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610 我思想我所行的道

1

我的弟兄们,非常感谢你们!能来到这里真是太好了。谢谢你!非常感谢!我很感激,当受到欢迎时我感觉很好,没有什么能比来到一个让你感到宾至如归的地方更甜蜜的了。当我站在那里的时候,我在想人们的良善,神对百姓的良善。

就在几分钟前,我听到这个信息传出去,圣灵回应我,聆听这个信息。然后听到这些弟兄们站起来说这些话,这让我感觉很好。
2

今天我碰巧看到一些广告,就像约瑟弟兄昨晚告诉你们的那样,我只是有点赶时间。我本来计划在这个时候去到海外,但是因为我要在教会里接受税务调查而被拒绝了。教会的基础,我们如何得到政府的数字等等,我们不知道,因为教会是跨宗派的教会。我们不知道要经历这些繁琐的程序;我们以为这只是一个教会,有执事和牧师等等。但是政府会改变。他们在49年就改变了,我想是的。当时我正在外面的工场上传福音,我不知道他们的变化,也不知道国会做了什么。

3

就像我昨晚说的,我们谈论的是人造卫星和月球,但我们甚至不能照顾好我们在这里所得到的东西,更不用说去别的地方了,或者我无论如何也不能。从表面上看,作为一个国家或民族,我们在这方面做得不是很好。

4

但是,另有一件伟大的事情发生了,正如我在广告上注意到的那样。就在几分钟前,我对约瑟说:“约瑟弟兄,昨晚我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我不喜欢在聚会期间没有至少一次的医治聚会。”我们安排在星期五晚上。然后我拿起广告,格兰特弟兄,我亲切而珍贵的弟兄和朋友,将在那天晚上为寻求圣灵而举行聚会。我的天啊,我……我可不想从中拿走它。约瑟说,是格兰特弟兄建议的,他马上就走了进来,很甜美地拿出一个晚上,为病人祷告。

5

我不知道格兰特弟兄是否在这里,我还没见过他。但主神祝福我们的弟兄,因为他的魂是勇敢的,他是如此慷慨地给了我们时间。

我告诉他我们可以改在星期四晚上,和星期五一样,让我们继续。因为我认为灵魂得到拯救比所有的医治更重要,是的。灵魂是最重要的,因为你可以医治你的疾病,这是真的,你的痛苦可以治愈,我知道。但当灵魂得医治时,它是永恒的。当身体痊愈的时候,你可能又会生病,但灵魂是最重要的。
6

你试过估价永生是什么吗?你能出多少钱?假如我能回到一个十九、二十岁的少年时代,我就能拥有整个世界。没有疾病,没有衰老,可以活五百年,或者再活一个……或者,再活十年,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为食物而去乞讨,最后被迫害,成为殉道者,但我愿意选择永生。当五百年过去的时候,一切都将结束,但它永远不会以永生结束。我要在基督面前,直到永远。我们只是不知道神给我们的宝藏里包着什么。

7

拉斯穆森弟兄,很高兴今晚再次见到你。我们在一起,在不同的牧师之间,有那么多的交通。我想我们很快就会有一个早餐会,我们可能会互相握手,并与这些优秀的人一起交通一段时间,他们每年都在劝说我来参加他们的团契。这让我感觉很好。

8

我的妻子也想感谢你们昨晚所有人的欢迎,她昨晚没来。我们有个小男孩——约瑟。你们中有多少人记得我几年前说过约瑟会来?六年了,主向我显示了他要来。他是个标准的男孩。她是一个小女士。

9

有人……前段时间我在这里讲过,有一个西班牙聚会。我说:“这是一次国际聚会。”我说:“我是爱尔兰人,我妻子是德国人,我的孩子是印第安人,而我在和西班牙人说话。”

后来,一个西班牙小女孩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觉得你的孩子作为一个印第安人有点太白了吗?”
我说:“只是在行为上是印第安人。”真的全是男孩。
10

