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001 你们出去要看什么?

1

我们刚结束聚会,我想说我很高兴听到这些见证,而且……我走进来,看着这个小帐幕,太漂亮了。尤蒂卡这附近的人没有理由不来教堂聚会,对吧?这里的人确实做得很好,他们致力营造一个舒适、漂亮的地方,不是一个豪华到让你觉得不舒服的地方,而是感觉很舒服的地方,很好,干净,整洁。我喜欢这样的教堂。

我认为葛理罕弟兄读的那两首小诗都很在理。你知道,有件事就是,那些经常批评别人的人,自己却没有被逮着。但葛理罕弟兄,我却是一个被逮住了好几次的人。所以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2

但是曾经有人跟我说,在巴拉德与巴拉德公司,有一个人去找工作。他们请他在纸上签名。当他去签名时,他们发现这人带的那根铅笔末端是不带橡皮擦的。他们问他说:“你没带橡皮吗?”

那人说:“是的,我不会犯任何错误。”
巴拉德先生说:“那我就不能用你了,因为你什么都不会做。”所以……我想这是对的。如果我们不犯错,那是因为我们什么都不做。
但我喜欢那种犯了错误,却能像个真正的战士,准备再站起来试一次的人。
我们曾经唱过一首小歌,
如果我跌倒了……或如果我失败了(大概是这个词)
让我起来再试一次。
主啊,请原谅我,让我再试一次。
我很多次向神祷告,甚至都为自己感到羞愧,但“让我起来再试一次。”我不断地跌倒,但每次他都满有怜悯地帮助我爬起来。
3

现在,如果我们仔细看看,就会发现我们无时无刻不干点儿错事。呐,事情没有大小之分,它们在神面前都是大事。所以,如果使徒保罗都要每天死去,那么我们每天要死多少回呢?我认为一个人做了错事,并愿意改正,真正的基督徒的态度是饶恕那个人。

葛理罕弟兄,我觉得今天教会的人们,就是在这一点上错过了太多;人们不是让这个人重新站起来,而是把他们推得更远。瞧?瞧,基督,当我们跌倒的时候,他弯腰扶我们起来。所以,我们也应该拥有那种灵。
4

我实在叫不出他的名字了,也许你们一些弟兄可以。自从我来到这里,我就一直在想这件事。保罗是一个……他抓住了一个逃跑的奴隶,我一时间想不起他的名字了,不过他欠了很多债。保罗爱基督如此之深,以致他打发人去见那奴隶的主人,说:“现在,他已经成为我所爱的弟兄。凡他所行的和他欠你的,都记在我的账上,我来的时候必还清。”

瞧,保罗成为基督徒很多年了,他知道饶恕是什么,饶恕别人意味着什么。他自己也被饶恕了。我认为每一个真正被饶恕的基督徒,都知道去感激饶恕。
5

我刚听了葛理罕弟兄关于巴斯迪弟兄的见证。那是罗杰弟兄,克里奇姐妹的父亲。他几天前做过手术,医生发现他得了癌症,就只是给他缝合了。所以让我们继续为他祷告。

但是一件最甜蜜的事情……克里奇弟兄叫我去看他,我不知道他住院了。当我走进房间时,他说:“比尔弟兄,”他说:“我经常听你们说按手在别人身上。”
我说:“是的,巴斯迪;我叫他巴斯迪,这是他的昵称,真名是埃弗雷特。我说:”是的。“
他说:“我知道我为什么来到了这里。”他说:“自打我进来,他就一直和我在一起。”他说:“刚才有什么东西按手在我身上。”他看到在角落里有一道彩虹。马上你就知道,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6

但神的恩典……我这么说不是因为他是克里奇姐妹的父亲,虽然他的确是个好人。我想我多年前就奉主耶稣的名给他施浸。但他始终没有我们所希望看到的,那种有着真正奉献的重生经历,葛理罕弟兄。然而,当时在医院里,这件事情发生了。他被改变了。赐给他永生的恩典的神,给了他彩虹。彩虹是一个约,神持守与他所立的约。他已经准备好离开了,我为他感到高兴。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

不久前……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今天早上,我被叫去见一位老朋友。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她。你们很多人都记得莫尔斯夫人,鲁德尔弟兄不久前刚去过她那里。她神志不清已经好几天了,一直在呼唤。我进去的时候,她刚好在叫我的名字。她说:“比利是个好孩子。他过得很艰难。”她说:“我想在走之前见见他。”然后过了一分钟,她问道:“你见过他吗?我想见比利。”几分钟后,她就和她的丈夫说话了,那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她就和他交谈,开始和她所爱的人交谈。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离那道“门”很近了。
7

这不是很奇怪吗?即使她失明,生活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年近九十,九十岁,八十九岁左右。而现在,她的眼睛离另一边是如此之近,甚至能看到另一边的事情,而在这一边的肉眼却看不见。你想过吗?注意你所爱的人走到路的尽头,注意他们。

博斯沃思老弟兄,我的一个老同工。大约两年前,当他快死的时候,我和美达赶到佛罗里达去看他。我相信他快八十多……八十四岁了。他刚从我们一起在非洲参加的聚会上回来。这位虔诚的老人躺在一个小角落里。我走了进来。他年老的胳膊向我伸出来,一位传了七十年道的老兵。我就这样把他抱在怀里;我呼叫说:“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
我和他一起坐在床边,把他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8

他来拍着我,说:“孩子,不要错过了。赶紧去到事工场上,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我说:“你知道你要走了吗?”
他说:“是的,我很快就要走了。”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想告诉你,现在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
我说:“你怎么这么说,博斯沃思弟兄,你都快死了。”
他说:“瞧,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深爱的那位,现在我等着他随时进来接我了。”
我和妻子离开了他。在他临死前一两个小时的时候,他还在睡觉。然后他醒了,朝房间里看了看,说:“爸爸。”他努力爬起来,和他的爸爸、妈妈握手。他说:“你是约翰弟兄,五十年前在我的聚会上信主的。这是某某某。”他和他的信徒们握手,那些信徒已经离世很多年了。
9

朋友,那是怎么回事?我想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时我在想,即使我们来聚会敬拜,我们是不是有了一种错误的印象,以为我们来这里只是大家聚一聚而已,这很好,这是其中的一个目的;也许是度过一段快乐美好的时光,这也是其中的目的。但我们正在预备,为一件事做好准备。

