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418 做出决定的时刻

1

主啊,今晚,愿我们能拥有另一次真实的敬拜;愿圣灵进到我们的内心中,在这一个星期以及我们来访问这个漂亮的安吉鲁斯堂的日子里,求主一直都与我们同在。天父,我们祈求,愿你祝福这个地方,愿它如纪念碑一样矗立,直到耶稣再来;这地方献给了一个相信你、事奉你的妇人。我们为这一切事而感谢你;愿这妇人所开创的伟大事工永不停止,直到主的再来。主啊,今晚愿你藉着医治病人而使你自己得着荣耀;那些在这里还没有在赦罪中认识你的人,愿今晚就成为他们接受你的时刻。求你应允,主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原注:磁带空白。]

我看见他们已经放了一些手帕在这里。每个晚上我都尽力为这些手帕祷告。呐,如果没有把你的手帕放在这里,而你想要让我送你一块(它其实不是一块手帕,只是我按手祷告过的一小块布条),那么,只要写信到我家里,地址是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邮政信箱325号。任何人……我一个星期会寄出几千块这样的布条,送到全世界去。呐,我给你们这个寄信的地址不是要向你们讨钱,所有这些都是免费的;任何布条上都不会标价。这样做仅仅是为了帮助你们;我们没有办任何电台节目;我们什么节目也没有,没有拉赞助,也不卖任何东西。我们唯一想做的就是尽力帮助你们。所以,你们若……你们若想要得到一块手帕,一块我们按手祷告过的小布条,就……
呐,许多人抹油在那些布条上,这没有问题;凡神祝福的事,我肯定都支持它。但你们若留意经文,就知道保罗从未抹油在布上;人们只是从他身上拿走了那些手巾和围裙,于是,病人就得了医治。
3

刚刚想起了不久前我在德国看到的一个见证。有一个得了关节炎的妇人,她一直都是坐轮椅,哦,坐了几年了。这事挺有意思的,当时我在德国的办公室把信翻译并转寄给了我,她的信就得到了回复。她拿到了那块小布条,我按手在上面祷告过了。我们有一个祷告链,每隔三个小时就会有一次环球祷告。当然,这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那时,她拿起这块小布条,把它放在自己的身上,叫了一些人和她的牧师进来,然后大家都祷告;她就照着所知道的承认了她所犯下的一切过错。她把那块小布条一别在身上时,她就说:“现在,你这魔鬼先生,你已经完蛋了,”她就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满屋子里到处跑。就是那么简单,她只说:“现在,魔鬼先生,你已经完蛋了。”她就开始走路,完全好了,瞧?

我们试图把神搞得那么复杂,叫人触摸不到他;他们就是这样错过的。其实这事很简单,神使它变得很简单。我相信圣经中有一处说:“虽然愚昧,也不至失迷[赛35:8]。”很简单。当我们把它搞得很复杂时,我们就完全地远离神了,明白吗?神的计划真的是……神以简易的方式住在他的子民中间。不要试图去研究或想要搞明白,瞧,你做不到;你只要像个孩子一样接受他的话语,继续往前就行了。
4

我想读一点经文,用作今晚的讲题,第一段是在《创世记》24章48节。

随后我低头向耶和华下拜……
我们这一天很辛苦;今早,我们在早餐会上度过了一段荣耀的时光,我们度过了一段团契的美好时光。愿神永远祝福基督徒商人会的那种行动,我们都爱他们。他们所做的工作很出色,想要帮助教会,瞧?有点……
作为一个乡下的孩子,我可以把这叫做……我们过去曾驾着马车上山,我们要“顶住轮子”,他们是这样叫的。多少人知道“顶住轮子”是指什么?哦,今晚我几乎可以脱掉外套、挽起衬衫袖子来讲道了,这里有很多从乡下来的人。
所以,“顶住轮子”,我想,基督徒商人会在做的就是这事,就是顶住轮子,当教会拉着货物上山时,它会帮忙撑住货物。
5

过去的三个晚上,我们一直都在讲亚伯拉罕。昨天晚上,我们讲到了亚伯拉罕和他的小儿子以撒在山顶上,以撒的命存留了下来,没有死;这是父神把他自己儿子献为祭的一个非常美丽的画面。他没有留下自己的儿子,神是如何的……这位伟大的创造者,耶和华以勒,在眨眼之间就创造了一只公羊。

呐,亚伯拉罕在把石头堆放在一起的时候,那只公羊还没有出现在那里,不然,他就会听到它的叫声了。但就在他准备夺去他儿子的性命时,那只公羊就出现在他后面,咩咩叫着,两角钩在了山顶上的葡萄藤、灌木或别的什么上。
6

我们讨论了为什么……那只公羊是如何去到那里的?瞧,亚伯拉罕距离有人烟的地方至少有一百英里,他是置身在野兽中间。那只公羊不可能出现在那山顶上,因为那里没有水,没有草。所以你看,那公羊必须是神把它放在那里的,因为他是耶和华以勒,主必会为自己预备祭物。

他今晚还是跟那时一样的耶和华以勒。如果他是耶和华以勒,他也是耶和华拉法,这是另一个救赎的名,意思是耶和华是医治者。这些都是耶和华多重的名称,它们绝对是不可分开的。他是耶和华—我们的盾牌,耶和华—我们的保护,耶和华—我们的旌旗,耶和华—我们的医治者,耶和华—我们的祭物。你无法将那些名字分开,因为,如果他不再是耶和华拉法了,那他也就不是耶和华以勒了。如果他还是耶和华以勒,他就仍然是耶和华拉法;是救主又是医治者。
7

呐,今晚,我们要来讲讲这个题目,叫“做出决定的时刻”。在24章那里,我们现在来到了这个地方,在山上,这个孩子的命留住了,有一只公羊替代了他,被献上了;神所指的是他将献上自己的儿子为祭。

后来这孩子的母亲撒拉死了,他父亲也年老了;这时,亚伯拉罕必须做出决定,他的儿子将要与哪一类的人成婚。
我认为,亚伯拉罕的子孙也同样该照着这个正确的方法去行。
8

呐,他不想要他的儿子与那些迦南女子结婚。亚伯拉罕做出那

个决定的时刻到了。许多时候,我们也被迫要做出决定。有一个时刻,我们也被迫要说“是”或“不”,这样的时刻会临到我们所有的人。这样的时刻也临到了亚伯拉罕,他要选择谁作他儿子的妻子?因为他知道以撒是个应许的儿子,那个血脉必须保持纯净,直到弥赛亚的到来。
于是,他就差了他忠心的仆人以利以谢出去。呐,亚伯拉罕的仆人以利以谢,是他的老仆人,也是一个忠心的仆人。亚伯拉罕叫来以利以谢,让他把手放在亚伯拉罕的大腿上,指着天上的神起誓,叫他不让以撒娶迦南的女子为妻,叫他去到希伯来人的家,亚伯拉罕同族的人那里,去为他选一个妻子。
9

随后,以利以谢备好了骆驼,就上路了;那时,他就到了一个地步,他必须要做出另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就是:他是要依靠他自己的判断,还是要依靠神的判断?

今晚,在我们离开这个会堂之前,我们每个人也得做出这样的决定,特别是你们生病和受痛苦的人;你们会被逼到那个地步。
以利以谢,当他到了那座城的城门口时,他会用自己的聪明去挑选一个也许是他认为最适合作他主人儿子的妻子吗?他会用他自己的判断吗?他会进城去,四处寻找,找那个最吸引人的女子或他自己认为最好的女子吗?
我认为,以利以谢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因为他说,他要在这事上依靠神。
10

呐,你也会被迫要做同样的事;你也是,在这大约十二或十三个晚上,圣灵连续不断地运行并藉着神的道证实之后,显明了他可见的迹象,就是在世界被毁灭之前的日子里,弥赛亚被预言要做的。每个路标都是指向它的。呐,今晚,你接受代祷之后,你是要依靠自己头脑的推想,还是要依靠神呢?我相信,也确信,你们会将这事放在神的手中。现在就做出决定,你要依靠的是神的智慧,而不是你自己的推想。如果你那样做,你就永远不会走错路。

有时候,神的方式是人的头脑无法理解的,你会认为那是滑稽可笑的。对属血气的头脑来说,信心是滑稽可笑的。除了神和那有信心的人以外,对任何东西而言,信心都是癫狂的。然而藉着信心,我们看见,我们也相信那些眼睛和头脑所无法表明的东西,这都是因为我们相信。
11

推理吗?瞧,它永远不可能推理出正确的东西来;所以,我们无法推理出来,那么能研究出来吗?我们只会把自己的头脑搞成一团糟。只有一种方式能做到,就是有信心去相信神所应许的,相信神能行事,问题就解决了。

不要想去……你说:“哦,这怎么可能呢?我们生活在一个现代化的时代。”把这种想法从你头脑中清除出去,想都不要再想了,只要接受神的话。现在,你就要做出那个决定,即:神所说的话,神必能持守。我的任务不是去弄懂神的话;因为我若要那样做,我就只是在知识的领域里行事。神不是在头脑里运行,他是在心里运行。
12

呐,我们发现以利以谢做了决定,尽管他是个好人,正在执行一个大使命,并且也起了誓。呐,当一个人走到了那样的地步,他就不能再用他自己的推想了。于是,他跪下,开始祷告,说:“主啊,你既一路祝福了我,带我来到了这里;愿那第一个从城里出来打水的女子……”因为到了傍晚,众女子就会出来打水。他说:“我若求她给我水喝(看到了吗?他在求神的迹象),她若给我水喝并说:’我也给你的骆驼喝,’愿她就是你所拣选的那个女子。”他把这事交托给了神,“主啊,愿你的选择成就!”

