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802 不用银钱,不用价值

1

今早能再次回到我们教会来,实在是荣幸。我想知道,刚才内维尔弟兄说,后面许多人听不到声音。现在你们能听得清楚吗,你们在后面的?可以吗?好的。我个子小,所以我必须要大声说话,人们才知道我在这里。

我想起过去我在公共服务部门工作的时候,有一次,我正在走上台阶,我过去常常穿着那种带大头钉的靴子,用于在高压线路上行走。我正走上台阶,我的一个朋友伊霍特太太,她正坐在电话总机那里。我肯定,那里的金瑟尔先生应该对她很了解。所以,伊迪丝说:“比尔,你个子很小,但却是我所见过的最会制造噪音的人。”当时我正穿着大头钉的靴子噔噔地走上台阶。
我说:“瞧,伊迪丝,我个子太小了,所以得弄出点声音来,好让人知道我来了。”
2

瞧,我刚刚进去打了个电话。内维尔弟兄告诉我说,我们的好朋友罗伊·罗伯逊弟兄今早不能来参加聚会,因为他生病了。他有一颗包埋牙,那颗牙引发了感染,就使他发烧了。我想,他要马上把那颗牙拔出来。对我们这里的人来说,罗伊就像是一个父亲,我们都爱他。我说:“罗伊弟兄,再过几分钟我就要去聚会了;”我说:“今早我会请全教会的人都为你祷告,”明天,他要去把这颗牙搞好;那颗牙齿长歪了,或者说没长出来,所以医生必须得把它挖出来,把它拔出来。

3

你们大家都知道,罗伊弟兄是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差不多被打得浑身粉碎了,若不是由于神的慈爱,他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他在死人堆中躺了很长的时间;胳膊这里被炸烂了,双腿也被炸烂了,两处的主要神经都死掉了。那医生说:“即便他活下来,他也一步路都走不了了。”但是,靠着神的恩典,他每天都在做工,爬高爬低,等等。神很恩待他,因为他是个好人,我们也都爱他。我们并不是都……

即便我们活得正确,也不意味着我们对患难就是免疫的。老实说,这更意味着一切的患难都在路上等着我们了。“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诗34:19]这才是那荣耀的部分。
4

所以,我们今早要为罗伊弟兄做一个特别的祷告。我想知道这里是否还有谁也想要接受祷告的,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的,只要举起手来。好的,很好。如果你们愿意,让我们站起来一会儿,来做一下祷告。

5

主啊,我们今天在这安息日的开始来到你面前。现在太阳正按照轨道划过全世界,按照它所预定要做的带给万物亮光和生命。在这聚会的开始,我们是你的教会的一部分,已经被呼召来举办这些医治聚会,要医治人的身体,成就我们可称颂的主的愿望和心意,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在聚会的一开始,我们祈求你,当聚会在唱诗中展开双翼,我们的心也开始被提升起来时,今早,主啊,我们要记念我们亲爱宝贵的罗伊·罗伯逊弟兄,他是你谦卑的仆人。我们知道,你曾在战场上存留了他的性命,你一直都恩待他。今天,他正遭受痛苦,以至于他都不能来参加聚会。

6

主啊,当他们在约翰·马可的家里祷告时,有一位天使去到牢房里,就是彼得被囚禁的地方,然后就神秘地打开了牢房的门,把他救了出来。

哦,主啊,你仍旧是神。今早,那些天使都在等候你的命令。我们祈求,主啊,当我们在神的家里祷告的时候,愿那些天使下到罗伯逊弟兄的家。他的愿望是来到他在这里的位置上,但疼痛抓住了他。愿神的天使去解救他,使他痊愈,这样,他就能再次在神的家里尽他的份。
7

其他的人也历经了艰难,他们生了病。我们看见一个老年妇人,她脚步踉跄,当她准备坐下来时,手举了起来。她来到神的家里,是为要得医治。求你应允,主啊,愿她像年轻的妇人一样,充满活力、脚步轻快地走出去。

其他所有举起手的人,他们许多人来到这里,是因为经上记着说,就是前面所引述过的,“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今天,愿我们飞进信心里,飞入信心的膀臂中,那会救我们脱离这一切的疾病和痛苦。当聚会结束时,愿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是软弱的。
求你应允,主啊,愿每一个不信的人都能成为信徒。当我们思想你的道时,愿圣灵拿起这道,把它放入我们心里,并在那里浇灌这道,直到它结出这道的果子。求你为我们成就这事,主啊,因为我们谦卑地低着头,并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大家请坐。)
8

在开始今早这个聚会的信息之前,我想让你们把这点更牢地记在心里。如果你们谁有假期,想要去参加那些聚会,它们将在俄亥俄州的米德尔顿举行,从星期一开始,一周的时间;聚会将在那些营地里举办。

你知道那些营地的名称吗,吉恩?[原注:吉恩弟兄说:“在米德尔顿城外十二英里的地方。”]萨利文弟兄……米德尔顿是个小城,我猜它就跟杰弗逊维尔差不多大。那是个篮球比赛中心,萨利文弟兄是那里的牧师。那里任何一个全福音教会都能告诉你那营地在哪里;这次聚会将有六十来个教会一起合作。
9

在营地那里将有许多小屋子,人们告诉我,那些屋子会用来接待想要去的人住。那些聚会将从星期一开始,一直到星期六,共有六天。星期天不会有聚会,因为其它教会的人,他们就能去参加他们固定的聚会。也许每个晚上都会有医治聚会或为病人祷告。邀请大家都去。聚会将从八月十日开始,一直到十五日,从星期一到星期六。如果你有假期,有即将到来的假期,而你也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度过你的假期,那么,我们肯定很高兴你能来参加。