我已经说过几次了,也许又该再说一下了。当我年纪越来越老,看着自己余剩的日子一天天变短的时候,葛理罕弟兄,我开始用某种方式来思考这种生活。那就像……就像我曾做过的噩梦。我们这里许多人都做过梦,一些很艰难的梦。你试图挣扎,你们中间很多人都这样做过。我自己也有过很多次,想把自己唤醒。不知怎的,你知道你自己睡着了。
10

我觉得生活就是这样。就在我们认为我们已经理顺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时候,一些事情又出现,把我们击倒了。现在,在座的各位,尤其是我这个年纪的人都知道,那是人生的试炼和争战。所以,有时候我想唤醒自己。“主啊!”有一个早晨,或是某个晚上,或是某个时候,我会醒来。我会来到他面前,所有的试炼和悲伤都会结束。我希望那是真的。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像他一样醒来。那是我内心的渴望,我要醒来拥有他的形象,看到他,正如保罗所说……

现在,有一件事我要弄清楚,趁我还没有糊涂的时候。我要弄清楚,我要确保我在他复活的大能中认识他。无论发生什么事,即使我死得像个乞丐,他们把我埋在陶匠的田里,或者我的坟墓是在河底或海底,无论在哪里,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我想认识他。这就是现在最重要的事。就要这样,在他复活的大能中认识他。
11

因为我知道在我面前有一扇很大的门,这门叫做死亡,它在我们每个人面前。我的心每跳动一次,我们就都离那扇门更近了一步。终有一日它不会再跳动了。我们又近了一步。总有一天,我们会走到那扇被称为死亡的门前,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它。我到了那里肯定不想像个懦夫一样进去,我想被他的袍子和恩典包裹着进去。我知道一件事:某一天,当他呼召时,我会从那里出来。这就是我今天活着的目的,认识并服侍他。

这里年轻的传道人们,葛理罕弟兄,还有像鲁德尔他们这些弟兄,我确实要鼓励他们坚持下去,继续前进。
12

我今晚走进来,坐在这里听他们唱歌,他们拍手唱着“你来吃”这首歌,我看见斯耐林姐妹站在那里拍着手,唱着“你来吃,主人招呼你来吃。”就好像看到了那些去世的老圣徒。嗯,他们就在边界那边等着呢。有一天,我想见到他们。老妈妈普特。我会看见诺恩姨妈站在门口,当时她的情况非常糟糕。我和乔治弟兄走到那里,她说:“有一个人死而复活了,我就是那个人。”我几乎能清楚地看见韦伯姐妹,还有其他所有的人。

13

顺便说一句,我想弗兰基现在没问题了。那天晚上我给他打了个长途电话,又和他一起祷告。他说:“这是多年来我第一次感受到神的触摸。”他说:“我一回到印第安纳,回到这里,就会把参加聚会作为首要的事情。”所以,赞美主。弗兰基是个好孩子,非常好的孩子。他经历过起起伏伏。唐不在这儿吧?好的。我想他应该不在。他有过起起伏伏,如果他不来的话,总有一天神会把他取去的。所以让我们为他祷告。

在我们打开圣经之前,让我们先向作者低头。
14

神伟大的圣灵啊,正如生命开始的时候,这必死的生命开始使头发灰白,额头布满皱纹,我们能感觉到,在我们必死的生命里有永恒生命的振动,它膨胀到我们的喉咙里。我们知道,如果不是你,我们这个生命一结束,一切就都结束了。但正如古时的保罗说的:“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死亡无法刺痛他,坟墓也不能拘禁他。这位圣徒化为灰尘的身体,今晚等待着复活;但他的魂在基督面前,他说:“离世比在这地上要好得多。”

在他的日子,甚至是在牢笼里,他都放胆宣扬那伟大的福音。他的眼睛困扰着他,甚至他写的字都很大。他和野兽搏斗过,身上有许多鞭伤。我们正在用尽我们里面的一切,为着同一个荣耀的福音竭力争辩,要让这福音继续前进直到那日。
15

我们感谢这个小帐幕,感谢它的牧师,它的成员,所有堂委,以及它所处的这座小城市。主啊,我第一次讲道就是在这个地方。主啊,我祈求这小教会和建造它的灵常存,直到主耶稣降临的时候;祈求这个教会所有的成员和来到这里的人不会有一人失丧。我祈求在尤蒂卡有一个伟大的属灵上的觉醒。愿耶稣基督的大能横扫这小城,呼召许多人归向基督。主啊,祝福所有与这些相关的人。

我们求圣灵今晚对我们说话,赐给他们期待已久的周日聚会。愿这场聚会因你的同在而得荣耀。赦免我们的罪。如果我们中间恰好有谁今晚不认识你,他们心中也没有这种美好的盼望,那么,主啊,愿这人今晚找到那巨大的、涌向永恒生命的喜乐之泉。请听我们谦卑的祷告,祝福我们所读的话语。愿圣灵把这些话栽种到最适宜它生长的地方。我们奉主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你知道,我来到尤蒂卡似乎并不是来讲道的,好像我只是想过来和大家聊一会儿,因为我认识你们所有人,所以我们只是稍微交通一下。
16

现在,让我们今晚读《马太福音》第十一章的几节经文,大概在第十五节。我喜欢读他的话,因为他的话是真实的,是永恒的。我喜欢读他的话,因为我的话会落空,我是一个人,但他的话永远不会落空。对于你们今晚在这里的宝贵的人们,我知道即使我只是读一下这个道,你们也会得着一些东西,然后回家,因为这就是葛理罕弟兄所说的食物。愿主在我们读的时候,把它激活给我们。

耶稣吩咐完了十二个门徒,就离开那里,往各城去传道、教导人。
约翰在监里听见基督所做的事,就打发两个门徒去,
问他说,那将要来的是你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
耶稣回答说:你们去,把所听见,所看见的事再告诉给约翰。
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风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贫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
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他们走的时候,耶稣就对众人讲论约翰说:你们从前出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看风吹动的芦苇吗?
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看哪,那穿细软衣服的人是在王宫里。
但你们出去究竟是为了看什么?一个先知吗?是的,我告诉你们,比先知更大。
经上记着说: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为你预备道路,所说的就是这个人。
我实在告诉你们,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浸的约翰;然而天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
从施浸约翰的日子直到如今,天国历经强暴,强者也以强力夺取。
因为众先知和律法所预言的,直到约翰。
你们若肯领受,这人就是那应当来的以利亚。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如果我试着用一小段文字来说明这个主题,我会这样说:“你们出去看什么?”
17

