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313 你们要听他

1

[原注:磁带开始不全。]……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们起来。[原注:磁带空白。]弟兄们,你们上前来,我们可以按手在这些人身上。我知道在这事上……我们总是听他们问:“你膏抹那些衣服了吗?”许多人膏抹衣服,那没问题。神祝福了它。但如果你去看圣经,保罗并没有膏抹衣服,乃是从他身上拿了衣服。瞧?所以我们现在要为衣服祷告,你们每个人跟我们一起祷告。让我们低头祷告。

我们宝贵的主,今晚我们站在你怜悯的影子里,作为永生神的教会我们要为放在这里的这些宝贵衣服、手帕和小包裹祷告。父啊,我们祈求你祝福它们,不管它们放在谁的身上,愿圣灵降在他们身上,并愿他们得医治,从一切的病痛中得释放。我们作为相信的弟兄姐妹凭着信心按手;我们凭着信心这样做,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

谢谢你们,弟兄们。请坐。我想这样说:我在凤凰城举行了很多带来更多人群的聚会,我从未有过比这更愉快的停留。这是我曾经历过最伟大的一次团契。我们访问了不同的教会。我们跟神召会进去……我记得第一次跟肖斯弟兄个别见面。我不这样说,他站在这里……但当你能听到不同信仰的其他传道人(不只是同样的信仰,但是不同的宗派)说他的好话,好人。是的。其他人也许会在圣经的教义上不同意他,在业余的小事上不同意他,却说:“伯兰罕弟兄,那是个敬虔的人。”所以,我们为神召会、全城的所有人、不同的神召会等等的合作感谢神。愿主丰富地赐福他们。

3

当我们在这里,我们必须从神召会来这里,为什么我们……那是件跨宗派的事务。我们发现有不同的团体。我很高兴有不同的团体,也很高兴神把我们造得不一样。神是一位多样化的神。他有高山和小山,他有……他有沙漠,有沼泽;他有白花、蓝花、红花,他有小不点的人,有高大的人,有矮小的女人、肥胖的女人、瘦弱的女人,哦,各种不同的人。他是一位多样化的神。一些人是红头发的,一些是黑头发的,一些人有波浪式的头发,一些人根本没有头发。哦,他真是一位多样化的神。瞧?他随心所欲地创造那些东西。

4

我就是这么想的。神造白人、棕色人、黑人和黄种人;多样化的神。瞧?我们的教会有差异。我们一个这样,一个那样,但我们都是人。黑人可以给白人输血,反起来也是,印第安人给白人输血,白人可以给印第安人输血;因为神从一个血脉造出万族的人。所以,他造我们成为一人。

正如所罗门殿的石头在全国不同地方被切割出来,但当它们聚在一起(它们是不同的石头),到了它们砌在一起时,它们都是石头嵌在石头里,四十年建造的时候没有用锤子、没有用锯。我相信当神准备接走教会时,我们不会争论我们是不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不管我们是什么,都聚在一起。
5

上个礼拜天,我在富勒弟兄的信心堂有一段美好的团契。富勒弟兄是个很好的人。他代表着跨宗派。你知道,他们所信的被称作是独立教会。他和格鲁默弟兄他们都是独立派的弟兄,一群很好的人,很好的基督徒,受到很好的欢迎。

今天,我跟奥特罗弟兄在一起,当我最早来凤凰城时,他和墨西哥人加西亚弟兄赞助了我。在上面的……奥特罗弟兄有耶稣之名教堂。今早我们在那里确实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圣灵在那里。他们有唱诗班,我有一整段他们的录音,我还等不及回家……他们唱那首“上,上,上,上”。我喜欢那歌。
你知道,我里面有个喜欢拍手的南方人,你知道,你知道,这感觉像是我的宗教信仰。所以今早我们在那里跟我们的奥特罗弟兄有一段美好的时光。主以伟大的方式与我们相会。那个方式……
6

他代表联合五旬节派教会,其他人代表独立派教会。这里的弟兄代表神召会;我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体的,都拥有圣灵。下次回来,我想跟别的教会相处,就是跟我还没有相处的教会。只是为了让你们知道我们爱你;不管你相信什么;还是你相信谁。很好。是你相信谁。我们都相信主耶稣基督为我们的救恩。不倚靠自己的行为或我们跟教会的关系,而是倚靠耶稣死在各各他时为我们所成就的一切。

7

这么一群优秀的人参加了聚会。这些人,他们许多人在这场聚会期间关了自己的教会。我们为此感谢你们。基督徒商人会的分会在这次逗留期间组织起来了。我喜欢这样。我很高兴我在这里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我支持基督徒商人会,只要他们继续那样推动,帮助教会,不是取代教会,而是帮助教会给商人带来团契。嗯,商人可以向商人作见证。会的,如果它像过去那样运行,就会建立教会,使它更大。我们感激任何建造神国的东西。

8

我还要感谢你们每个人的友好合作,一个接一个晚上来。这大约有十五场聚会。我的小儿子约瑟,当我们听到印第安纳州下了十八英寸厚的雪时……紧急状态,学校都关闭了等等。

我的小儿子约瑟说:“爸爸,为什么我们不能呆两三天,再去南山猎大毒蜥呢?”他是很精明的男孩,四岁了。
我说:“宝贝,我很想那样做,但姐姐必须回去上学。”然后我们必须跟罗伯茨弟兄和欧斯本弟兄以及整个地区完全合作的众弟兄直接回到图尔萨。人们以那个方式聚在一起,真是太好了。那正是我活着要看见的事,就是弟兄们可以把手伸到篱笆对面去。是那样的;是那样的;是那样的,成为弟兄们。
我们一心一意,团结攻敌军;
信仰盼望相同,爱心亦一致。
这群前进的伟大基督精兵,正是我们所仰望的,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9

呐,我要感谢你们所有人。他们刚告诉我,此时(大卫弟兄和我事工场上的秘书梅西尔弟兄)告诉我,说你们给了我两笔这场聚会的爱心奉献。谢谢你们,我宝贵的朋友们。那笔爱心奉献将被放在伯兰罕堂基金会里,用于赞助聚会。我领取一份薪水:一星期一百美元。所以,那笔奉献将用于神的国。

在其中的每个教会,今早在奥特罗弟兄的教会,上礼拜天下到富勒弟兄的教会去时,我尽力不让他们那样做,但他们……我还没进门的时候,富勒弟兄就把一张支票交在我手里,我忘了是多少,大约是用于宣教的一百美元。今早,奥特罗弟兄的教会给了一百零一点一五美元宣教的奉献。秘书收下,放进了基金会里,差遣我们去海外传福音。有一天,我祈求在天堂那些钱将成为你们在彼岸永恒之家的灰泥。
10

我们感谢你们所有人的友好合作,感谢你们购买磁带,感谢那些书等等。他们只要照顾好自己。有时候我们必须让布道会把那些书收起来,因为如果有人没钱而他们又想要那些书,不管怎样他们都可以免费拿到。是的。这不是我的主意……这样我就能够得到足够的钱把它们再次印出来。我们……小伙子们出售那些书领取很少的薪水;他们都是为教会基金会工作的。

教会……如果你想要那些东西的收据,我们在华盛顿特区有一个号码,你可以从华盛顿特区正式拿到收据,免除你的所得税。
11

再次为你们所做的一切感谢你们,感谢那些作引座员的和在祷告队列里帮忙的好人;最重要的是,我们从自己个人的内心深处感谢神,感谢他的同在在每一个教会里,在这个礼堂里。一晚接一晚我们看到他伟大的手带着怜悯伸出来,医治病人,证明他的显现,他的再来临近了。

