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004M 这是谁?

1

主所应许过的事,他所做的每一个应许都是真实的。我们正在盼望他显现的时刻。我们看到那日子临近,那时刻就快来到;这就使我们想要检查一下,做一番自我检查,想要看看我们正站在什么位置上。

我刚刚走进外面的院子里的时候,我听到了我那里的好朋友,我的一位真正的好友,患癌症快要死了。当然,我非常愿意这个教会能为罗杰斯弟兄祷告,他是一个……
这星期我要下去看他,他所住的城市,是在这以南约有三十五、四十英里远的地方,就是印第安纳州的米尔顿。我想要下去看看他。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退伍军人。最近他刚动过手术,但医生只能把他再缝起来,因为他们说,没有必要再做手术了,他快要死了。我相信,他是在星期五或星期六才知道病情的,他才刚刚知道他得的是癌症。
2

但是,一件伟大的事发生了。他说,在病房里,当他住进医院的时候,在病房的角落里,出现了一道彩虹,然后他站在那里看了那彩虹好一会儿。那是神立约的记号;当然,彩虹总是代表着一个约。神持守他的约,他做出了应许。

你和我也能做出允诺,却又不得不违背诺言,因为我们实在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神不可能做出了一个应许然后又违背它,因为他知道明天会怎样,瞧?他知道我们所有的困难,也知道是什么样的困难;事情还没有发生时,他就知道事情会怎样。在创世之前,他就完全知道了谁会怎样,谁不会怎样。
这岂不是一个安慰吗?因为我们刚刚才听到了这位俄国人赫鲁晓夫和不同的人所说的那些很强硬的话,还有他们所发表的声明,他们说,那发射架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可以在一分钟内就把整个世界摧毁,只要这么做,只要他们按一下按钮,一切就都完了。
3

但查阅一下这圣经的书页,就会看到那事还未发生之前,教会已经回家了;哦,多美的感觉啊!知道这种事永远也碰不到我们,这是个多么大的安慰啊!没错。它永远也碰不到我们,我们简直太安全了;而且也知道这并不是政府为我们所建的那种隐蔽所,而是神为了我们而设立在那里的隐蔽所。所以,我们可以稳稳地安息在那里面,因为它简直太完美了。

历代以来,神都做出了应许,并且神总是持守他的应许。就我自己而言,所剩下的事,除了教会将要速速地被提外,我看不到别的事了。我看到这一小群人到处走,挣扎着,忠心地持守着。
4

上个星期,你们知道在以色列所发生的事,那最后的迹象。以色列在一九四七年成为了一个国家,同一天晚上,主的天使就来造访了我。他是在十二点时来见我的,当时海外的时间是中午,那时候以色列与世界和国际联盟等等签署了和平条约。但在上个星期,他们有了自己的货币,他们有了正式的犹太人的纸币,就是他们现在正在用的。

照着经文,我看不到还有什么事情是未成就的了;当然,可能还有许多事是主没有让我知道的。但除了主的再来,我看不到还有什么未成就的了。哦,我真想要好好地查看一下。你们读过了报纸、听到了新闻广播,它们使你很不安,但检查之后,你就可以坐下来并思想:“在这一切事发生之前,我们就已经回家了。”
在那个国度里,不会再有一个老人。想一想,到那时候,我们所有的老人都会被改变,变成年轻人。在那里,永远不会有疾病,永远不会有死亡;当我们去到那边的时候,就永远不会再有悲痛、心痛或任何不舒服了。
5

我只想问问这个问题:今早,要是某个人从那个门走进来,并说:“瞧,我已经找到了某某东西,经科学证明那是真实的;那就是,有一艘船过一会儿将会从空中过来,从这里经过,你们中的任何人,只要想上船去的,都可以上去;它要去到一个地方……我刚刚才回来,我曾经是个老人,九十岁了,”那会怎么样呢?他就站在那里,可能是青春年少,你知道,他说:“只要去到那边,只要你一跨入到另一边,你立即就会恢复青春。我遇到的那些人在那里已经住了上百万年了,他们看起来还是一样的。”

我会说:“弟兄,一定要给我留个位置,我马上就来。”
我想,我们大家的感觉都是这样的。你知道,这不只是一个故事,这是真理。在将来的某个日子,那艘古老的锡安之舟将要从空中降下来,满载着圣徒,越过那条河,在十字架的旌旗下前进,然后我们就到家了。哦,那个伟大的时刻!
6

所以,我今天在想,在一个……“义人多有苦难,但神救他脱离这一切。[诗34:19]”我很高兴,我们可以稳稳地安息在这伟大的应许上。我非常感谢神,他照着他的恩典呼召了朱尼·杰克逊弟兄,当时我们是在这里认识他的。几分钟前,我听到了几个陌生人所做的见证,他们是来出席今晚的医治聚会的。

我非常感谢神,神救了杰克逊弟兄。有一次,魔鬼来,差不多要把他给杀了,但神有一件工作要他去做,所以就存留了他的性命。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会众和这个小教会今天还能站在这里,就是为了神的恩典。朱尼一直是我很亲密的朋友之一,他对这个事业极其忠诚。我也祈求神祝福你们众人,即这里的会众;加增你们的人数,多到连这个教堂也容纳不下。
7

能来到这样的一个小教会当中,这使我感到很好,我们可以在这里更亲密地聚在一起。我曾有这荣幸,靠着神的恩典,对着人数比这更多的会众讲道;但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更加喜欢大的东西,因为我所举办过的最好的聚会就是在那种小房子里的聚会,在那里我们只是……我给自己搬来一张椅子,放在角落里,在椅子上跳起、坐下。我真是度过了一段美好的团契时光,圣徒们都能一起聚集在那里,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这就是那应许。不管教会的规模多大,神应许要与我们相遇,他就必会那样做的。

呐,我相信,他们……杰克逊弟兄告诉我,他们盼望今晚能在教会里举办一场医治聚会。我告诉他,在他今早的主日学课程讲完之后,我就会下来,也许会对会众讲几分钟的道;然后,看看人们的感觉如何。我听到有人做了见证,他们要来寻求医治,我想,今晚应该有许多人要来接受祷告。你们正在盼望举办一次聚会,只是带人们过来,给他们抹油,为他们祷告,或者借着圣灵的辨别恩赐找出那些毛病来。
8

你瞧,我必须要为这些事作准备:不吃饭,等候主,等等,因为撒但总是在附近,要设下圈套,随时都想要搅扰你。

有多少人会觉得这是最好的……瞧,这些会众,我们是……这个教会就像我们在那里的教会一样,是一个独立的教会。我们觉得,大多数人将会比单独一个人更有发言权,瞧?因为这就是他们所称为的“摇签”。你们认为今晚举行一场辨别人心的聚会怎么样呢?如果你们觉得应该这样做的话,就请举起手。好的,让我们看看,现在不同意的就……好的。
9

那么,我们今晚就分发祷告卡,叫人上来,可能会有……如果有很多人,我就叫吉恩或比利或他们哪一个下午过来,大约在(朱尼,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聚会?七点半)……那就六点半吧。他们会发给你们祷告卡,我们将为每一个拿到了卡的人祷告。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将会得到代祷,但我们将……在这一小群的会众中……但我们将要这样做,我们要让队列一直循环,让……我会告诉他们把祷告卡发给那些陌生人,然后再让本地人过来,因为本地人将会接近……你瞧,所以他们会……他们明白的。

10

有时候在家里……在这里,举办辨别人心的聚会有些难度。伍德太太正坐在旁边。当我去到教会时,我会举办一场那样的聚会,现在我可以说,我们今晚也可能会那样做。就在祷告卡或别的东西分发出去之前,圣灵就已经在附近了,然后就会叫出某些人来,我就说:“这里有谁是陌生人,请站起来,”瞧?让他们都站起来,然后说:“好的,这是某某人,从……”无论圣灵怎么说,都要去做。然后,接着我会转过身去……

