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210 神赐给我的启示

1

早上好,致以基督徒的问安,愿神的平安临到你们。为了那蕴藏在我里面的生命盼望,今早我来到这群传道人面前传讲,这是一份极大的荣幸。许多次来到……

过去几次踏上这岛,我都是给全福音基督徒商人国际团契作讲道人。我只是作为一个讲道人被带进来,但我总是认为布道会应该在传道人协会的主办下进行,因为我的想法和意图是照着圣经预言我们使用恩赐的方式来使用神的恩赐。它是为了联结信徒,集合基督徒的团契。我相信所有的基督徒教会里都有神的圣徒。我不相信我们应该分开;我也不相信我们分开是基督的计划。我们是一体的,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
2

说到神的医治,我不知道这个岛上怎么样,但是说到我所旅行过的世界其它地方,基督生病的身体比我们所有生病的身体合在一起更需要神的医治。(瞧?基督生病的身体被分开了,你知道,分门别类,那个身体的医治比我们肉身的医治更重要。)[原注:伯兰罕弟兄跟翻译者说话。]我们站稳在一起,分开就必跌倒。我进来时,他们正在歌唱“信徒如同精兵,奋勇向前行,我众不是分开,乃是联一体。”我们就该这样站稳。

主赐给我的事工非常古怪(奇怪),因为今日,我们已经有两千年的经文知识教导,但时间正临近主的再来,神的应许必须应验。我想要向你们群羊牧者的传道人解释,叫你们能看到它不是表面相信的东西,而是必须应验的神的应许。
3

所以我认为今早有这机会坐在这个地方,尽力以我自己简单的方式把神赐给我的启示传讲给你们是一份很大的荣幸。我要以这个开始:《罗马书》大约12章,经上记着说:“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译注:根据原文直译。]

它们是神藉着预知赐下的;因此,那是我能解释这恩赐的唯一方式。如果我们留意,圣经教导耶稣是神的儿子,在创世以前就被杀了。神藉着预知知道将来的一切;因此,藉着他伟大的知识,他可以预定、预告要来的事。从伊甸园起,耶稣就是女人的后裔,要打碎古蛇的头。
4

摩西生为先知,不是靠他自己的良善,不是靠他的愿望,而是靠神的智慧和预知。神已经告诉了亚伯拉罕,他的后裔要寄居(寄居)在陌生的地上。

喂,我相信所有懂英语的人看上去都相像。这里有谁不懂英语吗?好的。我要去你们一些人那里,但是……[原注:翻译者说:“把句子说长些。”]哦,哦,我明白。是的。
5

施洗约翰出生前七百一十二年,他就被先知以赛亚看见了。约翰自己没法知道这点,他的出生奇怪;因此,神知道他要来。

先知耶利米,神说,在耶利米怀在母腹里之前,神就知道他,分别他为圣,派他作列国的先知[耶1:5]。在他出生前……瞧,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
6

我的家人,我的家人是不信教的。以前我们是爱尔兰人,所以我们的背景是天主教,但我父母根本不去教会。我出生在山区的木屋里,肯塔基的山区。我们非常穷。

我出生的早上,妈妈告诉我,她打开小门,门上没有玻璃,就像一扇窗,虽然是一扇门;她把门往后拉,爸爸开了门,以便他把我放在妈妈怀里时妈妈能看见我。那是清早大约五点,太阳还没升起来,所以他们打开窗时,一道光好像一个桶或枕头的样式从窗户进来,立在我出生的小床上。那是他们今天放在华盛顿特区和世界各地的照片的同一张照片。呐,那光使我的家人吃惊;他们对宗教一无所知,所以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
7

当我大约两岁时,我所记得的第一个异象是看见……我正跟弟弟在后院玩耍,他只会爬。有一个声音从树丛里传来,说:“你要住在一座叫新阿尔巴尼的城市附近。”我非常害怕,跑进屋告诉妈妈。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三年后,我们搬到印第安纳州一座叫新阿尔巴尼的城市附近。

后来,七岁时,我用小桶从谷仓提水到屋里。那是秋天(秋季)。我坐在树下休息一会儿,手里提着几个桶。我爸爸是个非常严重的酗酒者。我听见一阵风刮来,四处相当安静,我不知道那声音从哪里来。我是坐在一棵高大的树下,我后退,四处察看那风是从哪里来的。大约在一棵水桶粗的树的半中间,树叶在旋转,旋转,在树里打转。一个声音从那里出来说:“你不要以任何方式抽烟、喝酒、玷污自己的身体;你长大后有一份工作要你去做。(有一件工作要你做。)”它把我吓坏了,我丢下小桶,尖叫着拼了命的跑回家,扑在妈妈的怀里。
我说:“那棵树上有一个人。”妈妈非常激动,她走到那棵树附近,四下打量着,看树上有没有人。我非常害怕,妈妈叫了医生来,医生说:“他只是激动而已。”
8

两……大约两个星期后,我正在跟弟弟玩石子,有东西临到我,我往下看河,看见一座大桥横跨在河上,看见十六个人从桥上掉下去,丧生了。当那东西离开我,我扑进妈妈怀里,告诉了她。“哦,”她说:“宝贝,你在做梦。”我不是做梦,但她记下来了。二十二年后,市政大桥横跨在同一个地方,有十六个人在桥上丧命了。

