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305 不要怕,是我

1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

我们宝贵的主,我们感恩我们可以站起来唱这首歌:“主,我接受。” 因为这是你赐给我们的应许。主啊,今晚我们祈求,会众连同我自己都带着期望,要见你今晚在我们中间施行大神迹。主啊,我们祈求,今晚当祷告队列从这讲台经过时,愿每个人都得医治,来荣耀你。父啊,我们祈求,为明天在城市的不同地方祈求,为这些因基督的缘故而勇敢站立的宝贵弟兄们祈求,愿明天他们的教会座无虚席,且有许多灵魂得救,愿明天在全城的每个教会都会是伟大的一天。还有明晚,父啊,我们祈求你帮助我们,我们明晚又要尽力为病人祷告。祈求今晚会有许多人得医治,以至他们将会告诉自己的邻居们。这样那些邻居们明晚也会同样来得医治。
求你祝福这场聚会和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要俯伏,将赞美归给你,我们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求,阿们!
大家请坐。
2

这是多奇妙的祝福啊!我们能知道主耶稣是我们的救主,知道他是我们的医治者,且盼望他来作我们的王、在地上建立一个国度,我们要跟他一同统治,作王一千年,与他永远同在。

呐,由于今晚迫切要求医治聚会或为病人祷告,我们想要说……我想要做这个声明,之所以我这个星期没有叫任何医治队列,是有一件事是我心上。上次我在这里告诉你们有一个新的事工要来。今天我跟一些弟兄交谈,我正告诉他们所发生的事。回忆一下,第一次我在这里的时候,你们可记得主告诉我一件事要发生:事工上的改变。它发生了。主又说另一件事要发生,它也发生了。
呐,还有另一件更大的,比其它的加起来都大得多,已经被证实了,且准备好了。我希望它今晚就发生。我可以这么说。我没有时间向你们解释,但知道这事的弟兄们知道它太美好了。它对人们而言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啊。我感激神,因为时候近了(我相信),是神要帮助他的孩子们的时候了。它特别是给那些不能像他们所应该的那样鼓起信心、站起来抓住神的人。我相信主现在也在预备一个方式让我们也能关照他们。
一些人进入信心,他们可以伸手得到任何东西。嗯,那是大信心。一些人有芥菜种的信心,不得不等很久才能经历到。我相信,主正在为那些人开一条路。我不知道何时会发生,但一定会发生。这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确定,一定会发生的。
3

呐,我想传道人们已经通知了他们明天的聚会在……在不同的地方。你们……你们外地人,你们中的一些是来自本城外的。嗯,我们确实……你们可以在这些教会中的任何一个教会里,找到敬拜主的地方,凭着信心做出你的选择,我们会很高兴若你能参加这里这些弟兄们的聚会。教会……你想要从其他你所来的城镇去任何教会,会有人可以告诉你你教会的地理位置。他们任何人都会很高兴这样做。

愿主丰富地祝福你们,愿明天各处都有好的聚会。我祈求,当你明晚再次来参加为病人祷告的聚会时,将有丰丰富富的事成就。
4

呐,你们想要翻开圣经来读的人,我们今晚要从《马太福音》14章读一部分的经文。你们正在记录所读经文的人,让我们从第22节读起。呐,《马太福音》第14章:

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等他叫众人散去。
他叫众人散去以后,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人在那里。
那时船在海中,因风不顺,被浪摇撼。
夜里四更天,耶稣在海上走,往他们那里去。
门徒看见他在海上走,就惊慌了,说:“是个灵!” 他们便害怕,喊叫起来。
耶稣连忙对他们说:“放心!是我,不要怕!”
我可以引用最后三、四个词吗?“不要怕,是我。”我想把这个当作主题。
5

当这个高大的渔夫开始来回地拖船,把船从岸上推出去时,一定是太阳快要下山了的时候。当他让其他的使徒都上了船,并把船推离岸边,划离了加利利海岸的时候,我能看见他大块结实的肌肉。船进了水中,这个高大、粗犷的人从一些使徒的脚上爬过去,来坐到他兄弟安得烈的旁边,并拿起船桨,开始划离岸边。

当他们平稳地划向海中时,那些爱他们的人站在岸上挥手,太阳正在下山;在他们从最后一个挥手的人眼里消失之前,肯定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我能看到每个使徒放下船桨,挥手,又拿起船桨,再继续划动小船。当太阳落在犹大的山上时,遥远的西边看起来有点发红发黑。
6

一定是沉静了很久,我相信是年轻的约翰放下船桨,说了类似这样的话:“我记得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妈妈常把我抱在她的膝上,给我念神的故事。她常念的那个故事里,神是那么地爱他的子民,以至于当他们无法供应自己时,神供应给了他们。”他继续说道,“那天,神呼召他的子民启程,离开为奴之地去那自由之地,在旷野他们的面包吃光了,也没有玉米或面粉做面包了。”他还可能说:“我记得,妈妈告诉我,每天晚上神都会从天上降下面包。到了早上,百姓出去捡那面包。”我对妈妈说:“亲爱的妈妈,神从哪里得到那些面包去喂养那么多的人呢?在那旷野有两百万或更多的人吧!他们睡着的时候,他是怎么从天上降下面包,落在地上的呢?妈妈,他从哪里得到面粉做面包的呢?’”

哦,妈妈常说类似这样的话:“我亲爱的儿子,神是造物主。他能够造面包,或创造他想创造的任何东西。当神要求什么必需品时,约翰,他太伟大了,他只要说话,东西就在那里了,因为他是伟大的造物主。”
7

呐,这时候约翰可能说:“我的弟兄们,今天下午当那所有饥饿的人站在那里时,你们注意到他的脸吗?”

其中一个门徒可能说:“是的,我注意到小溪边有一个逃课的小男孩,他有午餐,有五块大麦饼和两条鱼。当他把那些饼拿在手里,他掰开饼、递出去;又拿起两条炸好的鱼,掰开、递出去。当他把手收回来拿另一块饼时,饼已经在那里形成了,并且已经烤好、等待着被递出去了;鱼也已经炸好了。就用那一点午餐,五块饼、两条鱼,他喂饱了五千人。这让你们想起了神喂养他百姓的故事吗?所以,与我们同行的这一位跟耶和华神之间必定有某个伟大的关系,因为他有一样东西,他行了神所行的同样的事;他看顾他的百姓。”
8

他们在旷野。“弟兄们,我深信,”年轻的约翰可能这样说,用他年轻的豪情——他大约三十岁,我想也许三十五岁。他比其他的使徒都年轻。他可能说:“当我观察他的眼睛时,很奇怪。他身上有像神的东西。当他伸手掰另一块饼时,他从未怀疑过饼会在那里。他从另一个饼上扯下一块饼。呐,弟兄们,告诉我他是从哪里得到饼的?他跟那位伟大的造物主一定有某个关系,那个造物主能造出饼,并使它已经烤好了,也能造出已经炸好的鱼,并准备好。从五块饼和两条鱼拿出来的东西足以喂饱五千人,剩下的零碎收拾了五篮子。他身上一定有我们还不明白的东西,但我知道他跟神有某个关系,因为若不是神与他同在,无人能行。”