10

我也想鼓励那些还没有照着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的人,今早能留下来,仔细思想一下这点。做好准备参加要在大约四十五分钟后举行的施洗事奉,我想是的。施洗将在这个教堂里举行。

我们很想鼓励人们照着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因为知道这对得救来说是基本的。因为这是由我们的主所写的,他最后的吩咐,他给教会最后的吩咐,或当他最后吩咐教会时,他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可16:15-16]所以,我们知道,这是最基本的,即我们要藉着浸洗来受洗。
11

我们很高兴为你们做这样的服侍,为任何心里坚信耶稣基督是神儿子的人;他受死为了拯救罪人,你就是他受死要拯救的那一位;并且你也想要来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使罪得赦;你向这个世界表明,你相信你的罪得赦了,你现在要成为主耶稣的一个门徒,站稳你的立场。

12

如果你没有教会可去,我们很高兴你来与我们一起团契。我们这里没有任何会员,这是一个向每个基督的身体和宗派开放的教会。我们是跨宗派的;我们的门向所有的人敞开,不管他们是谁,什么肤色、种族或信条。我们欢迎每个人。“凡愿意的,都可以来。”如果你没有别的教会可去,我们很高兴你来与我们一起团契。你不需要加入什么;教会的门一打开,你就可以进来,与我们一起团契。你所需要做的就是这些,只要像那样过来就行了。只要带着一个敞开的心而来,全力以赴,也帮助我们,因为我们是在为着神国的缘故奋力向前。因为我们确实相信,那时刻就近在眼前了;到那时候,圣经里所讲论的一切事都要应验。

13

毫无疑问,你们许多人都读了赫鲁晓夫那天在联合国上的声明。这是一个朋友从一份加拿大的报纸上给我引述的。赫鲁晓夫说:“如果真有一位神的话,他会再次把你们这些资本家从殿里清扫出去,就像他起初所做的那样。”所以,你可以读出字里行间的意思了,“他准备好要再次清扫那殿了。”这话竟然是从一个共产主义者的口里说出来的。然而,他说出了一些东西,没错。就是起初的那些资本家导致了这个灾祸,我们是资本家。

14

我听到我们亲爱的牧师内维尔弟兄,那天早上他对电视或电台上的节目做了一个评论,这点一直萦绕在我的脑子里;我就是忘不了它。昨晚我把这点告诉了我的一个朋友。那就是这点,将会……当地上的圣灵被取去以后,那个形式化的教会宗教还会继续下去,它看不出有什么分别。你曾经……有多少人听过这点?[原注:会众说:“阿们!”]那不是很令人惊讶吗?他们不晓得圣灵,所以当他走的时候,他们也不会知道,他们还是照样继续下去。当最后一个人被印进了基督的身体里后,他们还是照样继续带领人归主,因为他们不晓得圣灵是什么。他们形式化的宗教将会一如既往地继续下去。呐,这个对你可能并不像对我那么深刻,但这话确实让人很震惊。即,他们会偏离到一个地步,只剩下一些宗教的仪式,甚至最后他们根本都不会去想念圣灵,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不知道圣灵是什么。

15

求神怜悯我们。弟兄,我的愿望,是要在今生活到一个地步,哪怕有一丁点使主担忧的事,我心里都会知道;如果我做什么使主担忧的事,我要能立刻就感觉出来,明白吗?更不用说他不在了,如果他不在地上了,我也不想要在地上了。那时我也想要走。是的,先生。因为在施恩座上将不会再有宝血了;那将是黑暗、烟雾和漆黑一团。到那时候,圣所里再也没有律师来为我们的案子辩护了。你知道圣经说到了这点吗?圣所里充满了烟雾。施恩座上不再有宝血了,接下去就是审判了。

若主愿意,今年初秋的什么时候,愿主赐给我们几个晚上的复兴,我已经想好了,我想要讲那本《启示录》,查考一下这本书,把整本《启示录》串一遍,来讲论这点。
16

呐,今天,我知道许多人来到这里是要接受祷告的。我的办公室今天或是这个星期关门。有一些人来了,没有机会在那里接受祷告,因为那几个小伙子离开了一天多,去休息了。他们有许多工作要做,他们自己的工作,加上本教会的工作,打给我的许多电话等等。这很快就会让你紧张的,所以,就是因为这原因。我知道,我得偶尔出去哪里一下,做点其它的事,我知道他们也得这样。所以他们打电话给我,我就说:“我想这没问题。”过一会儿,我们就会为病人祷告。

17

我想,我们该从神的道中读一些经文。现在,如果你们有圣经,让我们翻到《以赛亚书》。我喜欢看到你拿着你的圣经来读,我读过了,我们读的虽然只是一、两句的神的话语,它也还是神永恒的、不朽坏的道;它永远不能废去。《以赛亚书》55章,题目是:“永远的救恩。”

1“你们一切干渴的都当就近水来,没有银钱的也可以来。你们都来,买了吃;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也来买酒和奶。2你们为何花钱买那不足为食物的?用劳碌得来的买那不使人饱足的呢?你们要留意听我的话,就能吃那美物,得享肥甘,心中喜乐。3你们当就近我来,侧耳而听,就必得活。我必与你们立永约,就是应许大卫那可靠的怜悯。
我想要就这个题目给你们讲一会,“不用银钱,不用价值。”
18

