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412A 确信神

1

凡事都有可能

只要相信
让我们继续站立,低头祷告。全能的神啊,你让耶稣从死里复活,我们今天下午借着他的名来就近你,我们知道你已赐下应许说你会听我们的祷告。“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同时我们借着他的名祈求怜悯,祈求你赐医治和救赎给那些饥渴慕义的人,饶恕我们的过犯。无论是现场的还是广播里的听众,我们祈求,求你的灵做工,使许多人在今天下午来到你的跟前。
天父,我们感谢你,为着上午世界各地的侍奉而感谢你。我们祈求你祝福今天传讲福音的每一场侍奉、每一位成员并每一个教会。来吧,主耶稣,将我们接到你那里去。当我们还在等候你降临的时候,求你帮助我们,使我们成为你忠心的仆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大家请坐。
2

我很享受今天早晨跟城里的亚美尼亚人在他们教会里的一些团契。令我感到惊奇的是,那里有一位能翻方言的女士……昨天晚上我在这里讲道……其实是圣灵正在说话,在聚会中向人们呼召,说出他们不同的问题以及疾病。有的时候我没法让人们理解那到底是什么,圣灵会叫出他们的名字,就像你们留意过他所行的那样。

然后他们告诉我说今天早晨——异象对于我来说就像魂游象外一样——他们说我叫到了一个女人……在会众中的某处,告诉她有什么事在困扰折磨着她。但她并不明白我对她说的话因为她无法……她是从另一个国家来的,是个芬兰女人。然后圣灵显示出神并不是照着人的意思行事,圣灵通过我这里,用一种我所不了解的语言叫出了她的名字,告诉她要赞美神,呼召她并告诉她她是谁,告诉她主赐给她的祝福还有一些其他的事,都是用芬兰语说的。我连英语都不太会,更别说芬兰语了。所以,这显示出神使用所有的语言,一切人类都属于他。何等奇妙!
3

他正丰丰富富地行事。我不想花太多的时间,但我正想这事的时候……我记得,不久之前,在得克萨斯州的山姆休斯顿运动场,我们正试图(人多得都要溢出来了)我们努力在照顾到运动场的其中一部分会众,另一部分交给雷蒙德·里奇那里。呐,我很确定安吉利斯主教堂那边知道雷蒙德·里奇是谁。他是这间教会创办者的一个私人朋友。

4

我会在这里叫一条祷告队列来祷告,然后去运动场祷告。曾有一个晚上,我的弟兄正领我从祷告队列里出来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西班牙小女孩在哭泣。根据我叫到的祷告卡号码,她本应该是下一个进入队列的。她不是什么人物,只是个15岁的孩子,就这样。呐,我的弟兄开始推我让我继续往前走,他是来带我离开的。但是不知怎么着,有声音告诉我:“看看那个孩子。”我就说,“哦,领她过来。”他们就把她领过来,然后女孩把她的祷告卡递给弟兄,她就来了。我开始对她说话,可她就呆呆地站在那里。我想她是不是听不见或者不能说话。但我们后来发现,她其实是不会说英语。她一个英文单词也不懂。所以,我询问那里是否能有一个翻译。他们就找了一个人,带他过来做翻译。

5

呐,我问了她几个问题,她就通过翻译来回答我。突然异象进入,我说:“我看到面前有一个背后垂着辫子的小女孩,她在壁炉旁啃着黄色的玉米棒,玉米棒是从壁炉上面挂着的烧水壶里拿出来的。她吃得太多了,很不舒服。她妈妈就带她到床上躺着,她就生了癫痫病。”然后异象离开了。

