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510E 这是谁?

1

神祝福你,弟兄。来到主的家里实在是太好了。我想,不久前我正在查考一些经文,经上说当耶稣将近耶路撒冷时,门徒举目,远远地望见圣城,他们就欢喜,说:“现在就要复兴以色列国吧?”

某个人讲述或谈起最近一次访问巴勒斯坦时,他说:去年人们到过一个地方,他们从山谷上来,在转弯处观看耶稣和门徒那个时候所走的同一条路,当他们看见那座城时,就哭了起来。
你知道,我相信有一些事情是那些门徒在那些日子所感觉到的,即天国就要恢复了。而现在几乎就是时候了。
我相信,那也是现在人们心头上的感觉,即天国几乎准备好要恢复了。
2

内维尔弟兄,我们亲切而蒙福的牧师,刚才跟我讲到几个晚上后即将在伯兰罕堂这里发生的一次复兴,要为此祷告。我告诉他,我认为那将是一件蒙福的事。你不可能有太多的复兴。许多时候,我们对复兴有个错误的看法。复兴甚至不是带新的会员进来,而是恢复我们已经有的东西。

我喜欢这样说,因为我是从内心深处说的,就是我开始在伯兰罕堂周围发现一种不同的感觉,跟很久以来的感觉不同,一种感觉,一种深刻的属灵感觉,就像很久以前的感觉。一些事解决了,有了一个真实的根基。我相信神必祝福这个小教会,[原注:磁带空白。]又在神的大能中。我看到建设计划在进行,我认为那是一件大事。因为迟早我们这些老人都要脱下军装,交在孩子们的手里,走上那黄金的阶梯。
那天,我经过了那个中途的记号,现在五十岁了。我真的没有意识到这点。从我大约十八岁、十六岁,十八岁为克里斯·麦斯纳运送杂货起,似乎就一会儿的工夫,只是出去一下。这是要表明,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就是神所建造的城,那里永远没有尽头。
3

今早我在讲母亲节的主题,不是要把母亲放在,不是当她真的年老了,有了皱纹,拄着拐杖,坐在轮椅或有扶手的椅子上,一小盆鲜花摆在她旁边,乃是在复活中的母亲,恢复了她的青春,像皇后一样站立、发光。

我就是喜欢这样思想我的母亲。我不喜欢思想她今天的样子:年老了。我喜欢思想那要来的。我知道你们对母亲也是有那样的感觉的。思想真正在她心里的样子。尽管许多……正如这位诗人说的:“生活对她来说不容易,但她必再活一次,只是要为你做一些事。”所以,神会开一条路,让她能与你永远生活在一起。对此我很高兴。
4

我不知道为什么今早我做了这个宣告,说若主愿意,今晚我要传讲“这是谁”?我确实不知道我要怎么来讲。整个下午我都在忙于会面,一直忙到大约一个小时十分钟之前,有一些特别的事和紧急电话。我回不了那些电话。

我想要你们继续为山姆博士祷告,他正在好起来,我们感谢神。鲍德林博士和鲍德林太太两人也正在恢复,他们正在好起来。
我想要你们今天下午把一个新的人员放在你们的祷告名单上,就是底下的药剂师哈里·理斯;哈里是我的一个私人朋友。从我认识他时,我就认为他是个基督徒,直到今天下午他的兄弟要求他的灵魂得救。迈克·埃根弟兄,我们这里的理事,带来了这消息。哈里在医院里,情况严重。我不知道他那么重视我,今天下午他拒绝了自己的牧师,他所去的教会的牧师,而要我去看他。我想去看他,所以,请为哈里祷告。
5

我们今晚很高兴在这里认识我们来自南方乔治亚州的朋友,韦尔奇·埃文斯弟兄和他的家人。我也看见了别的来访者,我不认得他们,或许他们今早就在这里了。

如果我没搞错,我看见了来自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埃尔默·柯林斯弟兄和姐妹在后面。哦,你们没有变。好像你应当穿上你的铁路制服,从铁路上过来。欢迎回到家里,我不能要求你留在这里,因为你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瞧?凤凰城非常好。有朝一日我自己也想要生活在那里。
接着我在这里看见了从那边神的会来的史密斯弟兄;史密斯弟兄,那天,昨天下午晚些时候,我拿到了你的小册子。我还没有读,但我肯定会好好地研读的。我知道只要是你写的,就一定是真实的经文。愿神祝福你,我希望那是一个成功。
许多其他的朋友,我可以说伯兰罕堂欢迎你们所有的人。我喜爱斯特里克姐妹今早所唱的那首歌,“主透过栏杆注视着她。”
我在这里的门诺派弟兄们,很高兴你们进来。哦,还有你们所有的人。
我相信,这里有一个朋友是从上面伊利诺斯州来的。他的儿子在后面录音。又要再见到他们了。
太多了,我可能……如果我没有叫到你的名字,请不要以为我是在轻看你,我实实在在地欢迎你们所有的人。
6