现在有点晚了,所以我们不会花太多时间。现在我们低头与主说话的时候,愿主祝福我们。

最仁慈的天父,我们无法找到任何语言来表达我们心中的感受。有人在不久前的一次聚会上说过,他能讲七种不同的语言,并且说得很流利。但是当他有一天晚上靠近你的时候,他找不到任何词语来表达他的感受,所以你给了他一种新的语言来表达他对你的感受。主啊,这就是我们的感受。我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们对你的爱。感谢你对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没有足够的尊敬,我们甚至不能有足够深刻的思想来寻找你,祈求你继续与我们在一起。哦,主啊,我们需要你。
正如诗人所说:“我需要你。哦,我需要你,每时每刻我都需要你。”这就是我们的感受,主啊。现在,当我们坐在你说话的伟大日子里和你的祝福显现的时候,求你来亲近我们。今晚我们再次来聆听这话语。我们祈求你把这些话放入你仆人口中,对你百姓的心说话。当我们今晚离开的时候,希望我们的心中充满了你的爱,直到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服侍你。
11

如果有一个客旅,今晚来到我们中间,那些还没有借着圣灵的洗认识你,也没有通过信心的悔改认识你,愿这是他们会对神说一个永恒的“是”的时刻,并且让他们彻底地投降与你。若已经这样行了,并且他们信了以后,还没有领受圣灵,愿这个晚上就可以得着神的恩赐。

主啊,如果我们中间有病人,愿他们今晚从这里出去,欢欢喜喜地感谢神赐给我们新的信心和健康。主啊,我们依靠你,因为你曾应许我们,要用美物充满我们。“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现在,当我们有需要的时候,请对我们的心说话,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2

我为今晚选了一个题目“我思想我所行的道”。我想读一些经文……或者,一节经文是《诗篇》119章,第59节:

我思想我所行的道,就转步归向你的见证。
大卫因写这首诗篇而陷入困境。我们被告知是在扫罗威胁要杀他的那段时间。他的房子被监视着。扫罗的人躺卧,要看大卫出来,好杀他。
我可以想象今晚,看到大卫走来走去,在地板上走来走去。通常当一个人遇到麻烦时,他就会转向神。要用这样的事情使一个人认识到他是一个罪人,远离神的同在和祝福,这实在是太糟糕了。但神就是这样做的。
我能看到他在想什么。突然,神的慈爱迸发了,他开始歌唱:“我思想我所行的道,就转步归向你的见证。”
13

几个月前,在我们印第安纳州的小城市杰弗逊维尔,一位母亲让我去法院跟法官谈话——为她的儿子求情,法官是我的一位私人朋友。原因是他要因为偷车而进监狱。我给法官打了电话,我说:“我可以在明天早上庭审前和你私下谈谈吗?”

他说:“当然。”
我去了他的办公室,敲了敲门,他们打开了门。他叫那人走出去,他和我紧紧握了握手,然后说:“伯兰罕弟兄,今天早上你有什么心事?”
14

我说:“法官,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站在一个公正的法官面前,我知道你必须尽你所知的诚实地做出决定。但是你几分钟后要审判的那个男孩,昨晚他妈妈打电话给我,说她的儿子趴在她的肩膀上哭泣,说:妈妈,如果神让我出去,我将一辈子服侍他。’”法官看着我说,“比利,你知道吗?我还从来没有把一个离开前想成为传教士的人送进监狱过。”

你瞧,当我们遇到麻烦的时候,我们就会开始想到神。我们不得不那样做,真是太糟糕了。但事实就是这样。
15

因为以色列人离弃神,随从虚无的神,行他所不当行的事,惹动他的怒气。他们就转向神呼求。他们以羊和牲畜为祭,昼夜呼求怜悯。以色列人曾有一件奇怪的事,今天的教会也是如此。神会来拯救他们,然后当这一切都结束了,他们就会忘记这一切。