异象一直继续那样出现。后来,我悔改信主了。主所做的一切……圣灵所做的一切可以写成很多很多的书。现在我必须讲要点,让你们在……让你们明白。
后来我悔改信主,加入了浸信会教会,很快就开始传讲福音。主大大地祝福,我举行了我的第一次复兴会,两个星期的复兴会,有五百人归向主。我带他们到河里给他们施洗,岸上大约有一万人在观看……天气相当干燥,两三个星期没下雨,人们正在祈求雨。当我正在给第十七个悔改信主的人施洗时,我听见一个声音说:“抬头看。”它使我害怕,我只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我后来娶的那女孩,正在岸上拍照。我又听见声音说:“抬头看。”我害怕抬头看,岸上的每个人都纳闷我在犹豫什么。河岸上上下下许多人……报纸的摄影师……那声音又说:“抬头看。”我抬头看,当我抬头看时,那道光降下来了。人们开始晕倒,跌倒,一个声音传来,震动了那地方附近的所有人,说:“正如施洗约翰被差遣预告基督的第一次到来,所赐予你的信息要预告基督的第二次到来。”不是我要成为预告者,而是信息预告。我不知道其他任何人,这是我们所谈的基督。那些异象开始比以前更多地临到我。
9

呐,那份报纸传到了美联社,又一路传到了加拿大,传到了全世界。我们有它的剪报,上面说:“一道神秘的光出现在当地一个浸信会传道人头上。”

后来,那些异象开始临到,我想我看见了成千上万个异象,没有一次是错的,它总是对的。你们可以去我的家乡,或写信给我住的地方,写给官员、市长和传道人协会,从来没有一次异象是错的,每次都是完美的。但我害怕告诉人们。
呐,我想先问问:这里有多少人是被圣灵充满的?请举手。我可以告诉你们,让你们肯定明白关于它的怪事,当我要靠近……一天晚上我经过狂欢地段,你知道,我要看演出。帐棚旁边有个年轻女士,一个算命的。我妈妈一直告诉我:算命的和通灵术是属魔鬼的,她是对的。
这个算命的,一位年轻女士,十七、八岁。她说:“喂,你过来这里。”我向她走过去,她说:“你知道你是出生在一个迹象下吗?”
那吓我一跳,我说:“我跟那个没有任何关系,”便走开了。
10

后来,我成了印第安纳州的森林狩猎官(自然保护官员)。一天坐巴士上去,车上有一大群人,我们不得不站着。我有一个奇怪的感觉,我总是对诸灵很敏感,特别是当我遇见那些人中的一个时,我会有相当奇异的感觉。我开始有那个感觉,便四处观看;有一个强壮的妇人正看着我。她说:“我想跟你说话。”

我说:“你想要什么?”我从来没有喜欢女人,但我指的不是你们姐妹,天使告诉我不要玷污自己。这使我有一个综合症。
呐,因为当时我所有的同事都是罪人。有一个重要的故事我可以讲。当我被威士忌和不道德的事诱惑时,圣灵便降下来,使我退后离开那些事。那不是我,瞧?我本来要做那些事,是神在看顾那恩赐。它必须出去。
11

一天,我想要自杀,枪甚至不会开火,后来我把枪转过来,开枪。那是神在看顾恩赐。当他……就像摩西,他无法逃离;神必找到你。不管你在哪里,他必找到你。

这妇人……我说:“你想要什么?”
她说:“先生,你知道你是出生在一个迹象下吗?”
那马上吓了我一跳,我说:“我对那个一无所知,我不想知道有关的事。”
她说:“你从未跟传道人讲过吗?”
我说:“我对他们没有用处。我没有去任何传道人所在的地方逛。”我说:“我不想伤害你的感情,但我不想听你要说的任何东西。”
她说:“先生,那不是一位绅士。”
我又向她转过身,说:“你怎么知道呢?”
她说:“当你上巴士时,我看见了。”她说:“我在白宫工作。”她说:“我现在去芝加哥看我儿子,也是个传道人。”她说:“我是天文学家。”她说:“你知道……当神做任何事时,他在地上宣告之前,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天上宣告。”
我说:“我对此一无所知。”我又转过身,这使我感觉有点不好,因为巴士上人很多,我是个官员。所以我想那不像是绅士。她叫我,继续叫我。我又转过身,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说:“当耶稣基督降生或他降生前,三个博士从东方来。”她说:“博士是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
她说:“他们是观察天空的天文学家,神在地上做任何事之前,先在天上宣告。”
她说,我说:“我对此一无所知。”
她说:“但当神赐一个恩赐时,他就在天上宣告。”
我说:“我对此一无所知。”
她说:“你出生在那个迹象下。”她说:“如果我告诉你是什么时候出生的,你会相信我吗?”
我说:“女士,你无法读我的心思,我不会相信。”
她说:“你出生在1909年4月6日,早上5点。”她说:“那是某几颗星交叉或什么的时候。”(天文学。)
我说:“我对此一无所知,不在乎。”
她说:“你可以忽略它,”但她说:“如果你尊重它,它就会震动世界。”
我说:“说出这里这个年轻的海员,他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她说:“我说不出来。”
后来快要到我下车的地方了。我义愤填膺,满脸通红,摇晃,害怕,我很高兴我下了那巴士。
12

