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125 起初并不是这样

1

谢谢你,弟兄。请坐。每晚我都注意到,很多人把他们的手帕放在这里接受祷告。我确实感激你们的信任。我的确为它们祷告,我们事工最大的一部分就是为手帕祷告。

最近我在墨西哥城,我注意到这个墨西哥妇人刚才拿手帕上来。我想讲一会儿这个插曲,那天晚上,在这件事发生前,我们在一个巨大的台上,我想几乎将近这房子的跨度。也许今晚埃斯皮诺沙弟兄在聚会中。他是我的翻译。我们在墨西哥城有三个晚上。我想最后一个晚上有两万人得救了。我们要求,如果他们是天主教徒或其他任何教会的,属于任何教会,就不要上来。我们想要那些根本不属于教会的上来。估计有两万人来到祭坛。所以早上九点他们就来到那里,晚上九点我会去。他们在烈日下站着,整天靠在对方身上,等候我来为他们祷告。忠心!
2

我记得,有个晚上,一位墨西哥老大爷来到台上,他没有穿鞋,他的裤子都破了,手里拿着一顶旧帽子,用细线缝了,一件旧外套,没穿衬衣,脸上花白的胡子,他瞎了。当他来时,我想:“这可能是某个人的爸爸,也许仇敌对他太残忍了。”墨西哥的人不需要像我们这里一样生活。他们的经济很不稳定。

我看着他,他走近我,在信仰上他是天主教徒,他掏出一个耶稣受难像或祈祷珠,开始反复念他的祷告词,我对他说:那个时候不需要这样。他继续想找到我,他瞎了。当我拥抱这个可怜的老人时,我想:“如果我爸爸还活着,大约就是这个人的年纪。”他是某个人的爸爸。他在那里几乎是赤着身子,也许日子过得很艰难,抚养几个小孩子。此外,他还是瞎子。我穿着一件很好的西装和一双很好的鞋子。我把脚放在他的脚旁边;我想把我的鞋子给他,但他的脚比我的脚大太多。我的肩膀,没有一样跟他相符,所以我无法把我的外套给他。我想:“可怜的老人。”
3

你知道,你必须进入一个人的苦难中,才能同情他们。如果到了一个地步,我不能为病人感到难过,那就是我离开讲台停止为他们祷告的时候了。当我到了一个地步,感觉不到人们身上罪的重担,那我就该离开

里了,因为我对神没有益处。关键是你对人们所存的感情。你知道,是你对人投射的爱,使他们知道你爱他们和他们爱你,你能感觉得到。这时就有事情发生了。
当我正为老人祷告时,异象出现了。他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祷告时他拍拍我。他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因为他不会说英语。我边为他祷告,边看着这边,当我睁开眼睛时,埃斯皮诺沙弟兄正用西班牙语向一边重复祷告。我观看,在异象中我看见老人跳起来,有了视力。当时我就知道他得到了。于是我像这样把他拉起来,我相信墨西哥话是“哥罗里亚阿底沃斯”,类似这样。“哥罗里亚阿底沃斯,荣耀归神,哥罗里亚阿底沃斯。”[原注:一位弟兄正确发音。]哥罗里亚阿底沃斯,是这样的。他那样叫喊,“他能看见了;他能看见了。”他走下讲台,拼命地跳。他能看见了。
4

呐,不久之后,我正想要……比利来到我那里,说:“爸爸,你得出面说点什么了,有个墨西哥妇人站在底下,没有人能拦住她。二十五个男人都无法拦住她。”那个妇人有个死婴,那天早上死了。小家伙……天下着毛毛雨。妈妈很年轻,漂亮的西班牙裔妈妈,看上去二十多岁,二十三、二十五岁。引座员拦不住她;她从他们身上爬过去,手臂下夹着这个婴孩。于是我对摩尔弟兄说,我说:“下去那里献上祷告。婴孩死了多久?”

“自从……”他说:“从早上九点起。”
我说:“哦,医生宣告婴孩死了吗?”
“是的,先生。”
我说:“哦,摩尔弟兄,你就下去为婴孩祷告吧,也许这能安慰那个妇人。”
5

于是他起身过去;那是杰克·摩尔弟兄。你们很多人记得他跟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海滨。他过去为妇人祷告。我往那大群会众观看,在大约斗牛场那么大的一个公开地方,但不是……不是在那里,因为教会不让我们在那里举行。呐,我往外观看,看见一个躺在某样东西上的小婴孩,婴孩站起来,开始咯咯笑,把小手举上去放下来。我知道什么事要发生了。于是我说:“摩尔弟兄,等一下,也许我最好见见她,”

引座员,比利下去,让引座员知道,于是他们退到后面。女士跑到讲台,屈膝跪下,婴孩裹在这条毯子下。我想要对她说话,只是埃斯皮诺沙弟兄不能去到我当时所在的地方,因为很多引座员已经把讲台上的路切断了。
6

我就把手按在小婴孩身上。呐,拥有这本书的天上的神,他知道这是真的。我按手在毯子上,婴孩在毯子下。我无法让女士明白我的意思。她在叫喊,那是什么呢?“神父,”是指“神父,神父,神父”。

于是我按手在毯子上,按在小婴孩身上,我说:“天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我刚才看见了一个小婴孩在我面前咯咯笑、玩耍。如果是这个孩子,就让生命回到他身上。”那婴孩发出尖叫声,开始拼命地踢毯子。那位妈妈,“埃斯皮诺沙弟兄,”我说:“埃斯皮诺沙弟兄,现在不要公布这事,直到你从医生那里拿到了他们的声明。”所以次日他去,从医生等人那里拿了一份婴孩已经死亡的声明。如今孩子还健康地活着。
7

次日晚上,台上堆了一大堆穷人的衣服放在那里要接受祷告,我都看不到下面了。他们怎么知道哪件衣服是谁的呢。呐,我有很多墨西哥的朋友坐在这里。我这样说不是要有意贬低,但他们那个国家非常贫穷。破破烂烂的外套,妈妈的旧围巾,都撕成了碎片,成堆地堆得那么高,一路堆在那里。一摞一摞地堆起来,接受祷告,因为那时他们相信了。

哦,我要再回去。我一定要回到墨西哥,只有三个晚上。瓦尔迪纳将军是我的朋友,他通过政府让我以非天主教徒进来,举办聚会,他邀请我回到众教会里。我在那里的赞助者是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等等,他们领我进城。
我看到那个墨西哥妇人把那手帕放在那里,就想起了这个出现在我脑海的故事。
8

明天是感恩节,被分别出来的一天,我们的前辈移民把那天分别出来,为神向我们做的事和祝福他们、赐给他们农作物等等而感谢神。这是一个真正美国人的日子。其它所有的日子,像圣帕特里克日等等,都是从海外来的。但这是一个美国人的假日:感恩节。

今晚我想要说有很多令我感恩的事。我不知道为那么多的祝福该怎样感谢神。明天务必记住。如果你的教会有聚会,就去参加。明晚我们在这里继续聚会。如果你能来,我们期待你明晚出来跟我们在一起。务必要来。如果你没有礼拜,就在家里,聚集家人,坐下来,把神的道拿来读。把道告诉你的孩子,告诉他们这个国家是建立在像这样的东西上的。我们的前辈把这份自由带给我们,离开别的国家,让我们能拥有敬拜的自由、言论的自由、出版的自由等等。我们为此感谢神。我们不知道这会持续多久,但我这样说:“甚愿我们的土地发出自由神圣的光明,伟大的神啊,我们的王啊,用你的大能保护我们。”
9

