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707 基列的乳香

1

向所有在场的和通过收音机在收听的基督的仆人们说声晚上好;今晚能来到这里向这群这么好的听众讲道,对我来说真是个莫大的荣幸。

我常常在想,要是我拿着一个大试管,杯子,我们平常这样叫它,一个玻璃杯,里面装有两滴主耶稣的真实的血,那我会怎么做呢?我常常想:“要是我被授予了那种特权,来携带主的这两滴真实的血,那我就会把它紧紧地捧在心口,非常谦卑地、缓慢地行走,小心所走的每一步路,唯恐我把它给掉了或不小心给溅出来了。”
但后来我想到了这点:“今晚,在主的眼里,在我前面的要比那两滴我们主真实的血的价值更大;我拥有的是他的宝血所买来的,就是他的百姓;他舍去了他的血,好叫这百姓可以活着。”所以,他看我们,比他看自己的性命更重;他舍去自己的命,好叫他的百姓可以活着。所以今晚,我带着最大的尊重,看顾着我的会众,因为他们是用主的宝血买来的。
2

昨天晚上,我讲得有一点点长了。我刚开了很多英里的路,也有些累了。我想,在这里讲上一个小时的道,会把我的会众累坏的。但今天,当某人给我传来赞许的话,说他们很高兴能去到那里时,我感觉到我欠你们一句感谢的话。刚才我也在听收音机,对那位做出通知的人,我要因他为我所说的美好的称赞话而感谢他。愿主祝福你,我的弟兄。

我希望美国的每个电台都能播放像这样的节目,像这个电台所做的那样,把他们的时间都奉献给传福音的工作。愿它能一直坚持到耶稣再来。我一直在听这电台和它的好节目,我多么欣赏像这一类的电台啊!如果我住在这附近,我就会把频道调节器一直固定在这个电台上。我喜欢基督徒的音乐,我喜欢神所行的事和听神的仆人讲道。
3

现在,要快点进入主题,因为今晚我们还要为病人祷告。刚才我在开车过来的时候,听到霍尔弟兄说了那样的称赞话,我不配那样的褒奖,但我要感谢霍尔弟兄。如果在人里面发现任何好的东西,那都是因着基督的缘故。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完全失败的,在我们里面没有良善;如果有什么好的,那也是从神来的。

今晚,在我们翻开圣经的书页、找到一个主题之前,我想稍微作一下解释,那就是,关于为病人祷告的事,因为当我开始叫祷告的队列时,我们的电台可能还在广播。
呐,我从未,在我去到世界各地的旅行中,主差遣我去到世界各地,大约有五次,我从未医治过任何病人。我不相信任何传道人医治过任何病人;我也不相信有哪个医生或哪一家医院或哪一种药曾医治过任何病人;我相信神才是医治者,《诗篇》103篇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一切的疾病。”
若有任何传道人宣称是医治者,那么他们就是与圣经不符的。如果医生宣称是医治者,瞧,我是不会让他给我治疗的,因为只有一位医治者,那就是神,梅奥诊所和其它大的医疗机构都这么说。我们有医生、医院,医药等等,我向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每天都祈求他们能够成功。他们是神所赐的一些机构;但他们不能医治,他们只是能够协助自然;神才是医治者。
4

比如说,如果我手臂断了,去找医生,说:“医生,我刚才在用曲柄发动我的车时,我弄断了手臂。医治者,请你赶快医好它,这样我就能再去用曲柄发动我的车。”

那医生可能会看着我,说:“你需要精神的治疗。”这是真的。医生可以接好我的手臂,但必须要神来医治。医生可能会切掉我的阑尾,或肿瘤或是某种肿块,但必须要神来医治那个部位。神是唯一能创造的那位,细胞必须被造出来,重新建造。
有一次,我做出了这样的陈述之后,有个人对我说:“那你对青霉素作何解释呢?”
“哦,”我说:“那很容易,这就像你家里有一大群的老鼠,你撒了一些老鼠药。那些老鼠把房子咬了好几个洞,那毒药毒死了老鼠,但却没有补好那些洞。青霉素所做的也是这样,它杀死了细菌,但并没有把被破坏的细胞再重新造出来,必须要神来医治它,神才是医治者。”我相信神的道,如果它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一切的疾病,”我相信它,因它是真理。这就是我能得到信心的唯一方法,那就是相信神所说的话。
5

医治的事工是为病人祷告,所有教会都为病人祷告。我从未画出一条宗派的分界线,或设置任何壁垒。我过去是由罗伊·戴维斯博士在宣道浸信会里按立的,但我从未死守任何宗派的壁垒。我相信基督为他的所有儿女受死,所以我就为各处的主的儿女祷告。我从来没有以这样的问题“如果这人是个浸信会信徒,他就会得医治”来问神。如果你有信心,你就会得医治的。

我不相信医治是一件传道人能为你做的事,他只能向你解释基督已经为你作成了的事。我不相信我是三十一年前得救的,我相信一千九百年前当耶稣为我的罪受死时,我就得救了,但我是三十一年前接受的。
“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你注意到了吗?这里用的是过去时,当他受死,当他受了鞭伤,这些都是已经完成了的事;当基督在各各他受死时,神所能为你做的每一件事都已经完成了。主就把完全的救赎带给了全人类。
6

我们现在所得的还不完全,我们只是得到了我们救恩的凭据;当我们得着了圣灵,我们就得到了永生的、不死生命的凭据,叫我们可以永远活着。我们也得到了我们复活的凭据。当我们看到这衰弱的身体,不过是一个影子,躺在这里让癌细胞吞噬掉,就是许多好医生尽力要杀死却杀不死的癌细胞;可是,看到全能的神医治了那病人,那就是复活的证据。我知道,今晚在地上有成千上万的这样的人。

呐,说到医治的事工,如果你留意,在《哥林多前书》12章里,它说,有预言的恩赐,但医治的恩赐是复数的;神以许多不同的方式来使用这恩赐。
7

呐,神放在教会里的有五种职分,也有九种属灵的恩赐随着那些职分和这身体上的所有肢体。第一是使徒,就是宣教士。“使徒”这个词意思是“奉差遣的”,“宣教士”这个词意思也是“奉差遣的”,是同一个词。有使徒、先知、教师、牧师和传福音的,这些都是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的职分。他们都要在教会里运行,或说在教会里应该有。我们不能漏掉一个,说有教师,却不说有传福音的;我们不能说有传福音的,却不说有使徒;我们不能说有使徒却不承认有先知。这些职分都是为了成全基督的身体。

主赐给我许多异像,那些事在我还是个小孩子时就开始了。我不相信人得到了人的呼召又能成为一个成功的传道人;我相信,恩赐和选召是不需要悔改的,即:神借着他的预知事先分派他的传道人们去传扬福音,并将这些恩赐放在教会中。
神告诉耶利米,我相信是的,他说:“我未将你造在你母亲的腹中,我已晓得你;已分别你为圣;并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在施洗约翰出生的七百一十二年前,神就告诉以赛亚说,约翰将会是那个在旷野里的喊声;他无法不成为约翰,从伊甸园一路下来,是的,从创立世界以前,耶稣基督就被预定为神的儿子。所以,我们是靠着神的恩典成为我们现在这样的。
8