16

神若怜悯人,赦免他的罪,赐给他永生,那他一生都应该在神面前敬虔度日,以致永不偏离神的法度。他应该在神面前永远保持正直。

但事实就是这样,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我们都应该在没有患难的时候寻求神。等到有了艰难,才去寻求神,这是不好的;最好现在就去寻求他。因为经上记着说,他是我们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17

我能记得一个故事,我想我在那儿的妻子比我记得更清楚。在我们的蜜月旅行中,我不得不多花一些时间。当我们度蜜月的时候,我们只有一点钱,所以我带她去纽约看尼亚加拉大瀑布。我们在那里的时候,我去打猎。一天早上,我把她留在一个小单间里。我认为我是个优秀的印第安人,绝不会在树林里迷路。我离开了,告诉她我一定会回来的,而她是个城市女孩,一辈子也没去过山里。我说:“你在火上烤些土豆,我们就会有烤土豆,再撒上盐和胡椒,放在那根小黄油棒上。”我说:“我们会有一个真正的周年纪念。我两点钟回来。”

18

我把手放在比利的头上,那时他只有五岁,个头还很小。我漫步在巨大的森林里,沿着一条熊的足迹。过了一会儿,我注意到山脊那边有什么东西。我穿过了另一座山脊,然后又穿过了另一座山脊,我来到了山底,那里被称为“巨人山”。在阿迪朗达克,我射杀了一只鹿,一只巨大的鹿,我说:“这比熊好多了。现在我要回家了。”

我注意到,乌云低垂。我说:“现在我从这条路下来。”
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曾经在树林里,当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坐下来等候,因为有雾,你不知道你要去哪里。
但当我越往上走,以为自己走对了,却发现自己走得太远了。想找个地方出来,于是我又回到了猎鹿的地方。我连续走了三次。呐,印第安人称之为“死亡之旅”。你在绕圈子,你以为你在往另一个方向走,但却又回到了同一个地方。
19

暴风雨已经开始了,雪也正在下着。我想:“现在我能做些什么呢?我的妻子和孩子在这片森林里,他们一辈子也没有在这片森林里生活过,他们今晚就会死的。”

我通常会找到一个山洞钻进去,呆上一两天等暴风雨过去之后再出来,找到我的方位,继续前进。但是他们不知道如何照顾自己。
我说:“等一下,你快疯了。”当你这么做时,你会发狂,然后你就迷路了。那你就永远找不到出去的路了,大多数情况是让你自己去死。
我知道我在绕圈子,但那是什么圈子?当我去猎鹿的时候,风正吹在我的脸上,然后在回去的路上,风又吹在了我的脸上。所以我无法描述出大致的方向,因为它只是在树顶盘旋。
20

我说:“好吧,我要再走一条直路。”我说:“我不会转身。我会直走,我知道我是对的。我是个好猎手,绝不会在森林里迷路的。”

我开始有点鄙视自己;那是理智上的:“我不会迷路,因为我太擅长打猎了。”我开始了,我开始意识到我迷路了!
有时,我们以为加入教会就没事了,但总有东西告诉我们,我们迷路了。等待死亡降临,然后看看你会怎么想。最好现在就确定。
当我真诚地开始时,我听见一个声音对我说:“主是你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我想:“现在我都快疯了。”然后我意识到我完全迷路了。我跪在我的帽子上,把我的来福枪靠着树放到一边,说:“神啊,我迷路了,我需要你。”
21

我起来,说:“现在我要直走。”

当我走了两三步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转过身去,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正好看到乌云散去,看到了飓风山顶上的高塔。我要直接去加拿大。主使我转回塔去。我站在那里,我的方向完全指向那座塔。我哭泣,大声赞美神。因为我知道他已经把我的脚转向了正确的道路。
对我来说那是伟大的一分钟,但还不到半分钟。有一天我迷了路,他把我的脸转向各各他,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趁我们还清醒,让我们来吧。
22

前些时候,一个年轻的黑人男孩在祭坛呼召时冲进会堂,他来自外面。他说:“我今晚想成为一名基督徒。”

