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712 彻底的拯救

1

今早,我有点不知道要讲些什么。我跟伊根弟兄坐在后面,我听到……内维尔弟兄在那儿说话,一直看着我;我就对伊根弟兄说:“他是在叫我吗?”

  他说:“是的。”
  因此,今早我就上这里来说一说。我正在想,那时我在……那边的风扇把声音吸了过去,好像是把声音给拉进去的,你说话的时候,风扇好像立刻就把声音带走了。
  我听到了这些见证,那时,我在那儿从电话里为一位妇人祷告,她从莫里森医生的妻子那里听到信息,她忘了记下要打电话到哪个城市。我想跟你们说说,我对你们所有的和我自己的祷告是怎么处理的;我把手放在电话上,指着随便哪个号码,然后祈求圣灵带我去找那个妇人。我想,如果我们愿意,他会垂听那个祷告,就像他所行的那样。瞧?我就把电话放下。这可能就是主所需要的方式。瞧?它可能是,是那种更好的方式。
2

当我在那边时,听到了这些见证。有人说鲁克姐妹……我想,内维尔弟兄说她精神好像要崩溃了。让我们在这事上完全倚靠神,只要记住这一点:神知道属他的人。他知道他们一切的事。

3

你们在后面能听得清楚吗?如果听不清楚,前面还有一些空位,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换过来。让我看看,这个是主麦克风吗?这边这个是主麦克风?好的。我们看看能不能再近一点。基恩,放在这边怎么样?好的。有时候我嗓子有点哑。一直都在讲道。好一点了吗?你们听得清楚些了吗?

4

的确,我们在祷告中记念了这些事。我们想报告一下那场荣耀的聚会,是在……我看到的是鲁克姐妹吗?我想,我看到这后面有位女士,看上去像她。我想:“我肯定不会在这里讲两次。”我看到后面有人像她。她此时正在圣爱德华医院。

5

所以,在田纳西州的克利夫兰,还有在加州,我们有了荣耀的聚会。主大大地祝福,行了许多事。我们为此非常高兴,很高兴我们可以回到我们的同伴中间,报告神的良善和怜悯。在圣经中他们也是这么做的[徒4:23]。

  我很感激内维尔弟兄……是毕勒弟兄的祷告,他恳切地为人们祷告,祈求神的帮助和怜悯。如果我们好好看一下,每样事情的进展,你总会发现有一些真实的事。所以,当内维尔弟兄带着执事们等来到台上,祈求神对教会奉献的祝福时,我听到他在向神祷告中提起到他们,他们也彼此恳切祷告。听到牧师为他的执事们祷告,执事们也为牧师祷告,我感到这好极了。当你看到一个教会进入这样的和谐之中,那么,就有东西要开始运行了。教会必须有这样的次序。这点想法使我得到了一个题目。我本想讲讲在加底斯的祝福,他们没有听从探子的报告;但后来我改变了主意,要讲点其他的。
6

呐,说到医治,我想讲个小小的见证。我还希望能看到我儿子比利在后面,因为他把它放在口袋里了。在聚会中,比利现在做得比过去好多了。以前他会紧张不安,他就跟人这样说,“哦,去坐着,去坐着。我会给你发祷告卡的。”但我注意到,在最近聚会中,他为一些人感到很遗憾;如果祷告卡一张也没有了,他会领他们到房间去,让我去为他们祷告。

7

上次在芝加哥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如果比利进来的话,我想念一下那封信。我一直没看见他。他不知道我今早要来这里,要看那封信。当我想到有这么多疾病时,就想到了那封信。事情是这样子的。那是一封公证过的信,我在报上读到的(从来没有人告诉我),那些报纸批评奥洛·罗伯茨为一个患糖尿病的妇人祷告,后来她死了。作为一个美国人,我愿意听从法律和掌权的人,但我想那是不公正的。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把奥洛·罗伯茨祷告过并得医治的所有人都登在报纸上,而那些人医生已经不管了。我不知道,要是把它对调一下会怎么样?瞧?他们不会那样做的。所以我想,或许魔鬼已经把他们搞乱了,但神也许可这事,在审判的日子他们必须为此作出交待。我知道有成千上万快要死的人,奥洛·罗伯茨为他们祷告后,现在都好了。

8

所以你看,在这件事上他们不公平。他们说出自己的一面,批评的一面,却不愿说出另一面。呐,报纸应当让公众看到当前发生的事。所以我想,如果人类能互相关心,有人得了医治,真正得了医治,在美国,每份报纸都应当刊登这篇文章。但你不能雇他们来做这事。不能,你把那样的文章送到那里,他们会暗笑,取笑它,把它退回来;但如果有什么值得批评的事……这只能显明,这个国家只等着受审判了。没错。必定会有审判,没有路可以逃脱;他们只是给自己头上堆火,等等,这些原则被完全破坏了。报纸,它的原则是把所发生的好事坏事告诉公众。但他们偏离了这些原则。当他们偏离自己的原则时,他们就无法履行好自己的宗旨。

9

对教会来说也是这样。当教会偏离自己的原则时,它也决不可能服事好圣徒。我们必须呆在一起,必须团结。我们必须同心合意。不然,我们决不可能服事好神和会众,除非我们都同心合意,靠着圣经的原则和神看为正确的事而站稳。我们必须一直靠着这些站稳。

10

在芝加哥,比利走进房间。有人来找他,是一位妇人和她丈夫,他得了肺癌快要死了,他妻子坐在轮椅中,患有小儿麻痹症,她尽力要照顾她那得了肺癌,几乎站不起来的男人。比利对他说:“对不起,先生。我很愿意给你发一张祷告卡。”他说:“但我已经没有了。”

