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702 参孙,你的力量哪里去了?

1

[原注:一位弟兄为伯兰罕弟兄读以下的经文:

“从《士师记》16章4节读到22节。我读的时候,你们可以坐下;这是一段相当长的经文,但伯兰罕弟兄让我读这段经文。”
4后来,参孙在梭烈谷喜爱一个妇人,名叫大利拉。5非利士人的首领上去见那妇人,对她说:“求你诓哄参孙,探探他因何有这么大的力气,我们用何法能胜他,捆绑克制他,我们就每人给你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6大利拉对参孙说:“求你告诉我,你因何有这么大的力气,当用何法捆绑克制你?”7参孙回答说:“人若用七条未干的青绳子捆绑我,我就软弱像别人一样。”8于是,非利士人的首领拿了七条未干的青绳子来交给妇人,她就用绳子捆绑参孙。9有人预先埋伏在妇人的内室里。妇人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参孙就挣断绳子,如挣断经火的麻线一般。这样,他力气的根由人还是不知道。10大利拉对参孙说:“你欺哄我,向我说谎言。现在求你告诉我当用何法捆绑你。”11参孙回答说:“人若用没有使过的新绳捆绑我,我就软弱像别人一样。”12大利拉就用新绳捆绑他,对他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有人预先埋伏在内室里。参孙将臂上的绳挣断了,如挣断一条线一样。13大利拉对参孙说:“你到如今还是欺哄我,向我说谎言。求你告诉我,当用何法捆绑你。”参孙回答说:“你若将我头上的七条发绺与纬线同织就可以了。”14于是,大利拉将他的发绺与纬线同织,用橛子钉住,对他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参孙从睡中醒来,将机上的橛子和纬线,一齐都拔出来了。15大利拉对参孙说:“你既不与我同心,怎么说你爱我呢?你这三次欺哄我,没有告诉我,你因何有这么大的力气。”16大利拉天天用话催逼他,甚至他心里烦闷要死。17参孙就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诉了她,对她说:“向来人没有用剃头刀剃我的头,因为我自出母胎就归神作拿细耳人;若剃了我的头发,我的力气就离开我,我便软弱像别人一样。”18大利拉见他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诉了她,就打发人到非利士人的首领那里,对他们说:“他已经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诉了我,请你们再上来一次。”于是,非利士人的首领手里拿着银子,上到妇人那里。19大利拉使参孙枕着她的膝睡觉,叫了一个人来剃除他头上的七条发绺。于是,大利拉克制他,他的力气就离开他了。20大利拉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参孙从睡中醒来,心里说:“我要像前几次出去活动身体。”他却不知道耶和华已经离开他了。21非利士人将他拿住,剜了他的眼睛,带他下到迦萨,用铜链拘索他,他就在监里推磨。22然而他的头发被剃之后,又渐渐长起来了。
有位弟兄把伯兰罕弟兄介绍给会众:“伯兰罕弟兄。”]
2

今晚能来到这里真是太好了,使我能有这个大好机会来对这群最慷慨仁慈的基督徒们讲话。问候你们大家好!我在这里的这些日子已经成为了我一生中最荣耀的一些日子。

今早,我对我所做过的一些错事做出了承认;就有一个又一个的传道人,一个又一个的商人,在后面那里见我,流着泪,然后走出去,一直祷告。我喜欢这样;因为知道,只要认了错,瞧,就有希望得到复兴了,不是吗?所以,我们真为此而高兴。
呐,昨晚,我们尊贵的罗伯茨弟兄对基督徒商人们传讲了他的信息。所以我想,今晚我要讲一些是我想要对教会说的话,因为有许多赞助这聚会的传道人坐在这里,就在这会场中。所以我想,我要对教会讲讲这个信息,我今晚的讲题是:“参孙,你的力量哪里去了?”
3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来做个祷告。亲爱的天父,当我们尽心、尽力、并用尽我们里面的一切来到你面前祈求你的恩惠时,我们所做过的或说过的、甚至所想过的事,如果有什么事是不蒙你的喜悦的,主啊,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这一切的事;因为这是真实的,某一天我们的确想要站在你的面前,披戴着你的爱子—主耶稣的公义,准备好被接到你的国里。

现在,当我们还神志清楚的时候,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一切的罪过。在我们的一生中,可能会有一个时刻来到,我们要速速地被召走,就没有时间悔改了。主啊,今晚我们祈求你,在这道向我们宣读出来之后,愿圣灵拿起这些话语,照着我们所需要的分配到我们的心里。
主啊,我们也祈求,愿你继续来祝福这次大会;还有,我们要为着所讲出来的道,为着那些尊贵、勇敢的十字架战士而感谢你;在他们所做的见证和讲道中,都是照着诚实的内心而讲的。为所成就的这一切,我们献上感恩,并祈求你继续祝福。
求你祝福莎卡林弟兄以及所有的基督徒商人、每一个传道人以及聚集在这里的组织。愿这大会成为在西海岸所举办过的最伟大的大会之一。主啊,愿在接下来的一、两天里有一些事发生,唤醒整个加利福尼亚州,使人们悔改,并晓得我们主耶稣基督拯救的恩典。当我们现在进一步等候圣灵今晚来向我们传道时,求你祝福我们大家。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4