小女孩转向翻译,用西班牙与对他说:“我以为他不会说西班牙语来着。”
那位翻译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说的是英语,对吧?”
我说:“是的。”
翻译说:“呐,女孩说,你说的是西班牙语。”
我说:“停止录音,回去一路听下来。”他们停止了录音,我们就往回听,字字都是英语。我们又让女孩复述我所说的话。在异象同在的期间,她听懂了我所说的每一句英语。
“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方言呢?”[使2:8]神仍然是神。呐,当我开始说我自己的话时,她什么也听不懂了。但当圣灵说话的时候,英语就给她用西班牙语翻译了出来。神是一位伟大的神,正如奥洛·罗伯茨所说的。他肯定是。
6

巴不得我们今天下午能够单单抓住这一点,就是昨晚他对那个小女士的良善(芬兰或者什么地方的女士),她确定她的信心会被辨认出来,神用那位女士所说的语言呼召了她。太奇妙了!许多时候在世界各地,我们看到这样的事发生在其他国家。我在那里站立,传讲,转过身来用我自己所使用的语言叫到人们,说出他们的名字并一切事情(就像在这里一样),说出来的话语正是他们自己本地的语言。我称之为五旬节,我相信那是圣灵在运作。

7

呐,前几个晚上我们一直没有为祷告队列发祷告卡,所以我想按次序今晚会有一条祷告队列,会为病人祷告。下星期一整周,从星期二晚上开始,我们想要叫一个星期的祷告队列。所以,你们每天晚上都过来祷告,带上需要祷告的人。男孩们会在聚会结束后的大概35分钟内分发祷告卡。你们想要祷告卡的人只要留下来就行。呐,他们会把祷告卡带过来分发给任何想要的人。愿主在我们所行的事上加添祝福,因为我们是奉他的名行事。

8

现在谈一下我们的主题以及后面要讲的东西。刚才是大卫弟兄读的经文,因为我刚遇见了一个老朋友,他今天下午就坐在这里。大概2年前我和基督徒商人会的好朋友们在不归河上,我热爱打猎,他们那年又有一个新向导,我挺喜欢那个人的,一个年轻人……而且他会……我喜欢这个人。他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我感觉他不止是一个牛仔。我还见过他的妻子,一个饭店的服务员,我们就在那家饭店吃饭,就在爱达荷州靠近鲑鱼河的北福克。

9

在回去的路上,正好神让这个年轻人成为了我的一个好朋友,使他和我一起打猎。我记得有一天早晨我在穿过山谷的时候漂亮地射中了一头驼鹿,以一种很人道方式捕获了它。当时这个年轻在帮我给驼鹿剥皮。我在留意他,然后问他:“吉姆,你是基督徒吗?”然后,我相信他说他属于某个教会等等,但他身上透露出一种诚实。那天晚上当我们进了屋,坐在桌前,我一直在观察他。在他躺在自己的露营包上睡觉的时候,我过去将手放在他身上,求神拯救他。

今天,他和他年轻可爱的妻子在后面见了我;他们都是五旬节派信徒,都得到了圣灵,他们现在就坐在这里。祷告改变事情,吉莱斯皮弟兄。哦,他是如此的真实。我们若只是祷告并相信,也会得着我们所求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让杜波莱西弟兄替我读神的话;我刚才得问候一下吉姆和他的妻子。那之后神赐给了他们一个可爱的小宝贝;我们都很高兴。
10

呐,大卫弟兄刚读了列王纪,读到了伟大的先知以利亚。那一定是一个可怕的早晨,干燥而炎热。他们已经3年零6个月没有雨水了。干热到了一定的程度,甚至世界都要熊熊燃起烈火。人们在街上挨饿,到处都有哀嚎。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国家道德的败坏。以色列是神所爱的,但当他们脱离了神的心意时,仇敌便接管了他们。

神爱他的教会。但当我们脱离神的心意时,仇敌就接管了教会。亚哈,当时以色列的王,在我看来他是以色列所拥有过的最败坏的王,因为他娶了一个拜偶像的人——耶洗别。耶洗别是一个罪人,一个亵渎神的人。亚哈在自己的屋檐下没有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反而把国家拱手交给了耶洗别。他们跟从……将国家拽入了偶像的敬拜中,因为人们敬拜了耶洗别的偶像。
11

