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424E 你们要听他

1

非常感谢你们,弟兄们。这很好。这使我感到真正的受欢迎,这种感觉真好。这周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不知道在哪里还能找着比在这儿更受欢迎的感觉了。所以,很高兴能见到大家。我没有机会和太多的弟兄见面,只是偶尔见到一个。所以今晚,我就跑到下面和大家握手。

顺便说一下,克利伯恩弟兄,请到这儿来。在后面远远的地方坐着我的小女儿百加,这是布斯 -克利伯恩弟兄,我的老朋友,写了那首著名的歌曲,“从他的荣耀中降临。”我走到哪里都唱它。我想,当我死后,如果我还… 不是还活着… 当耶稣来的时候,我想让他们为他唱 “从他的荣耀中降临”。百加,这位是布斯 -克利伯恩兄弟,写这首歌的人。我的小女儿百加在上钢琴课;她学的第一首曲子就是,“从他的荣耀降临。”神祝福你,布斯兄弟。愿你多多蒙福。神与你同在。
2

顺便说一下,布斯兄弟说了一些事…写在这的,好像是正在和他在这里的朋友们联系,关于这周… 我们要进行为期一周的聚会。嗯,原因是… 布斯弟兄本来要带领下午的聚会;现在我们必须把时间缩短,改成只有三天了。所以我只好自己来承担了。你不知道我的感受,知道一个能用七种不同的语言讲道的传道人—希腊语、希伯来语—而我连英语都说不好,却又不得不代替他。这真是让人很失望。我的老肯塔基口音 “他的”、“俺的”、“拿呀”、“取呀”、“带呀”,听起来不像这些牧师中的一员。

但是李-维尔博士,我的一个同事,想让布斯弟兄来,还有别的聚会等等的事情;我想让他得到他用希腊语教学的地址。我想到一个人能用希腊语教导,而我连用英语教学都不能。但是,你知道,在道上受教的,当把一切美物供给施教的人。那是…怎么说呢?当经文去到了那个立场—它就表明了什么。
3

我们很高兴能在这里一起团契,并且在这一切的上面蒙神祝福。这是在所有举办过的聚会中我见过的最好的一群合作者之一。我相信这是个开始,会进行到比我们现在的规模大很多,当人们走到一起,不管他们的教义是什么,他们都会放下栅栏,彼此相交。只有一位神,我们敬拜那位神。仅此而已。如果大家早上四点能和我一起去印第安纳州,有些人可能开着雪佛兰,我开福特,另一个人开别克,再下一个….只要我们到了乔治亚州,印第安纳州,然后继续前进。这就行了。一辆车和另一辆车一样都能载人。这就是现在的方式,我相信最重要的是… 要开始向着荣耀前进。继续前进。这是很好的。

4

呐,有一件大事… 当我说到教派壁垒的时候很多人都误解了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教派是错的。但是在它周围建一个栅栏—别人不能过来团契—这是错误的地方。我想,神要我们…嗯,如果我们没有教派,会怎么样,你瞧?我们必须有教派。它们是神的计划。但问题是,当我们认为,“我们是唯一的团体 ”时,神就会越过这里祝福别人了,说明我们并不是唯一的团体。所以,神就是这样行事的。

我很高兴他这样做,因为我们都是人,他的造物。你知道,在印第安纳州有一个古老的说法。老农民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因为每个人都喜欢他自己的老婆—觉得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就和他一样。所以这是一个好主意,我们是各种各样的。
5

正如我今天下午所讲的,神是一位多样化的神。他造我们各自不同。他造他的山不同。他造了他的山、沙漠、海洋、湖泊、小鱼、大鱼、大个子、小个子,胖的、宽的、瘦的、中等的。他造了他们。这就是了。他就是这么创造的。如果他喜欢这样,阿们。那么我也喜欢这种方式。而我们都必须认识到我们是神的创造物,是他创造的生物。

呐,我真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当我坐在讲台的后面听着弟兄们为我,为海外的弟兄们献上爱心奉献。那真是太好了。
6

我见了博德斯弟兄和一些弟兄。我知道我们在这里是三天。他们不只是给你们使用这些建筑,还提供灯光等等。我说:“弟兄们,不要为我收爱心奉献了。就把它用在花费上吧。如果你们不够付所有的费用…他们在安吉鲁斯堂给了我一份爱心奉献。我就把它拿来补齐费用。只要能找到这群合作的好弟兄,就值千万倍的钱。”

我心里最愿意的是看到我的弟兄们合一。如果我能看到世界上每一个教会都能打破他们的观念和壁垒—互相拥抱,为了那同一位存留到永远的,我们成为弟兄,成为一个伟大团结的基督徒军队—我会像老西面一样举起手来,“主啊,如今可以照着你的话,释放仆人平安离去;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没错。我很想看到那个。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
7

当我从浸信会出来的时候,我是离开的,不是因为他们把我赶出来;我只是因着自己所领受的呼召出来的。在宣教浸信会中依然有一个好的立场。当我进入五旬节派的时候,我只看到一个团体。我以为这就是他们被称为五旬节教派的原因。后来发现,五旬节派的教派和浸信会的教派一样多。

但我想对浸信会的朋友、长老会的朋友、还有什么人说:当五旬节试图认为或说它是一个组织的时候,这是错的。五旬节是一个经历,不是一个组织,瞧。我们经历五旬节是通过重生。五旬节是一个卫理公会信徒可以有的经历;浸信会、天主教徒,只要愿意,想要五旬节经历的人,都可以有,因为这是为“凡愿意的,都可以来”。所以,主应允了这些。
当我进来发现我所努力的东西就发生在我的身边,你知道这让我有什么感觉。我今晚根本就不想回家了。真的。
8

呐,你们给出的钱…我这辈子都没收过奉献。我最接近的一回是有一次,我真的必须面对它了。当时我们没有任何钱来分期支付我妻子和我所拥有的东西了。我对她说,“亲爱的,我今晚要去收一次奉献。”

我在杰弗逊维尔的浸信会堂担任牧师17年没收过一分钱。所以我是自己工作谋生的。如果能做到的话,我现在也愿意这么做。然后我…不是因为他们不给我奉献;他们会给我任何他们有的东西。但我只想工作,让他们留着他们的钱。所以… 我知道他们需要钱。
9

于是我对妻子说:“嗯,我要过去收奉献。”

她说:“我要过来看着你做,看你脸上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说:“好的,年轻女士。你就在后面找个位置坐下来吧,我亲爱的,我给你看看我怎么做。”
我走了过去。我们没有一个奉献盘。教堂里什么都没有,从来没有过这么一个。所以我说… 呐,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奉献盘了。我从那里离开了。现在的牧师,他们要付他钱了。
然后我走过去,我说,“朋友们,”我说,“很抱歉我必须这样做,但我遇到了一个小麻烦,我没有钱去补上了。我需要大约五块钱。”我说,“如果你们每个人都给五分钱,或者一毛钱,或者其他的东西,”我说,“我肯定会很感激的。”我说,“吉姆叔叔,”我的一个老渔民朋友,教会的一个执事,我说,“你能来,拿我的帽子,然后传递一下吗?”
他说,“当然,比利弟兄。”之后就开始了。
当时一个小老太太像这样坐在我讲台下面,她有一个小围裙,里面有一个口袋。有多少人见过这样的围裙?你知道,你围着它到处走,像这样,里面有一个口袋。她是一个祷告的勇士。我四处看时,看见她伸手到围裙下,把那个扣子在上面的小口袋本子拿出来,掏出那些硬币。弟兄,我无法收下那个钱了。收了这个会让我窒息的。我看了看,我说:“哦,我只是逗你们玩儿呢。我不是真的这个意思。把我的帽子放回去吧,吉姆弟兄。”那是我离收奉献最接近的一次了。
10

你知道,有一个老伙计在那里骑着一辆自行车,链子倒滑了。我不想说它是倒滑的,它只是磨损了,瞧。他把它给了我。第二天,我去了一毛钱商店,买了两罐油漆:红色和白色。那是杰弗逊维尔篮球队的颜色,你知道,球队的颜色。我想那会对孩子们有很大的心理作用。我把它涂成了白色和红色,然后把它摆在那里,在上面挂了一个大的销售牌子,售价五美元,第二天就卖掉了。付了钱,也不用收奉献了。所以这是我最接近的一次,我几乎收了奉献。

今晚,我很感激你们聚会接束后将要交给我的爱心奉献。我向你们保证,不会用在任何香烟,威士忌,任何错误的东西上面。它将用于在澳大利亚传扬福音,以及主派我去的地方。如果在那里的国度里有重生的魂,那一天,你的功劳就会… 我只是在跟随圣灵的带领。那就是… 我必须这样做。你们也在差遣我;你们的钱,你们的什一奉献就是在差遣我。
11

呐,我看到这里摆放着手帕,还有围巾等等。这让我想起不久前在墨西哥,大约一年前,到现在已经两年了。他们本来答应我们使用的一个斗牛场,后来不让我们用了。下面的教会起来反对,所以我们不得不把人们带到一个大的场地去,那些个墨西哥人。他们真的很可爱。