呐,今晚让我们来读一段经文功课,从《马太福音》21章第1节读起,往下读到第11节。

1他们将近耶路撒冷,到了伯法其,在橄榄山那里;2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对他们说:“往对面村子里去,必看见一匹驴拴在那里,还有驴驹和她一处;你们解开,牵到我这里来。3若有人对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主要用他们。’他必立时让你们牵来。4这事成就是要应验先知的话,说:5’要对锡安的女儿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就是骑着驴驹子。’”6门徒就照耶稣所吩咐的去行,7牵了驴和驴驹来,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稣就骑上。8很多人把衣服铺在路上,还有人砍下树枝来铺在路上。9前行后随的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儿子!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10耶稣既进了耶路撒冷,全城都惊动了,说:“这是谁?”11众人说:“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稣。”
7

让我们低头祷告。哦,主啊,我们不知道如果我们生活在那些日子,我们会说什么话。但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更大的日子,正仰望他的再来。主啊,当我们在做准备,把我们的心预备好,把我们在国内和国外的庄稼地里所能聚集的禾捆带进来的时候,我们也在思想和期盼我们看见主再来的时候,他骑着白马,从荣耀的入口降临,要把我们这朽坏的旧身体改变和塑造成荣耀的身体,像他自己的身体一样;在那里不可能有罪了,也没有死亡的迹象能进去。我们必得见他的真体,活着,在那将要来临的整个时代中爱他。

8

我们为这个教会以及它的牧师、理事、执事感谢你,也为到这里来的每个人,为在我们大门里面的来访者,他们是同一羊圈内的羊,只是来自另一个围栏。我们祈求你今晚用你的同在祝福他们,用你的道来喂养我们,使我们今晚从这里出去,能立志做一个比先前更好的基督徒。愿我们心里带着一个新的盼望出去,带着喜乐,等候主的再来。

如果我们中间碰巧有一些生病和受苦痛的人,我们不会忘记为他们祷告,他们今晚进了我们聚集来敬拜神的教堂,病着进来,愿他们好了出去。我们为那些在家里、在医院康复的人和在病床上的人祈求,哦,神啊,我们祈求你的怜悯降在他们身上。
9

我们要为今晚还冷淡的那些人祷告,他们还没有尝过和见过主,还不知道主是美善的,不知道被神所爱是什么滋味。他们不明白他们正在错过什么。哦,神啊,愿某个电台播音员以某个方式触摸他们的心,愿他们的情感被转向你,然后怜悯的门就要关上了,他们就要被关在外面,忍受没有怜悯的审判。主啊,求你帮助我们。

我们奉主耶稣的名祈求这些事,为了他的荣耀这样求,阿们!
10

城门周围,人们非常拥挤,街上都挤满了,甚至人们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他们躺在城墙外,躺在地上,到处都是,因为这是逾越节。人们从世界各地而来,要在这个时候敬拜神。

那是逾越节的羊羔被宰杀的时候;它代表了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之地被拯救出来。他们每年持守这个;每年举行这个伟大的逾越节。那是犹太教最突出的时候或事件之一,因为它是指以色列人得拯救的时候。众人都喜爱回想这事,回想他们得拯救的时候。
11

今晚我们每个人也可以回到我们得拯救的时候,它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在自己的经历中,我能记得,我可怜的孩童之心是如何渴望触摸神的。我想:“巴不得我能上去敲他的门,跟他交谈一会儿。”

当然,你们知道我的故事。我找了一张纸和一支铅笔,想给神写一封信,因为我不能跟他谈话。我知道他住在树林中,因为我听到过他,见过他在树林中运行。当我要打猎或钓鱼的时候,有一条我经常走过的熟悉的道路,我想我要把信钉在树上,寄给耶稣先生,以某种方式来让那个重担从我心头卸去。
那天晚上在那边,我可能忘掉了我的年龄。有时候我甚至会忘记我的名字。但我决不会忘记主拯救我脱离罪恶的那个时刻。有件事发生在我的里面;我得拯救的时刻,帮助我度过那些不寻常的时刻和黑暗,。罪的重担离开了我,我成了一个新造的人。从此以后我就一直是基督耶稣里新造的人。
12

这些犹太人,他们每年都上来。教会里面有一个泉源;他们拿了饼、苦菜和羊羔,从教会里的这个泉源喝水。他们一起欢呼,因为神向他们施了恩惠。

所以,这是逾越节的时候,这不仅是逾越节,而且是一个特殊的逾越节。
你知道,有时候我们去教会,我们总是爱去。但有时候有一些特别的事发生。这就是其中的一次。空气中充满着期盼,就像今天一样。所有爱主之人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进入城门。
13

