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123 向山说话

1

谢谢,请坐。对不起,我迟到了,正当我要来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紧急事件,他们就到院子里了。我刚才正在服侍一个可爱的姐妹,一个因精神病而住院,并为此绝望地赶来、曾因失去孩子而休克过的母亲。他们刚带她从医院过来,她已经过于绝望了,我必须马上让她正常。我确信神此时垂听了祷告,她会好的。她可怜的丈夫颤抖得太厉害了,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自己也经历了许多那样的事,失去了家人,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当比利的妈妈……你必须经历这些事,才能意识到它们对你真正意味着什么。你必须……那些遭遇这些事的人才知道如何同情别人。

2

呐,任何像那样出现一个紧急事件的时候,呐,记住,我们都要马上想办法处理它。我们想跟他们交谈,其他人可以在聚会上坐或站一会儿。我们想跟他们交谈,以便在他们周围建立信心。注意,在我的聚会上传给我的最大部分的见证是来自那些在聚会上得医治的人。上讲台来我这里、让我祷告的人不多,我爱为人们祷告;那是我的事工。但我没有办法亲自去为很多人祷告,但圣灵却能让信心在他们里面升起来,使他们得着医治。

聚会后(我办公室的人可以告诉你们),几百封信从我们到过的地方涌来,失明的人们可能参加了聚会,回到家,思想这事,一个星期后视力恢复了;或者走在街上,一件事发生,残疾的坐在轮椅上,突然站起来,开始奔跑。你瞧,真是……如果你求这祝福……
有时神不能马上回答,多少人知道这点?我记得但以理祷告了,我相信是二十、二十一天左右,天使才去到他那里。但最后天使到了;所以别管它。见证太多了,我们可以讲成百上千件那样发生的事。
3

呐,我们正在尽我们所能把复兴会放在最好的环境里。我们没有,怎么说呢,把神的医治放在第一位,因为神的医治是次要的。你不能主次颠倒;我们知道这点。我们在任何复兴会所追求的大事,都是先把失丧的灵魂带给基督;然后将教会复兴到属灵的景况中,到它所应该的地方,跟神亲密地谈心;第三,在教会之间带来交通;第四,为病人祷告。那是……那是我们的目的,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就是先得到罪人,跟众教会交通,使教会与神亲密同行,然后为病人祷告。

4

这是星期一晚上,我告诉你们,我本不指望有现在三分之一的人来这里。是的。我原想今晚不会超过两三百人。通常星期一晚上的东部,哦,聚会很不景气。但我相信今晚这里的人比昨天下午多。

所以昨天下午我说过,我想要再拿出一个晚上,我想要称之为奉献的晚上。我想要你们了解内情,让你们知道一些关于圣灵在我自己生命中和我打交道的事。我希望藉着这么做,会让你们兴旺,更亲近神。说到现在正在形成、临到教会的神的恩赐……我肯定我们所有人都关心神要做的任何事,以及将要应验的神的应许。我只讲过一次,那是在印第安纳州我自己的教会里。
5

今晚,我想要告诉你们最近几天发生的事。它是新的,是新鲜的;我想,那会帮助你们今晚开始,开始这个星期的聚会;那会帮助你们为我祷告,为教会祷告,使我们大家都能进入神已经证实的这件大事里,使我们能在这场聚会上进入它里面,我太想要看到它发生了。我就像一个孩子等候圣诞节来到那样,带着盼望等候事情发生。当然,它在我自己身上是难的,但对教会是一件好事。那是我所关心的事:帮助神的子民们相信神,找到一个新的立足点。它对病人也是一件大事。

6

在我们读一些我想提到的经文之前,我想要我们一起做祷告。然后我还要宣布,明晚我们要举行一场特别的救恩聚会,明晚,我们想要你们每个人明晚尽可能带一些罪人来。你所认识的某个罪人,邀请他们跟你一起来,因为我们要做一些特别的努力,让罪人在明晚来接受主耶稣。

当然,每个晚上,圣灵都在这里。不管你去哪里,他总是在那里,你永远逃离不了他。大卫说,不管他在哪里安榻,神都在那里;因为神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诗34:7]。想一想,他们安营,就坐在你旁边,一直注视着你。
在我们南方地区,我们有许多非常属灵的黑人,有时候他们会来参加我的聚会。他们过去常为我唱一首短歌。我记得过去有一位黑人姐妹,如果她不会唱那首歌,把神的灵带到人们中间,“整天整夜天使都在注视我。”哦,如果她不会唱那首歌……我几乎得绑住双手,免得毁掉聚会,我就会只是跳上跳下,尖叫,到处跑。
呐,你们不认为我那么做了,是吗?但我那么做了;不是我那么做,是神在我里面那么做。我相信,如果任何人充满了我那样的感觉,他们也会做一样的事。它就是个经历。是的,先生,肯定是。现在请记住这些通知。呐,在我们翻开神宝贵的道之前,让我们低头。
7

亲爱的主,我们感激你。我们很荣幸知道你是我们个人的救主,知道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基督的灵住在我们里面,在我们周围,在我们中间,知道我们是被他的名呼召的子民。天使正在昼夜看顾我们;他们从未离开,他们在四围安营。我们可以期盼神在任何时刻做任何事,因为我们有神天使的同在,神分派天使注视我们,看顾我们。

父啊,我们祈求神的天使今晚站在每位信徒,站在全会堂所有人的身旁,愿某件事被说出来或成就出来,使这场聚会成为我们记忆中和心里的一部分,叫我们毕生都记得,藉着今晚神浇灌的荣耀。
祝福我的传道人弟兄,他们正坐在这里聆听,用祷告和他们所能的一切努力来支持。神啊,祝福这些弟兄们。我们祈求你赐下膏油和能力,愿他们心里的愿望在他们的生命中得到满足。父啊,会众中的其他人,愿这在他们身上也是一样,赦免我们的缺点,因为我们有许多缺点。
我们祈求你现在拿起你的道,向我们的心祝福这道。主啊,我们祈求你,愿没有人因为是我提到你所赐给我的一个经历,说出真理而认为……主啊,愿没有人认为这是指个人的事,而这是你要为你的子民做的事。愿大家都欢喜,都相信,都因它得到益处。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8

呐,几年前……今晚会堂在场的有多少人记得,许多年前我第一次来到西海岸为病人祷告的时候?你们知道圣荷塞是我在密西西比州以西探访的第一个地方吗?加利福尼亚州圣荷塞,我不知道是谁,但我收到了某个人的信,当罗伯特·多尔蒂的小贝蒂患有的舞蹈病得了医治后,这人马上邀请我来圣荷塞。那是我在工场上开始这事工的初期。

我记得,你们许多人可以想起来,那个时候为病人祷告,我要拿起人的手,只是站在那里,然后主就会说出(我不愿用自己的思想),说这人有什么病。那天晚上我在格林斯米尔营地遇见了天使,他告诉我会发生什么事,他告诉我的事会准确地发生。后来他告诉我:“以后,你将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你们记得我说过会那样发生。多少人记得,老一辈的人记得我说它会发生吗?哦,你瞧,它已经那样发生了。
9

呐,他应许了这事会再次运行。呐,上次在这里的时候,去年春天,我跟你们大家说到了某件就要发生的事。我相信,我通过录音带清楚地记得我说我几乎能伸手摸到它,它是那么近。多少人去年在聚会上听过了?瞧?哦,我想要告诉你们这事取得了怎样的进展,那是我今晚想要做的。在这么做之前……我相信神能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他是神,但我是这样的一个圣经信徒,我相信他所做的应该在圣经中被认出来。你们不认为圣经应该先说,然后我们知道我们对了。只要圣经,只要它是神所做的一个应许。

10

呐,我想要给你们讲一下绝无错谬的道(瞧?)。首先我要你们知道神是无限的。他如此完全,以至于他知道将来的一切。你们相信吗?如果他是无限的,那么他在世界创立以前就知道我们今晚会坐在这里;如果他不是无限的,那他就不是神;如果他是有限的,他就像我们一样。但是无限,没有办法解释无限。不管神说什么,都是完全的;他不可能改进,或收回去。道是完全的,因为神是完全的,神的道是完全的。神的应许决不可能落空。呐,当你读圣经时,你必须对神有那种信心,你必须相信神的应许。你必须记住他是完全的;他的道是完全的;它们决不可能落空;它们决不可能改进;它们从一开始就是完全的。

呐,我们今天可以造比十年前更好的车,今天你也许能造更好的飞机。科学家能造,因为我们是有限的,我们可以在知识树上改进。但神一开始就是完全的。他说的任何事都是完全的,说出去的决不可能改进。因此,当神做一个应许,那应许永远是对的,除了是对的,不可能是别的。
11

现在当我们读他的道时,我们要想到这点。跟我翻到《马可福音》11章,让我们从《马可福音》11章20节读起。在我等你们翻的时候,我要给你们讲这主题的背景。

耶稣刚去到了圣殿。在路上,他进了圣殿,开始赶出兑换银钱之类做那些不对事情的人,告诉他们经上记着说:“神的殿是祷告的殿。”但他们把它变成了贼窝、强盗窝,他们误用神的殿。后来,他走之后,第二天发现一棵无花果树。树上有叶子,他以为也许树上有一些无花果,所以他去找无花果。但树上没有无花果,因为还不是时候。他对树说:“从今以后,永没有人吃你的果子。”这就是我们从20节开始读的地方。
早晨,他们从那里经过,看见无花果树连根都枯干了。21 彼得就想起来,对他说:师傅,看哪!你所咒诅的无花果树,已经枯干了。22 耶稣回答说:对神要有信心。23 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凡他所说的就必得着。
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12

