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406 威廉·伯兰罕的新事工

1

很好,这真是……谢谢你们。[原注:会众为伯兰罕弟兄唱“生日快乐”歌,一位弟兄送给伯兰罕弟兄一件礼物。]

谢谢你们。
[原注:有人送给伯兰罕弟兄一幅画,画的题目是“基督的新头像”。]
非常感谢你们,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非常感谢你们,愿主祝福你们;真诚地感谢你们。
他是我的主、我的救主。如果我能活到看见下一个生日,或我在将来的年日里还能再过几次生日的话,我要把我的每一分钟都用来服侍主,阿们!我要……大家请坐。真诚地感谢你们。
2

感谢你们唱的这首“祝你生日快乐”的歌。我非常高兴能收到这幅画。今天,我的好朋友,随军牧师斯达茨克列夫和他的家人去到了我的房间,送给了我这些美好的礼物。我的儿子,小儿子约瑟,送给我一条领带;我的小女儿们,送给我领带夹。我妻子向我提议,她说我如果要戴的话,我应该给自己买个假发。所以,我想,也许那个会……我对她说:“你去买来,看看我会不会戴。”所以,这一天过得真是很愉快。

当然,每个人都知道现在我只是刚过了二十五岁;我生于1909年,所以任何人都能算得出来,我刚过了二十五岁。
3

呐,日子一直都过得很好,特别是在服侍我主的这三十年里。如果我对过去、对过去的年日觉得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因为我没有用另外的二十年来服侍他。我很高兴在这些年日里能做一个基督徒,我确信神必帮助我继续在我的生命之路上行走,相信神必会借着他的圣灵来引导我,让我做一些事来表达我对这事业的爱慕,我生到地上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今天早上,在我起床之前,我跟我妻子聊天,我说:“亲爱的,看起来我不大可能会活到那么老,”我说:“岁月看起来消逝地就这么快;”但我说:“我是为着某个目的而生到地上来的;我相信,那就是为了服侍主。”那也正是我心中的愿望。
我想求你们的是,就是在你们今晚躺下之前为我做一个祷告,求神使我内心谦卑,帮助我、祝福我,好叫我成为你们众人的一个祝福。我发现,生命中最大的祝福是给予,不是接受,而是给予。你为他人所做的事,那意义才是大的。我是……
4

今晚,我要开始为病人祷告。杜波莱西弟兄刚才给我们讲了一个美妙的信息,我刚才就在后台,在讲台后面那里听。我实在很欣赏那个信息:“高举耶稣基督。”

今晚,我要在这里开始一个我为病人祷告的事工新阶段。你们在这里的许多人,也许从一开始就出席过我的聚会;你们知道我起初所说的是什么事,我会怎样按手在病人身上,我也会知道他们的毛病是什么。
当时主告诉我,如果我一直保持谦卑和真诚,事情就会发生,即,我就会知道人们心中的秘密;这事后来就发生了。
5

这事传遍了全世界。主的天使的照片被拍下来后,我们就得到了那张照片;我们把它拿去给我们所知道的世界上最出色的指纹检验师等人做检验,要看看照片是不是有修描过,或有什么差错或是二次曝光过的。结果总是证明是那光在那里,这光几年前就有了。由于这事有点奇特,在常人看来有点古怪,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事工就是……在服侍基督的事上,我仍然是你们大家的弟兄。但我很高兴,因为神让我来服侍他。也许是因为我没有受过任何教育,做不成任何事,所以主就赐给我这些恩赐,使我可以为他做工。

6

大约四年前,我在加利福尼亚这里。就在到达这里之前,我在凤凰城举办了一次聚会。在那里,许多人一直在我的聚会中抱怨,只有……他们说:“瞧,奥洛·罗伯茨弟兄能为五十个人祷告,而你只为五个人祷告。”

我说:“没错,奥洛·罗伯茨弟兄有一个从主而来的使命;他在照着神所告诉他的方式为人祷告,我也必须这样做。”
后来,我把这事放在祷告中,我为此事祷告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一直都有人抱怨说,能到台上来的人不够多。瞧,说真的,从某一个方面来看这话,那是对的。
7

呐,美国人被教导说,按手是犹太人的做法,不是外邦人的做法。记住,犹太人睚鲁说:“你来为我女儿按手,她就必活了。”

但外邦人却说:“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你只要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这就是不同之处。
这事工,我的事工,一直都不是要为病人按手;而是要借着一个属神的恩赐来成事;借着辨别诸灵,将主耶稣基督的同在带来,这在圣经里被称为知识的恩赐。这样做,就能使主彰显在会众面前,他们就能接受他作他们的医治者,问题就会解决了。
8

我没有杂志来刊载和记录人们的见证,太多了,但你会惊讶于一次聚会过后所发生的事,有几千人;本来,我们可以把几个星期前发生在牙买加的大量见证带来。阿甘布莱特弟兄,他可能也在这里,我想他经常会来这里;还有阿甘布莱特姐妹和基督徒商人会的人。要是我们可以获得那些瞎子、聋子、哑巴、坐轮椅的、瘸子、驼背的人的见证,我们就可以在目前和以后的多个星期里都把杂志登满的。但我总是告诉人们:“对此要闭口不言,只要去告诉人说主对你是何等的好,别说出去。”

我不喜欢人们说这是“伯兰罕弟兄做了这事那事”,我一开始就与它无关。如果我连碰一下人都没有碰,那么,你们就知道我肯定与这事无关,那是主做的。
9

然而,在美国的聚会中,我祈求主让我能为更多的人祷告,因为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们是被基督的宝血所买赎的,我要尽我力所能及的一切来帮助你们。

呐,你们听到奥洛·罗伯茨弟兄说过:“摸到某个东西,才能有一个接触点。”
之后,我就开始想:“要是我坐在那里,抱着我的小婴孩,他病了或别的什么,而我看见圣灵正在一个人身上运行,那会怎么样呢?也许我就有信心来让那人为我按手祷告,那人就会按手的”
10