在我们这个时代,有太多可供娱乐的东西了;有太多的东西把人们引诱到那些我们称之为宴乐的事情上,这些东西是给所有的人和各种年龄的人的。

有很多娱乐是给年轻人的:新潮的跳舞、摇滚乐的舞会,还有在舞会时播放的音乐等。这一切都引诱人去娱乐。
我不在乎一个孩子是在一个多好的家庭里被养大的,不管他如何受教导要去做正确的事,如果那孩子没有得到新生的经历,他一听到那种摇滚乐,马上就会被吸引。因为他一生出来,在他里面就有一个属血气的灵。今天,魔鬼的能力如此巨大,它会吸引住那个小家伙的灵。
19

对那些拒绝新生的成年人来说,这更该有何等的吸引力啊!因为只有当你的生命被改变了,你悔改信主了,得到了新生,进入神的国里,否则,你的本性里就还是有这些属世的东西;不管你多虔诚,除非你里面被改变了。你可以敬拜神,很虔诚,但还是会有某种吸引力在吸引你,因为在你里面的那个犯罪的老我和罪的欲望还没有死掉。

但是,一旦让基督坐在你心的宝座上,那些东西就不会再搅扰你了;因为他比那些东西大多了。
20

我无法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来,因为我现在想不起他的名来了,但你们许多人都会记得他。他们说,在一个海岛上,一些男人会埋伏起来,而一些女人会出去唱歌。她们的歌声如此的有挑逗性,以致那些水手驾船经过时,就会开进去,然后,那些伏兵就会抓住那些毫无防备的水手,杀掉他们。后来,有一个伟人要从那里经过,他让他的水手把他绑在桅杆上,在他的嘴巴里塞了东西,这样他就无法喊叫;然后又在他水手们的耳朵里塞上耳塞,这样,他们航行经过的时候,就听不到那歌声了。那些女人出来跳舞、喊叫、唱歌,哦,真是太迷人了,以致他把手腕上的皮都磨掉了,他对着水手大喊:“开进去,开进去。”但他们听不到他的喊声,因为他们的耳朵都塞着耳塞。

21

后来,他把船开到了一个地方,他们就给他解开面罩,或给他的手松绑,他也把他们的耳塞拿掉了。在那里,当他走在街上时,他听到了一个音乐家的演唱,这歌声远远超过了另外的那个;当他再次从那里经过时,他们说:“哦,伟大的航海家,我们还要把你绑在桅杆上吗?”

他说:“不,不用管我;我已经听到了更伟大的歌声,所以它再也不会搅扰到我了。”
对于一个重生的基督徒来说,也是这样,他们找到了某种比摇滚乐和这世界的娱乐伟大得多的东西。他们是以圣灵为乐,这个伟大得多了,直到这世界对他们来说都是死的了。
22

但当你去到那些廉价的娱乐中时,你必须记住,你要花很多钱才行。一个小伙子带他的女朋友去参加这些派对,参加这些舞会等等,要花掉他整个星期挣来的钱。那些想要寻找宴乐、到啤酒吧里去的老年人,想借着喝酒把一个礼拜的忧愁除掉,他们得花很多钱。他们从这里面得到了什么呢?他们得到的只是心痛。

23

记住,某一天,你要因这事在神面前交账的。“罪的工价乃是死。”在地上,这种东西什么也不能带给你,那只是一个虚幻的海市蜃楼。借酒消愁,只会愁更愁;罪带来死,只会死上加死。你最后的账单将使你与神永恒隔绝,进入火湖里。你无法得到任何东西,只会失去。

那时神会问你这个问题:“你为何把钱花在那些不能使人饱足的东西上呢?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是什么使男人想要那样做呢?他们花掉他们所有的钱财,花掉他们所赚来的全部钱财,去买酒来喝,给某个与他们厮混的女人买衣服,或花在某种属世、淫荡的宴乐中。
但圣经告诉我们,并吩咐我们来到神面前,来买永恒的喜乐和永恒的生命,不用银钱,不用价值。
24

那些东西无法使人饱足,它们的结局就是永恒的死。它要花掉你积蓄起来的所有钱财,去成为娱乐圈的名人,或笑星或无论是什么,或成为受欢迎的女孩,或无论什么。那样做要花掉你所有的积蓄。要穿最高档的衣服,做世人所做的那些事,这只会让你收到一张永远被定罪的账单。

25

那时神会问:“为什么?”在审判的日子,当我们被问到为什么我们要那样做时,我们该怎么回答呢?我们的回答会是什么呢?对摩登的美国来说,那回答会是什么呢?他们说自己是个基督教的国家。在一整年的时间里,他们花在威士忌酒上的钱比花在食物上的还要多。你们为何把钱花在那样的东西上呢?然而,政府却会因为五美元的税而把你投进监狱里,你把这五美元交给了某个机构,而那个机构可能手续不全,不允许接受税钱并送到海外的某个宣教士手中。某一天,我们会被问道:“你为何那样做呢?”