  那人说:“哦,没关系,孩子。”他说:“没关系。我们设法到了这里,但可能太不凑巧了。”
  比利说:“我告诉你怎么做。我会去叫爸爸过来,把他带到这里来,我去把他叫出来。”他说:“我进去后,你一听完他的信息后,你和你的妻子一起,进到我进去的那个小房间,我会叫他为你们祷告。”
  他说:“哦,衷心感谢你,孩子。这就足够了。”瞧?这是一种态度。瞧?“这就足够了。很好。”瞧?
11

那天晚上,当比利回到那里,仍然与那人说的有些出入,他带他小舅子在那儿,他小舅子肺部有大出血;他嫂子也在那儿,得了胃溃疡,在流血;他们都一同进来了,他就站在旁边扶他们进来。你不得不小心;整个房间都满了人。你瞧?我走过去为他们祷告。后来,我们收到一封邮寄来的信:那人的肺癌完全得医治了;那妇人,他那坐在轮椅中的妻子,现在可以到处走,正常了,像过去一样;那个患有肺结核而出血的人也完全好了;他妻子的胃溃疡也好了。他们四个都完全得了医治,我怀疑报纸是否愿意报道这事?看,瞧?哦,但神依旧是神。他只按自己的方式做事,你知道,他太奇妙了。我们很高兴知道,他是神。

12

那天早上,我们谈到一个传道人,我们知道他过去常到处为病人祷告等等,他去为一个病人祷告,那女士住在路易斯维尔的一家医院,患有肺结核,但后来她死了。这家伙说:“瞧,不需要了。神没有……根本没有神;他应该持守他的道。我为她抹油,就像圣经说的那样。如果他不持守他的道,他就不是神。”他说:“这只是一本书。”

  呐,你若不认识神,看起来好像是这样的。那是一部分的经文,但不是全部的经文。医治是建立在个人信心的根基上。看到吗?
13

我告诉我妻子,我说:“有许多事发生过了,我就知道发生过了。我不知道最后会有什么事临到我。我可能也会那样走的。如果神将他怜悯的手从我身上挪开,我也会那样走的。但只要他继续将怜悯和引导的手放在我身上,我就要继续往前。”我问美达,我说:“那天早上,在我看到小女儿沙仑的那个异象后,是谁在那房间里?”

14

顺便说一下,那天,我差点要晕倒了;我坐在街上。你们知道我后来在异象中看到她的那个故事。我正看着,有个年轻姑娘正从我身旁走过,那是在杰弗逊维尔的街上,她跟异象中的沙仑一模一样。我不得不把手握在一起。她看上去非常像那个异象中的我的小沙仑;那时她是个年轻姑娘。

  在那天早上的那个异象中,在荣耀里,厚普告诉我,她搂着我的肩膀,说:“比尔,不要为我们担心。我们好得很。”当时我正想自杀。她说:“不要担心。答应我,你不要再担心。”
  我说:“我不能答应你,厚普,因为我……我无法控制不去担心。”
15

我从异象中出来,站在漆黑的房间里。那不是异象,不是想象,而是她的手仍然搂着我。她拍着我。我想:“等一等。这不是……”那时候,对异象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叫它是魂游象外。我说:“没错。她的手还在这里。”我说:“厚普,你在这儿吗?”

  她说:“比尔,答应我,你不要再为我和沙仑担心了。”因为我当时已经走投无路了,我准备要自杀。我说:“我答应你。”她就拥抱我,用手拍拍我。然后我说:“厚普,你在哪儿?”我站起来,抓住电灯的拉链,把灯打开。我到处看,找遍每张椅子,看看她是不是坐在那里。他是神。他今天仍然是神,就跟在变像山上摩西与以利亚显现的时候一样[太17:2-4]。他仍旧是神。
16

我们可能要经历许多的患难和试炼。只要记住,知晓一切的那位,会照亮道路,使它通达。我不知道在帷幕后面是什么,但我知道一件事;我正向着标竿直跑,那是上面来的呼召,每天都竭力为那件大事而活,它将在某一天发生;那时,我要面对面见他,述说这靠着恩典得救的故事。我活着就是为了那日子。我要把一切抛在脑后,努力前进,一直往前。

17

对于这个教会,现在你们已经立定住了,我想要你们向着上面呼召的那标竿直跑。不管你们做什么,靠在一起,紧紧地团结在一起;但总要张开手臂欢迎别人,把他们带进来。但对我们现在所传讲并竭力争辩的这个真道,你不可有丝毫动摇。如果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这就是神的计划。它永远不可能在多数人中。它一直是在少数人中,现在一直是,将来也一直是。但你记住,经上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

18

呐,我们教会中有不同的职分,有执事、理事、主日学负责人、牧师,因为我们的教会是按次序设立的。你们这些人选举了这些服务人员和牧师。我只是总监,要看到它在正常运行,提出点建议等。是你们选举了自己的牧师;选举了自己的理事;选举了自己的执事;选举在这个教会里的每种职分,你们是信徒。你的义务就是支持那些人,瞧?因为他们会犯错误。他们是必死的人;他们只是人;他们会犯错误。但是,如果美国总统犯了一个错误,我们就把他这个总统赶下台吗?我们忘掉这事,继续往前。这也是我们教会的处事方式。

  几分钟前,我听到他为那些执事祷告;在门口那里,我又听到理事们所做的见证,你们大家实在是同心合意。呐,要保持下去。呐,你们会员要支持这些理事、执事和牧师。记住,当你们聚集在一起时;记住,魔鬼的目的就是要看到这种聚会被拆散。呐,过去一直是这样,将来也一定是这样。但你们要支持你们的这些职分;这就是我想要说的话。
19

