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228 会谈

1

非常感谢你,威廉斯弟兄。主祝福你。

晚上好,朋友们。很荣幸……[原注:会众鼓掌。]谢谢。那让我感到双倍的欢迎。今晚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这个可爱的帐棚里,有这美好的团契,真是太好了,从上次我在这里,我就一直盼望回来。
几天前,我去海外前提到回凤凰城的可能性,这次我们没有一个弟兄进来。哦,知道我要在这里再见到我的朋友们,肯定使我感到很好。当我在波多黎各和加勒比海岛时,嗯,当我回来时,我听到我们要来这里。回来确实是一份很大的荣幸。
2

在跟暴风雪搏斗了四天,天又冻住之后,来到这里温暖怡人的地方,我下来经过山区,看到那些沙漠开花,鲜花开始出现,这对我总是很好的。这就像触摸了一下天。从我是个小伙子起,这个山谷对我就有吸引力。记得我第一次参观凤凰城,我大约是,哦,大约十六、七岁。那是大约三十年前了。

第十六和汉肖大道上面就是沙漠。我就是住在那里,在一条乡间老路上。开车沿着渠道进入凤凰城,从汉肖大道下来进入凤凰城,都是碎石路,一条碎石老路通到这里。确实改变了。
3

这群人改变了;山谷改变了。凤凰城现在从阿帕契的连接处开始,从这边过来。如果时间往前走,它还会继续改变。我们在生活中发现一切都是这样的,在改变。我只发现一样东西没有改变;那就是神,他没有改变。大约三十年前我找到了他。当我来到凤凰城时,我正在躲避他。但不需要躲避他;他知道你在哪里,所以……

但神从未改变,从来没有不是我所找到的同样可爱、甜美的救主。在我里面唯一的事,随着一天天过去,好像神对我更珍贵了。因为我跟他更亲密了一些。我的生命正在流逝,我不再是几年前那个小伙子了。但我有一个伟大的盼望,有一天要返回到那个小伙子那里,只是有了永不死去的、不朽的生命。
4

几天前,可以说是一段时间前,我正在梳理我剩下的几根头发。我妻子对我说;她说:“比尔,你几乎秃顶了。”

我说:“是的,那是一位理发师把石灰酸倒在我头发上引起的;头发都掉了,从未恢复原样。”我说:“但是亲爱的,我要告诉你:我从未失去过一根头发。”
她说:“请告诉我它们在哪里?”
我说:“哦,如果你回答我,我就告诉你。”
她说:“好的。”
我说:“在我得到它们之前,它们在哪里?某个地方一定有个物质。在我得到它们之前它们在哪里,它们就在那里等候我去到它们那里。”有一天这个……绝对没错。我们的头发没有一根不被数算,神知道有关的一切。
5

不久前我坐在外面,眺望驼背山,记得小伙子的时候我骑马去那里。过去我在维肯堡上面工作,骑马上去,把牛群带下来。我常想知道,要是我能看到我能再回到十七、八岁时小伙子该多好,但神的道教导说我会的。神没有失去任何东西;在末日他必叫那些东西复活。他这样应许了;耶稣应许了。

当我们……知道今生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一切的家产,我们的大城市,我们美好的国家,这个美好的州……我最好不说,是不是?用水权太……有一天亚利桑那州会消失,不见了。我们在这山谷的一切家产要再成为灰尘。但当我们从神的灵重生了,我们的魂就不朽坏了。神应许末日要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叫我们复活,那时我们就永远年轻了。我们再也不会生病了,再也不会有心痛和悲伤了。那将是何等的时候!主在《启示录》21章说:“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启21:1]那是我们渴望去的地方,努力要去的地方。
6

当我去全世界向人传道,为他们的疾病痛苦祷告,见到每个教会和宗派美好的弟兄们,有愉快的团契,我盼望我与他们相会、永不说再见的时候。

今天,我站在矿工自助餐厅,在后面管饭食的人认识我。这个服务员说:“你好,伯兰罕弟兄。”我坐下,见到了我的朋友,从图森来的诺曼弟兄和姐妹及其家人。过了一会儿,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和妇人上来,这位女士,当他们介绍自己是从奥克兰过来的,来这里参加聚会。也许今晚他们就在场。我知道她在我出生前两年就领受了圣灵。她传了四十二年的福音,我想是的。
7

当我像那样看到人们,她说:“只有一件事,一件事让我担心;我希望我能出去,继续出发。”嗯,站在那妇人旁边,我感觉到那么了不起,想到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圣徒以及她里面的一切,有东西呼喊:“神啊,巴不得我能为主再做一件事。”这应该使我们对自己感到羞耻。我们应该去到工场上,开始为主耶稣做一件事。

今晚我想在这里感谢我们宝贵的弟兄和这个教会的委员会邀请我们,带我们来这里,让我们能交往,在一起有伟大的团契。相信神必赐给我们一场伟大的聚会,我想大约有十五天。嗯,你们能忍耐我那么久吗?十五天,那大概是我一生举行聚会最长的一次,就是十五天,最长的聚会。通常我只是呆三到五个晚上,就离开。
8

上星期我们在波多黎各,我相信是上上星期。我们在牙买加金斯敦,每晚大约有三千人悔改归主。去了波多黎各……我们在那里大约三四个晚上,然后去波多黎各呆了两个晚上,每晚都有三四千人归向主。现在我来凤凰城呆十五天。我相信主必为我们行大事。

因为我们聚集,我相信它会引起一场复兴,在整个马里可帕山谷有一场真正的复兴,每个教会都会有复兴,到处都有,将会爆发神圣灵的爱和团契,一直把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带回到地上。基于那些想法,在我选一个主题前,让我们低头做个祷告。
呐,在我们祷告前,有谁想要在这祷告中蒙记念吗?如果有,请向神举手,无论里面的还是外面的。神看见,知道。当我们祷告时,你们把想法存在心里。
9

