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525 基督的形象

1

这是件很甜美的事。我很高兴能来到主的家;只有一个更好的地方,那就是与主在一起,不是吗?因为生活中的所有艰难、试炼和麻烦到那时就都烟消云散,进入到一个伟大、荣耀的明天。我们肯定都在盼望我们要与主相见的那个时刻。

那天,有人问我,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主的再来很近了吗?”
我说:“肯定是的。”
他说:“可是,我听到这个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但是,”我说:“有一天,你将会最后一次听到这个,”瞧?没错。因为某一天他必会来到;不管是哪一天,我都要做好准备。
2

那天,我们对一些商人讲道,他们都是一些律师等等。他们说,有个人说:“你生命中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

我说:“我有一个。”
他说:“是什么?”
我说:“为基督而拯救灵魂,”没错。我想做的唯一一件事,我最大的志向,唯一的志向,就是要看见耶稣基督得荣耀;我为此而活。
我是多么的高兴,我们的见证证明了三十一年来,我一直在谦卑地服事主。如果我能活一百万年,如果我有那么多的寿命可以活,我要每一分钟都为主而活,因为我……即使我知道我最后会被拒绝,但能为主活仍是莫大的荣幸。主是如此真实、如此美好。在我生命的旅途中,我还从未发现有哪样东西能够比得上我们(神和我)单独在一起相处的。没有比这更甜美的交流了,这是比任何东西都更伟大的爱,比对妻子、儿女或别的东西的爱更伟大,这就是基督的爱;这爱是那么的美好。
3

呐,我们很高兴看到这个复兴会持续了一周,听到了帕内尔弟兄和其他弟兄在这里出色的讲道。我们相信,在这次复兴会期间……“复兴”这个词有时候会被人误解了,有人认为,复兴就是给教会带来新的会员,不,那只是复兴的结果。但复兴是将教会已经有的东西复兴起来,瞧?就是把那个带出来。它们是……

有一次,我站在海边。我猜这个故事我已经讲过很多次了,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哦,那不是海,是密西根湖。厚普和我上去那里,当时世界大会在那里举行。我想,那大约是在1922年,希金弟兄,照着我所能记得的,当时世界大会是在芝加哥举行。
4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一片水面,那天,我站在那里看着那些汹涌的巨浪。那天正好是复活节的早晨,他们在那里举办了迎日出的聚会。我观看着那些巨浪涌来又退去,哦,看上去它们好像很快乐。但我开始想:“你知道,湖水那样涌来退去,湖里的水量并没有比它完全安静的时候多。还是一样的水量,没有多出一滴。”但我想:“那么,为什么风要刮下来,像那样搅动湖水呢?”是为了把湖里的所有垃圾冲走,瞧?它把所有的垃圾都冲到了岸边。

后来我想,好像那湖正在举行一场复兴会,瞧?湖水在摇晃、奔腾、四处翻滚,直到所有渣滓都被清除了出去。
复兴会也是这样,就是使我们进到主的灵里,欢喜、纠正错误、更近地与主同行、重新地交托和奉献自己,直到一切世俗的事和疑惑全都被冲到岸上,瞧?然后从那里开始,所流淌的就都纯净了。当古老的生命之舟开始航行在其中时,哦,他们就用不着留意太多的东西了,因为一切都从路上挪开了。那真好!
5

瞧,今晚我们不想留你们太久,因为这是星期一晚上,是我们这个礼拜复兴聚会的第一个晚上。我很高兴地宣布复兴会继续举行。

我有许多朋友,我看见这里有一些弟兄和老乡,他们给我讲了他们的梦,是他们最近这几个星期里所做的梦。主帮助了我,赐下了那些梦的讲解。我不知道都有谁在我们中间,这里有多少陌生人或别的人;但主神仍然会赐下那些梦的讲解,精确完美。
他还是在约瑟的日子里的同一位神;当时王做了几个梦,他就为王解了梦,那讲解是准确的。甚至有一些梦一直延续到了今天,那果效仍在延续。但以理,在尼布甲尼撒的日子里……
6

不久前,我们的谦卑的好牧师说,哦,他真不忍心让我在这个

星期再来多提供一些帮助。他说:“我知道你很累,伯兰罕弟兄,”但他说:“瞧,但我们就是等着,盼着。”哦,没问题。
顺便说一下,我不得不取消在澳大利亚悉尼的聚会,因为他们这个时候不肯给我发签证,瞧?不让我在这个时候离开美国等等,还有些别的事。所以,这个时候我还不能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但很快我就能去了。
但当我们不得不把这聚会往后稍微推迟的时候,现在我想要去芝加哥,芝加哥的聚会快到了,他们已经做了广告,说我会在那里。但我还不知道我应该在什么时间去到那里;本来我要去到斐济岛,他们说,在那些海岛上将会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但我现在还不能在那里举办聚会,因为有签证权的问题,但很快就会去的,他们正在等着。
7

呐,我会去芝加哥。吉恩,你知道那场大会是几号举行吗?有人知道打出的广告是几号吗?我甚至都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我只是在“信心先驱报”上看到了这个消息。我相信,聚会大约是在下个月的四号或五号开始或差不多是那个时间,或就在下星期,从现在起大约一个星期、十天。

所以,我的压力不小,我需要你们的代祷。
8

呐,今晚,我选了一些经文要来读,你们若想与我一起读,是在《约翰福音》13章,只是一部分的经文。你们随身带着圣经的,而且也喜欢跟着读的人,在我们读的时候……

今晚的聚会一结束,这里要举行一次婚礼的彩排。所以,我们一散会,我们就要尽可能赶紧离开,不是要赶人走,而是说会场一旦空了,他们就可以为这场婚礼做彩排。明天晚上这里将举行一场婚礼。我们这教会团契中的两个孩子明天晚上要结婚了,你们大家都知道了,明天晚上聚会前就在我们教堂这里,我们可爱的大卫·伍德弟兄要与玛丽莲·杰弗里斯结婚。所以,这次婚礼要彩排一下,就像……这不是正式的,而是为明晚做预备的一场半正式的婚礼。
9

呐,在我们读神的道之前,让我们祷告。父神啊,当我们存着最敬畏的心进到你的面前,承受摆在我们前面的耶稣这个名字,就是这能满足一切的名时,我们确知你必垂听我们的祈求,因为耶稣说过:“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因此,我们作为基督徒,大胆地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也知道这点,即,我们的心若

不责备我们,我们就知道我们所求的,必蒙神的应允。
我们祈求,愿我们的生命藉着我们的认错和他对我们公义的赦免而使你得到大大的满足,使我们的愿望今晚可以实现。主啊,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看见你浩大的恩典临到我们,赦免我们的罪,医治我们当中的疾病。愿你对我们说话,或以启示,或以预言,或任何你愿意对你的教会所说的话。愿我们的内心成为你圣灵的容器;愿今晚我们能牢牢地与那主干线连接在一起,使圣灵可以对我们的心说话,并得着从神的同在中所发出来的荣耀。
10