他们会在那天早上九点聚集在那个地方,而我要到那天晚上九点才到那里。没有地方坐下来;他们就站那儿,互相靠着。
主一直在做一些伟大的事情。我在那里呆了三个晚上。有一个瞎眼的墨西哥弟兄来到讲台上。可怜的老伙计,光着脚,穿着破烂的衣服,眼睛完全瞎了,走过讲台。他不停地说着什么。我的翻译,埃斯皮诺沙弟兄…
12

你们很多墨西哥人都认识埃斯皮诺沙弟兄,他在做翻译。他想知道医治者在哪里。他伸手在他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串念珠,珠子,说他的祷告。我对他说,“你不需要那个,老爹。”

我看着他。我看着…脚上没穿鞋,我穿着相当不错的一双鞋。我把我的脚放在他的旁边,看看他们是否适合他。合适的话我就给他了。我的外套… 我穿的是Penny(潘尼百货)的衣服,也就是十七到二十七美元。所以比他穿的好。所以,我把我的肩膀靠在他的肩膀上。但是,哦,他的肩膀宽多了。然后我想,这个可怜的老伙计可能一辈子都没吃过一顿好饭,只吃油腻的小饼子,或者什么他吃过的东西,也许养了一群孩子。而在那里,因为工作的原因,尘土飞扬,脏兮兮的…然后觉得命运对他是如此的不公,直到他瞎了眼。
13

呐,听着。我想告诉你们一个为病人祷告的秘密。我不是一个医治者。神知道这一点。但神已经很多次回应了我的祷告。唯一能做到的方法是:你必须进入他们苦难的团契中。你必须真正感受到它。

而那个可怜的老伙计,我想如果我的老父亲还活着,他应该和他差不多大。我只是用我的胳膊搂着他,并开始祷告。我想,“主啊… ” 他们不翻译祷告。“有什么,这个可怜的老人…”
就在这时,我听到他说了那个词,“Gloria a Dios”。我不… 可能说的不对,因为,我告诉过你们,我连英语也说不好,所以你们也就知道我不会说西班牙语。但我知道那意思是,“荣耀归于神,”什么的。他跑过讲台,拥抱每个人。他和我一样看清东西了。主开了他的眼睛。
14

第二天晚上,就有一堆旧披肩和帽子。有三倍这么长的的旧披肩和帽子堆起来,大约有这么高。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分出来那是属于谁的,或者是哪个是哪个。但他们相信了。他们看到了一些东西。

那天晚上,艾斯皮诺沙弟兄… 我永远不会说这些事情,除非它们是真实可信的,它们被证实了。
那天从下午两点多钟,一位女士就带着一个死婴站在雨中了。当比利来找我时,他想发祷告卡。但他做不到。所以他不得不和其他人一起去分发祷告卡… 看看他们有没有卖掉它们,或者等等,你知道的。因此,他不会说西班牙语。
而这位女士试图进入祷告队列,一整组的引座员都无法阻止她。哦,她很疯狂,一个可爱的小女士,大约有这么高,大约… 大约有110磅重,大约28岁,我想。她尖叫着,用毯子抱着一个死婴。
15

比利来找我;他说,“爸爸,你得做点什么。”说,“他们没有得到足够的引座员能在那里拦住她。”她会爬过他们的头顶,做任何事情。她简直不顾一切。

我对杰克-摩尔弟兄说。你们很多人都知道从什里夫波特来的杰克-摩尔。我说:“杰克兄弟,过去为孩子祷告,这就能满足她了。”我转身朝这个方向看,我看到一个小宝宝坐着,微笑着,看着我,是一个异象。我说:“等一下。”我朝那个小家伙的地方走过去。她把他全身都盖住了。她摔倒了。我说:“把她带过来。”
她开始尖叫,“神父,神父….”每个… 它的意思是父亲。牧师,牧师… 我把她扶起来。
我说:“孩子死了吗?”当然她无法回答我。我把手放在婴儿身上。我说:“天父,这是你让我看到的那个小家伙吗?”那孩子尖叫着,是劲踢了一脚,开始大喊大叫。
16

呐,埃斯皮诺沙弟兄通过医生和所有的人追踪了此事。医生在当天下午两点宣布孩子死亡。那晚大约是九点半。那孩子今天还活着,很健康,在墨西哥,因为神的恩典,瞧?

这是你就近任何事情的态度。这位女士自己是天主教徒。这并不妨碍她。卫理公会也不应该,因为五旬节正在复兴。让我们以基督为主(瞧),不管在任何事上。这不在乎信使;是在乎我们听到的信息。
17

呐,这些手帕,我们为它们祷告。我知道很多人都会用油膏抹手帕。没关系。凡是神要做的,要祝福的,我都赞成。但是现在,如果你要拿圣经来说,我相信保罗从来没有给他们抹过油,他从身上拿走了手帕和围裙,瞧。我想保罗得到的地方是以利亚拿着杖放在婴儿身上(瞧),因为以利亚摸过的,他知道是被祝福过的。但如果他能让那个女人相信……。

呐,圣徒保罗已经去世多年了。没错。但不是圣徒保罗治好了她。而是人们对圣徒保罗所服侍的神的信心。圣徒保罗已经不在了,但耶稣永远活着。
18

呐,我很感激你的想法—基督会回应祷告。如果你没有带手帕来,就写信给我,地址是印第安纳州的杰弗逊维尔。我并不是想得到你们的地址,我没什么钱能付给秘书或其他人来回复信件。我没有什么电台节目,也没有什么赞助,什么都没有,不需要一分钱,你不用寄一分钱。有时候他们付邮费。我们每年往世界各地寄几千次几千次。所以现在,还有一个祷告布,一个小布条,我自己在上面祷告过的。如果是我的孩子生病了,我会希望是一个我对他有信心的人给我发送祷告布条。呐,秘书会把信写好,而我为布条祷告。没错。呐,如果你想要一封信,而且… (谢谢你,弟兄。)如果你现在不需要,就寄过去留着它,夹在你的圣经使徒行传19章里。如果有什么事,就拿它放在病人身上。时间允许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们,有许多令人激动的经历,已经发生过了的。呐,让我们为这些手帕祷告吧。

19

主啊,这些手帕放在这里,围巾放在这里,是为了纪念你的道。呐,我们知道,圣经上说,他们从圣徒保罗的身上取下手帕或围裙。主啊,我们不自称是圣徒保罗,但你还是耶稣。你不是一个会偏待人的人。彼得也说过,你不偏待人,也不偏待国家,而是悦纳一切敬畏神,以圣洁事奉神的人。主啊,我相信你悦纳寄出这些小包裹的人。

一次有人说过,当以色列人在摩西的带领下,试图遵行神的诫命,却被逼到绝境的时候,红海将他们与应许之地隔绝开来。他们两边都是山,法老的军队在后面追赶。那些人想遵行你的指示,却有红海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有人说,神用愤怒的眼睛透过那根火柱往下看,那海就害怕了,它就退了回去,海中就开了一条路,使以色列人可以前往应许之地。
主啊,当这些手帕触摸到病痛的人时,求你不要透过火柱看,要透过你儿子耶稣的血看;愿疾病和症状就后退。让那些在天路旅程中的人,认领你的应许,愿他们走向 “亲爱的弟兄啊,我愿你凡事兴盛,身体健壮 ”的应许。主啊,求你应允,因为我们就是带着这样的态度,奉主耶稣的这个名字,把它送到病人和受苦的人那里的。阿们。
聚会结束后,立即领取你们的包裹。
20

呐,感谢【磁带中断】我回来….若主愿意,他们已经给了我邀请。甚至在你们说出之前,你们美好的灵已经告诉我了。我确实很感激。呐,我已经把它交托给了主。而且到那时候;我们会及时通知众人,只要主带领我,我就马上回到山谷中来。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希望我以这样的方式来的。我只去主带领我去的地方。地方永远不会太小,也不会太大。

我刚刚在一个能容纳二十人的地方举行了一次聚会,一次复兴。那很可怜,但我还是举行了,因为主派我去那里。而伟大的事情发生了。所以,它永远不会太小的,瞧。
所以这是一个美好的,一个伟大的群体,很优秀的人,非常可爱,每件事都恰好是我们想要的。我相信主在这里。
21

现在要开始我们的聚会了,我们不想让它拉长。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呐,这三场聚会… 或者,四场,五场,我相信会是团结的,我很享受它。你们已经看到主耶稣证明了他自己是活着的;因为他通过我们的肉身,我们的眼睛,我们的嘴唇,我们的手,做了和彰显出了他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情。我的活动口号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是永远一样的。他永不改变。

那么我想你们大多数人都晓得了… 昨晚有多少人在这里,请举手?呐,这就好了。一大群的会众。
呐,我不能医治。这是个异象,是给教会的一个迹象,显明耶稣还活着,并且以同样的方式行着同样的事情,就像他在地上时一样,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经历着它。
22

