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302 从那时候

1

我们可不可以举起手,像这样小声地,轻轻地唱:“现在我信。”

现在我信,现在我信; 凡事都有可能,现在我信; 现在我信,现在我信; 凡事都有可能,现在我信。
现在让我们低下头,作一下祷告。
仁慈的天父,今晚我们怀着祷告、感恩的灵,谦卑地来到你的面前,献上我们内心对你的崇拜,祈求你接受我们作你的儿女,赦免我们的一切罪孽,医治我们的一切疾病,使你的道可以在我们中间彰显。
这里若有人不晓得你是他们个人的救主,主神啊,我们祈求,愿今晚就成为他们认识你的晚上,也知道你是他们个人可亲可爱的救主和父亲。
2

今晚,我为所有病人和有需要的人祷告,愿你的圣灵今晚医治他们。主啊,求你把那些在这条路上失迷背道的人带回来。记念那些可能在这条路上跌倒的人;使那些曾经下垂、无力的手举起来。

我们祈求,天父啊,愿你今晚藉着你的道以不寻常的方式对我们说话,将这时候的信息带入我们的内心。记念正在全城、全国和全世界举行的其它聚会,愿你的仆人们今晚可以带着大能传讲圣灵、洗礼和主的再来。求你以神迹奇事伴随他们的事工,好显明我们正生活在末日。愿我们的心做好准备,因为我们在等候他的再来。我们这样祈求,是奉主耶稣的名。阿们!(请坐。)
3

今晚又回到这个竞技场,真好!大多数人都知道,我就是在这个地方,在拳击场上,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在我还是个孩子时,我参加了金手套业余拳击赛,从那以后就开始了职业拳击,一连赢了十五场的职业拳击赛。后来信了主;遇到主耶稣的第一个晚上,我就结束了拳击生涯,就这样结束了。最后一场比赛是在印第安纳州埃文斯维尔竞技场,跟来自西弗吉尼亚州亨廷顿的比利·弗里克的比赛。

呐,今晚我不是在跟我的弟兄打拳,我有一个新对手,就是魔鬼。我知道,你得很小心他,因为他出手低级下流,每一拳都是这样。但我很高兴我们有一位裁判,真正的裁判,就是主耶稣。他是我们救恩的元帅。我祈求神今晚赐给我们得胜,赐给我们……撒但在人身上行了恶事,使他们生病受苦,使他们作罪的奴隶。但今晚耶稣在这里,要释放我们脱离这一切,祝福并帮助他所爱的儿女。将赞美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
4

呐,这次我们在凤凰城要呆好一阵子。现在我们是在麦迪逊广场花园里。我一直有个愿望,要在麦迪逊广场花园这里传福音。现在终于实现了;我从北部来这里的路上,我在想,这个广场好像有点“缩水”了。我想,纽约的那个麦迪逊广场花园能容纳两万或一万九千人。我举办了多场聚会,三场很不同寻常的聚会是在圣尼古拉竞技场举行的;那是人们常常举行摔跤和拳击的地方。主在那里祝福了我们;好几次都挤满了人,我们在那里的两三个晚上,大约有七、八千人。通常,那里是做去海外的跳板。

但随着我的年纪开始老起来;今天,美国人所看中的尽是年轻人,当你开始上了一点年纪,他们就寻找年青人。要找一些有魅力的东西,这个国家的潮流就是这样,小伙子和孩子。
5

但要是有人要作手术,他肯定不会去找哪个从未作过手术的年轻医生。他会去找一个有经验的医生。在德怀特·慕迪等人的时代,在圣经的时代,常常是那样;并不像现在这样;你看不到那种幼小的传道人,等等。他们会挑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他经历过各种大的打击,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但是今天,美国全都出卖给了年青人。瞧,在我们这个州有一位法官,我想是22岁或23岁,是巡回法庭的一位法官,才22岁。过不久,从这垮掉的一代中就会出来一个总统。看起来就像是……他们只是年青人;人们选这些孩子,他们就什么都接管了。可是,主的再来近了。主的再来,这就是我的主题;就是我所信的;也是我竭力向人们传讲的。
6

你们许多人可能感到奇怪,为什么我到凤凰城以后没有举办医治聚会。那是为了一个目的。昨晚我们回家的时候,我跟我儿子比利在说话,我相信,前三个晚上在我们所在的教会,有好几个人走到祭坛边。我看见人们在祭坛边哭泣,比利对我说,他说:“爸爸,什么时候你要我们发祷告卡,让我们知道一下。”

我说:“会让你们知道的。”但我说:“比利,我说,要是至少有十个罪人或者更多,走到祭坛边哭泣;”我说:“那十个罪人上来,我会觉得比看到十个轮椅空了更好,因为那才会持久。”瞧?对医治我也很看重,你们都知道。但我更喜欢看到灵魂得医治,这是今天最需要的。
7

在其它国家,在非洲和亚洲;我刚从海外回来;若是主愿意,我很快会再回去。在那里,神的医治很奇妙;对灵魂也行了奇事。在美国,各种各样神的医治已经来来回回进行了几次。因此,人们应该有信心相信神而得医治。但我来凤凰城是要交通的。我来凤凰城是要与我的弟兄们交通的,作些表达,寻找他们在主里所找到的,也告诉他们我在主里所找到的;来这里呆一段时间;在印第安纳州,那里有暴风雪,有下雪,我们来到这里……

再过一、两个礼拜,我会去图尔萨;我想,从那里再去德国的斯图加特,穿越整个欧洲。
8

但是现在我们在这里,欢迎大家都来聚会。不管你是新教徒、天主教徒、犹太人、黄种人、黑人、棕色人、白人,不管你的信仰是什么,你的宗教思想是什么,都欢迎你来。我们并没有分别,在基督耶稣里我们是一体的;我们是弟兄姐妹。我们要有这样的感觉。

我想,再过一段,如果我们看到病人进来,要得医治,等等,我们就会为病人祷告。我还没有……我到了凤凰城后,一张祷告卡都没有发。谁有祷告卡吗?没人有。我们没有发,还没有发,可能不会发;我们不知道。我们要跟从圣灵的简易方式去行。
9

我越来越老了,我才发现这点;看,几个月前我刚过二十五岁,已经是第二次了。所以,瞧,听上去老了,是吗?不但听上去老了,也真是老了。但每天主都使我返老还童。我觉得比第一次过二十五岁还更好。

那时,我还是个浸信会的年轻传道人,我以为自己是这真道的捍卫者,凡不属于浸信会的东西,都得撕碎。后来我发现,别的人也有一部份的“被子”。你知道,有时候行军床会很窄,如果愿意,有足够的被子遮盖我们所有的人;那就是耶稣基督的宝血,只要我们那样去接受它。
10

我不知道,我在看着,呐,你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样说,到处在看。我在看听众,看他们怎样……他们好像不是听得很清楚。你们后面的能听得见吗?后面的,你们听得清楚吗?只有一、两只手举起来。这边后面怎么样?你们能听得清楚吗?最后面的?我就想着你们可能是听不见。你在说一些事的时候,就会注意到。所以,我才这样说,要看看会有什么反应。我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办法……好的,那边那位先生要去调一下,让后面四周的人都能听见。

站在这里,你可以做祷告;如果你一直在祷告,祷告完了,然后说一些事,你会看到会众有什么反应。通常我就是这样得到题目的。呐,我相信这东西会唱歌了[原注:麦克风发出噪音],我的嗓音可并不怎么优美。我估计大家受不了这个声音。好一点了吗?后面的,这后面底下的,好一点了吗?这边呢?现在能听得更清楚吗?好的,很好。
11

好的,现在让我们低头作一下祷告,我们要开始聚会,我们祈求主耶稣祝福我们现在所读的他的道。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来,求你接受我们成为你的百姓,成为你的教会。在这里,就是称为凤凰城麦迪逊广场花园的这个会堂,我祈求你,天父,愿你洁净这个会堂,愿主的天使进来。因为我们晓得,并不是我们所在的会堂,而是会堂里的会众;成为教会的不是这个会堂,而是会堂里的会众。我祈求你,天父,今晚用你宝血买来的这群人聚在这里,愿他们在来世永远活着。我们来这里,目的是为了在圣灵里交通,享受神的道;正如我们的教师大卫·杜波莱西和许多别的人带来这道一样。
愿圣灵来,使罪人信服自己是错的;并且把主的同在带到我们身边,使所有的人都愿意事奉他。主,求你应允。
12