从我们城市里来的许多人就会说:“哦,我们又不认识那些人,我们又不知道那些人有什么毛病,那有可能是错的。”
下一次,我说:“好的,我们要叫一些本地的人,让他们站起来。”
“哦,他认得那些人,他当然知道了。”所以你看,撒但到处都设下了圈套,瞧?他时刻准备着。于是,有些人说:“哦,如果你一直都像那样行辨别人心的事,那么其他人就没有机会进入祷告队列了;”又有一些人说:“哦,如果你行那个……我宁愿只接受祷告。”瞧,或反之亦然。于是,我们就先用一种方法,然后再用另一种方法。
11

他们将会一直像那样做,直到耶稣再来。你会……传福音总是会带出一帮混合的人;传讲基督的福音,结果总是会带出一帮混合的人。它会带出信徒、表面信徒和不信之徒,这就是你所得到的会众。所以,我们料到会有这些。但我们正在盼望今晚在主里面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

呐,在我们翻开这道之前,(我想,你们是在十一点半左右散会的,是吗,朱尼弟兄?)到时候,那些今晚想要进入祷告队列的人就可以来,这样,人们就可以让他们排队;如果有一些人是从外面来的,那我们也可以带他们进来,你知道,从各个门等等地方进来。请你们六点半来。
12

现在,在我们读神的道之前,让我们低头。我们宝贵的主啊,我们最谦卑地从内心深处,为着我们在这个将死的身体里有着这永活的盼望而感谢你。那里有一位主神,并耶稣基督;他借着他的怜悯和良善,将永生赐给了我们。今天,这伟大的盼望就在我们心里,我们感到它就像一个在我们的魂里不断涌出泉水的水井,赐给了我们这个保障,即:神话语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我们很高兴地知道,今天我们不必再对它猜来猜去,不再是一种猜测了,而是一种确切知道了的东西;因为我们读到了他的应许,并看到他来应验了道的应许。因此,我们知道这是真实的。

我们为圣灵而感谢神,他是主复活的见证;我们为这些传道人而感谢神,他们是神真正的先知,站稳在真理和公义上。我们祈求,愿你今天祝福那些人,无论他们站在全世界任何地方的讲台上,愿圣灵带着大能在他们身上运行,并将你的道赐给他们。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愿它产生出伟大的果效,因为我们相信耶稣的再来近在眼前了。
13

今天,我们要祈求你祝福这个小小的教会,祝福它的牧师、执事们、所有的堂委、各个成员以及聚集在我们这些大门口的陌生人。我们为着这个团契而感谢你;因为听到有人说他们开了很多英里的路来参加聚会。经上记着说:“我若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32]这经文实在已经得到了彰显

我们知道,主啊,你的教会今早并不是人数众多,那些真正的信徒只是少数人。但有一天,主啊,你将要把那少数人带到你自己面前。那正是我们所渴望的时刻;那就是我们在等候黎明出现的日子,到时候,我们必要看见他,因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为此,我们是多么地感谢你!
14

我们祈求,主啊,愿你祝福你这不配的仆人,此时我要尽力服侍你的子民,求你赐给他们东西,使它带领我们大家更加地亲近你。愿今早我们离开这教堂的时候,会使我们成为一个比进来之前更好的基督徒。也愿……如果这里还有谁是不对的,主啊,愿他们今早离开这教堂时,能带着一颗快乐的心,因着他们找到了那颗重价的珠子而欢喜,那珠子的价值远胜于在他们生命中的其它东西。

主啊,我们也为着这些生病的和受苦痛的人而祈求你,愿他们不必一直等到今晚的特别聚会,愿伟大的圣灵今早就触摸到那个人,并将你的恩典赐给他们。
15

很荣幸几天前去看望了一个曾遇见过我们的妇人,她说:“哦,伯兰罕弟兄,你曾经奉主的名所咒诅的那个看上去很可怕的疾病,它试图还要再回来,但是,我郑重地安息在主如此说上面。”当医生检查我们的布鲁斯姐妹时,他们发现她的病呈阴性。主啊,我们是多么地感激你,因为你持守你的道,你的应许是那样真实。

愿今早对于我们所需要的每一个需要都有一个主如此说。我们要记念那些在医院和在家里的人,特别是我们的罗杰斯弟兄。愿你的恩典和怜悯,如果这得蒙你的喜悦,主啊,求你今早在异像中说话,指示我们当将什么话告诉我们的弟兄。因为我们是你的子民,在等候听你的话语。在我们听到你的话语之前,我们将时刻依靠你。求你将你的祝福倾倒在所有人的身上;求你祝福所读的你的道;我们要将一切的赞美和荣耀都归给你;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16

我想要你们大家都翻到《马太福音》第21章,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们要来读一部分的道,从第1节开始:

1耶稣和门徒将近耶路撒冷,到了伯法其,在橄榄山那里,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2对他们说:“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必看见一匹驴拴在那里,还有驴驹同在一处。你们解开,牵到我这里来。3若有人对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主要用它。’那人必立时让你们牵来。”4这事成就,是要应验先知的话,说:5“要对锡安的居民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就是骑着驴驹子。’”6门徒就照耶稣所吩咐的去行,7牵了驴和驴驹来,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稣就骑上。8众人多半把衣服铺在路上,还有人砍下树枝来铺在路上。9前行后随的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10耶稣既进了耶路撒冷,合城都惊动了,说:“这是谁?”11众人说:“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稣。”
17

我想要读,或从今早所读的第10节中取出最后的三个字“这是谁”作为题目。愿主将他的祝福加添在所读的他的道上。

这应该是在大约,比如说,大约是在星期五早上的十点钟;人们已经都起来了,因为阳光已经洒满了城市的大街小巷;那个时候,城里挤满了人。他们就睡在城墙外,睡在地上,睡在帐篷里;任何可以找到能睡觉的地方都有人睡,因为这个特别的日子已经把所有知道这个日子的人都吸引了来。这日子被称为“逾越节”,是神在他们远古的历史上为犹太人所定的节期。在那里,那只献祭的羊羔要被宰杀,它是为百姓的罪过而献上的赎罪祭。
18

这是每年都要过的,每年都要过这节期。但这次是一个很特别的节期,这一次要过的节期是有一些不同的。

你知道,通常我们都有聚会的地方,我们有定期的聚会,献上我们的敬拜,交纳十分之一,聚集在我们的教会中,与我们的会众团契。但你知道,当耶稣来的时候,总会有一些特别的事发生;会有一些我们可以告诉别人的东西。
那里有一些很大的期盼,空气中似乎被什么东西充满了;那几乎能跟现在这个时候相提并论。今天的空气中充满了对主第二次到来的期盼。可是,在这座城里,有很多人对此却一无所知,这就像今天世界上的很多人那样。他们有很多人,即使他们听到了,他们对此也漠不关心。在今天的世界上,情况也是这样,因为其它的事情更吸引人,对这世界的男女来说,那些事比他们的魂的永恒归宿更加吸引人。
19

但那里也有一些人相信他,他们正在期盼他的到来,也知道将有一些特别的事要发生;某件事正要发生,因为除非有特别的事要发生,不然,耶稣不会不择时机而出现的。他出现的时候,总是有新的事。他们被期盼所充满,但这当中最糟糕的事就是,有许多未曾见过他的人,在他来的时候,他们却从未想要去看看他。

这也是今天最让人伤心的一件事,在他来的时候,也有许多人不想去看看他。但将会有一些余剩的人,他们就是那些认识神、一直在等候、充满着期盼的人;他们将会看见他。因为他会像夜间的贼一样来到;我们就要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教会要秘密地离去。
20

哦,我告诉你们,既然借着主的道事先知道了这一切的事,我们就该在生命的每一刻都不断地祷告、查考,为着那伟大的事件而做好准备。

现在,空气中充满了主的同在,当我们都相信时,这些受膏的福音传道人正在发出晴天霹雳般的警告,我们就应该在每一刻都为着那个蒙福的事件而做好准备;到时候,我们将看见历世历代所有在基督里死了的人;我们将看见耶稣来接他的教会,然后我们就一起被提到空中与他相遇。但在那个日子里,有很多人不愿意去看他。
21