呐,在我们翻开书页传讲这个传福音的小主题之前,如果这里坐着许多传道人,有许多人在听的话,毫无疑问……但我不相信神的医治是最主要的,我们决不能主次颠倒。

我相信,神的医治就像一个人去钓鱼,他把鱼饵放在鱼钩上,他没有亮鱼钩给鱼看,而是亮鱼饵给鱼看。鱼吃了鱼饵,就上钩了。
9

这就是为什么最近在南非的德班,那里有二十万人聚集在一起,我看见了三万个土著异教徒把他们的偶像打碎在地上,接受了耶稣基督作个人的救主。

当一个从未直立行走过,甚至神志都不清的人,当圣灵向他揭示出了他是谁以及他生活中的一切事时,接着我看到了一个关于他的异像,说他将要痊愈,我就说:“如果神医治了这个可怜的人,你们有多少人现在就愿意接受基督的?”我又说:“圣灵刚才说过了他是生在那种状态下的,你们也看见了他的父母就在那边跑道上的听众当中,做见证说这是真实的。神也说出了他叫什么名字,”我说:“我甚至不会讲他的语言。”
我说:“现在,我挑战每一个穆斯林的祭司,请你们上来这里,你们说你们的宗教是这么伟大,那么就使这个人站直起来;还有你们所有的佛教徒或其它宗教的信徒;”当然,会场真是鸦雀无声。我说:“我也不能使他站直起来,但那位使他儿子耶稣基督复活的天上的神,他刚刚显了一个异像给我看,说,这男孩将要恢复正常。如果他没有恢复,那我就是一个复活的假见证人,我该被赶出非洲。如果他恢复了,那你们多少穆斯林信徒、异教徒和佛教徒,愿意接受基督作个人的救主?”就你所能看到的,很多双黑色的手在挥动。我说出了主所说的话后,那人就用脚站了起来,不但得了医治,神志也清楚了。然后,就有三万人把他们的偶像打碎在了地上,接受基督作个人的救主。这就是那鱼饵,为要让他们接受基督。让我们祷告。
10

伟大的神啊,你从来没有丧失过你的能力,也永远不会丧失,因为你是无限的神,你没有开始,也永远不会有结束。当这世界因罪恶而如此地跌跌撞撞,以至罪恶都越过了众星时,如果你降下审判,毁灭了它,那么就不会再有世界,不再有月亮、星星或太阳系了,但你仍将是神;当这海洋变成沙漠,因罪而哭泣时,你仍将是神。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你对我们如此仁慈,以致差来了你的独生子耶稣,使他受死,为要救我们脱离这一切的罪,这是为什么呢?
在那最好一刻,这个世界的历史将要结束,那时,这个世界会受到罪的冲击而跌跌撞撞,那些氢弹和原子弹就在异教徒、不信者和不敬虔的人手中,他们在几秒钟内就会摧毁整个世界。我们的现代科学也告诉我们,离午夜只剩下大约一分钟了。哦,主啊,求你使男人女人醒悟过来,恩膏你的传道人,主啊,就像火焰那样发出最后的呼召,那是末日的迹象,愿它成为伟大的一刻。
11

愿我们今晚能看到这点,即永活的基督,他不是死的,而是从死里复活了,为要叫我们称义,现在他正以圣灵的样式活在我们中间。愿他今晚来到并对着每一颗可见的和不可见的会众的心说话。愿神在他们心里做成那新生的工作,将他复活的救赎大能带给他们;除去他们的所有疑惑和不信的阴影,打碎所有的怀疑,使教会可以随着神的旨意协调而完美地前进,正如圣经和圣灵所显明的那样。

求你拿起今晚我从你的道中所读到的话语,哦主啊,在你仆人的口中恩膏这些话语,将它们放入听道者的心中;对他们的耳朵和内心行割礼,主啊,使他们能接受你的道。等到了最后一刻,我们将会谦卑地低下头,对着我们所出自的这尘土,并将赞美归给你。我们奉你的爱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12

今晚,我想要读《耶利米书》8章22节,就读一节:

22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我百姓为何不得痊愈呢?
这是很多年前,在神的感动下,耶利米在圣殿的大门口那里传讲信息时所问的问题。这座城和百姓都已经完全偏离了神,于是,神告诉先知耶利米去站在城门口,说出了这些话:“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那么,如果有,我百姓(就是教会)为何不得痊愈呢?”
这问题是:“为什么?”当神为了他的百姓提供,或说是开了一条逃脱的路时,他们却拒绝接受它,然后神就问了这个问题:“为什么?”
不久前,我读到了一首诗,我可能无法把它都复述出来,可能只是一两行,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当行进的大军把枪支都堆放起来,
当表演者演完了他的最后一出戏,
当讲台上的圣经书页最后合起来,
当传道人做完了他的最后的祷告,
当最后审判的册子即将打开起来,
那时就会要求我们给出一个理由,为什么?
13

我想知道,这美利坚合众国,它是我的家,甜蜜的家,当神的大册子在审判那日打开时,这个国家将要受到审判;当神的指头指着葛培理和奥洛·罗伯茨等那些人,他们来往穿梭于这个国家传福音,彰显出了主再来的伟大神迹异能,神的天使们也伴随着他们的事工,站在那里作见证,当美国被问道:“他们为何不悔改呢?”我真不知道他们该怎么回答。

当他们继续喝威士忌酒,醉酒,魔鬼的各种花招也继续涌过来;福音在传扬,他们却在饮酒上每年都变本加厉;每一年、每一天,罪都在不断堆积。看起来他们只知道一点圣诞节的小故事了。
但我们正生活在这个伟大的日子里,主再来的伟大迹像正在显现出来。受了圣灵恩膏的传道人正在呕心沥血地传讲,然而人们却还是不予理睬。我真不知道,在审判那日,人们能给出怎样的回答。
14

在圣经里,有一次,当以色列最邪恶的王之一亚哈死后,他儿子亚哈谢就接续了他在撒玛利亚作王。

有一天,他正走在楼上的门廊里,就从栏杆里掉了下来,伤了身子,他就患上了某一种病。后来,他叫了两个人来,差他们去以革伦的神巴力西卜那里问巴力的先知,想知道他的病会好不会好?
提斯比人以利亚,是个属神的真实的先知,圣灵在异像中临到了他,并告诉他说:“你上去,站在路中。”
神挡住了去路,去阴间是不容易的,去阴间是很难的。神差来他的使者;他差遣来他的先知;他差来他的福音;他使教会成为一团烧着的火,但人们常常与他对着干。神借着收音机的以太波把信息送来;他通过电视把信息送来;他借着出版物把信息送来;他借着口传耳闻把信息送来,而人们却常常对此毫不理睬。
15

神差遣他的先知挡住了道路,“你们为何去问以革伦的巴力西卜呢?岂因以色列中没有先知吗?那里岂没有神吗?”

这岂是今天人们蓄意要去参加饮酒派对,整夜地跳舞,赌博,诈骗,想要去赚很多钱的原因吗?岂是因为在神那里没有快乐吗?岂是因为没有一位神可以赐下快乐吗?你渴求那些东西的原因,是因为你正在拒绝神。神造了人,使人去渴求,但只是对他有渴求。如果你拒绝那个渴求,你就得……魔鬼试图用喝酒、抽烟、赌博等其它东西去满足那个渴求。岂是因为我们没有能带来喜乐的圣灵吗?岂是因为在基督里没有满足而使你们去追逐这些东西吗?
他说:“在以色列中岂是没有神吗?你们为何去问那魔鬼巴力西卜呢?”
16

服事基督岂是没有快乐吗?这岂是人们不住地喝酒,然后把去教会当作一种遮盖的原因吗?你就还从未尝过主的滋味,你还从未晓得主是何等的美善。如果人曾来到充满宝血的泉源,这血流自以马内利的血管,一旦他投身此泉,这世界的罪以及魔鬼所能提供的一切东西,就会如午夜一样的死寂。这是因为他们拒绝那样做,因为他们拒绝接受圣灵,即神的乳香,这就是他们那样做的原因。

这使我想起一个死在了医生的家门口的人,一个人死在了医生的家门口,因为他拒绝接受那能医治他疾病的疗法。如果医生有一种能医治你疾病的疗法,而你却说:“我不想接受,”那么,你可能会坐在他的家门口,离他很近,你也还是得死,因为你拒绝那个疗法;这不能怪罪那个医生,他已经给出了疗法。他为你准备了治疗的药物,是你的顽固不化让你不接受那个疗法。
17