不久前我读这经文时,对它感到有点扫兴,因为我总是教导,今晚也教导同样的东西,就是没有一样祝福不是藉着赎罪祭来的。赎罪祭为耶稣受死的每个救赎的祝福开了道路,因此,这节经文难住了我。

呐,你们听过我在聚会上说过许多次了,我今晚又要引述它,即神的医治是神已经做成的事;救恩是神已经付了代价的事。耶稣付出了……“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当耶稣死在各各他时,就已经解决了罪的问题和在人的救赎路线上的各个问题,甚至一直到复活等等,他藉着复活证明了这点。呐,因此,如果人说:“我是昨晚得救的;我是十年前得救的。”那就错了,你其实是一千九百年前得救的,你只是昨晚或十年前才接受的。瞧,它已经付出代价了,它是你接受耶稣已为你成就的事;是你对神的信心带来你从神的道中所认领的祝福。我相信这就跟福音能被传讲一样明智合理,因为这是耶稣为我们成就的事。我们不能做什么,基督已经为我们成就了,藉着我们对他已完成的工作的信心,给我们带来祝福,不管我们求什么。
13

我在这里的队列中就是这么说的,圣灵开始运行,施行辨别,是要把神的同在带到会众中间;就像唱赞美诗、叫喊、用方言赐下一个信息等等,把神的灵带到会众中间。你们听过你们的牧师多次传讲神的道,直到圣灵来到会众中间,他们就叫喊起来。他们再也不能闭口不言,因为神的灵……“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从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神的灵把神的道带给会众,喂养他们,让他们靠那道在属灵上成长。呐,那是福音。

14

后来当我……一次在圣经里读到阴间时,我开始查考,“阴间”这个词来自“地狱”这个词,意思是“坟墓”。我有三、四年的时间不愿传讲“阴间”这个主题,因为一方面它看上去好像是燃烧的火;另一方面又是坟墓。直到我发现了它的真理,我才清楚地知道它是什么,靠着主天使的帮助,他向我启示了这点,因为我没有受过任何教育,我只是持守经文,祷告,查考经文,直到他来向我启示。

当他在你们从照片上看到的那道光中那样站在我面前启示时,每次都跟经文从头到尾一致,是完全的。那就是为什么我知道它是主的天使,因为他为主的道作见证。如果那天使告诉我一件不符合圣经的事,我就不会相信他,它必须先跟道一致。神的道是永恒的,因为保罗说过,会有天使来传讲其它不对的东西。但如果是神的道,神的天使就必每次证实那道是真理,如果它是从主来的真正的天使。如果是变了色的东西,你就不要听从。但如果天使来说话,准确地说了道所说的东西,那天使就是从神来的。
15

呐,在这节经文上,要传讲它时,我不能证明自己是合理的。你们注意到了吗?耶稣在这里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对这座山说:’你拔起来,投在海里!’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呐,我不能证明那个是合理的,因为我不能明白它。我作为一个人,怎么能说一件事,那怎么可能呢?如果我说一件不符合他话语的事,祈求一件不符合他话语的事,而它必须得成就,会怎么样呢?因为耶稣说:“你们若说……”不是“我若说……”,而是“你们若说……”把这经文放在主的使徒身上,放在信徒身上。“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挪开,’心里不疑惑,只信他们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们成了。”不是主说什么,而是你说什么。

16

呐,对我来说,那就是把它从赎罪祭身上拿走,放在一个人身上,我不能明白。那大约是三、四年前,当时我读到这经文,注意到树枯干了。我想那只是一件神迹,然而有东西开始在我心里拉动:“你查考那节经文,你必得着你所说的;你若说出来,相信你得着它,就必给你成了。”

这难住了我,我就绕过了那部分经文。因为我知道这点,即我对我在主宝血所赎买的人面前说的话要向神负责;我知道神要我在审判的日子交账。因此,在我说任何事之前,在人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我要它正确。圣经从头到尾都正确,不只是一个地方正确,而是每个地方都正确。必须完全是一样的;必须从《创世记》到《启示录》都是一样的。如果不是,我可能就说错了什么。
17

于是我拿了原文对照词典、注释、不同的版本,甚至还有杜威译本,我拿了我所能找到的一切。每节经文,希腊文和希伯来文都说一样的事:耶稣这么说了。没有争议,甚至包括杜威译本即罗马或天主教的圣经,杜威译本。没有一个版本争论这点:耶稣亲自说了。“无论你说什么,只要你心里不疑惑,你就能得着你所说的。”他说:“因此,你们站着祷告祈求,相信你必得着所祈求的,如果你们能相信,就必给你们成了。”哦,这时我看到它是基于一个信心,我不想要你现在在这个见证上错失任何的话语。我要你们把经文跟见证对比,总要用道检查任何人的见证或讲道,保证它必须是从神的道来的。

18

不久前的一天,在我的一场聚会之前,有个耶和华见证会的弟兄,对聚会有一点怀疑。当他听说了那场聚会,就来到路易斯维尔。他有个儿子,因小儿麻痹腿弯曲了。但一天晚上他看到一个臀部打着支架,一条腿比另一个腿短的小男孩,从轮椅上起来了。那小家伙到处跑,在讲台上跳跃,传了一篇道,那个使他信服了。

他是个承包商,名叫伍德,班克斯·伍德。现在他住在我旁边,是我邻居。他来自肯塔基州克雷斯特伍德。我在俄亥俄州有个大帐棚。他把儿子带来,坐在帐棚后面。当晚圣灵去到聚会后面,说:“坐在后面的那男人,名叫班克斯·伍德,来自肯塔基州克雷斯特伍德,是个承包商,信仰上是属于耶和华见证会的。但他带了一个名叫大卫的儿子,得了小儿麻痹症,一条腿耷拉着。主如此说,他得医治了。”他不知道要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男孩的妈妈说:“大卫,站起来。”男孩站起来,相当正常,完全正常了。这使他信服了,他放下了木匠活和承包的工程,卖了他所有的,在我隔壁买了一幢小房子,从此定居在那里。班克斯·伍德先生。多少人知道他?你们,你们许多人知道他在这里卖书,好几次他跟我一起聚会,卖书。
19

他的家人都是耶和华见证会的,很好的人,是最好的人,诚实,他们的名字在肯塔基州无人可指责,他们是好人。他的一个叫莱尔的兄弟下来看望他,因为他在神的医治上对神的信心,他们把他逐出了教会,他们说那是属魔鬼的。但男孩得了医治,现在男孩是个结了婚的年轻人,没有……他必须检查,才能看出哪条腿是残疾过的。他在超市工作,在超市当某种采购员之类的,或他刚刚做过这样的工作。

呐,这位莱尔先生进了伍德先生的家,说:“班克斯,你知道,作为兄弟,我们都爱你。”但他又说:“你怎么走了那样一个极端?你怎么去听从某个狂热传道人,而放弃你父亲教导你的信仰呢?”
班克斯说:“我没有放弃父亲教导我的信仰;我只是相信了更多的东西。”他说:“我相信原来那些再加上我现在知道的。”
“哦,”他说:“你现在跟什么样的江湖骗子混在一起呢?”
他说:“他就在外面的场上割草。”他说:“哦,你想要跟他交谈吗?”
莱尔说:“是的,我想要跟他谈一会儿,我想要看他是用什么做的。”
20

于是,他叫我去他那里,伍德先生叫我;我脏兮兮的,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天气炎热,我浑身冒汗,工作服都被汗洗白了。莱尔他们是前一天到的。他进来,说:“你就是带着班克斯疯跑的那个传道人。”

我说:“不,先生,我不是。”我说:“我是他在基督里的弟兄,是传福音的。”他抬头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我们就坐下来交谈。他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是个好人,他说:“伯兰罕先生,我们是受了严格牧养的耶和华见证会信徒,我们的父亲是耶和华见证会的读者( reader?)。”
我说:“很好,听你这么说我确实很高兴。你们有一个好名声,我当然感激把你们抚养成这样诚实正直之人的父母。”
21

当我在那里与他们交通时,圣灵本着他的良善、怜悯,显出了一个异象。我说:“伍德先生,我看到你是个结了婚的男人;你有个妻子,她是个棕发的妇人,你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大约六岁和八岁。”他相当滑稽地打量了班克斯,回头看着他。我说:“你以为是班克斯告诉我的,他没有。”我说:“也许你知道这事。你离开了妻子,或者说你对她不忠。昨晚你跟一个褐色头发的妇人在一起,她比你年轻多了。你在某个地方,她和你在一个房间里,有个男人敲门,你溜到窗户边;幸好你没有去开门,不然你的头会被枪打爆的,因为他手里拿着一把手枪。”他俯伏在地上,他知道班克斯没有将这事告诉我。