这和今天也有相似之处。所有的人们都认为有些事情没什么,因为政府——王和王后公开宣扬这种事。王和王后是那个国家里最受爱戴的人。因为王和王后那样做了,人们就觉得那没什么。现在这差不多是我们国家今天的写照;很多人都在随大流。他们认为政府已经给制酒商下发了售卖威士忌的许可,那么醉酒就没有问题的。这是错误的。

很多时候好女人会想,因为烟草公司在广告上贴了各种电影明星之类的女人抽烟的照片,受欢迎的女人是抽烟的——所以她们抽烟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这给这个国家造成道德败坏。任何一个国家的脊梁骨都是母亲。你破坏了母性,就是破坏了国家的脊梁。我有一份统计数据表明……我相信大概有80%抽烟的母亲都得用奶瓶喂孩子,因为她们的血液里有太多尼古丁,尼古丁会杀死18个月以内的婴儿。
12

你们谈到破坏;那是这个国家所遭受的最严重的的破坏之一。不管医生发出了怎样的警告——比如“一车的癌症”这样的标语,所有这些警告——人们只想随大流。因为某个愚蠢的女人,什么演员之类的,给烟卷打广告,举止优雅地把烟从鼻子里吹出来。但那不是地方……或者说那不是一位女士该做的事;那是错误的。

13

几天前我曾走过你们这里的街道,看见了一个酒吧间。里面写着“女士专座”。我不想变得粗鲁,也不想伤害任何人的感情,但女士是不会去那种地方的。他们从来没有在那里接待过女士。[会众鼓掌。]我想他们从来没有过,也永远不会有一位女士顾客,因为那里根本就不是女士去的地方。但好人们有时会看到那样的招牌并且目睹那些我们所称之为“越来越好”的人士进这种地方,人们就想那就是他们可以做的事情。“敬畏神,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一切当尽的本分。”[传12:13]

14

但你瞧,亚哈王说这一切都是可行的,因为他的妻子认为那是可行的。然后他们就导致了道德的败坏。他们想因为他们繁荣兴旺,没有战争之类的事,所以那就是神与他们同在的迹象。繁荣兴旺不总是神与你同在的迹象,很多时候那是一种假象。“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但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5:45,7:16]所以这个国家已经实实在在地腐败了,神就降审判在上面。所有的传道人都在沉重的负荷下弯了腰,因为教会成员们逼迫他们去做这做那。

有的传道人不再有神与他同在,而是接受了会众对他的发号施令,使自己陷入了那样的刻板中,我对此感到很遗憾。我相信我们需要的是这样的传道人:硬气的,敬畏神的,不会为认清黑白而有所顾虑的神差派的仆人。福音现在被传递地太谨小慎微了。我们需要的是一些像比利·信德、施洗约翰这样的老式传道人,把一些老式的、带着地狱硫磺火湖的信息重新带给人们。我知道这已经不受欢迎了,所以当他们脱离那信息的时候,你就看到了这个国家陷入了怎样的光景中。就是这么来的,弟兄。
15

所有的牧师都屈服了,所以他们让……他们有了一种社会化福音,毫无疑问。但这里还有一位没有屈服。当时那片土地上还有一位矮小的老先知,他不向他们任何的偶像弯腰,因为他知道耶和华是一位圣洁的神,神要求的是圣洁、清洁以及正派,他知道耶和华永不改变。如果……耶和华带领孩子们出以色列,洁净他们并使他们成圣。当他们不按照神的旨意前进时,神就降审判在他们身上。以利亚知道耶和华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因此,他不会屈服。哦,耶洗别憎恨以利亚,她的同党们也都憎恨以利亚。但神爱他并尊重他,因为他从不辜负神的话;他持守在这上面。