今晚我们有点迟了,我稍微改变一点我的主题,因为我不想久留你们。我们要为病人祷告。在我们打开圣经前,让我们低头一会儿,跟作者说话。

10

主啊,那个妇人刚才把手帕放在这里,将记忆带回来了。底下很多宝贵的人,我甚至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有一天在彼岸,我们都要说一种语言。我要在那里见到他们,跟他们说话。主啊,我相信你会差我回到他们那里,因为看到他们那么的需要。父啊,今晚祝福他们和全世界的人。我想到印度,想到亚洲和欧洲以及各处岛上宝贵的穷人,一些人甚至不知道左右手。但当他们看到主伟大、活的同在时,就看到他们成千上万人走上来,将生命交给了主耶稣。当他们看到神出场,开始显明自己两千年后还活着,宣教士跟他们讲的这位神一下子就对他们成了实际,这证明他是他们的救赎主。父啊,我们为此多么感谢你。

11

今晚我们在这里,在文明中间,在这个美好的城镇,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荷塞镇。文明从东传到了西,我们在西海岸,最后的地方。接着东与西要相遇。先知说:“必有一天,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必有光明。”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在西方落下。

当神眷顾地球的日子,在东方人身上彰显能力的同一位神的儿子,在末日以能力临到西方人身上,在这个国家差来圣灵的复兴,有同样的能力和神迹,就是他在眷顾的日子里对西方人所行的。这是光,是晚上的时候。太阳正在落下,是同一个太阳。是我们今天敬拜的同一位神的儿子,我们看到他同样的行为,同样的同在,行他过去所行的同样的事,因为他真的说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12

父啊,今晚我们祈求他今晚再向我们彰显自己,拯救失丧的,用圣灵充满那些饥渴慕义的人,医治生病痛苦的人。主啊,昨晚我离开会堂时,看到从聚会进行时我就见到的第一张轮椅仍留在会堂里,上面坐着人,我的心跳起来了。就在路中间,我想要跳出来,为妇人祷告。但他们告诉我她在后面,我没看到她。父啊,我祈求,如果那妇人今晚在这里的任何地方,愿你将她从那轮椅上领出来,像你在这个星期让其他人起来一样。愿今晚没有一张轮椅、褥子、担架或任何东西留下。主啊,愿他们都得医治,欢喜地从这里出去,发出你同在的光。明天使这件新鲜的新事对他们成为真正的感恩节,他们尝到了神的能力和基督的复活。

祝福我们就要读的道。愿圣灵拿起这些话,照我们所需要的分解给每一颗心。我们奉主的名求,为了他的荣耀,阿们!
13

呐,在我们继续的时候,愿主加添他的祝福。我们要从《马太福音》19章8节所选的主题对你们讲一些东西。呐,我们只想用大约十五或二十分钟讲这主题,然后开始祷告队列。我想读这节经文,是第8节,像这样读。

⁸耶稣对他们说:“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所以容许你们休妻,但起初并不是这样。”
呐,我想选这节的最后部分作一个主题:“起初并不是这样。”你知道,当主在第一次造访中来到地上时,他发现当时的教师们教导的东西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如果他今晚回来,他会不会发现教导的东西同样不是这样的。你注意到了他说“起初并不是这样”吗?
14

神,正如我们所教导的,他是无限的。吉恩弟兄,我希望你正在录制这磁带,它不长,请录制好。这是我宝贵的弟兄之一,录磁带的小伙子。神是无限的。我们都相信这点。当神说了什么事,就必须永远是那样的。决不要从你心里丢失那宝贵的财宝。当神说了什么事,他就不能改变;不能改进;话完美地说出了,就永远是那样的。如果神是永恒无限的,他的话就像他一样。

因此,耶稣提到了这个主题。我们知道他们在教导,给人们休妻的权利等等。耶稣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他们说:“摩西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想要休妻,就可以写休书。”
耶稣说:“摩西这样做,是因为你们的心硬;但起初并不是这样。因为起初神说:’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他的妻子连合。’”
15

当神起初那么说了,就不能被任何东西改变。因此,你可以放心安息,如果你相信这道是神的道,不管神说什么,都绝对是完全的,决不可能改变。耶稣说:“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就像老黑人在南方说的,他说:“我宁愿站在神的道上,也不愿站在天上。”
他们说:“摩西,你为什么那么说呢?”
他说:“因为天地都要废去,但神的道不会废去。”
所以,大概就是这样的。神的道永远不会灭亡。神的道是神的一部分。你的话是你的一部分。你跟你的话是一样的;神跟神的道是一样的。因此,要对神的道有信心。不管它听起来多么可笑,多么不符合现代的日子,但它仍然要成就。神那么说了,问题就永远解决了。呐,亚伯拉罕的儿女全心庄严地相信这点。神说的是真理。“每个人的话都是虚谎的,但神的话是真实的。”它永远、永恒立定。
16

所以,耶稣发现当时的教师们教导的事情不是这样的。我相信如果他今天来到,他也许会发现同样的事在发生。他会发现世上有人……我们很遗憾的说,但世上会有人想要教导:“哦,那些事是给另一个日子的。”但它们不是给另一个日子的。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就解决了。

当他说:“愿意的,都可以来,”是指任何人。今晚我们再读一遍西门·彼得医生为医治罪所开的处方。在《使徒行传》2章,他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这就解决了。圣灵,不是某个东西要取代他,同样的圣灵是给每个世代和神所召的每个人。圣灵是给他们的。
17

人歪曲事情。这就是人。堕落的人比动物都不如。你相信吗?它证明了。人会做动物也不会做的事。这就是人。呐,人不是肌肉。比如说:“哦,他是一个男人。”我见过体重两百磅、身上连一盎司男子气也没有的男人。人不是用他的肌肉来衡量,那是野兽。人是用品性来衡量。人是根据品性而成为人。就是这个原因,耶稣是曾经活过的最伟大的人。没有东西能跟他的品性相比。但圣经说:“也无美貌使我们……我们看见他的时候,好像掩面不看他一样。”他不是一个具有王者风范的人,也许是个溜肩膀的小个子。我们好像掩面不看他一样。他被损伤了。但在他的品性里,从来没有一样东西能跟他相比。他是真正的男人。

18

你以人为例。当白人最初来到西部这里,发现印第安人在这里靠野牛来生存。白人就射杀野牛当作靶子。只要让人抓住某个东西或别的东西,他就会歪曲。只要让神做一件事,接着人过来,就把神做的事歪曲了。神曾经建立一个教会;人歪曲了。

罪是什么?罪是,罪是……不义是义被歪曲了。只要拿任何是罪的东西来看,你会注意到它是义被歪曲了。人一经手什么东西,就把它从原本的状态歪曲了。所以,不信就是信心被歪曲了。罪是信心被歪曲了,是义被歪曲了。当人抓到它时,人对它做的就是这样。
19

他把永生神的教会拿来,耶稣为这教会受死,死了,叫他们能重生,可以有团契,可以被圣灵充满,可以有圣灵的恩赐在他们中间运行,他怎么做呢?他把教会拿去,在某个地方建立一些大东西,把整个东西给解释掉,将教会歪曲成仅仅是会所、握手或鸡肉晚宴。当神想要一个重生、被圣灵充满的教会,神迹奇事随着他的教会。

