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108 得着仇敌的城门

1

各位,早上好!很高兴今早又能回到我们教会,今天要为病人祷告。这通常是……我们时不常地会来为从各处来要接受代祷的人祷告。

  呐,我们很快就会离开这里,到加利福尼亚和西海岸举办聚会。我们肯定需要你们的代祷,求天上的神在那里施怜悯给我们,赐给我们美好的聚会。
  昨天我刚到这里,应该说是昨晚,很迟才到。昨天是个……瞧,前天和昨天是我一生中最值得记念的日子。我知道,会堂里至少有两、三个见证人,可以见证昨天主降临了下来;随之发生了伟大而奇妙的事,今早我没有时间跟你们说了,也许下个星期天早上我们离开之前,我可以有时间在讲道中告诉你们。
  若是主的旨意,我星期天早上至少会下来为病人祷告。很可能我们会在中午左右离开这里去加利福尼亚的圣何塞举办聚会。
2

你们若有什么人是在西海岸附近;我们相信,这可能就是我长期以来一直在等候的那个时刻,我事工改变的时候就要到了;已经很近了。我本以为昨天这事会发生,我相信这事马上就要发生了;这事将会远远超过任何我们所见过或听过的。呐,你要记住,这是“主如此说”,朋友。

  所以,我们随时都在盼望着这事。他们现在在一些展览会场地举办聚会,我相信是这样的,是吗,吉恩?就是在加利福尼亚圣何塞的那些展览会场地。在圣何塞有十天的聚会,从二十号到二十九号。
  呐,请记念我们,为我们祷告。呐,如果要准时散会,现在我们大约还有一个半小时;现在我们要开始这为病人祷告和传讲神话语的聚会。今早,我选了一小部分的经文要传讲,在圣经中的两处地方。但在我们讲道之前,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
3

最仁慈的神啊,今早,我们作为不配的孩子,但带着对神纯洁的信心,谦卑地来靠近你恩典的宝座;这信心是圣灵借着他永远与我们同在而赐给我们的。靠着主耶稣的应许,就是我们若谦卑地奉他的名求什么,我们所求的就必蒙应允。因此,我们不回头去看自己的功劳,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功劳;但我们要回头去看各各他的功劳,在那里,神的儿子白白地把恩典赐给了我们。当我们想到我们这些不配的人,怎样藉着主在各各他为我们所成就的恩典,使我们可以与神如此亲近,甚至成了他的亲属时,我们几乎是哽咽着强忍住要流出的泪水。现在,我们是他的儿女了。

  主啊,今早我们来到这小小的屋檐下,献上自己,参加聚会,承认我们的过犯,开始敬拜神。我们相信你必与我们同在,赐给我们属灵的洞察力,看到你的再来很近了,叫我们的心每天都为那盼望了几千年的伟大事件做好准备。确实,整个自然都在呻吟,呼求得到释放。主啊,我们里面的灵也常常承认我们都是客旅和寄居的;这里不是我们的家,我们在寻找一座神所建造所经营的城;我们在仰望那伟大时刻的来临。
4

主啊,我们将关注这些聚会,当我们聚集在一起,我们要为你生病和受痛苦的孩子们

祷告。我们祈求你今天以很特别的方式来迎见我们,医治我们当中所有的病症。主啊,愿这个就是我刚才所讲过的那个应许,即昨天天刚亮,我与你相遇时所得到的应许,你一次又一次地证实了它。我们感到那个时刻已经很近了。主啊,愿今天就是那件事成就的日子;就是你要改变那事工,主啊,使它成为给你子民的更恩惠的事。
  现在,父神啊,我们不单为这里的这些人祷告,也为全世界各地所有在属灵和身体方面有需要的人祷告。主啊,愿你赐给他们心里所愿的,因为你的孩子们在这个时代里挣扎。仇敌的压迫是如此强大,但你更强大。因为经上记着说:“在你们里面的比在这世界的更大。”我们就是靠着这个得胜。求你藉着你书写的道向我们说话。今早当我们离开后,愿我们也像那两个从以马忤斯来的人那样说:“路上他与我们说话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他是那位赐下应许的,阿们!
5

我现在要读《创世记》的两处经文,一处是在24章,从56节读起,是这样写的:

  56仆人说:“耶和华既赐给我通达的道路,你们不要耽误我,请打发我走,回我主人那里去吧!”57他们说:“我们把女子叫来问问她”,58就叫了利百加来问她说:“你和这人同去吗?”利百加说:“我去。”59于是,他们打发妹子利百加和她的乳母,同亚伯拉罕的仆人,并跟从仆人的,都走了。60他们就给利百加祝福说:“我们的妹子啊,愿你作千万人的母!愿你的后裔得着仇敌的城门!”
6

我们再读《创世记》22章15节。

  15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从天上呼叫亚伯拉罕说:16“耶和华说:’你既行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17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18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
  呐,愿主加添祝福在所读的他的道上。呐,如果可以称为一个主题的话,今早我想先取这样一个题目,在应许的城门受试炼;这题目是:“得着仇敌的城门。”
7

神一直在试炼那位先祖,因为神赐给了他一个应许。神作出一个应许后,在他成就他所说或所应许的事之前,他要证实这人是配得那个应许的。亚伯拉罕得到应许说,藉着他的后裔全地都要受祝福;他要得一个儿子,藉着这儿子,将出来一个后裔,这后裔要祝福全地的人。亚伯拉罕,当他得到这个应许时,他七十五岁了,他妻子撒拉六十五岁了。但圣经告诉我们说,亚伯拉罕没有因不信而怀疑神的应许,而是更刚强,不住地称颂神。神屡次试验他,在祝福临到以前,他终于遇到了最后的试验。

  亚伯拉罕的所有后裔也必须是这样的。神在赐给我们应许之前要给我们最后的试验。如果可能的话,我想从个人的角度在这里讲一点事,但我先留着不讲。这最后的试验是要看你对它会有什么反应。当神给亚伯拉罕这个试验后,他发现亚伯拉罕仍然跟起初一样的忠诚。今早,要是我们相信他医治之应许的人也一样的忠诚,如同过去那样站稳在这里接受一样,不管医生怎么说,都忠诚地站稳,那将是一个多大的祝福啊!
8

当亚伯拉罕这样行,不留下他独生的儿子时,他就准备举刀向以撒的胸膛扎进去,要摧毁他的见证;他已经向地上所有熟悉他的人做了见证,他将得到这个儿子。然而,当那儿子来到时,他却从新被叫回去,摧毁他唯一的盼望,以便他的见证可以应验。当神看见亚伯拉罕忠心于他对神的信心时,神从天上看下来,他说:“我指着自己起誓说,我必赐大福给你,使你的后裔多起来,他们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多大的应许啊!