瞧,我祷告了,林赛弟兄和许多弟兄,常常对我说:“为什么你不能只对两三个人做完辨明恩赐之后,就接下去为整个祷告队列的人祷告呢?”我不可能那样做,每次我一开始行辨明的事,异象一临到我,我就会……那就是我变得如此虚弱的原因,他们就得把我抬下讲台了;这是因为看了两三个这样的异象之后,我就完全不行了,我几乎都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了。

我肯定你们神学家能借着经文来明白这点;当那个小妇人摸到了主耶稣之后,耶稣感到有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了。但以理看到了一个异象后,他就脑中惊惶了几个星期;肯定的,我们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
11

正如杜波莱西弟兄不久前所说的:“我相信,神让这事发生,像现在这么多地发生,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是他的应许:’我所做的事,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我父那里去。’”这是他神圣的应许。异象永远不能医治人,异象只是把超自然物的实际变成为现实。然后因着这样做,就把信心带给了会众。

12

不久前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我当时正站在沙漠地中,摩尔弟兄、布朗弟兄和我自己,我看见了一个异象。主耶稣在异象中对我说话,或者那位对我说话的,我相信他是一位天使。当时我正在岩石的后面祷告,他说:“当你看见这事发生时,你的事工就会被改变。”我一看,看见有个妇人抱着一个很小的婴孩穿过讲台走过来,那婴孩快死了,但主医治了他。那个妇人的皮肤是浅白色的,黑眼睛,齐肩的短发,穿着一套棕色的大衣。那个婴孩被包在一块小毯子里。那天使说:“借此你就可以知道了。”有一个秃顶的小个子就站在我边上,还有一个瘦高个。

四年来我一直都在留意着这个,多少人曾听我做出过这个声明、而且说它会成就呢?请举手。哦,看这里,今晚这会堂里有几百个曾听说过那个声明的人。
13

我等这个等了四年。去年春天,在新英格兰州,哦,一个妇人朝台上走来,几乎与异象所描述的相符。当时,高德弟兄在那里,他与我一起,是其中的一个录制磁带的小伙子;聚会结束后,他说:“是那个妇人吗?”

我说:“不,吉恩弟兄,不是那个妇人。那个妇人很矮,而这个妇人很高;她有着棕色的头发,而那个妇人有黑色的头发。这个婴孩已经很成形了,但那个还非常小。不是那个妇人,尽管她也穿着棕色的大衣,但这不是她。”
14

你们许多人都听说过芝加哥的那场大灾难,我相信,是那里的一所天主教学校被火烧毁了,那么多的孩子……基督徒商人会、全福音基督徒商人会,就在同一个兵工厂里举行了追悼会,那些孩子的葬礼聚会也在那里举行。那天下午,我也被叫去当讲道人,并做了祈祷。聚会结束后,我为人们做了祈祷;然后就回到我的房间,那天晚上又回来为病人祷告。

罗赛拉·格里芬是芝加哥有史以来最难对付的一个酗酒者,她在我那里的一个聚会上得了医治。主说出了她是谁,是一个贩毒品的。多少人听过罗塞拉·格里芬的事?瞧,肯定的,看看四周举起的手,肯定听说过了;她是个最厉害的酗酒者。酗酒者互戒协会已经放弃了她。还有另一个女孩,是弗雷德·阿斯特尔的舞伴,也是同她一起贩毒品的。她们都被叫了出来,她父亲站起身来,以示愤慨;她说:“等一下,爸爸,这人是对的。”
15

所以,聚会后,罗塞拉看见一位抱着小婴孩的女士穿过会堂走了下来,边走边哭;她说:“我是多么希望伯兰罕弟兄能为我的孩子祷告啊。”她说:“孩子活不了了,城里的几个著名的医生都已经放弃了我的孩子。我原以为他肯定会过来把孩子抱在手上为他祷告呢。”

“哦,”她说:“他今晚要为病人祷告的。”
她说:“我等不及了,亲爱的,因为今晚我就……我丈夫正在照料着另外两个孩子,我必须回去了;”又说:“我的瑞典圣约教会的牧师……”
16

呐,他们晓得这道,虽然他们不是很属灵,但他们知道自己所站的位置。所以那牧师说:“既然每个人都放弃了你的孩子,为什么你不带他去,让伯兰罕弟兄为他祷告呢?我相信,神就会医治这孩子的。”对一个瑞典圣约教会的人来说,能那样说真是太好了。

他们就把孩子带来了;所以那女士说:“哦,我等不及了。”
其中一个大块头的引座员就说:“女士,如果你想要去给你丈夫打电话,我来帮你抱孩子吧。”
她给她丈夫打了电话,他说:“只管留下来,亲爱的,我会照顾好孩子的。”
于是引座员说:“呐,那个小伙子会站在门口的,你就站在那里,晚上他来的时候,就向他要一张祷告卡。只要这么做就行了,当然,你会不会被叫到祷告队列里,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17

瞧,罗塞拉跟那位女士站在门口;那孩子都哭不出声了。把食物放进孩子嘴里,硬塞进去,然而他们却无法把食物塞进肚子里去;就用静脉注射来喂他等等,孩子就快死了。所以,五到七个医生看过后都放弃了他。那个小家伙决不可能再活过几天了,他甚至都不会哭了。

当我儿子比利进来时,罗塞拉说:“比利,你要分发祷告卡了吗?”
他说:“是的。”
她说:“哦,请给这位女士一张吧。”
他说:“现在不行,要等我在会众面前把卡打乱以后。”于是,他就把卡打乱了,然后抽了一张给那位女士,就走了。
18

那天晚上,我进来后,我就从某个号码叫起,那个妇人大概排在队列中的第四个。还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每一次人们过来时,我就对他们说:“我以前从未见过你,不是吗?”只是要让众人知道。当我看见她走到台上时;那异象出现后已经有四年了,但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妇人,抱着孩子,我就想:“看上去我应该认得这位女士。”她朝我走近了一点,手里抱着一个小婴孩。我说:“你好。”