呐,今晚我只想从所读的经文中摘出五个字,因为我听到我们宝贵的朋友,博德斯弟兄在这里,他做了如此伟大的工作;也是一位帮助我把事情做好的知己。我想从我们弟兄所读的马太福音第十七章第五节的最后三个字摘出来。就是这几个字:你们要听他。

多多少少是一篇福音主题….所以,让我们低下头来和他交谈一会儿。
主啊,如果说世界上有谁,或者说在任何地方,我可以引导人的话,就是去听这五个小字:“你们要听他”,主耶稣,因为他是我们的救主,也是我们的医治者。呐,今晚,有成千上万的人坐在这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取出这句话,仰赖你来供应我们所需要的一切。愿每一个来到神面前的男人、女人、男孩或女孩,现在就安顿下来,愿圣灵拿着神的道,把它送到我们有需要的心里。经上写着:“你张开嘴,我就填满它。”主啊,我相信你,因为我今晚没有能力对这样的会众传讲。
这是用你的血买赎回来的。如果我只有两滴你真实的血,装在容器里,我会怎样地把它放在心口上。但今晚,在你的估量中,我面前有更大的:是你的血所买赎的。你是如此的爱他们,以至于你献出你的血,使他们的罪孽得以洗净,疾病得以医治。主啊,现在让圣灵用泥土的嘴唇,膏抹人的耳朵,让道落在好土上,带来百倍的果效。当我们今晚离开的时候,愿我们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人一样说:“当他在路上对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因为我们是奉他的名,为他的荣耀而求的。阿们。
23

现在只是喉咙有点嘶哑,我会站得离麦克风近一点儿。

“你们要听他”。你可能会说:“伯兰罕弟兄,你刚才讲到有很多的会众;你不觉得对于这样一大群的会众和这样一群有需要的会众来说,这是一个很小的题目吗?”不,不在乎文字的数量,而在乎文字的质量。呐,就纸张而言,它是小的。而写下这几个字也不需要消耗多少墨水。但在乎它的意义!它是永生神的道。“天地都要废去,但那道永远不衰。”
前段时间,在我们的城市… 或者说,就在河对岸,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有一个小男孩在一栋老房子的阁楼上,四处搜寻,就像所有小男孩会做的那样,他发现了一个旧箱子。他像个八岁或十岁的小男孩一样把箱子翻个底朝天,发现了一张黄色的邮票。他把它捡起来,他想,“我看看,不知道这枚邮票有没有用。”它只有半英寸见方。嗯,他说:“这也太旧了,而且… ”但他说,“我在街上有一个朋友集邮。也许他能给我五分钱来买那张邮票。”当然,他想的是用这五分钱买个冰激凌。
24

他从旧阁楼上下来,走到邮票收藏家那里,那个人拿着这枚邮票,把它放在放大镜底下看了看,说:“你想要多少钱,孩子?”

他说:“嗯,你看着给吧?”他是个生意人。
他说,“我给你一块钱。”
哦,天哪,这么快就达成了交易。嗯,这能买多少个冰淇淋啊?他口袋里装着一元钱,走了出去,心想他肯定,也许,欺骗了他的朋友,因为他居然给了一块钱买那张邮票。
据我了解,大约一个月后,那张邮票被卖了五百元。后来,它被卖出了更大的价钱,现在,他们说它的价值高达几百个几百美元。你瞧,这不只是张黄色的小纸片,那纸片上的内容才是最重要的。
今晚就是这样的情况。不是这个字数的多少,是…或者,纸的价值多少,或者油墨的成本多少;而是它的内容,这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小小的题目,几个字就足以拯救整个世界,因为它是把他们指向了基督。
25

我相信是在亚伯拉罕-林肯的时代,有一个士兵犯了罪, 他即将被处决。他将在行刑队面前被枪毙。有一位好朋友去找伟大的林肯先生,他是一位杰出的基督徒,他跪下来,他说,“林肯先生,他们要取一个人的性命。只要你说一句话,就可以赦免这个人。他可能做了一些在服兵役时不该做的事。但我了解他。他不是故意的。你难道不能赦免他吗,林肯先生?”而他因为着急,只是拿起一张纸,说:“赦免某某;亚伯拉罕-林肯。”

那人礼貌地向他鞠了一躬,冲回牢房,说:“朋友,你自由了。我这里有你的赦免令,是这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亚伯拉罕-林肯给你的。这是他的签名。”
26

那个在监狱里的人说:“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你为什么还要取笑我,明知道我明天早上会死在行刑队的枪口下,还把这样一张纸拿给我,想让我相信那是林肯先生的名字,是他签的。”说:“它应该被裱起来。上面应该有一个印章。它应该….”

他说:“但是他很匆忙。任何认识林肯先生的人都能认出他的签名。”
27

但他拒绝了它。第二天早上,他被执行了枪决。他得到了他被释放的消息,但他不接受。接着,案子在联邦法院审判了,这是联邦法院的判决。这里有亚伯拉罕-林肯的名字,美国总统,签署了这个人是得自由的,不应该死于枪决。但他还是死在了行刑队的枪下。呐,为什么?他们的判决是。“赦免不是赦免,除非它被当作赦免来接受。”

你们要听他;这是一个挑战。这是一个命令。是一种赦免。是全部你所需要的,只要你肯这样接受它。但如果你不这样接受它,它只是另一张纸。
28

神,在他做任何事情之前,在任何值得注意的事情之前,他总是让人知道,他要去做。

我想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个国家被福音如此地梳理,有一些事情注定要发生。
而在当时,就是要有一件大事要发生,所以他就叫了他的三个仆人。而三在旧约中是一个见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
而神在不同的聚会中遇见人。有时他在人多的地方遇见人,有时在人数少的地方遇见人。有一次他与五百人相遇,又曾与七十人相遇,然后与十二人、三人,甚至与一个人相遇。这就是他如此真实的原因。
29

因此,我们发现他们是被呼召出来的。彼得、雅各和约翰。如果你注意到,耶稣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着这三个人。在祭司的家里里,他让他的女儿复活的时候 …

我一直想要这么认为。这三个人是:信心、盼望、和慈爱。彼得代表信心。雅各代表盼望,约翰代表爱—慈爱。信、望、爱:是为神作见证。
他们上了我们所知道的变像山。那一定是一个伟大的地方。彼得在后来的一封书信中,写到它而且称它为圣山。呐,他并不是说这座山是圣洁的。它不是圣山,它是圣洁的神在山上。不是圣洁的教会,不是圣洁的人,是圣灵在教会和人里面。
接着我们找到他了。他们上山的时候,他们…. 也是三个人在地上做见证人。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事件,所以还有三个人从天上来,使天和地和好。他们在那里看见变了形象的主耶稣,属天的形象,他们看见摩西和以利亚—他们三个人。三个在地上,三个在天上。
30

呐,他在这里做什么… 神从来没有要求一个人做任何他自己不会去做事情。这就是我欣赏克利本弟兄的歌的原因。我喜欢唱这首歌。在那日子当他们试图让耶稣只是一个先知,试图从他身上夺走神性….

前段时间,一个属于某个教会的女人,她认为他只是一个先知,只是一个好人,一个老师…..如果他是那样的人,我们就都陷在罪中了。神创造了那个身体,耶和华,他建造帐幕自己居住。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就是神自己住在帐幕中 。神在基督里使世界与自己和好。
31

这位女士对我说;她说:“传道人,我喜欢听你讲道,因为你看起来很真诚。”但说:“只是有一件事是错的。”

我说:“嗯,如果你只能找出来一件事,那我很高兴。”
她说:“是这样的。你把耶稣夸得的太大了。”
我说:“如果我有一千万条舌头,我对他夸得也不能够。我找不到话语来赞美他的宝贵。这不是凡人的语言能说出来的。天使们都找不到语言来表达它。”
“可是,”她说,“你瞧,他只是一个人;而你却试图让他成为神。”
我说:“他是个神人。”
她说:“如果我用你自己的经文向你证明他不是,他只是一个人,一个好人,一个老师…这就是他的全部。”
我说:“如果圣经是这么说的。”
她说:“是的。” 她说:“在约翰福音第十一章里,当他要下到拉撒路的坟墓时,圣经说他哭了。这说明他不是别的而是一个人。”
我说:“姐妹,你的论点比用饿死的小鸡的影子熬的汤还要稀。嗯,那根本不能证明任何东西。”我说:“当他下到坟墓里的时候,真的,是他人的部分在哭。但当他把那下垂的溜肩膀挺直说:’拉撒路,出来吧!’一个人死了四天,站起来又活了;那就比人还厉害了。”
32

当他从山上下来的时候,他是一个人,饿了,在树上找东西吃。那是一个饥饿的人。但当他拿着五块饼和两条鱼,喂饱五千人时,那就不只是一个人了。那是神在人里面。当他那天晚上躺在那艘小船上,辗转反侧,一万个海中的魔鬼发誓要淹死他,像暴风雨中的小瓶塞一样辗转反侧;他睡着的时候是一个人。但当他把脚踩在船桅上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和浪都听从了他;那就不只是一个人了。那是神在对他们说话。

