我回归尘土。但是,哦,那个荣耀的想法,那个荣耀的真理,有一天他要呼叫,我们必从尘土中起来。我们正在仰望那个时刻。
22

现在他在这里,撒拉……让我们插入一分钟讲讲撒拉。她坐在后面,说:“我不知道我丈夫可以招待多少狂热分子?”亚伯拉罕坐在外面,你知道,亚伯拉罕饶有兴趣。也许拿起苍蝇拍来扇,你知道,苍蝇飞走了,说……

哦,我看到天使拿起椅子,也许往后靠,背对着帐棚,撒拉透过帐棚听,你知道,有点偷听,你知道,透过帐棚听。那天上午她有点不好的情绪。
当你带着那种情绪上来,你就看不到东西,你不需要尝试;你最好留在家里;你得不到东西。回家……当你来教会,上来祷告,进入气氛中,带着期待的心来。
23

亚伯拉罕知道应许的时候临近了。必须是;他一百岁了。他随时期待着。他时刻留意。他跑进来,告诉撒拉:“我相信这就是眷顾我们的日子。”撒拉用那双大眼睛看着他,心想:“哦,亚伯拉罕,你已经说了很久了。”但你知道,如果神那样说了,当事情是那样的时候,时候就会来到。

天使拿起椅子,往后靠,说:“亚伯拉罕,既然你蒙神的恩惠,你是承受世界的,你要作多国的父,从你七十五岁起,你就这样相信(二十五年了),你等候从撒拉生的这个应许之子,现在我不会向你隐瞒我要做的事。明年这个时候,我要造访你。”
你知道,撒拉在里面,偷听,那天上午因为家里的光景而情绪有点不好,她心想:“呐,那岂不是一件愚蠢的事。想想在我们的日子,一个像我这样的老妇人,我现在九十岁了。我丈夫亚伯拉罕坐在那里,一百岁了。哦,我作为妇人跟亚伯拉罕已经五十年没有同房了。哦,我大约十七岁、他大约二十七岁时我们就结婚了。哦,那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瞧?当神说出来时,她让自己状况不好,接受不了。哦,你心里千万不要那样。要敞开心;准备好。她错过了。她没有看到。
朋友们,也许我们稍不留意,教会就看不见它。让我们不看教会的发型和新服装。让我们仰望圣灵以超自然的方式临到,兴起一些事情。
教会不需要翻新;她需要一次出生,需要圣灵进入教会,把人们领回来,相信超自然,持守并等候主的再来,好像主的再来随时临到,活在那样的状况里。
24

撒拉处在那情形里,说:“呐,那事怎么可能发生在我们现代的时候呢?怎么可能发生在像我这样的状况中呢?”但事情还是照样发生了。

亚伯拉罕在外面,带着期盼等候。你瞧,事情没有向撒拉显明;而是向那些仰望它的人显明。它仍是以这样的方式临到那些仰望的人。他正在留意,亚伯拉罕在留意。他说:“是的,我主,是的,没错。应许是这样,我一直都相信。”
主说:“亚伯拉罕,按照生命的周期(大约就是每个月的这个时候),我要造访你。你要得到那孩子。”
你知道,撒拉捂住嘴,[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心里暗笑。注意。亚伯拉罕现在得到了一个迹象。瞧,撒拉太慌乱了,太关心她所看见的新发型或别的东西了。
有时候,我们对其他有最大宗派的人感到太慌乱了,“他的会众穿得比我的会众好,”或者,“他们在街角有一座比我们更大的教堂。”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要神。我不管我是不是要在街角的煤棚里敬拜神。不管是在哪里,我要神。让我使我的心状况良好,即使我穿工装,也让我能留意神,看见他的运行,认出他,而不是让他过去。
25

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一个陌生人,以前从未见过他。“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怎么知道亚伯拉罕有妻子,怎么知道她的名字是撒拉?