哦,巴不得我们也能学习成为像那样的神忠实的仆人,使我们可以把各样的事都交托给神。我所知道的最有能力的东西就是交托。“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诗37:5];”当将你的思想交托给他。如果你病了,医生再也不能帮你了,那就把你的病交托给神,表现得好像病已经好了一样。那就必定会发生什么事的,根本不可能不发生的,因为神是一位创造者。
13

神的道是种子,种子要被种到土里;如果给那种子浇水了,如果它是有生命的种子,它就会长出生命来。耶稣说,这道就是种子。如果这种子落入了你的心里,你也用信心去相信,给那种子浇水,它就会长出同类的东西来。

哦,你们可以把我说的记下来。经过这三十年的传道以后,我可以这样说:凡我真诚向神祈求并交托给他的事,他没有一次不赐给我或告诉我为什么他不能给我。
14

只要你对神所做出的任何一个属神的应许,在思想上有一个正确的态度,那这应许就一定会成就。你只要简单地说:“这是神的道,不用我想方设法地去搞懂它,那是神的事。他说了话,那就够了。”就必定会有什么事发生的。

如果说有什么成功的话,那都是为了神的荣耀和尊荣。你……我没有受过一个传道人所该受的教育;神也知道我不是医治者。但我只是单单接受神的话,神说了他会做的。有这些异象只是因为那位来见我,吩咐我去执行这使命的天使,是他告诉了我这些事。这就是他从不会失败的原因,他也永远不会失败,因为这是出于神的。
这大约有十五年了;自从我大约两岁多一点的时候起,我就看见了第一个异象。这些异象成千上百,从没有一个落空过;它也永远不可能落空,因为那是神做的,不是人做的。如果是我,那早就完蛋了。
15

同样,以利以谢也相信并把自己交托给了神;他们可以找遍全世界,可以搜遍每座城或到每户人家去,但他们永远也不能为以撒找到比利百加更好的伴侣了。

甚至到了今天,我给人证婚时,仍然沿用那个古老的仪式;它是卫理公会的一个仪式:“正如以撒和利百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愿这对夫妇也如此。”他们彼此是心上人,这是基督和教会的一个预表。
16

你注意到,他心里刚把这话说完,刚祷告完,就走来了那个全地最可爱的女子,一个美貌、年轻的希伯来女子,她手里拿着水罐,挎在胯部上,走了下来,也许正在边走边默想神的恩慈,以及她来到地上的目的是什么。

她走到了水泉边,打上水来,并开始往回走;一个慈祥的老人站在那里,说:“请你给我一点水喝,好吗?”你不想也站在那里去感受到永生神的圣灵在运行和行事吗?利百加就给他水喝,也给骆驼打了水。
17

然后,就到了利百加必须要做出决定的时刻了;以利以谢给了她手链等等,也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她。

呐,你看,利百加唯一所知道的只是亚伯拉罕的仆人所讲的事。所以,信心就是从听道来的。她听说了,亚伯拉罕有一个儿子,这儿子将要承受亚伯拉罕的一切产业。这些小纪念品只是一丁点的东西,只是亚伯拉罕所拥有的巨大财富的一个小标志而已;他儿子将承受这一切为业。利百加相信这事,她父母也相信这事。
然后他说:“现在,你们不要耽误我,不要妨碍主,因为我要上路了,让我带着这女子走吧!”当然,你知道,那会让作母亲的有怎样的感受;她说:“哦,让我们至少再等十天吧。”
她兄弟拉班也说:“给她十天,让她自己做决定吧。她是那位必须自己做出决定的人,给她十天吧。”那位真实的仆人,模范的仆人,说:“不,现在就让她走。”于是他们决定说,让利百加自己做决定。
18

这也是你今晚必须要做的,你必须要做出你自己的决定。你不能拿别人说的话当作决定,它必须是你对所听到的信息的态度;你无法拿……如果医生都不管你了,他说你要死了……

呐,你要么必须相信他说的话……你母亲说如果你去到安吉鲁斯堂聚会,他们在那里谈论圣灵的洗和所有这些信仰,如果你跟那种东西搅在一起,瞧,你会发疯的。也许她属于这里的某个大社团;或者,也许是你的父亲想要劝阻你。但作为一个个人,你必须做出自己的决定。不是别人说什么,而是当你听到了基督医治病人的信息时,你是怎么想的。需要的是你自己的态度,你的决定。
19

于是,他们就把那年轻女子利百加叫了进去。也许谈话有点像这样:“利百加,我们照着所知道的已经把你养大,成为了一个纯洁的女孩,你也的确是那样的。现在,这个陌生人来到了我们中间,带来了一些证据,说,有一个富人会把他的一切福份都给他儿子。你希望现在就跟他走,还是希望再等十天,直到你能做出决定呢?”

呐,记住,这仆人说:“我要上路了,神已经大大地恩待我了,我准备要上路了。”神……不要把你今天能做的事拖到明天去。
当这信息被传讲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你听说了有一位王、神,他的儿子基督将要承受万有,并且我们也靠着圣灵预先尝到了一点它的滋味。你对他是怎么想的呢?你对他有信心吗?
20

记住,利百加必须凭信心做出选择,因她从未见过那个男人;但她必须凭信心和一个仆人所说的话而做出选择。

同样,你也必须要这样去做选择,因为只有这种方法。神差遣他的仆人们出去传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对此你是怎么想的?这取决于你来做出选择;我奉劝你们,不要把它敷衍过去。你说:“哦,我一直都渴望领受圣灵,但我最好再多想一想。”不用再多想了,现在就是时候了,这是真理。“我相信神有一天会医治我的,”只要你脑子里还这么想,你就是一个被打败了的人。神已经在一千九百年前医治了你;你既听到了这信息说基督为你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你得了医治,那么,今天就是你做出决定的日子了。现在就是你要相信的时候了。
21

你还必须做出其它的决定;结婚之前,你必须决定你要娶一个什么样的女孩为妻。你们女的也必须决定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做你的丈夫。你最好不要推辞太久,恐怕他会改变主意的。

就像不久前这里的那个女的,她有两个男的可选,他们都是好男人。但她没能做出决定要嫁给哪一个,结果两个都丢了。
所以,神需要你立即行动;你若爱他,就把别的东西都扔到一边,来接受他。你若相信他的道,就要把别的东西都扔掉,来接受他的道。这是决定的时刻,你必须做出决定。
22

在政治方面,你要投票给谁,你必须做出决定。买车也是,一家人必须决定他们要买什么样的车。很多时候你被迫要做出决定,现在你几乎也是到了那个时刻了。

这里的和听收音机的罪人朋友们,你现在正处在这样的时刻了;你要怎样来对待这事呢?你说:“哦,我对祷告不在乎;我的生命还年轻呢,我想,我现在还不需要去做决定。”不要拖得太久了。
23

在这里,几个星期前,你们听收音机的和在这里的人都非常了解这件事,那架飞机在东部的州,在纽约那边试图从桥底下飞过时,一下子扎进了水里,所有人都被淹死了。

在那之前大约两个星期,刚打过一场官司,是有关一处位于鲍尔利街的房产。那里有几位几乎连名字都不会签、没受过教育的传道人。有位名叫格林沃尔的大律师步步紧逼着这几个人,他们说:“放弃那房子吧,你们能用它来做什么?你们又不能用那个地方来做点什么有用的事情。”但他们拥有一张房产转让契约,他们想要保留这份房产。那些人说:“你们连签名都不会,你们还能用这房产做什么呢?我们需要把它用在别的用途上。”
24

那几个人走到了证人席上,其中一个人站起来,他说:“先生们,我们没有受过教育,我们也无法改善那个房产,这的确是事实;但主引导我们得到了那地方,是主告诉我们要那样做的。”

格林沃尔先生猛然站了起来,说:“在这个案子中,我们不需要神;我们跟这个毫不相干;你不要把神扯到这个案子中;我们不要把神扯到这个案子中来。”
两个星期后,他就在那次飞机失事中掉进水里淹死了。如果他有时间的话,我在想,那时他想不想把主叫进来。
瞧,你也会去到一个被迫的时候,那时要小心你所说的话。
25

两年前,我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布朗先生,你们许多人都认识他,杨·布朗先生,他是杰克摩尔弟兄的助理;那时我们想要找一家便宜点的旅馆。

我相信,不应该……我最好不说这点了。唉,既然说了,我最好还是说下去吧。我不相信这是好的,我不相信这是……这没问题,我没有说你不是一个基督徒,但我认为作为一个基督徒,不应该什么都想要最好的。
我很讨厌听到人们说“哦,我才不会去那种地方呢。”我还从未见过什么地方是我不能去的,只要是为了主的缘故,不管那是什么地方。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布道团,无论它是什么,我都不在乎。我认为我们不当搞那些假装的表面信仰,用俗话说,我们叫作“摆阔气”,我认为我们不当那样做。基督徒……那对基督徒来说是不适宜的;我们的主连枕头的地方都没有,他也没有房子可住。
正如我今早说的,我的小儿子对我说,几个星期……在我到加利福尼亚来的大约一个星期前,他躺在长沙发上,抬头看着耶稣的那张画像,他说:“耶稣有船吗?”他非常喜欢钓鱼。
我就想:“没有,他传福音的时候,不得不向人借船,”但他却是那锡安古老之舟的船长。
26