主啊,我们要为所有患病的和有需要的人祈求;因为就在我进来之前,前两天我们的秘书把一长串来自全国的名单放在了我的桌子上;他们正遭受折磨、快要死了、是用红字写的危急病例。当我把手指自上而下地放在那一页的每一个名字上时,神啊,今晚我与这教会在一起祈求,愿你的恩典和怜悯临到每一个人。你认识他们每个人,也知道他们有什么需要。

我们不愿忘记那些人,主啊,他们今晚正在康复中,他们住在那边的老人和残疾人之家。主神啊,他们许多人是你的儿女,被你的宝血洗净的人。哦,当我们变老,我们的亲人会忘记我们,但我们有一个安慰,那就是:神永不会忘记。我们所行的事都被记载在生命册上,它们会永远摆在神的面前。今晚,我们要为他们祈求,主啊。
我们为我们的国家祈求怜悯,为那些正在犯罪和行恶的人、那些在酒吧里的人、也为今晚那些在各种犯罪场所里的人祈求,我们祈求那赦罪的恩典临到他们,主啊。我们祈求,愿你完全来持守我们,主啊,使我们的心完全充满着从你而来的爱,我们的最大愿望就是服事你,并看见那些人得救。求你祝福要读的这道和我们所要做的一切。我们谦卑地低着头并感谢你,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
11

现在,请翻到《约翰福音》13章,我们要读一部分的经文。

1逾越节以前,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2吃晚饭的时候,魔鬼已将卖耶稣的意思放在西门的儿子加略人犹大心里。3耶稣知道父已将万有交在他手里,且知道自己是从神出来的,又要归到神那里去,4就离席站起来,脱了衣服,拿一条手巾束腰。5随后把水倒在盆里,就洗门徒的脚,并用自己所束的手巾擦干。6挨到西门彼得,彼得对他说:“主啊,你洗我的脚吗?”7耶稣回答说:“我所做的,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明白。”
愿主加添他的祝福在所读的神的道上。
今晚,我想要为这讲题取一个题目,只讲一会儿,题目是:“基督的形象。”我要把这个作为题目:这是什么呢?需要做什么才能成为一个基督徒呢?
12

呐,我知道,这根本不是一个传福音的讲题,决不是,然而,它也是一个传福音的讲题,因为除非教会知道了它要在什么样的根基上前进,否则它就不可能前进。我相信,任何人在他可以前进或得到确实的信心之前,首先,他们必须知道他们站在哪里,并且在站好之后还要知道该如何站稳。我相信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你若不知道自己要跳进哪里,你就不可能带着信心一头扎进那东西里面;你必须知道。

如果我们的信心放对了,放在了正确的位置上,它就会带来持久的满足。
13

这就像在说到一个妇人时所说的那样。那可能是在她结了婚以后,如果她很渴望能够抱上她的第一个小宝宝,她简直都等不及了;她如此的期待,但在这背后却隐藏着一种惧怕,害怕如果没有很快显出迹象来,她就生不了孩子了。这会让她越发得不到。

呐,现在他们采取了一种解决办法,这办法在各个时代中都管用。如果那妇人看到或相信她生不了孩子了,只要她出去外面领养一个孩子,接着你知道,她自己就会生了。
这种方法被证明了十次有九次是正确的;因为那种疑惑的压力,“哦,可能我不会生孩子了。”但领养孩子会给她带来一点的满足,这可能就是神所用的方法,要使她进入状态,然后,她就会生出她自己的宝宝了;因为那种惧怕和期待最终就会离她而去了。
14

对那些想要得到医治的人来说也是这样。只要他们能得到一点看得见的小证据,就行了。就像以利亚当时所说的;基哈西说:“我看见一片云,不过如人手那样大。”以利亚说:“我听到有多雨的响声了。”他看见了证据。

那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我告诉人们说:“继续往前,开始赞美主吧!”瞧,因为这就是那个领养的宝宝,因为这进入了他们的头脑中,但等到它进入了他们的魂中,他们就会得到医治了;那时信心就会起作用了。
你必须要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必须要对你所做的事有把握。
15

因此,很多时候我们听到这种说法:“哦,基督徒是什么呢?”一些人把它只是局限在加入教会。

有人说:“哦,基督徒就是一名教会成员,是与教会维系着一种关系的人。”我相信,所有的基督徒都当那样做,但我不相信那就是基督信仰,瞧?那是人成为基督徒之后要做的事,但这不是说因他那样做了,他就成了一个基督徒。
又有些人说:“不,基督徒就是要去做礼拜,听命于所宣读的信条,忠实于教会所教导的那些教义。”
还有一些人,他们说,也许在身上要带一些小东西,小十字架或其它东西,说那是基督徒的标志。
还有一些人,他们相信,也许是,只要他们点上一根蜡烛或做某种的忏悔,就说那是一个基督徒了。只要他们愿意在水里受浸,或做出一些牺牲,或拿给教会一些物品或帮助邻居;为寡妇买一些煤炭或为孤儿买一些鞋等,这些都是一个基督徒当做的事,但那样做仍旧不能使他们成为一个基督徒。
16

又有一些人说,如果你在车上或墙上挂着一个基督的像,那么,那就是一个基督徒的标志了。瞧,那些东西都没有问题,但我不相信挂一个基督的像就能使你成为基督徒。我相信,成为基督的形象才使你成为一个基督徒。这不是我们外表做了什么,而是我们里面发生的什么才算数。因此,若主是我们的形象,我们也有他的样式,是他身体的肢体,那我们的形象就会像他。我们的生命就当反映出基督的形象,而不是用我们加入教会、挂十字受难像或情感去反映;乃应当在永生神永活的同在中,藉着我们的生命反映出神来。

17

一些权威人士曾告诉我,过去人们还不会用熔炉把黄金里的渣滓,铁和黄铁矿提炼出去。黄铁矿非常接近真金,所以被叫作“愚人的金子”。他们把渣滓除掉的方法,是用锤子把渣滓敲打出来。印第安人过去就是这样做的;古时的金匠也是那样做的。他们用锤子敲打,翻来覆去地敲打,直到所有的渣滓都被敲出来了。他们能知道那已经完全被敲打成金子的唯一方法就是,那敲打的人能够在金块里看到自己的形象。那敲打的人不停地看,直到那块被敲打的金块能照出他自己的形象来,几乎都能用来照着刮胡子了。

神的圣灵开始用福音的锤子在我们身上敲打,直到所有属世的事都被敲打了出去,我们能反映出主神的形象来,那时我相信,我们就是基督徒了。因为“基督徒”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像基督那样的人”,反映出他来。
18

呐,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留着长胡子,就像画家在画中所画的主的样子;也不意味着我们必须留长头发,就像画家在画中所画的;或者穿像他所穿的那种长袍,因为我们是生活在另一个时代了。我们不一定非得那样做去反映出他外表的形象,但我们必须在魂里反映出他圣灵的形象和他生命的式样。