“当然,我们总是很高兴看到这一点。”
他说:“我想成为基督徒的原因是,我曾经是无家可归的。”他说:“有一次,我到北边的树林里去散步。”他说,“我没有钱,我在一个伐木营地工作,那里有一个上了年纪的黑人妇女在做饭,我要帮助她,帮她洗碗等等,这样我就有足够的钱维持生活。”他说,“我们睡在后面的一间小房间里,用一块大帆布把我和她隔开。”他说:“有一天晚上,我把头蒙在被子里,被窗户边大声说话的声音吵醒了,我把我的头从被子里伸出来,”他说:“我听见一个人说:’吉姆,让我们快点回到木屋,因为这龙卷风正朝着这个方向,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们可能会被完全横扫进入永恒。’”
23

他说:“我忍不住想知道,当我跳上窗户,看到那长长的漏斗状的云,以及不间断的雷声和闪电。看到闪电的时候,那些树连根拔起,那条长长的蛇尾巴正冲着我们的小屋来。”

他说:“我听到帆布在倾斜,老妇人说:’孩子,到我这边来;我这里点了一盏灯。’”
他说:“我走过去,老妇人说:’你是基督徒吗?’”
他说:“我说:’不,我不是基督徒。’”
老妇人说:“你祷告过了吗?”
他说:“没有,我从来没有祷告过。”
老妇人说:“好吧,你最好祷告,因为这些龙卷风会把一切都夷为平地。”
24

他说:“尊敬的牧师先生,我曾和那个老妇人一起坐在放灯的小盒子上,但是我太害怕了,不敢祷告。”他说:“我无法正确地思考。”他说:“每次我开始祷告的时候,都会有一棵树拔起砸向小屋,窗户会被砸开。”他说:“我太害怕了,不敢祷告。”他说:“而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坐下来,看着这位镇静的老圣徒,不停地跟她认识的人说话,心里一点也不担心。”

我说:“主啊,我太害怕了,不敢祷告。但如果你能让我活下去,我就在这之后祷告。”
25

你知道,有时要使我们意识到,把我们的希望交给神——把我们自己交给神是很困难的。

我相信是约伯在思想所行的道,他想让他们确信,不仅仅是他的道路,也是他孩子们的道路。神为世人所预备的燔祭和血祭,乃是他所行的。你们中的许多人确信……你们读过约伯的故事。他说,“我的孩子们出去开派对了。他们若犯了罪,我就为他们献祭。”他想确定自己是正常的、正确的。
26

你知道,我想,如果父母们今晚在我们这块美丽的土地上;如果他们花更多的时间跪着祷告,通过祷告把他们的孩子带到神面前,而不是在这些聚会上酗酒和乱跑,我们青少年的犯罪就会减少。

27

约伯借着流血的方式而来,流出来的血。这是神与人交通的唯一根基,是基于所流出的血。神要与人交通,没有别的方法,只有通过流血。在旧约中,以色列人必须来到一个敬拜的地方,那就是在血的底下。

约伯遇见患难就大声喊着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这身体被皮肉之虫灭绝后,我还要在肉身中得见神。[伯19:25-26]”他甚至可以说:“他虽杀我,我仍要信靠他。”为什么?他知道遇到困难时该走哪条路。
28

在这个神经质的时代,我们中的一些人会走其他的路。所以很多人去看心理医生,去……基督徒去看精神病医生。精神病医生必须去看精神病医生。

把我们的道路转向神;他是我们的医生!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坦然无惧了。
约伯可以真心实意地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他就思想所行的道,转向神。
29

大卫行恶,娶了赫人乌利亚的妻,可爱的拔示巴为妻,又生了自己的孩子,杀了她的丈夫。先知拿单进来,揭露了大卫的罪。大卫就思想所行的道,用麻布和炉灰悔改。这就是转变的方式。神听见他。神总是会听到一个男人或女人把他们的脚转向他的见证。

