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303 秋雨春雨 (又译:前雨后雨)

1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我们的天父,我们感激你,我们可以说“父啊”,知道这表示我们是儿女。我们祈求你的祝福今晚临到下面的聚会,归荣耀于你自己。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呐,昨晚我留你们有点久,很对不起。我只是……看来好像我有太多要说的,你们也是如此好的会众,一下子很难说得完。

呐,有几次人问我:“伯兰罕弟兄,你什么时候要开始医治聚会?”我们每晚都有医治聚会。现在我们是谈论魂的医治,接着我们……另一个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只要我们能把魂纠正了,我们就会有信心。
我知道这会堂的音响效果很不好,我确信今晚好多了,因为在我听来还行,没有回音。这些东西每个都是面对面的,所以听起来有点困难。今晚你们在后面的人能听清楚吗?底下的……你们后面能听清楚吗?听不清楚吗?这后面呢?你们在后面的能听清楚吗?嗯。好的,很好。
3

呐,我要通知一下。若主愿意,星期六晚上,这个星期六晚上,我想没有人有聚会,我们……我们来这里探访。我们不想打扰任何人的聚会,因为我们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离去海外还有一点时间。我们来这里跟传道人,还有凤凰城这些我们期待共度永恒的宝贵朋友们在一起交通。

呐,星期六晚上,若主愿意,我们……那天晚上若是可能,我想照我第一次来凤凰城叫祷告队列的方式,叫一个老式的祷告队列。叫大家来,排队上来,带人过来,跟他们一起,为他们祷告。我喜欢那样。我想许多时候我太强调启示和恩赐。呐,恩赐并不医治你;恩赐没有医治人。恩赐是你必须放松自己,你从神那里得到任何东西的唯一方式是你能把自己交托给圣灵。那是恩赐运行的方式。
4

呐,我要你们今晚跟我翻开圣经讲一个简短的主题。呐,我的手表上有一个小闹钟;我会尽量注意时间。呐,你们可能听不见它闹,但它震动我的手臂,让我知道是该停下来的时候了。所以今晚和这星期的其它时间,我会尽量让你们早点结束,若是可能的话。

我想大卫弟兄今天对我说了一些要我代替他主持星期二传道人聚会的事。跟传道人见面是很好,但我决不可能代替教师的位置,因为我不是个教师。但不管星期二我打算去哪儿,我很希望能跟凤凰城的传道人等等见面交通。
5

现在我们翻到《撒迦利亚书》14章。然后我也想往回翻到《以赛亚书》12章。我们读一部

分的道。我是指先读《撒迦利亚书》14章,我想读6节和7节。如果你们在记录,《撒迦利亚书》14章6和7节。
6那日,光并不明也不暗。7那日却是耶和华所知道的,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但到了晚上必有光。
然后是《以赛亚书》21章,《以赛亚书》21章11和12节。
11论度玛重担的预言:他从西珥呼叫我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12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
6

一定是大约太阳落下的时候。太阳正在西方落下,那是非同寻常的一天,那天似乎是不确定的一天。有那么多的事发生,一个接一个警告从塔楼传来:“敌人正在靠近。”太阳开始在西方落下,晚上的光正在反射,日头已经平西了。那正是今天的画面。晚上的光正在照耀,日头已经平西。

人们在外面街上的公共井边打水,我能看到年轻的女子出来,因为当时聚集打水过夜是个习俗,男人要歇了工回来,妈妈准备饭食。她们聚集谈话,因为年轻的女士会这样,让我们现在插入一段她们的谈话。把当时跟今天这个晚上的时候比较一下。
7

我能听见年轻的女士谈到她们要去的一场舞会或派对,她们要穿什么款式的衣服,她们有什么新的约会。我几乎不能把那个时候跟今天相比,因为我认为她们今天穿的,跟当时的那些裙子相比,几乎都不能叫裙子了。但她们正在准备,谈起她们那天晚上在舞会上将有什么样的时光。最后一位年轻的女士一定大声说:“姑娘们,你们听到了塔楼上那个狂热分子吗?他今天从塔楼上发出的所有那些信息?那个怪老头简直气死我了,他让我很紧张,妈妈也是,我们简直要抓狂了,他总是说我们太邪恶了,神要审判我们的罪。好像神没有那么良善;他不会审判我们的。我们是虔诚的子民;我们是虔诚的国家;我们在全世界被公认为是虔诚的国家。”

让我在这里插入一段话。虔诚的国家跟神没有任何关系;这是个人的事;是你。我们被称作是一个虔诚的国家,但求神怜悯,差得太远了!
8

接着我能听见她们继续说:“哦,我听见爸爸那天晚上说:他们很快就要开个堂委会。我们在塔楼上的这个狂热分子,总是警告我们说我们的罪如此之大,神要打发一个国家来,把我们扫除。我听说下次堂委会他们要把他逐出教会;他们要让他离开堂委会。对当今我们这些现代的人来说,他实在是个怪人。我们实在不能容忍这种东西。他总是让我们很心烦,警告我们有审判。我们再也忍受不了他。妈妈说,她去参加纸牌会时,你听见那个塔楼上的人大喊:’那样做是错的;那样做是错的;神要审判的。’妈妈和爸爸在教会里有很高的位置。一天,传道人或祭司说,说到这事。他说他认为那家伙纯粹是个狂热分子。”因为祭司必须随着大家,否则的话,就会丢了讲台上的工作了。我很高兴有属神的人,他们自由、能不顾一切地传讲福音,没有东西捆绑他们。我很高兴地知道,当福音在大能中被传讲时,有人领受它。