他说:“伯兰罕先生,我想要知道更多相关的事。”就在房间里,主耶稣救了他。他去告诉他爸爸;他爸爸说:“现在你们都被搞糊涂了。”
22

他姐姐下来了。她参加了第一场聚会,就信服了,我以基督徒的信仰给她施洗了,这把她的老爸气炸了,把他也招来了。当时我和我妻子刚到家,班克斯出门了,有一辆汽车停在路上,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站在院子里,我们就跟他说话,他说:“我是伍德先生。”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我叫伯兰罕。”我说:“很高兴见到你。”
他说:“哦,很高兴见到你,伯兰罕先生,你知道班克斯在哪里吗?”
我说:“他也许去杂货店了,我们通常这个时间去,他和他妻子一起去了。你要进来吗?”他说:“不,我还是呆在外面吧。”
我说:“哦,进来吧,喝一杯水,提提神,班克斯几分钟就回来了。”
几分钟后,他进来,说:“我要跟你一起去钓鱼,你有时间吗?”
我说:“哦,肯定有。”我想要在他身上做工。所以他说……
23

哦,当晚雨拼命地下。第二天我们下去。他说:“哦,我想没必要去了;溪流都是泥泞的了。”

我说:“哦,我们可以去试试。”我们过了河。我祈求主帮助我。我不想说一句有关宗教的事;我想让他提出来。如果他饥渴,就会提起。所以,当我们过了河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异象。我说:“伍德先生,你们可能知道,”我说:“今天我们经过的每条溪流都是泥泞的。”我说:“当我们到达我们要去的那个湖时,你会发现那湖非常蓝。我们今天下午大约钓三个半小时的鱼,什么也钓不到;然后我要开始钓到鱼,钓到大约五十磅,你会钓到一条;你儿子莱尔会钓到一条;到半夜我们停止钓鱼。次日我们又回去钓鱼。我会钓到一条很大的鱼,我钓的这些鱼是蓝鲶鱼,接着是一条很大的鱼。这天剩下的时间我们再钓,根本不会有鱼再咬钩了。那是主如此说。”他朝班克斯看去,有点咧嘴笑的样子,并且环顾着左右。
24

事情正是这样发生的。当晚他离开时……第二天晚上之后,我们钓了一整天,那人尽他所能爬到每个岸上,让鱼咬钩,甚至没有鱼咬一下钩。我钓了大约二十五磅鱼,钓到两个二十五磅,用四号小鱼钩钓到了五条各八磅的鱼,没有用抄网。若有人知道钓鱼的事,就会晓得那只能是神。他坐在那里观看,喉咙有点说不出话来。第二天他儿子对他说:“哦,爸爸,对此你怎么想?”

他说:“哦,我想,如果有人能在钓到鱼之前就看到鱼,我想那是没问题的了。”
于是我说:“伍德先生,我不是总能那样做,这是为了你的缘故。”我说:“呐,这其中没有任何的不尊重,圣经说:’你们中间若有先知或属灵的,若是这人预言,他所说的成就,就当听他。’”我说:“我不是不尊重卢瑟福先生,但他说基督会在1914年降临,那他就不属灵了,而基督在五旬节就那样来了。呐,其它四件事他也搞错了。”我说:“这事怎么样呢?”瞧?大约三个星期天前,我以基督徒的信仰给他和他妻子施洗了。
25

他儿子和我一起回来,他两个儿子今天也来到了这里聚会。后来的几个星期里我们又去钓鱼。我们又在戴尔洼地钓鱼,当晚我们钓到了一串鱼,但鱼饵也用完了。我们站着,把我们的钓鱼线投进去,用它们作饵钓太阳鱼。班克斯·伍德先生对莱尔·伍德先生说,他们俩是兄弟:“我们应当来这里见某个老女士。”那个女士大约九十岁了。他说:“我们还是耶和华见证会的小男孩时,经常去那里,她会给我们面包和黄油。你记得那自制的旧面包吗?我们应当去告诉她我们得救了。”那是正确的。

26

呐,这个……尽量领会这一点吧。有时候你就是这样说了改变整个局面的事,他们说了正确的事。因为后来圣灵从天上某个地方降在我身上,我就说:“这是主如此说。”朋友们,从我小的时候,就有跟我来自同一城市的人与我在一起。我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问任何人,他们是否听过我发的哪个预言或任何预言没有照所说的准确地成就?瞧?在任何地方的录音带上……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知道那是真理的请举手?肯定的,绝对是,因为那是神。如果是我,每次都会失败的。但如果是神,就决不可能失败。它不可能失败。

27

哦,他们说:“你认为它将是什么呢?”

我说:“将会有某种小动物的小生命复活。”我说:“我刚才没看到是什么动物,但它是某个东西突然活了过来。”
我们一直在谈论这节经文。当时我想:“哦,我想,一定是我小儿子杀死的一只小猫。”我们家里的人有点怕猫。一天下午,我的小女儿和利百加以及隔壁的另一个小女孩到我这里来,她们带来一只母猫,想要收留它,我告诉她们说没关系。她们把猫放在一个箱子里,第二天早上我们就有了大约八或十只小猫。我的小约瑟,当时大约两岁,他想要看其中一只猫。小猫们还没有睁开眼睛,他就把其中一只抱起来,盯着它,挤压它,然后把它丢了下去。可怜的家伙扭了几下;那正是我们离开的时候。我想:“那是……可能我到家时,主会叫那只小猫复活,像他对负鼠妈妈做的那样。”你们听过那个故事,因为它传遍了世界。所以我说:“可能是那只小猫要恢复生命。”我心里那样想,但什么也没有说。
28

那天晚上我们钓鱼,直到次日早上我们都没有钓到任何一条鱼,因为那天晚上我们换了鱼线上的鱼饵,那些太阳鱼不咬那些鱼饵。快要天亮时,我们把所有的钓绳都甩出去了。我们划进了一个小湾,用钓线钓大鳊鱼,那是更大一点的太阳鱼。我们用飞线钓那些鳊鱼,当时莱尔·伍德先生有一个卷轴和鱼杆。他只是把它甩在水里,一个又大又长的鱼钩,一条可怜的小太阳鱼把钩吞到小肚子里了。莱尔把鱼钩拉出来,说:“你瞧那里,你根本看不到钩。”他像这样拽鱼,把内脏、鳃之类的东西全从小鱼里面拉出来了,就像这样把小鱼丢在水面上,把鱼钩从鱼里面拉出来。小鱼翻了四五下,伸开了鱼鳍,就死了,躺在水面上。莱尔说:“小家伙,是你自找苦吃。”

我们继续钓。我说:“莱尔,你不该那样把鱼钩拉出来。”我想要告诉他;我说:“你应该装个更小的钩在上面。”你知道,他只是个农夫,没有钓过几次鱼。那条小鱼在那里躺了大约半个小时,风刮起来,把它刮进了芦苇里,顺着一些百合花的边刮到了岸边。我们正在钓鱼,我正在钓鱼,我们钓到了一些很好的鱼。
29

突然,有一件事发生了。呐,我现在是在对着这本翻开的圣经讲这些事。有一件事发生了,好像有恩膏降下来,我从来没有那样的感觉。有东西说:“站起来!”我站起来,莱尔和班克斯丢下鱼杆,看着我。莱尔说:“他出什么问题了?”

班克斯说:“注意:有件事要发生了。”
有声音对我说:“对那条小鱼说话,它必再活过来。”那条小鱼的鱼鳃已经发白,挂在嘴巴上了。我说:“小鱼,耶稣基督赐给你生命。”天上的神是我庄严的审判者,那条鱼翻过来,拼命地游进了水里。
莱尔·伍德先生几乎要倒在船上,他说:“那是冲着我来的,因为我对小鱼说:’是你自讨苦吃的。’”
我说:“不,不是那个。”我说:“呐,在我看来奇怪的是这个,神,伟大的耶和华神竟然用他的能力让一条小鱼活了过来,我们前个晚上撕了两三百条鱼,他竟用能力恢复了那条鱼的生命,而我至少有三百个痉挛的孩子在那里的名单上,为他们祷告,要为他们看一个异象:将近三百个痉挛的孩子。”
我说:“这件事我无法明白:神竟然在那条小鱼身上做这样一件事,而有人躺着快死了,癌症患者、白血病、各种的疾病,布满全世界各个地方。他竟然给那条小鱼恢复生命。”
就在那个时候,有东西说:“《马可福音》11章23节,”同样的经文,麻风病人躺在全城,疾病位于各个地方,神竟用能力咒诅一棵树。神关心那棵树,关心鱼。万物都属于神,神在显明他的能力,显明他是管理树的神,是管理鱼的神。小鱼活过来了,我无法理解这事,这经文仍然萦绕着我。怎么可能这样呢?
30

弗雷德·索斯曼,我的一位朋友,来自加拿大的亲密朋友,他在聚会中的某个地方,去年在新英格兰州的布道会上跟我在一起。我们去过阿迪朗达克,那个时候我在那里迷路了,我一生唯一一次在树林里迷路。我想要指给弗雷德弟兄看我妻子和孩子们或是和比利等我回来的那个地方,有一个晚上我在暴风雪中迷路了。那时我们俩站在一座坡屋旁边,那个时候我正在猎熊,就把美达和比利留在这坡屋里。

