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220E 与基督认同

1

非常感谢你们。我很高兴奉主的名我回来了。我的喉咙从一开始就有点沙哑,但不久主就让我挂第二档。这个星期我在聚会上讲得太多了,有很多问题要回答;出了会堂又热。我没得重感冒;我一生中从未感到这么好,我感觉真好,但我的喉咙工作过度了。它会好起来的。所以我要为你们每个人所做的一切感谢你们。

我努力寻找,刚才我开车上来时(比利和他们一些人在外面),我努力寻找那个小家庭,他们出来,一分钱不剩,回不去了。如果他们还在会堂里,我希望他们举手或者怎么样的。我自己想要在这事上做点什么;所以,这个从密歇根州什么地方来的小家庭,用光了汽油或钱什么的,如果你还在城里……如果你们在聚会后看到他们,请把他们带去我家,瞧?我想在这事上做点什么。那是……那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尽我们所能地向任何人伸出援助之手。呐,主耶稣祝福你们,这是我们的祷告。
2

呐,这是个不寻常的星期,我们早就有一些不寻常的事。但我要说,我从未看到过圣灵像这样在这个星期的这次聚会上自由运行,那对我来说实在是奇妙极了。夜里我进门之后,有时候要到凌晨一点才能入睡,想到主耶稣如此善待我们,我真是欢喜。

呐,我……你们在这城镇附近或街坊里、还没有一个家(教会之家)的人,任何人,欢迎你们随时来这里,把这当作你们的家。记住,我们这里没有会员资格,只有给大家的交通。我们没有,正如霍华德·凯德尔过去说的:“没有律法,只有爱;没有信条,只有基督;没有册子,只有圣经。”所以,永远欢迎你们来到这个小教会。我们期待,若主愿意,我们会尽早盖一座更好的教堂,更坚固的场所。不要太大,因为我们相信耶稣快要来了,我们不想要太精致的东西;我们只要有东西……这教堂快要倒了,它尽了它的功用,我们为此很感激。
3

我永远忘不了,大约二十几年前,就在这讲台所立的地方,我跪在一个旧池塘里,加拿大蓬这种草高过了我的头顶,主说:“在这里盖你的教堂。”在一小块地上,我们去英格拉姆那里,借了一百六十美元,我们要把这池塘填了,这原是我们大家滑冰的溜冰塘。

杰西·斯宾塞弟兄应该记得,当时这儿是个池塘,他和斯宾塞姐妹,我想你们记得这事。他们常把队员带上来,在这边开路,免得陷入池塘里。我是英格拉姆维尔学校的小男孩。这是个池塘,从这里出去,在池塘上滑冰,玩简易曲棍球和别的东西。迈克弟兄,你记得当时这里是个池塘。是的,先生。后面的罗伊弟兄……呐,池塘所在的地方……我们只留下池塘的一部分,就是在这后面;那是我们给人在水里施洗、叫他们的罪得赦的地方。
4

呐,这……你知道,当你把问题拿来,你有想要提出的东西,那是个问题,因为你有一群混杂的会众,人们受这样或那样的教导。但当你可以解释这事时,即使跟他们受到的教导相反,只要能使他们灵里的甜蜜往回流,那对我来说也是神圣的。我不想提任何名字,一个从城外来的医生刚才在那里的房间里遇见我,我猜是一位医师。他说,几年来他一直在那件事上纠缠。他读了一本记载有关这点的书,跟我所教导的相反。但他说,自从他坐在聚会里,看到圣经句句落实,问题就永远解决了。

5

刚才我在房间里跟几个从城外、从伊利诺斯州来的人见面。大约有四个传道人,三、四个传道人,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们一生都在教导相反的东西,但现在我们领悟了异象,看到了究竟什么是真理。我们一直想知道它是什么。”瞧,呐,那个……

那正是我们现在的状况,事情的真相,弟兄。别以为那是贬低任何教会或任何人;那只会把教会往上提,瞧?呐,我们必须站在一起;我们必须站在一起。当那些人……当神在五旬节分开自己,把火柱分成小火柱,悬挂在人们头上,使圣灵降在他们身上……如果神在我们中间分开自己……每一次有人加入到我们中间都是在往那火柱周围源源不断地积聚更多。当神整个被赎的大教会被拉到一起时,我们就要确凿无疑地去空中旅行。
6

我从未试图在弟兄们中间做分离的事或撒播不和,我竭尽全力地理解别人。如果那些赞助我聚会的教会……如果他们……他们互不认同,但他们爱我,他们就会赞助我的聚会。我会去到他们的会众中间,我肯定不会说一件……绅士都不会那样做,更别说基督徒了。肯定不会。如果我有帐篷聚会,我正打算着手这件事,若主愿意,有一天我要……在我教导任何这些教训之前,我要跟牧师们一起用几个上午先聚会,让他们知道我要教导什么。如果那位弟兄不明白,不同意,任何弟兄,那就让他们带着他们的会众,说:“呐,我不想要你们听这教导。当他们教导那个时,我们要离开,瞧?”给他们这个权利。我们总要跟神和他的子民在任何地方保持和谐。

7

呐,若主愿意,今晚我有个问题要回答。我想,也许我要在讲道前回答这个问题。我想我这里还有一个,但这是一个梦,有人拿来,想要我为梦祷告,做出讲解。主如此恩待我们,祂这么做了很多次。

呐,在我们开始聚会前,我们要你们知道,每次我们举行一场聚会,都诚挚地邀请你们大家回来参加。从路易斯维尔,从城外,从本城,从附近来的这些优秀传道人,从塞勒斯堡来的弟兄,那些歌手(刚才在这里唱歌的那位女士,不管她是谁,还有这小家伙),我们非常感谢你们。我在后面跟一些弟兄们交谈,甚至没有机会看那是谁,是什么,但我肯定听见了。太美了,我十分肯定地欣赏那份努力。
8

呐,我们……我昨晚漏掉了这个问题,我儿子把它放在我口袋里,某个宝贵的人写了这个问题。呐,记住,这些问题不是要与众不同。有时候,也许当问题写下来时,听起来它们是不一样,但那是一颗诚实的心在努力寻找。瞧?那是我们一直就近它的方式,某个相当诚实的人努力要找出什么是对的。

呐,不久前,我去到一个家庭中参加祷告会。朱尼尔·杰克逊弟兄(刚才我听见他了,或者我认为我听见了。)跟我在一起。他说完了。有一个来自另一个教会的传道人,还不等我跪在地板上,就跳起来,开始了,想要跟我争论。哦,碰巧大约有五个传道人在那里,他们马上都指责这人。我说:“不,不要那么做。呐,他挑战我,所以让他和我好好谈一下。”
哦,他开始说:“圣经说的地方,我们才说;圣经沉默的地方,我们也沉默,”等等,他们走了。过了一会儿……我只是继续记下他错误引用、放错的经文。他说:“只有……只有十二个人领受了圣灵,就是使徒们。神的医治只是给那十二个人的,”等等。所以你看,他偏离目标十万八千里。然后……然后我……他讲了半小时后,我问他,他说我是个魔鬼。
9