就在他们在等候的时候,我猜想,天刚放亮,就有一些会众从城中的各处聚集到了一起,他们都在议论说:“我想知道,他会不会来这里过逾越节。”

我能听到一个忠心的老传道人站起来所说的话:“是的,会众们,我们当仰望他,因为他就是那羔羊。”这人得到了圣灵的恩膏,他认识神,晓得神的圣经,并知道神的道就快要应验了。“毫无疑问,他一定会来到这里的,因为他就是逾越节的羔羊。”
22

然后你可以想象,当这一小群会众与那一小群会众在城门口聚集到了一起的时候,过了不久,他们说:“他可能会从这道门过来,或他可能会从那道门过来。”但他从哪一道门过来,都不会有任何区别;无论如何,他们都会看见他的,因为这是一个应许。

无论他今天是驾着云来还是骑着马来,对我来说,他如何来都没有什么区别。我们无论如何都会看见他的,因为这是神所赐的应许。
23

他们都在满怀期盼地等候着。那些仪式很快就要在殿里举行了;水已经从磐石上倒下来了,会众们要进到殿里去敬拜神,祭司们穿上了他们的长袍和举行仪式时所穿的那些衣服。会众们都各就各位地聚集到了一起,法利赛人聚集到了他们的角落里,撒都该人也聚集到了他们的角落里。

这情形若不是今天的一个写照,我就不知道还有什么了。卫理公会聚在一个角落,浸信会聚在一个角落,长老会聚在一个角落。但在某处分散在他们当中的,有几小群的人,他们是永生神的教会,他们在意的不是那些仪式,而是在等候主的显现,等候那蒙福的时刻。而其他的那些人只是对那些仪式、会幕里的过节和各种宗教的仪式感兴趣。但神的灵已经充满了我们的内心,使我们知道主就快要来了。
24

当他们正在等候的时候,突然,有一小群会众从山顶上走了下来,有一个人坐在一匹白色小驴驹上的,慢慢地朝着城门走过来了。人们就开始喊叫,从树上折下来树枝,把衣服铺在地上,喊着:“和散那归于那奉主名而来的!”

当那匹小驴驹走过来的时候,正应验了先知书上的经文:“哦,锡安的女子啊……”你看,这是什么,这是一个教会,是选民。“你的主来到你这里,是温柔谦卑的,又骑着驴驹子。”
25

今天,教会也正在等候,将来有一天,他要骑着白马从天上降临。你注意到,白色总是被引用。他来是骑着白色的小驴驹,这是一个预表,预表他要骑在战马上,穿着溅了血的衣服,有一个名在他身上,被称为神之道。主的再来就是这样的。

那几小群的人聚集在一起,观看着,等候着主的出现。当我们往前走,折断树枝,喊着:“和散那归于那奉主名来的”时,那将会是何等的喜乐啊!这在人群当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26

那个日子里的卫理公会和浸信会,即撒都该人和法利赛人,以及不同的组织等,他们说:“这要来的是谁呢?所有的这些吵闹是为了什么呢?在这事上,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警示。那只是一个人,他正骑在一匹小驴驹上;对这事没有任何的警示。为什么会有这些吵闹声和乱哄哄的事呢?这是谁啊?”

就在主耶稣再来之前,在这末日,神把圣灵差给了他的教会;而圣灵一直都是主复活的一个见证,并且证明他活着,就快要来了。
27

教会正在让自己准备好;因为我们看到教会正在让自己准备好,禁戒淫乱,禁戒拜偶像,禁戒淫荡的事和所有属肉体的作为,属于教会的众人看到一小群人聚集在了一起;停止了喝酒,停止了撒谎,停止了空谈,停止了各样属肉体的事,准备好自己,放声大喊,拍起手掌,欢呼胜利。众民都喊着说:“这是谁?”他们不明白。

他们那时也不明白。他温柔而又谦卑地来到,骑在一头驴驹子上。今天,他来到那些穷人和受苦痛的人那里。其他人却在那里说:“根本没有医治这回事;根本没有圣灵的洗这回事;简直都是胡说八道,根本没有这回事。”然而,他还是一样来了,证明了他的复活。以前他在地上所行的每一件神迹,现在,他也正以圣灵的样式在行。
在人们当中有一种期盼,他们在等候主快快来到的那个伟大事件。我们知道再不用多久,我们就将见到我们所爱的主;我们相信,再不用多久,圣经中所预言的一切事情就会应验了。
28

呐,那时候,在会众当中,有一种相反的看法。有些人喊道:“这是谁?是什么导致了这些的乱喊乱叫呢?那帮加利利人,那些圣滚轮,为何像那样大喊大叫呢?”

我能看见一个好心的老门徒走上来说:“你不知道吗,弟兄们?那是加利利的先知;那就是圣经中所说到的拿撒勒人耶稣。你岂不知圣经中说道:’他将要骑着驴驹子来,将要来到他的百姓中’吗?这就是他们像现在这样大喊大叫的原因。我们参加过这个人的聚会;我们看见过他使死人复活了;我们看见过他开了瞎子的眼睛;我们看见过他站在那里,扫视着会众,说:’你们心里为什么这样议论呢?’我们看见过他行出了伟大的神迹,我们知道他就是弥赛亚。”他们是混合的会众。
有些人说:“哦,也许他真的就像这么回事。”今天人们岂不是也这样认为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真有圣灵这种东西吗?到底是什么让那些人像那样举止呢?”
29

哦,这是预先尝到了神的荣耀,那是一种能力;那是在地上代表着基督的圣灵,那是他再来的一个影子。所有这些被预言到的事在主的再来之前都必将发生,我们也知道这点。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对此感到兴奋的原因;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对此感到火热的原因。

其他人怎么说都没有任何区别,那一点关系都没有。今天人们说:“那是谁?”在那些日子里,他们说:“我们不晓得这个拿撒勒人耶稣是谁,瞧,我们要过去查看一下摩西的十诫,我们就会知道他是不是属于这个宗派的了;我们将会知道他是不是法利赛人或撒都该人或希律一党的,或无论是哪个。我们要查一查。”但他们找不到他曾经上过学的记录,或他得到过任何学位的记录。然后,他们又回过头来问:“他是谁?他不属于我们的任何一种传统,他跟我们的组织没有任何联系,没有加入我们的任何组织;他没有任何学位;我们没有他曾上过学的任何记录;他从来没有上过神学院;他没有被注册在这些册子上,也没有在那些册子上。我们在任何地方都看不到他,他是谁?”
30

他自己的委任状就是神赐给他让他去做的事。他说:“我若不行神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他们相信他们自己的方式:就是借着人的委任状,借着他所属的那个宗派,情况跟今天一样;认出他要借着他的宗派委任状。但一个属神的人,在人们当中的圣灵临到了众人,临到了传道人,临到了会众。它显明出了他是什么,不是借着宗派,而是借着预告了耶稣基督再来的复活的大能。哦,我们生活在一个何等的时刻啊!

