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414 渴慕生命

1

我们祷告一下,请大家低头。希望各位在低头的时候专门为一个姐妹祷告一下,她是从医院被带过来的,快要不行了。求神现在赐下怜悯,也许我们可以为那位姐妹求得他的恩惠。

主啊,你就是神,在世界未有以前就是神,在世界不复存在后仍旧是神。我们来到你的面前承认我们一切的过犯,承认我们的罪和过犯,求你赦免我们,洗净我们的心和头脑,除去任何不信的阴影。
2

求你的灵此刻前来贴近,求你医治我们恳切代祷的这位患病的可爱的女士。主啊,只有你能做这事,愿它成就。我们爱你,我们……我们照着那个男孩父亲的话说,“你来帮助我们的不信,主啊”,好让我们在此刻的祷告中得到力量,有力量去到你面前,那巨大的力量得以触摸到你的衣服穗子。愿你转过来对她说话,为神国的缘故让她活下去。

我们也为那些在神的同在中,以及正在听广播的人祷告,求你给他们降下医治的灵。求你赦免我们的罪并一切的过犯,赐给我们今晚可以享用的话语。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大家请坐。
3

新的一周在安吉鲁斯堂这里开始了,相信我们蒙了全能的神的恩惠,得以继续前进。

比利告诉我这里有许多人拿着祷告卡,可能有的晚上我并没有把他们叫上来。你们有一些人有祷告卡,有一些还拿着前面聚会的祷告卡。
我想,明天晚上,若主愿意,你们还拿着祷告卡的人,我们明晚要叫一条祷告队列,叫所有的祷告卡上来,为病人举行一场祷告聚会。如果大家能告诉那些拿着祷告卡却还没有进入过祷告队列的人过来,叫他们来参加明晚给病人举行的祷告聚会,我们将感激不尽。
4

通常我不会每个晚上都叫祷告队列,因为我要辨别,那会给我一种仿佛虚弱的感觉。我有很多聚会,如果就像这个样子,那会很困难的。但我从这里去到那里,又去到别到地方,去到海外,并且……

当我离开家的时候,我想仅仅是在美国这里就有差不多400个主要城市在叫我去举办聚会。实际上天底下每一个国家都在叫我去:非洲、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暹罗、许多岛屿、欧洲、亚洲,各个地方都在呼求、乞求、签申请书,然后会有各个城市的办事人员预订聚会。
5

我最成功的事工是在海外。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要人们来支付我的旅行费用等等。我过着我的生活,尽我所能地节省着使用人们给我的东西,直到我攒够了出去的钱,我就可以用国内的钱支付我的旅行费用,去到那些还吃不饱肚子的穷苦人那里去。我知道传道人们今晚正在丛林里传讲福音,他们一周两顿饭,脚上没有鞋穿。呐,你们能想象有那样的事发生,我却奢侈地生活吗?哦,在审判的那天他们会站在那里为我们所有的这些东西谴责我们,我们应该分别自己。

我使我的聚会保持在较小的规模,正如你看到的这样。我没有广播节目,没有电视节目,没有任何大型的事务。我把事工保持地很小,因此我可以使每一分钱都力所能及地去到事工场上,做我所能做到的一切。我的开销非常沉重。
6

在我的办公室里,我们要收几千封信件,有四台电话接收来电。我观察过,一个小时能有多达64个长途电话打过来,24小时不停。你能看到患病受苦的人在打电话来。我们分国内电话和国际电话,我这个下午刚接听了一个来自德国的电话,他们从世界不同的地方打来电话。我在家每天的费用大概有100到150美元,这仅仅是办公室和家里的开销。我在全国各地还有大概10个不同的办公室负责翻译信件再寄回去。你瞧,德国、瑞士还有芬兰,所有这些不同的语言,我们需要有人翻译并且回信。所以请大家为我祷告。我有一些崎岖的路要走,我确信还有崎岖的道路在前面等着我。所以只要不住地祷告,并且仰望,相信。

7

呐,明晚我们会开始讲一系列的题目。我明天晚上要开始讲《创世纪》第12章,然后周三周四周五建立并传讲信心——正好接着我们亲爱的杜波莱西弟兄早上的聚会——在亚伯拉罕的生命上建立信心。我努力在这三个晚上讲好亚伯拉罕的信心这一系列的题目。

明天下午两点半我在毗斯加家庭教堂。我相信是在60号街,或者什么地方。可能我弄错了。我不是很了解这座城市,他们得过来接我。这是明天下午两点半的聚会。然后明天晚上回到这里开始这一系列的题目。
8

呐,今天晚上我想也许我们要讲一个短小的题目,然后看神要我们做什么。今晚请大家翻到诗篇第63篇,如果大家愿意可以跟着我念。

我认为读神的道是很大的一件事,因为如果不先读神的话语一个聚会是不完整的。呐,他从没有应许要祝福我所说的话,但他一定应许过要祝福他自己的话语。我的话会落空,而他的话永不会落空。所以我想每个晚上,如果我们能读一两小节他的话语,那会让我感到……即使圣灵没有掌管我要说的话,不管怎样,他也在我所读的道里说话了。所以那是值得的。
主啊,你是我的神,我要早早寻求你,在干旱、干渴、无水之地,我的魂渴想你,我的肉身切慕你。
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看见你,为要见你的能力和你的荣耀。
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赞美你。
当我第一次读这一段经文的时候,我开始去思想大卫在谈论什么。那一种……那让我思考,我相信任何人所能拥有的最伟大的事物就是生命。我想不到任何比生命更大的东西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传讲并竭力去传达这一点:你必须要重生。生命必须被改变。
9

