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301 他顾念你

1

现在我们低头,跟道的作者说话。我们的天父,我们感激你,今晚有这极大的荣幸来到你面前,奉主耶稣的名谦卑地上来,祈求赦免我们的罪。求你今晚再眷顾我们,丰丰富富地赐福我们,超过我们所能做所能想的。

我们为在神同在中的每个人祷告,为那些有罪的、还不认识你的人祷告,愿今晚他们的灵与魂能得到医治,使他们今晚能全部成为你的仆人。父啊,我们为那些称为“在篱笆上”的人祷告,他们只是不知道该转向哪里,愿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父啊,我们祈求他们能把眼目转向天上。主啊,求你应允。
2

我们不会忘记那些在康复期、在医院里、在家里以及生病不能参加聚会的人,他们想来参加聚会。我们祈求神的天使今晚去到他们的床边。也许……因为我们聚在一起祷告,你会让医治的能力临到他们,使他们明晚能来聚会,继续聚会。主啊,求你应允。

这里有一些人生病、受痛苦的,愿今晚他们得以释放。当我们进一步等候你时,求你祝福我们一起聚集的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了他的缘故。阿们!(请坐。)
3

今晚回到主的家真好。我刚从外面进门时,遇见一个人。我像这样伸手,握住他的手,那是约翰·夏里特弟兄的儿子。我真不知道那个小伙子怎么长了那么多。我问他,他是不是跟大卫一样大。哦,好像是一年前我在这里。我想已经过了三年了,他当时只是个穿着工装裤到处跑的小男孩。今晚他在这里,强壮、大高个(哦,我想他没有在听。)——我要说他是个英俊的小伙子。他确实长大了。万事都是这样发展的。我们是在不断地成长。

4

今天我去到驼背山,三十三年前我骑在马背上穿过那里的旷野,在南山后面赶着小毛驴。我想亚利桑那州再也没有小毛驴了,到处都变成了公路和高速公路。哦,有一件事,“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13:14]我知道人们进来,你就必须出去建造。但我真不愿看到旧的仙人掌园圃被拆除,建成了房子。看上去就像……我不愿看到这个。我不希望活着看到这些事。我喜欢原本的东西。哦,你们有美丽的房子;是真的。但那是歪曲的;那是人造的。我所认知的美丽并不是人造的东西,我所认知的美丽是神造的样子。这才是我喜欢的样子。

5

但我们的国家在发展,或者说我们的人民在发展,这里的一切都在发展。我站在伟大的法老们和他们统治世界的权势曾经站立的地方。现在你要挖地二十英尺深,才能找到他们王国的废墟。该撒曾在的地方,罗马……走在街上时,他们会说:“这下面二十英尺深是某某伟大的君王。”哦,因为我们本没有常存的城。

我心所望别无根基,只有救主公义宝血;
其它倚靠都要失效,救主是我居所盼望。
立在基督坚固磐石,其余根基全是沙土。
那正是我们所盼望的。
6

呐,今晚我们看到人们站在四周。我知道明晚他们要下到礼堂或麦迪逊广场花园。哦,我希望他们现在把这个带到西部。

一切都在往西部发展。不久前我听见一首小诗说:
东方人来到西方,他们把牧场变成……
他们把这里所有牧场变成高尔夫球场。
他们把畜栏建成了游泳池;
把郊狼关在纽约动物园。
又说:
剩下的唯一东西,
就是在杨树上上吊所用的绳子。
我想大概就是这样。是的。那是……
7

你是否注意到文明是从东方传到西方的?文明传到哪里,它传到哪里就污染到哪里。绝对没错。你们认为我今晚是个悲观主义者,是不是?但我要传讲……若主愿意,哪天晚上我要传讲当东方与西方相会的事。历史就是这样的。最古老的文明在中国。如果我们继续往西走,就会回到中国。在我们中间只有海洋。东方与西方相会了。

记住,圣经写道:先知说,必有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有点阴沉的日子,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
8

呐,文明从东方传到西方。从地理上说,太阳升起,在东方升起,往西边转,在西方落下。

因此,让我们看看子带来福音的光时做了什么。起初在东方人身上,有一个五旬节,有圣灵的浇灌、神迹、奇事、异能、大事发生。
但我们现在的日子既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是阴沉的。我们有足够多的加入教会,把名字记在册子上,“但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在西方落下。呐,历代以来伟大的圣灵在教会派系和宗派等等中间照了足够多的光亮,让人们在历世历代得救。
但现在到了晚上的光。同样的圣灵以同样的方式彰显,行同样的事,像过去所行的一样,照在西方人身上,从外邦人中选取一群人归在主的名下。
9

现在东方与西方相聚了,文明碰在一起了,带来了一个从未见过或想过的一个荒谬、不文明的世界。等哪个晚上我们要讲讲这点;那不是今晚我要讲的。但确实是一个时候了,我们处在末时了。那是我想要一直警告人们的:我们处在末时了。

我们能做什么呢?除了在基督里,任何东西都没有盼望。请记住这点。基督是我们拥有的唯一支柱。
10

我们不能看民主。呐,它是好的;但它流逝了,度完了它的日子。君王度完了他们的日子,王国、独裁者等等度完了他们的日子。民主曾是他们最好的东西,但它被政治污染透了。烂透了,民主毫无希望。就好像是要在一个烧成灰烬的城市上建造。你建造不了。它毁灭了,完了。必须是那样的;必须是那样的。圣经说必须是那样的。

撒但是万国的统治者。万国都属于撒但,他照着自己统治的方式统治着。一天,他岂不是将万国献给神的儿子吗?“世上万国都是我的,我想怎么待它们就怎么待它们。”那是他们争斗、杀戮、谋杀的原因。
但耶稣说:“撒但,退我后面去。”
因为他知道他要承受万国。“诸天和圣先知们,你们都快乐吧!因为世上的国成了我们主的国,他要掌权,作王一千年。”那时再也没有战争了。哦,愿那个伟大的日子来到。
11

