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815 如鹰搅动巢窝

1

谢谢你,萨利文弟兄。大家请坐。非常感谢你们的盛情邀请,让我再次回来参加你们的团契。

我想说,我一生从来没有过任何聚会比这次的聚会更让我喜欢的了。我不知道你们在俄亥俄州还有这样美好可爱的团契;很高兴来这里跟你们在一起。
我真的要感谢我的好朋友萨利文弟兄,使我学会像一个基督徒绅士那样去爱。我喜欢像真正男人的人。
今天,妻子和我在一家小饭馆吃饭,他走了进来。我们走出饭馆后,妻子说:“萨利文弟兄看起来就是这么一个真正的人。”
我说:“那也是我在他身上发现的,是个真正的人。”
2

神祝福你,萨利文弟兄,还有你的小教会。你们这里这个教会的肢体,有像萨利文弟兄这样的牧师是很有福气的。对你们这里的弟兄,许多在聚会中合作的弟兄,我还从未见过你们。每个人都认识你的牧师,还有这里的这些人。你们的牧师作为代表出席,因为他相信这种的事工。所以,要为你们的牧师而感谢神;你们应该一直守好自己的岗位,清楚而洁净地为耶稣而站稳。

3

我也要感谢这位经理(不知他叫什么头衔),让我们使用切陶奎这块场地。这是一堂美好的聚会;使我们聚集在这个凉快的地方,要是在屋里就会很热,但我们却有幸坐在这天蓬底下。所以,非常感谢这位先生。

所有从我家乡杰弗逊维尔、路易斯维尔等地来的弟兄姐妹和朋友,他们告诉我说在这里能吃到最好的饭菜,只要九毛钱左右;在旅馆开一间房也只需要付三分之一的钱,他们在这里住宿都很好。旱冰场和游泳池又离这里很远,不会影响我们讲道。这个地方举办这种聚会真是很完美。
我们感谢神,在美国仍然有像这样敞开的门,这是其中一个。愿它站稳在同样的原则上,直到耶稣再来。
4

呐,代我妻子,我所有同工和我本人,我们感激你们美好的合作,以及你们所给的钱,这样,就可以把所有债务还清了。每一项都清了,昨晚都还清了。他们还告诉我,今晚给了我一笔爱心奉献,为此我非常感谢。我来决不是为了这个,但我要把它用在海外宣教上。

我从我的教会领工资,扣除一切后,我一个星期从我教会领到七十六美元。发给我的工资是一百美元,一年是五千两百美元。各种聚会所得的爱心奉献,将拿给海外宣教,帮助那些我心里对之有负担的异教徒。一旦收到足够的基金,够我去海外传道(我知道在审判之日我要对人拿给我的钱做出交代),那么,剩下的我可能会拿给一些慈善机构:红十字会等各种机构,红羽毛会和许多宣教机构。但我知道,我必须对此作出交代。我不属于任何宗派,不是因为我不相信它们,我相信的。但因为我不属于它们,这样我就可以站在所有宗派中间,说,我们都是弟兄。
5

我的事工是尽力把基督的身体联合到一起的事工,不是把各种宗派联合成一种宗派,而是把弟兄姐妹联合到一起,成为一群人,一个目的、一条心,合为一体,仰望主耶稣的再来。

我相信,今晚对神医治有极大的需要,我们知道……只要看一下这些褥子和担架等东西就知道了。我没有看见一个昨晚在这里的今晚又在这里。昨晚,所有褥子和担架都清走了。瞎子恢复了视力,跛子、瘸子、关节炎等病人都站起来走了,好了。我亲爱的朋友,今晚愿你们坐在这里的人也这样得到医治,这是我诚挚的祷告。
刚才,我正站在那里跟几个朋友握手,有个小女孩从帘子后面摇晃地走过来,她使我想起芬兰的一个女孩子,她患有小儿麻痹症,四肢得用支架撑住,靠拐杖走路。她经过时抬头看了我一下,眼泪从她眼睛里流了出来,我把她抱在怀里。就像我站在这讲台上一样确定,那孩子不用拐杖,不用人扶就会走了。你看,这是因为她的态度和做法,瞧?是你的态度。
6

你必须用一种正确的方法接近神;你上来,如果怀着自私,怀着别样的想法,内心没有用正确的态度接近神,或接近神的恩赐,你就永远不会得着益处。你来就近神,必须把一切都投降给他。

你看这位叙利腓尼基妇人,当时,她听到耶稣说:“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如果耶稣把你称作狗,你会怎么回答呢?你可能会说:“我会加入另一个教会;”但她不会。她知道她在跟谁说话,她说:“主啊,不错;你说的很对,但是狗也愿意吃主人桌上掉下的碎渣儿。”[可7:26-28]
这话感动了耶稣,这就行了。这也是他在等你去做的;谦卑你自己到这样一个地步,不管神怎样差它给你,或是立即得医治;或是逐步得医治,或是因什么拖延了;就像亚伯拉罕等候那应许等了二十五年。他不但没有软弱,反而更加刚强,不住地赞美神。你也是这样,知道神应许了,就自己去接受它;它必定会应验的。
7

呐,请记住,我所说的都被录了音;我要全心地这样说,无论何人,他心里若能怀着正确的态度对待神做出的神圣应许,事情就必成就。如果你对他说的话抱着正确的态度,事情就必成就。我看到过人因这样的态度,恶性肿瘤就离开了。呐,也许你的领受还不足以使你一下子得到释放。

今晚,在这个聚会就要结束的时候,我要这么说,我想跟你们讲一下这点:如果你没有足够的信心立刻得到医治,那么就采用那种领养婴儿的办法。你听说过领养婴儿吗?
8

呐,拿一个年轻女子为例:她可能和丈夫结了婚,可是,她害怕自己不会生孩子。她想要孩子,但是她很害怕可能不会生,她就不会生。因为这就像约伯所说的:“因我所恐惧的临到我身。”[伯3:25]瞧?但你让这个女人……呐,如果有医生或护士坐在这里,可能就知道。你要是让那个女子领养一个婴儿,过后,她自己就会有孩子了,看到吗?这个孩子让她平静了下来。

呐,如果你还没有足够的信心现在就领受它成为一个神迹,那么就采取领养婴儿的态度。“主啊,既然你应许了,那就是我的了。今晚我要从这里回去,不住地赞美你,就像我已经好了一样。”看看会发生什么,你必会得着的。一定会发生的,神应许了。
所以,他是无限的神。如果你能感到一点点信心告诉你说你会痊愈,就相信它;只要下去为此感谢主就行了。
9

你们都记得,当时在五旬节,他们还未领受圣灵,但他们在那里等了十天,为所应许的圣灵而感谢赞美主。然后,忽然,圣灵像一阵大风临到。所以,你们要全心地相信,要记住这点。

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小男孩,那个黑人小孩;有个长相漂亮的小家伙坐在这里,靠着枕头,看着我,那个白人的孩子坐在那里。这边有个年轻人躺在担架上;对你们那边患心脏病、结核病、被癌症吞噬的人,不管得什么病,神若没有帮助你,你可能活不过今晚;如果医生已经不管你了,你不要胆怯;神仍然在宝座上。你可以相信接受这点。我从未看到它落空过,我今年五十岁,传道生涯已经三十年,为几百万人祷告过。我从未看到它落空过。当你带着真实的心来到神面前,尽你的一切去相信,相信神会成就,他就必成就。
10

谢谢你们的仁慈,你们的奉献,和你们所做的一切。除了说“神祝福你”,我不知道

还能说些什么。对我来说,这是最伟大的词汇。如果神祝福我,那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只要神祝福我。
呐,过会儿我们就要离开,去杰弗逊维尔。明天的聚会在伯兰罕堂。我猜想,我不一定要在那里,对你们……我们这里有很多是从杰弗逊维尔来的,我猜想,我不一定要在那里。但下个星期天,若主愿意,我会在那里。
11

呐,我会尽快地出发去海外:先到澳大利亚的悉尼,然后是新西兰、泰国,再到非洲。我想与我的好友托马斯弟兄会面,他今天下午在这里给你们讲过道;谢谢你们对他的友善和支持。我爱这里的托马斯,他是我的弟兄。我打算明年春天跟他一起去南非,不知道你们能否为我做件事,能否为我祷告,这是我知道要做的最了不起的事,就是为我祷告。我在非洲等其它地方,当我像这样讲道时,那些巫医和印度的圣人等等是不会退缩不出来挑战的。但每一次我都看到神击溃了仇敌。出去时,我一直都得依赖你们的祷告。所以,请为我祷告。我也会为你们祷告。

如果在河的这边我再也见不到你们(希望还能见到),但如果见不到,一旦我们越过了那河,我要在那一千年里与你们各位会面。我们要坐在那常青树下,在那边畅谈俄亥俄州切陶奎的聚会。愿神祝福你们,直到那日。
12

呐,萨利文弟兄,我曾请他为我这些聚会帮个忙,今晚我刚请他读了经文,差不多有一章的经文。今晚我要用短一点的时间讲这个主题,是在《申命记》32:11里得到的。我想从萨利文弟兄刚才读的11节的第一句作为主题:如鹰搅动巢窝。

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今晚有多少人想在祷告中被记念的,请举起手,说:“神啊,请记念我。”他知道你的心,谢谢你们。
13

仁慈的主,现在我们奉主耶稣的名谦卑地来,知道我们既没有名也没有公义可以献给你。但我们谦卑地来,相信你会垂听我们,因为他告诉我们:“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他必赐给你们。”所以,主啊,我们的动机和目的也与这经文相连。鉴察我们的心,看看里面有什么恶行或偏见没有,或任何东西。

只为神的荣耀,我们求你,主啊,今晚用你曾经浇灌给我们的最深的量器,将你的圣灵浇灌在我们身上。这里也坐着患病的和受苦痛的人,他们都怀着极大的盼望。也许这是他们第一个晚上在这里,还从未见过那些有信心相信的病人得到医治。他们可能从未见过主耶稣所应许的得以彰显。哦,神啊,今晚求你应允,让他们的心受震撼,难以估量,让圣灵得着他们,赐给他们神的信心,将信心锚在心里,不接受“不”作为回答,使他们每个人都从疾病和苦痛中释放出来。
14

主啊,我们不会忘记为这些优秀的福音传道人祷告:萨利文弟兄,还有其他忠心支持这次聚会的人。主啊,我们祈求你扩展他们的事工。愿他们明天带着新鲜的恩膏走上讲台;愿他们传讲福音,好像以前从未讲过一样;愿每个成员的内心被信心的大能所充满;愿伟大的神迹奇事伴随着他们的事工,显明主耶稣的再来近了。