太多的装腔作势了,我们不需要那个。那个教会很友好,把我安排在一家豪华的宾馆。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使用餐桌上的叉子,那些餐具都放在那里,我不得不观察别人,看他们是在用哪一把叉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使用那叉子。

我想从那里搬出来;当时我想要找一家便宜的旅馆住,我就开车在城里到处找,我说:“布朗弟兄,停在那儿,我去到街的另一边,我们在那儿等你。”他说……我说:“你去问问看他们有没有房间。”
那旅馆看上去好像是三星或四星级的,所以他就走过去了,过了一会儿,他横穿马路就跑了过来。我想,你们这里是这样叫的,要罚十五美元。但他们……他横穿了马路,那里正站着一个警察。哦,这下那警察可不放过他了。他说:“你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27

布朗弟兄,也是像我这样的人,不大会说话,他说:“我是从路易斯安那州来的。”

他说:“你是说在路易斯安那州,他们会允许你横穿马路?”
他说:“你爱走哪儿就走哪儿。”
他说:“能横穿马路?”
他说:“是的。”
他说:“你在撒谎。”
摩尔先生说:“不,我可以为他作证;在我们住的什里夫波特,我们爱走哪里就走哪里,你只要注意车辆就行了。”
哦,那个小警察非常傲慢,布朗先生说:“先生,我告诉你的都是实话。”
他说:“你那样做只是想出风头,因为你看到我在街角,也知道我是警察。”你知道,那些人也想要出风头,所以他说:“你只是想出风头,我会把你从这里抓起来,把你投进监狱的。”
他说:“先生,如果那是你们的法规,你可以把我投进监狱,”但他说:“我是一个福音传道人,”他说:“我不撒谎,我是诚实的;如果我知道我不该那样做,我就不会那样做了。”他说:“但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区别。”
28

哦,他听了这话可火了。我就告诉他我是传道人,摩尔先生也是传道人;车上还有两个传道人。哦,这下他更发火了,他说:“传道人,违法者!”

我说:“我们不是违法者,先生;”我说:“我们是受人尊敬的福音传道人。”
有声音像这样对我说:“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6:7]
我就不再跟那个人说话了。我低下头,随他去了,要等他所有的气都消了再说。后来,他恐吓我们,等等。当然,他们被带到了法官那里;那位弟兄证明说,他原不知道这有什么区别;我们在那里才呆了两天,我们一直……他一直住在那种偏僻小巷子里的皇庭汽车旅馆之类的地方。他并不知道这有什么区别,但那个警察真是太恶劣了。但你知道,圣经说:“不可难为我的受膏者。[诗105:15]”
我说:“哦,布朗弟兄,你订到房间了吗?”
他说:“没有房间了。”
我说:“好的,我开回去吧!”
29

我们就开始往回开,我带他们回到他们的住处,大约有六个街区或多一点的距离。我往回开时,就在那个时候,看见了那个警察想要制止一个正在右转弯的人时,就被压在了车轮底下。我停下车,靠近了那车的旁边,要确认一下那人是不是那个警察,就是他。他跑到了一辆正在右转弯的卡车底下,是那个警察的错;他的轮胎朝一边滑,正好跑到那辆卡车的大轮子底下。他就被压碎了,腿断了,胳膊也断了,都喊不出声来了;他完全没有了知觉,人们把他拉出来。我站在那里,心想:“现在,又怎么样呢?”

瞧,有时候你会被逼到一个困境,这时要确定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把神摆在你所做的每一件事上,做出你的决定。
30

有时候,也许你有了一些钱,想要把它存放起来;也许你和妻子积蓄了一些钱,有了足够的钱存放起来,好在你们年老的时候可以给你们养老,那没问题,这样做很合理。但也许,要是到了你将要把钱存放起来的时候,你必须做出决定要把钱存在哪里。

呐,要是我来找你,对你说:“嘿,这里有个地方你可以存钱,那是个,哦,那是个没有信誉的地方,你知道,但可以一夜暴富。存在那里吧,这是一个机会。”
你会说:“不,先生,我不想把钱存在这种地方,因为那是一个新玩意。”
但你在寻找的东西,是要找一个可以存钱的地方;因为你知道你若丢了那些钱,老的时候你可能就得在街上乞讨了。但你有这些钱,如果你把它存放在正确的地方,你老的时候就有了保障。你知道你会怎么做吗?你会找到一家所能找到的最好最可靠的老公司,然后把钱投资在那里。肯定的,因为你不想在年老的时候在街上乞讨。你会赶紧做决定;尽管分得的红利不是很多,但你却想要你的钱是安全的。
如果你对今生养老的事情都那么关心,那么对永生又怎么样呢?对来世你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又怎么样呢?你是……
31

今天的人也有点像以利以谢那样。那座城里有许多女子、许多年轻女子可以让他去选择,但他没有照着自己的意思去选择;他相信神的选择。他选择了那个拥有超自然迹象的人,这是对他祷告的回答,对主的交托。

今天,你想要找一个地方来存放你的钱;有时候,今天你也想要找一个地方来放你的会员资格,找某个你想要去做礼拜的地方。可以去做礼拜的教会多得很;可以去履行宗教仪式的地方多得很,但你必须做出选择,你是要把自己交托一个属灵的教会,还是交托一个形式化的教会,你必须做出自己的决定。你是要与耶稣在五旬节所设立的那教会同走一条路,还是要接受我们今日所崇拜的这些人造的信条,你必须做出你的选择。你可能认为它是有点被人藐视的,但它却是可靠的。如果它不可靠,基督就不会设立它;如果它不是可靠的,保罗就不会领受圣灵,所有的使徒也就不会领受圣灵了,因为那施行拯救的神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凡受造的听,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32

就像以利以谢留意那个女子身上的迹象,你也必须留意教会的迹象,因为耶稣说过了。我不在乎人说什么;我知道人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所有这些事都随着时间而消逝了,不再有了。”

呐,你必须做出选择;耶稣说:“人的话都是虚晃的,我的话才是真实的。”
呐,你必须做出自己的决定,你必须做出选择。这可能是你做出选择的最后机会,明天可能就太迟了。神可能已经拣选你得永生,但你若不做出决定来接受它,别人就会取代你的位置,可能明天就是那个时候了。神可能想要使今晚这里整排轮椅上都空无一人,我知道他想要这样。他可能……我知道他想要医治这里的每一个病人,今晚你们都必须做出选择;你说:“哦,伯兰罕弟兄,你明晚会叫一个祷告队列吧。”让那个留给别人吧,你必须赶紧做出决定。
33

利百加怎么说的呢?她说:“我现在就去。”赞美神!那也是我们要做的,现在就是时候了。现在就是做决定的时候。这个星期,神一直在这里运行各种的神迹奇事,成就他的应许。现在,你怎么看待这个呢?现在要看你怎么作决定了,做决定的时刻临到了所有的人。

你想要一些靠得住的东西,你当然想要了。瞧,如果你能依赖……你愿意依赖什么呢?是人造出来的信条呢?还是由耶稣基督和使徒们所写出来的圣经呢?
我相信,耶稣所说的将要降临在使徒身上的圣灵,也会降临在所有信的人身上,他们是在另外的羊圈里的羊[约10:16]。我相信那是同样的圣灵,你可以依赖他,他必在你的生命中产生出跟他们的生命中所产生的同样的东西。
呐,我愿意去见神吗?我愿意去见主吗?如果我缺少了什么东西,我还敢去见他吗?
34

今天,我们有很多人说:“哦,我相信,你不需要非领受圣灵不可。”你必须领受,否则你就失丧了。那蒙福的童女马利亚,人称她是神的母亲;如果圣灵的洗对属于永生神的教会来说是如此的必要,它也没有宗派……

我在伯兰罕家族里已经有五十年了,他们从未要求我加入到那家族,为什么?因为我生来就是一个伯兰罕,你成为基督徒也是这样的;你是生在永生神的教会里。你不是加入进去、受洗进去、握手进去,或靠一封信被接受进去,而是靠新生生在里面。那是我的决定,因为基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
35

如果神也要求这蒙福的童女马利亚……你读读《使徒行传》2章;在马利亚能够进到天国之前,她也必须去到那楼房上;她也必须像其他人那样等候在那里。她不是在等哪个传道人过来把她的名字记在册上;也不是在等什么时候要守某种圣餐,或等哪个人跟她握手,或像我们今天所做的那样给她写一封给教会的信;而是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他们就离开那些房间,说起别国的话来,大大地被圣灵充满,踉踉跄跄,好像酒醉的人,圣经这么说的。如果马利亚必须拥有这种信仰才能进入荣耀里,那你要是缺少了这个就别想进去。做出你的决定!你要怎么来对待这事呢?这是你做决定的时刻。

36

那个瘸子躺在门口那里,他的双脚已经瘸了很多年了。使徒彼得和约翰经过那个叫“美门”的殿门,那里有个瘸子,多年来一直被人抬来放在那里。他要求周济,就一直看着彼得,彼得是那个代言人,一个无学问的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圣经说,他是无学问的小民。我想象,他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彼得经过殿门时,那人以为这个老渔夫也许有多余的一块铜板,就把讨饭的小碗拿了出来;彼得看着他,说:“金银我都没有,”他不大可能去住豪华宾馆,是吗?“金银我都没有,但把我所有的,我要与你分享,”他说:“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起来行走吧!”
要是那人说:“等一等,先生,你不明白,我的病情不一样,我岂不是试过了四十年吗?我从母腹生下来就是瘸的,”那会怎么样呢?这想法可能也闪过他的脑子,但他必须做出决定。他要听从彼得说的吗?他的话真实吗?这人所说的话能让人信服吗?他听说过那位拿撒勒人耶稣的事;他听说过耶稣是个伟大的人,耶稣也曾经过同一扇门。但现在,他必须做出决定,确认这个人是不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一做出了决定,彼得就拉着他的手,扶他起来,扶了他一会儿,直到他的腿健壮了,他就走着,跳着,赞美神。他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37