9

但这个……夜晚降临,年轻人妇女谈论所要发生的事。接着年轻的男人聚在酒馆,喝完酒后,就像今天这种现代的摇滚舞会,罪恶就上路了。

不知怎么的,奇怪,天黑时,被鬼附的东西就开始出动了。不久前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某个电影明星说夜晚是被造来生活的。夜晚是被造来睡觉的。你们在这沙漠地的人,如果你注意,是那些蛇、蝎子、毒蛇、蜥蜴、蜘蛛和邪恶在夜间爬行。那些在夜间四处潜行的都是邪恶的。夜间是非常邪恶的,因为天黑了。感谢神,我们可以看到一道光明,走在其中。在黑暗中行走的人是瞎的,不知道往何处去。但光明之子知道,因为他们在光明中行。耶稣就是那光。“我就是光、真理、生命、道路。”
10

他们在酒馆说话,不久我能听见舞蹈停了,爵士乐队停了几分钟,有人说:“喂,你们听见塔楼上那个老怪物了吗?他又在讲话了,满口都是什么审判要来了,我们要被炸飞了或炸没了啊之类的东西。还说一些国家要进来夺取我们。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是世上最先进的国家吗?他们不知道我们比其他任何国家装备得更好吗?我们可以打败任何过来的人。”却不知道敌人一直都在悄悄地靠近他们。难怪大家都紧张;难怪我们所生活的日子那么惊人。

11

不久前,我注意到一头狮子悄悄地靠近羊羔的画面。小家伙紧张了,它看不见狮子。但狮子可以嗅到羊羔,它蹲着,在很高的草丛中潜行,越来越靠近小家伙。小羊羔看不见狮子,但它有另一个感官,这感官似乎告诉它,或警告它,麻烦近了。那就是今天这个国家的问题;那就是今天世界甚至罪人的问题,不安宁。

我今天在外面开车,从南山下来,我去那儿找我过去常去祷告的地方。现在那里已经开发住宅了。你保留几株仙人掌是一件好事,因为亚利桑那完了;就是这样。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淘金者在的时候的沙漠了。我估计亚利桑那州连一头野驴都没有了,即使有也都给关在某处的围栏里了。沙漠都被道路分割了。东方迁移到这里来了。文明往这边传播,传到哪里就污染了那地区。神……我想生活在以前真正的亚利桑那,观看它的美丽。
12

呐,我告诉你,下来时,有三、四次我差点让车撞着,人们在街道来回飞驰,在限速三十英里的地带每小时开六、七十英里,车开得飞快,警察拦住他们,逮捕他们。他们还是照样行。他们去哪里?他们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告诉你,能知道自己去哪儿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他们在朝什么地方去,但他们却不知道是哪里。

弟兄,到处都是不安定。国家不安定;教会不知道要做什么;人们不知道要做什么。不安宁。出什么事了?那是即将临到的审判。你最好听我讲。即将到来的审判……
我们即使在每个州放一位葛培理,昼夜举行复兴会,也永远无法再把她拉回来了;记住这点。肯定拉不回来了。她正走向审判,再也做不了什么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如此紧张不安,为什么这里以及其它地方的这些精神病院满了人。那是因为喝酒、犯罪、神经质、威士忌、宴乐、夜生活、忽视圣经、忽视神。世界满了紧张、神经过敏、神经崩溃。监狱人满为患。精神病院,甚至精神病医生也得互相治疗;我们看到他们也都住进了精神病院。是的。
那天我得知某些电影明星和这些摇滚舞会的歌手,一个出名的摇滚乐男孩得随时带着四位精神病医生。哦,求神怜悯,我很高兴我们有一位精神病医生,耶稣基督的心,神的大能,灵魂意念的辨明者。他是跟随基督徒的。那是我们的安慰者;是我们的指挥。
13

我们也发现了这种不安宁。一切看来都处在紧张不安之中。时间已经流逝,东与西彼此相遇,从东方出来,直到西方来与它相遇。

呐,在我所读的经文中,圣经说:有一日,是耶和华所知道的,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那将是半明半暗的日子,拥有的光只够看见如何四处走动。那正是我们从一开始生活的日子。太阳在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不是不同的太阳,而是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在西方落下,文明随着太阳传播。
呐,印度……不是印度,中国是最古老的文明,是我们有记录的最早的文明。呐,我们回到了东方与西方相遇的西海岸。文明随着太阳传播。在这期间,最初在东方浇灌的圣灵降在西方人身上了。现在我又向你们引述这经文,让你们别忘了。他们有最初的光。太阳(s-u-n)最初照在东方,子(S-o-n)最初照在东方的东方人身上。
现在我们有了半明半暗的一日。我们拥有的光只够走在其中,只够相信主耶稣,得救。我们建立教会,了不起的路德派教会、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在这期间所有那些了不起的教会出现了,但我们还从未确切地得到神预言我们要有的应许和春雨。末日将出现一次春雨,秋雨和春雨会一起出现。呐,第一个雨是在东方,后一个雨是在西方。在春雨中,秋雨和春雨将合在一起。
14

呐,太阳已经出现,但因人们缺乏信心,所以只放出了一丝半明半暗的光。正如我们今天讲的,耶稣是神的儿子,他是神的儿子,虽然他也是一个人。三十岁时……在他三十岁以前,我们没有他做任何事的记录。他在约旦河受约翰的洗,然后圣灵没有限量地降在他身上。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他是以马内利;神在他里面。神为什么在他里面?因为他生来就是无罪的,他有一条路,可以把自己交给神,神的一切都居住在他里面。

呐,你我里面拥有神多少,取决于我们交托自己有多少。我们住多少……比尔·伯兰罕能让出多少路,神就能进来多少。但只要威廉·伯兰罕在那里,神就没法进来。对你们也一样。是要我们让出路来,不是按照我们的想法去看事情,也不是按照我们的想法去做事情,而是让主来思想。让他来看,听从圣灵。
15

呐,它出现了,是在晚上的时候。呐,圣经应许我们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什么样的光呢?照在东方的同一个光照在西方。早上照耀的同一个光在晚上照耀。呐,我们一路来到了这里,在晚上的时候影子投射了下来。我们已经有了光。