我们最仁慈的父神,你将主耶稣从死里带回来,叫他第三天复活,把他献给教会作为神与人中间唯一的中保,就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他把这个最奇妙的应许留给我们,即我们若奉他的名向父求什么,他必赐给我们;事情必蒙应允。主神啊,今晚我们来到你面前,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祈求你先赦免我们得罪你的一切罪恶过犯。

如果我们得罪了我们的弟兄,得罪了我们的邻居或任何人,愿圣灵在这次复兴的开始就向我们揭示,使我们可以去纠正这些事,可以有清洁的心,清洁的手,在你面前有无亏的良心,这样你就可以差遣我们去到有需要的人和那些对神冷淡的人那里。愿我们的见证不会被拦阻,乃愿伟大的圣灵在我们前头行,帮助我们领人归向主耶稣。
10

主啊,我们祈求你祝福这个教会及其牧师、委员会和成员。祝福在这山谷里的基督的身体、每个教会的成员。我们不但为这个教会祈求,也为所有来参加大复兴会的人祈求,愿神的荣耀在整个山谷都能感觉得到;不但在整个山谷,还有全国各地,把主耶稣带来,因为我们看到时间临近。

主啊,我们祈求你记念那些生病受苦的人,今晚被关在医院、疗养院和附近的人,主啊,让圣灵亲切地服侍他们,奉主耶稣的名。
将你的恩典和慈爱赐给我们。主啊,将你的道赐给我们。愿每晚道都种植在我们的心里,愿圣灵浇灌,直到我们成为神真正的身量、主身体的肢体,以这样的程度带来仁爱,使它富有咸味,以至凤凰城所有的人都渴望像那些基督徒。因为经上记着我们主的话,他说了这些话:“你们是世上的盐。”[太5:13]我们晓得盐接触的时候才有咸味。愿我们活出这样的生命,以至我们的灵接触其他人,使他们渴望成为那人,活出圣灵藉着我们活出的生命。
今晚我们读你的道时,求你祝福它。我们祈求你将道建立在我们的心里,我们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11

等候,里面的和外面的,还有靠墙的,我们知道站得抽筋意味着什么。也许聚会开始前就站了很久,所以每晚我要尽可能快点。但是,我要给圣灵充足的时间,让道运行,在人心里就位,好让……你知道,永恒是很长的时间;没有开始,也永远不会结束。我们掉进时间里,但有朝一日或哪个晚上我们要被提到永恒里。我们在这里如何生活,将决定我们在那里的结果是哪个阶段。所以,让我们每个时刻都保持深切的真诚,这将是我们一生所听到的最后信息。

12

今晚我挑选了一个主题,是在《以赛亚书》1章18节。就读一会儿,我读完之后,祈求圣灵把道的上下文赐给我们。

18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我认为今晚用这经文开始聚会是件非常合适的事。我想选这个主题,可以称之为一个主题:“会谈。”
先知在这里被叫到神那里,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我们举行一次会谈。”
13

最近几年我们听到太多有关会谈的事。会谈的目的是什么呢?会谈的原因是什么呢?通常会谈是在紧急的时候举行。当紧急情况出现时,他们……军队,不管是什么,如果是那种的会谈,大人物、领袖们可能聚集,交换意见,辩论事情,为他们正在从事的事情、事业、目的竭尽全力地工作。

今晚这里有许多人能记得我头脑中的一次会谈,是几年前他们所说的四方会谈。自由的国家聚在一起,举行会谈,因为他们有了紧急事件。那时,德国就要像过去一样攻占英国和世界。有了紧急情况。
自由世界的四大力量聚在一起,他们想要得出某个想法,他们能按手在上面的事,使他们能改变战略,知道如何赢得那场战争。
14

我记得我的一位传道人朋友在路易斯维尔,他正在听结果。通常他们举行那种会谈时,全世界都聚焦在那场会谈的结果上,因为全世界都卷入了战争。通常,若是会谈中不涉及任何跟你有利益关系的事,嗯,你就不在乎它。但要是你有利益在里面,你就想听到结果,听到发生什么事。

我的这位传道人朋友正在收听电台,他在地板上走来走去,收听演讲。他说:“有人敲门,那是我们日子艰难的时候。”你的咖啡里可能没有糖,哦,我们就为此抱怨。必须再煮一次咖啡,我们就为此抱怨。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抱怨太多了一点。当我们想到必须再煮一次咖啡,就为此抱怨,而男人死在战场上……年轻的美国人在战场上流血,国家的血倾倒出来,我们却为我们必须做出一些小牺牲而抱怨。好像……我希望这不像是错的,但我们好像或多或少地成了一个对我们拥有的东西不感激的人。我们没有评估我们所做的事。
15

这位传道人正在地板上踱步,有人敲门,他走到门边,看发生什么事。那里有个现代嬉皮士,你知道,满脸都是胡子,脏兮兮的,他说:“我想要跟你谈一会儿。我是个诗人,没有人要买我的诗,你是城里一个有知识的人,我觉得你要是下去,给我一点欢送词,人们就会买我的诗。”

他说:“我亲爱的人,你愿不愿进来坐一会儿?”他说:“我正在听四方会谈的结果。”
年轻人对会谈不感兴趣;他只关心自己的诗。他甚至不肯听传道人,直到传道人不得不把他拉到门口,让他坐在走廊上,听结果,因为传道人看到他生命中唯一的事就是卖他写的诗。
16

然后我们可以想到别的会谈,有日内瓦会谈;我们都记得日内瓦会谈,他们怎么挑选那个美丽的地方。我到过那里几次,日内瓦确实是个美丽的地方。日内瓦会谈,那会谈的结果……

最近有巴黎会谈。我们记得伟大的巴黎会谈,另一次伟大的历史记录者。呐,我们自己可爱的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他访问自由世界,会谈一场一场接一场。赫鲁晓夫,他也出去,会谈一场一场接一场。
17