我不相信基督徒只要加入教会或接受信条就够了;我相信那是耶稣基督在人身上的一种反映,因为我们都是他的肢体,是他身体的肢体。正如圣经说的,我们也有他那样的形象。
呐,主是什么样的形象呢?他来,不是要成为某个大人物,虽然他是;他是作为一个仆人而来的。他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我们今晚所读的经文就反映了他是什么样的人。在我看来,正是那点才使他变得伟大。他虽是那位永恒的神,那位创造了天地的神,然而当他来到地上时,他却取了最下等的地位,所做的是任何人都最不愿意去做的事,那就是一个洗脚工。
19

在早期的东方世界中,从收入来看,洗脚工是所有人中收入最低的人。因为在当时,人走的大路小路动物也走。所以,动物走过的路沿路都很臭,灰尘飞扬,沾在他们的腿和脚上。这种路真是奇臭无比。

当一个人去走访另一个人时,他不能这样就进屋了;他在路上沾染的东西和灰尘使他闻起来很臭,就像在马房一样。所以,客人首先要做的就是,他要进到一个小房间,一个接待间。那个收入最低的人就守在那地方,有点像奴隶那样,他就呆在那房间里,给进来的客人洗脚,然后另给他一双鞋穿,一双小拖鞋,让他穿上。然后给他抹油,然后……抹完油后,他就可以进去,成为他朋友的客人了。因为他感到自己要是沾满马路上的恶臭,浑身是汗地进来,实在是不合适。洗脚工的收入比任何人都低。
然而,天上的神却谦卑自己,成为了……曾经最伟大的成了曾经最低微的。
20

这跟今天那些自称是反映基督的基督徒是何等的不同!何等的不同!瞧,今天所谓的基督徒想要受人服侍。哦,他开始认为他是个大人物;这跟主的形象,跟要反映主,是何等不同啊!主来,从不是要受人服侍,他来,乃是要服侍人。“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太23:11]”

今天我们看到,基督信仰的现代潮流是:“我是大人物,你什么也不是。”哦,这是一种……这是错误的,不应该是那样的。我们试图用错误的方式反映基督信仰;神不要我们那样去做。我们唱这首歌“我要像耶稣”,但当到了要我们从骄傲中谦卑下来,像他那样卑微下来时,我们却做不到了。人们一这样做,就形成了宗派,他们把自己分离出来,看上去就没有了圣灵,正如圣经所说的。[犹1:19]他们把自己隔开了,说:“我们属于某某教会,它是更大的教会;它是更好的教会;我们的宗派是更了不起的宗派。”
这种做法不像是耶稣所做的;这反映不出耶稣的爱和他的品性来。耶稣来到最下等的人中间,去到街头妓女、乞丐、流浪汉中间,与他们一同坐在尘土中。那才是基督徒的生命;那才是基督徒该成为的样子,要像那样反映出基督来。
21

哦,我知道人们说:“那是……那种日子过去了。”它没有过去。如果基督仍旧是基督,如果他的灵仍然是圣灵,而且在他里面的灵也住在你里面,他也会使你接过那个位置。

但今天,我们试图认为我们很不一样;这与主在祷告时所说的“世人会因为我们彼此相爱,而认出我们是他的门徒”这点相差太远了。我们不是彼此相爱,相反却彼此争吵;我们彼此瞧不起,因为在某些事上我们不一致。我们就出去,互相控告。瞧,然而,我们还称自己是基督徒。我知道,有些自称是圣灵充满的人,也在这样的事上犯了罪;他们出去,竭力毁谤其他的基督徒,而他们本不该做那样的事。
22

呐,弟兄姐妹,如果我们有那种灵,我们最好把这点记在心里,即,我们还不是基督徒。不管我们做了多少的承认,是我们所拥有的东西才算数;我们不可能是基督徒却又不爱所有的人。我们可能与他人不一样,但耶稣并没有插一句话说:“呐,你们这里的所有法利赛人,你们都要下阴间,根本没有机会给你们了,因为是这个、那个等等,因为你们是法利赛人。”相反,耶稣去到他们中间,他服侍他们,帮助他们;他竭尽所能做各样的事来帮助他们。

但今天,教育、教会成员资格、世界的捆绑等等,已经把教会带到了用知识取代圣灵的地步。若非藉着圣灵,你是无法去到神那里的,这是人能够去到神那里的唯一的一条路,那就是藉着圣灵。耶稣说:“若不是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基督徒们,这是千真万确的。今晚,我们要在心中放上一本小笔记本,现在就要把这些事都记录下来。
23

让我们思想一下这点。哦,我们有些人声称拥有各种的知识;我们有些人说:“等一等,”他们喜爱成为博士,圣父大人等等。但即便你知道这一切,拥有这一切的知识,也不会有任何益处;除非在你心里得到了那爱的圣灵。圣经说:“我若有各样的知识,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们的知识有什么益处呢?只是让一些人说:“我不想去参加那样的复兴会,因为那些人都是些没受过教育的人;我不想与他们有联系。”不在乎他们认不认识他们的ABC,他们只要认识基督就够了。是的。

你永远也不可能卑微得过头了;愿神常常将那圣灵放在我里面,不管如何低微,他相信什么、不信什么、何种信条、肤色或什么,我都要伸出手去帮助他,肯定的。我想要那样的圣灵在我里面。我不要认为我比其他人好,使我能趾高气扬地说:“我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或“我举办了最大的一次布道会。”我算什么呢?不过是神所造的泥土而已。让我谦卑自己,使主的生命可以反映出来。愿所有的基督徒都有那样的感受。知识不能为我们成就什么。
24

比如说,要是一个鸟笼里装满了金丝雀,那鸟笼跟这个教堂一样大小。有一只小金丝雀飞到笼子上,说:“先生们,我要跟你们大家说点事儿。我真的比你们大家都高一等。你们瞧,我是一只通晓人类之事的金丝雀。哦,我可以解释这一切。我看见一位女士在房子里走动;我看见孩子们在玩耍,我什么都知道。现在你们都要听我的。”

就在它翘着小脑袋时,一位精通文法的普林斯顿大学的学者走上来,然后开始用他那最高深的文法跟那只小金丝雀对话,对着这只小金丝雀说话。我能想象,那个小家伙把头侧到一边,它这边听听,那边听听,但它对那人所说的一无所知。虽然它能听见那人;虽然它能看见那人,但它的知识又算得了什么呢?什么也不是。因为它不知道那人在谈论什么,为什么?因为它只有金丝雀的脑袋,它没有人类的脑袋;它只能明白金丝雀所能明白的。
25

人也是这样,我不管你多有知识,我们有的仍旧是金丝雀的脑袋,因为我们只是人。认识神是要藉着圣灵和圣灵的启示,我们永远无法藉着知识明白他。你可能与人交谈,举办传讲知识的大会,搞心理学,做了很多你想要做的事,但人们永远也无法认识神,他们无法认识。

你可以解释并且说那些哭喊,把脸转过来让人打的人是老古董,但正是那样的人,在他的生命中反映出了基督,一个谦卑的人。一个愿意与神同行的人举止就会像耶稣。
26

但你看,这只小鸟无法明白,虽然它以为它能明白。因为它不

是那样被造的,它的头脑无法与那个聪明学生的头脑相比。
我们的知识也永远无法与神相比。我们有限的小头脑怎么可能与神无限的思想相比呢?神无限的思想远远超过了人类的知识,以至人类的知识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
那只小鸟能够知道那人所谈之事的唯一方式,就是把自己交托出去,接受它,做它认为是那人要它做的事。
27