31

他们手里拿着棕树叶,衣服搭在后背上,准备把它们铺在路上,说:“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奉主名来的是什么呢?是圣灵。耶稣说:“他来的时候,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他不是凭着自己说的,而是要说到我的事。”圣灵来,是奉主耶稣的名行他的事;从讲台一直到施洗的池子,到医治的聚会,到各个地方,都是奉耶稣基督的名做的。留意看主的到来,有一位先锋正在预备一个教会,正如施洗约翰来预告了主的第一次到来,圣灵在教会里,也在做预告,让教会为了主的第二次到来做好准备。

世人呼喊说:“这是谁?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他们有什么样的委任状?他们是从哪个神学院来的?”你找不到他们的记录。他们是从荣耀中来的;他们的记录是在天上。因为他们的国度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属于将来的世界。他们的欲望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属于将来的世界;还有他们的方式和欲望。这就是他们的穿着、举止和习惯跟世人相比是如此不同的原因。
32

你通常会做……通常都是你里面的灵指使着你行事,它驱动着你的生命;就是在你里面的那生命,它使你怎样,你就会怎样。当男人女人声称是基督徒却依然想要行事像世人那样时,肯定就在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因为我们不属这个世界,因为我们的灵……

如果我们是德国人,我们就会像德国人;如果我们是芬兰人,我们做事就会像他们在芬兰所做的那样;如果他们是美国人,他们就有美国人的灵。如果我们是基督徒,我们就会有属天的圣灵,我们的灵是从上头来的,他会引导我们的生命和思想。那是虔敬的、有弟兄的爱、过着清洁的生活、有尊荣、值得尊敬的人。
33

呐,在那里,他们说……有些人赞成他,有些人反对他。呐,今天,有一些人很坚定地反对一切被称为神的东西,不相信任何宗教。在我们国家,他们几乎是占大多数的;在全世界,他们更是占大多数的,千千万万的人从未听说过耶稣基督的名,他们是属于大多数的人。

还有那些喜欢公布自己的宗教信仰的人,他们喜爱穿上那些举行仪式时所穿的衣服;他们喜爱成为众所瞩目的人士;他们喜欢穿衣打扮,然后去做礼拜,唱一点圣歌什么的;听一篇挑挑拣拣的信息,谈一谈过去的那位神,然后把神放回到遥远的历史当中,使他再也动不了了,使他成为过去的神。他们也想声称耶稣是对的,说他是个好人,说他是个伟大的人。说他就像华盛顿一样,从没撒谎过,或像拿破仑那样。那就是他们对耶稣的态度。他们认为他只是个好人。
今天,有许多人不认为耶稣是神;他们只是声称他是个好人,说他的教导是正确的。他们中的一些人相信他只是一个先知。
34

但有一些人,他们超越了那个界线。我相信他是神: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不仅仅是一个先知;他不仅仅是一个人;他不仅仅是一个教师或一个好人,他是住在一个肉身里的神圣的耶和华神。你问我说:“这是谁?”这就是我对他是谁的看法。他是神彰显在肉身中,为要除去世人的罪孽。这是谁?不只是一个人,不只是一个先知,而是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而且不单与我们同在,也要在我们里面,贯乎于我们中间,是神在我们中间。

那么,如果那是真的,一位超自然的神就不会改变他的性情来迁就人的性情,人必须改变他们的性情去适应神的超自然的计划。这就是人们呼喊的原因:“这是谁?”这是神在他的百姓中间。他们不明白这个。神永远不会来低就你的水准,是你必须去达到他的水准。神不会来低就你的要求,是你必须达到神的要求。然后,当那要求达到了,符合了神为了救赎百姓而做出的应许;如果那要求达到了,你整个的人就会被改变了;你的心思改变了;你的习惯改变了;你的一切东西都改变了;你的欲望改变了;你的生活改变了;你的习性改变了,你改变了;你的一切东西都改变了,因为是一种新的生命在你的里面。
35

就是这个使得今天的人们说:“这是谁?这就是那个常常在这里做工的伙计吗?这就是那个吗?这是谁?他是在哪里上学的?他拿的是什么样的委任状呢?”传道人说。“这妇女是谁呢?这不是我过去常常在外面街上看到的那个妇人吗?”是她。“她到底怎么啦?”有件事发生了。“这不是过去常常穿短裤的妇人吗?”有件事发生了。“这不是过去常常抽雪茄的男人吗?”但有件事发生了。“这不是过去常常喝酒的男人吗?”但有件事发生了。“这不就是过去常常爱咒诅并常去夜总会的男女吗?”但他们不再这样做了。“这是谁?”这是圣灵,是这位神住在他们里面。“我要下去他们的教会,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像法利赛人所做的那样。

他们说:“我们要到城门口去,我们要看看他们在说什么;我们要看看这个骑着白色的驴驹子、从山上下来的人到底是谁。”当他们到了城门口时,看到那些人真是欢天喜地;他们呼喊、大叫,他们喊叫,大声地赞美主。
36

这是跟他们那个时代的信仰完全相反的。那些祭司和拉比就站在周围,他们说:“叫他们闭口吧。我们都听不到那个博士或那个牧师所说的话了。叫他们闭口吧。”

耶稣,我能看见他转过身来,说:“他们若是闭口不说,这些石头也必要立时呼叫起来。”必须要有事情发生。
他们说:“这些石头岂能呼叫起来呢?”这位创造石头的神正骑在驴驹上面。“他们为什么不能使人闭口呢?”他们是无法闭口的。
今天也是这样。当会众聚集在一起时,来预告主的显现的圣灵就开始吹拂在他们身上,他们便会看到圣灵所行的神迹异能。他们是无法闭口的,有某样东西必须要呼叫起来。
37

教会世界会说:“这是谁?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他们中的一个吗?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的事?”他们不明白这点。今天他们也不明白这点;当时他们没有明白这点,他们也将永远不会明白。圣灵的恩膏已经把这个带给了教会世界,已经带给了……

瞧,有三种人:不信之徒、表面信徒和真信徒。很多时候,表面信徒也会进到真信徒当中来,他们也会喊着:“这是谁?”
这进到会众中来的是谁呢?他膏抹了人,使得这人说方言,那人翻方言,准确地说出了一个罪人的罪过和他处在怎样的境况。这是谁?他进到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无知妇人里面,并且站在圣灵的恩膏下,说出了她从未听过的语言,有一个墨西哥人在教堂里站起来,说:“我能明白所说的每一个字,它甚至叫到了我的名字,并且叫我要悔改。愿神怜悯我的魂。”这是谁?
这是谁?他能够进入一个无知的农夫里面,在圣灵的感动下站在那里,说出一个男人他是谁,他是从哪里来的,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他应该做什么以及他最后的结果会怎样。世人喊着:“这是谁?这是什么?他是从哪里来的?”他是圣灵,是从神那里来的。为了什么目的?为了预备百姓,赐给他们一个属天的氛围,一种想要上到更高处的愿望。
38

呐,其他人对这点所想的并没有这么多;今早我们在思想的事就是,你认为这是谁?这取决于你和我。这只是一个被称作五旬节的宗派里的团契吗?还有神的会、天路圣洁派或拿撒勒派或类似的宗派,神的会,神召会,联合五旬节派教会等,它只是这样的团契吗?如果只是这样,那你就太可怜了。要是那样,你所信的就只是一种宗教而已,在它里面没有任何救恩。

但如果你检查过了,并在你的魂里发现那就是耶稣基督,神的儿子,那么,奉圣灵的名而来的人是应当称颂的;在至高处和散那归于那在圣灵里而来的,因为那是耶稣基督自己的灵在他的教会里,使你们成为了他的儿子和女儿,将他的性情赐给你;因为你也将在那要来的永恒日子里与父住在一起。“这是谁?这一切的事到底是什么?”圣灵的到来总是会带来这个。
39

在挪亚的日子里,当圣灵临到了挪亚之后,他就开始说预言,就开始说,时候要到,这个世界要被水所毁灭。你看,这与他们的信念是多么的不同。圣经说,有许多讥诮者和嘲讽者,他们在取笑。他们吃喝玩乐,当面取笑那个先知,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们很快就知道他是谁了。

每次当圣灵来到的时候,他都会将众人分别开来;会把我们带到一个时刻,使人们必须站出来做出一个决定。这时刻临到了你,也临到了我;我们都必须做出自己的决定。
在挪亚的日子里,这时刻临到过;在摩西的时候,这时刻也临到过,当时,神用圣灵膏抹了他的仆人,差他下到埃及去。一些人说:“这个超人是谁?这个想要管辖我们的家伙到底是谁?”摩西并不想要成为一个管辖者,他只是要把真理带给百姓。
“他要做什么呢?他要破坏我们的宗教。”他们就是这样说耶稣的,“他谴责我们的宗教,”因为他们所拥有的只有那个。
40

在挪亚的或摩西的日子里,也是这样。摩西下去,他撕碎了他们的传统,把他们带到了一种对永生神的永活的信心上,借着神迹异能带领他们从胜利走向胜利。这点绊倒了那些不信者,“这是谁?那人是谁?他生在哪里?我们还以为他是埃及人。他突然在这里,他肯定是从某处而来的一个私生子。他奉这个名来,他是谁呢?”

