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227E 超级感官

1

我还在“吃”着今天早上的祝福。哦!当我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神要为我们预备的真是丰丰富富,难以测透。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自从我们把自己献给神以来,在这里发生了多么大的改变。福上加福,力上加力,荣上加荣,真是太奇妙了!而且他还会继续这样做下去。我已经为这些手帕祷告过了,是谁的你们可以拿回去。

2

现在,我要提一下,就一会儿。首先,我要感谢你们大家送给我这么好的圣诞礼物,就是你们给我的这套西装。内维尔弟兄,你的礼物也是西装吗?[内维尔弟兄说:“是的,先生,是的。”]是的,先生。是一套西装。传道人总能用得上西装。[内维尔弟兄说:“这西装太合身了。”]太好了!很好。瞧,他们会出汗,我知道汗比任何东西都更能泡坏衣服,你们知道吗?一个传道人要有许多衣服才行,而且还得是很结实的衣服。廉价的棉布衣服穿不多久就会烂掉,所以,像那样的好西装就很耐穿了。

想想看,你们拿这些衣服送给他们,就是在支持主的仆人。愿主祝福你们。耶稣说:“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所以,你们不是给两个传道人买了西装,而是给耶稣买了两套西装。是的。因为他说:“你们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3

还有今天早上那小小的属天的触摸,你们注意到了吗?没有祭坛呼召,什么也没有,只是在信息讲完后,圣灵的更新就沐浴在人们身上,神的荣耀在运行,大家就开始从前面,后面,从各个的角落走出来。我注意到我有些非常好的浸信会朋友,是从路易斯维尔,沃纳特街的浸信会来的;他们也站在过道上,沐浴在神的大能之中。哦,太好了!聚会后我遇见他们,他们说:“那真是神的大能。”

我说:“没错。你说的不错,那是神的大能。”
你找不出任何词语来形容它,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圣灵在主持那个聚会,你不知道神会用它来做什么。安静、甜美、谦卑、破碎。哦!帕特弟兄,对我来说,那就是天国。你知道,我是那种喜欢在它里面找到感觉的老式信徒。
4

就像最近,保罗·雷德对他的……有一次他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他和妻子坐在桌子旁,他妻子想要去什么地方或做什么事,但他却一直对她说:“我就是不去,”等等,他打断了她的话。

他看了看她,这时眼泪从她的面颊上流下来,他就对她说:“那么……”他心里想:“如果她这么容易受伤害,那就让她受伤害去吧。”于是像其他男人一样,他合上报纸,放在了盘子上。
5

往常,她总是站在门口与他吻别;当他走出大门时,她会向他挥手再见。你知道,这就完了,直等到他从办公室再回来。

他说,那天早晨,当他们走出门口时,她站在门边,他吻了她,就走到大门口。开门时,他回头看,见她站在那里,头低着,还是很伤心。他挥挥手告别,她也挥挥手告别。
6

他说,他走到街上,就开始想:“若是回家前,我出了事怎么办?若是我回来之前,

她出了事怎么办?说不定神会把我们召走。像她这样的一个好女人,这么温柔,这么……“他走得越远,心里就越难受。
于是他就转身跑回来,打开大门,跑进屋里,打开房门。他开门的时候,听到哭的声音。他四下里一看,看到她就站在门后边。他说,他没有说“请原谅我,”也没有说:“我很抱歉,”他什么也没有说。他说,他就抱住她又亲吻了她,然后转身又走出去了。当他走出大门时,她又站在了门边。他说:“再见。”她也说:“再见,”就像她第一次一样,但这一次里面却带着感情。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当什么事是带着感情的时候,你瞧,那就的确是从神来的了。
7

不久前,刚任命了一位新理事,索斯曼弟兄。我肯定,理事和所有的人现在都知道了,在这个财政年度结束的时候,就是在一月一日,教会的所有职位,像牧师和执事们,等等,就都届满了。如果他们要接着作……不,我不是指牧师,我是指理事和执事,主日学教师等等。牧师是教会选出来的,他会一直留任下去,直到……若现任的理事会,或执事,或主日学教师或其他人,想继续留任,就可以留任。如果他们不想续任,就可以辞去,这没什么关系。不然,他们可以明年接着作。要是他们不再作,那就得选出一个,指定别的理事或任何别的什么职分。

8

因此,不是固定让一个人一生都在堂委会里服侍。但只要他觉得神与他同在并在帮助他,他或她也想尽自己的本分,不管是什么,他都可以继续在神的事工上有份。我们一直都很高兴有他们在一起事奉。明白吗?但是,那样作是让人有机会先服侍一年,看看他们是不是喜欢。我们有些理事是年复一年留下来作,执事们也一样,这很好。但这里没有固定的时间。若是理事,或牧师或理事会里的什么人觉得不想再作了,或搬家走了;那么,他们就跟教会打一下招呼,这样,教会就会安排别的人代替他们。

9

这也是今天晚上在这里发生的事,是与摩根弟兄有关的。威廉·摩根弟兄辞去了理事的工作。现在教会需要另一个理事。因此,前一段时间,索斯曼弟兄就被指定为新的理事;今晚他被正式接受成为理事会的一员。

这是教会的事务。在我们的教会里,这是属于教会的主权。教会可以选入或辞去理事,教会也可以选入或辞去牧师。不管是什么,这完全是教会的事,这符合使徒的教训。在圣经的时代,他们也是这么作的。[徒6:3-5]所以,我们觉得没有任何人可以在教会里当独裁者或什么大人物,我们不要那种东西。每个人,每一个人,我自己,在选举别人时,都只有一票,就像这里教会的其他成员一样,只有一票。不是我说什么,而是教会说什么。明白吗?是教会这个身体说什么。你们喜欢这样吗?哦,我想这是绝对符合圣经的。事情也应该是这样。
10

对我来说,若主愿意的话,从明天开始,接下来的一星期将是很重大的一星期。我要为明年的所有邀请做一些决定。我要到办公室去,把那些邀请函都带回家。这样,在未来几天里,我要祷告神,祈求他带领我,指示我当行的路和当作的事。我们生活的时代,不像主耶稣在这里的时代那样;那时,神领他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他在一个城里呆几个小时,又去到另外一个城里。但今天有着不同的体制,是一个机构,传道协会,以及许多有关的事都必须要办妥。

11

我是这样处理这事的:我把所有从非洲来的邀请放在一边,所有从印度来的邀请放在一边,所有从加利福尼亚,犹他州的,以及所有从其它不同地方来的邀请函,把它们都一堆一堆分开放着。我先不理它们。然后我就走出去祷告,可能开车到哪里去一两天。然后回来,一直地祷告。一些东西进到我心里,想去某个地方,然后我会看看这是否只是一种感觉。之后,如果这感觉很强烈,我就走到要去的那堆信函那里,然后拣起一封邀请信来读,看看它是在什么地方。然后就从那里开始。

12

我这么作的原因是这样的:你们想,在飞机上要坐大约七十二个小时,在暴风雨中忽上忽下,你们到过海外的人就知道了。你们不知道。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又摇晃、颠簸,穿云过海,这样要三天三夜。然后,当你一下飞机踏上地面,第一个来迎接你的就是撒但,“喂,传道协会的人这样说,在投票时有分歧,有一些人同意……”看见了吧?