26

我们是个基督教的国家,送出几十亿美元给外面那些人,想要换取他们的友谊;而现在,他们却拒绝了。难怪赫鲁晓夫说:“如果真有一位神的话,他就应当再次清扫他的殿。”那些异教徒都做出这样的声明,这真使我们蒙羞。这是何等可笑的一件事!而我们还称自己是基督徒。

神说:“来吧!来买永生,不用银钱,不用价值。”永生,永永远远活着,而我们却转过背去不理他,并当面取笑他。在那日,我们该怎么办呢?那将会是什么结局呢?
如果神给我们事情去做,并赐给我们钱财,使我们成为天底下最富有的国家,那么,神将要问我们,我们是怎么对待这些钱的。我们为何花钱去买那不能使人饱足的东西呢?不但对一个国家是这样,对每个个人也是这样:每个人都会得到从几分钱到几百万美元不等的钱。
27

人彼此残杀……最近我读到了一篇文章,讲到有两个小伙子在一个狩猎营地里做工。一个有五个孩子,另一个有两个。其中一个不得不被解雇。其中一个小伙子,那个有两个孩子的,哦,是有五个孩子的父亲,他觉得他比那有两个孩子的人更需要工作,就在跟他去打猎的时候,从背后开枪打死了他。

金钱,就是这种国家,这种情感;就是这种灵在控制着人们。
所以,你可以看到,得到新生是多重要。“你必须重生;必须要这样。要来我这里买,不用银钱。”
你不能说:“我没有钱。”你不需要钱,它是免费给你的。
28

我们美国人如此倾向于用钱来铺平一切的道路。那是我们的口号:“我们为这些东西买单,我们有钱。”向那些贫穷的国家等亮出我们的美钞。你去到那些国家,看见游客进来,每个人都阔气十足。他们迎合那些美国人。那些东西在神面前是污秽的。那买不来我们通向天堂的路。但在美国,我们做什么都得花钱。

你去到餐馆吃晚餐;如果你不放一点钱在桌子上,作为给女招待的小费,她就会紧绷着脸,而她打工的那家餐馆已经付给她工资了。而且小费至少是账单的百分之十或更多一点。如果你没有给小费,那女招待就会瞧不起你,把你看作是个一毛不拔的人或某种吝啬鬼。她已经有工资了。我认为这样做是可耻,丢脸。我认为,这会给这个国家一个很差的评价。在以往,好的人,好的地方,是不会允许这样做的。但这一切都归到了一种强大的灵底下。
29

我坐火车出差。一个行李员……我一手拿着一个小公文包,另一只手提着行李箱,胳膊下夹着剃须用的包,正在走路。那个行李员走过来,说:“我能帮你拿吗?”

我说:“哦,我要上那列火车,先生,非常感谢。”哦,那大约只有三十码。
他说:“我来拿,”他就把那几件行李拿了过去,往前走了。
哦,当他走过去的时候,我想:“也许,我知道他是有薪水的,但我还是给他半美元吧。”他拿着我的东西可能有,就说有一分钟的时间吧,他从那里走到火车上,大约就像从这里到这个教堂的最后面。我先上了火车,就伸手下来要拿包;我给了他半美元。
他说:“等一等。”
我说:“怎么回事,先生?”
他说:“我给你提了三个包。”
我说:“是的,先生,没错,但有什么问题吗?”
他说:“我拿一个包至少要二十五美分,你还欠我二十五美分。”
瞧,这就是美国文化;做什么事都要付钱。
30

你开车,要是掉到了沟里,然后你去叫人把车拉出来,那你就等着付钱吧,因为他们会找你收钱的。如果是拖车的人来拉车,他会按每英里多少收你的费。如果是农夫来,十有八九,他会开拖拉机来,收费会比前面那个更多。

你干什么事都得付钱,什么东西都是“付钱!钱!付钱!钱!”
然而,罪把你扔进了一个何等大的深沟啊!谁能救你脱离那罪的深沟呢?但神能救你脱离那罪的深沟,不用银钱,不用价值,因为根本没有人能把你救出来。
如果你没有付足那个帮你拖车的人,你的车就会一直呆在沟里。你必须要有钱,不然你的车就要呆在沟里。
31

但你掉进了一个最可怕的深沟,是魔鬼把你扔进去的,即罪和不信的沟。神甘心把你拉出来,不用银钱,不用价值。然而你还是要躺在那沟里,在罪里打滚,甚至都不想要呼求主。

当你叫来拖车的人,通常他们会把一条大链子一直伸到沟里,绑在保险杠或什么地方,然后就开始转动曲柄。然后,那辆车就开始用力拉,马达开始运作,把你拉出来。
32

当神发现你落入了罪的深沟时,又听见你在呼求他,他就赐下一条链子,绑在各各他,即神的爱上,然后用它钩住你的心,开动圣灵的大能,开始拉。你一分钱都不用付,然而,我们却躺在那沟里,因为我们口袋里的钱无法支付那个费用。我们美国人以为拿我们口袋里的钱就能支付那费用,但你支付不了。它不用银钱,也不用价值。你不是在教会里付钱,耶稣已经在各各他付清了。但人们对此感到羞耻,他们想要用自己的方法去付清。神提供了一种方法让你去得到它,而且那是免费的,只要你想要。

33

通常,当他们把你从沟里拉出来时,你全身都被刮伤了,不得不到医院去。在医生要开始给你治疗之前,什么事还没做之前,他们会问:“谁来付医疗费?如果我们要把伤口缝起来;如果我们要抹上油,给你打预防针,防止你的血液中毒,那么,你有买医疗保险吗?”在做什么事之前,钱必须要先到位。

34

但当我们的主用他爱的链条绑在你的心上,把你从罪恶的深沟里拉出来的时候,他就医治了每一颗破碎的心,除去了所有的罪。那账单被扔进了忘记的海洋里,不再记得你的债了。“来吧,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不管你伤得多重,被压伤得多厉害,不管你的家人做了什么或你做了什么,都不用再付账单了。他医治了伤心,除去了你的一切痛苦。“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这全都是免费的。