9

利百加,她将要成为这个有名的、蒙应许的、等候来的儿子的母亲;当时她被叫来,面对最后的试验,即:她要跟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面的陌生男人一起走,她看见的只是圣灵的运行。当她父母不能完全决定她是不是要跟这个陌生人一起走,成为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人的妻子时,这最后的试验临到了她。“我们把女子叫来,让她自己说;我们要听她亲口说去还是不去。”

  试验就是这样临到神的所有后裔的。必须是你亲口说的,神要听你亲口说话。
  当利百加面对这试验时,她一刻也没有迟疑。她说:“我去。”我喜欢那样。不是“让我打算一下;让我查考一下;”她深信不疑。那就是神所能使用的人,一旦你深信不疑,知道神必持守他的应许,就会说:“我去。”
10

当时,她家人大大地受了膏抹,他们可能并不知道,但却说了预言;他们按手在他们的妹妹和他们的女儿—这个美貌、年轻的犹太姑娘的身上后,就把她放到骆驼上面,打发她到异国他乡,到陌生的民中去。但有某种东西在他们身上,所以他们说:“愿你的后裔得着仇敌的城门!愿你作千万人的母!”

  今天,这一族的人和神的子民遍布洋海,分散在全世界。在复活时,他们要像天上的星星;当他们划过天空时,好像明亮的星光各居其位。当他们来到时,要像海边的沙一样多;他们将有千千万万。
11

“你的后裔必得着仇敌的城门,”这是神起誓过的应许。亚伯拉罕的后裔;然后,藉着神的圣灵,看到那母亲也要成为儿子的一部分,因为他们是骨肉,所以,圣灵就在她家人中运行,说:“愿你的后裔得着仇敌的城门!”然后,神起誓说,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那么,这把永生神的教会放到了什么位置上呢?

  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因为我们在基督里死了,我们就在这起誓过的同样应许下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与他同为后嗣。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在神赐给他的每个应许上与他同为后嗣。但当试验来到时,我们就是在这里失败了。但是,我不相信亚伯拉罕的真正后裔会失败,他们要像亚伯拉罕那样勇敢而忠诚地站稳。
12

呐,我们看到神若不使其应验,就不会说出任何事或做出任何应许。他必须要那样做才能成为神。几年后,同样这些人,这些蒙应许的人,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们在前往应许之地的路上,那里立着一个大城门,要阻挡他,那就是他自己的弟兄,摩押人,他们说:“你不可经过我的地,我肯定不会让你们经过我的地。”

  他说:“如果我们的牛舔了你们的草,或喝了你们的水,我们就付钱给你们。”
  但他说:“你不可经过我的地。”
  但神的应许始终是真实的。所以,他们就去叫来他们的先知巴兰,带他下来要咒诅以色列人。这就是他所说的,他们试图给巴兰看这蒙福的后裔的最坏的地方,但神却给他看到最好的地方。他说:“凡咒诅以色列的,必被咒诅;凡给以色列祝福的,必受祝福。”围栏被放低了,以色列人就从那平原过去了。神应许他,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
13

后来过了多年,来了一个名叫但以理的人,他是从王室的后裔这条线上来的,在诸应许的这条线上,因为他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神在创世以前就拣选他作先知。他活得很勇敢,活得很忠诚,即使在异国他乡,他也立定心志,说:“我必不用那些食物来玷污我自己。”那是亚伯拉罕的真正后裔;活在不同的国家,活在不同的民中,仍然勇敢地持守那应许:“我必不用那些食物来玷污我自己,我要忠心。”

  神试验他,就像试验他的先祖亚伯拉罕一样。那王说:“你要么像我们一样,像我们这样敬拜,要么被扔进充满饥饿狮子的坑里。”
  像他的先祖亚伯拉罕一样,但以理说:“你可以把我扔进狮子坑里,但我决不向你的像跪拜。我不会信你那种形式化的宗教;我要忠心于耶和华。”
  后来,摊牌的时候到了。王说话算数,他抓起先知……我是说他叫人把他抓走,扔进了狮子坑里。当狮子,但以理的仇敌,向先知猛扑过来时,神持守了他的应许。他得着了仇敌的城门;神差天使站在狮子面前,夺取了城门。神持守了他的应许。“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神如此说的。
14

接下来又有三个人,他们宣誓要效忠于这个信仰,他们是亚伯拉罕的真正后裔,那就是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他们遇到了试验。人们说:“当听到琴声和号声响起时,如果你们不跪拜,如果你们不向我们的宗教跪拜,弃掉你们所持守的那些东西,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你们的宗教跟别人的没什么两样。”我们不是常常听过人这样说吗?但耶稣基督的宗教是不一样的;他复活的大能是不一样的。我们是不一样的人,奇特的人,是有君尊的祭司;是神使我们不一样的。

15

当人们说:“你应该成为我们中的一个。”如果他们要成为他们中的一个,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就不会有事了,但他们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异教徒。呐,他们说:“如果你们不那样,我们这里有个通向火窑的门,我们会打开,把你们扔进去,到时候你们就会希望成为我们中的一个了。”

  他们记得那个应许。他们迈步走下那烈火的窑中;当人们打开窑门,把他们扔进火焰中时,那火焰就是要吞灭他们的仇敌,但他们得着了仇敌的城门。神差遣他儿子进到火焰中,冷却了空气,跟他们在那里交谈。神的应许始终是真实的。他们得着了仇敌的城门。试验在先,然后,他们就得着了仇敌的城门。
16

耶稣岂没有做出过这应许吗?“若有人使这小子里一个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他的颈项上,沉到深海里。不可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信我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是主使它不同了,他显明出什么是信的什么是不信的。总是有三种人,那就是:不信者、表面信徒、信徒。但神有办法证明谁是信徒。信徒会稳固地站在神所说的真理上,是的。
17

提斯比人以利亚,到了摊牌的时候,他甚至以为自己是全国唯一还在为神而活的人。王准备要审问他,人们要逼迫他。那个名叫耶西别的涂脂抹粉的小王后,恐吓要取去他的性命。到了摊牌的时候,以利亚得着了仇敌的城门,把国民再次转向了神。神持守了他的应许。

18

摩西,也出自王室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这条线上;他被差到埃及去拯救以色列民,神赐给他行神迹奇事,攻击那地,招来青蛙、虱子、黑暗、冰雹、大雨和火;行了这一切的奇事;然而,他靠着耶和华的手带领百姓出来了,到了一个时候,在他与应许之地中间,他遇到了那城门。就是那红海,横在路上的一个障碍。法老的军兵包围了他们,四周是大山、沙漠和红海,但摩西仍旧向前走,他得着了仇敌的城门,脚都没湿就走过了红海,就像走在满是尘土的干地上。“你们必得着仇敌的城门,”神这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