今晚我想要求,礼堂—这个竞技场几乎挤满了,今晚我想,我要请你们大家为我祷告。可能是在以下几天或下星期,三、四、五个星期,杜波莱西弟兄和我自己要去欧洲(穿越整个欧洲)聚会。也许夏天晚些时候,要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基督徒商人会想要在(叫什么名字?)古巴呆三十天,那里的政府邀请我们去,还有海地和那里的那些地方。然后我们去迦勒比群岛和波多黎各,赞助葛培理的同一群人在那里跟我有一场聚会,我们想要整个岛……形成一个圆圈,这地方一个晚上,那地方一个晚上,然后再回到棒球场,在棒球场举行一场大聚会。他们对聚会等等的伟大称赞……哦,庄稼真的熟了,做工的人少。让我们求主……
12

我要感谢我所探访的那些家庭,他们那么好,特别是夏里特弟兄和姐妹、威廉斯弟兄和姐妹,以及各处的美好团契。我们肯定全心地感激你们。我代表我妻子、我家人、我儿子、大卫·杜波莱西弟兄、罗伊·博德斯弟兄、我的同工吉恩·高德弟兄、利奥·梅西尔弟兄那样说。全体工作人员……索斯曼弟兄(弗雷德·索斯曼来自加拿大)也是教会的工作人员,是基金会的一个理事。我们从心里感谢你们所有人。愿神与你们同在,我们希望,若是可能,在耶稣再来之前,再回来跟你们在一起。愿神祝福你们,使你们的教会兴旺,愿许多的灵魂得拯救。

13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天父,我们肯定要感谢你。因为一直都是你的恩典为我们做了这一切的事。主啊,我们这么做,来这里跟众教会和弟兄们团契;与宝贵的灵魂再相会。我们觉得就像保罗那次所做的,当时弟兄们一直跟随他到海岸,然后跪下来祷告。主啊,那同样的灵就活在凤凰城这里的男人女人里面。当我们看到他们,又开始团契,谈论你和你的再来,传讲神的道,看到你生病的孩子得到帮助,众教会被建造了,有新的成员进来,我们如此地感激你,主啊。那是奇异恩典。

我们祈求你祝福这城市并所有的传道人,愿教会藉着耶稣基督成长兴旺。
14

呐,在这场复兴的结束语中,我们来就近神的道。父神啊,我们要你下定论。我们要感受到你的祝福降在我们身上,听见你的声音今晚再次向我们说话。当我们努力读你神圣、圣洁、默示的道时,我们祈求圣灵拿起神的道,照着每颗心所渴望和需要的,分别将这些话分解给他们。愿种子落在肥沃的地上,长成救恩的大树。主啊,求你应允。当我们进入以下的聚会中,求你祝福我们,帮助我们。我们奉你亲爱宝贵的儿子主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15

今晚我想翻到《马太福音》17章,拿几节经文来读一会儿。当你们翻的时候,我还想对会众说,我感激你们对我同工大卫·杜波莱西弟兄的赞许。有人告诉我关于他教导的一些好事……我为你们的赞许感谢你们大家。我肯定那会对你们有益处。

呐,《马太福音》17章,从第1节读起。
1过了六天,耶稣独自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上了高山,2 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象,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3 看哪,有摩西、以利亚向他们显现,同耶稣说话。4 彼得对耶稣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们在这里造三座帐幕,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5 他还说话的时候,看哪,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一个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
16

我想选最后几个字作题目:“你们要听他。”今晚我带了一个很小的题目回来给这么一群会众:几个字。但它们是……如果今晚我们能顺从那几个字,你就会看到五旬节在这会堂里重演。题目很小,但是,哦,那里面有足够的能力让圣经剩下的部分跟它连接。“你们要听他。”没有太多的字。

有时候我们发现有同样宝贵信心的弟兄们……我自己听过这话,他们会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不相信我继续走下去有什么用处。我去听过葛培理弟兄,哦,有几千人。我出去听我们最尊贵的弟兄奥洛·罗伯茨,几千人挤在帐篷里。所以,似乎我这一小群人意义不大。”
但你大错特错了。你欣赏你的手指吗?你不想要你的手指说:“因为我不是眼睛或耳朵,我再也不动了。”它是如此地不一样。
17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已故的乔治国王和他宝贵的妻子曾经去加拿大访问。国王当时患了多重硬化症,后来他打电报来,我有幸为他祷告,收到他的一封信。那天他要经过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温哥华,他坐在马车上,乘车走在街上。所有的人都放学了,老师们……他们准备看望国王,享受一段美好的时光。

我记得我的同工厄恩·巴克斯特弟兄。巴克斯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当我站在那里,看到国王经过,他可爱的妻子穿着漂亮的蓝色裙子,我噗哧哭了出来。”瞧,那对他意味着一件事:那是国王和王后经过。
我心想:“要是看到英王经过(加拿大人是他的部分臣民),如果他们会有那样的感觉,看到英王经过,情感会涌上来,当荣耀的王经过时又会怎样呢?”
18

小孩子们都分到了一面英国小旗,当国王经过时,他们要挥动这面小旗,唱:“神拯救国王,”当他经过的时候。时间到了,国王从街上经过,进了他的宾馆,或他要停留的地方,小孩子们要返回学校了。某所学校,除了一个小女孩,所有的孩子都返校了。老师为此很是不安,她跑到街上寻找那个小家伙,发现小女孩站在电线杆旁边,靠在电线杆上,把心都哭出来了。所以老师跑向身材矮小的小女孩,抱起她,她正在哭泣,好像她的心都要破碎了。老师说:“宝贝,你在哭什么呢?你没看到国王吗?”

她说:“是的,我看到他了。”
哦,老师说:“他经过的时候,你挥动了你忠诚的旗帜吗?”
她说:“国王经过的时候,我向他挥动了我的旗帜。”
“你看到了他吗?”
“是的,我看到了他。”
然后老师说:“你为什么哭呢?”
她说:“老师,我看见了国王,但我太矮小了,国王没看到我。”
19

耶稣不是这样的。不管你多么渺小,他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事;都记录在天上了,你的账目就跟葛培理的或奥洛·罗伯茨的一样,或其他任何举行大聚会的人。有时候不是我们所做的大事,而是我们留下没做的小事。

呐,耶稣不看重团体。耶稣遇见过各种的团体,各种规模和各行各业的人。我们有记录,一次他跟五百人聚会;有时候跟几千人聚会。我们看到他一次跟十二个人聚会;有时候一次跟三个人,甚至是一个人。不管团体的规模,重要的是耶稣在那里跟那群人聚会。不管你的教会多么小,或多么大,你向多少人讲道;问题是,你交托给神,以至耶稣在你的一群人里面见面了吗?
20

这一定是个特殊的场面,一个伟大的场面。后来彼得称那是圣山。呐,我不相信彼得是指山为圣的。我相信彼得是指圣洁的神在山上遇见他们。不是圣教会;不是圣人;而是圣灵在人里面,使他成为一个人物。不是教会,不是人;而是圣灵。

当神开始做任何重大的事时,他通常都先在天上宣告。这一定是个特殊的场面。他们上到我们称作变像山的地方。几天前耶稣刚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先,必看见神的国大有能力临到。”
21

我相信作为……也许所有的传道人或他们许多人都知道这场面是指基督再来的次序。他们首先看到的,次序如何,他们看见了耶稣,就是那要显现的,然后他们又看见了得荣耀的耶稣的到来,还有摩西和以利亚,再来的次序。当他们回头看时,只看见耶稣,当他们再看的时候。

呐,我们发现耶稣领他们上山是为了一个目的。他带了三个人。在旧约和新约,三是个确认。“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那是在旧约里,也是在新约里。我们注意到,耶稣随身带了彼得、雅各和约翰:三个地上的见证人作证。神在山上有:摩西、以利亚和耶稣作天上的见证人。神就要做一件大事。
22