可是我们却不愿接受它,这是因为我们被那错误的灵控制着;我们被一个国家的灵、世界的灵控制着,而不是被神的灵、圣灵所控制,圣灵带领我们,引导我们去到一切的真理上,使圣经成为真实。
35

不久前,我与一个不信者谈话,他说:“想想这点,伯兰罕先生,在这悲惨的一生中,我们唯一所拥有的,能使我们得救的东西,就是这些古老的犹太经书。”

“哦,”我说:“先生,这可能是你所拥有的全部,但我所得到的远不止这些。我拥有那位写下这经书的圣灵,他证实了那经书,并使每一个应许都成就。”他不知道如何去接受那个。
瞧,你必须来买,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不需要你花一分钱,那是白白的,愿意的,都可以来。神必会把你从沟里拉起来。
36

这就像在美门的那个人一样,他在母腹里就被魔鬼扔进了沟里,魔鬼使他的脚瘸了。他的谋生手段就是向路过的人讨钱。那天早晨,当他坐在那门口时,他看见两个五旬节的传道人走了过来,他们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因为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一文钱就是最小的银钱,“金银我都没有。”

我想,那个人可能会这样想:“我不用伸出讨钱的碗了;”也许他想要存上足够的钱。他四十岁了,也许他想要存上足够的钱,这样医生就能给他做一副走路用的托架,因为他的踝关节很无力。也许他需要一些钱,能够挂号排队,让医生给他做一个支架。所以,他肯定不需要把讨钱的碗伸向这两个身无分文的五旬节传道人了,因为他们太穷,不可能有机会从这两个人那里讨到钱的。
37

但当他看到他们的脸时,一个是年轻人,满面红光;另一个则是年纪老迈,皮肤都发皱了;当约翰,当彼得和约翰走到那门口时,他在那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某种东西,那人脸上的红光比常人更光亮一些。他看到在那个加利利人的皱纹和关心下(日头已把这个老渔夫的脸都晒黑了),有着一种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喜乐。他看到了某种似乎不一样的东西。

你知道,在基督信仰里,有一些东西会使人看上去有所不同。他们是世上最漂亮的人。
38

那人举起碗来,又缩了回去。彼得,那个最老的使徒,他说:“金银我都没有。”换句话说,“我无法给你钱来买这些拐杖,金银我都没有,但把我所有的……”他已经去从那位拥有蜜和救恩喜乐之酒的主那里买来了东西。两三天前他刚刚才经历了五旬节,因为那里发生了一些事。

那个年轻人跳了起来,大喊了一声“阿们”,然后看着那人的脸。
发生了什么?那条同情的链子,就是耶稣的怜悯,他说:“我怜悯这些病人,”那同样的圣灵也在那老渔夫的内心做工,他说:“至于钱,我一分也没有,但我有一样东西,要比钱好一百万倍。我把我所有的……”
39

呐,记住,彼得是个犹太人,犹太人天生就喜爱钱财,但这个犹太人已经悔改信主了。不是“我把我所有的,都卖给你”,而是“我把我所有的,都给你;我把我所有的……我口袋里一分钱也没有,我一条面包都买不起,什么也买不了;因为我一分钱也没有。但你若能领受,我把我所有的给你,因为这个给了我。”那也是我们所需要的。“我把我所有的给你。”

“你有什么呢,先生?”
“我已经去到了那位卖奶与蜜而不用价银的主那里,我要把它给你。你不会因此而欠我什么。你若能够领受,我就把它给你。我不是那种要你付钱的人,而是那要给你的人。”
40

因为,“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这是三天前他的主所吩咐的。“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能拿蛇,蛇也不会伤害他们。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那个犹太人已经改变了。

在美国,我们所需要的就是让圣灵来改变,取代我们的那些宗教仪式。“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
“我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信靠那位造物主豪无玷污的名。难怪他就走着,跳着,赞美神了。
41

哦,你知道,这真是伟大的事。他可能在那里坐了四十年了,想要讨到足够的钱给自己买两根拐杖,但他讨不到钱。可是,就在最想不到的地方,在想不到的时间,从那些最想不到的、缺乏的人中,他得到了他所要的。我多么高兴神以那样的方式行了那事。

一天晚上,在一帮所谓的小“圣滚轮”中,我找到了我所需要的,那是金钱所无法买到的。在一帮无学问、文盲、穿着破旧的人当中,起初是那些黑人,在那间从旧的小酒馆改过来的屋子里的地板上,我找到了一个重价,一颗珠宝,当时,那个老黑人看着我的脸,说:“你信了以后,领受了圣灵没有?”哦,那正是我想要的东西。我没有想到会在那些人中找到圣灵,但他们拥有我所需要的东西。
42

今天的联合国,他们不会接受我们所得到的东西,但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赫鲁晓夫,其他所有的人,都需要借着圣灵的洗得到基督。他们的性情会改变;会使得他们所恨的人变成他们的弟兄;会除去贪婪、苦毒、争竞,换上仁爱、喜乐、和平、良善和怜悯。

是的,就在那些想不到的地方,有时候,你就是在那里找到你正在寻找的东西的。
43

当以色列人的嘴唇在流血,舌头伸到了嘴巴外面来的时候,他们能拿出什么东西来呢?所有从埃及得来的掳物吗?他们愿意拿出所有从埃及人那里夺来的黄金,去换一口清凉的水。他们的领袖在旷野带领他们从绿洲走到绿洲,从水沟走到水泉,但他们还是干渴。