哦,让我奉基督的名奉劝你们。你们这些宝贵的人们,当把你所有的盼望建在基督身上,因为他是唯一的根基。震动要来到,民主要被震得粉碎;万国要被震得粉碎;列国要被震得粉碎。我们处在万物的尽头。“但我们得着一个不能震动的国;坚固,不能摇动,总是充满神的怜悯。”哦,我爱这一点。今晚作为基督徒,我太高兴了。我不知道如果我不是基督徒我会做什么。如果我不是基督徒,也许我是个自杀了的人。因为我知道和看到了这些事,靠着主赐给我的恩赐,预先看到和明白他要让我做……只是让我看到……我知道它越过了那边的地平线。瞧?看到它是如此的近了,这使我尽我里面的一切喊起来。哦,逃离那要来的忿怒。

12

神啊,怜悯!天父,神啊,我祈求,主啊,无论如何,来帮助我们。让我们明白这个像蛇一样潜行、迷人的大东西,就像曾经自由的鸟儿落在树上,但现在它的眼睛被迷住了。蛇正迂回地爬过来,很快鸟就要落在蛇的口里并毒牙下。神啊,怜悯!愿今晚在这里的每个还没有完全锚定在神的儿子基督耶稣里的人,主啊,愿他们今晚来,从圣灵重生,使他们的盼望可以建在主的再来上,“凡爱慕他再来的人。”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3

若主愿意,今晚我想从《彼得前书》中选我的主题。如果你想跟我一起读,《彼得前书》5章,我们从大约第5节读起:《彼得前书》5章,从5节读起。

5你们年幼的,也要顺服年长的。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6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他必叫你们升高。7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
我们读的是何等完美的经文。呐,我想选这个作主题:“主顾念你。”
14

还有《约翰福音》14章所记的。

1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2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3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
15

经文的另一个表述是耶稣向父祈求,父就赐给我们一位安慰者;那位安慰者就是圣灵,乃是世人不能接受的,但他对信徒是安慰者。“他来了,就要为我作见证,又要叫你们想起我教导你们的一切话来,并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可称颂的圣灵……

16

在保罗的日子,他说:“若是有不通方言的人来到你们中间,你们都说方言,没有翻方言的,不信者就会说你们癫狂了。但若是有一个作先知讲道的揭示人心里的秘密,他们就会俯伏在地,说神真与你们同在。”[林前14:23-25]今日我们在这里,有同样的安慰者以他过去行事的同样方式彰显自己。有一个应许,何等的安慰啊!

呐,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位奇妙的安慰者;他们不……他们没有。他们拒绝他;弃绝他,因为他们不相信他。
17

你只有一个方式能够接受这位奇妙的安慰者,就是相信主耶稣基督,承认自己的罪,悔改,在你身上行基督徒的洗礼,然后就有一个神要用圣灵充满你的应许。那是主的应许。他不可能背弃那应许。那是他的应许。我总是说,如果一个人受了完整的教导,悔改了,从心里尽他里面的一切相信神,当他们受洗时,圣灵就会马上降在他们身上,因为主应许了要这样做。他应许了。“你们就必领受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的。”

18

呐,今天人们,他们没有领受圣灵的原因是圣灵妨碍了他们想过的灵里的生活。圣经说,世人爱黑暗,不爱光明,因为他们的行为是恶的[约3:19]。一个爱行在黑暗中、做恶事、爱恶事的人不可能爱圣灵。因为圣经说:“你们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你们里面了。”[约一2:15]

19

呐,你以前可能听过了这些经文,但让我们留意它们。它们是真的吗?它们比你今晚坐在这教会里更真实;它们比这亚利桑那州更真实;它们比你是一个活人更真实。它们是神永恒的道,是神的应许。天地都要废去,但那些话却不能废去。它们有意义,意义深远。但它们对你没什么意义,直到神把它们启示给你。知道主顾念我们是多么美啊!

20

如果人……他被造就想要得安慰。如果他不接受神的方式,那他就要自己接受一个方式。他想要选一样东西来取代圣灵的位置。哦,我要你们听着。不愿接受圣灵作安慰者的男人或女人,就会设法用撒但送给他(她)的某个暴力替代物来安慰自己。撒但有很多的替代物。但当五旬节的天空满了真实的东西时,为什么我们还要接受一个替代物呢?当干净的桌上摆满了精美的食物,为什么我要吃垃圾桶里的东西呢?如果我那么做,一定是精神出问题了。哦,人试图用某个东西来取代那个位置,真是遗憾!有时候他想要通过去外面来安慰他的良心。

21

就像做妈妈的有时候想要教她们年轻的女儿要变得流行,她们……她们全部的抱负就是让那个年轻女孩成为芭蕾舞蹈家什么的。你知道,你给她服“士的宁”兴奋剂,给她服砒霜,那无异于弄破她的心脏,送她去魔鬼的坟墓或魔鬼的地狱和罪人的坟墓,因为不可能有好东西从那里面出来。但你想要认为:“如果我女儿能够怎样怎样……”的念头就跟你送她们去基督教女青年会一样,她们会在那里练习摇滚舞。老人会出去跳谷仓舞或某种土风舞。

22

当她们到了大约三十岁时,会情绪低落。她们会这样想:“因为我这么大年纪了,还不够放荡不羁。”她们,有时候她们想要在结婚誓言上欺骗,男人女人都这样;他们都犯罪了。问题是什么?是他们缺少了一样东西。

有时候他们要出去喝酒。他们年纪大了以后,嗯,他们要下到酒吧去,开始喝酒。当他们喝酒时,想要借酒浇愁。一开始喝几口,后来就喝得更多了,不久,他们就以酗酒者告终。
23

有时候为了要流行,他们要看电视,逛街,抽烟。二十世纪女人所做的最下流的事,就是她们开始抽烟。那是这个国家曾经拥有的最大的奸贼。它破坏道德;让这些精神病院充满精神病人;让医院满了肺结核和癌症病人。一切东西都是从它发展出来的,然而他们仍要这样做,为了得到安慰。

神赐给我们一样东西来安慰我们,就是圣灵,神的安慰者。那些东西只是替代,最后领人去到一个地步:骚乱、欺骗、偷盗、做错事。
24

那天晚上,我的小女儿问我,她说……或者是小约瑟,他说:“爸爸,有像巫婆这样的东西吗?”