为什么?因为看上去出现了紧急情况。世界处在这样的境况,以至任何小国都可以毁灭整个地球。人用自己的科学研究取得了成就,他已经超越了火药和毒气,进入了氢弹、核武器等等里面,那些武器可以从海洋的某处海底发射,摧毁世界。大家都害怕了。那就是为什么他们举行会谈,想方设法聚集,找出我们该做什么。

神也有会谈。当紧急事件出现时,神举行会谈。让我们查看其中的一些会谈。我能说出当紧急事件出现时的第一次会谈,我们可以称之为伊甸园会谈。神的儿女堕落了,这话传到了天上,必须马上做一件事,因为神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从恩典坠落了。在紧急的情况下,有一件事;如果人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做一件事。
18

我能想象我们的父神降在伊甸园里,环顾四周,找到某棵树,他可以把他的儿女召到树底下他的面前。他挑选了一个地方,召集了那次会谈。他让亚当、夏娃、古蛇站着,在那里举行了一次会谈。他们干犯了神的律法。神的律法是公义的,工价必须付出。

当死亡判决悬挂在他们的头上后,他们要怎么才能活呢?在那里举行了一次会谈;为那罪做了一个挽回祭。那是暂时的,直等到女人的后裔打伤古蛇的头,那将付出罪的全部工价,有一只羊羔献上,一直到那个时候应验。有一件事成就了。有一件大事成就了,开了一条路,人又可以得救。
19

我很高兴他们举行了会谈。如果他们没有举行会谈,今晚我们会在哪里呢?有一件事成就了;达成了协议;制订了章程。他们向前走了。第一次会谈对人类来说意味着生与死的差别。

让我们接着召集一次会谈。有一个时候,有一位先知知道主神是他的救主。他举止不当,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做事。我可以在这里停一会儿,这样说,我的弟兄或姐妹,任何时候任何人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来成就神的道或旨意,他们马上需要跟神会谈一次,因为他们错了。做任何事只有两条路,就是正确与错误的路。那是你的路和神的路。你的路总是错的。
摩西发现他的路行不通。摩西怎样费了一番苦工才学会,我也是那样才学会的。毫无疑问,今晚坐在这里或站在这里的许多人,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学会的。这是一条艰难的路。最好把你的旨意降服于神的旨意,跟他举行一次会谈。
20

我们发现,摩西在他了不起的学校教育和知识学习上有聪明智慧。他太精明了,甚至可以教导老师。我不是想要支持无知,但我认为当我们有了那条路时,我们就处在我们所能陷入的最危险的阶段:我们变得太聪明了,以为自己知道的比其他任何人都多。那是今天世界一半的问题,那是今天各国的问题。每个人都想要比别人聪明。

那是今天人们的问题。我们想要比一些东西更聪明。我们想要在我们的教会里看我们能建多大的尖塔,像我们说的,有更好的阶层进来,穿着更好的人。拿掉福音的真珠宝和金块,跟他们妥协:用握手取代祭坛。我们把圣灵的洗妥协成握手,或把浸礼妥协成点水礼,在任何事上都要把我们自己的计划放进去。但那永远行不通,从来都行不通,也永远行不通。神的路总是对的。必须是神的路,是唯一的路。
摩西和他所有伟大的军事头脑,他怎样取得成就。他认为谋杀是问题,或谋杀是道路,他杀了一个埃及人。一开始他就发现自己被打败了。
21

我可以这么说。今晚,这块土地或其它地方,有许多传道人和基督徒,他们心里真的想要侍奉神,但他们发现自己打了败仗,因为他们对福音只有自己的知识概念:只是加入教会,做好事,送几件衣服给人,或做一些善行。如果需要的只是这些,那么伊甸园会谈就是枉然了,主耶稣的死就是枉然了。神制订了一个计划,我们必须去实行那计划。我们一去实行那计划,我们越快实行神的计划,教会就能越好地成就神的目的。

22

摩西想要用自己的方式实现它。他发现他错了。因着这么做,就像许多其他人参加一场又一场复兴会灵性却倒退的人一样,上去,想要模仿基督徒,站起来行某种迹象或背诵信条宣言,我们发现几天后自己就打了败仗,因为我们想要凭自己做。那永远行不通。我们必须逐字逐句地满足神的计划。

瞧,你想要做的任何事,知识的头脑跟圣灵如此相反。知识的头脑认为必须聪明精明。圣灵是谦卑的。拆毁你所知道的一切,甜美、谦卑地走到主面前,全心、全意、全力地爱他。那是圣灵做工的地方,使你做你认为自己不愿做的事,使你悔改,回去,握手,跟人和解,你可以加入教会,仍然自称是基督徒,心里却仇恨,你受圣灵引导不可能那么做。你不可能那么做。你不可能偷盗;不可能撒谎;不可能搞非法交易。你会在明处做,摆在桌面上,圣灵也认可这事。
23

摩西试过了,但失败了。神已经呼召了他,毫无疑问,藉着听我的声音,可能有许多人是神以同样的方式呼召的。但我们想要藉着加入教会或做一些宗教的事来满足它。它永远不会满足。你需要跟神有一次会谈。

所以摩西……神决定了,因为神拣选摩西那样做。摩西在沙漠徘徊,一天在偏僻的沙漠地,神决定呼召他逃亡的先知。他挑选了某棵树。我常常纳闷,不知道神放了什么在那棵树上,使树没有烧起来?树叶噼啪裂开,火在燃烧。我不知道它烧了多久。但它没有烧坏。那是神挑选与他先知相会的地方。
24