耶稣说过:“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我若行了这些事,你们就当信这些事。”
9

年轻的约翰一定低下了头,收回船桨,这时一定是高大的渔夫西门说话了:“是的,那足以使任何人确信神在那人里面,因为没有人能行。那人凭自己不可能做这事,但神在他里面。”他接着说:“当我确信了的时候,我的的确确只是个海上粗犷的渔夫。弟兄们,你们知道,我所受的熏陶比我起先做的事更好,因为我有一位敬虔的老父亲。他是个法利赛人,但他是个了不起的人。我能记得在那海岸边,他把我抱在他的膝上,让我坐着,说:’我儿西门,你只是个孩子,但也许就在你的这一代,说不定你爸爸没法看到了,有一天一位拯救者要来,我们知道他就是弥赛亚。西门,会有许多人误解他;我们的教会会误解他。他将是一个人,一个那种奇怪的人。但我儿西门,我要你永不忘记这点:你必须根据指着弥赛亚写的经文来知道弥赛亚。我儿,决不要离开经文。我们的领袖摩西告诉了我们弥赛亚将是什么。因为经文记着说:主我们的神要在我们中间兴起一位先知。当这位弥赛亚来时,他将是一位神先知;他将与其他的先知不一样;他将是神先知。但是西门,你必知道他,因为他将是那位先知,他将行先知的迹象。’当我听说这位加利利人、这位拿撒勒人耶稣时,我以为他只是另一个冒牌的,只是另一个没脑子的人。但那一天,他借了我的船,一直跟我讲话,当我一到他面前时,他叫出了我的名字。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他就说出了我是谁。不但如此,他还知道我那敬虔的老父亲。他说:’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当他说了这话,我就知道那是我爸爸所谈论的那位,是经文说要来的,因为他是神先知。我知道他的迹象超过了一位先知,所以他是神先知。我知道那就是他。弟兄们,那是我俯伏的原因。当安得烈把这事告诉我时,我还不相信他,我兄弟就坐在这里。”

10

年轻的约翰把头发往后撩,顺道擦去了泪水,然后笑着说:“当我看到他掰开那饼时,我知道他就是神。”

但彼得说:“当他说出了我是谁,我父亲是谁时,我就知道那是谁。”
11

哦,接着一定是腓力耸了耸肩,环顾四周,说:“可是弟兄们,当我找到拿但业弟兄的时候,你们真应该看看他当时的脸。那天当他说出了西门是谁,西门的父亲是谁,我就确凿地知道了;我知道那就是弥赛亚。当我听到他那么说时,有东西在我里面燃烧,我知道我们这一代有神的眷顾了。我当时就下了决心,将我所认识的每个朋友,我要尽快地带他到耶稣跟前。所以我想到了我的挚友拿但业。那天我环绕着山走了大约十五英里,跑在鹅卵石的路上,太阳炎热……当我沿着加利利海岸行走、去见我的朋友时,我听到太多谈论这事的,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我上去敲门,他妻子来开的门,我说:’拿但业在哪里?’她说:’哦,腓力,他刚出去,到橄榄树林子里去了。我想他是去看看灌溉得怎么样了或其他什么事儿。’我赶快跑进林子里,发现他像平常一样跪着。”那是找到一个人的好方式。

12

“我发现他跪着,信息在我心里燃烧,我几乎迫不及待得要告诉他,但我还是让他祷告完了。他起来,并不知道我在那里,平常我去他那里,都会说:’拿但业,林子情况如何?市场上的行情怎么样?你跟过往的商队有任何交易吗?’通常他都有,因为他是一个绝对的商人。但我有事情要告诉他。”弟兄们,那就是我们今天需要的。一个如此燃烧着的信息,以至没有其它任何东西能取代它。

赶紧的,腓力并没有说:“你好吗,拿但业?”但他说:“快来,你看我们找到谁了。”
当你找到耶稣时,有一种东西,那是你日日夜夜的主题。你没法儿谈论别的任何事。
“快来,你看我们找到谁了,拿撒勒人耶稣,就是约瑟的儿子。”
13

拿但业是个正直人,是个思维谨密的人,他说:“呐,等一下。呐,你知道,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如果真有弥赛亚要来这么一回事,他会先去大祭司那里,显明自己,他会去我们的教会。”

但你瞧,神行事独特、异乎寻常。他这样做,以便能从各处将选民拉出来。
“当时我告诉他,在他要批评之前,他最好先亲自来看看。”
我认为那对任何人都是个很好的信息。不要批评。如果你听到某个人正在领受圣灵,如果你看到一个生命改变了,很清楚地有什么东西……呐,他们说,是你被告知说没有圣灵,不要批评,拿起你的圣经,查看,看神是不是应许了,然后亲自去看看。不要呆在家里。去看看,自己查看,并对照经文。如果它符合经文,那就是对的。如果不符合经文,那就有问题了。但只要它是经文,那就是一个应许,就是真的。
14

呐,腓力说:“你自己来看看。”接着他回头、视线越过肩膀,看见拿但业坐在那里喜极而泣。他说:“弟兄,你记得我们在路上的谈话吗?我和你说经文说弥赛亚将是一位先知,神先知,摩西说:’主你们的神要兴起。’我们所有的百姓问他:’你是那先知吗?’他把他们留在茫然中,并没有准确地告诉他们他是什么。”他说:“你记得名叫西门的老渔夫吗?”

“记得,”拿但业说:“我记得他。”
“你可记那天我们买他的鱼时,你想要他签收据,他甚至没受过足够的教育签自己的名字。但就是这个没有文化的人走到我们所知道是弥赛亚的这个人面前,他一走上去,耶稣就说出了他是谁,他父亲是谁。”
拿但业说:“我要自己去看看。他决不能告诉我什么事。我的头脑比他厉害。他决不能读我的心思。他不是读心者。”
“当我们上去他面前时,我能听见拿但业说’等一下’。”
腓力说:“拿但业,我要被充满了。剩下的你讲吧。”
15

拿但业说:“当我走上去看他,我从他的外表知道他是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人。”

弟兄姐妹,一个人一旦看见了耶稣基督后,决不可能还是老样子。他跟别人不一样。
拿但业说:“当我看到他,他回头看我,直视着我的脸,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哦,我想:’不知道腓力是不是告诉了他说要来找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所以我转过身,对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呢?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呢?’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我说:’那就够了,那就解决了。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是以色列的王。’瞧,他继续那样直视着我,说:’哦,因为我说出你在哪里,告诉你这些事,你就相信了我是吗?你还要看见更大的事。’今天,我真的看见了更大的事,他拿起饼掰开,又从那原有的创造出了饼和鱼。他告诉了我真理。因此,我无限地深信那就是神的儿子。在我们的时候要结束的日子,那位先知要来到世上。”
16

他们安静地坐了一会儿,那时安得烈坐在彼得对面,他把船桨收进来,说:“弟兄们,我们休息一会儿。让我们来一切分享这些经历,因为天太黑了,我们的船也顺着水流、漂得挺轻快的。况且,我们有整个晚上来渡过这加利利海。我们大家都清楚地记得那天我们与他一同步行了很久,以致他的脚都走累了。当我们下去到那个泉眼里打水、把水倒在他的脚上的时候,还记得他那双因走路而起泡了的脚吗?然而他说:’我必须经过撒玛利亚。’其实是绕道去耶利哥。我们纳闷为什么他要那样绕道。”

17

记住,这让我想起几天前我所听的磁带,那天我躺在床上、看到主耶稣走进房间,我想我没有告诉过你们。谈到给我的这个新事工。我躺在床上,听一位教师在磁带上教导。有人对这位教师说:“为什么你没有保持并一直待在你的主题上呢?”