呐,他讲完后,我说:“呐,首先我想说的是,弟兄,在这件事上我原谅你,因为你不是有意的,我知道你不是。因为如果你是传道人,我是传道人,我们就应该是弟兄。”瞧?然后我说:“呐,我们之间对经文的误解却是另一回事。”

呐,我们开始拿圣经来看,那个可怜的人马上就迷失了,他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或要做什么。他被捆绑得太紧了,不知道要做什么,他……那天晚上,当他走出房子时,他说:“伯兰罕弟兄,我要说一件事,你有基督的灵。”瞧?
我想:“刚才还是魔鬼,现在就有基督的灵了。”这是你就近它的唯一方式;就是这样。基督……如果我要争吵……
呐,这人,因为那样做,发生了可怕的事,他几乎失去了理智,在一所疗养院什么的里面,从窗户里跳出来,几乎丧了命。现在他又成了我的一个好朋友,他天天寻求圣灵的洗,想要来我家,让我按手在他身上领受圣灵,一个大宗派教会的传道人。瞧?
10

所以,我们以诚实的心,尽我们所知道的来回答问题。

呐,我要读这个问题,写得很工整。
1a:伯兰罕弟兄,请你解释《使徒行传》2章4节,为什么门徒在众人聚集之前(《使徒行传》2章6节)就说方言或别国的话?
这是第一个问题;我想也是同一个人。是的,是同一个人。
呐,如果你注意,弟兄姐妹,不管是谁写了这个问题,经上从未说一句关于他们从楼上下去的话。听众不是在楼上。但当门徒进入众人所聚集的院子里时,他们听见门徒说方言。看到吗?
呐,你可能说:“哦,他们是在楼上说了。”如果这是一个辩论或争论,你有同样的权利说他们是到了底下才说的,因为“这声音在外面一响……”瞧?
11

呐,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随着。

1b.请你解释《使徒行传》8章18节西门是怎么知道圣灵赐下来了?那是在撒玛利亚。
哦,有一件事:他知道他们领受了圣灵不是因为说方言,或者圣经没有说他们说了;他们只是看见了结果。当人们领受圣灵之后,不可能没有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没错,但经上没有说他们在那里说了方言,所以一定是他看见了说方言之外的其它事,因为经上从未提到他们说方言。
12

1c.请解释我们怎么知道一些人在五旬节说了加利利话?

那里的大部分人是加利利人。所有的人……呐,正如我今早说的……呐,有两样东西,两种技能。呐,我会赞同是门徒在说方言,当他们从楼上出来,开始遇见人时,不是说方言,而是说话。但如果你读经文……现在仔细听:“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我们怎么听见……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
13

门徒可能是说加利利话,但众人听见他们说别的话。可能门徒是说别的话,各人自己的话。无论哪种方式都不要紧;那仍然不会使五旬节派的内容正确,瞧?因为……听着,这是为什么。不是要说不同的事,而是澄清事实。如果你注意……为什么当时彼得上去,向整群人讲道,他们每个人都听到了他讲道的语言,因为有三千个坚定的犹太人悔改信主了,他们在自己的宗教上坚定极了。但他们一定明白了彼得传讲的关于先知和五旬节等等的每句话,因为他们大声叫喊,说:“弟兄们,我们该怎样行才能得救?”瞧?

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
14

呐,让我全心这样说,叫你们明白我想要告诉你们的。我确实相信说方言;我相信它是给教会的一个恩赐。我相信有方言,我自己说了很多次方言。

让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我现在认为五旬节是什么,或者类似的事,有关次序的事:我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或休斯顿,就在这张照片拍下来之前(大约一天),我们本可以得到音乐厅;我们接待了八千人。人们进不去了,所以我们去了雷蒙德·里基的帐篷。我忘了……那是个巨大的帐篷,我们把那帐篷挤得满满的。我在那里讲道,为病人祷告。当他们让会众出去后,我过去讲道,过河到雷蒙德·里基教会里为他们祷告。
15

然后,当我们去那边,就要回到音乐厅时,我会……霍华德就让我进行到进行不下去为止,他触摸我的肩膀,拍拍我的肋旁。如果你在房间里注意到了,当恩膏我在身上时,他们会像这样拍我[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那表示是该停止的时候了,不要再讲了,过来。霍华德……过去我会站在那里,他会抓住我的手,把我扛在他的肩膀上,走出去,瞧?因为他知道我已经受够了。

呐,当他拍我时,我开始离开讲台。我说:“好的,兄弟。”开始离开讲台,一个女孩……一个小女孩坐在……站在这里哭泣,是个墨西哥小女孩,看上去大约十二、十四岁,才十几岁。我看着她,我说:“怎么啦,宝贝?”我说:“她在哭,霍华德。”
“瞧,”他说:“你已经受够了,你还有一群人在那边等候。”
我说:“带她上到这里来。”我便探过身去,像这样示意,她上了讲台。(我相信伍德弟兄他们在场;呐,他们在聚会上。我不知道他们当时在不在。伍德弟兄,你今晚在哪里?对吗?是的,你在那里。)我说:“带她上讲台来。”哦,我说:“瞧,宝贝,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吗?”她只是低着头。“哦,”我想:“她可能聋了哑了。”
16

所以,我又观看;我看到那是语言。我说:“哦,她不会说英语。”她不会说一句英语,她是从墨西哥来的。所以他们让一位翻译上来。我说:“宝贝,你相信主耶稣会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吗?”

哦,她通过翻译回话,说:“是的,”她相信。
我说:“你一点也不会说英语吗?”翻译对她说……
她说:“不会。”她不知道任何英语单词;她是从墨西哥来的。
所以当我……接着异象开始了。我说……他们不翻译异象(你瞧?),因为你是在不停地说。从不翻译异象,直到一切结束,然后异象告诉他们发生的事。呐,当我开始说话时;我看见一个异象。我说:“我看见一个大约六岁的小女孩,她穿着一件黑色条纹的格子裙,头发垂在后背,头发里有缎带蝴蝶结。她坐在一个老式的壁炉旁。那里有一个大罐子,她正在吃里面的黄色玉米。她吃了太多的玉米,病得很厉害。她病倒了,妈妈把她放在床上,她癫痫病发作了。这就是她身上发生的事。”瞧?我说:“你此后便得了癫痫。”
人还没说话时,她就很快抬头看着翻译,用她自己的语言说:“我还以为他不会说西班牙语呢。”
翻译说:“你说了西班牙语吗?”
我说:“不,先生。我说的是英语。”
他说:“哦,她说你说了西班牙语。”
我明白了。我说:“停下录音机。”有很多录音机,也许有三十台在运行。
当时……罗伊·罗伯森弟兄,你不在那里吗?是的,罗伊·罗伯森弟兄和罗伯森姐妹他们在那里。
于是我说:“停止录音。重新播放。”那确实是英语,但你瞧,当我开始……只要异象在进行,我在说英语,但她听起来却是西班牙语。“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家乡话呢?”瞧?当我自己开始说话时,她没有听见我说的一件事;但当启示临到时……
17

呐,把这个在五旬节这里运用一次。瞧?朋友们,神是我的审判者;圣灵做了那事。呐,让我们为了自己的意思把这个运用到五旬节。圣灵做什么事不只是要说他做了这事;必须有一个原因和理由,瞧?