亚伯拉罕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撒拉暗笑,神说:“她为什么暗笑呢?”亚伯拉罕抓住了迹象,他知道那是什么。撒拉没有得到,她甚至出来,想要否认。如果她不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神本可以因此击杀她。
许多时候,若不是因为耶稣基督的血,我们的不信就会毁灭我们。现在神不能毁灭我们,因为耶稣基督的血让神得不到我们。我们是基督的一部分,如同撒拉是亚伯拉罕的一部分,因为我们是基督的新妇。我们这些从神的灵所生的人,应该醒过来,摆脱我们的焦虑,留意主耶稣再来的超自然迹象,他所应许的迹象。
26

记住,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说同样的事要重演:“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神要藉着人的肉身运行,行他当时所行的同样的事。神啊,帮助我们醒过来!眷顾的日子就在这里!你说:“哦,神不再差遣天使了。”圣灵就是那天使。圣灵就是那一位。圣灵,耶稣说:“他,圣灵,当他来了,必做我所做的事。”他要与我们同在,也要在我们里面,要让我们想起他所教导的事,并把将来的事告诉我们。“我所做的事,他也要做。”呐,我们正生活在那个日子。我们正生活在那个时候。

留意。“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但你知道吗?在所多玛的另一类人并没有得到那个迹象,只有被召出来的那群人得到那个迹象,只有那些人认出了,只有那些人明白。今天也是这样。圣灵做他的事。许多人和世界上的多数人……世界成了现代的所多玛和蛾摩拉。你知道是的。
27

嗯,不久前我在洛杉矶的报纸上看到,(我正从洛杉矶飞过。)看到同性恋比前一年增长了百分之四十:男人领男人开房,把他们当作妻子一样同居,变态!那正是所多玛的罪。那是我们得到的东西。甚至我们的政府也充斥着这样的事。整个国家被同性恋包围了,共产主义和别的东西正在拆毁这国家。

杀死苹果的不是啄苹果的知更鸟,而是在核里面的虫子。我不怕德国或其他这些国家。毁掉这个国家的是我们自己中间的腐败和离开神。它使这个国家腐烂了。冷淡和形式主义进入圣灵充满的教会,使教会冷淡下来。就是这东西要毁掉我们。不要只是看地上的东西、世上的物质、了不起的工作。美好时光、大好承诺和各种的东西,你的眼睛要离开那些东西。要认识到这事实:神仍然是神,他是应许了迹象的同一位神。哈利路亚!我相信他在这里。你们相信吗?让我们低头。
28

天父,你是神,是永远的神。我在引述你自己爱子的话。他说那天在所多玛怎样,就在火从天上降下来毁掉这城市之前,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父啊,我们看到远处挂在架子上的原子弹,架设在海岛上,原子弹、氢弹要在地上炸出一个一百五十英尺深、方圆一百英里的坑,成千上万颗原子弹指向每个国家。潜艇在水下四处游行,多处有地震,空中的飞碟,天上有可怕的景象,人心惶恐,慌慌不定,邦国之间有困苦。神啊,然后你临到这里,带着圣灵出场,进入教会,带来所多玛的日子。

我们看到所多玛人的灵。女人在街上、在教会里,穿得不三不四,穿着各种污秽、不三不四的衣服,在街上诱惑男人,邪灵在她们身上,她们却不知道。好女人把自己的灵魂送入地狱,要在审判的日子为犯奸淫交账,虽然她在身体上像百合花一样纯洁,但她把自己置于男人面前。“凡看见妇女并贪恋她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太5:28]这妇人不知道她像那样穿戴,男人看见她,她就必须为犯奸淫而交账,因为她允许自己那样穿戴,摆在男人面前,诱惑男人……
29