19

那些试炼来到之后不过几年,教会都被震动了;因为当事情没有照原来以为的那样发生时,对一群会众来说,就很容易被震动。但是神使它成为那样的。神促使教会紧张起来,“凡来到神面前的儿子都必须受试炼,证明和考验。”他让疾病攻击你,他让病症临到你身,为要试炼你、考验你,向世人显明你是亚伯拉罕的真正后裔。他照着自己的旨意允许这事发生;他允许灾病临到;他允许你的朋友都反对你;他允许这些事发生,放出魔鬼来引诱你;魔鬼什么恶事都会干,但他不能取走你的性命。他会让你卧床不起,痛苦不堪;他会让你的邻居攻击你;他会让教会反对你;他几乎什么都会做,但这是神的旨意让他去做的。我们被教导说,这对我们来说比金子更显宝贵。

20

亚伯拉罕和以撒在山上的事又怎么样呢?这位被赐予了应许的人,因着他的忠诚和认识,和他对耶和华的信心;藉着那信心,惟独是那信心,神看下来并说:“他的后裔必得着城门;我指着自己起誓说,我必行这些事。”因为没有比他更大的可以指着起誓的,他就指着自己起誓说。那么,如果他让亚伯拉罕受试验直到最后的一刻,他也会试验你和我直到最后的一刻,那是抉择的时刻,一切都离你远去,你必须在那里独自站立。哈利路亚!就是这样。

21

要独自站立。走出来,说:“即使他杀了我,我仍要依靠他。”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那就是那位赐下应许的神。不管其他人说什么,做什么,“至于我和我一家,我们必事奉神。”如果其他人说那种经历什么也不是,那只是一时的兴奋,“至于我和我一家,我们必事奉神。”我喜欢在这里引用保罗的话,说:“就是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虽然爱说长道短的人会进入教会;虽然爱搬弄是非的人会进来;虽然有各种假先知,虽然各种各样的事会进入教会,进入会众和邻居等等,但至于我和我一家,我们必事奉神。即使他们不再来教会;即使教会变冷淡、麻木不仁,至于我和我一家,我们必事奉耶和华。虽然有人接受了祷告,病不见好,那跟它一点关系也没有;至于我和我一家,我们必事奉耶和华。各种试炼和考验等……

22

人不是绝无错谬的,神才是。人,你想一想一个人,他会犯错误。也许不是有意的,但他会犯错误。神允许他犯错误,这样,神就会把你对人的信心全部抖掉。我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就是在这里依靠这应许的,因为他们只有领受了圣灵后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没有圣灵他们就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在亚伯拉罕里面的信心同样也会进入到信徒里面。不管发生什么事,多么矛盾,信徒都会继续往前。

23

那些探子回来,说:“哦,想要去试,真是傻了;不必要再继续走了,因为那边的民都是巨人,他们有了不起的政府,他们有枪矛等等,哦,在他们看来,我们就像蚂蚱。”

  我不知道,但我深信不疑,约书亚只是一个小个子,一个小不丁点的人。我能看见他跳到一个箱子上,说:“弟兄们,”对着两百万人说:“我们足能够取胜,”瞧?为什么?这是一个亚伯拉罕的后裔。神赐下那应许,那是他们的产业。神赐下那应许。不管对手多强大,亚伯拉罕的真正后裔会说:“我们能得到,因为神把它赐给了我们。”
24

今早你们就是站稳在这一点上;永生神的教会就是站稳在这里。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医生说什么,任何事情,不信者说什么,我们足能应付迎面而来的任何对手。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不管仇敌是什么,神已经赐下了应许。那是他们的,是他们的产业。

  医治是你的产业;救恩是你的产业;圣灵是你的产业。今天在这块土地上,有几千个传道人等说它不是这样的。但亚伯拉罕的后裔知道它是这样的。他们直冲过去,得着了仇敌的城门。神说他们会得着的。他们相信,因为那是一个应许:“他的后裔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呐,你必须经过各种试炼和考验。
25

约书亚忠诚地站稳在那里,这个小个子说:“我不在乎他们多么巨大;我不在乎他们有什么样的枪矛;他们的城墙建得多高,有多了不起,我们所得的应许是:神的孩子必得着那城门,我们要过去夺取它。我们足能对付他们。”哦,那就是真正的后裔。

  许多人是属血气而生的后裔,说:“我们根本做不到,用不着再试了。他们……我们人数更多;我们层次更高;我们就是一切。”他们所看的是肉眼所看到的东西,但约书亚却是仰望神所说的话。
26

亚伯拉罕的后裔不看任何天然的事;他们仰望主所说的话,那就是应许。要是亚伯拉罕看的是天然的事,一个一百岁的妇人,撒拉九十岁,他一百岁;从撒拉还是小姑娘,他还是小伙子时,他们就住在一起了,却没有孩子,那会怎么样呢?他没有看那些事。他说,他看那些事如同无有,只是仰望神所说的话。“我必赐福给你,亚伯拉罕,我必赐给你一个从撒拉所生的后裔。”他就信了。你不要看对手;我们是仰望神所说的话。神说了话,事情就解决了。

27

所以,当来到约旦河边时,约书亚成了军队的大元帅;他们下来到了水边,朝对岸看,都可以看到耶利哥城了;但当约书亚准备出兵时,在他们之间有一道城门。这城门叫作约旦河。但神的应许在每个城门都是好用的。不管那城门是什么,神的应许都是好用的。“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事情就解决了。那天早晨,约书亚下到约旦河,我相信,也许魔鬼让暴风雨的乌云布满了天空;汹涌浑浊的河水翻卷而下,洪水淹没了一切田地。哦,多厉害的试探的时刻啊!但约书亚说:“准备好,你们必看见神的荣耀。”他们就自洁,准备好;虽然那一切看上去都很不对劲,他们还是准备好了。但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神对他起誓说:“我必赐他这城门。”他来到约旦河,那是他的城门,他得着了。

  某一天的早晨,我也要下来,去到那最后的城门。你也得下来去到约旦河,但亚伯拉罕的后裔必得着那城门。不管那是什么,他必得着所有仇敌的城门。
28

所有那些人都是伟人;他们一个个都死了。但终于有一天,在犹大地的伯利恒,那王室的后裔生下来了;他们其他的人都只是影子。那王室的后裔生下来了,不是出于男人,而是由童女所生;他血管里带着大能,胜过了死亡和阴间。神做出了应许。一个常人做不到这点。但只要神做出了应许,他还是一样的神,跟他几分钟前与亚伯拉罕同在时是一样的,耶和华以勒,主必预备道路来夺取那城门。我们要怎么做呢?约书亚死了;摩西死了;其他人也死了,但神说:“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他要怎么胜过死亡呢?他有使事情成就的方法。“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

29

那王室的后裔出生了,他像我们一样受到了各样的试探。你怎样必须受试探,他也怎样必须受试探。他一领受了圣灵,魔鬼很快就带他去旷野,四十昼夜受试探。当他出来后……他受死的时候,人们钉钉子在他手上,吐唾沫在他脸上。他经历了各种疾病;当他在地上时,他证明他能胜过疾病。当彼得的岳母害热病躺着,他摸她的手,热就退了。当城门边那个长大麻风的喊着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你若愿意,必能使我痊愈。”