后来,我成了传道人,开始……那些异象比以前更多了,异象说了很多的事。后来,我的浸信会弟兄们告诉我,我们在像这样的会议上见面,我向他们解释了异象,他们对我说:“比尔,不要听那个;那是出于魔鬼的,那是魔鬼想要得到你。”

哦,这使我动摇,我害怕了。我不想跟魔鬼有任何关系;所以一天晚上或一天下午,我下班回来,我走到屋子旁边,解下带子、枪带,这样就能洗手吃午饭。我回来,因自然保护给几条鱼放生。妻子把午饭准备好了,当我走到屋子旁边,突然,那风又来了。我对妻子说:“去打电话给办公室,告诉他们说我今天下午不去上班,或者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去上班。”我说:“亲爱的,我不能像个奴隶这样生活。如果那些弟兄正确,如果那些弟兄和传道人正确,魔鬼想要夺去我的生命。我是个传道人,是这教会的牧师,魔鬼寻索我。我必须摆脱它。否则我永不再讲道,永不上讲台,直到我能摆脱那个。”
13

所以我去了一间小木屋,我在偏僻旷野钓鱼的地方,我祷告了整个下午,读这同一本圣经。我去……天黑了。许多次我去那里,一次祷告几天。天黑时再也不能读经了,于是我跪了下来;因为小木屋在偏僻的旷野。过去是一个设陷阱者的木屋,你知道是用木板钉的屋子。

当我祷告时……我祷告了很久,一直到深夜大约两点。我坐在椅子上,类似的东西上。我低着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当时我哭得脸都……我举起手,说:“主啊,决不要让那事再发生。我爱你,耶稣是我的救主;我爱他。不要让任何恶事来接管。”我说:“主啊,我无能为,需要你的能力从我身上除掉它,我不想跟魔鬼有任何关系。我爱耶稣,我想要服侍他。”
就在那时,一道光出现在地板上。我看着那光,它开始扩散,我抬头往上看,看见这光正在旋转。大约这么大,有点黄绿色、翠绿色,好像……它越来越宽。我听见有人走路,从我旁边上来,来到我右边,一个高大的男人走来。他穿着白衣,光着脚,有点黑色的皮肤,长发下垂,粗大的手臂像这样抱着。他开始向我走来。我太害怕了,我咬手指,咬手指,我以为我睡着了。
14

呐,你们可能以为那会让你们发笑,但你站在那地方一次,也就会有同样的感受。那不是异象,我肯定知道异象是什么。这不是异象,这人在那里,就跟我在这里一样。他看着我。呐,不能支持我的整个教会……我回头看,他低头看我,说:“不要怕。”他一说这话,我就知道这是从我小时候就对我说话的同一个声音。我以前从未见过他,只听过他的声音,声音深沉,他说:“不要怕,我从神那里被差遣,把你奇特的出生和生命告诉你……”

没有人理解我;我的传道人弟兄不理解我;我父母不理解我;我的女朋友、男朋友,他们也不理解我;我也不理解自己。我弄不明白。我不想要与众不同;我想要像别人一样。但你只能成为神造你的样子。他是窑匠;我们是陶土。
15

我听着他。他说:“这都是表明你生来要为病人祷告。”哦,我对为病人祷告知道什么呢?我只是当地浸信会的牧师。我又看着他;他非常仁慈。好像惧怕开始消失,我说:“先生,我没受教育,我不能照你吩咐的做那些事情。”

因为他刚说:“你要去全世界,为国王、执政者和君主祷告。”我怎么能做那事呢,我只有小学的教育。瞧?当时我还没领受圣灵,我只是当地浸信会的牧师。这些事对我来说很奇怪,我对那些事一无所知。
然后我看,又抬头看,对他说,我说:“先生,我做不了那些事。”
他说:“正如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向人们证明,印证他被神差遣,你也被赐予两个迹象。”
我说:“先生,我不能去。摩西手上有一个迹象。”是的。
他说:“呐,你要做……你把手按在人身上,不要思虑你要说什么,它会说出他们有什么病。如果你……如果你真正敬畏、谦卑,(这就是我不收钱或不接收任何大物件的原因。)”他说:“以后,你就会知道人们心里的意念。”他又说:“如果他们不相信第一个迹象,他们必相信第二个。以后,你若真诚,它会成长得越来越大。”
16

那对我来说是奇怪的,我说:“先生,我在这里,因为当我去到我的弟兄们中间,我看见那些异象。我的传道弟兄们告诉我那是出于魔鬼的,我在这里,求神再也不要让那事发生。”

他马上走到我跟前,让我站起来。我站起来,他对我说:“你不知道经文吗?”
我说:“哦,传道人不知道……不认同这事。如果这是出于神的,为什么他们没有呢?”
他说:“现在是这事的时候,是这时候了。”
我说:“为什么鬼魔通灵术的能力知道呢?”
他说:“在我们主的日子……”这是我知道那不是主的原因,因为他说“我们主”。(我们主)他把我们的主当作他的主。他是一位天使、一个人、一位使者。他说:“在我们主的日子,当传道人、祭司在殿里,争论他们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就在同时,博士、天文学家上来敬拜主耶稣。他们知道耶稣,神职人员却不知道。”他说:“是魔鬼(魔鬼)说:’我们知道你是谁,乃是神的圣者。’但祭司却说:’他是魔鬼。’魔鬼说:’他是神的儿子。’传道人却说:’他是魔鬼。’”
17