她也说:“你好。”
那异象就显现了,我说:“你的名字叫某某某,”无论是什么。我说:“你的牧师建议你带这孩子过来,因为他快死了。”
她说:“没错,先生。”
我说:“这孩子六个月大了,但只有三磅重。”
她说:“没错。”
我又说:“你喂孩子的食物,可以把它灌下去,但无法留在孩子的胃里。医生也找不出是什么原因。”
她说:“没错,先生。”
我看见那个小婴孩又笑、又跳地在玩耍,长成一个小孩子了。我说:“主如此说,主已经医治了你的孩子。”
19

她禁不住哭了起来。我觉得这位妇人有些怪怪的,然后圣灵就对我说话,他说:“你还记得她吗?棕色的外衣?”哦,那就是了。就在那里,我的事工被改变了。

我寻找我的妻子,在那一大群人中我看不见她;我寻找比利·保罗,也看不见他;吉恩、利奥,我看不见任何人,无法告诉他们这件事。所以,那天晚上我离开聚会后,这事就在那里开始了。我可以看到异象,并从异象中恢复过来,又继续为整个队列的人祷告。接着,另一个或许也会来。只是那地方好像是主在带领的,这事工就在那一刻在讲台上被改变了。
20

现在,我有了一种方法,就像我使自己置身于能看见异象的位置上,我也能够像我进入那位置一样,轻松地从异象中出来。所以,现在我可以为整个祷告队列里的人祷告了,而且不需要非有异象才行。那么,如果主看到在某个生命里有某样的罪或什么,应该被叫出来,或某人的信心极其软弱或像那样的情况,那么,他就会停住那个人,告诉他们如此这般的事,一直说下去,很快又会从异象中出来,继续祷告。我就能够一直像那样站在祷告队列里了,可以一直站着了。

所以,为此我是何等地感谢神。这肯定能为我在美国的事工效力。而且,异象还会像以前一样继续。
你们看到神的至高无上了吗?他多么想要满足人们的需要啊!正如奥洛·罗伯茨弟兄常常说的,神是一位良善的神。这是实话。
21

这人刚才也许就在这里。我已经用了很长时间了,我不打算讲道了,我打算过一会儿就叫祷告队列。

我有很多好朋友,在加利福尼亚有几百个好朋友。有一位可爱的老伙计,他的妻子也是我的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他们就是迈纳·阿甘布莱特和他妻子。他们真的是很甜美的人;在说他们之前,我先到处看了看,要看他是不是在这里。我想他不在这里,所以我就能说了。他的家永远都是我的家,我是非常受欢迎的。我们曾一起去到海外,一起上到山上。我发现他是个好人。
22

我每次来加利福尼亚时,都是住在他家里;大约几个月前,那天晚上我正在安吉鲁斯堂,第二天早上,我相信是在维克弟兄的教会里,只有一个晚上;在整个西海岸这里举办跳跃式的聚会。电话可能就会响起来,当然……

这里有件事,朋友们,人们打电话来是为了私人会面。瞧,我们设定了一个时间,通常是在会面中,因为人们有一些问题,但他们解决不了;他们来了,我们就祷告,然后主就显出了异象。他们没有告诉我他们的毛病是什么。主就揭示出了那毛病,然后告诉他们,让他们纠正过来。这就是那些恩赐要达成的目的。于是,我们就另外安排那段时间来做这些事,通常是在针对那个的会面中。
23

但这个时候,我只是匆忙地跑这跑那,我们无法出去打电话给个人,因为这对别人来说不公平。他们有了那个之后,就不愿带他们来教会了,等等,你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些人认为,哦,因为我们在信仰上是属五旬节派的,所以带人们来五旬节派的教会可能会毁坏他们的声誉。

如果他们有那样的感觉,那无论如何只有当我去那里的时候,主才会告诉他们这件事的。所以,你必须谦卑自己,乐意去到神所在的地方与他相遇,不管是什么地方。你去到天上会发现那里有很多五旬节派信徒的,所以,你最好现在就开始跟他们打交道。
24

那时,电话响了,刚好阿甘布莱特弟兄在房子的外面,或是在房间外面。我就拿起电话接了。从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最优美的声音,说:“是阿甘布莱特先生吗?”

我说:“他现在不在房间里。”
他说:“你能告诉我伯兰罕弟兄是否住在这里吗?”
我说:“我就是伯兰罕弟兄。”
他说:“感谢归给神!”
我想:“呐,这就是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他告诉了我他是谁,又说:“我有一个小儿子,他快死了;癌症吞噬了他,他就快要……”我相信那孩子才三、四个月大。“他还未吃过一口食物或一口奶或别的东西,癌症已经吞噬了他。你愿意来为他祷告吗?”他说:“就在几天前主对我说话,他说:’去叫伯兰罕弟兄。’”他说:“我是……”他是个墨西哥的宣教士,但住在这里的拉克里森塔。他说:“主对我说话,要我叫你来;但我听说你最近死在了非洲的南非。”他说,“我想,既然你死了,离开世界了,为什么主还告诉我去找你呢?”他说:“后来我又听说你就在拉克里森塔这里。”他说:“这一定是主做的。”
瞧,就在他说完这话时,主对我说话,说:“与他一起去。”
我说:“你等一下,我去叫阿甘布莱特弟兄来,要找到医院在哪里。”
25

洛杉矶这么大,我得叫什么人把我从住的地方带到这里来,我在这里根本都找不到路。这些的快干道,除了速度快会死人以外,不会有别的;那些路是要死人的,会死得很快;那么快的速度;我只是个慢悠悠的南方佬。我没办法那么快地让路,所以我想,如果要去的地方是……

26

[原注:一位弟兄在发预言。]阿们!感谢归给神!要听圣灵对众教会所说的话,要预备好!