大卫是该死的,他宣布了自己的死亡。拿单说:“你必不至于死。”因为他知道大卫认识神,也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他玷污了他弟兄的妻子。
30

我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想说,但也许今晚会有另一个大卫坐在这里,和大卫一样内疚。当你在夜晚熄灯时,你会看到你弟兄的脸,那个你玷污了他挚爱的妻子,或者破坏了他的家的男人,在你的墙壁上闪烁。或者是某个女人,看到那个女人的家因为她和丈夫私奔而被毁。它应该使你悔改,使你忏悔。

教会今晚需要的是一个认罪,让我们回到主神的见证上来。有仁慈和宽恕。似乎它会困扰人们,继续,知道你在死亡面前一小时又一小时地行走。为什么我们要继续自私、贪婪、不虔诚,贪爱世界?我们是时候转回到神的见证了。“我思想我所行的道,就转步归向你的见证”。
31

先知雅各做错事,因为长子的名分向他瞎眼的父亲说谎。有一天,他的心开始渴望回到故乡。他一定一直都在思想,它被掩盖了;他快要到家的时候,听到以扫出来迎接他。然后他想到了自己欺骗的行为。他在河对岸祷告了一整夜。当他想到他是如何欺骗了他的兄弟时,他整夜都在祷告。神知道这就是教会所需要的。

32

我记得教会曾经要求举行通宵祷告会。当布道开始时,教会里的人都泪流满面。每个人都在神面前哭泣、哭喊。今天,它似乎是如此松散,人们只是以任何他们想要的方式继续生活,仍然说他们是基督徒。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快到家了。我们当思想所行的道,转步归向他的见证。

33

有一天,在大山后面,在羊走过的一条古老的小路上,那个伟大的先知摩西——他原来是一个牧羊人。也许这对他来说很熟悉,但那天早上和其他早上有点不同,他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

你知道吗?耶稣曾经说过:“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立时呼叫起来。[路19:40]”我不知道天使们是不是在向他传讲。
突然间,他开始思想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是如何在生活中失败的,当他的人民被奴役时,他是如何寻求安全的。
神啊,把它带给这里的每一个传道人的心,那将会得到那个负担。当世界充满了罪,教会成员生活在罪中,我们怎么能在神里面安息呢?当教会被信条和教派撕成碎片,弟兄关系被分裂,人们变得属世时,我们怎么能保持和平呢?当神要求圣洁的时候,没有人能看见主。
34

摩西开始思想他的人生道路,他如何在自己的学校和训练中离开,他知道他的生命中有神的呼召。但他曾试图用自己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许多传道人都有这样的问题。他们的生命中有神的呼召,然后离开,接受教育,告诉我们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没有所谓的圣灵的洗礼。“那是好几天以前的事了。”神啊,让你思想所行的路,就是那位书写道的神仍然活着,并让你对它负责。
35

这是不对的。神是无限的,当他说话时,必须是完美的,他不能改变。我们不能改变神的话,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想法以适应他的想法。让基督的心在你里面,然后你会像他那样思想。

当他开始思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他变得泪流满面。没有一个人能在面对自己的过去时,不把它撕成碎片。我祈求圣灵将每个人带到这里,回到你的过去,看看它,然后转向他的见证。
36

当他开始思想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留着飘逸白胡子的老人。但是他说:“我活了一辈子,我已经八十岁了。如果我年轻时想到这一点,我就会做正确的事情,但现在太迟了。”大滴晶莹的泪珠从他白色的胡须上滚落下来。

大约在这个时候,当他在路上思想的时候,在山腰上有一个破裂的声音。他正在思想的时候,就说:“我要过去看看神为我做了什么事。”今晚我相信神会让每个人都能听到那燃烧的荆棘的声音。我们可以思想所行的道。
当摩西把他的脚从羊和野兽的路上转向神领他到红海和应许之地的路上时,这事就转变了他。思想他所行的道。思想他所行的道对我们有好处。
37