我今天收到了一封信,也许写信的人也在现场,从信的内容上看非常像是一位年轻的黑人女士寄来的,一位来参加聚会,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士。她请求我不要表达……不要说出这个医生的名字,因为……我能理解。当然,那会引起其他医生对这个医生的点名批评等等。

这个年轻的女人接受了检查,查出了身体侧边长了两个很大的东西。她凭着信心加入了长老会,没有想太多关于神医治的事情。但那两个很大的,比葡萄还要大的增生已经转为了恶性。已经发现得太迟了,医生说已经没有办法做手术了,已经没救了。无论他们用哪种方式,是X光还是别的,都显示出那两个部位发展到恶劣的程度了。那位女士身体两侧非常痛,那两个部位甚至不能有厚重一点的衣服覆盖。
10

所以她来到教会听了道。你们知道,信心是借着听来的[罗10:17]。她已经知道她快要死了,就来到了教会,说:“我已经读了经文。”我尽量准确地引用她的话。可能明天晚上,如果你们想的话,我会把那封信带来,我不会念出那位女士的名字,但我会展示给你们。

她说……在我读经的时候,她说:“哦主啊,让他转到我这里来,对我说话。”她还没有说出来,我就把圣经放下看向她,但并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她再一次呼求:“哦主啊,让他看着我,因为你若不医治我,我一定会死的,我的生命结束了。”她说了这些,我又转过来看着她。然后一直到了聚会要结束的时候,我说:“你患有肿瘤,站起来,耶稣基督已经使你痊愈。”她说她四周看了看是不是有别的患肿瘤的人在她旁边。我说:“就是你,穿着什么什么样的裙子(或者类似的话),站起来,因为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了你。”
11

之后她去到了她的医生那里。那两个大增生已经没有了,她去看了医生。医生说:“你一定是做过一次完美的手术,因为那里已经没有任何肿瘤的痕迹了,什么也没有了。”

毫无疑问,女士今晚就在这里。我收到了信。
当然,并不是我做了那样的事。我只是为神的荣耀而说话。我没有杂志刊物去发表这样的事以及别的什么。但我知道一件事:人们得到了医治。我有一大堆信涌入,电话从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聚会的人们那里打过来,他们严重的疾病已经得到了医治,他们的生命被全能的神的恩典所赦免。
12

所以说,生命是一件大事,我们都想活下去。我听到大卫弟兄在这里说到《诗篇》,说,“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赞美你。我渴望看见你的能力,正如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看见你。在干旱、干渴、无水之地,我的魂渴想你。”[诗63:1-3,与原文小有差异]

呐,我开始思想那事,我想:“对生命的意义一定有更多,因为,有什么能比生命更大呢?”
13

你的生命掌管着你,你的生命决定你是谁。它掌管着你的想法,它就是你,而且它掌管着你。如果你有一个良善的心,良善的灵,你就有一个良善的生命;如果你有的是邪恶的心,邪恶的思想,就有一个邪恶的生命。

就像很多年以前南方奴隶制的时候,过去他们把人卖掉——黑人们——卖作奴隶。他们会去到大种植园里,会有经纪人过来,用一定数量的钱买下这些奴隶,然后带走再卖掉他们,从他们身上抽取利润,就像今天处理二手车之类的东西一样。
想一想,多么的邪恶,拿走基督为之死去的人的生命,卖掉它,使之成为奴隶。神造了人;人造了奴隶。
14

有一个经纪人来到一个有着很多奴隶的老种植园里。奴隶从家乡远离出来的。他们是从非洲被偷运过来,带过来卖掉的。他们知道他们永远不会再回到家乡了。他们很悲伤,他们不想去劳作,没有志向。所以人们有时候会拿鞭子抽打着他们去工作,就像你抽打马或者别的动物那样。

这个买奴隶的人过来看着这群奴隶,看一看他能买多少。他发现那里有一个年轻人,人们不用去鞭打他。他昂首挺胸,一直如此。
于是经纪人就去问奴隶主:“我想买下那个奴隶。”
但奴隶主说:“他不卖。”
“那么,”经纪人说,“是什么使他与其余的奴隶如此不同呢?”他说:“或许他是一个工头;你让他管着其余的奴隶。”
奴隶主说:“没有,我并没有让他当工头,他就是个奴隶。”
经纪人说:“唔,那就是你给他吃得比给其他奴隶吃得都好。”
奴隶主说:“没有,他们都在厨房一块吃饭。”
然后经纪人问道:“那到底是什么使这个年轻人与其余的奴隶如此不同呢?”
奴隶主说:“我之前也纳闷过。”他说:“你知道,有一天我找到了答案。在他们的家乡,这个年轻人的父亲是部落里的王。尽管他是一个外乡人,远离家乡,他仍然知道自己是一个王的儿子,他使自己像王的儿子一样生活。
15

我想,如果一个背井离乡的奴隶仍知道自己是一个部落酋长的儿子,那么当我们身处这个脱节的世界时,神的孩子该怎样更多地使自己活得像神的儿女一样啊!我们该去拥抱神的应许!我们该何等珍惜这些事情,抓住这些宝贵的东西。一个使自己围绕着不信的人是不会成为基督徒的,一个基督徒应该抬起头来。他应该准备好去相信神所说的任何事,不管是什么。那会保持着其余人的士气。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应该使自己那样生活。