在引用的这个事例中,我等一下要告诉你们这个传道人的名字。我们,我就去了。阿甘布莱特弟兄就带我去到了医院中,就是这里的儿童医院。我见过很多悲伤的场面,但我相信我从未见过像那样的场面,它大大地震撼了我。
我遇见他时;呐,这人现在也许就坐在这里听我讲,也许是。刚刚他打了电话给我,告诉了我那个见证。没有异象,只是有声音说:“你去!”我遇见他时;他是个墨西哥人,他妻子是个可爱的、金发的瑞典人,他们是一对可爱的夫妻。她就坐在她的那辆小商务车里。
27

他和我,我们就去到了儿童医院,要去为这个小家伙祷告。我们走进医院,看到了一件让人极其悲伤的事。那个小婴孩,喉咙和下巴都长了癌。医生割掉了他的小下巴和喉咙四周围的癌症,这里缝了几大针,已经肿了起来,都起皱卷了进去;手术搅动了那称为癌症的魔鬼,致使这个小婴孩的舌头从嘴里拉耷了出来,变成了黑色,没办法让它……癌症把通向鼻孔和嘴巴的气流堵住了,试图要使他窒息而死。那些忠心的医生竭尽所能,在他的喉咙这里切开了一个口子,在这里放了一个小东西,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叫;看上去像一个小哨子,插进他的喉咙里。他的小手臂不得不上了夹板,夹具像这样往外延伸。他才只有三个月大啊!他的小脑袋往后仰着,当那小家伙用力呼吸时,就会发出一点口哨声。我看着这情景,那护士不得不把癌症的排泄物清除掉,不然,它往下流的时候就会堵住那个口。

28

那个可爱的父亲走到那里,摸着孩子的头,说:“里基,爸爸的小宝贝,爸爸的好朋友,这是爸爸。我请了伯兰罕弟兄来为你祷告。”才三个月大的小宝宝,他看见父亲拍着他的小脑袋时眼泪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认出了是爸爸;他必须得大声地呼吸,就像那样一直地呼吸,然后伸出了那双小手。

我告诉你,朋友,有东西拉动了我,我见过很多的情景,我也有孩子;看到一个小孩子是那么的痛苦,我转过了身去。他竭力要使孩子安静,一直地说:“爸爸的小宝贝,爸爸的小宝贝。”
29

我像这样把头转了过去;我想:“主耶稣啊,我知道一个纯洁无瑕的小婴孩受着这样的痛苦,这不可能是你的旨意;我简直无法相信这会是你的旨意。如果是你站在这里,你会怎么做呢?你会持什么样的态度呢?我希望我不是个狂热分子,不是在做虚假的陈述。”神知道我是还是不是。

就有东西对我说话,不是一个声音,而是我里面有东西说:“我在等着看你要怎么做。”我转过身来,好像那话已经说了出来,我又想:“没错,你已吩咐你的教会继续做你的工作。”于是,我伸过手,握着那只夹在夹板里的小手,像这样抓住他的小指头。我说:“天父,这情景是这么的可怜,我再也受不了了。神啊,求你垂听我的祷告,借着神的吩咐和天使所交付与我的,我谴责这癌症的魔鬼,就是医生们为了救这婴孩的性命而与之鏖战的癌症。我把耶稣基督的宝血放在这癌症和婴孩的性命中间。”
30

然后我就走开了;那父亲拍了拍孩子的头,也走了出来,没有说任何话,走到了街对面。我说:“你不用再为孩子担心了。”

今天下午,那父亲打电话给我,就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那肿瘤就离开了孩子,他的舌头又缩回到了嘴里,正常了。第二天早上,那婴孩咽下了他一生中的第一口食物;现在孩子回到家里了,完全健全、痊愈了。魔鬼的所有能力都被除掉了。
31

这个人的名字是杜彭斯达牧师,大写的D-u-p-o-n-s-t-a。他的电话号码是C-H,邱吉尔9-2658,在拉克里森塔。小里基今晚还活着,有九个月大了,再次享受着美好、完全、健康的生活,因为耶稣基督活着。我们的主是多么的奇妙啊!我相信,明天我会打电话给这位弟兄,如果合适的话,哪一个晚上请他把小里基带来。你们想见见他,听他做一个同样的见证吗?如果这位传道人现在就在这里,我已经念出了这位传道人的名字,请你举一下手好吗,先生?我没有……这人现在就坐在这里,请你站起来吧。你没有带里基来,是吗?哦,你能哪个晚上带他来为我们做个见证吗?我们为此而感谢主,很好。让我们大大地将赞美归给神!说:“赞美主!”

32

呐,让我们祷告。主啊,圣经说,那人就站在面前,所以他们也就无话可驳。因着神的恩典,你已经救了小里基的性命。今晚我们是多么高兴地知道这事。我们祈求,主啊,借着他这小小的见证,将会使几百个人都真正地得救。主啊,我们认领他作为福音的一个战利品。如果还有明天,他亲爱的父亲会变老,以致再也无法传道了,愿里基能拿起这把剑来,主啊。愿他活到那个日子,使他的爸爸能拿起这把道的剑,将它放在他的手里,求你也赐给他圣灵。愿他带着耶稣基督极大的丰富向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传讲福音。

主神啊,今晚求你应允,使人们可以知道,那拯救小里基的同一位神就在这里,也能够拯救今晚在这会堂里的每一个患病的人。主啊,求你应允,让人都知道你伟大的名并尊它为大。我们这样祈求是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33

现在我们要来叫祷告卡。A的吗?A祷告卡的在这边排队,从1号开始。祷告卡A1号,谁有1号?你肯定是A祷告卡的吗?祷告卡A1号,谁有1号?哦,在这里。请下来这里,女士。2号?3号?4号、5号、6号、7号、8号,一直下来,照号码一个接一个地排好;请哪位到底下去帮他们排好队。每一个拿着祷告卡A的人,请在这边排好队。我们很高兴能服侍你们。有些人,你们不能到祷告队列里来排队的,请拿着这些祷告卡,我要让引座员去把他们带到前面来,这样我们就能为他们祷告了。

你们所有没有祷告卡、但生病了、想要耶稣医治你们的人,请举起手,无论你是在房子的什么地方。
34

在他们给人们排好队时,让我问你们一件事。请你们现在注意听。在圣经的《希伯来书》里,经上记着说,耶稣基督是一位大祭司,他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你相信那是真理吗?还有,在同一本《希伯来书》里,13章8节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么,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就是同一位大祭司。如果他昨日在地上时能被人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如果他今晚正坐在神的右边,是一位大祭司,为我们所承认的事代求;如果我们今晚摸到了这同一位大祭司,他就会像他在地上时所做的那样去做,是吗?