我认为神在这里做的事,其中一件,我想叫你们注意,我相信神要设立或遵循自己的律法。神必须遵循自己的律法。他必须活在自己的律法里。故此,我相信耶稣比先知大多了。耶稣是成了肉身的神。神不可能差遣另一个为男人女人所生的人取代他来吞灭死亡,因为神必须承担自己的刑罚。神不可能在灵里死去,所以他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以便可以承受死亡,我们的定罪被担在了他宝贵的身体上,他为我们所有人受死。在那宝贵的身体里(今晚这身体坐在至大者的右边),神不可能再看到疾病;它已经被定罪了。神不可能再看到罪;它已经被定罪了。赎罪祭摆在那里,主耶稣受压伤后又被击打的身体坐在天上神的右边。就是这个使我们拥有信心,因为他坐在那里,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

23

神还在这里做了我们在圣经中所说的设立儿子。呐,在旧约,当一个孩子出生(一个儿子生在家里),当然儿子一出生就是儿子。他是父亲的儿子。然而,在他承受父亲的王国或财产之前,他必须先被抚养大,受试验。父亲必须找出这儿子是真正可以继承父亲产业的,还是一个码头工人。如果这儿子没有资格接续父亲的位,他就决不可能是继承人。但如果他有资格接续父亲的位,那么,父亲所有的都要交给儿子。

我认为我们许多五旬节派的人就是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我们认为,当我们成为神的儿女,问题就解决了。我们才刚进入试验的地方。卫理公会说他们一叫喊,问题就解决了。路德派相信因信称义,以为问题就解决了。不管神把你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你仍在成长,走向完全。在耶稣再来之前,我们永远达不到完全。
24

呐,在旧约,神让他王国的人接受命令,就像他自己的王国在旧的律法下一样。呐,父亲拥有一块地,地上有几个雇工等等。我们注意到在钦定本《约翰福音》14章,我们在那里读到,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那听起来奇怪,不是吗?家里有住处。我不知道在莫法特(我正在读其中一卷,译者之一)是不是使它比那个更可笑。他说:“在我父的公寓里有许多套间,”好像我们要上那里去,有要付租金的套间。不,那大错特错了。

在钦定本译者的日子(有人告诉我),他们用当时的语言翻译。呐,在英国,国王其实就是父亲,他整个的领地就是他的家庭。那跟旧约完全一致:父亲有他的领地,他是这个领地的统治者。孩子一出生,父亲太忙于别的事,他给孩子找了一个师傅或养育者。他知道这个孩子要准备继承他所有的一切。他的财产,他的好名声,他所有的一切都要给这个儿子,他寻找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学校老师来教那孩子。
25

神也是同样对待他的孩子。当一个人生在主耶稣的身体里,成了神的儿子,神从天上找他所知道的最好的师傅来管教他的孩子。神不是让一个主教,而是让圣灵来管教教会,养育教会相信神属灵的事和超自然事件。他不会让一个不信的主教来管教教会,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所有超自然的事都没了。神不会那样做。圣灵被差遣来管理和引导教会。神把教会交给圣灵来做这事。

26

父亲不会找一个试图在帽子上添一根羽毛的人(正如我们说的),说:“哦,他会……他知道我是父亲,所以他会……这儿子……变节者……他会上来……(在帽子上添一根羽毛),’哦,你儿子做得很好。’”父亲不会那样做;他找一个会告诉他实情的人,因为他想自始至终都准确地知道那孩子的福祉。那正是神所做的事。他从未把孩子托付给任何教皇、主教或其他任何东西;他差遣圣灵降在教会身上,成为教会的教师和养育者。因此,圣灵必对神诚实。

27

呐,这位养育者,这位师傅,应该来带话给父亲,告诉他孩子的进展如何。若是孩子行为不端,小男孩对他父亲农场或王国的事怎么也不感兴趣,那师傅一定会脸红。

当圣灵像以往一样带着低垂、羞辱的脸去到神的面前,不得不报告今天我们在教会中的冷淡,他今天该有怎样的感受呢?我们已经把圣灵的洗丢在一边了,众教会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他一定会脸红地说:“你的女儿穿着不道德。”他一定会脸红地说:“你的儿女彼此认同的时间甚至不能长到可以举行一场聚会。”他们正在取笑你的被呼召出去和被圣灵充满的子民。圣灵带着像这样的信息去到神面前,该有怎样的感受?回去说他们有敬虔的外貌……他们再也不相信超自然。星期三晚上他们甚至不到教会;他们留下来看一些喜欢的电视节目。那一定是……
28

“你差给教会来证实你所应许的话语的恩赐,人们却离开它,称之为魔鬼的工作。”呐,记住,圣灵必须把每个自称的基督徒对此所说的一切话都带到神那里,因为他差遣……

哦,天父可能说:“你努力过吗?你敲了心门吗?”
“我一夜又一夜地敲,他们不肯听。”他该有怎样的感受?怎么能……他信任我们。就像他对亚当和夏娃做的,把他们放在伊甸园,相信他们会正确,顺从他的道。他们却堕落了;人手里一拿到东西,每次他都会跌倒。他自己持守不住。需要神来持守我们。
29

我们又注意到,如果那男孩是个好男孩,会怎么样呢?哦,老师就会挺起胸,走到父亲面前,说:“先生,我太高兴我能带给你这个信息了,你儿子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他真是聪明极了;就像你一样。他是个……就像我们说的有其父必有其子。他酷似你;他跟你爱一样的东西。他行事,就跟你在那里时行的一模一样。”

那是圣灵想要在神面前见证的那种教会。耶稣说:“我所做的那种事,你们也要做。”那是圣灵想要在神面前见证的那种教会。
30

如果那孩子(那儿子)不顺从,是个不顺服的儿子,他就只是儿子;他虽然还是儿子,但他没有基业。

呐,我们不想呆在那个位置上。教会在路上本该比今晚往上多走一千英里。五旬节的祝福降在美国这里的人身上已经有五十年了;如果有的话,我们是在衰落而不是在前进。“伯兰罕弟兄,你为什么传讲这样的话呢?”我想要看到神的教会带着深深的真诚;我想要看到老式的祷告会。我想要看到他们不能离开教会的那些时间;他们只是整夜呆着,祷告禁食,大声呼求,直到神应允了。不再是那样了,似乎爱已经离我们而去了。神的爱……只是爱……
嗯,真基督徒几乎等不及了:当铃声响起时,他就坐在前排座位上,手里拿着歌本准备好了。但现在,我们说:“哦,我不知道。”
福哉,爱的捆绑,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相处,同心合意,在地如同在天。
我们离别之时,内心难免依依,
身虽远离,心仍契合,希望再会有期。
真基督徒就是这样,是一个活的经历。五旬节不是一个宗派;五旬节是任何人都可以拥有的一个经历,如果他们希望得到的话。它是你所经历的东西即圣灵。
31

呐,当这个男孩,如果他那样上来,没有变得顺服,没有他父亲的行为,不想以他父亲行事的方式料理父亲的生意,那个儿子便错过了他一切的基业,另一个兄弟就得取代他。

呐,今天,如果我们试图在普通的教会信条或神学下把教会带到神面前,那不是耶稣把教会带到神面前的方式。神想要教会被圣灵充满,行他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那是这位教师即圣灵想要呈献在神面前的那种教会。
32

正如一次我在这里告诉你们的,契约……在旧约,当契约被写下然后撕开,后来又合在一起时,它必须吻合。每张纸必须吻合,整个计划必须一致。从以撒到基督,神都跟人们确认他的约;在各各他,神将弥赛亚撕开,把身体取走,让他坐在自己的右边,差遣圣灵降在教会里。教会必须拥有同样的灵,行耶稣所行的同样的事,不然教会永远进不了被提中。吻合……

把这张纸拿去撕开。呐,你无法模仿它,即使你想模仿。它必须回到同一张纸,那些字母才会跟原来的一模一样。教会也必须是这样的。耶稣总是以父的事为念,行父眼里看为正的事,不是做这做那,不是以教会要做的事为念,而是以父的事为念,耶稣有见证:“我总是做父所喜悦的事。”
预表,以诺在被接升天之前……以诺与神同行五百年,便得了神喜悦他的明证。他是被提教会的预表。哦,但我们缺少了。
33