  他说:“我愿意,你痊愈了。”主胜过并夺取了大麻风的城门;他夺取了热病的城门。他使大自然都顺服了他。他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王室的后裔,藉着他,这应许赐给了亚伯拉罕和他后来的所有后裔直到王室的后裔,以及在耶稣之后的所有后裔。神的应许是真实的。
  他胜过了疾病,他胜过了试探。当仇敌吐唾沫在他脸上,打他的嘴巴,他转到了一边去。当他们拔他脸上的胡须,吐他唾沫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向他们发怒。他胜过了试探的城门,攻取了它。
  你说:“我的脾气不会让我那样做。”你们亚伯拉罕的后裔,会的,先生。耶稣为你而胜过了。
30

当人激怒他时,他没有反过来激怒他们。他被人嘲笑时,他不开口;他被人叫作魔鬼时,他不开口。他有一件事要做,就是做父的事;他预备要去做。到了最后,他们带他上了十字架。死亡必须要面对他。其他所有人胜过了大海;他们胜过了大自然;他们胜过了狮子;他们胜过了大火;他们胜过了一切,但没有胜过死亡。这里有人在打他的头,扎他的血管,他们有死亡的征服权柄。所以,他们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开,钉他十字架。他们打他,鞭打他,甚至他的骨头都瞪眼看他。当他这样的时候,他们干了一切所能干的恶事,死亡临到了他,说:“现在,我要取去你了,就像我取去约书亚一样;就像我取去但以理一样,我要行这一切的事,因为我要叫你死了。”

31

他死了,甚至太阳都羞愧了;他死了,甚至大自然都羞愧了,不再运作了。太阳在中午落下,星星也不出来。他死了,甚至所有元素都黑暗了,甚至在中午时,你也伸手不见五指。我能想象大自然说:“让我与他同死。”

  弟兄,然后,魔鬼把他宝贵的魂送进了阴间的无底坑。那些城门打开了,但他第三天出来了,胜过了阴间。阿们!“他的后裔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他胜过了死亡;胜过了阴间,在那第一个复活节的早晨,他胜过了坟墓。现在,藉着那爱我们的主,我们已经得胜有余了。
32

在五旬节,他差下圣灵去到外邦人中,继续选取所应许的后裔,赐给那些被遗弃的外邦人,赐给他们圣灵的洗,把他们带进应许之中。现在,我们有权利胜过一切的疾病。我们不用去战胜它,它已经被战胜了。我们只要认领那应许,过去得到它就是了。它已经被战胜了。死亡被战胜了;阴间被战胜了;疾病被战胜了;试探被战胜了;所有魔鬼都被战胜了。阴间被战胜了;死亡被战胜了;坟墓被战胜了。我们站在城门口夺取它。不用再开火了,代价已经付清了。

33

他的仇敌……他的后裔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多少?千万人的。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每个仇敌。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拥有它,是因为他赐给了我们。它完全是白白的礼物,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他所行的事,他胜过了每个城门;他胜过了疾病,夺取了城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走到城门那里,说:“奉那位得胜者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当死亡的时候来到,死亡说:“你看着,我要使他反悔他的信仰。”
  “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翻滚回去吧,约旦河!”亚伯拉罕的后裔夺取了城门。
  瞧,当他们准备砍保罗的头时,作为亚伯拉罕的后裔,他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感谢神,他在耶稣基督里使我们得胜了。”
  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他夺取了。呐,他不是一直在敲击城门,他胜过了它,夺取了它,得着了它。那都是在神的大能里。
34

今早,在永生神的教会里,有着医治一切疾病的大能;在永生神的教会里,有着胜过一切试探的大能;今早,在永生神教会的产业里,有着改变罪恶、丢弃罪恶、领受圣灵洗的大能。在耶稣基督的教会里,“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就必得着。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是后裔,不是没有重生的后裔)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是什么呢?王室的后裔。“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实在地说,我自己必与你们同在,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他必得着……他的后裔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不管是什么城门,或疾病、或试探、或罪,不管是什么城门,都已经被战胜了。亚伯拉罕的后裔得着了。

35

今早我们知道,我们现在已经得胜有余了,你们岂不高兴吗?得胜有余了。哦,不需要再四处争战了,战斗结束了;军号吹响了,军旗升起来了。在每一个罪恶堆里,在每一个病房里,藉着那得胜者耶稣基督的宝血,插上了那古老粗糙的十字架。我们要做的就是相信,仰望、靠他而活。“我必与你们同在,我必证实;在末后的日子,人们过来,说:’哦,瞧,那就是了’。但我必与你们同在,我在地上所做的事,我也必在你们里面做这同样的事。这样,你们必知道,他们必看见我。我的民必看见我;亚伯拉罕的后裔必看见我;他们必知道我;他们必认识我。其他人会像过去那些人一样叫我别西卜,但你们必知道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你们必亲眼看见我。你们必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他们要做这些事,”同样的事。

36

今天,永生神的教会有特权看见那得胜了的、复活的耶稣基督,永生神的儿子,有特

权站在他面前;活在他的教会里,再次行他所行同样的事。然后,我们就得着了每个仇敌的城门。
如果今早你有一个仇敌,那么,我的弟兄,只要……如果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听完这个后,阴间再多的魔鬼也无法在你面前守住那城门,它已经打开了。我不在乎那是什么城门,你作为应许的后裔,只要走过去,说:“我认领我的东西;这是我的,因为神起誓说,他必使耶稣复活,藉着耶稣我必得胜,我奉那得胜者耶稣基督的名而来。退到后面!我要过去。”阿们!“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昂首挺胸,擦亮你的盾牌,站稳在那里;用主耶稣的宝血遮盖住,仇敌会认出来的。
37

你若有需要,现在当我们祷告的时候,就对主说。你们今早在这里的人,当你们低着头时,若有什么需要,请你向耶稣举起手,在心里说。你在心里说:“主啊,你知道我的需要。呐,今早我听见了,那是圣经的话,’他必得着仇敌的城门。’我要来得着那城门。也许我脾气很坏;也许我需要圣灵;罪把我捆住了。我有需要,现在我要来得着那城门。我今早要夺取它,夺取我的城门。让开路,我来了!”