这不是因为以色列中没有神;这不是因为那里没有先知,这是因为那个王太顽固不化了,他憎恨那个先知。

这也是今天的问题。有使人饱足的东西,在神里、在基督里有给灵魂和身体的医治,但人们太顽固不化了,他们就像很久以前的亚哈谢,他们要成为摩登的人;他们憎恨福音的信息。这就是他们坐在教会的台阶上却死在了罪中的原因;人们坐在教堂的椅子上,却死在了罪中,因为他们拒绝神的疗法,即圣灵。不是因为神不在那里,而是因为他们拒绝认识他,拒绝接受他。
18

那个王憎恨那个先知和他的福音,所以,他以为他能找到别的方法,得到解脱,满足他的渴望。

今晚,让我说说这点,对你们说说这点。我最亲爱的朋友,你永远不可能得到满足,你可能拥有这田纳西州的一切财富;你可能住在最豪华的房子里;拥有一大堆带空调的卡迪拉克车;你可能在舞池上很受人欢迎;你可能是你那伙人的首领,是你那群人的首要分子。但你永远不会得到满足,直到你借着圣灵尝到了神的永生,圣灵是神的解毒药,这是唯一的解毒药。
他们是这样发现解毒药的。他们去弄来一只天竺鼠,然后拿来解毒药,用它作试验。然后他们把这解毒药注入到天竺鼠身上。如果它在天竺鼠身上有效,那他们就把它用在人身上。有时候,它在人身上的效果却不是很好,因为天竺鼠的身体不完全像人的身体那样。有些药物会帮助一些人,却会害死另一些人。所以,在吃药这点上,这一直都是个麻烦。
但神的乳香,他的解毒药,却没有任何问题;他对谁都有效,凡愿意的,都可以来,都可以从主的泉源那里喝水,不需要有任何疑虑。
19

他们仔细研究这解毒药,然后把它用在天竺鼠身上,看它有什么反应。

这世界不是死于……在当今世界中,头号杀手并不像人们告诉我们的那样是心脏病。头号杀手是“罪病”,是罪的疾病正在杀害世人。
我常常作出这样的陈述,说:“不是知更鸟去啄苹果而使苹果烂掉的,而是苹果核里的虫子使苹果烂掉了。”不是共产主义要杀死美国,也不是任何别的国家要污染美国,而是在这个国家里的罪污染了它,这是由于人们的不道德造成的。当中有成千上万的人是所谓的名义上的基督徒。世人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他们与别的人有任何不同。因此,他们的基督信仰太脆弱了。
20

请你们原谅我这粗鲁的、最粗鲁的表达;我这样说不是要显得恶劣,我也不是带着苦毒这样说的,我是带着爱说的。上个星期六,我妻子和我去买杂货;在我们那座小城中,人口只有大约三万七千人。他们开了一家新的购物中心,所有的人在星期六都去到这家杨斯顿购物中心买东西,因为那里有很多大的连锁店。

我们开车过去,沿途看见了几百名妇女,只发现了一个穿着长裙的。其他妇女都穿得很淫秽。我妻子对我说,她说:“比利,你看,你相信那个女的不知道自己是赤身的吗?”
我说:“我想她不知道。”
她说:“如果她不知道她是赤身的,那么,她一定是头脑不正常了。”
我说:“不,她只是一个美国人,她追随的是美国人的潮流,她的举止也像其他的美国人那样。”
哦,她说:“难道我们不是美国人吗?”
我说:“从肉身上的公民来说,我们是;但我们在这里是客旅,是寄居的,我们正在寻找一座将来的城。”我说:“这就是为什么这个美国人与别的美国人不同的原因,我们的灵是从上头生的,我们是从那块地土来的,在那块地土上的性情和爱好是圣洁、清洁、虔敬的。如果在那地土上的圣灵运行到我们里面,那么,这块土地对我们来说就是陌生的。”因为你的魂和你的灵在驱动你,它使你成为了你现在的样式。你永远无法借着加入教会把那东西从你身上拿走,你仍旧还是一个教会成员,仍旧会取笑那些传道反对这种不道德东西的人。
21

你必须从上头而生,这样,你就是个在基督耶稣里的新造的人了,你就是跟亚伯拉罕一样了,你就成了他的后裔。你正在寻找一座城,那城是神所建造所经营的。那就是为什么你的举止不同,为什么你看事情不同,你永远也习惯不了这个世界,因为你是从上头来的;你的举止就像你所属的那个王国的人。

我很高兴我是一个美国公民,我想这是最好的国家,但是弟兄啊,我不愿依靠它来成就我的救恩。美国的灵是粗俗的,邪恶的。
世上的万国都是被魔鬼所控制的。圣经是这么说的;撒但说:“它们都是我的,我可以任意地待它们。”
耶稣从未否认过这点,但他知道在千禧年他将要承受这一切为产业。所以他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难怪圣经说:“诸天和大地啊,你们要欢喜!因为世上的国都成了我们主和主基督的国了。”是的,这就不一样了。
22

有些人说:“我就是戒不掉抽烟,我无法戒掉喝酒。”你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你拒绝那个能解毒的解毒药。你将会一直那样,直到你接受了那个解毒药,直到你打过了接种疫苗。人们之所以会这样是……

这就是我们有了如此多的不同宗派教会的原因。他们这样做,他们知道这是圣经说的,但他们试图绕过这点。许多了不起的圣洁派教会正是陷入到了那同一个老套套里,试图要绕过这点。他们上去与传道人握手,并说:“我相信基督是神的儿子。”魔鬼也相信同样的东西。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就是想要绕过新生。
23

呐,我希望你们不要以为我是在亵渎,但我是想要讲清楚,仔细听着。任何一种出生都是一团糟的。一只小牛生在谷仓里,那是一团糟的;在任何地方的出生;或是在干草床上,或是在草垫上,或是在装饰温馨的医院里,都是一团糟的。

这种新生也完全是一团糟的。你从祭坛上起来,哭喊,号啕大哭,举止失常,这会使得一个古板的教会以为你大可不必那样做,但那个新生,却带出了新生命。只有当你准备好要变得一团糟的时候,你才能得到那新生。当你从身上除去了那种古板,当你远离了我们今天所生活在其中的那种自封的假冒为善,愿意去付出代价,躺在那里直到你向着世界上的事死了,并借着圣灵重生……但他们绕过了这点。
24

我们让我们的传道人成为了不起的神学博士,来替代让他们得到新生;我们许多神学院招人进去,试图要教育好他;教育是个很不错的东西,但教育永远无法代替救恩或新生,它代替不了。

神有一个计划,我们必须向那个计划看齐;但我们想要把知识教导给我们的传道人,我们应该教导他们圣灵的洗;我们应该教导他们基督,但我们试图要在我们当中弄出一群更好的会众来,没有哪一群会众能比重生的基督徒更好的了。也许他们很特别,举止特别、样子特别、穿着特别,但他们是特选的百姓,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民,献上灵祭,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肯定的。
25

知识,就是这东西在起先把人带离了神。在伊甸园里,有一棵知识树,当亚当咬了第一口时,他就使自己与神隔绝了。但我们却试图要教导知识,把人教育进神的计划里,你不可能做到的。教育是没问题的,它是个很不错的东西,但让我说说这点:教育永远无法代替新生或代替神为救恩而提供的东西。

你能想像吗?一只小金丝雀跳到鸟笼里的横木上,其它金丝雀也在那里,然后,它像这样说话:“我的金丝雀伙伴们……”戴着一副小眼镜,架在鼻子上,好像它是个教授什么的,并说:“我一直都在做研究,我得到了很多的知识;我开始了解关乎人类的那一切的事。哦,我彻头彻尾地搞懂了他们。”这就像我们试图要认识神那样。
接着你知道,有个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走了过来,他说:“早上好,我的微不足道的小朋友,”然后就开始对着那个小金丝雀说了一些很难懂的话。它尴尬极了,就把小脑袋转了过去,它在听着;它有眼睛,它能看见那教授;它有耳朵,它也能听见他说话,但它却无法明白他说的话,为什么?它长的是金丝雀的脑袋。
26