我想,耶稣基督应当知道如何建立教会。他是天上的神在我们中间成了肉身。当他在地上时,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就是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天地都要废去。
人会起来,说:“那是给另一个日子的。”但神的真理继续航行,永远航行。它将是一样的,因为没有东西能阻止它。它会行动,因为它是神的道。它永远不会减少。
20

耶稣在他的日子里遇到那些人,他说:“他们把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拜我也是枉然。”人们拜他也是枉然。有人说:“哦,伯兰罕弟兄,如果你真正敬拜神,神肯定会接纳。”他没有接纳该隐。该隐像亚伯一样敬畏地拜神。该隐建了一座坛;该隐献了祭物;该隐敬拜,建教会,献供物,做别的一切,就跟亚伯一样虔诚,但他走错了路。

神有一条路。我们必须严格遵守那条路。这圣经就是道路。不是教科书、信条或这圣经以外的任何东西。如果违背这道,我就不相信。但如果跟道一致,就阿们!
21

人来建造教会,把信条放在教会里面。当耶稣来到地上时,他发现宝贵的人们想要在教会里寻找救恩。他们得到什么了?仪式、倒水、洗碟子、穿衣服。这就是他们得到的东西:仪式。他们没有得到救恩。救恩是拯救。所以他们没有得到救恩;他们得到了一堆的仪式。

如果今天他来,会发现什么呢?差不多一样。人们正在仰望教会得着救恩,得到一堆的信条。我们需要的是圣灵,不是信条。我们需要的是能力。教会是奠基在新生和圣灵上。耶稣今天会跟当时说一样的话。当我们说:“哦,我们背诵使徒信经,”他会说:“起初并不是这样。指给我看在圣经哪里找得到使徒信经。”它从来就不在圣经里,圣经里没有它这部分。它是一个人造的信条。如果使徒有任何的信条,就是悔改。如果有任何使徒所称呼的信条,就是:“悔改,受洗,你就必领受圣灵。”如果他们有信条,就是这个。
但他们传讲福音。福音临到,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圣灵的大能和明证。因为除非圣灵证明,不然神迹不会随着信徒。所以传道只是种子。当种子落在心里,就长出新的生命,神迹就随着信徒。
22

呐,耶稣说:“他们把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拜我也是枉然。”他们仰望教会,得到了仪式。你知道,耶稣说,我相信是称呼他们“粉饰的墙”,他们怎么经常洗手,有了传统,他们对传统虔诚,虔诚得不得了;但当耶稣来,把那东西完全掉转了。他向他们传讲了别的东西。众教会反对他。他们喊叫:“哦,为什么长老们这样说呢?”

耶稣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神运行他的教会。神住在他的教会里。我们决不该减少一点。今天,当我们来领受圣灵,人们想要走上来,跟牧师握手,说:“呐,我相信我已经领受了圣灵。”一些人领圣餐,说他们已经领受了圣餐。听着,弟兄,圣餐礼决不是从吃圣餐来的。圣灵好像一阵大风从天上吹来,充满他们所坐的整个地方。圣经应许,不是类似圣灵的东西,而是同样的圣灵要赐给每一个被神呼召进入他教会的人。“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一直到今晚,不是类似圣灵的东西,而是同样的圣灵,同样的祝福,有同样的神迹,有同样的奇事。
23

耶稣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是什么样的磐石呢?我们的天主教母教会说是在彼得这块磐石上。如果是,几天后他就背道了。如果只是……新教说是在耶稣这块磐石上。

让我告诉你我对它的说法。主说:“人说我是谁?”
“有人说你是以利亚;有人说是摩西;又有人说是这个或那个。”
他说:“但你们说我是谁?”不是别人说什么;而是我们是怎么想的,你是怎么说的。你对它的看法如何?神问今晚在这里的每个人那个问题:“你怎么看这件正在发生的事?”它符合这道吗?用这道来试验。
彼得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主说:“西门,你是有福的!这不是属血肉的启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启示的。在这磐石上……”什么磐石?属灵的启示,神话语的启示。“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
历代以来我们已经有了信条和宗派等等,但永生神的教会照样运行。她的人数少;我知道这点。但有一天她的人数会多,就是当所有时代被赎的人复活,去与耶稣相会的时候。这是永生神的教会。
24

今天人们说的就像当时他们说的一样。今天他们说:“哦,圣经这样这样说,可是……”这里没有“可是……”耶稣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圣经这样说,问题就解决了。它的路上没有“如果、然而或其它任何东西”。而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的道是永恒的。

一些人说:“哦,我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但是圣灵嘛,我不相信他们今天要像当时的人们一样领受圣灵。”瞧,他们让神的诫命对人们失去了效应,而只是教导教会的传统:信条和宗派成了传统。我们不该这样做。我们应该持守神的道。如果神的道是真的,那它之外的任何东西就都是谎言。让我们持守神的道。
25

如果道做了一个应许,神持守那个应许。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信心使它成就,就说我们没有足够的信心:“请为我祷告,直到我有。”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信心晚上去散散步,像以诺做的,与神一同走回家,我也决不会挡在有那样信心之人的路上。我会为有那种信心能与神一同走回家的人称颂神。是的,先生。我决不会在他的路上放一块绊脚石。

以诺走路走累了;他已经与神同行五百年,一直蒙神喜悦,说:“我实在不适应这地球,所以我想,今天下午我要跟神一同回家,”就走上去,穿过天空。哦,我希望我有那种的信心。在主再来时,需要那种的信心,某个下午出去散散步,就跟主一同走回家。是的,一个人有那个信心,我决不会在他的路上放稻草。我会尽全力为他赞美神。是的,先生,因为在末日我们被提与主同在之前,我们必须是那样的。
26

但人说:“那日子过去了。”于是我们今天纳闷……呐,我们在地上有了大复兴。葛培理、杰克·舒勒、奥洛·罗伯茨等像那样穿越全国的伟人。他们传道,传道,把心都传出来了。成千上万的人来到祭坛。一个星期后,成千上万的人又离开了。他们不知道人们是怎么回事。于是他们纳闷。我们到了一个地步,以至我们纳闷:“他们起初是怎么坚持的?”

我们尊贵的弟兄和朋友葛培理先生在路易斯维尔,我参加了他的早餐会。那天早上,他实在是把那些传道人们数落了一遍。他说:“我来到这里,把我的心都传出去了,叫罪人上来祭坛。我把他们的卡片给你们。你们坐在办公室里,脚翘在桌子上,给他们写信。你们应该出去探访他们,晚饭后跟他们握手,邀请他们来你们的教会。你们没有这样,却坐在办公室里,让秘书给他们写信。这就是你们中间的懒惰。”他真的严厉训斥了他们。
他说:“呐,当保罗进入一座城,他得到一个悔改信主的。当他第二年回来,那一个悔改信主的得到了三十个。”他说:“我进入一座城,得了三十个悔改信主的,第二年回来,一个也没有了。”
27

“哦,”我想:“保罗得到那个悔改信主的人之后去哪里了?”保罗往另一座城去了。但他带领那个悔改信主的人深深地去到神里面,直到他被圣灵充满,心在燃烧;然后他出去,得到另一个悔改信主的。这就是问题所在,弟兄;我们带他们在神里面去得不够深。我们只是让他们在一个信息或唱唱歌下,情感兴奋起来,但我们应该继续带领他们,直到他们被圣灵充满,向世界上的这些事死了,腐烂了,藉着神的圣灵重生了。圣灵在那颗心里燃烧;他不能坐着不动,他必须行动,做些事。神贯穿他整个人,在他上面,在他里面。他整个的动机都是神:让人得救。只要基督在他心里,每次他都必做父的事。父的工作和父的旨意是要拯救人。