这位教师说:“我所教导的人并不都是在主干道上的,所以我不得不去到路旁,载上他们。”这话高明极了,杜波莱西弟兄……大卫弟兄……
真的,耶稣会带他的教师离开主题往一边偏,耶稣会走到一边为了赢得一个灵魂,或去做一件事去帮助某个人。
18

安得烈说:“你们可记得他宝贵的脚是如何使他疼痛的吗?他去到撒玛利亚,那是个中午,前一天晚上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在赶路。一路上,他为那么多人祷告,他疲乏了,但仍然在路上走着。他坐了下来,他是那么得累,简直没法去到城里。他打发我们去买些食物。但撒玛利亚人不肯卖食物给我们。所以在我们回来的路上,看到我们的主跟一个有着坏名声的妇人交谈时,我们是如何得震惊。虽然当我们看到时,我们都吃惊了,但我们岂不是都溜进树丛里,安静地站着看他要说什么吗?他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弟兄们,你们记得那妇人说了什么吗?”

“她说:’你们犹太人求撒玛利亚人那样的事是不合宜的。我们彼此没有来往。’弟兄们听着,”安得烈可能说:“听他对妇人说的话。”
“他说:’妇人,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我要赐给你水,你就不用来这里打水。’”
“妇人兴奋不已,说:’哦,你从哪里得这水呢?井又深,你又没有打水的器具。’”
“弟兄们,你们记得他说了什么吗?’我所赐的水就是涌出来的永生。’妇人想要那水。他对妇人说:’先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你们记得吗?当妇人坦然地看着他的脸,说’我没有丈夫’时,我们以为他一定陷入了困境什么的,心想,我们的主怎么能犯这样的一个错误,而弥赛亚是完全的?怎么可能呢?这妇人否认自己有丈夫。”
“但是,你们注意到他脸上的表情平静安稳,说:’妇人,你说的不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
“这话使那妇人的心软化了。她本以为她可以说谎掩盖过去。但她脸上的表情,眼里噙着泪水,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呐,弟兄们,听主说什么。妇人说:’你一定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呢?’”
“他对妇人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弟兄们,我们知道我们的教导就是这位先知将是神先知,那位撒玛利亚妇人作的见证与我们的祭司相反,她知道弥赛亚来了,将赐下弥赛亚的迹象,将是神先知。可是我们的祭司却称他’别西卜,算命的’。”
“但这个坏名声的妇人似乎比我们的祭司对经文拥有更好的理解。她说:’你一定是先知,但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一切的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因这句话,妇人发现自己遇见了真弥赛亚,她跑进城,向人们叫喊:’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莫非这就是弥赛亚的迹象吗?’”
“还有好多的事,”彼得一定说话了,说:“我们可以谈论主,证明他是神的弥赛亚。”
19

就在那个时候,撒但抬头往边上看,看见小船在海上,耶稣不在。他想:“这是我的机会。”

今晚对每个个人,对每个教会,对每个教会的会众也是如此,当撒但看到你独自一人,耶稣不在,这就是他攻击你的机会。
他说:“现在我要除掉这群人。我已经让他们到了我要他们去的地方。现在我要淹死这整群人。”于是他开始吸气,从鼻孔里吹气,刮起大风,他的毒气撞击海面,大海的神经衰弱了。
从撒但来的罪会使任何东西变得神经衰弱。故此,我们有了那么多的人精神崩溃,连精神病院都住满了人。我们有人以时速九十英里通过三十英里限速的地段,转弯的时候磨掉沥青或轮胎上的橡胶。他们处在神经过敏的状态,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整个世界都神经质,不安。他们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他们加入一个教会,然后又加入另一个教会。每发生一件小事,他们就到处奔跑,往来奔跑。那是因为撒但开始喷出他的毒气,开始刮起他争斗的风,拆散教会,疏远弟兄关系,使人们认为他们比别人更好一些;他们属于一个更好的阶层,属于一个更好的教会。只有一个教会,就是耶稣基督的教会。只有一个方式进入其中,就是藉着出生。你重生进入神的教会,没有别的方式能被带进去。这跟你是不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天主教徒、正统犹太教徒,不管你是什么,都没有关系。神不看你的宗派;他看你身上的烙印或血。
20

几年前,我还经常骑马。我第一次骑马是在凤凰城。我还以为我是个像我爸爸一样的骑手,直到一匹野马几次将我抛起来。就在索尔特河谷这里,一天,那匹马将我抛进一簇仙人掌里面。一两个星期我的情形很糟糕,那是三十三年前,我想要在第十六街制服一匹野马。

我记得在科罗拉多州,赫里福德协会在激流河谷放牛。许多次我们把牛群带上去,当护林员检查这些通过移动栅栏门的牛群时,我把腿盘在马鞍角上。有“火鸡小径”,有“缓慢K”,有格莱姆斯先生的“钻石T”,跟我在一起的杰弗里斯先生的是“三角架”。卓林先生的是“A”,不同烙印的牛经过,每个能种植一吨干草的人夏天都可以放一头母牛在牧草场上。但我注意到,那护林员从不检查烙印,他在牛的耳朵上察看血标签,因为除非是一头已经注册的赫福德种牛,没有什么能去到那森林。
有一天,在那扇大门那里也是这样的。神不管你穿的是什么牌子,他要寻找他自己儿子的血标签;因为那是耶稣基督的血。他不看牌子,他要看血。“不是当我看到牌子的时候,而是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
21

撒但吹出了他的毒气,说:“所有这些人都不像你一样相信。”不是你相信什么,而是你相信谁。相信主耶稣基督,就必得救,相信主。

撒但看见小船在海上,他也会监视你的小船。当他能看到你在生命的海上,耶稣不在,那就是他要把你沉下去的时候。如果你不留意他,他会这么做的。
这些门徒出发了,耶稣不在。呐,我带着弟兄的爱这样说,我不知道在过去的四、五年或更久,我们是不是太忙了,有太多的事要做,我们的建筑计划,我们所有的协会和我们教会里进行的各种东西,我们是不是出发了,耶稣却不在。星期三晚上,我们是不是整夜呆在家里看某个电视,而不去参加教会?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忙于要赚足够的钱买一辆新车或类似的东西,而忘了教会?不知道我们的计划是不是使我们分心,我们说:“我们的教会变得冷淡、形式化。”我不知道我们愿不愿意检查自己,我们是不是跟牧师一样或更该受责备?我们教会的事业处是在那个光景中吗?记住,你正航行在一只小船上,除了你和耶稣,没有人能跟你一起在那里。所以要聚集。联合才有力量。跟其他的信徒彼此交通,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污秽。
22

呐,那艘小船开始来回颠簸,看起来已经到了时候。当风开始刮的时候,我能想到第一件事,西门—那个了不起的渔夫,他说:“把船帆升起来。”

撒但说:“我要把它扯下来。”许多时候,我们升起一些东西,撒但就给我们扯下来。
接着西门伸手拿起船桨,背靠着它,船桨折断了。之后大浪开始填满了小船。
如果远离神,也许是离开了祷告会,我不知道世界是不是也会抛掷一些浪花到我们的船上?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到了一个地步,宁愿去参加晚会,也不愿去参加祷告会?我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一个地步,我们跪在祭坛上,在那里呆五分钟,而不是像过去一样呆五个小时?我不知道老式的教会对神是不是失去了一点热心?我们所有人,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以及所有的教会。
23

弟兄们,在暴风雨的海上,魔鬼说:“我要……”每次闪电划过,就有一个小鬼魔坐在浪上取笑,说:“现在我得到他们了。”

