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609 以利亚,你听见什么

1

[原注:一位弟兄介绍伯兰罕弟兄。]

谢谢你,约瑟弟兄。约瑟弟兄和你们都这么好。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
主啊,我在你的子民中有这么好的感受,受到一个教会的欢迎,很难找到恰当的词语来表达我的感受。但我知道你能使他们每个人都明白,知道我多么感谢他们,为我在芝加哥的团契何等感激你。
主啊,我祈求你赐福这次大会。让它跟我们以前举行的大会有所不同。主啊,用同样的方式使它更大。愿有东西,让我们能坐在燃烧的荆棘旁,聆听主在这期间要对我们说的话。愿我们等候主,因为我们知道他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的生命。
2

我们为约瑟弟兄感谢你。很高兴你又带他回来,赐给他大聚会。我们为他引领归主的所有灵魂,以及在各地帮助永生神伟大教会的传道人而感谢你。神啊,我们真的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看到那位我们所爱的、渴望见到的,神得赎的伟大教会要照着他的形象得赎。哦,那天,当号筒吹响时,死人要复活,我们要与他们一同被提上去,在空中与主相遇。我们渴望那伟大的事件发生。

父啊,帮助我们,在这些聚会的时候……当我们像以前一样坐在树荫下,求你帮助我们更多地认识你,让我们能在离开这次大会时,得到比进来时更好的装备。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原注:一位弟兄做关于大会设施的通知。]很好……我们被教导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此时我本该在斐济岛,这是真的。但在困难之下,我不得不推迟了。我就随即打电话给约瑟弟兄,告诉他我可以来芝加哥。
像通常一样,现在也是如此,来芝加哥一直都是我极大的快乐。我认为它是这个国家的中心,毫无疑问,是世界的一大中心。
芝加哥需要一次复兴,一次真正的觉醒很久了。举行这次复兴会的渴望一直就在伟大的传道人心里。它就像世界各地其它城市一样犯罪,需要复兴。
3

几天前,我去城里。论出生,我是南方人,我不管在哪里见到人,都喜欢跟人说话。我注意到……在南方彼此交谈是个习惯,不管你认不认识。我们是人,我们正在世界旅行;在讲速度的日子里,我们喜欢互相问候“早上好”或什么的。当你过了俄亥俄河,你马上就发现不一样了。是那条河造成了差别。

我在市区,妻子对我说:“为什么你对那些人说话?他们并没有对你说话。一些人看上去好像他们可以从你身上穿过去。”
“哦,”我说:“你知道,神的子民是少数人。”我说:“可能是……可能是百分之十。”但我说:“我知道,如果我对每个人说话,我就会在某处碰上那百分之十。”
4

但我喜欢朋友们友好。我想让我遇见的每个人……好像我认识他们。我知道有时候他们非常古怪地看你,走在街上,站着看,想知道你出了什么问题,仿佛出了什么错。是的。我已经从神的灵重生了。那使一个人有点儿特殊。我很高兴我发现了这点。

这个星期的一天晚上,若主愿意,我想传讲重生是什么意思。
所以,我们很高兴在这里参加这次大会。我想大会已经让我讲道连续讲了三、四年了:第四年。我很感激我的这些弟兄,感激你们所有如此仁慈的人。
5

呐,这儿这个小教会。我常这么想。我希望我……如果我错了,愿主赦免我。但我觉得你们可以在教堂里有一堂更好的聚会。因为在这些大礼堂等等里面……它们容纳人是没问题的。我希望这不是迷信,但在我看来,这些地方发生了那么多的恶事:打架、赌博、威士忌。它成了邪灵出没的一个地方。

而在教堂周围,圣灵在附近徘徊。我喜欢去圣灵所在的地方走动。你知道,在圣灵所在的地方附近,我更感到自在。尤其是教会,无论在哪里。当然,他们随身带来了圣灵。对此我们很感激。
6

呐,我不想每晚都累着你们,留你们很长的时间。因为我知道,这些许是我的习惯。我那么慢腾腾,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把我想说的东西说出来。我总是喜欢讲真理。我不需要再考虑它,你知道,因为我讲了事实,那我就不需要追查。如果你是讲错的事,就得留意你说的一切,因为有一天你可能得证实。但如果你只是花时间讲事实,然后忘掉它,因为它是事实,那是……即使你必须回头讲,你也知道你说了什么,因为它是事实。

我爸爸告诉我要一直那样做。他说:“你花时间讲事实,就永远不需要追查。”哦,那是……那是很好的哲理。
7

所以,我尽量让你们每晚结束……我来得早了一点。但我想我的好朋友约瑟弟兄打电话说提前一刻到这里。呐,也许明晚早一点。

我想,我们在这期间应该有一个晚上作为医治的晚上。你们大家不这么想吗?放弃讲道,为病人祷告,因为通常在这些大会周围都有一大群的病人。我们就说拿星期五晚上作医治聚会。你喜欢这样吗?好吗?好的。好,先生。
接着星期六早上,我想我应该为基督徒商人会讲道。是的,在他们的早餐会上。我总是……[原注:一位弟兄告诉伯兰罕弟兄。]什么时候?星期五早上和星期六早上都是基督徒商人会。哦,那很好。接着星期天晚上,我想是欧斯本弟兄把他的计划或照片……[原注:弟兄告诉伯兰罕弟兄。]哦,对不起,星期天下午……好的,是另一场聚会……瞧,他那里我脱不了身。好的。然后是星期天晚上。
8

现在我们要从道中读一些经文,直接进入道中。记住,弟兄姐妹,我们想要做的就是回到神的家,作为纠正的一个地方,作为一个地方,我们坐在那里吃神的道,出去就不一样了。

我相信是在芬兰,走在路上,我们停了下来。有一群芬兰人正在收割粮食。有一个……有人出来,带水作他们的午餐,他们正在树下吃。我们停下来,发了一些小册子,祷告了,开始谈论主。十七个人在那棵树下领受了圣灵。我只是路过停下,向心里饥渴的人传播一些福音真理。
我们相信这次大会对每个还没有领受圣灵的人都有那个意义,即他们要在这期间领受圣灵。
9