我相信今天也完全是那样的,因为那些爱他的人正在仰望他。空气中充满着期盼。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地球实际上成了一个巨大的火药桶,科学正在告诉我们离午夜只有三分钟。

我确信你们像我那天一样,在读部队里那位将军的故事。他说如果有另一次大战,将只会持续两、三分钟。过去日子的交战、打步枪、挖战壕,那些全都结束了。他们宣称下次大战将只有两三分钟。有朝一日,某个神魂颠倒的人会大发脾气,发射一颗那样的炸弹。当他们发射时,我们到处都有监听站,要发射炸弹回击它。世界无法承受这个。
14

在逾越节,每个人都知道事情要发生,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今天也是这样。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事情就要发生。每个人都知道。你可以跟罪人交谈;你可以跟商人交谈;你可以跟任何人交谈。哦,对世人来说,这是如此不安定的时候。

但你可以跟一个正在仰望主再来的男人或女人交谈,他们的脸上有荣耀,在发光。他们正在注视那个伟大的事件。
所以,整个空气都再次充满期盼,某件事要发生。世人不知道什么事就要发生。但永生神的教会知道什么要发生;他们知道不久号角吹响,我们要看见主再来,骑在白马上从荣耀中出来,天上的众军跟随着他,那些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被提,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那正是我们仰望的事;我们正在仰望这事。
15

经上告诉我们:我们今早所讲的那些母亲等人的魂在神的祭坛下,喊道:“还有多久?主啊,还有多久?”母亲想见到你,如同你想见到她一样。我们的亲人想见到我们,如同我们想见到他们一样。当主来了,见到我们的亲人,看见他们在复活的身体中,得了荣耀,带着复活的神态到处走,那将是何等的重逢啊!观察他们的品性,是怎么改变的,温柔、安静,再也不会急急忙忙,跳上跳下,我们将拥有永恒,生活在一起。

哦,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极度焦虑的时代,没有时间给任何事,只是爬来爬去,抓来抓去,哦,那是一个可怕的日子。
16

当他们等候某件事发生时,太糟糕了,有许多人在逾越节竟然从未想见到耶稣。然而,他们知道有件事要发生,但他们却不想看见他。主再来的时候也是如此。

今天,有许多不安定的人知道有件事就要发生,但他们却永远看不见耶稣,因为他要在午夜的安静中临到,带走那渴望、等候和期盼见到他的小教会。那是他要来带走的人。许多世人生活在魅力中,用世界上的事喂养他们的魂,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教会进入了荣耀中。因为主来要像夜间的贼一样,把他们带走。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又回到了同样的地方。
17

呐,我们发现这个期盼,神要临到那些人。圣经从头到尾都是同样的事,他们……主总是向那些期盼他的人显现,总是向那些想要见到他的人显现。我确信那是今晚在我们心里的盼望。

我猜大约是在六个月前,我正在向一些人见证,我说:“哦,想一想:几乎主随时都会来了。”
18

促使我那样说的是,我讲到了博斯沃思弟兄。我去见那个老圣徒,因为我们听到他要死了,八十几岁了。他去世之前,妻子和我下去看他,我得对他说一些事。我喜欢在圣徒进荣耀的时候观察他们。我必须见他。我们的汽车爆胎了。

当我到了那里时,我冲进门,那个老人躺在角落里。当他看见我进来,他昂起头来,伸出他无力的双臂,肌肉往下垂,他伸出双臂拥抱我。我搂着他的脖子,呼喊:“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火车火马!”因为他是个成圣、属神的老人。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我想要问你一件事。你相信你会痊愈吗?”
他说:“哦,我根本没有病。”
我说:“哦,怎么回事呢?”
他说:“我要回家了。”他说:“我累了,我疲倦了;我只想回家。”
我说:“那你意识到你要死了吗?”我说:“我想问你一件事。在你整个七十多年的事工中,你最荣耀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先生,你能对我说,告诉我你一生的行程中有哪个经历,能算是你最伟大的时刻?”
19

如果我要活着看见他的年龄,我永远忘不了,他那双黑色的眼睛透过那副眼镜的上端盯着我,他说:“我亲爱的弟兄,这就是我一生最伟大的时刻。我想不起任何时刻比此时更加荣耀。”