这时惧怕开始离开我。是什么人怀疑保罗呢,保罗和西拉他们在一个地方传道,祭司说:“这些人搅乱天下,他们是不好的。”

可是一个算命的说:“这些人是属神的人,给我们讲说生命的道。”谁对?谁对呢?
今天也是那样,是真的。这时圣经就成了一本新书。我能,我能明白了。
今天,我们在我们的宗派上太有知识了,有太多东西给我们的小团体,我们忽略了一个重大属灵的……但一个被鬼附的人……他们跟诸灵接触。许多次在知识分子明白之前他们就明白了,因为知识分子转离了一切属灵的事。我不是讲你们传道人。感谢神,有一些能相信和明白的人。我们的眼睛是有福的,因为能看见,耳朵能听见,因为神已经这样做了。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我的羊听我的声音;他们不跟着生人。”
18

后来;我要快点了。后来,我被差遣出去为病人祷告。我们还有时间吗?只要……我要给你们讲后来发生的第一件事。我得快点。后来我……(你们没有那样说。)[原注:伯兰罕弟兄笑了。]好的。大约两天后,我被叫去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一个病人那里。我没有外套穿。有人给了我一件外套。我去到一个人那里,他有个小女儿得了舞蹈病。圣路易斯的医生是医学协会的头头,许多医生都想治好这孩子。她是一位著名传道人的女儿。他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我到今天还是不知道。

我到了她家里。小女孩像只动物,抓脸蛋,咬舌头,全身摇晃。我走进去,跟其他许多基督徒跪下,献上祷告,然后出去,圣灵说:“在这里等候,直到你得到命令。”哦,赞美主!“在这里等候。”
我问牧师他愿不愿让我们去他的教会。我们去到他的教会,做了祷告,回到家里。就这样一天一夜过去了。
19

第二天,我正坐在他的车里等候。当我看向车盖对面时,我看见一个异象出现了。我等候,看主要说什么。我见了异象后,从车里出来,走到屋里,对传道人说:“先生,我有主如此说,叫你爸爸进来。”我们来到床边,我对女士即传道人的妻子说:“两天前,你去城里,买了一个白色的小器皿。”(小瓦罐,器皿,你知道,像个小桶。)“它从未装过水,放在水槽(水槽)下面的餐具柜里。”

她说:“那是真的。”
“去拿来,装上水,拿一条白布来这里,什么都不要问,只管照我所说的去做。”
我告诉传道人和我一起站在床脚边,传道人在右边,他爸爸在左边,妈妈站在孩子旁边。小家伙甚至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差不多快不行了。我说:“拿这块布,拧干水。当我开始念主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时,你就用布擦她的脸,你的手不要离开她的脸;当我祷告到中间,’我们日用的饭食,今日赐给我们,’手帕要擦到孩子的中间;我说’阿们’,你的手就从她脚上拿开。”我们开始了,那正是我在异象中看见的。她用布擦下去,当我说“阿们”时,她把手拿开。我说:“天上伟大的神,你在小木屋里遇见我,差遣天使宣告这事,我为那孩子的生命说话:让孩子活过来。”
小女孩跳到地板上,我拉住她的手,医生就站在隔壁。我们从屋里出去,去到冷饮柜台,一起喝了一杯麦芽乳。三个晚上后,在可以容纳一万九千人的基尔礼堂内挤满了人,这事从那里传遍了全世界。
20

呐,可以写不少书了,但我现在想仔细地讲这点。

我的传道人弟兄们,神国的同胞们,在基督耶稣里的同工们,我要跟你们说,作为信徒和群羊的牧人。如果我说了什么影响到了你们,让你以为这是为了彰显我自己,请原谅我。我不是有意的。
我们在末时了,耶稣应许末时有这些事。
呐,让我给你们讲一节经文,在圣经里查考。我查遍了圣经……有许多地方我可以提到。我们知道耶稣说:“所有的经文必须应验。”是真的,没有一节会落空。“天地要废去,我的话不能废去。”
21

听《路加福音》中的这节经文:“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这样。”瞧?人子来的日子……呐,让我们仔细留意。

亚伯拉罕,地上一直都有三类人:信徒、表面信徒和不信之徒。呐,留意他。“所多玛的日子怎样。”呐,有一个不信的国家叫做所多玛,情形非常糟糕。他们那里有一些信徒,属肉体的教会:罗得和他的家人。
22

呐,亚伯拉罕代表,代表,是指属灵的教会。他跟不信者和表面信徒分别出来,是今天教会非常完美的图画。“教会”这个词的意思是“被召出来的”。那是今天的教会:被召出来的。