神挑选他的地方举行会谈。正如国家的君王和统治者挑选他们的地方举行会谈,神挑选他的地方。我真诚的祷告是,今晚你的座位或你所站的地方就是神给你挑选的地方,他可以跟你交谈,对你说话,做一件事或说一件事,吸引你的注意。如果他能吸引你的注意一会儿……

摩西走向燃烧的荆棘,留意观察。看到荆棘在燃烧,却没有烧坏,这是何等的景象!当他走向燃烧的荆棘时,他得到了命令:“摩西,把你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地。”摩西顺从地脱下鞋子。
25

我们注意一件事,当人举行国家层面的会谈,他们聚集,找一个大地方,举行宴会,吃大餐,坐在桌子上,喝社交酒,做好准备,从那里出去,想要实现他们头脑里选择要做的事。

这跟神的会谈多么不同。人在神的会谈上聚集不是要吃;他们聚集要禁食,祷告,接受命令,带着命令前进。
26

后来摩西上到山顶四十天,在山上领受十诫,知道遇见神是什么,知道跟神举行会议是什么。所以他等了四十天;当他跟神举行过一次会谈后,就容易了。

曾跟神举行过会谈的男人女人,知道有时候不吃食物、不喝水、放弃世界上的事,放弃其它的一切,出来跟神举行一次会谈,意味着什么。
摩西在这第一次会谈上,在燃烧的荆棘那里,从神接受了命令。“我是你祖宗的神,我百姓的哀声,我已经听见了,我打发你去拯救他们。我要你下到埃及去。”
看看摩西所用的理由多么简单。摩西开始找理由,说:“我……我不……我拙口笨舌等等。”
神告诉摩西,神要与他同在,神的天使要带着他要做的神迹奇事走在摩西前面。于是摩西准备下去了。
27

当你顺从了神,去到神差遣你去的使命上,有时候我们坠入了困难的境地。摩西遭遇了困难。他去了埃及,准确地行了神吩咐他做的事;他逐字地顺从道,跟从道。

神应许了亚伯拉罕,他的后裔要寄居在陌生的土地,在陌生的人中间。但当他们被掳四百年后,神要领他们回到那地上。所以摩西完全跟神的道一致。但甚至在那里,你仍然遭遇拦阻。
28

今晚这里可能有一些人遭遇那拦阻,说:“我病了,伯兰罕弟兄。我一辈子都是基督徒;我领受圣灵几年了;我是这教会的会员很多年了。我生活忠诚,我所做的一切,今晚我在这里;医生说我要死了;我得了癌症,得了心脏病,坐轮椅,或别的事。”

那些事发生了。摩西完全在履行神的职责,也在履行圣经的职责。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找出事情是不是错了,就是检查自己。首先你在履行神的道吗?其次,你在履行职责,跟随圣灵吩咐你做的事吗?如果是那样的,还有一件事剩下,就是一次会谈。
29

摩西靠着神的手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到了红海。我们要称这是红海会谈。他准确地履行职责,带领以色列人过红海,照神所应许的领他们去应许之地。他听见了神的话,圣灵在他身上;他带领他们出去,行了神的神迹奇事。他们在履行职责,碰到一切可能的障碍,就铲除掉。似乎自然界本身要喊叫:“哦,摩西和以色列人啊,我为你们感到难过,因为毁灭在等候你们。”

30

今晚你可能是这样:毁灭就在前面。摩西这位逃亡的大先知做了什么?他跟神举行过一次会谈,知道会谈对你意味着什么,知道唯一要做的就是举行另一次会谈。他挑选了一个地方。也许我们会说:“哦,我不知道,也许是在这块磐石后面。”摩西去到那里,也许跪下来,说:“伟大的耶和华,我在经文或我拥有的道中读到,你正在拯救你的百姓。你差遣了一位天使,对我说话。我严格地履行职责;我们到了红海边上,没法过去。我心里想只有一件事要做:我永远不试图倚靠我的知识。我要来跟你举行一次会谈。”

神说:“摩西,只管站住。去,对以色列人说话,前进!”
神从未说撤退。在神没有撤退。神是说:“前进!”
31

不管你处在战斗的哪个阶段,如果你后退了,说:“我害怕神的医治;我害怕这个、那个或别的;我害怕圣灵的洗,”说话,前进!没有撤退,不要往回走。没有地方退。神总是说:“前进”。如果是履行职责,履行神的道,那就前进;继续前进。

“哦,”你说:“我知道有人陷入狂热了。”但那不是你。瞧?你的职责是前进,直到神在你身上完工了;只管继续前进。
32

几年前,当主呼召了我去传神的医治时,我是一个当地的浸信会传道人,从未听过像五旬节派这样的东西,就像我没有听见有人说“那是一群圣滚轮”什么的一样。但当主来了,我看见了他,他说话。如果神说话,某个地方就必有东西响应它。不管我的教会相不相信它,有人会听它。

从那里出来了奥洛·罗伯茨和汤米·欧斯本等等;今晚复兴的火烧遍了全世界。为什么?说话,前进。不要后退,我们正面临某种减速。没有地方减速。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就是挂上加速档,让我们前进。没有停止的地方,五旬节不能停。没有地方停。让我们不要在同样的地上生火。任何人……两个晚上生两堆火。让我们今晚在这里生一堆新火,在上面一点的路上生一堆新火,一直下去,直到我们看到耶稣。现在没有停止的地方。
33

摩西祷告了,他得到了命令,走出去,要求以色列人前进。海分开了,他们过去了。神总是开路。

会谈,这是教会今晚需要的,就是一次会谈:得到命令,前进。你祷告祈求,现在是不是要落实最近三四十年五旬节运动所经历的这个伟大祝福的时候,圣灵的祝福。圣灵洗使世界火热,有了起初五旬节以来所没有过的复兴。他们在路德的复兴中没有它;在卫斯理的复兴中没有它;在任何复兴中都没有它,直到这次复兴。这不是五旬节运动走下坡路的时候;而是扩张帐棚的时候;是前进的时候,是从各个宗派、各行各业中领弟兄们进来,把信息向前烧的时候。没有时间停下。如果你停住,让我们召集一次会谈,看什么错了。
34