也许疾病压倒了你:癌症正在吞噬你;肺结核在你的双肺里;关节炎使你残疾了;你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撒但说:“没有多久了。”他对医生说:“你完了。你的心脏处在这样的情形里。”可能是这样的,但让我们检查一下。
24

他们认为可能他们犯了一个错,他们被撇下了。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耶稣留意他们。他打发他们走之后,就爬上了他所能找到的最高的山。不管他们离他所在的山顶有多远,他都在注视他们。

今晚我太高兴了,虽然他以肉身离开地球两千年了,他开始爬上各各他,爬上荣耀的堡垒。他能看见整个的宇宙。他的眼睛看顾麻雀,我知道他今晚正注视着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麦迪逊广场花园。我们的船可能充满了疾病、困苦、痛苦、疼痛、苦难、紧张、以及慌乱。我们可能被撕成了碎片,但是有人正在注视我们。
25

他爬得那么高,甚至一路走进了天堂,圣经说:“他那么高,以至得俯瞰诸天。天是他的宝座,地是他的脚凳。”他爬得那么高,进了能力和荣耀中,坐在父的宝座上,俯瞰,甚至没有一只麻雀掉在地上是他不知道的。他知道你病得有多重;他知道你的疑惑和慌乱。我们在可怕的暴风雨中,但不要怕,有人在注视着。哪一位?那位掰开饼的,那位知道彼得并叫出他名字的,那位把妇人的罪给她说出来的,那位穗子被摸的……一位妇人摸了他的衣裳穗子,他转过身,告诉她说她的血漏止住了。那位看出人心意念的,他不是躺在坟墓里看不见你;而是爬到了荣耀里,甚至能看到掉在街上的麻雀。

26

他离开前,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信者)不再看见我,你们(信徒)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决不可让撒但的毒气伤害你,把你从那里甩掉。他注视着你。

当所有的希望都没了,也许这个星期你去看了医生。也许你去了凤凰城的每家诊所,也许去过梅奥诊所或约翰·霍普金斯诊所。我去看过许多次了。他们说毫无机会。
27

大约三年前,你们许多人在《读者文摘》上读过一篇文章:唐尼·莫顿的奇迹;当时我在亚利桑那州,我是指加利福尼亚州。梅奥诊所、约翰·霍普金斯诊所和所有的诊所都拒绝了那个扭曲的孩子,但神的大能伸直了那个孩子,使他痊愈了。梅奥诊所打电话询问这事,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肯定的。《读者文摘》写了这文章。小唐尼,在那个加拿大小男孩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呢?

当梅奥诊所和约翰·霍普金斯诊所说孩子不能得医治后,所有的希望都没了。但父亲说:“唐尼,我们没有被打败。因为不久前,在加拿大有人为一个接线员、长途电话接线员祷告。她在一所学校里,又聋又哑。”就像坐在这里的这些人。其中两个人参加了在卡尔加里的聚会。主医治了他们两人。其中一个是教会的歌手,另一个是长途电话的接线员。
28

他说:“唐尼,如果神知道他们,亲爱的,他也知道你,我要带你去某个地方。”他给马套上雪橇,他们跟孩子的妈妈一起经过雪地。他们到了一个地步——不得不把小男孩以及他的妈妈,不得不让他们乘坐飞机,但他们没有足够的钱能让一个人坐上飞机。于是他找到了一辆唐尼和爸爸可以乘坐的灰狗巴士。巴士到了洛杉矶,某个协会帮助他们来到我们所在的聚会——神召会、西南圣经学院在那里的布道会。

当父亲带着孩子走进祷告队列,有人说:“有个年轻人要把他赶出队列,因为他没有祷告卡。”那是比利。比利之所以那样做,因为让那人进队列不公平,别人在祷告队列里都等了好几天了。
但当小家伙,我看见他带着那个扭曲的小孩离开讲台。我说:“比利,由他去吧,带他来这里。”
父亲颤抖着,把小家伙带来,他的脑袋偏向一边,大眼睛往脑袋里陷,双手颤抖着,向下扭曲,两条腿耷拉在后面,我说:“先生,如果我能医治你的孩子,我会医治的。但你是加拿大人,你走了很长的路,你……这小孩的名字是唐尼·莫顿。”
父亲开始摇晃,说:“是真的。”
我说:“你相信吗?”
他开始叫喊,说:“全心相信。”
那天晚上,他径直离开聚会,给唐尼买了第一双鞋子,第二天就穿上了。为什么?神的眼睛看顾麻雀。他知道一举一动。他从没有离开。他不是死的;他从死里复活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无所不能的大能决不可能失败。他仍是永生神的儿子。哦,他真伟大。
29

当他从山上俯瞰,他知道他们陷入了麻烦。所以他爬到能够在旅途中自始至终地看顾他们的高度。

那正是他今晚在做的事。他知道我们在这个时代会陷入麻烦,所以他径直爬到了天上,这样他就可以看见我们的整个人生旅程。“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要与你们同在。”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当时是什么,现在也是。他当时做的事,现在也做。
30

他是那位说“我凭着自己什么也不能做”的。《约翰福音》5章19节,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换句话说,他不能够撒谎,因为他是神。所以当他说:“我不能做什么,唯有父显给我看,不是告诉我,而是显给我看。我看见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耶稣从未行过一件神迹,直到神藉着异象显给他看要做什么。如果那是弥赛亚当时给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的迹象,从未给外邦人……

外邦人的时代现在要结束了。我们都知道这点。墙上有字迹。我们知道我们在末时了。外邦人的世界如此深陷于罪恶和混乱之中,现在犹太人已经回归,成了一个国家。大卫古老的六角星在飘扬,世上最古老的旗帜,自从它飘扬已经有两千五百年了。他们在那里,有自己的货币。以色列回到自己的地方。我们所得到的复兴等等都表明弥赛亚很快要显现了。我们在尽头了。
31

呐,如果神在把怜悯从犹太人那里拿走之前赐给犹太人弥赛亚的迹象,在撒玛利亚人旅程结束的时候把这迹象赐给撒玛利亚人,他也必须对外邦人行同样的事——赐同样的迹象,不然他先前赐给他们那迹象时就做错了。如果神做某种决定,那决定永远是完全的。他是神。他不能食言,说:“我错了。我要为这个世代这样做,给别的世代那样做。”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必须做一样的事。他应许了他要做一样的事。今晚,此刻,我们的小船摇晃……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苏醒。
先知所预告的迹象;
外邦日子可数,终日恐惧痛苦;
哦,失散的人回到自己的家园!
救赎的日子已近,
人心因恐惧而受挫,
要被神的灵充满,将你的灯点亮;
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32

哦,看到末时来到,我们应当接受这些警告。我们看到小船上很快满了水,外邦的时代正在结束,撒但四散行恶,但在这一切中间,当他们陷入最困苦,以为所有的希望都没了时,他们看到有人在水面上走来。

但故事悲哀的部分却是:他们害怕他。他们以为他是个灵(换句话说,用我们今天会说的话),“幽灵般的东西。”他们以为那是某种灵,也许是海上的邪灵。唯一能拯救他们的,他们拥有的唯一希望,留给他们的唯一救恩,他们却怕他,因为他在他们看来像幽灵。
这是不是今晚这个国家的同样情况,我就不知道了。神赐下他的应许,藉着他的灵证明,人们却说:“那是心灵感应;是邪灵;是出于魔鬼的。”唯一能帮助他们的东西,他们却怕他: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一样的。他行一样的事;他的作为是一样;他是一样的。在每个人里面,在每个原则上,他都是一样的。他此刻在这里。他的灵在这里。
33