我说:“哦,肯定有。”
他说:“她有长长的鼻子,夜间骑在扫把上吗?”
我说:“不。她有一张涂脂抹粉的脸,开着卡拉迪克去参加鸡尾酒会。”那是巫婆的新现代版。
他说:“那是巫婆吗?”我不知道我该不该那样告诉他,因为每次他在街上看到一个,就说:“爸爸,那里有一个巫婆,是不是?”哦,我想……
25

你知道,他们过去有个老大麦查理。你们一些老人记得他,他的帽子套到了耳朵上。甚至乌鸦都会怕他:大麦查理。哦,自从禁酒令发布,他就改变了。但现在他逢酒必喝,在每个冰箱旁扎了根,他是城里最受欢迎的人。但他仍是同一个可诅咒的家伙,把人的魂送去地狱,把年轻人送去精神病院;这里有一代摇滚舞白痴、嬉皮士、少年犯。他们变得精神错乱。甚至我们的学校都不能碰他们;去年我们失去了两万名老师。

为什么?他们正在查原因;他们正在查找,教会没有给他们答案。他们那么做因为他们那样被造,要查找。
26

最后,它以什么告终?谋杀和自杀。当男人跟邻居的妻子约会,或破坏某个家庭或某个女人,还以为自己有所作为。你认为你做一件事蒙混过关,但最后你用枪对准脑袋而结束,把脑袋炸开,或从某个脚手架上跳下去,自杀,吃毒药、毒品等等,陷入可怜的境况,死了,去到魔鬼的地狱,因为你弃绝了真实的医治。

我们有一个医治;各各他就是那医治。基督就是医治。他是唯一的医治,唯一的根基,唯一的道路。你从基督得到的东西,是你从别的地方得不到的。基督是这道路;不是一条道路,而是这道路。教会是好的;我们爱教会;但教会不是道路。耶稣是道路。你不能将你的忧虑卸给教会,教会没有救恩。它只能把你指向耶稣,他是唯一的救恩。他是道路、真理、生命。到父那里去的唯一道路是藉着耶稣。唯一的安慰者,唯一知道如何顾念我们的,因为我们甚至都不能彼此顾念。
27

不久前我在圣经中读到,上面说:“不分辨是主的身体。”我想:“何等的话语。”是在《哥林多前书》11章。

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
主的身体就是教会。我们没有足够的属灵辨别力来彼此顾念。如果我们不能彼此顾念,我们怎么能顾念呢?我们怎么能顾念失丧者和将亡者呢?我们能带他们去什么医院呢?“将我们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
人选择捷径,是什么使他们那样做呢?因为神造人的时候,他并没有造人那样做。他造人要快乐,要有满足,要得安慰。人……神不想要他的儿女不舒服。你不会……
28

嗯,你们做妈妈的会在半夜起来,即使你病得很厉害。如果朱尼尔把被子踢掉了,你知道小家伙可能会感冒,你会努力挣扎去到床边,使他感到舒服。如果你的一个亲人发烧卧病在床,你会留在那里,用布浸凉水擦他们的脸,使他们感到舒服,你会为你的一个孩子这样做。你会坐在那里,虽然你病了,自己需要躺在床上,你仍然会坐在那里,因为你的孩子对你意义重大。他们是你的一部分;他们是你的生命。

29

教会是神在地上的生命,他想要安慰他的教会。

如果你知道擦拭孩子额上的烧会使孩子舒服,孩子却拒绝,吐唾沫在你脸上,伸手拿一瓶威士忌什么的喝,而不要妈妈的手抚摸等等,会怎么样呢?
当我们转向别的疗法时,我们所做的就是这样。有很多的疗法,但只有一个医治。基督是医治,是这里的唯一医治。他顾念我们;爱我们,想要我们归向他。神那样造我们,在我们里面造了要得安慰的神圣东西。
30

神给男人一位妻子来安慰他,抚摸他。任何有贤妻的男人都知道,一位贤妻有样东西能……男人在生意或行业上不安,可以回家;不管是什么,没有医生能……

在我身上也是这样。当我从海外或某个地方回来时,那么紧张不安,缺少睡眠。听到哭声,在街上看到饥饿的小孩子,哦,哭喊,举止失常,那真要我的命。当我回家,如果妻子坐在椅子的扶手上,拥抱我,说:“哦,比尔,我明白,你知道。”
妻子轻拍几下的意义很大;丈夫对妻子也一样。那是神想要的样子。当我们用某个东西替代那个时,你就会以其他的女人或其他的男人来替代那个位置,你看你做的是什么事。
31

呐,神赐给我们朋友;他爱……我们应该是朋友;我们应该是弟兄。患难的时候去好朋友那里多好啊,说:“哦,我的朋友,某某事发生了。”一个可信赖的好朋友会坐下来,跟你交谈,太好了。那是出于神的。就像你妻子、你丈夫是出于神的,当你忠诚的时候。