我们人要用人的知识去做也是这样。我们怎么可能借着属血气的头脑和知识来明白神和超自然的事呢?有时候,我不是想要说笑话,这不是笑话,然而,当我们那样做的时候,我们的举止就像是我们长着金丝雀的脑袋那样。我们不明白神,也不可能明白神,没有别的方法;这不是从知识来的,而是借着启示,借着圣灵,这才是唯一的方法。甚至圣经也说:“若不是借着圣灵,就没有人能说耶稣是基督的。”

27

当神给出这个解毒药试验时……你知道,曾有一时,我们还没有用来对付天花的解毒药,许多人都死掉了。但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对付天花的解毒药。我们现在有了对付天花、白喉等许多疾病,甚至都有对付小儿麻痹症的解毒药。

曾有一时,那个解毒药还不是很好的,或对于魂来说还不是太好,但现在它是完全的了。在律法的旧解毒药底下,那是一种律法,即动物死了,使我们与神和好;但它永远不能除掉罪,它只能遮盖罪。但现在,圣经说,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来10:2]。正确的翻译是,当他接受了那解毒药后,就不会再有犯罪的欲望了。
28

这个解毒药被试验过了,不是用天竺鼠作的试验;这永生的解毒药不是用天竺鼠做的试验,神从未挑选一只天竺鼠,他拣选了他独生的爱子来证明这是给人类的解毒药。“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开了。约翰作见证说,他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下来,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是我所喜悦的。’”

他行走在像我们一样的生命中;他受到了我们所受的同样的试探,但他没有犯罪,这就证明了这解毒药是有效的,不是在天竺鼠身上,不是在动物身上,而是在神的儿子,一个人的身上。
当他后来死了,这解毒药被证明了是正确的;解毒药使他为他的仇敌祷告。后来在复活节的早上,神证明了那解毒药是正确的,因为神使耶稣从死里复活了。耶稣在复活节早上复活了,显明这解毒药,这永生的乳香,也要在末后的日子、在主再来的时候,使死人复活。在这点上不再需要猜测,它已经被证明了;它对所有人都是有效的。正是这位拥有解毒药的这样说:“凡愿意的,都可以来。”
29

这不是因为那里没有乳香,而是因为人们拒绝接受它。他们上教会,干坐在那里;他们加入教会,把名字记在册子上。但一说到要重生,要领受圣灵,他们就转过背去,并嘲笑它。这就是他们不信神的医治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你岂能从白萝卜里得到血呢?”这是我的南方老母亲说的。白萝卜里没有血;直到你从神的灵重生了,你才会相信。

尼哥底母说:“岂能有这事呢?”
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明白神的国。”你必须先要重生。
30

魔鬼在伊甸园里把他的知识显给人看,为要吸引人的眼球。但神要的是人的心。一个人去到那些又大又美的教堂里,他在那些人中所能看见的东西,那是用他的眼睛看的。但神选择人的内心,使他相信所不能看见的东西,“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神使用人的内心,神的控制室是在那里。

神使耶稣复活就证明了这点;神为自己差下了一个接种了疫苗的主,在全地证明了这点。他就去传扬福音;他预先看见了异像。
第一个被带到他面前的是西门·彼得,当彼得过来时,耶稣看着他;他就被接种疫苗了,他说:“你的名字叫西门,你父亲的名字叫约拿。”
怎么回事?彼得愣住了,“他怎么知道我是谁呢?”他就被接种了疫苗,他拥有永生的乳香;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
31

那里有一个人听到了这件事,他就上路去找他的朋友,他的名字叫拿但业,他找到了……哦不,是腓力找到了拿但业,他正在园子里祷告。他站起来后,就告诉他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你看这个人有多古板,他说:“呐,腓力,拿撒勒能出什么好的呢?”
他说:“你来看!”这是人所能给出的最好的回答:“你亲自来看吧。”
“它有什么可看的吗?”不要只是呆在家里议论,过来看看,查考一下圣经。
他来的时候,毫无疑问,腓力就告诉了他聚会的事;当时耶稣遇见了彼得。当腓力和拿但业在谈话时,让我们想一想他们所说的这点。拿但业说:“你所告诉我的这个是什么呢?”
他所说的可能是这样:“拿但业,你岂不知道摩西说过:’主我们的神将兴起一位先知像他吗?’弥赛亚将会是什么样的呢?将会是神兼先知吗?这个人,他不认得西门·彼得这个老渔夫,西门甚至连名字都不会签……”但神却喜悦他成为耶路撒冷的教会的头,他所受的教育连签名都不够,但他相信。
注意,当他这样说的时候,他说:“弥赛亚岂不将是神兼先知吗?”
“是的。”
他们就来到那地方,耶稣正在那里为病人祷告,当耶稣的眼睛一落到拿但业的身上时,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耶稣怎么知道他?因为那里有基列的乳香,因为摩西所做的那应许已经彰显出来了。
就是这样,“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不是因为他的穿着,所有的东方人都穿得一样),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这就使那人大吃一惊,以至于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的?”
主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那棵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知道,在基列有乳香;他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32

那里有一些人站在旁边,他们说:“这人是别西卜。”

耶稣说……因为他能辨明他们的心思;耶稣辨明出了他们心中所想的,他们从未大声说出来他们心中所想的。他们是很坚定的教会成员,他们不敢大声说出来。但耶稣说:“我为此而赦免你们,但有一天(说了很多像这样的话),圣灵要来并会行出同样的事,说一句干犯他的话,今世来世永不得赦免。”
在基列将一直会有乳香,我走后仍然会有。“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看哪,我会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要与你们同在,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会看见我(教会,信徒),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绝对是的。
33

注意,犹太人正在等候主的到来,那就是他彰显出自己的方式。

只有三类人:含、闪和雅弗的子民;那就是犹太人、外邦人、撒玛利亚人。
耶稣要经过撒玛利亚,他必须从那里经过,为什么?因为那里坐着一个妇人。耶稣看到她,就与她谈了一会儿的话。他说:“请给我水喝。”
她说:“这不合规矩,这里有种族隔离;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是彼此互不说话的。”
他说:“但你若知道和你说话的是谁,你必早已求我给你水喝了。”谈话继续进行着,直到耶稣发现她心中的问题,然后他说:“去叫你丈夫也来这里。”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你已经有五个,现在与你住在一起的并不是你丈夫,你说的是对的。”
听听那个妇人说的,她从未说:“你是别西卜。”她正在等候那“接种疫苗”,她说:“我们知道,我们撒玛利亚人,我们知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将被称为基督,他将告诉我们这些事。”她知道的。为什么?她正在等候那基列的乳香。“他的圣灵,他将是神兼先知,他将把这些事显明给我们。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因着这话,她就丢下水罐子,跑进了城,对众人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了出来,莫非这就是弥赛亚?”这乳香是在基列,肯定的。
34

在耶稣受死并复活之后,有一百二十个人聚集在楼房上,等候那“接种疫苗”。忽然,有大响声从天降下,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神将他圣灵的乳香倾倒进了五旬节里。

他们从房间里走出去,就去到了世界各地,传扬福音,看各种异像,为主的名受逼迫,被称作异端;但他们却欢喜为基督的义的缘故而受苦,以苦为乐,舍去了他们的性命,为他们的见证封上了印,为什么?他们都被接种了疫苗,他们都领受了那在基列的乳香。
35

看看保罗,在他的人生终点时,他是怎么说的呢?看看这乳香是否对保罗起了作用,那时,他们就要砍掉他的头了。不久前,我站在那间小地牢里,保罗就是在那里写出了那些书信,他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必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这是什么?他被接种了疫苗,他得到了乳香,他是神的一名医生。

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也有医生,是那些人不愿接受它。结束前,我要说说这点。在五旬节;听着,你们,你们所有人,你们要听!在五旬节,当那些人领受了新生,得到了永生后;如果你里面得到了永生,你就能把永生证实出来,你就会禁戒世界上的事。
36

在五旬节,当他们看见这些人都彰显出了复活的新生命时(他们已经被接种了疫苗),他们就问其中的一个神的医生;你们想知道他的名字吗?西门·彼得医生。他们问他说:“我们当怎样行才能领受这个呢?”

