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115 我的新事工

1

谢谢,弟兄。早上好,朋友们。今早能来到这教会实在是很荣幸,我们现在已经都打好包了。正在等候这星期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开始的大型聚会。今天聚会一结束,我们就要立刻动身去西海岸。然后,若主愿意,我们也会在椰子花园和基督徒商人会一起呆上两天。我们期待在西海岸在主里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他们有八十二个教会赞助,是圣华金河谷和西海岸一带地区联合组织的。所以,我们的聚会设在那里的露天展览场地。要是你们认识的朋友想去参加聚会,我们很高兴能见到你们的朋友和亲戚。

2

我们正期待着……今早我有个更大的期待,然而,在我出席过的几乎所有聚会中,因为我相信我们正处在某件事正要发生的前夕。我期盼它已经很长时间了。我相信,我们现在已经很接近那件事了,因为神要藉着某事来帮助他的子民往前多走一点路。

你知道,圣经说,当仇敌好像洪水冲来时,神的灵就立起一个标准来抵挡它。当神赐给他教会一个祝福,他们在那个祝福中前进一段时间,到最后这对世人变得平常了,这时他们就开始走下坡路了。然后,神的灵就进来,再次立起一个标准。然后,就带来了一次复兴或别的什么。
我们的极大的盼望就是:将来有一天,神的灵将差耶稣基督回到地上;那时,就完全了,那将是真正的标准。
3

呐,他们都站在墙的四周围,会堂里到处都是人。刚才我停车时,遇见一个人正要进来,他说……我说:“我车停在这儿,钥匙就留在这儿;这样你的车随时要出来都可以。”

他说:“哦,我想方设法要进到会堂里,但根本找不到站的地方。”
我们的教堂用作聚会实在是太小了。但今早就要离开了,而且我们上星期天通知过了要来这里,要来为病人祷告;并就最近所发生的一些事情给你们解释一下,今早,借着神的恩典,又多了一些内容。
4

呐,我们,还有在我们之前的人,都传讲过主的再来已经很近了,很快就要来了。我们相信这越来越近了。肯定是的。这一天比一天更近了。但如果我们停下来想一想,有一天,我们要最后一次听到这个,那时,主耶稣就来了。

整个地球、树木、大自然、万民、教会、一切东西,都在呻吟、哭泣、等待,等候主再来的那日。大自然知道那时它的痛苦就要止息了;万民也知道那时他们的痛苦要止息了。死亡松开了它最后的捆绑,坟墓和阴间也被得胜吞没了。
5

今早,我很高兴在这里遇见这位从塞勒斯堡来的牧师,他为我们弹奏音乐并献唱。有位弟兄讲到了那里要举办复兴会的事,我猜想他们已经通知了这事,等等。所以这很好。愿主在那里祝福他们和他们为神的国所付出的一切努力,这是我诚恳的祷告。

6

呐,主的道对我们来说是最宝贵的,我们知道这点。所以,今天我相信,我们离主的再来已经很近了,事工场又有如此大的需要。

我刚才跟几位弟兄在交谈,我相信,我的大部分事工现在是要用在海外的。我们正计划圣诞节后到非洲,然后再到澳大利亚等许多地方。主现在正在运行,为我们开路。长期以来,我们一直都有收到来自全世界的邀请。也许我们可以在圣诞节后就起行,请你们大家为我们祷告。
7

现在,这神的道就摊开摆在我面前。呐,我已经往后翻开了几页,因为靠着神的帮助,我的身体能够那样做到,能翻开这本圣经;但我不能够打开它的内容。只有一位能够那样做的,那是神自己,唯有他能。他是那位藉着圣灵写下圣经的神。他是唯一能为我们打开圣经的神。我确信,当我们读圣经时,他必打开我们的心,并使我们明白它。今早,我要尽量简明扼要地讲。

首先,我想要去做我所答应的事,告诉你们大家在这几天所发生的事,就是关于我事工的改变。然后我要讲一篇简短的道,然后我们就为病人祷告。我相信是有人要受洗,因为我看到池子灌满了水。
在开始讲之前,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我想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意识到你需要神,愿意向神举起手,并说,就像这样说:“请记念我,主啊,我需要这样那样的东西。”
8

让我们祷告。主啊,我们意识到必须安静地来到神的面前,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他是神,且信他赏赐那竭力寻求他的人。神啊,我们带着圣灵的安静来到你的宝座前。

我们在你面前举起手,说:“主啊,鉴察我。”如果我们里面有什么不洁净的,主啊,东离西有多远,求你除去这些东西,让它离我们也有多远。如果我们内心有什么罪恶,有什么事拦阻我们的祷告蒙神垂听,我们祈求你让主耶稣的宝血除净我们灵里和心里的每一个污点。因为经上记着说:“我若心里注重罪孽,主必不听。”[诗66:18]
你实在看见他们举起了手,从我们的肉眼来看,这代表了他们心里的需要。主啊,我们祈求你应允他们每个人的需要,因为许多人都有需要。
9

今早,我们全会众都祈求你,愿你记念这次将要来到的在圣何塞的聚会。主啊,请帮助我们;我们要穿越几百英里摆在我们面前的冰雪路。主啊,但我们要奉主的名尽力地去做放在我们心里的一切事,以帮助你的百姓。帮助那些失丧之人来找到你作他们的救主;帮助那些软弱和瞎眼的;也为那些跟随我们的人铺平道路。

祝福我们这个小教会和它的牧师,我们的内维尔弟兄,所有理事、执事、普通信徒、所有教师和一切相关的人员,不单是他们,也祝福在这里代表的所有教会。对那些在塞勒斯堡举办聚会的年轻人,主啊,我们祈求你的手也伸展到他们那里,主啊。愿你在塞勒斯堡那里兴起一个永生神的大能教会。主啊,求你应允。
10

请医治有病的人,使瞎眼的得看见;软弱的得力量;缺乏的得救恩。今早当我们读你话语的时候,愿圣灵来到,进入这道里,在我们心里激活那道。祝福那些将要受洗的人,愿他们从水里上来时,就被圣灵充满,归荣耀给神。主啊,愿你自己得着荣耀。

当我们今早聚集在一起洁净我们的魂和心思时,愿我们今早离开这教堂时,带着比以前更大的决心来事奉你。愿我们的会众生活在一起,靠着圣灵紧密地交织联合在一起,直到我们在你荣耀的家中,在你的宝座周围相聚的那一日,在那里,几百万人将唱:“和散那,和散那!”愿我们大家都在那里,一个也不少。求你应允,主啊。在那时候之前,保守我们健康、快乐、被你的灵充满、服事你。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这些事,阿们!
11

我们现在要读《马可福音》11章,从第1节读起,愿主加添祝福。然后,在讲完这短短的经文或劝勉的道之后,我就来讲我们的内容。下面要读的经文是跟我要告诉的一些事情有关的。

1耶稣和门徒……
对不起,我想从第10节读起,省一点时间,11章10节。
10“那将要来的我祖大卫之国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11耶稣进了耶路撒冷,入了圣殿,周围看了各样物件。天色已晚,就和十二个门徒出城,往伯大尼去了。12第二天,他们从伯大尼出来,耶稣饿了。13远远地看见一棵无花果树,树上有叶子,就往那里去,或者在树上可以找着什么。到了树下,竟找不着什么,不过有叶子,因为不是收无花果的时候。14耶稣就对树说:“从今以后,永没有人吃你的果子。”他的门徒也听见了。15他们来到耶路撒冷。耶稣进入圣殿,赶出殿里做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16也不许人拿着器具从殿里经过。17便教训他们说:“经上不是记着说’我的殿必称为万国祷告的殿’吗?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18祭司长和文士听见这话,就想法子要除灭耶稣,却又怕他,因为众人都希奇他的教训。19每天晚上,耶稣出城去。20早晨,他们从那里经过,看见无花果树连根都枯干了。21彼得想起耶稣的话来,就对他说:“拉比,请看!你所咒诅的无花果树,已经枯干了。”22耶稣回答说:“你们当信服神。23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24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12

何等恩惠的应许啊!这绝对是真理。这经文使我困惑了很久,如果我可以这么表达的话。那怎么可能呢?

有一次,许多年前我最初开始在这个教会传道时,我讲到了“阴间”这个词,我就多次去查考这个词,它在希腊文里是指“地狱”,意思就是“坟墓”。我不知道要怎么说,因为我不要在审判之日为多人的灵魂担负责任。所以,我不断地查考又查考,直到找到了那真理。有四、五年之久,我不愿触及“阴间”这个主题,直到我找到了关于它的真理。
13

然而,这经文使我更加困惑,因为它非同寻常:做出这样一个应许的不是别人,正是耶稣基督。当时,他对门徒说:“无论你们说什么,就必得着。你们若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

哦,巴不得我们能掂量一下这几个字:“你所说的就必成了,”不是我说什么,而是你说什么,“你所说的就必成了。”
几年来,我一直在思想这经文。我查考每本分类词典,注释,每一种译文,甚至查考杜埃版圣经。每个译者的翻译都是一样:“你所说的就必成了。”
所以,我知道,这段话若写在圣经里,对我来说,所有经文都是真理。即使我不能正确地分解它,但它仍然是真理。
14

所以,我相信,有时候神只是在要我们明白事情的时候才让我们明白。他保留着这些祝福,就像我们今天所享受到的这些祝福,我们的先祖并没有享受到,对他们来说还不是时候。

15

我还能记得那天晚上,圣灵来到,当时,我从一直在那里做祷告的格林斯米尔返回到这个讲台,告诉你们许多坐在这里的人,主藉着他的灵赐给我一个使命,这使命是给全世界的:就是瘸腿的要行走、瞎眼的要看见,国王和君主将打来电话要求代祷。在主来之前,这要在弟兄中间开始一场席卷整个世界的复兴。