他的确是像人一样哭着死在十字架上。但在复活节的主日,罗马人的封条无法封住坟墓。岩石也做不到,他打破封印,又复活了。难怪诗人说。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带着我的罪孽远去。
复活,他永远自由地称义。
有一天他会来的,哦,荣耀的一天!
33

肯定的。他不仅仅是个人。他是神在他儿子里,是神,是灵,住在他自己用童贞女生产所创造出的帐棚里;他进到这圣洁的帐棚里来向人类显明他自己,在他自己的儿子耶稣基督里表达他的本性。他现在就站在那里,就像神必须要道成肉身一样,所以他可以承受痛苦,承受死亡的痛苦,让他可以为所有的造物而死。

然后我们发现… .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在旧约中,他们有一条律法。呐听着,注意这里的精义。他们有一条律法: 当一个男婴在父亲的家里出生时… …
34

你有没有注意到在英王钦定本中,约翰福音第十四章的翻译?“在我父亲的家里有许多的大厦 …” 这听起来不奇怪吗?“在我父的家,一个小房子里,有许多的大厦。”呐,你看,在詹姆士王的时代,房子被称为 “领地”,而国王是这个领地的父亲。正确的翻译是这样的。“在我父亲的国度里有许多的宫殿。”有一个人,莫法特,我不记得是哪一个了,他把它翻译得比詹姆士王的更荒谬。说,“在我父亲的公寓房子里有许多公寓。”我们不会在那里租房子的,我敢肯定。但真正的翻译是,“在我父亲的国度里 …” 但你看,在给国王翻译的时候,他们必须用他们所说的语言来翻译,这更像圣经时代。

当一个父亲拥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农场的时候,在这个家里出生了一个小男孩,他是一个孩子,他一出生就是一个儿子。但是…。呐,我觉得我们全福音的人,在这里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也许不是故意的,但是想告诉人们,只要你接受圣灵,就解决了。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得要经历试验。
35

而这个孩子,当他出生的时候,他是一个儿子。但是依然,父亲会出去找最好的家教,或者说是他能找到最好的养育者,来教育这个孩子。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在最好的学校里被教育出来。然后这个家教一直给父亲传话,他儿子的进步如何。

注意,这就是典型的神。当我们生在神的家里时,神就搜遍了天堂,要为他的教会找到最好的老师。那不是主教或大主教。那是圣灵。那是重生在基督的身体中教会的老师和家庭教师。
36

你觉得当那个家教一脸羞愧地走到父亲面前,不得不说:“你的那个小男孩,你那么爱他,哦,他是个无赖。他一点儿也不乖。他对你的事不感兴趣;他只是个小混混。”他会是什么感受。

当圣灵来到神的面前,告诉天父关于教会的行为时,你认为圣灵现在会说什么呢?呐,我可以在这里说得很伤人,但也许我还是就让它去吧,只是略微提一些事情。你会怎么看,当他走到父面前说:“你知道,在下面那个重生的教会,他们甚至在教导扭曲的东西,说神迹奇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如果他不得不说出这些行为,很多执事结四五次婚,还在担任执事的职务呢?他一定得红着脸说才行。女人们会如何剪掉她们的头发,会如何穿着短裤而不是裙子。唔,那一定很可怕。
37

哦,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说:“你瞧,我不穿那些短裤。我穿的是那些(你知道,你们叫什么来着?)阔腿裤。”这比以往更糟糕。圣经说,女人不可穿戴男人所穿戴的,因为这样行都是耶和华你神所厌恶的。发生了什么事了?以前你们五旬节派的人这样做是不对的。有人在某处放低了栅栏。如果当时是错的,现在也是错的。没错。

但圣灵必须在天父面前为这些事情做见证。这不是很可怕吗?我的天,这一定是可怕的,把他们做这些事的方式作为汇报的消息。
38

那你说他的女儿和儿子们抽烟,他要怎么说呢?他从来没有在你身上造个烟囱。他给了你一些肺细胞来呼吸空气。但他不得不收到那个消息,那就是教会根本就不会理会那些传道人,“我们就这么着了。”或者,当传道人在讲台上传讲的根本不够的时候,他怎么想的,当传道的人想的更多的是一张饭票,而不是他的福音。那他讲的什么道呢?哦,它会烤焦的,但我们却让它这么过去了。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的击打….你对女人击打得太严厉了。”好啊,那么男人们,到你们了。任何一个男人如果让他的妻子穿那种衣服,抽那种烟,那就说明了你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没错。我对于… 我对你这男人就没多少尊重。真的。哦,你可能很高大,肌肉很发达,而且… 我见过重达两百磅的男人,肌肉像铁一样,却没有一盎司男人气概在他里面。没错,男人不是以肌肉来衡量的,而是以裤子膝盖上的补丁来衡量的,他一直在祷告。就是这样【磁带不清楚】。男人不是以肌肉来衡量的;他是以品格来衡量的。没有比耶稣基督更伟大的人了。没错。他是以品格来衡量的,而不是以身材来衡量的。
好吧,我是来为病人祷告的。别人会讲这些的。
39

但是注意那是一个什么状况:那灵,圣灵,当他来到父面前的时候,他一定会脸红。当他来的时候说:“你知道,神召会和神的教会彼此不认同。卫理公会和浸信会在争论。长老会什么都明白,但就是不让其余的人进来。”你认为会发生什么,当圣灵也即是教会的家庭教师—拿着这个去到天父的面前的时候?

你瞧你之所以不带着这些东西去找圣灵,是因为你听取了别的教师。但那真的不是你的教师。圣灵是神所拣选的教师。你可能会遇到一个人来告诉你,这些事情都是对的,但那不是神的教师。神的教师会遵循神的道的指示。阿们。嗯!而这是事实。
40

但是如果那个儿子还是不听话呢?那儿子虽然是个儿子—我们不能说他不是儿子—但他永远不会有任何的继承权。那个父亲说,他不听话:“他不顺从;我不能信任他;我只能随他去。他依旧是儿子。”呐,如果你是神的灵所生的….我只能尊重那个,因为你是神的儿子。但如果你… 你就失去你所有的… 荣耀。

那么如果这个儿子是个好儿子,是一个顺从的儿子呢?哦,他是多么的爱父亲。家教多愿意去说:“哦,爸爸,我告诉你。你知道你的那个儿子吗?他跟你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告诉你。他对你的事就像… 嗯,他对你的事照顾得跟你现在一样好。”
父亲会如何自豪呢起来。“哦,当然,这就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他能这样想我们。这就是我…的方式。我们要遵循这道的指示,靠着它生活,靠着它传讲,靠着它死去。这就是神想要我们做的。
41

那么,如果那个孩子是顺服的,那么就有一个特定的日子,他成为了成年人。呐,五旬节教会应该是成年了;四十岁或者更大一些,大约五十岁。所以,应该是到年龄了。

那么到了有一天,当那个儿子成为….他要被设立或安置了。(你们这些弟兄们,我想说的是,儿子的安置。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他要被安置,就位了。他要成为继承人了。
呐,他们把他带到街上去,给他穿上一件特制的衣服。然后他们要举行一个仪式。仪式结束后,这个孩子就被安置或设立到了他所出生的那个家庭,他的名字在支票上和他爸爸的名字一样有效了。没错。他就位了。
42

这就是神在这里对他的儿子所做的事情,因为他已经找到了他…哈利路亚!他找到了他:“这是我的爱子。”神把他带到山上,把天上的见证人带下来,把地上的见证人带上来。他做了什么?他给他穿上了不朽的袍子。他的衣服像太阳一样闪闪发光。哈利路亚!(不要让它吓到你,那是 “赞美我们的神 ”的意思。)给他穿上不朽的袍子,说:“这是我的爱子。”是什么意思?“我在安置他。我从画面中退下了。但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

43

哦,这让彼得很兴奋。他是如此的兴奋,就像一个普通男人一样,当超自然的事情发生时会兴奋。总是会有一群混杂的会众就像与摩西同去时一样,就像当时在那个时代结束时最后的复兴到来的时候,就会有一群混杂的会众。它总是会产生出那个。

彼得看到超自然的事,就很兴奋。人们会这样的。而且很快,他想组织起来一些宗派并把它们搭建起来。他说,“我来告诉你我们要做什么。”他说,“让我们搭一个帐篷,为所有那些想遵守摩西律法的人。让我们在这里再搭建另外的一间教会,让所有想遵守先知讲论的人都能来。”但我希望你们注意到,他说:“我们要在这里再搭一个帐篷,给所有愿意相信神的恩典,耶稣基督的人。”
44

但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前,有事发生了。我很高兴它发生了。律法能为我做什么。律法中没有恩典。律法就是一个警察,告诉我我是个罪人。它把我关进了监狱,但它没有能力把我救出来。哦,我很高兴。接下来是… 摩西代表了神的律法,说你有罪,你的结局就是死;这里面没有怜悯。这就是律法。“你吃的那天必定死。”