西门·彼得医生就为所有的世代写下了一个处方,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那是指“回转”;“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处方是给所有世代的人的,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这就是那处方,你可以领受圣灵;这应许是给你的,只要你远离你的不信并悔改,转过身来,转向神,而不是转向你知识性的思维。神已经应许了,这是西门·彼得医生所写的处方:“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神仍然活着;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37

然而,是为什么呢?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那里岂没有医生呢?肯定有的,一位至大医生现在就在这里。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使那些人不接受它呢?是因为他们的不信。他们虽然坐在教会里,但却是死的。他们从医生的诊所出来,但却躺在家里死掉了,因为他们拒绝相信这位至大医生。他们躺在世俗的床上,灭亡了,并去到了永远的阴间,因为他们拒绝接受这能医治有罪之灵魂的基列的乳香。你绝不要那样,我的朋友们。

我已经对你们讲了很久了,但让我说一下这点,我已经讲了大约四十五分钟了。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有医生;那么,为何教会还是如此病殃殃的呢?它为何还是如此地犯罪呢?是因为人们拒绝相信它。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现在就在这里。他过去怎样,他现在也怎样。当他在地上时,他没有宣称自己是医治者,他只是说他做的……在《约翰福音》5章19节,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
38

换句话说,直到他在异像中看见了神所行的事,否则他就一件神迹也不行。然后他说:“我父做事到如今,我也做事。”父把当做的事显给他看。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甚至要做比这更多的事。”我知道钦定本说“更大”,但不可能更大,而是“更多”,因为他曾经是在一个人里面,但现在他是在全世界的各个肢体里面。“你们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现在让我们思想一下这点,因为知道在基列有乳香;在耶稣基督的名中有乳香,如果它是借着圣洁、敬神的嘴唇说出来的,并且这嘴唇是被主的宝血所成圣并蒙召来服侍主的话。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耶稣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话也常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让我们祷告。在基列有乳香,基列就是教会。
39

在现场的会众中,你们若从未……在外面的,我亲爱的、遭人弃绝的朋友……你们不是被耶稣基督所弃绝的,他爱你们,他需要你们。你们寻求过,为要得饱足;你们去到舞厅,你们去到各种场所,你们喝酒,你们赌博,你们活在淫乱中;你们做过了很多这样的恶事;你也许已经加入了教会。

这并不是你必须要做的事,你必须要重生,这才是那至大医生的“接种疫苗”;从那时起,他就向你保证了他必保守你。“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是现在时的)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听听这点,罪人朋友,现在就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吧。
40

在现场的会众中,是否有人还是没有接受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的,而你也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现在,在你们离开这会堂之前,神就会赐给你们新生,你们愿意举起手吗?说:“请为我祷告,伯兰罕弟兄,我现在要全心地相信,把一切都放到一边去。可是我还没有见过主复活的任何迹像,在今晚任何事情还未成就之前,我还是要在神的道的基础上来接受他。我相信主是活着的,他就活在他的教会里。”

如果葡萄树里的生命,如果第一个教会……耶稣说:“我是葡萄树,”注意听!“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如果从那葡萄树出来的第一根枝子是一根五旬节的枝子,产生出了神的医治和复活的所有迹像,那么,第二根枝子也将会跟第一根枝子一样,并且直到最后一根枝子都是一样的,因为那是在葡萄树里的同样的生命。
41

呐,如果你连这些事都不信,你怎能……,你怎能靠加入教会来得到这些东西呢?你必须被神的圣灵所重生,然后那在葡萄树里的生命也就会在枝子里,你就会结出神与你同在的果子来。

让我们祷告。亲爱的神,今晚我们把他们带到你面前,就是那些在场的和不在场的会众,所有那些在寻求永生的人;所有那些想要被你的乳香所充满的人。在基列有乳香,是给那罪恶累累的灵魂的,在那里也有能行医治医生。
主啊,为什么教会还是如此的满了罪恶呢?为什么他们不相信呢?因为我们知道,不信就是罪,唯一的罪就是这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他们做恶事,是因为他们是不信者;如果他们是信徒,“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耶稣说:“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神啊,今晚求你应允每一个人,不管我们是在什么样的水平上而来的,主啊,如果新生就像自然的生产那样,是一团的糟,我也不在乎,主啊,即或我必须要成为一个被人弃绝的人,或必须被人叫作圣滚轮,或魔鬼给教会所能起的任何的恶名[原注:磁带空白.],不管是什么,只要把永生给我。让我在心中拥有基督,让我得到基列的乳香,因为我爱他。主啊,求你今晚白白地将你的恩典赐给每一个渴求这永生的人。我们把他们作为这信息的战利品而献给你。求你保守他们,主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42

对你们所有在听收音机的、已经接受基督作你们个人救主的,我想建议你们,此刻就悄悄地去到某个地方,祈求神用他的圣灵充满你。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这教义对一个浸信会信徒来说太难了。我还以为是当你相信时,你就领受了圣灵。”
保罗在《使徒行传》19章那里,对那些浸信会信徒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瞧?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神赐给亚伯拉罕……除掉他的罪,这就算为他的义,因为他信靠主,那就是他所能做的全部,就是相信。”
我说:“没错,但神给了他割礼的印记以确认他已经得到了神的信心。”
43

如果神还从未给你圣灵,而你又宣称自己是个信徒,你还从未领受过圣灵,还未出死入生,那么,神就还没有确认你的信心,明白吗?《以弗所书》4章30节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那是神的印记,即圣灵。要接受他,朋友们。

对于你们今晚在场的会众,祷告队列一结束,我要你们去找到这里的这些好传道人,你们接受了基督作你们个人救主的,你们去跟他们认真地谈谈;加入他们的教会,你们去,在什么地方给自己找到一个教会的家,你们想去哪个宗派,取决于你们。你们只要重生并被神的灵所充满,就足够了。,如果你们那样接受了基督的话,你们就必会给教会争光。愿神祝福你们!
44

现在,我们要开始叫祷告队列。因为今晚时间有点迟了,我本来以为我们可以这样做,在今晚的祷告队列中,我只想叫几个上来,我们可以叫它是圣经队列,在这里,圣灵可能会对我们说话,看看他会不会,我没有说他一定会,但如果主愿意,并行出我所传讲的同样的这些事,当神……我称它是……在说这个是“接种疫苗”时,我的意思并不是要亵渎,神把他的圣灵倾倒在他儿子耶稣里面,他周游四方,行出各种的神迹,告诉了彼得他是谁,然后走过去,辨明人的心思意念,告诉那妇人等。那就是弥赛亚的迹像。

为什么他没有对外邦人如此行呢?在圣经里一次都没有作过,为什么?因为外邦人没有在等候他的到来。呐,福音已经传给外邦人有两千年了;现在,是我们在等候他的到来。神不可能是无限的而又偏待人,将那迹像给他们而不给我们。他应许说他会做的,多少人相信这点呢?他的确作过了。
好的,我们明晚再多谈谈这点,现在时间已经晚了。
45

你发过祷告卡了吗?字母A的,1号到……我儿子发过了祷告卡。这里有多少人是没有祷告卡,而你又是生病了的,请你们举起手?好的,注意看圣灵会如何运行。

现在,我们要来叫……我们来看看会被叫上来并得到代祷的卡号;我们今晚没有叫到的,明晚将要叫到。我们要从卡号的某处开始叫起,叫出这一百张祷告卡中的一些人来。祷告卡A,让我们看看,让我们叫出最后的二十张,那就是字母A中的80号到100号。那些在前的,将要在后,那些在后的,将要在前。这刚好是相反的,我们不是从前面的一部分开始,而是从后面的一部分开始。那么,在我们继续进行时,我们也将叫他们上来,也许是今晚,或在明晚把这些祷告卡都叫完。
46