这很难让人相信,我也很难相信,但事情正是那样发生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直至今天,圣灵的复兴之火正在燃遍整个世界。印度、非洲、亚洲、整个欧洲,每个地方,有圣灵的人,被圣灵充满,正带着基督复活大能的复兴燃遍着世界。瘸腿行走、瞎子看见、聋子听见、哑巴说话、各种神迹奇事发生,因为神应许过了;而神的应许是真实的。
16

我就开始思想这事,我能做的就是求问那位对我说话的,我缺乏能力。

我想,神一定是拣选了某个无人关心、无学问的小人物,因为在这点上,神拣选那些无有的,那些遭人弃绝的;就是这点使我如此爱神的百姓。人们把他们当作圣滚轮或私生子,但那正是神预备要拣选他们,要藉着他们行事的时候。这是蒙神喜悦的;这显明了他是神:神的手能从无造出有来,能拣选我这样的罪人,使我成为一个基督徒。
17

我就能力的问题而问主,他告诉我我要为病人祷告。那使命就是:让人们能相信,要诚恳,那么就没有什么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你们许多人还记得那个,它已经印成了文字,传遍了全世界。

我问主,我没有受过教育,岂能做成那事呢?他说:“正如赐给摩西的一样,你也被赐予两个神迹。”其中一个好像跟摩西的手相似,他的手从大麻风中得了医治。同样,如果我按手在人身上,也会发生类似的事。后来,那迹象就自己彰显了。然后,他说:“你会知道人心中的秘密。”
我说:“那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
他说,然后,他给我解释了经文。哦,从那时起,圣经对我来说成了新的道,我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它,从不同的视野来看它。因为有事情发生了。
之后不久,他说:“那么,你若诚恳,保持谦卑,远离金钱等东西,那么,这就会一直给你祝福,你要一直往上爬。”
18

多少次我们看到人们爬到很高的地位上,拥有大名,但有时候,那并不是神所称为的“高”。你记得约翰出来传道的时候吗?圣经预言说,每座山都要削平,每个低洼地都要填平,瞧?当那事出现时,你会以为应该是从天上派来火的战车才是;但事实却是,来了一个身上裹着羊皮的穷人;出来站在约旦河边传道,在泥泞的河边,甚至都不是在教堂里。但神称那是伟大的。

耶稣曾对门徒说过,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施洗约翰的。你拿所有的王来,大卫,这先知,他一切的荣华,还有所罗门,他们甚至都比不上约翰。然而,他甚至连枕头的地方都没有。
所以,你不必在今世富足和有权才能在神面前成为伟大。你只需要内心保持谦卑,因为神称那是伟大的。他伟大到能使自己谦卑。那能凡事承担责任,能谦卑自己的人,才是伟人。那才叫伟大。
19

我们发现这是神所说的。接着,它就从这里的讲台上第一次被宣告了。它完全照着所说的那样成就了。

接下来,五旬节派教会赶上了复兴。今天,五旬节派教会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教会。去年他们登记了一百五十万悔改归主的人(不包括我们和那些宗派以外的人),去年的人数比其他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加在一起的人数还要多。据我所知,天主教在全世界只有大约四十七万五千人归入了天主教里。但五旬节派达到了一百五十万人。神正在让他的教会预备好。
没受过教育、处在底层的人,在大能中兴起,被圣灵所膏抹,没有带着教育等东西,却出去宣扬了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在神的眼中,这才是伟大的事。
20

后来,我们注意到这些事如火烧着了起来,圣灵也忠实于他的道。用手握住病人的恩赐运行了五年之后,一天晚上,在加拿大女王城里贾纳,一个男人走到台上来,就在那里,他的一生在圣灵面前都袒露无遗了。那就是主所应许的辨明人心的恩赐。

这事传遍了全世界。它被印刷成了许多语言,几乎传到了全世界,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它。接着,仇敌进来,取笑它,说它是读心术,也有许多模仿者从中冒出来,等等各样的事。但在这一切事的中间,神照样一直在往前进。神真实而忠诚地持守着自己的应许,每次他都这样行。
21

呐,后来我们发现;有一天,我跟几个人到戴尔谷那里钓鱼,有伍德先生和他弟弟。他们本是耶和华见证会的,刚刚才悔改信主,受洗接受了这信仰。当我们在对岸钓鱼时……这故事我跟你们讲过了几次了。

伍德先生说:“那个……”(班克斯•伍德现在是我们的一个理事。)他说到有个老姐妹过去常常拿自家做的面包片和牛油给他们吃。她属于神的会的;他对他弟弟说:“莱尔,我们应该上去,告诉她我们都得救了。”
你知道,我们所说的某些话会深深地打动圣灵的;有些话能让神非常的喜悦。当我们说那些话的时候……
我要你们注意“你所说的”,但愿我们能真正明白什么话该说。你的话要定你的是与非。你的话要么定你有罪,要么带给你祝福。
22

一定是班克斯无意之中说了正确的话。因为他的话刚说完……那时,我正坐在船尾,用飞蝇钓在钓小蓝色太阳鱼,以便挂在鱼线上作鱼饵,因为鱼饵已经没了。我正在钓那些小鱼,把它们放在桶里,是用来钓鳟鱼的。当班克斯说完那句话后,忽然,就有东西临到了我。因他说了正确的话,圣灵就发声,说:“主如此说,接下去的几个小时内,你将会发现一只小动物从死里复活。”

我想,可能是一只小猫;我想,我的小儿子把小猫掐得太重了,掐得它都没气了;在我们离开前,他还把猫给摔到了地上。我想,应该是那只小猫。
但使我们惊奇的是,第二天早上,我们正坐在船上;我知道班克斯在这里,我猜想莱尔也在;莱尔在吗,班克斯?或者,莱尔,如果你在,请举一下手。他一直都下来跟我们在一起。
23

他用一个长鱼钩钓到了一只鱼,他钓到了一只小蓝色太阳鱼。小鱼把整个鱼钩都吞下去了。他抓住那小鱼,不是把鱼钩从它嘴里拉出来,而是把它整个都拉出来,因为小鱼吞钩吞得太深了。他把鱼肚子,肠子和鱼鳃等都从嘴里拉了出来,然后莱尔就把它扔到了水里,那只是一只小鱼,就像我们前天晚上所钓的鱼那样,可以切成上百片做鱼饵。

这小东西颤动了四、五下,想要用嘴呼吸,但做不到,因为它嘴里塞满了鱼鳃等东西。莱尔说:“小家伙,你算是玩儿完了。”
瞧,我继续钓鱼,连想都没有想这件事。然后(神行事是如此的奇特),忽然,我感到有东西降在了那片林子的头顶上。圣灵降下来,说:“站起来!”说:“对那只小鱼说话,它必再次得到生命。”那小鱼浮在水面上,已经死了有半个小时了,漂回到了杂草丛里。
我说:“小鱼啊,我能奉主耶稣的名赐给你生命。”那小鱼就翻过身,扇动尾巴,游了出来,拼命地从水里游走了。
24

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班克斯•伍德弟兄说:“我们在这里真好!”

莱尔说:“那是在说我吗?因为我对它说:’小家伙,你算是玩儿完了!’”他非常的激动。
我说:“不,不是的。”我尽力安慰莱尔;我说:“不是这回事。”
接着,这段经文又出现在我面前。我至少还有一百个痉挛的小孩在排队等着祷告,还有许多人;患白血病的、得癌症的、被结核吞噬的、瞎眼、耳聋和哑巴的。我家里的册子上一页一页记满了他们。看起来一位满有怜悯的神所赐给的大能,不应该用在一只微不足道的小鱼身上。但他仍然是神。
25

为什么主不把他的大能用在城门口那些长大麻风的人身上,反倒用在一棵小无花果树上呢?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神为要显明他的关心;他知道万事,他是掌管无花果树的神;他是掌管鱼的神;他是掌管造物的神;他是掌管一切的神。不管多小,多微不足道的事,他都关心。

所以,这点使我们晓得,虽然我们渺小,微不足道,但神仍然关心我们为他而做的事。他喜欢展示他的荣耀。
这点深深地萦绕在我脑海里,我简直昼夜不得安息。这是两年前的事了。这事不断地使我感到惊恐。我说:“哦,对此我不能说什么,因为我无法把它放在赎罪祭里。”
“你无论说什么,就必给你成了;你所说的就必成了。”
我曾站在这同一个讲台上,对这经文一带而过,忍着不要讲它,又返回去,因为我害怕使用它。
你无法拥有信心,除非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26

不久前,有个人来找我,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基督徒吸烟是不对的吗?”

我说:“你为什么问我呢?如果你心里有疑问,就别碰它。永远不要……”
你无法拥有信心,除非你完全确信你是对的。当所有的阴影都飘散后,你就能有信心和自信心了。我若不知道我是在讲什么,我就无法走出来传讲这经文。但是,我知道它是出于主的。
27

你们许多人可以为我作证,最近这两年来,你们常常听到我在台上说,在某处要发生某事。我正在靠近它,我知道它很近了。看上去我就是不能明白它。

我说:“我读了一节经文,现在我不知道要怎么做,因为经文……”尽管你可以加上解释;要是有人问我,我可以对他们说点什么,然后就走开,然后转去讲别的事;但面对这个问题……
就像我们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圣灵的洗是对还是错”一样,我们也必须面对这个问题: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它是对还是错?我们必须面对它。我们必须知道,神的道永远是真实的。
28

所以在这点上,它反复出现,我把它记在脑子里,就是摆脱不了。无论我去哪里,它总会临到我。“你们若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

我想:“主啊,这怎么可能呢?那就是我在说话了。若那是我在说话,就不会有什么用处。我不能说什么,除非是说你所说过的话,因为我只能藉着经文来说话。”
一切事都安息在赎罪祭里。在赎罪祭以外毫无祝福,因为在赎罪祭以外我们都是罪人。如果这只是一件普遍的事,是给每个人的,那每个人都会得救了。但能带给你祝福的是你对赎罪祭这个祝福的态度。
这就如同救恩一样,在神看来,当耶稣受死时,我就得救了。但要等到他启示我说他是神的儿子,而且我也接受了他作我的救主,这时对我才有益处。每节经文都是这样的。
如果神向你启示神的医治是给你的,那它就是你的了。但你不能在这点上绊倒,必须是从启示来的。当“因他受的鞭伤你就得了医治”被启示给你后,撒但就不能再做什么了;这就像我们从塞勒斯堡来的年轻弟兄说的:“所有的魔鬼都摇动不了它。”肯定是的。当什么事被启示出来后……
29

注意,后来,在去年秋天,许多人对我说:“为什么你一回家,每天早晨就拿起猎枪到林子里去打猎呢?”