神啊,在我们如今所生活的这残暴邪恶而腐败的日子赐下更多的以利亚吧,就是那经上说不惧怕传讲真理的以利亚。“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你必须被主耶稣的宝血从你的罪中洗净。
16

呐,那地有一个女人;这些人们彼此都不了解。但她一定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女人。她一定是那种典型的女人,就像以利亚是典型的男人,因为神从全以色列的女人中挑选了她来服侍他的先知。神绝不会挑选一个不道德的女人来服侍他的先知。这个女人是一个寡妇。地干裂了,她也在丈夫去世之后开始走向死亡了。她有一个小孩子要养活,要努力挣扎去喂养这孩子。终于,饼也要吃完了。到了这么一天,妇人看向她的孩子,孩子的袖子已经碎掉了。她也许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自己是怎样把桌子上的东西留给孩子的,看到自己的颧骨怎样突起,胳膊皮包骨头。她并不在意自己,但那孩子……她竭尽全力……她不想看着孩子死去。

17

最后有一天,她去查看面桶,里面只有一把面了。她去查看壶里还有多少油,只有刚好一汤勺的量。她和死亡之间只有这点东西了。我猜那晚是一场彻夜的祷告会。神居然任凭我们来到道路尽头,这难道不奇怪吗?毫无疑问,她检查了面和油,说:“主神啊,(差不多这样的话)我已经侍奉了你。我已经做了我所知道该如何去做的一切事情。我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现在,在我跟孩子与死亡之间还有一把面和一勺油了。”她一定是整夜都在祷告。

后来小家伙醒了,翻了个身说:“妈妈,你能不能去看看橱里还有没有剩下一点饼?”妇人走过去,哭了一会,然后回来给孩子喝了一点水,因为她知道只有这一点面和油了,也许还能撑到明天。那小家伙也许会因为饥饿而睡不好。
18

我经历过这样的情况。毫无疑问,但其实这里的很多人都经历过那种情况。我曾看见我的妈妈一天早上离开餐桌坐在房子后面哭泣,因为她……我们桌上只有一些坏了的面包。我的妈妈会在那上面倒一些咖啡再加点糖给我们吃,然后回到屋里流泪,说:“我不饿”,但其实她很饿。然后我们要这样子努力去上学。

19

当那妇人看到这残忍的一刻来临时,毫无疑问她清楚地确认了自己情形,说:“主啊,我已经做了我所知道如何去做的一切事情。”当你已经做了你所知道如何去做的一切事情,也遵循了神所指示的一切要求后,就到了信心要持守的情况了,那就是信心进入的时刻了。如果你已经达到了神给你提出的一切要求,那么有时候是神在测验你的信心。那恰恰证明你是否真的相信你所认为你相信的东西。你知道很多时候神会这么做。

20

某个早晨有几个希伯来少年要被送去投在火里。少年们知道他们已经照神的心意做事,就说:“我们毫不惧怕王的指令,我们绝不屈服于他所立的金像。”呐,神要给他们一个试验,看看他们对那些行为会有何反应。他就任少年们径直走向烈火的窑中,不为所动。但当神的要求得到了满足,你一直确信神的时候——神会做事的——在那里站住不要动,然后神会来做事。

如果你坐在这些聚会中,看到神在会众中运行,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但你似乎仍然还患着病。当我要求大家彼此按手,你在神面前坦诚了错误,接受了他,并且你也在基督信仰里受洗,你的心在他面前是清洁的,那么有的时候神迟延他的回复只是想要去看一看你会作何反应。只要确定你相信那就是神并且持守住这一点。不要动摇。
21