没有人能打开这书卷,或揭开其中的印,但有一羔羊,创世以前就被杀,他前来,从坐宝座的手里拿了书卷,因为他配[启5:7]。

哦,神的羔羊,今晚带着你转变的大能前来,拿起我们将要读的道,用圣灵的大能向我们启示这道。今晚这场聚会结束后,愿在场的每个不信者都成为信徒;愿那些在这条路上跌倒的人,更新他们的誓言;愿病人得医治。当我们回到城里,回到不同的地方,愿我们也能像那天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路24:32]
父啊,我们祈求你今晚行出不同寻常的事,用你的道吸引会众的注意。使你的道向我们活起来;使我们能够读它。凡受过教育能够读懂的,都能读它,但我们无法使它活起来。这需要灵,需要圣灵使道活起来。愿他今晚活在这里的每个人心里。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3

对你们常把所读的主题经文记下来的人,今晚,我想请你们翻到《马太福音》第4章,第4章;我们要读16和17节。

16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17从那时候,耶稣就传起道来,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愿主加祝福给所读的他的道。
呐,我想用17节的头四个字“从那时候”来作一个主题。你知道,作为人,今晚我们可能会想起过去某些时候发生的某些事。毫无疑问,在我心里,还有在这里的许多人心里,都可能会回想起某个时候发生的某件事。你说:“从那时候,事情就改变了。”
就像一个小孩,他可以说我是个好孩子,是个听话的好男孩或好女孩。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伙人,他们劝我做某件事,从那时候,就开始了。我们想想,在我们的生命中发生过多少次这种的事情呢?我们给它标出来:从那时候。
14

然后,我们会想到一个不道德的女人。她可能会说:“我还是小女孩的时候,是在一个基督徒家庭里长大的;我有好的父母把我养大,受过良好的基督徒教导。后来我嫁给了一个很好的基督徒青年,我们的家庭很美满。我们有两个或几个孩子。有一天,我进城去,碰到一个女朋友,过去我曾住在她隔壁;她劝我参加一个约会。从那时候,我的家就再也不一样了。”

他也可能是个醉汉或酒鬼,可能这样说:“我是在一个不相信喝酒精饮料的家庭里长大的。我一生从未喝过酒,直到有一天,某某事发生了,从那时候起……”
15

几年前,我正要去南非。我不得不在纽约逗留两、三天,因为我以为不需要注射黄热病疫苗就可以通过,但他们不让我登机。所以,我不得不打针,要等好几天,我就举办了一场聚会。有一位传道人,伯德弟兄,是纽约一位杰出、著名的全福音传道人,是二战时的随军牧师。他们在鲍尔利街有宣教事工。他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明天你想不想跟我去鲍尔利街?”那地方就像芝加哥的贫民窟一样。

我说:“伯德弟兄,我很高兴能跟你去鲍尔利街。”
我们去到那里,我的心都痛,因为我看到一些人躺在街上,他们处境极其可怕,靠着汽车躺着,腰以下的衣服都弄脏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些人躺在巷子后面,彼此躺在对方的身上,已经快走到人生的尽头了。
我们走进一个宣教机构,是由教会赞助的;后来遇到了那个牧师,他说:“我们一年从这房子里抬出了一百八十具酒鬼的尸体,他们进来这个宣教机构,就死在这里;聚会还在进行,或在夜里就死了:有一百八十具。”
然后我走到街上,我想:“对这个还能做什么呢?”我们边走,我边说:“伯德弟兄,我估计这些人都是在贫民窟里长大的,可能从来都没有机会吧。”
“哦,”他说:“你会大吃一惊的,伯兰罕弟兄。你应该跟他们哪个谈谈。”
我说:“我会的。”
他说:“如果能找到一个没那么烂醉的人,我们就可以跟他谈谈,我想你可以谈谈。”
我说:“好的。”
16

我们扶起一个人,他对那人说:“你听得见我吗?”

那人说:“给我一口酒喝。”
我说:“我是传道人。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要如此自暴自弃地对待自己的生命呢。”我一说“传道人”,他就醒过来,看着我。他说:“先生,请原谅我找你要些钱买酒喝,但你不了解我的情况。”
我说:“先生,我同情你。我父亲也喝酒。他一直喝到死亡把他取走。我不是要把你当作世上最糟糕的人,但我想知道,一个像你这么有礼貌,当看到自己做错了就认错的人,怎么会用这种东西来糟蹋自己的生命呢?”
他说:“孩子,我几乎可以亲眼用指头指给你看那家银行,我曾是那里的行长。”
我说:“先生,这是真的吗?”
他说:“我的名叫某某某。你可以去那家银行问,看看我说得对不对。”
我说:“你是怎么落到这地步的?”
他说:“我受过基督徒的训练,我曾经是教会的会员。”
我说:“那么,是什么导致你这样作的呢?”
他说:“有一天,我下班回家;我有一个可爱的家,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他说:“但我发现有一封我们叫做’亲爱的约翰’的信放在桌上。我妻子走了。从那时候,我就试图借酒浇愁。”
“哦,”我说:“真希望我能把你带回到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巴不得他能回到那个时候。
17

不久前,我跟一个年轻女子谈话,她正在急救室里。她是从精神病院来的。在密歇根州弗林特的一次大会上,那房间里可能有三十个精神病人,他们说:“你不能带他们到公共场所去,因为他们穿着精神病人的束缚衣,各种症状都有。”

我走进房间,有个人跟我一起去,我们进了房间,那里有个漂亮的年轻女子坐在那里,看上去大约二十到二十五岁。我说:“你好。”
她说:“你好。”
我说:“瞧,真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有些人失去了理智,大声叫。人们得看着他们。”
她说:“先生,如果你不介意,我想你就从我开始吧。”
我说:“从你开始?”
她说:“是的,先生。”
“那么,”我说:“你不是病人吧?不是吧?”
她说:“是,先生,我是病人。”
“可是,”我说:“看起来你头脑没问题。”
她说:“我也不知道。”她说:“你能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说:“当然可以,女士。”
18

她就开始讲;她说:“我是在一个好家庭里长大的。”她说:“我妈妈教导我不要作错事,要禁戒恶事,欢喜做正确的事。”她说:“那样的生活我过了很多年,后来,我跟一个年轻人混上了。”她说:“这给我带来了耻辱,我就开始自暴自弃,成了一个酒鬼。”她说:“后来他们找到我,送我去一家叫做’好牧人之家’的天主教教养所。在那里我受管教了几年,后来他们把我释放了。我一从那里出来,又开始喝酒。”她说:“后来我在州立女子监狱劳教。过去我从新教徒改为天主教徒,而这一次,监狱牧师跟我谈了话,我就改回来,又成了新教徒。”她说:“我出来后,想要改过自新,但结果又陷进去了,又卖淫又喝酒。”

我说:“你母亲呢?”
“她死了。”
“你父亲呢?”
“死了。”
我说:“你想他们现在会怎么看你呢?”
她说:“哦,巴不得我能再回去。”
19

我说:“像你这样一个年轻可爱的女子,你不想结婚,生孩子,像所有的母亲那样吗?”