我要你们知道,他是林子里的神,如同他是城里的神一样。他在那里怎样是神,在这里也怎样是神。神总是照着人的能力来与他们打交道,就像大卫,他在青草地上,在可安歇的水边,因为他是牧羊人;神以不同的方式启示。
在早晨,我会很早起来,大约四点多钟就去到林子里打松鼠去了。我妻子甚至对我说,她说:“比尔,你对打猎永远不会感到厌倦吗?”
看,这场战斗是要独自赢得的。我妻子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但这是一场争战。你必须独自站稳,无人能与你站在一起。那里只有给你和耶稣的空间。
被误解了吗?肯定的。甚至我的小女儿利百加也这样。她说:“如果我要嫁人,如果他提到要去打猎,我一定不会嫁给他。”她说:“我知道我妈妈的经历:丈夫出门在外举办聚会,一回到家,就抓起一把旧猎枪或钓鱼竿,就往林子里冲去。”
我说:“你愿意他那样做,还是愿意他拿一副纸牌出去或带某个金发碧眼的女孩出去。让我看看你的观点。”
那天我回来后,她说:“爸爸,我为那句话道歉。我打算嫁给一个像你这样喜欢打猎的男人,那么我也会与他一起去打猎。”她说:“我会与他一起出去。”
我说:“好的,那也没问题。我希望你能跟你妈妈谈谈这点。”
30

但林子里有些东西。当我第一次知道有神时,我就想要悔改。我不知道该怎么悔改;我不知道该怎么跟神说话。所以,我坐下来给他写了一封信,请求他原谅我。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但我知道我在林子里曾感觉到过某种东西。我把信钉在树上,这样,他来到我在林子里看见过他的某个地方,他就会读那封信,就会明白我的意思;因为我很抱歉我过去没有事奉他,我要他赦免我的过犯。后来,我感到自己很羞愧,就取走了信。我说:“如果他是个人,他就会像人那样理解;他是我的创造者。”

我走到棚子那里,开始跟他说话,好像跟人说话一样,他也回答了我,就像人回答我一样。
31

后来,到了……我这里定下了一些日期。在十月十二号或十五号,鹿的猎季在怀俄明州就开始了。十二号是我能够打猎的最后一天。我们打算在十二号,不,我是说在十号出发。我们到了林子里,那是一个星期六。星期天我讲道,是十一号。星期一,坐在后面的索斯曼弟兄和罗伯逊弟兄,我们大家就出发到怀俄明州去打鹿。

在十号的那个早晨,将是……到了十八号,印第安纳州的猎季就结束了;我们就不可能再打到松鼠了。所以我说:“这是我能出去的最后一次了。”我们招集了一大帮人同去,我让他们分头去到林子里。后来,我返回到位于撒冷的一个我喜欢去的地方。猎季已过,松鼠不多了。我出去了几次,一次只能打到一只。
32

所以那天早晨,我又去到了同一个林子里。天起了风,开始刮起来。打过猎的人都知道这种早晨很糟糕。我找遍了整个林子,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一只松鼠。我下到一条小溪的下游,想从那里另找一小片林地看看。当我走近那片小林地时,发现那里有许多核桃树和刺槐树。树上的叶子都落光了,只见一片光秃秃的矮树丛。

在矮树丛边上有两棵美国梧桐。呐,松鼠是不会在梧桐树周围活动的。但从树上看去,我觉得好像瞥到了,我一眼瞥到了一只松鼠正穿过林子往上跑,但它跑得很快。“哦,”我说:“不必再打了,这里有人。农夫们正在林子附近摘玉米,松鼠是不会在那里的。”
33

所以,我就坐在那两棵树中间;在温暖的阳光下,我把脚搁在一棵树上,后背靠在另一棵树上。我想:“我要小睡一会儿。然后,当我返回的时候,就去叫班克斯弟兄、索斯曼弟兄和其他小伙子,然后上路。”当我坐在那里时[原注:伯兰罕弟兄咳了一下.],对不起。我就坐在那棵树下,舒服地蜷在那里,温暖的阳光正照在身上;有声音说:“你们若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

我说:“哦,这经文现在又在我脑海里出现了。”我说:“我在这里还可以呆一会儿时间,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就要去叫其他的伙计了,现在,我要研究一下这节经文。”我又说:“呐,这要怎么应用呢?”我说:“这只有一种可能,那些门徒当时是活在赎罪祭的另一边。赎罪祭是稍后才献上的,哦,是几个星期后才献上的;是献赎罪祭之前的事。耶稣在赎罪祭的另一边赐给门徒能力,就如同他赐给众先知的一样。”
当我说“众先知”时,又有什么东西触动了我:“众先知是指着什么呢?”
34

然后我开始思想这点,主是怎样与众先知打交道的。我在那里说了一会儿话后,是在我心里,只是在想,最后,我清楚地意识到有什么就在我附近,直到我好像是在跟某人说话一样。

那声音对我说:“那是在赎罪祭里的;因为或男或女若能完全奉献给神,向神投降,神就会进来使用他们的声音,那就不再是人在说话,而是神在他里面说话。”
我想:“没错。”
那声音对我说:“你认为是谁呢?你是怎样在台上看见那些异象的呢?你是怎样在这里看见那些异象的呢?它是什么呢?你认为那是你自己的智慧使你能预言某事吗?而它每次都逐字逐句地应验了。你认为那是你在说话吗?你有没有想过,有时候当圣灵进入信息里,而你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那时是谁在说话呢?当人说出他一点也不知晓的方言时,那是什么在说话呢?当人翻出那同样的方言,而他们两个都对此一无所知时,那是什么在说话呢?是那个个人,还是永生神的灵呢?”
我说:“那是真的。我明白了,那是神在说话,教会所需要的就是离主更近一步,更多地奉献自己,与主同活。”
35

当我坐在那里思想这事,有了一会儿功夫时,我觉察到自己正在跟某人说话。我听见那声音说:“祈求……说出你所愿的,就必成就。”

我说:“你是在……”我说:“我在跟谁说话吗?你是谁?是谁站在树丛这里?我能听到那与我说话的声音。你是谁?在对我说话。”我非常激动,从树中间跳起来,我说:“请对我说话。你是谁?我不能看见你。”我在那儿寻找那光,却什么也没看见。我大声叫起来:“你是谁?你在哪里?你要对我说什么?主啊,你在哪里?”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说:“说出你所愿的,你就必得着。”
我说:“主啊,你正在改变我的事工吗?这是你过去所说过的那个改变吗?这就是那要临到的事吗?这就是那要成就的事吗?就是我在那小屋里在异象中所看见的事吗?是那件事吗?”
就在那时,一种很深沉、甜美的圣灵的恩膏把我提起来,脚好像离了地,说:“说出你所愿的,你就必得着。”
36

我站在那里,惊呆了。它离开了我,我什么也没有。我想:“那么,我能说什么呢?这里没有病人;什么也没有,我正在林子里。我能说什么呢?我……我能做什么呢?”我想:“怎么啦?我失去理智了吗?我是不是思想神的话思想得过头了,以致我的脑子都崩溃了?”

就在那时,我听到声音,就像你听到我的声音一样,他说:“你不是在打猎吗?你不是没打到猎物吗?你想要什么,就说什么。”
瞧,我想到了这点:“神说:’凡事要察验’。”我说:“主神啊,如果这是你,如果这是你要改变我事工的一个迹象,即:从那些异象到某种我寻求了很久的更大的东西;”我说:“那就让它成就,使你可以应允我的祷告。”
我站在那里一会儿,我想:“他是怎么说的?他并没有说’祷告’,他是说:’说出你所愿的’,只要说出来,你的话就会成为实体。对这座山说,就必照所说的给你成了。”
37

所以,我的肩膀又靠在了树上。我过去常用猎枪打五十码以外的靶子。所以,我看看四周,看有没有哪一棵树是离我有五十码远的。离我五十码远,在树叶当中有一棵树;我说:“松鼠根本不可能爬到那棵树上去,而且附近有农夫正在摘玉米。”我说:“但要有一只红松鼠从那树干顶端跑出来,坐在那里,我就从这里向它射击。”

我话刚说完,那里就有了一只松鼠。我抖动了一下,瞄准,打中了它,走过去把它捡了起来。我全身都在颤抖。我说:“可能那是偶然碰到的。”你知道人多么会怀疑,但你要很确定;除非你很确定,不然就什么也别做,这样,你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38

我搓了搓脸,我一看,正好打中了眼睛。所以,我就上去,坐在山边,我说:“主啊,在你的道上写着说:’凭两、三个人的口做见证,句句都可以定准’。”我说:“如果那是你,请原谅我的愚蠢。我求你像那样再给我一只松鼠。”我说:“那么我就相信是你,那就是你。魔鬼就没有空子可以说那是偶然碰到的了。”