哦,我走到一边,主的灵降在我身上,我开始颤抖。主的灵说:“有一个陷阱为你摆设了,要谨慎你所说的话。”
弗雷德,你在哪里?今晚你在聚会上吗?我知道他过来了,是的,在这后面。是的,我们离开了那里,我告诉索斯曼弟兄:“有一件事就要发生了。”那天晚上我们到了聚会上,我对会众说:“记住,主如此说,有一个陷阱为我摆设了。你们所有人祷告,使我在事情发生时知道做正确的事。”
31

第二个晚上事情发生了,魔鬼打发两个人,一个年轻男孩和一个女孩进来破坏聚会。那是在,是在,不是新罕什布尔,是在佛蒙特州。弗雷德,你记得城市名,是在佛蒙特州首府。我们在尚普兰湖对面,我们在聚会上,这男孩……女孩看上去有点像蒙古女孩。但男孩抱着……他们俩至少都有二十五岁,但在教会里如此不道德的行为……他们像这样坐的离我不远。当我开始讲道时,男孩就抓住女孩,把她的头往后仰,爬到她身上,亲吻她,乱来,在聚会上举止可怕,管理员没法让他安静。我在台上对他说,我说:“年轻人,不要那么做;我讲道时,你吸引了人的注意力。”他就在底下取笑我。我想:“哦,哦,这就是了,陷阱就在这里。”

我继续按原样讲道。哦,他跟女孩做那么不道德的事,以至我不得不又停下来。我说:“先生,请不要那么做。”我说:“如果你想要向年轻女士示爱,就离开会堂,但这是一场宗教聚会。”我说:“你不该那样做,在我讲道时,请不要那么做。”我又开始讲道,他更糟糕了。
32

于是我转过身,说:“不要……”有东西对我说:“说你想要说的,它必成就。”我站在那里。梅西尔先生,录音的男孩,他们所有人都站着,弗雷德弟兄,他们很多人站在场,汗从我身上涌出来。有东西说:“说’瞎眼’,他就必瞎眼;说’死亡’,人们就必把他们抬出去;说你想要说的。”我说不出来,我动弹不了。它就离开了。

我想:“神啊,我该做什么呢?”我转过身,他站在那里,脸色发白,看着我。我想:“我该做什么呢?”我转过身,看上去像,我还来不及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我说:“我赦免你的行为。”
这一定是说了正确的事;是神对一个行为的反应。那天晚上神向我启示了,我说了正确的事。我知道那都指向一件事,但那是什么呢?要做什么呢?
你知道你必须留意你怎么对待神的恩赐。记得摩西做的事吗?所以我必须说正确的事。“我赦免你。”因为你知道约翰,年轻的约翰一次想要烧掉撒玛利亚,因为他们不肯供养门徒。
耶稣说:“你的灵怎样,你并不知道,人子来是要救人的性命,不是灭人的性命。”[路9:56]那些经文整个晚上不断地涌出来,我睡不着;但那是一个摆设的陷阱,撒但要让我激动,然后使我说错误的事。但圣灵在那里,事先告诉我,对我说的话要谨慎。哦,神的良善何其伟大!真是神的怜悯。“要谨慎你说的话。”从那时起,就有宽慰来到。大约……我开始注意到我会无意识地说出一些不同的事,却不知道我说了什么,事情会那样发生。我开始谈论这点。
33

今年秋天的一天,几个星期前,参加这次聚会前,我稍微休息了一下,打松鼠去了。呐,在我们地区,人们打的东西差不多就是野兔和松鼠。我打猎是要在参加这次聚会前放松一下。那天早上索斯曼先生跟我在一起,他从加拿大来探访我们,跟我们呆一段时间。给他找了一辆拖车,住得离我们近,他和几个朋友……

呐,我们跟伍德先生一起打松鼠。他也住在我旁边,是个跟我在一起的好友。呐,我们去打猎,那是我要去打猎的最后一天,因为我安排了这个星期天去怀俄明州,打猎季节到星期二就结束了。呐,这是星期六,是我这个季度能在印第安纳州猎松鼠的最后时间。哦,我们打了一段时间,很多人在打猎。有很多猎人在印第安纳州猎松鼠,松鼠都变少了。
34

那天早上天气很糟糕,有风,刮着风,松鼠在那样的日子不会出来。我走进树林,一直走到大约九点,什么也没看到。走到小溪堤埂上,当时印第安纳天气变得相当冷了。大约是十月上旬,我想刚好是十月八日。我走到一些老梧桐树那里,松鼠不住在梧桐树上;它们住在山毛榉、橡树等等有很多叶子的茂密树枝上。我沿着一条小溪走,我想我在小山脊的这边看见了一只松鼠。那里有玉米地,玉米农夫正在摘玉米,很多农夫在那里摘玉米。“哦,”我说:“今早没有松鼠。”那里只有一大片洋槐丛林,没有东西给松鼠住。老胡桃树,叶子都掉了,光秃秃的,那里没有松鼠。我说:“哦,我想我要在这里坐一会儿,暖和暖和。”因为我只穿一件衬衫,没穿外套。我坐在两棵树之间,太阳照在我身上,我把脚架在另一棵树上,摆个舒服一点儿的姿势。我想:“也许我要打个盹。”我戴着一只有闹铃的手表,我想:“我现在要设置手表闹铃,如果我刚好睡着了,我要在合适的时间找到伍德先生和索斯曼先生,”因为他们在离路较远的另一片树林里。所以我设置了闹钟,设置了手表,坐在树下。

35

正当我快步走,有点暖和时,那节经文又临到了我:“凡你们所说的,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哦,”我想:“我不能传讲这节经文,因为我对它一无所知,为什么它还一直临到我呢?我不能走到会众面前,试图解释这节经文。”哦,我在那里坐了一会儿,我想:“对此只有一件事。如果我被召去传讲那个主题,我要这样来传讲它。我会说:’耶稣那样告诉门徒,赐给他们那个权柄,那大约是在赎罪祭献上前一年零六个月。如果它不在赎罪祭里,就在赎罪祭的另一头。若是有人问我那个问题,我就告诉他们它在赎罪祭的另一头;这是我知道的唯一的事。因为耶稣仍然活着;赎罪祭还没献,耶稣还没有为我们的过犯受害,我们还没有因他受的鞭伤得医治,所以他就在赎罪祭的另一头赐给他们那个能力。’”

36

呐,突然,有东西对我说:“先知们怎么样呢?”哦,我就开始明白;它开始向我展开。“你认为当你站在聚会上时,发生了什么事呢?你认为你是那个知道那些人的人吗?你认为是你能对那些人预言说你要做某某事,已经发生在你身上的某某事,将要发生在你身上的某某事吗?你认为那是你在说话吗?”哦,它对我意味着很多,从来没有离开我。

我想:“主啊,肯定不是。那是你。”
“好,你认为是你在说话吗?”
“不是。”
“你认为是先知们在说话吗?你岂不是刚传讲了这主题,先知们被圣灵大大恩膏,不是他们在说话,而是圣灵在他们里面呼喊。如果你被恩膏,不管你说什么,都不是你在说,而是圣灵在说。”
“哦,”我想:“如果是……是的。如果人藉着赎罪祭被耶稣基督的血分别为圣,能活在一个气氛里,与神如此亲密,以至他能藉着耶稣的血如此完全地裹在神里面,那不是他在说话,而是圣灵在说这些事。”
37

我还来不及那样说,圣灵的恩膏就临到了我,好像我一辈子从未有过一样。神知道。我站起来;我惧怕了。有东西对我说:“现在这是你新事工的开始;现在无论你要什么,祈求,就必给你成了。”

我站在那里;我不想做一个狂热分子,神知道我想要健全、正直、诚实、忠心、真实。呐,我五十岁了,没有多久,我就得去见神。我要知道当我离世前,一切都完全正确。我想:“我不想要偏向某个极端。”我想:“也许我……”呐,我咬手指;我说:“我没有睡,我不是在做这个梦,所以事情错了。”我整个脸等等都相当麻木了。我想:“也许我对它想得太多了,陷入了一个地步,不能自拔。”我想,通常恩膏深深地临到时,异象就随着。我想:“哦,我就……我就在这里等一会儿。”
38

我开始像这样活动手,走来走去,有东西说:“无论你想要什么,说出来,就必给你成了。”

我等候,倾听,我想:“那是……先生,你在哪里?”
我又听见它说:“无论你想要什么,祈求,就必给你成了。我正在证实我要做的事。”
我说:“可是我该做什么?”我想:“我在跟谁说话?”我感觉我失去理智了。我想:“我在跟谁说话?我没看到一个人。那光在哪里呢?通常跟我说话的是它,这里没有光。你是谁呢?在哪里呢?你要什么呢?”
我想有东西说了:“无论你想要什么,祈求。”是的。我正在思想那节经文:《马可福音》11章23节,“无论你想要什么,祈求。”我想:“哦,我要求什么呢?这里没有病人,我能做什么呢?”我想:“没有事情,我忘乎所以了吗?”我说:“我要祈求什么呢?”
就像你听见我的声音一样清楚,有东西说:“你不是在打猎吗?你没有猎物吧?”
我说:“是的。”我想:“这是主,”我说:“如果我……如果我在做错误的事,你赦免我。”呐,如果你在做错事,那岂不可怕?我说:“主,如果我在做错事,请赦免我。但这是你吗?这是你想要跟我讲的经文吗?这是我们面临的下一步吗?你给了我一个异象,说当帐棚聚会开始时,它就会在某个地方小房子里的聚会上被证实。”我说:“这是它指向的事吗?如果是,主啊,我就要照你的道接受你。”
39