当我们到了一个地步,以为我们是神可以使用的唯一人物,我们最好召集一次会谈。神差遣他的儿子耶稣为基督身体的每个肢体受死。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天主教,不管他们是什么,他们都是神应许的儿女。他们怎么会听到信息,除非我们……

如果我们冷却,我们要怎么办呢?那我们就是在他们面前树立不好的榜样。没有时间冷却,是温暖起来的时候。我们不可能暖起来,直到我们举行一次会谈,有老式的复兴,把吸引注意的复兴之火带回来;罪人重生进入神的国;当男人开始看到坏名声的女人和坏名声的男人,罪人悔改,生命改变,出去,赔还,哭泣,带来宝贵的禾捆。教会需要美好古时的敬虔之爱、弟兄之爱。我们需要一次会谈,举行一次会谈。
我们赶快讲另一次会谈。有一次客西马尼园会谈。我们可以提到很多的会谈。一天在巴比伦有一次会谈,他们该向王的像下拜,还是持守神的道。因着那次会谈,神差遣了第四个人下来。
35

但以理必须举行一次会谈,神差来了一位天使。也许是火柱、光,把那些动物吓退,它们没有能力伤害但以理。因为他在某个地方举行了一次会谈,一个祷告会。造成差别的就是这个。

当我们被世界上的事紧紧缠住,以至于星期天晚上、星期一晚上或其它任何晚上我们都不能去教会,必须看我们的电视节目、类似的东西时,这表明世界已经渗透到我们里面了。
36

今晚五旬节派教会和其它所有的教会所需要的是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一切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来12:1]。我们需要一次会谈、一个普世的祷告会,让永生神的教会被召集。不要认为我生气或忘乎所以了;我知道我在讲什么。今晚教会的需要是一次会谈、一个祷告会、聚集、召集。

传道人们,当拆毁他们中间隔断的墙垣。教会成员,要忘掉宗派教会之间的分歧。教会成员、传道人,要同心合意地抓住祭坛的角祷告,直到神的火开始再降临。神知道。人的顽梗、冷淡被打破,虔敬的爱和弟兄的爱在人心里就位。你就会成为盐。信息就会在人心里居首位,就会在城市有影响力。
37

我们可以尖叫、叫喊,做我们所要做的;那永远影响不了人,直到他们看见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投射,有人温柔、怜悯、赦免人,准备把另一边脸转过去,或给第二件外衣,或走两里路:基督信仰在行动中,不只是在讲台上教导,而是在成员中间、在牧师中间行出来。那是你看到基督活在教会中,做出决定的时候。

耶稣面临一个决定。在去各各他之前,父领自己的儿子到客西马尼园的会谈上,天使站好了位置,看决定是什么。
哦,可能不是这样的,但让我们认为它可能是这样的。我听见父说:“儿子,你想去各各他吗?有捆锁等候你;有逼迫;有死亡和谋杀摆在路上。你自己的身体要裸露,他们要脱光你的衣服,把你打得皮开肉绽;他们要把荆棘冕戴在你头上,你要死去,呼求怜悯。你要去吗?”
38

看看这决定。有时候我们坐在位置上,圣灵说:“你必须做这事,你必须做那事。”你有某个人,你不愿跟他说话;你不愿跟他们说话;你不愿去纠正。如果你错了什么的,如果你没有错,你耻于上去说:“弟兄,让我们忘了它,好好谈谈。”

耶稣,他抬头望着父的脸,说:“不要我的意思成就,乃愿你的意旨成就。”何等的决定!那个决定锚住了,席卷了世界,今晚仍然临到每颗痛悔的魂。“不要我的意思成就,乃愿你的意旨成就。”那是个决定。
39

还有一个决定要做,五旬节的决定。一百二十人去了楼上,他们等候,因为他们的……他们的领导、他们的主已经升上了天,去父那里了。他告诉了他们,说:“你们要上耶路撒冷城里等候。我不要你们出去传道;我不要你们有任何的学校教育。你们再也不需要任何神学。但我要你们上那里去等候,直到你们同心合意,然后我就可以将天上的决定降在你们身上。”

那就是今天的问题;那就是今天我们教会的问题。这个时刻的决定是什么?瞧这里,那天赫鲁晓夫同一些共产主义者可以拿起一小瓶药,在世人面前摇晃,这个无神论者,不敬虔、憎恨神的国家,他说:“我们可以拿一个瘫子,把这药灌进他里面,他就会伸直。”
40

何等的羞耻!虽然我为任何能被用来帮助病人的东西感谢主,但我不信那个。拯救没有被交给不信者;而是交给了主神的事工。永生神的教会得了拯救。拯救不是来自瓶子;乃是来自各各他。问题是什么?出错了。我们需要一次会谈。教会需要聚集。人们需要聚集,同心合意地等候,直到决定来到。

他们想要在地下四百英尺建造防空洞,用钢建造。嗯,那些炸弹中一颗的冲击波就可以在地上炸出一百七十五英尺深、一百五十平方英里宽的一个坑。嗯,没有办法在地里挖坑。只有一个办法离开它,就是升到它上面。
41

会谈。我们该去到多深,多少加固的混凝土和其它东西,那都没有价值。我们面临主的再来。教会需要被召集,举行一次会谈。来,同心合意,等候看神的决定是什么。“主啊,我们该做什么呢?”我们现在下去了;我们传讲了福音。我们说了方言;翻了方言。我们有神迹、奇事和异能在我们的教会里,但我们到了一个地步,我们停住了。