28

今天,他们厚着脸皮说:“圣经的那位神怎么啦?那位神在哪里呢?”嗯,你们用自己的信条把神窒息了,你们用自己的传统把神窒息了。你们试图把他放回到历史中。他是历史的神。历史的同一位神,他今天在等候什么呢?当摩西在红海边求告他时,历史的神起来,开了一条路。当约书亚在约旦河边求告历史的神时,他就起来,开了一条路。当但以理在烈火的窑……哦,是在狮子坑里,希伯来少年在烈火的窑中,求告历史的神,他便开了一条路。他仍是历史的同一位神。他等候他的子民呼求他从历史中出来。这同一位神仍是神。他永远是神。但我们的传统,我们已经从人那里把他教没了。我们必须做的就是将那活的信心带回到人那里,将神带回来。

当我今天在城里要吃早餐时,我看到一块小牌子,上面说:“把基督放回到圣诞节里。”
我想:“阿们,很好。不只是圣诞节,而是每一天。”把他放回到教会里,将他再带回到地上,让他行动起来。让神的基督站在他的教会里,因为他说:“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29

基督不是要死,留在死中。他死了,但他又复活了。他今晚是活的,就像他在加利利行走时是活的一样。他还是一样的神。他以圣灵的样式在这里。基督的灵以圣灵的样式回来。基督的死,基督的血藉着恩典将不洁净的分别为圣,洗净他们,使他能来,住在教会里,彰显自己,将他自己的工作浇灌下来,向人们证明他仍然活着。

那是……那是真正基督徒的原则,就是复活。基督信仰是奠基在复活上,不是替换。如果我把这块手帕掉在地板上,捡起另一块手帕,放在位置上,那是替换。基督信仰是复活。下去的同一位耶稣,这同一位耶稣上来了。同一位耶稣上去,同一位神降在教会里。从前跟随的神迹,是跟随教会的同样神迹。
30

作为神的儿子,他应该知道如何设立教会的次序。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这些神迹。

我们说:“哦,他是个好人;他付十分之一。”很好。周济、薄荷和这一切的事是你们该做的,但别的事也不要不做。瞧,我们……那些事是好的。去教会;做一个好邻居、好市民,很好。但还有比这更多的事。就像吃西瓜的老弟兄,他们说:“摩西,你喜欢那个呢?”
他说:“那很好,但还有更多吧。”这个也是这样。去教会,加入教会,是好的,但还有更多的东西。更多的东西就是你必须重生,被神的灵充满,受圣灵的洗,燃烧起来。那是教会所需要的。她需要回归到神那里。教会、宗派,这些是好的。很好,但还有更多的东西。比教会更多,比宗派更多,比把名字记在册子上更多,比用水施洗更多。那些事是好的,但还有更多的东西。更多的就是基督:“基督在你们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基督在心里改变你,使你成为一个不同的人,新造的人。
31

这让我想起了耶稣的母亲童女马利亚和父亲或养父约瑟。他们上去耶路撒冷过五旬节,他们带了他们宝贵的儿子主耶稣。我想他们在人群中太投入了,谈话,做不同的事、例行的事,以至他们走了三天的路,才意识到耶稣不见了。我想,教会也是陷入了那样的光景中。不止三天的路,而是大约两千年的路,现在是危机的时刻,你开始纳闷:“他在哪里?”

你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吗?正是教会在做的事:回去,在他们的亲属中找他。他们的亲属跟他们走了同样的路。你在自己的亲属中找不到他。你在那里找不到他。他们去到所有的亲属中,四处寻找,寻找他。他们找不到他。
32

在这个危机时刻,共产主义正在接管世界,俄罗斯用他们所有的自由文学正在进行复兴,用共产主义席卷地球,而我们还纳闷天上伟大的神在哪里?历史的耶和华在哪里?那位分开红海的神在哪里?那位能告诉拿但业“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的神在哪里?能开瞎子眼睛的神在哪里?能说话地球就颤抖的神在哪里?那位神在哪里?

你在你的亲属中间永远找不到他。我们回到卫理公会,卫理公会回到浸信会,浸信会回到长老会,回到路德派,回到天主教,到全世界;我们还是找不到他。去浸信会教会;那是我的教会,我是在其中被按立的,你找不到他。你找到好人。但基督在哪里呢?
33

就像雷赫德博士对我说的:“伯兰罕弟兄,当我拿到我的学位、学士学位、文学学士,我以为我会找到基督,但他不在那里。当我拿到我的博士学位,我以为他会在那里。我已拿到的学位,够贴满你的墙壁。基督在哪里呢?”

我说:“他不在那些学位里。”哈利路亚!是的。那些没问题;我希望我也有学位。如果我有学位加上我所得到的东西,没问题。但如果我得放弃我所得到的去得到学位,决不!我要持守我所得到的东西。是的,先生。如果我能有它们俩者,没问题。但如果我必须牺牲那个才有这个,让我有这个。
34

呐,我的弟兄,瞧。他们到处寻找,找遍了他们的亲属。我们在路德派中间、在浸信会中间、在众教会中间举行复兴会;我们在哪里找得到那能力的灵?我们在哪里找得到那个?我们在哪里看到那些人就像在五旬节,喝醉了神的灵,以至他们摇摇晃晃,像醉酒的人。让我告诉你,我的天主教徒朋友们,蒙福的马利亚也在那儿。是的。如果神让童女马利亚先被圣灵充满,才能去到天上,你要是少了那个还怎么可能去到那里呢?但圣经说她跟他们在一起,跟他们做同样的事,被神的能力大大充满,以至他们摇摇晃晃,举止好像醉酒的人。圣经这么说的。

35

你在哪里能找到这个呢?在我们的亲属中间吗?出去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等等中间,看你找不找得到。不,先生。你无法在我们的亲属中间找到他。你找到他的唯一方式是马利亚和约瑟找到他的方式:就是他们离开他的地方。那是你找到他的地方。他们在哪里离开了他?在五旬节。哈利路亚!那是教会再找到他的地方。回到五旬节,回到圣灵的浇灌。你在那里将找到全能神的能力;你将找到复活的基督;你将找到他的神迹奇事,正如他所说的。回到你找到他的地方;回到起初。耶稣说:“起初……”

36

《约翰福音》15章,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从那葡萄树长出来的第一根枝子,在身后写了一本《使徒行传》。他们有能力医治病人;他们说方言;翻方言;有异象、先知和能力;他们行了耶稣所行的神迹。如果从那葡萄树长出来的第一根枝子是那样的枝子,它所长的下一根枝子将是一样的;它长的每根枝子都将是一样的枝子。阿们!