这位参孙,对我来说,他在旧约中一直都是个很突出的人物。我记得我想要传讲的第一篇讲章就是:“大能的勇士参孙,”因为我喜欢力量;参孙拥有力量,拥有从主而来的力量。

我不能相信参孙是一个前所未有过的巨人;若是看到这样的一个人拆下城门,扛到山上去,或赤手空拳就把狮子杀死,那就没有什么荣耀可以归给神的了。但我相信,参孙只是个小不点儿,就是我们所说的小虾米,只是个小不点的人。当主的灵临到他时,那就是神得到荣耀的时候。人们就会知道,他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那样做到的,所以,这一定是从主而来的力量。
神能用简单的东西来成就他伟大的工作,只是一些普通的东西。有时候,我们却从一些神真正要使用的东西上越了过去,而竭力去找一些大的事。
5

正如我所说的,参孙和大利拉跟教会非常相像。今晚,我想要把他们像那样来做个比较。只要参孙跟从主,他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只要参孙持守神的命令,与神同行,神就能使用他。神对教会所做的也是这样。只要教会与神同行,持守神的命令,神就能使用教会。但当教会越出了界线时,就像参孙所做的那样,那么,神就不能再使用教会了。神必须找到可以用来做工的其它东西,因为只有当一个教会、或组织或个人忠心地行在神的命令中时,神才能使用他们。

参孙曾经做得很好,他开始做得很好;他一直都做得很好,直到他开始跟女人调情。当他一开始调情时,他就陷入了麻烦。那是他背道的第一步。今晚我相信,那也是教会背道的第一步,就是当它开始与不信者调情的时候。这个非利士女子是个不信者,而参孙却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了。我想,教会已经做了很多那样的事,被吸引住了,因为它已经开始与世界调情,试图仿效这个世界。
6

参孙交上了一些不良的伙伴。你要永远记住,当你交上了不良伙伴的时候,你也就偏离了主的旨意。我自己的南方老妈妈常常对我说:“如果你跟一只长了虱子的狗躺在一起,你起来时,也会长了虱子的。”这是个相当粗鲁的说法,但这却非常普遍,你每天都能看到。你绝对不可以既与世界的事为伍,又指望能在主面前保持属灵和谦卑。凭着你所交的伙伴,就知道你是怎样的人。有个老谚语说:“看你的伙伴,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当教会开始与世界为伍时,它就与世界没有什么两样了。它离开了圣灵的交通;离开了神的同在、天使的同在和神产业的同在;因为它开始调情了,就好像参孙所做的那样。
7

教会开始调情的地方,就是当它开始想要仿效世界之事的时候,想要看到这个世界所能提供的种种成功。我们从未得到神的委派去竭力与世界保持同步;我们也永远无法像世人那样聪明伶俐。我相信在圣经里写着说,今世之子要比天国之子更加聪明;他们更精明,自从该隐和亚伯以来,就一直是这样。

8

呐,我们开始偏离了那种与圣灵交通的古老传统;我们开始调情了。我们开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神开始使用早期时代的教会之后,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起了一个教会,称为天主教会;它是第一个组织。我一点也不反对组织,如果它能越出界线,去与别的组织相聚的话;但如果它把自己圈在它的圈子内,不去与人交通,那么,那就是错误的。

但教会开始想要仿效这个世界。魔鬼可能以为他们把天主教会组织起来之后就把教会给捆绑住了,但当那挑战来到时,“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就兴起了一位马丁·路德,挣断了每一条绳子,并出来传讲了称义。魔鬼也看不见那隐藏在教会里的能力。
9

呐,大利拉的动机就是要找到参孙的能力;当她找到了他的能力后,她就能在那方面毁灭他。那也是魔鬼想要对教会做的,就是找到那能力的秘密。但当神兴起了马丁·路德后,天主教的绳索就被挣断了。

后来她又把参孙绑了起来。这世界把他绑在了路德派教会里。但当那个喊声来到时,“非利士人拿你来了!”就兴起了一位约翰·卫斯理,带来了成圣,恩典的第二步工作;就把那绳索挣断了。
接着,他们又把它绑了起来;然后又传来了另一个信息,“非利士人拿你来了!”然后就兴起了五旬节的那群人;它挣断了各种宗派的重重壁垒的捆绳。但现在,我们发现他们差不多又被绑起来了。这真是太糟糕了,但这是事实。现在,我们发现在五旬节派教会里,世界过去常常用来捆绑其它教会的那东西,也正在把五旬节派教会捆绑起来,绝对没错。
10

我们竭尽全力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要像其他人那样大肆炫耀;想要让我们的传道人、我们的牧师、我们的牧者成为神学博士。我们不需要什么神学博士,我们需要圣灵的洗;我们中间不需要那些东西。但它就是试图用这个把教会捆绑起来。

接着,他们试图要做的另一件事是,远离教会的那种谦卑、教会的那种朴素,而让一群穿着更好的人或受过更好教育的人进入教会里;试图要把我们的传道人送去某个神学院学习,让他们学到更多的知识。当你那样做时,你就把圣灵的能力从教会中剥夺了,并绑住了它,这绝对是真理。
11