呐,共产主义者在我们面前摇一个瓶子,说:“我们这里有了。”
耶稣亲自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可11:23]
哦,问题究竟是什么呢?一次会谈,那是我们需要的,一次会谈:同心合意举行一次会谈。
42

他们等候。他们想要看教会应该怎样运作。他们想要看教会该不该由良好道德生活的知识概念运作,他们该不该基于某个点水礼或洗礼的形式来运作,他们该做什么呢?新的基督徒教会该怎样运作呢?在天上举行了一次会谈。

他们该怎么做呢?携带一张纸,记下每个人的名字,给他们领圣餐,送他们出去,是这样的吗?但他们是同心合意地在一个地方等候;有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和所有的人。他们宗派的小东西已经被拆除了。他们的派系和他们宗教的教训等等已经被拆除了;他们被耶稣召集举行一次会谈。他们同心合意地等候。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向他们显现,他们就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徒2:2-4]。
43

那时有天下各国虔诚的犹太人聚集在耶路撒冷。这声音一响,他们就聚集,听见门徒用自己生来所用的乡谈说话,就甚纳闷。那是神对教会该怎样运行所做的决定。

弟兄,我们利用神的事,认为我们的团体是唯一的团体。神啊,这是召集另一次会谈的时候。回到神那里,听另一个响声好像一阵大风吹过,看到弟兄的爱。我们今天听了太多关于基督徒必须是百万富翁的事;你必须拥有一队凯迪拉克车,不然就不属灵。那相差多远啊?
44

前几个晚上,我在这里跟一群人说,他们在全世界用册子等等做宣传,说你成了基督徒,你的生意就兴隆等等。那是好的,神会这样做。但我们今天需要的不是一个兴隆的生意;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作一个活的见证人,见证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

那跟真正的五旬节多么相反!今天你必须住在更好的街坊。你必须这样做,必须这样或那样穿着。那没问题。我相信基督信仰有够多的肥皂水,神必使你的身子保持清洁(是的。)。当然,如果圣灵在那里,就是属灵的。
45

弟兄,那仍然不是我所讲的。那天他们做的事,不是试图吹嘘他们有多少属世的东西,他们卖掉所有的一切,在穷人中间分配。

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有个人站起来,说:“伯兰罕弟兄,让他们那样做,是教会曾犯过的最大的错误。”
我说:“为什么你这么说呢?”
他说:“因为当逼迫升起时,他们无家可归,分散在各处。”
我说:“那正是神的旨意。因为他们没有地方去,没有属世的财产,他们就去各处传福音,主的道兴旺了。神的决定总是对的。是的。去各处传道,那正是神把道分散出去的方式。”
46

五旬节会谈不是基于某一群人或某个派系,而是给凡愿意的人,都可以来。那是彼得说的:“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那是赐圣灵的地方,给凡愿意的人,都可以来,从主的水泉里喝水。

呐,还有一次会谈,我们讲完最后这次会谈就结束。门徒分散到各处传道之后,出现了一次会谈。两个门徒到美门去,那里躺着一个生病的瘸子,从母腹出来就瘸腿[徒3:1-8]。他的脚是瘸的。彼得和约翰说:“你看我们。”他抬头看,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那是流通票据。“只把我所有的……”你要把那个换金银吗?你要把那个换受欢迎的名声吗?你要把那个换星期天晚上或星期一晚上、星期二晚上的电视节目吗?或你的教会有聚会举行的任何时候。
那是今天的问题。我经常这样说:“如果这个不是那个,我就持守这个,直等到那个来到。”
47

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起来行走!”那人犹豫了一下,彼得和约翰拉住他的胳膊,扶他起来,他的踝子骨立刻健壮了。他开始跳跃,赞美神。

这对公会做了一件事。他们抓他进去,鞭打使徒,恐吓他们,让他们不可再奉这名传道,不可再传播五旬节的那个异端。
当他们那么做,使徒受了那恐吓出去,若是再传道,说任何有关耶稣复活了、圣灵在这里、行神迹时,就要被下在监里。你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吗?他们在患难中。在那里有紧急情况。所以他们去到自己的同伴那里。
那是我们今晚应该去的地方,不是出去问市长我们该怎样做这事,或我们该怎样做那事。我们不该送人去某所教育学院,问我们该怎样做这事,或我们该怎样做那事。如果我们的教会灵里贫瘠,我们该做的就是跟神举行一次会谈。
48

《使徒行传》4章,他们举行了一次会谈。他们传道,像这样祷告:“主啊,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我们在我们的信息中不传神的医治对吗?我们该传讲神的医治,还是该禁戒这样的事?主啊,我们知道你的道说什么,那就求主赐给我们胆量和勇气。”哦!

接着他们聚会的房屋震动。何等的答复!求主赐给我们在第十一和加菲尔德街一次那样的会谈;我们要传讲神全备的道;我们要站稳在神说要站的一切话语上;我们要相信在罪上死了、在基督里活了;我们相信一个在罪上死了的人,禁戒世界上的事,因为那些事向他死了。再也没有闲话、生气、争吵、打斗、焦虑。从此他与神与教会和好了,直到他从世上被取去的日子。
49

我相信圣灵杀死男人或女人里面的属世界的本性。是的,先生。我相信神的医治是对的;我相信圣灵的能力今天跟五旬节它浇灌出来的时候一样大。我相信它拆毁隔断的墙垣,带来弟兄的爱,魔鬼和世界上的一切忧虑都不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里的。我们需要一次会谈,一次真正的会谈,使我们在这些方面团结起来。