一直都是那样。在耶稣的日子里,他们说:“这是谁?他没有受过教育;我们没有他曾上过学的任何记录;他不属于我们当中的任何宗派。他是谁?我们只知道一件事,这外面有个癫狂的人,一个野人,名叫施洗约翰,头发垂了下来,盖住了整个脸,上半身赤裸着,身上只裹着一块绵羊皮,他宣告了基督的到来。他是私生的;在约瑟娶他的母亲之前就怀了他,就要当妈妈了。这是谁?”这只是他们所得到的关于他的记录。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今天,他们对教会所能知道的就这些,只是一帮埋柱子挖洞的人或什么的,一点记录也没有。那记录不是保存在属地的册子上,它是在天上被神所保护的。“这是谁?这是个醉汉,这是某某某。”没错,但现在他是神的一个儿子了,他已经被转变了。“他是谁?这个奉主名来的人是谁呢?”
41

当今天圣灵来的时候,他带来了同样的决定;我们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决定负责任。我们必须做出决定,他就在我们的身边,他就与我们在一起。决不会再有路能绕过它了。我们对此无能为力,我们要么拒绝它,要么接受它。

那在基督耶稣里面的生命今天也同样在教会里面,它在行同样的事;它在行同样的神迹;它在行主所行过的每一件事。医治病人,使死人复活,洁净长大麻风的,赶出魔鬼,传讲福音;穷人接受了它。那不因此跌倒的人有福了!
主说:“你们去把所发生的这些事告诉约翰。”约翰在监牢里,他那鹰一般的眼睛已经模糊了;他那先知般的眼睛已经不能再像过去那样看了。但过后,主这样说了,他的眼睛就能看见了,主说:“瘸子行走,瞎子看见,聋子听见,那不因我所做的事而跌倒的人就有福了。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要信我。我若行了我父的事……你们纵然不信我,也要信这些事。”
42

呐,这就是他的信息,只要是他所说的话,那就一定会成就。那就是我们必须去做的事,就是要做出决定。我们将怎样对待他呢?他就在这里,这是谁?这是什么?这是神的一个应许,他必借着他的道成就那应许。神应许说他要那样做,我们也看到那事成就了。

呐,要不要做出决定,这取决于我们:我们愿意服侍吗?我们会明白吗?你说:“弟兄,我岂能明白那些我一无所知的事呢?”
耶稣对尼哥底母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看见或说是明白天国的事;”他说:“风随着意思吹,你却不晓得它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它从哪一条路来,往哪一条路去,或它一直在哪里);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你不晓得它从哪里来,它一直在哪里或它往哪里去。但你知道一件事,它会带着你去到那里。无论它从哪里来,它都会再把你带回去。
43

所以今天,我们理当知道并明白自己是在做什么。呐,如果这没有见证出神的道来,那它就不是神的灵。如果它没有医治病人,否认医治,它就不是神的灵,因为神是一位医治者。

44

有人曾经这样说过:“神为什么会让罪临到地上呢?”曾几何时,神是一个单元,在那个单元里有许多属性。他是一位救主,他的本性就是一位救主。如果永远都没有一个罪人,那他怎么能成为一位救主呢?直到他允许罪出现后,他才能拯救。

神是一位医治者,但必须有生病的人需要得到医治,不然他就不能医治。瞧,如果永远都没有疾病,那就永远不会有医治者。神是一位医治者,他自己的属性把这些事都计划好了,必须要有某种东西来反映出在神里面的属性。
神,“神”这个字的意思是“受敬拜的对象”。神想要受到敬拜,所以,他必须投射出某种能敬拜他的东西来。耶稣对井边的妇人说:“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要用灵和真理拜他。”
45

所以,当神的灵就在附近时,会发生什么事呢?救恩就会临到,这救恩就会带来一种属灵的敬拜,不仅仅是指唱一首圣歌,而是一种在灵里的敬拜。这与知识的东西肯定是截然相反的,知识的东西会被完全吞灭掉的。

你无法借着知识的信心去明白神,你必须重生,它必须要去到内心深处;它必须是一个经历。当这经历是由圣灵做成的时候,那最初发生在教会身上的同样的性情、同样的能力、同样的反应,,也将会再次发生,因为是神在他们里面。
耶稣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我’是个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当那些事发生在一个教会里之后,它搅动了众人,那些在外面的人所做的,就像当时过节时那样,说:“这是谁?那些人到底出了什么事?”
46

当那些加利利人看见耶稣骑着驴驹子过来的时候,信徒们在呼喊、大叫,他们的举止就像是一帮酒醉的人。那些祭司说:“叫他们闭口吧!”主说:“他们若闭口的话,这些石头也会同样呼叫起来的。”你瞧?

五旬节那日,当圣灵进入了那些人里面时,他们的举止就像喝醉了酒一样,众人甚至大大地讥诮,取笑,说:“这些人无非是新酒灌满了。”
彼得说:“耶路撒冷的人和你们住在犹大地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人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
47

当那同样的圣灵浇灌在另一群会众中时,也会发生同样的果效。因为你不能把葡萄树里的生命注入到南瓜里,然后使它长出南瓜,不,它会结出葡萄的。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教会被认出来了,但世人却在纳闷:“这是谁?这正在发生的是什么事呢?”他们不明白,因为他们不认识神。

呐,当我们看见这事完全照着神所说的那样发生了时,我们就当等候。现在这是什么?圣灵正在引见基督。在某个荣耀的日子里,他不是骑在驴驹子上从山坡上下来,而是神的儿子,从荣耀中中下来,披戴着神圣灵的公义,骑着白马,穿着溅了血的衣服,被称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他将是神的道。随着他的,从天上而来的将是千千万万的人。天上的众军必与他同来。
那必将是一个极其荣耀的时刻!唱着诗歌,将有人唱诗;将有人喊叫;将有人痛苦;将有人呼喊;将有人哭泣;将有人哀哭。你将要被列在其中的一群人当中,朋友们。所以,在我们低下头时,今早你就要做出决定,你要与哪一群人在一起。
48

此刻我想知道这里是否还有人是没有为了耶稣基督而做出决定的,虽然你参加过聚会,看到了主使瞎子看见,使聋子听见,使瘸子行走;看到了主把人们心中的意念揭露了出来,并说:“你是某某某,你为什么做这事或做那事呢?”这完全是主所说的他要做的事。可是,你却还没有成为他的仆人,你还从未有过任何见证。若不是借着圣灵,就没有人能称耶稣是基督的。你说:“我相信它,因为这道如此说,”那是真的。但这道也说,除非你领受了圣灵,不然,就没有人能说耶稣是基督的。若不是借着圣灵,就没有人能称耶稣是基督的。

你们还没有领受圣灵,然而你却想要领受它的人,你想要举起手来,在祷告中蒙记念吗?你说:“请为我祷告。我现在向神承认,我要他的圣灵在我的生命中引导我,使我完全明白他在我生命中为我所做的计划,使我能作为他的仆人与他同行。”你愿意在我们开始祷告之前举起手来吗?愿主祝福你,孩子;主祝福你,姐妹;愿神与你同在。
49

让我们祷告。最仁慈的神啊,正如我们在你的道中所读到的那样,当你进入耶路撒冷城时,你的百姓已经在那里聚集了,他们是那些正在盼望着你来到的人。空气中都充满了你到来的气氛;你应许说,你将会来过节,你将会在那里见他们,而他们也正在等候你。其他人认为这是毫无意义的。这到底是谁呢?只是一个假装成先知的加利利人,一个被教会联合会宣布为狂人的人。瞧,他们说:“我们知道你疯了,你是被鬼附的,”并且被宣布说是一个不正常的人。他的会众也被宣布说是不正常的人。那个来介绍他的人,施洗约翰,也被宣布说是从旷野来的一个癫狂的野人,一个隐居者。瞧,这什么也不是……那个日子里的上流社会的会众不相信这样的一种信息。那些捆绑他们的邪灵今天也捆绑着几百万的人,他们还是不相信这信息。但对于那些在等候的人,他们早已知道他们的主应许说他会来过节,所以他们就在等候,聚集在大街上,他们留在一些小地方和一切能呆的地方,在谈论和等候着。到处都充满了他到来的气氛。