有的人认为生命只在于你在地上的时候能挣多少钱;那不是生命。有的人把生命归于宴乐,他们能见到多少大场面,他们交往多少……他们能加入上层社会,或什么集会,或者他们所能做的什么事。他们想那就是生命。如果你想要加入到400人的行列中,或者进入名人录里。有太多的人想要进入到名人录中。
16

我的名字永远不会出现在那里,但它会出现一本更好的书上,就是在神荣耀中的生命册……在神的名人录中。有一天我重生了,那时我的名字就被放进了神的名人录。

呐,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而黑暗的判决室。我们的心每跳动一刻,我们就朝着那判决室更近了一步。那里叫做死亡。有一天它跳动最后一下,我们就要进入死亡之中。但我有一个荣美的希望,那就是:我知道他在复活的权柄中,当他在荣耀的那天呼召时,我就会从死亡中出来。
我不想像个胆小鬼一样,我想把自己包裹在他公义的袍中,进入那里,知道自己跟他有个人的经历,并且在永恒的生命中重生。即使我在地上没有一个朋友,我也想要了解他。如果我还不是很了解他的道,我要去了解他。
17

之前在印第安纳州的韦恩堡有一个年轻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们韦恩堡福音帐幕的讲台后面。他说:“你的语法实在是太糟糕了。”

我说:“我知道我的语法很糟糕。”我说,“我没有受过教育。我们家有10个孩子,爸爸去世了,我要照顾好剩下的9个。”
他又说:“那不是借口,你现在是个成年人了。”
我说:“但我还要忙着为病人祷告,我没有时间。”
他说:“一个像你这样使用语法的人对会众传讲……”他说,“昨天晚上你说在那里的讲坛上”他说,“你说的是:’所有人都上到讲坛这里。’”他说,“如果你能说’讲台’,人们会更欣赏你的。”
我说:“弟兄,我并不相信那个观点。人们不在乎我说的到底是’讲台’还是’讲坛’,我仍然活出生命,并且传讲福音,说出神在他复活的大能中所谈论的事。”那才是人们所寻找的——心里诚实的人。只是……生命。
18

一段时间以前,我在另一个国家的一个大城市里。我们在一个大溜冰场里有一场大聚会。那天晚上当我要去旅馆的时候,在美国这里有一场很大的集会,他们在这个旅馆里有一场很大的集会。那个下午,我一生中从来没有一次性见到那么多喝醉的人,几乎没有。所以后来,那个晚上,当我回去的时候,那里堆满了威士忌酒瓶,他们正享受着他们所谓的“大场面”。

美国卖出了那样的东西,真是太糟糕了。那是世界上最败坏的东西。
19

呐,我才在国外旅行过,很多国家去过几次。但我相信比世界其他地方都更需要传道人都地方,就是美国,绝对是的。一个受过教育的不信者比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更难对付,因为他认为他知道一切,而其实他什么也不知道。我不是有意要粗鲁,但我想说实话。那是真理。

20

几天前在波多黎各,我们当时正住在——我一个人——大概在一个四等旅馆,因为我不相信一个基督徒应该事事摆阔气。耶稣甚至没有一个地方枕头,然而我们却得开凯迪拉克来变得属灵。为什么,这里有东西出错了。

那里有一个老人经常跟基督徒商人在一块;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们去到另一个豪华的酒店。哦,那是个庞大而且华丽的地方,在那儿住一个星期要几百美元。那个老人大概80岁了,一个退休的铁路工人。那是波多黎各人,普通长相的人所穿着的。又有美国人进来,穿着一半的衣服,裸着身子,半醉着跌跌撞撞。那个老人看向我,说:“这里的价钱更高,但生命更低。”那就是答案。
21

有时那是一种羞耻……去到另一个国家看到那些本国人的举止。你已经给他们传了足够多的福音,然后他们那样行,哦,你会在审判的日子受到双重的责罚。为什么,那是一种耻辱。

那天晚上我进入电梯,里面满是威士忌酒瓶。我跟那个人说:“好像那帮玻璃瓶朋友们有一个……肯定是个大日子。”
他说:“我一生中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他说:“我不想发表什么意见,因为你是美国人。”
我说:“是啊,但有时那样的行为使我感到羞耻。”
于是他停在了某个楼层,让我出去。当我出了电梯开始往房间走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大喊大叫。我看了看,从房间下来……从走廊下来了两个年轻的女人,也许还是母亲,两个人都戴着结婚戒指。她们看起来快30岁了,只穿着一件短小的内衣,手里拿着一瓶威士忌。男人们醉得厉害,想要出去抓住这些女人,他们拉拽着东倒西歪。
22

我躲进一个小地方,停留了几分钟。那让我感到相当耻辱。我看到他们从那里出来,正好停在我面前,其中一个拿着酒瓶,猛喝了一大口,然后递给另一个人,把内衣扯上来,蹦跳着大喊道:“哈哈,这才是生活。”