我坐了下来。不一会儿,我所称为的那种超级的恩膏又来了,掠过我全身,我的脚几乎离了地,他说:“说你所愿的,你就必得着。”
我朝林子里看过去,就看到了五十码远还有另一棵树,有很多灌木长在其中,葡萄藤等缠绕着树,松鼠很少会出现在那样的树上。我说:“要有另一只幼小的黑松鼠坐在那里。”
我把手放下来,往林子四周看看,然后再往回看,就看到那里又坐着一只黑松鼠,正看着我。我射中了它,把它捡起来。我想,哦,我在发抖。我想:“想想,那天上伟大、大能的神就在林子这里,他以我自己的方式(我在这里打猎)向我确认:他要完全照着他十五年前所告诉过我的话而行。”
我观察了一会儿,我说:“主啊,它必再次发生。”
他说:“说出松鼠要出现的位置。”
我说:“这次我要把它说得荒唐透顶;”我说:“田边那根突出来的老树干光秃秃的,又白又光滑;”我说:“要出来另一只红松鼠,它要走到那根树干的顶端,然后远远望着田里的农夫。要那样成就。”我往回看,那里没有松鼠。我看了大约五分钟,还是没有松鼠。我说:“那么,有两只松鼠就不错了。”我说:“两个就是见证了,我就这么相信了。”
那声音说:“但你说还要有一只。”
39

我又等了五分钟,什么也没有。我心里一直复述着这句话:“你说还要有一只。”我等了又等。

那声音说:“你怀疑了吗?”
我说:“一点也不。”
我刚说完这话,那树干上就出现了红松鼠,站着,眺望着农夫。我站在这里,神是我的审判官。我射中了那只松鼠。我走过去把它捡了起来,穿过林子;按照我跟那些小伙子约定会合的时间,我已经晚了好几个小时了。我要看别处还有没有松鼠。没有了。然后我就回家,把这事告诉了你们。
40

后来,在十一月七号,我去了肯塔基州。我跟伍德弟兄的小舅子查理•考克斯站在那里,他现在就站在那里的壁柱边,还有托尼•扎贝尔弟兄,(这里教会的一位执事;你在这里吗,托尼?啊,他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托尼•扎贝尔弟兄,还有班克斯•伍德弟兄。我们到山里去打猎。

我走进林子里,松鼠非常少;地上有厚厚的树叶。我开始往上走,进到林子里,有声音对我说:“今早你想要多少只松鼠?”
我说:“瞧,我今年已经打了一百一十四只,哦,应该是一百一十七只。”我说:“如果再打三只,就打够一百二十只了。打到一个偶数的数目就不打了。”我又说:“还有,让我能带六只回家。”比起吃别的肉,我更喜欢吃松鼠肉。我说:“如果我能再打三只就够了。”
41

我穿过林子又走了一小段路,哦,一只也没有。像查理他们那样的好猎手也只打到了一只。我说:“哦,我……”

有声音说:“你说话!你说要有三只,就有三只。”
我说:“这事曾经发生过。”
下午晚些时候,我站在山脊上的一棵小树旁。那恩膏大有能力地临到,我几乎都站不住了,他说:“说话!无论说什么,都不要怀疑,就必得着你所说的。”
我说:“我要打到三只松鼠。”
他说:“它们要从哪里来?”
我说:“一只从那方向来,一只从那方向来,一只从后面这方向来。”我把这弄得很荒唐。神不在乎它看起来有多荒唐;他是掌管环境的神。
42

我站在那里站了几分钟,我听不到从其他小伙子那里传来射击声。我刚好转过去看背后,在上面的林子里,大约九十码远的地方,我想有东西在一根树桩上。我看着它,过一会儿,它跳走了,是一只灰松鼠。太远了。一路经过溪谷直到山脊的顶上。当它沿着树边走过来时,我射中了它。大约在九十码远,射中了它。我说:“有一只了。我最好转过去,在另一边找另一只,因为它们快要来了。”

看,神有方法把东西带来给你,使你对自己谈论的事确信无疑。那恩膏后来离开了我。瞧,我等着,朝这方向观察了约一个小时,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感到发冷,我想:“肯定的,如果是圣灵告诉我那些事,那肯定会准确应验的;因为我是在恩膏临到我时说那些话的,它一定会应验的。”
43

现在,请认真听这点。这也要录成磁带,传到全世界去。

呐,就在我的左边,我一直在观察。过了一会儿,我抬头看一棵树。从一棵山毛榉树后面过来了一只灰松鼠。我说:“正好是那个方向,没错,主啊。”
我转下来,举枪向它射击,又有一只松鼠过来了。我说:“正好是两只,加在一起刚好三只。”我举起枪,射中了第一只松鼠。
另一只跑到了一根原木底下,我能看见它蹿过了一棵山核桃树或别的树,钻到了原木底下。那根原木的尾部有这么高,大约翘起一英尺高。我能看见那只松鼠。我打死了第一只,我说:“现在,我要打另一只。”
我瞄准了枪,把十字线对准了它的耳朵,离它还不到四十、五十码远,开了枪,但却击中了原木,那松鼠连动都没动。我又装进一粒子弹。它转过身,钻到了原木底下,跑到另一头去了。我又瞄准枪,尽我所能地对准目标。我一整年只有五枪没有打中。所以,我瞄准枪,来个最佳的射击,扣了扳机,我打到了它上面约四英寸的地方。我说:“我一定是把瞄准镜给弄歪了。”
44

然后我又观察了一下。那松鼠往上跑,从林子边跑了出来,侧边朝着我。“瞧,”我说:“我把瞄准镜弄歪了。那么,我要打它侧边的胸腔。”我拿起枪,对好十字线,我想:“可能是我发冷,抖动;”我想:“我打第一只的时候没有发冷也没有抖动啊。”中间间隔也就才一、两分钟,是一样的。

45

我抓过一根树枝,放在手上,稳稳地支撑着枪,对准松鼠的胸腔射击,开了枪。我打到了离它下面一英尺的地方。我又装了一粒子弹;枪筒是空的,我装子弹时,我说:“如果它还站在那里,我就要击中它。”当我向它射击时,松鼠穿过林子往上面跑去了。

我站在那里,我想:“怎么回事?三发子弹都没打中。我打一百一十四发只有五发没打中过;”我说:“那怎么可能呢?我的枪肯定坏了。”
46

就在那时,那声音临到了我:“你不能从这个方向打松鼠,它必须要从那个方向来。”神的道是完美的。不能从南面向它开枪;它要从北面过来。“哦,”我说:“那我就要转到这边来,看着它从北面过来。”

我又给枪装了子弹,观察着。我说:“如果它过来,它会走得很靠近。”我不喜欢近距离射击,那不是运动,那样做不好。所以,那里的矮树丛……我说:“瞧,我要从北面打到这一只,因为我是那样说的。”所以,我就这样站着看。
我说,天已经晚了;我说:“已经三点三刻了。呐,到了四点,我就必须离开;因为有了两只了,因为那些伙计还在等我。”我又等了一会儿。四点到了,四点过三分了;我说:“瞧,我要去拿我的松鼠了。”我上了山,拿了松鼠,又返回来。天很黑了,几乎看不见溪谷了。
47

我开始往溪谷下面走。我走下溪谷时,天很黑了。我经过刚才所站过的地方时,有声音对我说:“你不想上去那里打那只松鼠吗?”

我说:“我现在怎能看得见它呢?”一个小的瞄准镜,一个很小的打靶用的瞄准镜。光线根本不够;我只能看见我前面几英尺的东西。我说:“我怎能看得见它呢?”
他说:“但你说要有另一只。”
哦,真希望我能把这点讲清楚,让我用什么方法叫你们看到……听到……明白那到底意味着什么,朋友。看,在那种恩膏下,不是我在说话,而是神在说话。
我又走了几步,他说:“转回去,朝着北面走。你的松鼠在那里。”
我转过身,我说:“主神啊,我一点也不怀疑。”我开始朝着北面往后走。许多坐在这里的人都知道这点,我开始朝着北面往后走。一直上到山脊,在五十或六十码远的地方,看见一只松鼠跑到了树上。光线刚刚够我能看得见的。我用瞄准镜在树上上下地搜寻松鼠,没有发现松鼠。过一会儿,我想,我看到那上面的树上有一个树瘤。天很黑了,我说:“哦,不管怎样我都要试试。”我就开了枪。枪响的时候,有只松鼠在树上跑,跑到下面去了。我听到它落地的声音,我想,它跳走了。就在同一时间,离它大约二十英尺远的地方,有一只跑到了一棵白橡树上面。我说:“他把一只赶下去,把另一只赶上去。现在,肯定的,主啊,我既然在那种恩膏下说它要这样成就,那么你必不会让我打不中它,你正在确认我的事工。你将会六次向我确认这事工。”六次,人的数字。我说:“你不会让我打不中它的。”
48

我上下看着那棵树;我想,我在树梢上看见了一些叶子。我看见有东西在那里动,我就拿起枪射击。那只松鼠掉到了地上,完全死了。我爬到山上,又欢喜又快乐。我走到左边的第一棵树底下,那松鼠就躺在那里。“哦,”我说:“我知道我打到了那一只,但这只我可就不确定了。”我说:“主啊,你还多给了我这一只。”

我过去要找到另一只松鼠,但它不在那儿。我看了又看,在叶子底下找,掀开一些碎块,掰开一根老原木;没有别的,只有一根原木躺在三十码远的地方。我把老原木掰成了碎块,在下边找,手伸到叶子里去摸。但那里根本没有松鼠。
我继续向上,看见山顶上凸起一根又大又老的树干,我爬到那根树干那里,那里有个很小的洞。我在洞里摸,我以为我摸到了那只松鼠,我一把它挑起来,它又掉了下来,当我正……我说:“哦,我拿不到它。那么,明天早上,我要带小伙子们回这里来拿。”我必须告诉他们。我就下山到查理弟兄那里。我把洞口堵住,下山到查理弟兄他们那里,告诉了他们。
49

那天晚上,我们到他们家吃晚饭。在主的同在中我们都很喜乐。上床之前,查理弟兄请托尼•扎贝尔弟兄(他在后面)带领做个祷告。

呐,我说这个不是要与托尼弟兄过意不去或伤害他。他是我所认识的基督徒绅士中最优秀的一个。我只是要让你们看到主是怎么做工的。托尼那天晚上祷告说:“主神啊,让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弟兄所告诉我们的是真实的,明天让他在那个树桩里找到那只松鼠。”
那是……我从来没有在恩膏下说我会在树桩里找到一只松鼠。我说:“我射中了松鼠。”当然,我找不到那只松鼠。因为如果我找到了,那就多过我所说的了。要跟我在恩膏下所说的一模一样,那才是神要做的事。所以,我没有对这点说什么。
看,很多时候人们说:“伯兰罕弟兄如此如此说。”当伯兰罕弟兄说什么时,那跟它一点也没有关系。但是,当神说什么时,那才永远是真实的。
托尼弟兄没有明白这点,他说:“如果那只松鼠在那里,那么,我们就知道我们的弟兄所告诉我们的是真实的。”
50