呐,今晚我想从《列王纪上》19章最后几个字选一个主题,哦,是第9节的最后几个字。

以利亚,你听见什么?
我们低头藉着祷告再跟主说话,这不会伤害我们。
主啊,今晚愿我们的心打开,聆听主的道,愿你现在来接受我们,给我们的嘴唇、我们的心和耳行割礼,让圣灵进入我们里面说他要我们知道的事,使我们得以认识神,敬畏神,爱神,尽我们里面的一切来侍奉神;因为你知道我们脆弱的结构和成分。我们要祈求你赦免我们所犯的一切罪。把我们造成心里诚实、奉献的基督徒,使我们能大有咸味,让不信者饥渴,想要像永生神的教会。主啊,求你应允。现在当我们进一步等候你时,求你向我们说话。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0

那是先知的一个纪念日。但他非常累。他成了当时最伟大的一位先知,因为他行了一件人所行过的最著名的神迹。老实说,我不相信有哪个时候神以这样的方式行神迹。但他累了,筋疲力尽了。

通常当一件大事发生之后,要留意仇敌。是在……他神经不安宁,快要崩溃了,要崩溃了。这正是耶洗别捣蛋的时候。
那是魔鬼的伎俩。所有的基督徒都知道这点。每个在基督里见证过重大经历的男人女人都知道那是多么真实。
11

看看我们的主。他在地上的伟大加冕礼之后,当时他受洗了,神即圣灵以鸽子的样式从天降下来,充满他的帐棚;他随即被带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四十天。

我相信是保罗在说到第三层天后,随即谈到肉身上的刺。
任何牧师的妻子都知道要在星期一留意丈夫,他在星期天过了重大的一天,因为他……我想你最好让他在星期一上午睡觉。让他把疲劳睡掉是最好的。那是一件好事,因为那是神让以利亚做的事,把疲劳睡掉。
12

但这表明,当神在做一件事时,撒但总是在场阻挡,或拆毁,或做他所能做的来干扰。

以利亚筋疲力尽了。他的神经坐立不安。就像今天的人。我们需要一棵罗腾树。我向疲惫的人、紧张的人传道;为紧张的人祷告。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是个紧张、神经过敏、不安的世界。大家都坐立不安,也就说,或者说,好像任何小事都使他们不安。
神的子民也是那样。世界就是那样。我们都需要一棵罗腾树,一个休息的地方。我相信这次大会将是一棵罗腾树。
13

精神病院满了人;医院满了人。青少年犯罪横冲直撞。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可怕的时候。男人企图用威士忌借酒浇愁,或企图用纸牌把它打发掉,或用笑话把它笑掉。但我们需要的是一棵罗腾树,我们能在神面前安静的地方。

呐,这里有三个阶段是我们想要谈论的:迦密山、罗腾树和山洞。
14

先知的神经不安宁,因为他刚从恩膏下出来。他在那里呆了很长时间,神一直看顾他。我喜欢这样。神看顾他的仆人,用乌鸦供养他,等候时间的到来,让他喝基立溪的水。但现在,行了大神迹以后,以利亚从恩膏下出来,神经坐立不安。

哦,我知道该如何同情他。当我想到以利亚时,我的心总是为他流血。他在圣灵的恩膏下,叫火从天降下,行了神迹。比任何事更让他心烦的是耶洗别和她的群众不理会神迹。
今天他们又这样做。神行神迹,没有改变不信者,不信者只是嘲笑。
15

以利亚已经奉主的名行了这些事,耶洗别甚至威胁要他的性命。她说:“到明天这个时候,我若不砍掉他的脑袋,就让我像他所杀的巴力的一个先知那样。”神迹只是搅动魔鬼。以利亚本以为那个邪恶的妇人肯定会改变看法。

但你知道,神只呼召某些人。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16

我们纳闷有时候我们讲道,祷告,禁食,哭喊,然后看到复兴的结果。看到邪恶的城市转过身去嘲笑它。报纸抨击它是狂热。不要以为希奇,因为历代以来都这样发生了。人们离开,对他们说粗俗的名,或称他们是某种他们不该被称为的名字。有样东西不把神的工作当回事。

所以,我这样说,是相信神的男人女人,看到了神的工作;我们纳闷为什么芝加哥没有复兴;那就是答案。直到神赐下复兴来,芝加哥永远不会有复兴,美国也永远不会有复兴。他已经用神迹奇事和异能震动了这个国家,他们却不断地离开它,跟耶洗别的动机一样。“我要砍掉他们的脑袋,我要关掉他们的教会,”若是他们可以这么做的话。我们仍然有宪法的权力。法律用宪法的权力保守这些门敞开着。
17

但以利亚累了,他觉得沮丧。耶洗别的这个威胁几乎使他神经崩溃。你瞧,一些人认为神的先知应该自始至终继续攻击。但神要他们去到一边。

你知道,我们一些人吃啊吃啊,却从不锻炼;其他人却过度锻炼,没有机会吃。我们坐在这些大会上,吃神的道和神的良善,然后厚着脸皮肥壮地出去,却从不对此说什么。我们应该出去,使用那些能量和见证来荣耀主耶稣。
你知道,许多人认为先知应该像火箭一样出去。如果他像火箭一样出去,也会像石头一样很快掉下来。
18

今天我从杰弗逊维尔来,听着广播,他们想要发射一颗人造卫星什么的,一年花几百万美元,想要打败俄国,到月球上去。难怪我们是一群神经过敏者。我们甚至无法照顾我们在这地上得到的东西,我们跟月球有什么相干?我们无法控制这个。但你瞧,这全是科学运动。神完全被摒弃在外了。

人以前曾企图建造一座塔,要离开地球。神不让他们联合。我想今天人们企图建造这些塔,要到月球上去。他们坐在那边,有各种的会议,却没有联合。他们无法说对方的语言。
有一种语言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那就是神的语言。彼此间神的爱,人们中间的弟兄情谊。我们学习那种塔、那种语言,将来会有一座塔从天上放下来,把我们都接到荣耀里;那将是雅各的梯子,有一天神要让我们大家都爬上去。
19

以利亚累了,疲倦了,但神看顾他的先知。我想到神向以利亚显示的可爱仁慈,他把以利亚带到树下,离开他的……从自己的省份出来,到了另一个省份,他离开仆人,跑进丛林里,进入旷野,到了指定的地方。我相信那棵罗腾树就是为了那个目的而栽在地上。

