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613 渴望生命

1

晚上好,朋友们。今晚确实很荣幸能来到这个教会有这样一个交通。直到几天前我才知道,我会有这样的荣幸。后来突然说我要来比乌拉堂讲道。我一看到这个会堂的建筑就很喜欢。我们也要在杰弗逊维尔建一个会堂了。我可能会打发一些人过来参观一下。弟兄,我希望把我们那里也建成这样。

看到这个漂亮的建筑……刚才在办公室,就是旁边的房间,第一次见到你们的牧师。他很友善,和蔼,好客。进来又听到你们唱这些古老的锡安之歌。我后来知道他们是加拿大人。当然了,我们就像手上的手套一样。今晚确实很感谢能够来这里。难怪这是一个很好的小教会。一个教会取决于里面的是什么,决定一个教会的其实是这个。
2

我们很多次走过街道,看到一个房子。有时我们说:“那房子真可爱。”那可能看上去是个很可爱的房子,但家是指的一个房子里的秩序。你看到里面的秩序,家庭的秩序。

我也是这么看待神的家。关键不是美丽的殿堂,虽然我们都很喜欢,而是里面的秩序。他们有的是什么秩序?他们是不是真的基督徒,真的敬拜主,真的爱他?是不是一个纠正的家,传讲福音,并有耶稣应许给我们的迹象随着?我确信比乌拉堂也是这样的。
3

我想到比乌拉这个名字,让我想起了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有个女朋友,她带我去了印第安纳州,靠近撒冷的锡安浸信会。他们唱的歌就是“比乌拉之地,甜蜜的比乌拉之地;在最高的地方……”看起来我终于到了比乌拉之地,不是吗。那是我得救之前。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教会里美好的灵。后来我想起来,在圣经里,锡安城就在撒冷附近。

所以,今晚跟我们可爱的牧师一起,格兰特弟兄,来自加拿大的唱诗的,波茨弟兄,还有很多其他的弟兄,我们真是感觉我们应该有一段围绕神神话语交通的时间。
4

我试图让格兰特弟兄替我讲道。我进来的时候嗓子有点哑,我一天讲两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的聚会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我累了。我肯定你们都知道的。我告诉……那天晚上,我对格兰特弟兄说:“很多时候我们想像火箭一样出去,但我们也会像火箭一样掉下来。”这是我们做事的方式。所以我们有时要慢下来一些。

现在,这周我打算去斐济群岛。15号我要开始……啊,这个月中,去澳大利亚的悉尼和新西兰。但我必须得推迟几天,好给我机会来芝加哥。第一次来这里……我估计这里被称为是西边,对吗?[一个弟兄说:“南边。”]南边。我都给搞晕了,南边。
5

约瑟弟兄说的事工,我确信对你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奥秘,因为你们参加过很多次这样的聚会。我们的主很恩待我们,我们全心感谢。

今晚在来的路上,我跟格兰特弟兄交谈。我跟他和波茨弟兄彼此交换了对于海外,非洲和印度等等我们去过的地方的一些想法。
我讲到在印度发生的事情,当时是在台上。那天下午我接受了会面,我想是十七个……也可能是七个(因为是通过翻译),那天晚上……哦,是下午,这些不同宗教的代表在那里。他们十七个都反对基督教的信仰。你可以想象你的感受了。我在耆那教的寺庙里,那里还有锡克教徒,耆那教徒,伊斯兰教徒,佛教徒等等;每个都反对基督教。
他们大部分都相信轮回,所以他们做了小扫帚,边走边扫地,这样就不会踩到蚂蚁等等的东西,因为那可能是他们死去的亲戚。你怎么可能跟他们传讲,说赎罪的血是给一个人犯罪的解药呢?他们连踩到一只蚂蚁都认为是错的。瞧,你做不到。我说了我的那部分。我觉得我要是不说点什么的话,我就是背叛了基督。
6

那天晚上聚会的时候,我们没法去城外,因为法律规定要想得到警察的保护,我们必须呆在城里。那里的市长出来了,那天下午他跟我一起,还有很多大的领导,卫理会的主教,以及其他的基督教领袖,我们都在泰姬酒店会面。

我们说我必须在城里聚会。当时有几十万人参加了聚会,没法估算有多少人,因为你眼睛能看到的全是人。当时在保安的陪同下,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才从聚会开始的地方去到讲道的地方。你能想象有多长。挤满了人,你推我搡,有人往车上爬。开了几米,保安等等的人要他们挪开……
7

等我们上台开始讲道,我讲到耶稣基督的主题,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昨天是什么,如果他是一样的话,我们也可以盼望他今天是什么。他不是死的,而是从死里复活了。