你也许会说:“哦,可能主没有要我来。”
然而,你若是被神所差遣的,你就作好了准备去迎战敌人。你说:“我是奉耶稣基督的名踏上这里的。我是奉主耶稣的名来的。我要呆在这里,直到主的工作成就了。”看到吗?你准备好了来面对各种压力。
13

是的,你们爱我,我知道你们是爱我的。所以请你们在这一周里为我祷告,使我能靠着神的默示,引导我做出正确的决定。

我可能会有一些,我称之为“跳跃式”的聚会。我会在这个月的八、九、十号到佛罗里达去,哦,是乔治亚州的蒂伏顿;我是想说,在一月份的八、九、十号,我要去乔治亚州的蒂伏顿,而不是这个月。然后我还必须去肯塔基州的格拉斯哥,也许是肯塔基州的萨默塞特。也可能是在肯塔基州的坎贝尔斯维尔花一个晚上。罗杰斯弟兄要我抽出一个晚上去他那里,因为上一次我们没有去。
14

让我们为罗杰斯弟兄祷告。今天我们有些交通,我握着他的手,发现他的身体很不好。所以,我们在这里为罗杰斯弟兄祷告。在那里,他手头有很多事要作,搞得他很紧张、烦躁。他身体状况也非常不好,他妻子的情况也很糟。所以,让我们为这对小夫妇祷告,他们是神的好儿女。我告诉过他,若是主的旨意,我愿意为他安排一个晚上。

15

鲁德尔弟兄,是我们在六十二号公路上的一所姊妹教会,他是一个腼腆的孩子。他到过这里,甚至头都不敢抬。他会上来这个会堂。哦,我猜想,人们以为他只是个很平常的人,但这个孩子拥有一些看起来非常真实的东西。我就一直与他呆在一起,一直呆着,我说:“鲁德尔弟兄,你行!”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在人群前站起来的时候,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说:“那你就站在那儿,把心再咽下去,奉主的名传讲。”明白吗?如今,他在公路那边有一个跟这里一样大小的会幕,他在那里事奉。要持守住它。这孩子有神的呼召。我认得他的父母,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
16

然后,我们还得给朱尼一个晚上,在新阿尔巴尼。哦,你们知道,那是一些小型的聚会,我可以今晚在这里,明晚在那里。

如果每件事都按计划进行,那么到一月二十五日左右,我就要去迈阿密了,出席全福音基督徒商人协会的世界大会。然后再从那里去海地的金斯敦,下到南美,再上来经过墨西哥。从那里再去非洲,再从非洲飞往北欧,等等。我相信,明年大部分时间都会在海外举办聚会。所以请为我祷告,我必须做出正确的决定。
17

这样安排只是说如果那是主的旨意的话,若不是,我愿意到任何地方去,任何地方。不管在哪里,我都会去。只要我能够站在神把我放在的地上,我就要传讲他那测不透的丰富,直到死亡把我从这里取走。靠着神的恩典,我有这样的心志,只要神帮助我就好了。要是神把他的手从我身上拿开,那魔鬼就会杀掉我;所以,请你们为我祷告,好叫神怜悯的手一直在我身上。

我不是在求他的公义,而是在求他的怜悯。明白吗?我可不要他的公义,我无法在那面前站立得住。我所求的只是他的怜悯,因为我知道我不配,没有一个人配。我们最好不要求他的公义,我们需要他的怜悯。
18

今晚,我嗓子有点哑,但却没有办法拒绝这个机会,来向这群好基督徒传讲信息。请等一下,在我作个通知前,让我说一件事。趁着你们大家现在都同心合意,事情也进行得很顺利,让我跟我的教会说一两分钟,好吗?

19

请听着,我在福音里所亲爱的,我冠冕上的星星(如果我有冠冕的话),你们是耶稣的宝血所买来的。我这次回来作这些事,是有目的的。我们是在一次狩猎旅行中决定的,我和罗伊·罗伯森弟兄,班克斯·伍德弟兄去旅行。我们回来的时候,罗伊弟兄和我们谈论到我们的牧师内维尔弟兄。他一直在你们面前作牧师和别的工作,我们都爱他;然而,内维尔弟兄作为助理牧师,让他来介入到这些事里,实在是有些困难。明白吗?所以我们祷告,看来那是主的旨意要我去作的。现在,我求主给我帮助,我要尽力而为。

20

当我把自己献上之后,我要教会也这么做。若是神因着这个小小的奉献,就在上几次的聚会中那样祝福我们,那么若我们能坚守住,他又会怎么做呢?明白吗?要坚守住。请听着。你们是彼此相爱,今天早上,我看见你们站在过道上,流着泪水,向神举起手,可爱的圣灵在你们周围运行,浇灌你们。

你们不要听魔鬼向你们说的任何一件恶事。明白吗?如果魔鬼让你看见或告诉你有关基督身体的某个肢体的坏事,你决不可相信它。因为一旦你信了它,你就毁了你的经历。
21

如果你看见基督身体的某个肢体作了坏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但去到那位肢体那里,带着爱,看看你能否把他再带回到基督面前。如果你作不到,就告诉另一个人,或让他们同你一起去。照着圣经所说的方式来做。明白吗?但是不要……

若有人说:“某某姊妹怎样,或某某弟兄怎样,”你一个字也不要信。你就走开好了。要记住,那是魔鬼企图要把你撕成碎片。所以你们要警醒魔鬼的入侵,因为它会这么做的。你要让这“家中的好人”—信心,站稳在那里,除此以外你不要接受任何别的东西。这些人已经与你一同坐在天上,围绕着神的祝福一起交通,在桌上同领主的圣餐,并且圣灵已经见证他们是神的儿女。所以,让我们真正温柔、仁慈、赦免人、爱人。若有人用恶言毁谤你,你却要用善言回报他们。你会看到,临到你的将是何等的甜蜜。明白吗?是的。总要以善报恶,以爱报恨。
22

你感觉好一点吗,宝贝,坐在后面的那个小女孩?好的。我太感谢神了。她因背上的瘤,痛得腰都弯了,但主耶稣医治了她并带她来聚会。我们为此非常感谢神。我刚才离开讲台就是为这事。他们说:“祷告了又祷告,但没有得到主的答复。”

要确实去那样做。只要把你自己交给神,说:“神啊,借着你的恩典,我要做这件事。”不管何时人毁谤你,以恩慈报他。不要有恶念。如果你有恶念,那你就是在伪善地说话,你就错了。你只要不断把自己献给神,直到你真正对那人有了好感。就是要这么做。然后神祝福的甘甜就会覆盖你的魂。这是生活得胜的方法,只要你在爱中,就再也没有什么能伤害你。好,你说……明白吗?
23

“如果你能说方言,说方言要停止。如果你有智慧,也必归于无有。说预言之能也终必归于无有。但当你有爱时,它却是永不止息。”[林前13:8]明白吗?