38

可称颂的主啊,你看见了所有的这些手,你知道这是你的道,主啊。我只是引述了经文,从经文一直讲下来;圣经的那些人物,他们怎样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堵了狮子的口;哦,有妇人得自己的死人复活,还有这许多的事,因为你应许了。“他的后裔,你的后裔,亚伯拉罕,必得着仇敌的城门。”你持守你的应许。

  现在,主啊,求你赐给他们心里所愿的。愿他们离开这里后,成为一个不同的人。愿他们离开后,知道他们是得胜者,因为那王室的后裔已经为他们得胜了。当那王来到,由童女而生时,他胜过了一切的仇敌,甚至死亡。所以,死亡本身再也无法吓倒亚伯拉罕的后裔了。我们拥有承受地土的应许;当神最后的一个孩子进入神的国,最后的仇敌被踩在脚下时,我们将以一个荣耀的身体,以更荣耀的样式再次回来。
39

主啊,如果这里这些举手的人当中有罪人,请拯救他们。那些冷淡退后的,愿他们知道他们不必要一直当冷淡退后的人。他可以得着冷淡退后的城门。也许那人脾气不好、或舌头爱说脏话、或心里贪恋女人、或贪恋钱财或其它污秽的东西,愿他们知道他们可以得着那城门。主啊,那也许是疾病,也许是病痛;他们都可以得着那城门。“因为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今早是得胜者。主啊,求你应允。除了这些以外,他还行了那件大事,他还与我们同在,他还应许说他要做这事。“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这时代的末了。”父啊,我祈求你,今早向每个人来显明你自己。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40

你相信这是真理,郑重地相信这是真理,心里没有因疑惑而摇摆吗?现在,请记住,圣灵的运行是如此简易,以致知识的头脑都搞乱了。这是最简易的事,每次,我看见圣灵这样做;我说这些事,瞧,我没有想到它会是那样。如果我用自己的头脑,我会说:“瞧,那不可能是对的。”但它总是对的。主行事是非常简易的,他行事是为了把自己显明给他的百姓。神与他的百姓同在,他住在他的百姓中间;他爱他们;他要为他们行事,帮助他们,要他们知道不是他将要做什么,而是他已经做了什么。他已经做了,那是你的,是属于你的。那是我们的父神赐给他教会白白的礼物。

41

呐,知识的头脑却被完全搞乱了,就像在但以理的日子里,像在希伯来少年的日子里,像在我们今早讲过的许多人物的日子里一样。看,当时那个强大的知识世界,跟现在的日子一样难以胜过。这一向都是仇敌。在他们看来,当时的现代科技等等,对于他们的头脑来说也跟我们今天一样复杂。看,过去也是这样。但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敢于持守在那里,说:“神是对的,神的道是真实的。”

  你,你不用去战胜,因为主已经胜过了。你当做的就是站起来,站在城门口,说:“它是我的,这是我的。神把我的救恩赐给了我。如果我要圣灵,神就必给我。这应许是给我,给我们的儿女,还有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所召来的。”那就是我能站稳的原因。
42

我的辨别恩赐等事工,很快就要结束了。哦,它会一直在那里,但它很快就结束,因为有更大的要来,瞧?它一直会往上去;从握住手的恩赐到辨别的恩赐,现在它到了另一个了,瞧?看到吗?要留意它,就会知道这是真实的,瞧?我知道这是真实的,它往前进,更大、更高、更好。肯定的,为什么?他应许过了,他所应许的,他就必成就。他不会废掉他的应许。那是什么?他永远与我们同在,让你知道他已经为你夺取了城门。

  他是王室的后裔,除了他,没有人能夺取那些城门。过去那些事都是他要来的影子,但他来了以后,整场战斗就打完了。这场战斗在客西马尼园和各各他已经打完了。现在,我们作为得胜者只要站稳就是了。看,不需要再打仗了。战斗结束了,我们赢得胜利了。它是一张产权证,是我们父神的书面保证书,他曾举起手,说:“我指着自己起誓说,他的后裔必得着仇敌的城门。”这就是了,已经夺取了。“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已经做成了,已经做成的工作,我们只要去得着它。“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王今早就与我们同在。他的大祝福,圣灵,正在我们上面运行;并且感受到那荣耀的感觉,知道它完全与神的道一致;知道神是我们的父,这给了我们多美妙的安慰啊!
43

呐,我相信……他今早发了祷告卡没有?我告诉他,如果只是这教会的这些人,那么,就不用发祷告卡了;如果有十个,十五个或什么的,是第一次踏进这个门的,那么,就发祷告卡吧;这样,我们就能带他们上来,为他们祷告。今早有多少陌生人与我们在一起?请举起手。哦,是的,有十五个或二十个。好的,我们要照祷告卡来排队,带他们到台上来。看,我之所以说这教会的人,是因为他们都在这儿。

  这个辨别的恩赐,记住,我要这样说:这辨别的恩赐很快就要结束了。将会有更大,更好的事要来,已经在路上了;已经有了,我知道。看,我现在正看着两位弟兄,昨天那事发生时他们正跟我站在一起,瞧?事情发生的前一天。现在,这一系列的事已经发生三次了。呐,它证实了这事很快就要发生了,瞧?
44

主啊,你是神,我们是你的仆人。我们因你的道和你祝福我们内心的圣灵而感谢你。现在,我们很高兴,我们坐在这里,知道我们是得胜者;我们已经得着了仇敌所有的城门。它已经赐给了我们,我们手中有了那把万能钥匙。耶稣基督的名将打开仇敌的每个城门。拿起这把钥匙,耶稣之名的钥匙,打开仇敌的每个城门,它们曾捆绑你,使你得不到任何应许。神啊,今早我们奉耶稣的名来,拿着这把钥匙,为病人和病痛的人打开各个城门。因为在他的道上写着:“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要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们知道这些是真实的。主啊,求你今早应允。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彰显出来;愿他们,愿会众能明白,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愿他们今早就接受这个,从各种病症和痛苦中得到医治。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45

泰迪,请你弹一下“只要相信,”如果可以,请安静、缓慢地弹。呐,什么?他们可以从1号开始吗?1号祷告卡,1、2、3、4、5、6、7、8、9、10,或到哪个号。好的,如果你们能起来,请你们安静地走到这边来。嗯?大概,让我们看看,1号、2号,谁是1号祷告卡?嗯?2号呢?好的,先生。3号、4号、5号、6号、7号、8号、9号、10号。

  在他们走上来站好位置的时候,我想问你们其他人一个问题。多少人,这里有多少这个教堂的人生病了?本堂的人,请举起手。大约五个,四个;五、六、七、八,八、九双手。有谁在这教会里但不是本堂的人,是陌生人,你可能是聚会后进来,没有拿到祷告卡的人,请你举一下手。任何需要神的人,没有来过这教会的人,任何不是本堂成员的,但你病了,没有拿到祷告卡,你却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的,请你们每个都举起手,好吗?好的,很好,好的。
46

呐,我要你们要尽可能地存敬畏的心,就一会儿,然后我们就开始。现在,让我们看看,比利,你那里还有多少个空缺?好的,那边的,你拿到10号卡吗?我叫了1号到10号。11、12、13、14、15,让他们现在站起来。如果是10、11、12、13、14、15的,让他们站起来。好的,1、2、3、4、5、6、7、8、9、10、11、12,大概还缺两个,从1号到15号。[原注:伯兰罕弟兄小声地数号]15、16、17、18、19、20。