我们没法分发祷告卡,你只能让他们尽量排好。保安把人带上来。过了几个人之后,他们开始看到圣灵知道人的境况,以及他们所做的。
在恩膏下,你能感觉到人们认为这是读心术之类的东西,因为在印度有很多巫术等等的东西。
8

你到了那儿就会发现你几乎什么都能信,连你想不到会信的东西都有,因为每样东西都是宗教。他们会从火中走过,拿矛穿过嘴巴,拿剑刺透心脏,而且还能把水倒进去,从后心流出来,把剑拔出来连血都不流。你可以……爬上树,一个小男孩,那个口袋,爸爸爬上树,把孩子一块一块切成块,放进口袋里,孩子还又跳又叫,“爸爸,把我放出来。”你到了印度就准备好相信任何东西吧。

魔鬼的工人,不要以为他们不会挑战你,他们会的。你最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那里……你在美国什么都可以蒙混过关,但在那里不行。你必须确定是对的,否则就什么也别说。
9

那天晚上,在台上你能感觉到那些王侯,以及坐在那里的人觉得这就是读心术。过了一会,有个得了麻风病的上来了。我对麻风病知道的不是很多,只在非洲有些经历。

这个长了麻风的人胳膊只有一点,整个脸都被麻风吃光了。他过来抱住我。我跟他一同祷告。他离开了讲台,接着来了一个瞎眼的男人。圣灵说出他是谁,我无法读出他的名字,必须把他的名字拼出来;说出他这种境况已经有二十年了,他是拜太阳的,他因为看太阳敬拜而瞎眼了。他还是个乞丐,有两个孩子。这都是真的。然后我说:“你瞧,我无法医治他,因为我无法做神已经做成了的,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10

神的医治并不是骗局,或某个运动,或人们手上的什么祝福,而是你对耶稣基督复活的毫不疑惑的信心,是基督在各各他完成了的工作。

今晚我要是问,这里有多少人是在这次复兴会中得救的?你们可能有些人会举手。我要是问,有多少人是十年前得救的,你可能会举手。一方面说这是对的,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又是不对的。 你不是一个礼拜前或十年前得救的,你是一千九百年前得救的。当耶稣死在各各他的时候,他除掉了世界的罪。但除非你接受,否则对你就没有用。你只是昨天晚上或十年前接受了。也是在同一时间“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取决于你对神借基督在各各他为你完成之工作的信心。但你死后,你越过了那个,就去到了受审判中。你已经审判了自己。
11

医治……这里没有一个人……若是这里有生病的人,你们每个人都已经得了医治,这就跟你任何时候得医治一样。但这取决于你的信心去相信并接受你的医治,即耶稣为了你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你得了医治。

所以没有人能医治,我一生从未医治过任何人,也永远不会。但我为病人祷告的时候,很多次我的祷告得到了直接的回应。是祷告,信心的祷告必救那病人。
所以我根本不能医治人。那个瞎子瞎了二十年。那里有个卫理会的医生给他做了检查。他的眼睛因为瞎了都是白的。后来我为弟兄做了祷告,就让他从台上下去了。神至高的恩典……有一个小的影子过来遮住了他。我看着,是一个异象。我看到这个人视力恢复了正常,就像正常人一样。这是神的恩典做的。
这时机会来了。这是我可以对众人说话的机会了。我说:“今天在你们耆那教的寺庙里,有十七个不同宗教的人在那里贬低基督教。”我说:“今晚,这里有个拜太阳的人,是瞎子。你说伊斯兰教徒是基督教的三倍……”这是事实。
佛教徒比基督教多多了。在宗教界,从人数上说,基督教排在第三或第四。这是包括了天主教和新教一起。
12

我说:“肯定有个是对的,有个是错的。必须是这样。有一个真实永活的神。他给他的百姓救恩。这里有个人是敬拜受造之物,而不是造物主。我们相信。但他是瞎子,他想要认识这位真实的神。”

我说:“我请伊斯兰教的祭司过来恢复这个瞎子的视力。如果他能做到,那么这个瞎子就会成为伊斯兰教徒,我也会。如果他能恢复这个瞎子的视力。我也挑战你们佛教的祭司,所有耆那教或其它任何宗教,无论是哪个领袖,你过来,你们圣人们,来恢复这个人的视力。因为要是有一位神造了这个人,而这人想用诚实的心来敬拜这位神,那么这位神一定会恢复他的视力,让他恢复正常去敬拜他。”
要是我没见到异象,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是不会那么说的。
13

这是我们的主所做的。他说:“除非父先显明给我要做什么,我就什么都不做。”约翰福音5:19。无论是先知还是主耶稣都绝不会出去随便做事的。耶稣不能撒谎,因为他是神。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不是听见父所做的),看见父所做的。”