谁有80号祷告卡?80号?A-80号,请站起来。是这人吗?请你站着;你们哪一位能下去那里帮帮忙吗?80号?81号,谁有81号?如果可以,请举起手。81号?82号?好的,女士,就在这里。83号?在楼台上吗?83号?谁有83号祷告卡,请你举一下手,好吗?也许有人是聋子,听不见。看看你们的祷告卡,每个人都看看你们的祷告卡。83号祷告卡?看看你身边的人的祷告卡,也许他们是瘸腿的;我们看见一些在褥子和担架上的人。请哪位看看他们的祷告卡。也许他们不能站起来或举起手。83号?好的。也许他们已经走出去了;如果他们有卡,他们可以再回来,站在他们的位置上。84号?谁有84号祷告卡?往那里走的女士吗?当我叫到你的时候,请你举起手来。85号?好的。86号?87号?88号?我看到了88号吗?祷告卡88号、89、90、91、91?92、93、93?94、95、96、97、98、99、100?我看到100号了吗?谁有100号祷告卡?好的,从最后面过来了。

呐,当这些……我们要让他们站一会儿,然后我们回头从另一方面讲一下。
47

现在,我想说一下这点,请你们都稍微等一下;现在引座员们正在让人们排好队,好带他们上到讲台来。我要你们聚精会神地听,我要那些在收音机前的人也注意听,我相信这个时候广播已经停了吧?好的。我也要给他们讲一些东西。但现在,你们在这里的人,呐,不要随意走动,要安静地坐着。不要动,要真正地敬畏。

会堂里有多少人知道我是不认识你的,请举起手。在祷告队列里有多少人知道我是不认识你的,请举起手,每一个在祷告队列里的人都是吗?有多少人是生了病,而又没有祷告卡的,然而,你想要神来医治你的,请举起手?我只想要看看。没有祷告卡的人,有几百个,好的。我要你们这样做:当他们在让人们排好队时,我现在要你们朝这个方向看着我。注意听!
呐,我已经详细讲过了。在基列有乳香;有多少人知道神放在那里的那基列的乳香就是圣灵?那么,如果这圣灵在第一个人里面,使他借着神的灵能如此行,使他能辨明人们的意念,像那样告诉人们那些事等等,那么,如果他再次在我们身上做“接种疫苗”,岂不也要行出同样的事吗?对不对?如果这同样的生命在我们里面;耶稣不是说过吗?“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他说过这话吗?那他的话就必定是真的。
48

那么,对传道人和底下的会众,现在请听这点。你没有祷告卡的人,呐,你不需要了;祷告卡与医治毫不相干。呐,注意,让我给你们讲一个小故事。

有一次,耶稣度过暴风骤雨的洋海,去到了对岸,那里有一个小妇人;她患有血漏。让我们这样说,她没有祷告卡,所以她进不到人群中去。但她不管怎样还是闯出了一条路来,以至于她在心里这样说。呐,注意听着!她心里这样说:“只要我能摸到那人的衣裳繸子,我就会痊愈了。”你们读过这个故事吗?请举手,好的。她说:“我相信,他就是圣经所说到的弥赛亚,他就是那个加利利的先知。”
49

一天早上,众人都聚集在岸边,每个人都在摸他,说:“你好,拉比;你好,医生,加利利的先知。”而其他人站在那里说:“嘿,你这使死人复活的,我们那里有个墓地,葬满了死人,去那里叫一些死人复活吧!你这叫拉撒路复活的,来这里给老琼斯试一试吧,(瞧?)他一个星期前死了,一个很好的老人,奉献十一等等。来在他身上试试吧;试试躺在这里的约翰逊的小婴孩吧!”那些是批评者,通常都是教会的成员,“过来吧,在他身上试试吧!”

耶稣说:“若不是父先显给我看,我就不能做什么。”看到吗?那就是耶稣给那些批评者的回答。
但这个小妇人,她挤了进去,直到她摸了耶稣衣裳的繸子。
50

任何人都知道,巴勒斯坦人的衣裳都是宽宽松松的,它是一种袍子。这就是他们要洗脚的原因。当他们走路时,那袍子会沾上灰尘,各种动物也都在路上走,那灰尘会沾在他们身上,味道很臭。所以在他们能够成为一名座上贵宾的时候,他们必须要先洗脚。然后,他们才穿上一直垂到膝盖以下的内袍。

呐,任何人都知道,稍微摸一下衣裳边缘的繸子,她可能是站在离耶稣两到六或八英寸的地方摸他的;耶稣的身体是不可能感觉得到那种触摸的。
她摸了耶稣,就转身走出了人群,让我们这样说吧,她走到会众中,坐了下来。耶稣停住了,他说:“谁摸我?”
你知道,这话如此奇怪,以至于西门·彼得还责备他,他说:“为什么?主啊,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呢?瞧,大家都在摸你,你怎么能说’谁摸我’呢?”他说:“大家都在摸你。”
但这是耶稣的回答:“我觉得我变虚弱了。”钦定本是说:“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任何人都知道那“能力”就是“力气”。“有力气从我身上出去了,使我觉得虚弱了。”
瞧,她用一种不一样的方式触摸到了耶稣。所以,耶稣不知道那是谁,但她摸到了耶稣。现在听着,然后他就转过来,朝着会众看去,也许就像今晚这里这样。他环顾四周,直到她找到了那个小妇人。主告诉她,她的信心已经医治了她的血漏,对不对?这是什么呢?耶稣里面有某种来自神的“接种疫苗”,神的一种乳香,B-a-l-m,在他里面的神的乳香,就是圣灵,使那妇人拥有对神的信心,知道那就是神的儿子,就触摸了他,是这点吸引了那个妇人,对不对?耶稣说:“因着你的信,你的血漏现在已经没有了,因为你的信已经……”希腊词是“索佐”,意思就是“拯救”,指的是身体或属灵两方面的,在所有的经文里,一直都是指这两种意思,“索佐”,好的。“你的信救了你了。”
51

呐,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如果你们相信,就说“阿们”。好的。传道人、牧师、主日学教师、普通信徒,新约在《希伯来书》里岂不是教导说,耶稣此时是大祭司,能够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吗?对不对?那么,如果他是同样的大祭司,而且你也以同样的方式触摸到了他,他岂不是也要像那个时候一样行事吗?如果他是同样的大祭司,同样的生命的话。呐,今晚他在哪里呢?在全能神的右边,作为大祭司在做代求的工作。

呐,如果你们触摸到了他,而这生命就在他里面,这在基列的乳香,在基督里的,现在他也完全在教会里。现在,我们是他的新妇,被从他里面取出来,为要在他的位置上服侍神。如果你摸到了他,他就会借着我或某个人来说话,就像他当时说话那样,也会对你说出他对那妇人所说的同样的话,如果他是同一位大祭司的话,对不对?
52

呐,你们没有祷告卡的,祷告,看看会怎样。不要评头论足,只要静静地坐十到十五分钟,在心里这样说:“主神啊,我可能不明白这点。”我也不明白,但我知道这是神的道;神必持守他的道。你说:“主啊,我病了,这人不认识我;但我病了,我需要你医治的大能;如果我没有得到,我就完蛋了。我的医生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他已经放弃了我。但我有权利来到你这里,我不可能用别的办法使身体好起来。求你怜悯我,神伟大的大祭司,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今晚请触摸我,借着你的仆人来回应,让他在这里对我说话,如同你对那个摸着你衣裳的妇人说话一样。让我摸到你的衣裳,并向我确认这个。我没有得到祷告卡,我根本没有办法去到台上。只要你对他说话,让他再对我说话,这样我就会接受,就会全心地相信。”你们愿意这样做吗?你们没有祷告卡的,请举起手,说:“我要这样做,我要祷告,要真正地诚实。”

那么,如果主不这样做,我就是一个假先知。如果他做了,我也说出了真理,那么你们就要接受他;这样,你们就知道在基列有乳香。
53

好的,所有人都上来了吗?好的,那个错过了的妇人怎么样呢?他们都排好队了吗?