不要只爱那些爱你的人,要爱那些不爱你的人。因为爱那爱我的人容易,要努力去爱那不爱你的人。这能检验出你到底是不是基督徒。有人不爱你,但在你心里你却爱他们。如果你不能那么做,那就要一直抓住神。看到吗?它在那儿。这是真的,因为我知道这是真理。阿们。我知道那是真理。
24

现在我们要打开神宝贵的话语,翻到《希伯来书》11章,我只讲一篇简短的信息。我喉咙有点沙哑,但我与弟兄姐妹在一起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一直到六点,我才跑进房间,跪在床边,祷告了一会儿。然后起来,拿起圣经开始读。我看见一本杂志放在那,我拿起来,它是用南非荷兰语写的,所以我读不懂。

有时候,在阅读时,你会抓住一个词,那个词对你就成了活的。传道人就是那样得到他的信息的。只是开始阅读,读圣经。你知道的头一件事,就是你抓住了某个东西,然后又有一个东西加进来,又有东西加进来。然后你在它下面划线,走到讲台上把它读出来。神会做剩下的事。明白吗?他会看顾剩下的事。
有时候你太激动了,只做了一点点思想,对你所想到的只做了一点点记录。有时在一个聚会中,你得很快来到讲台上,只能把你刚有的一点想法读出来,期待圣灵会再一次把它们激活给你。我很多时候都是这么做的。
25

《希伯来书》11章,我们从第一节开始读,我们要读几节经文。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古人在这信上得了美好的证据。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借神话造成的;这样,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
这是不是很丰富?让我再读一下第3节,仔细听。
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借神话造成的;这样,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是从神的话)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神指着他礼物作的见证。他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以诺因着信,被接去,不至于见死,人也找不到他,因为神已经把他接去了;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经得了神喜悦他的明证。(五百年的生活)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挪亚因着信,既蒙神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
26

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主啊,我们慈爱的父神,我们现在带着感恩再一次来到你面前。不是因为我们低头祷告,就让我们感到是在你面前,而是我们相信我们一直都是在你面前,因为“主的眼目遍察全地。”[代下16:9]你知道万事,你知道人心所想的。

主啊,我们低头的原因,是祈求你赦免我们所有得罪你的过犯与罪孽。求你的怜悯再一次临到我们,开我们的口能说话,开我们的耳能听见,让你的道今晚对我们成为真实的;使我们挑选读的这几节经文,成为你在地上奥秘身体的每个肢体的大帮助,就是你的属灵教会,首生的教会,是用主耶稣的血赎买回来的教会,已经洗净并且成圣,在那天她将被毫无瑕疵,无皱纹地献给神。我们何等感谢你,借着主耶稣的义和怜悯,我们有信心相信我们有份于神的良善。
27

祈求你现在就医治一切的疾病,感谢你刚才触摸那个小女孩,她躺在那里因病痛腰都直不起来了,但我看到她走出去,那孩子般的信心,接受你和你的怜悯。我们为此感谢你。祈求你记念贝克尔姐妹在肯塔基的小孩,记念内维尔弟兄提到的那些人。哦,神啊,求你记念在各处数不清的病人。主啊,特别是那些还没有得救、不认识你的人,因为如果他们死在罪中,他们就不能到你那里。

我们祈求你赐我们见证和能力,让我们放胆讲论你的道,有智慧知道什么时候讲它。当我们说得足够时,你告诉我们,使我们可以走开,让人们对伟大的圣灵和他的工作惊异、惊奇。主啊,求你悦纳。听我们的祷告。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8

我想讲一会儿有关感官的主题。我们被教导说肉身的人有五种感官,这五种感官控制着人的……神赐人五种感官与这地上的家接触。这五种感官是: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听觉。这是肉身上的人所知道的五个感官,它们是好的。当这些感官中的一个生了问题时,我们就不能正常运作或过一个正常的生活。你的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没有它们我们就不正常。没有那个感官的作用,你就会错过一些东西,我们就不能与生活中的某些部分接触。它们是好的,是有用的,它们是神赐给我们的。

29

神赐给我们那些感官,但它们是作为一种恩赐给你的。它取决于你用这些感官作什么,你控制生活的方法,你使用这些感官的方法。你看什么,听什么,尝什么,嗅什么,感觉什么,这些感官被用到了什么方面,这方面的东西就会支配你。

我们感谢神,我们有这五种感官,但这五种感官决不是赐给你来引导你的;它们是给你跟外界联系的。但你还被赐予了第六种感官,这第六种感官只属于基督徒。除非你是个基督徒,你才能拥有这第六种感官,这是你能拥有比普通人的五种天然感官更多的唯一方法。基督徒更了解第六感官,那就是信心。它是管理你和引导你的感官,它超越所有其它的感官。它远远超过其它的五种感官。
30

我不是说,因为我们接受了第六感官,那五个感官就再也没有用了。不,它们还是有用的。那五个感官是神赐给你的,它们是要你来使用的。但当这五个感官与神的道相违背时,它们就是在说谎。

第六感官不会说谎。它是超级感官,那就是我所要说的。上午我讲了“超级迹象”,今晚我要讲“超级感官”。
31

超级感官是圣灵,神的信心住在你里面。如果你让那五个感官向第六感官投降,它就要引导你,并且把其它五个感官带到那超级感官的管理下。因为它远在天然的感官之上,就如属灵的人在肉身的人之上。它远高于肉身的人和他的五个感官,就像天一样的高远。它使你相信你不能看见的事。它使你行在你认为那五个感官甚至不曾想过的地方。魔鬼能进到这五个感官里向你说谎,但他不能碰那超级感官。那远超于他的所及。它来自于神,被称为信心。信心就是那伟大的感官。