在迦密山上,以利亚放下祭牲等等之后,他来到百姓面前说:“主神啊,我都按照你的吩咐做了。”一向都是神!肉身没有任何可夸口的。那是一个异象,这是为什么他可以放胆地说,因为神已经那么说了。这就结束了。
那时所有的人都很安静。我说:“你们这群人真是安静。”我说:“今天,你们伊斯兰教徒试图告诉我说伊斯兰教比基督教伟大多了。那么让你们的祭司出来行这事,或任何人。”我说:“他们之所以做不到,不能来,是因为他们真的做不到。”我说:“我也做不到,但天上的神让他的儿子基督耶稣复活了,他今天还活着。我是他的代表,他显明给了我一个异象,说这个人要恢复视力了。如果神没有那么做,我就是个假的领袖,该被赶出印度。但如果他做了,你们所有的人看到你们的祭司和圣人都安静地坐着。我想看到这个人恢复视力,我不想跟你辩论书本和宗教。我只想这个人恢复视力。让那位创造了人类的神恢复他的视力,因为骗术是做不到的,必须是真实的,这必须是创造的,因为这个人没有眼睛。”
14

不用怕,我们的神是神。如果他曾是神,他就还是神。如果他真是神,他就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这么说了之后,我说:“他们什么都不说。我不能,但神显明了说会成就。那我们就看能不能成就。”他们都低下了头。我们祷告的时候,这个人的眼睛就开了,跟那里任何的人一样能看见了。

我说:“如果这个人的眼睛开了,你们多少人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成千上万双手举了起来,一眼都望不到边。
然而,因为没有教会合作……今晚也许一千个人里有九十九个都回到了佛教等等的寺庙里,因为没有人合作,愿意去那里带领这些人去他们的教会。今天当神试图做些事的时候,基督徒当中却没有人愿意合作,这是何等遗憾的事情。我发现这是最难的一件事情,最让人误解的,人们不愿意合作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不是他们宗派的。这对世界来说是个耻辱。
15

今晚,我不是来跟你们谈论神的医治。我来只是讲几分钟,跟你们熟悉一下,我们可以彼此认识,因为我们在这世上经过只有一次,这之后我们要一起度过永恒。

现在,我们一起低头祷告一下。
创造天地的主神啊,我们照着自己所知道的,以最谦卑的心来到你这里。我们低头面向我们所出自的尘土。将来有一天,若耶稣迟延,我们都要归回尘土。但我们知道,就像古时的约伯说的,“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他必站立在地上。即使这肉身之虫灭绝这身体,我也必在肉身之中得见神。”今晚,我们为这在我们怀中的盼望而满了喜乐,知道有一天我们要见到我们所爱、所信的主。今晚他是我们看不见的贵宾。
16

主啊,现在你的道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祈求你祝福你的道,给说话之人的嘴唇和听道之人的耳朵行割礼。

求主应允,这里若有人不是基督徒,愿他们谦卑投降与你。这里若有人倒退的,愿他们像浪子一样归回,今晚回到家中,父的家中。主啊,我们为那些病人祈求。这里若有病人或受痛苦的人,当道被传讲的时候,愿他们都接受耶稣,并得着完全的医治。
祝福这个小小的比乌拉堂。祝福这位可爱的牧师和他所有的执事、堂委和信徒们。愿它作为耶稣基督和他事业的纪念碑,而长久站立。愿从这里走出宣道士和传道人,来帮助把福音传遍世界。祝福他们付出的每个努力。这些在这里的弟兄们,还有从加拿大来的姐妹们,领唱的,伴奏的,主啊,我们祈求你祝福他们的事工。父啊,使他们丰富,给他们魂里所当得的工价,因为我们相信那是他们心中的愿望。
赦免我们一切的亏欠。让圣灵今晚造访我们,我们奉耶稣的名继续等候他。阿们。
17

我只想跟你们讲一会儿,我不知道你们聚会几点结束。现在已经快九点了。明天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大日子,我知道对你们也是。我想邀请你们所有人,如果我们聚会的时候你恰巧在附近,那么请过来,就像到自己家一样。如果你们去到杰弗逊维尔附近,就请过来看望我们。刚才这些唱歌和伴奏的唱得太好了,你们来我们教会,也让我们那里的人听听。牧师,你知道,我们也完全欢迎你。