呐,以利亚代表的是什么?神的公义。我不想要公义;我要的是怜悯。我不在乎他的公义;我要他的怜悯。基督为我满足了他的公义。阿们。
45

老以利亚带着神的委托上山去了。王要找到他,说:“你带五十个人上去,把他带下来。我们要把那个圣滚轮叫下来,教他一些东西。”

老以利亚坐在汲沦溪边的这块石头上… 黑色的仆人每天服侍他… 乌鸦给他送来面包和肉,他还可以喝水。有人说:“可怜的老以利亚。”他过得比我们很多人都要好。他睡在那里,然后…
你知道的第一件事,他看到一支50人的军队来了。他站起来说:“如果我是神人,就让火从天而降,烧灭他们。” 火就降下来了。他们就被烧死了;这就是公义。他们被禁止到那片土地去。
46

“哦,”亚哈王听说后说,“那天一定是有一场雷电风暴。”你知道人们是怎么试图推理出来的,你知道的。“一定是被闪电击中了。我再派五十人过去。”

当老以利亚看到他们来了,他就站起来说:“如果我是神人,就让火从天而降,烧灭他们。”降下来的火就把他们烧死了。神的公义。他厌烦那派过去的五十人。肯定的。我不要他的公义;我要他的怜悯。
47

但是,哦,我们认为后来有… 当彼得还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这些话还没有全部说出口,就有从天上下来的一个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摩西在那里,不要听他的;公义,不要听他的。这一切都在他身上得到了满足。“你们要听他。”没有律法了。不再有审判了,因为他承担了我们的审判。我真高兴。律法不能为我做什么。

但基督能为我做什么呢?基督所代表的,不是他的律法,不是他的公义;而是代表他的怜悯,他的爱。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基督能给我爱。基督能给我永生。基督能给我身体的医治。基督能给我满足。基督能带走我的阴霾,给我幸福。律法做不到。先知们做不到这一点。但是,“你们要听他”。今天的教会不能做到这一点。世界不能做到这一点。今天你的钱不能做到这一点。今天你的朋友也做不到。所以,“你们要听他。”他是唯一能做到的那位.
48

这里有很多人快死了,得了癌症,心脏有问题—如果没有什么事发生,几天后就会死去。你们的医生拒绝了你们。诊所拒绝了你们。医院也拒绝了你们。如果他们不能为你做任何事,“你们要听他。我是医治你所有疾病的主。你们要听他。”

到有爱的这里来吧。今天的世界在渴望爱。今天的基督徒;我们有精美的学者型的教堂,美好的建筑。但是我们有软弱的讲台。什么地方出错了。会众对彼此的感觉不像以前那样了。缺少了一些东西。世界正指望着这一点,基督徒们。我们今天需要的是对彼此的爱的洗礼。“你们若彼此相爱,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
没有比他愿意为朋友牺牲生命更大的爱了。“你们要听他。”他是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没有一个天使能做到这一点。没有其他的人可以做到这一点。而他做到了。你无权听从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东西—听从他。那就是 “你们要听他”。
49

圣经说:“你们是这地上的盐。”盐是一种能尝出来的味道。但如果它失了味儿,无论怎么接触它都尝不到味道。

这就是教会的现状。这就是问题所在。他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弟兄之爱。他们已经失去了对彼此的感觉。这个世界,人们在寻找真实的东西。
他们看到了那么多的嘲讽,那么多的表演。人们说,“是的,我是一个基督徒。我相信神的医治,”然后却表现出不同的东西。说,“我是一个基督徒,”走出去,穿上他们那种衣服。说,“我是基督徒,”但行出来的却是 … 走出去,抽烟,掷骰子,做所有这些其他的事情。你真可耻。
我不是一个… 我是爱你们的。但是,弟兄,我宁愿现在给你一点纠正,那么当我到了审判台的时候,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很高兴你这么做了。”否则到那时就太迟了。我们需要的是对神和他的子民的爱和尊重。不管他们属于什么教派,只要他们是弟兄,他们就是弟兄。我们需要的是彼此的爱。当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做的时候,爱就会产生联系。
50

我是个猎人。我了解动物的生活。他们说,“伯兰罕弟兄,难道你不怕走到熊和其他东西面前,手里只有一把刀吗?”肯定不怕。我知道如果你害怕那只动物,它会知道的。你不能吓唬他。他知道的。但如果你不害怕,他也知道,瞧?如果一个动物,凭着本能会知道,那么人呢?

你不能放一些画出来的火。嗯,你说,“哦,我是一个基督徒。”你画的火是过去的东西。你不能告诉一个正在冻僵的人,“看到那个曾经烧过的大火吗?现在去它旁边取暖吧。”画出来的火是不会暖和的。必须是同样的火。
我们需要神的爱之火在我们心中。我们不能靠一些历史学说取暖。我们现在必须有圣灵。第一日送来五旬节之火的圣灵,今天也得是五旬节之火,燃烧着他们的心,那里有神的爱让彼此相爱。他们出去的目的只有一个:赢得灵魂归向基督;动机只有一个:爱。这就是全部。
51

不久前我有一个朋友。我曾经和他一起在北边的森林里打猎。他是和我打过猎的最好的猎手之一。射术精湛,追踪能力强。但他是我见过的最卑鄙的人。他真的很刻薄。他经常取笑我,因为我是一个传道人。我喜欢他,因为我在森林里赢得了数百个这样的人归向基督。

呐,我喜欢和他一起打猎,因为你可以把他留在任何地方。你永远不必去找他。他知道自己在哪里。他的名字叫伯特。我去那里,他就会射杀这些小鹿,就为了让我觉得很难过。如果你想杀一只小鹿,没关系。亚伯拉罕杀了一只小牛,并把它献给了神。但只是简单地转身射杀他们,只是为了表现得更卑鄙,更聪明,这是… 有时不是你说的东西,而是你说的方式。这不是你做的事情,而是你做的方式。所以,他就会射杀那些小鹿,让我感觉不好。
52

我会说:“伯特,你是我见过的最残忍的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伯特?那些可怜的小家伙….”

他说:“啊,比利,管好你自己吧。你是个胆小的传道人。仅此而已。”说:“你是个好猎手,但我…你是个胆小鬼。”
我说:“伯特,那不是胆小怕事。”我说:“那是用理智行事。”
我当了七年的野生动物管理员,州野生动物管理员。我喜欢野生动物。我不喜欢看到它被宰杀。我不喜欢看到任何东西被碾压,不管它是什么。
53

他对我说… 有一次我去那里,他做了一个小哨子。他可以拿着那个小哨子,吹得就像小鹿哭着找妈妈一样。一声小小的呼唤…. 小鹿就是小鹿宝宝。他可以让它出来像小鹿哭着找妈妈一样的声音。

我说:“伯特,你不能这样做。”
“啊,”他说,“你走你的,传道人。你们这些传道人就是这样:你的心肠太软了。”说:“你就这样继续胆小吧。” 说:“我要出去打野味。”
我说:“我爱你,伯特。但不要这样做。”
所以,那一天我们去打猎。那是一个有点晚的季节。我工作到很晚。所以我们带了一壶,一保温瓶的热巧克力,那能使你保持清醒。当你真的很冷的时候,有时是零下10,15,20度,我们就喝一口热巧克力。然后当我们吃晚饭的时候,受伤了,或者是受凉了,嗯,我们就会喝一口那个热巧克力。
54

所以,已经是比较晚的季节了。只要枪声一响,小鹿就会跑去找掩护。我的意思是,他们留在那里。他们知道藏着比出来更好。所以,他们有大约六英寸的雪,是良好的跟踪天气。我知道很快就会有鹿出没了。所以那天早上我们就出发了,他带头。我们上了樱桃山,朝华盛顿方向前进。当他走过来的时候… 通常,我们会一直打到中午,然后我们会分开。伯特走一条路,我走另一条路。然后我们就会漫步回到营地,并在当晚进入营地。

大约中午时分,他在一块小空地上坐下来,大约是这栋楼的一半大小。他在雪地上坐下来,然后他开始往他自己那边走。我以为他要回去拿我们就吃过一口的巧克力。我把我的来福枪靠在树上。他掏出了那只小哨子。他用那双蜥蜴般的眼睛看着我,他说…像那样放进嘴里。
我说:“伯特,你不会这样做的。”
55

他吹出来的声音就像一只小鹿的哭声一样。就在开阔地的对面,一只漂亮的大母鹿站了起来。母鹿是一只鹿妈妈。她离我很近,我都能看到她那双棕色的大眼睛还有那双漂亮的大耳朵。呐,这是不寻常的。它们不会在那个时候站出来的。它们该是躺着的。她在看着。他回头看了看我,好像在说:“你瞧见了我告诉你的了吗?”