但它进入人的里面了,显出了他堕落的本性,他贬低神赐给他的东西。首先,他拿起酒瓶或世界,取代圣灵来给他安慰。神赐给他一位妻子,做他生命的伴侣,他却不满足于一位妻子,必须找一个又一个;反过来女人对男人也是这样;年轻人等等也是。
32

甚至主赐给我们的那一切安慰者,当我们到了旅程终点,把一个枕头压在自己发烧的额头上,快死了时,我们的妻子只能站着,眼泪流在脸颊上,双眼望着神。我们的朋友可以拍我们的肩膀,跟我们握手,站着搓双手,因为他往前走不了了。但当这位安慰者,就像大卫说的:“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了我,即使是在死荫的幽谷里。”[诗23:4]

33

为什么人饥渴呢?因为当人被造时,他被创造,里面有一个小地方让神居住来安慰他。当他因罪使自己远离神时,那个地方就空了。那就是他渴求、伸手去抓的原因。

今天我们基督徒的问题是,恐怕我们没有做我们所能做的事来告诉我们堕落的弟兄他的问题所在。青少年犯罪是因为教会失职和家庭失职。是这个造成了青少年犯罪。
就是这个原因,嬉皮士们在街上跳上跳下,滋生这一切的事,因为他们想要找满足的东西。
34

今晚让我奉主耶稣的名这么说:没有任何东西能像圣灵大能的临到一样满足人,改变你的生命和态度,赐给你安慰和永生。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妻子可以安慰和轻拍;朋友可以坐下来给你建议。但只有一样东西能除掉罪,就是主耶稣的血。
何能使我脱罪担?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何能使我得完全?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正如作家说的:
哦,这血泉何妙,洗我洁白如雪;
别泉无此功效,无他,只有耶稣宝血!
35

是这样的。那血洗净、洁净、带来团契。“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人称代词)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他,圣灵来了,他来了,就是父因我的名所差来的安慰者,他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并且叫你们想起这些事。”什么时候?当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的时候,圣灵藉着道来到,降临,安慰,赐下安慰。

36

世界的毁灭临到,曾经有的一切东西正在消失。所有的盼望没了,世界无处可站。他们喝酒、赌博、结婚、离婚,因为他们弃绝了安慰的真正根基即圣灵。

但我们信他的人正在仰望将来的国(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那里再也没有痛苦、哭喊、心痛;只有和平、喜乐、仁爱,有一天不死要替代。
37

卸下你的忧虑。如果你有忧虑,就把它们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别的东西把你引向永死;这个把你引向永生。人被这样造,使他想要那安慰者。他想要一个安慰者,因为他是那样被造的。神就是这样把他拼起来的,在他里面建造房间;他的魂、良心、视力、感官、一切都拼在一起。在这个小房间里有东西使他快乐,赐给他安慰,除掉他的疲乏和紧张,神把圣灵放在那里。何等的图画,何等的真理!

38

呐,我可怜沮丧的朋友,如果你在这里,还不知道这点,我是一个见证人,这是真理。我曾是紧张不安的人,父母双方是爱尔兰人,他们紧张、酗酒。我母亲是半个印第安人,实际上使我生来就成了一个变节者。是的。哦,我本是可怕的人,几乎是半个混血儿。但发生了什么事?我找到了一样东西,占据了我里面那个小房间,赐我出人意料的平安,我已经出死入生了,从黑暗进入光明了。哦,我决不能否认这点。那是我的生命。他是一切。

39

站在那边的医院里,我接近三十三年的事工中,那是最接近向撒但投降的时候。我的小女儿沙仑·玫瑰在医院快死了,我站在那里,医生甚至不知道我在病房里。

他不肯让我进去,因为沙仑得了脑膜炎。他说:“比尔,你会把脑膜炎传给小比利的。不要进去。”
我说:“医生。”
他让我坐下,告诉护士,说:“去,拿一些药给他吃。”
她出来,拿了一个这么高的杯子来,说:“伯兰罕弟兄,服用这个。”
我说:“先放下。”我看着她,直到她出了病房。我穿过大厅,去了地下室。
40

我的孩子躺在那里,躺在那里,苍蝇落在她的眼睛上。一块蚊帐盖在她脸上,她把蚊帐踢掉了。我看着小家伙的妈妈躺在太平间,她的小哥哥比利在医院里,病得很重。我父亲几个星期前刚死在我的怀里。我弟弟突然被撞死了。当时我只是个年轻传道人。我看着她,看着。我说:“沙仑,宝贝,这是爸爸,你认得我吗?”我知道她认得我。她看起来想要跟我挥手再见。她的小眼睛斜视了,遭受着很大的痛苦,我能看到那双蓝色的小眼睛斜视。

后来我又看她。我跪下来,说:“神啊,她的妈妈躺在太平间,我们明天上午要埋葬她。主啊,不要取去我的孩子,让我抚养她。她太甜美了。主啊,不要取去她。”就在那时,好像有一块黑布垂下来,展开,切断,使我看不见她。“你还是要把她取去。”我站起来。
41

这时撒但来到我身边,说:“你还要侍奉他吗?你在这里,只是个男孩子。你是指……你做了什么呢?站在你所能站的各个街角,禁食,以至太虚弱,不能爬上电话杆做你的工作。你所做的不就是传道、哭喊、祷告吗?从神出来的一句话就会改变整个画面,但他愿意这样做吗?不,他不肯这样做。他任凭你女儿死去。你还转过来侍奉他吗?”那个时刻我几乎要……

42

当时我的腿再也支撑不住我了,我靠在床上。我说:“沙仑,你认得爸爸。”我听见她像是喘气,她会看,我知道她快死了。

我想:“就一句话,神甚至都不说;他只是看着;他自己的思想就会改变画面,脑膜炎就会离开沙仑,沙仑就会好。就一句话,他却不愿说。”
撒但说:“你还要继续侍奉他吗?”
我想:“我要去哪里呢?我能做什么呢?我能归从谁呢?我的盼望在哪里呢?一件事发生在我身上了。”我说:“几年前我就在这里面,我知道我爱他。”
43

我走到床边,把手按在沙仑的小脑袋上,说:“亲爱的,神把你赐下,神又把你取去;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即使你杀了我,我仍要相信你。”是的,先生。我说:“亲爱的,再过一小时,我要把你抱去,放在殡仪馆太平间你妈妈的怀里。即使他杀了我,我也没有任何可以归从的东西。他是我所找到的唯一盼望。他是唯一的根基;他是我曾拥有的唯一的安慰者。如果不去他那里,我又能去哪里找到安慰呢?”