我们不会忘记那些在疗养院和医院里卧床不起的,和不能来参加聚会的病人;施怜悯的主神啊,你仍旧有听你命令的天使,你可以差他们到病人床边。神啊,我们祈求,愿你这样行,医治有病和受苦痛的人。
15

主啊,拯救一切失丧的人,用圣灵充满那些还未被充满的人。我们为这块地上的每个宗派和每个教会祷告;但愿有一个时候,我们的心为了主耶稣的再来而融为一体。

现在,求你亲近我们,祝福刚才读过的你的话语。愿这经文今晚得到成就,它说:“我的话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它所定意的事。”[赛55:11]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16

呐,过一会儿,我们向你讲完一点神的道后,我希望今晚每个罪人都能准备好,有信心接受耶稣做你个人的救主。

呐,那天晚上,有些男孩问了我;我曾经在肯塔基讲过这个题目,我相信在我的教会也讲过一次:“又如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之上两翅扇展。”我们都知道,刚才弟兄所读的圣言是指着雅各说的。有一次,我读到这经文,便开始想:“为什么神把他的产业比作鹰?”他这么做一定有原因。你知道,他自己也把自己比作鹰,他是耶和华大鹰。
17

我就去研究鹰,因为我的第一本圣经就是野外。我还是孩子时,我父母都还不是基督徒。我唯一有的圣经就是观察野外,看动物是怎样的;看那种生命是怎样的;看花儿怎么落入土里又在春天复生;在九月份,还没有下雪,树的浆汁怎么就流入了根部。一定有某个伟大的智能使那浆汁流到地底下。如果没有,树的浆汁就会冻住,树就会死掉。

是什么在掌管着树,让浆汁保存在温暖的根部,然后,春天又把它带上来,再次结果子等东西呢?一定有什么东西在做这事,这是无可怀疑的。这并不是一件天然的事,因为这是一种智能。
18

而且,树与树之间又有很大差别。我观察过鸟类和动物的生命,观察过它们是怎样生活的,以及神是怎样照顾它们的。

然后,我就去研究鹰,才知道,有四十种不同的鹰。很多是……“鹰”这个字意思是“用嘴撕裂者”,我才知道,有四十种不同类型的鹰。
鹰不是秃鹰,鹰捕杀它要吃的猎物,吃自己的猎物。
19

接着,我还注意到,鹰是一种在高处翱翔的鸟。地上没有别的鸟能跟着鹰飞,它飞得太高了。秃鹰若想要跟着鹰飞,会在空中散架的;它的眼睛怎么也无法跟鹰相比。呐,鹰能飞得那么高,如果别的鸟想要跟着它飞,跟不到一半就会死掉。所以,要想飞得那么高,它一定是一种特制的鸟。它的出生和它的一切必定是特别的,以便能承受那种高度。

教会也是这样;一个从神的灵重生的人,是一种特制的,被生出来的人。他需要特别的出生,去承受神领他儿女所要进入的领域、荣耀和大能中。
20

还有,鹰的眼睛非常锐利;如果它飞那么高,飞到高处却看不见,那么,飞那么高对它就没有任何益处。但它比其他鸟都看得更远。

因此,神把他的先知比作鹰;因为飞得越高,就看得越远。先知升到一个领域里,去到极高之处,以至能看见将来的事,然后回来警告众人。
还有,鹰装备着两只巨大有力的翅膀。它的羽毛,就是用老虎钳也拔不出来。哦,它们必须很牢固,否则,当它飞入高空遇到风暴时,羽毛就会脱落,它就会掉下来。所以,它有两只翅膀;我要把耶和华大鹰在我们面前展开的双翅比作新约和旧约。
21

还有,鹰可以返老还童;呐,当鹰很老的时候,它身上会发生一件事。然后,它又会变成年轻的鹰。哦,我在山里观察他们,感到惊奇;每隔一段时间,它们就会返老还童。我要说,那就是复兴。

我记得第一次我参加的五旬节派复兴会。当时我是个年轻的浸信会传道人。我到了印第安纳州的密沙瓦卡,他们在那里有一场大会。我记得那个宗派名叫“P. A. of W.”和“P. A. of J. C.”,你们一些五旬节派信徒可能还记得这些。
22

我走到街上,我想,我要进去听那场复兴会。当我进去后,那人说:“请所有传道人到台上来,”那里大约有三百个传道人。那天,我听了一些很好的年轻传道人讲道,谈到主耶稣的再来,和他在地上所行的事。他们都是学者、绅士、圣灵充满的人。当然,他们的教会礼仪不怎么样。他们尖叫、大喊、举止失常。我当时不明白那种东西。

但是,那天晚上,那人把我们都叫到台上,他说:“今晚我们选了某某长老来讲道,”是个老黑人。那个可怜、跛脚的老人出来,走到了台上。我不知道他是跛脚的,他穿着一件传道人的长袍,是那种老式、带绒面领口的,我想就是我们过去称作的“燕尾服”,或者叫“羊角锤服”,很长;脖子上有一圈白头发。这可怜的老人就像这样走出来,到了台上。我想,他的讲章是从《约伯记》第7章里拿出来的,像这样读的:“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
23

那时,我大约二十三岁,是台上最年轻的传道人。我想:“他们有那么多年轻学者在场,干嘛要让那样一个老人在台上对着一千五百多人讲道呢?”但他换了话题,与年轻人讲的不同。那一整天,他们讲的都是地上发生的事,而他讲的却是天上发生的事。

他讲了大约十分钟,开始讲到神如何遍及诸天,以及他的再来,一直下来,讲到天边的彩虹。就在那时,有什么东西临到那位老绅士,他跳到了空中,脚后跟拍得直响,喊着:“哈哈!”又说:“荣耀归于神!”他站的地方有这里这么大,像个年轻人一样跳下了讲台,说:“你们这里不够地方让我讲道!”
我说:“如果那能让一个老人举止像那样,那么,它临到我又会怎样呢?我也要他所得到的东西。”它会使你返老还童。
鹰也每隔一段时间就返老还童,在各个方面,它都是一种特别的鸟。神造它就是这样,我对鹰有极大的尊崇。
24

大约五年前,我来过你们这里美丽的城市辛辛那提。我带着两个小女儿去了动物园。妻子带着大女儿利百加,带她去另一头的房子看一种小猴子。我不喜欢那地方的气味,所以我对她说,撒拉和我要往山下去。

我听见有跳跃和拍打的响声;我就带撒拉往上走,她当时大概三、四岁,我拉着她的手。她说:“哦,爸爸,好大的一只鸟啊!”鹰是鸟类中最大的;有时候,大母鹰比公鹰还大,展翅时,两端距离有十四英尺长。
25

有人捕获了这只大鹰,把它关在笼子里。看着这可怜的东西,我从未感到这么难受

的。要是我能买下它,我一定会买下它。它脸上或头上已经没有一点羽毛了,翅膀两端都被打掉了,一直在流血。那只大家伙躺在地上,然后又站起来,走到笼子的另一边,然后起跑,展开巨大的翅膀,对着栏杆冲过去,结果只会撞到头和翅膀。然后又跌到地上,甩甩头,准备再次冲击;它又过来了,向上面飞,撞到了头,翅膀在飞,直到血流了出来。它掉到了地上,趴下了。
我观察它那疲惫的眼睛,它转动着眼珠,向上打量着天空。我想:“多可怜啊!”它是一只属天的鸟,它被造、被生、被造作成这样,是为了翱翔长空,但它被关在了笼子里。某个聪明厉害的猎人抓住了它,把它关了起来。我想:“那是我见过的最令人同情的情景。”我可以花几个星期的工资把它买下来,放掉它,因为它不是为了关在笼子里而被造的,它被造是为了在天空自由翱翔。我想,那真是可怕。
26

然后,我的想法变了,因为我站在那里,看到神的儿女们,那些生为神儿女的人,穿着淫秽的衣服走来走去,抽烟、喝酒。看到神的孩子,那些生为神儿女的人,被世界所奴役,比看到鹰关在笼子里更令人可怜。

世界把人们关进了笼子里,宗派的隔墙把他们隔离,不让他们成为神要他们在地上成为的:就是神的儿女。那是一幅让人可怜的情景,看到无助的人类、外表被罪所捆绑,脑袋几乎都打破了,从这家啤酒屋晃到那家啤酒屋,从这个娱乐场到那个娱乐场,想要找到满足;而只有神才有他们想要的满足。
神造人是为了渴求他。这就是人里面有渴求的原因,是神把那种渴求放在你里面。你不可能从世上的东西得到满足,永远不会得到满足,直到神占有了那个位置。
27

神把他的产业比作他的鹰。让我们看看鹰怎么做,鹰做的另一件事是,鹰建巢窝的时候,它建在很高的地方。我观察过鹰,它们去到所能去到的最高点,建它们的巢窝。

这就好比永生神的教会;神让教会站在最远大的志向、最高的思想和最圣洁的事上,远离属地的一切。这就是教会要站的位置,站在她所能站的至高处:就是在各各他,主耶稣的十字架上。
28

鹰把巢窝建在高处。它跟它的宗派弟兄—鸡多么不同。鸡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窝。还有,你不能说鸡不是鸟,它是鸟。但它对天上的事一无所知,它从未上过那里,什么也不知道。

有些自称是基督徒的男女,他们到处走,在那些冰冷、形式化和冷漠的谷仓周围耙土。他们不知道借着圣灵的洗,被提到神的灵里是什么滋味,那会杀死他的。他不是为此而被造的,他承受不了。他必须藉着圣灵重生,改变他的整个结构,使他成为基督耶稣里的新造之物。当你藉着神的灵重生时,你就从现在这种造物中被改变了。
29

另外,鸡不关心它的窝。鸡在地上做窝;老鼠、耗子、黄鼠狼、蛇都会抓走它们。

这是松散的讲道所造成的;让会众去听摇滚乐,让女人穿污秽的衣服,让执事们抽烟。这把他们带到关锁他们灵魂和定他们罪的地狱里的老鼠耗子堆里。一个传道人,一个宗派,或一个教会,若不把会众建造在神话语的坚固磐石上,你就错了,你的成员必要灭亡,你也要跟他们一同灭亡。
30

但是,鹰所看到的与那种东西不同。它飞得那么高,老鼠若想要爬上去,会摔断脖子的。我喜爱这点,神把他的儿女带到极高处,超过世上的一切事,老鼠是爬不上去的。它是一种不同的鸟,被造成不同的。它保护自己的小家伙。