现在我要你们注意,哦,在这个守望者警告人们,告诉人们要来的审判时,他们却取笑他,嘲笑他。接着我们在圣经上看到,当一座城市建造时,最早建的就是那座城的保护即城墙。要确保城市受到保护,他们在城墙上建了一座很高的塔楼,守望者昼夜都在塔楼里。他二十四小时观察东、西、南、北。因为他站得比其他人更高,能看得更远。他的职责就是当他看见要来的审判、军队靠近、间谍潜入或任何东西出现时警告人们。如果他是个好的守望者,不管是什么事,他都向城市报告。
16

我要在这里说一件事。我希望你们以正确的方式领悟它。当整个城市的性命都维系在这个守望者身上时,难道你认为他们会把一个近视的守望者放在塔楼上吗?他们会把一个半瞎的人放在那里吗?肯定不会!他们放在那里的,将是他们所能找到的视力最好的人。

神也是这样,当他建造他的城市即教会时,他用自己儿子耶稣基督的宝血作城墙,在城上建一座塔楼。在这塔楼里……圣经把神的先知比作是鹰。呐,鹰可以飞得比其它任何鸟都更高。若是任何鸟企图跟着鹰,它会死的,因为鹰的受造特殊,它能飞得那么高,若是鹞鹰企图跟着他,鹞鹰会在空中散架的。它不可能跟着鹰,它的羽毛会掉落,它会裂开的。但鹰是只特殊的鸟。呐,在空中飞得那么高,若是不能看见远处,对它又有什么益处呢?它就是瞎子。但是瞧,自然界给鹰预备了一双能看得很高的眼睛,甚至你都看不见鹰,有些鹰展开翅膀有十四英尺宽。你用眼睛几乎看不见鹰。但它能看见地上任何移动的小目标。呐,神把他的先知、传道人比作鹰。他称自己是“耶和华鹰”。他自己是一只鹰。
17

呐,神设立了,不是人设立,神在教会设立了,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教师、牧师等等。神把他们设立在教会里。如果神把他们设立在那里,那么他们就能胜任那工作。神不会把一个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的人放在塔楼上,放在那样的位置上。神不会把一个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不一样”的人放在那样的位置上,成为先知或先见,因为圣经宣告耶稣是一样的。神不会把一个传讲软弱无力的福音、不讲真理、不警告人们要来的忿怒的人放在塔楼里。他放在那里的人,是一个勇敢无畏的人,有一个灵,能看见要来的审判,不管人们说什么,他都要警告他们,大声疾呼反对罪恶。神不会把瞎眼的先知放在塔楼上。他设立先知、传道人,他们预先看到要来的审判,警告人们逃离。

18

那也正是发生在这儿的事。塔楼的人整天警告人们;他说:“我看见了尘土。”

“嗯,”他们说:“什么也没有,我没看见尘土。”
“嗯,我知道那是正在靠近的敌人。”他们照样我行我素。那是他们行事的方式,今天也是一样。任何能看报的人,如果他有一点属灵的辨明,都能看到我们在末了了。时候到了,除了主耶稣的到来,再也没有什么给我们的了。
一些人出去,说:“哦,那可能是一千年后的今天。”我不那样相信。我相信这个世代将看见主耶稣的到来。如果这个世代看不到,那我就向年轻人传讲,他们要在他们的世代仰望这事的发生。我相信是在这个世代,因为无花果树正在那边发嫩长叶,耶稣说:“那个世代不会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以色列复兴了,成了一个国家。所有要在末日发生的神迹奇事,都在这里了。我们必须从塔楼上、从神把你设在的高处呼喊,警告人们。但看来人们还是照样一声不吭地往前走,像他们当时所做的一样。
19

当他们都在那里面,跳舞,乱来,像现代的珍珠港一样,他们跳舞,脱掉年轻女士的衣服,在街上追逐她们等等,突然攻击来了。敌人等候夜晚降临。他喜欢在夜里来。今天我们军队的大雷达是在夜间。那正是……

你们谈论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在等候一件事。我们今天听了太多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想要一件事,这个国家已经被共产主义蛀空了,但它正在等候我们所得到的那一点点属灵的东西逐渐灭绝,直到教会黑暗了;那时它才会发起攻击。让宣称是基督徒的美国人奉主的名站起来,大声呼求,共产主义就没有地方了。但我们却陷到了里面去,甚至我们的教会都满了共产主义,肯定的,到处都是。整个东西都污染了;整个身体都被污染了。唯一合理的东西,唯一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耶稣基督是我所知道的唯一的救恩磐石。唯一逃脱的道路就是藉着耶稣基督。他是那位。
20

呐,我们看到时候正在临近,这是一件怪事,突然,他们似乎是毫无预兆地被抓住了。他们没有接受警告,结果被抓住了。守望者警告了,警告了,警告了,他们用手指塞住耳朵,随从自己的情欲而行。突然,天黑了,外面的敌人像那样悄悄地上来了,一刹时他们全被杀了,完了。就像以前伯提沙撒那里的大茶话会或威士忌派对,还有珍珠港和我们其它许多醉酒的狂欢,这时敌人冲了进来。

我们不是喝醉了……你不一定是喝醉了酒,今晚你只要是喝醉了世界上的东西就够了。教会喝醉了世界上的事。他们正在把世界上的事带进教会里:邦科晚会,纸牌游戏,跳舞,甚至在基督教青年会和教会里教摇滚。那是个耻辱!如果有历史,我可能会作为一个狂热分子、一个怪人去到历史里;但在审判的日子我可以站稳,说我警告了人们要来的忿怒。它在你手上了。这随时都可能发生。你看世界已经多么接近崩塌,落在原子弹的手里。然而教会要在那事发生前离去。主的再来有多近了?
21