如果我们说我们是神的教会,那我们就会见证第一根枝子。他是葡萄树。如果你……如果你栽种的是葡萄树,你的第一根枝子会结葡萄,你的第二根枝子也会结葡萄,第三根枝子也会结葡萄。那棵树长的每根枝子都会结葡萄。如果耶稣基督建立的永生神的教会……
我们卫理公会想要认为是我们的教会。我们浸信会认为是我们的教会。我们天主教徒认为是我们的教会。我们五旬节派的认为是我们的教会。是什么,就让它是什么。但如果我们在那根枝子里,我们就会有他们一样的果子。你不可能从葡萄藤得到南瓜。哈利路亚!耶稣基督的葡萄树必产生耶稣基督的生命,因为他是葡萄树里面的生命,我们是枝子。
37

长出来的第一根枝子是五旬节的枝子,充满了五旬节的能力,深受圣灵的影响,以至他们在神能力的影响下摇摇晃晃。他们出去,看异象,行异能,开瞎子的眼睛,医治病人;营中有喜乐。他们同心合意地祷告,大家都聚在一起,以至他们聚集的房子都震动了。指给我看今天有哪一个教会在做这样的事。甚至所谓的五旬节派也变得那么枯干,嗯,他们有的只是一点仪式话的祷告。我们需要的是祷告会,把屋顶上的木瓦震下来,把神再带回到教会。

起初并不是这样。这一切的信条和冷淡形式化的仪式主义,这一切不同的事,起初并不是这样。耶稣建立了一个教会,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那是起初。那是起初发生的事。如果他今天在地上,他不会认可我们的信条和我们正在做的事。他会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38

起初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起初就是这样的。他起初做了什么样的事呢?他现在所做的同样的事。他起初有什么样的教会呢?被圣灵充满、医治病人、说预言、行大神迹奇事的教会。不以自己的宗教为耻。他们叫喊,在圣灵下跳舞,好像醉酒的人,有分开的舌头像火一样落在他们身上。他们行了神迹奇事,英勇事迹随着他们。起初就是这样;中间也将是这样;末了还会是这样。

你说:“我的教会不教导那个。”哦,起初并不是这样。
你说:“我是卫理公会的。”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是浸信会的。”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是路德派的。”起初并不是这样。他们都是受了圣灵洗的神的圣徒。那是起初的事:神迹奇事。
你说他们不……“我的教会不相信这种东西。”起初并不是这样。“我的教会不相信看异象。”起初并不是这样。“我的教会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起初并不是这样。“我的教会不相信圣灵的洗。”起初并不是这样。
39

我告诉你,神想要一个被神的能力分别为圣的人,将自己的知识交给神,让神进来接管,赐下新生。那是他所要的。让我们回到起初。如果我们想要看到病人得医治,想要看见永活基督的神迹奇事,就回到我们离开他的起初。

我们在五旬节就离开他了。三百年后天主教会出现了。天主教会出现之后,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代后,路德改教来了。从那里出来了英国圣公会等等,一直下来,每个都在形成信条、信条、信条、信条等等。现在世人说:“那位行走和医病的神在哪里呢?”阿们!那位神在哪里呢?他在哪里呢?他怎么啦?让我呼唤你们天主教徒、新教徒、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回到你们离开他的地方,再回到五旬节。快快回去,在那里找到他。朋友,那是教会今晚所需要的。回到对永生神活的信心上,有他活的同在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你们相信吗?让我们低头。
40

天父,我们有太多需要感谢的了,不但是为了我们所拥有的美国公民的基业,我们为此感谢主,因为我们相信这是主耶稣再来前,你在这地上最大的堡垒;它仍然对福音敞开着。但我们看到共产主义已经把它侵蚀得千疮百孔,主啊,因为冷淡、不冷不热的教会,很多教会今天甚至出卖给魔鬼,妥协。

主神啊,在我所能想到的一切事之上,我为我们的耶稣基督感谢你,他是我们的救主。因为又真又活的教会活在我们的心里,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那些话是从无限的神来的。天地都要废去,但那些话不能废去。到多远?全世界。多久?直到福音传遍世界,直到他再来。“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到全世界去),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他说了很多别的大事会随着他的教会。
41

今天,当我们看到人让神的诫命失去了对人们的效应,想要把它们放在过去某个遥远的世代,主神啊,今晚我们高兴地知道地上有人相信你仍活着,相信你今天跟起初时是一样的。父啊,我确信,如果你今晚能站在世人中间,他们叫喊:“哦,我们了不起的某某教会,”你会像当时一样指着手指,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们要起初。我们要神的道。我们要它活在我们的心里,对我们的生命真实。求你赦免我们的罪恶和过犯。永恒的神啊,今晚让你的灵降在我们身上。所传讲的这个信息,愿它不是落在石头地上,乃是落在肥沃的地里,落在愿意接受它并结实百倍的心里。主啊,用神迹奇事来证实你的道。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42

我不是有意要做一个粗鲁、严厉的人。但我知道世人需要什么。我知道圣经说什么。我知道那是真理。我的盼望绝对是建立在主如此说上。他说什么,我都相信。

现在有各种不同的宗派教会。我一点也不该反对任何教会。我爱所有的教会。他们都属于神。但我想要做的是让这个教会回去,直到他们找到同一位耶稣,你曾跟他一同出发的那同一位耶稣。
今天,世上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神学家不会说基督徒教会开始于五旬节。任何天主教神甫都会这么告诉你。任何新教传道人都会这么告诉你。甚至犹太拉比也会告诉你基督徒教会开始于五旬节。他们被吩咐不要离开耶路撒冷,直到他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
没有人有权利传福音,直到他被圣灵充满了。耶稣不让门徒传福音,直到他们领受了圣灵。
43

呐,我的弟兄们,那正是我们想要让你们做的事。回到我们离开主的地方。让我跟你同去。让我们启程回到他起初所在的地方。他起初做了什么?呐,这里可能有新来的。我想要这样说:回去。耶稣说:“起初。”那是我们想要开始的地方。在基督徒教会里……他组建和创立了基督徒教会。你们相信吗?当然,如果你是基督徒,你就相信。他创立了基督徒教会。在他里面的灵,藉着他的受死,将恩典带回给人,将一个神圣的教会分别为圣,差遣她去全世界,使他能活在这个教会里,继续把他同样的信息带给人们。任何知道圣经的人都知道这点。

好的,我们来看起初他是什么。他的事工最初开始时,他受了圣灵的洗。大家都知道:《约翰福音》1章。耶稣三十岁时,开始去到约翰那里。约翰正在约旦河施洗。他在约旦河里给耶稣施洗。耶稣随即从水里上来,约翰见证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从天降临,落在他身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
44

他的事工一开始,安得烈去找到西门·彼得。他的名字还不是彼得,是西门。他去见主耶稣。耶稣一见到他,就说:“你的名字是西门,是约拿的儿子。”听了这话,彼得就相信了主耶稣,耶稣使他作耶路撒冷教会的首领。

拿但业看到一件大事发生之后,马上动身去找到,哦,是腓力找到拿但业在一棵树下祷告,就带他回到耶稣那里,告诉他耶稣对彼得等人做的事。拿但业说:“等一下,我不相信。”
但当他靠近耶稣时,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棵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是的。
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他在犹太人面前这么做。凡相信他、接受他的,凡接受的,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子。
45

下一个族类是撒玛利亚人。耶稣在井边向撒玛利亚人、一个妇人显现。他跟妇人交谈了一会儿。他对妇人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正同居的这个不是你丈夫。”
听那妇人说的,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要来,他来了,必将这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但你是谁呢?”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瞧,他们正仰望一位神先知来。他们认出了他,因为他是先知。呐,这就是他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印证自己的方式。世上有三个种族的人:含、闪和雅弗,雅弗的族类。
46

呐,他从未在外邦人面前那样做。圣经没有一次引述他对外邦人那么做过。为什么?是留给另一个日子。不信的犹太人站在那里说:“他是别西卜,算命的。”

耶稣说:“我饶恕你们这么说,但当圣灵来了,说一句话干犯他,就永不得赦免。”呐,那是给外邦人的时代,因为在它被证实前,我们将有两千年来传讲。如果神是无限的,如果神藉着耶稣基督来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显明自己,通过行那神迹让人们知道他是真实的弥赛亚,他决不可能让外邦教会根据知识的宗教来受审。同样的迹象必须行在外邦人身上。
47