鸡叫了三次,彼得就仰望主耶稣,想起自己所行的和他向我们主所做的事来。他开始思想自己的道路以及对我们的主所做的一切。那个告诉他的同一位神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当他想到他对待耶稣的方式,他如何在上层人士面前否认耶稣,他如何试图成为世界的一员,并试图像其他人一样行事时,他做了什么。当他思想所行的道时,这让他在黑暗中痛哭流涕。

我相信现在是鸡叫的时候了,让永生神的教会与神单独在一处,用痛苦的眼泪哭泣,说:“神啊,怜悯我吧。”毫无疑问,今晚在这里的男人和女人,男孩和女孩都需要同样的东西,我们所有人都需要:与神独处,思想我们的道路,转向他的见证。
38

是的,就是犹大,他出卖了主耶稣,站在大祭司旁边,要受他的银子。我当然不愿意取代他的位置。但是今晚在芝加哥的人比加略人犹大更有负罪感。他接受了贿赂。

许多人拿着薪水,开着凯迪拉克,住着豪宅,出卖神的原则。他们对圣灵的洗礼感到羞耻。他们对神的圣灵的感动感到羞耻。他们太传统了。这让他们加入了教会,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害怕新生。
39

我这话是在混杂人群中说的,但我愿意你们把我当作你们的弟兄。当一个婴儿出生时,无论他是在地板上,还是在稻草床上,或者是在一间装饰华丽的病房里,无论如何都是一团糟。但它带来了生命!这就是新生。这是一个混乱,但它带来了生命!它带来永恒的生命!阿们。它带来生命。生命,我不在乎它处于什么水平,我想要那种生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有永生。人们加入教会来躲避这些,他们像犹大一样出卖了他们长子的名分。

40

他听见那银器在他手中叮当作响,就大声说:“流了无辜人的血。”

在路的尽头,我不希望有任何东西像那样站在我和神之间。我相信你不会。
“我出卖了无辜的人!”他走了捷径,拿了根绳子上吊。
当你回想你的过去时,那会驱使你就近神,也会驱使你远离神。你可能走这条路,或说,在倒退,吸烟:试图吞云吐雾。当你玷污了你自己,玷污了别人,撒谎、偷窃、欺骗,或者否认你想要代表的福音时,你可能去酒吧,买杯威士忌,试着把它喝下去。穿着华丽,看起来像他们中的其他人,行为举止像今天的人。
41

神要你与众不同。他要求不同。你就像三十块银子一样有罪。

你当然可以走捷径,但从来就没有捷径。回顾圣经时代,那些到他那里去的人,当他们像彼得一样思想所行的道时,他发现了怜悯!那些走捷径的人是在永恒之中,在远方某处,没有神,没有盼望,没有基督。走他的路,它是敞开的。是的。
那罗马兵用枪刺透肋旁,看见水和血喷涌而出,又看见日头在正午落下,岩石和山岭崩裂,听见雷声,看见闪电从云外发出;他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那一定是神的儿子。”他边走边想,他看到了自己所做的一切。我们听说他在十字架下走了。他思想自己所行的道,就转向神的见证。
42

彼拉多,在试着向耶稣洗净他的手之后,十年过去了,他仍然试着从他的手上洗去基督的血。也许十年后的今天晚上,你会试图摆脱你手中的信息。可是他洗啊洗,洗啊洗,洗啊洗,怎么也洗不掉。他太骄傲了,不敢去看那个被他杀死的人。最后,他在瑞士跳进一个池塘里自杀身亡。传说,每逢耶稣受难日,蓝色的湖水都会涌出来。

43

我想知道今晚你是否还在思想你所行的道。我想知道你是否一直在回想你做过的事情和走过的路。如果你是,你被判有罪,不要走捷径去参加教会,或去做这事,或喝得酩酊大醉。让我告诉你: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当日一盗(思想他所行的道),临终欢欣;因见此泉能力;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借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
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我将用那更美歌声,赞你救赎大能;
当我离世,安卧墓中拙口寂静无声;
跑向他。这血泉有你的位置。让我们低头,思想你所行的道。
44