18

我们翻到诗篇63章,读一段熟悉的经文。

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早早寻求你,在干旱、干渴、无水之地,我的魂渴想你,我的肉身切慕你。
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看见你,为要见你的能力和你的荣耀。
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赞美你。
我总是在想大卫所说的。我记得第一次读到这段经文,我实在无法明白大卫的意思,当他说:“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还有什么能比生命更好的?今晚,如果主神来对我说:“我要把你从老人转变成大概十八岁的年轻人。我要让你在地上活一千年,把全世界的财富都交在你手上,并应许你一天都不会疲惫,在这一千年里只会有喜乐。或者,我让你活五十年,让你落到在街上讨饭的地步,在疾病中挣扎,但最后我会给你永生。”
我会说:“主啊,让我讨饭,让我挣扎,让我受苦,或无论什么,但只要我能得着永生。”
生命是驱使你的东西,是使你行动的东西。你无法隐藏真实的生命,办不到。
19

你有浇筑过人行道吗?你们一些人肯定做过。你把泥土铲起来,设计好人行道,浇筑水泥。但夏天到了,你割草,你知道哪里的草最密吗?就在人行道的边上,那里比任何地方要加倍的密。为什么?在水泥下面是一些被掩盖的种子。但只要阳光开始照耀大地,季节一到,种子里面有生命,你无法隐藏生命!它会从水泥的夹缝中突破出来,探出头来赞美神。你无法隐藏生命。

这是为什么如果你有永生,他们可以把你葬在海里,可以把你火化,但当耶稣来的时候,你会复活的,根本无法把你留在地里!你无法隐藏真实的生命。
20

我有个朋友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随军牧师。他对我说:“比利,一战的时候,他们在法国投放了芥子毒气和氯气。我们在靠近拉塞勒洛林的地方。那天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糟了。当时是复活节,毒气把树啊草啊都烧焦了,没有一丝活物。那天早上在下雨,一个护士走过房间,手上拿着一大束莲花。她从那些伤员的床边走过,给他们每人一只莲花。那些受伤的孩子,有的被烧伤的,有的眼睛瞎了,他们抱着莲花嚎啕大哭,因为那是从家乡来的记号。”他说:“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走到外面。上校说:’牧师,我要去前面查看一下坦克……或一些损毁了的车辆,看看有没有可以拿回来用的。’我们去到无人之地。他们已经把德国人赶走了。”

21

他说:“他把我放在摩托车的挂斗里,来到外面。我们来到战场,我四周观看,我想,这真是荒芜。树上一个叶子都没有,到处连根草都找不到,而当时是复活节。我走着,眼睛落在了一块小岩石上。我用脚把岩石翻过来。你猜岩石底下是什么?是一朵复活节的小百合,当毒气、战斗肆虐的时候,它却一直被藏在那块岩石底下。我开始翻动它,我说:’这个太神圣了。’我跪下,说:’主啊,把我藏在万古的磐石下。主啊,保守我的生命,就像你保守了这朵百合。’”生命是一件伟大的事情。生命塑造你的品性。

22

不久前,在我来自的南部,他们曾经在很多年前有奴隶制。是南非荷兰人把他们带过来的……应该说是布尔人。他们把黑人从非洲带来。他们把那些人当作奴隶卖到南方。这是如此罪恶、错误的行为。但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直到卖他们就像卖一部停车场上的车一样,出去买了就行了。代理商来买他们,带走再卖出去赚钱。这些都是基督为之而死的人类。

有个故事,一天一个代理商来到一个大庄园。庄园里有很多奴隶。他对园主说:“我想看看你的奴隶,也许我能给你个好价钱。”
园主说:“随便吧。”
他到外面看庄园。那些奴隶都远离了家园,从母亲身边被抓走,有时与自己的婴孩分离,有时母亲离开了丈夫,被运到这里,就像干活的牲口一样被使唤。他们很悲伤。他们知道自己再也看不到爸爸妈妈,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婴孩了。他们是在陌生国家的奴隶和外人。他们没有精神干活。他们被鞭打,必须拿鞭子打他们干活。
23

他们注意到一个年轻的奴隶,一个年轻人。他们从来不用拿鞭子打他。他挺胸昂首,干活很卖力。那个代理马上说:“我要买这个奴隶。”

园主说:“但他不卖。”
他说:“他跟别的奴隶如此不同。他是别的奴隶的头儿吗?”
园主说:“不是,他不是头儿,只是个奴隶。”
他说:“也许你给他吃的跟别的奴隶不同?”
他说:“没有。他跟其他的奴隶都在食堂里吃饭。他只是个奴隶。”
园主说:“但什么让他跟别的奴隶那么不同?”
园主说:“我也纳闷了很久。有一天我找到了原因。你知道,在他的家乡,他父亲是一个部落的王。虽然他是外人,但他知道自己是王的儿子,所以他行的像一个王的儿子。”
24