不久前(结束前,我想要这样说),我去过印度。当我走进孟买,我拿起一份报纸,在报上读到鸟儿正在归回。几天前,所有筑巢在石头缝里的小鸟……他们不像我们有篱笆、铁丝网;他们用田里捡的石头垒篱笆。把巢筑在大房子周围篱笆里的小鸟,飞到田野落下来。所有站在篱笆旁边的牛羊都离开篱笆;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下午不是站在荫下,它们去到田中间,一起站在太阳下。人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场大地震来了,震倒了所有的房子。石头房子倒了。如果小鸟在那里面,它们就会被杀死。如果牛群站在这些篱笆下,它们就会被杀死。但是警告牛群和小鸟进入方舟逃避神审判的圣灵,这同样的圣灵驱赶牛群和那些小鸟去到田里。

48

哦,如果神为他的牛群和小鸟着想,差遣它们去安全之处,末日大审判临到前,他岂不更差遣圣灵,送你进入基督里安全之处,你能被赎和复活的唯一地方。有救恩的唯一地方就是在基督里。今晚圣灵在这里,想要领你脱离世界上的事,恳求你进入他自己里面。

我们怎么进入基督里?圣经在《哥林多前书》12章说:“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
49

此时我们看到耶稣说要发生的同样的事。他自己的话说:“罗得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同样的事。看看你们这里,多么歪曲。看看报纸。我看到一张分析,去年在西海岸同性恋增长了大约百分之二十多,所多玛的罪。看看一切的事怎样……一切都被歪曲。水,溪水,一切都被污染了。疾病、医生一无所知的病毒……我们在末时了。教会,逃向磐石吧!赶快进入基督里!

不要注意我的无知或没有教育。你听我藉着神的道告诉你的东西。神支持那道,说它是真的。相信他,你就必得救。
50

等一下我们要为病人祷告。如果我能再找到比利,我忘了问他发没发……你发了祷告卡吗?C1到100。他说他发了祷告卡,C1到100。上次我们是从哪里开始的?25?此前是在哪里?1,我们从1开始。我们从25开始吗?今晚我们就从50开始。好的,C50,谁有?我们从任何地方开始,好让你……你瞧,我们从任何地方都可以……没有任何差别。一些人,你给他们一张祷告卡,如果不是1号,他们就扔掉。所以我们可能不从1号开始。当我们到了这里,不管圣灵把什么地方放在我们的心头……

谁有C50号祷告卡,请举手。好的,在这里吗?好的。这里的女士。51、52、53、54、55。1、2、3、4、5。56、57、58、59、60。如果你不能走路,就让我们知道。有人会扶你。60,我找到了吗?61,谁有61号祷告卡?请举手、61?62?62、63、64、65、66、67?67,我没有看见人举手,C67号祷告卡。
看看别人的祷告卡,他们可能是聋子。67?我看到67号吗?68,谁有68号祷告卡?呐,如果你有祷告卡,你就应该使用。祷告卡68、69、70。他说100吗?68、69、70。也许他们走去洗手间或某什么地方,我们就给他们一分钟,因为一排有三个人,不应该像那样。
51

好的,我要你们看这边一会儿。多少人没有祷告卡,然而你相信耶稣基督会医治你?举手让我们看看,到处都是没有祷告卡的人。阿们!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只要相信。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

52

哦,现在想一想,等一下。想一会儿我所传讲的这些话,如果它们是真理,神就必须说话,如果他不说话,那我就误传了他。如果我误传了他,他的道就误传了他。耶稣岂不是在《约翰福音》14章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吗?

一次我对一个人那样说,他说:“哦,肯定的,我们有了大教会、宗派;这就是他没有做的事。”
我说:“主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你指给我看他起先做的事,然后指给我看更大的事。在原文的译本里没有说更大,是说更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圣灵那个时候要遮盖全地,就是现在这个时候。“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53

“还有不多的时候,世界(听这话)……世界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呐,注意。世界,“世界”这个词的意思是“世界的秩序”。“世界不再看见你。”呐,如果你是属世界的,爱世界上的事过于爱神的道和基督,那你就永远不会再看见他。对吗?尽管你可能虔诚,可能属于一个教会。“世界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这是指教会),因为我(’我’是一个人称代词,对吗?),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万物的结局,直到世界的末了。”世界还没有到结局,所以耶稣在他的子民里。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藉着圣灵在人里面行事。那是生命,在耶稣里面的生命在教会里。

54

多少人知道耶稣自己作为儿子,没有行一件神迹?耶稣这么说的。“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约翰福音》5章19节,子,神的儿子耶稣。“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不是听见),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多少人知道圣经是这样说的?肯定的。他藉着异象看见父正在做的事;然后他就做父藉着异象告诉他做的事。看到吗?

注意。一天,父告诉他:“拉撒路要死了。我要你离开。会有这么多天。”耶稣没有警告什么,就顺从了父,离开了。他们打发人叫他,说:“拉撒路病了,你来为他祷告。”耶稣只是继续走。他们又打发人。他只是继续走。
最后,当父指示他的时间成就了之后,他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因为他们一直想要叫他为拉撒路祷告,他不愿这样做。他说:“呐,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但我去叫醒他,我去叫醒他。”注意他站在坟墓旁。他可能个头小。但当他站在那里像人一样哭了之后,振作那单薄的身子,挺直了,当他挺直了,他说:“拉撒路,出来!”“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阿们!阿们!你能看到他在他的教会里发光吗?“拉撒路,出来!”他裹着在坟墓里穿的衣服走出来了。耶稣从未对此说任何有关他变的虚弱的话,看看那是怎样的神迹。
55

但一个妇人在另一块土地上摸了他的衣裳穗子,妇人相信他。毫无疑问,她有血漏,也许卖了农场所有的用具和一切东西。也许她丈夫去世了,医生一点也帮不了她,她失血过多;她患血漏多年了。她心里说:“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妇人,但如果我能摸着他的衣裳,我就必痊愈。”因为遮盖在那人身上的衣裳,他极其温柔,却又能像耶和华的忿怒一样站在那里,怒视他们,把绳子编成鞭子,击打他们,将他们赶出屋子。他既是神又是人: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故此,他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他做事,不是我做,乃是他做。他在我里面。那在我里面的也要在你们里面,当我受死要使你们成圣后,他就能进入你们里面。

56

呐,你是……另外两个……是什么?四十,那些数字是什么?67、68、69,他们进来了吗?嗯?好,好的。注意看这边。

他活着吗?如果他活着,他仍是葡萄树吗?他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的大祭司吗?你们说你们底下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现在请举手?好的。如果你生病了,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今晚你能触摸他的衣裳吗?弟兄们,新约圣经《希伯来书》说他现在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吗?你们传道人弟兄有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让听众、会众……瞧?瞧?多少会众以前读过这经文?肯定的。
哦,如果他是一样的……他是另一位大祭司还是一样的大祭司?哦,如果他是一样的大祭司,他就会以当时一样的方式行事,对吗?呐,我在向你们宣告什么?他不是死的。他的身体,他的肉身已经复活了;没有在烂在坟墓里。神让他复活,使他坐在自己的宝座上。你们相信吗?五旬节那天,他的灵降下来,从此便在他的教会里做工。哦,如果他是能被你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如果你的信心触摸他,他岂不会像那次他的衣裳被触摸时所做的一样转过身,说出你有什么问题,你有什么……他当时怎样做,他会以同样的方式做,是吗?
57