你必须做出决定。你是在感觉并说:“我的心脏好点了吗?”或“我的胃没有像以前那么难受了吗?”或“我能多动一动指头吗?”不要想那些事。要做出决定,即:基督医治你了,那就行了,你好了。

要是一个农夫去种了一大片小麦,每天早上他都去田里,把所有的小麦种都挖出来,要看看它发芽了没有,那会怎么样呢?只要他还在挖那种子,它就永远都长不起来。每次你把它挖出来,它的生长就又延误了一天。每次你去看你的症状,你的医治也会延误的。
那个农夫只需要把种子交付给地就行了,他得到了他所能找到的最好的种子以后,就把它们种在地里,因为他做出了决定,要得到收成。于是,他就去找来他所能找到的最好的种子。他可能对收成不是很有信心,因为种子里可能混杂着一些曼陀罗、白头草、雏菊等等,他对那类种子可能没有多大的信心。但如果他能得到所能买到的最好的种子,能发芽的种子,杂交的,他就把它种到地里去;他只是把种子交付给了地,然后就不再需要去看它了。
38

剩下的事,就取决于神了。我所能找到的最好的种子就是神的道,因为它是永恒的;只要把道交付给你的心,不是给你的头脑。不然,你会一直地把它挖出来,翻出来,说:“哦,如果某某博士这样说;我的牧师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把道放在心里,由它去。你要做得好像你已经得到了收成,把你的镰刀磨快了,准备到田里去收割了。不要每天早上都去把它挖出来,让它呆在那里。如果它有生命,它就会长起来的,就会有收成的,如果没有……

你看,如果我今晚问一下得过癌症的、瞎眼的、瘸腿的、跛脚的、血气枯干的和患各种疾病的人,肯定会有成千上万的人见证自己得了医治;如果你把道放在正确的位置,它就会起作用,但你若把它搁在架子上,它对你永远也不会有好处。耶稣岂不是说吗?“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除非你能拿那粒麦子来;不是翻来覆去地看它,猜测它,你只要把它交付给你的心,然后就不要管了。这是你的决定,而神会眷顾其余的事的。
39

呐,就快结束了,我想要说说这点。今晚我们的小题目是:做出决定。以利以谢,你们有没有注意,他来的时候……呐,以撒是基督的一个预表,从以撒出来了基督;而利百加是教会的一个预表。你注意到了吗?新妇……以利以谢是在傍晚的时候找到利百加的;在傍晚的时候行了这件神迹。我们正生活在这样的时刻,我相信你们能明白这点。

利百加是在傍晚的时候被圣灵带领出来的,你相信这点吗?她怎么可能以其它的方式出现呢?在她之前可能有很多女子出来,但她是被圣灵引导,在傍晚的时候出来的。以利以谢,这位使者,传道人,忠实于他主人的仆人,也是在傍晚时分被主引导。这位忠实的仆人把他的信条等东西都抛在了脑后,并且做出决定,要在傍晚时分依靠神。
40

想一想,为什么利百加比其他女子先出来呢?你知道利百加和以撒有血亲关系吗?他们是表兄妹。耶稣基督的新妇与主也是血亲的关系:一个用宝血所买来的新妇。难怪利百加得了圣灵的引导;一种联系把他们聚到了一起,一种联合使他们走到了一起。

这就是今天我认为那些重生的、被圣灵充满的人是与神联合的并且是被神的灵所引导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举止对人来说是那么特别的原因;他们做了决定,他们会一直往前走,尽管其他的人不出去,但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去,我喜欢这点。
不要去管这个人会不会走还是那个人会不会走,但无论如何我都要走;我不管这个人是否……不管他们说什么,他们想怎么叫我就让他们怎么叫吧,无论如何我都要去,为什么?这生命是在血里,这生命是在教会里,在那些从神的灵重生的基督徒里面;那是赐生命的圣灵,与基督是血亲的关系。基督的灵在基督的血里引导着基督的孩子,即亚伯拉罕的后裔。这是为什么他们的行动如此奇特,这是为什么世人看他们那么古怪。
41

记住,利百加,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她打水给那头骆驼喝,也正是那同一头骆驼要驮着她去见她的新郎,她的丈夫,她的良人。在圣经里,一头负载的兽常常代表着一种能力,就像《启示录》里那头从海中上来的兽,它是指在民中兴起的一种能力。

这只兽喝到了水,利百加给她所骑的那头兽喝水,也正是这同一头兽驮着她离开自己的地方,去到她的新家;这正是今天教会的预表,给圣灵喝水,称颂圣灵,这同一位圣灵也将把教会提起来并把她带到她的新家去。教会怀着感恩,赞美、称颂、浇灌这位带给你神话语的圣灵。
这骆驼驮着那使者以利以谢,这位真实的使者将要带走那女子,他寻找的是一个有关这女子的迹象。那是神的选择,因为以利以谢留意超自然的事。
42

我相信你们也会做同样的事。留意那个有迹象跟随的地方,那是唯一一个你可以分清到底是摩押人还是以色列人的不同之处。瞧,从基要上来说,他们都是对的;从基要上来说,该隐和亚伯都是对的。该隐建了……[原注:磁带空白。]教堂,亚伯也建了教堂;该隐献了祭,亚伯也献了祭;该隐拜神,亚伯也拜神。所以,如果去教会、拥有一种信条、拜神、做奉献、献祭等,如果这些就是神所要求的全部,那么,神毁灭该隐就是不公义的。但有一条路,人以为是正的。亚伯拥有启示。

注意这里,当那同一群人……留意一下该隐的后代和塞特的后代是怎样的。亚伯死了,塞特来了,这预表基督的受死和复活。留意看他们这两个血统、这两条血脉是怎么下来的。该隐这头的人成了精明的人、科学家、受过教育的、学者等;另一头则是谦卑的农民。该隐的人打造铁器、制造金属,是了不起的建筑师、科学家,非常的虔诚;现在仍然是这样。看到这是怎么回事了吗?难怪耶稣说:“倘若可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注意看这两棵在伊甸园里出现的树。
43

这里过来了以色列,一群没有宗派的人,他们只是一些四处漂泊、住在帐棚里的人。他们下到那里,停在那地的山脚下,问他们信神的弟兄摩押人,是否可以从他们的地经过。他们不会带来任何伤害的,只是要举办一个布道会,就是那样。他们不会伤害摩押人的,他们说:“如果牛舔了草,我们必付给你们钱;它们若喝了水,我们也必付给你们钱。”

但摩押人却去召了主教来,说:“呐,你过来这里一下;你必须下到那里去咒诅他们。”
于是,他们就带他上了山顶,给他看以色列人中最恶劣的那部分。注意,巴兰说:“为我造七座坛。”在以色列中也完全是这样的,在基要上是对的。“为我在坛上放七个洁净的祭物。”完全与山下的以色列人所做的一样。“每座坛上要放一只公羊,”这代表什么?他是在讲那位将要来到的耶稣。他们双方都指向了同一位。从基要上来说,这个跟那个是一样的正确,从基要上来说是这样。
44

但巴兰没有看到的是什么呢?他没有听见在下面营中那欢呼王的声音。以色列人有被击打的磐石,有火柱,一个超自然的迹象。他们没有看到这点,今天世人的问题也是这个,他们没有看到那迹象。

“哦,不,”巴兰可能会说:“肯定的,他们干尽了各样的坏事。”但他们没有看见那一直行在他们前面,作他们赎罪祭的被击打的磐石。
今天的情形也是一样,他们说:“五旬节的信徒?那些又喊又叫、举止失常的人?”在新约里,他们也行了同样的事;五旬节那日,他们也行了同样的事。“那些人说方言,为病人祷告,他们有神医;但我知道他们干过一些卑鄙的勾当。”是的,另一头的人也干过一大堆的勾当,只是你没有听到而已。
但他没有看见那被击打的磐石和那些迹象,那些超自然的迹象。巴兰无法咒诅它,每次他想要咒诅,神就祝福。
你无法使它熄灭,它是神的信息,它会一直燃烧,直到主耶稣再来,肯定会的。
45

于是,利百加为这头骆驼打水,正是这个活物,这个能力带着她回家,回到了她的新家。还有一件事,你注意到吗?他们拥有血缘关系,现在她要去了,她只是凭信心相信,她唯一知道的东西只是一个仆人所带来的信息。

这可能也就是你们所得到的,就是我的信息;我要作一个忠实于道的仆人,这福分是给你们的,它们是属于你们的。我知道这信息不受欢迎,但我不在乎那些大名声;我要像以利以谢那样,忠诚于我的主人;我要像以利以谢那样,要让你们做出一个明确的决定。出来并告诉我:你们是否相信这个,瞧?我要的是一个明确的决定。一个忠实的仆人要求这点,如果你决定了,那就要照着去做,瞧?继续,付诸行动。来,去行动吧!
46

当他们去到了那里,靠近那地时,在那里,利百加将要遇见她的良人,她还从未见过他。但听着,圣经说,以撒已经从帐棚里出来了,正在田间。你知道教会不是要去到天堂里才能遇见耶稣的吗?教会将要在空中与主相遇。我相信,他现在已经从天父的家中出来了。