我看着他的脸,我说:“先生,你仍然知道你要死了吗?”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正躺在这里,每一分钟都在等候主来打开那扇门,来接我跟他回家。”
死就要像那样;去世就要像那样。你知道,他去世前大约两个小时,他躺着昏迷了两天多。当他苏醒过来时,他在房间里站起来,开始跟他妻子说话。突然,他似乎透明了,他握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的手,跟那些死了四、五十年的朋友握手,是他在教会中带领悔改信主的人,跟他妈妈和爸爸握手,直到生命离开了他的身体。躺在枕头上,在主耶稣的膀臂中睡着了。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事奉主、期盼主。
20

当我跟这个人讲起这事,讲了那个经历,我这样说,我说:“先生,哦,当我们看见主的时候,那岂不荣耀吗?哦,如果他今天来就好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不要像那样恐吓人。”
我说:“你是什么意思?”
他说:“哦,不要试图告诉人们世界要来了,或基督要来了。那会使他们厌烦。”
“哦,”我说:“不,对不起。对于那些正在仰望主的人,这是他们所能听到的最荣耀的消息,即耶稣就要冲破天空,接走他的教会。”
老年将为你而改变。喜乐将代替忧郁;生命将代替死亡;对道德的不灭将被改变。哦,这是何等的时刻,我们知道他要来了!
21

他们正在仰望他;他们正在期盼他。他来了,我们发现有两个派系;一派支持他,一派反对他。

我们发现今天也是这样。那正是……他的到来总是把人分开。每次当你发现耶稣时,你也发现那些反对他的人在附近。那是撒但。今天,当我们想到这事时,我们看到没有多大的变化:还是一样的。人变了,但人的灵没有变。
所以,最后当他们往城门外看,看见耶稣骑着那匹白色的驴驹子来了,难怪门徒开始呼喊:“天国到了!”人们跑去迎接他,整个耶路撒冷都惊动了。这里面有一些东西,当耶稣来时,总是有一个搅动。全城都惊动了。他们无法掩藏这事。
22

那个日子的传道人必须对这个惊动作出答复,因为那是在逾越节的时候。他们喊道:“这是谁?”空气中充满了,主耶稣的到来使耶路撒冷的空气中充满了期盼,好像教师应当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好像大祭司会知道这事;好像其他所有的祭司都会知道这事。

今天一点也没有改变,因为圣灵正在预告主耶稣的再来。当圣灵开始伸展到全地,复兴的火到处爆发,大神迹、奇事发生了,医治发生了,预言发出去了。使徒的祝福都聚在一起,又回到了教会中。那个时候怎样,现在也怎样。不信者的灵仍在大喊:“这是谁?”
23

一些人相信主耶稣,说他是个好人。一些人说:“他是个好人。”那就是他们今天说的话。他们试图定位他是一位拿破仑,一位勇士。他们试图定位他是一位乔治·华盛顿,一个诚实的人。但他比那些大多了。

你注意到我们所读的经文了吗?他们说:“这是从加利利来的先知。”今天他们试图说同样的话。当他们看见主伟大的运行要恢复病人和受苦痛之人的健康,看到他在教会中使用他的灵辨明人的意念,看见他像他在地上时一样行事,应验了他所说的要发生的事。肯定的。众教会和人们这样发问:“这是谁?”
他们不明白耶稣是谁,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凭着他们的学识认出他来。他是从哪所神学院来的?他是从什么样的神学学校出来的?
24

今天也是如此。大多数被圣灵膏抹的人并不来自任何神学院。他们是神自己拣选的作品。但当圣灵运行在人们中间时,圣经中所应许的神迹、奇事和异能,伴随着这伟大的圣灵。今天他们说:“他们是从哪所学校来的?”当你一进城举办复兴会,“你属于哪个宗派?”

25

星期五下午,我跟从路易斯维尔的爱尔兰教会来的罗马天主教神甫有一个会面。还不等我被引见给他,一个很好的学者,他说:“伯兰罕先生,你跟哪个宗派在一起?”

我说:“没有跟任何宗派在一起。”
他说:“那么,你被按立了吗?”
我说:“按立了,先生。”
他说:“谁按立了你呢?”
我说:“主耶稣赐给我圣灵来传福音,赐给我一个使命。”
瞧,那是我们所需要的任命。耶稣从未对他的门徒说:“出去……”我不是在批评那些事,但他们生活在他们的日子里。他没有说:“去,学习多少多少年,好做一个传道人。”他说:“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他对那些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的人这样说。“以后,圣灵降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做我的见证。”那是任命。
26

我们没有耶稣上过任何学或从任何神学院毕业的记录。然而,为了宗教的原故奉他的名建立的神学院,比世上的其它任何东西都多。我们没有他上过任何学的记录。然而,奉他的名建立的学校,比奉天下其他任何名字建立的学校都多。我们没有他写过一本书的记录,然而,写他的书,比写的其它所有的文学作品都多。今天,他的圣经在全世界所有的文学作品中是最受欢迎的书。