我的朋友们,你们生病的人,巴不得你们,巴不得你们意识到医治是过去时的事,是神已经做成的事。你唯一所能做的就是接受主已经做成的事,然后就会不一样了。你若能接受,你若能相信,你若能有信心,相信神是……

在我们叫祷告卡,让人上来这里前,这会堂里有多少人生病了却是没有祷告卡的?你吗?在那里的那位吗?好的。一位男士和一位女士。
我不认识你,是吗?你呢,先生?我不认识你,是吗?我们是完全陌生的。好的。如果天上的神仍是同样的神,如果耶稣基督是同样的神的儿子,如果今晚他以圣灵的样式在这里,他应许了他会,向我揭示你的问题,女士,我没法知道你……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问题,就像他揭示了井边妇人的问题,你会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并我传讲了福音,讲了真理吗?你愿意相信吗?你们其他的人愿意相信吗?好的。
你患了眼病。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你,在那底下的,患了肺病。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如果你相信,就站起来,好的。你们俩人都回家去吧,你们得医治了。耶稣基督使你们痊愈了。是的。
34

你若能信。你们还不明白吗?医治不可能来自任何人的手。它来自各各他,是神在各各他为你做成的事。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相信吗?你晓得全能神的同在、良善和怜悯此时在这里帮助你吗?你相信吗?你能全心相信吗?

我在这里看着一位男士。他没有任何问题,但他在想着他的朋友。为叫你们知道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在想着他的朋友。他的朋友暂时性失去了知觉,是个退伍军人。是的。你不能带他来教会,他是个退休军人,并且失去了知觉。你关心他,正在为他祷告。是那样的吗,先生?如果是,请站起来。我不认识你;一生从未见过你,但那是事实,是不是?如果是,请举手。要有信心,相信神,他会停止失去知觉,他会痊愈的。
35

等一下。你有祷告卡吗,先生?你没有祷告卡。好的。你不会……那你就不会在祷告队列里了。明白我的意思吗?是耶稣基督在显现他自己。他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那是什么?一个人站在那里,神的灵在他里面,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

亚伯拉罕说:“在你背后的帐棚里。”撒拉心里暗笑。
他说:“撒拉为什么笑了?”
耶稣甚至这么说:“就在火降下来毁灭整个世界之前,同样的事要发生。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哦,巴不得你们相信。
多少人有祷告卡?我打发比利下去分发祷告卡。他在哪里?好的,是什么?卡上是什么字母?有人拿到了祷告卡,是什么字母?A? 谁有A1号? 请举手。A1号?好的,先生,站在这边下面。A2号?好的,就在这里。3号?4号?5号?6?7?[原注:磁带空白。]永远……
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和羞耻。
真奇妙,我的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太荣耀了!主太奇妙了!
36

好的,30到40,现在让他们过来,A30到40。呐,引座员会让你们根据你们的号码排好队等等,还有如何到那下面进入队列里。

呐,我停止得早了一点。[原注:磁带空白。]叫到他们了吗?好的,他们那里有引座员。好的,30到40。呐,40到50,40到50,让他们排好队。
37

呐,在他们排队时,我要你们注意一会儿。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永生神的儿子,他是最奇妙的。圣经中有一个妇人,她没法接近耶稣。所以她这样说:“我若摸到他的衣裳穗子,就必痊愈。”

多少人知道那经文?“我若摸到……”呐,看看她的信心。看看马大,当她回来,并为拉撒路打发了人去,耶稣却继续行走;没有——他没有理会。他们又打发人去。那可爱的女孩,她们的兄弟要死了,耶稣的好朋友……他们又打发人叫他,他不理会,继续行走。为什么?记得《约翰福音》5章19节吗?“我不能做什么,唯有父显给我看。我不能做什么。”
38

坐在这里的这个女士有事情。现在我要告诉你那是什么。瞧?你没有意识到是什么问题。瞧?我告诉了你,你的眼睛有问题,是散光,但你首要的事,你想要我祷告,叫到你,告诉你,那会对你有帮助,是你的心脏。是的。如果是,请站起来。好的,请坐下。好的,瞧?不管怎样你会得医治的。瞧?你会得医治的,但你想要我知道那是心脏病。瞧?你像这样祷告:“神啊,让他知道;让他知道。”

神回话说:“是心脏病。跟她讲她的心脏。”哦,主太奇妙,他知道人心里的秘密。哦,他奇不奇妙?神的儿子太荣耀了,太不可思议了。
这个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穗子;那正是这位女士刚才做的事。你知道,呐,她从未触摸我。
39

你也不会进入祷告队列吗?坐在那里的?上了年纪、正在看着我的这位男士?你没有祷告卡吗?你相信神无论如何都会医治你吗?坐在这里的你?你,是的。你不会在祷告队列里吗?好的。你想要你的眼睛得医治,是不是?你的眼睛。是的。如果是,请举手。你得到了,阿们!好的,现在已经成了,你不需要进入祷告队列,只管回去。已经成了。他摸到了什么?他摸到了主的衣裳。发生了什么?发生了跟那妇人摸到主衣裳时一样的事。

圣经说主是大祭司。你相信吗?他现在是能被什么摸到的大祭司?我们的软弱。对吗?哦,那是正在发生的事。你摸到的是大祭司,不是我。神必须通过一个渠道工作。他通过人做工。他总是使用人。当耶稣来时,那是神在肉身里。神通过人做工。他是神在大卫里;他是神在以利亚里;他是神在约瑟里。
40

大卫,一位被弃绝的王,哭着上山,在橄榄山上。五百年后,大卫之子作为一位被弃绝的王,为同一座城同样的事哭泣。那是神的灵在他里面,神的灵在大卫里面,神的灵在大卫之子里面,基督作为被弃绝的王哭着走过了耶路撒冷城。[原注:磁带空白。]

“谁摸我?”没有人说一句话。但耶稣环顾四周,观察人们。当他找到了妇人,他说,或跟她讲她所患的血漏,她的信心救了她。
呐,今晚他是一样的。如果说今晚他是一样的,他今晚就会是一样的,今晚他会行同样的事。同样的迹象:“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41

不久前,我跟一个人交谈。他说:“哦,肯定的,伯兰罕弟兄,我们在全世界传福音,那是更大的事。”

我说:“那就做主所做的事,然后做更大的事。显给我看主所做的事。”“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42

神的灵现在就在这里。若是我们大家现在能同心相信,该多好啊!瞧,在这队列有……还有多少人有祷告卡?还有其他人有祷告卡吗?这是所有的祷告卡了吗?记住,我们会在明天晚上六点再发放祷告卡。

呐,这里的队列是为病人祷告。呐,如果我能医治这男人或那里的其他任何人,我会这么做的。但我医治不了。我没法医治,但迹象表明神的同在。呐,神先赐下他的道。那是相信的最好方式,不管你们的牧师告诉你们什么。是的。如果那是你的眼睛,他们没有因此接受我们的话,他们就会往前走,死路一条。但神不是,他是爱,也有恩慈。他赐下别的迹象。他在教会设立什么?他在教会设立的,第一是使徒;那是宣教士,同样的词,“被差遣的。”第二是先知,其次是教师、传福音的和牧师。神藉着预定在教会设立那些职分,神知道万事。
在每个当地的教会中有恩赐,九种不同的属灵恩赐。恩赐不只是在一个人身上,它从这个人去到那个人,来回反复。保罗说:“你们都可以说预言。”呐,那不都是先知;那是说预言的恩赐。说预言的恩赐,必须先经过两三个人慎思明辨,才能拿给教会或传出去。但如果神赐下一位先知,他生来就是先知,总是有主如此说。瞧?
43