32

五个感官不能控制第六感官,但第六感官能控制五个感官。超级感官控制天然感官。五个感官是视觉,味觉,触觉,听觉,嗅觉。超级感官是那种让你能相信神话语的感官,因为那是它要讲的唯一的事。它会使你相信你不能看见、不能尝到、不能摸到、不能闻到、不能听见的事情,因为它接受神的话。它会把神的话传给你,让你借着信心反对任何其他的事情而只行在神的话中。信心能做这事。

33

我们描述了这些感官,肉身上的一生下来就有这些感官,因此它们是天然的感官。在人的知识思想里,那实在是他所知道的唯一事情。他只能像一个人那样思想,他能像人那样看见,他能像人那样理解,他能像人那样听见;但当他被控制或再生时,我们称之为重生。然后第六感官,也就是超级感官掌握了他。藉此,超级感官把他提升到一个地步,使他有信心相信他听不见的事,以及看不见的事和他不能明白的事。他不论怎样都相信它,因为他被第六感官也就是超级感官所控制。知道这点是多么奇妙,想想要相信它又是何等的简单。

34

除非你重生了,否则你就不能相信它。圣经说:“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没有人能说耶稣是基督的。”[林前12:3]我们上星期已经讲过了这一点。这成了一块绊脚石,尤其是对于五旬节派的信徒,当他们听到我说这点的时候。耶稣在《约翰福音》5:24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永生只能来自神。“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就没有人能说耶稣是基督。”

你只是接受了别人所说的,是你借着知识所学到的,借着天然的五个感官所学到的东西。但当第六感官进来时,圣灵就除去那五个感官的一切推理,把你提升到第六感官,使你相信你看不见、尝不到、摸不着、闻不到、听不到的事情。他对你动工了!这时你才能说耶稣是基
督,因为你作了见证,不是知识的教育教导你,而是你的经历。
35

“伯兰罕弟兄,第六感官要做什么?第六感官为什么要来?”

第六感官是为了这个原因而来的。第六感官是信心,是超级感官。第六感官只为这个目的而来,就是使在你里面的五个感官拒绝那与神的话相违背的任何事情。这就是第六感官的目的。圣经说要丢弃推理。
五个感官会……你会推理说:“啊,为什么这个人要……他为什么……”但第六感官根本不看这些,它远超过那些推理,它比推理要高得多,它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推理。“我们相信。”它远超过那五个感官所要说的任何事情。现在要为医治聚会作好准备。明白吗?我们相信医治。你靠着第六感官行走,靠着第六感官谈话、生活,你靠着第六感官而死,也靠着第六感官复活!那个超级感官,那在你里面的,与属肉体的人是不同的。
36

属肉体的人只有这五个感官,如果他们能顺服第六感官,那很好。若天然的思想看了神的话后,说:“这是神的话。”那它就是在说真理。但若它看了以后,说:“这不都是神的话,或者它曾是。一段时间它曾是,但现在不是了。”然后第六感官就会进来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瞧,这就是区别。

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没有得到医治。他们想带着知识的想法来,他们说:“哦,我做这个了,我相信这个那个。”但如果第六感官说了,就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在第六感官上动摇。
37

第六感官临到人身上,让他们拒绝那与神的话相违背的任何事。如果他是个重生了的基督徒,那任何病症,任何与神的应许相违背的病症,第六感官都会说它根本不存在。

如果一个基督徒重生了,首先你知道的,就是一些无神论的人,不信者,开始围着这个基督徒说:“看,根本就没有圣灵这回事。你错了。如果你相信那回事,你就是疯了。根本就没有那回事。”那是第六感官开始工作的时候了。
“让我指给你看,在圣经里,为何你不能得到圣灵。你看,我可以指给你看,门徒在哪里得到了圣灵,但……”
你说:“哦,看。”第六感官就指示你说:“他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的。’”
“哦,那意思是给他们的儿女,不是给你的。不是给你的。”
但第六感官更清楚。为什么?它已经在你里面了。他们说得太迟了,你已经领受了它。
38

那些教导说没有圣灵这回事的人,他们不知道他们所谈论的。就像一个男孩,一次他正在削苹果,一个反对聚会的无神论者,问他说:“你想要什么?你来这儿能得到什么?”

他说:“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他一边有滋有味地吃着苹果。他是一个非常单纯,看上去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少年人,头发耷拉在脸上,一个牙齿露在前面,穿着一件又旧又脏的夹克,他说:“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那个无神论者刚刚说过:“根本就没有神这回事。这一切只是情感。都是无稽之谈。”
男孩问:“先生,我要问你一个问题,这个苹果是甜还是酸?”
那人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吃。”
男孩说:“这正是我所想的。”就走了。
39

你若根本没有尝过主恩,又怎么能知道呢?当你从来没有领受圣灵,你又如何知道他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呢?你又如何知道是不是有信心与能力呢?你若从未尝过,你又如何知道是不是有那说不出来的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呢?[彼前1:8]第六感官引领你到那里。第六感官向你宣告它。

没有任何知识的力量能带给你那个。知识的力量会推理说:“嗯,这是心理学,是这么回事,是人的情感。”但当第六感官进来时,它拒绝所有那些东西,直接把人带到神的怀里。“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他是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来11:6]
40

因着信!亚伯拉罕因着信;以撒因着信;雅各因着信;所有这些人都是因着信。是第六感官行了这些事。第六感官否认一切的病症,以及与神的话相违背的任何事,任何感觉与情感。

有人说:“哦,我接受了代祷,但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好点。”
第六感官永远不会对这种事静默,它会说:“这是个谎言。我感觉好多了,我正在好转。神这样说了,就解决了。阿们。神如此说。”第六感官只吃神的话。
41

这个超级感官,超越于众感官。它是个更伟大的感官,它是信心,它是激动与驱动的力量。阿们。它是那使你去做你从未想过你会去做的事情。它是第六感官,是超级感官。

有人为你祷告了。你说你一只手瘫了,需要祷告,你来这里相信神要医治你。牧师为你祷告了,你就回去。肉身的老我会说:“你没有感觉那只手有什么不一样。你没有比以前好转。”但第六感官来了,说:“那是谎言,已经为你祷告了,问题就解决了。”阿们。
42

就像一次到我们聚会中的那个妇人,她们两人来参加聚会。她们穿过讲台。她们看到了圣灵的辨别力。她们已经病得很厉害了。她们俩是真正的基督徒。一个上来,圣灵临到说:“你正受着胃病的折磨。”