伍德弟兄、查理弟兄,他们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我们一句话也没说。那天晚上我跟托尼弟兄睡。第二天早上,我们正在餐桌上谈话;哦,那天天气糟透了。托尼弟兄说:“哦,有一件事,今早伯兰罕弟兄可能要从那个树桩里,从那棵树里找到那只松鼠。”

我说:“托尼弟兄,我从来没有说松鼠在那里,我说我能摸到它,我一把它挑起来,它又掉了下去。”
他说:“它会在那里的,它就在那树桩里。”
我们上了山。我离开了车后,就开始又转回去,说,有什么事不对头。我最好现在告诉托尼,因为要是那只松鼠不在那洞里,不在那树桩里;我就根本不会带着松鼠回来,那么,照着他昨晚祷告的那样,他就仍然会相信我所说的是一个谎言。我说:“神啊,在我的圣经面前,你知道我说的实在是真实的。”神知道那是真实的,说的都是真话。
51

我继续走,有东西领着我走。我穿过林子,上去打猎。我一直在想:“要是那只松鼠不在那儿,会怎么样?”他给了我一把猎刀,我就能够把洞切得大一点,可以伸进手把松鼠掏出来。

有声音对我说:“松鼠或在那儿,或不在那儿,有什么两样呢?”
我说:“他不会信我的;他曾祷告说:’我们若找到那松鼠,他就知道我们的弟兄告诉我们的是真实的’。”
那个伟大的恩膏又临到了,说:“你只要说那只松鼠要在那里,你就会得着。”
我想:“肯定的,主,肯定的。这恩膏临到我正好有七次。”我说:“那是你吗?”
他说:“说出你所愿意的。”
我说:“我必找到那只松鼠。”那恩膏就离开了我。
52

我打猎一直打到九点半。那时,我们打算下去弄几条狗来,他们打算那么做。我九点半上了山,往那个洞里看去,到处摸,切大了洞口。但洞里根本没有松鼠,我到处摸。呐,我那天挑起来的其实都是一些细细的草根或小树根。我把它们挑起来感觉一下,当时我是用一根棍伸进去,然后把树根挑了起来,结果它又掉下来。我以为是挑起了松鼠,它从棍子上掉下去了;都是一些小树根之类东西,里面根本没有松鼠。

我想:“现在,我该怎么办呢?”我说:“现在已经九点半了,我得走回去了。”我抓起猎枪就开始下山。
那声音说:“你不是说你必找到那只松鼠吗?”
我说:“我可以在哪里找到呢?”
53

神,他是我的庄严的审判官,他的道就在这里;我已经是个五十岁的人了,福音的传道人,正站在这个讲台上。那声音说:“看一下那块小树皮的底下。”

我说:“主啊,我一点也不会怀疑你。”我走过去,拿起那块树皮,松鼠不在那里。我想:“我是……”
但就在我拿起来之前,有声音说:“要是它不在那儿,怎么办?”
我说:“哦,它必定在那儿的。”我拿起那块树皮,松鼠不在那儿。我惊讶地往下看,我看见有块灰色的东西从叶子底下突出来。我扒开一看,松鼠就躺在那里,完全与他所告诉我要做的事一模一样。
54

我就下山告诉他们这事,我们都很喜乐。我走到汽车边,查理和班克斯正站在那里谈话。“这真是奇怪,托尼那么爱伯兰罕弟兄,他怎么会在祷告中那么说呢?为什么他怀疑他的话,那样说呢?”看,他必须要那样说,因为神知道今早我要站在这讲台上说这件事。

你必须要注意到是人所说的话,还是神所说的话。神所说的话才是真实的。
然后,我想:“哦,赞美归于神。”我就下山了;我们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就回来了。
55

乔治•莱特弟兄,几年来一直在做圣餐用的酒(我就要结束了),一直为教会做圣餐用的酒。罗伊•罗伯逊弟兄(他就坐在后面)叫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们到莱特弟兄那里拿圣餐用的酒吧(他和他一家都坐在这里)。”

现在,请注意听这点,我们要结束了。哦,神啊!我们早上一大早就到了莱特家,像平常一样,他们非常热情的出来迎接我们。我们谈到了酒的事。小伊迪丝也坐在那里,那个残疾的小姑娘,我爱她,像我们教会的人爱她一样(不仅是我,教会的人都爱她),她就像是我们的亲姐妹一样。莱特家是最早的一个家庭,还有一个是斯洛特家,罗伊•斯洛特他们。莱特家或斯宾塞太太,他们是最早来这个教会的家庭之一。我想,莱特家来这里已经有二十五或二十六年了。
56

我一直在为那个小姑娘祷告了又祷告,我祷告,要看见神医治她。我看见许多比她严重得多的病痛都得了医治。我禁食、我祈求、我渴望、我流着泪呼求主来医治这个小姑娘。可怜的小姑娘,当她还是个小婴孩时就残疾了;可能是得了小儿麻痹症,就使她手和脚都变形了。

她受了很多年的苦。我们第一次为她祷告后,她就不再痛了。那是二十六年前的事了。她一有胃病或牙疼时,我就马上过去为她祷告,我知道主会除去她的病的。
但那个痛苦;我见过她坐在这会堂里,其他残疾人都站起来,走了,而她还是遭受那个痛苦,等等,我纳闷:“为什么那个小姑娘不能走路呢?主啊,显现在她头上吧。让光明的天使荫庇那孩子吧,这样我就能说:’主如此说’,如果那个取决于我,我就会说出来。但那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主。”
57

我留意到了这点。我们回来了,她想要吃兔肉;伍德弟兄和我就出去打了两只兔子,给她带了回来。莱特太太她们已经做好了饭。

吃饭的时候,海蒂•莫西尔姐妹,她刚失去了丈夫。几年前是我给他们证婚的。他们有两个好孩子,瓦特先生死了,他儿子在拖拉机下发现他被压死了。小男孩就精神崩溃了,他受了打击。伍德弟兄和我有一天晚上下去那里,呆到晚上;他妈妈和叔叔陪他在那里。主使他康复了。他今早也坐在这里。
他母亲很关心他,他正处在青少年时期,十五岁左右,开始同世人交往,他弟弟也快十二、十三岁了。
58

海蒂•莱特姐妹,你们大家都认识她;我们叫她莱特,她的姓是莫西尔。她是个忠诚的人,一个小家庭妇女,住在山里偏僻的一个只有两个房间的屋子里;她用铲子和锄头干活,用锄头把一块玉米地的杂草除掉,尽力维持家庭的生计。她很忠心地干活。

当我坐在餐桌边吃饭时,我解释了什么是信心。我说:“如果有那样的信心,如果我看见谢尔比弟兄这样坐着的异象,每个人坐着的方式……”
海蒂姐妹坐在很后面,对着另一个房间。她话不太多,从来都没有什么话。
59

那时,我们正在谈话,我说:“如果主给我显示了一个异象,说什么事要发生,那么,我就会把它说出来。那个能提升我的信心。”我说:“当主给我显示什么事要发生时,那么,我就确信一定会那样发生,如果是主显示给我的话。”

我说:“我来这里,如果那个生病的小姑娘站在那里,主显示给我看,她要得医治,我就会来这里,站在路上,看看各样东西是不是跟他所告诉我的一模一样,然后就说:’主如此说,伊迪丝,站起来行走’。”我说:“你们就会看见那两双小腿伸直了,那两双小手伸直了,她就从那里站起来,行走,归荣耀给神。”我说:“如果是那样临到的话……”
60

我正在告诉他们这个经历,我说:“你知道吗?我要问你们一件事;”班克斯•伍德弟兄也坐在餐桌边,在我隔壁,再隔壁是……海蒂姐妹坐在很后面,两个小男孩坐在这里,莱特太太和莱特先生,还有谢尔比,都坐在我的左边。

现在,注意听!不要错过这点。要让你们看到神的至高无上。我们正在谈话,我说:“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是什么把那些松鼠放在那里的?林子里原来并没有松鼠;我一直都在打猎,即使我不是最好的猎手,但我从小就开始打猎了。我到处都找遍了,结果它们出现在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我要它们出现的地方都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我说:“是什么把它们放在那里的?”我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事工就要发生改变了;亚伯拉罕的神正在像他对亚伯拉罕所做过的那样确认他的应许。”
61

当他到了山顶上时,他需要一个祭物,代替他的儿子,耶和华以勒行了一件神迹,在一百英里的地方放了一只公羊。他要走三天的路程,一个普通人每天可走二十五英里。亚伯拉罕抬起头,看见了远处的山,然后就往那山上去,到了山顶。若有公羊,一只绵羊在那里,野兽会把它吃掉的。而且,在山上也没有水,那只公羊怎么会爬到那里呢?是怎么一回事呢?神需要一个祭物,向亚伯拉罕证明他是耶和华以勒。正是这位创造的神说了话,公羊就出现在那里了。呐,那不是一个异象,他杀了那公羊,从那动物身上流出了血来。它不是异象,它是一只公羊。

我说:“这同一位神,”哈利路亚!那位耶和华以勒,他过去在山上对亚伯拉罕来说怎样是耶和华以勒,今天也照样是耶和华以勒。他仍然可以为他的荣耀而造出一只动物来。这些松鼠不是异象,我射中了它们;血从它们身上流了出来。我把它们收拾好了,而且也吃了。它们不是异象,它们是松鼠。
62

我说:“同一位耶和华以勒,想要把他的应许给我,那时我的头脑又沉重又迟钝。他能说话使我所需要的出现,就像他能说话使亚伯拉罕所需要的出现一样。”