那也是我们认识神的唯一方式,就是跟从圣灵的引导,这是老式的做法;这是神的计划。它过去一直是神的计划,它将来也永远都是神的计划。“主说:’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源头就在这里。

朗费罗曾经这样说过:“成功之路就是寻找人所谈论的有价值的事业,一种人所谈论的有价值的事业,然后持守住它。”肯定的,有一些为众人所谈论的,被科学所拒绝的事,但如果它是有价值的,就持守住它。
你知道吗?1872年,美国医疗学会拒绝了浴缸的使用;他们说那绝对是不卫生的,还说,它们会传播疾病。浴缸!但最终他们还是接受了。
28

我们所谈论的这个老式的福音是被羔羊的血所洗净的。它也许看起来是老式的,但它们迟早都会出现的,它是一种有价值的事业。要用你所拥有的全部去持守它;它是一条被宝血所洗净的路;它会使人得洁净。不是出去喝酒、抽烟、到处乱转,只因为属于教会就称自己是基督徒,而是那清洁、无玷污的圣灵住在人的生命里头,反映出耶稣基督—神的儿子来。

这就是今天人们拒绝新生的原因。哦,他们得到了他们所谓的新生。“我上去与牧师握过手了。”但那不是一个出生。他们不愿接受新生的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什么他们去加入教会,因为那样他们就能以某种知识的方式而来。神说:“人若不重生,根本就看不见神的国。”不管你多有知识,声称自己是个多么好的基督徒,你都必须要重生。
你说:“那么,伯兰罕弟兄,我需要去做一些小小的传道事工吗?”那并不是指这个,那是指你必须得到新生,你必须要重生。
29

这是一群混合的会众,但我要讲一件事。什么是出生?不管是出生在稻草床上,还是在地板上,或是在医院装饰着粉红色丝绸的病房里,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团糟,没错。

新生也是这样的;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团糟,但它生出了生命,阿们!生出了生命。什么样的生命?仆人的生命,谦卑你自己,否认你自己,这就是那种生命。
“哦,”他们说:“但我看见他们围着祭坛在哭啊喊啊叫啊,等等。”肯定的;他们重生了,那是一团糟。我不在乎你去哪里,你站起来,可能脸上全是泪水,眼睛都红了,你的手可能因敲打祭坛而擦破了皮,但那是一次出生,它为你行了一件事;它使你成为了仆人;它把你的古板拿掉了。它造出了一个形象来,塑造出了新生命,成了新造之物。也许你站起来的时候是一团糟,但你已经重生了。不管你是在哪里,它都造出了一个新生命;它带来了一个有新形象的生命;它把你造成了一个仆人。过后,你就要服侍了;耶稣要我们彼此服侍,要彼此相爱;我们若彼此服侍,就是在服侍主。
30

呐,记住,只有病人才需要关照,服侍,只有那些病人才需要。他们需要关照;当你看见一个传道人,我不是只把这局限于传道人,我也把这扩展到每一个需要关照的教会成员。“我是个大人物,”要记住,这是一个属灵上的病人,他们需要关照;他们需要神的灵的关照,给他们某种能除去他们那种态度的东西,并医治他们的自私、自高自大和“我大你小”的想法。圣灵使我们都一样。有太多属灵的疾病了,贫血。

你知道什么是贫血吗?是一个缺血的人,他们行动滑稽,他们常常会恍恍惚惚、颠三倒四的。
这就是今天我们许多教会成员的问题所在,他们得了贫血;他们需要输一次各各他的宝血,这会带给他们充足的王室血液,使他们能行走在老式的、由神所凿出来的圣灵的路上;这会带给他们一些让他们能活着的东西;给他们信心,使他们行在他们主的形象中。
31

就我自己来说,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想要成为像他那样的人。他来,成为了一个牧人,他也是一个牧人;一个牧人就是一个到处寻找他的羊的人。

有一张很出名的画,我想,我们这里的墙上没有。但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它;我现在叫不出那个画家的名字来。他丢失了那只黑绵羊,于是,他就撇下那九十九只,去寻找那一只,他怎么做呢?他走遍旷野,身体都被荆棘划破了,他经过了各种危险,整夜地搜寻,直到最后,发现它在山的另一边,挂在一个小树丛中;他就冒着生命危险,伸手过去,把那小家伙从堕落的境况中救了上来,然后再把它带回到自己身边。另一位画家画了一幅牧人把羊带回家的画。
呐,看起来那个牧人会像这样把羊夹在胳膊底下带回来,但你知道圣灵是如何抓住了那个画家的画笔吗?他不是把羊夹在胳膊底下,而是把它放在自己的肩上。
32

呐,我想要你们明白这位大牧人的细心照看。呐,耶稣,当他赶出魔鬼时,他说他是用神的指头赶鬼的。呐,魔鬼根本算不了什么,如果他来搅扰你,神只需要伸个指头就可以把魔鬼赶跑了。但当羊回家的时候……

人身上最有力的部位是在哪里?在他的肩膀上。你注意到一个人的肩膀总是最宽大的。他身上哪个部位能挑起最重的重物?是他的肩膀。人最稳固的地方是哪里?是在背负重物的肩膀上。
所以,主抱起他的羊,把背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慢慢地背着羊走回家。神所有的能力都环绕着那只迷失的小家伙,带着它回去。但鬼魔太容易对付了,他只用指头就可以把鬼赶出去了。他是一位牧人。
33

一位牧人必须要跟出去才能找回那些走偏的羊;一个好牧师就是一位牧人。老实说,“牧师”这个词意思就是“牧人”。有时候在教会里出现了一种小的偏激的东西,或者说一种小的派系;一边的人要这样,一边的人要那样。但一个真正的好牧人会跟着那个派系出去,去做什么呢?去把他们带回来。一个真正的牧人,他在做什么呢?他会亲自跟着去到那里,要做什么呢?要把失丧的带回来;他在做什么呢?他在反映那位好牧人的形象,要竭力赢回那灵魂。如果他们在什么地方走偏了,好家伙,他们好像一夜之间就会把整个世界撕碎了一样,那个牧师会跟着过去,为了使他们归正,把他们再赢回到这正道上。那就是一个好牧人,他反映出了耶稣的形象。

弟兄,我知道这被称作异端,被称作狂热,但如果今晚我要做出一个选择的话,我的选择就是要成为像主那样的。我想要用我生命中的一切来反映出主耶稣的形象来。用我的生命。
34

明天晚上过后,我就要走了;这次婚礼过后,我就要去到旷野,我想一直呆在那里,因为在我魂的深处,我感到我需要比现在更亲近地与神同行;我不要只是行在……我想尽力在他面前行得正,但我要更亲近地与他同行。当伯兰罕堂有一个复兴的时候,我自己也要有一个复兴;我不想只是看到它发生在这会堂里,我想要它发生在我身上;我要更亲近地与他同行。