当我这样说时,天使来把沙仑带走了。我几乎崩溃了,但有件事发生了。他是我的安慰者;他临到了我;他顾念我。
44

一天又一天,我上到坟墓那里去,尽义务,每天去那里哀悼一会儿,祷告。州参议员是我的浸信会教会的一个成员。当我走在路上时,艾思勒先生上来,看见了我;他站住,跑过来,拥抱我。我穿着靴子,当时是37年洪水之后。我走在路上,双手背在身后。艾思勒先生站住,向我跑过来,说:“比尔,我想问你一件事,孩子。”他是个老人,仍然活着,安度晚年。

我说:“是什么事呢,艾思勒先生?”
他说:“我听过你传道;我听过你讲话,你怎么高举基督,说有关他的那一切事。他让你爸爸因一剂过量的药致死,死在你怀里。”
医生害死了他。医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给了他半粒士的宁,就害死了他。他死在我怀里,看着我的脸。
45

两三天后,我看着一个亲爱的基督徒、我的弟媳妇、我弟弟的妻子死了,我看见她起来,看着停在树上的知更鸟,唱着:“但河的彼岸有一片地。”

我妻子死了,我握住她的手,她说:“比尔,你谈论了它,传讲了它,但你不知道离开今生去彼岸是多么荣耀。”我看见主所行的这一切事……
哦,艾思勒说:“呐,他取去了你的一切,现在他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我说:“你是我的安慰源头,于我比生命贵;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哦!
他说:“他对你意味着那个吗?”
我说:“他对我意味着那个。”
46

我去到埋葬了我妻子的山坡。我在那里坐了一会儿,似乎有只鸽子出来,唱歌或咕咕叫。夜晚的时候我坐在那里,想起了她,孩子躺在她怀里。似乎有微风从松树中间刮过去,唱着:

但河的彼岸有一片地,他们称那地永远甜美,
藉着信心我们到达彼岸,依次我们得进天堂门,
与神永住常乐永恒,为你我敲响起美丽金铃。
47

当我妻子死的时候,我吻别她,我告诉她的最后的事……她说:“比尔,不要独身一人。去找某个被神的灵充满的好女孩,抚养我的孩子们。”她不知道第二天孩子也要死了。她说:“那天早上我会见到你。”她说……

我说:“你站在门的东边。当你看见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天国所有的儿女进来,就开始喊叫:’比尔!比尔!’尽可能大声喊。我会带孩子们一起在那里与你相遇。”那是我跟她最后的约会。靠着神的帮助,我仍要将我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得着圣灵的安慰,有一天我要兑现那个约会,在那里与她相会。
靠着神的恩典,我要留在战场上,传道,直到我全部的生命为神的国耗尽。
48

哦,要将你们的忧虑卸给神,他顾念你们。是的,他顾念你们,我们都知道。若他顾念我们,就让我们求一会儿。是的。

主在地上时,他顾念那长大麻风的。那长大麻风的坐在那里,你们见过长大麻风的吗?哦,我见过许多,满身是白色的麻风,我与他们拥抱过。它样子像是倒翻出来的小赘肉。
他们坐在街上的污泥和脏土中,谁也不愿碰他们,他们极其低微,人都害怕从他们身边经过。他是个……他是个被遗弃的人。城市社会、教会社区、城里各个社区,都把他们赶出来。没有人想跟他来往。若有人想帮忙什么,就给他扔一块面包在污泥中,让他去拿。人们不想靠近他。
但耶稣顾念他,他走下去,跟他坐在一起。我能看见主按手在他身上,说:“我愿意,你洁净了吧!”主顾念他,当没有别人顾念他时,主顾念他。
当没有人顾念你时,主仍然顾念你。
49

有个瞎眼的老乞丐,他的袖子都破了,满脸都是胡子,没有东西吃,一天坐在城门旁边乞讨。神的儿子在去各各他的路上,要因世人的罪担在他身上而钉十字架;但是一个人叫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

一个有那种才干的人,一个人,总统,市长,州长,警察局里的一员,会为那样的一个人停下来吗?你很难找得到。
但耶稣顾念。瞎子把忧虑卸给他,他顾念,说:“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他说:“主啊,让我能恢复视力。”
主说:“你的信心救了你。”主顾念他。
50

一次,有个不道德的妇人,好像酒鬼或妓女,太不道德了,甚至城里的妇女都不愿接触她。她是个被弃绝的人。她出来打水,不得不等到中午。她不能跟正派的妇女一起来。没有人愿意跟她有关系。她结了婚,有好几个丈夫,当时跟人同居。没有人顾念她。他们太僵硬刻板了。没有人顾念她。

但耶稣那么顾念她,把她心里的秘密给她说出来了,赦免了一切的罪,把一样东西放在她心里,她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
瞧,对我来说就是这个使他伟大。他不是爱摆架子的人;他是神对人的恩典。他是神的爱在肉身的表达。不管你多么渺小或无关紧要,他顾念你;不道德的,酒鬼,酗酒者,不管是什么。
51