呐,我们今天在教会里寻找,要神兴起这样的人来。我们正在寻找大神迹、伟大的宣教士、伟大的使徒或大人物。他们在这里。几个小时前我跟一个人在宾馆里交谈,是奥洛·罗伯茨,属神的伟人。我们为对方祷告,互相按手,祈求神的祝福,叫我们的工作继续下去。汤米·欧斯本,哦,我不能停下来叫他们,全城这些了不起的人。牧师等等,他们都是神的仆人。你们的牧师不如一个被圣灵充满的邻居亲密。跟他们一起去任何地方祷告。我们进去,那是首要的事,要进去。

44

呐,我不能把这队列拿来辨明。你们知道。因为那几乎会要了你的命。任何人都知道这点。多少人知道异象使你虚弱?圣经这么说。当那妇人摸主的衣裳时,发生了什么事?主说:“我觉得我虚弱了。”对吗?“能力离开了我,我虚弱了。”一个人,哦,你看两个人会怎么样,还有三个人,四个人;你差不多就完了。瞧?唯一的方式是,耶稣说:“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或要做比这更大的事(是指更大的量,不是质)。”

45

呐,我相信我做了通知。我要请你们每个人尽可能地使小孩子保持安静。大家安静坐一会儿。我要你们现在记住,对这些人的医治来说,我的祷告不比你们的祷告更好。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同伴,为了这些生病的人,我们跟耶稣是同伴。作父亲的,如果这是你的儿子,那会怎么样呢?作母亲的,如果这是你的儿子呢?作妻子的,如果是你的丈夫呢?作儿女的,如果是你的父亲呢?如果是,那会怎么样呢?你想要有人对此完全得真诚。越多人祷告,你就会越快乐。

呐,先生,底下有很多人在为你祷告。每个人都会和我一起同心合意地为你,也为在队列里的每一个人祷告……呐,如果我们要停下来行这辨明的事,我们已经辨明了大约四、五个,其他的人就会回到他们的座位上。但很久以前,那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你们记得那天在加西亚弟兄的教会,那个下午我为将近三千人祷告了吗?你们记得那个吗?肯定记得。你们许多人记得。瞧?三千人……他们不得不把我抬到宾馆,我站在那里为他们按手祷告,直到……只是说:“神祝福你,”直到我的嘴巴几乎再也张不开了,我的嘴唇枯干了。但几百人得了医治,瞧?只是按手。
46

呐,圣经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们相信吗?你们所有在队列里的相信吗?如果神不对你说一件事,或不行任何辨明的事,无论如何你都准备好了去相信。对吗?只要按手。好的。

呐,你们过来。先生,只要站在你所在的地方;好的。呐,好叫你们知道,这个人站了很久,博德斯弟兄……哦,不,那是这位弟兄。先生,你是其中一位引座员。你是下一个要来的病人吗?哦,是那里的人。好的,你们叫人帮助他们。如果他们残疾得太严重了,没办法上来,就带他们到这旁边,我会按手在他们身上,为他们祷告。
47

呐,这里有多少人承诺你们的忠诚,为这些生病的人献上祷告?请举手。呐,如果你们所有人看……大家看这里。

天父,这是一个时刻;这是一个关键时刻。主啊,那天晚上在海上走向小船的同一位耶稣,今晚此刻走进这群人中间。以圣灵的大能走进来,用你的同在浸透我们的身体、魂和灵,直到我们看见神伟大的工作。愿每个经过这祷告队列的人,和今晚几百个坐在这里的人,他们举着手,保证忠诚,为病人祷告。主啊,你的仆人—我祈求你,愿圣灵在这里行事,行同样的事,行人不可能做的事。
有人可能有足够头脑的信心从轮椅上站起来或从褥子、担架上起来,这是真的,但当到了完美地辨明一个灵时,神啊,这需要你。唯有你。我们在各个时代中看到的最大的事就是这个。但你应许了;这是你在外邦人日子结束前要赐给他们的一个迹象。
48

主啊,我们不知道凤凰城会在哪天完结,但父啊,我们祈求今晚人们不会错过这个,乃愿他们……现在拯救的时刻已经来到,经过整个星期的祭坛呼召,连续七个晚上行我们所能做的一切来让人们悔改,我们祈求你怜悯,医治所有在神同在中的病人。

父神啊,如果这里有任何你希望我知道的事,主啊,请对我说话,我必答应你。应允所有人的祷告,愿每个经过祷告队列、从这讲台经过的人,知道人们的祷告是为了他们,知道神的儿子耶稣在这里,证明自己是他们的救主,是他们永世的君王和神。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49

呐,从主来的一句话胜过我所能说的几千句话。呐,好叫你们知道……呐,底下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不管他们在哪里,只要继续祷告,继续祷告。

呐,这里是有祷告卡的人。为向你们证明祷告卡跟医治没有任何关系,向你们证明神的灵在这里,我想要对这位男士说一句话。
50

这位男士,据我所知,我不认识他。我对他一无所知。他可能见过我,参加过聚会,看见过我等等,我可能在某个地方看见过他。我说不出来,我不知道。但看着他的脸,那样看着他,神知道我的手,我一生以前从未见过他,说到认识他,也许我看见过他,却不认识他。

但现在,这人站在这里为了某个目的,为了某个原因,我不知道。但看起来他像是处在一个绝望的境况中。
51

如果圣灵告诉我一件事,别的事,以便这队列里的其他人能看到那位知道这里每一个人的圣灵已经恩膏了我。圣经预言了今日将要这样。这肯定会使他们有信心。如果主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像他对那妇人做的,这会使你有信心吗?那会对你有帮助吗?会对祷告队列中的其他人有帮助吗?会对你有帮助吗?好的。

那会帮助你们底下的人相信吗?我要花一点时间跟他交谈。
52

呐,先生,我们完全是陌生人。就像腓力找到拿但业,你今晚来了。你来这里,只是一个走进这里的男士,有人给你一张祷告卡,这样你就站在了这讲台上。我不认识你,对你一无所知。但圣灵在这里,他知道你。呐,如果神向我揭示一件事,向你表明,告诉你真理。你知道它是真的不是。你会很清楚。如果他告诉了你过去的事,你必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如果他知道过去的事,他肯定也知道将来的事。如果你……如果你知道那是对的,不管他说将来是什么,那也必须是对的。瞧?那是真理。

呐,如果我说:“赞美主,哈利路亚!你病了。”肯定的,你都站在讲台上了。你在这里为了一件事。你可能没有病。我不知道,但如果我说:“赞美主,你病了吗?”
你会说:“是的,先生。”
“哈利路亚!主说你会痊愈。”
你会说:“赞美主。” 并走开。那可能是真的。那可能就是绝对的真理,更何况那位能去到你的生命里并能说出你的过去的,来到这里,给你说出你过去是什么,将来是什么,他岂不是更大吗?瞧?那是……那是绝无错谬的部分。你是这事的判断者,今晚这里至少有五、六百人。你知道那是真的不是。
53

呐,你说这里的每个人都会相信你所说的吗?愿主应允。

父神,我无法跟这男人接触。这取决于你,主耶稣。
你们有许多人在底下祷告,这使在讲台上的这个人更加得困难。你不得不有所遏制,不然底下会众中会爆炸。呐,他在这里,他知道现在有一件事正在发生。是的,对吗?
54

一个男人几乎被死亡笼罩。他看上去不像,但他是。那是癌症。那癌症是胃癌,来自于溃疡,有一段时间了。它越来越严重,直到演变成癌症了,现在没有希望了。你已经……你已经接受了基督,你曾经是基督徒,却倒退了,最近才回到神那里。是的。没错。是真的。

你心里对某个人有负担。你相信神会向我启示那个人是谁吗?那对你会有帮助吗?会帮助你相信吗?是你的妈妈。你相信神会告诉我关于她的事吗?她的臀部有问题,她正住院。她是个大块头的妇人。她在我之前的一场聚会上得了医治。主如此说。
过来,让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我按手在这男人身上,跟这群会众一同谴责这恶者,愿他去并得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
55

过来,女士。如果我一句话都不说……你知道我晓得你的病是什么,对吗?但如果我一句话都不说,没关系,是吗?