那孩子……神必须养育另一个孩子。如果五旬节派让神失望,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神能从路德派、浸信会、长老会中召出儿子来;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有人会看见异象,接受它。

我不是要震聋你们或吓着婴孩,我有许多的蒸汽,必须从某处吹出去;蒸汽积聚了。我觉得很好,觉得兴奋,因为我知道写了这道的圣灵正在这里证实它,“一字一字,一词一词,命上加命,令上加令,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善美的要持守,因为我要用结巴的嘴唇和另一个舌头对这百姓说话,这才是安息,安息日。”他们竟不肯听这些话;因为道是一字一字、命上加命地临到。
34

呐,如果那孩子后来不顺服,不以父的事为念,神能为自己兴起另一个儿子。那正是神在历世历代所做的事:兴起一个路德;兴起一个卫理公会;兴起一个拿撒勒派;兴起一个天路圣洁派;兴起一个五旬节派。他必须继续兴起,兴起,兴起,直到他得到一个。哈利路亚!神啊,我希望活着看到那个教会,她在复活的能力和美丽中兴起,有神的大能藉着她运行,神迹奇事随着信徒,就像在新约里一样。神以他的能力和大能……哦,太好了!

35

如果这个教会顺从了,师傅多么喜欢去到父面前,说:“哦,他真是太棒了!为什么你……他做事的方式跟你一模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父啊,你的那个儿子在下面办事,逐字逐字地照着你的指示,照着你行事的方式。”就是那种的教会;那是一个教会。

36

父亲会这么说:“我肯定为那个儿子感到骄傲。”你知道发生的事吗?当他获得了教育、训练……然而他还不能掌管所有的权柄;他还没得到。他仍是个儿子,但他还没有被设立。呐,你们传道人知道我讲到哪里了:设立儿子。

呐,如果那儿子被证明是正确的那种儿子(爱父亲的事业,持守父亲的指示),以后某一天父亲就把那儿子带到公众面前,让他坐在一个高位,给他穿上一件漂亮的衣服,他就得到了他们所说的儿子的名分,或设立儿子,给他定位。
他们有一个仪式,然后父亲说:“这是我的儿子,我提名他,或给他定位。”如果他们当时有支票,那儿子的名字在支票上就像他父亲的名字一样有效,因为他被设立了。儿子可以解雇他想解雇的人;可以雇用他想雇用的人;他完全拥有他父亲的一切。
37

呐,你瞧,耶稣已经向神证明了他是正确的那种儿子。神带他到山顶上,带了见证人到那里,天上的见证人和地上的见证人,神给他穿上不朽坏的。当门徒抬头看时,他们说:“他的衣服明亮如日头。”一件超自然的事发生了。他的衣服闪光,如日头在正午,洁白极了。神给他穿上那件不朽坏的袍子,表明神悦纳了他。

那是有一天神要在地上对他的众子们做的事。他要把你们教会叫到一边,如果你单单顺从他,持守在他的道上并且相信它。神必在耶稣基督再来之前设立教会,他要设立教会。基督里面的一切权柄都要在教会里。神所有的一切,都倾倒在耶稣里;耶稣所有的一切,都倾倒在教会里。神想要他的工作成就,他差遣一切进入他儿子里;儿子想要工作成就,差遣一切进入教会里。“到那日,你们就知道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我在你们里面,你们也在我里面。”到那日,因为在耶和华神里面的同样的能力,降在耶稣基督里。降在耶稣基督里的同样的能力,降在基督身体中被设立的儿子里。
38

设立儿子。带他去到某个地方,在天使面前举行一个仪式,给他定位在基督身体里的位置上。以后那人就有了权柄。让我这样说,即使你们从今晚起把我看作是个狂热分子。我所讲的同一件事必要成就。必有一个能力被放进教会里,现在正在进来,圣灵要大大地膏抹人们,以至他们要说出神的道,道立马就会创造出自己来。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像这样的能力进入教会里。我确凿地知道这点。

“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给教会定位,圣灵全备的能力进入教会里。那时批评者要闭口。那将是很短的时间。耶稣从山上下来,直接去了各各他。注意,它不会持续很久,但它必定会在这里。
39

呐,当超自然的事在委身中成就……当超自然的事成就时,它令人兴奋,使他们全身兴奋,发狂。当摩西在埃及行了超自然的事时,就有一大群混杂的人跟他同去,在营中引起了麻烦。你们知道这点;所有的圣经读者都晓得这点。它产生了一大群混杂的人:信徒跟不信者混在一起。后来在营中引起了麻烦。当超自然的事成就时,它使人们兴奋,他们就出问题了。

同样的事发生在你们五旬节派领域里。超自然的事成就了。神倾倒了第一样东西即圣灵的恩赐,让人们说方言。后来他们在说方言上有了许多的模仿、属肉体的攀比。人们下去,反反复复地说一句话,直到找到了某种要说的语言。或者超自然的事以任何方式开始成就,就会有人试图模仿。
40

你知道神从未把两个人造得一样吗?全世界没有或从来没有两个人有一样的拇指指纹。神造人是不一样的,他有多样的恩赐,把恩赐差给教会。但我们只是扣紧一个恩赐,就这样了(你瞧?),你并没有得到圣灵的智慧。故此,神不能把我们放进我们在他身体中所该在的位置。因为一个人得了这种恩赐,另一个人得了那种恩赐;再一个人得了另一种恩赐,等等,但都是同一个身体。而我们却想要跟另一个一模一样。你不能那样做。你必须使用道的智慧。圣经就是我们的蓝图。

41

呐,当这儿子被设立……神照他给众子颁布的同一律法设立他的儿子。呐,正如他颁布不顺服就是死亡,神下来,成了肉身,亲身担当了不顺从的罪,为他处死(或者说人类给自己带来了死亡)的人类受死,为人类担当了死亡,使他能救赎他们。

在神拥有的旧约律例—设立儿子上,神下来设立自己的儿子。正当他们上山时,突然,主的天使来了,主的能力荫庇他们,耶稣的衣服开始闪光如日头。他们看到摩西和以利亚向他显现,跟他说话,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他了,他一直都顺从。当时他是神的儿子;神在设立他自己的儿子。听着:你们要听他。
42

呐,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当超自然的事成就时,彼得全身兴奋了,说:“我告诉你我们当做什么;我们在这里搭三座棚,建三个不同的宗派,三座不同的帐棚。我们要一个想守摩西律法的,要让他们在那帐棚里拜神。一个想守先知说的话;我们要让他们在这帐棚里拜神。还有一个要相信耶稣说的话,我们要把他们留在那帐棚里。”

我太高兴神阻止了那事。如果我们守了律法,会怎么样呢?律法有公义,却没有怜悯;你不能靠律法得救。律法里没有救恩;律法只会定你的罪,告诉你说你是罪人,犯了罪,却没有怜悯。它是将你投入监牢的警察,却没法放你出来。我很高兴我们不需要听摩西,因为他带来了律法。
43

众先知是公义。我不想要神的公义。不,我想要他的怜悯,而不是公义。如果我要公义,我就会被定罪;我要怜悯。我不求神的公义;我求他的怜悯。摩西或以利亚,是支持众先知的一个人。他上了山,坐下。没有人敢靠近他。一个疯狂的王差遣了五十个人,以利亚说:“我若是神人,就让火降下来烧灭你们。”公义,我不要公义。

但彼得还没讲完那三个不同的帐棚,有声音从荣耀中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摩西走了;律法走了;众先知走了;但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不管你在哪里:“你们要听他。”不管任何东西说什么,妈妈说什么,爸爸说什么,律法说什么,别的东西说什么。“你们要听他。”他是永久的声音。神把他定位为你的中保、你的父、你的神。“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
44