基督徒要怎么做呢?我们是外人,但我们的父是王,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应该行的像王的儿女。

我看到教会变得松散,女人穿着不道德的衣服,还有男人所做的,这让我痛心,因为我们是神的儿女,应该行走、说话、行为像才是。当我们偏离了那个,恐怕我们出了什么问题了。我们失去了我们是谁的异象。因为引导我们的是在我们里面的生命。
想想大卫说的:“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一定有两种生命,或者我这么说,不止一种生命。
有人认为这个生命只是狂欢、饮酒、胡作非为、跳舞,他们称这个就是生命。
25

我在举行一场聚会……我不愿讲这个,因为有从加拿大来的朋友坐在这里。我在加拿大,我聚会的经理也在,索斯曼弟兄。我当时在一个冰球场举行聚会。他们把我安排在一家宾馆。那天下午我来到……我在加拿大已经有段时间了,我没见过像在我们家乡见到的这些罪恶和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天晚上我从所在的地方回到宾馆,我注意到美国人来了,到处都是威士忌酒瓶。那天晚上我从教会聚会回来,走进电梯。我在那儿已经差不多一周了,但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
电梯里全是威士忌酒瓶和啤酒罐。开电梯的男孩关上电梯门,要带我上楼,我四下看,他知道我是谁,他说:“很糟糕。”
我说:“有时这种品行,这种行为,让我为自己是个美国人而感到羞耻。”我快到顶层的时候,他让我出了电梯。
26

那是美国某个会所在加拿大举行大会。我从电梯出来,天哪,到处都是乌七八糟的事情。在过道的尽头有两个年轻的女人,我估计大概不到三十,或三十出头的样子。她们只穿了件内衣,手里拿着酒瓶,喝醉了,两个人都戴着结婚戒指。当然了,她们只是找点“无害的娱乐”。那是罪!

她们光着脚,袜子都没穿,只穿着内衣,拎着酒瓶,醉眼惺忪;男人们从房间里出来想拉她们,结果摔倒了,他们醉得都爬不起来了。
我想,这真是耻辱。然而我们在美国这里却称之为一点娱乐。也许爸爸还在家看着孩子。我不光只是说女人,男人也是一样。罪就是罪,不管在哪里都是罪,是错的。我们是基督教的国家,像那样去我们的邻国,我们的那些会所等等,这种羞辱的行为。
27

我停下来。一个年轻的女人摇摇晃晃地过来,头撞到了墙上,摔倒在地上,醒过来,胡言乱语。这两个女人走过来,停下来。我退到一个地方看着。这两个女人就在我面前站住了。她们各自拿起瓶子喝了口酒,然后把内衣撩起来,一个高蹦起来,喊着:“啊呀,这才叫生活。”

我走出来,抓住她俩的手,说:“对不起,这不叫生活,这叫死亡!”圣经说:“那活在宴乐中的女人活着也是死了。”
今天这个国家的教会有太多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而且还说自己是基督徒。
这是基督教最大的绊脚石,不是街角贩卖私酒的(我们知道他名声不好),而是那种自称是基督徒,却在教会里过着假冒为善生活的人。这表明她们从来没有认识过主耶稣,否则她们就不会那么做了。那种生命太可怕了。这不可能是大卫所说的那种生命。
28

有人认为赚钱是生命,赚很多钱。但过不多久你就会失去的,你会拿起手枪把自己打得脑浆涂地。那不可能是生命,那是死亡。

有人认为自己年轻,可以享乐,跑到外面跳舞啊等等,开玩笑,胡作非为,不道德,第二天早上头痛,心痛,家庭破裂……那不叫生命,那是伪装的死亡。那是披着羊皮的狼。那不可能是生命,那是死亡。
世界被这种东西欺骗了。但问题是,我的弟兄姐妹,今晚,如果他们心智健全的话,到底是什么让男人女人那么做的?是什么让他们想要喝酒?什么让美国人想要抽烟,而读者文摘说了今年有十三万三千人将死于吸烟。但人们还是照做不误。癌症在不断增加……文章说吸烟等于是“满载的癌症”。然而他们烟的销量却每天都在递增。“一盒香烟等于一瓶肺结核。”他们却为了享受去寻求吸这种东西。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什么?他们说他们控制不了。
29