奇怪,我们的主,当他在地上时,他对他再来的教导比对他离去的教导更多。读一下圣经;看他讲他的再来有多少。他的话题超过百分之八十是讲他的再来,不是当时是什么,他的献祭和离去,而是他的再来。他向人们发出警告。他从不惧怕给人们发出警告。让我们看看他讲的一些事。

如果耶稣讲了那么多,百分之八十的时间是讲再来,我们就当听一听,看他说什么事要发生。他说:“你们要听到民攻打民,国攻打国,你们要听到这一切的事。这殿要被拆毁,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他说:“但那还不是结束。”他继续讲事情要怎么发生。到了最后,他说:“但当你们看到无花果树和其它所有的树发嫩长叶,就知道夏天近了。这样,你们看见这一切的事,就该知道人子正在门口了;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世代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
22

瞧,浸信会有了复兴,就是葛培理。天主教正在复兴。卫理公会正在复兴(其中的一些),还有一些浸信会也是。五旬节派有了复兴,奥洛·罗伯茨等人,属神的伟人出去举行复兴会。以色列有了复兴。神把外邦人作为个人来处理,把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来处理。

两千五百年后,以色列第一次被恢复回到了耶路撒冷。人啊,不要让那个从你头上飞过去。那是无花果树发嫩长叶。这个世代。四十年被宣告为一个世代。它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已经有七、十、十二年。我们进入了最后的世代。
留意主说要发生的事。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又娶又嫁。看看内华达州里诺市和别的地方,甚至传道的,离开妻子,娶执事的妻子等等,反反复复,在教会里允许这种事。哦,人们啊,接受警告吧!“他们必往来奔跑,知识就必增多。”时候将到,警告发出了,说教会将去到一个地步,她将“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去教会,那敬虔的外貌。
我这样说不是特指哪个教会。我们每个教会都有罪。五旬节派有罪;长老会有罪;浸信会有罪;所有的都有罪。“我们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绝对是。
23

前几个晚上,大约是我下来这里前两个晚上,我相信是利奥弟兄打电话给我,或上来告诉我,说:“赶快跑到你妈妈家去,打开电台。”印第安纳州的卫理公会教会,一间卫理公会大教会,正在电视上举行摇滚派对。他们遮住耶稣受难像等东西,传道人穿着斗篷,衣领翻起来,我亲眼看见的,他这样说,当新闻记者问他时,他说:“为什么这样?”

他说:“卫理公会教会早就忘了摇滚乐这一美丽的艺术,我们本来就不该误解它。”哦,这是耻辱。约翰·卫斯理若是知道这点,他会从坟墓里翻起身来。那些像圣徒一样穿着、生活、举止、被埋葬的,成圣的老爸爸妈妈,这简直是在羞辱卫理公会教会的名。不但如此,还有浸信会、五旬节派,我们所有的教会都有罪。它是个耻辱。那正是耶稣说要在末时发生的事。
24

他说的另一件事,“多处必有地震。”昨天我在你们凤凰城的报纸上看到,我相信是,报上说成千上万的人死去了。波涛怒吼,可怕的景象。看看海啸所做的事。看看不久前在芝加哥,海滩上的泳装美女被巨大的浪潮卷走;他们至今也不明白浪潮是从哪里来的。我忘了全世界每小时发生了多少地震。数字一直在增加。为什么?古老的地壳变薄了。主的再来近了。神所说的审判,他说人们会去到一个地步,他们会离道反教,幽暗要遮盖大地。当属灵的黑暗笼罩大地时,就是敌人攻击的时候。我们处在那个时候:幽暗。

25

呐,注意,是时候了。当我们看到耶稣说要发生的这些事时,看看他,正如我昨晚说的:“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就在所多玛毁灭之前,亚伯拉罕,属灵的教会被召出来,我可以再引述一下。他们站在外面,艰难地生活,但他们与神和好了,把神放在第一位。罗得暂时享受罪中之乐,像今天大多数人自称是基督徒的人一样。圣经说:“你若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神的爱甚至不在你里面了。”

这些事要发生。我们已经有了这些事;它们就在这里了。我们天天看到那些事。今晚出去街上,你今晚就会看到。嗯,它明明地……字迹在墙上了,在街上,在空中,到处都是。末了就在这里。我们处在末时了。不要被迷惑,朋友们。“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我们在末时了。
26

接着我们看到这些可怕的景象来到:地震、海啸、离道反教、幽暗、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呐,那都是给世人的。世人都被指向这个。但教会有另一个迹象。哦,那蒙福、被召出的迹象!神应许在教会、属灵的教会里将有一场春雨。末日神要浇灌秋雨和春雨。记住,秋雨先来;春雨接着来。神应许了秋雨和春雨在同一个季节来到。现在,我们要看那些雨是什么。

27

呐,我们发现,先知说:“必有一日,不是黑夜,也不是白昼,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什么样的光?开始照在东方的同一个太阳,末日要照在西方。一天的最后时刻,太阳要照在这里,子(S-o-n)要照在这里。

呐,我们已经有一个时候;我们已经有了一点晚上的光,但次序是什么呢?以赛亚完全与圣经的次序一致,他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注意到这个吗?“早晨将到,黑夜也来。”早晨将到,“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当我们看到耶稣说要在末日成就的这些事,他预言了最后的世代,我们在自然上看到了:在自然上的以色列,自然上的迹象,世界在下沉,原子的时代,时代的末了,时间的末了,我们在到处都是的字迹上看到了这个;这让我们呼喊:“守望的啊,夜里如何?”我们有一位守望的,一位爬上了荣耀壁垒的守望者。圣灵被差到相信神的男人女人心里的塔楼上。那是守望者,圣灵作为看护我们的守望者被赐给了我们。他是我们的守护者。圣灵被差来带领人,作我们灵魂的守望者。绝对是的。人不是要彼此看护,是圣灵看护我们。他是我们的师傅,是我们的教师;圣灵是要教导。然后看到这些事,我们向圣灵呼喊:“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正如他在这里说的,他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那是什么?留意现在它是怎么发生的。
28