今早,我这里有一些东西要贴在布告牌上,是关于理事会开会和理事职权的事。它们要贴在布告牌上,我复印了一份给罗伯逊弟兄,他是理事会主席。我想也要复印一份给柯林斯弟兄,他担任着执事会主席。呐,这一切职分都是根据圣经设立的,他们必须做的事情都要合乎圣经里的准则。因此,理事们有他们自己的职分;执事们有他们自己的职分。主日学负责人也有他自己的职分。而牧师则是群羊的头。

20

呐,这些职分都有相同的地方。我认为,你们的会议不该在一起开,应该每种职分单独开,因为执事用不着对理事汇报什么,除非他们有什么事要反应给理事。反之亦然。理事是管理财务和教堂建筑的;这些事跟执事没有关系。执事是教会的警察,是牧师的助手。理事是掌管全部财产的。理事所做的跟属灵的事务不沾边;执事所做的跟财务不沾边。因此,必须是这样。主日学负责人管理主日学。我把这些都写出来,打印出来,贴在布告牌上。

21

然后,我们也要为教会所坚持的教导设立一个框架,在教会这里制定出来:我们所坚持的是什么,这些原则和教会的教导是什么。呐,作为一个教会,我们必须有教义。

  我们不是随便打一根桩,说:“我们就到这么远。”我们尽可能去得更远,与每个人交通,神就必使我们在他的圣经里与人同行。现在,要聚在一起;要同心合意;一样的心思,为神而继续前进。神就是要我们这样去行。现在让我们祷告,然后打开这道。
22

哦,宝贵的主啊,现在我们要就近这神圣的道或诵读这道。愿你的圣灵按照我们的需求为我们讲解。主,让我们说话、行事、生活,都知道我们是靠恩典成为你的儿女,因你已经呼召了我们。愿这个教会里的人能彼此团契,我们看到我们就要融入神某个伟大的运动中,我们感到要培养其他传道人,出去进入这传道的工场,如果你要差我到世界其他的地方,去那里建立信心,并预备好一个自愿并受过训练的传道人来接管。愿那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就是我们大胆坚持的真道,像一个圆圈一样环绕世界。主啊,求你应允。愿这片小杂草丛,就是那天我们奉献给你的这个地方;愿这里兴起一间教会,主啊,让传道人、传福音的、教师从这里走出去,去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做传道事工。

23

今早,我们祈求你特别地祝福我们正在受苦的史特里克弟兄和姐妹。我们知道我们都要经历这些试炼。凡到神面前的儿子,都必须受管教、受试炼。若是我们轻易放弃,走回头路,那么我们就是私子,不是神的儿子了[来12:7-8]。求你赐给史特里克弟兄和姐妹力量和能力来坚守他们的岗位。即使他们到了不得不乞讨才能有吃的时,也愿你祝福的手加在他们身上。因为我们不知道,或许是通过这样的努力,你要让非洲土著看到什么是真正的基督徒。主啊,求你应允。愿这一切事都照着你的旨意成就。

24

祝福牧师内维尔弟兄。主,我们祈求你使他成为群羊的牧者,正如你过去所做的。我们忘不了他可爱的妻子病得很厉害。仇敌想要使内维尔弟兄的那群孩子失去母亲,但我们凭着信心站稳了,把耶稣基督的宝血放在那仇敌与我们的姐妹中间。主啊,愿你的圣灵大大地临到她,我们知道所有妇人都注定要在这段年龄里走过这黑暗的幽谷,但我们祈求你与她同在。祝福那些小孩子。她现在会紧张烦躁,但愿把守怜悯之门的圣灵,一直都施怜悯给这个家庭。

25

主啊,求你祝福我们的理事会,在那边的伍德弟兄和我们的伊根弟兄、罗伯逊弟兄,以及其他所有的人。执事、理事和所有教会的同工,主,我们祈求你让他们在任期内满有圣洁和公义。主啊,祝福那些以前同样是做服侍的人。我们祈求你继续与我们大家同在,让人们知道我们是一个团结的教会,有着圣灵和主的爱。我们现在祈求,当我们读出你书写的道时,愿你照着我们的需要,为我们分解这道。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6

在祷告中,我想起,当我们祝福,或为我们新的理事会等祈求祝福时,我想起了弗雷曼弟兄和迪克曼弟兄以及坐在这里的人,他们很好地服侍了教会。我们要为他们忠心的服侍感谢神。愿主永远与他们同在,祝福他们,帮助他们。我要先读……现在请记住布告牌等等,和即将举行的聚会。

27

今早,我们很高兴有个人跟我们在一起,瞧,我可以这样说,这人过去对我来说是那么宝贵,现在仍然是,是一位好弟兄,就是弗雷德·索斯曼弟兄和他妻子,他们来自加拿大的萨斯喀彻温省。他到这儿与我们一同作寄居的,对我们的国家来说,他是寄居的;但对我们的团契来说,他是亲爱的弟兄,弗雷德·索斯曼弟兄就坐在那边。当我在加拿大时,他为我安排聚会活动。

  另一位宝贵的弟兄先前也曾经是加拿大人,是个做生意的;他可以向世人证明:你奉献给神再多,都不算多。他和他同伴创立了一个为建立教会提供资金的基金会,或一个支持海外宣教团的基金会。他们要求我去奥克兰举办聚会,说他们提供金钱,他们全部用他们的基金来赞助。
28

弗雷德弟兄和我筹集了一些钱,是弗雷德弟兄筹集到的,作为个人我不想接受。后来,我们决定将这钱拿给加拿大会众,甚至一点奉献都没收,但做的不太好。聚会是很好,但因为我们没有收奉献……我不在乎教会是不是拥有一千亿元,你仍然应该为了神而收取奉献。这是敬拜神的一部分。你们夺取那……我尽力反对钱财之类的事,但我发现,当一个人错了,你最好还是承认自己的过错,因为弗雷德弟兄和我认识到不收奉献是不对的。