她的脸发亮了,她说:“是真的。”
圣灵借着我说:“是胃溃疡,是因神经紧张引起的。你已经被某个医生检查过,他说你能……哦,他告诉你要做手术,把它切除。”
她说:“每个字都是对的。”
看到她的信心很大,圣灵就说:“你叫某某小姐,从什么什么地方来。”
她说:“没错。”
这是怎么回事?第六感官抓住了它,第六感官与圣灵并排站着。圣灵在说话,第六感官就说:“阿们。”就是这样,某些事情就一定会发生。
43

当马大跑出来找到耶稣,她说:“主啊!”注意第六感官。“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我也知道,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约11:21-27]这就是第六感官。

耶稣说:“我就是复活,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你要说什么呢,还要推理吗?一个死人躺在那里,虫子爬满了全身。
44

但他说他是复活,是生命。那是神的话。第六感官,超过了医生的诊断,超过了科学研究的思想,蔑视这一切推理,抛弃它们。为什么?这是神话语的见证。“我是!不是’我将是,我过去是’,而是我现在就是。我是复活,是生命。”人子。他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她说:“主啊,是的。”第六感官。“我信你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
“你兄弟一定会复活。”
45

他们来到坟墓前。那两样东西碰在一起,就一定要发生什么事了。那是超级感官。神站在面前,一定要发生一些事了。那感官是超级感官,就是神。有什么东西告诉了马大。她看到了他,她知道他,她认得他就是那弥赛亚。她知道如果她能到他那里,靠近他,将情况告诉他,只要听到从他口中出来的一个应许,那就是她所要的。当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那就是马大要听的一切,是她所要的。因为第六感官,超级感官,她的信心,驱使她承认他,相信他。

46

这个妇人,当她离开讲台,那是主如此说:“回家去吃东西,耶稣基督医治你了。”她回家了。

那天晚上,她的一个朋友,是她的邻居,就在她后面三四位,她的脖子上有个很大的瘤。她也上来,完全震惊了,因为她的邻居就要得到医治,脱离那严重折磨她的胃溃疡。这是成千上万个事例中的一个。那巨大的瘤子长在她的脖子上,她上来。我说:“没有人能辨别人心,但你对一些事感到很高兴,你很兴奋,因为坐在那边的那妇人是你的邻居。”这是圣灵!
47

她想:“那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事呢?一定有什么东西向他启示了这事。”

所以当圣灵说:“你在想着你的脖子。”
她说:“是的。”
“你相信它要离开吗?”
她说:“我全心相信。”
我说:“主如此说,回家去吧,接受你的医治。”
属肉体的人人四周围看看,并没有看到任何迹象。那有胃溃疡的妇人回到家,想要吃点东西,她差点没死了。哦,肉身的人,肉身的感官,感觉表明胃溃疡仍然还在。
48

一两个星期以后,她在邻里走动,向她所有的邻居和教会里的人作见证,说:“主已经医治我了。”

他们问:“你现在能吃吗?”
“不能,不完全像我想的那样。但是,”她说:“我已经得了医治,因他的鞭伤我已经得了医治。”不管是什么,她已经得了医治。
一天早晨,孩子们上学去了,她感到特别饿。她站在那,正靠着窗户洗碗。大约一年以后,她参加另一个聚会。她正洗着碗,她感到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临到她。她想:“怎么回事?我感觉好像要叫喊起来。”
49

她的丈夫,告诉她说:“亲爱的,请你不要再说那个医治了,”虽然他也是个基督徒,但他说:“因为这事,你招来了多少羞耻!”

当你在见证他的道时怎么会招来羞耻呢?你要是不为他作见证,那才会招来羞耻呢。
他说:“若你已经得了医治,那你就应该好了。”
她说:“那个人站在那,看着我的眼睛,将我的情况告诉我,以及我所做过的事,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当他到讲台时我在那房子里还不到十五分钟。这人怎么可能知道那些呢?我一生从未见过他,他告诉我:’主如此说,你痊愈了。’直到我死了我也要相信。无论如何我要相信它。”因此她和她隔壁的姐妹,她的朋友,向神立了约,那就是她们要持守这个信心。
50

那天早晨她感觉很奇怪,几分钟后她觉得饿了。孩子们剩了一些燕麦粥在盘子里,她说平时她一吃燕麦粥就会吐出来。若是有人曾经得过胃溃疡,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她坐下,用勺子舀来吃。她说:“哦,我想我要遭罪了,但过几天我就会好了。”但她发现她还是饿,她就把那盘子里剩下的全吃光了。她等了几分钟,看看会发生什么事。什么也没发生,她觉得很好,还是饿。她又煎了几个蛋,倒了一杯咖啡,拿了些烤面包,足吃足喝了一通。她能吃什么就吃什么。她又继续洗碗,半小时后,她又觉得饿,一点病的迹象都没有了。

她戴上她的小帽子,跑上街,到她邻居的家里。当她进去时,她听见有叫喊声,她想可能这家刚刚死了人。他们在大喊大叫,来回走动。那个妇人早上睡到很晚才起来,正在找她脖子上的肿瘤,那肿瘤已经在晚上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是神在工作。
51

在凯德尔教堂,我们有个聚会,有个瘫痪的男孩到那要求祷告,你们许多人在那里见过他。他们把他带回到那个应急房。比利带我去到他面前,他们三四个晚上都让他到教堂的讲台上。他没有得到祷告卡,所以他们把他放在应急房。我进去为他祷告,看着他。他说:“伯兰罕先生,你能对我说一些安慰的话吗?”

我说:“可以,孩子,小儿麻痹让你成了这个样子。”
他说:“是的。”
我说:“你的名字是某某,你来自某个地方。”
他说:“是的,那么我会得医治吗?”
我说:“因他的鞭伤你已经得了医治。”[诗53:5]
他回家了,作见证,赞美神。他也招来了他邻居的责备,甚至在一个星期日,一群传道人来了,靠着他坐下,说:“你必须停止那么做,因着这事,你已经很丢脸了。”
52

那个年轻人坐在那儿,说:“先生,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如果你坐在我坐的轮椅上,你就不会想要剥夺我在基督里面得到的最后一点希望。因他的鞭伤我已经得了医治。”他刚说完……他坐在那里,手脚、身体、背部都瘫痪了,他话还没说完,就从椅子上起来了,称颂神。

这是什么?他的天然感官说他要坐在那儿,医生说只要他还活着,他就要永远坐在那儿。但第六感官说:“因他的鞭伤我已经得了医治。”他什么也不用做……他丢弃了一切与神的话相违背的东西。那就是第六感官要做的。
53