她说:“我多么想,先生。但你看看我,我还能给人什么呢?”
我说:“你有一样东西可以给人。”
她说:“是什么呢?”
我说:“把你的灵魂给耶稣基督。”
她说:“先生,他不会接受的。”
我说:“哦,会的,他会的。”
她说:“你怎么知道他会呢?我试过了。”
我说:“是的,你只是翻开另一页,但你真正来到他面前时……”
她说:“他能对我作什么呢?”
我说:“能使你成为一位女士。”
她说:“不会是我,我已经陷得太深了。”
我说:“他能把你带回到你还是处女,是清白姑娘的那个时候。耶稣基督的宝血大有能力,足以把最卑鄙的罪人转变成一个被血洗净,在神面前无罪的圣徒。
她说:“我已经试过太多次了。”
20

我说:“我想告诉你;我相信你的病情从未正确地诊断过。”我说:“你不想要那样。”

她说:“当然不想。”又说:“你刚才提到的,正是我所想要的,当一个有丈夫,有孩子的母亲,能爱人,也有人爱我。我永远不要像现在这样毁坏一个男人的生活。”
我说:“你用不着那样。”我说:“姐妹,这听起来可能是一种老的说法,但它仍然是真理。那是魔鬼在你身上做了那事;是魔鬼把你揪住了,驱使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
她用那双又大又黑的眼睛望着我,说:“我一直都相信那是真的。”
我说:“你愿意跟我跪在这里吗?”
她说:“呐,他们告诉我,我是个精神病人。”
我说:“你是,”但我说:“耶稣基督能使人恢复正常的头脑。在他没有难成的事。”
她说:“你认为他会帮助我吗?”
我说:“当然。但我们必须把那个魔鬼从那里赶出去,它在你还是年轻姑娘的时候就进去了。它会出去的,会再回到原来那个地方。”
21

她跪下来,我要她祷告。她祷告了一会儿,看了我一下,她说:“伯兰罕弟兄,现在我要从新开始。”

我说:“姐妹,那不会有一点用处。你只是在走你一直走的老路,不会有用的。”
她说:“我心里真是这样想的。”
我说:“我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但那魔鬼比你可以套在他身上的任何精神力量都更强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不相信知识的宗教。我相信一个人必须从圣灵重生。它一定得比你的思想更深刻,一定得是一个经历。”
她说:“我该怎么作呢?”
我说:“一直呆在那里。”我们祷告了又祷告。我就去跟另外一些人一起祷告,然后又回来。她还在祷告;我又回到她那里,一会儿我又回来,她真诚地进入了深深的祷告中。
过了一会儿,她站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看着我的脸。她说:“伯兰罕弟兄,有事情发生了。”
我说:“你现在不用再翻开新的一页了。”这女子结了婚,有了一个家庭,成了一个可爱、甜美、被圣灵充满的重生的圣徒。因为神能把她带回到她开始犯错之前的地方。那是神的良善,从那时候,她就成了一个被改变的妇人。从小姑娘的时候,到她变坏的那时候,神把她带回来了;从那时候,她就不一样了。
22

翻开新的一页,这些事是好的,我们认为那是很好的。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你们许多男女,也许还记得那个。那时我还是小孩,大约八、九岁。我记得很清楚,甚至传道人也说:“战争结束了,我们永远不会再有战争了,现在都解决了;我们不能再有战争了,因为我们使用了毒气等等。”

你们许多人还记得那个。这个国家告诉我们:“战争永久地平息了,”他们真是那样想的。从那时候,他们说:“不会再有战争了。”然而,我们还是一样有战争。
当他们看到国攻打国的风声开始传来,就组织了众所周知的国际联盟,来维持各国的秩序。他们试过了,瞧?那是头脑里的,所以行不通。过后,就使我们卷入了有史以来的最大一场战争。现在,他们有了他们所谓的联合国,再次维持各国的秩序,但它注定要失败,肯定的,就像二二得四一样。它注定要失败,他们以为这很好,的确也是,但只要是头脑的思想,就不会有用;它需要启示,属灵的启示。
23

所有那些事,试图加入教会,这可能是很好的,是很好的。我想,每个人都应当加入教会,就加入教会来说,是很好的,但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认为,作为美国公民,每个人都应当作出选择,加入他们想加入的任何教会。我认为,我们不应当基于自己的信念就不与人交通。我认为,我们应当彼此交通,祈求神的怜悯临到我们大家。但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

每逢新年,人们都会许愿,走出去,把许的愿写在书上,或写在圣经的空页上,说:“我再也不喝酒了;我再也不抽烟了;我再也不对妻子不忠了。”还不到五天或十天,他们就违背了自己所许的愿。瞧?他们是用头脑的概念来做的。
24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要加入教会,因为他们害怕地狱,他们来把名字记在册上,走出去,以为什么都解决了,但却没有,它撑不了多久。那些东西都是暂时的,但到了某件事能够发生的时候,从那时起,就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那是人遇到神的时候,当人遇到了神,事情就改变了。

一个人不可能遇到了神,却还是老样子。你要么变得更好,要么变得更糟。你遇到神后,要么好起来,要么坏下去。这取决于你怎么对待它。但一个人不可能遇到了神,却还是老样子。
你对神是什么态度,就给你永恒的归宿盖上了印。你会越过恩典、怜悯和审判的分界线;如果你拒绝恩典太多次,你就会使自己与神的面隔绝;或者,你也可以接受他,拥有永生,永远不死,在末日普遍复活的时候复活。哦,我多么高兴,我们可以回头指着某件事说:“从那时候,事情发生了。”
25

让我们来看一些遇到神的人,他们的归宿和那一代人的归宿改变了。让我们举个例子,像亚伯拉罕。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一个圣人,只是一个人。哦,我很高兴我们不需要生在某个族系里,或成为某个大人物。我们只需要谦卑,做成这工的是神的恩典。

亚伯拉罕,只是一个人,也许有一天他走进林子里,走进示拿地的山谷;从吾珥城出来,也许带着羊群等等在林子里四处走,后来神遇到了他,对他说话,给他祝福。
我相信,人来到神那里,就会有一个确定的经历。哦,你可能以为我得意忘形了。但你看,我不是指一种模仿的经历。今天有太多的模仿,搞到连真正的基督徒看到都会厌烦了,因为有人想要模仿别人。神从未造两个人是一样的;他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神是丰富多彩的神,他造大山、小山、沙漠、沼泽地等等,他是一个丰富多彩的神。不要试图模仿别人,神造你是怎样,你就怎样。
26

亚伯拉罕,神对他说话,他就有了一个明确的经历,他的生命改变了。这是一件奇特的事,当人遇到了神,他不可能还是老样子,他总是回头指向他遇到神的那个时候。神对亚伯拉罕说话后,亚伯拉罕所行的就不同了。每次人遇到了神,从那时候,他所行的就不同了。如果他拒绝神,他肯定是个不信者,要么就是一个模仿者或伪君子。不然,他就是个敬虔、成圣的人,行事为人不同了;谈话、生活、举止都不同了,独特古怪,有圣灵的引导。

我的弟兄姐妹,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我决不会,愿神帮助我永远不要试图成为什么大人物。到那种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是了;把自己卷进那种了不起的大事中,使我不得不花几千美元主办一个晚上的节目。让我只作伯兰罕弟兄好了;让我只成为神要我成为的那种人。不管是什么,即便只是吃苏打饼干,喝溪水,穿工作服;不管是什么,让我只成为神要我成为的那种人,永远不要成为你所不是的那种人。
27

亚伯拉罕,从神遇到他的时候,他就不一样了。瞧,有时候,神遇到了人,像亚伯拉罕,看上去他好像可以把世界握在手中。使徒本来拥有大能,可以把世界握在手中,像我们常说的,他们的名声可以传到各处,但那种名声很快就会消逝。唯一持久的名声,是当你的名字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时候。那时,那名声才是真名声。这地上的名声朽烂不堪。

呐,看看亚伯拉罕。神曾告诉他要相信接受还没有发生的神迹;那是不可能的,只有神才能让它发生:就是相信他要从撒拉生一个孩子。他相信神,看任何与信心相违背的东西好像无有。亚伯拉罕从他遇到神的时候起,他人就改变了。
28

摩西是一个知识巨人。他拥有埃及人的一切智慧,甚至能教导他们的教师,他的学问很大。埃及人很精明,比我们今天最有才气的人精明得多,因为他们拥有我们今天所没有的东西。他们能建造金字塔,我们不能。他们能用香料薰尸体,好几百年后看上去仍然很自然,而我们只限在七十二个小时内。他们给衣服染色,很久都不会褪色,我们做不到这点。他们还有很多东西,挖掘出来的那些东西,我们今天根本无法原样复制。他们精明透顶,才智更多,然而摩西却能教导他们。虽然拥有这一切学问,他却从未遇到神。

29

哦,等会儿我想见一下这里的一些传道人。弟兄们,你们看到吗?我的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五旬节派的信徒啊,不管你是谁,你生命中都能得到神的呼召;你也能知道被呼召去做那个事工,但你没有权利传福音,直到你从神那里重生,拥有一个经历。