29

还有,博德士弟兄,我离开弗雷德弟兄后,就去奥克兰那里找你,我说:“你们不要那样做。你只要把奉献盘递过去,收取奉献,不管收多少,都把它放在你的基金会里,用在别处的聚会上。”

  聚会结束前,博德斯弟兄和他朋友来找我,说:“我们用在聚会的钱,已经都收到了。”
  他在几天前就在加州的圣荷塞安排了一次聚会,我猜他在山谷那里召集了六、七十个不同信仰的教会,一起合作。我们有一个美好的聚会,到十一月才返回来。我们很高兴有你们和我们在一起,博德斯弟兄与弗雷德弟兄就坐在后面。他们两个对你们来说可能是陌生人,但他们在外面的传道工场上是我宝贵的弟兄,为了我们所坚持的真道竭力争辩。神祝福你们,弟兄。我们很高兴今早你们来到这个又小又旧的会堂里;没有什么好看的,但我们知道这里有样东西,就是神在这里。你瞧?所以我们为此很高兴。还有一些宝贵的弟兄今天也来到我们中间,如果有时间,我会提到他们。
30

呐,我在期待并祷告,接下来几天,若主愿意,我也觉得有带领,我要去俄亥俄(我还没有宣布),短时间的与萨利文弟兄在营地举办下一场聚会。基恩,我猜想,那地方离这大约只有一百英里左右,大概是这样。如果你的假期还没有安排,主继续带领我们,那会是一次很好的旅行。萨利文弟兄为人很好,我们非常欣赏他。他过去是市长,是前市长,也是个老牌的肯塔基人。我对他所能说的就是这些。那天我遇见他,我们俩都是在肯塔基山区长大的。他对我说:“比利,你脖子上还有阿魏胶吗?”呐,你知道,他是个多地道的肯塔基人。现在让我们翻开……我不是要贬低这里的肯塔基弟兄,像杰弗里弟兄等。我也是肯塔基人啊,你知道。我告诉你我们是这样的人;我们不是肯塔基人,也不是美国人;我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我们正寻求一座将来的城[来11:10]。

31

现在读几节经文,我们来读《出埃及记》,读一会儿。我想读23章,从20节读到23节。今早我想从这里拿出一个主题来,“彻底的拯救。”我现在不想说太多,我在等你们翻开圣经,找到那章。

  20看哪,我差遣使者在你前面,在路上保护你,领你到我所预备的地方去。21他是奉我名来的,你们要在他面前谨慎,听从他的话,不可惹[或作:违背]他,因为他必不赦免你们的过犯。他是奉我名来的。(我相信会众一定知道这位使者是谁)22你若实在听从他的话,照着我一切所说的去行,我就向你的仇敌作仇敌,向你的敌人作敌人。23我的使者要在你前面行,领你到亚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迦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那里去,我必将他们剪除。
32

愿主祝福他的道,我们现在来讲几分钟,也请你们祷告。我刚才正想到这个主题“彻底的拯救。”教会一直都是少数人;也将永远都是少数人,直到耶稣再来。但教会是活在神所赐的特权下。但愿我们能知道,这是永生神的教会,不是伯兰罕堂,因为伯兰罕堂只是它的一部分。全国还有其他这样的教会。

33

斯奈林弟兄今晚有个洗礼事奉;我忘记了柯蒂斯弟兄曾告诉我宣布这事,或是昨天告诉我他有个洗礼事奉。他要主持洗礼,如果这里有谁还没有受洗,那么,斯奈林弟兄很乐意今晚为你们做,在尤蒂卡的圣洁会堂。朱尼尔·杰克逊弟兄在新阿尔巴尼,在全国有许多这样的教会,但看起来我们或多或少好像都活在失败的一面。

  我听到内维尔弟兄今早在那边宣布(我刚想到这个),人们好像正在远离拯救。好像有一些事,人们也看到了,但他们把它放在一边,说:“哦,瞧,神能做这事。”那不是正确的态度。
34

呐,摩西,当他被神呼召时,他是个全面、完全的先知。当神差遣一个人去行任何事时,神会用那人所需要的一切来全面装备他。如果神呼召一个人做传道人,他就会把某些东西放在他里面让他去传讲。如果神呼召他做教师,神就会把某些东西放在他里面让他去教导。如果神呼召他做先知,神就会把某些东西放在他里面,让他看见异象,成为一个先知。神总是全面装备属他的人。这正是神差遣摩西去埃及时所做的。神以某种方式兴起他;以某种方式训练他,塑造他,锻炼他,使他成型。神在几百年前曾向亚伯拉罕应许过,要将他的百姓救出来,那时他就已经想好,他要按照他想好的模式来塑造摩西。摩西是个完全的先知。后来,作为一个完全的先知……

35

这就好像你,如果你是基督徒,神不造半途而废的基督徒;神造完全的基督徒。神不造半途而废的传道人,但传道人可以是半途而废的。神使他的子民成为基督徒,但有时候他们是半途而废的基督徒。但神的意图不是要他们那样,而是他们用自己的办法,为了自己的生活而与神的计划混杂起来,这样做就使他们半途而废了。神不要他们成为半途而废的基督徒或半途而废的传道人,就是那种两边都妥协的人。相反,他要他们完全站在那破口上。