呐,我们发现他们也正是这样做的。让我跟你们说说这个。有人说:“我们的牧师过去常常……那时,我们真的有那种为神而火热的传道人。”今天,他们却任凭神学院来把他们呼来唤去,而不再让神呼召人了。他们进入事工场是为了钱,为了一张饭票或为了成为大人物。

与我们的主相比,这实在是差别太大了。当主来到地上时,他是我们各人的榜样。他是一位仆人般的主人;连最低下的工作都做过:一位洗脚工,成为了一个仆人。他虽是天上的神,却成了仆人,最最低微的人。
今天,神给了某个人一丁点祝福,赐给了他一所好教会;但他仍然不能得到满足,甚至都想要受人的服侍了。这是在属灵上已经患病了的迹象。耶稣所服侍的只是那些软弱的人。那些想要成为拉比、博士、牧师大人的人,哦,那些都是自私、不敬虔、属魔鬼的称呼。我们是弟兄,我们不属这个世界。但那却是人们所渴望的东西。当他们来参加聚会或别的活动,他们挺着胸、装模作样地走进来,你必须给这些人以最高的敬意。我们不需要受从人而来的尊重;如果我要得到尊重,我只想要得到从神而来的真正尊重。
当你们渴望互相受荣耀时,你怎能还有信心呢?这就像把谷物里的油榨出去了一样;它把隐藏在教会里的能力拿走了;把大能从人们当中抽走了。我们行事为人试图要像世人那样。
12

我丝毫也不反对这些事,但只要……我们注意到,那些烟草公司、香烟等,比如说可口可乐和别的公司,啤酒公司等,他们做了一些电视节目,然后就家喻户晓了。瞧,我们很快也就想要跟着去做了。我不是要说反对它的话,但我们在这地上并不是要与这个世界相媲美,我们在这地上是要传扬福音。让一帮知识分子围坐在一起,那又有什么益处呢?他们对神的认识还不如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的认识呢。我们需要的是某个被神的灵所重生的人,他们晓得神是他们的救主,也晓得如何让路给圣灵。

13

我们正处在非常危急的情形当中,今天整个教会都是这样的。如果有传道人在生命中得到了神的呼召,他们就把这些人送出去,把他们送到某处的薰尸体的地方,给他们灌满某种薰尸体的液体,送他们出去,而不是传讲神的道,把人带到对圣经和圣灵的信心上,反倒教导他们一大堆的信条和心理学,这样教导人,使他们比起始的时候离神更远。这绝对是我们的教育计划所带给我们的。认识神不是借着教育;认识神也不是借着科学;认识神更不是借着世上的任何事物,你只能借着你相信神的信心来认识神。

14

在伊甸园里,有一棵知识树,人完全依附在那棵知识树上。记住,只要你是活在那棵知识树的根基上,吃的是从那棵树上落下来的果子,你就远离了生命树;你不可能同时在两棵树上。你们搞出了知识的巨人(这是真的),了不起的哲学家,但我们不需要那种哲学家;在教会里,我们需要的是谦卑、重生的基督徒。

这使我想到了每一个宗派都在竭力把他们的传道人教育到更高一点的地步,让一帮更聪明的人进入教会里。他们现在建起了最精美的会堂,五旬节派的人,有一些会堂值几百万美元,而他们还在传讲主马上就要来了。这点对我来说是说不通的,瞧?但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世界在这样做,是因为其他人在这样做。我们不在乎其他人在做什么,而是要在神面前正确地生活,这才是主要的。
15

但在伊甸园里,魔鬼选择了人的头脑,神则选择了人的内心。现在,魔鬼钻进知识分子里,把他的宗教带给了知识分子。你永远无法用知识的办法去认识神,你必须借着新生,即从内心而出的重生,去认识神。

今生的骄傲、肉体的情欲,眼目所看见的东西;但当神进来,他进到人的内心,使他凭信心去相信眼目所不能看见的东西,“因为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魔鬼却把它给调换了位置,他正在对五旬节派教会这样做。
年复一年,我看见它们掉进了那使其它教会坠进去的同样的光景中,并把它们捆绑了,这绝对是事实。知识,知识,我们所求的就是智慧;他们得到的知识越多,他们认为自己就能讲得越好,越能使用好教育,会谈论心理学。当他们那样做的时候,他们就是在使人们远离神的圣经;他们就是在使人们远离生命和信心。
16

呐,我刚想起了不久前我在洛杉矶这里读过的一本小人书,我讲这点不是要亵渎,但这点刚刚临到了我。书中有一些很发人深省的东西,也很有幽默感;但大体内容是这样的:那里有一个鸡窝。有一只两眼发亮的小公鸡,一天早晨,它跳到了一个盒子上,用小尖嘴啄了四、五下盒子,说:“这鸡棚里的女士们和先生们,今早,我想给你们讲一堂课,告诉你们我已经得到了很多知识,”又说:“就是关于我们如何最佳地经营这份事业的知识。关于该如何使我们的羽毛更漂亮等,我全都知道了。”