呐,末时到了,有三个人来了,遇见了亚伯拉罕。两个……这三个人,其中两个是天使,但他们看上去像人,衣服沾着灰尘,脚上沾着尘土。亚伯拉罕说:“你们来,坐在橡树下,洗洗脚。我要给你拿一块面包,然后你们可以往前走。”瞧?亚伯拉罕正在仰望一件事。那就是今天的教会与信徒,正在留意的一件事,他知道时间临近了。
就像挪亚在留意以诺,当以诺升上去时,挪亚知道暴风雨近了。
23

亚伯拉罕让他们坐下,他跑到帐棚,说:“撒拉,揉一些面,在炉子上烤几个饼。”他出去,取了一头牛犊把它杀了,然后回来,拿来了牛肉。肉、面、牛奶,放在他们面前;他们吃了。

你能想象其中一位是神吗?呐,我知道你们可能在这点上不同意我的观点。我想问你们弟兄们,亚伯拉罕是不是称他以罗欣?那是全能的神。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我正在传讲这点,你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相信那是神吗?”
我说:“是的,先生。圣经是那么说。”
他说:“神怎么进入那肉身里?”
人的身体由地上的十六种要素组成:就是石油、宇宙光、钙等等。神,造物主,只是抓起一把土,往里吹气,说:“加百列,到这里来。”他就走进去。又抓起一把土,[原注:伯兰罕弟兄吹气。]“到这里来,米迦勒。”再抓起一把土,自己走进去。他是造物主,他能做他想做的任何事。
24

那天,我妻子对我说:“比尔。”很久以前,我去理发,一位理发师把石灰酸倒在我头发上,头发就掉了。我妻子说:“比尔,你几乎秃顶了。”

但我说:“我一根头发也没失去。”
她说:“它们在哪里呢?”
我说:“你告诉我,在我得到它们之前,它们在哪里。”它们只是石油、宇宙光,后来它们成了我的……在我得到它们之前它们在哪里,它们就在那里等候我。
耶稣说:“你的头发已被数算过,在末日我要叫他们复活。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
25

我很高兴我们认识一位神,即使我掉进这海里,即使我的身体腐烂了,我的神也知道在这里面的每个要素。有一天他必说话。[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吹气的声音。]我必出现。哈利路亚!

26

那是神在那里做的事。他站在那里,吃牛肉,喝牛奶,吃饼。接着两个传道人、天使,现代的葛培理和奥洛·罗伯茨。传道人……他们有一个信息要给这世界。所以他们朝所多玛看。他们下到所多玛去,没有行多少神迹,只是蒙蔽了人们。传福音蒙蔽了人们,那正是圣经说的。

让我们看看这一位,他被差给了呼召出来的教会、选民、亚伯拉罕的教会。他对亚伯拉罕说,记住,他是个陌生人,“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怎么知道亚伯拉罕有妻子?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是撒拉?
呐,注意圣经说什么。圣经说:“在你后面的帐棚里。”
他说:“我不会向亚伯拉罕隐瞒秘密。到明年这个时候,我要来造访你。”
撒拉,她心里暗笑,说:“我老了,我主亚伯拉罕也老了,还会有这喜事吗?”
呐,天使,这人在肉身里,说:“撒拉为什么笑?她为什么笑呢?”
耶稣说:“挪亚的日子怎样,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福音要藉着一位现代的葛培理等等传给知识分子。但属灵的教会要得到一个使者、主的天使,行同样的事,正如所多玛以前一样。为什么?这个时候世界要被焚烧。所多玛被焚烧了。当主提到挪亚时,你注意到他说了什么吗?“又吃又喝,又娶又嫁。”世界的道德……但这是给世界的属灵迹象。留意耶稣来的时候,他怎么显明自己是弥赛亚?他能辨明他们心里的意念。男人们,弟兄们,那是不是真的?那是不是圣经?
27

怎么?耶稣告诉西门·彼得:“你的名字是西门,你父亲是约拿。”他们正在仰望经文的应验。在……当弥赛亚来了,他将是一位神先知。呐,犹太人已经离开了那属灵的部分,像今天我们太多的人所做的。他们正在仰望一位伟大者来临,骑着马从天上降临,统治全世界,他们却看不见。

拿但业在十五英里外的树下就被耶稣看见了。当他们称耶稣为别西卜时,他们从未用嘴唇说。圣经说:“他看出他们的意念。”知道,知道他们的意念。他在井边告诉妇人,“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已经有过五个了。”
呐,她没有称耶稣是魔鬼。她说:“先生,我们撒玛利亚人,我们知道……”瞧,“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必做这些事。”瞧?她受了正确的教导。“你一定是他的先知。”
耶稣说:“我就是他。”
留意妇人给城里人的信息。“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的迹象?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你明白吗?
耶稣说……[原注:磁带空白。]“世人不再看见我,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我’是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28

呐,再过一会儿。呐,仔细听。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向摩西显现的天使就是基督,他是立约的使者。你们相信吗?立约的使者,他在火柱里跟随以色列。当耶稣在地上时,他说:“还没有……”犹太人告诉他,他们生他的气,因为他说他看见了亚伯拉罕的日子。耶稣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那是在荆棘里的同样的火柱,“我是。”

呐,他说,耶稣说:“我从神那里来,又归到神那里去。”你们相信吗?经文那样说吗?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后,逼迫临到了教会。
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口袋里揣着文书,要逮捕所有的五旬节信徒,在路上,一道光击倒了他,他仆倒在地。他抬头看,火柱在他前面,一道大光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你是谁?”
请你们忍耐我。保罗是个大能、有知识的传道人,在迦玛列门下,是个大能的人,但那个并不算数。他看着这天使、这道光、这火柱,“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他已经回到神那里去了。“我从神那里出来,又归到神那里去。”
29

呐,我要问你们,如果你们从这里出去,从橙树上摘果子,橙树会结橙子,木瓜树会结木瓜。为什么?在那棵树里面的生命必结出同样的果子;就像在它里面的生命一样。对吗?