还有一次会谈要来。那是审判的会谈。呐,你可能没有参加四方会谈;我也没有。你可能没有参加日内瓦会谈,我也没有。但是弟兄姐妹,让我作为你的弟兄对你这样说,这次会谈,你一定会在那里。每次救护车在街上尖叫,就让你知道你也要去那里。每次你经过墓地,看见一座墓碑,就有东西告诉你说你要去那次会谈。每次你听见你牧师在讲台上的警告声音,它就告诉你你要去审判台。每次你梳理你的头发,看到灰头发,或头发掉落,脸上的皱纹,眼睛模糊,那是什么?你要去审判台,你要参加那次会谈。请记念这点。你必定在那里,无论老幼,无论对错,你都要在那里。有些人的罪先他们而去;有些人的罪是随后跟了去的[提前5:24]。
50

今晚我们在美国需要的会谈,跟在凤凰城这里和全世界各地一样,就是一次老式祷告会的会谈,需要一个地方的会谈,使我们能回到有弟兄之爱存在的地方,神的灵能进入我们的心里,使我们对外面世上正在发生的事大为痛心。你知道盖印的天使说:“画记号在那些为城中所行的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额上,”当调查审判正在进行时,要看谁配逃离忿怒。天使只给那些为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盖印。

51

呐,凤凰城,记住今晚。这是会谈举行的地方。我们为了那个目的来这里,在这教会举行一次会谈。我们来,在你们中间辩论。神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不管你做了什么,让我们忘了那个,现在开始。[原注:磁带空白。]审判要来了。凡是弃绝的、拒绝的都要在那里。不管你做了什么,你要参加那次会谈。你要显现在基督面前,为你的生命交账,展示你是怎么度过的。

可能有些人说:“哦,瞧,伯兰罕弟兄,我是个老头子、老太婆。我无关紧要。我出生在一个不信神的家庭里。”
52

我不管它可能多么无关紧要,你可能多渺小,可能多老,可能多简单,多少次想要领受圣灵,多少次想要悔改,多少想要做正确的事,却失败了;只要神在敲你的心门,就仍然有希望给你。我不管你加入了多少教会,犯了多少错误,多么狂热,或你做了多少这个、那个,只要神在敲门,就仍然有希望。会谈……

今晚我相信,我祈求此时在这群会众中,神的天使在这会堂周围就位。让我们举行一次会谈。今晚如果你死了,会怎么样呢?如果有人跑进你家,说:“约翰·多伊,我这里有一个信息给你。”
“哦,是什么呢?我是约翰·多伊。”
“我这里有一张汇票;你继承一百万美元。”哦,那好极了。但你还没得到就可能死了。
53

你可能说:“我怎么知道我得到了一百万美元?”

“哦,这是……这是一张邮政汇票;来自政府的,它表示能填这张汇票前,必须有一百万美元存款,这张支票才能填写。”
我说:“哦,你喊叫什么呢?你只是有一张纸。”
但你说:“看它是什么。看看这上面。这是邮政人员的名字,”如果这汇票能填写,“这里就有一百万美元存款,它在银行里。”
我不管你有什么事反对你。你可能有癌症;你可能……你可能生了罪病(?);你可能被鬼附身。我不管你有什么;我这里有一个信息给你,从讲台上尽可能地大声喊叫:有赦罪;有恩典;有医治;有赦免;有爱;有喜乐;有和平。
你说:“为什么你如此热衷于它呢,伯兰罕弟兄?”
经上记着说:“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
但你说:“我不配。”我知道你不配,但耶稣为你受死了。
54

在我们美丽的城市或我们附近的城市,那天出了一场车祸。一个老流浪汉正在过街,看上去他的衣服破了,旧帽子破破烂烂,一个十几岁的年轻男孩和女孩在街上开车,互相示爱,他们没有留意这个可怜的老人,撞到了他,从后面撞上了他,将他撞到了房屋旁边,挡泥板擦边撞上了他。当男孩从女孩那里转过头来看到老人时,他把车往旁边打,将老人撞到房屋旁边了。呼叫了紧急情况,他们把老人送去医院,城市的医院。

他们检查了他,他的两条胳膊断了,两条腿断了,他的……他们认为他昏迷了;他甚至没有呼吸了。一群医生,他们想到他们还有其他病人,他们说:“我们应该在这里举行一次小会议。呐,毫无疑问,老人将近七十岁,我们不知道,不知道他是谁。做手术需要我们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接好他的骨头,努力拉直了。老人没有多长时间活了,我们还有其他病人在这里等候。我想给他做手术不值得。我们把他放回去,反正没有多久他就要去世了。”
55

但老人并不像他们所认为的那样死了。他翻过身来,说:“先生们,我听见了你们说的每句话。”他说:“我值得做。”他说:“我太值得了,甚至神赐下他的独生子,让我得救。”他说:“大约五十年前我接受了那个信息,在街上分发小册子,我从一处到另一处,努力传福音。”他说:“我值得做,不然神决不会救我。”

你肯定值得。神的天使在这里。我不管你做了什么,“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白如羊毛;虽红如丹颜,必变成雪白。”
让我们举行一次会谈,每个人都在你坐的地方,祈求神:“主啊,我值得什么吗?我只是个小小的家庭主妇;我只是个农夫;我在加油站工作。”
56

我不管你做什么。“但是主啊,你瞧,我邪恶;我出了三四次洋相,跌倒了。”我不管你做了什么。让我们举行一次会谈。虽然你的试炼失败了,虽然你的知识过去了,但今晚神在这里的每个座位旁有一棵燃烧的荆棘。他有一位天使,能让你的心火热起来。“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让我们从第十一和加菲尔德街开始。让我们开始,你们基督徒,让我们举行一次会谈。让我们举行一次会谈,“主啊,我的生命很快要结束了。耶稣很快要来了。”若主愿意,这个星期我们要讲那些信息,主的再来多么近了。

呐,“我该做什么呢?也许我只有这个星期的工作,那将是我有时间工作的最后一个星期。”让我们现在举行一次会谈,看圣灵会说什么,我们在各处低头,无论里面的还是外面的。
如果我们的司琴在,不管是谁,去钢琴那里一会儿。
57