我环顾四周,心想:“我会发现不可能的事。”我找到那棵老洋槐树丛,我说……我通常把瞄准仪定在五十码远。主……我不是一个枪手,但如果我的枪在五十码打不中一颗大头针,枪就不准了。所以我打松鼠,从来不会打到背翻过来或头翻过来,我必须清楚地看到它,用点22型来复枪打中它的眼睛。呐,如果没打到,就让它去。所以……

我说:“那里有五十码,”大约到这会堂对面这个距离;我说:“那里要出来一只红色的年轻松鼠,坐在那边那根光秃秃的老树枝上,我要从右边打中它。”松鼠就出现在那里了。我掉转枪,瞄准,通过小望远镜瞄准仪看见了它的眼睛,打中了它,它掉下来了。我走过去看松鼠;我想:“它在流血;异象不会流血。”我看着松鼠,把它捡起来,摸它;它是真松鼠,我相当害怕。我想:“哦,你知道,它发生了,就是这样;它那样发生了。”
40

我开始走开,心想:“一只松鼠出现在这洋槐树丛里吗?哦,它们会在那边的树林里;它们不会那样走到这里,我整个早上都在打猎。”我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我说:“主啊,如果那是你,圣经说两三个见证是确认,它不可能发生第二次。”所以我走上山腰,坐下,我说:“呐,我现在癫狂了。”我说:“哦,我现在要准备回家。”我说:“它会……”但我想:“我想我要试试。”我说:“那里要出现另一只松鼠,站在那簇葡萄藤里,就在那里。”我放下手指,回头看;我没看到任何松鼠。我说:“哦,可能……”回头看,我想:“那里是什么?”举起我的望远镜,一只松鼠站在那里看着我,五十码远。我打中了松鼠,走过去捡起来,看是不是异象,但这不是异象,是一只松鼠。我吃松鼠。所以它们是……我捡起那只松鼠,心想:“哦。”我感到相当有趣。我想:“两只了,但你说三。”

41

“哦,”我说:“这个……主啊,我有点相信这是你。”我说:“也许你现在要为人们做一件事;你要帮助你的百姓。所以我非常感谢你,我感谢你,先生。”我脱掉帽子,说:“我确实感谢你,先生。我现在相信你,你要为你的百姓做一件事,我肯定感激,亲爱的父。”我说:“现在我要回家。”

他说:“可是你说你要三只。”
“哦,”我说:“是的。”呐,好像它是我里面的东西,我没听见声音,但我里面有东西那样说。“哦,”我想:“好吧,我要把这一只设想的荒诞到一个地步,必须得是超自然的才行。”我往田野观看,靠近田里有一棵高大光秃的树干,一根大大的树枝伸出来。我说:“一只年轻的松鼠要出现在那根树枝上,站在树枝的末端,看着砍玉米的农夫,剥玉米。”“我要从这棵树这里打死它。事情要那样。”
42

我在那里站了一分钟,没有松鼠,我回头看。大约五分钟过去了,没有松鼠。“哦,”我说,我想:“哦,这够了。不管怎样,到了我走的时候了。”我说:“我最好走。”我开始离开,当我离开时,有东西说:“但你已经说了。经文说:’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哈利路亚!我靠在一棵树旁等候;我左看右瞧,没有松鼠;我又等了十分钟,没有松鼠。我说:“松鼠怎么可能到那里去呢?”我说:“哦,我想我要走了,我要回家了,因为这是我接索斯曼先生他们的时候了,我要走了。”我开始那样走开。

神说:“你怀疑吗?”神知道如何训练你。“你怀疑你说的话吗?”
我说:“不,我不怀疑。”正当我那样说时,那根树枝上出现了一只年轻的松鼠,走到树枝的末端,站着看农夫。我从那里打中了松鼠,使我有三只松鼠了。我说:“我要看这范围里还有没有另一只松鼠。”我迟了三个小时才去接索斯曼先生他们,根本听不到一只。我回到家,告诉他们。这事困扰我;我不知道要怎么想这事。
43

大约两个星期后,我跟我的朋友们,伍德先生和他的小舅子去肯塔基州,那里仍是松鼠季节。我站在那里,那天早上我们去打猎。哦,有风,树叶都从树上掉落了,不是猎松鼠的好时间。所以我们……很好的猎人一天打到的松鼠也超不过一只。你必须有霰弹猎枪,用它来打松鼠,我打猎……[原注:磁带空白。]“你就必得到它们。”

我想:“呐,我不……我现在不知道。今早太不可能了,果然每年这个时候都没有松鼠。”太冷了,我们穿了那么多的衣服,还拼命地哆嗦。我想:“没有松鼠。”地上的树叶大约那么厚,你可以听见你的脚步声,好像一群羚羊经过。
所以我像那样走路,它又临到我,说:“无论你愿意什么,祈求。”
我停下来,把枪放下,脱掉帽子,我说:“天父,我在这些山区里,这些事是怎么回事呢?是你在对我说话吗?主啊,是你吗?你在哪里呢?我常看到你的光,你在哪里呢?主啊,对我说话。若是有什么事你要我做的,我必做。我在你眼里蒙恩了吗?”我说:“只管对我说话。”
有东西说:“无论你想要什么,祈求,就必给你成了。”我说:“如果那是你,我今早要打到我的三只松鼠,灰色的松鼠。”在印第安纳州是红松鼠。我说:“我要打到我的三只松鼠。”
有东西说:“它们要从哪个方向来呢?”
我想:“就在那里。”我能听见他,就像你听见我一样清楚。我说:“一只要从这个方向来;一只要从后面这个方向来;另一只要从那个方向来。”
44

我靠在一棵小树上,等了几分钟。我没看到任何松鼠,时间迟了,几乎到了回去的时间。我看山对面和上面,大约一百二十五码远。我想,我看到好像有东西在一个树桩上,那是一只很小的灰松鼠。我通过望远镜观看,无法区分那是不是松鼠。我继续观察它;它跳下了树桩,开始沿着树边下来。哦,那是相当远距离的射击。但我跪下来,把枪托在手上,打死了这只松鼠。

我说:“呐,下一只松鼠得从这个方向来。”于是我转到树这头,说:“它要从这个方向来。”我等了大约十五分钟,一只松鼠出现了。我装上另一颗子弹,端起枪。正当我开始端起枪时,又一只松鼠出现了。我说:“哦,赞美主!又一只松鼠出现了;它们在那里。”所以我起来,射中了第一只,把它打死了,打中了它的眼睛。
45

然后另一只松鼠跳上一根原木,跑上原木,摘了一粒山核桃,开始吃,大约五十码的完美射程。我想:“那是我的另一只松鼠,是一、二、三只,正是我所求的。”我端起枪射击,打中了原木。呐,在今年大约一百五十九只松鼠中,我只没打中五枪。所以我想:“我怎么没打中那只松鼠呢?”没有吓到松鼠,它跳起来,跑到原木的另一边,站着四处看。我又装了一颗子弹,我想:“我这次肯定要打中它。”我端起枪,十字线对准它的眼睛,扣动扳机;我打在它下面大约两三英寸。我说:“哦,这枪不准了,这枪出问题了。”没有想。这时松鼠跳下原木,侧着从我这里跑了。我说:“哦,我很长时间没有打偏松鼠了,我要看这枪准不准。”我说:“我这次肯定要打中它。也许是我冷得哆嗦了。”于是我找到一棵灌木,把枪架在灌木上,端平了,松鼠正侧着跑,不超过三十五码;松鼠正跑下山。我对准了松鼠中间,扣动扳机,我不知道打中了哪里,又没打中松鼠。我除掉枪里的弹壳,松鼠翻过山去了。我想:“我连续三枪没打中,整个季节我只没打中五枪。怎么可能这样呢?”我刚好想起来:“我不可能打中那只松鼠,我说另一只要从这个方向来。”两只松鼠在那里,但神的道是完美的。瞧?

46

然后我开始等候,直到几乎天黑了。我说:“如果另一只松鼠出现,我就得相当近地射杀它,因为这里有一片灌木丛,松鼠必须经过这片灌木丛下来,这是它能下来的唯一途径。”哦,我想:“哦,这次不是那样的,那恩膏可能……可能我刚好打中了那两只。”于是我走过去,捡起松鼠,开始回家。洼地相当黑了。我穿过洼地,有东西对我说:“另一只松鼠怎么样呢?”