35

圣经中有个妇人,她因为听说了,就跑来见耶稣,“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她患有血漏,她听说了耶稣,所以,有个早晨,比方说是九点左右;海面上风浪很大。

我这样说,是想在他们还在让会众排队的时候,引起你们的注意。
所以,那天晚上风浪很大;那只小船带着几个渔夫和摇橹的人要经过那湖,小船颠簸飘摇。加利利湖起了风暴。大约在早晨九点钟,柳树条被拨开,那只小船划到了岸边。人们就说:“那位先知来了。”有些人说:“那是迷惑人的。”
36

基督在哪里,哪里就会出现一群混杂的人;他拣选了十二个使徒,其中一个是犹大。摩西从埃及出来时,跟他在一起的是一群混杂的人。超自然的事在哪里行了出来,那里就总会有人赞成有人反对。

呐,在那里,山上有个小妇人,也许她花尽了一切养生的,尽力要请医生医好她的血漏;她得了这病有若干年了。所以,当她看到耶稣过来,就自己心里说:“不管人们怎么说,我都相信那是神的儿子。”于是她就挤进了人群中,因为她身体虚弱又贫血,软弱无力,但最后还是挤到了耶稣所在的地方;她要挤过去,也许不得不要缩着身子穿过人群。
如果你想要到基督那里去,你就得挤出路来去到他那里,因为将会有各种各样的人要把你拉回去。
37

但她下定了决心;于是她挤出了一条路,直到摸到了耶稣的衣裳繸子。那妇人一摸了他,就返回到了人群中,站在那里。耶稣感到了那种触摸之后,就转过身来,说:“谁摸我?”大家都不承认,那妇人也不承认,因为她害怕了。

于是,彼得就想要责备他,说:“你为何还这样说呢?瞧,大家都在摸你,都在拥挤你。”
但主说:“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他的力量离开了他,使他变得虚弱了。然后他朝会众中看去,最后发现了那妇人在那里。主就对她说出了她的状况,说她的信救了她。
38

呐,这是在过去的日子里当那大祭司在地上时所行的方式;如果他今晚还是那同一位大祭司,那么,你所需要做的唯一的一件事就是摸到他,他就会像他过去所行的那样去行,如果你是用那样的一种触摸摸到了他的话。那么你们信吗?他肯定会行的。

呐,使事情成就的就是这个;呐,我们拥有圣灵是有限量的,但基督拥有圣灵是没有限量的。这就像从海里取出一勺海水来,主拥有整个海洋;但在那勺海水里的化学成分与在整个海洋里的是一样的,只是量没有那么多。
基督徒也是这样的,我们无法与主相比;但我们里面拥有他的一部分圣灵,然后那圣灵像他那样行。就是这圣灵使我们爱世人,尽力地去帮助他们,行善事,因为基督的灵在我们里面。
39

呐,当神要使用他的恩赐时,他带耶稣出来了,说:“儿子,”像这样说:“你的朋友拉撒路,他会得病并死去;我要借着你使他复活,但我要你到别处去,在那里呆四天。”

当耶稣回来使拉撒路复活后,他从未说到与之有关的事,他没有说到他变虚弱的事,是吗?他就使一个死了四天的人从死里复活了,为什么?因为是神在使用他自己的恩赐。
但那个患血漏的妇人一摸到了他,他就说:“我变虚弱了。”那是怎么回事?那是一个妇人在使用神的恩赐。瞧,当那妇人摸他的时候,耶稣并没有看到关于她的异象,但那妇人知道发生了某件事,耶稣也知道发生了某件事。瞧,那妇人是从神的儿子身上拉动了神的能力。那就是他因着那个小小的医治而变虚弱了的原因。但在父所显给他的那些大神迹上,他却没有变虚弱,因为那是神在使用他的恩赐。而这里是那妇人在使用神的恩赐,这就是那个差别。
40

现在,你们对神要有信心,一点也不要疑惑,相反,你们各人都要信靠主耶稣基督。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你们往这个方向看,并说:“主啊,今晚我无法进入祷告队列,但只要你让我摸到你的衣裳,让……如果那是你的声音在借着台上的那个人说出来,我知道他不认识我。如果那是你,主啊,那么让他转过身来告诉我说我的毛病是什么。”然后,你们就会看到他还是不是同一位大祭司。

呐,在队列中的,我们不是在玩弄、或鼓吹或谈论异象。你们各人都当记住这点,那位在起先就来见我的主的天使,他……异象不会医治病人;他说,我生来就是要为病人祷告的。“如果你能让人相信你,并且在祷告时真诚,那就没有什么疾病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很多人都读过了这个,听过了这个。这使命就是为病人祷告。
41

我从不喜欢让队列快速通过,你只是按手在他们身上,就像那样一个一个地跳过去,我不愿看到那点;那不是在为病人祷告。要为病人祷告。

42

呐,如果圣灵的恩膏在这里,那我们就祷告祈求神,然后在你们经过时按手在你们身上为你们祷告,你们相信你们会痊愈吗?现在,你们在祷告队列里的人,你们相信这点吗?如果你们现在愿意接受,就请你们举起手。