永生神的真正牧师决不会在讲台上无动于衷,他必传讲神那毫无掺杂的真理。即使他不得不把所有的鸡都赶出去,他也会站稳在毫无搀杂的道上,不是站稳在直布罗陀的岩石上,而是站稳在万古的磐石上。那么,这就是信心;信心不可能靠在人造神学的流沙上,信心是永远站稳在永不改变、永不动摇的万古磐石上,虽然风浪猛烈撞击它的根基,也能够站得稳。坟墓开了,越过大海看到他,神说:“我就是复活、生命。”站稳在那里。
注意,鸡是不同的,它的习惯是不同的,它的口味也不同。
31

那么,这鹰在建巢窝之前,它先要找好筑巢的地方。接着,它就去叼来重重的粗枝,开始筑巢。因为,有时候它会去到岩石的裂缝里,通常,鹰会去找裂缝。

永生神的真实教会也必去到耶稣的肋旁,这万古磐石的裂缝中。“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这世界的老鼠摸不到他,这世界的无赖之辈进来了又退回去。神洁净他的子民,用圣灵充满他们,将他们安置在高处,你是不一样的。
32

然后,鹰把那些粗枝都收集在周围,哦,它们都是建筑师。你应该去看看鹰在筑巢。它怎样叼住枝子的一端,把它插进岩石的小缝里。然后,插好了枝子,就飞出去,叼来一些有刺的长枝子,粗的荆棘,然后,编织出巢窝来,这样,枝子就不会松动了。当然,巢窝里就都是尖尖的枝子了。然后,它出去找它吃过的兔子皮,还有它吃过的羊羔皮;用嘴叼着那些皮,带到上面来,铺好,把巢窝搞得很舒适。

神待他的子民也是这样。你们记得第一次来到永生神面前的情景吧。我记得我接受基督作我个人救主的那个夜晚,是那么柔美,我以为自己走在空中一样。我是在一个装煤的破棚子里悔改信主的。我进去之前,对喊叫、赞美主一无所知。所以,我感觉太好了,从那棚子里跑回家,简直是脚不沾地。我拿起歌本开始看,然后,就读起我的圣经来。
我母亲说:“什么事那么激动?”
我说:“没什么。”
33

我走到房子后面,那里有一条铁路延伸下来。我跑到铁轨上,心想,现在是我去天堂的时候了。我拼命地往高处跳,拼命地大喊大叫。感觉太好了。

我告诉你,当你重生进入永生神的家,有一种舒服得不得了的感觉。是神这样做的,小鹰们诞生时,他给他们的巢窝搞得很舒适。我很高兴是他们中的一员。
接着,小鹰们生出来后,它们躺在了一张又美又舒适的小床上,一切都很美好,舒适。接着,你知道,母鹰有了一个想法,它看到它的小鹰们身上长出了一些羽毛,之后,它有了一个想法,它坚信它们将不是属地的。你知道,神也有这种想法,他不要你什么都是,总是被世上的事死死绑住。
母鹰有一个想法,它不会让它的小鹰们变成鸡那样。我很高兴,神也是这样做的。他不要你成为鸡:吃腐食的鸟,他要你成为鹰。
34

然后,母鹰把小鹰们照顾得很好,直到它认为它们长出了足够的羽毛。然后,它去到巢窝里,用它的大嘴把那些兔皮羊皮都抽掉,扔了出去。这样一来,每次那些小鹰或蹲下来或走路,都是在荆棘和有刺的枝子上。这是怎么回事?它不要它们太习惯那巢窝了。

这也是神对待教会的方法。他让试炼和苦难临到你。“每个到神面前来的儿子都要被试炼,被神管教。”他不要你太习惯这个世界了,他可能让你病卧在床,可能让你得了心脏病:一根刺。
35

无论你转哪一边,都会有刺。那些小鹰简直不能忍受。有时候,它们全身都被刺痛了,因为它们一坐下来,那刺就会扎到它们。

哦,凡经历过鹰的出生的人,你自己,也是耶和华的一只小鹰,你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有各样试炼和试探。全能的神把他自己的儿子带到旷野,任凭魔鬼去试探他,肯定的。每个到神面前来的儿子都必受神的试炼和管教。有各样试炼和苦难:破产、事事不顺、生意倒闭;朋友离你远去,这里是刺,那里也是刺。要记住,神正在试炼你;神正要为你做点事。
我记得,我自己的父亲对我说:“收拾你的衣物,和你那种宗教一起滚蛋吧。”我离开了。但是,哦,我从未感到后悔。
36

所以,我还记得,那些被刺伤过的小鹰;接着,母鹰观看它们,它们都很痛,脚都被扎伤了。也许就像你们今晚在这里的一些人,再次受痛苦,浑身刺痛。可怜的小家伙,叽叽叫着,彼此跟着跑。母鹰飞到巢窝里,开始对它们喊叫,把它们都招集到一起,“同心合意在一处”。你看,母鹰要它们懂得它的语言。神也是这样做,他想要你学会他的语言。所以,母鹰要带它们开始它们的首次独立飞行。

所以,那老母鹰就上到了那里,它站在巢窝上,对它们喊叫,它们也应声喊回来,直到会说母鹰的语言。我喜欢这点。然后,母鹰把它们都叫到一起,然后展开它那巨大的翅膀。哦,它们抬头看,说:“妈妈,我从来不知道你如此伟大。”
37

你可曾患了重病,医生对你说,你活不了多久了;或者你也认为自己要死了,你可曾看到旧约和新约就展开在你面前,“你何等伟大,你何等伟大!”你一直都不知道他何等伟大,直到你睁开那双病弱的眼睛仰望他,就看见耶和华大鹰站在那里:“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耶和华大鹰,你何等伟大!

然后,小鹰开始观察,当它们看着伟大的母鹰……
你有抬头看过星星吗?你奇怪为什么众星会各守己位。你可曾想过是谁控制这宇宙,星星怎样呆在各自的轨道上?科学怎么会一分不差地在二十年前预报出月蚀和日蚀呢?你何等伟大,你何等伟大!你注意过他多……他能……他用太阳在五分钟内蒸发的水,比我们用泵从桶里抽出一加仑的水更多,更安静?他是神,他是伟大的。我们仰望他,就明白他何等伟大。
38

这就是他要行的事,在你面前扇展旧约和新约。“要仰望我,我何等伟大!”

鹰妈妈来回拍动着,我通过双筒望远镜观察过很多次。它站在那里,张开巨大的翅膀,两端有十四英尺。小鹰们彼此说:“我们的妈妈是一只伟大的鸟。”
教会如何……一个人要是找到了神,接受基督作他个人救主,然后开始仰望那里,就必明白神何等伟大,他何等伟大。
然后,那母鹰断定小鹰已经长够了羽毛,可以飞了,但它们身上可能还有一些羽毛不牢固。如果小鹰的羽毛还不牢固,就带它们去飞,它们会折断脖子的。所以,母鹰招集它们同心合意在一处,让它们都说它的话。然后,它站在那里,张开巨大的翅膀,开始在雏鹰以上扇动,拍打。它在做什么?它在教导它们。它们生在岩石缝里,但有一阵大风从母鹰的两翅上刮下来。
39

旧约和新约里的神永远是那同一位神。他是亚伯拉罕的神;他是摩西的神;他是雅各的神;他是使徒们的神;他是房顶上的神;他也是地窖里的神,他是永永远远的神。他站在那里,在那阵大风中;他是同一位神,把希伯来少年带出火窑,带领摩西经过旷野。这同一位神,藉着那对能将每一根松动的羽毛扇掉的翅膀,带来了一种大能。

今天,教会飞不起来的问题就是有太多松动的羽毛,有太多事情,太多世界的事了。瞧,要是把所有松动的羽毛都除掉,你就没有羽毛了。
40

鹰妈妈站在那里,扇动着小鹰们。它们都讲着母鹰的语言,喊叫着回应它。它用旧约和新约的双翅扇动着它们,给它们带来并显明是同一位神,同一位,同样的能力,同一位耶和华。他持守……神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他的每只小鹰。

母鹰并不改变它的课程,它让小鹰都受到同样的训练。呐,它说:“孩子们,你们还从来没有像这样飞行过,但现在我不担心带你们去飞,因为你们是鹰。”所以,它说:“跳到我的翅膀上来吧。”于是,它转过身,展开它那巨大的翅膀。每只小鹰跳到了它的翅膀上,一只脚在这,一只脚在那,用小嘴死死咬住羽毛。
你来到基督面前也该这样,用你的魂、身体和灵死死抓住那十字架。你就要起飞了,这就是你抓住神应许的方法。如果在旧约里神是医治者,那么在新约里他也是医治者,他今天还是医治者。用你的魂、身体和灵死死抓住他,因为你就要上路了。希望我们今晚就起飞。
41

要抓牢,你不可能把那些羽毛拔出来。看,它这样做是有原因的。然后,每只小鹰都很高兴,它知道自己是鹰,生来就是鹰。它看到自己和母鹰是一样的。所以,它把小嘴扎得更深,以便咬得更紧。“好了,妈妈,我们飞吧!”老鹰妈妈走到巢窝的尽端,大大地张开翅膀。它带着那些紧紧咬住它翅膀的小鹰飞出了巢窝。它向上飞,向上飞,一直向上飞,最后,几乎从视线中消失了,在空中飞得太高了,你几乎看不到地面了。我用双筒望远镜观看它们,最后它们变成了一些小黑点。你知道母鹰把它的小宝宝带到高空去要做什么吗?它把它们一个个都抖掉,它们是鹰,能受得了。如果是鸡,它们就完了,但它们是鹰,是为此被造的。

你接受祷告后得到了释放,出于信心的祷告已经说了,或者你已经接受基督作你的医治者,我不在乎别人对你说什么别的东西,如果你是鹰,就会抓住神的应许。我不在乎发生什么,任何事都不会摇动你使你松手。
哪怕有五十个医生站在旁边,说你快死了,你也不会信。你是鹰,你知道那应许。
42

母鹰把小鹰给抖掉后,它就说:“好了,孩子们,现在靠你们自己了。呐,你们以前从没有飞过,你们没有神学院的经历,你们不需要那些。只要拍打你们的小翅膀,尽情享受吧!”我喜欢这样。

哦,拍打你们的小翅膀,尽情享受吧。它们不害怕,它们是鹰。它们不怕癫狂的东西,为什么?因为鹰妈妈飞到了一边,在周围翱翔,守护着它们。它们乐坏了,因为总能安息在母鹰的同在和它的能力中。如果哪只小鹰乱了阵脚,掉了队,母鹰会用翅膀托起它,把他重新带回到恩典中,阿们!没错。不要担心,不要忧虑那些癫狂的东西。在你内心有某样东西,给你鼓劲,“神永远都在场”,“我永不离开你,也不撇下你;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必带你回到神的大能和恩典中。两只巨大的翅膀遮满了这里。
43