  哦,等一下。我告诉他只把祷告卡给那些不是本堂的人,没错,因为会有辨明的事情,瞧?人们说:“这些是来本堂聚会的人。”看,我告诉你,多少人以前曾来过这里,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举手。让我看看你们的手。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我的聚会的人,呐,好的,等一下,泰迪弟兄。
47

呐,我也许该说一下这点,你们所有人都听过了聚会,不是吗?知道那是怎样进行的。所有人都参加过聚会吗?看,我们的主耶稣在地上时,他没有宣称是医治者。他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肯定的,他身上带着应许。他说,除了父显给他看,他什么也不做,对不对?他说:“除了父显给我看要做什么,我什么也不做。”他看到了,藉着……不是“等父告诉我”,而是“等父显给我看”。《约翰福音》5章19节:“我看见父所做的,子也同样做。”

  呐,当主来时,我们发现他事工的开始,在他被取去之后;从属灵上讲,他是大卫的后裔,他受约翰的洗后,圣灵临到了他,他就成了受膏的弥赛亚。呐,记住,他出生时,他就是神的儿子;他是由童女而生的神的儿子。但当圣灵临到他,他就成了弥赛亚;因为弥赛亚意思就是“受膏者”,看到吗?当圣灵临到他时,他就成了那受膏者。你们听过我传讲过“羔羊与鸽子”。然后我们发现,当他四十天受试探后,他出来了。
48

他的事工是怎么开始的呢?又是怎么结束的呢?我们发现,在他的事工中,曾有个叫安得烈的人,他去找到他的兄弟西门,一个渔夫,把他带到了耶稣面前。耶稣对他说:“你名叫西门,你父亲的名叫约拿。从今以后,你要叫彼得,意思是’小石头’。”你记得这个吗?这人对耶稣告诉他的感到很惊奇。呐,弥赛亚岂不是要行这事吗?多少人知道这点,请说:“阿们!”他是神兼先知。是的,先生。摩西说:“主你们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凡不听这先知的话的,必要从民中剪除。”

49

呐,后来我们发现,他来到自己的人那里,那些人是谁呢?是肉身上的犹太人。他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所以,后来他就……呐,福音必须去到外邦人中,看,因为他自己的人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他就赐给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子。”所以,他转向了外邦人,已经有两千年了。但现在,注意看他过去所做过的事。

50

腓力,他看见耶稣行了这事后,就去找拿但业,告诉拿但业他找到了谁;主所做的事使他惊奇。他几乎不能相信,但当他进到主耶稣的面前时;当他找到耶稣,进到他的面前时,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在他里面是没有诡诈的。”

  呐,如果你也站在那里,你认为你有足够的灵性能明白他是谁吗?你认为你会明白吗?现在注意,看,那个人是个陌生人,可能是个渔夫。耶稣是个木匠,这是他的职业。这位木匠站在那里,一个中年人,而这人走过来了。耶稣看着他,就像看这里的某个人一样,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在他里面是没有诡诈的。”瞧,他怎么知道他是个以色列人?不是凭他的穿着,因为他们的穿着都很像。“在他里面是没有诡诈的。”他怎么知道他是个心里没有诡诈的人呢?
  所以这事就震惊了这个人,他是个真信徒,他说:“拉比(或弟兄,传道人,老师),你什么时候看见我的?”看,他在问耶稣。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棵树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耶稣说:“因为我告诉你这点,你现在就信了,你还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
51

就是这个原因,我相信永生神的教会将看见比这更大的事。它现在很快就要进来了,瞧?因为他们相信它。那些人拒绝它是因着宗派的壁垒,我怀疑他们是否真相信过什么东西,瞧?你要么行在光中,要么是瞎眼的。光要么使人变瞎,要么照亮道路。

52

我发现,在自由女神像的上面,有些小鸟,(托马斯弟兄,你上去时要好好看一下那个,瞧?)它们用小脑袋猛撞那里。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说:“在暴风雨中,它们不是顺着那光去到安全之处,而是拼命要把那光打掉,结果就害了自己。”
  你要把光打掉的时候,从属灵上讲,唯一会发生的事就是害了你自己。要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我们就彼此相交,所有教会就必相信,继续享受神的祝福,那岂不是很美妙吗?
53

你看那个撒玛利亚妇人,她来了。她是个撒玛利亚人,不是犹太人,是撒玛利亚人。耶稣说:“请给我水喝。”交谈继续进行着;这点是讲给新来的人听的,交谈继续进行着。

  呐,她不知道耶稣是弥赛亚。他只是个男人,一个犹太人。你看她先是怎么说的吗,她说:“哦,你一个犹太人跟我这样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谈话,是不合习俗的。”她说:“我们彼此没有来往。”
  耶稣说:“如果你知道和你谈话的是谁,你早已求我给你水喝了;我要给你水喝,你就不用再来这里打水了。”
  哦,她说:“等一等,”她说:“我们在这座山上敬拜,你们犹太人却在耶路撒冷敬拜。”
  耶稣说:“但时候要到,你们不在耶路撒冷也不在这山上敬拜,而要在灵里敬拜;因为神是个灵,拜他的必须在圣灵和真理里拜他。”看到吗?
54

瞧,他继续交谈,后来他发现了那妇人的问题所在。你知道她的问题是什么吗?有人知道井边这妇人的问题是什么吗?她有太多的丈夫,不是吗?所以,耶稣对她说:“去叫你丈夫也来这里。”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没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现在跟你在一起的并不是你的丈夫。”
  她说:“先生,”呐,注意听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如果你看一下后面的边注,就会看到,“先生”那里,原文是“你是……我看出你是那先知。”你记得吗?圣经一直在说“那先知”。“你是那先知吗?”他是什么样的先知呢?就是摩西说将要兴起来的那位先知。“我看出你是先知。呐,我们被教导说,我们知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会做这些事。”知道那妇人的问题是什么,那是弥赛亚的迹象,对不对?她说:“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呢?”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55

她留下水罐子,跑进了城里,我可以想象,她捂住胸口,说;用手捂住胸口,直喘气,说:“来看啊,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都说了出来,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莫非这就是圣经所说要来的那一位吗?一个坐在那里的犹太人,一个普通的人,看上去像木匠。但他告诉我,我有五个丈夫,你们知道那是真的。他一定就是弥赛亚了,”对不对?

56

呐,耶稣说:“再过不多时,还有一点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因为我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们所做的,甚至比我做的更大,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要再以圣灵的样式返回来。”祭物已经献上了,王室的后裔死了,王室的后裔复活了。现在,教会因信而称义了,王室的后裔可以进到这些人里面,使他们同为后嗣,成为神的儿女。

57

呐,你们其他不在祷告队列里的人,我告诉他把祷告卡拿给那些人。今早我打电话给他,他打电话给我,说:“爸爸,你要我下去分发一些祷告卡吗?”