如果你接受祷告,有信徒按手在你身上,圣经说,“信的人必有这些迹象随着他们。”[可16:17]那是神的要求,他要求你相信他的话。

约伯。有一次神任凭魔鬼去试炼约伯。当约伯出去为儿女献上燔祭的时候……孩子们在举办宴会,所以约伯知道那个时候的少男少女们都是什么样子,怎么养成的,他们的头脑无法安定下来。所以,约伯说:“或许,万一我的儿女犯了罪,无论如何我要给他们献上燔祭。”当他坚持站在那里献祭,献上神所要求的——一份燔祭……那就是神要求的,认罪并献上燔祭,约伯知道他做到了。后来魔鬼被释放来击打约伯,杀了他的儿女,毁掉了他的财产。然后约伯的一些教会成员们就来到他面前说:“你是一个隐藏的罪人。你心里还有没坦白认罪的东西,约伯。”
但约伯知道他没有藏匿自己的罪恶。他确信他已经满足了神的要求,他坚定地站立在上面。就是那样。他知道他已经认罪,呼求耶稣来查验他,看他是否还有不当之处,瞧。神只是在等待并观察约伯会怎么做,因为撒旦说过:“我会让他当面咒诅你。”[伯1:11,2:5]
但神说:“地上再没有人像他[伯1:8];他不会那样做的。”神对约伯有信心。
22

如果你的医治迟延了一会儿,那是神对你有信心,相信你会持守住。如果你相信那是圣灵,是他应许要在这里成就的迹象跟奇事,那就接受并持守住。神的要求。“我是医治你一切疾病的主。”[诗103:3]

23

当你接受了圣灵,重生之后,魔鬼便开始引诱你,“哦,你还穿着一样的衣服,你看上去跟以前一样。”但你清楚你里面有事情发生了;神改变了你的生命。魔鬼说的那些一无所是,只要远离他,因为你确定那是神。阿们。阿们的意思是“愿它如此。”

24

我确定圣灵现在就在这里,我很确定,而且我知道我们求什么就会得到什么。我们所求的可能不会马上来,但它会来到的。神的应许是真实的。我们向他求任何事,不要疑惑,相信我们所求就得着,因为我们已经满足了神的要求:把我们的生命献给了他,把我们的愿望交托给了他,把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灵魂,我们所有的一切都交托给了神。然后我们的心便不会有谴责,我们就能得着我们所求的。“你们若住在我里面,我的话语也住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约15:7]那是他的应许。只要确定你知道神,知道那是他的应许。

有些人跟我说过很多次,有些弟兄,说:“伯兰罕弟兄,难道你不担心有时你在晚上去什么地方,或许主的天使会离开你吗?”
我说:“我确定他不会,因为他向我承诺他不会做那种事。我对神有信心,相信他会按要求行事。”
25

在波特兰的那个晚上,当那个疯子跑上讲台要来杀了我的时候……你们看过那个故事……到了那个时候你最好确定你说的。但我很清楚,我并不是在努力为自己说话。当他称我为草中的蛇,啐唾沫在我脸上,说“今晚我要把你一拳打倒会众席下面。”的时候,我只是站住不动。他体重有250磅或者更重——我体重128磅,抬头看他——又大又粗,巨人般的胳膊,咬牙切齿,愤怒地瞪着眼睛,他缩紧拳头,朝我冲过来。

神的灵说:“因为你挑战了神的灵,今晚你必扑倒在我脚前。”那是神,不是我。
他就说:“我倒是要让你瞧瞧我该倒在谁的面前。”他把拳头一收,朝我打过来。
当他挥拳的时候,我说:“撒旦,从这个人里面出来!”他就扑倒,砸在了我脚前的地板上,直到警察把他从我脚前搬开。
26

只要确定那是神,然后就持守住!呆在那里。神说了任何话都要持守。只要确信那是神,抓住神的话。如果神对你的心说:“我是医治你的主”,那就持守住它。那是神的应许。神应许赐下圣灵,那就持守住这一点,直到圣灵来到。