呐,让我们看看。主的这位天使,许多许多次他们拍下了他的照片。(许多次。)照片悬挂在华盛顿特区宗教艺术厅,有版权,是唯一的超自然物被拍下来。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德克萨斯州休斯顿),我的一位浸信会弟兄起来,想要跟我辩论神的医治。我不管它,神从未差遣我去争论,只是让我为他的孩子祷告。
呐,第二天,他在报纸上登了一条消息,说:“这表明他是由什么做的,他害怕面对神的道。”
博斯沃思博士,我的一位同伴,当时八十岁了。你们许多人听说过博斯沃思博士,他是个很虔敬的人。他来拥抱我,说:“伯兰罕弟兄,你要为此站出来吗?”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不管你做什么,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他们是不是在圣经里说:’他们不能相信。他们有眼,却看不见;有耳,却听不见。’虽然耶稣行了许多的异能……我肯定你明白。”
他说:“可是伯兰罕弟兄,我们作为讲信义的人,作为传道人,有责任在公众面前捍卫神的道。”
我说:“你可能有责任。我对神有责任,要履行一个使命。”
他说:“你让我去做吗?”
我说:“这只会造成一场争论。”
他说:“请让我去做。”
我看着他,八十岁了,他让我想起了迦勒,出去夺取城市。我说:“如果你答应我你不去跟他们争论。”
他说:“我答应。”
30

哦!那正是报纸所要的:重大的标题,“传道者的皮毛要飞掉。”

呐,第二天,他们把辩论会安排在山姆休斯顿剧场。有三万人聚集。
听着,我们今天可能被分开;但听这话,有朝一日我们要成为一体,神必确保这点,如果共产主义……它是迫使我们聚集的东西。
众教会,不同的教会在那里互相掐喉咙。但当那标题登在报纸上(报纸),那时我们就有了共同的一切。那些相信神医治的人,坐满了火车,赶来了;飞机飞来了;他们从各地赶来。为什么?我们大家相信的一个原则处在危险中。
那天晚上,我不想下去,就留在宾馆里。突然,有声音说:“下去。”
我穿上外套,遇见四名警察,因为我们正在举行大聚会,他们分别走在我前面和后面。我穿着外套走进去了,像是坐在阳台30排。
31

我坐在上面,所有的传道人,大约五百人,都聚在周围。当时,担任辩论者的贝斯特博士,他说:“让博斯沃思先生先来。”

博斯沃思博士说,他说:“关于基督对病人的态度,我有六百个陈述。我要把这些陈述拿给贝斯特博士。如果他能把它们拿去,用神的道来反驳,我就把辩论交给他。”贝斯特不肯这样做。博斯沃思说:“我要问贝斯特先生(贝斯特先生)、浸信会传道人,我要问他一个问题。只要他回答我’是’或者’不是’,只要说’是’或者’不是’,我就把剩下的辩论交给他。”
贝斯特先生说:“问吧。”
仲裁人让博斯沃思发问。他说:“耶和华救赎的名、耶和华七重救赎的名适用于耶稣,’是’还是’不’?”这就解决了,呐,他们明白了吗?[原注:会众中一位弟兄请伯兰罕弟兄再解释一下。]你明白吗?瞧?是的。让我讲一下,他要我再讲一下,这样他们就会确信。我不知道谁在这里。
“救赎的名,耶和华七重救赎的名适用于耶稣,’是’还是’不’?’是’还是’不’?”贝斯特先生说不出来。如果他说“是”,耶稣是耶和华以勒,主所预备的祭物。如果耶稣是耶和华以勒,那他也是耶和华拉法。
呐,听着,我要这些传道人明白这点。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瞧?耶和华以勒。(你瞧,你知道,他说。)耶和华以勒,耶和华拉法……一个……好的。你知道。好的。
32

呐,如果他说耶稣不是耶和华以勒,如果耶稣不是耶和华以勒,那他也……如果他不是……如果他是耶和华以勒,那他也必须是耶和华拉法。你不能将它们分开(瞧?),不能分开它们。所以,如果他不是耶和华我们的医治者,他也不是耶和华我们的救主。这就解决了。贝斯特回答不了;他们回答不了。(明白吗?好的。呐,你看,他不能否认一个,却接受另一个,因为它们是不可分的。所以,如果耶稣仍是耶和华救主,他就是神的儿子;如果他是,他就是耶和华医治者,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哦,这个浸信会传道人生气了,他一直跳上跳下,说:“让我上去。”他传讲复活;他不相信耶稣所行的神迹,他把这些推迟到千禧年里。他传讲门徒会的讲章。我是浸信会的,我知道浸信会相信什么。但他陷入了这样的困境,无法从里面出来。他不能说任何话,只是继续说……他走向一个传道人,用手打他的耳光,他们不得不把他从传道人身边拖开。
33