呐,他对肉身的人说他们能看见什么。现在,他是对教会说,将有春雨,末日春雨要降落。我们已经有了春雨。记住,但在……之后发生了什么?首先是破晓,在黎明前,天变得最黑暗,整个都是黑夜,然后是黎明。现在你明白吗?留意早晨;开始破晓,然后变得非常黑暗,接着是黎明。但首先是白昼,黎明,然后是黑夜,接着又是黎明。

呐,留意主说的话:“早晨将到,黑夜也来。”黑暗,黎明前的小黑暗,那时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已经有了最初的光;我们已经进入了那光中。我们在这里看到迹象、地上的迹象。有各种各样的事发生:地震,人们转过脸去,女人男人不道德,他们将如何举止,女人变态成男人,男人变态成女人,都穿男人的衣服。而圣经说:妇女穿戴男子所穿戴的衣服是可憎的。所有这些事,他们明目张胆地走进去,在幽暗中绊跌。自称是基督徒的人、男人女人,抽烟,喝酒,参加鸡尾酒会,穿短裤,剪短发,涂脂抹粉,涂口红,脸上抹的都是那些东西,我行我素。绝对是。
29

你们尖叫,说:“伯兰罕弟兄,你是老古董。”有一天你们会记得这个的!要留意。神设立他的塔楼;他设立人在那里。你们的牧师会大声反对这种东西,你们全福音的任何人、浸信会的、长老会的,不管是谁被圣灵充满了,都会大声反对这种东西。不管是谁,他是个属神的人,他的灵就会像圣灵,因为是圣灵的一部分。圣灵写了这道,圣灵证实这道。他所应许的一切,他都看顾。当然是,必须如此。我们在末日了;我们在末时了。

30

注意,早晨将到,黑夜也来。呐,我们在全福音的人中间已经有了伟大的复兴。那是一件大事。我们看到医治发生,还有神迹奇事。但记住,他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现在又开始黑暗了。

大约十二年前我来这儿的时候,哦,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地方能容得下那么多的人。大家从各处涌来。那时,沃尔德罗普太太,她就坐在那里(哦,我相信,我想那是沃尔德罗普太太坐在这灯光底下。我只能看见底下的轮廓,不是太清楚。),我想,当时她得了肺癌或心脏病什么的,从死里被拉了回来。大的神迹奇事发生了。人们蜂拥而来,人满的你都进不来了。当时我们跟加西亚弟兄来这里,还有其它的地方,以及校舍,到处都去。
31

呐,我跟罗伯茨弟兄、希克斯弟兄和其他许多了不起的人发现,我们发现复兴正在衰落。你无法让人们出来。讲道超过二十分钟,他们就对它腻烦了。他们回去;有问题了。是怎么回事?闹钟响了,你翻过身,把闹钟关掉;你想多睡一会儿。早晨将到,但黑夜先来。不要把闹钟关掉;让它闹!站起来,是起来的时候了。当传道人警告神的到来和神子的再来,不要把你的闹钟关掉,不要企图淹没它,不要回到世界上,说:“我还想再过一些放荡的生活。”你们三十五岁的和你们十几岁的,不要尝试那种东西。站起来,不要按掉闹钟。那是神的圣灵警告你逃离要来的忿怒。

当你看到病人得医治,瞎眼打开了,聋的耳朵通了……哦,我们有许多随之而来的狂热;它总是伴随着。我们过去举行的每场聚会都有那种狂热;我们一直都有。看看那个……
不久前我在读马丁·路德的事。书上说马丁·路德抗拒天主教会并平安无事,这不是一个大奥秘,最大的奥秘是他能在随着复兴而来的各种狂热中,依然头脑清醒,并从中出来。这就是了。要专注在基督身上,定睛在各各他;往前进。不要让任何东西叫你回到床上睡觉,说:“哦,瞧这里,这事发生了;那事发生了,”没有分辨圣灵。不要关掉你的闹钟;要听从它。
32

记得白天到来前发生什么事吗?黑暗的时候来到,接着晨星出现了,它是天上最亮的星星,就是晨星。哦,现在不要错过这点。晨星在那点小光和真正的黎明之间出现。就在黎明前,当天变得非常黑时,晨星发的光最亮。它在做什么?在反射要来的太阳光。你明白吗?是什么使……

科学说天之所以如此黑暗,是因为那光正在挤压黑暗。黑暗凝在一起,就是这个使得天黑;那是要来的光。谁是世上的光?耶稣。哦,不是某个新的联合国或世界的计划,从你头脑里除掉那东西,专注在耶稣的再来上。那是什么?晨星。
33

让我们翻到《启示录》。耶稣自己说:“得胜的,我要把晨星赐给他。”圣经这样说。那是什么?一位得胜者,一个胜过世界、胜过自己、胜过骄傲的人。“我要使他成为晨星。”它要做什么?“我要光照他,把他放在那里,让我能藉着我要来的大能,在黑暗中反射我自己的同在(哈利路亚!)。得胜的,我要把晨星赐给他。”晨星在那里为了什么?反射要来的太阳。晨星是什么?是太阳照在它上面,反射太阳的出场。它是天上最亮的东西。天上最亮的东西应该是今天,也确实是今天的传道人、基督徒或被圣灵大大充满的人,以至他撇下世界和一切。神在反射他的光,藉着他来到,警告世人即将临到的子(S-o-n)临近了。哦,何等的时刻!