所有的小母鸡都把它们的小鸡冠竖了起来,咯咯地叫着,说:“它岂不是很可爱吗?”哦,这使我想起某些在神学院里的传道人。
接着你知道,它继续说:“我知道我们该用哪种正确的维他命来使羽毛长得很漂亮;还有哪一种正确的生活方式,可以使我们这个地方成为一个更适合生活的地方。”
当那只小鸡刚刚演讲到一半时,有一只小公鸡从鸡棚外面跑了进来,它身上没长多少羽毛;它说:“等一下,孩子;”它说:“我刚刚听过了最新、最新的新闻报道:鸡肉每磅长了四分钱,明天我们就要去到屠宰场。”所以,你的知识有什么用处呢?你最好与神和好,这才是主要的。
17

有一次,一只小金丝雀蹲在杆子上,它说:“在我们这个小宗派里,我是所有的金丝雀鸟中最聪明的一个。我已经学到了很多的知识,以至于我对人类的一切事也全都知道。他们比我们高级,他们这样说,但我却知道关于他们的一切事。”就在那个时候,一位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走了过来,说:“你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东西,”然后就开始讲论一些深奥的词语。那只小金丝雀就开始眨巴着眼睛,注视着。当然,它不知道那个教授是在谈什么;教授开始对那只小金丝雀说话。呐,这不是说那只小金丝雀不能看,它有眼睛的;这也不是说它不能听,因为它有耳朵。但它不明白的原因是,它有的只是一个金丝雀的脑袋,所以,它无法明白人类。

我认为,我们的神学院的许多教导和知识也是这样的,那充其量就是一只金丝雀的脑袋。我们借着知识无法明白神的奥秘,因为这只有靠着圣灵的启示,也只有他能启示。今天有太多的金丝雀脑袋式的传道了,关于他们对此所知道的一切,到头来却发现你什么也不知道。因为我们这么有限的小头脑怎么可能明白全能神的无限的思想呢?我无法明白它;我们怎么会像那样把自己组织起来呢?人们之所以做这些事,把人组织起来,让这些人早早地散会,为的是让我们能去看某个电视节目,对我来说这只意味着一件事:“他们不认识神;”他们试图用某样东西来代替新生,这也正是他们所错过的。
18

我们都知道圣经有关于新生的教导,但人们却用握手等各种别的东西代替了新生,这些永远都无法取代新生的位置。它必须是一个经历,一次重生。

我们都知道,任何一种出生都是一团糟。当孩子出生时,或生在地板上,或生在稻草堆里,或生在装饰温馨的病房里,都是一团糟,但它却带来了生命。那就是新生,它是一团糟,但它带来了生命。它不是一种时尚,不是一种伪装,也不是宣读信条;它是圣灵的洗,那就是真正相信神的教会的秘密:重生。
哦,我知道,你从祭坛上起来,哭喊、号啕大哭、尖叫、情不自禁,但它却带来了生命。它把你身上的死板拿走了;它使你成为了你应该成为的那个样子;它从你身上除去了所有属世界的和刚硬的东西。但今天,我们只是走上来,并说:“我接受耶稣作我个人的救主。”那永远也无法代替新生的位置。只有当男人女人来到祭坛边,忘记了他们是在哪里,谁在周围,直到他们真正死掉,并得着重生。整夜的祷告会和圣灵的大能就会再次回到教会里;那就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就是一次美好、旧式的圣徒保罗式的复兴;再次带着大能传讲圣经的圣灵,在简易中传讲复活的大能。
伟大的使徒保罗说:“我到你们这里来,不是用智慧的言语,叫你们的信建立在人的智慧上;我来,是传讲圣灵的大能,叫你们的信建立在圣灵上。”教会今天需要的就是这个!当我们用别的东西来代替时,就会变得时髦、死板和僵硬;我们正在失去那个隐藏的东西,我们的发绺被剃除了,绝对是的。
19

哦,大利拉知道要怎么做,她完全知道要做什么。那天,就是上个星期六,妻子和我去到杂货店,想要买一些食物;我不是要在这点上唠唠叨叨,我知道我为此都背上了一个恶名;但如果是错的,那就是错的。当事情错了时,你怎能保持沉默呢?今天的教会出了什么问题?它变得太娘娘腔了;神不是一个娘娘腔,神是神。