以撒走到外面,在默想;忽然,他举目看见那只骆驼驮着他的新妇回来了。注意,又是在傍晚的时候,天将晚了,日落的时候。
这个信息已经从东方一直传到了西方,我们现在就在西海岸了。它不能再往前走了,再走就又回到了东方了;现在是傍晚的时候了。
这是文明的傍晚时分了;人们一直在相吞相咬,你争我夺;他们从知识树上咬了原子弹下来。他们会用它来做什么呢?把自己毁灭掉。文明已经到了尽头了;教会已经被信条化、宗派化、被扭曲、被颠倒了,充斥着各种主义,直到它也到了尽头;人的生命也到了尽头。瞧,他们不再彼此尊重了;为母之道到了尽头了;万事好像都到了尽头。这是什么?这是傍晚的时候了;这也是教会要回天家的时候了。
47

以撒已经在路上了;利百加一看到他,那双美丽的眼睛一望见

他,就拿帕子蒙上脸,跳下了骆驼,跑过去见他。那是一见钟情。以撒一看见她就爱上了她,带她进了父亲的帐棚,举行了婚筵。哦,我们已经在傍晚时分了!
你做出决定了吗?你把一切完全都交托给耶稣基督了吗?他是你的王、你的救主、你的医治者吗?他就是那一位,你的良人,你所等候的那一位。你完全做出决定了吗?如果你做出了决定,决定好了,对这点做出了决定,那愿神祝福你。如果你还没有做决定,现在就做决定,做出你的决定。
48

让我们祷告。主啊,这实在是傍晚的时候了,但你应许说,傍晚之光将要在傍晚的时候照耀出来。这光也是在早晨照耀的同一道光,从物质上说,它是同一个太阳;从属灵上说,那是同一位神的儿子,他的大光曾照耀他在五旬节所设立的教会。这同一位神的儿子,他的光在傍晚的时候正照耀着西方人民和另一群五旬节的信徒。神啊,我们知道他们混乱,称自己是浸信会、长老会、路德派等等,但他们得到了五旬节的经历;他们是你的孩子,你寻找的就是这样的新妇;现在到了她要走的时候了。

神啊,今晚求你应允,那些听收音机的或现场的听众,如果那里或这里还有人没有做出决定,愿此时就成为他们做出决定的时刻,使他们变卖世界上的一切:他们所有的贪恋、时髦的东西、傲慢等,变卖一切,并说:“现在,圣灵啊,接受我,使用我,将你的信心放在我心里。让我跟你走,不是去到我所看见的这些事上,乃是去到你要引导我去的事上。”我实在是相信,主啊,神必引导他们去到耶稣那里,我们应该很快就会在他再来的时候见到他。
49

如果他们都被搅乱了,思想混乱了,愿他们能往回看,接受那位可信赖的。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还有什么能比永生神儿子的话语更值得我们信赖的呢!今天,人们试图歪曲神的话语,说那只是给某一些人的。神啊,我不会把“存款”放到这种东西上;让我选择神所说的,即主如此说,相信这个。正如这本可称颂的圣经所说的:“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要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主啊,如果从葡萄树上长出来的第一根枝子是五旬节的枝子,被圣灵充满,葡萄树的枝子上挂满了神迹奇事和圣灵的果子,如果第二根枝子再长出来,如果它还是从同样的葡萄树上长出来的,那它必定也是一根五旬节的枝子。
主啊,愿男人女人都认识到这点,回到那由圣灵重生、真实的五旬节的经历上,相信这些超自然的作为,就是神应许说他的圣灵要在我们中间所行的。
50

在听收音机的人中,如果有人还没有得到那种经历,奉耶稣的名,你愿意在听收音机时低下头,现在就接受耶稣吗?当耶稣带着完全的能力进来时,他的到来会跟他在五旬节那日来到的情形完全一样,不会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那种火热会燃烧你的内心,会使你如此快乐,充满喜乐,以至你会踉踉跄跄,好像被浓酒灌满了一样。因为圣经说:“不可醉酒,浓酒会咬你如蛇,刺你如毒蛇;乃要被圣灵充满。[箴23:32;弗5:18]”

收音机前的朋友们,如果你还没有得到,我作为你的弟兄,今晚请听我说。我爱你们,请你现在就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你们底下属于不同教会的好教会成员们,我不是在讲道反对你们的教会,我亲爱的朋友;我不反对任何宗派。不,新教徒、天主教徒、犹太教徒或别的什么,耶和华见证人或基督教科学派的,无论你属于什么,这些都不会妨碍我;我想它也不会妨碍神。问题是,如果你重生了,如果你领受了圣灵,那你就是神的孩子了。今晚就领受他,好吗?
我们过一会要为你们底下的人祷告,也要为病人祷告。但首先,我们要讲一讲灵魂的事。
51

现在,我转向这里的会众;今晚在这安吉鲁斯堂里坐着几百个人。从这里看过去,能看到你们大部分的人,你们的头发都花白了。你正走向死亡,但这不要紧。这里有一些年轻人,很多;但你们也不能保证说自己明天早上还能活着,这也许是你最后一次做出决定的机会了,现在就做出决定,好吗?

所有在这里还没有领受圣灵伟大福分的,又愿意我为你们能得到圣灵而代祷的人,你愿意举起手吗?你们所有在安吉鲁斯堂还没有领受圣灵的人呢?神祝福你们在台下的人,所有在那里的,在楼台上的人;神祝福你们在上面的人。我相信,今晚将是你们领受圣灵的时刻。
52

你可能会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举手有什么意义吗?”肯定的,你在做决定,你已经朝着它迈出了第一步。

你们在收音机旁的人,我不在乎你们在哪里。移动一下,从车里出来,把车停到路边,跪下来;在方向盘前低下头。作母亲的,先停下洗碗;如果有一群人正在收听,你们正在交谈、在做三明治的人,把它放下;在房间里的人,跪下来开始祈求;你引导其他人这样做,他们就会跟着你做的。作父亲的,如果今晚你半醉着站在那里,你可怜的妻子坐在角落里跟孩子们一起哭泣,你不为自己感到害羞吗?作父亲的,你知道明早你可能就不在这地上了吗?我真为你感到难过。我的父亲也喝酒,我知道如何同情那些不得不遭受这种事的家庭。现在,也许醉酒的是妈妈;但无论是谁,现在把这些都放在一边,你愿意吗?现在就归向基督。
53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试过好多次了。”但等一等,你从来没有彻底地做出决定;你可能只是稍微动了一下某种感情而已。但如果你真正定下了心来,做出决定,基督就会接受你。

你们在医院里,躺在病床上的人,今晚不能进到这里的祷告队列,见到辨明的事和主将要做的事;真希望你们能在这里,因为我相信神要行一件大事。
你们在收音机旁的,我想要你们记住,明天下午两点半是讲“我的生平”,请你们尽量过来这里,把罪人带来。每个人都带一个罪人来参加明天的特别聚会;明晚是这次医治聚会的最后一场。通常在那个时候,会有更多的人得医治,因为人们有很大的期待。
54

现在,所有在这会堂里和在外面听收音机的人,因为电台节目的时间只剩下几分钟了,你们现在愿意从内心做出决定吗?从今晚起,从这一刻起,从现在起,你要放弃所有的不信;放弃一切属世的东西,把它放在一边。圣经说:“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希伯来书》11章,那些在圣经里的信心勇士),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主耶稣。”他的恩慈、怜悯和温柔。两千年后的今晚,他仍然活着,也显明了他自己是活着的。

现在让我们一起祷告。你们今晚在这会堂的人,我们祷告时,请低下头。
55

我们的姐妹若愿意,请你到管风琴那里,只是为着这特别的场合,如果你愿意,我想请你弹“主,我来就你”这首曲子,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要做出你们的决定;做好祷告的准备,我要与你们一起祷告,我们大家一起来祷告,我确信主会垂听。在排队祷告之前,当我们低头的时候,你们坐在椅子上的人,现在是时候你要开始做一个决定,现在就接受自己的医治。

56

主啊,愿现在弹奏的这首歌,“主,我来就你!我今来就你!……使我干净无比。”求你应允,主啊。在外面听收音机的,主啊,愿那些人已经听从了一位富足、拥有永生的王所差来的仆人传讲的这信息,这是神所能赐予的最大的财富。意思就是,接受这信息的人就永远不会灭亡,乃是要得到永生。因为我们的主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57

现在,主啊,也许有许多人在信心上被迷惑了;我们知道你确实赞扬了亚伯拉罕,他因相信你而称义了;人所能做的就是相信。

但你藉着赐给他割礼的记号,确认了他的信心。父啊,愿许多今晚在这块地上的人,他们虽然说他们信靠了你,但你说,他们若信,就必领受圣灵,那就是内心受了割礼的记号;即神已经带着他的道进来,给心行了割礼,为他自己预备一个居所,使他可以在那里藉着他们的信心来控制他们;使他们可以为自己的病症而相信神。
58

求你应允,主啊,使今晚所有在外面听这信息的人,愿他们内心都有一个态度,要为你而做出这个决定;愿他们现在就在内心接受基督;愿他们来到安吉鲁斯堂,告诉我们这事,即:他们已经接受了基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然后受洗,加入某个好教会的团契。求你应允,主啊。

对那些在医院里、在家里、在车上、在全国各地,无论在哪里听道的病人和病痛的人,愿这带领利百加出去,接受信息的同一位圣灵;愿他们认识到这是同一位圣灵在带领他们收听今晚这个电台的信息;愿他们所有的病症都得医治。求你应允,父啊。
59

所有这些在神同在中的人,愿你用圣灵充满他们的心,医治此时在神同在中的每个病人。求你应允,主啊;我们把这个交托给你,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阿们!