我想到芝加哥的罗塞拉·格里菲思(她的书就要出版了),她来聚会,她太肮脏了,甚至禁酒协会已经放弃她了。芝加哥大约六或八所著名医院把她的名字从册子上勾掉,“永远不要来那里。”她那么下流,她唯一剩下的东西就是她妈妈给她的大衣,她把大衣里面割开,把酒瓶放在里面,那样的一个酗酒者,她夜里醉倒在水沟里,没给冻死。一个年轻的女人,聪明,受过教育,是坐酒吧的可怜女巫,在我们举行聚会的印第安纳州,似乎没有人顾念她。如果他们知道她是谁,就会从她后面离开。

52

但耶稣顾念!他带我过去,说:“坐在那边的那个妇人,名叫罗塞拉·格里菲思,是个嗜酒者。禁酒协会已经放弃她,不能再为她做什么了,一切希望都没了。”但她信靠主,主如此说:“从这一刻起,不再喝酒了。”如今她成了一个甜美、可爱的基督徒,从一处到一处,从酒馆到酒馆,从监狱到监狱,传福音,拯救那些嗜酒者。

耶稣顾念你,所以要将你的忧虑卸给他。你落在患难中,他顾念你;你失去亲人时,他顾念你;他顾念那些在基督里死了的人。
53

一天,耶稣在路上太疲惫了,几乎走不动了。从城里来了一队人,一支丧葬队伍,一位母亲发疯似的把手举在空中,捶胸顿足:“耶和华啊,你为什么取去他呢?他是我的独生子。”

耶稣疲惫不堪,但他顾念那个可怜、伤心的妇人。他走到抬棺材的人那里,摸了棺材,说:“小子,起来。”为什么?他顾念。
他明白。呐,我们从他的生命知道他顾念。
54

呐,今晚我们的问题是,你在意吗?他顾念。但现在你在意吗?如果你不在意,他就帮不了你。但如果你足够在意,或足够在意自己……我听到人们做这个疯狂的声明:“我不在意我的结果如何。”哦,我肯定在意我的结果如何。我肯定在意。我在意。我相信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会在意。我想知道我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我知道主爱我,没有别人能那样爱我。他顾念你。不管你多么渺小,多么无关紧要,多么贫穷,多么冷淡,试过多少次又失败了,他仍然顾念。他仍然爱敲你的心门。难道我们对此不领情吗?在这里的一个日子里……

55

我刚告诉了你们。我希望它没有从你头上跳过去。我希望它没有轻易地过去,而你记住了这些话。万物都到尽头了;文明到了尽头;民主到了尽头;万物……这个国家成了蜂窝状,随时都可能被炸得粉碎。哦,其它的国家……世界到了尽头。因为每个必死的事物都必须死,好让不死的可以取代。我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在这里了。我们到了尽头。没有别的根基;没有别的东西你可以……现在除了耶稣,没有别的东西顾念,他真的顾念。

你是否在乎自己的生命,将它交给主,爱他,去街上,去老板那里,去邻居那里,带着一个甜美温柔的灵去任何地方?与世界上的事分别,过着这样一个和平、甜美的生活,让其他人在你里面看见耶稣。你没有感觉到你欠主的吗?我们不要不领情。
56

你们这里的人……昨晚我出去时,一个妇人站在门口;我希望她今晚在这里。当我经过时,她抱着一个小婴孩站在那里。孩子哭了。她不是基督徒;但她不想让信息受到打搅,所以抱孩子悄悄地出去。当我出门时,她说:“哦,我多么想听到那信息的结尾。”

有声音对我说:“这不是凑巧;这是出于神。”
我说:“女士,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不,先生。我希望过段时间是。”模样可爱的母亲,手里抱着一个小婴孩。
我说:“主在这里。不要推迟太久了。”我们一起在那里低头祷告。我求神接受她的魂。
最后,当我祷告完了,她说:“阿们!”开始擦掉眼泪。
为什么?她表明了。当她想要信息时,即使她没有得到信息,可能她让别人在这里得到了。她想要别人得到信息。她做了什么呢?神顾念。所以神让她站在那里,刚好在接受的地方,是那样的。神顾念。他知道如何让事情效力。我们够感激吗?
57

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发生在附近一座城市的一件事。几年前,一位母亲送女儿去读大学,女儿的名字是马利亚。女孩离开家时是个很好的女孩。她妈妈在洗衣板上洗衣服等等,赚钱供她上大学。一天,她回家探亲。她在学校里跟一群混杂的人混在一起。她跟一个非常世俗、不敬虔的不信的女孩结了友谊。

很糟糕,你必须跟那样的东西分离。与世界上的事分别,出来。别想要更好,别想做得好像你会更好;不要用罪沾染你的衣服,“不要与别人的罪有分。”如果你想对人说一句鼓励的话,没问题,但不需要跟猪一起打滚。你远离它。是的。
58

马利亚跟这女孩一同变得粗俗了。当她回家时,火车停在站台。女孩坐在窗户旁,往外看。外面有个老妇人,满脸都是伤疤,脖子往里缩,双手那样瘦骨嶙峋,全心地观看着,等候人下火车。

这女孩跟马利亚在一起,她说:“马利亚,看看那个丑八怪的老妇人。她是不是很难看?”那是马利亚的妈妈。
马利亚因为她朋友的感觉,说:“是的,她是很丑。”
她们下了车;马利亚上了那个站台,她妈妈跑上来,说:“哦,亲爱的,很高兴见到你。”
马利亚转过来背对着妈妈,说:“我不认识你,”开始走开。
59

刚好有一位列车长站在那里,他跳上岗亭,说:“等一下。”他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他说:“你这个可怜的孩子,你怎么能因为跟你在一起的那个新潮女孩就转背对着自己的妈妈呢?马利亚,你不感到羞耻吗?”