我还没说完,海蒂姐妹(她现在正坐在那里哭)就……她本来一句话也没说。那时,她说:“那完全是真理。”
她说了正确的话。她跟班克斯在那里说的一样。我听到她的声音好像扫过我的耳朵,朝着林子里刮了过去。莱特太太和她小女儿坐在后面,想要解释伊迪丝所说的话;但我听不见莱特太太的话。
那个超级的恩膏扫过我全身,说:“告诉海蒂,她在神的面前蒙恩了。”谁会想到呢?说:“告诉她,求任何她所愿的,然后,你就藉着这恩赐讲出来,就必出现。无论她求什么,说出来就必出现。”
我看着海蒂姐妹。这是第一次行在人类的身上。我说:“海蒂姐妹,你要什么就求吧,神必把它赐给你。”
63

你是怎么看这点的呢?这点进入到了你里面吗?藉着动物,主七次确认了这点。七是神完全的数字。现在,这是第一次发生在人类身上。他选择了什么呢?是某个伟大的贵族吗?某个著名的传道人吗?是一个贫穷的小寡妇,几乎都不会写自己的名字。神知道他在做什么。我说:“你要什么就求吧。”

海蒂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是指什么呢?”
我说:“你心里愿意什么就求吧,它必马上就兑现;这样,你就知道天上的主神回应了,他的圣经是真实的。”我第一次拥有那新的恩赐,我的第一次恩膏……我几乎什么都听不见了。
她四处看看;我们在谈她残疾的小妹妹的事。我说:“哦,不要怀疑,”我心里说:“几分钟内,小伊迪丝将会跳起来,归荣耀给神。”
海蒂四处看看,到处看。她说:“比尔弟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两个儿子得救。”
64

哦,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大的了。她可能求得到一万美元;她会得到的。要是一个百万富翁,再求另一个百万,会怎么样呢?神知道她会求什么的。

海蒂姐妹……至少有七个或八个见证人站在那里。那事发生时,你们在场的人,请举起手;这会堂里的人,那事发生时在场的,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人,八个人;那事发生时在场的有八个人。
我说:“你要什么就求吧,因为神必把它给我,要我照着你要的给你。”
她说,她的两个儿子正处在青少年的悖逆期,开始要走岔路了。她说:“我要两个儿子得救。”
我说:“靠着神的旨意,靠着神的大能,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你所愿的赐给你。”她的两个儿子在神的大能下颤抖,整个房子都在摇动,班克斯倒在了他的盘子上;谢尔比抓住……海蒂大声尖叫,甚至你在两个街区外都能听到她的声音。两个孩子泪珠从脸颊上滚落下来,当时就完全得到了他们所求的。
哦,这是第一次用在了人类身上。“你们无论求什么,就必给你们成了。”今早,她的儿子们就跟她坐在这儿。
65

她会祈求什么呢?要是她祈求她的妹妹得医治,会怎么样呢?要是她祈求那个会怎么样呢?那小姑娘会得医治,但她的两个儿子就失丧了。要是那个穷寡妇,她告诉我她想要给这个教会抵押五十美元来帮助建新教堂;罗伯逊弟兄不愿收,只收了她二十美元。

当她说话时,我对自己说:“我要还给她那二十美元。”
但神在我心里对我说,不是在异象中,而是在心里,“耶稣曾站在那里看着一个寡妇投入三个小钱,而那里已经有成千上万的钱了;你会怎么做呢?”
我说:“哦,我若站在边上,说:’我们不缺了,姐妹,我们已经有很多钱了’。”
但耶稣从来没有那样说。他让她继续那样做,因为主知道后面有什么等着她。愿神作证,他是我的审判官,神知道她后面有什么等着她。
66

我把手伸到口袋里,要从钱包里拿出二十美元还给她,然后说:“海蒂姐妹……”

但主说:“不要那样做。”
过了几分钟,我们谈到了耶和华以勒的问题,她说:“那完全是真理。”这话是从一个穷寡妇的内心里所发出的,神知道她会求那最大的事。
只要还有天,当星星没了;月亮不再有了;地不再有了;海不再有了,那两个孩子也将活到永恒,与同一位赐下不死之应许的耶和华以勒同在。神的应许不能废去。
我正在盼望将要来到的在圣何塞那边举办的聚会。哦,愿这事工出现。
呐,当那恩膏临到时,“你愿意什么就求!”我有完全的确据,当那恩膏临到,无论神要我们祈求什么,都必定会完全那样发生,必须是那样。“因为你若对这座山说……”看,不是你在说,那不是你,是神;是你要完全向神降服。
67

呐,注意看古时的众先知,我们就要结束了。古时的众先知,他们看见主耶稣的到来,他们大大受到了圣灵的感动,就说出话来,似乎是他们自己的话一样。

看看大卫在《诗篇》22篇里哭喊的:“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那不是大卫,那是八百年后的基督在喊。“我的骨头瞪眼看我;他们撇嘴摇头,说:’他救了别人,却不能救自己’。”大卫这样说,似乎是在讲他自己,其实是神的灵在他里面,是基督在说话。
哦,神配得赞美!带着完全的能力进入他的教会;在他的子民中运行;展开他怜悯的伟大翅膀,愿他得着赞美!
68

我没有时间继续讲道了。让我们低头一会儿。今早,这里是否有人或者在这里还有多少人,在这个时候还没有预备好去迎见神,你愿意举起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们不能带你来到祭坛边,因为祭坛边挤满了人。神祝福你,弟兄;你,姐妹,你,弟兄,你,还有后面的你;周围的,你,年轻女士,你,我的弟兄。在很后面的,在四周围的,神看见你们的手了。

如果在没有公羊的地方神能使一只公羊出现;如果他能使动物出现;如果他关心山脚下一棵小无花果树的生长,或躺在水里死去的一条小鱼,他岂不更知道你心里的愿望吗?他肯定知道的。他知道你需要他。“祈求就给你们;你们祈求,信必得着就必得着。”那使你们举起手的是圣灵吗?如果是,那么,那恩膏就在你们身上。然后祈求,相信神,你就必得着所求的。
69

天父,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今早,照着你的道,我讲了这么长时间关于你神圣恩典的事。经上记着说,我们的主耶稣,他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我们知道那些事是真实的。你能够辨明人的思想。你曾说出了彼得是谁;他叫什么名字;他父亲叫什么名字。你曾告诉腓力,当他带拿但业来的时候,哦不,是告诉拿但业,你看见他来之前曾在树下。你曾告诉井边那个妇人她有几个丈夫。哦,没有什么能向你隐藏。你晓得万事,那是你的作为。后来,我们看见你对那棵无花果树说话。

哦,主啊,我相信,那饼和鱼成倍增加的时刻快要来了;兽的印记也快要来了。教会联合会快要来了。他们会弄出一个标志,一个联合起来的教会,其他人都不能买卖了。但这搅扰不到你的教会,因为你的圣灵必引导他们,喂养他们,如同你在旷野引导以色列人一样。你是神!不要让我们错过了这个,主啊;让我们保持忠心,让我们一直真实。
70

我不知道这个什么时候还会再发生,主啊,也许是今天早上;也许今天要再次发生在这个会堂里,我相信它会的,主啊,相信你会把信心放在人们的心里;也知道我没有被误导,或在说一件错误的事。我是照着它所临到的方式说的,尽我心里所知道的说的,主啊,察验我的言语,掂量一下它们;我知道你已经向我证实了,正如我说的,有七次,过后也马上就知道了,我第一次在人身上说了这事;在她说话的那一刻,她就得到了她心里所愿的。

主啊,今早这里也有许多愿望。你必恩膏你的仆人,主啊。愿你赐下那恩膏来,让我今早能得到那恩膏。若有人有需要,愿你对我说话,主啊,当他们说出来时,无论是什么,无论你愿意谁,愿它成就。现在,我就知道所说的,不是我在说,而是你在说,主啊。
71

我把自己交托给你,在我离开这事工之前,那些旧式的异象等等;我曾在这祭坛边重新献上了自己,投身于传扬福音,行神迹奇事。我今早再次把自己献给你,服事你,主啊。这件事第一次被说出来,主啊,它第一次被彰显了,这里坐着几位见证人。主神啊,如果在我这个老躯壳上,有什么东西是能让你来使用的,我是你的,主啊。把我拿去、塑造我、雕琢我,主啊,用他来做些事使你得着尊崇、荣耀。

使它扩展到其他的传道人当中;差它去到世界的四方去。时间很迟了,耶稣快来了。祝福你所有的百姓,拯救失丧的人。今早那些在这儿举起手的人,求你拯救他们,主啊。赐给他们圣灵,愿他们把生命献给你。
祝福这个小教会,主啊,牧师,这里的每一个牧师,每一个传福音的、教师、其它教会的成员;神啊,作为一群人,我们把自己献给你。拿去我们,使用我们,主啊;我们是你的,盼望某一天能平平安安地来到你面前。
现在,若这里有生病的或遭受痛苦的人,愿他们今早得着医治。愿你的恩典和永恒的祝福落在他们身上;当我们按手在他们身上祷告时,祈求你,愿圣灵来,行他预定要行的事。求你应允,父啊。我们靠着耶稣基督祈求这个祝福,阿们!
72

我已经告诉了你们这真正的事实;正如神所启示所行的,我照实告诉了你们这事实。现在,我急切地寻求和盼望你们的代祷。我知道,我这样年纪的人,五十岁了……

那天早上,我对妻子说:“我已经五十了,亲爱的。如果我要为主做点什么,我就得赶快了。”
她说:“比尔,神训练了摩西八十年;”她说:“他会训练你另一个五十年,只为要你服事他一天。他对你有一个旨意,所以只要站稳了。”
我想,那真有智慧,只要站稳了。神照着他伟大的计划走每一步,只要安静。不要试图去推它。这样,你会跑到主的前面的。跟随比走在前头要好得多,因为主才是引导者。
73