我要我身上得到更多的圣灵,在我身上反映出基督;我要成为像他那样的。我知道,每个真实的基督徒都想要成为像他那样的,这是我心中的意愿:要像耶稣。瞧,我要他成为我的……我要他成为……他是我想要成为的榜样。你看,这需要圣灵来做这事,只有圣灵才能做这事。
35

我对神学院和那些需要让某人来告诉我的事不感兴趣;我不在乎那些亲吻十字圣像或把十字架放在胸前或向死人祈祷的事。我只对一件事感兴趣,那就是让更多的圣灵来接管威廉·伯兰罕。我对加入一个比我所属的教会更大的教会不感兴趣;我属于永生神真实的教会,长子的教会,我生在了它里面。我要我的生命有更多的圣灵来反映出我所爱的基督。为了得到它,即使要去到再高的地方我也不在乎;哪怕我必须去这里,去那里,被称作狂热分子、圣滚轮,不管是什么我都不在乎,我只想更多地反映出他的生命。我关心的不是要达到一个什么高度,我关心的是圣灵,这样,我就能像他那样更像是个仆人,他是主的仆人。

不是来要让人服务或服侍的;他来,从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他取了仆人的地位。如果天上的王能这样做,而我们是他身体的肢体,那就让我们也那样做。我们不是要与众不同,而是要在主面前谦卑自己。不管这世界或有知识的人说什么,根本不要去想它。只要领受更多的圣灵,像耶稣那样:谦卑、温柔、卑微;接替他的位置,在审判之日,他就会接替你的位置。
36

让我们低下头一会儿。今晚,我想看到这会堂里有一群属于这个教会的和其它教会的成员举起手。当我说“这个教会”时,我只是指那唯一的一个教会,即:新生的教会,长子的教会,耶稣基督的教会;不是从世界生的,而是从神的灵生的。我能否看到一些手举起来,并说:“神啊,把我造成像耶稣那样;塑造我,主啊;洗净我,神啊。”神祝福你们的心,“洗净我,使我比雪更白。”

“主啊,在我生命中,有一些小小的坎坷,我坐在这里听了帕内尔弟兄、内维尔弟兄和其他的好传道人,还有柯林斯弟兄,我听到了许多弟兄的讲道;我一直在听。但主啊,今晚,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他们在告诉我什么呢?他们在尽力要传达给我什么呢?我看到,他们想要我像耶稣。在我根本没有办法那样做。我是一头豹子,身上都是斑点。我越舔斑点越明显;只会让世人看得更清楚。”
“主啊,让我失去自己,我不管在世人看来这有多么糟糕,我想要从神的灵重生。主啊,我求你今晚用你的圣灵来充满我,洗净我、使我成圣;让耶稣的宝血使我成圣;洗净我,充满我;主啊,直到我失去自己并在你那里找到。”
37

主神啊,天地的创造者,你将主耶稣从死里复活起来,藉着永生神使人复活的灵把他带上来,把你所居住的那个身体带上来,使它升到了天上的宝座那里。他来到地上最低下的人那里,即妓女那里,成了最低下的佣人;去到最低下的城市;与那些最低下的人住在一起;承受了那个最低下的名,成了穷人中最贫穷的;甚至在自然界里,飞鸟有窝,狐狸有洞,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这位真正的仆人,他自己成了仆人,好叫我们可以跟随这样一个榜样,然而那位使人复活的圣灵赐他尊荣,让他从阴间的深坑中起来,让他经历坟墓,然后把他的身体带出来,使他坐在诸天之上;他被高举到如此高的地方,以至他不得不低头看天,并赐给他一个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天上地上都从他而得名。

38

主啊,愿我们今晚就领受他的圣灵;愿这个成为这里每个人心中的饥渴。主啊,你看见了那些举起来的手。不是要复述信条或加入教会,或在这些和那些事上争吵,而是要内心谦卑,被塑造成神的形象,主啊,愿这事藉着圣灵得以成就。愿神的圣灵来塑造我们,不是藉着知识的概念,说我们应该成为这样,我们举止要像这样,而是……那只是收养的孩子。但主啊,愿圣灵借着重生成就这事,使我们的灵更新而变化,将我们造成像主一样的。主啊,求你垂听我的祷告;尽管这很软弱,我知道,主啊,这是软弱。

我不单为那些举手的人祈求,也为我自己祈求,我的手也举了起来。将我造成像主一样;神啊,无论你要对我做什么,无论我需要去到什么样的高度,只要让我能够像他。我内心想要像耶稣。主啊,求你应允;不单使我这样,也使今晚所有在这里的人都成为这样。求你应允,父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9

教会成员没问题,我一点也不反对这种事情,不反对那样的事。但是弟兄,成为一个基督徒是指拥有基督的形象。我们要成为活的像,不是带着一个像,而是成为主耶稣的一个像。

这里有一首短歌,我想要你们帮我现在唱一下。我不知道,我不会唱,但我肯定你们都会,“助我学像主耶稣。”多少人听过这首歌?我知道我们都想要成为那样。那么让我们来向主唱这首歌。我意识到那伟大的圣灵就在这里。你们无法隐藏。大卫说:“我若在阴间下榻,他也在那里。”神可以在任何地方。所以,他今晚就在这里;他晓得每个举动、每个动作、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个目光、每个思想。他知道这一切的事,你不相信这点吗?那么……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你们喜欢那样吗?现在请听这个。
伯利恒马槽来了一位客旅,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40

你知道现在我脑子里在想什么吗?昨天,我拿起教会的旧账本。我好久没有看了。哦,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看。教会最初建立的时候,我得用它。

那上面有西沃德弟兄的名字,还有乔治·迪阿克弟兄,威伯弟兄,他们那些人的名字也在上面。我往下看到了那些主日学的班级;我看见我们五个班级给这个教会的全部奉献是一美元六十美分,有几百个人坐在这里,但只有一美元六十美分,瞧?
然后我再看一下现今的登记册,我想:“多少人已经走了啊?”我看见那里的弗兰克·布罗伊弟兄,我自己的……那是我的岳父。我看见许多老一辈的人:威伯太太和所有那些老一辈的人。他们都已经登上了那天梯,都已经上去了;他们都走了。
41

我记得,我们过去曾站在这里,我想:“主神啊,我们的教堂看上去更美了一点,我们正期待着建新堂。但主啊,你比以前更爱我们了吗?”不,我相信他没有。过去我们常常站在这里唱诗:我只渴望像耶稣,直到一生的旅程。我能看见老乔治像那样领口敞开着,汗水从他身上流下来,手上拧着手绢。我能看见那些可爱老圣徒的脸庞,哭着举起双手。传道人走进教堂,说:“嘿,伙计,你怎么能让大家都那么同心合意呢?”