我说:“哦,我已经打到两只了,现在太迟了;甚至通过望远镜也看不见了(瞧?),现在太迟了,打不到了。”我开始下去;有东西说:“转过身,回去,打另一只松鼠。你已经说过了。”于是我转过身,还没走大约十步(现在仔细听。),我看见一只松鼠跑上一棵离我大约六、七十码远的树。天太黑了,必须有光从山顶上照过来,不然我看不见松鼠。我端起了枪,看不见松鼠,我继续前后观看。我想:“它在哪里呢?”
47

过了一会儿,好像树上的一个瘤走来走去,我想:“那是松鼠的头。”我开枪了。松鼠跑下树,我听见有东西碰到树叶;我想:“它一定跳下去了。”就在那个时候,离它大约十五码,另一只松鼠跑上一棵树。我说:“是那只松鼠,我没打到它,它跑过来,跑上那棵树。”于是我仔细观察,太黑了,风刮得厉害。我想我看见几片树叶,有东西在动,我想:“哦,不管怎样我要开枪打它。”我开枪了,听见那只松鼠扑通掉在地上,子弹确实打死了松鼠。哦,我说:“我在那棵树上没打到它,但在这里打到了它,有点离谱。”我说:“我要过去找到它。”于是我走上山,当我到了第一棵树那里,我的松鼠躺在那里,第一只松鼠,跟我指的方向恰好成一线。天上的神知道那是真的,就在我指的方向。哦,我走过去,说:“哦,这就让我有四只了,神额外给我一只,太好了。”我说:“我说三只,却打到了四只;太好了。”

48

我走过去,捡另一只松鼠,它却不在。然而我知道我打死了那只松鼠。哦,我搜寻了附近的一切,等候,在黑暗中用手摸遍树叶,扒开一根烂的原木等等。我想子弹可能把它打伤了,它跑掉了。最后我发现树干上有个洞。我开始把树枝伸进去到处拨,感觉到有东西掉下去,我说:“是松鼠,但洞太小了,我的手伸不进去;我必须找一把斧头什么的来砍。”所以我拿一块大石头或石块顶住洞,就下山了。

我到了山下,告诉弟兄们,他们开始赞美主,叫喊。当晚我在一群进来聚会的山里人中间讲这事,我们都在赞美主。我的一位执事,名叫托尼,他在我的教会里,跟我在一起。当晚,我们开始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他在那些人面前祷告,说:“主啊,”我们请他带领祷告,他说:“主啊,为了证实我们弟兄讲的是事实,让他明天找到原木里的那只松鼠,我们就知道他讲的是事实。”我难受得心脏都像被割掉了一样。“知道我讲的是事实?难道我会在这样的事上撒谎吗?绝不会的,那简直太假冒为善了!”我想:“一个爱我、那样有才干的人,他妻子躺在地板上快死了,医生离开了她,我走过去为她献上祷告,她就起来,跟我去教会了。他怎么能对我的话有疑问呢?他怎么那样说呢?”别的弟兄们都听到了这话。
49

次日天亮前,一大早在饭桌上,他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要上去找你的松鼠;今天我们无论如何会有一只,因为它必在那里。”

我说:“托尼弟兄,你不明白,当我在启示下说话时,我说了三只松鼠;第四只跟这毫无关系。”
“哦,”他说:“不管怎样松鼠在那原木里;我们由此会知道的。”
我看着桌子对面,心想:“托尼弟兄,你怀疑我告诉你的是事实吗?”我从未说出来;弟兄们互相看对方。我们向树林走去,我们开始离开汽车向不同方向走去,哦,我想我要上去找我的松鼠,它在不在那里。我想:“我要回去告诉托尼弟兄。”但有东西一直催促我。我走向……呐,那大约是我来这里前一个星期。我上去,当我到了那里,有东西对我说:“如果那松鼠不在那里,会怎么样?怎么办呢?你自己的执事会说它是不对的。”呐,主知道,就我心里最好的知识来说,这些话是真的,绝对是真的,完全是真的。
我开始往前走,我想:“哦,我当然希望它在那里,那是一件肯定的事。我确实希望。”我从未说过任何关于那松鼠的事;它是……你们都明白,多少人明白那是怎么回事?肯定的,我讲的是三只松鼠,第四只跟它没有任何关系。但主知道如何准备,知道要做什么。
50

所以我上到那里去,那恩膏又临到我,说:“即使它不在那里,只要说它在那里,你就必找到松鼠。”

我说:“主啊,我现在接受你的话。”我说:“我必找到那只松鼠。”我继续上山。我想:“我再也不需要惧怕了,因为我会找到它的,就是这样。我已经说了,主说当那恩膏在我身上时,我说出的任何事就必按照我所说的那样成就。所以我继续往上走。”
我到处寻找;我找了大约十五分钟,回到山下。我想:“我最好去找我的松鼠。”我上去,从洞口移开石块,开始在里面摸;我能感觉到。我把它挑了起来,感觉像是有东西掉下去,似乎是松鼠从树枝末端掉了下去。我有一把猎刀,就搬开大石头,把洞砍到我的手能伸进去那么大。我往下面看,捡起了一些树根,它掉下去了,顺着这树干里面掉到了树根那儿,就停在这些破败的枝枝棱棱里。我说:“哦,我们九点就应该在那里了,我想现在没有松鼠能带回去了。”
51

哦,那天早上很可怕;刮着暴风雪。我想:“很可怕。”我想:“哦,那是我能证明的唯一一件事,主啊,这不是你的过错。因为你……当我……你告诉我说话,我说了那三只,三只在那里了。但托尼弟兄误解了;就是这样。”我说:“我要回去,把他和其他弟兄找来,领他们来这里,把树桩所在的地方指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我……我想我是对的,我讲了事实,我知道松鼠在那里。”

我开始下山,有东西对我说:“但你说过了,你上来,就必找到松鼠。”阿们!哦,你们真不知道那对我意味着什么。“你说过你必找到松鼠。”
我想:“我在哪里能找到它呢?这是树林,树上没有一片叶子,叶子都堆在附近。松鼠掉下来的树就在这里。这是它能隐藏自己的唯一的东西,就是这根原木,我把每片叶子都拿掉了,树上没有别的洞,只有这一个。”
但他说:“你说你必找到它。”
52

哦,我在叶子之类的东西上踢来踢去,我想:“哦,比尔,你走极端了。”我开始平静下来,开始……有东西说:“你说你必找到它。”

我想:“是的。”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恩膏在我身上,“我一定会找到那只松鼠。”如果这是确认我的事工又要开始了,那么松鼠就一定在这里的某个地方。我说:“但我找不到它,它在哪里呢?”
有东西说:“看看那块树皮底下。”我走过去,开始捡树皮,我说:“是的,赞美主,它在树皮下。”
我走过去掀开那块树皮,又有东西说:“但如果它不在那底下,会怎么样呢?”
“哦,”我说:“它会在那下面的。”我把树皮捡起来,松鼠不在。我想:“真是件有趣的事。”但我又说:“那是告诉我会有三只松鼠在那里的同一个灵。当我说松鼠会在那里时,在我身上的是同一个灵,所以它一定在。”我又往下看,我看见一两根灰色的毛从那些树叶底下露出来,我把树叶捡起来,我的松鼠就在那里。
呐,你们说到一个爱尔兰人叫喊;你们应该听见我走下那座山,我真是个快乐的男孩。我回家,把这事告诉那些伙计们。我们都太喜乐了。托尼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我居然那样祷告了。”
我说:“但你祷告了。”查理弟兄他们正在谈论这事,他的确那样祷告了。
53

我来这里聚会的前一天,星期天下午我们离开。星期六下午我去一个人家里,他有一个残疾的女儿,从小女孩起就被小儿麻痹症捆绑;他的女儿大约三十岁。哦,那是你曾见过的最受痛苦的孩子。我为她祷告过几次,见过几乎跟她一样的残疾人坐在她旁边得了医治。

很好的一家人,如果我有时间我会告诉你们女孩父亲的故事。医生放弃了他,四个医生经过,说:“没有机会了。”我也认为他无药可救了,祷告祈求主接他走,回到家,我看见了一个异象。那里有一位传道人取笑他,因为他相信神的医治。主对我说:“告诉莱特先生,主如此说:他要给那个取笑他的传道人挖坟墓。”他挖了。他今天活着,健康快乐。一些事情发生了。
54

但那个受痛苦的女孩坐在那里,我永远无法明白,为什么主不能为那女孩给我一个异象。我们是……伍德先生和我正在那里吃饭。我下去……他给教会的餐桌制作圣餐用的葡萄酒,我下去拿。这个女孩对我说,她说:“伯兰罕弟兄,你回来前,能给我打一只野兔吗?”