  我说:“如果有十个人不是这教会的,就分发吧。”
  呐,在我们教会,有时我会分发祷告卡,叫队列。你会过来说:“哦,他认识他们,他们是这个教会的。他知道他们的情形,肯定的。”
  然后我就转过来,说:“那些不是本教会的人,请过来。好的,你们不是这教会的,可以排到祷告队列里。”
  “哦,我们不认识他们,”这教会的人会说:“我们不知道他们的问题是什么。他可能说的都是谎话,”瞧?
  然后我说:“谁也别上来。让圣灵在这里叫出那些坐在那里、不是这个教会的人来。”你还是……
58

除非是神预定他作神的儿子,不然,根本没有办法叫人到神那里去;根本没办法那样做。耶稣说:“若不是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那是真理。凡主所做的事,总有一些东西反对它。如果他这样做,别人就会说应该是那样的;如果他那样,他们又说得这样,看,这就是不信。但智慧之子总以智慧为是。所以,你看。

呐,我尽力对这些会众讲这点,即:耶稣基督是那王室的后裔。不是我们,是他。我们是与那个同为后嗣,但一切都是我们的。
59

要是那天西门来的时候你也站在那里,会怎么样呢?你们,没有人……这是耶稣第一次行这种事。呐,如果耶稣这么做了,对那些人来说,这就是第一次,因为他们以前从未见到过。

  当西门来的时候,他是个老渔夫,没受过教育,不懂得在纸上签名。圣经说,他是个无学问又不识字的人(“又”是个连词),无学问又不识字。当他走到耶稣面前时,耶稣说:“你名叫西门。”你认为西门会怎么想呢?如果你也站在那里,你会怎么想呢?“你父亲的名叫约拿;从今以后,你要叫彼得。”你会怎么想呢?是那个人在读他的心思吗?那么,你怎么想呢?你会认为那是弥赛亚的迹象吗?
60

如果这是第一个时代中的弥赛亚迹象,它肯定也是第二、第三、第四时代的弥赛亚迹象;每个时代肯定都是一样的,因为神不会改变。多少人知道弥赛亚就是神?他肯定是的,那位受膏者,肯定是的。所以,他不会改变,他肯定是一样的。

  这就是为什么他必须向撒玛利亚人见证同样的事,如同他对犹太人所做的,因为有三种民族的人,他们是:含、闪和雅弗;犹太人、外邦人、撒玛利亚人。
61

呐,你注意到圣灵吗?多少人知道彼得拿着天国的钥匙?你注意到吗?他在五旬节向犹太人打开了天国的门。腓利下去撒玛利亚,向他们传福音,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他们施洗,但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差人去找彼得,他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领受了圣灵,对不对?但在哥尼流的家,外邦人领受了圣灵。从那时起,领受圣灵就是这样的。现在,它对每个人都是敞开的。所以,就是这样。看,他必须打开它。神有他行事的方式。

62

呐,今早,如果这位赐应许给那后裔的神,如果那后裔就坐在这里……我要相信你们

都是那后裔;如果那后裔就坐在这里,他肯定会看见这应许。呐,站在这里的每个人都举起了手,表明他们以前从未参加过这些聚会。他们对我来说都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他们刚进到这里来,几分钟前比利给他们发祷告卡,他们现在就站在这里了。那里还有许多人举起了手,你们没有祷告卡,你们在这里也是陌生人。那跟祷告卡没有一点关系,你只要相信你是承受那应许的人就是了;你只要相信因他受的鞭伤你就得了医治;全心地相信,并注视他。
  这恩赐唯一要做的就是把你自己交托给主。我没有说什么,是他说的。如果这是他预言的灵,先知总是带来“主如此说”,它也总是正确的。不会有教义上的问题,因为它必须与圣经相配,如果那是神。神不会说了什么,然后又反悔,又把它搅乱;必须一直是一样的。
63

呐,你们在台下的人,你们要全心地相信,你们要相信。呐,不要四处走动,每个人都安静地坐着。你尽量缓慢、轻轻地弹。今早,站在这里的第一个人刚好是个男的。呐,我们要讲一下这经文。

  呐,你看到我站在哪里吗?多少人能明白这点?这里站着男人和女人,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他们。他们从未参加过聚会,你们只是看到他们站在那里。他们不知道将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将发生什么事。但神应许了;亚伯拉罕拿出刀要杀以撒时,他并不知道将发生什么事,但神应许了他,那就解决了。他如同从死里得到了以撒;知道神能够使他从死里复活,对不对?这就解决了。
64

呐,这里有个男的站在我边上;我从未见过他,对他的事一无所知。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彼此不认识;但神认识我们两个。呐,藉着神的一个恩赐,如果我能藉着一个恩赐……呐,那些恩赐是生来就在你里面的,神在创世之前就预定了。多少人知道这点?所以根本不是说我必须要有这种恩赐,而是神那样选择的。我从未那样选择,是神选择的,瞧?就像古时的众先知和其他人一样,他们被预定那样做,做这些事。

65

呐,如果这人病了,我医治不了他。如果这人有需要,那就要看他需要什么,看我能不能帮助他。可能是别的什么事,或我能帮助他的一点小事,瞧,我会乐意帮助他的。也许他脾气不好;也许他不是基督徒;也许他是基督徒;也许他是个冒充者,我都不知道。如果他是个暗中攻击人的;一个偷偷钻到这里来的人,要假装成什么人物。那你看会有什么结果。瞧?你看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

  但你看,你站在这里,你可以完全站稳在这里,知道神做出了一个应许,他必持守他的应许,瞧?呐,如果神在这里向这些人持守他的应许,那么,台下的有多少人,你们坐在台下的,你们会全心相信吗?你们会全心相信吗?那么,你们只要相信。
66

呐,让我们看,让我们来看一处经文。呐,西门·彼得来见主耶稣。他一走到主耶稣跟前,主耶稣就说出了他是谁,说出了他生命中的事。瞧,同一位耶稣今天还活着。你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吗?你相信弥赛亚的灵今天就活在教会里,跟他以前一样吗?是的。

  呐,你们台下没有祷告卡的会众,请你往这边看,并说“主啊”,当然,台下的人都没有祷告卡,有祷告卡的我都叫到这里来了。你们在台下的,请说:“主啊,请你触摸我,”看看会发生什么,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
67

呐,先生,如果真的有什么办法是我能帮助你的,我一定会做的。看,我只是……我们在这里是陌生人,我第一次遇见你。但作为传道人,我有责任告诉你真理,成为耶稣基督的见证人。呐,我不需要你告诉我什么事;只要你回答我是真的还是不是,然后让主来做。如果他藉着这身体在这台上这样行,像他藉着耶稣的身体那样行一样,那是神在基督里。耶稣说:“直到在我里面的父显示给我看,我才做;是他告诉我要做什么的。”所以,不是耶稣告诉那个妇人,是他里面的父在告诉那妇人。不是耶稣知道西门·彼得是谁,是住在他里面的父知道西门·彼得是谁的,就是那样,瞧?就是那样。