当他们那么做时,人们担心出现骚乱,所以警察上来了。这时,他这么说:“让我看看那个医治者行事,带那个医治者上来,让我看他行事。”

博斯沃思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没有宣称自己能医治人。”他说。
博斯沃思弟兄已经发现了我;他说:“我知道他在这里,但他不肯跟人争论。”但他说:“如果他想要来解散会众,很好。”因为贝斯特先生已经输了辩论,仲裁人已经百分之百地剥夺了他的辩论,把辩论交给了贝斯特先生,贝斯特先生,哦,是给了博斯沃思先生。贝斯特不能回答博斯沃思的问题。这些人是那些对任何一方都不关心的人,没有明确的宗教。他们起誓了。
34

呐,我说……我弟弟霍华德和我妻子坐在我旁边,(我弟弟霍华德和我妻子。)所以我开始要上去,我弟弟霍华德说:“坐下。”

我说:“我正坐着呢。”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了声音,好像那天那棵树上那些叶子发出的响声,呼嘘[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响声,好像风在刮。],我抬头看,天使在那里,说:“站起来。”
神是战场上的大能者。你应该看见他;你应该在非洲、印度看到他,不管他在哪里挑战摊牌。看到他降下来,使站着的巫医瘫痪,不能动弹。他是神。
所以我起身,我妻子对我弟弟说:“看看他的脸,由他去吧。”
许多引座员排成了一队。可怜的人,妈妈抱着孩子想要摸你。真要命,伤害……我也有孩子。他们认为那样做也许会帮助他们。
35

我上了讲台,走向贝斯特先生,跟他握手。我说:“你好,贝斯特先生。”

他说:“伯兰罕先生,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人,我佩服你。但作为教义,我不相信你是对的。”
我说:“我也是这样感觉的。”然后我说:“贝斯特弟兄,我很惊讶你所做的评论,你说:’让那医治者上来行事。让他做一件事,让我看看。’”我说:“贝斯特弟兄,你不明白那是在法利赛人身上的同一个灵吗?’你若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他们用布蒙耶稣的头,蒙他的脸,用棍子打他的头,说:’你若是先知,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贝斯特弟兄,你看不到那是魔鬼的灵吗?那岂不是魔鬼对耶稣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把这些石头变成食物吗?行一件神迹,让我看看。’神不那样行事,他不在乎魔鬼。”我说:“你想要拿唯一的希望……”
他说:“浸信会不相信那样的东西,只有一种人相信那个,就是一群圣滚轮。”
36

我说:“贝斯特博士,对不起。我就是浸信会的。”我说:“我想要给你看一件事。”我说:“本城至少有三百个浸信会传道人、牧师,我要请本城的那些人,那些浸信会教会的成员,可以用医生的声明,证明他们在我到这里近八天的时间里被耶稣基督医治了的,到这讲台上来,带他们的医生来证明他们的医治,请这些人站起来。”三百个人站了起来。我说:“不是会众,而是带领的瞎眼了。”我说:“先生。”

他说……
我说:“先生,我不能医治人。”我说:“你相信你的事工是有灵感的吗?”
他说:“是的。”
我说:“这是有灵感的。”我说:“我不医治人,但如果我的……如果我所说的,关于圣灵和耶稣是医治者的话有问题,”我说:“我不能来反对你。你是从学院毕业的,聪明。我没受过教育,但我有人证明我所说的。”我说:“如果我的话有问题,”我说:“就是神的道有问题;因为我只是说他应许的话。”感谢神,神看顾他自己的话。
就在那个时候,他来了,旋转而下。人们开始晕倒,我祷告的时候,他们不让人拍照。贝斯特先生已经雇了一个摄影师,给他拍下六张照片。
37

呐,这是他做的评论:“我要过去那里,抓住那个老人、博斯沃思老人,我要扒他的皮,剥他的皮,钉在我书房的门上,纪念在这个时代的神的医治。”

呐,这就表明这人心里不对。我们只是……在聚会前,他像这样转向博斯沃思先生,举起拳头,放在他鼻子底下,说:“拍下我的照片。”后来他又这样举手,说:“拍下我的照片。”他们像这样拍了六张照片,要在杂志上炫耀他的辩论。
博斯沃思弟兄只是谦卑地站着,让他拍照。
38

当这位天使降临时,那位摄影师把那部大机器调好了,拍下了照片。当天使降临时,人们尖叫,我说:“我不用再说了;他替我说话。”我出去了。警察帮我上了车。

摄影师拍了照片,去冲洗。其中一个是犹太人;另一个是天主教徒,两位摄影师为德克萨斯州休斯顿道格拉斯摄影室工作。他们是协会的成员,他们进去,进了摄影室,说:“我们最好为贝斯特先生把这些光面照片洗出来;他明天就要。”
犹太人艾尔斯先生上楼,躺下。另一个人进去,把底片放进酸里,回来,抽着一根烟,开始思想,他说:“你知道,如果那个人只是天主教徒,他可能就是真的。也许是吧。因为他父母在他以后(我家人在我以前)是天主教徒,那人可能是对的。但他不可能对了又是新教徒。”他进去……前一天,他在报上写了一篇有关我的可怕文章,后来他进去,把照片从酸里取出来。一、二、三、四、五、六,一张都没拍出来。神不允许他在那位老圣徒的脸下挥舞拳头的照片被拍下来。他取出第七张,天使在照片上。他心脏病发作,倒下了。
39

两三天后,那天晚上十一点底片寄到了华盛顿特区,拿回来了。乔治·莱西,联邦调查局在指纹文件方面的头头,飞到那里,检测这张照片,看是不是有东西涂在上面,两次曝光或有什么差错。三天后,他打电话叫我们进去。大约有两百个人、杂志和不同报纸的作家,他站起来,说:“谁叫伯兰罕?”