约翰在他那个时代,世人认为他是个野人。他半裸着,身上裹着块羊皮,满脸胡须,头发可能都是竖着的。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他是一个野人。我们会说他疯了,他只是一个住在旷野的老隐士。

对于教会来说,照着他那样讲道的样子,他是个狂热分子。教会认为:“那个人肯定,绝对是个宗教怪人。”
即便他活在今天,人们对他的想法也不会比那时好多少,因为世界并没有改变。人们一路走来,新的世代兴起,但是统治世界的灵和先前一样。只要世界还在,它就还会是这样。
18

但是那些认识约翰,信他的人,他们出去看一些真实的东西。在那里,今天和当时一样,分为三类:世界、教会和真正的信徒。这就是当今世界的现状:世界,不信者;教会,不冷不热的成员;然后是真正的信徒。

有些人去教会是去找教会的毛病。有些人出去是为了获得社会地位,或者他们认为更好的阶层,或者是一个聚会。而其他人去寻找平安,去寻找神和一些真实的东西。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从聚会中受益。
我常说,福音造就三种人:不信的人,假信徒和信徒。一直都是这样。这取决于你为了什么而去,你的态度。
19

他所传的道,呐,世人是不会去听他这种信息的。他们今天会像当时一样谴责它的。他们还是一样,如果你传讲同样的信息的话。

但这肯定不是一个坏的信息。耶稣说,在那以前,没有人能像施浸的约翰那么伟大。耶稣肯定了他的话。他说:“你是去听风吹动芦苇,就是那种随风倒的东西吗?”约翰可不是。他说:“你是去见一个穿着华美衣服的人吗?”耶稣说:“我告诉你们,穿上好衣服的人在王宫里。”他说:“那你去看什么呢。先知吗?我告诉你们,约翰比先知大多了。因为他就是被预言过,或者说预先说到过,要在你面前预备道路的那位。”约翰,一个伟大的人。
20

但世界并不这么看。约翰是怎么引起世界注意的。对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他们去看一个野人挥舞着双手,半裸着,浑身长毛。他是个很粗鲁的人。也许是他的手臂,手,因为他是一个典型的以利亚,而以利亚是一个毛茸茸的人。

他们就去见他。有些人去看他只是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其他人去见他是去否定他的话;另一些人则去看看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如果他今天来的话,就是这个样子。如果他今天在这里,或者他的信息像当时一样被传讲,人们的反应也是一样的。
21

现在我们……如果他的信息是如此令人震惊,震撼了整个地区,让我们看看他所传讲的。他向大家传讲的第一件事是悔改。悔改总是蒙瞎不信的人,蒙瞎教会成员的眼睛。

教会成员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悔改的。当你到了自认为没有什么可悔改的时候,你的境况就更严重了。虽然你是教会的一员,但你的境况比街上的罪人更可怕。因为圣经在《启示录》中提到教会,说:“她赤身露体,可怜,困苦,瞎眼,却不知道。”
如果街上有一个人瞎了,那很糟糕。如果他很穷,那也很糟糕;如果他是赤身露体,很糟糕;但你要是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这才是最可悲的。今天有些人自称是基督徒,他们属于教会,却不知道自己需要悔改。你告诉他们要悔改,反而会激怒他们。
22

约翰向教会的人传讲悔改的道,他们说:“看这儿!我们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父。我们不需要这些野蛮的传道人,这些没有受过教育的群体,没有教派的人。我们不需要他们的呼喊,因为我们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父。”

同样的信息也会蒙瞎今天的教会。如果你随便抓一个人问:“你是基督徒吗?”
他会说:“是的。”
很快他们就会问:“你是什么宗派的?”什么宗派无所谓,但这与基督教无关。他们中的一个会说:“我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长老会的,”或者是他们所属的任何教会,尽管这完全没问题,但这并没有回答问题。你仍然需要悔改,而悔改会震动百姓。他们认为他们不需要它。“我是……我是执事。我……我在教堂里做一些事情。”这不能成为任何借口,你仍然需要悔改。
23

约翰不过是在证实神的应许,传道反对知识的宗教。如果今天同样的信息发出,会和当时一样在那些虔诚的人当中引起轰动的,因为唯一的区别只是,那时他们说:“亚伯拉罕是我们的父”,而今天他们会说:“好吧,我想让你知道我是某群会众中的一员。”

约翰说:“斧头已经放在了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他说:“他拿着簸箕来,要扬净他的场,烧尽糠秕,把麦子收在仓里。”
24

难怪耶稣说:“没有一个人生来像他的。”约翰这么做,因为他是一个特殊的人。神装备人;他用自己的材料装备他。

他们去野外不是去听一场知识的演讲,听一场类似于政治家的演讲。耶稣说:“你们出去是要听什么?”当众人听见约翰的话,他们听到的是一个从母腹里出生时就被圣灵充满的人。他们听到的不是一个在福音上妥协的人。他们听到的不是教派的争论,说:“这个是对的,那个是错的”。他们听见的是刺入人心的福音的信息。
25

约翰传讲圣灵的洗礼。他从来没有传讲过他没有的东西,他传讲他所领受的。今天被派遣到事工场上的神的仆人,若没有圣灵的洗,就没有权力传福音。这是传道人需要的第一个资格:被圣灵充满。

“那么你去看什么?去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他说:“那些穿细软衣服的是在王宫里。”约翰离好莱坞太远了,不可能成为一个衣着讲究,善于社交的传道人。
“你去听什么,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吗?”历史上说,约翰九岁时就进入了旷野。他的教育是从神而来的。
呐,他们是去看一个布道会的经理,一个能言善辩、能安排布道会,并让所有教会合作的人吗?哦,当然不是了。他斥责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他称传道人协会是一群蛇。他说:“哦,你们这些毒蛇,已经警告了你们要逃避将来的忿怒!不要心里说,我们是属这的,我们是属那的。因为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孩子来。”
26