60

让我们来唱这首歌的那一段,“主,我来就你,”如果你们愿意;比利,请你来这里,如果可以,帮我领唱这首歌;在收音机旁的,我相信你们现在已经为主耶稣做出了那个重大的决定,能使你感到你的病已经得了医治,你的罪已经在宝血底下了。当我们唱这首歌的时候,愿主神祝福你们。好的。

主,我来就你!我今来就你! 求主用血将我洗,使我干净无比。
唱的时候,让我们在这会堂里的人都举起手。
主,我来就你!我今来就你! 求主用血将我洗,使我干净无比。
61

现在,这里有多少人已经做了决定,即,从今晚起,你要抓住神永不改变的手,直到你得到了所求的事?愿神祝福你们。我相信,你们今晚离开这会堂时必得着所求的,它是属于你们的。

62

现在是叫祷告队列的时候了。[原注:磁带空白。]……安吉鲁斯堂的这些人跟我一起去到澳大利亚,或去泰国或海外的其它地方,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我们看到今晚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弟兄也坐在这里,斯达茨克列夫上尉是从巴斯托来的,他是美军的随军牧师。

(呐,从50号到60号,叫到了的请站起来。)
斯达茨克列夫弟兄曾与我一起在非洲;那天在德班一次就有三万个异教徒接受了耶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当时他也在那里。你在哪里,牧师,你在这里吗?他在这里,站在……请你站起来一下好吗?哦,斯达茨克列夫弟兄当时在那里,是这件事的见证人。他写了《一位先知访问南非》这本书。
63

你知道吗?那比五旬节的人数多了十倍。人数比五旬节的时候多了十倍;三万个彻头彻尾的土著人接受了耶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把他们带的小偶像摔碎在地上。

巴克斯特博士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他们可能以为是身体的医治;不是指接受基督,你最好再问一遍。”
我说:“我不是指身体的医治,我过后要为你们祷告;我是指那些要接受基督作你个人救主的人。如果你们真是诚实的话,就把你们的偶像摔碎在地上。”结果就像发生了一场沙尘暴一样,瞧?
是这福音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当然,我们美国人太有文化了,相信不了这个,你知道。因为那是些老式的东西;他们得到了福音,我们却从这福音上离开了。就是这样。
64

好的,从50号到75号,无论哪里,现在你们排好队;50号到75号,字母为J的;请在队列的后面排好,如果你们愿意,或者你们可以绕过去。我相信,也许最好打开门,让他们下来,你认为呢?或者直接从这里过来,麦克弟兄说,从这条路下来,站好队。

哦,我多么高兴地知道,人们对神仍然有信心。我不会拿我对神的信心作交易,即使有什么东西许诺我说,我可以在地上活一万年,可以拥有整个地球,做我喜欢做的任何事,我也会断然地拒绝它,而接受耶稣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他一直都是我的生命;是我的盼望。如果世界末日耶稣再来时(我真的是这么认为,我说这点不只是因为我现在站在你们面前),在那日,如果我走到他面前,他说:“你不配到我的天堂来;”我会说:“这是真的,主啊,我不配。”即使他拒绝了我,无论我去到哪里,我也仍然爱他。我爱他!大约三十二年前,有某样东西临到了我,基督到了我心里。那一直都是件最伟大的事。
65

呐,现在我们排到了75号,是吗,麦克弟兄?75号到100号,现在你们都到那里排在自己的位置上。全部的祷告卡号,字母J的,你们到那里排在自己的位置上,75号到100号,好的。很快,这队列就要……现在队列几乎都绕着会堂一周了,一直排到了外院,排到了外面的过道上,祷告队列排好了。

在收音机旁的人,我真希望你们能看到这个场面,看见人们都上来,从他们脸上可以看出他们充满了期待。有些上来的人,也许在想:“哦,我患病很久了,但这是我的晚上;我因基督而做出了决定;我现在来,相信他是我的医治者,就如我相信他是我的救主一样。”
呐,明天晚上,我说过了,将是这次聚会的最后一场;我想见到你们在收音机旁的人……[原注:磁带空白。]你们许多人,肯定的。
66

那次他们雇用了那个家伙上来要向我施催眠术,他像那样站在队列里。他们在军营里向那些士兵施行过催眠术,让他们像狗那样叫,做动作;你知道,那些士兵处在催眠下会怎么做。这个家伙上来,魔鬼把他差了来,要在台上向我施催眠术。你们都记得这事发生在蒙特利尔。当他向我催眠时,我感觉到了那个邪灵,就转过来,说:“为什么魔鬼把这个放在你心里呢?”他很滑稽地看着我,赶紧低下了头。我说:“你想要向主的仆人施行催眠术吗?”他以为辨明的恩赐只是一种读心术。我说:“因为你做了这事,神必因此而审判你;你自己承担吧。”他们就把他抬出了那里,他瘫痪了,直到今日还是瘫痪的。

67

我们不是在教会中胡闹,你记住。还记得在保罗的那个日子,有人出来想要赶出那污鬼的事吗?你知道他遭遇了什么事吗?癫痫病就临到了他们身上,肯定是的。

所以,现在你记住,你们在祷告队列里的,我现在不在祷告队列里使用辨明的恩赐,我只是为你们祷告。一整个星期,那些聚集而来的人都在这里的聚会中经历到了辨明的恩赐。但今晚,我们只是祷告,除非主把我停下来,要对某人说话。
68

呐,今晚这会堂里有多少人以前从未参加过我们的聚会,让我看一下你们的手。幸好大家不是在同一个晚上都挤进安吉鲁斯堂,否则的话,人都得排到停车场去了。每天晚上几乎都是新的人来。

我要你们知道,耶稣基督并没有宣称自己是一个医治者;他说:“我不行什么事,直到父显给我看。”但他能医治,他知道所有的人;他能说出他们是谁,他们的名字叫什么。你们新来的有多少人相信这点呢?主告诉腓力或拿但业,腓力曾在树下找到了正在祷告的拿但业,主就说出他是什么样的人;也说出彼得的名字叫什么。他们藉此就相信了他是弥赛亚;那就是弥赛亚的迹象。
当时耶稣去了撒玛利亚人那里,瞧,但他从未去到外邦人那里,他也没有吩咐门徒去这么做。他说:“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宁愿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但那时撒玛利亚人正在盼望弥赛亚的到来;多少人知道这是真实的,请说“阿们”!瞧,如果他们在盼望,主就必定会向他们显明他自己。
69

主从撒玛利亚那条路上经过,他看到了一个妇人,那妇人活在淫乱中。主就对她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主说:“没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现在与你住在一起的并不是你的丈夫。”
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呐,你听那妇人说的,“我们知道,”她说:“我看出你是先知,但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来了,必告诉我们这些事。”
多少人知道这是圣经,是在《约翰福音》4章?知道的请说“阿们”。那就是弥赛亚的迹象,那妇人不能明白他是谁;但她说他一定是个先知。
70

但有多少人知道弥赛亚会是神兼先知的,请说“阿们”,肯定的。如果你读过圣经,摩西曾说:“主你的神要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凡不听从他的话的……”

这就是他们在仰望这迹象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真正的犹太人会相信他的原因,因为他行出了那位先知的迹象。那些不信的犹太人,哦,那些正统的人,他们说:“这人是个算命的,是别西卜。”任何人都知道算命的是属魔鬼的,没错;那是一种被歪曲了的灵。他们说:“他是别西卜。”
耶稣说过,将会有亵渎圣灵的事情出现,说一句干犯圣灵的话就是亵渎,今世来世永不得赦免。
71

呐,你们在祷告队列里的和在会堂里的人,有多少人与我是陌生的?请举起手,你知道我与你们是陌生的,对你们的事一无所知的?

第一个站在这里的是一位妇人,整个队列从头到尾都是陌生人。因此,如果主……
请走到这里来,妇人,女士;就站在那个麦克风旁边,就站在那里。呐,我想要你看着我一会儿。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如果是,请举手,好让现场的会众能看见;在收音机旁的,这里有成百上千的人都是这妇人的证人,一位年轻女子举起了手。我们以前从未见过面,神的圣经就摆在这里。我不认识你,或许你也不认识我。
呐,这不是《约翰福音》4章的一个完美写照吗?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第一次相遇。
72

呐,如果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如果圣灵……你来这里必定是为着某件事的。我不知道是什么事,可能是疾病,可能不是疾病,可能是财务的问题;也可能是为着别人,我不知道。但如果主向我揭示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会相信这就是神所应许的在末后的日子在毁灭之前,将要临到外邦教会的圣灵吗?正如耶稣说的:“所多玛的日子怎样,”那时也行了这同样的迹象,你会相信这点吗?