后来,水来了;不用银钱,不用价值。那声音对先知说话,说:“你对磐石说话!”磐石是旷野中最干硬的东西,最不可能有水的东西。然而,他们却从那里解了渴,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你对磐石说话!”不是付钱给磐石,而是“对磐石说话”。
44

主今晚仍是那磐石,他是疲乏之地的磐石。如果你正行走在那块疲乏之地,就对那磐石说话。你不用付钱给他,只要对他说话。他是我们患难中随时的帮助。如果你病了,就对那磐石说话;如果你得了罪的病,就对那磐石说话;如果你疲乏了,就对那磐石说话。

瞧,看上去好像到处都有磐石;看上去,如果在那些有水泉的小地方都没有水的话,那么在那山上也不会有水,但在磐石里却有。神做事跟人所想的恰恰相反。磐石,是旷野中最干硬的地方,但主说:“你对那磐石说话!”
45

今天,人们是如此的受迷惑,他们以为,他们若能去说几句祷告词,付点钱给神甫,让他为他们做几句祷告,拿钱去开路;他们若能在什么地方建一座大教堂,又有某个富人资助建教堂,他们就可以继续活在情欲中,让别的什么人来为他们祷告;他认为这就是了。神要的不是你那肮脏的钱,他要的是用你的奉献和你的生命来对他说话。神已经给了你钱,你不要花钱在那些不能饱足的东西上,要花钱在那些能饱足的东西上。但要得到真正的饱足,只有等到你对那磐石说了话,你才能得到。

主涌出了赐生命的水来,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他们人喝了,他们的骆驼喝了,他们的孩子喝了;这仍然是在旷野里涌流的水泉。
今天,他也是在疲乏之地为那将要灭亡之人所预备的磐石。“信他的人,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46

注意,每天晚上他们都不用去为食物忧虑,新鲜的面包每天晚上都会送到他们面前。

今天,我们去买条面包;如果你是个乞丐,你走进这里的店铺,说:“我想要讨一条面包。”
他会说:“你先拿两毛五分钱让我看看,买这条面包得付两毛五。”
当你拿到那面包时,你得到了什么呢?只是一个从食品厂里出来的东西,但你得到的却是小麦所能生产出来的最低级的东西。他们把所有的维生素提走了,把所有的麦麸拿来喂猪。在里面搀一些浆糊,把麦麸粘在一起,筛一筛,然后就做成了一条面包,很多时候都是用肮脏的手做出来的。你瞧,你在面包里会看见什么,有时候会有一簇头发,污秽的东西,老鼠屎,还有掉到那些面包店里的其它脏东西。犯罪的人,把性病等等的东西,都搀到面包里去了。如果你看到面包是怎么做出来的,你根本就不想吃了。然而,你还得付两毛五,否则你就得不到。
47

而神每天晚上藉着天使的手用面包来喂养他们,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今天,那食物代表着基督,属灵的生命,从天降下献上了自己的生命。

神每天都赐给他孩子新鲜的经历。你记得,如果他们把食物存起来,它就会发臭的。
当你听到某人说:“哦,我得到了,我告诉你,我是个路德派信徒;我是个长老会信徒、浸信会信徒;我是个五旬节派信徒,”那只是一条人手做的脏面包,不过如此;肮脏污秽,用人的手做成的。
但当你听到一种新鲜经历的见证时,说:“今早我在祷告中,圣灵彻底把我的魂洗净了,”哦,弟兄,那是天使的食物。神每天都从天上赐下新鲜的食物喂养他们。
愿主圣灵充满我! 虽已蒙恩略为滋润,还渴望大赐恩雨。
哦,是的,主啊,求你重新从天降下基督,就是生命的粮,将它撒进我心里,让我享受他伟大的同在。
48

肯定的,他们感谢神;他们感激神。任何由神的圣灵重生、领受了圣灵的男女,总是会感谢神。不管什么事发生,你都会感激神。

就像住在山里那个瞎眼的小男孩,小本尼。他出生后,大约八个月大时,白内障开始在他的眼睛里扩散;他的父母很穷,他们住在一个黄土坡上。他们知道做手术能够恢复小本尼的视力,这样他就能看见。现在他已是一个十二岁的男孩了。一年下来,他的父母所挣的只够他们吃饭,他们付不起手术费。
49

他的所有邻居,看到小本尼想要跟那里的其他小孩玩耍时,他却是瞎的,看不见自己在玩什么,他们都感到很难受。那一年,每个人都多种了一些庄稼,他们在太阳底下更辛苦地干活。当庄稼在秋天卖出去后,他们拿到了钱,把小本尼送上火车,送他到医生那里。

医生的手术做得很成功。当小本尼回来时,当他走下火车时,所有的邻居都围过来看他。他明亮的小眼睛炯炯有神,当他望着那些邻居的脸时,他开始又喊又哭。
一个列车员问:“孩子,你做这个手术花了多少钱?”
他说:“先生,我不知道这些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但我很高兴我能看到这些为我付出代价之人的脸。”
50

我们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不知道神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但我知道他把他最好的给了我,就是他的儿子。我多么地感谢神,因他赐给了我这属灵的视力,直到我能望见他的脸,并知道他为我而死。我不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我们没有办法去估算,这价值太大了;我无法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但我感谢神,我感激神;我曾瞎眼,今能看见。

我感谢神,当时梅奥弟兄诊所告诉我说我的时间到了;二十五年前,那些医生就告诉我,说我不可能再活下去了,但我今天还活着。我不知道神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但我感谢神,因为我还活着。
我曾是个罪人,被罪所捆绑,心中伤痛,害怕死亡;但今天,死亡是我的得胜(哈利路亚!),它只会带我去到我所爱的神的面前,使我能仰望他的脸;他藉着一次手术改变了那东西,他得到了我的心,并把它更新了。我知道,某件事在我身上发生了。
51