我们今天所需要的,是更多被圣灵所膏的施浸约翰的讲道。他们看到他传讲结婚与离婚时,他并没有收回他所说的。他直截了当地传讲福音,因为他没有收回他所说的。为什么?他是受膏的。他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

你也不可能控制自己。即使你是一个罪人,你不需要为自己是个罪人而承担责任,但你要为自己继续做一个罪人负责。有一条路为你预备。但你是个罪人,生来就是。
27

神不会因为你是个罪人而把你送入阴间。神把你送入阴间,是因为你不肯悔改,不肯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你拒绝选择正确的路;你把自己送入了那受折磨的地方。你把自己的魂送入了那永恒的归宿,是照着你的自由意志所作的选择。神不把任何人送入阴间。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也永远不会这样做。是人把自己送入了阴间,因为他们拒绝接受救恩的道路。神不……神是恒久忍耐,他不想任何人灭亡,从来没有那么想过。但人宁愿行在黑暗里,也不愿行在光明中。

原因是他们……他们生下来就处于这种状态,不想接受光。使者们从东西南北而来,在罪人的路上设下路障、歌唱、见证、传道,然而他却明知故犯地从中间走过去,还说神需要为此负责,责任在神。神是良善、满有怜悯!他不想一个人失丧。但人却想要失丧,因为这是他的欲望。他拒绝在光中行走。这是他失丧的原因。
好的。呐,约翰,他反对这种知识的讲道。他没有受过教育。因此,他得不到合作。
28

我想,即使在这样一个城市里,如果葛理罕弟兄想说:“现在,我们要在这里举办复兴会,我们要走遍全城。”我看到他在十字路口那里举办复兴会,一个小牌子上写着:“尤蒂卡的复兴。”上面没有说什么教堂。它只是说复兴正在进行。“来吧,欢迎大家。”

我想如果他在全国各地传道,他这样做将很难得到充分的合作。他不会那么做的。如果我到这里来和他,比勒弟兄和鲁德尔弟兄,一起举办布道会,所有这些人都聚集在一起,在杰弗逊维尔、新奥尔巴尼或其他什么地方举行布道会,我们就必须靠我们自己的传道和圣灵来吸引选民。教会会说:“我们与此无关。他们是哪个神学院的?是谁支持他们?”
约翰会说:“我们的凭证不是从你们法利赛人来的。神呼召我传福音,这就是我的凭证。”神所差来的人都站在同一个立场上。不是教会派你来的,是神差派了一个神差来的人。约翰就是那种人。
29

耶稣说:“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你是去见法利赛人、撒都该人、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的人吗?你去看了什么?他穿得很好吗?他讲话很有口才吗?”

他所做的只是站在那里谴责一切错误。连分封的王也坐车出来见他,就是当时的州长,他和他弟兄的妻同居。约翰走到他跟前说:“你娶她是不合法的。”
是的。“你去看什么?你去见一个教派的传道人吗?你去见一个有知识的演说家吗?”呐,这肯定不是今天的世界想要的。呐,他们想要的是口才,著名的大帐篷,彩旗飘扬,或某个著名的神学博士,所有的教会合作,知识分子去做学术演说。
30

但当你看见一个属神的人的时候,他通常是在后面的巷子里,站在街上,或者在一幢小房子里,传讲耶稣基督毫无掺杂的福音。那是神派来的人。弟兄,把斧头放在树根上,不顾人们怎么想,传讲福音;他独自站立。

你们出去究竟是要看什么?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吗?当然不是,他一点教育也没受过。他九岁时就进入了旷野,三十岁出来传讲悔改,谴责法利赛人。
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也无法控制自己,以利亚的灵在他身上。他也没办法,因为他就是那么穿衣服的;他的本性就是那样。他也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讲道谴责那些放纵的女人,因为以利亚的灵在他身上。他就是这样。他告诉希罗底,他毫不留情,当面地责备她。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人们。为什么,他无法控制自己,那是他的恩膏。他是以利亚。
31

如果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你的恩膏会显出你什么。你的灵是什么,就会被什么驱使。你被一种灵驱使。如果耶稣基督的灵在基督徒身上,信徒身上,那就难怪他是一个奇特的人了。毫无疑问,这个人里面有某种东西在驱动着他,因为神的呼召在他里面。基督的灵驱使着他,他必须随着圣灵的感动而行动。

你能想象看到约翰走到那里,说:“哦,没关系。这没什么。”只要有以利亚的灵在他身上,他的行为就会像以利亚一样。
拿现在这些人做例子,他们开始说:“哦,我要成为一名基督徒。”他们开始得很好。第一件事,大约六个月后,他们就开始往回走了,开始这样那样。你马上就能看出恩膏离开了他们。只要基督的灵在你里面,就会使你像基督。
32

呐,许多人对基督有错误的印象。有些人认为基督是个娘娘腔。基督是所有人中最伟大的。他是一个榜样。他不仅是人,而且是神人。他是“神与我们同在;以马内利。”他是最谦卑的人。但你可能会过于谦卑了。你可能谦卑得甚至魔鬼把你变成木偶了。

耶稣可以谦卑到为门徒洗脚。他可以饶恕,甚至能为那些在他手上钉钉子的人祷告。但他同时又是一个男子汉,用绳子编做鞭子,把兑换银钱的人赶出神的家。
33

是的,约翰是个温柔谦卑的人。但他同时又是个男子汉,站在约旦河边。他不需要一个大的会堂或什么讲道的地方;他谦卑,他选择了明亮的蓝天。他谦卑,不需要向人要多少钱,才来牧养教会。他以蚂蚱和野蜜为食;蝗虫,在那个国家人们把它们做成罐头。它们是又大又长的蚂蚱,可以腌制、烟熏,有各种吃法。

他靠这个生活。他的衣服是一块裹在身上的羊皮。
耶稣说:“你们去看什么?你们去看什么?一个屈服于法利赛人的人?一根随风倒的芦苇?撒都该人一来就和他们走了?今天是这样,明天又是那样?”他说:“你去那儿不会看到任何这种东西的。”他说:“你去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不。一个知识分子?不。你去看什么?”
他说:“去告诉约翰这里发生了什么。瘸子行走,瞎子看见,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不因我跌倒的,这人便为有福。”噢,天啊。这是弥赛亚的迹象。这是给他的迹象。
34

这是今天真正的圣洁教会的标志,尽管他们在堕落,但这仍然是耶稣基督呼召的标志。那些男女为了这毫无玷污,拯救灵魂、穷人和有需要之人的福音而站立。不是一群穿着讲究,让他们教会里的穷人觉得格格不入的贵族,而是一群卑微的人。那里是传福音的地方。病人痊愈了,他们为病人祷告。神用神迹奇事,证实他们的事奉。这才是传给穷人的福音。“去告诉约翰这些事情。”

天啊。神如何使用那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一个连一套衣服都没有的穿,一个没有长袍穿在肩头的人,一个没有地方枕头的人,一个没有一餐好饭能坐着吃的人,用这个人震动了列国。哈利路亚!
35

求神怜悯!想到这个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些东西。我们必须做什么?