神让他躺在罗腾树下,使他入睡,这样他就能休息一下。神知道他饿了,把他叫醒。天使触摸他。那里有一些烤好的饼,放在木炭上。他吃了饼,回头又睡了。他一定是相当累了。那次复兴和他所行的神迹,还有超自然在他身上,他筋疲力尽。天使让他又睡了一会儿,然后又叫醒他,说:“再吃一些,因为旅程非常艰难。”
20

哦,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旅程上,我们多么需要找一个休息的地方,吃神的道,好给我们力量。一夜又一夜,去房间休息,第二天早上精神焕发回来,再吃更多,因为教会前面有艰难的旅程和激烈的战斗。我相信我们作孩子作得够久了。现在神要把他的教会转变成大人。我们像孩子一样玩耍嬉戏,但现在我们必须得丢弃孩子的事,成为大人:成熟。

我相信是保罗说:“我做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因为他像孩子一样思想。但这是我们开始像男人女人一样思想的时候了,因为我们必须做正经的事。
21

我们发现先知接着去了山洞。我很想知道他所吃的那些饼里有什么样的维他命,让他在良好的状态走了下四十天。你想难道今日的科学家不想拿其中的一块玉米饼,在实验室里仔细检验,看里面有多少化学成分,有多少维他命吗?那饼可以让一个人状态良好地行走四十天。神的实验室里仍然满了这些饼,它们是为着旅行的目的。

现在我们发现他在山洞里,躲在偏僻的山洞里。神想要跟他交谈。圣经说有大风经过,之后又有地震,巨大的撕裂和震动。但以利亚只是安静坐着。不久,有一个微小的声音说话。以利亚认得那是神。他用外衣蒙上脸,走出来见神。
我想知道我们教会是不是听了太多的大风、雷声、血啊、闪电啊,以至于我们没有听见那微小的声音。现在是回到那声音的时候了。
22

那些东西没有打动以利亚;以利亚是神的一只鹰。他坐在山洞后面,听见那一切东西经过。尽管是神在做这事,但以利亚想要更好的东西,他是神的鹰。

我一直都喜欢那首歌:
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
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
那里还有一节是这么说的:
我心火热时,主,教我等候。
让我降卑自尊,求告你名。
教导我别倚靠他人所行的,
在祷告中等候你微小的声音。
23

我们美国人,我们喜欢大事和许多的喧闹声。何等不同啊!在我们身上恰恰相反。这是小事,安静的小事。你知道,美国人喜欢移居,做大事,跟大教会一起去。做大事,最大的人群,能吸引最多注意力的人。我们生来就是那么做的。但是,我们已经证明了我们错过了神。太多喧闹声的地方……

呐,我相信喧闹声。我确实相信。但还不是那个。以利亚知道神制造喧闹声,但他在等候别的东西。神啊,让我等候。
我不管谁有最大的复兴,谁吸引最大的人群,或任何有关最大教会、最大宗派的事。让我一直等到自己听见那个微小的声音。
我想知道我们是不是花了太多时间作卫理公会、浸信会和不同的宗派,以至于我们听不见那个微小的声音。因为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众教会在衰退,弟兄关系破裂,正在发生的事;我们看到事情出错。然而,我们已经有了风啊、雨啊、洪水啊和别的一切。但那微小的声音在哪里呢?
24

他们寻找大的事,能搭最大帐棚的人,能建最大教会的人。我们五旬节派信徒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如果我们去聚会,大家没有在过道上跑上跑跑下,说方言,跳上座位,我们就没有任何聚会。我们需要安静坐着,直到听见从天上来的东西:一个微小的声音。

我们需要使徒的教训、使徒的能力。使徒的能力不完全是喧闹声;是圣灵和神的爱使我们想要基督耶稣。
人们喜欢移居,制造派系,成立宗派。他们进入那里,遮掩自己的罪。“我属于某某,我属于这个教会。它是最大的教会。”我不管它有多大,只有一样遮掩罪的东西,就是耶稣基督的宝血。
我们今天听见太多声音说神是一位良善的神。他是,但他也是一位忿怒的神;他是一位审判的神;是一位公义的神。他的圣洁要求公义。神理当公正,因为他是圣洁的。他审判并谴责,就如他赐福一样。
25

但今天我们以为我们可以制造许多的喧闹,或建立一个大宗派,或做一件大而热闹的事,走到外面的街上,敲锣打鼓,许多人会跟随它,因为它在制造喧闹声。

我相信保罗有一次提到这个,说:“如同鸣的锣、响的钹。”如果我们有了这一切的东西,却没有神的爱跟它调和,它就算不得什么。我们不要让这次大会演变成普通的五旬节派聚会。这次大会若是神的旨意,就让它在我们的生命里留下丰富的爱和圣灵的神能,直到它改变我们的每个动机,把我们的生命铸造并塑造成耶稣基督的样式。
我的弟兄姐妹,接受这点。我爱教会。我太爱它了,为它起了嫉妒。人们以为我跟教会争战。我没有。我只是竭力把教会指向他们应该知道的秘密。我们不要过多追求大的事,因为它们会失败。你知道,我们看大的事。我们认为大事使事情成就了。若是我们能有一些又大又好的学校……今年我们的学校结果是什么?你看到我们许多的宗教学校因为性变态、变态而准备关掉吗?我们学校的同性恋……今天人们需要的不是移居和大运动,我们需要……神想要单个的人。
26

人们害怕说出来;他们害怕选择立场。他们必须得有某样东西在后面支持他们,某个大宗派或组织,或一大帮人。人们为什么……神呼召的人所需要的是圣灵在后面支持他。你独自站立。今天,我们不肯那样做。我们作为组织站立;我们作为一个运动站立;我们作为这个、那个或别的站立。

但神要人是单个的人,像以利亚那样。据他所知,他是唯一剩下的先知,但他为正确的原则站稳。喧闹声和震动没有搅动他,他一直等到听见了那个微小的声音,然后他回答。
我们可以在全国各地有聚会;我们可以让大体育场人员爆满;我们可以有各种的事情发生。它不会产生帮助,直到神单个地对人心说话,这是唯一改变人的东西,是唯一使人蒙上脸、走进神面前的事。教会需要它,朋友们。这是我们所要的那种状态。
27

不久前,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的聚会唯一的问题,当圣灵膏抹你,你看异象时,我们相信你。但是,哦,你所做的那个古老、冷淡、形式化的传讲……”哦,如果圣灵可以显异象,同一位圣灵照样讲道。