耶稣告诉门徒:“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路24:49]
摩西要等到他先面对面遇到神,跟神说话,才能下去拯救以色列民,为什么?摩西可能说:“我学了埃及人的一切智慧;但有一天,我正在旷野的深处牧养我岳父的羊,就看见了荆棘在燃烧。”从那时候,他人就不一样了,他不依赖自己的学问。神曾在埃及呼召他,他却从那里跑出来。但他一遇到神,就带着一头骡子,带着妻子儿子,还有一根又旧又弯的杖,下埃及去了。瞧,他遇到神了,从那时候,他就改变了;事情不一样了。他的学问丢了,他不考虑危险了。瞧,他遇到了神,他能回头指向那个时候。
30

没有人有权利传福音,没有人有权自称是基督徒,直到他们能回到自己生命中的某个时候,

他们曾出现在旷野深处的那个神圣沙地上,他们知道在那里他们遇到了神。世上的一切不信者,这些知识巨人正拿着圣经,把神迹的日子解释没了。“这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所有这些东西,像说方言、翻方言、医治的恩赐,圣灵的洗,根本没有。”他们会溜进来,用这种方法把你的思想搞乱,直到从你的记忆中把那些东西抹除。他们会借着诡辩把那些拿走。
我要你们明白这点,永远不要让它从你眼前溜走。如果一个人曾站在旷野深处的那个神圣沙地上,面对面遇到神,地狱里再多的魔鬼也不能把那个从他身上夺去。他知道他遇到了神。他知道他有了一个经历;他跟神说过话。不管人们怎么反对,他都能说:“从那时候,我里面的一些东西变了!”
31

我能清楚地说出那个时候。在一间被改作教堂的破酒吧里,有些黑人在那里传福音;我本是南方人,不喜欢黑人,后来有个异象临到,告诉我到哪里去找。跟我同去的所有白人女孩,哦,不是所有的,有四、五个站在那里,说:“比利,你不会进去那里吧?”

我说:“会,我必须进去。”
她说:“永远不要再跟我约会了。”
这一点也没有关系。我遇到了神;从那时候,我就改变了。我能回头指向那个时候,我改变了。
32

没有人有权站在讲台上,直到他得到了一个经历。不管那些有学问的人说什么,你都知道你遇到了神。

瞧,知识学问可能会告诉摩西他所行的是自己找死。但他知道他遇到了神,而神就是神,神仍然是神。这就是为什么我很高兴今晚我能站在这个竞技场上,给撒但一个上钩拳,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能藉着此时就在这里的圣灵来证明它,他永远是一样的。”
不只是与神的话一致,神的话只是指明那条路,但是圣灵宣告他是一样的并指明神的祝福和应许。我们可以说:“从那时候,事情发生了。”
33

马利亚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一个好女孩,童女。我这样说吧,她大概十六或十八岁,跟一个男人,约瑟,订了婚。呐,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爱神;她相信神。但有一天,她去井边打水,她在路上遇到了神;从那时候,世界都称她为有福的:“你在女子中是有福的。”[路1:48]为什么?不是因为她是童女。童女有几千个,几百万个。我们仍然有很多童女,但却只有一个马利亚。从那时候,她就可以指着说:“从那时候,在去井边的途中……”

神啊,今晚也带我们去水井边。你们这里还不是信徒的,让我们也能说:“从那次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麦迪逊广场花园,从那时候,有个东西抓住了我,我有了一个经历。从那时候,疑惑全消了;从那时候,没错,是从那时候。”
34

保罗,一个逼迫教会的人。哦,那个鹰钩鼻的小犹太人。他们有钥匙,表明教会有作决定的权柄,这是真的。注意看,他们是怎么作决定的。说一说教会能作的事:教会只有一把钥匙,那就是祷告。教会并不能救你,你是藉着出生成为教会的一员,但教会并不能救你,是基督救你。你来不是与教会接触,而是来与基督接触;这样,你就自然而然地在教会里了。

教会有几把钥匙。耶稣告诉他们,他把钥匙给了他们[太16:19]。你看他们是怎么用的。他们说:“呐,经上记着说:这经文必须应验,让另一个人代替他监督的职位。”[徒1:16-26]说到犹大时,他说:“让我们从我们中间进出的人中选取一位。”他们选了两个人;都是有教养的好人,很好的人,是有好名声的人,对这把钥匙很虔诚;他们就摇签,选了马提亚,但这样作有什么用呢?圣经没有记载他行过一件事,一件也没有;他可能只是一个好执事或这一类的人,但他本来应该是一个使徒。
神过来拣选了一位脾气火暴、鹰钩鼻、憎恨教会的人。这表明神能从无造出有来,就是这样才使他成为神。
35

这就是为什么今晚我加入到世人称之为“圣滚轮”的这些人当中。有生命的人,不是高高地挂在什么大架子上,而是处在贫民窟里和陷在罪里的男男女女,被人踢出来,被剥夺了世上的东西,但他们面对面遇到了神,神就把他们变成了圣徒。奇异恩典,何等甘甜!神是那样行事的。他们可以回头指着说:“是的,我没有用。我妄称了主的名。我作了这事;我抽烟,我喝酒,我这样那样,但从那时候;”什么时候?“当我遇到了神,事情就改变了。不再喝酒了,不再有属世的事了,我已经出死入生了;从那时候,我成了在基督里新造的人。”

保罗,一个憎恨教会的人,憎恨圣徒的人,很虔诚,脾气火暴,逼迫教会,粗鲁,也是个很有学问的人,但神说:“我却要拣选他。”
呐,那一天,有一半的教会不承认他。神把他带到往大马士革的路上。那曾经引导以色列人的火柱降在他面前,使他瞎了眼,仆倒在地上。神拣选了那人,保罗也可以这样说:“从前我是一个虔诚的法利赛人,是法利赛人中的法利赛人。我在知识上曾受过很好的训练,但我拥有的这一切教育和学问,我必须忘掉它们,以便认识基督。”[腓3:5-10]
“保罗,你是怎么作的?”
“我要去逮捕那些人,正走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有光从天上照下来,我被照瞎了,从那时候。”阿们!从那时候,他人就改变了。
36

彼得,一个渔夫,也是这样的。昨晚我们谈到的那个躺在城门口的瞎子巴底买又怎么样呢?这个瞎子可能会说:“我曾是个瞎子,后来我接触到了神,从那时候,我能看见了。”[可10:46-52]

哦,是的,如果你是属灵上的瞎子,就来与他接触,从那时候,你就能看见了。凡来与神接触的人,都改变了。
有一次,有个麻风病人来与神接触,他就改变了,从一个麻风病人变成一个完好的人。又有一次,有个不道德的女人,在井边遇到了耶稣。她充满了罪恶;内心沉重;她的担子太重了,背不起。社会把她踢出去了。她站在那里看,看见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犹太人,这人年纪有点大了,看上去比他的年龄要老。我想,圣经说,他其实只有三十岁,看上去却有五十岁。人说:“你这人还不到五十岁,还说你见过亚伯拉罕。”[约8:57-58]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
37

所以,他只有三十或三十二岁。有一天,一个年轻美貌的妇人来到井边,耶稣累了,正坐在那里。他对妇人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约4:6-29]

妇人说:“你跟我求那样的事是不合适的。我是撒玛利亚妇人;而你是犹太人。”种族隔离。
他说:“你若知道和你说话的是谁。”那妇人在干什么呢?她遇到了神。她遇到一个人,但她所遇到的不是一个人,她所遇到的是人里面的神。愿神让这点入你们的心。
圣经说:“你们接待了天使,并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不知不觉就做了。”[来13:2]
这如同亚伯拉罕接待了天使一样,天使在他面前行了神迹,一离开后,他称那个人是神,以罗欣;全能的神坐在那里吃牛排三明治,喝牛奶,吃着蛋糕,而他就是全能的神。
这妇人一点也不知道。你看当时神为亚伯拉罕所做的事。他把亚伯拉罕和撒拉改变了,从一百岁的老人和老妇人改变成年轻人和年轻女子,就生出了以撒。他们遇到了神;不同的就是这个。
38