呐,如果你愿意,姐妹,请你到风琴这里来,非常缓慢地弹奏“只要相信”这首曲子,尽量地低声;这是第一个晚上。
呐,这本圣经就放在我胸前,我珍视它为永恒神的道;如果神已经应许了,即他的儿子耶稣,他是在地上的神,是神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我相信,神的灵借着耶稣基督应许说,他将永远与我们同在,就是真理的圣灵,是世人所不能接受的。
你曾想过结局会怎样吗?要是你不能信,那会怎样呢?那将是我所能想到的最悲惨的事。因为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神必须要先来吸引我们。
54

现在,他就在场;就我现在所能看到的,这会堂里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我知道,这里有某个人,就是录制我的磁带的小伙子,利奥和吉恩,我儿子。我认识这里的几位传道人,但我试图往底下看,要看有没有我所认识的人,是我个人所认识的;我正在找伍德弟兄,他坐在这里的什么地方。从加拿大来的索斯曼弟兄;伍德弟兄在那里,从加拿大来的索斯曼弟兄在这后面。是的,我也认识这里的韦尔奇·埃文斯弟兄、他妻子和小女儿。

在底下的,在楼台上的或任何地方的,有多少人知道我是不认识你们的,请举起手?好的,但神肯定认识你们。如果我能把自己交托给圣灵,使我不使用我自己的头脑,他就能完全地掌控我,然后让他儿子耶稣的灵来行出耶稣过去所行的同样的事,你们会相信吗?呐,是这位病人吗?你就是那位女士吗?好的。
55

这里是一位妇人,我猜想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神晓得这妇人,神也晓得我;但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但神肯定认识。她来这里是为了某个目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对这妇人的需要我一点也不知道。她可能有财政的问题,她可能有家庭的问题,她也可能病了。

瞧,要是我走到她面前,说:“女士,哈利路亚!你来到了台上,哈利路亚!”瞧,那没问题。“你病了,哈利路亚!我要按手在你身上,哈利路亚!你就会痊愈的。”那没问题,肯定的。她可以走开,并相信这点。我相信,她若是病了,她就会好,因为她存着敬畏的心,来就近她相信是正确的事;她要来接受某样东西。
呐,我不认识她,但如果神对我说话,并告诉我某些事,就像耶稣在井边告诉那个妇人的那样,这是另一幅图画,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以前从未遇见过,就像《约翰福音》4章里的一样,井边的那个妇人……或者,如果他会说出某些事,就像他对腓力或对彼得或对那些人所说的那样,或者说出了做她生活中的一些事,她做过的事,她患的毛病,她想做的事,她所陷入的麻烦事,或某件她知道是真实的事。如果神知道过去的事是什么,肯定的,你就能因他知道将来的事是什么而接受他的道,如果他能启示出过去的事是什么的话,对不对?
56

让我们祷告。主啊,我奉神的儿子耶稣的名,现在我把我自己交在你的手中,哦,主啊,请拿走我的一切、我的心思、我的灵、我的力量,以及在我里面的一切,哦,主啊,它们什么也不是;这要交托给你的是个很可怜的人。但如果你今晚要寻找圣洁的手和圣洁的眼,在这地上是不可能找到的。但你实在拣选了这世上必朽坏的人,并用你的灵洗净了他们,为着你的荣耀而使用他们,拣选出世上那些愚拙的人,为要叫那些聪明的和有能力的羞愧。主啊,愿你今晚使人们知道我已经传讲了真理,即你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耶稣;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也有医生。主啊,今晚愿这点被显明,并向这些可爱的会众说话,即那些有祷告卡的和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使他们可以相信你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并且你伟大的、圣洁的真体的到来已经很近了。借着你的仆人所做的这些事只是要反映真实弥赛亚的真正的到来。求你应允,主啊,奉耶稣的名,阿们!

57

现在,请安静地坐着。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把这里的每一个魂都放在圣灵的掌管下。

我跟你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也没有见过你。如果圣灵向我揭示出一些你的事,那些事你晓得,而我是不知道的,那么,你愿意接受这是从基督来的吗?呐,你不得不说它必定是来自于超自然的,它必定是来自……它要么是魔鬼的能力要么是神的大能,它不可能是自然的;它一定是超自然的。如果你相信它是仇敌的能力,那么你就会得到它的报应;如果你相信它是神的大能,那么你就会得到神的赏赐。
耶稣,那些人说……当耶稣说出了拿但业来到聚会之前是在什么地方时,他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耶稣说:“你是有福的,因为我告诉你这些事,你就信吗?你将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
但对那些法利赛人,他们却称那是魔鬼的作为,是某种通灵术或读心术什么的。他们说:“他是别西卜。”你想那些人今晚会在哪里呢?你想腓力会在哪里呢?呐,这取决于你。我只能照着主所告诉我的去行。但如果主向我揭示出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信吗?
在这会堂里有多少人会信呢?外面有多少人会信呢?
58

这是这位妇人和我的第一次相遇,一生中从未见过彼此的面。但圣灵就在这里。

这妇人患有神经方面的毛病,这就是她想要得到代祷的事,就是很严重的神经毛病。那种神经毛病是一种精神上的紧张,一种思想,奇怪的思想会临到你,等等,使你很紧张,没错。撒但甚至告诉你说你会发疯的,诸如此类的话。但那是个谎言,我要告诉你这点,你可能……
现在有多少人相信?问问这个妇人吧,是那样的吗,是神经毛病吗?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呐,多少人会相信呢?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可能是猜到的。”好的,我们就来看看这是不是猜测的。让圣灵来说话,看这是不是猜测的。惟愿主应允这点,这是我的祷告。我没有说他一定会,愿他来成就这事。
是的,我看见她在移动,这妇人似乎在离我远去。是的,她来到了这里;是的,她不是从本城来的,她是从这城以外的地方来的;你是来自另一座大城,查塔努加,没错,没错。你相信神知道你是谁吗?你的名字叫克利奥,你姓杜甘,克利奥·杜甘小姐,这是真的。你心里正在为一件事祷告,那是你的姐妹,她现在就在诺克斯维尔的精神病院里。这是主如此说,这是真的。你现在相信神的灵正站在这里的某处,他揭示出了这件事吗?你信吗?那么,照着你所信的,给你成全了吧!回去吧,愿神的平安临到你。
59

你们底下的会众全心相信吗?呐,对神要有信心。如果那不是圣经里的同样的圣灵,那么我就不知道这本圣经是什么了。呐,你们没有祷告卡的,请开始祷告。

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吗?好的,神认识我们两个,不是吗?如果神向我揭示出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我不能医治,我只是一个人;但当我出生时,我生下来时就带着一个恩赐;我一生中都在看异象,异象没有一次失败过。你也患有神经紧张的毛病,没错;你有背痛,没错;如果说得对,请你挥挥手?你的背痛导致了你的神经紧张。你的名字叫韦尔斯小姐,你是从克利夫兰这里来的,没错。欢欢喜喜地上路吧,现在结束了;你得医治了,对神要有信心。
60

过来吧,女士。呐,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的状况吗?你会相信那是基督的灵吗?你会。你曾经跌倒过,你的肩就受伤了,你来这里接受祷告就是为了这个。你不是从这座城来的,也不是从这个州来的,你来自密苏里州,没错。上路去吧,回到密苏里州去吧,你得医治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神就是神!