呐,对我这里的这个小教会来说,我这些如此忠心的小羊群,他们在世界各地为我祷告;我相信将迎来另一次世界性的震动。我告诉你们的这些事都是真理。在审判之日,我要在那边带着同样的事面对你们;它与我现在站在这里一样真实。

呐,我肯定你们大家都能明白那是什么。那是要来的更大、更深的圣灵的恩膏。如何进入那恩膏,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就是需要神把你放到里面去。所以,你们只要甜美、谦卑地去生活,竭力与神亲近;不要怀疑他。只要相信万事都互相效力,是为你的益处;凡事都是完全正确地在运行着,瞧?
74

要记住,你是绵羊,他是鸽子。鸽子引导羔羊。羔羊和鸽子有着同样的性情。鸽子是空中所有的鸟类中最温柔的;羔羊是地上所有的走兽中最温柔的。所以,看,它们的灵彼此是一致的。呐,鸽子是不会落在狼身上的,瞧?它不会呆在那里的。狼是一个杀手,而羊羔是温柔的。所以你看,必须要是羊羔和鸽子,一个引导另一个。

你看到鸽子要引导羔羊去到哪里吗?它一路引导他去到各各他钉十字架,他也没有开口。当人吐他唾沫时,他从不反吐他们。当人打他时,他从不反手。他一直往前进,知道他是为着神的荣耀,他在行神的旨意。
75

海蒂姐妹,我们的年纪差不多。乔治•莱特弟兄,她的爸爸、她的儿子、母亲、还有谢尔比;我要这样说:我猜想,你们不知道为什么我马上站起来走出了屋子;我从来没有……我有过一次就有三万个彻头彻尾的异教徒得救的经历(在南非),归向了基督。我想,那是我曾感觉到的最强烈的恩膏,但它永远无法同那天在乔治•莱特家的恩膏相提并论。我从未有过像那样的感觉。整个房间看上去就像是神荣耀的光辉。

呐,海蒂姐妹是个很安静、很虔诚的妇人;从来不大声说话的。但当圣灵临到那房子时,你能从一个街区外就听到她的喊叫声。那里的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太奇妙了。我们可能会活得很长,但海蒂姐妹,只要我们脑海里还有记忆,我们就将记住海蒂姐妹。
76

呐,为使人们知道我告诉你们的完全是真实的;能请你举一下手吗?海蒂姐妹,这样……莱特姐妹和你们都在那里,都在那里,你们能看见他们。看,他们都在这里。请你站起来,海蒂姐妹。这就是那位神迹临到的小寡妇,第一个,越过了世上的所有人;因为这事第一次临到了这个贫穷、谦卑、可爱的寡妇身上,她生活在山脚下,在那里一块养淡水龙虾的基地上种植玉米,尽力地照顾她的孩子。她是自从耶稣基督说“你们要什么就求”的日子以来,神第一次所尊重的人。

我说:“我奉主的名向任何人挑战,当那灵临到,那样说的时候,我不在乎你求什么,都必得着。”
77

你知道为什么那些富豪或那样的大人物得不到吗?因为神知道他们会求一些对他们没有用的东西。神把它赐给那些神知道他们会求正确事的人,那妇人还能求什么更大的呢?还有什么更大的呢?告诉我,她还能求什么比这更大的事呢?她母亲和父亲得救了,她妹妹得救了;那个时候,除了那两个儿子还没有得救,全家都得救了。

他们是穷人;谢尔比告诉我,他稳定的收入,即使是好的收成,他一年的净收入也只有六百美元;一直工作,直到孩子……他像我的年纪,整个身体都垮了;他现在要照顾他的爸爸妈妈,他们都老了,还要尽力照顾他受病痛的妹妹,但他得救了。莱特弟兄,他们都得救了。但那两个孩子还没有得救。所以,海蒂姐妹就求让她的孩子得救。只要有永恒存在……她可以求一万美元,也能够得到;她可以求任何她想要的东西。但神在赐下那恩膏之前就知道你会求什么,没错。
78

海蒂姐妹,是这样吗?我说:“你愿意什么就求;你心里盼望什么就求,海蒂,”是这样的吗,海蒂姐妹?瞧?“你要什么就求吧,不管它是什么都没有关系,你就求。神对我说:’只要说出她所求的,她就必得着’。”

他说:“你求吧,不管你想要什么。”她求了。
哦,弟兄姐妹,你意识到我们生活在什么样的日子吗?最荣耀的日子,就是天上的神把“你要什么就求,他就必赐给你”放在了人类当中。瞧,我知道这对我的头脑来说太深奥了。但我希望我的心能尽量多地装下它,这是……我靠着它活;我靠着它兴旺;我靠着它去到西部;我靠着它走进聚会中;我靠着它而活。神的道是正确的。
79

呐,就我所知的,那是最后要发生的事。我不知道别的;这可能就是要赐给人类的:“你们愿意什么就求;不管是什么,只要求,就必给你们。”

你能看见这智慧吗?多少人相信这妇人所求的是人所能求的最大的事?让我看看你们的手。你能想象吗?一个妇人,有一个受病痛的妹妹,她本可以求她得医治。一个穷妇人,她父母贫穷,他们都贫穷,她本可以求得到一些钱,也能得到。她本可以求多得一些寿数,也能得到。但她求了人所能求的最大的事,就是她还没得救的家人的救恩,并且得到了。阿们!那是重要的事:靠着同一位赐下应许的神得到了救恩。神啊,我多么爱他。
80

呐,我们要……这里有病人要接受祷告吗?请举一下手。

前几个晚上,有位妇女(我相信,她们有三个,是从加利福尼亚或别的州来的,她们告诉我),她说:“我们来过两、三次了。你分了祷告卡,但我们的号码没有叫到。”我答应她,如果她留下来,今早我会为病人祷告。
当我们在运行辨别恩赐等其它事的时候,你们有多少人在这里?哦,我想,你们都在,每个人都在,瞧?我们知道那是真的。我们现在已经超越了那事了。哦,颂赞归于神,我们现在已经超越了那事了。
也许它会发生;我不知道神今早要行什么事。但对你们生病、受病痛的人来说,我要叫你们一次上来几个人。让这边的这些人上来,我们就能先为这边的这些人祷告。也许我能这么做。上来这里,姐妹。就在这里排队,因为我们没有……我们得让他们再从同一条通道上回去,让他们再回到原位。[原注:磁带有空白.]
81

从今早这位小弟兄所谈论的方式,我能看出来他相信神的医治。我知道他相信神的大能。今早这里还有别的传道人,相信神医治病人的传道人吗?如果有,如果他愿意,请上来这里,过来这里,跟我们站在一起,我们要为病人和受病痛的人祷告。任何一位相信神医治病人的弟兄;神祝福你,先生,过来吧,好吗?我们请你过来这里跟我们在一起。

呐,我们不知道圣灵要行什么事。圣灵可能这时候要行他那天在莱特姐妹家所行的事,我相信他会的,我不知道。你们明白,多少人知道……瞧,以前那些看到异象最初临到的人,现在已经不多了。我不知道它们何时来,它们要做什么。凡事都在神的旨意中,都是由神来控制的。多少人知道这点?神不会给人东西让他们去自己去控制,如果他们能控制,那就不是神了。那就不是神了;那就是……我要你们想想这个,朋友,在这个卑微的小地方,迈克弟兄,丝毫没有一点的怀疑,主绝对是大大地祝福了我们,并且完全行了他所应许要行的事。
82

多少人听过超感官知觉?许多人听过了。那完全是神话,是通灵术。但你知道,他们不能……那些东西不会长久,它们持续不了多久。它们永远也无法成为实际物质的东西。他们会坐在那里,拿着……他们说:“要有一个灵,要有一个灵;”他们试图给它拍照或别的什么。他们做不到的。看,它只是……它不在那里,那是心理上的,精神上的,看到吗?

但神所行的是完美的。当摩西把杖扔下去时,那术士也扔下他的杖,它们都变成了蛇,对不对?但雅尼和佯庇的杖如何呢?摩西的杖把它们吞下去了。当摩西把杖拿起来,仍变为杖。但他们的杖去了哪里呢?在摩西的杖里头了。瞧,你看不见它了。
当神行什么事时,他使那事成为事实。呐,他们告诉我,圣灵……你知道,他们说:“那只是人们变激动了,那只是头脑的东西;那些异象等东西,那不过是读心术。”
83

瞧,当乔治•莱西检验那张照片时,主的那位天使……你们许多站在这里的人,见过他在那河上,见过许多次了。他说:“伯兰罕弟兄,这台相机的机械眼是不会接受心理学的。”他说:“那光就在那里。”就是这样,它是永恒的,是真实的。

所以你看,那是同一位神的天使。呐,要注意他。他的性情证明了。当主在地上时,他住在主耶稣基督里面,他是神的显现。呐,耶稣说:“再等不多时,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你们所行的事,我所行的事,你们也要行。”
现在,当它来的时候要注意看。人可以说任何事,但当神支持它时,就使那事成为了真理。现在,要注意那位天使的性情。当主得到一个完全顺服他的人时,他就会行耶稣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因为如果我们是从神的灵生的,就是神的儿女了,看到吗?这不是什么神秘的事,必须要有证据来证明它,显明它是对的。所以,我们的救恩绝对是完全的。
84

诸天的神,他的众先知都说到了主耶稣的到来。当耶稣来的时候,他应验了每一个预言。有许多是在十字架上应验的:“为我们的过犯压伤;”还有大卫说的:“我的神离弃了我。”当神差先知来,先知就说出话来,若那是出于神的,神会证明那是真实的。神说过这样就能认出他们来。他们若说话:“所说的应验了,就要信他,因为我与他们同在。”如果没有应验,那么,他们就不是,他们就是假先知。他说:“要记下它们,看应验了没有。”

呐,看,如果神藉着圣先知说话,说到了弥赛亚的到来,为了神的荣耀和尊贵……如果我知道明年秋天谁将成为总统,就讲出来,那就是预言,没错。但神不预言那样的事,只是……哦,那只是好玩;神做事是要为了荣耀他自己,瞧?
85