68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是个基督徒,是的,先生;因为你有一个亲切、热情的灵在跳动着。他是个信徒,他是个基督徒。你正遭受着神经方面的痛苦,就导致你得了胃病,对不对?瞧?呐,绝对是的。那怎么样?我怎么会知道呢?我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呢?我们以前从未见过面,那是真的,不是吗?也许他可以告诉你一些你自己的其它事。我告诉你,这里有件事,我看见你边上有个妇人,她与你在一起,是你妻子。她也需要一些帮助,是的,先生。你相信神在这里会告诉我你妻子的毛病吗?好的,先生。她得了心脏病和综合症,没错,是吗?也有神经方面的毛病,是的,先生。呐,你不是本城的人,你回家时是朝这边走,到辛辛那提,没错。你是从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来的。你的名字叫米利根。回去吧,回家吧;你必会好的。主祝福你,你必得医治,你和你妻子。神祝福你。

  过来吧,先生,你信吗?呐,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现在,每个人都要真正存敬畏的心,要真正存敬畏的心,保持安静。看,圣灵太容易受惊了,多少人知道这点?圣灵太容易受惊了,瞧?只要一点点干扰就会影响到他。
69

照医生所说的,你得了心脏病,肯定会马上死去的,没错。你是从芝加哥来这里的,莫斯利先生,你名字叫西奥多,你相信神吗?那么,回家去吧,奉耶稣基督的名活着,得痊愈。神祝福你。

  你相信神吗?你的腿部有病,很难受。你也是从城外来的,你是从肯塔基州欧文斯伯罗来的。你的名字叫兰姆太太。回家去,得痊愈吧。
  坐在那里的女士,也是从欧文斯伯罗来的,你乳房上得了脓肿,打算明天要开刀。去吧,要相信,你会活着的。
  你信吗,先生?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你的名字叫基尔摩尔先生,没错。你是从印第安纳州安德森城来的,那里是神之会运动的所在地,没错。你站在这里是代表着你女儿,她身体局部有病痛,是局部的瘫痪,你信吗?那么,照着你所信的,回家去找她。好的,神祝福你,要有信心,要相信。
70

你全心相信吗,先生?你是从印第安纳波利斯来的。你是个福音的传道人。那是你妻子,她也患了病。她的食管有毛病,医生……她也有心脏病,轻微的神经紧张。我看见她有耳聋。请过来,谢谢。你这耳聋的灵,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藉着永生的神,吩咐你从这个妇人身上出来。现在,你能听得见我了。你们两个都可以回家去,好了。回你们的家去吧。你听得见我了,你好了,没问题了。

你全心相信吗?对神要有信心,要相信。
  那种关节炎等的老毛病是很可怕的疾病。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那么,从这里走下去吧。回家去,赞美主的名,说:“感谢你,亲爱的主耶稣。”我之所以这么快就能捕捉到,是因为这妇人也得了同样的病:关节炎。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好的,先生,那么,就从这里走下去吧,并说:“感谢你,主耶稣,”回家去吧!
  好的,姐妹,转过去,回去吧,要相信你膝盖的僵硬已经……还有你的心脏病等等,只要转过身去,回家去吧,并说:“感谢你,主耶稣,”并得痊愈吧。要全力地相信。
71

你信吗?你们台下的人怎么样呢?你信吗?

  坐在那里的黑头发的小女士,患癫痫症,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你接受吗?好的,如果你能接受,他必医治你。
  这里坐着一位传道人。你想更亲近地与神同行,不是吗,先生?你相信神必为你行这事吗?请举起手,说:“我接受它。”嗯嗯。
  这位坐在这里的女士把手放了下来;她有属灵的问题,正在思想这事,没错。
  这里有位小女士想知道她是不是能得一个孩子,没错。你参加过我的聚会。我曾靠着神答应你,你必有一个孩子,不是吗?好的,那么回家去,你必有的。不要再担心了。
72

你全心相信吗?你们所有人?你们每个人都信吗?亚伯拉罕的后裔必得着城门,仇敌的城门。你是藉着耶稣基督而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吗?如果是,请举起手。那么,把你的手按在旁边的人身上,彼此按手。彼此按手在对方身上。现在就得着那城门,它是你的;它属于你的。出于信心的祈祷必救那病人,神必使他们复活。好的,照你自己的方式祷告。照你在教会里的方式祷告;为与你在一起的人祷告;只要按手在彼此身上祷告。

73

主耶稣,我们奉那王室的后裔,亚伯拉罕后裔的伟大、全能的名而来,他应许亚伯拉罕必在山上预备一只羊羔,把那羊羔放在旷野里;这是一件奥秘的事,如同你昨天所做在那些松鼠身上的。哦,主神啊,我祈求你差来大能,信心,让每个后裔……我知道,主啊,他们会的,因为你说:“亚伯拉罕的后裔……”如果这里有人要装成是那个后裔,其实不是后裔,请饶恕他们的伪装,也愿圣灵现在使他们的魂燃起活泼之信心的火来。愿圣灵进入每个人的心里,医治这里的每个人。他们彼此按手。那王室的后裔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位做出这应许的现在就在这里,显明他就在这里。这些后裔他们彼此按手。“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愿圣灵划过每一只手,进到各人的心里,进入身体里,在神的同在中医治每一个人。求你应允,主啊。我斥责魔鬼;我斥责不信;我斥责每个污鬼;我斥责每个伪装者;我斥责每样与神的道相违背的东西。愿圣灵现在藉着信心在人的心里掌权。愿每个疾病、每个病症、每个疼痛都离开这些人,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74

呐,亚伯拉罕的后裔,你们是王室的子孙;你们就是那应许,靠着神的恩典和帮助,你们有多少人能举起手说:“我接受我所求的事。”谢谢你们,这就是了。这就是应许的目的;这就是赐下应许的目的,使你们可以藉着那救你们的耶稣基督,成为万有的承受者。他救你脱离罪;他救你脱离疾病;他救你脱离死亡;他救你脱离阴间,他救你脱离坟墓。

  你说:“伯兰罕弟兄,但我们都要进到坟墓的。”但坟墓关不住我们。耶稣也进过坟墓,但坟墓关不住他。肯定的,它关不住他。
  “哦,伯兰罕弟兄,我受到了大试探。”他也受试探。但他能救你脱离试探。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他都成就了,这都是你的了。藉着耶稣基督,万有都是你的了。他白白地赐给你这一切。不需要付代价,什么都不用付了。现在,它都是你的了。你不为此感到高兴吗?你不因为主而感到快乐吗?感谢归于神!
75

呐,今晚有聚会,是今晚,今晚七点半。我让牧师来告诉你们。过来吧,请过来。呐,下个星期天早上,若良善的主愿意,我会回来,在这教会里为病人祷告,也可能去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