我想,“伯特。当然,你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然后他说… 他又吹了起来,像这只小母鹿….小妈妈….小鹿。我看了看,这只大鹿直接走到了开阔的地方。这完全是不寻常的。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是个母亲。她身上有一种母爱。一个孩子有麻烦了。她不是一个伪君子。她不是,比如说,去教堂只是为了让人看到。她有一些内在的东西。她是一个母亲。她有爱。而这爱是给她的孩子的。她生来就是一位母亲。她又听了一遍哨音。
56

老伯特伸手拉开30. 06口径的枪栓,把子弹扔进枪管里,端平了。我想,“哦,我的天。他马上就会把她的心脏打爆。”

她直接走进了那块开阔地。任何猎鹿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寻常的。但是出了什么事了?有什么东西在她里面,驱使着她,她转过身来。她看到猎人就在灌木丛的对面,他是个神枪手。而那根瞄准镜的细线正横在她的心脏上。
我想,“哦,我不能看它。我怎么能看呢?当那位宝贵的母亲…。他要把她那颗忠诚的心,用一百八十粒软点子弹,打得满地都是。嗯,在那个距离,他会在她身上开出那么大的一个洞。” 离她不超过三十码…..“他打中她的时候,会把她翻过来,翻过来,再翻过来。那颗忠诚的心就会从她里面炸得稀烂。”我想,“他怎么能这样做呢?”
57

我转过头去。我看不下去了。我不能看到任何东西,让真实和忠诚被这样践踏。我转过头去,我开始真正的轻声祷告,“主啊,不要让他这么做。那个可怜的母亲出来外面寻找她的孩子。她无法不这么做。一些东西在她里面。她生来就是一个母亲。一个孩子有麻烦了。不管有什么危险,他们都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他们无论如何都会继续前进。”

我等着,我等着,但枪一直没响。我转身去看,枪管是这样的。他抬头看向我,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把枪扔在地上,抓住我的裤腿。他说:“比利,我受够了。就在这雪地上,教导我你说的那个耶稣,真的有爱的那位。”
58

那是什么?他看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他看到了一些彰显出来的东西,不是装出来的。那是一种真实的东西。在那雪地上,我把那个残忍心肠的罪人领到了主耶稣面前,因为一只母鹿可以展示一些真实的东西:爱,真正的爱。死亡或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将它分开。圣经说,母亲可以忘记她乳养的婴儿,但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你们的名字刻在我的手掌上。” “你们要听他”,朋友们。他是给你们永恒之爱的人。

让我们低头。在我们祷告之前,今晚在座的各位有多少人… 呐,在聚会结束的时候要真诚。有多少人诚心想在你的心中有神的爱,好向世界展示,像那只老母鹿有母爱一样拥有神的爱。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就看这些会众的手。估计有不下几百个。“主啊,赐给我那样的爱。对我的弟兄的爱,对我的邻舍的爱, 对神的爱,这使我成为耶稣希望我成为的,有一个真正的出生,重生的基督徒。”你现在真的是这个意思吗?你可以拥有它了。现在就低头祷告一下。
在你的心里,祷告,说:“神啊,把爱放在我的心里。我听到他的呼唤。那个让我举手的小声音是什么?”那是他。“你们要听他。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59

主啊,有很多很多母亲、父亲、年轻人、老年人举起了他们的手。他们听见了一个小小的声音,对他们说:“你们需要这样的爱。”他们现在谦卑地来接受它。圣经上写着:“到我这里来的,我必不丢弃他。”主啊,请赐予他们这种伟大的爱。愿它浸润他们的心,使他们出去能直面敌人,面对危险或任何事情,去把迷失的魂带进神的国度,因为那是父的旨意。正如耶稣所说:“岂不知我要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而他的事业就是拯救迷失的魂。主啊,今晚请你应允使他们每个人都能接受我们所说的这种深沉的爱,因为我把他们作为这信息的战利品交托给你。他们是你的。经上写着:“凡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乃是出死入生了。”与他说话的灵,他们已经接受了他。现在,父啊,求你保守他们完全平安。让他们的心留在你的身上。如果我在这世上没有和他们握手,愿我在河对岸更好的地方握他们的手。因为我们是奉你的儿子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60

哦,你们难道不爱他吗?让我们来唱这首歌。给我们起个调子,“我爱他。”现在让在座的各位跟我一起唱;现在来敬拜,每个人一起唱。“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当我们不可爱的时候,他爱了我们。现在让我们大家一起唱。大家一起。好的。

我爱他,(只是来敬拜他)。
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你不觉得很好吗?如果你觉得真的被主耶稣的血洗洁净了,就举手唱吧。
我(现在就仰望他,敬拜他。
告诉他。) 我爱他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61

我想我们能否轻声哼唱这首歌,当我们想到他的良善,他是如何为我们做的。【伯兰罕弟兄开始哼唱】现在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他就在你面前。天地间最可爱的事物,他是天父之爱的表达。

….先爱我
【伯兰罕弟兄开始哼唱。】
哦,他不是很奇妙吗?
我爱他,(我爱敬拜。
爱他的同在。)
因为他先爱我
为我付出救恩赎价
在各各他。
62

主啊,我们很感恩。你是永远的父亲。我们非常感谢你,感谢圣灵在我们心中播撒的神的爱。听到那些简单的小故事,我们感觉到他神圣的同在,在听到了道之后,浸泡我们的魂,沉浸在我们的心深处,。

真高兴,主啊,一年前遇见伯特,他是如何拥抱我的。说,“比利,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雪地。”已经有十四年了,还是那么一位可爱的基督徒,教会的执事。我们为此感到高兴,主啊。那是怎样的一种显现…. 神是…。如果他们能对此保持平静,石头也会立刻欢呼起来。
神可以透过他的动物,透过他想要的任何东西,来显示他的爱;可以拿起任何东西来使用,来彰显他的荣耀。我们为之高兴。我们为耶稣高兴,他爱我们。我们现在围绕着他的道,在圣灵里相交。主啊,愿我们永远在这个状态,安全地捆绑。
63

祷告队列之后,聚会就要结束了。如果我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回来的话,也许这里有些人就不会在这里了。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直到我们在那荣耀的门前再见。到时一切都会结束。主啊,今晚请应允每个人都在你已差来的那神圣的同在中,愿他们在那一天都能在那里,重新唱它,“我爱他,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请应允赐下这些祝福,天父,我们奉耶稣的名求。

而现在,主啊,我们要开始祷告队列了。主啊,在离开山谷前的时候,我要再一次求你,求你今晚赐下主耶稣的同在,如此真实,以至于它能像他在地上时一样行,做同样的事情。愿每一颗心都能降伏于他。主啊,愿我的心降伏,求你应允让我能如此降服于你的圣灵,让它能使用我的眼睛和我的嘴唇,能看到异象,并完美地说出异象,让人们知道这是你和你的应许;我们要赞美你,因为我们奉他的名求这一切。阿们。
64

摄影师在拍照。我给了他一点时间。因为祷告队列一开始,他们就不能拍照片了,因为主的天使是一道光。当我看到闪光灯闪的时候,聚会就会被打断,你瞧。我想比利他们告诉他们了,你瞧。这就是弟兄们在聚会开始前拍照的原因。(呐,比利在哪里?)

【磁带中断】…所以为我祷告吧。当我在大洋彼岸,在那些巫医和一切挑战神之灵的人中间… 你们中的许多人都听过这些信息。它从来没有被挑战成过一次,但主神来拯救和[不清楚的话]。
65

有多少人记得在书中读到,华盛顿州西雅图的疯子,我相信是…在塔科马?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那非洲的巫医和印度的圣人呢?看看发生了什么?
他们雇来给我催眠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他坐在加拿大多伦多的聚会上。当他坐在那里试图催眠我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那个邪灵。我一时找不到它。很快我直接找到了它;我说:“为什么魔鬼放那个在你的心里要这么做呢?神会审判你的。”那个人受击打成了瘫痪,现在还瘫痪着。那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他们把他抬出了大楼。我们不是在玩儿教会。
66

就在这个小城市圣罗莎又怎么样呢。有谁是圣罗莎人,我在圣罗莎的时候,有谁也在那里吗?记得凤凰城吗?那个人说:“我就不是必须要把头低下来。”他的妻子紧紧抓住我的脚,在圣罗莎的泥泞中拖行。六个星期后,她的丈夫坐在那里完全疯了—疯狂地尖叫着。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一位官员。我去找他,祈求神的怜悯。神医治了他。他搂着他的妻子,正常回家了。瞧?

这是圣灵,朋友们。要敬畏,尊重它。如果你不尊重它,你永远无法从神那里得到任何东西。
67

看看马大出来见耶稣的时候,(呐从50到75号。你们从那边出来。)当马大来见耶稣时,看起来她有权责备他,对不对?说:“我们呼求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来。我的兄弟快死了。你没有来。你为什么不来?”如果她这么说,那就不会发生了,瞧?但她说,“主啊….” 那正是他的本性。“如果你在这里,我的兄弟就不会死。”听听这个。“但我知道,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看到了吧。必须有事要发生。

68

他说:“我是复活和生命。相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相信这话吗?”