34

要结束了,我要这样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晨星要反射它。晨星要反射太阳。呐,我在向你们这些晨星、你们每个人呼唤:不要把你的灯关掉,不要把你的闹钟关掉。如果你弄脏了,眼睛因世界上的事暗淡了,晨星们,要擦亮自己,除掉你生命中的罪,除掉你身上的不信,让神的儿子,他来使你能反射他的同在。你们所有的晨星,在你们的邻里反射耶稣。

作为主的一位守望者,主把我放在其中的塔楼里,今晚我这样说:即将到来的子要来了。反射他的再来!
35

主所赐给我的小事工……给所多玛的最后迹象是什么?天使背对着帐棚,说出撒拉在做什么事。给以色列和所多玛的最后迹象是什么?给撒玛利亚人的最后迹象是什么?当时耶稣没有跟外邦人在一起;外邦人还没有受过教导。现在你们已经有了两千年的教导。怎么回事?秋雨和春雨要一起来

到。晨星正在被耶稣基督的血擦亮。
今早我在某处听见一个节目;我在某处吃东西,听到一个妇人有几个铃铛,她正在摇铃。你们可能听过了。我相信是电视。我听过了,没有看。但是有一个节目,说这个妇人有几个铃铛,她在不同的地方摇铃。他们把这个做成了电视节目。她说,有一个最清脆的铃铛。那是由人的血做成的。那个铃铛。哦,我的弟兄,若是今天有什么东西能摇出福音的铃声,就是耶稣基督的血,他被带进福音的铃铛里,发出神儿子再来的光。
36

留意圣灵的事工。今天留意它。它回来的时候……教会逐渐衰落了。第一个改教者是路德。我们有了一个很大很宽的地方:因信称义。教会被震动了。接着来了卫斯理,第二次大复兴,将教会震到了成圣。教会成了少数,人数大大地少了。此后来了五旬节运动,恩赐的恢复,将教会震成了一小点东西,像金字塔往上升一样。但就在末时,在压顶石能降在金字塔上之前,它怎么样?它是什么?教会真的是少数人了。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只有八个人藉着水得救。

呐,人子的降临,是什么呢?教会经历了称义、成圣、圣灵的洗,现在秋雨和春雨来了,现在主的再来很近了,正如我的手有个影子,当两者越来越近时,影子就越来越黑,越来越黑,最后手和影子成了一样的。
37

教会、教会所有的属灵恩赐、光等等,主赐给教会看的大神迹。外面的世界:无花果树正在发嫩长叶,多处有地震,所有这一切事是墙上给世人的字迹。但你看到这些迹象显现,“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这些大迹象正在显现。那是什么?教会中的圣灵越来越像耶稣,直到教会与圣灵联合在一起,复活要来到。

晨星!哦,你们这些晨星。重新上好你的闹钟,站起来,把脸洗净,除掉你眼里的黑夜,照射出神子临近的光。长长的医治队列早该走完了,神今日的神迹和作为比那时大多了,以至那些东西都成了过去,因为我们已经同时有了秋雨和春雨。是时候了。你们相信吗?让我们低头。
38

天父啊,现在我们处在末时了。我们接近神儿子再来的那个伟大时刻了。神啊,愿这里的这些晨星,他们可能半明半暗了一些日子……他们以为复兴正在熄灭。那正是你说要发生的事:幽暗。但晨星要反射光。“得胜的,我要把晨星赐给他。”父啊,我祈求你让我们每个人今晚成为得胜者,胜过不信的,胜过我们心里的任何东西,使我们能胜过自己,叫基督能住在我们里面。

主啊,今晚把你的灵赐给我们。我们所说的一切讲道和一切东西,很多人会纳闷,说:“哦,我不知道。我以前听过讲道了。”主啊,不要让它今晚停在那点上。把秋雨和春雨合在一起。秋雨,你在你的日子里降在地上的雨,你说它要跟春雨一起降下。现在春雨已经降下来了。现在让秋雨进来,就是你已经做了的事,显出复活的迹象,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39

我知道这“洗刷”得很厉害。弟兄姐妹,我站在这里不喜欢那样做。我唯一喜欢的事,是圣灵和你们灵的交通,你们的灵是圣灵的一部分,认出圣灵来。我感觉到了。

现在让我们唱一首短歌。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们没有发祷告卡。我没有安排那种队列,但我想推迟一下。我想要祭坛呼召。这里有人是罪人吗?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罪人,我想要在主耶稣再来前跟神和好。”这里有一个吗?只要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要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我们今晚这里只有一小群人,一、二百人坐在这里(不管是多少人,我不知道)。我不善于判断人数,但不管是多少,有没有一个人愿意……我们不需要同情的祭坛呼召。如果你真的是……“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就是这样。你感觉到你心里有一个拉动吗?我作为一个基督徒弟兄问你。如果有,请站起来,说:“伯兰罕弟兄,我要你为我祷告。”我努力反射神儿子降临的光。我作为他的仆人跟你们讲话。我在说话。
40

如果没有,有没有哪个背道的人愿意说:“伯兰罕弟兄,当你祷告时,请记念我。”你被擦得还不够亮,身上有太多的世界,神不能藉着你反射他自己。你曾经好像被称作是一颗晨星,但你落在烟中,它把你的光都给熏没了。圣灵可以照在你身上,然而你太迟钝了,坐着说:“我太累了。我以前参加过聚会。我不知道。”哦,你是多么可怜的人!哦,朋友,让耶稣基督的血洗净你的魂,使你反射神子的光。无论老幼,你们愿意这样做吗?让我们再低头一会儿。让我们唱一首赞美诗。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原注:伯兰罕弟兄哼歌。]
41

父神啊,在圣灵的这种安静当中,降在我们心上。我已经请那些不认识你的人今晚作为晨星跟你认同。父啊,我现在要祈求你,愿你让人们或我们当中的陌生人今晚知道你在这里。这是你注定的。人说一件事是容易的,但如果神没有支持他所说的,父啊……就像古时的摩西说的:“他们怎么会相信我呢?”