我走到中间抓住她们两个人的手。这就是为什么我知道她们都戴着结婚戒指,也许她们的丈夫正在家里照看孩子。那家里的男人是一样的坏,罪恶是两边的,全都是败坏。“哦,那只是一点清洁的乐趣。”她们说。清洁的乐趣?那是罪。
神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神会让这个国家为此付出代价,会让每一个个体为此付出代价。我们卖给人们威士忌之类的东西,还有烟卷,带给他们癌症,又告诉他们这个、那个、其他的,然后我们在想出了什么问题。
23

她们过来了,我就像那样抓住她们的手,我说:“请你们原谅。你们说,’这才是生活。’”我说:“这是死亡。这只是装扮起来的死亡。”这是真的。

这个女孩四周看了看,说:“但我们并没有要伤害什么。”
我试图抓住她。我说:“瞧,我……”
她说:“你不来喝一口吗?”
我说:“我是一个传道人,一个福音传道人。”然后她们想要往后脱离开。我说:“在楼道跟我跪下来,就一分钟。你们醒醒酒然后回家去到你们的孩子那里。”她们挣脱开来,两个人跌跌绊绊地穿过走廊。她们把罩子拉下来,她们穿着的方式不适合呆在自己的家里。她们称之为“生命”。那是死亡,那肯定是。
24

世界今天是如此的拥挤,称之为大场面的东西,还有……你们西海岸这里有太多这种事情,太多的诱惑。我注意到它已经潜入了教会中,试图迷惑教会。教会不是吸引人的地方;它是传讲公义、神圣、纯洁并圣灵的能力住在人生命里面的地方。哦,真是羞耻。是什么使一个人做那种事?为什么,是……?

如果撒旦不蒙着你的眼睛使你去做那种事,他也会在你身上做其他事。他会让你感觉你想要变得虔诚,然后他会让你去跟什么地方的牧师握手,把名字填到册子里,然后使你认为你是虔诚的。
25

有一次我从讲台上下来,问一个年轻的女孩说:“你是基督徒吗?”

嗯,她觉得像被踩到了一样。她说:“我要让你明白我属于某某教会。”
我说:“那和它没有任何关系,不是一回事。”
有人说……有一次问他们……博斯沃思弟兄问过一个年轻的女孩,我听到他在讲台上问:“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要让你明白我每天晚上都点一根蜡烛。”好像那样做跟基督徒有关系似的。
成为一个基督徒意味着变得像基督,从他的灵而生,被圣灵与火洗净,成为一个新造的人,由主耶稣复活的样貌和大能所造。
26

是什么让人们想要那样做——是他们的气质;他们无法控制住自己。神使他们渴望。他使一个人……在他造那个人的时候,他就使他渴望。但他使那个人……讲渴望放在他里面,使他渴求神。男人女人们怎么敢试图用世界上的东西来满足他们里面对神的渴望!你没有权利那么做。神创造使你渴求他。你永远无法得到满足,直到你饮用那涌自以马内利,宝血盈满的泉源,在那里罪人投身进入此泉,洗净他们一切的罪愆。你不能只是满足自己。

你出去喝醉了然后带着头疼回来,第二天早晨你起来开始生活,再过了一天你又陷进去了。所以你焦虑,无法控制住自己,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却不知道自己正在往火里填更多的煤块。为什么,你抽的每一根烟都会使你更加焦虑。
27

是什么使……什么导致的那一点?是魔鬼。神是可以安抚你神经的那一位。神是可以给你使你满足的那一位,就是他的灵使你满足。你之所以做那些事,是因为你在为着神放在你里面的对圣灵的渴求而替换掉那些世上的事。“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他是生命的泉源。我这样描述耶稣基督:他是永不枯竭的生命之泉,人可以来喝水,得到饱足。你就是被造成那样的,这就是为什么你里面有那样的渴求。

如果魔鬼没能使你喝上酒,医生们仍然能够拿烟卷里致死的咽喉癌唬住你,他就会任凭你加入一个教会,继续为世界而活。他仍然抓住了你。你仍然没有得到满足。
28

在重生之外没有满足。人就是为此而被造的。神以那种方式造了你。你永远无法得到满足,直到你在圣灵中解决了那种渴求。当你从那泉源中喝了水,你就成为了一个新造的人。旧的欲望不复存在了,你里面的一切都是新的了。那种婴孩的满足,就像躺在妈妈胸前那样,从她里面汲取生命。那就是耶稣行事的方式,满足的份在他里面。

基督徒没有权利去吹嘘自己属于什么宗派教会并试图称之为满足。我的妈妈是这里或那里的信徒,我也是。那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有人有权利去用世界上的东西来满足对神的饥渴。你只是在把神放在你里面的丰富之事腐蚀掉。神使你渴求,所以你会渴求他。而你堕落了,听从了魔鬼,试图用世界上的东西来满足那种渴求。耶稣说……圣经上说:“如果你们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不在你们里面了。”
29

看到我们今天有多么短浅了吗?看到为什么人们今晚作为一个教会成员却在复兴的时候呆在家里看电视节目了吗?他们会呆在家里去看一个狂欢节目,或者听一场政治讲话之类的。因为他们有渴求,但他们在试图用世界上的东西满足那种渴求。

哪怕你能对神敞开一次自己的心……大卫在诗篇另一个地方讲过,“神啊,我的魂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诗42:1]
30

难怪我们会来参加一场聚会,看见神大能的彰显,然后走开,说:“哦,那没什么。”