有一天我对妻子说:“亲爱的,我五十岁了。我在地上不会呆太久了。”
然后我走了出去,站在树林里。我出去打猎,我在树林里站了一会儿。我想,“五十岁,究竟怎么了?”
然后有个东西对我说:“神可以训练你五十年,让你只做五十分钟的工作。”不管怎么训练,神知道他在做什么。他训练了摩西八十年,为要从他得着四十年的服侍。神在训练他的子民。神在训练他的教会,只要我们愿意让神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正确的事,只要我们愿意顺服他。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神用简易的东西行事。
36

有时你可能认为你是这里的少数。少数,神通常都是在少数人那里。但是,弟兄,当他准备好行动时,他用少数人震动了大多数人。他是神,他用简易的东西行事。他从哪儿弄来创造世界的材料呢?他说:“要有!”结果就有了。

他找了一个没有受过教育,在旷野靠吃蚂蚱与蜜长大,身上几乎没有衣服,只有一块羊皮的传道人,震动了那一带地方。今天他的名字是不朽的。“你们出去究竟是要看什么?”
37

神用简易的东西行事。有一次,他用了一个连ABC都不识的人。有一个人,当一千个非利士人扑向他时,他捡起一块驴腮骨,一块从驴口中取下的简简单单的腮骨,击杀了一千个全副武装的人。哦,那就是我们乘风破浪的神。用一块驴腮骨,杀死了一千个人。

这同一位神,有一次,当一个大吹大擂的非利士人,站在河的另一边,辱骂以色列的军队时,神用了一个瘦小的男孩,手里拿着一个简单的弹弓……哦,神啊!一个弹弓,一根绑在皮革上的绳子,一个小小的弹弓,一个简单的小东西,杀死了一个巨人,打败了一支军队。
38

神用简易的东西。不需要什么伟大的东西,只是正确地使用简单的东西。不能只是简单的东西,还必须正确地使用。不是所有生活在旷野的人都是约翰;不是每个拿弹弓的人都是大卫;不是每个捡起驴腮骨的人都是参孙;而是当它被神仆人受膏的手使用的时候!

摩西手里拿着一根枯干的杖,羞辱以色列的军队……哦,羞辱埃及的军队。阿们。摩西曾是个懦夫,与革顺和西坡拉生活在沙漠深处。有一次,摩西从燃烧的荆棘中得到了恩膏,他就手拿一根枯干的杖,妻子骑着驴,胯上抱着一个小男孩,八十岁的老人,胡须随风飘动,他就下埃及去接管了。
一个简单的老人,八十岁,手拿干枯的牧羊杖,向全世界的军队挑战,并且征服了他们,走了出来。
39

这取决于你怎么做。现在,你有了谦卑。你在尤蒂卡得到了福音。正如我所说,你可能是少数。但你来听什么?你来仅仅是为了说:“我去教会了?”你来只是为了听我们亲切的弟兄讲道吗?这些都是好的,但让我们做比这更多的事情。让我们来接受基督,让我们今晚和他一起离开这里。让我们出去挑战一切错误的东西,把它们切掉。腮骨,或不管你手里是什么,都拿起来争战。

神用受膏者的手,使用简单的东西。你们有了一个简单的事工,一个简单的小城市,一群简单的小人物,一个简单的教堂,一个简单的福音,但却是受膏的。神,大能的耶和华在天上打雷,造了星辰和太阳系,用未显现之物创造了大地,一说话就出现了,
40

但当他来眷顾人类的时候,他没有乘坐黄金战车下来,而是选择来到一个小山坡上的马棚里,出生在一个马槽里。简易!但是从那个马槽里出来了以马内利。

你出去要看什么?是什么来到了今天的世界?美国最伟大的名片是什么?世界上最伟大的名片是什么?古往今来最伟大的事情是什么?是一个婴儿的灵和生命,他出生在山坡上马棚的马槽里。简易之事,简易之事。
41

教会,这被放在了你手里,现在,接受恩膏并正确使用它。他本可以……哦,孩子们,很多孩子出生在马棚里。许多孩子可能出生在马槽里。但关键是你怎么对待它。

许多人听过福音的宣讲。葛理罕的弟兄们听过福音布道。我有几个弟兄听过福音。他有弟兄,其他人也有弟兄。但是这取决于你怎么对待它?去行!这是你……
我们坐在一起争论各自的教派,我们应该属于哪个教会,属于哪个社团。这不是神派人来听的。神差遣他的选民,他的选民,去听福音。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
42

以前,在肯塔基的山上,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宝贵的、大约有十个孩子的母亲躺在那里,即将死于可怕的肺结核。哦,她看过医生,做过所有她知道要做的事,但是细菌正在杀死她,要夺走这位母亲的生命了。不久她就要死了。在那十个孩子中……当然,她爱孩子们。但那些孩子中只有一个愿意干活的。他们都不愿帮助她。她躺在床上快死了。她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个小女儿,她的姐妹们跑到邻居家去玩的时候,她却要做所有洗涮的活儿。她为其他的孩子做饭。那些孩子们吃饭的时候会在家,然后当轮到洗碗的时候,他们就走了。所有的活儿都得她来做,因为没有人留下来做这事。
43