就像为小里基所成就的,那个小家伙怎么会知道异象的事呢?他父亲甚至也从未求过一个异象,他从未求过这样的事,我也从未告诉过他什么。我只是去按手在里基身上,没错,不是吗,弟兄?没错。里基就好了,因为耶稣基督尊重那父亲的信心,就把我们的祷告送了进去,医治了那个小男孩,活活地把那孩子归还给了他父亲。我们为此将感谢归给神,好的。
43

呐,你们若能上到这里来,比利,帮助他们上来;呐,如果他们瘸得很厉害,走不上来,又有祷告卡,我们就会扶他们上到这里来,这样我就可以走到他们那里。

呐,我要请大家现在不要急,我们正在服侍主。呐,有时候当我在大礼堂等地方为病人祷告时,事情会搞得很难,他们……瞧,他们现在只是叫我到台上去讲道;如果我到了十二点才散会,他们就会以为被骗了。但我在加利福尼亚州这里的时候,我知道你们到了八点半都要回家了;所以,请再忍一会儿。
44

保罗整夜地传讲这同一个福音,有人从顶楼的窗户上掉下去就死了,保罗伏在他身上,那人就又活了。

我们许多人可以坐在那里去看午夜电影,去跳舞和参加派对,整夜呆在那里。“但如果传道人超过了二十分钟,我就决不会再去了。”看到这个了吗?我们的心没有与神和好;喂养我们的魂的是从神以外而来的东西。
45

呐,首先要从这一位女士开始;呐,在我开始祷告队列之前,让我先说一下这点。如果你的生命中有罪的话,来到这个祷告队列中……我之所以总是仔细地查明每个人,是因为任何人都知道,你可以拥有一个恩赐,然而却会因着那恩赐使自己陷入麻烦;我们都知道这点。神告诉摩西不可做的事,摩西刚好就去做了,他最终还是去做了。神告诉他下去那里,对磐石说话,但他却击打了磐石,他就在神面前陷入了麻烦。

我决不相信这是圣灵的本性,就是当那些孩子嬉笑那个年轻、秃头的先知以利沙时,他们说:“秃头的、秃头的,你为何不上去呢?”然后他转过身来,奉主的名咒诅那些小孩子,就有两只母熊出来,咬死了四十二个天真无瑕的孩子,对不对?那听上去不像是圣灵的本性;但那是一个发怒的先知,瞧?你必须小心!
46

因此,要是神容许魔鬼把疾病加在你身上,是为了要管教你,然后某个恩赐就过来,倒油在你身上,要把那疾病从你身上赶走,那会怎么样?他在神面前就会陷入麻烦的,明白吗?

所以要记住,如果你在这队列里,还有未认的罪,那么就走开,因为那样只会使你比你上来的时候更糟糕,明白吗?呐,今晚我要把这事交托给你。瞧?在你身上了。巴不得你能毫无亏欠地来到台上,因为我不想用异象来查罪了;我也想要照着你们都想要我做的方式去做。这是教会本来就想要的,就是祷告并按手在病人身上,那是……那么,这星期的晚些时候,如果你们还要再排另一形式的队列,没问题。一直都是这样。
47

在街上,有多少人知道那点?在街上,在各个地方的公共生活中,在凡事上,都会遇见人;你们所有在会堂里的、看见过异象发生和听我说过这些事的人,请举一下手,他们就会知道是这样了,肯定的,瞧?不只是在教会里,也在家里,在街上,在各个地方。

我走到街上,主就会说:“不要去那里,从另一个街角拐过去。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正站在那里哭,你去到他家中,他妻子快死了。你去按手在她身上。”
我就会对车上的人说:“有个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将会站在这里,他妻子躺在床上。当你走进那房子时,就会看到那里挂着一幅画。”每次都是很完美的,瞧?这些事会发生在任何地方。
48

呐,这样你就会看到圣灵就在这里;这个妇人与我是陌生人,对不对,女士?我们彼此不认识,但神认识我们两个。呐,我只想要你注意一下;如果圣灵向我揭示出了你站在这里的目的,你会相信那是神做的吗?你会。

会众中有多少人也会相信?你们其余的人,你们甚至都不用求一个异象,你只要相信就行了。现在,只要有信心。
49

呐,女士,我和她,我们的出生也许相隔很多年,相隔很远;我以前从未见过她,我猜想这是我们第一次相遇,就是这么多。我们只是让她站在了这里。但主耶稣要对你说一些事;我不知道他会说什么,但这些事你知道,而我却一无所知;这些是你做过的事或你打算要做的事;或疾病或你所得的烦恼。如果主揭示出了这点,你就会知道这一定是从某种能力来的。

你会像耶稣那个时代的摩登教会那样,说这是别西卜,还是会像井边的那个妇人那样说:“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要来,他来了,就必告诉我们这些事”呢?你会因为这是他的应许而相信这必定是从主来的吗?
50

这妇人看起来是个基督徒,因为她的灵看起来很受欢迎。如果会众还能听见我的声音,在这妇人和我中间,那光临到了;将会有一个异象出现。这妇人正等着要做手术,没错。你相信神会告诉我那是哪一种手术吗?那是胆结石的手术,真是这样,没错。你也很高兴,当你走上来时,你就对某件事感到很高兴。你很高兴,是因为你今晚被叫进祷告队列里了,没错。因为你下午过来之前就祷告过了,好让今晚你能被叫到,对不对?

你知道我没有跟你一起在房间里。让我来告诉你原因吧。这是你能到这里来的最后一个晚上;你无法再过来了,没错。如果我告诉会众为什么,这会使你感到尴尬吗?是因为公共汽车票,没错。你不必再过来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现在回家去吧!主神应允了我们姐妹的这个请求。愿神祝福你,姐妹。
51

你相信主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吗?呐,只要存敬畏的心,让我们来祷告。我不是想要知道你的毛病,我只要你来,让我能为你祷告。亲爱的主,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使她从病中得康复,无论是什么病。在圣灵的同在中,我奉耶稣的名按手在她身上,阿们!现在,喜乐地回去吧,只要一直感谢主。

52

我的弟兄,你相信主必会医治你吗?那岂不是很美妙吗?完全没有一丝的异象。瞧,这一切现在都过去了,结束了。多少人知道我以前是无法做到这样的,请举手?你们参加过我的许多聚会,肯定无法做到的。没有一个异象的征兆,瞧?