那个老约翰·雷恩,不是“莱恩”是“雷恩”,就是那个在福特维恩的瞎子乞丐,那天

我们到了那里,并在聚会中为他祷告了。那就是钢琴在无人弹奏的情况下奏出了“至大医生现今可近”的前一个晚上。他是个瞎子,是个天主教信徒,他站在队伍中,我看着他,说:“你的名字是约翰·雷恩。”
“是的。”
“你是街上的一个乞丐,你已经瞎了很多年了。”
“是的,没错。”
“你信仰天主教。”
“是的。”
我说:“主如此说,你接受你的医治吧。”
他说:“先生,谢谢你。”
我说:“感谢主。”
他说:“但我还是看不见啊。”
我说:“这跟医治没有关系。你已经得了医治。”他说……
他下去了,他们帮助他离开讲台。属肉体的人看不到任何的迹象。那时他们什么结果也没有看到,说:“哦,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瞎。”
54

他的两个朋友又把他带回来,排在祷告队列中,又让他上来;霍华德带着他过来。当他又回来时,他说:“先生,你告诉我,我已经得了医治。”

我说:“你告诉我你相信我。”
他说:“我确实相信你。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你。你说出了我一生的事。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有个妇人见证她几分钟前还有甲状腺肿瘤,但现在它已经消失了。”
我说:“如果你相信我,为什么对我还有疑问呢?我告诉你的是神的话。”
他说:“先生,我要做什么?”我知道他是个天主教徒,他总得要一些他可以抓得住的物质上的东西,我说:“你只要不断去作见证,’因他的鞭伤我已经得了医治’,并且赞美神。”
55

这个老人,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星期,他站在街上卖报纸,他喊着:“号外!号外!赞美主,我得了医治。号外!号外!赞美主,我得了医治。”

当他第二天晚上来聚会时,因着他,我几乎都不能讲道了。他站起来喊叫:“大家都安静!赞美主医治了我。赞美主医治了我。”作为天主教徒,他不知道如何抓住信心,但他知道如果他不断地说,不断地说,不断地说,直到第六感官开始工作为止。是的。“赞美主医治了我。”
他站在街角上喊着:“赞美主医治了我。号外!赞美主医治了我。”
他在街上行走,有人经过,说:“约翰,你好吗?”
“赞美主医治了我。我很好。”他们就笑他,拿他取乐。
56

大约聚会后两三个星期,有个小报童领他到理发店去刮胡子。理发师让他坐在椅子上,给他脸上涂上泡沫。他说:“约翰,我知道……”他自以为聪明,他说:“我知道当那个神医在这儿的时候,你去见了他。”

他说:“是的,我去了。”
他说:“我听说你得了医治。”他只是在逗他。
这个老人说:“是的,赞美主!他医治了我!”他的眼睛就开了,他从理发的椅子上跳起来,脖子上还围着毛巾,理发师想拉住他,他手里拿着剃须刀,他们俩跑到了街上。为什么?神的道已经做工了。
57

小乔治娅·卡特躺在那里,这事你们都知道,她躺在那里已经九年零八个月了,不能动,甚至连给她换身子底下的床单都很难。她的体重只有三十五磅,躺在印地安那州的米尔顿。她的家人属于一个教会……当我去那里,在米尔顿浸信会教堂主持聚会,为病人祷告时,那家教会宣布:“如果我们的会众有人参加那个疯子的聚会,我们就要把他开除教籍。”她的父亲是教会的执事。

但她得到了我的一本小书,叫《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一天下午,霍尔弟兄带我到她那里。她的母亲跑出屋去,不想与这事有什么关系。我进去为她祷告,说:“哦,那个内尔姑娘是怎么回事?”她知道有关异象的事。
我说:“姐妹,那是个异象。我只能祷告。你要有信心。”那个可怜的小家伙被教导要反对医治的事。
58

几天后我站在那里为人施洗。她在那里哭着说,如果神医治她,她许诺要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再次受洗。

她的腿只有扫帚柄那么粗。他们甚至不能把她放在便盆上。她的母亲,虽然还是个年轻的妇人,坐在那儿,头发已经变得灰白了,看着她的女儿躺在那儿一点一点地死去。她女儿患了妇科的结核病,已经布满了全身。她的体重只有三十七磅,我想是这样,他们为她秤的。他们甚至不能把她抬高一点,来把便盆放在她下面,不得不在她下面放橡胶床单。九年零八个月她躺在那里,甚至不能抬头看看窗外的树。
59

一天,我站在乔治·莱特家后面的山坡上,圣灵对我说:“站起来。”我抬头看,有一道光从狗木丛中照出来,说:“往卡特家的路去。”

当我到那儿时,主耶稣已经向她的母亲显明了我要来的迹象。我走进房间,那个女孩正躺在床上,她虚弱地连痰盂都拿不起来。她的母亲拿着,让她把痰吐到痰盂里,她患肺结核。我说:“乔治娅姐妹,半小时前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在山坡那边向我显现,告诉我来这里,按手在你身上。主如此说,站起来!”
60

第六感官开始工作,一种能力临到了那个女孩,三年里来,第一次……哦,是九年零八个月以来,她第一次用脚站起来,跳动,跑到园子里,欣赏了花草树木,再走进去坐在钢琴前,开始弹奏“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为什么?推理可能已经拒绝……

她自己不能做。我不知道,我永远不会知道。只有神的能力能把她扶起来。她的腿那么小,关节那样细,没见过那么细的腿,就像扫帚把一样。已经有十二年或十四年了,今天她健壮地在服侍主耶稣。
这是什么?头一次,看起来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推理会说根本不可能发生。但是,弟兄们,她持守神的话。如果神能医治在撒冷的那个瘫痪的小女孩—内尔姑娘,她残废瘫痪,她的手臂像这样下垂,神能医治那个女孩,神也能医治她。她相信。
61

霍尔弟兄躺在那里,因癌症快要死了,还是同一个人带我去到他那儿。他在米尔顿的医生送他到新阿尔巴尼的医生那里,就是圣爱德华兹医院的医生。我忘了……他带来我的孩子,他是个很好的人,很好的医生。他为他作了检查,说:“是癌症。”他对米尔顿的布朗医生说:“他就要死了。”

布朗医生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又把他接到他妹妹那里,是考普先生的一个亲戚,过去是城里的法官。当他到了那里,他说:“在他死之前,就把他放在这儿吧。”
62

他们派人请我去。几天后,我与我妻子到了那里。我们为霍尔弟兄祷告。我爱他,是我带他接受基督的。他越来越虚弱,他连手都动不了了。

霍尔姐妹说:“比利,你能做点什么吗?”
我说:“霍尔姐妹,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没有从主那里听到一句话。我想让我的医生来看看他。”
她说:“你的医生是谁?”
我说:“是山姆·阿戴尔。”
我打电话给山姆。山姆说:“我只能做一件事,比利,我可以送他到路易斯维尔,去拍X光等等。我会给你一个报告。”他们就派来一辆救护车,把他拉过去了。
63