母鹰飞走了,但它却在守护着它们。如果哪只小鹰乱了阵脚,哪怕稍微掉了队,它就用那对巨大的翅膀和脚把它扶起来,再把它带上去,放回到原来的位置。呐,它们飞得很高,母鹰也飞得很快,它们不会……瞧,母鹰飞的速度比小鹰掉下去的速度快一百倍。它张开巨大的翅膀,俯冲下去,把小鹰扶上来,把它放在上面;它又回到上面,跟其它小鹰在一起了。

我们永远不要谴责一个乱了阵脚的弟兄。只要记住,妈妈会把他扶起来的。就是这样。如果他是鹰,他一定会回来的。
把他再带回来,把他放在那一群人中。只要继续拍动你的翅膀,那些小翅膀一直在拍动,你知道,它们是在高高的蓝天举行五旬节的复兴会,那里没有老鼠、耗子、蜥蜴、青蛙,没有什么能害他们。
哦,我喜欢被举到阴影之上,给我……把脚放在更高的地方。让我升到阴影之上,那里能找到神真正的道,神的国充满荣耀。哦,那是我想要神带我去的地方,把我从这属地的嘈杂和乱七八糟的事中提走,一直去到这里。让我去到那高过阴影的地方,去到那属天的碧空里,就知道他的眼目在看顾我们。
44

呐,鸡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它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我可以看到,那些小鹰在高处拍打翅膀时,也有一群小鸡正在这下面的粪堆里乱抓乱刨。它们这样抬头看,[编者注:伯兰罕弟兄在演示。]说:“这种癫狂的东西。”瞧?

你能想象那情形吗?瞧,它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鸡无法到达高处,它不可能使脚离开地面。
有时,人们也是这样:你被属地的东西捆绑得太死,以至他们站在人说的话上而不是神的道上。神是这么说的!问题就解决了。鹰相信它,我不知道鸡怎么样,但是鹰相信神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理,他们就持守住。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主这样说了,他们就说:“阿们!”如果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他们就说:“阿们!”他们相信它,神也这样来检验他们。
45

有一次我听到一个故事,说有个农夫准备让母鸡孵蛋。[编者注:磁带空白.]呐,我猜想,你们会众都知道需要什么东西才能孵出蛋来。他缺了一个蛋,不够数,然后,他就把一个鹰蛋放在母鸡底下。概率也基本就是这样,一窝里面有一个。

然而,当那只小鹰孵出来后,它成了陌生地上的陌生人。就是这样,偶尔在这些地方也会孵出鹰来。它不知道该怎么做,它无法明白它们的语言。母鸡会走出去,在谷仓院子里耙土,喊叫着:“咯,咯,咯,咯,咯,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所有那些圣灵的玩意儿都是癫狂的。”
鹰无法理解这些,它有点“孤僻”,它看看周围,心想:“这是我呆的地方吗?呐,我没有向上看,因为曾经是向上看的,但现在我们却在这底下了,瞧?”所以,它无法理解。它抬头看,天空对它来说很美。为什么?因为那是它的天性,它一开始就是一只鹰,不是养在家里。你们曾见过像这样的人吗?我就是其中的一员。
46

所以,接着你知道,它无法理解母鸡的“咯咯”声。鸡的胃口和吃的方式,瞧,它也不能理解。看到鸡吃的方式,会让它反胃的。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呆在形式化的老教会里,有时候也有这种感觉。他们的胃口,玩邦科牌,棋牌会,给传道人筹款的鸡汤晚宴,神不认可这些。

所以,接着你知道,有一天,小鹰自己在外面跑来跑去,到处看,小翅膀合拢着,不知道该怎么做。所有的小鸡都吃完了它们的食物,它无法理解。但有一只母鹰从空中飞来寻找它,它飞过来了。
我很高兴,有一天他也找到了我。我从来没有找过他,是他找到了我。我知道在什么地方有一种什么东西,我心里有样东西,人们告诉我,那些异象等东西是来自魔鬼的,神的医治只是一种精神作用。但我内心深处所告诉我的却不同,我知道那是错的。
47

老鹰妈妈飞了过来,它往下看,看见了它的孩子,就喊叫起来。当它喊叫时,小鹰听得懂那种语言。它喊叫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小鹰就说:“那听起来是对的。”
母鹰又绕了回来,它说:“儿子,你不是鸡,你是我的孩子。”我太高兴了,哈利路亚!“你是我的孩子,你不属于那一群鸡。”鹰妈妈又看了看,我不会搞错了吧?我要试试它。神总是用道来试验他的孩子。它又喊叫起来,说:“如果你是鹰,你就相信。”
“妈妈,我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呢?”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跳起来,开始拍打你的小翅膀,它们会带你走的。跳起来,跑到祭坛边,拍动你所得到的那一点点信心。看看它会为你成就什么;如果你在那里病了,快死了,就冲向各各他,使用你所得到的那份信心,看看会发生什么?”
48

小鹰跳了一下,瞧?因为它是鹰。呐,如果它一直是鸡,它会说:“你永远别想让我跟那帮圣滚轮有什么联系;你永远不要让我卷入那种癫狂中。哦,不。”但它是鹰,会留意这道。

任何一个基督徒,无论圣经说什么,他都会说“阿们”。因为赐给他重生的圣灵正是写下这道的同一位。
小鹰开始拍打它的小翅膀,拼命地往上跳。它不在乎会不会被那些鸡看作是圣滚轮,它要遵行所听到的话。它开始起跳,拍打着它的小翅膀。它的脚就离了地,感觉不错。然后,它停落在谷仓院子的桩子上,正好停在五旬节派组织中;这组织把所有鸡圈在栏杆里,并说:“不要与那帮人来往,”我们有这样的人。
49

鹰妈妈又回来,它说:“儿子,你还得再跳高一点,否则我接不到你。”

这就是了,弟兄。你必须跳到神的怀里,你必须双脚离地,你必须离开宗派的门廊。你必须对每个承认耶稣基督是神儿子的男女伸出手臂,肯定的,爱他们,拆掉隔墙,不要把他们圈在栏杆里,鹰会飞出栏杆的。
母鹰抓住了小鹰;哦,第一次的空中独立飞行太好啦!因为它是鹰。
50

毫无疑问,今晚在这里的鹰,有的还从未开始首次的独立飞行。你不知道被圣灵充满是什么滋味,可能你也不知道你心里响起神的欢乐铃声是什么滋味。也许你会观看,看到神的能力运行,就像昨晚站在这里的那个瞎子重见光明一样;看到主藉着圣经所应许的天使,就如这星期我们所讲的,显明神要在主耶稣再来之前,做他在所多玛的日子里所做的事。那个人是怎样来到,一个人,看去像人,穿着像人,衣服上沾着尘土,说,他是一个客旅,与亚伯拉罕—蒙拣选的教会坐在一起。瞧,也有一个现代的葛培理等,杰克·舒勒,下到所多玛传福音,蒙蔽那些人,对那不冷不热的教会传讲,呼召人们出来。

但有一位天使临到选民,与亚伯拉罕和他那群人在一起。注意看他所做的;他说:“亚伯拉罕,你妻子撒拉在哪里?”他怎么知道他有妻子?他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叫撒拉?
他说:“她在你背后的帐棚里。”
撒拉在帐棚里暗笑,那位天使说:“撒拉为什么暗笑?”
鹰会很快明白这点,鹰会知道我们已经处在末日了。耶稣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日子怎样,人子来的日子也要怎样。”
51

朋友,这是一篇很严厉的信息,我不是想把它讲得这么严厉,但我要给你们讲得透彻,从神的灵生的人,就相信神的事。神今天竭力要聚集一群百姓,所以,我们不该被各种规条等东西所捆绑,无论是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五旬节派、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我们都可以在一起交通,组成一个被赎的伟大教会。

我们愿意来就近主耶稣吗?我们正准备飞行,等到大灾难时期结束后,我们再回来,返回来过千禧年。那是一次长途飞行,一直飞进荣耀里。耶和华大鹰就快来了,我们感到了那种大能,我们看到了那影子,我们听到了他的言语,在他的百姓中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它们不跟生人。”今晚你们在这里的人,若从来没有经历过重生成为鹰,我们低头祷告时,愿你此时就接受他。
52

在结束聚会时,你们中有多少人意识到自己还不是基督徒?尽管你可能属于教会,可能是某个著名教会的创办人,我并不反对那些,那没问题。但我说的是从褥子上站起来的信心,即使医生已经为你尽了全力,你仍然对你得医治有信心;不是怀疑,或存侥幸心理,而只是仰望神,说:“神啊,你正在医治我,我相信你。我准备起飞了。”或男或女,如果你还没有经历过神,你知道,神持守他的道。

如果他在半空中把你抖掉,你就是一只鹰;他会守护着你,他留意成就他的道。他喜欢看你会怎么做,不要怕,他会带领你,他会抓住你,他会背你上去,把你放回到他的国里。如果今晚你还不是基督徒,你愿意在结束聚会的祷告中被记念吗(因为聚会快要结束了)?你们低头时,请举起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你祷告时记念我。”主祝福你,你,还有你。哦,整个会堂后面,还有中间的,一直到我右边这里。那边有多少人?我看到你的手,神祝福你。更多的人举起了手:“神啊,请记念我。我不是基督徒,我可能属于教会,但……我可能属于五旬节派教会;我可能属于天路圣洁派;浸信会或长老会,我还不是基督徒,我去那里只是因为它是个教会。神啊,求你怜悯我。我举起了手,祈求你宽恕的恩典。现在,有一百到一百五十人举起了手,还有人吗?愿意说:”哦,主啊,今晚请记念我。我还没有信心,我没有……“
53

那就是罪,那就是罪。或男或女,当他怀疑神的道时,就是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对不对?“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你相信这点吗?那么,什么是罪?就是不信。如果你心里还有不信,现在就祷告。

主啊,我们今晚的这部分聚会就要结束了。我们感谢你,因为你赐给我们这么多东西让我们去观察:大自然、你的道、那些生命—鸟类的生命、鹰的生命、树的生命。我们所拥有的最伟大的榜样就是基督的生命,这生命藉着圣灵在我们里面生了出来。
54