神不会那样做。我们需要纠正。哦,我们需要回去,安静坐着聆听,直到有件事在我们里面发生。从天上来的声音说话。
但我们想要某种的支持。一个人认为,因为他成了传道人,如果他不去某个大组织,让他们支持他,哦,他就不能讲道。
如果神呼召你传道,哪怕你是独自站立,也要传道。无论如何都要传道。神对你说话了。你当站在外面传道。那是神赐给你的权利。
我宁愿听一个像那样的人讲,也不愿听一个身后有一切的神学博士和哲学博士的人。今天就是这个毁掉了教会。它追求阶层、派系和协会。那些东西没问题,但它不属于神的家。神要神所差遣的、从天上受膏的、听见了神故事的、被他的灵充满的、心里站稳在信仰上的人。
28

看看以利亚;看看跟从他的以利沙;看看施洗约翰在他的日子里;看看保罗。众人都离弃了他,他仍然站稳,因为他遇见了神;一天他听见了一个声音对他说话。

看看约翰·卫斯理、马丁·路德、加尔文。曾经为神做过任何事的人都是听见了神、站稳在信仰上、聆听等候的人。其他人说什么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一直等到听见了神。伟大的复兴发生了。似乎这些大风、高塔等等都在发生;他们等候。神的鹰总是等候,直到他们能听见那对他们说话的声音。
29

你知道,大事并不制造太多的喧闹声。你曾想过这点吗?嗯,你知道,太阳可以吸取一千万桶的水,发出的响声比我们用泵抽一杯水的响声还小。大事通常都是静静地运行。你听过行星绕着对方旋转的声音吗?没有,但它多伟大啊?你听见过黎明的声音吗?然而它驱散一切的黑暗。它那么安静;甚至没有唤醒我们。但它驱散整个夜晚。

今天五旬节派教会需要的就是一个黎明,一天的来到,人们安静站在那里,直到神进入他们的心里,驱散夜晚。我们认为,如果夜晚被驱散了,某处还有一点黑暗,我们就得把城市撕开。我们不需要撕开城市,神说:“只管安静站住,要知道我是神。”神吩咐摩西,命令他安静站住,“留意看我要做什么。”
弟兄,我们需要的,我们已经跑在马车前了,哦,是马跑在马车前。
30

好像一次有个使者奔跑。他听见了一件事;他奔跑,但当他到了那里,当他到了那里却没有东西要说。我认为那正是今天的许多问题。我们已经听见许多事发生;然后我们奔跑。呐,我们不知道我们在跑什么。让我们一直等,等到听见从神来的声音,直到神对心说话,我们有了一个信息,有样东西,那个微小的声音已经改变了我们的每根纤维。

要是众教会、普通信徒、传道人、神甫今晚能在他们某处的山洞里等候神,直到那件事发生了,所有的宗派障碍都会被拆除,人们都是弟兄。是的。
我们紧张不安。他们仍然是神的子民。就像以利亚是神的子民,但他需要一个山洞的经历。
31

你曾注意到吗?不是制造许多响声的小波纹映出星星;是平静的小水池映出星星。许多时候,我们过分倚靠波纹。我相信波纹上有水。但你知道是什么使它起波纹吗?因为它浅。是真的。

我记得一次我和爸爸去田里,坐马车去田里收取食物。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有多少男孩是在农场长大的。但我们有这种旧的平板马车,我们去田里。我们碰到每个不平的地方,它都会晃荡,发出噼啪、轰隆、轰隆、轰隆的声音,上下跳跃。它发出我所听过最可怕的响声。但当我们在农场上尽我们所能把货物装得满满的,回来走在同样不平的地方,却从未发出一点响声。它载货了。
32

今晚我们需要的就是载货,被神神圣的爱和大能充满,一直等到那微小的声音遇见我们。在这次大会上,让我们一直等到听见神的声音。那对我们是个挑战。一直等到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等到神的声音说话,然后我们就知道要走哪条路。那应该……它带给我信服。

有人说:“哦,瞧,伯兰罕弟兄,你瞧,如果众人奔跑,哦,你不认为我们应该跟他们一起去吗?”
“你等候神。”
“我应该加入这个教会吗?”
“你等候神。”瞧?
“你认为如果他们在这里举行一场大复兴……”
“你等候神。”瞧?不管神说什么……一直等到神说话,然后你才能说。你有了一个信息。哦,你可以跳进水里,四处跳跃,发出许多响声,但要等候神。
33

你听见什么?你从这一切正在发生的事中听见什么?你在其中听见了什么?我们听见了混乱;我们听见了起伏;我们组织了几个不同的组织;我们做了那样的大事。但在整个事上,神在哪里呢?

我们需要受膏的人,需要知道自己站在哪里的人,需要面对面遇见神、跟神交谈过的人。“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是我的见证人。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后,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们就要做我的见证人。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我们要等候。
门徒已经跟耶稣在一起了,他告诉他们。哦,他们以为他们出去,欢喜地回来,鬼都服了他们;耶稣说:“你们还没有准备好。你们要上耶路撒冷去,一直等到你们被充满了。”你会制造太多的响声,一切的蒸汽等等;它会鸣笛,却没有任何蒸汽驱动车轮。
34

我们可以见证,跳上跳下,歌唱,类似这样。但要直到神使我们处在这样的情形里,使我们能认得彼此是弟兄,直到所有的恶毒、嫉妒、争竞等等都从我们身上出去了,我们跳跃、叫喊、赞美神、组织、说方言、医治病人、行神迹等等;这一切都算不得什么。要回去,在山洞里等候,直到我们听见微小的声音呼召我们侍奉神。哦,我们太需要它,世界太需要它了。但我们需要那个。神必预备。

35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如果他们都过去……我怎么样呢?如果这次运动后,他们都动身,如果那次运动后,他们都动身……”你跟在基督后面动身。你只要等一会儿。

你知道,我们有鸟儿。一些鸟是候鸟。一些鸟,当第一阵凉风吹来时,它们就尽可能地飞往南方。但有一些鸟留在那里。哦,一只鸟会说:“你最好来加入我们,那里的虫子更好。”但不管怎样,留在这里的那只鸟,神供养它过冬,就如同供养那里的另一只鸟。神总是为你开一条路。是的。它证明了留在家里的鸟比飞往南方的鸟健康得多,坚强得多。
36

我们不需要担心。你忘了有一位神。我们都会焦虑,心想:“哦,如果我不能做这事,如果我能像这样举止,不能加入这个……”保持不动,等候神对你说话。那才是关键。比如说……