呐,当你们祷告时,愿圣灵本着他的良善、怜悯和温柔,降临到你那里,说:“我的孩子,那是我在对你说话。我想要跟你谈一会儿。我知道你感觉到你被定罪。我想要带你离我更亲近一些。你不想两手空空地来;你不想良心上带着罪来;你想心里带着快乐、和平、喜乐来。”

我们低头,闭上眼睛,当我们等候时,现在你们每个人跟神举行一次小小的私人会谈。
“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你说:“伯兰罕弟兄,是我生的病。”那是……此时一点点信心就会解决整件事。不信就是罪。罪是什么?不信。“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约3:18]让我们找到一次小会谈。
58

那天我卧病在床,甚至九天连小声说话也不能。我听见房间里有东西,抬头看,有人穿白衣站在那里。我看见一本圣经打开,一个十字架从里面出来,然后耶稣从十字架出来。他告诉我,我要参与这些事是错的。哦,那次会谈甜美……一秒钟后,我叫妻子来,她太害怕了,把毯子、床单掉在地板上,她进来换我的床单。跟耶稣交谈一下,就使事情不一样了。

呐,无论里面的还是外面的,你们低头,多少人今晚想在信息结束的祷告中蒙记念?你们愿意举手吗?神赐福你,你。神与你同在。外面的,你们想要举手吗?神看见,没有黑或暗是他不能看见的。是的,一百五十,两百,也许更多的手举起来了。我们没有办法在这里做祭坛呼召。祭坛上满了小孩子。但是……
59

继续思想。呐,你们生病的,你们愿意举手,说:“主啊,让我举行……让我此时跟你好好谈谈。”神赐福你。是的。一百五十或更多人,可能有那么多。好的。不管会谈是什么,无论是什么,你若相信。

我们的天父,在这个神圣甜美的时刻,对许多人来说可能是生与死的差别。我们看不到外面教堂的院子里站着的人,但是,在教堂周围,里面,在会众头上,我们看到许多的手,许多人呼求救恩,许多人想要得救,想要被你的灵充满。
有很多人举手是因为疾病。主啊,我们已经在神的道上会谈过了那点,我们传道人,我们有从你而来的命令,“务要传道。”[提后4:2]那是为什么他们称我们是全福音传道人;我们传讲全备的道,神全部的旨意。我们相信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主啊,我们相信是那样的;我们心里安定在那道里面。不管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的罪虽像朱红,你应许了如果他们来辩论……
60

主啊,我们晓得我们没有很多时间了。我们看到一切都在门口运行。我们不知道我们会活多久,可能活不过今晚。我们不知道。但我们有耶稣蒙福的应许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

主啊,如果我里面有任何东西,当我站在这讲台上,在这神圣的地方,福音在这里传讲了那么久,你伟大的仆人们用眼泪哭湿了这祭坛,主啊,试验我;我想要一次会谈。你应许了我们若奉你的名求,就能跟父会谈,我们在里面和外面的每个人都在举行会谈;愿我们听见圣灵燃烧的声音。愿我们感觉到他同在的冲击,告诉我们说我们的罪得赦了。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我们的不信、慌乱、冷淡、琐碎的想法都要从我们身上过去,我们要成为永生神伟大联合的教会,每个宗派一起,每颗心,大家都同心合意向前进,在主耶稣的原则、教训和圣灵上不分开,这灵正在带领我们直到审判的日子。现在愿我们承认自己的罪,它们在我们前面先去。
61

那些生病受痛苦的人,是你的孩子,所有的罪都得赦免了,他们用水藉着道洗净了,那是分别的水,分别的水,主啊,道已经把他们的错误与正确分开了,已经赦免他们了。主啊,愿圣灵此时触摸他们生病的身体。愿他们从他们的疾病中起来,明天出门就不一样,跟主在某处做工,遵行他的命令。主啊,求你应允。

主啊,祝福每个传道人、你的牧者。主啊,祝福他们宝贵的心。整个地区附近群羊的牧者,主啊,愿他们的教会开始兴旺。愿基督的事业开始成长。主啊,求你应允。
祝福这里的这位牧师、我们亲爱的弟兄。我们祈求你丰富地祝福他、祝福他所有的家人,以及他的教会及其会员。愿有几百人加给团契。主啊,求你因基督的同在而应允。赦免我们一切的罪,领我们进入你的保守中。
62

呐,当我们低头时,牧师刚才在我耳中说,如果这些举手想要特别关怀的人,他们确实可以在旁边的房间得到关怀。如果你想要特别的关怀,如果你站起来,走到我右边,我们要带那些需要得到基督特别关怀的人到房间里。此时还没有感觉到你得到了你所求的,门敞开着,我们很高兴让你进来,我们可以跟你商谈,我们轻轻地、很轻地唱“归家”。姐妹,那是你在唱的歌吗?

63

呐,继续低头,祷告。呐,你们举了手,却没有感觉到你们得到了你们想要从基督那里得到的东西,到我的右边来,就这里,有一个准备好的地方,这样我们就能服侍。现在祷告。

耶稣温柔慈爱恳切……
当你经过时,你愿意上来祭坛吗?我肯定会触摸每个人。
……呼唤你呼唤我,
他耐心在你心门外等候你,他等候你等候我,
归家,归家,忧伤困倦者归家;
耶稣温柔慈爱恳切在呼唤,呼唤罪人快归家。
64

你们继续低头……[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也许在你的座位上举行的小会谈解决了问题。很高兴知道问题解决了。我不认为你们足够诚实地举手,表示你们想要从神那里得到东西,如果它给了你们,你们却又不够诚实而拒绝它。我相信你们已经得着了。神赐福你们。

当我们继续低头时,我现在要请牧师说一句话。你说什么都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