山姆打电话叫我过去,说:“比利,他得了肝癌,我们不能把他的肝切去还让他活着。他是传道人,他现在应该不在乎了。你也可以告诉他他要死了。”

我说:“山姆,他已经准备好要走了。但问题是,我不愿看到他走。他是我的弟兄,我爱他。”
我想:“神啊,为我做些事情吧。”
那天清晨我开始去打松鼠。我往外看,那时天还没亮,院子里也没有人。我拿起来复枪,开始走出房子。在墙上挂着一个干瘪的苹果。我想:“美达为什么把它挂在墙上?”我再看,又是一个,又是一个,直到有六个挂在那。我摘下帽子,跪在地板上。我看着那儿,一个巨大而美丽的苹果出现了,吃了那六个苹果。我看到,在那上面,在那照片上的同样的光,立在那,旋转着,说:“起来,去告诉霍尔弟兄,主如此说,他不会死,他会活着。”
我下去告诉他。他并没有什么好转,但他相信,他持守着。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好转。一天过去了,还是那样。两天过去了,没有什么好转。在第三天,就开始不一样了,许多年过去了,今天他还活着。
64

我注意到坐在这里的韦弗太太。如果我没有弄错。在玛吉·摩根得医治后,她的女儿过来,我到了那里,他们对那个妇人已经无能为力了。几个小时之内她就会死。他们只能给她打一两针,只能做这些。她做了妇科手术,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她的脊椎了。手术时它们已经扩散了,他们不能再为这个妇人做什么了。我想与她谈谈神的医治。

但她说:“先生,你是主神的传道人,我不配让你来到我的家。”她以为自己不值得一个传道人来看她。她说:“我过着那样的生活。我跳舞,我做了我不应该做的事,我说过下流的话。”她告诉我她的罪,她说:“我不配。”
65

我看到她摸着边了。在第六感官,也就是超级感官做工前,她还得接受基督。

我们跪下来。我对她讲到“你的罪虽像朱红,”于是她就将生命交给了主耶稣基督。当她这样做了以后,她说:“哦,我感到如此不同。有些事发生在我身上,有些事发生在我身上了。我想跟你们大家握手。”
就在那时我往外看,我看到她在一个异象中,走到房子后面的鸡笼。我说:“韦弗太太,主神如此说,你要走到那个鸡笼去,你会活下去。”
66

按她所感觉到的,她根本不能走动;癌症已经吞噬了她。按医生所说的,她根本不能走动;她快要死了。我想,已经十四、五年了,韦弗太太,是吗?[韦弗太太说:“十四年。”]十四年了。当她还病着时,她挣扎着来到这个教堂。看起来她不能从床上起来,那么瘦巴巴的胳膊。因为她向神许诺,她要来奉耶稣的名受洗。我们把她从轮椅上抬下来,把她放在水池中,奉耶稣的名为她施洗。今晚她就坐在那里。如果你想看她的健康情况,就看看她。为什么?把推理、科学研究、所有别的事情都抛开,因为第六感官要做工。就是那样。

67

看,让我再说一个,就一分钟。有一次耶稣经过一棵树下,是无花果树。他看看无花果树。现在请不要错过这点。他看着无花果树,树上没有无花果。他说……他咒诅那棵树说:“从今以后,永没有人吃你的果子了。”[可11:14]

门徒看看,树还像以前一样。一小时以后它看上去还是一样。神从没有裂开地面,把它吞下去。神没有从天上差遣一个交叉的闪电把它烧成炭。他能这么做,他肯定能。但他没有这样做。
怎么样呢?树已经被咒诅了。神的信心抵挡那棵树的生命。你看不到外表有任何的改变。但是在地的下面,在树的根部,死已经进入了。它被咒诅了,第六感官抵挡它,它必须得死。它从根部开始死。
68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癌症上;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肿瘤上;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的疾病上,当主神第六感官的能力起来抵挡它时;他说:“撒但,从那里面出来。”你可能没有看到身体上有任何的变化,但是你的信心却照样持守着。它已经被咒诅了。第六感官,超级感官不会松懈下来。它不在乎你感觉如何,你看上去如何,你行动如何。它与这些没有半点关系。神的道已经发生功效,第六感官持守它。是的。她去工作了。癌症开始变小,它从根部死去,它离开了。肯定的。

69

因这同样有力的第六感官,灭了敌国,越过了一个一个的城墙。

因着这第六感官,红海分开,成了干地,让神的儿女们过去。
因着同样的第六感官,参孙蔑视那一千个穿着盔甲,拿着刀枪的非利士人。他没有东西可以防卫自己,只有一根野驴的腮骨。那第六感官开始做工,他就击杀了一千非利士人。哈利路亚!162 因这第六感官,死人复活了。因这第六感官,行了大能的神迹。
曾经临到地球的最大力量,就是这个超级感官,被称为是第六感官。与这下面的毫无关系,如果这地上的感觉对神的道宣告说:“阿们”,那很好,你们就继续前进。但不管它做了什么,要相信那个。那才是力量的所在,“如果你心里相信……”你五个思想的感官在你的头脑里,但你的第六感官在你的心里。你用心相信,借着口承认,你用心相信。是的。先生。那个第六感官,那个大有能力的力量。
70

听着,因为那个第六感官,有位先知被扔进了狮子坑。因着第六感官,狮子不能吃但以理。它们不能吃他,因为那个第六感官,超级感官,它们不能靠近他。

因着同样的第六感官,三个希伯来少年被扔进了烈火的窑中,他们蔑视窑中的火焰。这就是那第六感官!所有的推理都证明,他们还不等被丢进火窑,就都得烧死。但那第六感官保守他们在里面呆了两、三个小时。当他们打开窑门时,他们看见有一位看上去像神子的站在他们中间。那就是第六感官。烈火不能烧死他们。是的,先生。
71

有一次,是同样的第六感官,使徒彼得躺在监狱中,他们打算第二天把他杀了。在约翰·马可的家中,他们有一个祷告会。那第六感官开始聚在监狱的周围,他被祷告所覆盖。第六感官在工作。火柱从窗子进来,拍醒彼得,说:“起来,离开这里。”这就是第六感官!