  呐,摩西,神已经使他成为一个完全的先知来施行完全的拯救。摩西把自己完全地交托在神的手中。就是这个原因使他成为先知。他完全地交在神的手中,直到神可以信任他。
36

今早,我想知道,作为基督徒,我们是否已经放下自己的意愿,将自己完全交托给神,直到神可以信任我们,把我们放在他所放的位置上。我想知道,我自己,今早我是否能彻底顺服神,直到神可以信任我,可以信任内维尔弟兄,可以信任我们理事会、执事会或我们教会的成员。我们大家都有一个位置,都有一个职责。

  传道人要站好自己的岗位,毫不妥协地传讲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只要他被召做传道人。如果他被召做传道人,他就不会因某人而放过某件事。
37

教会的成员,如果他被呼召成为某个群体的一员,那么他就不能妥协。如果教会相信我们不该赌博,那么,这成员就永远不要去碰纸牌。我们相信不要喝酒,他就应该完全地远离酒。如果我们相信不要赌博、抽烟,那么,这个教会的成员就永远不要去碰这些东西。神所赐的是完全的拯救。如果我们将自己完全投降给主,他就会做工。如果我们将自己完全交在他手里,那么神就能活在我们里面,基督成了有荣耀的盼望[西2:27]。如果我们把自己挪开,神就能在我们身上反射他自己,我们的意念就成了他的意念。你能想象基督抽烟吗?你能想象基督醉酒或打牌吗?如果你的灵是他圣灵的一部分,他要你亲口承认这点。但你允许魔鬼进来接管,当你做那些事时,在你的心灵深处,你一直都知道你错了。

  当一个成员说其他成员的坏话时,你知道那是错了。你被命令要彼此代祷,而不是互相毁谤,是要彼此相爱。如果有人跌倒了,我们要把他扶起来,帮助他。呐,这样就使我们成了一群合一的信徒。呐,如果我们不愿顺服这个,我们就是不顺服神,也不讨神的喜悦。因此,我们的教会,我们的会众就不能兴旺,教会就不能前进,因为我们没有团结在一起。正如耶稣说的,“一点面酵使全团发起来。”[加5:9]
38

呐,如果教会的理事会,比如,执事们过来,说我们认为该建一座新教堂。如果那是执事的表决,理事们也商谈过了,但他们没有钱建新会堂,然后他们就制定了一个建设计划,就像我们现在所做的。然后把它公布给整个会众,跟我们以前一样,教会全体来表决。如果教会投票赞成建新教堂,那么我们大家就应该在建新堂的事上共同合作。

  坦率地说,我自己,当他们跟我说到建新教堂时,我是反对这个想法的。是的。我说:“我们根本不需要一个新教堂。如果主指示我要发生的事成就了,我可能很快就会离开这里。我们需要一个新教堂做什么?我们也没有钱。”
39

后来我下去,体会了一下教会的感受,看起来教会大多数人都想要。那么我该怎么做?我放下自己的想法,与教会合在一起。肯定的,如果要用抽签的方式,我们就去做。这是圣经里记载的方式,是教会投票的方式。一群人聚在一起进行表决。团结就有力量。因此,我说:“当然,如果教会想要那样,如果这是神所要的,在全体会众中,他给他们投票的权柄过于他给我的,因为我没有看到异象,说不应该那样做。所以,我们就与教会合在一起,与教会一起行动。我会尽我所能地做它的坚强后盾,瞧?尽力帮助教会。

40

这应该是教会里每个基督徒和每个人的动机,就是让我们团结起来,合在一起。不管教会投票赞成的是什么,我们就支持什么。比如说,他们想在教会中更换一些东西。那么,如果理事想要那样,或别的人、或执事想要那样;他们想更换一些东西,就把它摆在教会面前,教会一起表决。如果我们的想法与全体教会的想法有一些差异,那就放弃我们的想法,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团结一致。如果这个教会照着你们现在所行的方式继续向前,团结在一起,神就必行那无限的事,只要我们团结在一起。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我们要如此行,彼此完全一致,那么,就能完全在神的手中。

41

然后,我们就得找一个我们相信是传讲神话语的人。如果这人不要做,就去找某个要做这事的人。我们必须这样坚持。如果理事会不愿坚持正确的事,那么,你们的工作就是要选举某个能坚持正确之事的人。那么,当你们去做时,就持守它。这取决于你。支持它。我们大家都共同坚持一样:那就是神。

  如果一个成员犯了错误,不要拒绝他;要帮助他,把他扶起来,聚到一起,互相听取意见。这是圣经所说的。当我们犯错误时,让我们去到神的面前。在我们能去到神面前之前,我们必须先到我们所伤害的人面前。
42

我也得那样做。我知道我做了错事;我说了谎,导致我妻子也说谎。我相信我在教会里给你们讲过。那是在前些日子,大约六个星期前。律师在那项调查上把我搞得筋疲力尽,甚至我几乎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我刚从办公室回到家要吃晚饭,我家的电话就响了,美达过去接电话。她用手捂住话筒,说:“又是那些律师。”

  我说:“又要一个晚上,我受不了。我的头好像要爆炸了。我都要发疯了,他们把我拽到这拽到那。”我说:“我受不了。”我就跳起来,我说:“告诉他们我不在家。”就跑到屋后去了。
  当我回来时(美达很清楚这些事),她在门口碰到我,都快哭了,她说:“比尔,那样做对吗?”
  你了解你自己。我了解我自己。我说:“当然,那时我不在这里。”我知道神为此责备我。我说:“我那时不在这里。”她说:“但他打来电话时,你在这里。”
43

那天下午我去为一个生病的婴孩祷告。在我离家前,电话又响了,小约瑟跑过去,抓起电话,说:“爸爸,你要我告诉他们你不在家吗?”你看罪多么败坏!一个家庭最后会搞成什么样子?