我祈求神医治我的这位弟兄,我按手在他身上,因为知道他正站在神的面前,不是站在他弟兄的面前,而是在神的面前。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他得医治,阿们!神祝福你,弟兄。
53

亲爱的神,我按手在我的弟兄身上,祈求你医治他的身体,使他康复,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现在,喜乐地离开吧!

每个人,当你离开这里,如果你得医治了,就要表现得像得了医治;如果你信了,就要表现出信的样子。去吧,并说:“谢谢你,主啊,这是一件已完成了的事,已经成了!”瞧,你说:“那只是那个人,只是一个人得医治了,那……”不是那样的。好的。
54

这里,是这位女士吗?好的,女士。你和我是陌生人,不是吗?好的,你以前见过我,但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是谁,你是什么人,或你来这里要做什么,没错。对不对?你相信耶稣基督会把你的毛病告诉我吗?首先我想说的是,你以前曾经被医治过,没错。你是一位女传道人,你现在患有虚弱、神经性毛病,妇科病和并发症。如果说得对,请举手。你上次怎样得了医治,这次也必会照样得医治。从台上走过去吧,奉主耶稣的名得痊愈吧!

55

过来吧,姐妹。主神啊,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祝福这个可爱的灵魂,医治她,此时我用不配的手按手在她身上,奉你的圣子耶稣的名,阿们!相信地去吧,就像那个爸爸对小里基所做的那样,你就必痊愈。

你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相信神会向我揭示出你的毛病吗?那是神经过敏。你全心地相信他必医治你吗?好的,先生,那么你可以回到俄勒冈州你的家去了,并得痊愈了,没错。喜乐地上路吧!神祝福你。
56

天父,我祈求你祝福这个可爱的妇人并使她康复,奉耶稣的名,阿们!

亲爱的神,我为这个年轻女子而祈求,求你医治她,奉耶稣的名,阿们!
神祝福我们的弟兄,我按手在他身上,奉主耶稣的名祈求他得医治,阿们!
你们底下的人相信吗?现在,每个蒙神恩惠的人,要感恩,要信!不要疑惑,只要全心地相信。只要坐在位子上,要存敬畏的心。你们底下的现在有多少人是没有祷告卡,却想要神医治你的,请举手?好的,只要一直祷告。
57

你信吗,女士?你相信神会告诉我说你的毛病是什么吗?如果我能说出你的毛病,那会使你觉得更好吗?我跟这位女士稍微谈一下,这样,你们会众就会得到满足,因为是神的灵正在这里做这些事。

58

这妇人的结肠有毛病,没错。你做过了一次手术,不是吗?如果神会告诉我说你是谁,你会相信我吗?好的,斯奈德小姐,你回家去得康复吧,奉主耶稣的名,阿们!你若能信的话。

呐,现在对神要有信心。不要光为这个而兴奋,瞧?只要相信神就在这里。
主啊,我祈求你医治这位妇人,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求你应允,主啊。
过来吧,弟兄。哦,主啊,我祈求你医治他,使他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59

你好吗?我按手在我的这位姐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她,阿们!

[原注:一位弟兄给伯兰罕弟兄拿了一杯水来。]没问题,弟兄。
亲爱的神,我为我们的弟兄祈求,愿你赐给他心里所愿的事,使他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请你过来吧,姐妹。主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使她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
往前走过来,姐妹。现在要有信心!每个人都祷告。主啊,我为我们的姐妹祈求,愿你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60

过来吧,要信。主啊,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使她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你们相信神必医治她吗?主啊,我按手在她身上,祈求她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求神祝福我们的弟兄,使他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你们信吗?瞧,你们得到了,朋友们。呐,你看到了我的事工的果效,大卫弟兄……你们得到了。瞧,如果这些人得到了,那么,当手按在他们身上时,他们也会像得到异象时一样欢喜。异象跟这毫无关系,其他的人,瞧,如果我想他们将不会得到了,我就会停住他们,看到吗?要你做出改变实在是很难,瞧?我相信,若我看见了主,而我又生病了,我就会从台上走过去,而且我也像那样看见了主的同在,又有人照着圣经为我祷告了,我就会说:“谢谢你,主啊,阿们!这事成了。”那就是了。我会从这里走出去,尽可能地欢喜快乐。哦,何等的荣耀啊!
61

你说英语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如果神向我揭示出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

那位黑人女士,坐在那后面正看着我的,她患有高血压;姐妹,你相信主耶稣必会使你痊愈吗?你没有祷告卡,是吗?你有祷告卡吗?没有,你不需要了。你的信使你痊愈了,瞧?
62

看到这是什么了吗?瞧,这位女士;我看见了另一位女士站在这里,而这位妇人也许是西班牙人。那里有位黑人女士一直出现在这里,很大,很高大的妇人。我一直在看着,那东西在她的肩上。我到处在看,是要看到那光在那里;我想:“它在哪里呢?”然后,我就看见那位光的天使站在那个妇人的上面,我就把它叫了出来;这就是刚才那个。她摸到了什么?她摸到了什么?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个妇人;她坐在那里,没有祷告卡,无法被叫到队列里来。但她一直在祷告。如果说得对,女士,请你挥挥手;这妇人刚刚得了医治。如果说得对,坐在那里祷告、在后面的你,请你挥挥手,没错,看到吗?你相信了,要有信心。

63

这里,链条启动了;这里有另一位黑人妇女就坐在我前面,就在那一排的最后,就在这里,她也在祷告。是的,女士。你相信那胃病没了吗?那个心脏病也没了吗?你曾得了心脏病和胃病;如果说得对,请挥挥手。你也一直在祷告,你得医治了。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祷告卡,是的,你不需要了。你的信使你痊愈了。