朋友们,当我环球旅行时,我发现这个国家和这个世界的百姓那么渴求真实无伪的基督信仰。我们已经有太多的假装、太多的做作、太多的模仿,以至世人真的渴求看到真实的东西。

那天,葛培理先生任凭那帮异教徒站在那里向他挑战他所传讲的福音,何等的打击!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我相信我会像希伯来少年一样,“我们的神足能够救我们脱离那东西。”我决不会任凭福音被践踏。
瞧,朋友,已经到了一个地步,世界太可怕了,它要让你证明你所站的每一寸土地;撒但要这样做。时候到了,模仿和属肉体的思想要从基督真实无伪的身体上割除。他要有一个纯洁、神圣、充满圣灵的身体,在他的灵里行走,行他所行的事。要忠实于那个。
45

想要真实的东西。他们正在饥渴,寻找真实的东西。他们不想要心理学;他们不想要知识的讲演;他们想要一些让他们放心的东西,一些使这本圣经又活起来的东西。

当我在印度孟买下了飞机,我们在那里有最大的聚会,估计一场聚会有五十万人参加,我在四百多个宣教士聚集的泰姬宾馆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那里卫理公会教会的主教。他对我说:“伯兰罕弟兄,在你关于神医治的教义上,我可能不同意你,”他说:“但你得了一个好名声,我要你保持那名声清洁,因为它是给这些人的东西。”他说:“但在这里你决不要称自己是宣教士。在你们成为一个国家之前两千年,我们就有了圣经。”
是真的;圣多马出去,把福音带到了印度。但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把它变成了一个知识的神学,它就摆在那里。
他说:“我们在印度这里听说,神已经赐给你一个恩赐,使这本圣经又活出来。那正是我们感兴趣的事,使圣经又活出来。”那正是饥渴的心所要的,就是看到圣经成为真实的,看到神出场,像以前一样行事,活的道对我们成为活的东西。渴求真实的东西。太多的模仿。
46

我不知道我以前有没有跟你们讲过这个小故事;可以再讲一遍。大家都知道我打猎;我生来就喜欢打猎,忍不住。一天,我跟一个人在北方的林子里打猎,那是个很好的猎人,一个非常擅长追踪的人,一个真正的神枪手。他是一个你不用一直搜寻的人;他知道他在林子的哪里。我喜欢跟他一起打猎。

我们要分手时,我会说:“我要在二十英里外的某个地方或某处与你相见。”他准会在那里。所以你决不需要担心他会转错方向或迷路;他自己是半个印第安人,了解林子。所以他……
47

一天,我上去跟他一起打猎。但那是我一生曾遇见的最卑鄙、残忍的人。他喜欢射杀小鹿(就是幼鹿),只是要让我感觉不好,因为我是个传道人。他会取笑我,说:“哦,你是胆小鬼。这就是你们传道人的问题;你们都是胆小鬼。”

我说:“伯特,不是那样的。”
他说:“我还以为你是个猎人。”
我说:“我是个猎人,但我不是杀手。”我说:“我不相信……我相信那是谋杀,那样做是因为卑鄙。”
48

我不相信杀死动物就像打靶一样。如果有什么人是谋杀犯,就是白人。带他去非洲一次,观察他;只要他能射杀,杀死,他都会杀死。是的。他里面就是这样,他的本性就是要那样做。杀光……

这些可怜的印第安人坐在这里,白人消灭了他们的野牛和鹿;剥了骨头等等,射它们作靶子。难怪他们对此有了不好的感觉。神赐给他们继承权。我们却把它们当靶子。那是个耻辱,是丢脸的,是国旗上或任何东西上面的污点。但只是要作一个杀手……
那就是伯特,他只是个杀手,杀只是为了取乐,一天杀四、五只幼鹿,只是为了取乐。有一年我上去那里,他制作了一个小口哨,你知道,听起来像是一只幼鹿喊着要妈妈。他拿给我看,我说:“伯特,你不会用那个吧。”
“哦,”他说:“管你自己的事吧,传道人。你太胆小了。”
我说:“伯特,你会那样做吗?”
“哦,”他说:“只管跟我来看。”
49

那天我们去打猎,大约有六英寸厚的雪,是个适合追踪的天气,但是鹿,经过几次射杀之后,那些白尾鹿是那地区真正野生的。它们可以藏起来,你无法捕捉到它们来救你的命。白天它们不会出来;它们不会出来。所以,如果它们出来,你就会在黎明的时候打中它们,或在夜幕降临之前。那是你发现它们的时候。我们一直打猎到大约十一点,一点踪迹都没看到;我们上去的时候,天已经迟了。

在路的北边,打猎季节已经开放了两个星期,总统山脊的南边圣诞节后开放。所以我们是在华盛顿山后面。那天我们打猎时,大约十一点……我们常带一些热巧克力(从它得到许多热量),我们把那东西和一点午餐背在背上,如果我们迷路或陷入困境了,嗯,我们可以找到回来的路,有东西吃,就会使你暖和起来,如果太冷的话。非常寒冷。
50

伯特坐在一块狭小的空地上,我一路跟着他,因为午后我们通常分开,往另一个方向打猎,通过溪谷回来。当他坐在那里时,他像这样伸手到衬衫里,我以为他伸手去掏热巧克力。

[原注:磁带空白。]一只大母鹿站了起来,完全就在视线之内。呐,它们白天十一点那么做,是有点奇怪的。伯特用那双眼睛怯弱地看着我。那只母鹿……他又吹口哨,母鹿走到了空旷地。呐,那是很不寻常的。你可以看见它那双棕色的大眼睛四处张望,还有那双耳朵。
51

伯特……我们从不在枪膛里装子弹,所以他把枪往回拉,装进一颗子弹。当来复枪发出咔哒声时,鹿听见了,它四处张望。伯特举起了来复枪,哦,我……那瞄准仪上的十字线对准了鹿的心脏。我知道几秒钟后,他就会将鹿的心脏打飞。我想:“他怎么能如此残忍呢?”我低声向他说,我说:“伯特,你不会那样做的。”

但那只鹿不是在做作。它是个母亲,它生来就是个母亲。它里面有东西爱孩子。你注意到没有,当一个小女孩出生时,她……当她大到可以到处走时,她就想要洋娃娃。那是什么?一开始就是母亲;那是天性。那只鹿的天性就是要寻找那只幼鹿。它转过身,径直看着猎人。它竖起那双大耳朵听了一会儿,但它知道那只幼鹿处在麻烦中,它开始寻找幼鹿。
当我看见他把枪端平,我想:“哦,伯特,你怎么能那样做,杀死像那样站在那里的可怜的母亲呢?你欺骗了它,好像它的幼鹿在呼喊。”也许母鹿有一只幼鹿在那里的某处,它认为幼鹿在麻烦中,正在寻找它,因为它在呼喊。呐,它不是在做作;那是真实的。那是真正的母爱。
52

当伯特像那样射击时,我转过头。我说:“天父,怜悯他。我爱他。他怎么能那么残忍呢?那真实、忠诚的母性,他要把母鹿的心脏打飞,他已经欺骗了母鹿,让它走到空旷地,那个母亲有只幼鹿在某处,他那样做,好像他是那只喊着要妈妈的幼鹿。”

我等着听枪响。我等了一会儿;枪没响。我纳闷是怎么回事。我转过身来看,枪管像这样垂着。他再也握不住枪了。他打量着我,眼泪从他的脸颊流下来;他把枪扔在地上,抓住我的裤管,说:“比尔,我受够了。带领我归向你所谈论的那位耶稣吧,他是那么甜美,充满了爱。”
53

那是什么?他看到了真实的东西;他看见了真正的东西;他看到了一件事,母鹿不是在模仿;不是装作像是;它真的拥有它正在行动的东西。那是今天世人在教会里寻找的东西,真实的东西。