神啊,看看这国家;主啊,看看教会,她轻易就把撒但的东西吞下去了。撒但用地狱的腐败喂养他们,成千上万人相信了。

主耶稣啊,我愿你来。主啊,我愿你来。你说若不缩短那工作,就没有一个肉身能得救。主啊,我们真的看到今天在我们自己里面,看到离道反教和冷淡。愿从这巴比伦逃脱出来的余剩的人兴起发光,愿你用神的大能充满他们,主啊,愿圣灵降在他们身上,行神的大事,把那些预定得永生的人再拉回到羊圈里。主啊,求你应允,求你应允。垂听我们的祷告。
30

今晚人们坐在这里;等一下我们要叫这祷告队列,人们要经过队列。父啊,我祈求你让人们上来,让他们知道我们正生活在……好像现代的所多玛和蛾摩拉。主啊,求你应允,愿他们看到被应许要藉着人的肉身造访的天使……主啊,我们知道那天使是从天上来的使者即圣灵。那是他,想要藉着我们成就神的旨意,呼召教会。主啊,求你应允,今晚再差他来,差遣那沾着尘土降下来显明自己的伟大的以罗欣来,因为他可以藉着尘土跟人交谈。主啊,使用在这里的尘土即那些奉献给你的人、被耶稣的血分别为圣的尘土。主啊,使用他们,让……

主啊,若是这里有不信者,就让他们看到时候临近了。他们在报纸上看到了,在电台和电视上听到了。现在,愿他们看到神的迹象,神正在呼召他的教会,给她最终的呼召,她所要接受的最终的迹象。我们已经有了医治、说方言、神迹等等;但那个造访是我们今晚所仰望的,主啊,求你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31

对不起,我留你们太久了。弟兄姐妹,我只是一团泥。你们不要在意我,而要听我所说的话。主的再来临近了。我不知道有多近;没有人知道,但我相信近在眼前了。我看到各种事都在发生。我要你们做好准备;我要你们真的割断……“放下各样的罪、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跑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赛程,仰望为我们信心的创始者和成终者耶稣。”[来12:1-2]看看他的……看看他的温柔和卑微;看看他的仁慈和怜悯;看看他的灵回到地上。那证明了他活着;他不是死的。他们甚至不能杀死那身体。他们真的杀了他,但神叫他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坐在神的右边。在他里面的灵,今晚仍在教会里。应许了……我们生活在末时了。

32

呐,我记不起那天晚上我们叫这祷告卡停在哪里了。我们还剩下一些卡。我们叫了一些卡……[原注:磁带空白。]阿们!阿们!

但愿如此。神以神秘的方式行事,行他的奇事。记住,写了这本书的圣灵,在所多玛那尘土里的圣灵,是今晚在这会堂里的同一位圣灵。他能行同样的事。你们相信吗?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可9:23]。
我要你们祷告,当我……我结结巴巴讲了这些话。他要我做一件事。我不知道是什么事。请跟我一起祷告,主要做一件不同的事;我不知道是什么事。只要敬畏,大家坐在位置上。只要……我们不知道等一下会发生什么事。我以前从未有过像这样的感觉。只要祷告,愿主神向我们启示。
33

是的,就是这样。我要背对着这群会众,让你们知道在所多玛、背对着赐下迹象的同一位天使,是今晚在这里的同一位天使。他不是你们的弟兄,他是你们的主,是圣灵。

呐,你们今晚在这教会这些片区的人,我没有说它会……有东西让我那样说,但如果圣灵来到这会堂,行事,像他在所多玛对蒙拣选教会、一群被召出来的人、从所多玛那群人中分别出来的人所行的……那是他去到的地方,亚伯拉罕……两位天使、使者下到所多玛去传道,但这位留在后面,跟教会、被召出来的教会同在。他赐给他们一个迹象,是……
34

呐,如果圣灵要做那件事,你们心里祷告,相信神,说:“神啊,我是亚伯拉罕的孩子,我全心相信,”让圣灵今晚来,在这里行事,像他在所多玛所行的,你们所有人会全心相信主吗?让我们……如果可以,请司琴去钢琴那里弹奏“至大医生”,只要轻轻地弹“至大医生,现今可近”,如果可以,请在我们祷告的时候弹。这是属灵的。