当弥赛亚来的时候,当弥赛亚离开的时候……我想问你们各位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天主教的、路德派的、五旬节派的、拿撒勒派的、天路圣洁派的,你们所有的人,我要问你们一件事。你不认为那位众先知的王耶稣,他会晓得如何设立他自己的教会吗?如果众先知都说到了他,也指向他……

主想要设立的是什么样的教会呢?当他离开时,他说……当他还在地上时,他对彼得说:“在神之道的启示上,”他说:“我要把教会建在这块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对不对?是的。当他在……他离开之前,在《马可福音》16章,他说:“信的人必有这些神迹奇事随着,”他说过这点吗?“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喝什么毒物,”他还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对不对?这些神迹要随着他的教会。它不是一个宗派,它是一个由神所立,被圣灵充满,由天上所生的教会;是一个设立起来的,从各个宗派出来的组织,是一帮真正相信的人。
86

这些跟我站在一起的传道人;我们是人,他是神。但我们在这里代表他;我们在这里告诉你们,神已经差我们做这个工作,按手在病人身上,“这些神迹要随着他们。”主所说的这些神迹,所有神迹,要随着信的人。它们就是这样随着的;它们在随着的。

神不偏待人。他为海蒂做的事,他也会为你做。主为那瞎子做的事,他也会为你们瞎子做;主为那聋子做的事,他也会为你们做。凡他为别人做的事,他也会为你做,只要你能相信,对不对?
现在,泰迪弟兄,我要你弹奏“只要相信”这曲子。这些人的队列完了以后,我们就到另一边去。我们要走过队列,一起按手在你们身上,为你们祷告,要叫你们的疾病得医治。它可能……我不知道神要做什么,我现在只能站在这里,不知道要做什么。我只是为病人祷告,就像我答应某人我要做的那样,只是为他们祷告。
上个星期天,你们记得,我上个星期天告诉你们,是那些启示等等。这个星期天我要为病人祷告。
87

现在让我们祷告。主啊,我们作为你的仆人站在这里;我们站在你的子民面前;我们在这里了。我们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你可能讲方言;可能翻方言;可能赐下异象;你可能要我握着某人的手,得到一个启示;你可能说话,赐下权柄说出你所要说的。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主啊。也许你要我们按手在病人身上,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们只是想蒙你的喜悦,主啊。我们作为你的仆人站在这里,这些人是你的子民。我们尽力照着你的道所说的来帮助他们;我们尽力遵循你的引导。主啊,我求你赐给我们所需要的,好服事这些人,靠着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我要你们其他人仍然低着头祷告,伍德弟兄,请你……传道人弟兄,我相信我们就站在这里,多少人在那里?你们四个,好的,你们两个各在一边;我要站在这里的队列前面,瞧?等一下。呐,过来吧,加里弟兄。呐,就是那样。沿着那边站着。当他们走过去时,所有会众……呐,请你们小孩子稍微往后退一点,让他们能走出来。呐,你们祷告后,就直接回到座位上。再过一会儿,我要叫另一边的。
88

呐,你们大家,不单是传道人,你们大家也都为这些人祷告。你不知道当你为他人祷告时,神会在你身上行什么事。要是你说了正确的话,会怎么样呢?要是……这里站着一个妇人,病很重,需要人搀扶着她。要是你的祷告也说了正确的话,像班克斯那样说了正确的话;像海蒂那样说了正确的话,那会怎么样呢?要是你说了正确的话,你的祷告使神下来行某件事,那会怎么样呢?看,这不是在说一个人,这是神的教会,每个人。现在,大家都祷告。

89

呐,莱特弟兄,请你把人们带过来。有人站在这里,请你们引座员,威拉德弟兄,请你在那里帮忙。班克斯弟兄,你过来这里。

让我们祷告。主耶稣,这些人现在过来,要得医治。愿他们得医治。
现在往前走,每个人;现在祷告,弟兄。[原注:磁带这部分内容无法识别。]
一大堆的手帕,主啊,这些小小的布片要去到病人和受病痛的人那里,去到各个地方。愿他们得到祝福,父啊;藉着神的尊贵和荣耀,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0

(在这里得到信息,到那时,你就预备好了。)

好的,主若祝福你,弟兄[原注:一位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哦,从俄勒冈州来的,圣何塞……太好了。神祝福你,我希望那成为一场最了不起的聚会。谢谢你,我的弟兄,主祝福你。
这岂不像是在天上吗?当你想到,传讲福音、人们向基督举起手、病人和受病痛的人经过队列、施洗的事奉、交通、弟兄之爱,那就有点像天堂降落到了地上。你知道,我觉得就像使徒那次所说的一样:“我们在这里真好!”我们若能……我们只需要一个帐棚,但我们喜爱在这里事奉神。
91

呐,你们今早每个经过队列、接受祷告的人,要记住,是同样的神应允了所有这些事,就是你们在全国所听到已经成就的事。它们是真实的事,完全是真实的。这里的所有传道人,这些事已经成就在了他们的事工中;已经成就在主赐给我的这事工中。我们全心地,诚恳地站在这里,按手在你们身上祷告,完全跟耶稣所说的一样:“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呐,这必须……只有一件事会使它不成就,那就是因为你不信。耶稣说:“你们劳苦担重担的人,都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凡愿意的,都可以来。”
呐,只有一种情况会使你错过它。神的道是真实的。有一种情况会使你错过它,就是你不来,是这样吗?就是那样使你错过了它。神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只有一种情况会使你错过了它,就是不信。你若信神的道,神就必持守他的道。你看,那就是第一位的,最初的。那是为病人祷告的方式:让他们经过,按手在他们身上或给他们抹油,或神说的其它方式。
92

但在这一切之后,神为了让你知道他在他的子民中间,他还显出神迹奇事。看,这是永生神的奇事异能,做了这些他一直在做的事。呐,他是奇妙的,你不这样认为吗?

呐,弟兄已经在那里准备要做施洗的事奉了。很快就会做完,现在,那些要受洗的,女的到这个房间。是吗?女的在那里?女的在这里,男的在这边。
我们在为施洗事奉做准备的时候,我想在下面的时间里读一段经文。我知道你们有些人站得脚都疼了。如果你们能再多站一会儿,你们会看见这些人受浸时的美好场面。
93

现在,我要读一段经文,是在《使徒行传》第2章,他们当时正准备做施洗。我想,他们只有两、三个人要受洗,只要一会儿时间就行了。现在,我要你们注意听,我要从《使徒行传》第2章28节读起,开始来读。

28你已将生命的道路(这道路是复数的)指示我,必叫我因见你的面,得着满足的快乐。’29弟兄们,先祖大卫的事,我可以明明地对你们说,他死了,也葬埋了,并且他的坟墓直到今日还在我们这里。30大卫既是先知(多少人知道大卫是先知?肯定的,他是写诗篇的,也是先知;大卫既是先知),又晓得神曾向他起誓,要从他的后裔中立一位坐在他的宝座上,31就预先看明这事,讲论基督复活说:’他的灵魂不撇在阴间,他的肉身也不见朽坏。’32这耶稣,神已经叫他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做见证。(那听上去不就像今天的样子吗?我们都为这些事做见证。今早我可以说,海蒂,你们其他人,我们都为这些事做见证。)33他既被高举在神的右边,又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就把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浇灌下来。34大卫并没有升到天上,但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你记得上个星期天,我们是如何讲到众先知和那些伟人的,他们是如何受死的。但有一位来了,他是王室的后裔;你坐在我的右边),35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36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地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37众人听见这话(这耶稣又是主又是基督;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38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39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40彼得还用许多话作见证,劝勉他们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41于是,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洗。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42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43众人都惧怕。使徒又行了许多奇事神迹。44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45并且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46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47赞美神,得众民的喜爱。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
94

呐,在他们准备下到水里的时候……等他们到了水里时,你提醒我一下。

为要使你们知道,这至高无上的恩典与神同作王。我要再说回去,我忍不住又要再插入一些东西。你知道吗?那两个男孩,这妇人的孩子,他们得救了;神在创立世界以前就知道他们了,在创立世界以前他们的名字实际上就已经被放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了。圣经这样说的吗?这事只是到了这一刻才行出来。你知道在创立世界以前的一千万年前,神就知道我们会站在这里吗?你知道他晓得今早我们会站在这里吗?神的无限性使他知道每只苍蝇、每只蠓虫,每次它们眨多少下眼睛,它们能生产多少油脂。在世界还未形成以前,神就知道了。
95

呐,你说:“哦,如果他都知道了,你干嘛还传道呢?”那正是神的一部分计划。传道是他的计划。当他看到那些使徒,他就看到那些庄稼。他说:“庄稼熟了,做工的人少。所以,当求庄稼的主打发他的工人去收庄稼。”多少人记得这个?既然庄稼的主站在那里早就知道了事情该如何成就,那么,为什么他们还要祈求庄稼的主差遣工人去收庄稼呢?为什么呢?神这样安排,要使他的……

呐,听着这点。神这样安排,使得他的计划若没有你和我就不能运行。一旦我们没有行在神引导我们去行的事上,我们就使他的计划瘫痪了。但如果教会在圣灵的恩膏下运行,那么,我们就是在神的旨意中,执行着他的计划。
96

哦,我一从加利福尼亚州回来,若主愿意,伯兰罕堂所需要的就是一次复兴。他们需要复兴,被圣灵充满。这个教会有巨大的需要,世上一些最好的人都在来这里。但我们需要的是圣灵的洗。我感觉到了,能看出来。我们一返回来,若主愿意,我们要专门为那个目的举办一次复兴会。这个教会的事工,其他寻求圣灵的人可以来,接受主,浸信会的和其它的。在这里的祷告会上领受圣灵。当神的计划运行时,神的旨意也一同运行。

愿主祝福你们。我相信,他们现在已经在池子边准备好了。
你先让他们等一下,我去那里为他们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