呐,那天……“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家乡话呢?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他们怎么知道门徒是加利利人呢,如果门徒不是说加利利话?他们穿着都相像。他们怎么知道门徒是加利利人呢?“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
接着另一个人站起来,一个加利利人,彼得,开始向众人讲道。不管怎么样,在那群人中,三千灵魂听明白了他所传讲的内容,上来,悔改归主了,把他们的生命交给基督。
18

呐,听着。让我再给你们看一节经文。让我们翻到伟大的圣徒保罗写下的书卷。呐,我们要读《哥林多前书》12章,然后进入《哥林多前书》13章,保罗谈到:“设若耳朵对鼻子说:’我不需要你,’”等等,对身体的肢体说。然后在13章,13章,现在听他说的话。

呐,我们知道在圣经中提到了两种不同的方言。其中一种是语言,那是……那是地上的土话;另一种是未知的方言。
19

呐,许多我最宝贵的人,我已经告诉你们我是相信五旬节的。呐,大多数的人相信当他们领受圣灵时,他们就站起来说未知的方言。那完全违背圣经,因为人们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在五旬节,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那件事传到了列国,瞧?耶稣说福音必须传到普天下,从耶路撒冷开始。福音必须那样从那里开始。

呐,注意。保罗说一种方言,如果你说方言,未知的方言,即说方言的恩赐,除非它被翻出来或被启示出来,不然就没有多大的益处。接着我们发现在13章,他说:“我若说万人的方言(那是地上的土话)并天使的话语,我若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所以你可以说万人真正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仍然没有圣灵。
20

在《希伯来书》6章,我们刚才不是读过了吗?雨降在麦子上,也降在杂草上。耶稣不是说“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吗?瞧?使麦子生长的雨水,也同样使杂草生长。但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20]。圣灵的第一个果子是爱。保罗说的:“我若有……我若有一切的……能说各种的方言,却没有爱、忍耐、温柔、信心、耐心等等,仍然与我无益。”瞧?

呐,注意这些恩赐。你说:“哦,有一个属神的伟人;哦,他行神迹。”但那仍不表明他是对的。是的。
“我若有行神迹的恩赐,”保罗在《哥林多前书》说,类似那样的话,“我若有信心能移山,却没有圣灵的果子即爱,我仍然算不得什么。”瞧,因为信心会做任何事。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说:“你得医治不是藉着你救恩的功劳;你得医治是藉着你信心的功劳。”“你若能信。”
21

瞧?“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虽然他可以那样做),我就算不得什么。”所以你看,你什么也不能说。

呐,我宝贵的卫理公会朋友。我有两个朋友坐在这里,各处都有。我在底下有许多卫理公会的朋友。卫理公会教会过去在它早期、起先的日子相信:当一个人有了足够的宗教,认可叫喊,他就得到圣灵了。五旬节派说当他说方言了,他就得到圣灵了。现今他们说,如果你有一个医治的事工,你就得到圣灵了。但没有任何的……
听着,朋友们。不要试图依靠和寻求感觉;而要依靠实际,瞧?不是依靠感觉。叫喊是好的;说方言是好的;赞美主是好的;有信心行神迹是好的,所有那些事和那些感觉……一些人说:“哦,我感到圣灵像一阵大风……”
另一个人说:“我感到魂里有火。”什么……不管怎样,那并不表示它是对的,关键是你领受圣灵后是什么。瞧?那个才算数。瞧?所以你不能把圣灵钉在任何的感觉上。
呐,老实说,那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呐,我可能错了;如果我错了,我就误解了圣经。如果违背了,哦,我并不是有意要违背。瞧?但我只是在讲述我所相信是真理的版本。
22

呐,在我们开始进入正常的聚会前,我们在这点上花了很多的时间。呐,我们在我们教会附近不太常提这些事。有时候……我想这是很久以来第一次,也许有一、两年什么的。呐,也许我们有一些会众进来,他们说:“哦,伯兰罕弟兄,我有结巴的嘴唇,我做了这事,做了那事。”

我说:“哦,好的,那很好。”
23

呐,如果你想说未知的方言,我相信神会让你说的。但根据经文,在圣灵来到前,你仍然算不得什么。圣灵来到以后,你就可以说方言,有……神会拿起你的本性,为你裁剪,使你成为你所能成为的最好的仆人。他可能使你传福音;可能使你有说方言的恩赐;可能使你成为先知;可能赐给你说预言的灵;可能……很难说他会为你做什么;或者他可能会为你做一切的事。但首先是要确定藉着一位,不是藉着感觉,而是藉着一位圣灵我们都受洗归入一个身体。然后,恩赐从那身体而来(瞧?),说方言等等。

24

问题是,如果拿撒勒派的来到我这里,你说:“伯兰罕弟兄,那里有一个拿撒勒派的和卫理公会的。他们说他们叫喊的时候就领受了圣灵,他们说他们领受了圣灵。”我不是说他们没有。但这是一件我留意的事:凭着他们的果子。当真理被启示时,一些人无情地反对它,说:“那是魔鬼。”那么,果子就显出它是从哪里来的。瞧?这显明他们并没有得到圣灵。但那些愿意在光中行走、领受道的人……