我说:“当然可以,伊迪丝,我会和伍德弟兄出去,给你打一只野兔。”我们拿了枪,出去。我们出去了一会儿,打到了两只野兔,回来。莱特太太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饭。呐,她的女儿是个寡妇;他们很贫穷;你真不知道他们有多穷。你们在加利福尼亚州附近的人不知道穷人是什么,直到你也遭遇类似的事。
她住在山顶上的两间棚屋里。她丈夫两年前被自己的拖拉机压死了,是个酒鬼。他被压了,脖子断了,小儿子发现了他。妇人有两个十几岁的儿子,因为没有父亲就有点叛逆。那个可怜的妇人是个安静、谦卑、可爱的基督徒。哦,我从未听到她在生活中抬高嗓门。她在那些山上开垦土地,在那养淡水龙虾的地上种植,努力种出一片玉米,照顾两个孩子。哦,这是如此可怜的景象。
55

我们坐在桌上交谈,他们很爱我。他们那里有一个房间,当我去那里时就称之为我的房间。我过去牧养米尔顿浸信会教会,所以我有一个房间,可以在那里跟莱特夫妇住在一起。我说,谈到异象,我说:“呐,你们知道。”我把发生的事告诉他们。我说:“呐,它必定有一件事;我唯一知道的是它会有……如果它那样发生,它将是神要赐给我的一个信心。因为当那恩膏临到我时,好像是一个超级的信心,”我说:“在我里面兴起,是一件毫无疑问的事。”我说:“哦,我太相信了。”我说:“就像我有异象一样,当主在异象里告诉我:’去做某一件事,某件事。’”嗯,我心里就不会有任何疑问,只管去做。从未失败,事情必须发生。

瞧,你必须相信你在做的事……你必须有信心,完全信任它。我对异象有信心。当异象……听着,这听起来可能很可笑。但如果主神在这讲台上,能说出这里每个人心里的秘密,或告诉你将来是什么或不是什么……你们知道,你们一晚接着一晚地看到。如果他告诉我乔治·华盛顿明天要从国家公墓的坟墓里复活,我就会邀请全世界的人去看它成就。绝对没错,我相信主。他从未让我失望。我从十八个月大起就看异象,它没有一次失败过,永远不会失败,因为它是神。
56

所以,我正在那样说话。我说:“呐,如果主告诉我某件事要发生,就像你残疾的妹妹、可爱的伊迪丝坐在这里。”她们是贫穷的人,但我受到欢迎。有一大碗豆子,跟玉米饼一起烤好的斑豆,洋葱切片。我可以吃那些东西,我就是靠那些东西长大的。我会吃掉它们,很开心地吃下去。莱特妈妈给我烤了一个很大的樱桃馅饼,你知道,从我过去帮她栽在那里的樱桃树上摘下来的樱桃。莱特先生八十岁了,她七十几岁,有个受痛苦的女儿。我愿意尽我所能为那些人做任何事。贫穷的……

57

我们正在谈论在那里盖一座新教堂、帐棚的事,莱特先生对我说:“帐棚的抵押物要怎么来呢?”

我说:“莱特弟兄,我不在那里,不知道。”
他说:“你知道吗?海蒂想要向那教会保证捐五十美元,教会的理事罗伯森弟兄,其中一位理事,理事长,不肯让她捐;因为五十美元意味着她需要在那里的山上辛勤劳作大约六个月。但她还是给了二十美元,伯兰罕弟兄,她想要……”
我想:“你知道吗?我口袋里有二十美元,美达给我的,让我买些鸡蛋。”我说:“我离开前要把那二十美元还给她。她不在这里,你永远不知道。所以我给她买冰箱等等,因为我为她在山上的贫苦生活感到难过,那个母亲努力在那山上做工。”所以我想:“我所要做的就是把这二十美元还给她。当我离开时,我要把钱悄悄留下,她会拿到的,那是她投给上面那间教堂的二十美元。”我想:“我要把钱还给她。”
所以当我说……有东西对我说:“一天,你的主站在墙边,看见财主投几千美元到库房里。一个可怜的寡妇过来,只有三个小钱,那是她全部的生活费。呐,如果你站在那里,会做什么呢?你看到那个可怜的寡妇投入那三个小钱,你会跑过去,说:’哦,不,姐妹,不要那么做,不要那么做,因为我们这里有很多钱;我们不需要那个。’但耶稣从未告诉她不要那样做,他任凭寡妇上前把钱投进去,因为他知道他在路上有东西给她,有更好的东西。”你明白吗?所以耶稣就任凭她把钱投进去,神爱甘心的奉献。
所以我说:“哦,那我就把钱留在口袋里,没关系;我就由她去,因为也许主……”
58

我们坐在那里,我说:“呐,这些异象临到……”呐,现在仔细听,我们就要讲到另一件事了。记住,这是至少两个星期前或大约两个星期前的事了。我说:“这事难住了我,伍德弟兄。”他像是坐在我旁边,还在桌子上,棚屋的门廊被隔在里面;他们用墙把门廊围住,想要把它做成另一个房间。有护墙板的木瓦和棚屋,到处都是洞。我说:“一直困扰我的就是这事,就是那些松鼠的事,”我说:“伍德弟兄,”我说:“我们应该是很好的松鼠猎人。从小我就打猎。”我说:“你是个内行的猎人。”我说:“从小我们就打松鼠,伍德弟兄,在那些情况下,那些松鼠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我没法弄明白,我在那里站了四十五分钟,不等我放下手指,就有了一只松鼠。每次都是那样,松鼠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

59

我说:“我所能想到的唯一的事就是这个,当神想要告诉亚伯拉罕,他要怎么祝福亚伯拉罕。”我说:“如果这是我即将到来的新事工,是更大的事,神最后必在那个小房子里证实。”我说:“若是那样的,就像亚伯拉罕,亚伯拉罕需要的是一个祭物代替他的儿子,《创世记》22章。当神拦住他的手杀儿子时,那里出现了一只公羊。那公羊是从哪里来的呢?亚伯拉罕距离文明社会有一百英里,他走了三天的路程。任何人一天都可以走二十五英里。许多时候我会走三十或三十五英里。今天我们坐着汽车之类的交通工具旅行。当时他们旅行所能用的方式要么是骑驴子,要么是步行。他走了三天,然后举目远远望见那座山。此外,他在山顶上,那里没有水。公羊在那上面干什么?如果远离文明,它会被野兽杀死。公羊是从哪里来的呢?那是亚伯拉罕称那地方叫耶和华以勒的原因,主必自己预备一个祭物。他能说话,祭物便出现。”

我说:“如果主在那里证实我的新事工,让我知道他要帮助他的百姓,让我做这事,”我说:“同样的耶和华以勒……我需要一只松鼠,就像亚伯拉罕需要一只公羊一样,我相信耶和华以勒藉着他同样说出的道把松鼠放在那里。那不是我,因为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神自己说出来。”
60

可爱、安静的海蒂姐妹坐在后面,戴着遮灰尘的软帽,像乡下妇女在那里戴的一样。她穿着干净的裙子,过来帮她妈妈给我做饭。她坐着,手像这样放,说:“那绝对是真理。”她说了正确的话。我的圣经在这里,作为神的仆人,我这样说。我几乎没听见她说的最后的话,她妈妈想要说一件事,但我没听明白。

正当她说出那话,她说了正确的话。主的灵对我说:“告诉她无论求什么,你都会给她。”
我说不出来,在那房间里,大家都感觉奇怪。我说:“海蒂姐妹。”
她说:“是的,伯兰罕弟兄。”
我说:“主如此说:无论你需要什么,说出来,不管是什么;要知道是神赐下这个事工,无论你需要什么,说出来。主如此说,只要你说出来,我就必在你之后为你说出来,你马上就会在得到。”八个人站在那里看着。
她说:“伯兰罕弟兄,我该说什么呢?”
我说:“取决于你。”
61

她残疾的妹妹坐在那里,还有她上了年纪的爸爸。她很穷;她可以求钱;她可以求她想要的任何东西。我说:“无论你心里有什么,无论你想要什么,祈求;你祈求,主如此说,我必在你之后说出来,你必得着。”

她说:“我想要我的两个孩子得救。”
我说:“奉主的名,你得着了。”那两个摩登、十几岁的顽皮男孩,先前还憎恨基督的事业,互相拉扯,这时开始呼求神的祝福。神的大能临到了那地方。班克斯一头栽在盘子上,将近十分钟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朋友,你意识到那是什么了吗?我一生从未感受到那么强的恩膏,它第一次行在一个人的身上,绕过了贵族,绕过了别的一切,去到了一个贫穷、可爱、住在山上的寡妇那里。神知道她会求什么。就在这话说出来的那一刻,她两个儿子荣耀地得救了。如果她求一万美元,也必给她成了。如果她求她妹妹的医治,也必给她成了。无论她求什么,都必给她成了。
62

我相信永生神的教会正在进入一个即将震动全世界的境地。那是从拿撒勒人耶稣的日子起第一次做在一个人的身上。“无论你想要什么,祈求,就必给你成了,无论你需要什么。”你没看到耶稣基督的话应验了吗?哦,它很快就会成就。我正盼望着它发生在这场聚会上;我想要它现在就发生,那恩膏临到永生神的整个教会,教会站立起来,好像一支大能、行进的军队,病人必藉着一句话就得医治;瞎子必看见;聋子必听见;死人必复活;神的能力必藉着永生神的教会来震动世界,我们此时就在这个过程中。我相信它很快要成就;我相信绝对会是那样;我相信它很快会临到神的教会,开始一场震动世界的复兴。我相信。

63

天上的主神,他创造了天地,我是他的仆人,此时站在你们面前,奉耶稣基督的名,那些话是真的。哦,我们正在接近一件事。我的心怀着期盼等待着。我甚至在宾馆房间里无法休息。昨晚我根本睡不着,它从未离开我。我没法在来这里的路上睡觉;我一个晚上连两、三个小时都没睡到。我无法休息,因为我知道一件事就要发生了。我们的神要出场,这跟我们站在这里一样确定。

就跟主在那边说到手上的辨明和心里秘密的辨明一样肯定,他应许了别的事,事情已经在人们中间证实了。人们站在那里……上个星期天早上在杰弗逊维尔我们的教会里,或者是一个星期后的星期天,当我那样说时,莱特全家站在那里作见证,祝福从未离开那个家,他们说那好像不是同一个地方。我想,那个可爱的妇人一生从婴孩起就从未大声叫喊过,你可以听见她在三个街区外叫喊赞美神。神的大能已经……我们如此麻木,甚至我什么也不能说;我必须走出会堂,我被神的大能恩膏。他是神,他活着。
64

我感到一件大事是必须的。圣灵现在正在对我说话,我相信我们应该有一个晚上,这个晚上我们应该奉献自己。你们不这么认为吗?神的教会,你们准备好了吗?你们为这样的运行做好准备了吗?你们将一切的罪都埋葬在耶稣基督的血里了吗?你们承认了自己一切的错吗?