妈妈曾经跟我说过:“你从大头菜里找不到血液。”如果神的灵在你里面,你看到了神的话成就,你就会感到喜悦。必会有事情发生。
当耶稣来到城里时,他说:“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立时呼叫起来。”当神的灵进入的时候,必会有事情发生。
31

大卫原来是个护林员,他知道森林里的状况,知道动物们如何……哦,我听他写过绿荫牧场以及平静的水。他能够欣赏那些景物,因为他从里面发现了神。

谁能看着一朵花却说其中没有神呢?你有没有注意过它是怎样在春天从种子长出来,开出一朵漂亮的小花?过了一段时间,霜击打了它。它死了,它小小的脑袋垂了下来。然后神有一个葬礼的队伍给他的花朵们。我不知道你们了不了解,但他会做这样的事。秋雨来到,从天空中降下来哭泣,埋葬了它小小的种子。寒冷的冬天进入我的国家,把地面冻住大概有一英尺深。小小的种子冻住了,浆液从里面跑出来,花瓣没有了,花朵没有了,球茎没有了,种子没有了,花瓣没有了。当然。如果神能用一种方法使花复活,他为自己形象所造的人又会做何等多的事呢?
大卫研究自然,他的心渴望着。有一天,他如此对神呼求说:“神啊,我的魂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32

我是个猎人,我想我跟很多猎人交流过。大家都知道,你射中一头鹿,打伤了它,如果它能接触到水源,你就永远无法抓住它了。它会喝水,翻越山顶,下来喝水,再翻过山顶。冷水会给它止血,你就永远无法抓住它了。

大卫曾在在生活的农村注意过……就像在非洲他们有野狗一样。那些野狗就像我们这边的狼一样,它们在腮帮子两边有两颗锐利的獠牙,非常善于捕捉鹿,跟魔鬼似的。通常它们会观察鹿群,如果有一头小鹿独自跑出来了,它们就有把握捕捉到它。
33

我有时候会想到那样的事,神的小鹿有时会从群里跑出来。今晚这里或许也有人从教会的保护里跑了出来,从那些爱你并为你祷告,帮助你回到神面前,使你保持前进,来到教会听福音的人的保护里跑了出来。广播听众里可能也有这样跑出来的人。

然后,你看着这些狗杀手们——这些猎狗们。它们开始轻巧地行动,就像猫一样。他们会聚成一小撮。
这就出现了问题,那些鹿似乎能感觉到哪里有问题。它们抬起自己的小脑袋,变得警觉。
今晚我没有听到哪个人……并不是一个冷淡退后的信徒,而是知道自己自从离开神的羊圈便焦虑沮丧的人。有事情不对劲了。
34

很多今晚在收听广播的女孩子们,她们有一个好妈妈和一个好爸爸努力教导她走正路。她出去到一些小酒吧里或者一些远离神的地方。她试图用一些现代青少年的摇滚乐来满足心中的渴求,用那种魔鬼的……

这也是你们一些传道人允许在你们教会里传讲的东西。任何低下头去用摇滚乐迎合年轻人的教会,都该把你们门前的牌子撤下来……那不是神的房屋。
就在最近,我在一个地方,住在旅馆里,基督教女青年会就在我对面。我需要关上百叶窗,把它们拉下来才能看福音,因为有老师正在教摇滚乐,就是这种老式的布吉乌吉,或者你们怎么称呼的那种东西。那是耻辱。字母缩写“C”代表什么?代表基督(Christ)。你们试图用那种属乎魔鬼、为要咒诅你灵魂的东西来满足自己。没错。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不会做那样的事情。是的。
35

呐,狼群去到羊所在的地方。今晚很多坐在这里的年轻女士们听到了……他们称之为“狼的嚎叫”,你知道,它们会吹口哨。你觉得你很聪明,年轻的女士,你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在怎样的危险里。它们十分地靠近了,观察着鹿群,直到发现机会。那就是……

一个男孩子会那样尖叫,吹口哨,而一个正派的女孩不应当去与那些在街上朝女孩们大喊大叫的人交往。呐,我指责得很厉害,但我宁愿在这里诚实也好过在审判的时候被判为有罪。我要说出真理,我所知道的一切就是传讲真理。
36

今晚教会需要的是回到福音里,回到老式的的福音里,回到救恩和那种渴求当中。如果你全心全魂全意地爱神,你就不会去到外面的那种地方。

信靠他并且相信他是何等的甘甜。他是使你满足的福分。他是你的生命。
37

那些大老狼,那些狗,当它们看见了鹿……它们有捕猎的技巧。它们尽它们所能地靠近,然后跑过去,用獠牙一口咬住鹿的脖子,正好从耳根后面咬下去,然后借助鹿的重量把它甩起来。那些尖利的獠牙像长矛一样在狼咬下去的时候切断小鹿的喉咙;小鹿跳不了几步就完了。然后一切都结束了。几分钟内,死鹿的身上扑满了撕咬的狗,一块又一大块地把肉扯下来。

38

听着,弟兄姐妹们,刚才我说到你们称之为快乐的东西,不是在专指你们年轻人,不是要伤害你们的感情。我爱你们。但小姐妹,你是一个小童女,从来没有去过这些派对,一旦你任凭这样的事发生,就会有地狱的猎狗朝你扑过来。它们会把你一切的德行都扯走,你就会沦落为……无论你怎么会悔改,多么迫切地要回到正确的路上,那印记会随你一同去到你的坟墓那里。远离那些东西,从里面出来。神给了你去渴求的东西,就是他自己,他会给人满足。那些东西满是死亡,你不会再听它们。