在去年秋天明尼苏达州的一份报纸上,说到,有一天早上,一个小男孩骑着他的自行车去参加教会的主日学;他的邻居中有一个年轻人,他不想去什么主日学,于是就带着他的女朋友去滑冰。这人是个成年人,他滑到了一处的薄冰上,就掉下去了。那天早上,当那个小男孩在路上时,这人嘲笑他,对他的女朋友说:“去那个教会的人都是一帮狂热份子。”当他掉进冰里的时候,他的女朋友离他很远,她体重轻,就没有掉下去。那人想要上来,把胳膊搭在冰上,他冻僵了,只能搭靠在冰上。

他的女朋友想要伸手去拉他,但她太重了,要把冰踩破了。他对她大喊:“退后,退后,你会掉下来的,这样我们两个都会淹死的。”他尖叫,哭喊着,没有什么能帮他。
52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男孩胳膊夹着圣经,骑着自行车从山顶上下来了。他听到了尖叫声,就飞快地骑着自行车,然后把他的圣经一放,跑到了冰上,他小肚子贴着地面爬过去,他身上穿的是好衣服,一直爬到了能抓住那人的手臂为止,然后一直把他往回拉,直到他从冰里出来,然后跑出去招一辆车停下来,他们叫来了救护车,把那人送到了医院。

那个人去付了救护车的钱,并付了医生给他打的肺炎针和其它药费等等之后,他来到这个小男孩面前,说:“孩子,我欠了你什么呢?”
他说:“什么也没欠。”
他说:“我欠了你我的性命。”想想这点,钱无法支付那个,那是他的性命。
53

我们对神也当有这样的感觉,不是拿某个东西去买通我们的路,而是欠神我们的生命,因为我们曾经是死的,陷在了罪的深沟里。是神伸出他的手臂,用袍子把我裹住了。

我曾深沉罪海中,远离平安之岸; 污秽重染堕落深,永远沉沦无望。 但是沧海真主宰,闻我绝望呼声。 伸手海中救了我,我今安全。
我欠他我的生命,你欠他你的生命。你欠他你的生命,要去服侍他,不是用自己的生命到处夸耀你的教会宗派;不是到处去批评别人;而是竭力去服侍和搭救别人,竭力使他们认识主耶稣基督。
54

那个浪子,我想讲完这点就结束。他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挥霍了他所有的资财,那是他父亲的资财;后来他要回家时……他曾躺在猪圈里,然后他醒悟了过来,就说:“我父有那么多的雇工,口粮有余,而我却要在这里因缺乏而死吗?”要是他这样说:“不知道我能不能挣够钱,还给父亲,就是我花掉的那些钱,”那会怎么样?但他知道他父亲的性情,于是他说:“我要起来,回到我父亲那里去。”

那父亲从未说:“等一等,儿子,你把我的钱带回来了吗?”不,父亲从未因着他的罪过而要他付钱;他很高兴他回来了;他很高兴他醒悟过来了,因为他是他的儿子,他是他的孩子。他很高兴他启程回家了。呐,他并没有认同他犯的罪,但他很高兴他能醒悟过来并说:“我得罪了神,我得罪了父亲;我要起来,到他那里去。”
当父亲远远地看见他,就跑到他那里,跟他亲嘴。父亲说:“把那肥牛犊宰了,”不用银钱;“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来,”不用银钱;“把戒指拿来,”不用银钱;“戴在他指头上,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儿子是失而复得,死而复活的。让我们为此欢喜快乐。”
55

朋友们,让我说说这点作为结束。唯一能使人满足的,唯一真正的东西,唯一美好的东西,都是无法用钱买到的。它们是神藉着耶稣基督白白赐下的恩赐:灵魂的救恩,喜乐。来吃吧,并得以饱足。

你们为何花钱买那不足为食物的呢?用劳碌得来的买那不使人饱足的呢?你们要留意听我的话,就能吃那美物,得享肥甘,心中喜乐。
你们当就近我来,侧耳而听,就必得活。我必与你们立永约,就是应许大卫那可靠的怜悯。
56

一切持久的东西,一切美好的东西,一切快乐的东西,一切永恒的东西,都是白白的,不需要你付出什么。在这本圣经的末后,它说:“愿意的,都可以来,白白地从这生命的泉源里取水喝,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你们为何花钱买那不能使人饱足的,却让那真正能使人饱

足的、免费的东西从你自己身边流走了呢?我们来祷告。
57

当你们安静祷告时,今早在这会堂里是否有人还没有从那泉源里喝水,你生命中仍然对这个世界有欲望,而你今早想要更换你喝水的地方,或让你的钱财得着利益?你们想要来从神那里买东西,不用银钱,不用价值,来买奶和蜜、喜乐的酒,请你们举起手,说:“当你祷告时,请记念我,伯兰罕弟兄,”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姐妹。还有其他人要举手说:“你祷告时请记念我,伯兰罕弟兄”?

58

你们一些年轻人,是的,你挥霍了你的资财,就是你父母长时间为你付上的祷告,还有所有对你的教导,然而你却转向一边,去听从了魔鬼的悄悄话。呐,你喜欢世俗的音乐,世界上的东西;但现在,你醒悟了过来,就像在猪圈里的那个浪子。姐妹,弟兄,你愿意举起手说:“神啊,请记念我,今早使我醒悟过来,让我回到天父的家”吗?不需要你付出一分钱,神盼望着你来,不管你做过什么,“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那些在神同在中的人,你愿意举起手来吗?