50

今天也是这样,主啊。你应许说我们将被带到羔羊的婚筵里;你将会来接教会;我们看到你再来的迹象正在显现出来,所以,这里也到处都充满了你再来的气氛。我们正在等候着。

今早,有一些手举了起来,主啊,他们还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被召进入筵席。我们正在等候着你的到来。人们告诉我们说,他们拥有一些可以在一刹那间就把全世界摧毁的炸弹;他们可以在俄国的上空观察一颗星,一眨眼的工夫,就能准确地计时,目标对准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预计在八十秒内就能打到月球上去。哦,主啊,我们看见那些事正在照着你所说过的那样显现出来。他们也完全能够施行他们的威胁。神啊,我们翻开了圣经的书页,看到了你也能够施行你的应许,因为你是神,我们正在等候你的到来。今天,求你把这些人带入到你的眷顾当中,主啊,借着我们的主耶稣,求你把永生应允给他们。
求你应允那些生病和受苦痛的人,愿他们得到医治;求你在今晚将要来到的医治聚会中赐给我们一次伟大的聚会。求你祝福在这里所代表的各个教会的人,在信心的各种灵程上的不同的人。愿他们认识到并不是他们所去的那个教会能使他们成为他们现在这样的,而是他们所拥有的那对神的儿子毫无玷污的信心。愿一切的赞美都归给你,父啊。我们奉耶稣的名,把他们都交托给你,阿们!
我欠千万金,主替我还清(那正是主为我们做的);
一生犯罪真苦辛,主洗我白如雪。
现在,信息讲完了,让我们来唱诗敬拜主。
我欠千万金,主替我还清;
一生犯罪真苦辛,主洗我白如雪。
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宝贵的名)荣耀归主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51

呐,我们不要去看别人,让我们抬头看,举起手来。

我今靠主脱离罪权势,有主时常住在我心内;
如此蒙恩我实在不配,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那宝贵的名)荣耀归主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现在,我要你们转过去,跟你前面的、后面的、右边的和左边的人握手,我们再来唱这首歌:
宝血泉源丰富又甘甜,快来就主俯伏主脚前;
投宝血泉使你得安全(现在让我们举起手),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52

难道这不使你感觉很美妙吗?所有的渣滓现在都被刮掉了,等候着。哦,真是奇妙!

宝血泉源丰富又甘甜,快来就主俯伏主脚前;
投宝血泉使你得安全,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宝贵的名)荣耀归主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难道这还不能触动你吗?想想这点:
我今靠主脱离罪权势,有主时常住在我……(住在里面,“你们若住在我里面,我的话也住在你们里面。”)
如此蒙恩我实在不配,荣耀归主名!(在敬拜时,要把你的心思全都集中在主的身上。)
荣耀归……(主啊,若没有你,我们还能做什么呢?)荣耀……(这就是你显现的时刻,你很快就要再来了,主啊。)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53

哦,太好了。有什么东西刚刚从我身上掠了过去,甚至我身上的每一根纤维都在颤动,那是圣灵在这里,嗯。

[原注:有人说方言并翻方言:“今天我对你说话,我的仆人;是的,因为你站在这会众,即我的民当中,今天我已经分派了你,主说,因为我膏抹了你。是的,你是我的先知。我今天要与你同在,因为你将按手在这会众,即我的民身上,就是那些生病和身体受苦痛的人。我对你说话,我的民哪,要对我—永生的神有信心,因为我必使我所应许的那些事成就;因为我能够成就我的道。因此,我今天对你说话,不要怕来相信我—永生的神;因为我必以大能大力的方式来到你们中间。”]
阿们!感谢归于神!那正是我讲道的内容。
我以信心仰望十架上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你听我祷告,将我罪过宽恕,
使我从今到老,全属基督!
我唱这首诗是为了一个目的,主借着那个翻出来的方言已经为着今晚给了我一个主题:我的道。瞧?
我今行走世路,不时遇见忧苦,求你引领!
擦干我的眼泪,保守我不懊悔,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54

两年前我去到了圣安吉罗的地下墓穴,罗马的地下墓穴,我站在那底下。我往下看那里,我看见他们雕刻了两千年前跟随耶稣的那些圣徒的雕像。其中的一个后背上背着一只迷失的羊,另一个在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我站在那里,双手像这样举着。我唱道:“我今行走世路,不时遇见忧苦……”然后,我从那里出去,到了那个圆形大体育场中,站在那场地上,在那里他们把那些圣徒喂了狮子,那些古罗马的斗士们杀死了他们。我就想:“哦,神啊,我们先祖的信心仍然活着,仍在我的心里燃烧,主啊,永远不要让它从那里移走,也不要让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没错。我何等爱他!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立去全人罪迹,立去全人罪迹;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当你那样做时,你岂不感到高兴吗?不知道我们能否闭上眼睛,并说: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效能;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在此也都洗净,在此也都洗净。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你们感觉好吗?只要在圣灵里敬拜,愿主的祝福临到你们身上。
55

呐,我们盼望今晚再见到你们。那些祷告卡会在六点半准时分发,所以,这就不会干扰到其它的聚会了。你们想要的,请过来。

多少人想要靠着神的恩典去到天上?让我看看你们的手。我们正在往上走。
在天上我有一位父亲,在天上我有一位父亲,
在天上我有一位父亲,他在那彼岸。
那一日我必要去见他,那一日我必要去见他,
那一日我必要去见他,他在那彼岸。
哦,那一日可能就是明天,那一日可能就是明天,
那一日可能就是明天,都在那彼岸。
哦,那个就是快乐的聚集,那个就是快乐的聚集,
那个就是快乐的聚集,就在那彼岸。
56

你们喜欢那些老圣歌吗?哦,你若想要那些装腔作势的歌,随便你;但给我这些感人肺腑的颂赞宝血的老歌,它们能触动到这内心的深处,是由圣灵所写下的,靠着神写出来的;它们是真实的。

哦,愿主大大地祝福你们,希望晚上再见到你们。现在我把聚会交给牧师,非正式的……
这里可能有些人今晚不能来参加医治聚会,他们只要求被抹油和接受祷告。我们这里有一大帮的传道人,他们乐意以任何我们所能做的方式来服侍你们。呐,正式的医治聚会在今晚举。呐,如果你们能留下来等,也可以;如果不能留下来,现在就过来吧。
57

后面有一位女士必须要回去,她得的是心脏病或别的什么毛病。我相信她要上这里来了。有人用手指头指着这里;这位得了心脏病的女士今晚无法回来聚会,她的病很严重,想要……她无法去到祷告队列了。

瞧,我们让人排队的原因是,在那里我们就能……我自己,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祷告方式。有些这样祷告,有些那样祷告,我的……如果我知道我在谈的是什么,那我就能去行动。但如果我走到这外面去,比如说,我要去修理一辆汽车,但我对汽车一窍不通。我会去拿扳手来,到处看看,但我一窍不通,瞧?许多有着那种很显著信心的人,他们就出去那里,向那些疾病挑战,把它们赶出去。对我来说,我必须要看到神对那个人的计划是什么,瞧?
58

你必须留意,先知的恩赐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你用那种恩赐来行事,就会使你自己陷入麻烦的。多少人知道这点?