39

有的时候猎狗没有咬住鹿的喉咙,它就会换个地方,去咬肋旁。呐,肋旁位于中间——鹿身体平衡的部位。鹿的后腿比前腿重,腰部和颈部的加入使得身体保持平衡。如果猎狗或者狼能够咬住鹿的肋旁,甩动起来,就能很快地把鹿撂倒。然后又会发生同样的一幕:鹿的身上迅速扑满了猎狗,狗把肉撕成碎块。

但那只领头的猎狗,就是带领整群猎狗,最受欢迎的摇滚乐手……你知道我在谈论什么。如果他能够抓到机会,如果他抓住了……如果那头鹿的确聪明,知道如何逃脱,她就会突然拐向一边,如果她能操作地足够迅速,柔软的身体会迫使猎狗的嘴从它咬住的肉里拔出来。
40

哦,这是我要给到你的建议,姐妹,弟兄,如果他抓住了你,你的行动一定要快;竭尽全力地朝着天父那里跳过去。从里面出来,拔出来,不要跟那样的事再有任何联系,赶快离开。

如果你今晚执意要往嘴里塞进第一根香烟,或者喝第一口酒,或者第一次去摇滚乐派对,或者对妈妈撒第一次谎,从那里面出来,那是魔鬼。
41

当猎狗的獠牙拔出后,鲜血就会流出。如果鹿跑得足够快,它们可以跑得比猎狗快,它可以一直跑下去,翻过山头,跳过一些猎狗只能钻灌木丛而鹿可以轻松跳过的地方,竭尽所能地奔跑,直到脱离猎狗的队伍。当鹿终于甩脱了猎狗以后……

也许今晚在听道的会中里有人曾做过这样的事,从危机中脱离了出来。你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还有什么困难?
42

你们观察过那种小鹿吗?我观察过它们很多次。它们把小脑袋抬起来,气喘吁吁的。[伯兰罕弟兄模仿喘气的声音]它们正要去寻找水源,要去找到那个有水的地方。它们在流血,快要奄奄一息了。它们的心脏每跳动一下,就有鲜血从它们的身体中涌出,就是它们肋旁被咬的那一大块。它们如果不能找到水源,很快就会死去。

你能想象出那头鹿的真切与诚实。他会跑到山顶,一边喘息着一边寻觅。[伯兰罕弟兄模仿喘气的声音]他会到其他地方寻找,拼命地喘息。他会竖起鼻子去闻水的气味。他要么找到水源,要么死去。
弟兄,如果安吉鲁斯堂……如果今晚这里的人们能够像那样渴慕神,几分钟之内就会有一场复兴从这里开始,席卷全国。
43

“神啊,我的魂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诗42:1]当你来到某种境地,要么寻求他,要么死去……你不能离开他前行,他是你的生命,你必须要有他。你已经快要完成了,你在寻找,在尝试着。

耶稣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太5:6]通过什么来得到饱足?不是教条,不是宗派,不是属世的娱乐,而是用圣灵来得到饱足,就是那满足生命的福分。
天上的神今晚就在这个会堂里。创造天地的神今晚就在这里。就是那让他成为了我们的神。他在天上有至高的宝座却选择地上最卑微的位置。他从至高的天上下来去到最底处的地狱中。他成为了你,使你有可能借着他的恩典成为他,成为神的儿女。他今晚就在这会堂里,每一个晚上他都在彰显自己。
44

教会需要被极大地传讲。通常人们来到教会,说:“呐,我们要去……”有时人们去教会只是作为一种义务。有时候他们去教会是因为某个特定的传道人,今天地上能够真正讲出一篇道的伟大传道人。他们去听那个人讲道。

但我们去教会的真正动机应该是去找到基督。让我们去教会一直敬拜到你能从一切的罪和羞辱中脱离出来,将一切属世的阴霾从心里驱散,让基督进来,让神的福分进来。然后你们就能得着永恒的生命。
45

他的灵就在这里。他的灵想要在这个教会运行。让我们低头。[一位姐妹说方言,另一位姐妹翻出来。]经文里说,如果有一个人说方言,又有另一个人翻方言,看……如果没有人翻方言,那就什么也不是。但如果有一个翻方言的人,那就是神在用一种声音对教会说话。有神的国度同在,我们是何等感激。主耶稣现在就在这里。

请我们的姐妹到风琴这里来弹几句:“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涌自以马内利。”
在姐妹起调的时候,我希望听广播的会众能够到安吉鲁斯堂来感受那种平静安稳,那种敬畏,感受神的灵。想一想,就在这个会堂里。
46

圣经说:如果有不通方言的人进来,听见有人说方言却没有人翻出来,他就会认为你们是蛮夷人之类的。但如果有人说预言显露心里的秘密,众人便会俯伏,说,“神真的与你们同在”了。

今晚神就在我们的会堂里,就在我们中间。神在他的圣殿中,竭力促使你来到他面前。不要因为你是一个浸信会信徒,一个卫理公会信徒或者一个五旬节派信徒就感到满足了。那些都没问题,那些教派没有关系,瞧。来吧,成为一个基督徒,然后去到你所选择的任何一个教会,这才是关键。成为一名基督徒才是我们所谈论的事情。如果你喜欢浸信会,就去浸信会教会,在浸信会教会里面重生。如果你是天主教徒,重生了,就在天主教会里;长老会的也是一样。但首先,你要在回转之前先得着圣灵。重生,然后你就会成为一个亮光。如果你单单相信,你就会帮助其他人进来。
47