要是魔鬼无法使你被那种东西扭曲,他就会让你加入某处的教会使你远离。那是一样的糟糕,想要把自己隐藏在某个教会,或教条,或宗派底下。那是错的。

但一开始是什么导致了一个人那么做?是因为神造了人,他造人就是要让人这样的,他造人就是要人有渴望。
在人心里有个很小的地方,除了神没有任何东西能填满。人总是要渴望某些东西,而那种真正的渴望是为了神而有的。无人有权可以把这个交给魔鬼,试图用属世的东西来满足这种圣洁的渴望。你无权借着加入教会来埋没这种渴望。唯有神才能满足这种渴望。唯有神——圣灵,才能满足这种渴望。耶稣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神想要进入人心。魔鬼想要借着让人醉生梦死,或做什么事情来满足那种饥渴。但神造了人拥有那种圣洁的渴望。你要是不接受神,你就不得不接受别的什么东西来平息那个呼唤。这使得人成为那样。
30

神造人是要成为王。神想要坐在你心的宝座上。你无权让魔鬼把他的东西放到你里面。你无权试图满足……我这么跟你说,除了神没有任何东西能满足这个渴望。随你怎么做,即使你喝酒喝得都疯掉了,你也无法得着满足,除非基督进到人心里。这样的话就结束了。信心就会随之而来。

很多人看的是大的教会,大的宗派,知识的世界。他们看他们眼睛所能看到的东西。
31

不久前在路易斯维尔,我参加了葛培理的早餐会。他拿起圣经说:“这是神的标准。”他说:“我去到一个城市,举行一场复兴会。六个礼拜我有两万人悔改接受了。明年我回来,这两万人里连二十个都没有。”他说:“保罗去到一个城,一个人悔改接受了,第二年他回来,从这一个人又多了二十个人。”葛培理是对着一群传道人说的,他们有三百多人。他说:“问题出在你们这些懒惰的传道人身上,你们只是坐在那儿脚搭在桌子上,却不去出去探访那些人。这是为什么他们留不下来的缘故。”

我想,“葛培理先生,我亲爱的弟兄,我会向这个神勇敢的战士脱帽致敬。是的。但保罗有一些不同的东西。保罗并没有出去探访那些他带领信主的人,因为他带领那个人接受后,他就离开了那座城。但他对那个悔改信主的人所做的,是带领他到一个地步,使他的魂燃烧起来。”并不是因为懒惰的传道人,如果他拥有同样的东西,他就不会那么懒惰了。他会为基督迈步向前,他心里有些燃烧的东西,不会让他安静坐在那里的。我们只是把他们带进了知识里。
32

在伊甸园,魔鬼选择了人的头脑;而神选了人的心。魔鬼显给他看他眼睛所能看到的。神却是在他的心里,让他借着信心相信他眼睛所看不到的东西,“因为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瞧,人想要看到大的地方,大的有心理效应的东西。神不在心理学中,他不借着头脑的力量来工作。你永远不可能跟神推理,你是凭信心相信神。
33

今早在早餐会上讲话时,我说之所以人去加入教会,把名字放上,是因为他们想绕过新的出生。他们不想要一个新的出生。今天一些神学家搞出的,他们称之为新生命的东西,只是握手,把名字放在册子上,相信某些教条的宣告。但新生命是死去,得以重生!是在基督里全新的,新造之物。

任何人都知道,一个婴孩的出生,不管他是生在谷仓的地上,还是在干草床上,或是装饰漂亮的医院产房里,都是一团糟。不管他生在什么地方。但那是什么?是一团糟,但那却带来了生命。这也是我们今天需要的,一个出生,属灵的出生!是一团糟,但却带来了生命,基督徒的生命,新的生命,是生命,奉献的生命!
34

有人说:“我才不会属于那些全福音的教会呢。他们叫喊,手舞足蹈。”好吧。他们也许行为古怪,但他们出生了。他们可能看起来一团糟,但他们得到了生命。这才是关键,只要你得到了生命。你去问问他们当中的一个,看他是否满足了。注意他们的行为,他们去的地方。

你借着鸟的行为可以认出它来。牛跟鸟没有来往,他们的胃口不一样。基督徒跟世界无法掺杂。乌鸦是个假冒为善的家伙。假冒为善的人是个骗子。乌鸦可以站在死尸上吃一整天,然后飞到麦田里跟鸽子吃麦子。鸽子可以吃麦子,但却无法吃死尸。为什么?它没有胆囊,它无法消化那些东西。
基督徒也是这样,他里面的苦毒被除掉了。他无法消化世界的东西。但一个假冒为善的家伙却可以整天生活在罪里,然后晚上再去教会,跟其他人一样叫喊。那是假冒为善。
35