我说:“我跟这毫无关系。”他们坐在旧板凳上,地上铺着锯木屑,被塑造转变成了神的形象;在那边的某处,他们的内心找到了基督。多么甜美芬芳的救主啊!那些祷告彻夜不断地升到天上去。有时候,我们会进来,去到彼此的家里,黎明的时候才回家,彻夜地祷告。
42

我们再也找不到那种真诚了,看上去它好像都没了;出了什么事?出了什么事?让我们回到起初所拥有的那种爱里,并且: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你真要这样吗?让我们举起手来唱。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
(效法他的形象)
在(要彼此相爱)……我渴望像耶稣;
(我们是他身体的肢体,我们必须要像他。)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你是真心的吗?请说“阿们”。哦,这真是一种甜美的灵,不是吗?我宁愿有这个,也不愿拥有世上我所知道的任何东西。你可以拿走这世上其它的东西和它的浮华,拿走你所有的知识、所有的博士、拉比、主教、教宗等,只要把耶稣给我,是的。让我以那老式的方式得到他;我感到他就在我内心的深处。观察我的生活、看到我的愿望,那就是服侍他:谦卑、温柔、卑微。那是我们所需要的,朋友们,是一个……那是耶稣;那就是圣经中的耶稣,不是知识上的耶稣,而是魂里的耶稣。
43

主今晚就在这里。有多少人是生病的,有需要的,请举起手。你生病了,但需要基督,想要接受祷告的,请你们把手举高一些,让我能看见你们是谁。那么,有多少人心里愿意为其他生病的人祷告的,让我看看你们的手。好的,人还不少。

有多少人相信耶稣仍旧是一样的?我们没有分发祷告卡,我没有……没有发祷告卡,是吗?我想他们都不在。你们相信我们的救主耶稣今晚会来到我们当中吗?如果我们唱诗,我也在谈论反映主的形象,那么,如果他站在这里,他会做什么呢?你认为他会像在《约翰福音》4章里那样做同样的事吗?在那里,他看见了井边的那妇人,就告诉她;因为知道她心中的意念,就给她解释了,并告诉了她,她就知道了他是弥赛亚。你们相信这个吗?你们相信那同一位耶稣,那是一位大祭司……[原注:磁带空白。]坐在神的右边吗?
44

你相信今晚那同一位耶稣,有一天他正在行走,那里并没有祷告队列,但有一位小妇人患了血漏;她挤进人群中,摸了耶稣的衣裳,就回去坐下。耶稣转过身,说:“谁摸我?”你相信耶稣今天仍旧是同一位耶稣吗,朋友?那妇人心里的愿望……瞧,她害怕了,就走回去坐下了;她等着,耶稣说:“谁摸我?”

使徒彼得就责备他,说:“主啊,瞧,大家都在摸你。”
主说:“是的,但这是不同的触摸;因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我感觉到了。”他往会众中看去,直到看见了那个小妇人。主告诉她,她患了血漏,但她的信心已经使她痊愈了。那不就是耶稣做的吗?
今晚,愿我们都能谦卑自己,让我们的灵藉着圣灵更新而变化;使我们能够将我们的口、我们的眼睛交托给主;你的信心和我的信心,使他可以去到会众中,在你们身上也在我身上运行,来成就他的道,即:他就是我们所承认的大祭司。他坐在神的右边,为我们所承认的事代求;他也是一位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就像他在地上时被触摸那样。你们相信这点吗?那是同一位耶稣。
45

这里有多少人是自己有需要或为了别人的需要,是我所不认识的人,或是你们认识我而我不认识你的人?我这样来说吧,我对你们或你们的需要一无所知,但你们相信耶稣在这里显明自己,使他对我们成为可见的,好像过去他在耶稣基督里所行的那样,也行在我们里面。你们相信这点的,请举起手,好吗?就是那些晓得我现在不认识你们的人,瞧?我不认识你们。

好,让我们看看我们可以先专注哪里。现在要存敬畏的心。如果主会这样做,你愿意全心地相信他吗?我刚感觉到了,我刚才打算叫你们上来这里,给你们按手;我想我不会那样做了,我相信耶稣就在这里。我们不是携带着他的像,而是要成为他的像;那就是我们想要的耶稣,不是吗?要成为一个像!好的。
46

主神啊,这是一个很大的声明,但主啊,是你做出了这个应许。现在,我们必须努力前进;有些事必须要成就,虽然我们不是一个宗派,只是一小群谦卑、贫穷、受排挤的人,我们中的许多人会被那些知识型的大教会踢出来。如果我们去那里,我们无法穿得像他们那样好;还有另一件事,如果我们蒙了圣灵的祝福,像圣经所说的那样,站起来说“阿们”,那我们马上就会被赶出来。许多人都不会被接纳,有些是因为他们的肤色;有些是因为他们的信条;有些是因为他们是如此的爱你,他们拥有圣灵,他们向着世界的事死了,并且已经重生了。但他们得到了新生命,仆人的生命。

主啊,我们聚集在这里,在你所赐给我们的这个小小的屋檐下,我们为此而感谢你。现在,主啊,愿你使人知道你就是基督,是一样的;并且我们所谈论的这位伟大的主,他现在就在这里,要向人显现,行他在地上时所行的事。求你应允,父啊,使他们可以看见并且相信,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47

你相信你所求的必得着吗?什么是信心?信心就是真理。信心是某种你知道是确定的东西;信心不是任何你所猜测的东西;信心是你所知道的东西,瞧?是某种进到你魂里面的东西。我希望那些不认识我、而我也不认识你,但仍然有一个需要或愿望的人,请你们再举一下手,好吗?我只是想大概知道一下,这里每个我所不认识的人是谁,好的。真是到处都有。我不想对着那些我认识的人说,因为这样有人就会说:“他认识他们,”但有很多举起手的人是我所不认识的。

现在,如果主耶稣应允了这点,你们其他的人会全心相信并接受你们的医治和无论什么需要吗?让我们在心里这样祈求:“耶稣啊,求你除去我一切的疑惑。”哦,耶稣不可能疑惑。如果我们拥有他的形象,我们就会相信。他相信神,他来是为了行神的旨意;他不在乎人说什么,或其他人说什么;他来是为了行一件事,就是成为他父亲的一个仆人,他父亲也住在他里面。我们来是为了成为神的仆人;让圣灵居住在我们里面;我们要服侍他。
48

我要专注在一个妇人身上,一个坐在这后头的黑人妇女。我相信她举起了手,说明我不认识她;既然这样,哦,那里有两个妇人,好的。你们两位女士都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们。如果是的,请举手;如果我不认识你们,请举手。好的,好的。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

在圣经里有讲到,我注意到你们的原因,是因你们是黑人,瞧?在圣经《约翰福音》第4章里,曾经有一个妇人,耶稣从井边经过,那里有一个撒玛利亚妇人;她是个不同种族的妇人。
耶稣只与她交谈了一会儿,就发现了她的问题是什么,然后对她说出了她的问题是什么。当主对她说出了她的问题后,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呐,我们知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他们并不知道他是谁。瞧,她说:“你是谁?”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那妇人就回到她所出来的那城,并说:“你们来看,有一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说出了我的问题。莫非这就是弥赛亚?”
49

你们两位女士读过这些经文吗?肯定读过,是《约翰福音》第4章。瞧,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而你们正站在,哦是坐在离我有二十码远的地方,那么,你们相信在我们之间说话的同一位耶稣会向我揭示出你们在这里所需要的是什么吗?如果我对你们说出了真理,即这本圣经是正确的,他就会那样做的,不是吗?如果他会那样做,你会相信吗?