耶稣在地上时,他说:“不是我做这事,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他的事。”他周游四方,有人来到他那里,就像西门·彼得,他就说出他的名字,还有他父亲的名字。彼得认出他就是弥赛亚;当腓力找到拿但业,说他遇见了弥赛亚,拿但业不能相信。但当耶稣看见他过来时,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说:“你是基督,你是以色列的王,是永生神的儿子。”他认出了你就是弥赛亚。
55

在撒玛利亚城门边,有个可怜的妓女,被人厌弃,一天早晨她出来打水;耶稣坐在井边,对她说话,说出了她的境况,她有五个丈夫等。她对他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她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这岂不是弥赛亚吗?”
我们听到他说:“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他应许这些事要在外邦人结束时发生,就像所多玛的日子一样。在这里,我们看到这些事又回来了,就发生在我们眼前。我们读到了报纸,听到了广播,还有电视,谈到了俄国和无神论世界、共产主义、和大肆的叫嚣。我们看到晓得这些事的人自杀,想借着喝酒、嬉笑或好莱坞式的玩笑来忘掉这些事情。神啊,我们必须面对事实,末期到了,这是末时了。
56

愿今晚那些举起手的人,没有一个会带着生命中的罪来迎见你。愿你现在赦免他们一切的过犯,把你的圣灵赐给他们,主啊,愿他们永远活着。因为这道记着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主啊,愿他们每个人都这样。

我们今世的生命结束后,愿我能荣幸地在那边与他们握手,听他们说:“我就是那天晚上在切陶奎接受耶稣作我救主的。”愿圣灵充满那些还未领受的人,赐信心给那些病人,使他们得到医治。愿我们都能谦卑自己,把自己交托给你,使你能来成就你的应许,就是你在《约翰福音》14:12所应许的:“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57

现在,对你们举起手的人,我相信你们内心深处是真诚的。我要奉主耶稣的名问你们,很快我就叫祷告队列。这里有这么多病人,我必须叫祷告队列,但你们不用上到这里来。你们举起了手,如果实在接受了他,他就会接纳你。你的名字也在羔羊的生命册上。

就像五旬节那天他们所经历的,直等你感到从大鹰的翅膀刮来的风时,你才会得安息,因为神不偏待人。我知道有一帮狂热分子打着“五旬节”的旗号,但那并不是真正的五旬节。不,那只是模仿,但有真实的圣灵。诸天既然充满了真实的圣灵,你为何还要接受一个替代品呢?看到吗?呐,不要那样做,神会赐给你圣灵。
瞧,五旬节那天,彼得说:“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的神所召来的。”没错。
58

呐,医治聚会一结束,为病人祷告后,我们要做祭坛呼召,我要你们上来这里,站在祭坛周围,向神献上感谢,叫这里的会众看到你已经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因为他说:“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父和天使面前也必认他。”[太10:32]愿主祝福你们。

现在,我们要来叫祷告队列。在叫之前,我可以这样说:我们晚了,不是晚一点点,也不是太晚;我们永远不会晚。彼得,我相信,他传讲了一整夜的圣灵的福音。有个人掉下去,摔死了。他就伏在那人身上,生命又恢复过来了。我相信神。
59

呐,至于……如果这里有新来的人,以前从未参加过这些聚会,我并没有自称是医治者。任何人若自称是医治者,他可以自称是医治者,瞧?却不是出于神的。因为除了神的医治以外,没有别的医治。没有药物能行医治,从来没有一个真正的医生对我说过药物能行医治。

在梅奥兄弟诊所,我接受过采访。在那期《读者文摘》上,你们读过“唐尼·莫尔顿的奇迹”那篇文章,“唐尼·莫尔顿的奇迹。”他们叫我进去,他们说:“我们没有自称是医治者,我们只承认在协助自然,只有一位医治者,就是神。我们造不出细胞组织,是神造出那些细胞组织,但我们可以保持那部位的清洁。”那就是医生,真正的医生,瞧?医生可以接好骨头,但无法医治它,是神医治它。
60

有一次,有人说:“那么,青霉素杀死感冒病菌又怎么解释?”

我说:“你可曾遇到过满屋子都是老鼠的事吗?你撒过老鼠药吗?它们把你家都咬坏了吗?老鼠药杀死了老鼠,但不能补好那些洞。这正是青霉素所做的,它杀死了病菌,但不能医治,因为只有神是唯一的医治者。《诗篇》103:3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一切的疾病。“医生吃了自己开的药,还是死了。神才是医治者。所以,医治在神看来,因为耶稣死在各各他,”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对不对?
那么,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五分钟前才得救。”不,不是的,姐妹,弟兄,你一千九百年前就得救了,只是五分钟前你才接受的,瞧?没错。
61

你的医治……躺在这褥子和担架上的年轻人,这些吊着绷带的孩子,你们患心脏病和各种疾病的人,一千九百年前你们就得医治了。你们唯一要拥有的就是用信心来接受。

如果你是个罪人,神不是在几分钟前下来拯救你,是你来信他,接受他为你所做的而得到拯救。呐,没有人能行医治,神是医治者,医治已经做成了,这只是要证实你对神的信心。这叫做“信心医治”,给你的医治。
呐,神是良善的,他赐下他的道,如果你不信他的道,那么,他在教会设立了五种职分:首先是使徒,先知、教师、牧师、传福音的。他们是为了成全教会的。在每一个地方教会,他都在那里设立了九种属灵的恩赐。那些恩赐可从这人到那人,但这些都是神所设立所预定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你知道这点吗?肯定是的。呐,所以,神在教会里设立这些恩赐。
62

呐,耶稣应许说,众先知应许说,那日必来临,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是个阴沉的天,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有多少人读过这节经文?肯定读过了。

发生了什么?从地理上说,太阳从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这圣灵,神的儿子,他的良善首先临到东方人,那是升起的太阳。现在,已经一天过去了,天还没有黑,是阴沉的。我们对神的道有足够的知识可以得救,加入教会等等,但经上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这光正临到西方人,就像过去临到东方人一样。同一个太阳在东方升起,也在西方落下。
63

我们正处在外邦时代的末尾;那是东方人,这是西方人。同样的圣灵曾进入一个叫耶稣基督的人里面,行各样神迹;他应许日落的时候他要再回来,行他在地上时曾行在东方人身上同样的事。

呐,任何人都知道这是真理。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日子怎样,这日子也要怎样。他曾做了什么?他从未医治人,从未声称自己是医治者。他说:“不是我做这些事,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他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约翰福音》5:19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所以,如果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如果他持守他的应许,说他必行这些事……
64

呐,如果他今晚站在这里,穿着这件他赐给我的西服,你们走到他面前,说:“主啊,我病了,你愿医治我吗?”

他会说:“我的孩子,我在各各他为你而死的时候,已经医治你了。我为你的过犯受害,因我受的鞭伤,你已经得了医治。”
呐,他可能会……他可能会行出神迹,向你显明他就是弥赛亚。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么,他过去赐给东方人弥赛亚的迹象,今天他也必赐给西方人同样的迹象,因为他应许要这么做。
人怎么知道他是弥赛亚呢?当时,彼得的兄弟安得烈带他到主那里,耶稣以前从未见过他。他说:“你的名叫西门,你是约拿的儿子。”那个连自己的名都不会写的文盲渔夫,因为信,便成了教会的首领。
65

腓力赶忙去找拿但业,找到拿但业后,他们对他说,他们遇到了弥赛亚,他说:“什么?那个卑贱的小城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腓力说:“你来看,”这是最好的办法。
腓力就告诉他耶稣对彼得所行的事,对他说:“你知道吗?”他们的对话可能像这样:“我们知道摩西应许我们……”呐,那是以色列人。“摩西应许我们,弥赛亚要来,他将是神兼先知。”有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主神要给你们兴起一位先知像我。”有多少人知道他说的就是弥赛亚?他是神兼先知。他说:“这个人符合那些条件。”
于是,他走到了耶稣所在的地方。他一到了会众中,进了祷告队列,或者是耶稣正在讲道的什么地方……人们说,腓力走了十五英里路到山里找拿但业,来回三十英里。第二天带他一起回来,带他到了耶稣正在举行医治聚会的会中。当拿但业走到耶稣面前,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或者牧师、教师,不管你希望怎么称呼他;“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你以前从未见过我呀?”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就在那时,他面伏于地,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66

那个撒玛利亚妇人,耶稣一说出她正活在罪中,说出她心中的隐情;耶稣基督一告诉那撒玛利亚妇人……

呐,犹太人在等候弥赛亚,撒玛利亚人也一样。但在那个时代,我们外邦人都是一些拜偶像的野蛮人,根本不会去等候弥赛亚。他从未向外邦人彰显过,耶稣说:“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他们的时候要晚一些。你们要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
所以,那些撒玛利亚人在等候他;所以,他就路过那里。这位妇人站在那里,耶稣说:“请你给我水喝。”
她说:“可是,这不合风俗,我们这里有种族隔离等等。”
耶稣继续与她交谈,发现了她的问题所在,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的不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
她说:“先生……”
67

注意听,呐,犹太人……当耶稣这样做,他们说他是个算命的,是别西卜。耶稣说:“我赦免你们;但有一日,圣灵要来,凡说话干犯圣灵的(那是指今天),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多少人知道这是经文说的?所以,如果你不信,就什么也别说,只要安静,继续做你的事,明白吗?因为耶稣说:“永不得赦免。”他过去的确是这样做的。人说他有一个……称那辨明人遭遇何种难处的神的灵是邪灵,亵渎神的灵,称神的灵是邪灵。他们没有属灵的辨别力可以知道那是神的灵。

耶稣说:“瞧,你们能分辨天上的气色;如果你们认识我,也必认识我的日子。”他们知道他将是神兼先知,但他们不能明白,他们的眼睛被灼伤,昏暗了,怎么也明白不了。圣经说,他们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今天在外邦人中也是这样。注意听,唤醒你的悟性。
68

后来,我们发现,耶稣离开前应许说:“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呐,多少人相信神是无限的神?肯定你们相信。所以,神若决定用某种方法做某件事,他就永远用那种方法做,否则他就犯了错误。

我做什么事,都可能犯错误,我是有限的,但神是无限的,他不能说:“我错了,我要再试一次。”神做的事,从一开始就是完美的。如果他宣告自己是弥赛亚,并说,那是弥赛亚的……那些因所显出的迹象相信他是弥赛亚的人,今天已在荣耀里了。
69

呐,正如过去主在他们的时代结束时印证自己是弥赛亚一样,今天在他们的时代结束时也要先向外邦人印证自己,不然,他不会让他们进入天国。他应许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怎样,”这点我们讲了一个晚上。