哦,福音的传道人,我宝贵的弟兄们,我告诉你们真理,千真万确,神知道那是真的。我们现在只是预示一件快要临到的事,我不知道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什么方式,但我绝对把神的真理告诉你们了,神知道那是真的。圣灵此时在这里,医治,医治。让我们今晚身体都得医治;让我们身体状况好起来。
65

我告诉比利今晚不要发任何祷告卡;我不想要祷告队列。我想要一次献祭。我要这个教会亲近神。我想要教会如此亲近神;以至使我们这场聚会上冲破这个教堂。我告诉你们:当那事发生时,主的再来就近了。敌人携着原子弹好像洪水一样涌进来,神的灵不断竖立一个标准抵挡它。

记住,正如我告诉你们的,从握手的辨明到心里秘密的辨明,那些事每次都应验了,这件事也准确地照它要的方式发生了。它完全符合经文。正如有关知道心里的秘密向你们证实了,耶稣怎样看着人群,辨明,能告诉摸他衣裳的人等等,那雨,春雨,秋雨和春雨一起落下,正如我们昨天讲的。是的。
66

神的教会,不要怕。我知道你们中间有许多的猜疑。你们有很多的上下、起伏,各种东西,但你们仍是永生神的教会;藉着神的恩典,你们是。不管你做了什么,不管你是怎么做的,神赦免你们的罪;他想要一次献祭。

巴兰俯瞰以色列,说:“他们做了所能做的一切肮脏的事。”但他没看到他们是永生神的教会;有那受击打的磐石和铜蛇在他们前面,赎罪祭为他们摆在那里。你们每个受圣灵洗的人,耶稣基督的血洗净你们一切的罪。哈利路亚!
主的灵此时在这里。我是奉主的名说话。若是有人不相信,就向神述说你的疾病,找找看。看它是不是真理。
67

[原注:说方言和翻方言。]阿们!我发现有人在纳闷。让我澄清这点:一个人没说太多的话;另一个人翻了很多话。这妇人从翻方言进入了预言里。绝对没错。要正确地明白它;绝对是的。她说了真理。阿们!

68

圣灵在这里,永生神的大能。病人,不需要生病了。你们相信吗?残疾、受痛苦的人在哪里?在那边轮椅上的你怎么样?你相信吗?你信吗?

有个男人坐在那后面,看着他,系着红领带。主的天使站在那男人头上,我不认识他:但他的眼睛里有白内障。是的。你不是本地人,是盐湖城的。这是你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晚上。你想要回去得痊愈吗?那就举手,接受你的医治;相信。阿们!“你若能信。”要对神有信心。
你坐在那里的轮椅上,快要死了。死亡用癌症笼罩你,你坐在那里是活不了的。你相信主神,相信他在我们中间吗?请站起来,把你的轮椅推到后面,回家去。
这里的你怎么样,底下的人呢?哈蒙德先生,你怎么样呢?你相信主神能使你痊愈吗?你坐在那里祷告,相信主必使你痊愈吗?如果你信,相信,就回家去,痊愈。哈利路亚!
69

主神在他的子民中间。你们相信吗?让我们都站起来。你若能信,这是神圣献祭的时候。主神要求一次献祭。他不能在我们身上爆发,直到我们对他的旨意和能力大大地顺服;他不能爆发,直到我们的心被大大洗净,脱离罪恶和世界上的事,直到圣灵能驾驭我们,大大地环绕我们,正如他此时环绕我一样。

我怎么知道这些事呢?它不是我;而是主在说话。我已经讲了有关他的真理。有新的事正在爆发。留意观看,它已经发生了。它必爆发,就像我站在这讲台上一样确定。好的,做好准备,在大祝福中接受主神。神的教会,永生神的教会,你们每个人,现在我们把这个晚上拿来作献祭,委身给神。你们要拿……
你们生病的人,忘掉自己的病,因为天上的神站在这里。他在哪里?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又住在众人之内。天上的神……他肯定是。请举手,抬高声音,将自己献给主。
70

主神,我奉献自己。主啊,在这个新事工中帮助我,愿你的能力、力量、怜悯用圣灵恩膏我,你要使这个教会神圣,还有我所说的关于你说话就出现的这些动物的事。主神,带你的教会进入能力、进入你的掌管之中,被圣灵充满。主啊,赦免教会的罪;赦免我们的冷淡;主啊,重新从上头把圣灵的洗浇灌在你的百姓身上。主啊,求你应允。

71

把手举在空中,赞美主;唱荣耀的赞美诗,委身于他。这位男士从轮椅上起来了,手举在空中赞美神。这个坐轮椅的男人起来赞美神,哈利路亚!你们众人,将荣耀归给神。让圣灵接管聚会,把聚会带进奉献中。你们每个人在心里深挖,除掉一切的毒根,除掉一切的罪、一切的不信和你心里的一切怀疑,把它扔掉。做好准备;圣灵要在你们中间行大事。

72

主神,垂听你儿女们的祷告,他们委身于你。我们来相信。主啊,我们相信你;我们全心相信你。我们悔改我们的罪。主啊,赦免我的一切过犯;赦免我的传道人弟兄的过错;赦免教会的过错。主神,用爱、能力和奉献使我们的心深深地成圣。主啊,使我们蒙恩,浇灌你的能力。我们不愿做任何错事。我相信,那晚能力被赐下来毁谤那男孩时,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做同样的事。我们不愿为恶事使用你的能力。主啊,我们使用能力只是为了你的荣耀,医治你生病的孩子。

主啊,赐下你的能力,主啊,将能力降在我们身上,不是为了我们,乃是为了神的荣耀。外邦在争闹,他们说……他们谋算虚妄的事,但是让圣灵再次震动我们聚会的这个地方,述说主神大能的故事。主啊,求你应允。让大风扫过每颗心,烧光所有的罪、所有的罪孽、所有的怀疑、所有的惧怕,愿每个人都成为向你委身的圣徒。主啊,垂听我们。愿我们坦然无惧地离开这里;愿我们心里带着深深的安定的平安、带着能震动众山的真实信心离开,去到我们所求的地方。主啊,求你应允。
73

祝福我的传道人弟兄;祝福所有在场的人;祝福生病的人。你已经在这里医治了病人。这里有受痛苦的和坐轮椅的站起来了,那些拄拐杖的把拐杖丢在地上,病人和受痛苦的人的手举在空中赞美你。主啊,我们爱你;我们相信你;我们知道你是神。我们知道我们所求的这些事,你说:“你们祷告,只要信得着了所求的,就必给你们成了。”主啊,那是你的道;我们相信,相信我们的祷告。哦,主耶稣,我们多么感谢你的应许,因为它们都是真的,它们对每个人都是“是”和“阿们”。主啊,垂听我们,为了你的荣耀,藉着我们说话,使用我们。我们将自己奉献给你,我们奉献自己。

主啊,今晚我在这讲台上重新奉献自己。主神啊,试验我,若是我里面有什么恶,就把它除掉。主啊,若是有什么事你可以使用我来进一步帮助你的教会和百姓,成为更好的事工,更好地认识神,主啊,我在这里,说话,你仆人必听;我必回答,主啊,只要说话,我必做你要我做的任何事。
主神,愿我在你眼里蒙恩,不是为了荣耀自己。主啊,你在那火中试炼我,乃是为了帮助你的教会,为了你现在被分散在全世界的百姓。愿他们成为一个教会、一个单位、一个单元。愿我们如同一个人,站立在复活的大能中。愿你浇灌你的灵和恩赐在你的教会上,主啊,这对世人是一件显明的事,使所有人知道他们留在了什么后面。主啊,求你应允。我们把这些祷告交给你,相信你会成就,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74

我爱他,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你们爱他吗?请像这样举手。只要举手,全心赞美他。只要将赞美归给他。
在各各他。
我爱他,(你们真的爱他吗?阿们!)
因为(因为什么?)他先爱我。(你们真的爱他吗?只要举手,赞美他。)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75

哦,他奇不奇妙?他伟大吗?你们感觉到圣灵,基督的血洗净你的心,脱离罪恶,现在你感觉好吗?多少人将生命重新奉献给神,请举手。“主啊,我将自己奉献给你,你是我的神;我的救主是耶稣基督。我现在将自己完全交给你,完全献给你,服侍你。”让它像这样在你心里。我相信神会在我们中间行一件大事。它已经开始了,如果它像这样开始了,过一会儿是什么呢?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76

好的,我们离开之前,唱教会的这首美好的老赞美诗:“我以信心仰望。”那是我们所站的地方;那是能移动山的唯一东西。那是神必须恩膏你到如此的信心以至不失败的时候。“我以信心仰望,”让我们现在来唱这歌,我们的眼睛、双手和心向神举起来。大家现在一起唱。

我以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让我们低头……[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
行过人生迷阵,(在工场上。)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神祝福你,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