终于有一天,死亡来到了门前,夺走了她的母亲。结果这一切就都抛给了她,她成了这些孩子的母亲。可怜的小女孩干活儿,干活儿,一直干到她的小手都起了老茧。她尽她所能地去做一位母亲,代替母亲的位置。最后,她非常努力地工作,吃得也不够,直到可怕的疾病把她的小身体拖垮了。最后,她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碰巧有一个主日学校的老师开车从另一边过来,走进去看她,叫她的名字。她说:“你知道你病得很严重吗?”
她说:“我知道我要死了。”
老师说:“我刚刚咨询了你的医生,他说你要死了。”
她说:“是的,没错。”
她说:“好吧。”
那位善良的老师说:“你准备好了吗?你准备好面对这个了吗?”
她说:“哦,是的。我准备好去见主耶稣了。”
“哦,”老师说:“那很好。那么,你属于哪个教派?”
她说:“我不属于任何教派,”她说:“我在这里努力工作,没有人帮助我。我不属于任何教派。”
她说:“孩子啊,”那位善良的老师说:“你必须得属于某个教派,否则你到他面前时,你要告诉他你属于什么教派呢?”她说:“你跟哪个团体有联系呢?你能告诉他你属于哪个教派吗?你有什么能展示给他看呢?”
坐在那儿的小妇人把她那双长满老茧的小手从床底下伸了出来,说:“我只要把我的手给他看,他就明白了。”我认为这是对的。让他看看,看看我们是怎么对待他交给我们的东西的。让我们尽我们所有的一切去做。
44

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那天你见到他时,他会从你身上看出什么?如果你在神面前没有什么可给他看的,那么在祷告的时候想一想。让我们低下头。

有没有人说:“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当我举手的时候,我觉得我要把这双手献给基督,让他使用我。”只要举手说:“为我祷告。”当你举手的时候,说:“我要奉献我的手,我想要这么做。”
也许你们当中的一些基督徒会说:“我知道我没有做我应该做的事,我知道我一直懒惰,但是我爱主耶稣。我真的希望你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我举起手来。”神祝福你。这很好。“我想要从他那里得到更多。我爱他,我希望那天能见到他。当我打开这本书卷的时候,我不想让他说:’你把名字写在了书卷上,但你什么也没做。’我想赢得灵魂;我想出去做点什么。”我想祷告。神祝福你。主祝福你。没错,很多手,很多手。现在,你们举手的人……在我们祷告之前还有其他人吗?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还有这里的弟兄。
45

我祷告的时候,你们也祷告。你说:“主耶稣,你在我所处的地方对我说话。从今晚开始,我要服侍你。我明天要出去向世人展示;我出去不是为了炫耀自己,而是要让每个人都认识耶稣。我要为他做点什么。我现在就把自己带到你的面前,请原谅我一直以来的拖沓。”也许你不是传道人,也许你不是主日学的老师,但是做点什么吧。有时只是在路边作见证,和什么人说说话。当你和罪人一起工作的时候,唱唱赞美诗。你要和他们谈论主。这就是你要做的。这就是神的要求。你手上有什么就用什么。去做吧。

46

宝贵的父神啊,我们谦卑甘甜地结束这一小段事奉,通过读这道把种子播撒在各处。有一天,你问了一个无与伦比的问题:“你出去是要看什么?”为什么人们去教会,只是为了加入某个教会,或进入某个宗教社交的行列?你去看什么了?你进了一个社交的教会,只是知识的传讲吗?还是你去寻找平安?你去找那位救主吗?你们出去是要看什么?

天父啊,今晚,借着你的话语,已经有至少有十五个人或更多的人在这里举手;他们想奉献自己的生命。也许是基督徒,但他们想要展示自己的生命。也许他们觉得,他们没有被召去传道或主日学,所以他们没有参与。但主啊,无论多么简单,从腮骨到干枯的杖,无论我们手里拿的是什么,都要拿出来给他们看。不管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什么,我们都要做。神啊,我求你使他们的生命成圣,用圣灵膏他们。他们的努力,不管是什么:唱歌,作见证,还是做点什么;愿那都是为你的荣耀。主啊,求你应允。
47

愿神祝福我们宝贵而忠诚的葛理罕弟兄,他多年来一直站在这张桌旁。这个小教会,姐妹教会,我今晚走进来,看到讲坛上有三个十字架,我看到教堂的长椅。当然,神,这是我们的一个亲属,在这座城市里,有一个姐妹教会在发光。神啊,愿她成长为一个大能的教会。主啊,求你应允。

愿福音的光从这里照到别的城市。愿受膏的传道人从这里出来,从这会众中出来,就是坐在这里的年轻人,把福音带到世界的其它地方。
坚固并祝福执事和理事,并所有的肢体。主啊,愿你得荣耀。总有一天,或黑夜,或白昼,或不管什么时候,当那最后的呼召发出,我们被召去到高处的时候,愿我们带来宝贵的战利品,放在你的脚前,把我们为你所赢得的交给你。你今晚放在我们心中的材料,愿我们尽自己所有的力量使用它们,祝福这些人,给他们恩赐,给他们可为你工作的圣灵的恩赐。我现在作为你的仆人,借着耶稣基督所赐的使命,奉耶稣的名将他们交在神的手中来使用。阿们。
48

有一首老歌。我不知道我们的小姐妹会不会弹,“泉源有空处”你会弹吗?很好。有多少人知道?“空处,空处,是的,还有空处,泉源为我预备,有空处。”我记得几年前我们常常在祭坛前跪下,在我们教会唱这首歌。

你知道,这种……你们在这里仍然拥有自由的信仰,就像我们过去在教会里一样,在那里你们仍然可以鼓掌,赞美神,享受美好时光。他们告诉我,鲁德尔弟兄在高速公路那里有个教会。哪天晚上我会悄悄进去听他讲道。让他出去是很不容易的,但他现在终于让那些人燃烧起来了。神祝福你,鲁德尔弟兄。
好吧,给我们一个和弦。葛理罕弟兄,最好还是你来给他们起个调吧。我想唱这首歌。
空处,空处,是的,还有空处,
泉源为我预备,有空处;
空处,空处,是的,还有空处,
泉源为我预备,有空处;
你喜欢吗?呐,瞧,你们所有的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的,无论你们是谁,当我们再唱一遍的时候,让我们一边唱一边和你们前面的人握手,跟你们两边的人握手,跟你们后面的人握手。现在,来吧。现在都有空处给我们了。
空处,空处,是的,还有空处,
泉源为我预备,有空处;
哦,空处,空处,是的,还有空处,
泉源为我预备,有空处;
哦,空处,空处,是的,还有空处,
泉源为我预备,有空处;
空处,空处,是的,还有空处,
泉源为我预备,有空处;
你不喜欢吗?
49