哦,我们剩下的人,你心里想不想像那只鹿是个母亲一样,做个真实、忠诚的基督徒?你想不想拥有那个?你想吗?你愿意举手说“我想要那样”吗?
神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他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耶稣说:“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愿神应允你们凤凰城这里的人,这是我的祷告,愿基督的忠诚在你心里,藉着圣灵的性情生在你里面,使你渴求神,为神和他的道忠诚地站稳了,像忠诚的母性站在那只幼鹿……那天那只母鹿为它的幼鹿所做的。让我们祷告。
54

碰巧,你们低头的时候……这里有多少罪人想要在我们今晚的结束祷告中被记念?你愿意举手吗?首先是我右边的阳台。神祝福你们上面的所有人。只要做一个真基督徒。

当然,我没有责怪你们。你们看到许多人做作,举止好像……那真使你恶心。但你们想要真实。我的弟兄,我可怜失丧的朋友,有一位真实的耶稣基督;有一位真实的天父,真实的圣灵,真实的天使。也有真基督徒。我祈求神使我右边阳台上你们每个举手的人成为那样的基督徒。
55

我前面阳台上的,你愿不愿意在那里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想要做个基督徒,像那只鹿是个母亲一样,愿我的忠诚能为我的救主表达出来。”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孩子;神祝福你,太好了。

我左边阳台上的,你们愿不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想成为一名基督徒,就像那只鹿是母亲一样,我的忠诚可以为我的救主表现出来。”你们愿不愿举手,无论在左边阳台的什么地方?
56

在阳台底下的,左边地板上的,你们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们所有在那下面的,很好。所有在那后面的,神祝福你,很好。

中央这条直过道里的,多少人愿意举手,说:“记念我”?神祝福你,所有在那里的人。我看见你们了,一直到那个黑人那里,我看见你们了。神祝福你。他必使你成为那样。
呐,在右边阳台下面和这过道里的,多少人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记念我”?神祝福你;好的,很好,神怜悯你。
57

呐,在我的……在我后面的,那后面的……神祝福你。很好。我这几个晚上一直漏掉了你们后面的。但神与你们同在,愿他应允,将你们心里所求的赐给你们。

呐,我要你们每个举手的人跟我一同祷告。我要你们全心相信神。呐,有东西使你举手;那是你想要看到的真实的东西。我要你们今晚向神保证,如果你们看到他进入这医治队列里,行他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知道心里的秘密,医治病痛的人,使瘸子行走,瞎子看见,聋子听见,哑巴说话。我们不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事。如果神那样做,你们就已经看到了圣灵的彰显,真实的圣灵。当医治聚会一结束,我要你们上来,站在祭坛周围,你可以在那里接受祷告。某个传道人可以像牧人一样带你去他的羊圈,在那里喂养你,养育你,直到你被放进那身体里。
58

我们的天父,今晚这四周、阳台上、阳台底下和地板中央所有的人,可能有三十到五十只手举了起来。许多人举了手,年轻人、老人和中年人,都想要真实。他们想要做真实的基督徒。他们想要得到的不是一个替代物,不是他们得模仿别人的东西,而是要一个只有神能给他们的真实经历,使他们成为一个真实忠诚的基督徒。天父,我祈求你将这祝福应允每个人。

主啊,祝福今晚那些后退的、不再凭信心行走的、转去行走在今世的、爱世界过于爱基督的人。我祈求你今晚将他们转过来,愿他们今晚看到如此真实的事,使他们……吸引他们的注意,就像燃烧的荆棘吸引摩西一样。愿他们再次进入跟你和教会的甜美团契中。父啊,求你应允。
59

祝福所有的教会。愿他们亲密地坐在一起,愿所有教会和所有信徒的身体在爱和圣餐中紧密的坐在一起,直到我们看到神完全的儿子成形在我们当中,把基督的真实的身体带回来。主要按着那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那些在基督里睡了之人的身体改变,与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父啊,求你应允。

现在我这样求,我们今早已经传道了,愿你出场,愿历史上的神—同一位神出场,让人们知道:“不要怕,我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愿神的声音今晚回响在他们的心里,“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60

我们今晚坐在这里,带着极大的期待,在祷告队列中等候。我相信比利告诉我他发了五十张祷告卡给人,对吗?C……A-B-C……我们发了三次祷告卡。他们不……我问了你们想要聚会怎么进行。你们今晚要求祷告卡,这样整群人就可以过来,给他们按手。太好了,圣经是那么说的。

呐,为了让他们不混乱……那是我们不能让大家都上来的原因。这不是在竞技场,你知道,它是一个竞技场,但现在它是一个教堂。明晚弟兄会跟弟兄争战,但我们今晚在这竞技场跟魔鬼争战。我们想要使它成为神的教堂。
61

谁有祷告卡C,C就像在基督里的。C1号,请你举手好吗?有C1号的人,祷告卡……

62

[原注:磁带空白。]……摸了耶稣的衣裳穗子,耶稣感觉到了她的软弱。当妇人摸他时,他感觉到妇人的信心,往人群观看,找到了她,告诉她说她的血漏已经止住了。多少人知道那是经文?多少人知道耶稣没有宣称他是医治者;他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事,子才能做。”《约翰福音》5章19节。他在那里时,没有一样事……好的。

这里有多少人相信耶稣基督不是死的,他是活着的?多少人相信圣经在《希伯来书》13章8节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哦,如果他是一样的,他在原则上是一样的,在能力上是一样的。多少人知道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没有能再见到他,因为他要升到高天去。
63

但这是将要发生的事,他是葡萄树,教会是枝子。多少人知道这点?多少人知道不是葡萄树结果,而是枝子结果。果子在枝子上结出来。如果你们是枝子,就是教会,教会的成员,身体。是吗?如果枝子在葡萄树上,枝子必结出葡萄树的果子。对吗?是基督的生命在教会里结出跟他一样的果子。

他怎么让人们知道他是弥赛亚?呐,当时外邦人在仰望弥赛亚吗?没有,先生,他们是异教徒。好的。犹太人在仰望弥赛亚吗?是的。撒玛利亚人在仰望弥赛亚吗?是的。他怎么向那两个民族显明自己?不管怎样只有三类人:(照着圣经)挪亚三个儿子含、闪和雅弗的人。那是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你们相信这点吗?
64

多少人知道彼得被赐予了天国的钥匙?他什么时候给犹太人开了门?五旬节,对吗?他什么时候给撒玛利亚人开了门?腓利下去那里向他们传道,给他们施洗了,有一场大复兴发生,圣灵降在他们身上,彼得拥有钥匙,他下去,按手在他们头上,他们便受了圣灵,对吗?什么时候外邦人领受了圣灵?罗马人哥尼流一家。“彼得还说这些话的时候,圣灵就降在那些听道的人身上。”对吗?