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医治这妇人。愿她去并得痊愈,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现在你的心脏病离开你了。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56

你知道你必须相信神,不然那癌症会要你的命。我们的天父,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帮助她,医治她,我们都为她祷告,按手在她身上,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奉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去吧,现在全心相信。

57

宝贵的主,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愿她今晚离开这里,回家并得痊愈,这大群人正在祷告,奉耶稣的名,阿们!

呐,我没有告诉你是什么病。无论如何你相信吗?你相信吗?哦,你的心脏病离开了,你可以……
58

我们的天父,我为这个亲爱的男人祷告。愿你的圣灵降在他身上,使他痊愈。我祈求你医治他,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先生。

我们的主耶稣,我祈求你使我们的弟兄痊愈。愿你的灵降在他身上,完全医治他,为了你的荣耀,阿们!神赐福你,先生。
天父,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愿这些正在跟你的仆人们一同祷告的人,愿他们得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相信地去吧。
59

我们的天父,赐给这男人一次输血。愿神的大能降在他身上,从他身上除掉这可怕的东西,奉耶稣的名,愿他得医治。阿们!神赐福你,我的弟兄。

你想要去吃晚饭吗?好的。只管去吧。你的胃病离开你了。
看起来如果你不说什么,人们似乎就不明白。呐,不要那样。瞧?不管我是不是告诉他们什么,神都一样伟大。你们相信吗?一样伟大,他是一样的神。他知道万事,也行万事。他就是神。
60

呐,好像这里这妇人。你相信我吗,姐妹?相信我是神的仆人?你相信我已经告诉了你圣经的真理吗?你相信神会告诉我有关你的事吗?你相信。好的。你正在患咽喉病。是的。不但如此,你之前是个传道人,女传道人。呐,你正在为某个人祷告,你的一个得了癌症的挚友,那是主如此说。哼,现在去吧,相信主。

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使这妇人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61

过来,亲爱的姐妹。呐,底下的人们正在为你祷告。大家都在祷告。

主啊,我祈求你医治她,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过来,说英语吗?说英语吗?你的后背。是的。如果是,请举手。请举手。现在回到你的家人那里,耶稣使你痊愈。阿们!好的。
过来相信。你也会为她相信吗?好的。过来。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使她痊愈。主啊,求你应允。愿你的灵和大能降在她身上,医治她,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要谦卑。
62

我们的天父,我为这男人祷告。我按手在他身上,他是我的弟兄。我祈求此时在场的圣灵也用信心膏抹他,使他相信,教会正在同心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过来,姐妹。你相信吗?主耶稣,我跟永生神的这个教会一同为我们的姐妹祷告,愿你医治她,使她痊愈,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过来,亲爱的姐妹。我们的天父,我按手在我们的这位姐妹身上,奉耶稣的名,愿她痊愈,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这小家伙。你相信他会痊愈吗?天父,使这孩子受苦的魔鬼该受咒诅。愿他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不要怀疑。他会好的。神赐福你,我的弟兄。
63

仁慈的天父,我按手在他们身上。奉耶稣的名,愿你的灵降在他们身上,使他们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不要怀疑。

主赐福我们的这位弟兄,愿他得着他心里所渴望的,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现在大家保持敬畏,祷告。只要跟我一同祷告,我为人们祷告的时候,你们跟我一同祷告。你们在这么做吗?大家都祷告。主是应当称颂的!
64

多少人记得我过去握着人们的手的时候?记得吗?你们相信它还有用吗?

我不认识这女士,对吗?我们是陌生人。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手上。就是这样。过来这里,男孩。不,不。谢谢你。过来这里,比利。我知道,瞧,看看它是否会引起从你而来的颤动。让我握住你的手。我要你看着这里。那是我儿子。他没有病,瞧?我的手是不是像这只手一样正常?好的。好了,比利。
呐,我要把你的手放在那里。呐,何等的不同!看到它肿胀,那些小白点布满手上吗?那是颤动。呐,瞧这里,我把另一只手放在上面。现在上面就没有了。没有肿胀,什么也没有。呐,换了手。嗯,就是这样。呐,你在这只手上跟在那只手上一样是人。但是,瞧,会众中的所有人都记得十四年前这使命由一位天使赐给我,他说:“你让人把他们的右手交给你。那是向他们的信心保证你是被差遣了。”我的左手给他们,我的右手给神。
65

现在把你的手放在这里,观察。呐,就是这样。看到它肿胀,鼓起来,抬头看我袖子这里。呐,感觉就像我握着一个在动的东西。呐,事情就是这样。此时我不知道……呐,你看这里。肾病。是的。嗯,瞧?呐,那是藉着……呐,这是那恩赐。注意。呐,只要为某个人、为某件事或别人向大祭司举手祷告。是的,你正在为某个人祷告。他们得了溃疡。是的,瞧?那是辨明。现在要相信。奉主耶稣的名,愿他们得医治。

我们的天父,我奉耶稣的名祈求她得医治,阿们!
66

过来,姐妹。天父,我祈求你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过来,弟兄,准备摆脱这病,以及这根旧手杖吗?主啊,我祈求你帮助他。如果他活着,你必须帮助他。我祈求邪灵和疾病离开他,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弟兄。
过来。我们的天父,我为这妇人祷告,愿你使她痊愈。愿你的圣灵降在她身上,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67

天父,我为我们的姐妹祈求,当永生神的这个大有能力的教会今晚在这里祷告,几百个祷告正达到你那里,此刻,为这些人。主啊,你不可能拒绝它们。我祈求你医治她,奉耶稣的名,阿们!好的。

你相信吗?那是什么?有人……这个小女孩在这里要接受祷告吗?我们的天父,让你的灵和仁慈、怜悯降在这孩子身上。愿她得医治,奉耶稣的名。父啊,我祈求你应允,为了你的荣耀。这里的两个姐妹,主啊,奉主耶稣的名,让你的灵和怜悯降在她们身上。
68

父神,我为这个能上来讲台的妇人祈求,我祈求你医治她,使她痊愈。奉你儿子耶稣的名,因为神的这个被赎的伟大教会在这里祷告。愿病痛离开我们的姐妹,愿她得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只要举手。

神啊,祝福这个小女孩。我祈求怜悯,愿你与她同在。主啊,应允她得医治,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69