在最里面、从这个方向看着我的妇人,她患了背部的毛病,她想要这病得到医治,绝对没错。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在最里面的女士,是的。
呐,你怎么样呢,女士?你也信吗?我相信你刚才说你与我也是陌生人,在她旁边的?你有头痛的毛病,你还有皮肤病。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现在回家去吧,你们两个都会好的,你们的信心使你们痊愈了。
你们相信耶稣今晚就在这里吗?你们在教堂里的和其他在别处的人又怎么样呢?要相信!
50

这里坐着的这位妇人正在祷告;她是个勇士,我认识她。但我由不得自己,因为那光正悬在她头上;那是布鲁斯小姐。呐,布鲁斯小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你曾经患癌症得了医治。但就在那门口,我第一次见到你,我看见你站在那门口,圣灵对我说出了一些只有你和那医生才知道的事,是那样的,是吗?你相信主现在会把你的毛病告诉我吗?我认识你,但我不知道你的毛病是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因为你是患癌症得医治的。但我由不得自己,因为那光就悬在你的头上,它就停在那里。

现在,我看见有个人升起来了,这不是为你的,是为某个患了癌症的人的,绝对没错。我看见了一个妇人或谁,她是个罪人或什么的,有一种喝酒或什么的嗜好。你身上带了两条手帕,要我按手在手帕上面,为了使他们得释放。这是主如此说,绝对没错。呐,你自己可以判断,对不对?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
51

在这后面的、我不认识的人,请你们举起手;是我不认识的人,在这里。那是什么?请你们在那个角落里的人再举一下手,那里坐着四、五个妇人。你们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们相信所看见的事,是神的灵在运行吗?你们信吗?你们若能信……

那位坐着看我、戴着小帽子、戴眼镜和白色耳环的妇人,是的,那不是为你自己,而是为其他人的,他们病得很重,是内出血。他们在一家医院里,那医院在新阿尔巴尼。那是事实,这是圣灵如此说。
这位年轻女子,这位坐在另一边、从这个方向看着我的妇人,你刚才举起了手吗?你相信我吗?你心中有一个愿望吗?你相信神会向我揭示出来吗?好的,你也在为别人祷告,有人眼睛得了白内障,他们害怕会变瞎,没错。现在,如果你为她而相信,她就不会变瞎,如果你信的话。
52

那位在那后面最边上的妇人,就是在刚才那个举过手的妇人后面,你有神经性的毛病,没错。那神经性的毛病是在你的喉咙里,是那样的,是吗?如果那些事是这样的,请举起手,我说的就是你们在那边的女士们,好的。

在旁边的那个妇人又怎样呢?你也举起了手,是吗,那里的姐妹?请你举起手,那里的老姐妹,好的。你得了风湿,要接受代祷,是那样的,是吗?请你举起手,你信吗?
有谁……教堂后面有谁愿意相信的,要有信心!
我看见一位妇人正看着我,她从这里的两个妇人中间看过来,她把指头放在嘴里;她就要做一次阑尾炎手术,绝对没错。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女士,正是那样。
53

你们信吗?那是什么?那是耶稣基督,神的儿子。你们全心相信吗?呐,等一下。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54

呐,你们看到今天的教会是多么死气沉沉了吗?在主耶稣的日子里,如果那种事发生,那会怎么样呢?那妇人是如此的激动,她丢下水罐子,就跑进了城里;她说:“弥赛亚在这里了!”但今天,是的,你还没有在祭坛下变得一团糟,以便你能新生;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那会使圣灵进到这个地方,带来一场复兴。耶稣基督被反映出来,他的形象在这里显现出来,并运行在这里的会众中间,行出这事;到底出了什么事?是因为缺乏了某样东西,我们需要一次复兴。

还有多少人是生病的,有病的和有需要的,请举起手?请你们互相按手,让我们祷告。现在快点,你们互相按手。做好准备,来接受你们的医治。你们若全心相信,现在就可以得到医治。
55

我曾感到惊讶。我们谈论了女人和出生的事。在我一生所认识的妇女当中,我还从未见过有那个妇人曾走到台上来希望得到一个孩子的。怎么回事?如果我能看见她、看见事情成就了,她渴望正确的事,我就会对她说:“女士,你求要得到一个孩子。”

她说:“是的,伯兰罕弟兄。”
我认识一个四十九岁的妇女,她现在有了一个小男孩。她一生都与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瞧,从大约十六岁以来就在一起了。她四十九岁,他五十多岁了。当一说出“主如此说”,没错,“你要得到这个孩子,”她就回家去,买了婴儿的衣服。三年后,她五十二岁了,她就生下了那个她渴望已久的儿子。
为什么?当她听到这话说出来时,她就知道那事一定会成就,这做了什么?使她有了正确的态度。圣灵是那么的美好,他来对会众讲了这些事。如果你们现在也有那种正确的态度,医治就做成了。
56

主啊,你是神,你永永远远都是神。我们是,我们多么高兴地知道,你应许了你再来地上时,你会得到一群余剩的人。不管什么事出现又消亡,都将会有一群预备好的百姓。我们知道,人奉献给神的是他所得的十分之一,在百姓中间也有一个十分之一。我们或许可以说,在全世界的收成中,历经各个时代,那些蒙召被选的人可能只有十分之一。

父啊,我们祈求,当我们还在地上劳苦时,我们大家一起,找遍全城,要把罪人带来,尽力为了神的国而做点事。我们下去城里,我们看到人的冷漠;我们看到了。就像罗得在所多玛的日子那样,当看到女人抽烟,还自称是基督徒;喝酒、狂欢、穿污秽的衣服,男人贪恋女人等等,哦,所多玛的罪恶,它使我们的魂天天伤痛;我们的心在我们里面忧伤,主啊。
57

哦,难怪信心变得这么低落,因为人们如此缺少耶稣的宝血,这血可以使他们的魂成圣,使他们为神而大发热心。然而,他们却不愿接受。在街角的小布道团敲着小铃鼓和鼓,但车上的人却嘲笑我们,因我们把永生神的圣徒领了进来。

哦,我们多么感谢你,父啊,那些在某处某地传福音,向人们伸出援手的人。现在求你应允,主啊,我们祈求,也知道你伟大的圣灵和众天使都已经各就各位,现在就在这个教会里。神啊,赦免每一个人的罪。
今晚,这里有人病了,有许多人病了。主啊,你藉着你的仆人显明了你自己就在这里。底下的许多人正在渴望、呼喊、拉动。主啊,你知道你是唯一能够允许这事发生的那一位。你是神,唯独你是神。你正是为了这旨意而行这事的,因为你应许你要行这事。正如你所说的,这是给教会的最后迹象。末时已经近了。
58

你问过这个问题:“我来地上的时候,能遇得见信心吗?”你从来没有问:“我遇得见教会成员吗?我遇得见信条吗?我遇得见诚实吗?”你说:“我来地上的时候,能遇得见信心吗?”主啊,愿这些病人,让他们的信心释放出来;脱离各种的慌张、疑惑和惧怕。愿他们的信心现在就释放出来;如果他们使自己的信心释放出来,那疾病就不得不松绑,魔鬼就得放手;他们将因全能神的大能而得自由。让圣灵如洪涛涌进每个人的心里,给每个魂施洗,在神的同在中医治每一个病人。求你应允,主啊。我这样祈求:叫魔鬼离开今晚每一个在这里正在受折磨的病人;奉耶稣基督的名,撒但,从这些人身上松开你的捆绑。作为神的仆人,我代表他们呼喊,为他们呼求神的怜悯,阿们!