25

不久前,我在肯塔基州讲道。会场外面有一个人属于相信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的教会。他手里提着灯笼,他说:“我刚才在等你,传道人(我和一位老大叔,他现在已经过世了)。”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是某某某。”
我跟他握手,说:“我肯定很高兴见到你,我的弟兄。”
他说:“我只想告诉你:我相信你绝对错了。”
我说:“哦,你有权利那样做,因为你是个美国人。”
他说:“哦,你瞧……”我们有了……
我说:“你是指有关医治的事,你认为它是错的吗?”我说:“昨天晚上那个光脚走上去、抱着一个小婴孩的姑娘怎么样呢?”她不到十四岁,光着脚,穿着一件(你们管它叫什么?)条纹棉布、印花棉布或某种的裙子(我不知道布的事)。她手里抱着一个小婴孩,她向我走来。人们坐在窗户里面。(这是个卫理公会教会,伯克斯维尔的怀特希尔卫理公会教会,属于我出生的肯塔基州。)她抱着这个小婴孩,我说:“姐妹,”我问:“谁病了吗?”
她从那里走上来,一个腼腆的小家伙,低着头;她说:“是的,先生,我怀里的婴儿病了。”小家伙像这样走[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
我说:“姐妹,他有什么问题?”
她说:“他抽搐了。”
我说:“抽搐?”
“是的,先生。”
我说:“他抽搐多久了?”
她说:“哦,从他出生起,他将近一岁了。”
我说:“你愿意让我抱抱那个婴孩吗?”在山区里,你必须得留意这些事。
她说:“好的,先生。”她把小家伙交在我怀里。
26

在我心里……我只是安静地站了一会儿。我说:“神啊,如果你要让我赢得这些人,现在就为我做一件事。”正当我把婴孩抱在手里时,他停止了抽搐。我看着他,让他坐在我怀里,跟他玩耍。他露齿而笑,向我笑。我低头看那个女孩子。她站起来,低着小脑袋,头发分开,垂在后背,扎成辫子。她抬起头,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粗大的男人站在那里,那么长的胡须挂在脸上,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我四处观看,说:“姐妹,这是你的婴儿,耶稣基督使他痊愈了。”那些老妇人开始晕倒,倒在地板上。人们在她们脸上洒水,用扇子扇她们……嗯,我说:“是什么做成那事的?”

他说:“伯兰罕先生,我不能接受任何事,除非我完全看见那事。”
我说:“哦,我想这是个好主意。”但我又说:“我想问你住在哪里。”
他说:“翻过山走一点路,今晚跟我回家吃晚饭吧,我要给你吃一些酪乳和玉米面包。”
我说:“我很想去,我真的饿了,”但我说:“我去不了,我必须跟我叔叔回家。”他说……
“哦,我想问你……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怎么知道你会到家呢?”
他说:“哦,我只要走过那座山。”
我说:“你能看见你的家吗?”
他说:“不能。”
我说:“那你怎么知道你会到达那里呢?”
他说:“有一条路通到那里。”
我说:“可是你仍然看不见它啊。你刚才告诉我你无法接受任何东西,除非你完全看到它。”
“哦,”他说:“我只要提着灯,跟着光走。”
我说:“那正是我想要让你做的事。”正如灯笼发出光,你行在光明中,如同神在光明中。我们会到达那里的,是的。虽然我没有清楚地看到终点,但我知道它必在那里。
27

现在让我们祷告。天父,我们为耶稣基督的良善感激你,他是爱的中心。我过去常想你生我的气,但耶稣爱我;但我现在发现耶稣是神的中心。我知道你爱我,为我受苦。

父神啊,我今天为这个世界和我们的国家祷告。主啊,我祈求你赦免我自己的过错和会众的过错,就是你赐给我牧养的民。我祈求你赐福给他们以及在这个小聚会中问问题的每个人。也许我说了一些东西,跟他们所信的相反。主啊,我自己无法解释;我不能够。但是让……父啊,你愿意让他们知道我心里的意思吗?我祈求你做这事,祝福他们每一个人。
在洗礼前的这一会儿,当我们等候你的道时,求你祝福我们,帮助我们讲正确的事。今晚在这信息上帮助我们,我的喉咙有点沙哑;亲爱的神,我祈求你帮助我,你医治在会众中间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8

呐,如果你们愿意,以下几分钟的时间,让我们翻到《罗马书》6章。

哦,等一下。我相信我得到了……嗯,我还有许多的……嗯,如果可以,我要在星期三晚上回答这些问题;我现在回答已经太迟了。我直到现在才注意到放在那里的那些问题。
呐,《罗马书》6章,让我们来读。
1这样,怎么说呢?我们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显多吗?2 断乎不可!我们向着罪死了,岂可仍在罪中活着呢?3 岂不知我们许多人受浸归入耶稣基督,是受浸归入他的死吗?4 所以,我们借着浸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5 我们若在他死的样式上与他一同被栽种,我们在他复活的样式上也必如此。
29

如果今晚这大约二十分钟里我要取一个主题来讲的话,我要这样说:“验证,与基督认同。”

你知道,今天在这个国家有太多不满的人。令人惊奇的是,你四处走走就会发现很多的不满,人们几乎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们在时速三十英里的地带以大约七、八十英里的时速走在路上,踩刹车,转弯,以这样的速度起动,以至于他们仅仅去一个街区坐下来交谈一会儿,就把轮胎磨损了一半。人们似乎不知道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30

一些人受了很大的搅扰,以至于他们去药店,为自己买一瓶砒霜或硫酸什么的,自杀,人们发现他们倒下死了;一些人打开房间的煤气,或坐在汽车里,管子里通了一氧化碳,想要轻生;一些人爬上桥,写一张小纸条,贴在外套上,脱下来,跳河而死,或从山上、高塔上跳下来;一些人拿了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几乎把自己的脑袋打开了花。他们就是不满。

医院满了不满足的人,精神病泛滥。不满足,他们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似乎有东西是他们正在追求的,但他们永远也够不到。
31

还有,我们发现家庭,国家和教会的脊梁骨,我们发现家庭破裂了,离婚法庭泛滥着各种离婚事件。青少年犯罪,妈妈把孩子丢给保姆,出去工作或去什么地方,其实她们的丈夫有很好的工作,但她们就是不满足于做妈妈,呆在家里。她们不满足于穿着像女士;她们想要穿着像男人,男人想要像女人。他们就是…似乎什么地方出问题了,人们在寻找什么,却找不到;陷入这样一个可怜的境况里。

他们到处观看,要寻找一样东西当作榜样。我们以现今的女人为例:她们看电视,直到看见某个电影明星;或者那个明星以某种方式的打扮走出来,使所有的女人都想要像她那样穿着或像她那样举止,把她当作榜样。一些风华正茂的漂亮女孩试图模仿,试图把某个电影明星当作她们应该效法的榜样;最后她们发现自己被关在罪恶的牢笼里,出不去了。何等的遗憾!看到她们进入聚会中,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但她们正在寻求一样东西。
32

我们以男人为例。男人,你在街上或在他们忙活自己私事的时候逮着他们。老人想要做青少年。他要剪掉头顶的头发,在背后搞一个鸭尾式发型。他想要做青少年。青少年想要成为这些类似于摇滚舞王中的一员。他们缠在哪里了?在罪恶和羞耻里。