呐,这是一个妇人。我不认识这妇人。她比我年纪大一些,但这是……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互不认识。但这里有个……当你回家时,你读这里这件事,会发现在《约翰福音》4章,耶稣和一个妇人交谈。呐,她不是那同一位妇人,我也不是耶稣。但耶稣的灵在这里,他的灵在。

他差遣他的恩赐进入教会。恩赐是什么?是神给一个人的一条路、一个秘密, 知道如何放松自己,叫自己靠边站,让圣灵藉着他运行。瞧?
呐,如果我不认识那妇人,一生从未见过她,我怎么会知道她的事呢?我不认识她。但我确信我所讲论的那位知道她。他应许他所做的事,我也要做。他不可能失败。我会失败,但他不会。如果我能把自己降服于他,他就会对妇人说话。呐,如果她病了,如果她需要帮助,财政上或身体上,不管是什么,我不知道。不管是什么,耶稣已经安排给她了。多少人知道这点?但为了能……如果耶稣站在这里,如果他穿着他赐给我的西装站在这里,会怎么样呢?他会做什么呢?他会不会说:“过来这里,我要医治你?”他不会那样说。他已经医治你了。他只会向妇人宣告自己,他是神的儿子,这是他的应许。对吗?那是他今晚藉着他的教会做的事。
58

呐,如果妇人手举起来,我们俩都过了中年,知道我们必须见神……呐,让她来做判断。如果圣灵……多少人见过他的照片?举手让我们看看。哦,他们有……他们后面有照片,我想小伙子们有。他们有。政府签名了,世界历史中唯一一张被拍摄下来的超自然之物。是的。他们现在做成了图片,挂在华盛顿特区的宗教艺术厅,是带领以色列人的同一个火柱。因为同样的火柱,耶稣说:“我从神那里来,又归到神那里去。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但我若行了这些事,你们纵然不信我,也当信这些事。”今晚做同样的事。

如果我所讲的这个灵,在重生教会身上的圣灵,如果那圣灵不行耶稣的事,那就不是耶稣的灵。但如果他行了耶稣的事……呐,科学世界知道它是同样可见的对象,是跟随以色列人的火柱。呐,如果那是在基督里的生命,结了各种的果子;如果它在教会里,就会结出同样的果子。对吗?起初就是这样的。
59

好的,愿主祝福。呐,你们每个没有祷告卡的人,看这边,相信。我想明晚我们要完全改变这样的祷告队列。下一个晚上我们要从头到尾再改变它。瞧?不管是什么。如果你有祷告卡,没有被叫到队列里,就留着那祷告卡,我们会叫到它的。你只要记住,留着它。

60

呐,我引用了圣经的一个陈述。我引述了耶稣基督的话,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首先,这是一个妇人,就像在井旁。我们相见,互不认识。如果圣灵能用我告诉她,她的问题是什么,像主在井旁对妇人做的,这里有多少人会接受并相信这是真理,我们俩都把手举起来,说我们以前从未见过面。

呐,姐妹,我只要说一两句话,像主做的一样。他开始跟妇人进行谈话,直到找到了妇人的问题在哪里。然后他说,他对妇人说:“请你给我水喝。”你记得这故事吗?“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嗯,你犹太人向撒玛利亚人求这样的事不合宜。这里有种族隔离;我们彼此间没有来往。”
他说:“但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于是妇人说……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不是你丈夫,所以你说的没错。”
呐,妇人没有像当时的教会那样称呼他。他们说:“他是别西卜,是魔鬼,算命的。”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呐,我们正在仰望神先知(就是那称呼弥赛亚的)来到。他来了,必做那些事。但你是谁呢?”
耶稣说:“我就是他。”
妇人留下水罐子,拼命地跑开了,她想要传播这个消息:“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摩西所说的主我们神要兴起来的那位先知吗?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现在,我们又处在时代的尽头。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知道我们处在时代的尽头了。是的。
61

我们的姐妹站在这里,如果你们仍然能听见我的声音,她似乎正在离我远去。我看到她,她患了病。她的身上有个肿瘤,那肿瘤在左边的乳房上。那是主如此说。这是真的。你们现在相信吗?让她来评判。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可能是猜的。”不,我没有猜。我从未见过这妇人。让她在那里站一会儿。你是个好人;你的灵是真实的,欢迎;你被圣灵充满了。你不是从本地来的。[原注:姐妹说:“我已经被充满四十或三十八年。”]被圣灵充满三十八年。但你不是从本城来的;你来自弗雷斯诺。是的。鲍彻太太,你回家去;你得医治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阿们!神祝福你,姐妹。欢喜上路去吧。你相信吗?
62

你好吗?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主知道我们俩,不是吗?如果主耶稣会告诉我你的问题,你会全心相信他吗?你在这里不是为自己。你在这里是为别人。你也是来自弗雷斯诺。是的。你是为你有精神病的朋友站在这里,你正在为这朋友祷告。对不对?你现在相信你会看到情况转变吗?去吧,你会看到情况转变的,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要对神有信心。

63

你好吗?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主耶稣知道我们俩。你相信他能揭示你的问题吗?这会让你知道他爱你。你是个基督徒,信徒,来自圣荷塞。是的。你是为了别人而站。那是你住在精神病院的丈夫。是的。拿那块手帕去他那里,要相信,祷告神打发他回家,到你那里,痊愈。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要对神有信心。

64

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女士?是的。等一下,一个邪恶的东西出现在她旁边,不是在她身上。是个黑暗的灵,那不是她的问题。呐,会众中有人,等一下,在这里。坐在这里的年轻女士有癫痫病发作。真的,不是吗,女士?如果是真的,请举手。好的,回家去,相信,它必离开你。她摸到了什么?那个可怜的女孩摸到了什么?大祭司。

那不是妇人的问题。妇人患有神经问题。是不是,女士,这里这位女士?她还有搅扰她的膀胱炎。那也是真的,是不是?你还有个肿瘤,是在你的左胳膊下。是不是?回家去,痊愈;耶稣基督必医治你,你只要尽你里面的一切相信。
65

你相信吗,姐妹?尽你里面的一切?我不认识你,一生从未见过你。我们完全是陌生人。刚才有个年长的人出现在这里:一个异象。让我们看一会儿。天上的主神知道每颗心里的秘密。圣经说:“神的灵,神的道比两刃的剑更快,辨明心里的意念。”哦,你是在为你的妈妈祷告。是的。是你妈妈。她不在这里,她甚至不在这个地区。她在一个相当冷的地区:密歇根州。是的。她有多发性硬化症。是的。当神的灵在你身上时,把那块手帕寄给她;把手帕拿去寄给她,全心相信,你若相信,她必从中出来。神祝福你,女士。你全心相信吗?