59

多少人现在全心相信,从内心完全地相信,耶稣基督今天正在地上、在他的子民中反映他自己呢?你们爱他吗?让我们一起唱这首老歌:“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我们现在站起来一起唱,大家都唱,一起唱。多少人知道这首歌,请举起手?“我爱他,”让我们现在来敬拜神。

所有生病的、受病痛的人,现在都站起来,接受你们的医治。我全心相信,现在你们若让自己的信心释放出来,那位在这里的神所立的基督就会……
他在做什么呢?使我们成为他的像。瞧,他在这里的圣灵向你们反映出了他自己。你知道那不是我;那些举手的人不管是谁,我都不认识他们。他们举手说他们不认识我,我也举手说我不认识他们,但神认识他们。
那是什么?那是基督在反映他自己;你要用信心去相信它。我也要用信心去相信神借着天使向我确认的这个事工。你们也见过他的照片。那照片就挂在宗教艺术馆里,全世界的人都知晓这点。
60

那个曾引导以色列人的火柱,当它成了肉身后,他在一个被称为神的儿子的形体中。他说:“我从神那里来,又回到神那里去,我又回到神那里去。”

在他受死、埋葬、复活之后,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了他,他以火柱的样式出现,是一道光,使保罗的眼睛瞎了。保罗说:“主啊,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你用脚踢刺是难的;”耶稣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这世界,世界的秩序,教会成员等等)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人称代词),我(同一位耶稣)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我父那里去。”阿们!哦!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61

哦,我们再来唱一遍;我们唱的时候,我要你们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五旬节派的、天路圣洁派的、神的会的,大家一起唱;我要你们跟前面的、后面的和旁边的人握手。大家一起唱。

我(神祝福你,弟兄)……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呐,复活的次序是这样的:“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死了的人之先,因为神的号要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在我们遇见主之前先要与他们相遇;在遇见主之前,我们先要与他们相遇,“与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一起上去。
现在,我们彼此问候,彼此握手了。现在让我们来欢迎主。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62

一位年轻女子从那排座位上走了出来,上来跪在了祭坛边,在哽咽、哭泣着。这里还有谁也同样信服了,想跟她一起跪下来吗?我们会很高兴看到你们上来跪在这里。神祝福你,弟兄;还有人要上来吗?很好。

我爱他(塑造我,主啊,打造我),我(去到窑匠的屋中; 还有人要来跪在这里吗?)……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哦,他太奇妙了,不是吗?可称颂的主啊,你认识这个年轻女子,我不认识。但就在刚才,有某样特别的事临到了她身上,没有人劝她,她就从会众中走了出来。那是你的感动,主啊。她跪在祭坛这里,她的亲人挽着手臂围在她四周,祈求神施怜悯、引导她,赐给她属灵的力量。主啊,愿这事成就;经上记着说,他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84:11];愿这事现在就成就。对那些愿意爱你和跟从你的人来说,你的应许都是“是的和阿们的”。愿这位年轻女子今晚能确切地知道这点,即:在天上,只要是神话语应许的,那就没有一样东西是神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就浇灌在她心里的。愿她俯伏在祭坛边的时候,神赐给她如此满足的份;愿圣灵把她心里所愿的那些事赐给她。求你应允,主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
63

亲爱的天父,愿这女子的愿望……这是她那么喜爱的;愿那伟大的圣灵行出唯有他才能行的事。我们把这一切都交托给你并祈求,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大卫说:“因为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颂赞你。”主啊,求你把她心中所愿的赐给她,这个教会和你的仆人,我和其他在会堂里的仆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真诚地为她所求的事祈求,阿们!愿你认领它,姐妹,神祝福你。

64

现在,当这些人把自己奉献给主,专注在主身上,且圣灵在这会堂里运行时,我要大家静静地站一会儿。牧师们在祭坛边与他们说话,现在让我们祷告一会儿;主过来了,让我们现在来唱诗。他正在对每个人说话,让我们低下头,进入祷告里。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在各各他。
我能,我愿,我真相信;我能,我愿,我真相信; 我能,我愿,我真相信;耶稣现在拯救我。 我能,我愿,我真相信;我能,我愿,我真相信; 我能,我愿,我真相信;耶稣现在拯救我。 我相信他的话,我相信他的话; 他白白赐给我救恩,我要相信他的话。 我能,我愿,我真相信;
65

你看,年轻人,你想要与神有更深的同行吗?你相信他会赐给你吗?你若全心相信,就能得着。你相信并接受吗?

……相信;耶稣现在拯救我。
凡爱他的人,请你们举起手,说:“我要尽心地爱他,”用尽我的一切。他岂不奇妙吗?我们低下头来做一个结束的祷告,记住,明晚有聚会。
我想问你们一下,尽可能快地,你们若愿意,你们每一个举起手来寻求救恩、寻求与神更亲密同行的人,要相信你们得到了。如果你感觉不到它,就用那种收养孩子的方法,瞧?不断地说你得到了,直到变成真实的。
你们接受了医治的,你可能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同,你说:“伯兰罕弟兄,我的信心不够让我现在就得到。”那就用这种收养孩子的方法,你只要说:“主啊,我得医治了,我相信。”医治就会来到。这会让你进到一个正确的气氛里,看到吗?那么,你的信心就对了,信心就会来控制;你只要全心地相信。
66

呐,明天晚上,聚会七点半开始,明晚时间还是照常,这星期每个晚上都有聚会。过来听内维尔弟兄和其他传道人的讲道。我们大家在一起尽力推动一次复兴会。愿神祝福你们!我们无法带来复兴,是你自己必须做的,需要你藉着祷告与我们一起带来复兴。来出席这里的聚会,愿神与你们同在。

现在,我希望,聚会一解散,你们就尽快地离开这会堂。我们要在这里举行半个小时的婚礼彩排,一些人已经着手在做了。我们要低下头,我相信,我听到朱尼·杰克逊弟兄在会场的后面。朱尼弟兄,你今晚在这儿吗?这弟兄是从新阿尔巴尼卫理公会教会来的,好的。杰克逊弟兄,请你来做一个散会的祷告,好吗?
[原注:朱尼·杰克逊弟兄做散会的祷告.]
[原注:磁带空白.]要参加婚礼的人,现在请赶紧到前面来。主祝福你们,我们明晚再见。
你们忧愁困苦人;他能赐你安慰安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