当那小船浸了水时,是第六感官不让圣徒保罗被淹死在大海中。是第六感官使他没有被淹死,那超级感官。是第六感官,当蛇咬了他的手时,他把它甩到火中。是第六感官行了这些事。
72

在他被埋在坟墓里后,是第六感官使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因为他相信神的道说:“你们毁坏这殿,我要在第三日重建。因为大卫说:’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是那超级感官。抛开这些感官的推理。相信超级感官,就是耶稣基督所赐的信心的感官。

因着同样的感官,神在没有任何东西时说出他的话。那感官是什么?那超级感官是神,神的信心在你里面,神的一部分进到你里面,赐给你超级感官。因着同样的超级感官,神用非显然之物造了世界。他说出他的话并相信他的话,世界就出现了。荣耀啊!
73

第六感官,超级感官!哦!神啊,把它倾倒在我身上。赐给我和每个需要它的人。主啊,把你的第六感官倾倒给我。主啊,我愿意交出这五个感官,我自己的知识与想法,抛弃所有的推理。你的话是真理,人的话是虚谎的。每个推理,每个疑惑,都要扔掉,让我顺从超级感官,就是圣灵的感官而行。

你们要它吗?这才是我们所要的。神祝福你,朋友。这才是你需要的。超级感官会祈求某事,并知道神会赐下它。它深信,“因为到神面前的人必须信他是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74

如果第六感官说:“神保守他的话。我将自己交给他。我把我的一切都交托给他。我的感官说它要成就,我的信心在于神的道。”然后将任何别的东西,就是把与神的道相违背的东西,当作根本不存在。

亚伯拉罕遇见神,神说:“你要从撒拉得一个儿子。”他七十五岁,撒拉也六十五岁了。亚伯拉罕当所有与此相违背的事,都不存在。他向前行,好像他看见了神一样,他相信。
他称那说他不能的,任何的推理,别的东西……医生可能说:“嗯,亚伯拉罕,你太老了,不可能有这事。”医生说的,别人说的,他自己的思想说的,或其它任何东西说的都不会给他带来任何不同。神是对的,他就持守它。
75

这就是第六感官,超级感官。神啊,把它赐给我。神啊,让我有更多的信心来服侍他的子民,这是我的祷告。

今天上午,当那位母亲带来她那红发的小孩,站在这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我说:“姐妹,出了什么事?”
她说:“伯兰罕弟兄,这孩子得了白血病。”我感到有某样东西升了起来。哦,他是我们患难时随时的帮助。[诗46:1]
76

不久前,比利和我在路上开车。几个黑人从路上开来,他们开得非常快。他们擦到一辆车,车就翻了几个滚,几个男孩都被摔在了路上,其中一个小家伙后背被压在车下面,动弹不了。那些孩子们跳过来,想要把车搬开。他说:“哦,请不要那样,我的后背断了。不要,你们会要了我的命的,你们会要了我的命。不要那样做。”

他们说:“哦,我们必须得把车挪开,车要起火了。”他们说:“来……”
“不要动啊,你们会把我压扁的。不要那样做,不要啊!”
我钻到底下,喊着说:“孩子,你是基督徒吗?”
他说:“先生,我不是。”
我说:“你最好祷告吧。”
他说:“是的,先生。”
第六感官就开始工作了,我走到车后面。我只有到了审判的时候才会知道。但突然间,车子翻了过来,离开了他。他就跳起来,什么事也没有。是怎么回事?“我们患难时随时的帮助。”
77

我们从一个地方下去……一个年轻的黑人女士在路上开车,是一辆新的普利茅斯牌汽车,大概只开了四百英里。她车开的很快。我看到这车的曲柄轴箱都撞进了树里面。比利和我把车停下。我们前面的路本来有积雪,很滑,但那时地已经干了。那个女孩……风刮得很大,从明尼苏达州刮来的,甚至把车都给刮偏了。比利,你记得吗?我跑到她那里。她坐在那里,她说:“哦,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他们叫来救护车。

救护车来了,但是救护车的后箱已经有一个死人躺在那里了。他们说:“我们不能带她。”
因此一个农夫说:“好,赶快派别的车来,这个妇人要死了。”
我走过去,我说:“女士,等一会儿。”
她说:“哦,不要碰我,先生。不要碰我。我的后背……”
我说:“女士,你是基督徒吗?”她看着我。我说:“我是福音传道人。如果你要死了,你与神之间的关系会怎么样?”
她说:“先生,我现在就想和好。”
第六感官就在工作。神的能力降下来。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她就从车里走了出来。神随时的力量,“我们患难时随时的帮助。”
我们因信而行,我们因信而活。“义人必因信得生。”我们必须那样生活。多少人想要拥有更多的第六感官,超级感官?让我们低头祷告。
78

宝贵的主,我们的神,我们的父,你对我们如此恩慈。你赐给我们五个感官,让我们可以在地上生活行走。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手去感觉可触摸的东西。你赐给我们听力,让我们能听见。我们对此非常高兴,我们能听见神的话,因为“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罗10:17]主啊,我们为有这六个感官而非常感激。愿我们一生一世都能保守它们。

但这第六个感官,信心的感官,它是属于信徒的,因为他们要用这个感官来相信。主啊,给我们更多。哦!主啊,洁净我们,试验我们,用你的恩慈与能力充满我们。让我们一生一世靠第六感官行走,靠信心的感官行走,那是唯有耶稣基督才能赐给我们的。那就是我们所祈求的,愿我们相信我们已经接受了它,心里没有疑惑,你应许这事一定会成就。
主啊,他们的手已经举起来了,我为他们祷告。他们有需要。你知道他们是谁。我祈求你要带他们每个人过去。愿他们的愿望都成就。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相信父,相信子, 相信圣灵,这三者是一位; 魔鬼在颤抖,罪人要醒来; 对耶和华的信心会震动万物。
79

你们以前听过吗?现在,暂时先不要音乐,特里弟兄。

相信父,相信子, 相信圣灵,这三者是一位; 魔鬼在颤抖,罪人要醒来; 对耶和华的信心要震动万物。
80

是的。哦,宝贵的信心,宝贵荣耀的信心,神啊,赐给我信心。“亚伯拉罕因着信。以撒因着信……亚伯因着信,献祭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他虽然死了,仍旧见证。”哦,我们多么需要信心。我爱他。我要更多的信心。我一生的愿望,在新年要来的时候,是对神更有信心。神啊,若我心里一出现疑惑,就把在我心里的疑惑除去。撒但攻击我,他攻击你,他竭力发射他的毒箭。愿我有信心的盾牌在我前面,抵挡魔鬼的诡计,打掉他一切的火箭,这是我真诚的祷告。神祝福你们。

内维尔弟兄,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内维尔弟兄说:“没有,只是还有一些……”]那你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