[一个姐妹说方言。磁带空白。]经文是正确的,可能是圣灵在说话,就像现在这里所发生的一样。坐在这里擦脸的年轻姐妹有心脏病,是的。你相信主现在就会医治你吗,姐妹?就坐在这一排末尾,患有心脏病,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如果你能全心相信,神就会为你成就。

坐在这后面的女士正在为她所爱的人祷告,她非常焦虑,就坐在那后面,你相信神会医治那个你爱的人吗?圣经说:“如果你能信,凡事都能。”[可9:23]
疑难杂症——就坐在柱子左边的那位,如果你全心相信,神就会应允你。神就是神。你相信吗?
48

坐在这里戴眼镜的女士患有头痛。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姐妹?好的。不,是坐在这里的。她有……[磁带空白]戴着眼镜,上了年纪,坐在前面正往这里看。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姐妹?是的,就是你。在那儿举起你的手,那就是你。不,是后面那个女士。你现在不再有疾病了,它离开你了,它从你里面出去了。阿们。

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有可能。你相信吗?圣经说:“你若能信。”哦,他是何等真实。
49

坐在这里的这个传道人感到惊奇;他害怕得癌症。如果你单单有信心相信,你就不会得那种癌症。若你能信,意思就是说,如果你能相信这一点。

坐在这后面,还有一个传道人坐在那儿。他带着妻子和孩子,孩子得了哮喘,妻子正准备让他做手术。是的,就是举手的那个人,就是你。你按手在孩子身上。孩子……爸爸妈妈一块把彼此的手放在一起。哦主神啊,天地的创造者,今晚让人知道你就是神。我祈求你医治他们。主啊,求你应允。是你的灵在使自己显明给我们,求你应允所有人的医治。愿他们身体和灵魂都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50

[磁带空白]“有一血泉”。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涌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愆。
立去全身罪愆,立去全身罪愆。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
现在大家低头,保持敬畏和安静。在大家低头的时候,罪人朋友,包括广播里的各位,请你想一想,你愿意停下来,在忙碌喧嚷的生活中暂停一分钟吗?如果你没有这种永恒的生命,你就失丧了。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3:3]
51

来吧,听广播的罪人朋友,现在就接受他做你个人的救主,你不愿意吗?就在你所在的房间里俯伏下来,或者……你周围有什么人不重要,不要为他感到羞耻,他那时就不会以你为耻。无论你在哪里,只要跪下来。

父亲们,你们和母亲们也许没有按照你应该的方式养育你的孩子——可能这就是今晚他们处在外面世界的原因——你为什么不走到母亲所在的位置,挽住她的胳膊说:“亲爱的,这是真的。我们曾有过挥霍放纵的物质生活。我们这样永远不能得到满足,今晚我们归向基督吧。”广播里的朋友,你会那样做吗?
现场的会众们,你们中间有多少人会说:“伯兰罕弟兄,请在祷告中纪念我。我想要把自己献给神。”举起你的手,会堂里各个地方都举起手来。哦,哦。
52

这里的罪人或者倒退的人是否已经感受到了狼的吼叫,獠牙的撕咬,愿意在我们祷告的时候下来站在这里?那似乎是一件小事,但却是一个很大的事。我希望你下来,我希望下来和你握手。罪人朋友们,你们下来吧。我要走下来和你们一块在这儿祷告,你愿意吗?神祝福你,女士。走到这里来。太好了。一个灵魂价值一万个世界。

我们现在唱诗,每一个罪人都来。
有一血泉……
下来吧,下来吧,先生。神祝福你,孩子。神祝福你,先生。就是这样。
……涌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
是的,女士,过来吧。你在渴慕吗?你在试图找到满足自己的东西吗?很好。下来吧。好的。
立去全身罪愆。
立去……
来吧,罪人朋友,从楼上下来吧。下来像这样拍成一列。我想在你们经过讲台的时候和你们握手。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愆。
当日一盗临终欢喜……
来吧,罪人和倒退的人。此刻你们不愿意下来跪在祭坛前吗?来……这里。在我们对广播里的各位呼召的时候,已经有一大群人跪在了祭坛前:有男人女人,有年轻人和老人。
……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53

呐,当姐妹再次弹起那首旋律的时候,我在想今晚……我真的感觉应该有比这更多的事。我们为这些在祭坛前跪下的罪人而感谢神。他们已经厌倦来去尝试用其他一些属世的旧东西来满足自己,他们对此感到恶心了。他们刚刚都被洗净了,用属世的话说,就是他们刚刚解决了那件事。他们想要真实的东西,他们正准备去接受它。这一位神知道你的心,知道那是真实的。神祝福你,姐妹。就是那样,下到这里来。你不愿意过来吗?