27

不久之前我在读巴迪·罗宾逊大叔的那本老书。他说他当时正在和他的老骡子埃里克犁玉米地。那天早晨他因为埃里克踩坏了玉米而对它发怒,咬了埃里克的耳朵,埃里克就跑开来盯着他。然后他说:“埃里克,我为我咬了你的行为感到很羞愧。”他说:“看哪,我是带着一嘴骡子的毛在传讲成圣。”他说:“何等的羞耻!”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很羞愧,就在成排的玉米中间跪下,说:“主啊,如果你不给我赐下圣灵,当你再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一堆白骨躺在这里。”他就得到了圣灵。确信那是神,然后持守住。

28

妇人确信她已经来到了神的面前,神通过请他的先知与妇人同住来证实了这一点,瞧。神证实这些事情。破晓时分,鸟儿在黎明之际开始歌唱,妇人又看了看小家伙,拍了拍他。她跪下来,说:“主神啊,还有几分钟他就要起床了,我要去准备最后一顿饭给他吃了,然后我会把他抱在怀里,我们一同死去。”于是妇人就去拿出了那一把面。

面就是素祭,意思就是“神的道”。在圣经里当他们磨素祭的面粉时,他们会用到一种特定的毛刺来把每一粒面粉都磨到完全一样的大小,一点差别也没有。那印证了这一点,同样意味着“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神在加略山将自己的生命拿出来磨碎,他把生命给了教会,就是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29

然后她去拿来了油。油代表圣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给人抹油,那代表着圣灵。妇人把油和面和在一起,开始准备饼。当圣灵和道在一起是,就会有事情发生!妇人已经处在道路尽头了,所以她拿出道和圣灵,把二者混合在一起。现在要去烘烤了。她去到院子里捡了两根柴。你注意到圣经里说是“两根柴”吗?

在以前……吉米,我想我们那样做过很多次。你拿来两根柴,把它们交叉放,然后在中间点火。如果你在外露营过夜,就燃烧的木柴往里推,这样使得火一晚上不灭。把木柴往里推,火在中间燃烧。你可能注意到了,两根柴象征着十字架:自我牺牲。
30

呐,她把道和圣灵揉到一起,准备放到火上,又去捡了些柴。也许在她正捡起最后一根柴,准备回屋的时候,她看向了大门口,有个年老的绅士(也许是个秃头,络腮胡子的男人)站在那里,靠在大门口。男人说:“求你取点水来给我喝。”[王上17:10]

妇人看着这个男人,心里想:“呐,我屋里只有半加仑的水了。但这位可怜的老人看着太渴了。我愿意给他分一点水喝。”也许她就这样回答说:“好的,善良的先生。我去给你拿点水,因为泉水并其他水源都干枯了。所有的水源都干枯了。”她就去取水。
先知知道……
31

你瞧,神在线的两头回应。大概两个小时之前,以利亚山顶的小溪干枯了。神说:“以利亚,去到山下的城里,一直往前走,直到你看见一个手里有两根柴的妇人。她会来供养你。”神做事是真实的。“我把你送到了那里,那妇人要来服侍你。她家里什么也没有了,但我要来供养你。”

以利亚下山走在街上,直到他看见一个妇人捆起两根柴,一定就是她了。所以以利亚去得到了妇人的注意,他说:“求你取点水来给我喝。”
妇人说:“我给你去取。”
妇人转身去取水的时候,先知说:“求你拿点饼来给我。”以利亚已经看到了异象,知道了妇人的处境。
妇人说:“永生的主”——以利亚知道了她是一个基督徒,一个信徒——“我指着永生的主起誓,我只有一把面和一点油,是已经准备好了的;我已经把面和油揉起来准备好了。我要拿这两根柴去烤一个小饼给我和我的孩子,我们吃了,死就死吧。”
32

瞧,现在来了个大的功课。但以利亚说:“先给我烤一个饼。”哦,这是什么?我们要学的是什么功课?“你们要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太6:33]“先给我烤一个饼。”