人似乎没法被满足,他们到处奔跑着。他们要打开电台听笑话和这些喜欢开玩笑的人所装扮的东西。他们出去,想要模仿或表现得像那些人。
33

你以街上的小男孩为例,我很清楚他们,他一定要做一个游侠或何帕龙·卡西迪或者……商业世界抓住这点,从中赚了几百万美元。他们坚决要做一个罗伊·罗杰斯或狄龙先生或某个电视节目装置,他们试图模仿那个人。他们已经树立那些人做榜样,已经接受他们作自己的生活标准。在道路的尽头他们发现什么呢?那些家伙原来是匪徒和强盗。女人原来是妓女、拉客卖淫的、行为不良的人。男人原来是赌徒,爱宴乐,不爱神。众教会试图模仿别的教会、大教会。

34

我们似乎看到人们中间没有满足。他们做什么……什么使他们那样做?一个原因,就是本性,神给他们那个本性。他们已经有了一个本性,使他们想要有一样东西来认同自己。他们必须有一样他们想要像的东西,作为生活上的目标。他们想要做电影明星或牛仔,或关于那个想法的某个东西。

我回家时在听收音机,丹佛市某个了不起的意大利人想要玩何帕龙·卡西迪,这东西带有装了子弹的枪;他可并不是想要在剩下的一生中做一个切斯特,但他把自己的膝盖骨打掉了。就是这样。
但他们想要找一样东西来认同自己。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里面有东西,神把他们造成了那样。但神给他们立了一个榜样来认同,那就是当他使耶稣基督成为你救主的时候。那才是榜样。那是人们应该要的,要与耶稣认同,要像他。
35

如果所有想要做何帕龙·卡西迪或其他这些人物的小男孩,或想要做安妮·奥克利等人的小女孩;如果他们只想要像耶稣,跟他们想要像的那些东西一样,各处的主日学就会满了人。如果想要像某个电影明星的女人想要像耶稣,教会……嗯,他们就永远不要收取奉献了,确实是。

神造一个人,使他渴望有一个榜样,就给了他一个榜样。那榜样就是耶稣基督,要与他认同。
呐,如果我们更像耶稣,世上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大亨;世上就不会有任何饥饿的孩子;就不会有任何的威士忌;就不会有喝酒或赌博这样的事。神给了我们一个榜样,但我们拒绝像他。呐,那正是世界的问题。他们有了愿望;神已经给了他们那愿望;但他们却转到错误的方向了。是转回来、走上正路、面向各各他的时候了。自然界证明了这点。
36

呐,如果今日的人们有那个大愿望和大抱负,要像某个人,以之为榜样,如果他们接受基督作他们的榜样,我们就会有……我们就可以解雇国家的每个警察。每个人都会温柔谦卑;每个人都会仁慈,彼此有弟兄的爱;我们的国家就永远不会有离婚的案子要辩护;就永远不会有任何的疾病;我们甚至可以取消医院。如果每个人都努力把耶稣基督当作他们的榜样,我们就不需要其它任何东西。

所以,那本性在人里面,但人把它放在错误的东西上。他把某个人当作……你知道圣经说当我们把肉体当作我们的依靠时,我们就有祸了吗?当你试图把肉体当作你的依靠或依靠血肉体时,圣经说你就有祸了。我太清楚了;那么做太容易了。
37

导致许多问题的就是这个:我们的报摊充斥着粗俗的杂志;我们的家里充斥着美女画像;我们的新闻界面从未审查过,它们完全开放,可以开任何种类的笑话或做可怕的事,我们中间再也没有清洁了。我知道你们认为我在这点上太严厉了,但必须有人在这点上严厉。它必须成就。

当我是个孩子时,我读了《人猿泰山》这本书。妈妈有一块旧的毛皮地毯,是沃森太太给她的,放在梳妆台前,我把那东西剪开,给我做了一件泰山套装,在一棵树上睡了一个星期,我想要做泰山。后来我读了《孤星骑兵》这本书,我骑着一根扫把柄出去,做木马,想要成为孤星骑兵。
它不仅是人们想做的事;也是你读的东西,是你听的音乐。进入一家旅馆,这种摇滚乐……难怪人们疯狂了。那足以驱使一个人疯狂。
38

但是,哦,我要自始至终感激有一天我读到了耶稣的事,那使我满足了。我想要像他,那是我的愿望;能够转过脸来或再走一英里路。当所有机会都反对你时,能够原谅,不抵挡任何人,即使他们因你正确的行为而错误地对待你,却仍然爱他们。那是我想要成为的样子,我想要做那样的人。我要能够这样,当我被人辱骂时,我不还口。那是神在耶稣基督里赐给我们的那种榜样,我们应当与他认同。我们……

“你怎么与他认同呢?”你说:“伯兰罕弟兄,呐,要得到……你必须穿得像好莱坞的明星,做其它这些事。”但你怎么与耶稣基督认同呢?首先,你悔改你已经做过的事;然后,你在这水池里与他认同。毫无疑问,很多人等一会儿要与他认同。在水池里,你藉着洗礼与他认同;因为我们若埋葬在基督里,就与他的死、埋葬和复活认同了。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受洗,我们走进水里,回来见证我们相信耶稣基督的死、埋葬和复活。如果我们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神就赐给我们一个应许:我们必在复活上像他。
39

与某个影后认同,看你将会在哪里;与某个牛仔或青少年认同,看你将会在哪里。但我今晚挑战你们:在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上与他认同,看将来复活的时候你会在哪里。“因为我们若和他一同受苦,就必和他一同作王。”神已经赐给我们应许,我的全部愿望就是要像耶稣。主啊,接受我,铸造我,陶冶我,重新塑造我。就像先知下到陶匠的家里,将我打碎,重新铸造我。

40

在旧约,当一个人想要在神的殿里认同时,他带了他所能找到的最清白的东西:一只羊羔。他知道羊羔是没有罪的,因为它不知道罪。这人去,带了羊羔,把手按在羊羔的头上,承认自己的罪;凭着信心他把自己的罪转移到羊羔身上,羊羔的清白转移到他身上。接着羊羔死了,因为它是个罪人,这人藉着信心的行为活了,因顺从神所说的话。但他做了什么呢?他带着跟他进来时一样的欲望走出圣殿,因为当那血细胞破裂(生命始于一个血细胞)……当那血细胞破裂时,羊羔的生命不一致,不能回到人的生命里,因为那是动物的生命。这人带着跟他过去一样的欲望出去;所以,他又继续犯罪。

41

但神给我们树立一个榜样的时候到了,他把主耶稣赐给我们。当罪人把手按在耶稣宝贵的头上,承认自己的罪,他的罪就从罪人身上被转换或转移到耶稣身上,耶稣的清白藉着圣灵被转移到那人里面;他成了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那是我想要认同的地方。圣经说:“他不知道罪,却替我们担当罪。”他之所以受苦,是为我们的罪。这不仅仅关乎什么是对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职责去看这些事,看我们所拥有的、神放在我们里面的这些欲望,在我们里面创造,使我们想要像耶稣。