但耶稣在地上时,他只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彰显了自己,只有两类人仰望他。当他彰显时,他怎么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弥赛亚呢?摩西说:“当弥赛亚来了,主你们的神必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以后,凡不听那先知的,必要从民中剪除。”
65

呐,这位弥赛亚一定是一个人(对吗?),为童贞女所生,要行先知的神迹,一位主要的先知,对吗?当耶稣告诉彼得他是谁,“你的名字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彼得便敬拜他,知道那是弥赛亚。

当腓力去,在树下找到拿但业,带他到耶稣跟前,耶稣看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当你们准备好时请告诉我。)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拿但业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下,我就看见你了。”何等的眼睛!
他怎么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他是怎么认出耶稣的?藉着迹象。“你是以色列的王。”他是。
66

后来,他下到撒玛利亚去,他必须经过那里。门徒进城买一些食物;他坐在井边的小栏杆旁,一口公共井。有个妇人(我们知道她是妓女)出来。她开始打水,耶稣看着她,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

她说:“这不合宜;我们有种族隔离。你们犹太人和我们彼此没有来往。你是个犹太男人,求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那样的事是不合宜的。”
耶稣说:“但你若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谈话继续进行,直到耶稣找出她的问题在哪里。谁都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吗?她生活在淫乱中。耶稣告诉她,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不错。你已经跟五个丈夫同居,现在跟你同居的并不是你的丈夫。你说得不错。”
她怎么说?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呐,听着;这还不是全部。)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那将是他的迹象。(多少人知道圣经那样说?)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一切的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呐,妇人的信息是什么?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
67

呐,神是无限的,你们相信这点吗?他不可能改变;他也不会让那些人、那些支派的人没看到那个迹象,就让他们的世代停止。他预言了外邦人要看到,要像所多玛焚烧之前所多玛的日子一样接受它。呐,如果神赐那个迹象给他们,却让我们靠知识过关,他就剥夺了我们一样东西。他不会那样做;他是一样的。如果那是他的想法,如果那是他的……

当神被呼召出场,他第一次怎样行事,他就必须永远那样行事。如果不是,他在第一地方就做错了;他就做错了事。但你注意,当神行事时,每次他都一样行事。如果一个罪人呼求,他救了那个罪人,第二个罪人呼求,他也必须救,下一个罪人,再下一个罪人,再下一个罪人,再下一个罪人,所有的罪人呼求。如果一个人呼求身体的医治,神医治了他,然后下一个人,下一个人,再下一个人,再下一个呼求的人,也都必须在信心的基础上得医治。
68

在犹太人的时期结束前,神向犹太人显示了弥赛亚的迹象;在撒玛利亚人的时期结束前,神向撒玛利亚人显示了弥赛亚的迹象,但他一次也没有向外邦人显示那迹象。他们没有仰望弥赛亚;现在他们在仰望。这是那同样的弥赛亚,预言了他要这样做,回到人们中间;不是我、我们、教会、世界,他回来,显示他在那里所行的同样的事。我们必须相信它。呐,你们这些想要看到真实事情、真正事情的,愿圣灵今晚能够把它赐给你们。

你说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请举手。当然你没有。我是指病人,队列中的祷告卡。呐,当我们正在排完队时,我们祷告一会儿。
69

说什么?[原注:有人对伯兰罕弟兄说话。]好的,好的。好的。就一会儿。我尽力处理底下没有卡的人。

我一直想到那钟表,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会再相见。让我们安静坐一会儿,安静下来。你必须努力,然后魔鬼在那件事做工,瞧?试图使它成为它所不是的东西。
呐,让我们有信心并相信。让我们全心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在这里,准备将我们渴望的东西赐给我们。(保罗,都准备好了吗?)我想要会堂周围所有的人,不管你在哪里,我要你们祷告。
70

在我这样做之前,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瞧这里。使你们知道真诚……这本圣经,我爱它并相信它是神的道,你们在照片上看到的那位天使……哦,我不用告诉你们他在照片上。联邦调查局指纹和文件的检验官乔治·莱西先生证明光照在镜头上;那不是心理学。他说:“这照相机的机械眼拍不到心理学。”哼,当然拍不到。

所以,神是我的审判官,我看到那光。因为启示,因为异象……如果在那天我在荣耀之地见到你们,站在我们都要去的基督的审判座前,可能我再也见不到你们,我已经告诉你们真理了。我知道你们认为我没有受过教育,我算不上是个传道人,因为我没有受教育,但神赐给我一个恩赐。恩赐只是让威廉·伯兰罕让路,好让神能接过这躯壳,亲自藉着它说话。
71

现在你们祷告,我要你们真诚。如果神今晚没有像他以肉身在地上时行事的方式一样行事,藉着我们的肉身行事,行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异能,那我要你们这样做:抱住十字架,直到神把你定位在他要你在基督身体里的地方。神啊,求你应允。

它在我后面。女士坐在那里那排的尽头,你想要神,不是吗?如果神向我讲解你的问题,你会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会吗?你有心脏病。是的。如果是,请挥手。呐,我不认识你;你有祷告卡吗?不,你……当然你没有。好的,你相信我的……你相信那是真的吗?你相信那是告诉妇人她有五个丈夫的同一个圣灵吗?你全心相信它,你就必定得医治,瞧?我不认识你,从未见过你。你摸到了一样东西,他是被我们的软弱所能摸到的大祭司。如果大祭司能被我们的软弱摸到,如果他是同样的大祭司,他岂不会像当时一样行事吗?
72

那使坐在你旁边的妇人震颤。是你拉动了主的灵。女士,你相信神知道你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我从这里告诉你你有什么问题,你会接受你的医治吗?那会帮助你吗?你耳朵上的肿瘤,你正在为此祷告。是的,不是吗?你有信心吗?现在要相信。

这里的会众怎么样呢?坐在那里的那个男人,手抱着头在祷告,得了腺体病和神经质,如果你相信,先生,它就必离开你,你就可以回家,痊愈。你接受你的医治吗?全心相信吗?好的。你刚才在祷告;是的。耶稣医治了你。
73

在他身后的那个妇人,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的病是什么吗?相信你的脚会好吗?你信吗?搅扰你一段时间了。你相信神知道你是谁吗?赫尔歇小姐?是的。好的,你现在可以回家得痊愈,如果你相信的话。请举手,说:“我为此赞美主。”好的。要对神有信心;相信。

这边的人怎么样?你们有些人,让你们……有个男人坐在这里祷告。我不认识你,从未见过你。你得了关节炎。那是他妻子坐在旁边;她也有关节炎。我想你要错过它了。赖因哈特先生,要全心相信。你和赖因哈特太太,站起来,得医治,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阿们!现在相信。阿们!嗯,荣耀!哦,神啊,为什么人们看不见那个呢?不要认为我疯了;我没疯,为什么……在我看来那会让一个地方着起火来!你们看不见那个吗?那是永生的神显明他自己是真实的。
74

坐在那后面的那个印第安妇人,得了高血压,姐妹,要相信,得医治。你相信吗?穿着粉红色裙子,看着我……好的。你相信高血压没了吗?好的。如果你相信它没了,请挥手。好的。神祝福你;神爱你。

看到另一个妇人,这让坐在后面的另一个印第安女孩震颤。你……神除掉了你的那个背病,后面穿着白衣的姐妹。你相信神会使你的背痊愈吗?坐在她旁边的印第安人有肺病;另一个坐在她旁边的人也有背病。你不能……瞧,神知道你的一切事。你们相信神会使你们痊愈吗,你们每个坐在后面那排的人?你能明白英语吗?好的,只要全心相信,得痊愈。
75

有人在这里指出来的那个妇人在哪里?是站在这里的女士吗?瞧这里,女士。你相信我是……那是队列里的妇人吗?哦,我……看她的……起不来,好的。瞧这里,如果神揭示站在那里的那个妇人的问题是什么,你们队列里剩下的人会相信吗?这样我们就能为所有的人祷告。你们现在全心相信吗?多少人相信那是真的?多少人相信那是极其真实的?神祝福你们的心;很好。呐,你像那样持守那个灵在你身上;持守那个恩膏。你也是,先生。

76

哦,你其实不算是为自己祷告。你头脑里有一个问题,你正在祷告的事比为你自己祷告的事更大。是的,不是吗?是真的。据我所知,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但神认识你。如果神向我揭示那个秘密是什么。似乎你的灵一直在往后退。如果神能向我揭示那是什么,如果你明白,你会接受你所求的吗?剩下的人会跟她联合吗?