主啊,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要么现在就想办法把它做好,否则在早上之前就太晚了。我们的心会颤动,死亡会来迎接我们,我们会像年轻的黑人一样,知道他无法祷告。但是当我们正常的时候,当我们坐在这里,伴着开场曲——“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愿我们思想所行的道,就转步归向你的见证。引领我们的脚步走在生命的道路上,那是耶稣从彼拉多的审判大厅到各各他一路走过的血淋淋的道路。愿我们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跟从他。当我们思想的时候,愿圣灵对我们的心说话,愿我们从自私的道路转向主的道路。

45

现在大家都低头祷告,如果你在思想自己的道路,觉得不是很好,那我们现在就来吧。让我们站起来,说:“主啊,我正在思想我的道路。”神祝福你,小伙子。“我在思想我的道路,我现在正在转变。哦,我很久以前就接受了圣灵,但是我做了很多事情。我正在想办法。我知道我做错了,我现在就站起来,转向你的见证。我希望这个教会里正在祷告的人现在为我祷告。主啊,我现在转向你的见证,你的话,你的见证是这样,’凡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这也是在见证上,’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悯。[箴28:13]’”

46

如果你希望你所做的一切都能得到怜悯,如果你承诺从今晚开始将一生奉献给神,那么请站起来,和现在站起来的这两个年轻人站在一起。愿神祝福你,无论在哪里,愿神祝福你!这很好。

47

我自己站着,我要神来鉴察我、试验我。我里头若有不洁净的事,若告诉我,我就承认,并且改正。他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因为如果我即将死去,那将是我的哭声。如果你要死了,那就是你的哭声。那么,为什么不在风暴来临之前掉头呢?你在患难的时候,可以对约伯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你不站起来吗?在我们祷告之前还会有更多的人吗?“主啊,求你记念我。”神祝福你们,女士们。神祝福你们。只要继续站着祷告。是的,在那边的阳台上,很好。信心是从听道来的。主啊,我思想我所行的道,就转步归向你的见证,危险也许就在门口,确实如此。如果有一丝责备,站起来祷告吧。

48

当许多人站着时,更多的人站起来了,愿神祝福你们!这是真诚。“当我思想所行的道……当我想到我曾经做过的事,主啊,为什么,我转向你。”我不相信我们中间有人每天都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我们必须每时每刻都转向他。

我需要你,哦,我需要你;
每时每刻我都需要你,
哦,祝福我,我的救主,
我到你这里来。
主啊,我来。我能做的只有站着。我站在这里,因为我确信我错了,我祈求你的怜悯。
49

我坚持的理由,是因为人们一直站着。我怎么知道多一分钟就可能意味着生与死的区别。再过一两个小时,某个患血栓、心脏病的男孩,知道自己要去见神,躺在床上尖叫:“但如果我今晚站在教会里怎么办?我现在很烦恼,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站起来吧,我的朋友,来到这个血泉。神会给你怜悯。

50

现在,让我们低头,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祷告,你们站着的人。

主啊,我们谦卑地来到你面前,虔诚地,安静地,无声地,我们知道在我们里面没有好东西。我们一点也不健全。我们全然是污秽的,因为我们是在罪中生的,在罪孽里成形,来到这世上就说谎。我们生来就是罪人,我们需要你的恩典,主啊,还有你的怜悯和圣洁。因为我们自己里面没有。我们的教会和信条也不能把我们遮盖起来;它只是无花果树叶,在开始就被拒绝,所以它将在末后被拒绝。
51