走在我们那座小城的街上,我猜想从我们身边至少走过去了二百个妇女,但只发现了一个穿着长裙的。其他都是穿着世界上的女人所穿的那种污秽的衣服。我妻子对我说,她说:“比利,你是要告诉我说女人不知道她是赤身的吗?如果她不知道,那她就一定是神志不清了;她得了精神病了,”是的。
我说,我说:“亲爱的,不,她只是一个美国人;她只是在跟随美国的风俗。”
她说:“但你看,你是要告诉我说那个女士不知道她是在做什么吗?”
我说:“是的,她不知道,她只是在让美国的灵控制着它。”我说:“当我在芬兰时,他们要带我去那种地方,”如果这里坐着芬兰人,我可能发不准这个词的音,即:桑拿浴。是一种洗浴,芬兰浴。当我要去到那地方时,圣灵告诉我不要进到那里去。在那里的时候,我发现在那里面,他们叫女人给男人擦背。我就问马尼能博士,我说:“你认为那是对的吗?”
他说:“这跟你们美国医生让女人脱得光光的躺在台子上,给她们做检查一样是对的。”所以你瞧,“适用于此者,也适用于彼,”看到吗?只是半斤八两。
当你去到法国,所有的女人和男人都同用一间卫生间;当你去到非洲,进到热带丛林的黑人当中时,会发现他们根本就不穿衣服。但实情是这样,它是民族的风俗。妻子说:“那我们不是美国人吗?”
我说:“不,因为我们是从另一片地土来的;我们在这里是客旅,是寄居的;我们正在寻找一座将来的城。”我说:“因为我们是从上面生的,我们的灵是从另一片地土来的,是属天上的;在那里,有圣洁、神和公义在管理和统治。我们承认自己是客旅,是寄居的,我们正在寻找一座将来的城,就是神所建造所经营的。”
20

我们所关注的不是这些世上的东西。当神的灵进到一个人里面,它就会改变他们,它会驱使你,你里面的生命会驱使你的。这就是今天的教会的问题所在,它变得太世俗化了。我们所需要的就是让圣灵进入到人里面,进入内心里;需要新生才能那样做到,改变那个人,使他或她成为一个新造的人。

在最黑的非洲黑人当中,我看见那些女人站在那里,全身赤裸,就像她们生到世上来时一样,可是,当圣灵临到她们身上之后,她们就会遮住她们的赤身,交叉着两臂走开了,直到他们找到衣服来穿。他们称我们是文明人,可是每年我们都在不断地脱掉衣服,却还声称我们拥有圣灵。圣灵不可能在一个人身上这样做,在另一个人身上却那样做。
但让我这样说,无论是美国、芬兰、法国,无论是在那里,当男人女人重生在神的国里时,他就成了一个新造的人,就会停止做世界上的事了;对他来说,世界是死的,因为他是死的,他的生命借着基督藏在神的里面,被圣灵盖了印。我们今天所需要的就是一次复兴,一次震动,一次老式的、五旬节的复兴。我们拿着铜鼓在街角里敲铜鼓,也要比住在这些巨大的停尸房里而使圣灵担忧,以至于离开了我们要好得多。魔鬼来,为要抢夺和掳掠,他所知道要做的就是这些。
21

那些王,以色列人,当他们一开始背道时,导致了什么结果?当他们从埃及上来时,他们是被天上的王所带领;神是他们的王。这就是他们能力的秘密;这就是他们成功的秘密,就是因为神是他们的王。但他们定居下来之后,他们做了什么?那是五旬节派教会的预表。

很多年前,那时神是王;那时,我们进到聚会当中,神的大能降下来,我们喊叫,我们跳上跳下,我们并不感到害羞。但我们开始去注意卫理公会是怎么做的,浸信会是怎么做的,长老会是怎么做的。我们不是卫理公会、浸信会、或长老会;我们是五旬节的,是从神的灵所生的;永远不要把我们绑在像那样的东西上。
但世界开始要找出你的秘密是在哪里。那大能是怎么来的?这些人是在做什么?他们在找,并试图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根本没有神的医治这回事;所有这些的喊叫、赞美主以及所有的这些神迹奇事都是不对的。”这只是因为他们不认识神,他们从未重生过。神的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的大能是一样的。他们来得太迟了,不能再用那点来说服我了;我已经经历过它了,我知道我自己是在说什么。他仍然是神,他永远都是神;他在五旬节那日怎样是神,他今晚在这会堂里也同样是神。我们得到了同样的祝福,同样的东西。如果神能让人们进入同样的条件中,那每一次这同样的事都会运行。
22

是环境,是你的环境。你可以拿来一粒鸡蛋,把它放在一个孵化器里,它也同样会孵出小鸡来的,为什么?因为是环境使那鸡蛋孵出来的,绝对没错。如果是一个浸信会信徒或长老会信徒、天主教徒、路德派信徒,只要接受了那个生命细胞,让神的道进入他们的内心,进到正确的环境中;他们就不会在乎教会说什么;他们不会在乎这世界说什么。他们需要那东西来得到生命。神肯定会把他拉出来,将圣灵倾倒在那人身上,行出他在五旬节那日所行的事,因为他是神。但借着把自己组织起来,互相排挤对方,否认神的大能等等,我们永远都无法那样做到;我们永远也做不到那样。

这就是我喜欢这里的这个基督徒商人会的原因。这是一个你仍然可以进来并拥有圣灵的地方。呐,他们是自由的;每个人都可以来到一起,正如俗话所说的,彼此嚼对方的口香糖。他们绝对是一个团契;他们绝对是彼此相爱的,他们也爱神;他们不在乎这世界的东西或时髦。我们今天所需要的就是聚在一起,逃离出来,不容许魔鬼从你身上夺去圣灵的大能。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东西;这是一个教会的生命。你把那个拿走了,你得到的就只是一个会所;把圣灵从教会里拿走,你得到的只是一个会所。我们不要会所,那是给那些需要会所的人的。我们想要一个被圣灵充满的教会,基督是那个教会的王。现在,我觉得兴奋了,是的,因为神会有一个教会,是重生的,充满的,在宝血里洗净的,被圣灵所充满的,所有的定罪都没有了。“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他们行事为人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
23