她看了看,说:“我在想这是谁啊?这个人身上有什么东西,似乎很不一样。”
以利亚说:“先给我烤一个饼拿来。”
妇人去做了先知要求的事。然后她听到了那总是安慰到人的安慰话:“因为主如此说,坛内的面必不减少,瓶里的油必不缺短,直到神降雨在地上的日子。”
33

那是什么?那非常黑暗、紧急的时刻来到了,但神总是在场。如果你确信那就是神,如果你已经悔改了你的罪,如果你已经满足了神的要求,那就确信神会持守他的应许。哦!巴不得男人女人们单单意识到这一点也好!神对他的应许负有义务。如果你已经满足了他的要求,如果你已经承认了你的罪,已经改正了你的错误,已经做到了神要求的一切,那就持守住神。你会看到天明;他要将日光带过来。只要确信那是神,他必看顾剩下的事。巴不得你们确信那就是神!

34

之前我在阿肯色州的一座小城——大概15年前,也没有那么久,我觉得是12年前。阿肯色州那里有严重的种族隔离。我去到一个小教堂,有警察帮助我进出。当时我正从教堂出来,听见有人在说“怜悯,怜悯!”我想:“这声音是哪儿来的?”我往左边看,边上有一个黑人男性要从白人堆里出来。他手里攥着他的小破棒球帽,大喊着“怜悯,怜悯!”有什么东西触动到了我,“那个男人想要同我交谈。”

我就对警察说:“我想过去看看那个人。”
“哦”,警察说,“伯兰罕先生,你不能那么做;你会在阿肯色州这里惹麻烦的。”他说,“你不能那么做,我们绝不会让你那么做。”
我说:“但圣灵在告诉我,让我去做。”
警察说:“呐,伯兰罕弟兄,你会引起种族暴乱的。”他说:“所有这些白人们都在这里要接受祷告,你却去到一个黑人那里。”
我说:“你们有什么样的法律我没法去管。我遵循一个法律,就是圣灵的法律。”
他说:“那你去吧。”
35

我就从他身边脱开去到了那边。我听到那位黑人的妻子对他说:“鼓起勇气来,亲爱的;牧师过来了。”

我去到他那里,说:“你好吗?”
他像这样伸着手,说:“你是……”我说这话不是要对这里以及广播里的听众不尊重,但他的确有着南方口音。他说:“是你吗,伯兰罕牧师?”
我说:“是的先生,是我。”
他把手放在我脸上。他说:“你比我想象的要年轻。”他是个盲人。他说:“你有一分钟的时间吗,我想跟你说点话?”
我说:“有的,弟兄。你想说什么我都有时间。”
36

他说:“我从小就是个基督徒。我的老母亲她已经走了很多年了。”他说:“我已经瞎了好几年了。我的眼睛有白内障,医生说拿不掉了,白内障已经把视神经缠起来了,他没法拿下来了。”他说,“我一生中从没有听说过你,伯兰罕牧师。”但他又说,“昨天晚上差不多9点的时候我上床睡觉,我梦到自己看见了老母亲走到我床边。她说:’宝贝,起来穿上衣服,去一个叫莫哈特的城市让伯兰罕弟兄给你祷告;你就要得着你的视力了。’”

他说:“你相信这个故事吗,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全心相信。”
他说:“我的老母亲一辈子从没跟我说过谎。我就起床穿上衣服,我的妻子帮我来到公交车站。我们来到了会堂,他们说你就在这里。我们就过来,一直站在这儿。”然后下起了瓢泼大雨。
37

我看着他。我把胳膊挽住他,说:“主神啊,我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他是确信的。我也确信是你让他的老母亲在梦里去到他旁边,告诉他他要得着他的视力了。他是如此地确信他要得到他的视力了,主神啊,让这事现在成就吧。”我还没能把话说下去,他就开始眨起眼睛来。