如果……如果兔子……如果它要从北方的林子跳到佛罗里达州去生存,会怎么样呢?嗯,它决不……它决不可能那样靠它的迈步跳跃做到。哦,如果有人说:“等一下,我们有这方面的科学,老兄。如果你留在这里,会有三十英尺厚的雪,你就会坐在那雪底下,窒息而死。”
你知道,兔子就在它所呆的地方生存,神给它造了一双雪地鞋,跳过去,它只要跳到雪顶上。神在雪顶上供养它。因为有东西告诉它:“留在那里等候。”它还没有鞋子,但神会预备鞋子,只要它等候。雪鞋兔在地面上到处跳舞,吃着从树顶上掉下来的美味嫩芽,留在家里。确实是。
37

如果一只小鹿,小鹿必须穿越芝加哥,上外面的快车道,拼命地赶到佛罗里达州去,会怎么样呢?哦,它就处在危险中。神知道这点。所以,神使它对现在的样子感到满足,给它两双锐利的蹄子。它挖开那三十英尺厚的雪,吃到地上的苔藓,变得肥壮,可以过冬。瞧?神看顾它。

如果可怜的老熊,像它那样笨拙,如果神……如果有人说:“如果神让你长出一些雪地鞋,老兄,你要用它们做什么呢?嗯,你太笨重了,你会压坏它的。”它不疲倦。有东西告诉它只要等候。当冬天来到,神会看顾情况。它不需要跳起来,惊慌不安,说:“哦,鸟儿都去南方了,我最好也试试。”嗯,它就会要自己的命,或者有人会在它下去的路上杀死它。
38

那正是众教会企图做的,想要模仿、嘲弄,加入某东西,追逐这个、那个或别的。要等候主。他必为你预备。你听见什么?你能听见那声音吗?

那熊听见神的声音。它没有长出任何雪地鞋。但它怎么做?只要出去,躺下,躺在那里,整个冬天都睡觉。如果其它的动物想到处跑,就让它们跑去,它只要好好地冬眠。为什么?神为它开了一条路。它听从。自然界说话。
39

母熊在十月怀孕,它去躺下。一直到五月中旬,它都不会再醒来。那些幼仔在二月出生。如果母熊说:“呐,等一下。我的幼仔要出生了,要有三个月我才能见到它们,”会怎么样呢?小家伙出生了,好像一只小老鼠,小不点的东西,光着身子,好像幼小的老鼠。哦,这些小家伙要怎么找一个地方,它们要怎么受到照顾呢?

母熊不担心那个。它知道有东西对它说神会看顾这事。当那些小家伙在二月出生,那些寒冷的气候,在雪堆下,有东西使小家伙站起来,走到妈妈身边,找到乳房,开始吸奶,躺在那里,吸三个月的奶。当妈妈醒来时,说:“早上好,孩子们,”打个盹,继续睡。
它不会惊慌着要去南方。它不会惊慌:它要在那里找医生,当它的孩子出生后照看它们。它只是睡觉,睡过去。阿们!巴不得教会能找到熊一样的感觉,等候神。
40

伯德将军,当他去南极探险时,他认为跟他在一起的朋友们需要鲜奶。于是他带去了一小群牛,很好的奶牛,这样他们就能在南极洲的寒带喝上牛奶。他说:“哦,我们要带一些母牛去。”他们刚好想到:“如果我们把这些母牛从温带换到寒带,母牛会得流感死掉,如果我们把它们赶到那里去的话。”所以,他们去给母牛做了许多外套,毛皮大衣,披在这些母牛身上。但你知道吗?当他们到了那里时,他们发现母牛不需要那个。神已经让它们长了一身长毛,它们不需要那些人造的袍子。

那就是今天的教会。我不管你是不是手里拿着一个锡罐被赶到街上。你手里是不是有一只手鼓,是不是宣教团的工人,不要想成为葛培理或奥洛·罗伯茨。要等候主。他必预备你所需要的一切。要一直等到你听见那个微小的声音。那是我们所需要的。等候!
41

你听见什么?你能听见什么?这些年你听见了什么?我们有了神迹;我们有了神让人等候的事。他行了神迹,神迹却从未改变这个国家;人们仍然……罪恶横冲直撞,比以前更糟糕,闯入了教会的门闩里,把它撕毁了。我们的神迹做了什么?我们的医治布道会做了什么?我相信神的医治。肯定的。但你决不能主修次要的。神的医治是次要的。我们决不能主修那些东西。

教会应当成熟。我们已经有了大风,我们已经有了各种的感觉。教会在哪里呢?我们今天在哪里呢?每天仍有更多的宗派成长,移居,等等,仍是一样的人。
我们需要的是一直等到我们个人听见神的声音。每个男人女人在这次大会上……不管吉姆·琼斯和其他跟你在一起的人是不是,不管他们做不做,你总要做。你把自己拉回到山洞里,在那里等候,直到神对你说话。你不要动。神必做这事。
42

一个信息,若主愿意,我……前几个晚上我从加利福尼亚州回来时,主在我的教会赐给我信息。我正在传讲它,传讲新生是什么。我传讲到一个地步,让自己都信服了。第二天我动身去我的山洞。

有一位女士跟我在布道会上的一位同工梅西尔先生说话。我跟她丈夫出去钓鱼。博斯沃思弟兄跟我讲了一个小笑话。我把笑话告诉了她丈夫。那是一件简单的小事。简单得……我说:“一个小男孩站着,打量着他几天前才出生的小弟弟所躺的摇篮。小家伙脚翘着,牙床像那样吊着,正在号啕大哭,好像他正在酝酿一场暴风雨。妈妈看着站着的小男孩,男孩说:’妈妈,你说这婴孩是从天上来的吗?’”
她说:“是的,儿子。”
他说:“哦,难怪他们把他赶出去。”
43

哦,对我来说,那是个小笑话。但我告诉了一个男的,他又去告诉他妻子,他妻子说:“你是指伯兰罕弟兄会讲笑话吗?”