你如何进入到基督里面呢?借着一灵,借着一位圣灵,我们都受洗归入一个身体里,这就是秘密。魔鬼已经掌握了这点,他知道该如何钻进来,只要让你组织起来,就把那秘密从你身上夺去了。你说:“瞧,我们与那帮人不一样,我们有一帮更好的传道人。”你这个小不点的神学院,靠维他命喂养的,神学院所生的公鸡,你知道吗?你只是在往煎锅里冲。你到底在喔喔叫什么?瞧?你今天所需要的是那种美好、旧式的圣灵的洗,向人们传讲在基督里的永生,因为他今天活着,就像他过去活着一样。那些漂亮的羽毛和知识,在这里把那些小母鸡打扮一番和做诸如此类的事,又有什么益处呢?你意识到你是正在往煎锅里冲吗?那对你有什么益处呢?你的所有知识将会达成什么呢?

今天,我们所需要的,就是远离那种东西,回到圣灵里来;回到神的大能中;回到旧式的聚会中;回到整夜整夜的祷告会中,一直留在那里祷告,直到我们向着自己死了。那就是我们所需要的。
大利拉,这个世界,已经找出了五旬节教会的秘密;“巴不得我能使她上档次,给她更大的教会,给她更有教养的传道人;不用多久,我就会把她完全捆绑起来。”它现在也差不多要得到五旬节教会了,没错。他已经做了。
24

哦,以色列,当他们定居下来以后……当他们一直往前进时,就没问题。只要他们一直往前进,那就没事,但当他们到了巴勒斯坦地,定居下来之后,他们就开始仿效,他们想要仿效非利士人和外邦世界的做法。他们想要一个王;当他们接受了扫罗作他们的王时,他们就否认了神是他们的王。当我们接受了宗派的壁垒,握手和一些有档次的东西,而不接受圣灵时,我们就是在否认神是我们的王。

发生了什么事?它最终把以色列人带向了亚哈王,去到了完全背道的地步,当他们真正的王来到时,他们也认不出来了。这也是今天众教会所做的事。他们接受了所有那些哲学、教义、心理学等各种不同的东西,却不是接受圣灵。现在,那位王就在教会中,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拒绝了他,完全就像过去他们拒绝了耶稣那样,今天教会也是这样拒绝了他,为什么?因为他们接受了一位地上的王。
25

你们接受那些受过教育的传道人,却不接受那些认识神的人来牧养教会。我宁愿让我的家人去听一个不晓得ABC的传道人讲道(如果他认识基督的话),也胜于去听那些满腹经纶的人讲道;他们是去到神学院里学到那些东西的。但教会不是要陷入到教育计划中,而是要传扬圣灵的大能和明证。那就是教会今晚所需要的东西,没错。要远离那些东西。

但是,哦,大利拉,你知道第一件事,参孙不该停下他的第一步来。当大利拉向他挤眉弄眼时,他应该掉过头去,继续往前。夏娃只停了那么一会儿,就陷入了麻烦。参孙就停了那么一会儿,也陷入了麻烦。当这世界把什么东西送给教会或单个人时,不要停下来,要一直往前。今晚教会所需要的就是这个:不要因着这些知识、因着保守傲慢而停下来,乃要在圣灵里一直往前;只要一直往前直奔,一直往前。
26

当我们说:“哦,我们的宗派是最大的,”那与这个毫不相干。“哦,本城的市长来我们的教会,”那还是与这个毫不相干,不管是谁来。关键的问题是,基督要进来,他才是我们在教会中所要的那位。不管是在街角的布道团里或是在王宫里,基督在哪里,哪里就是教会的家,就是会众的家。

但是大利拉,她必须使点真花招,因为她必须克制参孙。她知道参孙是属神的一个大能的人,有隐藏的能力。她必须做点什么,使尽一切的骗术,克制住参孙。瞧,那就是这个世界对教会所做的事;它使尽了各种花招。你可以这样做;或你在这里可以更好;你可以做这做那等等,一直到了一个地步,教会几乎都快死掉了。
我们没有了以前所拥有的那种聚会。人们今天在传讲的,葛培理、奥洛·罗伯茨弟兄、我自己,我们这些人;我们竭力要传讲,在我们的日子里兴起的一个复兴。只要教会跟世界绑在一起,我们怎么可能会有复兴呢?当参孙被绑住时,你怎么能有复兴呢?那秘密已经被知道了,神将他的能力剃除了;不再有……它走到了一个地步,对人们……从这些孵化器里出来的传道人使我们走到了一个地步,使我们如此地硬着颈项,以至那些诚实的人取笑某个一直祷告,直到得胜的好的老圣徒;当听见某人在喊叫或说方言,或显出圣灵大能的明证时,这些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就取笑那些圣徒,到底出了什么事?所发生的一切事都是要剃除那能力。
27