他说:“我刚好知道事情。年轻的女子,听着,”对做了那个评论的女孩说:“那是她妈妈。马利亚永远看不到那个日子,她还不及她妈妈的一半漂亮。她妈妈年轻时,我认识她。她快乐地结婚了,生了这个小婴儿马利亚。   她住在楼上,把窗户打开,让微风能吹到摇篮。她下楼,洗衣服,把衣服挂在后院里。房子着火了。她还不知道,房子到处都是火焰,邻居跑了。当马利亚的妈妈明白过来时,她说:’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在楼上!’但她怎么办呢?她扯掉身上的围裙,围裙因洗衣服的水湿了,拿围裙包住脸,冲进火焰里。警察想要阻止她。她飞快地跑上楼。为什么?她可爱的孩子躺在那里。她抱起孩子,心想:’湿衣服保护了我。但现在如果我抱她冲过去,那些火焰就会把她烧得粉碎。’所以她用自己的湿衣服包住孩子,抱在怀里,冲出火焰。火焰撕掉了她脸上的肉。”
他说:“那就是她丑陋的原因。她丑陋,使你可以漂亮,你真的是要转过身背对着做出那么大牺牲的母亲吗?”马利亚羞愧地低下了头。
60

我想,我们也该是这样的。这福音,我们拥有的这位安慰者,世人所称作狂热的圣灵,人们想要说他们是圣滚轮,你感到羞耻吗?耶稣在那边十字架上献祭,使我们能得到这安慰者,你把这个当作可耻的吗?你要用它跟世界的安慰、邻居的名声交换吗?断乎不可!愿我们将我们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我们。愿我们尽我们里面的一切爱他,珍惜他。

61

哦,门徒回来,欢喜,因为他们被算作配为主的名受辱,今晚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不在乎;你可以说我头脑不正常;你可以叫我圣滚轮。我的浸信会教会告诉我说我失去理智了,不然我就是一个圣滚轮。

我爸爸妈妈把我从他们的家里赶出去,我胳膊下只夹着一个纸袋,一些衣服装在下面:一件衬衫,换的内衣,几双袜子,我就只有这些。我自己的家人说:“你不能把那东西带到这附近,又还是我的孩子。”我去了新阿尔巴尼,不知道要去哪里,无处枕首。
但是弟兄,在我孩子临死的时候,魔鬼去到我那里。许多时候,我来了,但我知道救恩在哪里。我不能否认。虽然那要我的命,但我不能否认。我已经藉着神的恩典出死入生了。我的忧虑都卸给神了,因为他顾念我。他顾念你。
62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想知道,如果你从未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你可能卸了一些,但你有点害怕卸掉一切的忧虑,好像边界信徒,好像《希伯来书》10章的。《希伯来书》6章,经上说:

……因为我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
《希伯来书》10章说:
26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27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人的烈火……30因为我们知道……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趁着还有怜悯,泉源还有怜悯,泉源还有空处……
63

当你们祷告时,我想告诉你们这节经文。这节经文提到什么,“曾经蒙了光照,却从不能完全认识……”好像边界信徒,好像在《创世记》14章,哦,是《出埃及记》14章,以色列人上到应许之地,尝了来自应许之地的葡萄,却像懦夫一样害怕地回来,“我们不能过去,敌人太强大了,”边界信徒。人们去教会,哦,说太好了,却从不把手放上去,从不愿意俯伏在祭坛上,说:“神啊,用圣灵充满我,让我成为你的一个孩子。”边界,我们不要那个。

64

让我们做真正的基督徒;让这个教会火热起来,祷告将一直进行,全城各处都有聚会;工人,不用人告诉,他们就愿意为神的国一直做工。让在这里被代表的其他教会,愿其他的成员带着那个经历回到教会。把我们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他是安慰者。

如果今晚有这么一个人,在神面前诚实地承认你没有那平安,你本可以把一切的忧虑卸给神,你想要卸掉;你试过了,在上面绊倒了,但你从未去到一个地步,真正完全地将自己降服于神,你想要这样做,你愿意说:“伯兰罕弟兄,当我举手时,请在祷告中记念我”吗?你愿意现在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在祷告中记念我。”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姐妹。神赐福你,你,这里的你,是的。那后面,神赐福你。他看见你的手举起来。主赐福你,女士。神赐福这前面的你,姐妹。神赐福后面的你,我的弟兄。他顾念你。我们过去常唱一首短歌:
神顾念你,神顾念你,
或光明或阴暗,神顾念你。
65

你们记得,我第一次来亚利桑那,你们用那首歌向我唱“再见”,一个来自加西亚弟兄教会的西班牙人小唱诗班;当我们聚集在加利福尼亚时,我沿着队列走,哭着,互相挥手。许多人是爸爸妈妈,今晚他们很多人已经去到幔子那边了。但神仍然顾念你;你必继续顾念。当别的东西都不能顾念时,他必顾念。你现在爱他,想要……你想要他顾念你,想要在意他。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在祷告中记念我,我今晚有一个需要,我不能俯在祭坛上,除非……”

66

只要走出来,把忧虑卸给主,说:“主啊,我是个烟民。”神赐福你,弟兄。“我是个酒鬼;我是个撒谎者。我就是无法停止开玩笑,说肮脏的笑话。我就是无法停止喝酒、喝社交酒。我跟一群人来往,我想要……我想要远离那一切。我是一个人,总是看邪恶的东西,街上满了污秽的男人女人。我想要……我想要远离那些。神啊,你让我今晚能把一切的忧虑卸给你,好吗?”