但是,你瞧,在眷顾的日子里,他们喊道:“他是谁?”
27

瞧,神拿似乎什么也不是的东西,从中造出东西来。就是这个使得他是神。

当他们看见耶稣骑着驴进了城门,一些人说:“他是个伟人。”
他们今天那样说。他们的神学学校今天教导说耶稣是个伟人,说他是个好人。一些甚至说他是先知。呐,如果他只是先知或好人,我们就仍在罪中。他比先知大多了;他比好人大多了。尽管他是好人,尽管他是神先知,但他比那个大多了。他是神在肉身彰显,为要除掉罪恶。
28

当他骑着驴进来时,许多人说:“他是医治者。哦,我们见过他开瞎子的眼睛;我们见过他使残废的人行走;我们见过他献上祷告,热就离开孩子了。”但那种人跟随耶稣只是为了饼和鱼。

今天许多的人群也是这样。如果有一个医治者,他们就会跟着他,他只是,他只是一片绿洲。如果他们病了,他们跑过去说:“哦,请你为我祷告,求主耶稣使我痊愈,好吗?”他们一从医院或病床上出来,马上就回到了他们所去的世界,就像狗吃它所呕吐的,猪回去打滚,正如圣经所说的。跟随他,只是为了能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好处。他们只是把他用作图腾柱或什么的,让他们能从他身上得到,却不指望去事奉他。那群人今天仍然跟随着。
29

E-29有九个或是十个麻风病人得医治了,一个回去将赞美归给耶稣。他们……其中一个回去将赞美归给他,其他的人都没有感恩就往前走了。

如果在美国被神的大能医治的人能把他们的心转向神,就会有一个复兴临到这个国家,关掉每一个酿私酒的场所。酒类零售店或威斯忌零售店就会从画面中消失。众教会就会满了人;星期天晚上戏院就会空了。就会有一场复兴在整个国家爆发。
但当他们看见事情发生时,看见神所行的事,他们仍然呼喊:“这是谁?来的这个人是谁?他们是从哪里来的?这是谁?这件事是仗着什么权柄做的?”
30

E-30永远忘不了,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我刚乘飞机抵达大约三十分钟,我在空中三天三夜了,非常劳累,几乎受不了。他们带我去到集市,那里聚集了五、六万人。

我一到讲台上,圣灵就……我看见一辆巴士经过那地方,上面有一个牌子,“德班。”我看见一个年轻人,不得不闹着从他的父母那里溜出来,他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六或八英寸。他穿着白衬衫,用背带吊着裤子。我注意到了这年轻人,回头看,异象就消失了。
31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那道光悬挂在会堂后面的一个年轻人头上。我观看,我想我在某个地方见过了他。我注视他,那道光在他头上继续悬挂了一会儿。我等候翻译领会下面的话。接着我看见同一个年轻人站起来,扔下拐杖,他短了六英寸的腿长得跟另一条腿一样正常了。我对A. J.舍曼先生说,他今晚在荣耀里了,我说:“舍曼先生,请复述我的话,这是个异象。”

他说:“很好。”
我说:“这年轻人正坐在后面,穿着白衬衫和吊带裤。他来自一个叫德班的城市,坐巴士穿过这个国家走了一千五百英里。他必须从他父母那里溜出来。但他相信主耶稣,他有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了六英寸。”那年轻人跳了起来。他站在那里,试图摸索着寻找他的拐杖。我说:“年轻人,主耶稣已经医治你了。”他的腿立即长出了六英寸,跟另一条腿一样正常。他们把这年轻人带到台上,医生在那里检查了他。你们在我的书上看到了他的照片。
32

E-32我在那里站了几分钟;我看见一辆绿色的小车在路上奔跑,它打滑了,向后转弯,撞上了一棵树。一个年轻的棕发女孩的背断了。我说:“我看见一辆绿色的小车打滑撞上了一棵树,一个大约十八岁的年轻的棕发女孩的背断了。她的情况严重。”

没有人回答,在那么多的会众里面,任何地方我都看不见她。我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我说:“要明白,不要猜疑。这是主耶稣。他以复活的大能差遣圣灵来继续做他的工作。”
在那里,我看见异象又出现了;我看不见那个年轻的女子。就在那时,站在我面前,那道光站在那里,正如你们在照片上所看到的。它站在那里;我走上去,那女孩就躺在那里,在讲台底下。我说:“年轻女士,主耶稣使你痊愈了。”
她开始哭喊。她妈妈说:“哦,不。不要吩咐她起来。”她说:“如果她移动,就会死掉的。”但年轻女士跳起来了,尖叫着赞美神,她妈妈晕倒了,倒在女孩所躺的褥子上。
33

那是什么?大约就在那个时候,某个批评的人在后面站起来,一只脚站在一个座位上,另一只脚站在另一个座位上,他说:“你这个美国人,我挑战你告诉我,你奉什么名行这事,你属于哪个宗派教会?”