她对耶稣说:“是的,主啊。我相信你正是你所说的那样。我相信你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
“你把他埋在哪里了?”这是下一个问题。
哦,有什么事一定要发生。瞧,她尊重神,就像她尊重神的儿子一样。如果你尊重儿子,你就尊重派儿子来的父亲。是这样吗?如果你尊重他的使者,你就是尊重那位发出信息的。正是如此。我在我的事工中看到了这一点。
好的,呐,75到100号。你们各就各位,L-75到100,引座员将他们排成一排。
69

呐,我想看看在这里有多少人是生病了,这栋楼里的任何地方。你没有祷告卡, 因为有所有的祷告卡都发出去了。你没有祷告卡,但是,你相信耶稣会医治你,你想让他这样做,举起你的手。看看这些手。这简直让我心碎。

我不会离开你们的,因为如果我能让你看到这个….呐,仔细听好。这可能是你一直在等待的关键时刻。呐,仔细听好了.
70

圣经在希伯来书中说,耶稣基督是大祭司,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所有知道这是圣经的人,都说 “阿们”。呐,他是大祭司,唯一的大祭司。神和人之间唯一的中保就是基督耶稣。现在就可以被触摸,不是昨日;他现在就可以被我们的软弱的感觉所触摸。

呐,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说:“再有不多的时候,世界就不再见我,你们却看见我(”你们“!是谁?信徒。),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呐,如果他还是那个大祭司,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今晚在这个帐篷里,在他的子民中间,使用他的子民,他会按照他在地上的时候同样的方式行事,如果他是同一个大祭司。呐,如果你摸到了他,你怎么知道你摸到了他?因为他会用同样的方式行事,你会知道是同一个大祭司。
71

你看,朋友们。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耶稣的父母,他们上去过五旬节。呐,仔细听。当耶稣十二岁的时候,他们五旬节上去和耶稣一起敬拜。当礼拜结束他们回来的时候,他们只是以为….想当然地以为他和亲属在一起。走了很长一段路后,他们去寻找他,却找不到他了。

这就是教会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它试图找到他在哪里。你以为你可以在你的亲属中找到他。他不在那里。有时候你以为你去加入教会就能找到他。你在那里找不到他。你要到哪里去找他?在你离开他的地方。教会,你们在想我们怎么了。“耶稣过去是多么伟大。为什么他不做他应许过的这些事。”出什么问题了?回到你离开他的地方。教会在哪里离开了耶稣?在五旬节。没错。
72

耶稣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仔细听。有多少人… 你们都知道这是事实,约翰福音17章… 我相信是15章。“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呐,记住,葡萄树不结果子。枝子才会结果子。它的生命从哪里来?从葡萄树上。如果一棵葡萄树开始生长的时候,它长出了一根枝子,不管第一根枝子是什么,第二根枝子从那个生命中出来,也会是同样的枝子。就拿一根枝子来说,比如说它是一棵葡萄树,好的,它会生出葡萄来。呐,下一个不会是南瓜,下一个不会是西瓜;每一根葡萄树……每一根从那棵葡萄树上出来的枝条都会是葡萄枝,因为它是从葡萄树上出来的。

73

如果从耶稣基督出来的第一棵葡萄树产生了一个被圣灵和能力充满的五旬节教会,那么第二根枝子也会是一样的,第三根枝子也会是另一个一样的。它所生出的每一根枝子都会是同一种枝子。

我们已经把他留在了某处,和他们一样的地方,在五旬节,五旬节的节期。耶稣是同一个神,同一个基督,同一个神的儿子。他还是和当时一样,现在也是一样;只是他的灵在这里继续他的工作,正如他所应许的那样。
74

呐,举例来说,这里有一队列的人。如果这些人来到这里说,“伯兰罕弟兄,我病了。你能治好我吗?”不行。如果耶稣穿着他赐给我的这件衣服站在这里呢?如果他站在这里,他们走过来说:“主啊,你能治好我吗?”

他会说,“你说你是我的信徒吗?你读过我的道吗?”
“是的,主啊。哦,我爱你的道。我读了它。”
“可是你会要求我医治你?我怎么能做任何我已经做了的事情呢?我已经医治了你。当我为你而死的时候,我已经医治了你。”是这样吗?那么,如果他死了,医治已经完成,那么,你必须做的唯一的事情是接受它。呐,他可能会告诉你….做一些他做过的事,像他在那里做的那样,行一些神迹。
那个神迹是什么?是什么神迹使人们知道他是弥赛亚?在这里,当他告诉彼得他是谁,他父亲的名字是什么,他的名字是什么,彼得认出了他就是弥赛亚。他过去找到另外一个人,腓力这么做了。拿但业,当他来到耶稣面前的时候,耶稣告诉他他是谁,他在哪里,说他在树下看见他。
他说:“你是神的儿子,以色列的王。”
耶稣说,“因为我告诉你这个,你就信了吗?你会见到比这更大的事。”当然,因为他是一个信徒。
75

他去了撒玛利亚人那里。他当时必须在他们面前这样做。所以他去找撒玛利亚人,他在井边遇到了这个女人。他跟她聊了一会儿。在谈话的过程中,他对她说…他发现她的问题在哪里。他说:“去找你的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的没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现在和你一起的不是你的丈夫。”
她说:“我看出来你是先知。但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会告诉我们这些事情。”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她跑进城里说:“来看一个人,他把我素来所做的事情都给我说出来了。这不正是弥赛亚吗?”
76

如果那是昨天弥赛亚的迹象,而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也必须做同样的事。这不是圣经上说的吗?这就是乌陵土明说的,正如我今天下午所说的。现在…(我从….一起叫。)

好的。有一些缺失的。100号不见了。100号祷告卡。也许是某个聋子… 看看这些卡片。L100号祷告卡不见了。好的,如果在这里,请举手,或者有人看在… 有没有祷卡出来?谁有祷告卡,请举手?你是100号吗女士?你是什么祷告卡号?是什么?好的,去吧,在那边排队,瞧。进队里去吧。你有一张卡。你不在这里。那是昨晚… 前天晚上的卡。好的,去排队吧。没关系。如果你想进去,就去排队吧。不管哪里的都进来吧。没关系的。会有人会让你进队列的。有祷告卡,带你进来。
77

呐,还有更多有祷告卡的吗?就这些了。好的。现在来看。一位女士,你的号码是多少,女士?让在那里的领座员过去,他会处理好它。

好的。呐,谁没有祷告卡而相信耶稣会让你好起来的, 举起你的手。
呐,在我们开始这条祷告队列之前,我不能因为每个人身上的异象而停下来,因为当一个小女人摸到他的衣服,他说他感觉到自己变虚弱了,能力就从他身上出去了。有多少人记得呢?他环顾四周,想找出是谁拉动出了那能力,他找到了那个小妇人,他说…告诉她她的血漏问题已经停止了,因为她已经信了。是这样吗?
78

呐,你们这些生病的人,不要仰望我;那是他。你们要仰望他并且要相信,瞧。摸到的衣服,看看他是不是昨日的那个大祭司。你就这样说….现在,大家要敬畏,要安静。呐,你来看。如果他是同一个大祭司,而我说的是真理,在这个结束的夜晚,你就对神说,“主啊,我没有祷告卡。这人不认识我。我生病了。如果你让我触摸到你的衣服,你就通过那个弟兄,转过身对我说话,就像你那时说话的时候一样—当那个女人摸你的衣服的时候,你对她说话,告诉她她的问题;如果你为我这样做,我就把….就能把我心中的迷信都消除掉。我相信你是神,我将永远敬拜你。”你向神祷告这样的事情,然后看这里,看他会怎么做。

79

真是个挑战。我确信…. 你们都明白这是什么吗?如果这里有人认为不对,那么你们来这里做同样的事情;我就下讲台。任何想来这里做同样事情的人,欢迎你上来。

这是一群安静的会众。那么你们要敬畏,要听,要祷告,要相信。看看发生了什么?此刻,不管我怎么讲,如果是…就都是错的。这是个好事情,但是能不能成功?
前不久有人来找我,来自一个路德宗的学院,说要领受圣灵。这个路德宗学院有四百多人已经得到了圣灵。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们听说过所有的恩赐;我们去找一个写过一本有关的书的人,他说:’我没有得到任何的恩赐’,说:’我只是写了它们。’”确定的,你可以写任何有关它们的东西,但它们是真的吗?确定的,它们是真实的,因为神是真实的;这是他的道。
80

呐,要真正的敬畏。弟兄们,我想说一件事。在后面的你们这些人,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没有见过更好的一群信徒。神祝福你们。现在为我祷告,因为我需要它。

你们这些没有祷告卡的人,你们看这边,开始祷告,开始相信,看看神会怎么做。(好的,就在那里。)
81

呐,你们每个在祷告队列中对我来说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的,请举起你的手,你知道我不认识你。好的。在会众席上,和我是陌生人的,举起你们的手,这是疾病,我不认识你。今晚在这栋楼里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除了我的好朋友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弟兄,坐在这里,还有他的妻子,一些… 她在这里,就在他的旁边,是唯一在那里的人,在会众席上我可以说我认识的。也许很多人认识我,但我不认识他们。