这就是了,朋友,不是因为我们在这里,我不想让你们认为我是在为全福音商人会的人夸口。不,先生,不是因为我跟他们有共同之处;不是这样的。我们都有宽阔之地;雅各挖第三口井时,说:“我们都有宽阔之地。”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谁愿意,就让他来吧。
浸信会教会的人(我从它出来的),他们受洗并领受了圣灵,还有长老会的。我父辈们是天主教徒,他们很多人也来领受了圣灵。这是给任何人的,只要愿意。如果你生来就是鹰,你就会向上看,看到他们在神的祝福里翱翔,你也会做好准备。要抓住它,要抓牢它,他是神。
70

现在,时候到了;那火柱再次向我们显现。你们都有那张火柱的照片,它得到了版权,放在华盛顿特区。如果我死了;如果我再也见不到你们,我的见证是真实的。科学家们知道这一点;教会知道这一点。我到过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她就要受审判了,只有一种情况审判才会临到:就是怜悯被弃绝了。当你弃绝怜悯,那就只剩下审判了。我们的国家已经弃绝了怜悯。

葛培理到全世界传福音;杰克·舒勒,奥洛·罗伯茨,哦,有很多人。神迹奇事,有很多传道人,有医治的恩赐,说预言等等,而人们喝酒、赌博、嘲笑、讥笑、淫乱,活在罪中。只有一样东西留下来,就是氢弹。一切已经朝着这方向走,记住,我要奉主的名告诉你们这些。
审判就要临到这个国家,她最后一次弃绝了神,再也没有希望了。只有少数人在争战,进来要领受圣灵;但美国受审判的时候已近在眼前了。把这点记在你的圣书上,看看会不会应验。
71

好的。现在,我们可以为病人祷告,神会呼召的。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对不对?如果他是一样的,他的原则就是一样的,他的能力也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身体现在坐在神的右边,我们都相信这点。

在神的宝座上,他坐在神的右边,那不是他的宝座,他将回来,坐在自己的宝座上统治,就是大卫的宝座,他要坐在自己的宝座上。他现在坐在神的宝座上,直等到最后的仇敌做了他的脚凳。有一天他将回来,带着那些宝贵的魂来,穿上不朽坏的身体,住在荣耀的身体里,度过千禧年,以后,就永远与他同在。
72

听着,我们处在末时了,审判就要临到了。今晚还有神的怜悯,这是这次聚会的最后一晚;你们邀请我再来,希望这是神的旨意,也是我的意愿。如果是他的旨意,我会很高兴再回来,帮助你们所有传道人。

我不在乎你们是从什么教会或宗派来的,我唯一要……我不是反对宗派,我是反对在宗派里蔓延的罪,而你们却不管它。不仅如此,我也反对任何个人身上的罪,这个国家的罪。我反对的只是罪,因为神的道反对罪。我必须忠实持守神的道,没错。哪怕我得自己去持守,我也要持守它。这是我诚心确信的:神的道是真实的,除它以外的一切都是虚谎的,它就是神的道。
神做出了这个应许,他曾以天使的样式向我显现过。你们读过我的书,全世界也有千千万万的人证实过了,那是真实的。
73

现在,我们要叫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看看圣灵会说些什么。呐,这里还有一些人没有祷告卡,有多少没有祷告卡的病人呢?请举一下手。好的。

这些坐在轮椅上的病人,我伸手过去,你就有了祷告卡,但你不需要了。我讲得长了一点,请你们再多忍一会儿。看,你必须活出该活的生命来。如果能够再回来,我就不会只是举行四、五个晚上的聚会,我们要呆上两个礼拜。呐,这样,我们可以教导并看到……你若不明白,只是在瞎跑,过不了几天,有人跟你讲这事,你就说,“根本没那回事。”你又回去了。
当那污秽的灵离开了人身,就在干地走来走去;它又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回来了。看,如果他们不明白,就会变得更糟。
74

呐,这里有多少人读过圣经?知道《希伯来书》里宣告说:“耶稣基督,此时是能被我们的软弱触摸的大祭司,”对不对?他能吗?他能被触摸到吗?请说:“阿们!”他能被触摸到。那么,他是不是曾在地上行走的同一位耶稣呢?如果他是同一位耶稣,而他的圣灵在这地上要继续行这事,完成他的工作,正如但以理所说的。等到他来;如果耶稣里面的生命也在教会里,就会做同样的事。那么,如果他是大祭司,能被我们的软弱所触摸,他也必照同样的方式而行,就如他在地上被触摸时所行的那样,你们信吗?

呐,你们注意听,我看到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举起了手。有一次,有位妇人,我们就说她没有祷告卡吧。她患了血漏,只是她进不了队列。这也是给你们听众席里的,各处的,和没有祷告卡的人的。她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尽管别人说他是疯子。你知道耶稣……基督被人称作疯子吗?所有使徒也被人称作疯子吗?他们说:“你发疯了。”“发疯”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就是“癫狂”。
亚基帕对传讲这同样福音的保罗说:“你癫狂了。”
他说:“就是他们所称为癫狂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人称为癫狂的方式,我正用那样的方式事奉神,瞧?”很高兴我今晚能与保罗携手,做同样的事。
75

呐,当那个妇人摸了耶稣……她从人群中挤过去,摸到了外衣的边(也是内衣的部分),是外衣,外衣的边,因她心里说……那时,还没有经文做支持,现在,你们却有经文做支持,但那时她还没有经文。她说:“如果我摸到他衣裳的边,就必痊愈。”多少人记得这个故事?瞧,肯定记得。她说:“我相信这个人;他身上有某样东西,我相信他是诚实、真诚的,呐,我相信他是弥赛亚。”

于是,她从人群中爬过去,摸到了耶稣的衣裳,又缩回到人群中。每个人都在跟耶稣握手,拍他的肩膀。他停住了(我是对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说这话),停住了,四下里看看,问:“谁摸我?”
瞧,这可是出了大事了,甚至彼得也责怪他。换句话说,可能是这样说的:“你到底什么意思?谁摸了你?瞧,每个人都在摸你。你怎么还问’谁摸了我’,我们怎么知道是谁呢?每个人都在摸你。”
耶稣说:“但是我感到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
这就是我们所谈论的那种触摸,不是把名字记在教会册上;很多人加入了教会,很多人举起手说:“主啊,我相信你。”
但他要人们来摸他,使他能感觉到。能力,就是力量。想一想,那个小小的异象就使他—神的儿子有力量从他身上出来。但以理看到一个异象,头就难受了好几天,圣经是这么说的。虽然这样的事发生只有一次,若不是耶稣说……呐,英皇钦定本这样说:“你们要做更大的事;”但正确的翻译是:“你们要做更多的事。”看,是“更多”,因为你不能做更大的事;耶稣从死里复活,让自然都停下,做了这一切;看,所以不可能是更大,而是更多,因为他不会只在一个地方。他的灵可以去到全世界,去到所有教会,他能做更多的事。
呐,当这妇人摸了他,就出去并坐下了。我们说她坐下了,也许她是站着的。但她摸了他后,耶稣说:“谁摸我?谁摸我?”他四下里看看,神的灵在他里面,就是被触摸的那一位。她没有摸到他,使他能感觉得到,她摸到的是他里面的神的灵。耶稣转过身,朝着人群看过去,直到看到了她,并告诉她,她的信心救她脱离了血漏,对不对?
那么,如果耶稣仍然是能被我们的软弱所触摸到的大祭司,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岂不也会做同样的事吗?这完全是出于圣经的。
现在,你们如果没有祷告卡,不要失望。安静坐着,朝这儿看。呐,不要试着来摸我,我是你们的弟兄,我身上什么也没有,我是最卑微的;我是个未到期而生的人。
你们五旬节派信徒传讲说,这个将要来到,是你们老一辈的五旬节派信徒传讲的。你们盼望它的来到,你们就是那些铺路的人。但由于我出自浸信会,你们就很难相信。你们认为这应该出自你们五旬节派教会。但神做他想要做的事,跟其他人无关,没错。他要你们知道你们五旬节派组织不是唯一的一帮人,没错。他做他想要做的事,他是神。我爱你们五旬节派的人,是你们聚集在这事工周围,是你们在帮助我,是你们在资助我,是你们……我爱你们,我不愿伤害你们什么;但当我看到你们在做错事,因着爱我有责任告诉你们,你错了。你们划出条条框框,彼此互不交通。如果一个弟兄错了,你永远无法藉着把他铲到底下而赢回他,使他归于基督;要扶他起来。
一只小鹰若掉下去,鹰妈妈没有……因为它乱了阵脚,母鹰就冲下去,背起它,再把它带回来。如果你是鹰,对一个堕落的神的孩子(即使他错了),你也会这样做。如果他确实出格了,偏离了圣经,乱了阵脚,就去找他,应该这样做。那么,神……你们若彼此相爱,众人就知道你们是我的门徒了。朋友,世人多么渴望这个。神是爱,如果我们没有弟兄的爱,我们就永远也不能跟神走很远。我们需要神的儿女有一次爱的复兴。
呐,你看,不要……今晚,就把每个小疑惑,偏见放在一边。单单举目仰望天上,说:“主神啊,那人只是一个人;我知道他站在那里,只是一个又小又老,秃顶的人。但有一件事,他传讲的是圣经。他告诉了我一个应许,他要我用信心来挑战。呐,你知道我的境况,我为何躺在这里,或坐在这里,或站在这里。我快死了,需要你的帮助。主啊,向我确认这点,让我摸你的衣裳;你差你的圣灵回来给他,行以前你对那摸到你衣裳的妇人同样的事。现在,我无法伸手摸你,但我可以用信心摸你。”耶稣从未感觉到她的手,他感觉到她的信心。同样这位大祭司也能感觉到你的信心,你信吗?
愿主祝福你们。呐,要真正敬畏,安静坐着,不要到处走动,我们要叫……那个小伙子在哪儿?发出了多少张祷告卡?C,1到100,叫人们排好队。
呐,若有人要问我们为什么发出祷告卡;这里有多少病人,没有祷告卡的,或有祷告卡的,不管在会堂哪里,请举一下手。你们每个想要神医治你们的,请举起手,举高一些。有两百多人,呐,谁要第一个上来?看,你还是得发祷告卡。有时候,我们不是从一号开始,而是从五十号、二十号、三十号或别的号码开始;但通常,我们尽力为所有拿到祷告卡的人祷告。多少以前参加过我聚会的人,知道底下没有祷告卡的人得医治,比队列里有祷告卡的人得医治更多?瞧,是五十比一,看,这是你的信心。好的,1,2,3,4……[编者注:磁带空白]我们来排祷告队列。
76