这里也许有人属于一些洛杉矶或周围这里的教会。你们这一周还有上周都在这里,看到了圣灵的运行。我心里正在告诉我你需要来这里。你要过来吗?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是的。走过来吧。从会众中出来,走到这里来。
我在等着,再拖延一会儿。谁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我错了。为我祷告,让我有勇气上来。”我们不相信回去找人,我不那么做,如果圣灵无法说服你,你错了,来到这里,纠正过来……
54

呐,如果刚才有震颤的感觉临到你,如果这个会堂即将坍塌或者地震将要击打这个城市,或者一颗炸弹在某处爆炸,一切都化为灰烬,你要死去了,你会怎么做?你们所有人都做好准备离开了吗?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先生。是的。神祝福你。一家人都来了,太好了。来吧。是的。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就下到祭坛前吧。这是你曾做过的最勇敢的事,就是来到基督面前。

如果你不确定你跟神和好了,就不要等到太迟。终有一天会有复活,耶稣会来到。你说:“我听说这事已经很长时间了,伯兰罕弟兄。”但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听见。记住,今晚可能是你最后的时间了。也许你永远不再有机会了。明早以前你可能就死在枕头上,手臂的血管已经冰冷了。来吧。是的,就是这样。直接出来,好的。
55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在吓唬人们。”不,我没有,我告诉你的是真理。你一定会见到神,要么在这里见到,要么在他烈怒的审判中见到。你在这里见他,他会为你祈求;你在那时见他,他便是你的审判官;现在他还是你的救主。你不愿意在我们唱下一段诗歌的时候过来吗?

各位教会成员们,我们不是要让你去加入安吉鲁斯堂。我们想要有你在这里;那就足够了。我们这里有很好的会众,很好的牧师等等,很好的会堂,这是一个极好的教会。我们很高兴你能来到这里。但如果你不想……如果你想要回到你自己的教会……我们并不想让你离开你的教会;我们只是想要你过来与神和好,瞧。那才是我们所努力要做的事情,就是使你正确。
56

时候要到了,现在我们不能再糊弄教会了。是神在教会里做工。我们一定要得着。如果你的魂在渴慕什么东西,并且你一直在试图用教条满足它,用其他的东西满足它的话,今晚就离开那些东西下到这里来,好吗?现在就下来,我们再唱一遍。好的,大家一块儿。

将用那更美歌颂,赞你……
难道你不愿意过来吗?现在就来吧,我邀请你来。记住,下一次你听到我声音的时候也许就是在审判的那一天了。记住,我主动将耶稣介绍给了你。
如果你想知道这些事是怎么成就的,想知道有关圣灵的解释,怎样辨别诸灵,那就来吧。现在就进入神里面,让它充满你的心。
这里有多少……这里有多少人想要把自己献给神,请举起手来,说:“我喜爱前来亲近神。”现在你就下来。所有想要重新奉献自己,在生命中感受神更多更大圣灵的人,下来吧。
57

也许你正在寻求圣灵,你已经来承认了自己的信心,但你还想要接受圣灵,还想要重新献上自己。我们想要一场持续的复兴。现在就下来吧,好吗?下到前面这里,好的。哦,太好了。各处都有人来,无论年轻还是年老,都在往下走。

广播听众们,你们真该到这里看看这景象,人们从各个过道走下来。看看他们的真诚,一些人还流着泪……哦,我爱这一点:看到人们前来敬拜我的主,看到人们,男人女人们渴慕公义。“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太5:6]
58

有……那血泉正血流盈满。如果你们不只是你们所归属的那样,五旬节派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卫理公会信徒,无论你是什么,现在就过来,好吗?是的。跟其他人一起来吧,你不是一个人。现在他们已经在一块下来了,来到……祭坛前已经满了,周围的位置已经满了,还有人在下来。只要继续过来,一直往下走。

不要任由地狱的猎狗耗尽你宝贵的生命。即使你把他甩得足够远,他也还会追上你。不要让那样做,不要任由你里面的那些顽固而有害的东西妄为。去找到水源。找到水源,生命的源泉。耶稣就是生命的源泉。下来吧。就是这样。
59

呐,请所有的福音工作者一起来围绕这些人。在场的每一位福音工作者现在一起来围绕这里的人们。我们要一同祷告。好的,好的。直接过来吧。

我的朋友,我要告诉你一些事——包括在场的会众以及广播的听众——这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时刻之一。其余的会众如果愿意可以坐下。
当我还是一个年轻传道人的时候,有一位年轻的女士问我是否愿意跟她一块儿去跳舞。她是一个传道人的妹妹。我告诉她“不”。
她说:“你也不喝酒,也不抽烟,也不跳舞,你从哪里得着快乐呢?”
60

我当时在举办一个帐篷聚会。第二个晚上那里有一个类似于这样的祭坛呼召,人们聚集在周围。我注意到了她。她来到了我所在的地方。我说:“姐妹,对我来说,这种快乐比所有世上的事都更大,就是看见罪人近前来跪下,俯伏,将他们的生命献给神。”彻底的献上,那是我想要看到的。交出你们的生命。

现在,每一个在祭坛前的人,你们……以及广播里的听众,你们现在也一同俯伏祷告。广播里可能没有福音工作者,但有圣灵在那里。他是指挥你的那一位。
现在,每一个人都按着你们自己的方式祷告,承认你的过错,求神恩待你,他一定会做的。现在所有人都低头,我要请杜菲尔德弟兄上来为广播里的各位听众以及祭坛前的人祈求。神祝福你们。在大家低头的时候,我们一同为这些祭坛前的人祷告——当所有人都低头的时候。现在,当我们的弟兄带领我们祷告的时候,广播听众准备好接受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