呐,只要相信。要真正敬畏。这将证明… .
82

呐,这里有一个女人,据我所知,是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你举起你的手说我们是陌生人。好的,那么这就是圣经中的一幅完美画面,约翰福音4章,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第一次见面。现在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呐,如果圣灵能来到这里… 我就叫出这个女人,这样你就会看到圣灵的恩膏临到,然后我就开始为人们祷告,让那个人通过,直到我从那人的异象中恢复过来,然后再接上另一个人的,然后像我们昨晚那样进行。

你们是不是相比我的老办法更喜欢这个新的方式?有多少人比以前的方式更喜欢这种方式,请举手。以前,我就只叫出一两个,三个,或者四个,五个。圣灵说什么就是什么。到那时候,我就已经很虚弱了,他们不得不把我从讲台上抬下去。但现在,我也许只是跟一个人交谈,直到圣灵启示出来,然后它走到会众席上,通过会众席把他们都挑选出来,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回到队列中来。我不知道是什么….就是一种恩赐的….
在开始之前,我先说一下。这只是我在圣灵中放松自己的方式,让他接管。我不知道他会做什么,也不知道他会说什么。这是个恩赐。我不知道什么是….我是怎么做的;我只知道他告诉我,我相信它。
我只是相信他现在就站在这里。只要我放松了自己,他就会接管并开始运行。他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他现在也不会让我失望,因为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理。
83

我只是想和你谈谈。(呐,谁是负责这些麦克风的工程师,有时当异象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是否在说话;这是另一个世界,瞧?所以如果他们听不到,你就把它们的声音放大。)

呐,如果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圣灵会向我启示一些你知道而我不知道的东西,我没有办法知道,是一些已经发生过的东西,或者是什么,你就会知道它是不是真理。那么如果是的话,你就会知道这必须是一个神迹。它必须是一个超自然的存在, 因为我没有办法认识你。我所知道的只是,你作为一个女人站在那里,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这是我的手举起来。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也举起来你的手,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这是神的道,瞧。所以,就是这样。不是去某个角落,而是就在这里,在成千上万的人面前,站在这里看着我。
84

呐,如果耶稣基督像他所说的那样,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而这位天使来到我这里,带着这个信息,让我告诉人们…我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生的。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你知道这需要一个神迹才能做到,你会相信是神的儿子做的吗?你会的。

有多少会众愿意相信呢?这是他的应许。他不是因为必须做才做的;他做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应验它。他不一定要医治百姓,但先知说他要做,就是为了应验。现在就是这样,得应验了。
85

呐,如果观众还能听到我的声音的话,站在我面前的女人周围有一个真正的黑影。她有着死亡的阴影。她正遭受着癌症的折磨。呐,你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但这是对的,黑暗的阴影。

呐,一些新来的人。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举起你们的手,从来没有参加我的聚会的。呐,如果你认为那是猜测,只是碰巧猜到了,让我们再和这个女人交谈一会儿。
呐,主知道我的心。他知道这是为了什么。是的,它回来了,她有阴影,一个黑暗的阴影,这就是死亡,是癌症。而那个癌症是在结肠,在肠子里。那你就是有胃病了。那也是真的。你不是这个城市的人。你来自…从这里向东,这是一个叫夫勒斯诺的城市。没错,你叫邓肯太太。那是真的。你现在相信了吗?回家吧,就会像你所相信的那样发生的。癌症不会打扰你了。你可以回家奉耶稣基督的名好起来了。
86

让我们现在祷告,而当我们让人们通过队列的时候。没有祷告卡的人,要祷告。你们所有没有祷告卡的人,只要祷告。你可能会看到。恩膏在这里;圣灵在这里。要有信心,不要怀疑。

有个小姑娘坐在这里看着我,她有胃病。你相信耶稣基督能让你康复吗?你相信吗?那位围着黑色小披肩的小女士,就坐在那里。你全心的相信吗?好的,你可以得着你的医治了。你没有祷告卡。我不认识你,从来没见过你。但你坐在那里祷告神让你触摸到大祭司,然后就有一些事情发生了。你触摸到了什么?你离我20英尺远。你触摸到了大祭司.
87

你愿意帮我一个忙吗?既然你得到了医治,坐在你旁边的女士心里就在想,她的眼睛的病也想得到医治。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

说:“我读了她的头脑了?”并不是,我听到了她的祷告。我是怎么听到它的?通过圣灵。阿们。
神祝福你。呐,你们两个都可以回家好了。是的。
坐在那一排最后的小孩子,他的肌肉有问题。是的,先生。你在祷告,说,“主啊,让我也得到吧。”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请站起来。你现在已经痊愈了;耶稣基督让你康复了。
你相信吗?看。我不认识那个人。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他。他对我来说完全是个陌生人。但他触摸的不是我;他触摸的是那边的人,也就是大祭司。你能意识到我们今晚坐在哪里吗?圣灵在我们中间膏抹。阿们。现在就相信吧,用你的全部,全心的相信。相信吧;你可以拥有它了。
88

来吧。你们现在相信了吗?现在让我们每个人祷告。我将要尝试着离开异象几分钟,开始让这个祷告队列进行起来。

好的,来吧,姐妹,接受为你的祷告。
你们都祷告吧。有多少人愿意承诺当我们这里的人通过祷告队列的时候在那里祷告,我现在就可以让他们一个一个地经过了。
主啊,奉耶稣的名,医治我们的姐妹。
来吧,姐妹。[磁带空白。]
糖尿病的… 站在这里。每个有糖尿病的人,站起来。站到这里。
来吧,要相信。来吧,女士。你有肿瘤。每个有肿瘤的人,站起来。来这里,女士。继续走一直到过道的尽头。要有信心。
到这里来。你也有糖尿病,所以你站在这里。要有信心。
这个女人有癌症的阴影。每个有癌症的人,站起来。站到这里,姐妹。要全心的相信。
89

过来这里姐妹;看这边。你正在等待手术,肿瘤。好的,站在那边。有肿瘤的人,都站起来。过来这边。

看这里,先生。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你有关节炎。所有有关节炎的人,都站起来。到这边来,先生。对神要有信心。
你有… 你的问题在你的后背上;是肾脏。站到这边来。肾脏有问题的人,都站起来。好的。你会看到神的荣耀。只要你们全心的相信。站在这里,姐妹。
来,女士,来这边。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好的,你有妇科问题,女性的疾病。每个有妇科疾病的,站起来。现在就到这边来。
来吧。让我们看看,女士;看这边。你有关节炎。下来,站在这里。好的,下看台,排好队。要有信心。
90

过来,姐妹。我很欣赏你的西班牙小面纱。你受精神紧张的困扰。这里十分之九的会众都有这种病。站起来,所有有精神紧张的人。来站在这里。下来这里并且要相信。

过来这里,先生。你会说英语吗?好的,看着我。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如果神愿意启示给我你有什么问题,你会接受吗?你有哮喘病。站过来这里。凡是有哮喘病的,都站起来。
这位女士… 看这里。这是关节炎。她早上起来很僵硬。过来站在这里,奉主耶稣的名。
这位先生… 过来,先生。是胃病—站到后面一点。每个有胃病的人,站起来。要有信心。
胃病: 站在这里全心地相信神。
91

哦,你会看到神的荣耀。如果神能在这里治愈他们,他就可以在那里治愈你, 就像他在这里可以一样。

看这边,姐妹。这里,就是你,这个妇人,过来到这里。看这个方向。她有心脏问题。好的。每个人有心脏问题的人,都站起来。下来吧,姐妹。
好的,看这边,姐妹。关节炎。只要继续回到这里。
各位,你会看到你从来没有见过的事情发生。只要继续看着。请站在这里,姐妹。全心地相信神。
到这里来。你有… 面临着肿瘤手术。呐,站回来这里。全心的相信。
另一位女士,看这边。关节炎:现在就过来这里吧。全心的相信。
哮喘病人: 站在这里。全心的相信。
92

你相信吗?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吗?你真不是为自己来的。你是为别人来的;那是你父亲。你父亲没来这里。他住在这个地区。他住在一片有树林的地方。他在宾夕法尼亚州。没错。主耶和华如此说。他的胃里有一个肿瘤,你担心是癌症。如果是这样,请挥手好吗?阿们。它就在那里。站在这后边。

我们可以了。我们现在准备好祷告了。你们每一个站着的有疾病的人,把你的手按在站着的其他人身上。如果神能把这些疾病都赶出去,那魔鬼已经暴露了。你瞧,神知道所有的事情。你将看到你所见到过的最伟大的祷告队列。听听这个。就是这样。彼此代祷。
主神啊,天地的创造者,永生的作者,一切美好恩赐的供应者,请将你的祝福和赞美,以及所有的一切都赐予这些人。主神,请应允它。愿耶稣基督的能力进来并治愈每个人。撒但,从这里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你被打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