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为我祷告,我现在放弃一切,放在祭坛上,我要把一切的忧虑卸给主?”我们祷告之前,还有人吗?
67

神赐福坐在这里举着手的年轻人,穿红运动衫的年轻人。“孩童必引导他们。”经文真是对的。

各处还有想举手,说“为我祷告”的人吗?神赐福你,坐在这里的年轻西班牙男孩。还有别人吗?神赐福那里的你,女士,我看见你的手。先生,我看见你的手。那后面年轻的西班牙人。坐在这里的这位女士,我看见了。神看见你的手;他知道你的感情。神赐福你,姐妹;神赐福你,弟兄。很好。还有别人要说:“伯兰罕弟兄,请记念我”吗?神赐福后面的你,小男孩。神赐福你,姐妹,你,坐在这里的小女孩。后面的,我看见你的手,那个把手举在空中的高大强壮的男子。神赐福坐在这里的你,年轻人,正处在年富力强,低头坐在这里。
68

哦,何等的时刻,决定正在做出,“我能把一切的忧虑卸给主吗?”那似乎很奇怪。神赐福这对上了年纪的夫妇。[原注:磁带空白。]“在这里,我要把忧虑卸给主。”是的,只要放弃一切。[原注:磁带空白。]“我一切的忧虑都卸给你。我相信。”神赐福你,后面的年轻女士,西班牙女孩。那个年轻人,那位年轻的女士。是的,神赐福你。很好。我们祷告前还有别人吗?记住,你正在做你的……

神赐福这个小男孩;神赐福这里这个年轻妇人。哦,你在祷告,我只想说一件事。最甜美的一幕……若是还有明天,那里有个大约四岁的传道人正看着我。
69

记住,最近一两个晚上,我还没有在教会里显露辨明的灵;我想要先讲别的事。有人心里有见证坐在这里(我知道),几年前得医治了,所有这些事。但我想要先做重要的事。让我们得到我们的魂,好信靠神,把一切放在祭坛上,说:“主神,我在这里。”

主竟为我流血舍身,
得蒙选召,与主亲近,真神羔羊,我来,我来。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照我本相。”]
70

我现在想知道,由于有很多人举了手……一个教会有一些甜美的事。它是圣徒一次又一次聚集祷告的地方,是事工从讲台传讲的地方。一个教会有可爱的东西。今天世界大大地污染了,在一个教会里举行布道会有点难,人们站得抽筋了。

我宝贵的弟兄姐妹,大约十二年前我作为一个年轻传道人来你们这里,开始事工。你们很多人仍然在这里。我看见沃尔德罗普太太在这里,她得了心脏癌被抬进来,在担架上死了;那是几年前的事。圣灵让她又活过来了。她的医生作见证,有这事的记录。其他坐在这里的人……朋友们,这被证实了,神爱你们。
71

今晚你愿意上来这里吗?你们举手的人,把你想要的事、你的忧虑卸给主,你愿意来这里,让我跟你一起祷告吗?来吧,站起来。你们还不知道基督是你们救主的人,或你们知道基督,但你们有一些习惯什么的无法摆脱,你们愿意来这里吗?不要感到羞耻。你说:“我举了手,伯兰罕弟兄。”那你肯定愿意上到这里来,说:“我公开承认我需要基督;我想要来这里站着。”

主说:“你若在人面前把我当作可耻的,我也要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把你当作可耻的。你若在人面前认我,我也必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认你。”[可8:38,太10:32]
72

现在你愿意走出来,沿着过道下来吗?下来这里,站着。

一个年轻的妇人来了,也许……我想是中国妇女下来,做公开的承认,她需要基督。神赐福你,姐妹。就在那里,等一下我要跟你在一起。
现在我们唱歌时,还有人上来吗?神赐福你,先生。
耶稣温柔慈爱恳切……
呐,如果你想要把忧虑卸给主,就上来,把自己卸在主的祭坛上。
……他呼唤你
只要站起来;下来这里。我们要站在这里,跟你一起祷告,给你按手。
他耐心在你心门外等候你,他等候你……
73

主在等候什么?等候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个意思。上来吧,上来吧。你是那个意思吗?你肯定是那个意思。

归家,归家,(神赐福你。神赐福你,年轻人。)忧伤困倦者归家;
耶稣温柔慈爱恳切(神啊!)……
今晚你有个忧虑不能摆脱,想要把它卸给主吗?下来吧。
呼唤罪人快归家。
归家,归家,忧伤困倦者归家。
[原注:伯兰罕弟兄离开讲台,在祭坛上跟人一起祷告;另一位弟兄继续唱“耶稣温柔慈爱恳切”,鼓励其他人上来。]
虽然我们……
你愿不愿现在走过来,跪在周围祷告。你们还不满足的人,只要在你所站的地方,你愿不愿上来?上来吧。
……他等候你等候我,
归家,(神赐福你,年轻人。神赐福你,弟兄。)归家,忧伤困倦者归家。
[原注:伯兰罕弟兄又离开讲台,在祭坛上跟人一起祷告,弟兄继续跟会众唱“耶稣温柔慈爱恳切”,对他们说话。]
归家……
74

这里有谁还没有领受圣灵,还从未被神的灵充满,不确定自己的立场?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还没有领受圣灵。”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如果你还没有,请举手。你想要来,跪在这里,让我们为你祷告领受圣灵吗?在我们唱歌的时候上来吧。

归家,归家,忧伤困倦者归家;
耶稣温柔慈爱恳切在呼唤,呼唤罪人快归家。
耶稣恳切请求,为何还耽延?
当耶稣在呼唤时,现在你愿不愿走过来?这可能是你最后的呼召。我们不知道。可能不是;但也可能是。你愿不愿上来?不要在这上面冒险。如果你不确定,现在就上来。你愿意上来吗?
为何耽延不顾救主的慈怜?他怜悯你怜悯我,
归家,(神赐福你们,弟兄姐妹。)归家,忧伤困倦者归家。
[原注:伯兰罕弟兄跟一位弟兄说话,然后离开讲台。]你必须接受,神赐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