这个不道德的女人,她遇到了耶稣,她跟他说话。注意,耶稣是怎么显明自己的。他说:“妇人,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得不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现在和你住在一起的,并不是你的丈夫。你说得不错。”从那时候,她就改变了。
哦,多大的差别啊!妇人在那里所遇到的那位耶稣,看上去是一个人;我能想象当时,看见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泪水从眼里流出来,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原注:磁带有空白]但你是谁呢?”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从那时候,从那时候,妇人有一个信息要告诉世人,“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弥赛亚已经在地上了。”她使全城都轰动了。
几个小时前,城里的人还在嘲笑她。她甚至不能跟其他妇女一起到井边去。怎么回事?是什么使众人听她讲呢?如果你去过东方,就知道人们是不会听那种女人说话的。一位东方的弟兄想要告诉我,说:“那女人不是妓女,因为男人不会听妓女的。”
我说:“可是弟兄,你没看到,她遇到了基督,所不同的就是这个。”
39

我不在乎,你可能是个酒鬼;你可能是个妓女;你可能什么都是;但当你遇到基督,从那以后就不同了。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太3:9]

从那时起,妇人有一个信息,她遇到了弥赛亚,因为她看见了弥赛亚的迹象。她知道那就是他,因为她自己说:“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必将这些事告诉我们。但你是谁呢?”
耶稣说:“我就是他。”
妇人就放下水罐,去了!如果今晚她能站在这台上,她会说:“我从前卑鄙、不道德,但我在圣经里读到他会是神兼先知。当这个人告诉我……他看上去只是一个人,但当他说出我的生活状况时,我就知道那是弥赛亚的迹象,因为先知拥有弥赛亚的一部分灵,所以我说:’先生,你一定是个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知道,一个人若能那么做,又说出自己是谁,这就是对的,因为有神支持它。荣耀!哦,你们能明白吗?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吗?神既然应许在末日要赐下圣灵,他就这么做了,我们都知道,神必支持他的道。今晚,我们所拥有的从圣灵来的福分证明了:一个人的生命,如果他不是在模仿别人;如果他所行的不是要像别人;不是要行他自己所不是的事,如果他真实的话,神就会用那人来支持他的道。
40

对一个曾经有坏名声、抽烟、喝酒、卖淫的女人,如果这女人宣称她遇到了神,却仍然做同样的事,我就怀疑她说的话。如果有人告诉我他遇到了神,却说:“我不相信有神医治这一回事;”那我就怀疑他的经历,因为神对他自己的道不会说谎。圣灵既写下了这道,当他进来时,就会对神所写的每个字说“阿们”。如果人说他不相信圣灵的洗,我怀疑他是否遇到过神。他可能被呼召;可能是有学问的;可能是个了不起的人;可能是个雄辩家、知识分子,或某种雄辩家;但他从未遇到过神。在人里面的神的圣灵会对神说的每个字说“阿们”。他会说:“从前我不相信神的医治,但有一天,我遇到了神;从那时起,从那时候,我改变了。有样东西进入我里面并转变了我,给了我一个经历。我决不可能忘记它。”

人遇到神,不可能没有某种方面的改变。
41

哦,犹大曾遇到过神,是的。他曾经是个人,走在街上,但遇到神以后,却成了叛徒;他成了一个魔鬼。

很多时候我们发现这一点。你不一样了,凡是进来与神接触过的人,都改变了。
现在听着,有一天……别错过这点。哦,神啊!有一天,死亡进来要与神接触,死亡进来要与神接触。魔鬼怎么也不相信那就是神的儿子,或被彰显出来的神。他相信那是一个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搞不明白,神怎么会有一个儿子。你们还记得那天在山上他遇到耶稣的时候吗?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你若是……”[太4:3]一小点的疑惑。“让我看你行一件神迹,我就会相信你。你若是……”所以,魔鬼有几个“若是,若是,若是”,直到有一天,他看见耶稣被击败了,他以为耶稣被击败了。
他在那里,满脸都是唾沫;人从他脸上拔了几撮胡子,他的脸在流血。人吐唾沫在他脸上,用破布蒙住他的头,蒙住他的眼睛,拿棍子打他的头顶,说:“呐,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你能分辨人的心思意念;你能对那妇人说:’你的血漏止住了’,你行了这些事;呐,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太26:67-68]
看到魔鬼的代理人在那里行事吗?耶稣从不开口。他做父说要做的事,那就行了。
42

后来,他们把他钉在十字架上,他们说:“呐,你若是神的儿子,就下来吧!”[太27:40]

他本可以下来,但那样就是听了魔鬼的话;他本可以下来。但我能想象,在他去山上的路上,魔鬼往下看,做出了一个决定:死亡。他说:“如果那是生命,我就完蛋了;但如果那不是生命,我就要螫他;我要把他杀死在十字架上。”
在地狱的会议上,魔鬼的差役—死亡的使者被打发出来。耶稣正走向各各他山,身后拖着十字架。哦,看起来好像被击败了。多么的简易!
43

要明白这点!许多时候,神的计划太简易了,以致人的头脑完全都错过了。看起来你好像只要说:“瞧,看起来我们好像可以做这做那;”根本不要去看它,只要顺服圣灵,不管他说什么,你就去做。

神在这里,彰显在肉身中,走上各各他山,流着血,血滴在他身后的十字架上,滴在他的脚印上。神……
魔鬼说:“神不可能做那样的事。瞧,你看,神既彰显在他里面,又怎能被击败呢?你看,嘲笑者都吐唾沫在他脸上。”
不知道我们基督徒能不能做到那点?你能多走一里路吗?你能把另一边脸转过来吗?这是检验真假基督信仰的方法,看看你在仁爱、交通和弟兄之爱中能走多远,你就是这样来检验真假基督信仰的。你可以说:“从那时候起,我知道我改变了;”因为你能做到那点了。
44

“那会是神吗?去那里的可能是神的儿子吗?是耶和华彰显在肉身中吗?他会脸上被人拔掉几撮胡子走上那里吗?瞧,没有人能忍受得了。嘲笑者吐唾沫在他脸上。我的代理人打他的头,说:’呐,你若是先知;你搞出一些做作的事来,用什么方法在人身上搞出一些把戏来。呐,你若真是先知,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我们就信你了。’不会的,他不可能是神。”

耶稣走上去,当他背着十字架走到那里,他们把他钉十字架。魔鬼就说:“现在我抓住他了。”
过不久,他因失血开始变得虚弱。那是什么?死亡的蜜蜂开始围着他嗡嗡叫,准备要螫他。死亡的蜜蜂围绕着他,说:“哦,我怀疑这点,他怎么会是童女所生的呢?神怎么会这样住在他里面呢?伟大的耶和华神拥有天上地下所有的能力,会让人吐唾沫在他脸上,把他那样挂上去吗?不可能是他。我要把毒刺扎进他里面。”
弟兄,魔鬼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当它把毒刺扎入那身体里,毒刺就被拔出来了。
45

一旦蜜蜂的刺扎深了,它的毒刺就掉了。蜜蜂这种带刺的昆虫,当它螫的时候,肉把刺夹

住,刺就被拔出来了。
当死亡遇到了神,死的毒钩就掉了。现在,死亡没有毒钩了。它可以嗡嗡叫,吵吵闹闹,说:“我要抓住你,我要杀死你,我要做这做那。”但它没有毒钩了,它的毒钩在各各他那边已经被拔掉了。
难怪保罗走到生命尽头时,他可以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感谢神,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5-57]
从那时候,对信徒来说,死就再也没有毒钩了。基督已经为信徒除去了死的毒钩。因为在这里“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
从那时候,撒但拥有的一切都被剥夺了。他不过是个纸老虎。死亡只是一个纸老虎,它没有毒钩了。
46

当那些圣徒举目望天时,我拉着他们的手,他们说:“哦,伯兰罕弟兄,你能看到耶稣站在那里吗?”