你赐给他一个迹象行出来,说:“这样他们就必知道。”你仍是神,拯救的时刻近了。神啊,我祈求人们从属灵的埃及和所多玛出来。愿赐给所多玛的迹象,正如你应许的……所多玛,今晚愿你在他们面前行那迹象,显明这是真理,时候近了。父啊,我将这一切都交托给你,把我自己连同我的这些朋友、我的弟兄姐妹一起交托,我们奉耶稣的名在一起交通,阿们!
42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

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现在大家都要非常的安静。我们呼求神做一些事。一次我在圣经中看到一个小妇人,她看到耶稣渡过海或湖。她说:“我若能摸到他的衣裳,就必好了。”她得血漏很久了。她说:“那是个圣洁的人。那是神的儿子。我若能摸到他的衣裳,就必好了。”她挤进人群里,直到摸到了耶稣的衣裳。
耶稣转过身,说:“谁摸我?”似乎没有人承认,但小妇人无法隐藏自己。耶稣回头往众人中观看,告诉妇人说她的血漏已经得医治了,因为她信了。
43

拿但业去叫……腓力去叫拿但业,带他到耶稣所在的地方。耶稣对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拿但业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前一天,山那边十五英里远的地方。
拿但业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
44

当他来到撒玛利亚,他跟井边的妇人讲她的丈夫。妇人说:“先生,你一定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做这事。”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去告诉城里的人,她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心里的事都给我揭示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肯定是的。
呐,他应许了……他说:“不要去外邦人那里。”呐,他从来没有在外邦人面前那样做。瞧?我们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当时是异教徒。但现在到了我们的时候,晚上的光在这里。“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哦,晨星啊!
45

这里有多少人痛苦,心里有事情?你知道只有神知道该如何揭示,你会举手说:“神啊,让我触摸你的衣裳,让我触摸耶稣基督的衣裳穗子。”不管你在哪里,不管你是谁。

既然知道……我此时只能看到两个人是我认识的。那是帕特·泰勒弟兄和这个人,从帕特弟兄的社区来的一位朋友。在会众中,此时我所能看到我认识的就这些。除非……我刚才看到沃尔德罗普姐妹在这里,在这里的某处。海蒂·沃尔德罗普姐妹,我看见她在会堂的某处,是的,在这底下。据我所知,在我前面我认识的就这些了。你们祷告。
46

圣经是不是说……呐,瞧,我能站在这里传讲;你们一直都在听。但圣经说末日即此时,就在主降临前,将有一个灵出现在地上,蒙上人肉身的帕子,像在所多玛一样,能辨明心里的意念,像那位天使在那里做的,正如在所多玛的日子。多少人明白这点,请举手,你们明白这点的,你们知道。瞧?绝对是。呐,那是什么?那是基督在那人里面。呐,他是一个人;他不是道的形体。他不是一个神话。他不是一个神话。他是一个人;他吃肉,喝牛奶,吃面包。

我不是那人。但耶稣基督的灵在这里,你们可以是那个人,不管他选择谁做那个他可以藉着做工的人。我要……“得胜的(胜过自己,胜过自己的想法,胜过世界,胜过一切的事),我要把晨星赐给他来反射这光。”什么光?子临近的光。
47

呐,如果你有一个……如果你生病了,圣经是不是教导……我要问这些传道人和你们大家这个问题。圣经是不是教导说,耶稣基督此时是我们的大祭司,我们软弱的感觉能触摸到他?圣经那样教导吗?所有相信这点的,请举手。对吗,传道人?呐,如果耶稣是跟当时一样的大祭司,只是他的肉身坐在父神的右边,但他的灵在这里,在他的教会里运行。你们相信这点吗?教会,晨星正在反射主的光。呐,那星什么时候发光?就在……不是在夜里,只是在黎明,天亮前。那个耻辱……哦,是临近的太阳带来那光。

48

呐,从那时到现在,这种事从未发生过,因为耶稣说不会。是的。但现在我们在这里了。现在,让这位写了这本书的天上的神,让这位死而复活、长远活着的神的儿子,让那位大祭司即神的儿子,临到我,说话,使用我的身体,使用我的嘴唇,因为他唯一拥有的嘴唇就是你我的。瞧,他的身体在神的右边,不会回来。当那身体回来时,一切都结束了,但他的灵在这里运行。他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葡萄树不结果。它只向枝子提供生命结出果子。呐,枝子将结出跟葡萄树里的生命一样的果子。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必结出那生命。

49

呐,如果耶稣是大祭司,你可以摸他的衣裳……你说:“哦,我相信我可以摸到他。”是的,是的。我相信。呐,当他在地上时,他不是这么做的。那妇人摸了他的衣裳,他转过身,叫她。对吗?如果他是一样的大祭司,他就会以同样的方式行事,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现在你们祷告。让天上的神、我们宝贵的天父赐给……如果他这样做,多少人会为此高兴而爱他?请举手,说……

瞧,我们必须有一件事。我还没有……我一直在讲道。几个晚上后我们要进入这里面。朋友们,让我这样对你们说,这事工必继续下去,但有一件事,认识我的人都知道这是真的,几个星期前,有一件非常大的事发生了,我甚至不愿在会众中说出来,但是坐在这里的有知道这事的人,坐在这里。事情已经发生了,瞧?是的。是真的。它远超……
记得我最初来的时候,告诉你们,讲什么会来到呢?那件事发生了,接着我又来告诉你们另一件事,这辨明的恩赐会来到,他说……呐,那事正在发生。呐,我告诉你们;这事已经来到了。它只是在等候时刻,就在黎明前。它会临到,然后就是结局。愿主赐福。
现在祷告说:“神的大祭司啊,让……”[原注:磁带空白。]
50

这里,你们可以抬一下头。我以为是后面那个女士。是坐在这里的这位女士。她正在为自己的病祷告,是水肿。是的。我不认识你。神认识你。但那正是你所祷告的事。现在,在你周围有一种非常奇怪,甜蜜的感觉。对不对?你愿意站起来一下吗?我说的是真的吗?是事实。