哦,你瞧,我那么做是错的。肯定是错的。有时候我们忽略了一些事。保罗说:“若是吃肉放了一块绊脚石在我兄弟的路上,我就永远不吃肉。”
哦,这男的想要辩护,说:“伯兰罕弟兄的聚会,他那么紧张,处在恩膏下,看异象等等,他必须放松。”
她说:“但你又不是伯兰罕弟兄,你又没有那样的聚会。”
你瞧,它放了一块绊脚石。我们必须留意自己所做的。神要因我们举止的方式和我们所做的事审判我们。我不管我们有没有大风,有没有医治病人等等。耶稣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到我这里来,说:’我不是奉你的名赶鬼?我不是行许多异能吗?’”他就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我从来不认识你们。”
我不想要跟那群人站在一起。如果我心里有任何事,当我站在神面前时,我想要诚实。
44

那事责备了我。后来我讲道时,我为我的教会和我的布道会受到税务调查。[原注:磁带空白。]……这事把我放在湿度箱里。将近六个月,我几乎都被政府刨根问底。这些酿私酒的、卖私酒的、赌徒和抽烟的人却逍遥自在。

你们抽烟的,你们不感到羞耻吗?我相信,你在《读者文摘》里看到过吗?我可能估计得或多或少,我想今年有十三万三千人死于吸烟。几乎……百分之九十是所谓教会的人。出什么问题了?我们在某处堕落了。
45

星期天我走在小路上。有个传道人站在那里祷告。在我下面,有一个……他们已经成立了一个少年棒球联合会,说要接受男孩子,给他们一次棒球联赛。他们让一个传道人站在那里,祝福那场地。

我十七岁时,是个非常活跃的家伙。我打游击手,在教会联赛上为卫理公会教会打球。任何打星期天棒球赛的男孩都不能跟教会一起打球。呐,同样那些传道人站在这里祝福那场地。到底发生什么事啦?
我们的大风把我们带到哪儿了?我们的雷声、闪电、血啊和别的东西把我们带到哪儿了?使我们在神面前更甜美谦卑吗?我们需要再回到神的面前。绝对没错。我们变得太松散了,倚靠感觉等等。让我们回到神那里。
46

我站在讲台上受到了责备。我要在这里认罪,因为我已经得了赦免。我正在吃午饭,电话响了。那是个私人号码,我们有接听服务。电话响了。我怀疑可能是某个认识我的人。妻子进去,她把手按住电话,说:“又是那些政府官员……”

哦,我的脑袋感觉像要从顶上掉下来。我太紧张不安了。我必须去挖这个、挖那个,然后像这样惊慌,去找教会,找执事做这个,找理事做那个。我太疲惫了。你知道我做了什么吗?我说:“告诉他们说我此时不在。”我跑出房子,到屋后四处转。
当我回来时,妻子看着我,她是个心上人。她说:“比尔,那样对吗?”
我说:“肯定对。我当时不在。”你瞧,有时候你做得好像它是对的,但它仍然是个谎言。神不要我们说谎,或讲善意的谎言,或拐弯抹角。一切都必须毫无隐瞒,光明正大。这事责备了我。整个下午我都想到了它。我出去为某个人祷告。我无法为他们祷告。
47

听一会儿。“我们的心若不责备你们……”但若是你生命里有东西责备你,你最好把那事纠正了。我不管你究竟有什么……你不可能正确运作。圣灵不可能跟你来往。当你心里有偏见、私心和那一切的东西,圣灵就决不可能赐福你。你可能有一些知识的情感、某些兴奋。

让我向你们解释一件事。比如,一个妇人结婚了,她怕她不会生孩子。她不会生孩子。不。但让她去领养一个孩子,然后她就会有孩子了。呐,书本说有九成会生孩子。为什么?这使她的身体处在正确的情感中。呐,你看如果……问问你的医生,那对不对。为什么?这把她放在正确的态度中。
48

约伯说:“我所惧怕的迎我而来。”瞧,你不……你想要超越一切,在那里你没有定罪或任何东西。你必须活得像真基督徒。活在神的面前;每天、每时、每刻生活。不说任何事,不做任何事,哪也不去。让你所做的一切、你的行为都像基督。神要求我们绝对禁戒世界上的事:分别出来。世界要混合器。

他们要下海滩去洗澡,或在地下室举行纸牌协会,在教会里玩邦科游戏。让我告诉你,神想要把男人女人跟罪分开的分离器。听着。它谴责。
49

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比如说,此时……现在我的手表是十点差一刻。如果这里的约瑟,我知道他不会,但一个星期后的今天……他在……哦,他不是基督徒,他想要为他的一个朋友辩护。所以他想要说他此时在费城,星期二晚上八点、十点,或不管什么时候:九点。六月九日晚上十点差一刻他在费城,因为他要为那个朋友辩护。好的,他们接受他的话。他说:“我庄严地起誓。”

瞧,他可以凭知识那样说。但在他的魂里,他知道那是错的。所以他们带他去审讯。他们说:“博兹先生,你庄严地起誓:1959年6月9日星期二晚上你在费城的某个地方吗?”
“我庄严地起誓:我跟我的朋友在这里,就在某个地方。”
他说:“去找测谎仪来,固定在他的手腕上。博兹先生,你愿意举手对那个起誓吗?”
他说:“呐,我必须让它看清楚。”他可以戴上大面具,“是的,先生,我最宝贵的朋友。我庄严地起誓,那个晚上我在费城的某个地方。”
那个测谎仪说:“他在说谎。”为什么?从知识上,他想要让测谎仪看清楚,他说得对。但他的心说“不”。那是他的魂。那是神居住的地方。
人被造,不是来说谎的。人被造要讲实话。如果你不能抛开旧的偏见和私心,你怎么期待神应允祷告呢?哦,你可以说方言,跳上座位,叫喊,敲手鼓,在那里议论你的邻居。你别期望神应允你的祷告。哦,是的,没错。
50

所以,当我开始为生病的婴孩祷告时,我去按手在他身上,圣灵说:“你不在家干吗?”你瞧,如果有一个颤动……如果有东西藉着按手……如果你没有跟神和好,那里就有责备,你自己心里知道神不会应允你。呐,那是事实,我的弟兄们。

哦,我大受责备,我再也不想要责备了。我关上门,去我的山洞。你们都知道我有个山洞。我呆在山洞里。我祷告,哭喊。我说:“神啊,有病人来了。对不起,我说了那话。不但我说了谎,还导致我妻子说谎。她说我不在那里。如果我没有告诉她那样说,她不会无缘无故那样说的。”我整个人都慌了。
我们不需要为任何事惊慌。神与我们同在,谁能抵挡我们呢?你没有任何事要暗暗地放,或任何阴暗的事。站出来,要真实!
51