他说:“主啊,谢谢你。”
我说:“你能看见了吗,大叔?”
他说:“当然,我能看见了。”他说:“我知道我会看见的。”
他的妻子问他:“亲爱的,你真的能看见了?”
他说:“当然啦,你看见那边那辆红色的汽车了吗?”他说:“我当然能看见啦。”
各处爆发出巨大的尖叫声,人们归荣耀给神。那是什么?他确信是神在梦里对他说话。如果可以从梦中确信神,那人们对他的话该有多么大的确信啊?要确信神,持守住,神会让事情发生。我们来祷告。
38

主啊,当我想到这么多的经历……我不知道今天那个人在那里,但你知道。我也许再也不会有机会在地上见到他了。但毫无疑问,有一天在河的那边,当我们登上黄金阶梯进入你国度的时候,我会在那里见到他。因为他确信,他虽然没办法读你的话语,但你通过他诚实无伪的母亲在梦中对他说话。并且他确信他的母亲绝不会说谎,如果你给他一个关于母亲的梦,他就知道并确信他一定会得着他的视力。我相信,父啊,那就是你赐给他视力的原因。他从床上下来,行动起来,让他的信心做工,你就赐给他视力来印证了他的信心。

今天这里坐着很多人,主啊,还有很多听广播的,有很多人读神的话语,也听到了神的应许,但从未确信过。神啊,今天让他们确信,如果神如此说过,他就会持守住他的话。有时他让一些状况产生只是要看一看我们会怎么做。但愿每一个人,无论是这里还是广播里的听众,现在让他们抓住你的话语,抓住你的应许,承认他们的罪和不信,抓紧那应许,直到迎来他们的黎明时刻。求你应允,主啊。愿他们每一个人都确定且确信你会持守你的应许。我们奉主耶稣的名并他的缘故而求,阿们。
39

神祝福你们。有多少人确信神持守他的应许?我们原来在浸信会教会里经常唱一首老歌:他的应许是真实的;他不会忘记你,神仍在宝座上。你们唱过吗?举手让我看看有多少人知道这首歌。姐妹,请给我们起个调。

神仍坐在宝座上
他一直记得自己的子民
他的应许是真实的
他不会忘记你
神仍坐在宝座上
杜菲弟兄,你能帮我带唱诗吗?好的,我们一起来唱。
神仍坐在宝座上
他从不丢弃自己的子民
他的应许是真实的
他不会忘记你
神仍坐在宝座上
多少人相信,请举起你们的手。现在让我们起立歌唱,大家一起来唱,唱的时候向神举起你们的手。好的,我们再唱一遍。
神仍坐在宝座上
他从不丢弃自己的子民
他的应许是真实的
他不会忘记你
神仍坐在宝座上
40

现在转身去与旁边的人握手。我们握手的时候再唱一遍。你们所有人,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路德派信徒,还有五旬节派信徒,彼此握手和好;好得可以彼此嚼对方的口香糖,只要在一起团契,只要在一起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好的,姐妹。我们再唱一遍,所有人一起唱。

神仍……
(你们相信吗?举起你们的手。)
他从不丢弃自己的子民
他的应许是真实的
他不会忘记你
神仍坐在宝座上
41

所有的信徒都说“阿们”。我们已经停止广播了,所以你可以放声大喊“阿们”了。阿们!

神仍坐在宝座上
他从不丢弃自己的子民
纵然试炼攻击我们
纵然重担压迫我们
他永不撇下我们
阿们。他是永在的神,他从永远到永远一直是神。这个陈旧的世界堆满了罪恶,直到被头痛一般地勒紧,像一个醉汉晚上晃晃悠悠地回家;终有一天罪恶会冲破群星,世界会爆裂然后飞入永恒,但神仍将坐在宝座上。阿们。阿们。我感到了仿佛五旬节一样的充满。古老的救赎,神的能力,圣灵。神仍是佳美的。好的,杜菲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