66

神若不帮助,你必要死;你知道,是癌症。等一下,那个可怕的东西。呐,这里还有一个像那样的鬼在尖叫。一个妇人被黑暗的影子笼罩,但癌症的灵在向别的东西尖叫,寻求帮助。那是另一个癌症,躺在褥子上。它以为它可以蒙混过去,但它没有。起来,姐妹。要对神有信心。回家去;痊愈。你也是,姐妹。耶稣基督使你痊愈。让我们为神的良善赞美神。哈利路亚!她摸到了什么?大祭司。

67

你相信吗,先生?全心相信吗?我若不对你说任何话,你仍然相信你得了医治,是吗?回家去吃晚饭吧;那胃病离开你了,你可以回家,痊愈。

你的心很紧张。你相信神医治了你吗?欢喜地上路,说:“主耶稣,感谢你。”痊愈。
过来,姐妹。是血液问题,贫血。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欢喜地上路,说:“主耶稣,感谢你医治我。”
当我刚才说癌症时,一个奇特的感觉临到了你。它离开你了;只管往前走;现在去吧,奉主耶稣的名。
糖尿病。你全心相信,它就必离开你。去吧,现在相信,不要疑惑。
紧张,妇科病,还有心脏病在搅扰你。你相信吗?去相信,奉主耶稣的名。
68

要有信心。你相信吗?你们在底下没有祷告卡的怎么样呢?你们相信神吗?要对神有信心。触摸他的衣裳。那个可怜快死的妇人在那里摸到了什么?

有个男子坐在这后面看着我,他的腿有问题,还有鼻窦炎,坐在那排椅子的尽头。你相信吗,先生?好的。穿着白衬衫,请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你相信吗?
这里坐着一个墨西哥妇人,在这里定睛看着我。你相信吗,姐妹?在那里全心相信吗?喉咙病。要对神有信心。站起来,痊愈。
69

你全心相信吗?你怎么样呢,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神知道我们俩,对吗?你患有神经紧张的毛病,相当紧张。让我也说一件事。你信仰上是天主教徒。是的。那跟这没有任何关系。你来这里相信你会痊愈。神会尊重……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主的仆人吗?你相信。好的。你跟别人一起来。她坐在那儿。她浑身有皮疹。是的。她也是天主教徒。你们三个人在一起。另一个女士坐在她旁边。她的脚有问题。她也是天主教徒。是的。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

我告诉你一件事。坐在这尽头的女士,你的丈夫也病了。他有心脏病,是吗?如果是,请举手。神祝福你。回家去;你们三个都好了。回家,相信主耶稣。
70

要对神有信心。你们相信他吗?全心相信吗?让我给你们看神的荣耀。趁着全会堂被神的能力充满,你们现在互相按手。互相按手。伟大神圣的基督,这位知道心里秘密的岂不是这样说吗?“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神祝福你,姐妹。“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为坐在你旁边的人祷告。

71

主耶稣,我们奉主耶稣的名上来,把它呈献给神我们的父,祈求你医治生病痛苦的人。今晚就是,主啊,每个站在神同在中的病人,今晚完全正常痊愈了离开这会堂。他们互相按手,站在这里,看见了复活基督的能力使人们痊愈。主啊,愿事情如此,使他们从此刻起相信,奉耶稣的名。

72

你们低头一会儿。今晚在教会里,会堂中还有不知道基督是他们救主的人,此时想要走上前,在圣灵的同在中承认耶稣,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吗?当我们继续低头,唱这首歌的时候,你愿意过来吗?你愿过来吗?“几乎要听劝,”当他们唱这歌时,你愿意走上这里,今晚在这里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吗?你愿……这将是你一直都会记得的感恩节。你会有事情要心存感谢。当我们现在唱时,你愿意过来吗?

几乎要听劝,现在相信;
几乎要听劝,接受基督。
有人却在……(你不想起来,上来一下吗?)“圣灵,目前请去。”(你能拒绝神的灵吗,他此时正在对你的心说话?不要说他没有,因为我知道他在。)
等有更好机遇,我再求你。
73

现在你们低着头听。基督,神的儿子,他的圣灵……在圣经中,当他在地上时,圣灵以他全备的能力住在神的儿子里,做你们今晚看到做的同样的事,或说是成就。他做了这些事,应许在末日,就在他再来前,教会要在同样的能力中兴起,行同样的事。每个圣经读者都知道耶稣基督那样应许了。

呐,他不关心你属于哪个教会。他不关心你去哪个宗派。他关心你个人。你接受了他作你个人的救主,被他的灵充满吗?如果你没有,那你就应该过来。如果你有,不管你属于哪个教会,你仍然是他的。但你接受耶稣。耶稣说了这些话:“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
74

呐,这个取决于你了。他在这里。我乐意为你祷告。他在这里。整个会堂充满了他的同在。发生在圣经中同样的聚会,今晚就发生在你们眼前。同样的耶稣,同样的行为,圣灵同样的果子,一切的事,同样的神迹,同样的奇事,同样的异能,同样的灵,他的照片都在我们面前,在我们中间证明。我现在直视着他。他在这里。你愿意接受他作你的救主吗?如果愿意,我唱的时候,你就过来,现在再唱一遍,“几乎要听劝,还误时机,几乎要听劝,难免定罪。”你愿意跟我一起唱,每个对自己的救恩不确定的人,现在过来。

几乎要听劝,(你愿过来吗?时间正在流逝。)还误时机。
几乎要听劝,难免定罪!
“几乎”甚为不妥,“几乎”铸成大错!
“几乎”终于相左,“几乎”犹亡。
75

现在你们低着头,我想问你们这个问题。今晚会堂这里还有没有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只是没有勇气上来的?最后的话……来了两个人,领着一个妇人,来接受基督作他们的救主。几个工作人员上前去。

如果你在这会堂里想要蒙记念,几乎不会失丧,但还有一个机会,请举手,说:“我应该自己过来。”你愿举手吗?我想要看我们中间还有没有罪人。有那么多……手举起来见证你应该过来。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我知道当圣灵告诉我做那个呼召时,就不可能错。我知道他不可能错,瞧?我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想举手,说:“伯兰罕弟兄,当你为这个亲爱的妇人祷告时,为我祷告。”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女士。瞧?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神祝福你。那是……神祝福你。是的。主祝福你,还有你。后面的,主祝福你。好的。让我们低头,为她祷告。
76

主耶稣,现在让圣灵临到这个站在这里的可怜亲爱的人。愿她接受她正在求的东西。当我们为罪人做呼召时,哦,她让人领她上来。愿她得着她所求的祝福。

父啊,记念底下会众中那些举手的人。他们知道他们应该过来。主啊,再给他们一个机会。我这样祈求,不是出于恶,而是愿他们今晚、明晚或任何夜晚都不得安宁,直到他们最后向你降服。父啊,这么祷告似乎很不好,但是以利亚祷告不下雨在地上,直到国民悔改,就有三年零六个月不下雨。父啊,我为这些本来知道该接受你的人祷告,你会……你已经对他们的心说话,但仇敌竭力拦阻他们。主啊,使他们苦不堪言,直到他们最后悔改。主啊,请应允。愿他们不失丧,某个荣耀的时刻,也许是下个时刻,在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前,愿他们再有那黄金机会接受基督作他们的救主。主啊,请应允。
77

赦免我们的罪,祝福我们。我们感谢你,我们心里相信你已经医治每个人。看到几分钟前被束缚在这担架上、躺在这里快死的妇人,现在她起来,将赞美归给你。你已经领她出死入生。还有会堂里的其他人。当你对你伟大的教会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这些信徒互相按手,祷告。他们肯定会好的。

为你所做的一切事感谢你,祈求你在聚会的以下部分与我们同在,祝福我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8

主祝福你们。当我们唱“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时,让我们起立。大家一起唱。你们在房间里的,你们站在那里等候祷告队列的,只要回家去,认领你的医治;你好了。回到家,说:“主耶稣,为我的医治感谢你。”好的。好的。如果你们大家在魂里感觉非常好的,请举手,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好的。大家一起唱。

我爱他,(让我们向他举手。)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