你知道,雅各挖了一口井,非利士人把他赶走了,所以他称之为“恶毒。”他挖了另一口井,非利士人又把他赶走了,所以他们称之为“纷争。”他又挖了一口井,第三口井。他说:“有空处给我们所有的人了。”

神在路德派的教会挖了一口井,他们把其余的人都赶跑了,路德派的。然后他在成圣之下,在卫理公会挖了一口井。路德派因信称义,然后成圣。他挖了一口井,结果他们把所有的人都赶跑了。呐,他又挖了一口井,它没有名字,不,没有教派。它只是一个美好纯粹的圣灵,有空处给我们所有的人。对于你们这些骑着单峰骆驼,双峰骆驼,三峰骆驼的人,无论什么,有空处给我们所有的人。
哦,空处,空处,是的,还有空处,
泉源为我预备,有空处;
哦,空处,空处,是的,还有空处,
泉源为我预备,有空处;
50

你不喜欢那些老歌吗?哦,我真是喜欢。我想在讲道之后,有时是非常鲁莽而粗糙的。我们讲完之后,你知道,这会把你洗刷干净。然后你会觉得,一切都被洗净了,你所有的罪都被除去了,你会感到自由。哦,这时我就想唱歌,你呢?这是敬拜。

保罗说,他歌唱的时候,是在灵里歌唱。他若敬拜,就是在圣灵里敬拜。
我不知道姐妹会不会弹这个;我可能唱不出来。但是我喜欢这首歌。如果你不会,没关系,姐妹。
求主使我靠十字架,
在你有生命泉。
宝血由十架流下,
白白赐人洗罪。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荣耀。
我喜乐的魂找到,
安息在河那边。
51

亲爱的,你喜欢这歌吗?你知道,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听这些尤蒂卡美妙的声音来唱歌。以前这里有个旧风琴,你们有过聚会。你们尤蒂卡人还记得吗?你们会去彼此的家里唱歌。哦,我真想再去到他们哪个家中唱歌。哦。

想想吧,我们宝贵的救主。我们要见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许在早上之前。有什么区别吗?告诉我,这有什么关系呢?不管怎么样也会发生的。所以让我们得安慰吧。要有信心,爱他。
求主使我靠十字架,
在你有生命泉。
宝血由十架流下,(你知道,这会让你很舒畅。)
白白赐人洗罪。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荣耀。
我喜乐的魂找到,
安息在河那边。
在十字架上我救主舍命,
靠主宝血我罪得洗净,
主宝贝血将我罪洗净,
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宝贵的名,
主宝贝血涂在我心上,
荣耀归主名。
唱这一节的时候,让我们举手。
我今靠主脱离罪权势,
耶稣甜蜜地住在我心内,
在十架上主已接纳我,
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宝贵的名,
主宝贝血涂在我心上,
荣耀归主名。
有多少人想去天堂?是的,先生。我想去。我在路上。我太高兴知道我有我的弟兄姐妹们一起去。是的,先生。
来到这泉源使我洁净,
将你灵魂放在主脚前。
投身此泉使你得完全,
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宝贵的名,
主宝贝血涂在我心上,
荣耀归主名。
太好了!
我今靠主脱离罪权势,
耶稣甜蜜地住在我心内,
在十架上主已接纳我,
荣耀归主名。
哦,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宝贵的名,
主宝贝血涂在我心上,
荣耀归主名。
来到这泉源使我洁净,
将你灵魂放在主脚前。
你愿意上来跪一会吗?
……使你得完全,
荣耀归主名。
歌唱: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宝贵的名,
主宝贝血涂在我心上,
荣耀归主名。
歌唱:荣耀……
你们当中有人愿意现在上来跪在祭坛周围吗?跟那个男孩一起上来吧。来吧。
荣耀归主宝贵的名。
比勒弟兄,比勒弟兄,比勒弟兄。你们弟兄们过来。鲁德尔弟兄。
……主名。
歌唱:荣耀归主……
还有其他人愿意过来跪下吗?当圣灵在这里时,如果你想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神,就上来吧。
主宝贝血涂在我心上,
荣耀归主名。
来到这泉源使我洁净,
将你灵魂放在主脚前。
投身此泉使你得完全,
荣耀归主名。
歌唱: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宝贵的名,
主宝贝血涂在我心上,
荣耀归主名。
歌唱: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宝贵的名,
主宝贝血涂在我心上,
荣耀归主名。
你愿意来到这丰富甜蜜的泉源中来吗?
将你灵魂放在主脚前。
今晚你愿意过来吗?跪下祷告。谁想来就来吧。
今日得完全,
哦,荣耀归主名。
歌唱: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宝贵的名,
主宝贝血涂在我心上,
荣耀归主名。
52

噢,多么美好的时光。哦,我们曾经多么爱唱那首老歌:

那是给你欢乐的时光,
是给我欢乐的时光。
我们若预备去迎见王耶稣,
那是何等欢乐的时光。
你喜欢这种在圣灵里的敬拜吗?是的,先生。通过你的魂在喂养你。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很高兴看到比利有这种感觉。祝福他的心。
现在让我们唱这首歌: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
立去全身罪迹。
我们现在在一起。帮帮我们,葛理罕弟兄。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
立去全身罪迹。
立去全身罪迹。
立去全身罪迹。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
53

你知道,每次我想起这首歌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一个我曾听到过的故事。那是在亚利桑那州的保留地。有一个提姆·科伊。他是印第安人的向导,有点像传教士。他在沙漠里迷了路,找不到出去的路了。他骑着马,水都喝光了。他在那里已经迷路两三天了。他能出来的希望都破灭了。他说……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他正在一个聚会上作见证。

他说,对他来说太黑暗了。他在沙漠中看到了一条小路,他说他骑的那匹马就要不行了。它是……我相信他说马的名字叫贝丝。他说他为马感到很难过。他一直步行。他们遇到了几次沙尘暴,鼻孔里全是沙子。
54