那就是在路德的时候所发生的事。路德没问题,但他们在那里建造了一所新学校,然后就开始把路德所传讲的东西剃除了,瞧?剃除了。同样的事也发生在卫斯理的日子里:那时有神的医治,有各种不同的神迹等等,传讲成圣。但当那帮新人进来后,他们就去找到那些发绺,并把它剃除了,瞧?在末后的日子里,关于圣灵这点上,在五旬节派教会里,也发生了同样的事,它又把发绺给剃除了。找到了秘密所在,停住了祷告会。我知道有一个五旬节派教会(我来这里之前,刚刚同某个属于这教会的人交谈过),那个五旬节派教会在星期三晚上提早十五分钟就会解散聚会,只是为了能去看某个电视节目。他们全体都下到地下室去,观看某个电视节目。

28

那天,有个传道人告诉我,他跟某个人一起去吃晚餐,当他们在准备晚餐的时候,这位传道人的妻子在给他们做晚餐之前,甚至都必须先去看“我们爱苏西”或诸如此类的节目。

弟兄,我告诉你,当这情形出现时,就显明了家庭生活……难怪我们有了少年犯罪;难怪这秘密暴露了。它已经把圣灵的洗从人们身上拿走了,他们正热衷于世界上的事,而不是回到神里面。停住拔!看一看!听一听!主的再来临近了!我们的知识有什么用处呢?我们的大教堂有什么用处呢?我们的知识性讲道有什么用处呢?它将会……
当那日,除了耶稣基督的宝血,没有什么能站立得住,要在他的宝血里洗净,并借着圣灵的洗披戴上他的公义。当教会失去了那个,它就完了。你就会看到教会窒息了,在哀求,在谈论;因着我们的信条和宗派,我们的帮派壁垒,我们的等级和虚幻的东西,圣灵在担忧。你知道那一切东西在神面前都是可憎的吗?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清洁、被洗净的好教会,一个真正清洁、干净、百分之百是为着神的,不折不扣的,没有羞耻,没有后退的教会。我们不在乎世界怎么说,我们有神,他是我们所关心的一切,他就在我们的内心里,我们要在灵和真理中敬拜他。这是神想要他的教会所拥有的东西。
29

大利拉一遍又一遍地给参孙看这个,看那个,又看那个,直到最后参孙爱上了她。教会也爱上了世界上的事;接着你知道,它甚至到了一个地步,在教会里,神的医治几乎断绝了。

我去举办聚会,主用他所赐给我的这个小小的恩赐,证明了主的复活以及圣灵能辨明人的心;以及那些应当发生的事,我看见五旬节派的人干坐在那里,说:“啊哈,我猜想那没问题;”你能想像一个重生的基督徒,已经对世界的事完全死透了,当圣灵的大能像那样运行时,他们还会像那样干坐着吗?
罪人会走到祭坛边与神和好,而基督徒却坐在那里,嚼着口香糖,看着他们,这是事实。过去在浸信会的教会里,我是从那里出来的,那些在那里的肯塔基州浸信会老信徒,瞧,一个罪人小伙子会冲到祭坛来,在那里的每一个大妈都会搂住他的脖子。在他上到祭坛来之前,他就已经信了。出了什么事?他们把那秘密剃除了,他们远离了祷告的生活;他们远离了圣灵。
30

喔喔叫的公鸡,只长着金丝雀脑袋的有教养的金丝雀,却试图向你解释一切关乎神的来龙去脉;你不是那样认识神的;当你重生时,你才能认识他。这是你能够认识神的唯一方法,神仍旧是神;他过去怎样是神,他今天也仍旧是一样的神。他是当时与以利亚一同在山上的神;他是当时与但以理一同在狮子坑里的神;他是一样的神,他是五旬节的神;他是教会里的神。

所以今晚,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远离我们这一切的框框和虚幻的事,回到神那里去,回到圣灵那里去;回到整夜的祷告会中去,就如你们昨晚在这里举办的祷告会那样。
31

我知道这很伤人,很严厉;我也不喜欢这样做;你们大家,五旬节派的钱养活了我的孩子,五旬节派的钱送我去到世界各地,向异教徒传福音。我爱你们,但这也是我责备你们和我坚持这样做的原因。我看到世界掺和进来,我就心如火烧。如果我看到我妻子在跟别的男人调情,你就会看到我很快会去把她追回来,没错。这是因为我爱她。当我看见教会开始与世界调情时,在我里面就会有某些东西兴起,我坐不住,我必须说点话;你想叫我什么都可以,我就是要说出来。我为教会而心如火烧,我不要她与世界纠缠在一起。神禁止她与世界纠缠在一起。让她自由自在,即使需要她在嘈杂的巷子里敬拜神。只要她在灵里是自由的,她就该那样!