姐妹,抬头看这里。你相信吗?你说西班牙语吗?嗯,哼。你相信那些肌肉的萎缩等等会好,并且你会痊愈吗?你最近一直在寻求神,要更亲密地同行,是不是?……如果你全心相信,那咒诅就必离开你。我咒诅那对这小女孩行了这事的魔鬼。奉耶稣基督的名,主你说过:“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我咒诅将这小女孩放在这样处境中的魔鬼。愿她从此刻起开始痊愈。你怀疑吗?要相信,她必痊愈。神赐福你。

你相信吗?要真正敬畏。瞧?好的。你是下一个人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如果我……如果我能医治你,我就会医治你。我医治不了你,但神能医治你,因为他是神。但如果主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你会……你知道我不认识你。如果我不认识你,并且主将它揭示出来,这表明他的同在。现在,取决于你有什么信心去相信你的医治。
70

刚才会众中发生了一件事。在某个地方。有人在这个区域的某个地方。我看见了……我跟随一道光。多少人看见了它的照片?火柱。他们这里有照片。瞧?那光离开这里,去到会众中,就在那里的某个地方。瞧?纳,等一下。这真……

呐,不要在这小女孩身上怀疑,
瞧?小女孩,你在那里得到了。你懂英语吗?好的,要相信。咒诅必离开她。
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主的先知或他的仆人吗?你真的信吗?你……?好的。我想你是个可爱的人。因为一件事你得了肝病。那病是因你一次摔倒引起的。呐,你还有问题在你的肩膀、后背和以及下面这边肺上的小筋膜,那是在一场车祸中被撕裂的。那是对的,不是吗?没错。霍克太太,你可以回家去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阿们!神赐福你。呐,不要担心,主知道西门·彼得是谁,瞧?他知道万事。你相信吗?
71

姐妹,你相信吗?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医治她,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为这男孩相信吗?我们的天父,我为这孩子祈求,愿你医治他。主啊,求你应允。让你的怜悯降在他身上,愿魔鬼的渴想被除掉,奉耶稣的名,阿们!你全心相信吗?
好的。泰德,我认识你。你想要摆脱那哮喘。好的,如果你想,请过来这里,我们祷告。我不知道你有哮喘。但是……我们的天父,这人善待我,是我的弟兄,到处跟随聚会。我祈求你现在帮助他,咒诅那对我弟兄做了这事的魔鬼。愿今晚那病从他身上消失,永不再搅扰他,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
72

我们的天父,我为我们的姐妹祷告,愿你医治她。愿这个教会的祷告,这个被赎的伟大教会,今晚有许多人坐在这里,愿神医治她,使她痊愈,阿们!

过来,我的姐妹。弟兄,是你们两人还是一人?你带他上来。我们的天父……神怜悯我们的弟兄和姐妹,愿全能神的大能降在他们身上,使他们痊愈。愿这是他们得释放的时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很简单,但很有能力。阿们!神赐福你。
过来,先生。你的背搅扰你多久了?但你相信现在它要结束了,是不是?父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病痛离开,阿们!神赐福你,先生。相信地去吧。
73

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弟兄,使他痊愈。愿他从今晚起,出去,并得痊愈,神的这个伟大的教会在为他祷告。阿们!神赐福你,弟兄。

你们两人吗?我们的天父,这个年轻的妇人忍受仇敌的折磨,愿全能神的大能降在她身上。愿她得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相信地去吧;不要怀疑。
74

只要你不怀疑。瞧?呐,你可以让三、四、五个人过来,只是为他们祷告,天父知道他们每个人要来,会抓住的,就是这样。会启示出来的。你知道的,不是吗?

这里,你,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我不认识你。神知道你。你相信他会向我揭示有关你的事吗?如果我告诉你说你的病是什么,那会对你有帮助吗?你的病是在喉咙里。是的。你相信神会告诉我那是什么样的病吗?是你喉咙里的一个囊肿。对吗?你相信神知道你是谁吗?他知道。布朗太太,现在你可以回家,并得痊愈,奉耶稣的名。
只要有信心,就是这样,瞧?只要相信,看到吗?呐,瞧这里,看,它造成多大的不同!
75

天父,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我们的天父,医治我们的弟兄,使他痊愈,奉耶稣的名。
我们的天父,我按手在弟兄身上,祈求他的医治,奉耶稣的名。主啊,求你应允。
你好吗,姐妹?现在你必须有信心,因为关节炎变严重了。但如果你全心相信,神必使你痊愈。你相信吗?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帮助她,使她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过来,相信。神啊,今晚她需要一次输血。除掉这糖尿病。我祈求你今晚帮助她,愿她得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不要疑惑。
76

威廉斯弟兄,我认识你。神是怜悯的,威廉斯弟兄。我们的天父,这个宝贵的人于我是如此亲爱的一个人。我祈求你今晚帮助他,主啊,愿你的灵降在他身上。愿他有的这惧怕从他的心里离开。愿他去,得痊愈,我祈求祝福降在他身上,咒诅那使他惧怕的魔鬼,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威廉斯弟兄。

天父,我为我们的姐妹祈求,愿你医治她,使她痊愈,我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要对神有信心。
77

好的,先生。你相信吗?全心相信吗?你的视力。我在某个地方见过你。夏里特弟兄在哪里?约翰·夏里特在这里吗?这是我今天坐你的车时在异象中看见的男人。这是那男人。你是来自密苏里州的传道人,因糖尿病眼睛失明了。是的。今天我看到你了,先生,在夏里特弟兄的车前面,当时我们正在车里。一个男人,传道人,他们告诉了我这事。是的。现在让我们为我们的弟兄祷告。

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使这男人痊愈。愿全能神的大能咒诅这使他失明的魔鬼。愿他从今晚起痊愈。愿他的视力临到他,他能看见,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好的,我的弟兄,你相信吗?你有的糖尿病,那样扩散,你曾经有糖尿病,接受了祷告,得医治了,它又回到你身上了,侵袭你的视力。你全心相信吗?它必再次离开,去吧,并得看见,去传讲福音,奉主耶稣的名。
78

你全心相信吗?你要相信吗?这里有不认识神的罪人,现在想要上来,接受祷告吗?一个不认识神的罪人?

这里有多少人是生病的,没有到台上来,多少人?你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在这里吗?哦,他肯定在这里。现在你想要得医治吗?你想要……
现在你能看见了吗?他正靠着自己在走路。当我在异象中看见他……瞧,他正在那里走,一个瞎子得看见了,在走路。让我们说:“赞美主!”很好。他的视力临到他了。糖尿病患者。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是那样的。呐……阿们!他一路走过去跟人握手。太美好了!
79

呐,你相信我在跟你讲有关耶稣的真理吗?哦,这是他自己的话:“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按手在对方身上, 此时趁着主的同在在这里,会堂上下各处的人。在会堂上面的,所有在楼上的,各处的。这里这位姐妹……
按手在对方身上。如果神能使一个瞎子看见,如果神知道人心里的秘密,岂不更知道你在这里的情形吗?按手在对方身上。不要为自己祷告,要为你按手的旁边的人祷告。
80

我们的天父,在全能者耶稣基督的同在中,愿圣灵上来。撒但啊,你被打败了。耶稣基督斥责你,你这人类的仇敌,从这些人身上出来。愿天上的神使每个人都得医治,奉耶稣的名。

赞美主!把手放在……如果你相信你得医治了,就站起来。我不管你残疾得多严重。站起来,相信主,照主的道相信他。在各处站起来,相信耶稣基督已经使你痊愈了。每一个接受了你的医治的人,站起来。现在向主举手,说:“谢谢你,耶稣,谢谢你,耶稣,赞美主神,因神的良善赞美伟大的耶和华神……”
我把聚会交还给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