瞧,现在还是一样。他们不明白。他们不是在仰望这些事。那些教会不是在仰望主的再来。圣灵在这里印证他的再来,要使它成就。所以,每个人都想走自己的路。在那里也是这样,每个团体都有自己的想法。
34

但那不是今晚的问题;那不是我所讲的。我问你们的问题是,你认为那是什么?它关系到你。

这个在列国来来往往走的是谁?不是人,人无法做那些事。那在说话,对会众中坐在这里、那里、会中不同地方的人说话的,是谁呢?当那些快要死的人被带进这里时,那是什么呢?
35

今早那个走进洗礼池的年轻妇人,三个星期前,得肉瘤癌快死了;就住在枫树街,巴德太太。我问跟她在一起的三个医生,她没有一点活下去的机会,有四、五个小孩子,我妈妈想要照看他们。

妈妈说:“比尔,她再也不能回家了。”
我去到她所在的地方,主耶稣说:“主如此说:如果她去教会,承诺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事奉神,就必痊愈回家。”
我问她:“你愿意这样做吗,女士?”
她说:“你所说的,我都愿意做。”疼痛立即离开了。三天后,她回家了,医生找不到一点那癌症的痕迹。
36

这位奉主名来的是谁?他是谁?他是神的圣灵。你对此是怎么看的?认识你的牧师,你的看法如何?那些坐在这里这些座位上的,从城外来的人,得癫痫坐着的,坐在……这里坐着一个男的,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一个门诺派的弟兄,就在这里,癫痫病的受害者。我从未认识他,没见过他,对他一无所知。突然,我猜大约是两年前或什么的,两年前,圣灵叫出他,说:“主如此说。”他从此再没有发作过。

他是谁?他是谁?上星期天这妇人坐在这里,上次我在这里,她从伊利诺斯州某个地方下来,第二天她身上有一个巨大的肿瘤,是恶性肿瘤。伊利诺斯州一些最好的内科医生在星期一要带她去大诊所做手术,她挤了进来。我一生从未见过她或听说过她。突然,圣灵荫庇了她,告诉她说她是谁,是从哪里来的,第二天要去做手术。当时这里有多少人看见这事?
看到消息传过来,第二天她去看医生,他们带她从一个诊所到另一个诊所,找不到一点肿瘤的痕迹。这是谁?哦,神啊,求你怜悯。
37

在做这事的这位是谁?你敢说是你的牧师吗?绝不是。你敢说人跟它有什么关系吗?绝没有。那是圣灵。在我们主耶稣身上的圣灵,来跟他的教会联合,他是如此地近,以至于他正在传播他神圣的大光来救赎和带进永生神教会的团契,因为被提临近了,阿们!

那是什么?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我不能替你回答,但我能替自己回答。今晚在这神圣的桌子上,在这些同伴和我们主耶稣宝血所赎买的人的耳朵里,我从内心深处这样说,不是因为我是你们中的一个,不是因为我是个不同的人,而是一个被宝血洗净的得赎者:我相信今晚挂在这教堂的同一道光,同样这道光藉着它的本性表明那是耶稣基督在圣灵的样式中。
38

任何知道圣经的人都知道耶稣说过:“我从神出来,又归到神那里去。”在他成为肉身之前,当他在旷野与摩西同在时,他是火柱。当摩西渴望看见他时,他把后背从摩西面前经过,摩西说:“他像一个人。”当他在地上时,他是一个人。他做的事跟他今天藉着他所救赎的人所做的是一样的。他到那里,让他的照片被拍下来。

那是什么?在他受死、埋葬、复活后,一天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一道大光把他击倒了。他身边的那些人没有看见那光。但那光把保罗击倒了,使他瞎了。他余下的一生中眼睛都有问题。一次他说:“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撒但的差役要攻击他,那是因为启示甚大。
39

保罗被击倒了,是在他去逼迫人的路上,他们正发出太多的响声,是重生的一群人,是被称为异端的人,保罗在去逼迫那些人的路上,他的口袋里装着书信,要逮捕他们并带他们到耶路撒冷。大约晌午的时候,有一道光降下来,将他击倒在地,使他倒在地上的尘土中。从那道中出来一个声音,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扫罗在他瞎眼的情形中翻过身来,抬头看,他能看见那道荣耀的大光,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是耶稣。我从神出来,又归到神那里去。我从神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主说:“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40