肯定的,死亡没有毒钩了。当我妻子[译者注:指伯兰罕弟兄死去的前妻厚普]望见那荣耀时,我拉着她的手,她说:“比利,永远不要放弃传讲这奇妙的福音;哦,这是最荣耀的事,”她说:“我再也不愿留在这里了。”才二十二岁,留下了两个孩子。
我说:“亲爱的,那个早晨我会在大门口见到你;”我说:“只要我活着,愿神的恩典帮助我,我就会留在事工场上,传讲这个福音。”瞧?从那时候,我人就改变了。从那时候。
47

此时,你也能在这里遇到神,你说:“从这个时候起,”你会被改变的,你信吗?从那时候。愿今晚就发生在这里,如果你从未尝过生命的水,愿你现在就来尝一尝,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

在祷告之前,能否请你们尽量安静一会儿,我想问这个问题。“这里有多少人还从未能用指头指着某一刻,使你能说:’从那时候,我接受了圣灵,我成了一个新造的人。’伯兰罕弟兄,我还从未走到那片圣地上,使我能真正确定自己已经重生了。”你愿意举起手吗?说:“请为我祷告。”
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们在这里的,在这里的,神祝福你们。到处都有,还有别处的吗?在我右边的?你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还从未遇到那种地方。虽然我属于教会,但还从未有那种时候,使我能说:’从那时候,从那时候,就永远解决了。’”
“伯兰罕弟兄,我的脾气很坏。我又抽烟又喝酒等等;我无法对我的妻子或我的丈夫忠诚。我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我遇到神,还从未到达这样一种地步,使我能说,从那时候,一切罪的东西都死了。我想要那样,你愿意为我祷告吗?”
只要举起手;我肯定会为你祷告,神会顾及到你的。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们在这下面的人。好的。在祷告前,还有什么人没有举手吗?神祝福你,西班牙的弟兄。神祝福你,西班牙的姐妹。哦,就是这样,朋友。
48

天父,他们举起了手,你知道他们的心。我可能一辈子都难以跟他们握手,但什么时候当越过彼岸时,可能在天亮之前,在某个时候,我要遇见他们。呐,当我出现在那里,靠着你的怜悯,我若能跟这群得赎的人站在一起,要么成为审判他们的审判官,要么成为支持他们的审判官,因为圣徒要审判世界。在那天,与我同世代的所有人将从凤凰城复活,若有你的恩典,我必在那里。然后我会说:“我曾在凤凰城,我曾在你的世代传过道。”“我从不认识你,”耶稣说:“我从未看见你举手;我从未看见你奉献一样东西;你没有来聚会;你听说了,但你没有来。我曾呼召你,你却不愿意去。”

神啊,我还能多说什么呢?因为圣灵是真正的审判官。那么那些人,主啊,今晚在这里举手的人,他们说还没有得到那个经历,他们要走到一个地步,使他们能说:“从这时候,”从这时候,他们遇到了神,得到一个改变他们生命的经历。
49

天父,今晚求你应允,愿每个举手的人,愿今晚过去之前,他们会站在那个神圣的沙地上,神在那里藉着圣灵明确地对他们说话,十分明确地;愿他们的一切罪和罪的欲望都消失;他们的一切坏习惯都除去,永远不再有。

父啊,求你应允,使他们能说:“这曾发生在……”在将来的岁月里,如果世界还存在,耶稣迟来了,他们还活着,能说:“从那时候,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的那个晚上,我听到了那个信息,从那时候,我就改变了。”主啊,求你应允。我把他们当作这次聚会的战利品献给你,奉你儿子—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50

我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空位作祭坛呼召,有吗,弟兄?真的。这里若有人不认识救主,现在,我要请你再留二到五分钟。这里有谁不知道耶稣基督是你的救主吗?你生命里有了罪,纠缠着你的,你想要来这里,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吗?我问你,你愿意现在上来吗?

我知道你说:“伯兰罕弟兄……”呐,请集中一下注意力。过会儿我们就散会,但现在不要走,这时圣灵还在吸引会众。从这时候,现在就去做,朋友们。我是你们的弟兄,我来凤凰城这里,不是因为没有地方可去。我来凤凰城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因为神的爱在我心里。我爱你们;照圣经所说,那日我们必站在审判台前,作为见证人,要么支持你,要么反对你。要是我有权利作为传道人站在那里,要是神允许我进去,会怎么样?我要作为这个时代的一个使者站在那里。记住,圣经说:“在审判的日子,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太12:42]我既来到你们这里,我们要做什么呢?
51

你们记得几年前我来向你们传道的时候吗?你们这里许多人还记得。你们记得,病人是怎么得了医治,甚至有人从死里复活了,没错。那时我只是为人祷告,拉着他们的手,主就……我没有说话,只是等候,也看到主所说的是对的。我曾告诉你们,有一个日子要来,那日将是他要应验他的事工,应验他道的日子,也必这样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约14:12]

他赐下一个迹象,说:“正如所多玛的日子一样。”[路17:30]呐,注意,他说过人们在挪亚的日子做了什么。你有注意到他给所多玛留下了什么吗?这点是给属灵的头脑来明白的。看,当代有了一个葛培理,知识分子,他下去所多玛传福音,蒙瞎了不信的人。对不对?
呐,总是有三种人:就是不信者、表面信徒和信徒。每个聚会里,每个地方,到处都有他们。那些不敬虔、属血气,知识的教会;和属灵的、被呼召出来的教会。呐,“教会”这个词的意思是“被呼召出来的”。这里的这一些,知识的教会,是从这个呼召出来了;而这些,是从那个呼召出来了,就是新妇;而这个是妇人其余的儿女。如果你有属灵的头脑,就能明白,特别是你们传道人,(瞧?)如果你能明白的话;我知道你能明白。
52

呐,注意出现了什么迹象。耶稣说:“正如所多玛的日子一样。”呐,有三位使者为着不同的三种人而下来。其中两位下去所多玛传福音,领出了那一小群想要出来的人。

但你注意那位跟属灵的教会,亚伯拉罕和他那群人在一起的使者。呐,仔细听,下次的聚会不要忘了这点。呐,发生了什么?这一位,他坐在那里跟亚伯拉罕谈话,这一位坐在那里吃牛肉,喝鲜牛奶,吃撒拉在炉里烤出来的面包。他对亚伯拉罕说,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创18:9-15]他既是陌生人,怎么会知道他有一个妻子,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叫撒拉?呐,注意圣经所说的。
亚伯拉罕说:“她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撒拉在大帐棚里,在她后面有一些小帐棚,毫无疑问,帘子是垂下来的。他说:“亚伯拉罕,到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还说到他要做的事。
撒拉在帐棚里,在天使身后,心里暗笑。多少人知道圣经是这样说的?
这位天使怎么说呢?“撒拉为什么暗笑呢?她为什么暗笑呢?”
53

呐,耶稣说同样的事要发生在外邦时代的末了,因为他在地上时亲自说了这点,它曾发生在所多玛的日子里。现在注意,他从未提到洪水的时代,因为它将不是洪水,这一次将是火。不久,这个世界将被炸成碎片。可能在天亮前,可能在今年结束前,氢弹将把这东西炸成碎片;它会再次变成火山灰,这是真的,这绝对是圣经说的。不会那样的,而是上面的那些气体,它们要从天降下。是人毁灭他自己。

天使给教会的最后信息就在这里,它太简易了,就从教会的头上越过去了,他们没有看见,绝对没错。
54

我的弟兄姐妹,我奉基督的名劝你们,不要让这时刻白白过去。你既然举了手,就不要坐着,要赶紧到祭坛来。做点事,挤进来。圣经不是说吗?“时候要到,在主再来之前,他们都打盹睡觉了;”人们漠不关心。完全像所多玛的日子一样,完全像挪亚的日子一样:讥诮者、嘲笑者。

主的天使就在这里,他应许赐给教会的最后迹象,此时就出现在人们当中,他们却认不出来。当耶稣……那边那个小妇人是怎么认出来的?
腓力来找耶稣,他找到拿但业后,就来找耶稣;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约1:43-49]
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主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说:“你是神的儿子。”
站在那里的那些法利赛人,虔诚的好人,教会成员,很不错的人,他们怎么反应呢?他们心里说,从心里说,不是用嘴说。他们说,这人是搞通灵术的,算命的,是别西卜;他做这事是靠着鬼王别西卜。
耶稣看出他们的心思,对吗?他说:“你们说话干犯人子,还可得赦免。”[太12:31-32]那时,赎罪祭还未献上。但说了那么多话,所以,你们要明白:“有一天,圣灵要来,”在末后的日子,在这点教导了两千年以后,他说:“圣灵要来,一句干犯圣灵的话,今世来世永不得赦免。”看到了吗?
55

注意井边那个妇人,当主说……注意彼得,他没有学问,连自己的名都不会签;圣经说,他是没有学问的小民。当耶稣看见他,他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约1:41-42]他就俯伏在耶稣脚前,一个没有学问的小民,后来成了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因为他认出了自己所生活的时代。

那个撒玛利亚妇人,当耶稣说:“去叫你丈夫来。”
她说:“哦,我没有丈夫。”
耶稣就说出她的状况。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她尊重这个,不是那人,而是那信息。她说:“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这个将是弥赛亚的迹象。”呐,多少人知道这是真的?“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要来,他必行这些事。他来的时候必行这些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妇人就改变了。
56

同一位耶稣今晚还活着。你相信这个吗?这里有多少人相信这个?请举手。只要说:“我真的相信这个。”愿神祝福你们的心,感谢主!