你看以利沙,我相信是的,是以利沙。他是个年轻人,头就秃了。有些小孩子就取笑他的秃头,说:“你为什么不像以利亚那样也上去呢?”他转过身,咒诅那些小孩,他们中的四十二个人就被杀死了。那不是圣灵的性情,瞧?那是因为先知发怒了,就从他口中说出了一句咒诅的话。
耶稣在接下去的经文中说(就是我今早所读过的经文):“你们若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你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你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你成了。”就是这样。瞧,你必须要留意你所做的事。
呐,看看摩西,他有权柄。第二次让磐石出水并不是神的旨意(多少人知道这点)?他本应该对着磐石说话,而不可击打它。神告诉他只对着磐石说话,但摩西转过去,击打了磐石,因为他有权柄那样做。神就把他带到了一座山上,对他说:“你看那边,看看那地,但因着你对那边的磐石所做的事,我不会让你去到那边。”瞧?所以,你在那样做时就必须留意。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想要……
59

我感到那很快了,也许就在这几天内。我有一种感觉,就是神要再次对我说话,瞧?我日夜躺在林子里,在等候着那个时刻。上两、三个星期以来,我一直觉得神将要对我说话。我相信我有一些的事将要被改变;我盼望得到那个已经有很长时间了。那一个,就是不久前在这里所说的将要发生的那个预言,它实现了。

但似乎就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正在运行。然后我就呆在外面,早晨很早就出去,夜晚也在外面,一直等候,留意看主将要说什么话。时时刻刻,我都会跪下来,说:“你在这里吗,主啊?有什么事是你要你的仆人知道的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都在留意着。
60

我想要那个时刻来到,在那里我……我们不需要行辨别人心的事,因为没有它,我也有信心。呐,我想,一个异像临到了这里,说……这个妇人或这位女士或无论是谁;瞧,我不知道,哦,无论你是谁,都将上来这里。我一生从未见过你;然而,主在那里显给我看了,你是谁;你有什么毛病;你是从哪里来的;你做了什么事才导致了这病,因为凡事临到都是有原因的。

要是某人犯了罪,会怎么样呢?也许他们做了一件他们不该去做的事;也许他们本该去做一件事,他们却没有做,或某件那样的事。在这里,他们就有了一个……神允许撒但将那个咒诅留在他们身上,是为了让他们学点东西,学会顺服。有些时候,疾病是神用来教人学会顺服的鞭子。
要是那个人站在那里,而我说“哦,哈利路亚,荣耀归于神,赞美神”,那会怎么样呢?给他们抹油,为他们祷告,我正好把那恶鬼从他们身上赶了出去,而那却是神允许它被放在那里的;这样,我在神面前就会陷入麻烦的,看到吗?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是一个……但当我在那里看到主说了这样那样的事。也许是撒但刚刚才做的,而我看见在那人的生命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进入它里面;这样,我就有信心走到那里去。我就有了信心,因为我看见了主,他来到了我这里,并告诉我去做那事,瞧?然后我……
61

另一件事是,也许,如果他们做了错事,我就说:“你做了某某事,”没错。“那么,去纠正那事,我在神面前许诺,我必纠正过来。”再回头看去,就会看到他们在那将来的岁月里,病好了,仍然是好的。这样,你就知道神已经说了那话,只是在等着你说出那话,就是这样,瞧?那就需要……那就是我的观察方式,所以这使得我的事工很缓慢。拿过每一个病例来,观察它,这样,我就知道我是在说什么了,瞧?我就确切地知道当对那个人说什么话。

呐,过去有许多次,我看见死亡笼罩在一个人身上,我就什么话都不说了,我只是说:“愿主祝福你,对神要有信心。神必会医治你,你只要有信心。”就像那样说,因为我心里知道他们活不了了,因为……你只是不想那样去告诉他们,除非你必须说出来。只有圣灵能揭示出来,你知道,这样已经有许多次了。我就告诉他们:“你要做好准备了,你要走了;没有什么东西能救你了。”
62

不久前,这里有个小女孩,他父亲说,如果……“医治好那个小女孩,他就会成为基督徒的。”我想要那个家庭都成为基督徒。我就去到了那个家,那小女孩得了双侧肺炎;他们给她打了最大剂量的青霉素,却没有一点效果。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越来越严重。

我就下去看她,我到了那里,我说:“我不知道,”我说:“我要为她祷告。”我就进去,全心地为她祷告。
那天下午医生也来了,他说:“她的烧已经退了;”第二天下午,他来了,他说:“这孩子病情好多了;到晚上她就能起床了。”
哦,那父亲和我就去看望那女孩,一见到我,他就高兴坏了,他说:“哦,伯兰罕弟兄……”
我说:“李,我真高兴看到你的孩子痊愈了。”
然后圣灵就向我显现,说:“她只能再活三天了。”
然后,那父亲就要来归向基督,他说:“当你举办聚会的时候,我就准备要受洗了,”他和他一家人。
63

我不能告诉他,我不愿告诉他;我知道那孩子就要死了。我回家后,就告诉了我妻子,哦,告诉了他们的朋友和我的邻居等人,说:“这孩子活不了了。”只有大约八岁大的小女孩,我说:“她活不了了,她在三天内就会死掉。我看见她的母亲站在那里哭,三次低下了她的头,眼泪流淌了下来。当我站在那里时,我看见一个白色的小棺材推出了房间;”我说:“她就要走了。”

“那么,”他们说:“你应该去告诉李。”
我说:“我不想去告诉他,”我说:“首先,我爱小比阿特丽斯,而且我……”你们都知道我是在谈论谁,所以我说:“我爱小比阿特丽斯,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会伤害她的,我也不想告诉她父亲。”我又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我知道这孩子三天后,她就要走了,我知道的,但我不想告诉她父亲。”
64

呐,那种方式……许多时候我就出去祷告。在非洲那里,大约只有三、四个人来到台上。当什么事在台上发生时,我就做一个全会众的集体祷告。一时间,就发生了两万五千件神迹,瞧?这是因为会众的信心。许多时候,我们把人带到台上来,按手在他们身上,为他们祷告,就打发他们走。他们出去后,就痊愈了,瞧?所以,这只在乎人们想的是什么。不管怎样,都是他们的信心成就的。

但是说到咒诅一样东西,我首先要知道我是在做什么,接着,就是我在做那件事。如果你来,按手,那是你的信心,那是你所相信的事。现在,你们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吗?瞧?我害怕这样说;这里来了一个人,而我对他们的事一无所知,以前从未见过他们。“伯兰罕弟兄,我得了这样那样的病;我得了癌症;我得了肺结核。”我真是害怕那样说出来。瞧,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瞧,我宁愿这样说:“我要为你祷告。”瞧,就像这样。但当我能看见一个异像,看到将要发生的事时,那就不同了。瞧,我就知道要做什么了,那时我就明白是什么……这就像你走进了任何一个地方一样。但许多时候,我为人们祷告了有几百次之多。
65

谢尔弟兄正坐在那后面,现在我正在看着他。我曾到一个地方去参加过一场葬礼,埋葬了罗伯逊姐妹的母亲。谢尔弟兄,我从未看到他这人有什么症状,直到他进来后才看到。他得过那种偏头痛或别的什么,我不知道。你到了一个地步,变得好像不省人事了,什么也不知道了。我就直接走进他的房间,做了一下祷告,然后又走了出来。我说:“就如我站在这里这么确定,他必得到医治。”就是那样,然后就走了出来。

那里的伍德太太,她母亲的脸上长疮,得了癌症,躺在那里快死了。你知道那是什么病,你若沾到你的嘴唇,沾到这里,你可能一会儿工夫就死了。
最近,在新阿尔巴尼这里,一只蜜蜂螫了一个人,螫到了他的嘴唇,大约两分钟内他就死了。
在嘴唇边上的任何东西……永远不要挤压你的嘴唇,因为连在那里的神经线连到了你的大脑。真的,人们……男人决不可用剃须刀刮嘴唇,绝对没错。当你的剃须刀一拉,眼泪马上就会从眼睛里流出来,碰到那里是很糟糕的,因为碰到了那些主要的神经线。
66

不久前在这里,我到了这里,吉恩和利奥也在。那里有个女孩,她在药店里做工,就在这下面的那家药店。我进去那里给我的孩子买一点药啊什么的,买一些维他命等,要治他们的感冒等等。她就在那里的邻居中讲了这事,那里有某个传道人。他说:“你是想告诉我伯兰罕弟兄会给他的孩子吃药吗?”瞧,这是无知。