坐在这里的女士,就在这一排的最后,她正在祷告,她患有心脏病。你相信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是吗,可爱的女士?你相信吗?得了心脏病的,正坐在那里看着我的,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是吗?你信吗?如果你信,就接受它,回家去得痊愈吧。
坐在后面那里的,第二位的那位女士,她患有胃病。你相信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吗?好的,那就回家去接受你的医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你有祷告卡吗,女士?你没有?你不需要了,你已经得医治了;神使你痊愈了。现在上路去吧!
61

她摸到了什么?她摸到了什么?摸到了大祭司,耶稣基督,神的儿子。他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摸到的大祭司。

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挑战这会众来相信这就是那样的,看看圣灵将会为我们做何等的事。你对神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这里的这位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请举手,好吗?我们从未见过面。如果神将向我揭示出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神的先知或神的仆人吗?你相信神的灵,使你现在……你相信神的灵正在你身上运行吗?
那光就立在我和这位妇人之间。多少人曾见过他的照片,就是在华盛顿的那张?那光现在就立在这里,就在我与这妇人的中间。你们没有看见它一直在朝这位妇人这里移动吗?就在这里。
她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她自己,她来这里是为了别人,那是你的继女,没错。她也不是住在这里的,她住在乔治亚州;她患有神经紧张的毛病,导致了她有语言的障碍等等。我也看见她身上有阴影,她是个罪人,她还没有接受基督作她个人的救主。这是主如此说,这都是真的,不是吗?去吧,照你所信的方式去得到它吧,神必与你同在。
62

你信吗,女士?是你吗?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的毛病是什么吗?他要向你揭示出来,正如他过去做在别人身上的那样,也跟过去他在圣经时代里所做的一样,你相信这点吗?

呐,某个人做了某件事,那个老人就坐在……坐在后面那里的那个人,就在那后面,正看着我,你的腿有毛病,你正打算要开刀,先生。你有祷告卡吗,先生?你没有祷告卡吗?但你坐在那里就信了,对不对?你坐在那里就信了,不是吗?如果说得对,请你站起来,请你站起来。那是事实吗?请举起手,好的,回家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你摸到了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的大祭司。你对神要有信心,决不要疑惑。
63

那人摸到了什么?那是什么?他一直在祷告,他看见一些事在运行,他就为自己祷告;他知道他无法进到祷告队列里来,他没有祷告卡。但他摸到了某样东西,然后圣灵就转了过去,他就在那里,天使就站在他的上面,那光就在他的周围移动。我看见在那里他的腿上有个东西,那东西医生想要把它切除掉。这绝对是事实,你若全心地相信,你就永远不再需要做那个手术了。

你们相信神现在就在这里吗?圣灵在这里吗?伟大的大祭司……你们信吗?肯定的,他是神,他永远是神。如果他曾经是神,他就仍然是神,他也将永远是神;他不能改变,他是无限的。
64

接下来的就是这位女士吗?女士,要是神向我揭示出了在你生命中的一些事,或是你身上的毛病,你会信吗?这些事,在这些异像中,它们几乎都要使你丧命了;你很害怕是癌症,没错。你的乳房已经动过了手术,你害怕那癌症还会再复发。呐,这是事实,对不对?如果说得对,请你向众人挥挥手。好的,不要怕。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也有医生,他不用手术刀就能给你做手术;他曾在伊甸园里做过了第一次的手术,将人类之母夏娃从亚当的肋旁中取出来。你相信他就在这里吗?你相信他就是那位知道你的神吗?那就回去吧,相信他,你就永远不再需要做手术了,癌症也必会离开你。奉主的名,愿这事成就。

我一直感到有一个灵以为我是在读这些人的心思,我无法找到它的位置,如果找到了,我会告诉你们那个人是谁。
坐在那里的患有肺结核的小伙子,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但你得了肺结核,那位至大医生就站在你边上;你摸到了什么,先生?如果你坐在那里,你就会死的去,要接受主,要相信他。站起来相信吧!你的肺结核就会得医治的。奉耶稣基督的名,要相信!
65

这里,这位男士可以过来这里,这位病人,就一会儿。好,你,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手上,我和你是陌生人。如果神向我揭示出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接受我作为主的仆人并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吗?你会吗?好的,那么,那个哮喘病就必离开你。我一直都没有在看他。

看这里,过来吧!你相信你的心脏病离开你了吗?好的,欢喜地上路吧,并说,谢谢你,主。
你也有哮喘病,好的,去吧,不要疑惑,你就会痊愈的,会好的。
你全心相信吗?要是我不对你说任何话,你也会信吗?奉主耶稣的名,回去并得痊愈吧!这样,其他人就能看见并明白了。
好的,现在回去吃你的晚饭吧。那个神经性的胃病已经离开你了,所以你可以欢喜地上路,并说:“主啊,谢谢你医治了我。”阿们!愿你得到那样的美好信心。
你相信那关节炎必会离开你,你会没事的吗?好的,回去吧,并说:“感谢主!”
66

你将不得不因那肿瘤而做一个手术,如果神没有把那肿瘤拿掉的话。你相信神会把那肿瘤拿掉吗?好的,请举起手,接受主耶稣作你的医治者,回去并相信吧!

你相信你的背痛会离开你吗?好的,那么,欢喜地上路吧!
你们底下的人都相信吗?你们都得饱足了吗?耶稣基督,神的儿子……
你的背痛也离开你了,所以,你可以欢喜地上路了,要快乐,要相信。
心脏病、神经紧张,你只要一直往前,说:“主啊,谢谢你使我痊愈了。”
你们全心相信吗?多少人相信呢?在基列岂没有乳香呢?在这里岂没有医生呢?他就是那位至大医生,神的儿子。
67

你们这些受苦痛的人;躺在褥子上、担架上或别的地方的人,你怎么样呢?此刻我能看见的唯有这个。你相信你所看见的就是神吗?你信吗?女士,如果我能医治你,并可以叫你从担架上起来,我一定会做的。但我医治不了你,我只是一个人。但你相信耶稣基督能医治你吗?如果他借着他的圣灵向我揭示出你为什么会躺在这里以及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相信他吗?愿主应允这事。你看着我,我不是要像彼得和约翰那样说话,我只是要你集中注意力,不看其他人,而只是看着我们。以利沙曾说:“我若不看约沙法的情面,我甚至不愿理你[王下3:15]。”你正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那是心脏病,心脏里有一块血块,真是那样。医生什么也做不了,但神能。你相信这点吗?你接受你的医治吗?那么,奉耶稣基督的名起来吧,拿起你的褥子回家吧,你得痊愈了。你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我是他的先知吗?你若没有丝毫的疑惑,就站起来,拿起你的褥子回家吧。你站起来吧,不要疑惑,你必得到。哦,你能站起来的;从那褥子里出来吧。奉耶稣基督的名,相信它;就是这样,她起来了。

68

你们其他人有多少人是全心相信的呢?请举起手,站起来吧;我不在乎你有什么毛病,你若是病了、眼瞎的、耳聋的、哑巴的,都不会有妨碍。站起来吧!这就是了,站起来吧;不站起来的,也没关系;病的人、健康的人都站……怎么回事呢?这是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现在,让我们一起祷告。

哦,主啊,天地的创造者,永恒生命的作者,求你差遣你的圣灵临到这些人身上。在基列有乳香,在那里有医生。哦,主啊,当这个躺在褥子上的妇人已经站起来,将赞美和荣耀归给你的时候,也让那个瘸脚的妇人站了起来,让其他人……这是你的大能,主啊。
撒但,你已经战败了,耶稣基督已经胜过了你;你只是一个迷惑人的,你没有合法的权利了;你是一个纸老虎,我们叫你松开手;奉耶稣基督的名,从这些人当中出来,叫你现在就离开他们,你这疾病、苦痛和灾病的邪灵,出来吧,愿他们都得痊愈。
这妇人站起来了;这瘸脚的妇人站起来了,其他人也站起来了。如果你们相信的话,神就已经医治了你们。如果你们相信,请举起手。将赞美归给神!奉主的名去得医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