哦,神啊,赐下怜悯!你相信他此时就在这里吗?你们多少人有病或有需要?请举手。瞧?认识我的,就不要举手。如果你认识我,请你不要举手。那些知道我不晓得你有什么问题的人,请举手,就是那些知道我不晓得你有什么问题的人。好的。
你们有需要的人,就求问神。这样吧。呐,你们很多人认为那是读心术,在凤凰城我多次有那种感觉,因为在你们这个地区,各种东西像暴风雨一样击打你们。以为它是……有人递一张祷告卡给另一个人,用读心术的办法传递它。哦,人竟然会愚蠢到这个地步!瞧,那是同一个活在从前那些时代里的灵。这里没有祷告卡,除了圣灵,这里什么也没有。他在这里。
57

今晚,在我们举行医治聚会之前,在发放祷告卡之前……我这样说不是……神知道我向他举起了圣经和手,我这样说不是要显得厉害,不是要与众不同,而是为了神的国,好叫凤凰城的人可以永远记住,我所传讲的信息是从神的道而来的真理,神的灵会在这里支持我所说的每句话。如果他支持了,那么我讲的就是真理。

一个人从轮椅上站起来,有可能是用心理疗法;你知道这点,有可能是用心理疗法。说到奇迹,因为这里发生一些事,圣灵去到我所不认识的这群人当中,揭示了他们应当做的或有关他们的事,而这是不可能的。瞧,它比奇迹难一百万倍。在医生的记录里我们也知道,很多次,有几百个在轮椅上坐了几年的人,后来站了起来,就行走了,诸如此类的事。肯定的,心理的疗法,基督教科学派也这样做。但说到真正的奇迹,它远超过那些被看作是属灵的人所能做的。
58

现在,我奉主基督的名,把这里的每一个灵置于圣灵的大能底下。你们,今晚我向你们挑战。我不知道还会来凤凰城几次,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我不知道。我可能会来一百次,希望这样。但我可能活不多久了,你也可能活不多久了。从上次我来这里以后,已经有许多人离世了。如果我明年再来,今晚在这里的一些人也可能不在这里了,我自己也可能不在了,但神会永远在。愿他,就是圣灵,现在来证明我说的是真理。

现在,请你们真正存敬畏的心,就一会儿。集中注意力,只要祷告。
59

我要求你们做的就是祷告。我不能说:“让我叫到你。”我必须注视着圣灵,现在,真正存敬畏的心。我要传讲的就是这样的内容,所以,我一直没有出去祷告,而只是在查考圣经,准备信息。但我相信神,他告诉我这个。你们若想看是不是那样,我甚至可以背对着你们,那不是我,不,我是一个人,那是神的应许。这时代,这时刻已经来了,决不要错过它!

呐,你们弟兄们,你们是……我要让听众看着我的后背。圣经说主的天使转过身去。呐,你知道我跟你们说了,那不是我;我跟这没有关系,那是主的天使。多少人明白这点?我是一个靠着恩典得救的罪人,但神必须藉着一些人来做工,人是神的代理。
60

我看见这里有个人在跟聋哑人说话。当然,他们意识到了,也明白;我能看见他们。我意思是,奇迹的事并不是说:“那人又聋又哑,”或者“主对我说,这里有人得了肾病。”没错,但他是谁呢?他们是谁呢?他们从哪里来?是什么导致的?他们是怎么好的?这就是了。我们不要心理学;我们要真理,神的圣经,真理。

愿那天上的神(他尊重自己的道)今晚应允,使我的手清洁,人的血都不在我身上;就我所知道的,主啊,我已经讲了真理。求你帮助我,使人可以晓得这信息是真的。藉着耶稣的名,神啊,愿在这会堂某处,那位不可见的显明你自己;主啊,但愿我能在你眼前蒙恩,赦免我的一切过犯,今晚使用我;主啊,如果今晚你要把这个地方和这群来聚会的选民从这城领出来,主啊,愿你藉着真理来确认我向他们传讲的就是真理,让人知道你就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的能力也是一样的,你差我来就是这个目的。奉基督的名祷告。
61

我要你们祷告;现在,你们可以抬起头来。现在坐在这里的妇人,如果你……我祈求神使你看到这个。你能看见悬挂在那个妇人头上的光吗?她正坐在这里的最边上。就在这里的最边上,一个矮胖的妇人举起了手。我相信你刚才举了手,我对你一无所知。所以,要是神启示给我,说出你来这里的目的;你可能没求什么,我无法告诉你。但如果他启示给我,说出你来这里的目的,或你生活中的事,你心里的事,你做过的事,或你不当做的事,你会相信我是他的仆人,相信这是他的灵吗?你愿意相信吗?女士。

你知道你举了手;至于你生活中的事,我对你是一无所知的。你可能见过我,我也可能见过你,因为我来凤凰城有几次了。但我不认识你,我一件事也不知道,这是真的。你的事我一件也不知道,但如果主启示给我什么事,那是因为你摸到了这里的圣灵。呐,这位姑娘可能会说:“指给我看,”我做不到,是她做的。是那妇人摸了耶稣的衣服,耶稣就转过来。
他说:“若不是父指给我看,我什么也不能做。”《约翰福音》5:19。
62

那个光悬挂在这妇人头上,我正注视着它。如果那是随着以色列子民的同一个光;那光在地上时,它显在一个肉身中,称为神的儿子,那是显在光中的耶和华。耶和华彰显或支搭帐棚在他儿子里,是所造的儿子:耶稣基督。

他说:“我从神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约13:3]
过后不久,保罗走在路上;在耶稣受死、埋葬、复活以后,保罗走在往大马士革的路上,同一个光使他瞎了。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是耶稣。”[徒9:3-5]
63

现在,我请你们不要走动,请不要走动,这样你会破坏了它。不管你多么辛苦地传道、讲话、肯求、劝说,美国都是世上举办这类聚会最糟糕的地方。我去过霍屯督人的地方,有五十万人坐在会中听道,甚至没有一个人走动。这个知识的世界,这个美国注定要下地狱,肯定的,就像我站在这讲台上一样肯定。这个国家没有一点希望了,把这点记在你的圣经上,看看我说得对不对。倘若我是神的先知,现在神就会显明它。

谁是那个妇人?在什么地方?是在那里的这位妇人吗?是的。姐妹,它现在已经离开了你,我没看见它,愿他启示出来。愿他们的罪不归在你身上,是的,它又出现了。这妇人正在为一种症状祷告,她身上有一种症状,她做过一次手术,是胆囊的手术。呐,这引起她得了某种病症,全都呕吐出来,呕吐,是胃里的某种神经症状导致她呕吐。但她也在为别人祷告,是一个男人,我相信是她姐夫,没错。他也有胃病,他整个人被黑暗笼罩着,他是个罪人,情况就是这样,他是个罪人。这些事都是真的,对不对?好的。你现在全心相信吗?那么,愿你得到你所求的,愿你照着你所求的那样得到它。神祝福你。
64

在上面这边的其他人怎么样呢?你们后面的,不管在哪里,有不认识我的人,请祷告。你这样说,你说:“主神啊,那个人不认识我,对我一无所知。愿今晚显明出来,主啊,让我知道,所有认识我的人都会知道。”就应该这样做,看看是不是真的。只要祷告。