但是我们转步归向你的见证、你的道。我们承认我们的错误和罪,祈求你的怜悯。主啊,无论我们的污秽是什么,愿那强盗所爱的泉源,洗去我们一切的罪。愿这成就,主。愿我们今晚离开这座建筑,像新生的婴儿一样:清新、洁净。你若今晚从世上呼召我们,我们觉得已经预备好了,因为我们的脚已经转向你的见证。主啊,当我在森林里的时候,我们都迷失了,我的心是多么的高兴,因为那天我看到了那座塔。今晚我们的心因看见各各他的高塔而欢喜,我们知道那里有平安,那里有失丧者进来,被找到并被指引回家。

52

祝福这些亲爱的人,这些站着的男人、女人,男孩和女孩,承认他们的错误。经上记着说:“到我这里来的,我必不丢弃他。[约6:37]”他们一直在思想他们。因为大卫娶了乌利亚的妻子,他们也犯了别的罪,但你听见了。你听见大卫的祷告,虽使他按着所种的收割,他仍是你的仆人。你赦免了他,因为他转向了你。

53

他们并没有像犹大那样离弃教会,反倒来到十字架前。他们不会试图把这些喝光,他们会祷告到它消失。他们要像雅各一样,他们要哭泣,直到神的天使赐福给他们,除去他们所有的罪和羞辱。主啊,我相信你必立时成就,因为你曾应许了。我们奉主耶稣的名相信。

54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我要问你们,你们站起来了,感觉你们今晚把脚转向了神,向他举起你们的手,好像我在向他发信号,“主啊,我已经把脚转向你了。”神祝福你!百分之百。把你的脚转向神的见证,他就必成全。他要除去一切的罪,赐给你平安和满足,这是世界所不能做的。

55

现在会众可以抬起头来,看看站在你身边的男人、女人;当他们坐下的时候,我要你握着他们的手说:“神祝福你”,并欢迎他们进入与耶稣基督的交通中。那些站着的人,当他们坐下的时候,让周围的基督徒说:“神祝福你们,弟兄姐妹。”如果出了什么事,现在感觉都过去了,神会怜悯你。阿们。

56

你们中间有生病的没有?举起你们的手。现在把你们的手按在对方身上。就像我昨晚说的,我祈求过。在我的生命中,我想要的只有一件事:当我祷告时,我要相信我将得到我祈求的。

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有一个很好的神召会小弟兄,叫罗杰斯弟兄。你们神召会的,你们在你们牧师的名册上看到他……无论你怎么称呼它。他是个很好的小伙子。三天前他在我的书房里,我们一起祷告。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我们会在路易斯维尔有个复兴吗?”
57

我说:“我希望如此。”他转过身来看着我。我说:“罗杰斯弟兄,那天我在那个洞里遇见了神。我不能说会这样,因为我不这样认为。但有一件事我可以诚实地说:’我希望如此。’”

我希望我们能做到。但要说我认为,我不能认为,我是中立的,我想看到它,但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我们要检查自己的生命,看看里面有没有不洁净的东西。我们的心若不责备我们,就可以求。你可以得到你祈求的。我祈求你们的医治,我要你们求你们的医治,祈求坐在你们身边的人的医治。神会医治他的百姓。
58

让我们现在祷告。

主啊,你怎样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你的见证上写着说:“因他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有些人身体上有病,他们不能很好地服侍你,因为他们病了,不舒服。他们累了,来到教会,他们就这样坐着听牧师——你的仆人说话。他们处在痛苦之中。神啊,求你现在使这事成就,让他们的心归向你的见证,“我是医治你一切疾病的主。”“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我们心里没有定罪,现在相信你,你必医治我们,叫我们一切的病症离开我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这事,事情就必如此。阿们。
59

主啊,这里有信件、小卡片和包裹,代表着生病和受苦的人。我们被教导说,他们从圣徒保罗的身上拿来手帕或围裙。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你仍然是神。主啊,愿事情这样成就,愿这些手巾碰到病人,仇敌就放他们走,愿他们得医治。因为我们要遵循神的见证,他的圣经的见证,我们相信耶稣基督——神的儿子,他洗净了我们所有的不义,现在给我们圣灵和神圣的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