  《约翰一书》3章21节说,“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向神坦然无惧了。”但我们的心若责备我们,我们岂能对神坦然无惧呢?我们知道,只要还有未承认的罪,神就不听我们。这很严厉,但教会需要这些东西。
44

后来我开始为那个婴孩祷告。当我正按手在他身上时,主责备了我,说:“你说了谎,你不配为那个婴孩祷告。”

  我转身离开那人,我说:“先生,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有一些事需要纠正。”
  我打电话给律师,到他办公室,叫他过来,我说:“看,先生,我说了谎。我让我妻子说了谎;她说我不在家。我跑到房子后面去了。”我承认了这事,告诉他这件事。
  他走过来,把手放在我的肩头上,说:“伯兰罕弟兄,我一直都很信任你,但现在我比以前更信任你了。”他说:“你是一个愿意纠正自己错误的人。”
  我又告诉他,我说:“我正要为一个婴孩祷告,主就责备了我的心,因为我知道我做错了事。”
  到了第二天,妻子说:“你要去哪里?”
  我说:“去我的山洞。”
45

后来我去了查理斯顿上边的山洞,我常常去那里,有很多年了,我进了山洞,整天都在祷告:“哦神啊,永远不要让我再做这样的事。主,求你赦免我,因为当我正要按手在病人身上祷告时,我受了责备。”大约下午三点左右,我走出来,那外面有一块大岩石,我爬到岩石上,朝东方观看,举起双手,赞美主。那里非常安静,我说:“主啊,如果你……有一次你从摩西身边经过,他说当你将他放在岩石穴中时,它看上去好像是人的背。”[出33:21-23]我说:“主啊,你能再做一次吗?让我知道我被赦免了。”我说:“如果你帮助我,进入我的思想中;”我说:“主啊,我不是个很有头脑的人,因为我没受过教育。”我说:“我尽力地事奉你。你知道我的心,我不应当做那件事。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我的头觉得好像要爆炸了,非常紧张;当撒但抓住我的那一刹那,我就犯错了。”我说:“主,如果你要赦免我,就让我看到你。”

46

神是我的审判官。就在我身边的上方,有一小片树丛开始像风那样旋转,它沿着山洞边转到我所在的地方,然后朝下穿过树林。哦,弟兄,有出人意外的平安掠过我全身,我大哭,又哭又喊。我知道我的罪得到赦免了。看,我没有与神联合;我就无法使那婴孩得到释放。

47

就在第二天,有个从芝加哥来的人,他是个大人物,是个刚转变的天主教徒,他的心脏瓣膜肿胀,好像内胎膨胀那样;医生很久以来就想把它们切除,正准备要做;但他不让医生做。最后他得到了面谈的机会。在谈话中,我们一直等待着,直到发现错误在哪里。那人刚一进来,圣灵就去到他以前的生活里,说出他所做的事情,是他在天主教会里守护祭坛时做的。他说:“那是事实。那的确是事实。你是说那个拦阻我吗?”

  我说:“这是我在你的生活中唯一能看到的阴影。”
  他回去告诉了医生,说:“好吧,现在把东西准备好;我们做手术吧。”
  医生说:“我们再检查一下你的心脏。”当他检查后,他说:“你不需要做手术了。”
48

看,“我们的心若责备我们。”我们要完全的拯救。我们不要成为一个半途而废的教会,我们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教会,不然根本就不是教会。我们要成为真正的基督徒,不然根本就不是基督徒。我们要彻底的拯救,使我们脱离我们的恶习、我们的罪恶、我们的恶念、我们的恶行、我们的疏忽,不管它是什么。我们要彻底的拯救,这样,当人们来到这个教会接受代祷时,这里必有一小群人,坐在这里的可能不超过一、二百人,但他们完全握在神的手中。当我们祷告时,神就必从天上垂听。神要得到一个能握在自己手中的人,这个人可以让他说:“我信任他;我可以打发我生病的仆人到杰弗逊维尔的伯兰罕堂,那群人是同心合意的。”事情就必发生。

49

瞧,看看神在我们所处的情况下为我们所作的事,如果我们同心合意,他会行何等的大事呢?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弟兄的爱把我们的心团结在一起,顺服教会的各种职分和牧师,而牧师顺服神;这样,神就会藉着牧师、藉着理事会运行在教会中,大家聚在一起,在神国里是一体的。当我们一群人团结一致,神就会垂听我们。不要让任何事搅扰你们。不要对任何事沮丧。

  呐,神派去夺取土地的就是这种人。摩西是完全的;他是个决不妥协的人。即使有焦虑、争吵等等,他也不会妥协。现在神也要我们这样。
50

法老想同意他们,说:“摩西,你们都可以去,但你们把孩子留下来,或把一些牲畜留在这里。”[出10:11,24]

  魔鬼也是要基督徒这样进来。“你加入教会就可以了,但你永远不要原谅琼斯。如果你要带其他人也可以……如果你能去……你用不着戒烟、戒酒,停止说谎、偷窃。你用不着停止挑剔、诽谤。只要去教会就行了。”
  但摩西不是一个妥协者;他要完全的拯救。他说:“我们连一个蹄子也不留下。当我们去敬拜主的时候,要把属于我们的一切都带走。”[出10:26]
51

教会也应该是这样的。“我们要接受公义;我们要接受圣洁;我们要接受圣灵;当我们去到祭坛,我们要是一个合一的整体。我们要成为真正的一群;身后决不留下任何东西。我们要带走一切,连一个蹄子也不留在这里。”你知道,人们要用这样的方式祷告,直到魔鬼投降为止。