她丈夫也要得医治。就坐在那后面,你全心相信吗?那个肿瘤必离开,那是真的。我根本不认识你或你丈夫。
65

有一位妇人就坐在这里,她是个中年妇女,正坐在这里注视着我,头发有些灰白。她正在为一位朋友祷告,那位朋友得了重感冒,没错。是吗,女士?他们在照顾一些残疾的孩子或类似的事。他们祷告,或照顾……你全心相信他们会得医治吗?你信吗?你若相信,他们就会得医治,你若相信的话。

这后面有位女子得了哮喘,你要错过它了,光去到那位女士头上,就在这里完全变黑了,因为她从未留意它。看到它在变黑,没有什么像那样临到她,她错过了那光。哦,主神啊,帮一下吧。我祈求主帮助,不要……主啊,赐下什么来,摇动他们。
66

这里,有位女士正坐在这边一排在祷告,她得了哮喘,有哮喘病,她名叫莱克太太。你全心相信吗?好的,莱克太太,请站起来。我不认识你,但你好了,回家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现在不要害怕!如果他知道西门·彼得是谁,他也知道这妇人是谁,你信吗?
后面这部分的怎么样呢?你们信吗?一位女士坐在那儿看着我,那光在这妇人头上。她得了糖尿病,那病影响到她的眼睛,没错。她的肩膀也有问题,是因一场车祸造成的。你的名字叫弗里斯太太,对吗?好的,现在可以回家得痊愈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67

你们信吗?后面的,房子最后面的,怎么样呢?这位穿着红夹克坐在后面那边的男人,你正在为你的朋友祷告。你相信他必得到医治吗?你信吗?好的,举起手,并说,那么你为他站起来。就在这右边后面的,一、二、三、四,数下去第四个。请站起来,这位穿红夹克,正在那里为你朋友祷告的人。站在那里,全心相信,站起来为你朋友接受医治。回家去,必发现他好了。阿们!

哈利路亚!神仍然是神。你能说:“从这时候,这时候……”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就在你们众人中间。
68

现在,趁着你们知道圣灵在这里,你们有各种恶习的,背负重担的,你愿意来这里站着,做一下祷告吗?我这样做,是为一件事,为神的荣耀;你们想得到释放,脱离苦境的人,愿你们下来这里,站在这里。你们想认识神是你们的救主,想要被他的灵充满的,请下来。瞧?

“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我们的主说:“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但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吸引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6:44,37]今晚我替他这样说:“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你们魂里就必得享安息。”[太11:28-29]
不要再惊慌、四处游荡。你永远不会更亲近神,直到你面对面遇到神。记住圣经中,圣灵如此说:他就在你们中间。你怎么能怀疑呢?他已经证明了他就在这里。
凡是想寻找他作你救主的,想为你所犯的罪寻找赦罪恩典的,现在就上来吧。虽然你想要爱他,想做正确的事,却没有能力去做。现在从位置上站起来吧,上来这里。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呼叫你们,我知道圣灵正在我心里说话;会众中还存着冷淡、偏见等等。来吧,现在就把那些东西从魂里除去;腐败会腐蚀你的。神能认可的东西只有爱和甜美。
69

神祝福你们,女士们。这些人站在这里哭得像婴孩一样,那正是神所喜爱的。被罪压伤的人快来吧,在主大有怜悯。

今晚谁能离开这会堂,并求告神赐下他应许要发生的其它迹象呢?教会成员,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只知道说:“我是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或长老会信徒,”你对神就只知道这些,从未在那神圣的沙地上遇到他;你对神所知道的就这么多。我呼叫你们来祭坛。记住,在审判的日子,你的血不在我手上;你永远不会平安地去见神,永远不会去天国,直到你从神的灵重生,有了一个经历,知道一些事发生了。你可能存着某种情感,带着某种头脑的概念,但到了人生的尽头,你就会发现它没有用。我是指受圣灵的洗,面对面遇到神,然后你的生命被改变;你就不再一样了。你的生命是爱、喜乐、和平、忍耐、信心、良善和怜悯。你生命里的就是这些。
70

我们慢慢唱,再来一次,这样我今晚就能确定,我们要开始医治聚会。“被罪压伤的人快来,”我的弟兄,请你给我们起个调,“在主大有怜悯,”如果要上来,请唱歌的现在上来。[原注:磁带有空白。]

被罪压伤的人快来,圣灵在邀请你上来,可爱、甜美地俯伏。你可能看见了病人得医治,那是真的,已经有好多年了。历代以来都有医治,但直到这个时代,你才会看见这个。这是神应许给他教会的最后迹象,正如所多玛被火焚烧之前的日子。火降临之前它有多久呢?在那个迹象显明给属灵的教会之后吗?记住,它不是给知识的教会,而是给属灵的教会。好的,如果你们愿意,现在让我们慢慢地唱。
被罪压伤的人快来,(请你现在来吧!)在主大有怜悯, 他要救你,安你心怀,只要信他恩言。 只要信他,只要信他,现在只要信他。 他必救你,他必救你,现在他必救你。 只要……
71

现在,请一些基督徒上来。各位传道人,请到站在这里的这些人边上。弟兄们,各位基督徒,你们愿意帮忙跟某个人一起祷告吗?让他们知道主耶稣爱他们的灵魂。请走上来,靠近一点,走过来。现在,我们大家唱歌。请那些对人得救感兴趣的基督徒上来,你们想上来跟他们一起祷告的,现在上来吧。

只要信他,只要信他,现在只要信他。 他必救你,他必救你,现在他必救你。 只要信他,只要信他,现在只要信他。 他必救你,他必救你,现在他必救你。
72

现在,如果可以,请我们都低下头。大卫·杜波莱西弟兄,你能来这里一下吗?当你们大家还在祭坛周围时,我要给你们说明一下,也请听众安静一会儿。我要你们大家记住,神已经在这里亲自应许了,今晚他显现在我们面前,绝无错谬地证明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今晚仍活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麦迪逊广场花园。

听我说,我可怜的朋友;听我说,我的弟兄姐妹,直到你看见主在荣耀中降临以后,他对你才永远是真实的。他应许过这点;记住,他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在火降临之前),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怎样。”要好好的留意!
呐,这是属灵的教会,尽管它快要死了,你们看到这点。预言说到将要那样,但教会要藉着出现在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同一个迹象,接受它最后的信息。你明白吗?因为这样,圣灵,耶稣基督,这位复活者,现在才在这里。
呐,差给教会的恩赐永远不会运行,除非有人在那里操作它,恩赐不是随意可操作的,它是由神的大能来操作的。神的大能在人生命中,把主的大能带给我,通过我说话,告诉我各种各样的事。
73

这些人我一个也不认识,问问他们。所发生的不管是什么,我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接触。今晚我只是进来,坐下。他们许多人,不管坐在哪里,现在就举起手。不管是叫到谁,如果你还在这儿,不管你是谁,我以前都不认识你;你知道我对所说的事一无所知,你们能站起来向会众证明真是这样吗?不管是谁,我叫到的,或被叫到的?这后面有人被叫到过,是吗?是的。有一、二、三、四、五;五、六个。我知道有六个,正站在这里,还在会堂里,他们举起了手,证明我不认识他们,对他们一无所知。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们,但圣灵一直在启示,说话。这正是耶稣说过的,在火降临之前,要在这个时代发生的事。

它就架在远处的俄国,要从那边升上去,又降下来,审判这个国家;另一个尼布甲尼撒,另一个巴比伦,注定要接管这地方,这正是神预言要做的,因为他把这放在那些人的心里,要报复这地,为那些死去的圣徒伸流血的冤。我们在这里了,我们在末世了。
74

朋友们,不要注意我,因为我只是人,我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基督徒,但是圣灵在这里运行,证明他自己就在这里。记住,他在这里。

现在,你们全心相信吗?现在就对他说,你相信他在这里。他的同在呼召了你,你愿意罪得赦免;你愿意作他的仆人,对此要真诚。将你的心仰望神,相信它,今晚你离开这里,在神圣的地上遇到了神,你就永远不会动摇,不会离开这个。你会说,从这时起,你遇到神了。
现在,让我们大家低头祷告,我要请我的好弟兄大卫·杜波莱西来带领会众祷告,大家仍低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