呐,等一下。妇人还有别的事。我看见她被阴影笼罩。她是……死亡在她头上。是的,你以前参加过我的聚会。你当时得了癌症,癌症是在肺里。我为你祷告了,第二天,你就从口里把癌症咳了出来,此后就好了。那是主如此说。那些事是真的吗?就是这样。好的,好的,请坐。你得着了所求的。神赐福你,你只要有信心。呐,除了耶稣基督,谁能那样做呢?
51

在这里,我看见一个小妇人坐在底下。她正在祷告,她是个心里有负担的人。我不认识她。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得到。是的。这是她的名字;她的名字是散德太太。她正在为得了精神病的女儿祷告。你相信主耶稣会医治那妇人吗?如果那是你的名字,那是事实,请站起来,全心相信。好的,我不认识这妇人。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她。但不管说了什么,那是事实吗,女士?如果是,请举手,瞧?好的,回家去。我祈求神将你所渴望的赐给你。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

52

这里有个男人,坐在这边。他正在祷告。我不认识他,一生从未见过他。但那光正悬在他头上。最后一刻有件事发生了。这男的心头有个负担;他的背上有某种脊柱病。他还有肺病。是的,他也在为女儿的精神病祷告。朗法先生,类似这样。是的,先生。请站起来,接受它,奉主耶稣的名。神赐福你,先生。

看到发生的事吗?从这妇人到那男的,他们俩都在为同样的事祷告,那邪灵……呐,记住,我不认识你,是吗,先生?没有一个……你们大家我一个也不认识。是的。但看到圣灵在这里……看,那魔鬼尽力要抓住那种连接,断开它,但圣灵让这个连接一直延伸到了那里。你一看到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你就抓住了同样的事。如果是,请挥手。像这样,谁是……刚才叫到的这个男的……好的,是那样的。我不是在读他的心思。我不认识他。但那绝对没错。
53

我不能医治,但你现在无法隐藏自己的生命。圣灵在这里。它是个恩赐,如果你全心相信……

在这里,我看到一个妇人坐在这里祷告。等一下,圣灵的光,那火柱在妇人头上。哦,那是件怪事。她心头有个负担。她正在为另一个妇人祷告,那妇人有个不听话的儿子,她正在为这儿子祷告。如果你全心相信,他就会改正过来。
坐在这后面、低着头的妇人,她有眼病,正在为此祷告。她以前在我的一场聚会上曾经得过医治;我在祷告队列中看见她。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就可以得着所求的,阿们!
54

后面你有……女士,你太担心……哦,是关于祷告……祷告布,你放在这上面或拿上来的一块手帕,你想要明天离开。你必须离开。所以你必须把手帕或这些手帕拿给你祷告的那些人。你相信会得医治吗?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就能得着,阿们!

55

那是什么?圣灵。你怎么样?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仆人吗,躺在这担架上的你?我不能医治你,女士。你病得很重,非常重,比人告诉你的还重。但如果我告诉你你的病是什么,或在哪里,那会使你相信神、接受他作你的医治者吗?那是你唯一的希望,就是通过基督。是在你的血液里。是的。太严重了。如果我告诉你你是谁……你相信我藉着圣灵知道你是谁吗?你跟神连上了。如果你能信,史密斯小姐,你就可以站起来,回家去。你相信吗?那些事是真的,不是吗?那么站起来,拿起你的床,回家去,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他必赐给你力量。从那里站起来,拿起你的床,回家去;相信。你相信主耶稣基督吗?不要怕;他必供应力量,如果他……神开始做在他们的……好的。

56

你们所有人现在相信吗?这里有多少人此时想得医治?多少人相信圣灵在这里。那正是主说晚上的时候要发生的事吗?必有光明。什么样的光?降在东方的同样的大祭司照在西方,同样的神,同样的能力。“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哦,晨星,你们每个是信徒的人举起手来。现在把手按在你旁边的人身上。让我向你们引述主的道。让我告诉你们他说的话。“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谁说了那话?在这里的同一位,正在证明自己的同一位。“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还有坐轮椅、褥子、担架的人吗?他们在哪里?好的,互相按手。

57

我们的天父,我们把这群会众作为晨星带给你,反射耶稣基督的信心,他说:“凡父显给我的,我都要做。”他们正在互相按手,为他们的医治相信。主啊,此时让他们发光,正如圣灵发光,在这里证明自己的。他是照在星星身上的子。愿他们得着主耶稣复活大能的光,此时得着医治。我谴责这会堂里的一切疾病,在圣灵的同在中,在神天使的同在中,他此时在这里,我谴责一切的疾病。哦,你们这些魔鬼,试图压制这些晨星,试图窒息他们的生命。他们正起来,装满他们的灯,收拾灯盏,用新的信心点亮灯盏。愿他们烧穿一切的疾病;愿光照耀;愿他们起来,发光,收拾他们的灯,清扫灯罩,使基督复活见证的光能照出来。

撒但,你被打败了;你被揭露了。任何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人不可能做这事。需要圣灵的能力。那是主的应许;那是他的道。他已经应验了这道,撒但,你被打败了,出来,奉主耶稣的名。从这些人身上出去。愿他们去得痊愈。我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祈求这事成就。
58

你们相信主吗?你们接受他吗?你们接受你们的医治吗?那就决不要做消极的见证。做出应许的圣灵,受死的基督,同样的晨星,带领以色列的同一火柱,藉着耶稣做工的同一位,他回到神那里,仍是跟随以色列的大光,在保罗去大马士革的路上击瞎了他……今晚同样的东西在这里,藉着人的身体行事,与所多玛的日子他藉着那吃肉的身体所行的一样,主说:“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那是圣灵。他在这里,接受他。他是你们的。你们是晨星。不要被世界上的事灌醉了。不要只是被发生的小事赶跑了。你们每个人要超越那个,今晚接受基督,得医治。我把你们交给他,奉基督的名,我把聚会交给牧师。神赐福你,弟兄,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