52

摩西和他那群人也是这样行。他们去到那里,藏在血的底下。你注意,直到他们藏在血的底下,才有一个彻底的拯救。摩西自身是与神联合,但以色列民没有;仍然有罪,他们向摩西发怨言,他们说:“你为什么做这事呢?你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麻烦。”因为法老只是让他们多烧一倍的砖,等等。但那是摩西;他完全在神的手中,彻底摆脱了放羊的生活,而牧养神的羊。他自己被彻底拯救了;但百姓没有被拯救,因为他们中间仍然有怨言。

53

有天晚上,神吩咐要宰一只羊羔,这预表基督,要用牛膝草,一种野草(代表普通、谦卑),蘸在血里,涂在门楣和门框上[出12:22],那时,以色列民就得到了彻底的拯救,连一个蹄子也没留下。凡属他们的都得了拯救。当他们完全来到血的底下时,他们的家人,他们所爱的人,每样东西都得了拯救。

54

当每样东西都来到宝血的底下时,就是教会得到彻底拯救的时候。当你的罪来到宝血的底下,当你的吸烟、你的赌博、你的欺骗、你的偷窃、你的说谎,当每样东西都被带到宝血底下时,那么,就必有一个彻底的拯救。如果你对某人做了错事,就把它纠正过来。你不能把它带到宝血底下,它呆不住的。你不能带它来。有样东西不让你那么做。当你的自我被完全、彻底地带到宝血底下时,就必有一个彻底的拯救。当每样东西都被带到宝血底下,带进来顺服神的国时,你就必得着自由,是你以前未曾知道过的。接着,就必有一个真正的拯救。

55

耶稣是完完全全的人。他会像人一样哭泣;会像人一样吃饭;会像人一样疲惫。在身体上,他是完完全全的人。但在他灵里,他是完完全全的神,所以,他让肉体顺服他里面的圣灵。你看,他像我们一样要凡事受试探。他是人,不是天使。他是一个人。他像我们一样有欲望,受试探。圣经说他是[来4:15]。他是一个人,不是超越试探的天使。《希伯来书》1章说,他是……《希伯来书》1:4说,他比天使微小一点[来2:7]。他是人,完全的人;神用一个完全的人带来一个彻底的拯救;神用他的灵充满他;圣灵在他里面是没有限量的[约3:34]。他像我们一样受试探。他是完全的神。当他叫死人复活;当他止住大自然,止住怒吼的大海和暴风时,他证明了这点[太8:23-27]。当他对树说话,等等,它们都顺服了他。他里面是神。他本来是人,因为他是人,但他完完全全地将自己这个人拯救出来,交在神的手中,以便事奉神。他是我们的榜样。

56

我们是男人女人;我们也是基督徒。如果他是我们的榜样,那么让我们也完全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叫我们成为神国的国民。

  他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神;但他交出自己天然的部分,身体的部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行动和自己的顾虑,“我只作父所喜悦的事。”[约8:29]就是这样。从人类中彻底拯救出来。祭司和大人物来到他面前,说:“某某拉比,”试图收买他加入他们的联盟和宗派,但他得到了彻底的拯救,因为他信靠神。
  《诗篇》的作者不是说吗?“你必搭救他,因为他完全信靠你。”瞧?“我必救我所爱的脱离犬类,因为他信靠我。”[诗22:20]
57

当哪一刻,我们来到人生的终点时,我要他成为我的拯救;我知道你们也要他成为你们的拯救。我想要他说:“我必救他脱离死亡的吞噬,因为他信靠我。在复活节早上,我必救他脱离坟墓,彻底地拯救他,拯救他的魂、灵、体,因为他信靠了我。”

58

耶稣所行的一切都是完全的;一切都被完全、彻底地拯救了。他救长大麻风的彻底脱离了大麻风;他救患血漏的妇人彻底脱离了血漏。当他在赎罪日那天死去时,他救世界彻底脱离了罪恶。他救人彻底脱离了一切的罪。他拯救了教会。所以,我们不用像被剥夺权利的人那样生活。我们不用活在失败的状态中,因为他已经击败了魔鬼,掳掠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使他们都伏在他的脚下,他们没有合法的权利辖管你。我们是基督徒,被圣灵充满。我们不用让魔鬼肆意辖制我们。基督拯救了我们:彻底的拯救;救我们脱离邪恶,救我们脱离罪恶,救我们脱离恶习,救我们脱离空谈,救我们脱离恶棍,救我们脱离各种污秽的事。他彻底拯救了我们,把我们放在他的圣手中,一个完全、彻底的拯救。

59

他使我们脱离疾病。他救我们脱离疾病,因为我们已经有了它的产权契约。哈利路亚!“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便得了医治。”[赛53:5;彼前2:24]他是我们的医治者。这就是为什么那位得了小儿麻痹症的可怜妇人,当她竭力照顾患癌症快要死的丈夫时,就走进了神同在的领域里。她有信心,就做了。医生做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但她遵从了神的指示,就彻底得拯救了。

60

门徒们也得到彻底的拯救,绝对而彻底的拯救。为什么?因为他们完完全全被圣灵充满了。若你只是教会的一员,握握牧师的手,或只有一些小经历,像跳上跳下、叫喊、说方言,或别的什么,但心里仍有恶毒,行为古怪、说谎话、抽烟、贪恋女色,肯定有什么事还没发生;有不对劲的地方。“人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一2:15]你被误导了。“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20]

61

我们大家都要与圣灵团结在一起。每个成员都应该彼此团结。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罗5:5];他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9];救我们脱离这世上的事。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当一个成员很爱别的成员时,他愿意为那人舍命。

62

在外面的世界,当一件恶事出现时,一些女人走过来,说:“呐,你看,亲爱的,如果你做这个做那个,穿这穿那,或这样做,并离开那帮圣滚轮之类的人,你会更好的。”