有多少在场的会众会相信这点呢?我们两人的手都在神面前举了起来,这说明我们彼此都不认识;我这么做是要让你们队列里的人也知道这点。
现在,你就站在原位,我只是跟你谈一下,为了让主的灵来膏抹我们。
73

她是个妇人,我是个男人。她可能是个罪人,可能不是;她可能是个好批评的人,我不知道。但主知道,他会向我揭示这点。那么,你对此是怎么想的,这就取决于你了。

看上去会众比祷告队列里的人还有信心,只是当你……是那恩膏。
有多少人见过主的天使的照片,让我看看你们的手?当然,肯定的,那天使被拍到了。这张照片现在就挂在华盛顿特区的宗教艺术馆里,并取得了版权。这是唯一一张被拍摄下来,并被科学验证了的超自然之物。
在那张照片中你们所看见的那位主的天使(我现在是站在神的面前),他现在就在离我不到两英尺远的地方。这也是那带领以色列人的同一个火柱;它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是他行了这些神迹。
他说:“我从神那里来(那火柱),又回到神那里去。”保罗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遇见他,他被那光击倒,一道大光使他的眼睛瞎了,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你是谁?”
他说:“我是耶稣。”
这里,他的照片就在我们中间被拍了下来。呐,照相机,照相机的机械眼无法拍摄到心理学;那是某道光照射到了镜头上。
主若对这个年轻妇人说话,你们现在就要做出决定来相信这点。
74

有了,那是她的,这妇人的异象出现了。她病得很重,老实说,她正等着要做手术。[原注:那姐妹回答说:“没错。”]

你们这里的和在收音机旁的人听到她说“没错”了吗?呐,那是怎么回事呢?我怎么会知道呢?我现在都无法重复我刚才说了什么。那是基督的灵在使用我的声音,是圣灵在说出那话,在说出我一无所知的事情来。
你说:“那可能是你猜的,伯兰罕弟兄。”呐,所有在场的、听见这话和看见这事完美发生的人,请说“阿们”。听收音机的人听到了。呐,如果你认为那是猜的,我就对这妇人说话,她正在哭,为什么?我正看着这妇人,她的周围都是那光,那是什么?对你们正在听道的科学家来说,那是另一维空间,是另一个的世界。呐,让我们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75

是的,我看到她在医生那里,医生给她做检查,是的,他说要动手术;那个手术是要做在女性性腺上的,没错。我还看见了另外的东西,那是你耳朵的问题,是在你的左耳,里面长了瘤,也必须要动手术,这是医生说的。那是主如此说,你现在相信吗,姐妹?

你们在收音机旁的人信吗?我知道你们信;你们这里的人信吗?瞧,这绝对是耶稣说过,要在外邦时代结束之前发生的事。
这是弥赛亚,不是我;我只是一个人,是他的圣灵做的。你所感受到的这种恩膏,就是在这里说话的同一位圣灵。它不单单是一种恩赐。你可能会像这里的杜菲尔德博士,他是一位传道人;当他传道时,他有那种恩膏;你们传道人有那种恩膏;你们说方言的人也有那种恩膏,如果确实是圣灵在藉着你们说话的话。瞧,这是同样的圣灵,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运行,证明圣经所说的话是正确的。
76

现在,对外面在收音机旁的人,保罗说:“若你们都说方言,偶然有不通方言的,或是不信的人进来,岂不说你们癫狂了吗?但若有先知说预言,将心里的隐情显露出来,他们就必会脸伏于地,说:’神真是在你们中间了。’”呐,你批评五旬节派的人说方言,那这又怎么说呢?今晚要做出你的决定,要归向神,并相信。

现在,让我们为这个妇人祷告。你们在祷告队列里的其他人,如果圣灵因着某事而明确地对我说话,我就会停在你那里,如果没有……如果主没有再说一句话,你们多少人愿意只是走过去,仍然相信耶稣基督藉着他所献的赎罪祭已经使你们痊愈了,不是因为伯兰罕弟兄为你祷告过了,不是因为我们已经按手在你身上了,而是因为这是主的应许:“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你们会相信这点吗?你们排在那里的人,如果相信,请举手。会堂里的人现在都要相信,你们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行了。你们相信它,好的。愿主祝福在场的这一大群的人,还有那些看不见的会众,直到电台节目结束。
我本想我们在九点半结束,就像往常那样;但我看见那灯还亮着,说明我们还在广播。
所以,你们在各处的人都祷告,现在我们要让队列里的人经过这里,为他们祷告。
77

过来,亲爱的姐妹。伟大的圣灵,他揭示了这个妇人的病情或她心里的事,不管是什么事,我祈求,愿你实现她的愿望,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去相信吧!

呐,这里上来的是一个妇人,我不认识她;她是个黑人妇女。但为了要你们知道,在我说完话之后圣灵仍然在这里;若神没有帮助她,这妇人很快就会死,因为她正被癌症的黑影笼罩着;死亡正在攻击这妇人。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癌症吗,女士?请过来。主啊,我为这个妇人祷告,只有你能医治她。这永生神的伟大教会,还有在外面全国各地的、正在祷告的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让我们的姐妹活着,阿们!不要疑惑,要信。
78

下一个妇人刚好也是被同样的黑影笼罩着;你得了癌症,如果你现在相信神必医治你,就过来吧。一点也不要疑惑,要相信你必得到医治。主啊,我祈求你应允她的医治,让她得到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呐,不要疑惑,会得到的,你的心脏会得痊愈的,你会没事的。
正在走过来的人,如果你能信,这关节炎就必离开你,你可以回去得痊愈了,你相信这点吗?奉主耶稣的名,求主应允这个妇人能得到医治,阿们!
过来吧,姐妹,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过来吧,让我们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阿们!
79

好的,要是我不对你说一个字,你知道我晓得你的毛病是什么。你意识到了那点。但要是我一个字都不对你说,你相信你的背会……你相信无论如何你都会痊愈吗?好的,去吧,我还是说了出来,瞧?神祝福你,得医治吧!阿们!

你相信你现在能吃饭了,你的胃没事了,你必痊愈了吗?好的,去买一个汉堡包来吃吧,好好吃一顿吧,奉主耶稣的名。
哦,主神啊,我祈求你应允我们的姐妹得医治,奉耶稣的名。
80

现在,你们这里的会众,请为我祷告。这些异象是……我无法摆脱它们,要做……过一会儿,我不得不停止队列,你明白吗?这是因为异象不断地出现,所以,请你们继续为我祷告,求神让我能站在这里。

异象会使你变得虚弱。有多少人明白这点,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你们还记得那个小妇人摸了耶稣衣裳的事吗?一个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他转过来问:“谁摸我?”他看看周围,看到了那个妇人,就告诉她,她的血漏已经好了,她的信医治了她。呐,如果一个异象就使神的儿子变得虚弱了,那么对我这样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来说又会怎样呢?
只有一种方法可以使我站在这里,就是因为主应许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我知道钦定本说“更大”,但你无法做更大的事,只是更多,瞧?因为他使死人复活,停止风浪,做各样的事;“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81

主啊,我祈求,愿你医治我们的弟兄,使他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好的,过来吧,姐妹。它又来了,她走上来时,异像又临到了。现在看着,如果你认为,看这里,你相信神能医治那个肿瘤,使你痊愈吗?好的,去吧,要相信。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
它又来了,瞧?你们能看见那光吗?看,看这里!能看到它就在我与这妇人的中间吗?呐,这妇人,我看见她正从餐桌上往后退,瞧?那是胃的毛病。瞧,我就是这样才知道的,没错,不是吗,女士?这是对的。现在去吃吧,那病离开你了。那些黑影离开你了,只要有信心。呐,来吧,要全心相信。主耶稣啊,我为这个妇人祈求,愿你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应允,主啊。
过来吧,姐妹,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我们按手在她身上,连同这个有几千人一起在祷告的伟大、被赎的神的教会,她必得到医治,阿们!
82

过来吧,现在祷告。这里的这位妇人,瞧,那光又出现在这里了,看到了吗?你相信那心脏病会离开你,你将痊愈吗?主啊,奉耶稣的名,求你医治她,使她痊愈。

瞧,问题是,其实不是……其实这只是神经的毛病引起了那种心脏颤动。大多是在你吃完饭后就变得更严重了;你叫它是心脏病,但其实是神经的毛病。去吧,现在就信,主必……那种颤动不会再伤害你了。
主耶稣啊,我祈求,愿你医治这个男人,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过来吧,先生,过来吧,弟兄。你现在信吗?那么就去吃晚餐吧,一切都结束了,因为你的胃病痊愈了,现在要相信!
83

好的,你是中国人吗?日本人,好的。你们国家的人也许都是拜佛的;但你是个基督徒,信靠基督;因为我感觉到了你的灵,瞧?你是受欢迎的。呐,你正被死亡的黑影笼罩着,你知道这点,你得了癌症。但你相信耶稣会医治你,然后你愿意把这信息带给你日本的同胞吗?我很快就要去访问你的国家了,愿神祝福你。到这里来,我为你祷告。哦,主啊,天地的创造者,求你祝福这个妇人并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也为了你的荣耀,阿们!神祝福你,姐妹。

过来吧,要相信。哦,主啊,我为我们的姐妹祈求,愿你医治她、使她康复,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过来吧,我的弟兄。哦,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阿们!
好的,过来吧,我的弟兄。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阿们!
84

过来吧,女士。

瞧,这里有一件事,如果你不对人们说点什么,他们看起来就好像没有反应;不要去看那个,各人……那个不会医治你,你只要相信你得了医治。
呐,只要看这里,这位妇人;呐,这是下一个人吗?好的,我们是陌生人。人们可以看到你喉咙上的甲状腺肿。呐,他们可以看到那个。但除此之外,你看上去很健康。让我们看看主是否会向我揭示出你还有什么毛病。有的,是妇科病;这就是你想要上来这里接受祷告的病,就是你的妇科病,没错。现在回去吧,要信,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
瞧,嗯嗯,瞧,我可以看异象,但它会使我虚弱。
85

好的,女士,过来这里吧。让我们祷告。主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阿们!