当你重生了,你就不是假冒为善的人了,你是一个新造之物。你里面的苦胆和对世界的欲望就被挪去了。

“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因我渴望看到你的能力,就像在你的圣所见到的。我的魂渴望你,就像干旱无水之地。”大卫是牧羊人,他是个在林子里的人,他知道野生动物的习性。
这里可能有些打猎的弟兄。我是个猎人。在非洲有鹿,狍子。那里有野狗。我们这里叫狼。鹿一般是成群结队地进食,当中总有一个守望的,负责警戒。它们出去的时候,通常都会很警醒。一般会是一头母鹿,它会关注自己的幼崽。
36

要是我们一些美国的母亲们,能像一头母鹿看守自己的小鹿一样,看守她们的女儿,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青少年犯罪了。

它们会留意。野狗捕猎鹿,它们悄悄地潜伏过来。领头的野狗会悄悄过来,观察看鹿在哪儿。它们会专注在其中一头鹿身上,非常小心地观察它在干什么。这头鹿没有注意到野狗在干什么,因为狗很聪明,它迎着风……我是说狼。然后它悄悄过来。我观察过它们很多次。它们悄悄过来,注视着。过了一会儿,小鹿里面的感觉让它觉察到附近有危险。但它闻不到野狗的气味,也看不到。但它能知道哪里不对劲,因为它是鹿,它知道危险在哪儿。
37

没有一个故意走进罪中的人不是神先警告过他们的,一定会告诉你一些东西的。今晚,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子在听,狼正在悄悄接近她。你知道,他们称那是狼叫的口哨,像狼叫的口哨,他们向这些女孩子吹口哨。这些女孩子走到街上,穿着女人不该穿的衣服。你们这些做母亲的让她们这么做该感到羞耻才是。

你们说我来自的肯塔基,那里人很无知,但那些做母亲的,要是她的女儿出去做那种事,她非得拿棍子把她抽得全身起泡。是的。但你认为这种女孩子很时髦,你知道怎么跳踢踏舞,做所有这些,给她穿上那种衣服,那简直是羞耻,该责备的是你。绝对没错。
38

我们今晚需要的是那种以前我们美国所有的,老式的妈妈。我们需要祷告的父亲和母亲,他们会把孩子带到神的面前,而不是带到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的演唱会之类的东西。

那些人跟女孩子吹口哨,让她们转身。她们觉得这很可爱。亲爱的,你有没有意识到那是从地狱里上来的猎犬!是的。
39

你们一些年轻人,脸上涂得跟耶洗别一样,你以为她很可爱。她外表可能看上去是,你要是看到她洗完脸之后的样子,可能就不会那么认为了。她里面的心可能黑得像地狱里污秽的墙。你无法说。不要看那个。那是朽坏的,会过去的。

去看那些真实的东西。看看那个女孩是否重生了。如果她没有重生,就不要跟她有任何关系。你对待男孩子也是一样。
今天我们基督徒里的问题是破裂,结婚,通婚,乱到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纠正他们了。我们成熟到了审判的时候了。某一天晚上,神要用原子弹把这一切都清除。你的名字已经写在了俄国的原子弹上。整个世界都在颤抖,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狼悄悄地进来了。我们太跟这世界和这世界上的事调情了。
40

紧接着,我们知道,这头小鹿本不该从鹿群里出来,那里是它的保护。她离开了教会,她本来可以在那里……那里圣灵借着神的道,借着神话语的水把我们洗净。如果他们离开了,开始呆在家里不去聚会,礼拜三晚上看电视,而当天有祷告会,这样的话你就开始偏离了。当你的渴望是看电视,多过了听福音,你的魂就出问题了。是的。这是真的。

[一个人说方言,另一个人翻方言。]阿们。如果我对圣经的理解是对的,一个人说出未知的方言,而另一个人翻译。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而另一个人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一个声音把神对我们的呼唤解释了出来。是的。他说:“仰望我,直到地极。我是医治者,赐予生命的那位,是生命的异象。”他是生命。我们多么感谢他,给我们这样的机会,来到那从以马内利肋旁流出的血所充满的泉源。
41

我把这头小鹿的事讲完。如果狼扑到这头小鹿身上……狼有两个犬齿,它会咬住小鹿的耳根,嵌入犬齿,用整个身体拽着小鹿。那两个犬齿会把小鹿的脖子咬断。小鹿跳一下就倒下了,几分钟野狗们就扑上去,那些狼就把小家伙连骨头都啃干净了。

这也是撒但所做的。只要他能接近你,把你缠住,地狱的猎犬就会扑上来,把你所有的都吃光,你所有的道德,一切所有的。你在神面前就变成了一堆被玷污了的白骨。
42

有时,要是小鹿机警、聪明,看到狗来了,它会跳开。当狗看到它这么做,它要错过鹿的耳朵了,也就是主动脉的地方,它就会咬住鹿的肋部。这里是鹿保持平衡的地方。鹿的后部比前部重,前部是脖子和头。这里是鹿的中间。狗咬住,它会来回地撕咬,鹿跑不掉,结果失去了平衡,就倒下了。接着,群狗就会一拥而上把它盖住了。