一个在神圣沙地上的启示,只要去过那里一次,人就决不可能是老样子了。一个人,在他能自称是基督徒之前,在他能验证自己之前,他应该先有那个偏僻旷野的经历,在那里他面对面遇见神了。

而今天,你可以有各种的答案。你可以看见主准确地行了他说要做的事,精明的神学家会把这个解释掉。他们会说:“那是给另一个时代的。那是给这个时代的,或是给另一个时代的,或者它是错的。”就像他们对耶稣所说的,“他是别西卜,是魔鬼;他是个算命的,”所有那些的东西。他们有一个答案。
41

但当人一旦跟基督联系上了,看见了他,像保罗看见一样,或是经历了他,世上就没有足够的神学家能把那个经历从这人身上解释掉。那就是今天他们没有经历的原因。那就是他们不能说的原因。他们都说:“这是谁?这是什么?它是从哪里来的?”他们没有答案。为什么?因为他们所知道的就只有某个教会制订的一些神学。

知道神学不是生命;知道圣经不是生命;认识基督才是生命,认识他做你个人的救主,做那位用他的同在充满你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那里。没有人能把它从你身上夺去;没有人能将它从你身上解释掉。当那个经历发生在你身上时,你知道他是谁。对我来说,他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42

这位行这些奇事的是谁呢?在行这些大事的是谁呢?是传道人吗?是奥洛·罗伯茨吗?是葛培理吗?是杰克·舒勒吗?是威廉·伯兰罕吗?不管是谁,都跟这事没关系。他们是器皿。是圣灵带着福音、神迹、奇事和异能出来,要预备好一群人,空气中充满了期盼,信徒期盼他再来。其他人在说:“这些复兴是为什么呢?我们为什么有这些事呢?让我们到一个教会安定下来吧。”

瞧,教会里说过,就在这里,当我们开始要盖一座新教堂时,说:“我们不需要神迹。我们不再需要这些事了。如果你要它们,就到它们发生的工场去。我们这里不需要它们。”当伯兰罕堂堕落到那个下贱的地步时,它就沉没了。这个教会是建立在耶稣基督的原则、大能和福音上。只要这个帐棚站立,愿荣耀的圣灵能找到去灵魂的通道,拯救和用圣灵充满这些灵魂,医治病人。对我来说,那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43

让我们祷告。如果你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而你想要知道,你愿意这样做,把手举起来吗?藉着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使我认识他。”愿主祝福你们。瞧,到处都有,我看见你们的手了。

天父,我们把这个信息和把手举起来的人的果子带来,他们想要知道这是谁。他们想要熟悉这位伟大的耶稣,他复活的到来是如此的近,以至于病人开始得医治了。这事发生后,接着是预言进入教会,然后是恩赐和奇事,一直到最后那个迹象。接下去临到的就是被提;教会要被取去。主啊,我们这些宣称在你复活的大能上认识你的人,我们正在等候和渴望,乞求,“主耶稣啊,来提走你的教会,快快地把她带走吧,主。”
很快人就要炸掉你所创造要让他们居住的地球,因为他们不顺服你。他们没有学习和平,而是学习战争。他们没有学习公义,而是学习损害。他们就不会都是渴求能力的……主啊,他们心里的那个小地方使他们渴求能力,他们正在某个地方的实验室里满足它,要把他们的同伙炸掉。神啊,巴不得他们能意识到他们所渴望的那个能力是神儿子复活的大能,是圣灵的大能,要改变他们的生命,而不是要炸掉列国,乃是要改变他们的生命,使他们成为你的仆人。
44

许多人患了疯狂病,他们认定我们是一群一无所知的人,是异端,像门徒在早期所做的。但当门徒回来,欢喜地感谢你,因为能为你的名受辱,主啊,那正是你在各处的儿女的心情。我们只有快乐。

在你的日子,一些人试图验证你。他们说:“他是那个野人约翰的朋友,这约翰从旷野出来,几乎没有穿衣服,身上只裹着一块旧羊皮。一个向东向西挥舞神话语的野人,说:’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耶稣是他的一个跟随者,也是个野人,发疯了,失去理智了。”哦,主啊,那与你同在的超自然事工蒙蔽了那些人的眼睛,今天也是如此。
这伟大的圣灵,正在预告主的再来,正如约翰在他的日子所做的,蒙蔽了那些不想要看见的人,但对那些愿意看见的人,你却拣选了他们。“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你说:“他们一个也不失落,在末日我要叫他们复活。”我们为此感谢你。
45

今晚那些举起手的人,我们祈求,哦,主神啊,愿你以一个经历、以复活的大能向他们显明自己。主啊,求你应允。这里可能还有没举手的其他人,然而在他们的心里,他们知道他们需要它。我祈求你祝福他们,把他们心里所渴望的赐给他们。