我说:“我。”
他说:“过来这里。”他的头发有点红,脸上有毛发,他说:“站在这里。”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伯兰罕先生,我一直都是你的批评者。我说过那是心理学,但是听着,伯兰罕牧师,那照相机的机械眼睛拍不到心理学。光照在镜头上了。”他说:“你会……”他说:“光照在镜头上了。”他说:“有一天,这照片会在便利店出售(你知道)。但你活着的时候不会,因为神不允许。”但他说:“你离世后,教会将意识到他们经过的日子,一直都是这样。”他说:“我自己是天主教徒。”他说:“但我记得圣女贞德的历史,他们怎么……她看异象,我的教会把她当作巫婆烧死在柱子上。但她死了很久以后,我们发现她是个圣徒。太迟了。”他说:“圣经从头到尾都是一样的事。”他说:“有一天你会死去。”
我说:“赞美神,我准备好了。”
他说:“原谅我是你的批评者,”他把底片递给我。
我说:“这不是我的;它属于摄影室。”
他说:“伯兰罕先生,那张底片值成千上万美元,它是唯一一次用科学方法拍到的超自然物。”
呐,我说:“我不会接受它。基于你的声明,如果耶稣十分爱我,降下来,在整个世界历史上第一次让他的照片跟我一起被拍下来,我是谁,要出售他的照片来赚钱呢?”
但底片有版权,这样若没有你的声明,就没有人可以出售。他说:“我很高兴签写我的声明。”他写了,签名了。道格拉斯摄影室接过了底片。
40

弟兄姐妹们,我们是男人女人,必须死,但在我们中间神的灵,是在旷野遇见摩西的、在地上耶稣基督里面的同一位神,因为他的生命证明他是同一个灵。他正在做同样的事,是基督的应许。哦,我简直没办法停下来。

瞧,有两个……世上只有三个民族的人,三类人(仔细听,我要结束。):含、闪、雅弗。在洪水的这边,整个人类都是从他们出来的。你们相信吗?我们生活的地区改变了我们的肤色:黑色、白色、棕色、黄色,不管你是什么肤色,那跟种族毫无关系。我们都是从那三个孩子出来的,那是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
你们注意到彼得有天国的钥匙吗?五旬节,他向犹太人打开了天国的大门。腓利向撒玛利亚人传道,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任何人身上。他打发人上去请彼得,彼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下来。在外邦人哥尼流家里,彼得还说话的时候,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圣灵去了那里。三类人,三个种族。有两个……你知道撒玛利亚人的历史,他们是一半犹太人一半外邦人。
41

呐,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正在仰望一位弥赛亚,外邦人没有。我们是异教徒,没有仰望,我们没有仰望什么弥赛亚。但耶稣在他们时期结束的时候来到,看看他怎么显明自己?“你是西门,你爸爸是约拿。”看出他们的意念。腓力,拿但业,“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你是神的儿子!”
那个了不起的犹太祭司说:“他是算命的。”
耶稣说:“我赦免你这事,你说话干犯人子;但在外邦人的时代,当圣灵来行同样的事,唯独说话干犯圣灵的,就今生来世总不得赦免。”
你们没看到基督被弃绝吗?那是原子弹在那边等候的原因,等候毁灭世界。他们正在弃绝基督,就像犹太人所做的一样。
42

瞧,后来耶稣去撒玛利亚,他说:“我必须经过撒玛利亚。”为什么?他们正在仰望一位弥赛亚,一位弥赛亚。耶稣以他向犹太人彰显自己的同样方式向撒玛利亚人彰显了。他们相信了他。

呐,先知说:“那日,既不是白日,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
我们……太阳照在东方人身上,在东方升起,从地理上它横越地球。同一个,同一个,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在西方落下。东方人看见了它,相信它,东方的一些人即犹太人谴责它。文明向西方传播,现在东方和西方相会了。我们已经有了一日,像这样阴沉的一日,有一点光,只够建立组织,把名字记在册子上,相信基督作你的救主。一直都是那么多的光。但先知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
同一位子,进入基督里的同一位圣灵,行了你们现在所看到正在发生的事。弟兄们,当查考经文,查考你们的历史。从那日到今日从来没有过。我们在夜晚的时分。多少人知道主近了?神正在向外邦人启示他的弥赛亚仍然活着,是一样的。他有同样的本性,行同样的事,证明他是一样的弥赛亚。他们不能杀死他,把他放在坟墓里。他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不是“我过去是”,而是“我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