那些生病的和有需要的人,也说:“我曾落入了沟中,撒但恶待我,他使我瘸了,使我病了或什么的。今早,我渴望神信心的锁链进到我的心里,把我从这个沟中拉上来,就像那个在美门的人一样。”请你举起手;神祝福你们每一个人。
59

主啊,这时候我把那些举手的人带来给你,叫他们的罪过得以赦免。你是神,唯有你是神。就在他们现在所坐的地方,那就是你对他们说话的地方;那就是你使他们确信他们犯了错的地方。当这道找到它的位置时,圣灵就开始说话,说:“你犯了错,回转过来,再次回到父神那里去。”他们举了手,表明他们要从那属地的猪圈里出来,去到父的家里,在那里有一切的丰富,在那里他们无需带什么去。正如诗人所说的:“空空两手无代价,单单投靠你十架。”愿他们甜美、谦卑、信服地上来,将生命交托出来。求你把上好的袍子拿出来,拿戒指戴在他们的指头上,用被杀羔羊的吗哪来喂养他们。求你应允,主啊。

60

这里是那些生病的和受苦痛的人,他们有需要。撒但曾把他们抛入沟里,毫无疑问,他们缺钱去做手术;毫无疑问,也许他们许多人都无法做手术了;也许医生也无法把那东西切除掉,即使他有很多的钱。但你是神,我在这个时刻祈求,在此时就坐在这里的圣灵的恩膏下,求你医治他们每一个人。愿他们从头到脚,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得医治。

如果他们没有了救恩的喜乐,他们不再拥有喜乐了,正如古时的大卫所说的:“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愿他们得着喜乐和幸福,代替忧郁和疲乏。因为你是疲乏之地的磐石,你是风暴之时的庇护。当魔鬼向他们投掷各种疾病的导弹时,你是风暴之时的庇护。神啊,今天也愿事情如此成就,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61

何等柔细慈声,耶稣在呼唤,呼唤你,也呼唤我; 虽然我们犯罪,他怜悯宽恕,宽恕你,也宽恕我。 回家吧……

现在,如果你们愿意上到祭坛这里跪下,我们可以与你们一同祷告,给你们抹油,或任何我们能做的事,欢迎你们上来。
……倦者,回家; 何等恳切慈声,耶稣在呼唤,呼唤罪人快回家!
你爱他吗?泰迪,你能给我们起个调吗?“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可以吗?
62

让我们来唱这首歌,归荣耀给神,然后我们再把聚会的次序变一下,就一会儿。现在是在敬拜;这信息已经传讲出去了,我很高兴你们接受了这信息。求神让这信息使你们得益处,因为它也使我因着传讲它而得了益处。我祈求,愿那赐给我的灵感,同样也对你们说话,你们是在所差来的同一个灵感下接受这信息的;愿主在你们心里祝福它,好的。

我爱他(现在,当我们唱的时候,你们只要闭起眼睛,举起手,)
     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现在,让我们低下头,来哼这歌。[原注:伯兰罕弟兄哼着“我爱他”。]你爱他吗?他对你的心来说很真实吗?在他里面有一些很真实的东西,不是吗?“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他从各各他抛下了这生命线,钩住了我的内心。
63

不要忘了,今晚库尔蒙德弟兄[德拉蒙德]要为我们讲道,晚上我们要守圣餐。如果你们爱主,就下来与我们一起守圣餐。若主愿意,我会与你们在这里。他是托尼·扎贝尔弟兄的女婿,是从非洲来的汤姆弟兄的儿子。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非常好,很坚固的基督徒,很好的小传道人。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现在,当钢琴继续弹奏时,让我们低头。
64

主耶稣,我们就要进入另一场事奉,主啊。我们为着圣灵对我们的心说话而感谢你;我们很高兴,主啊,你为我们行了这事。愿你的道不徒然返回,乃要成就你一切意旨所定的。愿这道持守在我们各人心里,让我们知道这一切真实和持久的东西都是从神而来的,不用银钱,不用价值。我们为何去为那些事挣扎,并把那些将朽坏的东西看得如此生死攸关呢?让我们奋力争战,主啊,为着那些不朽坏的、不用价值的东西而争战。这重价已白白地付清了,并且是一个欢迎的邀请,说:“愿意的,都可以来。”

65

求你祝福下面的事奉;求你应允,主啊。今晚与我们再相会;祝福这个洗礼的事奉。愿有一次大大的浇灌;愿这些将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受洗的人,愿他们都被圣灵充满;愿今早这些举起手、悔改了他们的罪的人,愿他们都上来,穿上洗礼服,走进水池里,向世人证明他们的罪都已经得赦了,他们来受洗,是要使他们的罪从生命册上抹去。求你应允,主啊。

66

求你今晚与库尔蒙德弟兄[德拉蒙德]同在,当他从宝座那里为我们带出新鲜的信息时,愿你用圣灵膏抹他;当我们守圣餐时,求你与我们同在;愿我们的心清洁、单纯;愿我们里面没有污秽;愿耶稣的宝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求你应允,主啊。使疾病远离我们,赐给我们喜乐和平安。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我爱他,(你们爱他吗?现在,向主举起手。)我爱他, 因为……(现在,伸出手,与你周围的人握手。)他先爱我(我很肯定我爱他); 为我付出……(没错,伸出手去,与周围的人握手。)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好的,内维尔弟兄;他要说话,或有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