我说:“哦……”
他说:“我再也不可能对你有一点信心了。”
那事过后才两天,他正在刮胡子,就割到了嘴唇,像那样挤压了嘴唇,第二天他就去到了医院里,躺在了氧气棚里。大约四、五天过后,他出来时,脸肿得这么大,瞧?像那样出院了,因为他挤压到了嘴唇上的一个地方,瞧?你在刮胡子时,要小心那个地方,碰到嘴唇会有麻烦的。
67

呐,回到灵里来,回到属灵的事上来。瞧,你必须知道你正在接近什么,你正在做什么;如果不知道,就不要做。

呐,说到为病人祷告,哦,我能讲很多很多的事。我刚才在讲的伍德太太,她母亲,癌症侵蚀到了她这下面的静脉;她的脸就肿了起来。利奥、吉恩和我当时在密歇根州。我们在电话上听到了这事。我妻子打电话给我,说:“伍德太太的母亲快要死了。”
我就过了河。伍德太太坐在那里,完全垮掉了。她说:“她母亲快死了。”
我走进房间,跟她一起呆了很久。没有异像出现,但就在我朝她走去时,有什么东西在我里面说:“她会活着。”
我走了出来,伍德先生和太太坐在那里,说:“哦,主有说什么话吗?你看到了异像吗?”
我说:“没有。”
他们,很快地,(他们曾参加过很多聚会,你瞧?知道我见过很多异像),他们就很伤心。但过了一会儿,我说:“但有东西告诉我,这跟异像中的主如此说很相像,说,这妇人将会活着。”她也活了。
68

在这里的癌症,像那样在她的脸上;那癌症已经从这里侵入到了骨头里,把所有骨头和周围的东西都像那样吃掉了,像那样从肉一直吃到骨头里。她今天还活着,脸上就只有那么一个疤痕,瞧?是什么使癌症烟消云散的呢?医生在她脸上给她打了一针,就使癌症烟消云散了,你瞧,那就成了。他们或想要把癌症烧死,或想要做点什么去对付它。

69

呐,这在乎人们的信心,是你对那事所拥有的信心。如果你……

瞧,睚鲁说:“求你来按手在我的闺女,我的女儿身上,她就必活了。”你们记得这个吗?
那个罗马人说:“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你只要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活了。”对不对?就是这样,它取决于信心。
70

呐,患了心脏毛病但今晚不能来的女士在这里吗?她是否在这里……在左边,好的,先生。好的,年轻女士。如果你现在要从这边过来,那你就过来吧。其他的人,也欢迎你们过来。

我想请卡什弟兄,还有你们这里的弟兄过来;我相信比勒弟兄也在会众中,不是吗?过来吧,比勒弟兄,其他的传道人呢?还有哪位传道人?我们现在过来吧。我们要为这位年轻女士祷告。
71

他们说那是心脏病,是吗?心脏病是我们人类的最大杀手,但你知道耶稣是住在人的心里吗?你已经在心里接受了他吗?你是住在这座城里的,是吗?是在俄亥俄州。你的心脏病会得到医治的,神是一位医治者,他医治人的心;他医治人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每一个器官。

现在,到这边来,弟兄们,我们到那里去,让他们能祷告……我要会众们都低下头,如果可以的话。传道人们,哦,是的;愿神祝福你……[原注:磁带空白.]
72

是你造了人的心脏,你造了它,使它生长并活着。你能够在那破坏了的旧心壁上造出一个新的心壁,因为你是神,惟独你是神。我在想,要是这位女士是我的妹妹德罗丽斯、或是我的妻子美达或我的女儿利百加,那会怎么样呢?我就要请教会的人全心地祷告,主啊,就会为我的孩子、或我的妻子或亲人们做出信心的祈祷。

也许她是某人的女儿,也许是某人的妻子,也许是某个孩子的母亲。她说她爱你,她已经接受了你作她的救主;她有权利来拥有这些特权。我们前来,是靠着你邀请我们用这些医治的恩赐来服侍她的这种权柄。我们按手在她身上,愿神的道在她身上彰显出来,除去这个心脏病。我们谴责这心脏病,是基于耶稣基督自己的道,它说,出于信心的祈祷,必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们起来。
现在,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心脏病离开我们的姐妹;愿她离开时,再也没有一点心脏病的痕迹了。愿你因着这些祝福而得到称颂和荣耀,因为这只能是出于你的手,主啊,因为我们是照着你的道来事奉的,阿们!求你触摸她,主啊。
现在,要有信心,要相信。心脏病就永远不会再搅扰你了。
73

亲爱的神,这位可爱的母亲用这双软弱的、皱巴巴的手服侍了她的孩子和孙子们,也多次服侍了我。今早她有需要,我们站在这里,传讲了你是如此伟大的一位神,是如此大有能力的神,不是一位历史的神,而是一位现在时的神,是自有永有的。我祈求,主神啊,我们借着按手在她身上,愿你赐下你医治的福分临到她的身体;奉耶稣的名,愿她今天离开这里时就得着痊愈,再多活上许多快乐的年日并事奉你。当她去到各处,告诉人们所发生的这事时,愿你因着这些事而得着一切的称颂。阿们!哈利路亚!

这病今早把你给撕碎了,愿神祝福你。[原注:磁带空白.]
74

若干年前,她得了肺结核,我为她祷告后,她就得了医治。现在她又病了,但她需要这辨别的恩赐以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而导致了这病或更多的关于这病的事,我确实相信是这样的。

哦,我们刚才为之祷告过的这位年轻女士和她们都会好的;我全心地这样相信,我完全相信。你们也相信吗?伍德太太,我对他们的感觉就跟我对你母亲的感觉是一样的,瞧?谢尔弟兄,就像我对你和这里的其他许多人的感觉一样。我只是感到他们都会痊愈的,就是这样。他们开了这么长的路来参加聚会,这显示出了他们的信心。
75

你知道吗?圣经说到了这会出现在末后的日子里,没错。到了晚上才有光明,对不对?才有光明。这是同样的福音、同样的圣灵、同样的神的大能要像过去那样在这里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神现在就在这里,现在就在这里;他现在就在这里,就如他晚上会在这里一样;他同样还要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主太美善了,不是吗?

让我们来唱一首副歌,“真奇妙,耶稣真奇妙,”我们可不可以来唱这首歌?“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现在我们一起来唱:
哦,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是我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哦,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真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是我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我已自由免定罪。
耶稣给我自由和完全的救恩;
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哦,真奇妙,是我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哦,真奇妙,真奇妙,耶稣……(现在大家都来唱,大声唱。)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哦,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是我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哦,真奇妙,真奇妙,(举起手来唱)……奇妙,
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是他。
拯救我,保守我,脱离罪、羞辱。
真奇妙,是我救赎主,颂赞他尊名。
76

阿们!现在让我们都举起手来,感谢他,每个人都照着你自己的方式。

主啊,我们感谢你的良善;我们感谢你的怜悯,也感谢你为我们所行的这一切事。能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我们要与彼得等人一起这样说:“让我们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但那可称颂的声音却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耶稣太奇妙了,他就是这策士、和平的君、全能的神、永在的父。求你在将来的日子里一直与我们同在,主啊;求你现在祝福我们,今晚赐给我们一场伟大的聚会。求你祝福你在世界各地的仆人;祝福将要在这个国家举行的聚会,主啊,在加利福尼亚的圣何塞和其它的地方将要举行聚会,人们正聚集在一起,等候那些伟大的聚会。求你今晚与我们同在;与这会堂里的和在全国各地的、在每一个求告你名的地方的会众同在。求你应允,主啊,愿你去到那里,奉耶稣的名。
77

我要把聚会交给牧师,他会来解散会众。呐,六点半分发祷告卡。

[原注:朱尼尔弟兄说:“我想说一下,今天我们要为我们的弟兄收一些爱心的奉献。”]
我感谢你,我亲爱的朱尼尔弟兄,谢谢你。完全不必,不,你不要那样做;我感到真的很渺小。我现在感觉好得很,你不会想让我有别样的感觉的,是吗?但我还是同样要感谢你。他只是在开玩笑,要明白我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