她不需要什么神学院和墓地,或类似的任何东西。她需要的是圣灵的洗和更新。大卫说:“求你更新我的救恩,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这也正是教会在失去的。这真是太糟糕了,但他们无论如何都要那样去做。神的大能不再震动教会了;它对人们来说已经变得很平常了。他们下来,说:“哦,那非常好,嗯嗯,”就走掉了。哦,这应该驱使我们跪下来悔改,这应该使我们滴下泪水;这应该带来拯救,赢得灵魂;这应该……主的再来应该使我们大大地往前,直到我们去到每一个角落,竭尽全力要去告诉别人。总要对此做点什么,再等下去,就太迟了,就无法去做了。
32

但我们有一个指望;我快结束了,再说一下这点:我们有一个指望。当他们绑了参孙以后,他新的头发又长起来了。我祈求神,愿他在这里,在某处,又长出新的头发来,以前所未有的规模震动非利士人。我相信神会有的。如果他没有借着众教会来行那事,愿他能借着基督徒商人会来行;愿他来做一些事。但那是能力的头发,圣灵的秘密的能力又长起来了,这是十分确定的事,它将要在末后的日子里行这事。愿神应允,当那头发长起来时,我们大家都被列在其中。让我们祷告。

33

在祷告之前,请你们低头,作为你们的弟兄和爱你们的人,我要问问你们这个问题,我讲的这些事,不是要来讨好你们,而是要确信你们与神和好。多少人愿意再得到曾经得到过的那种经历,在圣灵里得以更新,愿意说:“伯兰罕弟兄,现在请为我祷告,愿神使我从新得力”呢?神祝福你们,我看到你们的手了,到处都有。“神啊,求你使我从新得力,”哦,太好了!“把我带回到各各他去;让我弃掉属于这世界的一切事;让我弃掉这一切来就近你。”

“凡不愿丢弃这一切,并且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的人;”这是一个奉献的生活,这是一种生活,使你不去仿效这个世界;基督是你的榜样,要天天死,随耶稣同行。哦,愿神把这个赐予你们,我宝贵的朋友。
34

哦,当你们现在低下头时,要把心思放在你们所要的事上,说:“神啊,把我带回来;我不在乎要付上多大代价;我不在乎那是什么。我不要再与这个世界调情了,我要作真基督徒。”如果教会只是照所当行的那样继续与神同行,我们周围就不会再有任何残疾和苦痛了。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罪,我们必须……你说:“我们的罪?瞧,我没有犯什么罪,我不喝酒,我……”不是那个,有时候,那只是疏忽;没有与神一起移动;那不是行为,而是没有在圣灵里。那是没有在神所赐给你的东西上浇水,你使圣灵担忧而离开了。

一个妇人昨晚来找我,她对我说,她说:“伯兰罕弟兄,我病得很重,”她说:“我不再有祷告的能力了,祷告生活已经远离了我,”她说:“我变老了,我不想要这样继续下去”瞧?使圣灵担忧而离开了你。让他现在就临到你。
35

主耶稣,我把这群人带到你面前,主啊,虽然这道很刺耳,好像两刃的剑那样来回砍伐,但主啊,正是这些事才能使我们成为我们当成为的样子。这是圣灵在行割礼,在把世界的肉体割掉,赐给我们新的生命。这生命就在这新生里,主啊,这就像埋在地里的种子一样,等到那种子死了烂了……当它烂了,新生命就长出来了。直等到我们对基督的知识的概念完全死了,以至烂了,那时新生命就诞生了。新生命只有在死亡后才会来到,死亡和生命是连在一起的。

父啊,我们知道,当新的麦粒,黄澄澄的麦粒落入到地里之前,它是硬的,坚硬的,冷漠的。当它死了,烂了,新的绿芽就冒出来了,它与种下去的种子是完全不同的。但当它冒出来之后,它是灵活的;风吹动着它时,它是柔软的。它是一个新生命,它有着不同的颜色。一个俯伏在十字架下、结了老茧的教会成员,当他对着自己的知识想法烂掉时,也是这样的。但当新生命从那种环境中冒出来之后,他冒出来的时候就完全不同了。他活了,他长大了,他就会对这道、对圣灵很柔软了。当圣灵像一阵风吹在他身上时,他就随着圣灵移动、摆动,他已经把刚硬和死板都放在一边了。
36

神啊,今晚求你应允,愿圣灵从每一个举起手的人里面都造出新的生命来。主啊,我们大家,当我们向着自己死掉时,我们宣称是五旬节的,让五旬节的经历临到我们身上。愿我们自己的思想都死掉,愿圣灵接管我们的全人,使我们成为神要我们成为的样式。主啊,在我们里面创造出一种渴望,一种火热,主啊,一种传福音的火热,传道和做见证的火热,做某件事的火热,日夜坚持下去,因为时候比我们所想的还要迟了。

很快耶稣就要来了。如果他没有来,我们的生命也将会很快就结束。然后就是永恒,我们会纳闷为何我们没有多做一点;我们为何没有使用我们闲坐的那几个小时,让圣灵充满,然后走出去,而是懒散地到处转悠呢?我们为何不出去做点什么呢?
神啊,求你应允,在接下来的夜晚中,愿圣灵运行在这聚会中,求你应允,主啊,愿这里的每一个人一直等到有什么事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以后才离开这次大会。让那个在这两、三个晚上的讲道中被种下的种子,被从神而来的神迹奇事和异能,并圣灵更新的洗所浇灌,直到男人女人带着生命的新样式起来。那些一直都是死气沉沉的人,愿他们得到新的指望,在基督里往前进,去完成那些工作,主就可以再来了。求你应允,主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