当我们今晚离开教堂时,愿我们作为不一样的人走出去。愿我们带着跟进入时不同的目的出去,如果我们原来的目的违背了你神圣旨意的话。愿我们带着一个决心出去,要抓住祭坛的角,直到我们的魂得到满足了,我们跟你有了一个经历。我们知道我们讲的是谁,因为我们遇见了他,知道他,跟他团契过。父啊,求你应允这些事。
求你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祝福我们亲爱和宝贵的牧师。神啊,我们祈求你与他和他可爱的姐妹们同在,他们唱了福音的歌,在电台里传讲。求你祝福在我们大门里面的陌生人。主啊,愿他们今晚出去,心里被充电了,有一个目的,就是从此刻起,如果他们以前还不认识你,没有事奉过你,愿他们事奉你,并知道这点:即其它所有的都会归于无有,只有主的道必永远常存。父啊,求你应允。
求你赦免我们的一切罪恶,愿我们在那伟大的黄金阶梯上相见。[原注:磁带空白。]
46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现在,讲完信息后,让我们低头一会儿,一边向主唱歌,一边敬拜他。
我爱他,(尽心地)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多少人真正地爱他,请举手,藉着见证说:“我真的爱他。”
哦,他奇妙吗?你知道,我真爱像这样坐着,只是在主的同在中唱。他的道传出去了,落在人的心里;它纠正我们,带我们去顺服他的灵。敬拜他是何等美好啊!
47

当你今晚从教堂出去,去敬拜他,记住这个星期,星期三晚上这里有一个祷告会。不要忘了内维尔弟兄在星期天的广播,或是星期六九点在WLRP上的播出。我真喜爱听他们,你们呢?四重唱或三重唱的声音太美了。妻子和我以及孩子们,我们都把小收音机拿出来,围在它周围,听内维尔弟兄和他的广播,他精彩的言语,他怎么高举他所爱和所信的这位神。

48

E-48不要这样说。你们在这里的陌生人,如果你没有一个教会的家,请来跟我们联合。我要告诉你……不是因为他坐在这里我才这样说。不,先生。我这样说过许多次。我爱内维尔弟兄。原先他是个神学家。首先,他是神的一个儿子。其次,他每天都是一样的。我认识他有几年了;他从未改变一点,他仍然是俄曼·内维尔,主耶稣的一个仆人。

我想他有了……那天晚上,我打电话去问他,在不在他的节目中给我们让出空地方,好下去为病人祷告。今早有人进来,你们知道。他可爱的妻子接了电话,我在后面跟我妻子讲这事。我们为他可爱的妻子和家人是何等地感谢神。那是非常好的。当你看见一个传道人和他妻子像那样融洽地生活,甜美谦卑,那会使教会更好地前进。那真是……随着日子过去更加甜美。
49

E-49你们全心地爱主吗?好的。我们有一首我们唱的解散聚会的歌:“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姐妹,如果你的书上有那首歌,请给我们起个调。我们要唱我们解散聚会的歌。当我们唱第一段时,我们要转过身来,互相握手。好的,请给我们起个调。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神祝福你,内维尔弟兄。)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现在让我们来唱这段。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尊敬他为王中王。(那岂不奇妙?)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50

多少人记得我们过去常唱的一首短歌,“莫忘家族一齐祷告”?你们记得这歌吗?我想你不知道要如何起调。让我们试一试。你们不记得吗?让我们……或许我能跟你们试一试。

莫忘家庭一齐祷告,耶稣在那要见你;
除去你所有的忧虑,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多少人有家庭祷告?很好。让我们再来一遍。把那个放回到这里来,我喜欢那样。现在大家一起唱。瞧。
莫忘家庭一齐祷告,耶稣在那要见你;
除去你所有的忧虑,莫忘家庭一齐祷告。
51

哦,主啊,圣经上记着说:他们从保罗身上拿了手帕和围裙,污鬼就离开了人,病也得医治了。哦,主啊,我们同样祈求,愿它今晚显明在这些手帕上。当我把它们寄给地上某处有需要的人和病人时,有人期盼和等候这事发生。父啊,我祈求你应允它,奉你儿子耶稣的名,阿们!

当我们低头时,我要请我们在那边从神的会来的最宝贵的史密斯弟兄,我们发现他像我们这里的内维尔弟兄一样,是神的一个忠诚守信的仆人。我要请他来求祝福降在你们身上,继续度过要来的这个星期。愿神祝福你们,直到我们与你们再相会。
史密斯弟兄。[原注:史密斯弟兄祷告。]阿们!是的,是的,是的,是的,阿们!
请互相握手。欢迎你们回到伯兰罕堂,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