  我们跟神是如此合一。你说:“瞧,伯兰罕弟兄,那是一个可怕的试探。”但基督正是为那目的而死的。魔鬼被击败了。我们要彻底的拯救。我们要一个纯净、清洁、毫无玷污、用羔羊的血洗净、被圣灵充满、有神迹、奇事、异能随着的教会。[原注:磁带有空白。]彻底地拯救了每个人。[磁带有空白。]
63

亲爱的神,除非有什么得到了彻底拯救,不然你不会接受。你不会接受一个有瑕疵的祭物。一个人的生命背后若有罪,你决不会悦纳他的祷告。主啊,你不可能那样做。在过去的年代里,你没有这样做,今天你也不会这样做。祭物必须没有瑕疵。主神啊,当我们把自己作为活祭放在祭坛上时,主啊,把我们一切罪的瑕疵除去。今早,我将自己的魂、身体、力量和努力,连同这个教会一道全部放在祭坛上。用你的宝血洁净我们,赦免我们所犯的一切罪。愿伟大的圣灵丰丰富富地住在我们里面,愿他的同在今早在这会堂里与我们同行;使我们里面知道他已经赦免了我们。接着就是这样的祷告,“饶恕我们的过犯,正如我们饶恕那些干犯我们的人。”主啊,求你应允。

  现在请你亲近我们,祝福我们,保守我们,直到我们晚上聚会时再见。主,愿我们进来时带着清洁的手和纯洁的心,使你不会拒绝我们,因为我们要在一切的事上都得到完全、彻底的拯救;使我们成为世上的光,灯是放在山上,不是放在斗底下,而是放在山上,它所发的光引导人们的脚步行在正确的路上[太5:14-16]。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也为他的荣耀。阿们!
64

我要问一下道格;我想他在后面,或哪位执事在场,让教会的人读一下它。道格,请过来把它贴在布告牌上,让教会的人出去时可以看到。还有,柯林斯弟兄,他在这儿吗?柯林斯弟兄在吗?把这一张给他。

  好的,先生。我们看看这是什么。[原注:伯兰罕弟兄停了一会儿。]是有人想要一次面谈。这一直都是可以的。我们很高兴。我有一些面谈。你看,你要做的就是拔打我们那边的号码。瞧,打到家里我们会有很多麻烦;教会都知道的。这是一些陌生人。教会知道这点。应该有一张纸放在那儿。我也要把它放在教会里,给新来的人用。你看,人太多了,我们无法全照顾到,就得按着号码来。瞧?所以,请你们拔打“Butler 2-1519,”BUtler。若有人看到别人想要………我一直都很高兴与人相见,但我们有个常规制度。有些电话已经打来了,有几个了,瞧?但我们只能一个一个来。可是过去,我们常常会遇到一些突发事件,不管怎样,有人被错过了,漏掉了,他们回家时就很失望,等等。现在,每件事都搞得井然有序。这就是我们现在想说的,瞧?我们已经把每件事搞得井然有序了。我将很高兴见到这帮可爱的人,请他们拔打“Butler 2-1519,-1519,”梅西尔先生或高德先生,他们其中一个会接电话,准确地告诉你什么时候可以约见你。我们在外面有个地方,有空调,预备接待人们,为他们祷告。我们很乐意这样做。
65

呐,我不来教会的原因,有人以为我是想躲避他们;不是的。我是想守好秩序。看,我想要做的就是,做得没有偏待人。对每个人,任何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瞧?肤色、信仰等都跟它没关系。我们来这里并与人相见。如果他们有需要,我们就留在神面前,一直到事情解决。如果他们想知道聚会的事,当然,我们关心,也愿意参加;但这完全需要圣灵的带领。这样的做法,我认为是公平的,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因此,没有偏待人,从不偏待人。

66

今早有需要代祷的人要上来吗,有病人要接受代祷吗?好的,没有吗?那么,我们来唱一首好歌,敬拜神。今早我们要唱什么歌呢?“什么能除去我罪?”泰迪,你知道这首歌吗?“惟有耶稣的宝血。”“什么能……”[原注:会众中一位姐妹说,有位女士病得很重。]好的,姐妹。现在要为她祷告吗?我现在要为那个女士祷告,在这里为这位妇人按手。请你们现在与我一同低头安静一会儿。

67

亲爱的神,有位女士病得很重。我们的姐妹摆上自己的身体,甚至愿意为他人承受癌症,为她人站在破口上。但主啊,求你救她脱离那病。几天前,当那些事显明后,主啊,你让她找到了她自己;她也知道那是从你来的。我按手在她身上,为另外一个妇人祈求怜悯。主啊,愿神的恩典,圣灵的能力进入我们的心。事先把它启示给我们。这样,我们就知道我们在神面前蒙恩,我们与神和好,我们得到了我们所求的,因为我们心里没有责备。主啊,求你应允。我奉耶稣的名祷告。谢谢你,女士。好的。

   什么能洗净我罪? 惟有主耶稣的宝血。 什么能洗净我罪? 惟有主耶稣的宝血。 哦,这宝贵血流, 使我洁白如雪; 我不知其它泉源, 惟有主耶稣的宝血。
68

多少人感到你一切的罪都在宝血底下?现在让我们举手来唱这首歌。

   什么能洗净我罪? 惟有主耶稣的宝血。 什么能洗净我罪? 惟有主耶稣的宝血。 现在,我们放下手,跟我们身边的人握手。
   哦,这宝贵血流, 使我洁白如雪; 我不知其它泉源, 惟有主耶稣的宝血。
  你们爱他吗?阿们!
   哦,我要爱耶稣, 哦,我要爱耶稣。(呐,持守它,呐,每个人都持守神) 哦,我要爱耶稣, 因为他先爱我。 我永不离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