42

呐,如果你能凭信心看到,在真实的欲望临到你之前,走上前,藉着洗礼与他认同。然后,当你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因为当他从坟墓出来,他是进入坟墓的同一位耶稣。我们若在基督里(我们怎么进去?藉着圣灵的洗。),那日,我们必起来,有份于他的复活。

过去有一首短歌,是几年前我常唱的。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伯利恒的马槽来了一位客旅,(对世界来说是客旅)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43

有份于他的温柔,你也必有份于他的能力;有份于他的顺服,你也必有份于他的复活。照神所说的去做,在我的心里,我所能想到的最大的事就是要像耶稣基督,与他认同。这就是为什么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人施洗,因为他是我们的身份证明。我们携带这身份证明。“你们无论说话行事,都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将赞美归给神。”我们藉着洗礼与他认同。

44

今晚,等一会儿,我们要给在这房间里要受洗的人施洗。如果你心里有任何愿望你想要……有任何世俗的大抱负,此时就为这些东西悔改,告诉神说你为想要作某个世俗的大人物这个念头悔改。[原注:磁带有空白。]你说:“主啊,我全部的渴望就是要像耶稣。”温柔、谦卑地上来。[原注:磁带有空白。]当你把手按在他的头上,凭着信心承认自己的罪,说:“主啊,我对做了这事感到难过。”接着会发生什么事?神必把你一切的罪都转移到他身上,把他的清洁放在你身上,你在神的面前称义了,因为你相信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何等的救恩计划!然后你必有份于他的荣耀,神的良善必进入你心里,他复活的能力必使你成为一个新人,它必满足一切的渴望。

45

当我小的时候,我努力做我所能的一切……我做了我的年龄允许我做的一切事,和许多因为我不够大而不能做的事。我努力了。我过去喜爱……我的确喜爱打猎。我想:“是那样的。”我想到……我爸爸是个骑手。我想:“若是我能去西部,驯服他们的马……”

哦,弟兄,一次在亚利桑那州偏僻的山里,一天晚上把一群牛赶下来,我坐在那里;一个名叫斯宁的男孩有一把旧梳子,上面有一张纸;他正在玩。另一个从德克萨斯州来的人坐在那里,他有一把吉他,轻轻地弹着,他们弹起一首赞美诗。我卸下马鞍,放在头底下,用它作枕头,把毯子盖在身上,我躺在那里,仍然穿着靴子,一副马刺支撑着我离开地面。他开始轻轻地弹奏:
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46

我努力把毯子拉上来,塞住耳朵。我抬头看,星星垂得很低,山里发出飒飒声的松树似乎要喊:“亚当,你在哪里?”哦,牧养牛群是次要的事;我想要寻找神。在那偏僻的地方,我踢掉一副马刺,说:“先生,我不知道你是谁,但不要惩罚我,直到我能找到真实的东西。”

两天后我到城里,坐在那里,或几天后,集拢后,我坐在一张公园长椅上。一个西班牙女孩经过,我坐在那里思想神,思想他可能是什么。小女孩经过(我才十八岁左右);她丢下手帕,走过去了。我说:“姑娘,你掉了手帕。”神的思想改变了我的欲望。我可怜的爱尔兰心正在饥渴,我想要一样东西,满足的东西。
47

神使我有幸在全世界打猎,非洲、印度,去山里,加拿大,使我有一些最伟大的旅行,打破了世界纪录。这都是好的,但没有东西能取代永生神的大能……进入我的魂里。

当我到达那里……我爱高山;我爱日落。我打下桩,拴住马,上了山顶,呆上几天,只是观察日出和日落,听鹰的呼啸。太好了;我爱呆在那里。但是弟兄,当我想到“污秽,污秽,邪灵撕碎了他,当耶稣来住下,一切都好了”时,我的心开始砰砰直跳,跳动。我开始想到生病的人和那些呼召。我里面有东西喊:“我要赶快从这些山上下去,去到人们那里。”我想要在主的子民中间验证自己是他的仆人。哦,我多么爱与主认同。至于这个,主回到我们中间,与我们认同。朋友们,今晚他在这里。
48

大约十分钟后,就是洗礼事奉开始的时候。在我们那样做之前,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想要说这一件事。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还有很多注释我想要说,但我没有时间。)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已经在他的道上验证了自己。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在今早的聚会上通过行辨明的事验证自己,通过领罪人脱离罪恶的车辙,成为新人,新造的人,来验证自己。把最下贱的女人或最下贱的男人、酒鬼、酗酒者,不管是什么人,使他们改正,洁净他们,从他们里面造出一个绅士或女士。那就是我的主。生病、受痛苦、毫无希望的人,叫他起来,使他又得到新的生命,然后出现在我们中间,验证自己是一样的耶稣。知道我们心里的意念,站在他的子民——我们中间,神在他的子民里,验证自己。现在他在这里,还是一样的圣灵。

49

在我们开始洗礼的聚会之前(弟兄正在准备),我想知道这点:我想知道这里是否有谁今早没有接受祷告,而你生病了,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举起来,如果你病了,有需要,今早没有接受祷告,请举手;没有祷告卡或任何东西,生病了、受痛苦。好的,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50

主啊,用这绷紧的喉咙、嘶哑的声音,哦,我祈求你把种子沉入人心里,沉入人们的心里,我们一定要与你认同。因为地上有一句老谚语:“鸟儿根据羽毛来区分,人根据结交的同伴来区分。”亲爱的天父,我们祈求你成为我们的同伴。主啊,让我们得到你,即使要赔上我们在地上的一切。让我们验证自己是:“那人的确与神同活,他的同伴是神。”

老实说,就像在彼得和约翰身上一样,他们经过美门后,说:“我没有什么钱,只把我所有的给你。”瘸腿的人就好了。在法庭面前,人们说他们看出彼得、约翰是无知的小民,他们没有受过教育。但人们也看出他们与正确的同伴认同了;他们是跟过耶稣的。神啊,那是我心里的渴望,要与你认同,作为你的仆人之一,作为一个爱你的人,一个忠于你的人。持守你圣经的话语,尽我所知道的做一切正确的事。
51

父啊,今晚请你再次在我们中间验证自己,使人们得以知道这不只是一件事,某个特殊的时间,或类似的事,主啊。让人们知道今晚的你是跟今早在这里一样的神。你有同样的能力,同样的……你今早做的同样的事,你今晚可以再做。你应许了他们将在末日出现。