就像城门口那几个长大麻风的,他们说:“为什么我们要躺在这里等死呢?为什么呢?”他们说:“如果我们进城去……”多少人知道这个故事?撒玛利亚被亚兰人包围了,他们极其饥饿,饿极了,甚至吃树皮,吃草根,互相交换孩子煮来吃,你们还记得吗?这些长大麻风的不能进城,因他们是麻风病人。人们认为它会传染,所以他们就坐在城门口。他们说:“我们为什么坐在这里等死呢?”现在,仔细听,“如果我们进到城里,找不到什么吃的,我们就会死在那里。如果我们坐在这里,也是死。如果我们去到亚兰人那里,哪怕他们把我们杀了,又会怎样呢?反正我们坐在这里也是死,倘若他们救我们,瞧,我们就好了。”多少人记得这个故事?你们都记得,肯定的。

呐,他们必须冒一冒险,你知道这故事讲什么,就是那种信心。他们就下到亚兰人中间,神使巨大的轰鸣声临到旷野,他们就逃跑了,丢下了帐篷和食物。他们找到很多吃的,不仅救了自己的命,也救了全城百姓的命。多少人知道这个?呐,你看,他们得冒多大的险;你不必冒这样的险。
你们坐在位子上的人,你们的病,如果医生不管你了,你就会死,一切都完了。但信靠神从来不会让你失去什么的,现在不是叫你去到敌人的营中,而是邀请你进到神的家中,神在等着你。你不会失去什么的。
好的,20到50号,让他们站着,派好队,这样……
只有一种情况会让你失去的,就是坐着不动,什么也不去做。多少人认为那是对的,请说“阿们”。还有什么事是神不能做的吗?有的,有一件事是神不能做的,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他永不失败。这是唯一一件他不能做的事。他永不失败,他每次都必得胜,因为他是神。“天地都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对不对?所以要相信。
现在,你们拿到祷告卡的人,看,这些人正在排队。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现在我要你们朝这边看,全神贯注地看着我。
呐,在这一周的聚会中,通过圣经和你们的读经,有多少人知道神应许在末日要行这事呢?哦,是的,他应许了,这必定是末日了。
呐,你们看,我相信,几天前,一种重大的科学出现了,或者不是几天前,而是不久前。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测谎仪,他们用在罪犯身上。这个人是个评论家,是个不信者。他是伊利诺斯州芝加哥,马特森·博兹弟兄教会的。他是个科学家,遇到了我,后来到了我家;他对那光很惊奇。多少人有那张照片,曾见过它,请举手。
呐,对我来说,那是与以色列民在一起的同一道光,多少人知道耶稣基督就是那光?耶稣在地上时,他说:“我从神那里来,还要回到神那里去。”圣经学者都知道,那立约的使者就是那一直伴随着摩西的光,或者说摩西在旷野一直跟随着他,对不对?看,他在地上时,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我就是那从天上神那里降下来的生命的粮,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了吗哪,还是死了。我就是那从天上神那里降下来的生命的粮,我就是那旷野的磐石。”
他们说:“你这人还不到五十岁,你说你见过亚伯拉罕?现在我们知道你疯了(发狂了),你是被鬼附的。”
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对不对?
他在地上时,你看他在肉身里所做的,这道说,他做过了。他说:“再过不多时,世人不再看见我了,”因为他要离开了。“但你们要看见我(你们,是指教会),你们要看见我,因我(’我’是个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你们也要做。”
呐,在他复活之后,升到天堂,到父那里去,又回到地上,四十昼夜与他门徒同行,又被提上去。几个月以后,在保罗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他向他显现,将他击倒在地。保罗往上一看,上面是什么呢?一道火柱,对不对?有声音从那里发出,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我所逼迫的是谁呢?”
他说:“我是耶稣。”那是在旷野与以色列民同在的同一位神,住在他为自己所造的一个肉身里,肉身的帐幕,藉着那圣洁的身体,流出那宝血。那身体不是由情欲生的,他献出那生命,在各各他流出宝血,洁净我们的生命,使同样的圣灵住在教会里,继续基督的事工:多完美!
77

呐,末世已经到来了。这就是他,他的照片被拍了下来。乔治·莱西,联邦调查局指纹与文件鉴定部的负责人,在休斯敦谢尔实验室那里,站在众人面前,说:“我自己也是个批评者,我是伯兰罕先生的批评者。我曾说那是心理学,”他说:“但心理学……照相机的机械眼无法拍到心理学,火柱就悬挂在那里,是光射到了镜头。”他是联邦调查局指纹与文件鉴定部的负责人。现在那张照片挂在华盛顿,得到了版权,那是唯一一个被拍下来的超自然物。呐,我们已经有了火柱的照片,不是吗?你们有权利就此事询问拍照片的道格拉斯相馆或有关部门。乔治·莱西,在我的书中你可以看到他的名字、地址等等。去问他吧!你看到了,火柱降下来,行了同样的事。它在运行,证实了它自己。

呐,如果那是同一位基督,藉着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行事,他也必藉着你—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行事,它必见证出所行的同样是在神无玷污的儿子里行的,因为“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这是真的吗?朋友,这就是经文。除非圣经说是这样的,否则我一样也不做。
78

呐,请保持敬畏。你们五十个人都排好队了吗?好的,先生。

呐,我要为这一群人祷告,我相信神,他必为这些人做点什么,因为我知道他们有需要。现在,你们没有祷告卡的病人,请你们举一下手;几乎到处都是。现在,你们朝这边看,开始祷告,像那井边的妇人一样。呐,首先,我们不可能对每个人都进行辨别心思的事,我们知道这点。
79

你是其中一个要代祷的吗?你来这里,你是个病人,也有祷告卡,你有祷告卡,请上这里来。好的,呐,我不认识你,神却认识你。据我所知,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如果是这样,请你把双手举起来,让会众知道。他和我,我们都是从未见过面的人,他比我还年轻。

我不认识他,一生中从未见过他。他是个男人,我们第一次在这里见面。这不正是像在圣经的时代一样吗?当时彼得去到主耶稣面前,或腓力,拿但业找到他。
呐,如果圣灵……如果耶稣在这里,不管你心里有什么,就像井边那个妇人,等等,不管你心里有什么,我都不知道。但如果神启示它,告诉我一些你知道而我根本不知道的事,你会相信那是主耶稣允许的吗?你会吗?
会众中有多少人信呢?瞧,现在是摊牌的时候了。如果我告诉你们真理,如果我告诉你们关于耶稣基督的真理,他就有义务来支持他的道。是的,先生。如果没有,他就什么也不会做。基督不会被错谬所愚弄,你知道这点;他也不会祝福错谬。但他会……他有义务来支持真理,我要说,他不是死的,他是活着的。他今晚就活在这里,看到吗?呐,我只是一个人,也得像你们一样站在神的面前。
80

呐,如果我上到这里,按手在你身上,说:“哈利路亚!赞美神!你会痊愈的,赞美主!”那是真的,瞧?圣经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愿我有信心相信那点,你也有权相信那点。但现在,要是圣灵临到,回到从前去,告诉你一些你知道我却根本不知道的事,那又会怎样呢?你知道所说的是对还是错,那么,如果他知道你以前怎样,他也肯定知道你将来怎样,对不对?

现在,请保持敬畏,我要你们敬拜主。哪怕至少有一个,任何时候,不管在哪里,再过一会儿,这样我就能顾及到整个会众。但是,有多少人愿意靠着神的恩典答应说,如果神做工,他们就会信呢?只有我和这位男士,我们的手都举了起来,我们一生中从未见过面,只在这里见了面。呐,愿主应允这事。
81

呐,我只想请你回答我;现在,你知道有什么事正在发生,一种很神圣的感觉。如果是这样,请你举起手,好吗?

呐,会众们,我不知道你们看见了没有,在我和这人之间,站立着你们在照片上见到的那光,现在就站在这里。
我看见这人从我面前消失了;他来这里是为了一个孩子,没错。是为了别人,是个孩子,大约三个月大的小婴孩,很小的一个孩子。这孩子有心脏病,没错。你不是本地人,你是从印第安纳州,从印第安纳州的安德森来的。回家去吧!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你必发现你的孩子好了。你信吗?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信,相信神。
现在,你们都信吗?好的。
82

呐,如果我没有对你说一句辨别心思的话,你也会信,是吗?去吧!你的关节炎不会再烦你了。

基德弟兄,我认识你。因此,我不想用辨别心思的恩赐。我要为你祷告。亲爱的神,我知道这位老传道人弟兄在我出生前就在传道了。我为他祷告,他一直是个慈爱的弟兄。在一次电话交谈中我们为他祷告,那时他因心脏病发作躺在医院里,我看到你带领他,医治了他。他在这里,快八十岁了。我祈求你祝福他,也祝福他亲爱的妻子,她曾经在煤矿亲手做工,以便让她丈夫到福音场上传讲神的道。我们爱他们,我不知道还有谁能比这对夫妻更甜蜜的了。父啊,我祈求你延长他们的年岁;求你对他们说话,她哭喊说:“伯兰罕弟兄,我太老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看到需要是如此巨大。”主啊,请帮助她,祝福他们;愿神的祝福临到他们。他的眼病正在逐渐加重,神啊,我求你使他的眼病得医治。神啊,我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愿她的胃病从身上除掉。藉着耶稣基督,愿各种病都离开,阿们!神祝福你,基德弟兄;神祝福你,基德姐妹。不,不,它是……
那是什么,基德姐妹?她一站在台上就得了医治。请扶她出去,说一切都过去了,癌症已经离开了。所以,颂赞归于神!看,本该是那样的,确实得了医治。
83

你相信主会医治你吗?一直神经都很紧张,是不是?它使你的胃很难受,没错,瞧?但你想要去吃东西吗?去吃吧!全心地相信。去吃吧!耶稣使你痊愈了。

呐,你全心相信吗?如果耶稣告诉我你的病是什么,你会全心相信吗?好的。你背上的病离开你了。所以,你可以上路了,痊愈了。
你全心相信吗?都相信?好的,你的心脏病离开你了。你可以上路了,欢喜快乐吧!
你信吗?你的背部也有毛病。那么,只管快乐地上路吧!说:“主耶稣,谢谢你。”
你得了一种病,是这个男的,他起来时……除此之外,你还有神经紧张,心脏病。那么,只管欢欢喜喜地上路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84

如果我没对你说一句话,没为你祷告,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请过来。我藉着圣灵的恩膏和耶稣基督的使命,按手在这人身上。为了神的国,愿他得医治。[编者注:磁带空白.]