要是小鹿机警,狗一咬住它的侧面,如果小鹿能很快挣脱开,或者后腿跳起来,而不是跑开,只是跳起来,或者往侧面跳,狗就会撕下一条肉,而小鹿就逃命去了。
这正是大卫说的。你见过受伤的鹿吗?在南部,他们用猎犬打猎。我认为这种做法不好。但他们用猎犬打猎。鹿受了伤,只要它能喝到水,它就活了,你永远别想抓到它,因为它会不断喝水,这会让血凝固,然后它就不流血了。
43

大卫说:“神啊,我的魂渴想你,如鹿渴慕溪水。”

你能想象小鹿的血涌出来,它奔跑,猎犬在后面追赶。它用鼻子在嗅[伯兰罕弟兄模仿喘气的声音],到处在嗅。“我要是能闻到水就好了。我必须去到水边,否则我就死了。”到水边就安全了。它必须找到水,否则就死了。大卫说:“神啊,我的魂渴想你,如鹿渴慕溪水。”
当男人女人到了一个地步,他们必须得到神,否则就死了,那你就到水边了。是的。如果你病了,需要医治,如果你处在绝望的地步,我要说有一个泉源,满了以马内利血管流出的血,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认识他就是永生,不是认识他的书,不是认识他的教会,不是认识他的教条,而是认识他,认识他是你个人的救主,是用圣灵充满你的那位。这能带给你生命,使你前行。这是大卫所说的生命。
我的嘴唇要赞美他,因为他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赞美他。
44

我们低头一会儿。我觉得刚才的信息打断了我,告诉我是时候了。我们要祷告了。

我在想,这里有多少人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的,如果你可以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在神面前记念我。”神祝福你,好的。神祝福你。
这里有多少人不是基督徒,想要跟基督交通的?也许你加入了某个教会,也许你受了浸,但你知道在你心里没有那种对神的饥渴,而你想要,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记念我,今晚为我祷告。”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女士。好的。神祝福你。太好了。
45

这里有谁是背道的吗?是的,后面的那位姐妹,神祝福你。这里还有谁是背道的,愿意说:“伯兰罕弟兄,我倒退了。我不想是个假冒为善的人,伯兰罕弟兄,但我确实没有照着我该有的样式生活。如果今晚我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到家,发现自己心脏有些不舒服。我叫医生来,他来说:’是心脏病。她快不行了。他快死了。’也许会这样。伯兰罕弟兄,我不希望这样。我没有准备好走。我没有跟神祷告好。我想要有个更亲密的同行。”你愿意举手说:“神啊,记念我”吗?神祝福你,好的。到处都有人举起了手。

46

我要请弹钢琴的或管风琴的,不管是谁,请过来管风琴这里,或钢琴这里。我要祷告了。这里有谁非常……与神生活,但想要更进一步与他同行的,想要说:“主啊,记念我。主啊,我的魂渴望。我如此渴望,主啊,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帮助我。我迫切的需要。”我想要你来。

今有一处宝血活泉,从救主身发源;此外再无泉源,可让罪人投身此泉,能去全身罪迹。与主同钉有一强盗,临终喜见此泉。我罪虽然同样深重,主能洁净完全。
47

当乐曲甜蜜地弹奏时,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有一天,一个孩子躺在地上快要死了,是一个战士。另一个基督徒来到他身边,对他说:“伙计,你快不行了。”
他说:“我知道。”
那人说:“你是基督徒吗?”
他说:“曾经是。”
他说:“后来怎么了?”
他说:“我不知道。我离开了约翰福音3:16,但它却从未离开我。”
是的,弟兄,你若是尝了主恩的滋味,它就永远不会离开你。你可能徘徊,但它却永不离开你。
48

主啊,怜悯我们,主啊。毫无疑问,主啊,对某些人来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他们在地上见到对方。今晚有些人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直到当审判的日子,这篇讲道在神的大录音机上播放的那日,大银幕要播放,会看到这些举起的手。主啊,他们会见证他们相信,想要你。你说了,“凡到我这里来的,我永不丢弃他。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我知道,主啊,没有一双举起的手是你看不见的。当他们举手的时候,他们打破了每个科学的定律,因为按照科学,他们的手应该是垂下的,但有一个灵在他们身边,圣灵说:“举手。”他们就举起了手,这打破了科学的定律。为什么?有一个生命在他们里面,让他们向造物主做了一个决定,他们举起了手。父神啊,接受他们。这里还记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