如果你知道你应当重生,被圣灵充满,有一个经历,像他们在五旬节一样,你却让某个教会信条向你掩盖某件你知道是真理的事,你就不要期望神应允你的祷告。他不会应允的。是的。

“我的教会不说话,我的教会不……”我不管教会相信什么,关键是神说什么。你知道你必须重生,你必须像基督。如果你还没有遇到那个经历,世上的一切定罪等等没有离开你,你就赶快回到山洞里,或到罗腾树下,飞快进入山洞,聆听,看你能听见什么。你会听到一样不只是大风的东西。你会听到一样不只是感觉、神的医治、血啊、火啊、烟啊的东西,不管他们有什么,这一切发生的事,或大教会,或加入这个,或叫一个派系什么的加入,或某个大组织。你会听见一个对你说话的声音。你听见神降在那魂里,使你承认一切,去纠正它。
52

作为结束,我想告诉你们当时发生的事。我从未说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想说它。我不愿说它,因为只要它在我心里,撒但就得不到它。神住在心里。但如果我说出来,撒但就会听见,他就会阻碍每条路。那一直是我的问题。我太爱人们了,以至于我总是告诉一切的事,让它传出去。但这次,我保守它。呐,你们对它一无所知,它必发生。首先你们会看到它。

我一直在后面祷告。我说:“神啊,我根本不配做你的仆人。我,跟一个我爱的人站在外面,跟他讲一个会在他的路上放绊脚石的笑话。然而我还反对笑话。那些小事,我想……我只是在放松自己。我们在钓鱼。”我说:“你知道博斯沃思弟兄告诉我什么吗?”我告诉他那个小笑话。瞧,它就返回了。为什么?就在那时,神让我准备好,要把那东西从我身上拿走。
如果你要去为病人祷告,按手,你必须要有一个测谎仪,检测并使你讲实话,因为如果你说谎,测谎仪就会显示出来。如果你说谎,你按手在病人身上祈求医治,又有什么益处呢?你必须诚实,朋友们。是的。
53

我羞于在教会面前这样说,但我说了。然后当神赦免我时……我在那里哭了一会儿。我走进那个山洞,我所有的设备都在那里。我从未在那里放过任何东西。我找到山洞,联邦特工永远不会发现我在那里。不,他们……我蹚过小溪,穿过洼地,过了支流;他们永远找不到那里。你必须走到树下,去到树下,那是在树根下,像那样回到山洞。那里有一座坛,一个围栏,一个由石头做成的十字架,一块大平板。它是怎么切出来的,我无法告诉你。两块石头躺在那里,形成十字架,一个地方让我躺下,石头上有像这样的一个低洼。完美极了。我回到里面祷告。

当我知道我的罪得赦之后,我走到外面。我总是……当你走进山洞的裂缝中,那里有一块大石头,几乎有半个大……哦,是那个两三倍大,大约跟那钢琴一样高。我站在那石头上,总是往东看。那里有一个像这样的大山区。我往东看,站在我山洞前的这块石头上,敬拜主。
54

哦,我就敬拜主,一直到哭了。那是下午三点。我站在那里,说:“神啊,你赦免我。我不管是不是赔上我的性命。”我说:“你赦免她,主啊,是我导致她说谎的。她本来不会说谎。但我本不该那么说。我应该活得比那个更好,从这里出去为你生病的孩子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你责备了我,我知道你不会应允我,直到那罪得到承认,被纠正了。”

我打电话给那人,纠正了,我说:“我说谎了,又让我妻子说谎。请你原谅我。我妻子说我……”
“没事的,伯兰罕牧师。我想你是被撕碎了。”
我说:“我的脑袋感觉像要掉下来。但那没有任何关系。它没有给我说谎的余地。我应该讲实话,不管它多么有伤害。”
55

然后呢?我站在那里,哭了。有东西像这样说。我说:“主啊,一次摩西想要知道你像什么样子。你带他经过磐石穴,把他藏在那里。当你经过时,摩西说看起来像人的背。”

树叶相当重。太阳像这样在我身后落下,我看着东面,举起手,尽可能保持不动。我刚好注意到在树丛里,有一阵微风开始刮。它从树丛刮下来,经过我身边的山洞,从旁边刮过去了。只要我活着,我永远忘不了它。
神啊,让我安静站住。主啊,把我藏在磐石穴里,我想要听见那微小的声音。
56

当我知道我被赦免了,我看见了那些树叶动,那阵微风,不是到处有风在刮,只有一阵微风,我听起来像有个小男孩在树丛里。那风刮下来,刮到一边,轻轻地刮过去,像这样经过我所在的地方。树叶在动,经过山洞旁边,刮下去了。它对我意味着什么呢?那是早在我七岁为私酒蒸馏器打水时同样的风。那天它在树丛里遇见我,在那些树丛里刮,说:“你决不要抽烟、喝酒或以任何方式玷污你的身体。你长大后要一件工作要你做。”

57

弟兄,在这一切当中,你听见了什么?你……你听见许多要建立组织的喧闹声吗?你想要穿牧师服吗?或者你想要等候那个微小的声音成长,使你成为应该的你,使你成为真基督徒吗?想一想。以利亚,你听见什么?芝加哥,你听见什么?让我们在这次大会中等候微小的声音。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想知道,今晚在这里的基督身体的肢体……呐,停下来思想一下。你们教会成员,你们是基督身体肢体的人,不管你去什么教会……那跟它毫无关系,因为所有的教会中都有腐败,就像城市有腐败一样。但多少人想要说:“神啊,对我来说,在这次大会期间,我要把我的魂躲在磐石穴里。我要在那里等候,直到我听见微小的声音,它要恩膏我,使我成为你的一个真实见证人,赐给我那样的爱,那样的新生……”
呐,大家都低头,闭上眼睛,这是普通信徒和教会成员,你们愿意举手,说:“神啊,记念我。把我放在裂缝中,以微小的声音对我说话。我已经听见了大风,听见了雷声、闪电……但我要听见微小的声音,它要恩膏我,差遣我到岗位上,使我成为一个不同的人。”神赐福你。这群会众中有百分之九十举起了手。
58