阿们!神祝福你。姐妹,你全心相信吗?弟兄,不,你有祷告……坐在这后面的女士,正在为一个有神经问题,神经受压迫的孩子祷告;你自己也神经紧张。你正坐在那里为这事祷告,如果我说得对,请你举一下手。好的,回去吧,你得着了你想要的,瞧?
她摸到了什么?她从未摸到我,她摸到了那位用我们软弱的感觉可以触摸到的大祭司。
过来吧,奉主耶稣的名,愿你得医治,求主应允。
如果我没对你说什么话,你相信不管怎样你也会得医治吗?你的妇科病离开你了,你可以回去了,你信吗?下面有多少人全心相信?你们若信,就能得到你所求的。
女士,你相信神认识你吗?神若告诉我你知道而我不知道的一些事;我不认识你,我猜想,除了我的名字,你对我一无所知,对不对?如果主耶稣以他的同在启示我;你相信你在他的同在中,你是这样感觉的吗?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因为你灵里有一种甜美的感觉。看,你有肾病,你有神经紧张的毛病在搅扰你,没错,是这样吗?你不是本地人,你是从俄亥俄州黎巴嫩来的,没错。现在,你全心相信我是主的先知。你相信神知道你是谁吗?如果他知道彼得是谁,他也会知道你是谁,对不对?好的,亚历山大太太,你可以回家得痊愈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全心相信。
85

你要敬拜神!现在,如果你感到要感谢他,就举起手来敬拜神。主啊,我们因你的美善而感谢你;主啊,愿这些人真正地明白,是你现在在这里,行了你应许要行的这些事。主啊,愿它成就。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请过来,姐妹,要信。主耶稣,我祈求你医治她,使她痊愈,阿们!神祝福你,姐妹。
请过来,如果我什么也没说,你相信圣灵在这里吗?你相信我信他吗?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异象使我如此虚弱,我得留意,一会儿还得再出来。神祝福你,现在去得医治吧。
请过来,弟兄,你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得医治,阿们!
请过来,我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得医治,阿们!
请过来,弟兄,你坐在那里,被得胜所震惊,所以,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得痊愈吧。
请过来,我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得痊愈吧,阿们!
你相信他,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得痊愈吧。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得痊愈吧。
等一下,那位女士,坐在这后面,很后面,在祷告,她正看着我,有头疼的毛病。去吧,耶稣基督现在使你痊愈了,你可以回去得痊愈了,神祝福你。我应该认得你,你很面熟。我一时说不出你是谁,但不知怎地,我认得你,但我对你的事一无所知。你站在这里,有一个愿望,要使你身上的肿块离开你,是你脚后跟上的一个瘤子。去吧,要相信,你必得到它,奉耶稣基督的名。
你信吗?要有信心,不要疑惑,只要相信。
你好!你相信你所看到的这些是出于神的吗?
呐,那边有一件事正在发生,你们在相信。很好,事情应该解决了。
我对你来说是陌生人,你对我来说也是陌生人;但神认识我们两个。如果他揭示出你的问题来……
86

这情景就像有一次耶稣坐在井边,一位撒玛利亚妇人走过来。他跟她说话,说出了她心中的隐情。她相信他,说那就是弥赛亚的迹象。对不对?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第一次见面。这里又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第一次相遇。我举着手,据我所知,我从未见过这妇人,她说她也从未见过我。但他是神,他知道一切。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把自己交托给圣灵,不想试着用自己的话。我只要交托给圣灵,他必告诉我。你来做判断,你非常的紧张,这也是你要代祷的事。你在为一位亲人祷告,他在医院里,是你的丈夫。他的背部瘫痪了,没错,从代顿来的,没错,你的名叫奥普尔·威廉斯。回家去吧!领受你所求的。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个放在你丈夫身上。

你信吗?对神要有信心。请举起手说:“主耶稣,感谢你,”只要敬拜他。
请过来,我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得痊愈吧。
奉耶稣基督的名,主,愿我的姐妹得医治。
请过来,亲爱的弟兄,奉主耶稣的名,愿你得医治。神祝福你,弟兄。
带孩子过来吧,你也想要代祷,还是只是孩子?主啊,我求你医治他们,让他们得痊愈,奉耶稣的名,愿他们完全得康复,阿们!不要疑惑,去相信吧!要知道神现在就在这里。
奉主耶稣的名,得医治吧!主,求你应允。
87

哦,主啊,这个年轻女子奉耶稣基督的名来到,愿她经过十字架的影子时得到医治。要有信心。

你相信你现在能去吃东西吗?你的胃溃疡消失了,去吃晚饭吧,阿们!有时候,黑人会很单纯就信了。那些有大信心的,都曾经历过艰难。这里又有一位黑人妇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呐,这里有一幅美丽的图画。在我们主的日子里,《约翰福音》第4章;如果圣经仍然是活的,就让神来证明它是活的。我是盎格鲁撒克逊人,从天性、出生、种族和肤色来说,你是埃塞俄比亚人。
耶稣是犹太人,她是撒玛利亚人。她说:“我们有种族隔离,你们犹太人跟我们撒玛利亚人说话是不合规矩的。”但耶稣使她很快就明白,神是天下万族的神。我们所生活的故土改变了我们的肤色,跟灵魂毫无关系。我们可以互相输血,等等。我们都是神的造物,我们在不同的地方长大,我们有些是黄种人,有些是棕色人,有些是白人,有些是黑人;这些都没有关系。
我们都是从一棵树—亚当出来的,都是神的造物。
88

呐,这是一幅完美的圣经画面,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如果神向我揭示,在你心里,你自己来做严肃的判断。如果神揭示出你来这里的目的,或者你知道而我一点也不知道的事,你会郑重地相信,并像井边那个妇人一样,去告诉你的人,说:“圣灵真的在这里行出了主耶稣基督所行的事,因为我看见了主在人们当中运行;”就像那个妇人进城去,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看,那是弥赛亚的迹象。你也能这么做吗?

你们这里的所有黑人或其他肤色的人也会这样做,全心相信他吗?呐,以圣经为证,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个妇人,我对她的事一无所知。呐,我猜这是我们一生中第一次面对面走到一起来。如果是对的,你就这样,让会众看到。
呐,如果神真是神,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必持守他的道。若不是这样,他就不是神了,就没有从死里复活了。如果他已经从死里复活,那么,他就是给你们每个人的,给每个人的。这里又是一幅完美的圣经图画。愿神成就,我不知道。
89

现在,我不需要看着你,这没有任何的关系,但耶稣跟那妇人交谈了一会儿。呐,如果神告诉我你的问题是什么,那你就要相信,因为你晓得我并不知道。你有神经紧张,这是你的主要问题,它导致了胃病,没错,绝对没错。现在,你信吗?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可能是猜的。”我们来看,他会不会说出更多的事。
是的,你还有其它的问题,你的左腿长了个包。
你信吗?你想这是猜的吗?她是个好人,有美好的灵。主的天使就站在我和这个妇人中间;在审判那日,你会知道的。你在图片上看到的那位天使现在离我所站的地方还不到两步远。
再看这边,姐妹。你有个朋友需要代祷,是瘫痪的。你现在信吗?回去吧!接受你所求的,姐妹。要全心相信。
90

你们都全心相信吗?

神祝福你,姐妹。当你站在那里时,你相信那关节炎离开你了吗?
好的,请过来。这个小男孩,先生,你全心相信吗?主啊,我按手在他身上,奉基督的名求你应允他们的医治,阿们!不要疑惑,弟兄,现在只要相信。请过来吧。
我一直感觉到有人在想我是在读人的心思。弟兄,要是你连这个都分不清出,愿神怜悯你。这里,是这个病人……那么,请把你的手放在我手上,先生。如果神启示我,我朝这边看,不是在读你的心思;如果我说的是事实,请把手抽出去。那么,你就可以回家,不再有哮喘病了,不再咳嗽了。如果是对的,请举起手。去吧,弟兄,神祝福你。请过来,亲爱的姐妹。主啊,我求你医治她,藉着耶稣的名使她痊愈。
等一会儿,有位黑人妇女不断地出现在我面前。
有个妇人,自从那个黑人妇女接受祷告后,就一直出现在这里。这拉动是从这个人来的;对了,就是坐在那底下患糖尿病的,你相信主耶稣会使你痊愈吗?你刚在祷告,是吗,女士?如果我说得对,请举起手,别人就能看见。好的,回家去,你好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是的,先生。
91

你看到圣灵的大能在医治了那个小女孩后,又回来,聚在一起……弟兄,我们若同心合意聚在一处,某事就必发生,它必须发生,看,只要你不再疑惑,让圣灵自己运行。

请过来,姐妹,奉耶稣的名,得痊愈吧,姐妹。带着圣灵的恩膏我按手在你身上,奉耶稣的名得医治。
请过来,我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弟兄。
请过来,姐妹,只要去,快乐地赞美神,奉耶稣的名得医治。
请过来,奉耶稣的名得医治,姐妹。
请过来,姐妹,我相信,现在只要你单单相信他;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吧,阿们!
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吧。
来,弟兄,带你的小孩过来。现在你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
请过来,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哦,你怎能忍受那种压力呢,圣灵看起来好像全力地要倾倒进来;看出去,会众好像越变越模糊。
那人坐在那里,坐在后面,他正在寻求圣灵的洗。要全心相信,先生,你会得着的。
姐妹,请过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吧。
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绷带从这孩子身上取走,愿他能行走,奉耶稣的名。不要疑惑。
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
请过来,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
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吧。
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吧。
那边那位女士背部有毛病,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去吧,不要疑惑。
请过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你信吗?如果神让我说出你的问题,你会信吗?
褥子上的那个人,你信吗,先生?躺在救护车担架上的,你刚刚出现在这个人的前面。你是个传道人,你得了哮喘。多尔顿牧师,你可以回家了,痊愈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
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会从你身上除去那死亡的癌症吗?你会全心接受吗?如果你不信,你会躺在那里死掉,你只有信靠主才能活。如果你信,相信他必使你痊愈,就拿起你的东西回家去吧,奉耶稣基督的名得痊愈吧。
92

这里有多少人相信耶稣基督就在这里?这里有多少人是信徒,请举手?

躺在这个担架上的年轻人,你信吗?
多少人相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如果他们按手在病人身上,病人就必好了。”你信这个吗?那么,就互相按手吧!互相按手。每个人都把手互相按在身上,就这样,就是这样。现在,为你所按手的人祷告。
耶稣啊,现在我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斥责魔鬼。撒但,出来吧!你被击败了,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