我记得不久前在印第安纳州福特维恩弹奏这首歌时,一件事发生了,一位没有领受圣灵的德美浸礼会女孩被圣灵充满,从钢琴边跳起来,跑开。大约五千人坐在那里,看到那钢琴继续弹奏“至大医生、现今可近”,人们从各处站起来,得了医治。一群福特维恩的阿们派和德美浸礼会信徒……“满有同情的耶稣。”
35

我要看着我在这后面的弟兄们。你们祷告。弟兄们,有一天我们都要在彼岸相遇。我们必须为我们的事工交账,我们是怎么待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们教导我们的人民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弟兄们,你们相信,是吗?

呐,等一下。我右边有人在祷告;是个男人。他在祷告,因为他病情严重。他得的像是膀胱病。他有肿瘤,做过手术。他上来做另一次手术,就是坐在那里举着手的男人。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请站起来。如果我们彼此是陌生的,请挥挥手。你相信神的同一位天使在会堂里吗?神祝福你,弟兄。接受……先生,你摸到了什么?你正在祷告,你是不是在祈求医治?哦,如果我站在这里,背对着你,在所多玛宣告这事的同一位天使,耶稣说末日他要在这里,就在他再来之前,各位,他在路上了。他要来了。是的。要祷告。
36

呐,坐在他附近,在他后面,是个妇人。妇人肋旁有毛病,有头疼。阿诺德太太,如果你全心相信……好的,我不认识你,是吗,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那是你的名字吗?那是你的情况吗?你正在祷告,不是吗?你摸到了一样东西。

坐在那后面得了高血压的男人,如果你相信,先生,你接受它作你的医治者吗?你接受吗?看着我,灰头发的先生。你能全心相信吗?先生,你会吗?好的,高血压必离开你。我不认识他,一生从未见过他。对吗,先生,我们彼此若是陌生人,请举手?那些人摸到了什么?
37

在这一切当中,我感觉到怀疑进来了。为什么你这么做呢?愿神怜悯!不要那么做!圣灵在这里,主如此说!

我看到我前面有个妇人。她抱着一个脑积水的孩子。孩子做过外科手术。孩子脑袋里有水。妇人坐在底下,抱着孩子。你知道我在跟谁说话吗?耶格尔太太,站起来,为孩子相信。
你相信主吗?你若能信……这里这个片区的人怎么样呢,让你们看到……只要留在一个片区……你们在这边相信。你们相信吗?
38

一位女士坐在……高血压。你若相信,女士。主啊,她是谁呢?伯利太太。伯利,全心地相信,你就也必得着医治。你相信吗?好的。

躺在这褥子或担架上的妇人怎么样呢?女士,看这边。你有祷告卡吗?我想你没有。哦,我不……我不认为……我想我忘了告诉你们祷告卡的事,你们没有一个人……你没有祷告卡。我医治不了你,女士。但你相信如果神会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愿意接受吗?你躺在那里会死去。那是一件肯定的事。你的身体里体液过多,是体液等等积压在你身上。那是……那是事实,不是吗?呐,我一生从未见过你。这是第一次,你若全心相信,不疑惑,那体液就会离开你,你就可以回家,痊愈。
你相信吗?你相信主的天使在这里吗?你们有多少人是信徒,请举手?呐,请互相按手。如果你们是信徒,就按手在对方身上。
哦,神啊,圣灵在场,被应许的天使,耶稣说他会在这里,像在所多玛的日子一样。主神啊,让撒但离开这群人。我将他们和他们的热心摆在你面前。
撒但,从这群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那些人,从这会堂里被驱除出去,耶稣基督永远得着荣耀和能力。
呐,如果你们全心相信主,相信他医治你们,圣经说:“这些神迹……”是的,女士,从那褥子上起来,回家。就是这样。你们相信吗?那就从各处站起来,接受耶稣。主的天使在这里。我宣布医治的祝福和全能神的能力在你们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