让我们祷告。主啊,他们在这里。主啊,赦免我;我不是有意要那样说话。主啊,我们在这里。正如我站在这里一样真实,神啊,我相信你现在正在呼召你的教会进入一个山洞,对他们说话。主啊,它完全不需要是一个被造的山洞,像先知所藏的那个;但它可以是我们记忆中的一个小山洞;它可以是我们魂里的一个山洞,我们可以后退,停下来,省察,四处观看,然后聆听,看我们能听见什么。我们已经听见了风声,我们为此感激。我们已经听见了大风;我们已经听见了喧闹的复兴;我们已经看见了迦密山的神迹;我们已经看见了失败。主啊,我们今晚累了,我们紧张。我们需要你。我们躺在罗腾树下。主啊,用你的真理喂养我们,你的道就是真理。主啊,此刻领我们从这里去到山洞,让我们藏在磐石穴里,直到我们听见那个微小的声音。

愿这次大会不完全是演变成大叫喊和喜庆,但愿它演变成一个经历,去到哭泣里,去到悔改里,复兴的灵在人心里复兴他们,把他们再带回到神那里,带到那个甜美谦卑的经历中,好像我们得救的那个晚上,主啊。
59

我们承认自己的罪。我们是诚实的。我们在神和人面前认罪。主啊,当我想到我在那里对妻子说的话,“告诉他们说我不在家;我此时在外面。我此时不在。”主啊,这事谴责了我。但你赦免了我,我现在很清楚。

哦,主啊,使我们的生命甜蜜。主啊,倒下膏油、基列的乳香和赎罪祭,用你的良善和怜悯恩膏我们的魂,使我们能听见神又对我们说话。主啊,求你应允。
对每个在这里的人,对全国各地的其他人:主啊,我们已经看见了雷声、风和地震……主啊,它没有带来结果。他们……他们仍然想要建立更多的宗派,分裂,移居,把人彼此分开。神啊,让我们安静站住,直到听见神的声音,互相融化对方的魂。主啊,求你应允。垂听我们,赦免我们,将圣灵赐给我们,使我们能一天天地生活。
60

主啊,医治我们中间的疾病。父啊,那些在这里的,那些感觉不好的,我们祈求他们甚至不需要等到星期五晚上的医治聚会,但愿他们……愿他们此时在那甜美中,回到磐石穴中,听见神的声音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那时就不是经过祷告队列和不同的地方,传福音的按手在他们身上,而是一个他们永远都记得的经历。他们知道有件事发生了。父啊,求你应允。

但最重要的是,赦免我们的过犯。当那日,我们想要无可指责地站立。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了他的缘故,阿们!
61

你能为我弹那首赞美诗吗?“要像耶稣。”听见了吗?“要像耶稣,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你知道这歌吗?那是你想要像的吗?你肯定想。多少人知道这首歌?好的。让我们在敬拜中唱这首歌,“要像耶稣。”那是我的愿望。我想要他的灵。那是一件我……你不能洁净自己的斑点,就像豹不能舔净它的斑点一样。你做不到。让我们敬拜主,告诉他除掉我们一切犯罪的欲望和一切的不信,在我们里面建立一样东西,使我们知道自己站在哪里;我们的路上没有罪了。神应允祷告,我们知道那是真理。但如果我们的心责备我们,神就不会听我们。若是有任何的责备,神啊,求你除掉它。

若是你能帮我,现在我们来唱。给我们起个调。如果你不知道。好的。我会告诉你一首我们会唱的,某种美好的老歌。我感到圣灵要我们此时在歌唱中敬拜他。你们有那样的感觉吗?我爱向主耶稣唱一些东西,一样东西,使他……
62

你知道,他在唱。你知道,先知说……以利沙整个人被搅动了,他说:“我若不看约沙法的情面,必不理会你。但是,给我找一个弹琴的。”弹琴的开始唱歌,弹奏乐器。当他弹唱时,神的灵感动先知。你们记得这故事,是吗?

哦,像耶稣是多么美好啊!多少人知道这首老歌“空处,空处,泉旁有空处给我”?多少人知道这首歌?你知道吗,姐妹?哪一首歌?嗯?说什么?你知道吗?
呐,你可以有你想唱的所有短歌,小禧年。那些歌很好。但对于我,用这些歌带我回去。我相信他们是……当他拿起笔来,开始写下它……
63

多少人知道那首歌:“与你更亲,我主”?那是一首老歌。我也爱那歌。姐妹,给我起个调,“与你更亲,我主。”

你说:“那是葬礼的歌。”我们需要一个葬礼。是的。我想要我里面一切活着的罪死去。你们呢?在你能破碎以前,你永远不能被塑造好。哦,那歌太奇妙了!
与你更亲,我神,与你更亲,虽然十架在身,不易前进。
我的歌唱声音,仍是与你更亲,仍是与你更亲,与你更亲。
现在让我们闭上眼睛,抬起头事唱。
与你更亲……
父神啊,把我们的心塑造得不一样,主啊,若是我们中间有什么罪,求你从我们中间除掉它。主啊,我们不在乎我们要在什么标准上来;若是我们不得不被人称为任何东西,被藐视,被弃绝,让我们与你更亲,主啊。[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
64

主啊,父啊,我们爱你。神啊,赦免我们。主啊,有朝一日,若你耽延,我们都要各自说着谈着走下这里的过道。哦,主啊,现在赦免我们的缺点,我们敬拜你。主啊,我们就像孩子,在灵里敬拜。让那阵微风,那天神在山洞前的风,就是我刚才所讲的,主啊,让它经过这里的每颗心。愿微小的声音说话。当我们等候你时,主啊,说我们的罪得赦了。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我不知道你的建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建议。但对我来说,这是基督来的时候,那甜美、谦卑的感觉。对我来说,微小的声音说得比大风更响声。你心里诚实,你相信那是真的吗?确实是。
65

呐,有人坐在你旁边,现在只要跟他们握手。让我们再唱那首歌。当我们……当我们唱那首歌“与你更亲,我神”的时候,跟你旁边的人握手。跟某个人握手。我知道有各种不同的教会坐在这里。让我们再唱这歌。

与你更亲,我神,与你更亲,虽然十架在身,不易前进。
我的歌唱声音,仍是与你更亲,仍是与你更亲,与你更亲。
神应允你们永不离开你现在的那个态度。在神面前甜美,等候他说话的声音,温柔、甜美的声音,耶稣的血必驱除你们一切的罪恶和羞耻。
现在,愿神赐福你们。约瑟弟兄,你还有什么事要说的吗?好的,神赐福你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