这里许多人无法觉察到足够的信心,我们祈求你现在赐给他们信心,让你的灵在我们中间验证,因为你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所以神啊,我祈求你验证你今晚跟我们一同在这里,仍然爱着我们。你要让这里每个还没受洗的人上来与你认同,使他们也能有份于这奇妙的恩典,能从我们转移给他,从他转移给我们,我们的罪转给他,他的恩典转给我们。主啊,求你应允。垂听我们的祷告,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52

我们站在神公义的影子里。每次只要有两三个人奉耶稣基督的名聚会,他就应许了他要在他们中间。

呐,我不知道,我想,部分祷告卡被收走了。你们一些人可能仍有一些卡。许多人没有祷告卡。你有没有卡不要紧。如果你病了,你就是病了。如果写了这本圣经的这位神……你认真地相信他吗?在传讲了道之外,如果他要回到我们中间证明自己,他在这里,使罪人确信他在这里,如果他在这里医治病人,揭示病因,像他在地上时所做的,你会高兴地接受你的医治吗?如果你会,请举手,无论在何处。我们不会……我们没有……我不知道他发了什么祷告卡,我们没有祷告卡。你只要祷告,相信。
53

如果主那么做,验证自己,你应该对自己不与他认同的行为感到羞愧,你应该与他认同。呐,这是个直接的挑战:今早在教会里我们发了祷告卡,叫他们到祭坛,为他们祷告。圣灵在如此美好的时间震动了,直到我感到他们拉扯我的肋旁;这是离开的时候了,因为我虚弱了。呐,我在这里说,你们没有祷告卡的,或不管你是坐在底下的会众,不管你是什么,你挑战……我挑战你们这样做,相信我所讲的耶稣基督的故事是真理。你若生病了,就祷告。不管……

今早我努力看能不能找到没有跟我的教会在一起的人。今晚我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你只要祷告。如果神伟大的圣灵,我们有他的照片,如果他进入这中间……你已经听我传讲它很多次了,他应许他所做的事……当他在地上时,当他回来进入我们的肉身时,他要做同样的事。
54

呐,如果你病了,就祷告,挑战你们……挑战神,说:“神啊,伯兰罕弟兄不认识我;他对我一无所知。但如果你让他转向我,让我触摸你的衣裳,然后你说话……我就知道你跟这个教会连上了。(教会是信徒。)我就知道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祷告,我感觉到被带领那样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样做,但我感到被带领这样做。

55

呐,如果你要抬头……在这里看着我的是一个妇人,她像这样举手,刚才在祷告,她正在为她旁边的其他人祷告。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她,她跟我完全是陌生人。但她正在为她女儿的手术祷告。你甚至不是从本地来的;你是从德克萨斯州来的。那是主如此说。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吗?哦,你不需要。全心地相信。

我怎么知道你正在祷告什么呢?你难道看不到天上的神揭示人心里的秘密吗?但以理不是在他的日子那样说过吗?神揭示人心里的秘密。
有一位女士坐在你旁边,她对此感到太高兴了。她有心脏病,她想要接受祷告。如果你按手在她身上……好的,现在,你回到芝加哥,去得痊愈吧。阿们!我也不认识那妇人,我对她一无所知,但神认识你。瞧,他正在跟我们认同。“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56

这个犹太妇人坐在这里;她也在祷告,是的。你正在祷告祈求神使我对你说一件事。我今早看到了你的问题,只是我没说出来。你一直受那双脚搅扰,它会好的;所以不要担心任何事。

坐在这里的女士,你也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或主的仆人吗?我不认识你,神认识你。但如果他是与我们同在的神的灵,他就会像耶稣一样行事。你正在祷告,似乎我被吸引到你那里了。主的天使在她旁边,如果你相信,你的心脏病和关节炎就会止住。你的名字是威斯登太太,是的。你回去得痊愈吧,威斯登太太。我一生从未见过这妇人。但他是神,你只要相信。
57

这里,瞧这里。看到坐在那里、手像这样举到嘴边的那位女士吗?你没看到那道光悬挂在那里的妇人头上吗?瞧。那光向她降下,我看见光分开。妇人有肝病,被肝病搅扰,那是胆囊炎。你是帕尔默太太,是那样的。我现在记得谁……我不……瞧,它只是个异象。我看见你坐在帕尔默弟兄旁边。是的,姐妹。现在,你去得痊愈吧,要全心相信。

58

她后面也坐着一位女士,有点惊愕地抬头看着,就在她后面。姐妹,你认为那两个孩子的扁桃体炎必离开,还有你自己的病也会离开,对吗?那么,上路回家,欢喜,快乐吧。把手按在孩子身上,两个孩子所有的那些病必离开,你的病也离开了。你们都得医治了,奉主耶稣的名。你必好起来,得痊愈。

你们今天能看到永生神活着吗?他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样伟大,不是吗?你们不想与他认同吗?你们当然想,你们肯定想。
现在,让我们在他使我太虚弱之前低头一会儿。多少人想要此时在祷告中蒙记念,就说:“求神怜悯我,我现在要相信主耶稣;我现在要我所有的问题都得到改正。”神与你们同在。
59

让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主,天上的神啊,我为他们的益处祈求你,如果他们以前从未这样做过,愿这是他们相信并走上前的时刻,今晚在这水池里与耶稣基督认同。因为圣经说,我们若藉着洗礼和他一同埋葬,在他的死上与他联合,我们也必在复活上与他联合。那是个应许。古时的伟大圣徒彼得要我们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所有这些,我们……

主啊,我的儿媳妇罗伊丝坐在这里,饥渴、渴求、禁食、等候;我的妹妹坐在那边,饥渴、渴求、禁食、等候。主啊,此时差遣圣灵进入这会堂里,用复活的大能撞击他们的魂;愿他们在复活的大能中站起来,在主的复活中与耶稣基督认同。主啊,求你应允。
60

求你赦免一切的罪,不看一切错事,父啊,当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时,求你将你的恩典赐给我们。

医治所有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主啊,你在这里;你是神,你证明了自己是神。我们这样祈求,因为我们知道你圣灵的本性,你行了一些事,然后从他们面前消失了,去了别的什么地方,进入另一座城,接着又消失不见了。但你留下了永生神活着的记号。主耶稣,我祈求这事成为人们心头上的一个印记,叫他们永不忘记圣灵在现场医病,拯救人,以他的良善充满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1

呐,这里有多少人要受洗?事情准备好了的,请举手?等一下你就可以把水准备好。呐,当我们花一点时间等候圣灵时,这里有多少人还没有领受圣灵,渴望、切切地祈求要领受圣灵?