这就是他们戴那些围巾的原因。当沙尘暴来临时,你把围巾盖在脸上。我骑过很多次,在骑马的时候,因为我的呼吸是湿润的,结果脸上就像贴了一块沙饼一样。你知道那尘土,牲畜等等。沙尘暴就这样刮着。

他说,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绝路了。他自己也摇摇晃晃,他的马也是。没有水,人能比马活得长一些。所以他说他摇摇晃晃地走着,碰到了这条小路。他说他感到太兴奋了,他开始沿着小路走。他骑上马,开始骑。他说他沿着小路骑了一小段。他说那看起来好像有好几百只鹿沿着这条路走过。他想:“好吧,这条小路通向水,我会找到水。”他说他开始骑上他的马。他来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三四个岔路引到一边。他说马想走那条路。他说:“哦,不,贝丝。你不能走那条路。”他抓住马嚼子,把它拖到这边来。说:“沿着这条路走;这条路有更好的标记。这是所有鹿喝水的地方。”他说马转过身来,不停地叫着,叫着。他说他太激动了。他用马刺踢马,最后把马划破,直到它流血站着不动了。他说马就是不肯去,因为它想走那条小路。
55

你看,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他们喜欢走电视明星、电影明星的路,走众人走的路,做一些大人物,看。他们不注意那条小路。

有一条通往天堂的路,
他们说,那里有一条幽暗的小径;
但是通往灭亡的路是宽的,
一路上都有标杆和记号。
他们说将会有一次盛大的聚会,
那时牛仔们将如爱犬般站立,
接受施审骑士们的印记,
那站岗的知道每一个印记。
(你听过这首歌。)
所以我想我会如迷失的牛那样呼叫,
就像一人被定死罪,
当骑士们的主人经过时,
我就要与那群乡巴佬同受死。
56

他说他想到了那件事。“我听说过……”他看着马,心想:“贝丝,你带我走了这么远。我以为我要死了,你却把我驮了这么远。我经常听说马有直觉知道水在哪里。那么既然我信任你到了这一步,那我就信任你走那条幽暗的小路吧。”

这就是我对福音的看法,不是把它看作一匹驮你的马。但我一生都相信神。当路变暗,走到路的尽头时,我要更信任他,明白吗?这个古老的宗教在三十年前救了我。它带着我走了这么远。当我走过死阴的幽谷时,我想要有这同一个发自内心的经历;我相信它。
57

他说他跳上马,开始骑下去。没走多远,马就一头扎进了一个大水潭。他说他在水里,拍打着水,大声喊叫,荣耀神。他把马的鼻孔冲洗干净,把水泼在身上,喊着叫着。

他说他刚从水里出来,听到有人在笑。他望向河岸,那里站着几个人,站在一辆旧的有篷马车旁。他们都喝醉了。他们在那里参加了一个大型聚会,狩猎聚会之类的。说他们都喝醉了,似乎认识他。
58

他说,他们说:“出来。”

他说:“谢谢你们,伙计们。”
他们说:“我想你应该是饿了。”
他告诉他们他已经迷路好几天了,他说:“是的。”
那人说:“嗯,我们这里有一些鹿肉。”所以他吃了鹿肉。他说:“好吧,你是杰克……哦,提姆·科伊,那个印第安向导?”
“是的。”
他说:“好吧,”他说,“既然你吃上了上好的鹿肉,也从这壶里喝上一杯吧,对你正好有帮助。”
他说那人把酒壶给了他。他说:“不,伙计。谢谢,我不喝酒。”说着,他把脚抬了起来,看了看方向。他把脚踩在马镫上,又回到马背上。一个矮个子的家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大概喝得半醉,拿起一支温彻斯特步枪,上了一颗子弹。
他说:“瞧,提姆,如果我们的鹿肉能喂饱你,你就别以为自己好到可以不喝我们的威士忌!”你知道酒鬼什么样子。
59

他说:“瞧,伙计们,我不认为我是好到不喝酒,但我就是不喝酒。”他说:“我是基督徒。”

他说:“哦,别跟我讲那些!你要么喝口威士忌,要么我就一枪打穿你!”那人想威胁他。
他说:“等一下。你开枪前,我先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他说:“我出生在肯塔基州。我父亲死的时候是个酒鬼,还穿着鞋。”他说:“我们住在一个小旧木屋里。有一天早晨,太阳开始升起,一缕阳光照在小木屋的地上。这间小木屋甚至连木地板都没有。一位宝贵的母亲躺在一张草床上奄奄一息。那是我妈妈。”他说:“那时我才八岁。她把我叫到床边,搂着我,吻了我。”她说:“提姆,我要离开你了。你父亲死于酗酒,赌博,最后被枪杀。”她说:“提姆,在我死之前,你答应我,一口酒都不要喝,也不要玩牌。”他说:“当我吻别母亲时,我向她保证了。”他说:“从那天起,我一口酒都没有喝过,一辈子都没有喝过。”他说:“现在,如果你想开枪,就开枪吧。”
60

大约在那个时候,一声枪响,酒壶在那人手里爆裂。一个像毁了容的家伙走出了峡谷。他是个通缉犯,是个强盗。他说:“等一下,提姆。我也来自肯塔基州。”他说:“我答应过妈妈我永远不喝酒。”他说:“我本来想一直站在这里等他们喝得酩酊大醉,然后我来打爆他们每个人的头,抢走他们身上的钱。”他们是猎人。他说:“我站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个。但我听了你的见证后,我心里有什么在说:’对不起,我违背了对妈妈的诺言。’”他说:“但是当我的手枪在天堂的大峡谷中回响时,她听到我签了一个誓约,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喝酒了。”他说:“这是我该戒掉的时候了。”

61

我经常想到那件事。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无论你是不是正沿着这条昏暗的路走下去),
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
立去全身罪迹。
你就是这么做的。
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这是另一首我非常喜欢的歌。我相信你们都知道:
我凭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
神圣救主。
求你听我祷告,
饶恕我一切罪,
使我从今到老全属基督!
你知道这首歌吗?你爱这首歌吗?让我们来唱。我们一起起立来唱。
我凭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
神圣救主。
求你听我祷告,
饶恕我一切罪,
使我从今到老全属基督!
我今行走世路,
不时遇见忧苦;求你引领,
将黑夜变……
葛理罕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