过来吧,姐妹;你们教会各处的人现在都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阿们!
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
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医治我们的弟兄,阿们!
奉耶稣基督的名,父啊,我按手在弟兄身上,你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阿们!
父神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父啊,经上记着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做,阿们!
现在,不要害怕,明白吗?你害怕得了心脏病,是吗?但不要为此忧虑了,你不会得的,神祝福你。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阿们!
我这样说的原因是(对你们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会众),是因为这妇人害怕她就要死了,瞧?
86

好的,过来吧。你看上去很健康,但你正需要一次手术,是肿瘤。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好的,那么就继续相信,奉耶稣基督的名得医治吧。

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阿们!
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我们这位弟兄,阿们!
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我的小弟兄?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将医治应允给我的弟兄,阿们!
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我们这位弟兄,阿们!
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我的弟兄,阿们!
看起来他们真是需要……明天晚上我们就让几个人经过队列,运行辨明的恩赐,你们愿意这样吗?你们愿意吗?愿意那样做吗?瞧,或者你们更喜欢这种队列,大家都可以从队列经过。你们更喜欢哪个呢,举一下手?让大家从队列经过吗?好的,很好。现在就行动吧,上来吧,要信!瞧,主就在这里;是主行了这些事,神能应允这事。
87

你从很远的地方来参加这个聚会,是吗,姐妹?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呐,任何人都能看到你的眼睛中间有个肿瘤,没错。但我看见你是从大老远来的,你不是从这城市来的,是的。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来的吗?非常的远,大约有一千五百英里,是在蒙大拿州。你大约就是从那个地方来的,蒙大拿州,没错。那是个癌症,你曾做过手术,但没有用。然后,你就开车一路下来,来这里要我为你祷告。那是主如此说。如果说得对,请举起手。我们彼此是完全陌生的,没错;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神一定会应允我为你所做的祷告的。现在,到这里来吧,让我为你祷告。

呐,如果收音机旁的听众还在听的话,这位妇人,我一生从未见过她。她只是上到这里来,我就停下来对她说话,因为她看起来在两眼之间好像有个肿瘤。圣灵刚才向我揭示了这些事;我不认得这位女士,一生也从未见过她;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对不对,女士?没错,你说一下,好让会众和听收音机的人能听到。瞧,我们还在广播,没错。你爱主吗?
现在,我们要祈求神把这肿瘤除去。天父,愿这仇敌被咒诅;撒但,你瞒得过医生,但你瞒不过神,从那里出来吧!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离开这妇人,阿们!现在,喜乐地回去,得到康复吧。请写下你的见证,把它寄来给我。
88

好的,好的,这些小家伙。过来吧,过来吧。主啊,我按手在这些小家伙身上,经上记着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现在,你若在这里,你也会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必会好了。你宝贵的身体今晚正坐在天上全能神的右边,但你差遣了圣灵下来继续做这工作。我按手在他们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对这位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去吧,要信。
好的,过来吧,先生。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为我的弟兄祷告,阿们!
过来吧,我的弟兄。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为他得医治而祈求,阿们!神祝福你,先生。
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我为他得医治祈求,阿们!
哦,主啊,当这人经过时,求你医治他;愿他不是从我旁边经过,而是从基督的十字架下面经过,愿他得医治,阿们!
过来吧,我的姐妹。父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从十字架下面经过时得着医治,阿们!
主啊,这位妇人过来了,愿她的决定是,她现在已经立定心意了。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阿们!
89

瞧,人们如何……如果不对他们说什么话,他们……我该怎么使用我的事工?瞧?主告诉我的方式就是叫出人来,跟他们交谈,等等,让其他的人也信,瞧?然后就做一个全会众的集体祷告。但你看它怎么样了呢?这里,这样你就会知道那是圣灵,这妇人和我……

你,你是队列里的下一个吗?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但耶稣基督认识我们两个,你相信这点吗?要是神向我揭示你的毛病是什么;你看上去像是个健康的妇人,但要是你……这样,会众就会知道,我们从未见过面;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对不对?如果是,你就举起手,让大家看见,好的。呐,我对你来这儿的目的一无所知,但圣灵会向我揭示你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你会接受它是从基督来的吗?一个毛病是你的眼睛,还有,头上有个肿瘤,没错。在你的头后面,肉眼看不到,但它就在你头发下面,是的,没错。真是那样。你不是从这城市来的,你来自长滩,嗯嗯。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吗?威格斯小姐,绝对没错,好的。现在,回家去吧,要信。呐,那位知道彼得是谁的神也知道你是谁,好的,那很好。哦,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
90

过来吧,你们全心相信吗?现在,请为这些人祷告。

奉主耶稣的名,求你医治,主啊。
过来吧,亲爱的姐妹。过来吧,要相信你必会得医治。父神啊,当她从十字架下面经过时,愿天上的神医治她的身体,阿们!
过来吧,姐妹。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阿们!
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阿们!
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阿们!
呐,过来吧,要信,要欢喜,瞧?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
过来吧,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弟兄得医治。神祝福你,就是这样的方式,阿们!这就是得医治的方式。
父啊,奉主耶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阿们!
父神啊,我按手在我的弟兄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得医治,阿们!
神啊,我为我们的姐妹祈求,求你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啊,看到这瘫痪、可怜的人走过来;愿他得医治,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他祝福,阿们!
当我们的姐妹过来求医治时,愿神祝福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1

呐,记住,我不是一个医治者;我只是为病人祷告,神会应允祷告。

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使我们的姐妹康复,阿们!
你若能信,那个神经紧张的老毛病就必离开你,你信吗?好的,那就欢喜地去吧!主啊,当我奉耶稣基督的名为我们的姐妹祈求时,求你应允这祷告,阿们!
过来吧,姐妹。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阿们!
过来吧,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医治。
父神啊,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我祈求你医治我的姐妹,阿们!
父神啊,奉耶稣基督的名,我祈求你医治我的姐妹。
父神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使她得医治,阿们!
过来吧,姐妹,你信吗?你来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你是个信徒;你生命中有很多的起起伏伏。你想要与神更多地更亲密地同行,但你现在正在等着做手术;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会把那肿瘤从子宫里除掉,使你痊愈吗?你相信吗?那就去接受医治吧,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2

主啊,我为我们的姐妹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

主啊,我为我们的姐妹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得医治。
过来吧,我的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我祈求神,愿你医治他,阿们!
过来吧,亲爱的姐妹。主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按手在我们姐妹的身上,阿们!好的,你现在全心相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那些疾病都离开你,阿们!
愿神祝福这位可爱的女士,并祝福那位带她来的人,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
愿主祝福并医治我们的姐妹,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愿主祝福并医治我们的姐妹,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过来吧,姐妹。奉主耶稣的名,愿神祝福和医治我们的姐妹,阿们!
呐,弟兄,你信吗?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得康复吧!
神啊,奉我们主耶稣的名,求你医治我们的弟兄,阿们!
父神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为这姐妹得医治而祈求,阿们!
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了我们姐妹得医治,我按手在她的身上。
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了我们姐妹得医治,我按手在她的身上。
现在,这部分的祷告队列已经结束了。呐,更大的医治是在外面来的。我要你们在前面沿着那里坐的弟兄们……你们坐在那里的是信徒吗?在这前面几排的人,是传道人或别的?你们会堂里的信徒,请走到这里来吧,按手在这些病人身上。很好,谢谢你们,弟兄们;那很好。
93

现在,我要你们看看有多少人可以为你们祷告。呐,台下有多少人需要医治的,请举手。呐,举手的人凡是信徒的,请你这样挥挥手,好的。现在,你们挥手的人请按手在你旁边的人身上;你若那样做,并且相信,不疑惑,而是相信。呐,各处的人都低下头。你们自己来祷告,你要为你边上的人祷告。

我看见这里有两三个妇人举起了手,没有人按手在她们身上。请你们按手在我左边这里的哪位妇人身上,哪位按手在……现在不要为你自己祷告,为旁边的人祷告。
我要你们知道神也垂听你们的祷告。现在,那人为你祷告时,你一感到你得医治了,我要你站起来。每个一做出决定之后就感到你得了医治的人,并相信你现在得医治了,我要你站起来;每个相信你得了医治的人。现在,我要为整个会众祷告。
94

主神啊,我看不出有任何原因,有哪个人不能得到医治的。哦,主啊,我们相信,我们相信这使者,这使者就是圣灵;我们现在已经做了决定。我们相信。

撒但,我们来到你面前,要说你只是个纸老虎。你没有合法的权利再扣住这些人了,他们是神的产业,他们是神的子民。从他们当中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让在场神的天使,现在就悬挂在会堂里的那伟大的火柱,让他在众人面前证明主自己就在这里,显出他就在这里的证据。出来,撒但!我奉耶稣的名,他今晚是活着的,要使你离开这些人。
95

现在,所有接受医治的人,请站起来。会堂里每个现在就接受医治的人,请站起来。赞美主!这就是了,就是要这样,阿们!

现在,让我们唱“赞美耶稣”,每个人都放开嗓门唱,来吧,比利。“赞美耶稣。”
赞美耶稣,赞……
现在举起手,你们做出了决定吗?挥挥手,站起来。如果你做了决定,就挥挥手。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让我们再唱一遍,现在大声唱。
赞美耶稣(真心的),赞美耶稣, 赞美主为罪人死;万民当将荣耀归主, 他宝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