泰迪或你们哪位,如果可以,赶快到钢琴那里。现在我们要唱几首赞美诗,要准备洗礼的妇女们去这房间,准备洗礼的男人去那房间,让我们为这事做好准备。
呐,我们要等候圣灵临到我们身上,向我们揭示他要我们做的事。接着我们要关掉主会堂的灯。传道人要走进这里的水中。然后我们要……我们要举行洗礼的仪式。
等一下,在你们关灯之前,埃文斯弟兄,在我们等候时,我想要读一些经文,如果可以的话。
62

当他们开始做准备时,我想要在这里读一些经文。多少人相信神是无限的?肯定的,他此时就在这里。你领受圣灵唯一要做的就是起来接受他。嗯,他的大能证明了他在这里,我们怎么能有丝毫怀疑主可称颂、神圣的同在正沐浴着我们的魂呢?我感觉我可以放声叫喊:神的良善和怜悯存到永永远远!他在这里!我的心在燃烧,因主的同在而充满了喜乐和极度的高兴。

63

在他们开灯之前,我想要读《使徒行传》1章。我相信这里的每个人、传道人、每个人、传福音的,不管是什么,事情是这样的:神是无限的。神不可能这样做一件事,又转过来以另一个方式行事。他必须每次都以同样的方式行事,不是吗?这是从神出来的宣告。

以色列人哪,要听这些话,神借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神迹、奇事、迹象,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他行了什么样的神迹来证明他是弥赛亚呢?藉着知道他们心里的意念。对吗?嗯,彼得说:神以神迹奇事证明他与耶稣同在。)23 他既按着神的定旨和预知被交与人,你们就捉拿他,并借着恶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24 神却将死的痛苦释放了,叫他复活,因为他不能被死拘禁。25 大卫指着他说:我看见主常在我眼前;他在我右手边,叫我不至于摇动。26 所以,我心里欢喜,我的舌头快乐;并且我的肉身要安息在盼望中。27 因你必不将我的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28 你已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必叫我因见你的面就满了快乐。29 先生们、弟兄们,先祖大卫的事,我可以明明地告诉你们;他死了,也葬埋了,并且他的坟墓直到今日还在我们这里。30 他既是先知,又晓得神曾向他起誓,按照肉身,要从他腰中的果子里,兴起基督坐在他的宝座上;31 就预先看明这事,讲论基督复活说:他的魂不撇在阴间;他的肉身也不见朽坏。32 这耶稣,神已经叫他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哦,那真让我颤抖。我们仍是他的见证人。他从死里复活了;他今晚活着。)33 他既被神的右手高举,又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就把你们现在所看见、所听见的,浇灌下来。34 因为大卫并没有升到天上,但他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手边,35 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36 因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地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呐,他是用什么语言讲道,使世上所有语言的人都听见他呢?)37 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们说:先生们、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刚才门徒对他们来说还是疯狂的。现在,听了那篇正传到各国去的道后,站在那里,“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然后处方来了。)38 彼得对他们说:悔改,你们各人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浸,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39 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要呼召的。40 他还用许多话作见证,劝勉他们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那是不是我们今天传讲的同样的福音?“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行了许多神迹奇事,耶稣基督的同在显明他自己活着,在这里被吩咐的同样的洗礼今晚也在这讲台上被吩咐。)41 于是欢喜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浸。那一天,他们约加添了三千人。
64

亲爱的神,房间里站满了要藉着洗礼与你认同的人。主啊,我代表他们祈求你,如果你实在发仁慈,主啊,此刻,当他们从水里上来时,愿有一件事发生在他们身上,使他们的魂被圣灵充满。愿他们上来,离开水,出去彰显你,藉着传讲福音,教导主日学,说方言,翻方言,行神迹、奇事、异能,最重要的,神的爱带着温柔、谦和、忍耐和谦卑在他们的魂里燃烧。

主啊,我将他们交托给你。他们是这复兴的战利品,我祈求你将他们保守在你的看顾中。有一天,当我站在这里按在你的圣经上祷告时,我已经从中传讲了,全心地宣讲了我认为是真理的,照着你向我启示的……
65

主啊,我们正在等候他们的洗礼,正如我们都在会众中等候复活一样,主啊,有一天,当我们一同站在天上时,愿从天上来一个响声;号筒要吹响,在基督里的死人必先复活。愿我们与他一同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跟主永远在一起。父啊,求你应允。

保守我们健康、快乐,充满热情。我们不求钱财;我们不求容易的事,我们只求要像耶稣。我们想要与主认同,有他里面的那种灵,温柔、谦和,总是以父的事为念。
主啊,在这复兴结束的时候,求你这样验证许多宝贵的人,藉着赐给他们圣灵来继续验证你自己。父啊,求你应允。
祝福这个小教会祝福每个传道人,赐福参加这个教会的每个人,以及在这里的每个教会。主啊,我祈求你在全世界的每个教会里赐下复兴。我们要一心一意地看到他们走到一起,等候耶稣基督被提的恩典在我们中间赐下。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6

呐,主会堂的灯要关掉一会儿。这些手帕已经被祷告过了。现在,灯要关掉一会儿,然后……只要安静,传道人要一个接一个地给人施洗,直到我们为所有的人都施洗过了。

呐,如果大家能看到……一个麦克风,把你身后的那个麦克风插到底下去。这是录音机吗?好的,他已经照看了这事。
我本想今晚亲自做这事,我真是太热了。内维尔弟兄一直在休息,他要牧师参与这事,非常好的弟兄。等一下,主会堂的灯要关掉,然后你们藉着挂在后面的大镜子可以看到,看到他们去里面受洗的水池。如果他们准备好了……每次当他们受洗,要上来时,长老们要把帘子拉上,好让妇女们可以从水里上来。然后他们要一个接一个地来。你们要……不管他们是谁,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
67

呐,记住,作为一个传道人,有责任……神的道已经交付给我了,我要劝告任何还没有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的人重新受洗,那正是保罗说的。他说,即使他们以一个方式受洗了,他们已经……他说他们必须奉耶稣基督的名重新受洗。他说,即使一位使者教导任何别的东西,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8]。那是在《加拉太书》1章8节。“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任何别的福音,他就应当被咒诅。”呐,在仪式开始前,大家能看见吗?

[原注:内维尔弟兄给人施洗。磁带有空白。]
……话语……福音的传道人……[原注:磁带有空白。]
[原注:伯兰罕弟兄谈到一个私人朋友。]我一个非常亲密的朋友,这位女士是奥洛·罗伯茨的一个非常亲密朋友,她和她丈夫……另一个……为神赢得灵魂的人……奥洛·罗伯茨弟兄,我的一个亲密朋友……
[原注:内维尔弟兄给更多的人施洗。这个洗礼事奉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期间伯兰罕弟兄一直在评论和唱歌。我们抄写和录下了其中的一些评论。有几个地方磁带有空白。]是的,主啊,求你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