那是为了她所代表的其他人。那是个妇人,比她年轻多了。哦,是她的女儿。女儿被死亡笼罩,她得了癌症。癌症,她为癌症动了手术,没有成功;他们无法阻止癌症。癌症在血管里,有两条血管。你有点残疾。你不能上台阶的原因,你拄着手杖或拐杖走路。你拄着某样东西走路;我看到你想要过街。是的。你以前参加过聚会。你在我的聚会上接受过一次祷告,你有某个问题,那是……很难呼吸,是哮喘。主医治了你的这病,那是主如此说。你全心相信吗?或者你真的相信吗?
呐,你知道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它在那里录音了。神知道;我的手就放在圣经上,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谢菲尔太太,你现在可以回家了。耶稣基督向你应允了你所求的。
请说:“赞美主!”你们信不信?
77

呐,女士,你晓得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但不管我说什么,都不会有什么益处,你的问题,只是接受祷告,会有用吗,会吗?但你认为你会是个残疾吗?你认为神会医治你,关节炎等等会离开你,你会痊愈吗?你信吗?你所要知道的就是这些。只要全心相信。

你要过来吗?呐,你晓得我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我不知道;神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你相信神会向我揭示吗?那会帮助你吗?你是西班牙人吗?你是西班牙人。如果我告诉他们你的问题是什么,你认为那会帮助西班牙人吗?你认为会吗?
相信的西班牙人,那会使你们相信吗?这是你们的姐妹,也是我的姐妹。会吗?哦,糖尿病必离开你;你可以回家痊愈。你相信这点吗?好的,你可以上路,欢呼。
78

你好吗?好的,如果神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你相信底下所有的白人都相信吗?你的神经质必离开你;几乎底下所有的人都患了这病。瞧?它必离开你,你可以回家得痊愈。神祝福你。要有信心;要相信。你全心相信吗?

哦,那个老哮喘病,你相信神会使它痊愈吗?好的,奉主耶稣的名,去得痊愈。
呐,对印第安人来说,这是你们的姐妹。印第安人……这里有多少印第安人懂英语?请印第安人举手。好的,这是你们的姐妹,也是我的姐妹。我一生从未见过她,对她一无所知。如果神告诉我她的问题是什么,你相信是同一位圣灵说出了妇人有什么问题吗?你们会相信吗,印第安人?你们很懂英语吗?你的心脏好了,去吧,阿们!要相信。
79

你的病是在背上。去相信并得医治。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第一,你有关节炎,有腺体病和关节炎。全心地相信,去得医治吧。
神经病,去吧;得医治,要有信心。你全心相信吗?好的,让我们说:“赞美主!”
你被一件事搅扰得很厉害。你害怕一件事发生,不是吗?你相信主耶稣能使你那个直肠病痊愈吗?你正在为别人祷告。我刚才看见他在我面前起来。那是你兄弟。你兄弟不在这里,他在加利福尼亚州。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他的病是什么吗?哮喘。现在去吧,要相信。是的,先生。去相信。是的,不要……不要……
神能医治心脏病吗?你的病呢?好的,去吧,要相信。让我们说:“赞美主!”大家……
80

呐,当我们为这些人祷告的时候,你们有多少人现在愿意全心地跟我联合并祷告呢?这使我非常虚弱;你们变得像,你们就像影子在我前面跳舞。让我们祷告一会儿,你们跟我一起祷告。来吧,姐妹。

我们的天父,奉耶稣的名,我为我们的姐妹祈求,愿你医治她。“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主啊,奉耶稣的名。父神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奉耶稣的名,愿她得医治。
父神啊,我祈求你医治姐妹。神啊,她得医治那么多次了;我祈求你再次应允,奉耶稣的名。(好的,姐妹。)
天父,我为我们的姐妹祈求,愿你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
神啊,我为这小男孩祷告,愿你医治他,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啊,今晚我跟这个伟大的教会一起为姐妹祷告,作为信徒为她按手,奉耶稣的名。按手在她身上,要求魔鬼离开,奉耶稣的名,阿们!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过来,姐妹,你现在相信主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的姐妹得医治,阿们!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的弟兄得医治,阿们!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的姐妹得医治,阿们!好的。
81

你担心吗?你怕那个肿瘤的手术,但如果你相信,它就必离开你。你相信吗?那么欢喜地去吧,说:“感谢你,主耶稣。”

你们大家都相信吗?瞧?我那么做只是为了休息一会儿。你只是……神知道每颗心,但耶稣,当一个妇人摸他时,他说能力离开他了。对吗?多少人知道那是力量?肯定是的。
如果我告诉你说你的病是什么,那会帮助你吗?那会帮助你吗?好的。你在这里是为了别人,你母亲。她几乎要死了。她得了癌症和心脏病,虚弱得要挂吊瓶了。是真的,不是吗?你爱她;神也爱她。愿你发现她处在你想要她处的情形里,这是我的祷告。愿天上的神医治她,奉耶稣的名。去摸那块手帕,拿给她。去,现在相信。
82

过来,我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主啊,求你应允。

过来这里,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阿们!
哦,永恒的神啊,我祝福这妇人和孩子。愿神的大能降在他们身上,帮助他们,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神祝福你,姐妹;现在要相信。
奉耶稣基督的名,父啊,当这个伟大教会为他祷告的时候,愿你祝福我的弟兄。
过来,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神啊,愿你祝福我的姐妹,医治她,阿们!
过来,姐妹。你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触摸这妇人的手,祈求她得医治。
过来,姐妹。神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触摸她,医治她。现在,姐妹,不要担心那些手。不要……不要担心,只管继续相信;它会好的。
83

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原注:姐妹对伯兰罕弟兄说话。]腺体坏了,它们生癌症了。你相信神会为你使它们得医治,使它们痊愈吗?天父,我祈求你医治她,使她痊愈,让她能再痊愈。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斥责这魔鬼,阿们!好的。

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使你的胃痊愈,使你行走,再次康复吗?神啊,我祈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过来,弟兄,神我们的父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医治他。
过来,女士。你相信主耶稣必使你痊愈吗?很好。主耶稣,我祈求你医治这个亲爱的印第安女孩,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得医治了?你相信主。
天父,我为我们的姐妹祈求,祈求你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神祝福小男孩。父神啊,我祈求你医治他,使他痊愈,让他能去玩,像其他男孩一样,奉耶稣的名。你知道耶稣能使你痊愈吗?好的。
84

天父,我为我的弟兄祷告,祈求你医治他,奉耶稣的名,阿们!

过来,亲爱的弟兄。父神啊,我祈求你除掉我弟兄身上的疾病和残疾,使他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你相信吗,女士?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圣灵医治她,使她痊愈,阿们!
你现在信吗,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得医治和痊愈,阿们!
你信吗,亲爱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的姐妹得医治,阿们!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的姐妹得医治,阿们!主神啊……
85

[原注:磁带空白。]是吗?我相信神能使你痊愈吗?有一个耳朵不好,无法听清楚。很久以前出了一次事故,伤到了头和胸部。是的。你相信神能使你痊愈,使你耳朵又听得见、听清楚吗?好的,你信。让我们祷告;低头一会儿。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斥责这魔鬼。从这人身上出来。你这样有多久了?多久?1944年?瞧,你两个耳朵都听得见吗?听得见我吗?听得见我吗?现在你可以抬起头来。看这里,听得见我吗,听得见我吗?你得医治了。我看到你有一件事,你很长时间一直想要胜过一个习惯。去吧,今晚就戒掉它们。相信它。香烟再也不会搅扰你了。[原注:磁带空白。]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86

我们低头一会儿,如果可以,我现在想知道:这里有人想要上祭坛周围说:“神啊,我相信我看见了真实的圣灵运行在人们中间。”你想要上来吗?当我们低头再唱歌时……各位,请你们低头,我们来祷告唱歌。(博德斯弟兄为我领唱这首歌,我喉咙沙哑了。)上来祭坛周围,站在这里祷告。你们愿意这样做吗?你们举了手,想要找到这位知道你们心里秘密的神。是那样的,女士,是那样的。当我们唱的时候,让我们低头。

我爱他,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