呐,问问这位女士,就是这位刚刚得了医治的女士。你没有祷告卡,是吗,女士?你没有祷告卡,是的。你只是坐在那里祷告,说:“主啊,愿那就是我。”
这就是了,她就在那里得医治了。她摸到了什么?大祭司。对愿意信的人来说,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64

现在,我们以这位女士为例,然后让其余的人继续走过来,因为你们能感到这效果现在正变得很大。你瞧,它开始运行了。

那位女士正坐在那里看着我,她的手放在脸上,就在那前面,她患了支气管炎;她若能信的话。你有祷告卡吗,女士?你不在祷告队列里;如果你不在祷告队列里,请你站起来。请站起来。你曾得了支气管炎,不是吗?好的,回家去吧,现在要信。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没错。
65

她摸到了主的衣裳繸子;这妇人从未摸到我。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摸到了我的;他们摸到了什么?他们摸到了那位大祭司——耶稣基督。他就行出了像他过去所行的事,就借着他教会的管道运行。他的信心进到了人们心里,他们就朝这方向看,然后主就用我的声音说话。我对这些人所说的话,我无法告诉你们。我不知道;我不可能知道,只有借着磁带等才能知道。但这是耶稣,神的儿子,在证明他的再来近了,现在已经近了。人们必须与神和好,打破所有的隔墙。要和好,并相信神。我们的时间正在快速飞逝。

66

呐,如果是这里的这位女士,曾经在这里的;她一直站在这里,因为是我刚才拿她来做示范。我刚才就想对她说话了。如果我不再对你说话,你无论如何都会相信,是吗?好的。但因为是另一位女士,是个黑人,埃塞俄比亚人,她在你——一个西班牙妇人之前出现了;她的信心从那个方向拉过去了;我要跟你讲一会儿,这样就必能帮助西班牙的会众。有盎格鲁撒克逊人,呐,你是西班牙人。这可能会使今晚整个教会的人都相信。

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从未见过你;我们是陌生人,对不对?如果是,请举手。呐,这是要给你们西班牙会众的;这是要给你们埃塞俄比亚会众的;其它的是给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在这里的,是白人。神不偏待任何种族和人民,是的,先生。我们都是从一个血脉生的;如果我们是白人、黑人、黄种人、棕色人,我们可以彼此输血,因为我们是从一个血脉来的,没错。是我们所生活的国家改变了我们的肤色,但与我们的血液、生命、和我们的创造主无关。但从这点你可以看到,神不偏待任何民族、国家、国籍或肤色。
67

你正等着要做手术,而且还不止是一次手术;你怀了孩子。呐,我这样说的原因,是因为有人可能以为那是个肿瘤,不是的。但你也必须做另一次手术,那是因为有破裂症,没错,不是吗?你有一个将要出生的孩子,你必须要做剖腹产,这是真的吗?请你举手。去吧,神必祝福你,一切都会没事的。愿神祝福我们的姐妹。

你们现在全心相信吗?呐,你们只要祷告,现在我们要为其余的这些人祷告。
68

亲爱的父啊,我祈求你医治这个妇人;让她能欢喜地再回到这个教堂来。[原注:磁带空白.]奉耶稣的名,阿们!

神啊,我为这个妇人和这个小男孩祈求,我按手在他们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医治他们,阿们!神祝福你们俩。
神啊,我为这个小女士祈求,求你医治她,从她身上除掉这些正在发作的病,愿她永远不再发作了,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啊,祝福我们的弟兄,我祈求你医治他,使他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就是要这样,弟兄。
69

我为我们的弟兄祈求,求你使他痊愈,主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过来吧,先生。我为你祈求,我亲爱的弟兄,照着神的道我按手在你身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得医治,阿们!
我为你祈求,我的弟兄,借着靠得如此近的圣灵的恩膏,我按手在你身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得医治。
我按手在我的这位弟兄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他得痊愈,阿们!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我按手在你身上,奉耶稣的名求,愿你得痊愈,阿们!
70

我为你祈求,我亲爱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愿你得痊愈,阿们!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痊愈,阿们!
我为你祈求,我的弟兄,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康复。
我为你祈求,我的弟兄,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神使你痊愈。
我为你祈求,我的弟兄,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痊愈。
71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我祈求耶稣使你得痊愈,阿们!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他使你得痊愈,阿们!就是这样。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痊愈,阿们!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痊愈,主啊。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痊愈。呐,现在要信。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我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康复。
72

你们信吗?借着神圣经的权柄,圣灵所做的见证,他现在就在这里,就在永生神的教会里,他们现在正与我一齐为这些病人祷告;作为永生神的教会,我们向每一个不信的邪灵挑战,让它离开每一个人;愿他们都得痊愈,愿这个妇人现在就得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

我为你祈求,姐妹,我奉主耶稣的名求,愿你得康复。
我为你祈求,姐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痊愈;神祝福你,姐妹。
我祈求,全能的神啊,借着他儿子耶稣基督,愿他使你得痊愈,阿们!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痊愈。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求,愿你得痊愈。
73

我可以停一下,对在底下的里基的父亲说说话;几乎都不再需要祷告了,对不对,弟兄?只是一个小小的祷告;这是因为那个父亲相信了。神在这件事上是这样做工的,即,我本该就是那个为里基祷告的人。瞧,你们今晚也该这样相信;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给人看,你们有些人快死了;你必须相信神必会行这事,行这事的是神。

74

姐妹,我为你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得痊愈。

我为你祈求,我的姐妹,我按手在你身上,为了你得医治,奉耶稣的名求。
我的弟兄,我为你祈求,愿耶稣基督使你得痊愈。
我的姐妹,我为你祈求,愿耶稣基督使你得痊愈,阿们!
75

现在,在神的同在中,在这群人面前,在这群会众的面前,对所有还没有接受祷告的人,你可能不能再回来了,但你在这里,你正被疾病所困;我祈求,愿天上的神使你们得痊愈。只要你们相信所看见的这一切事,相信那是……

这位躺在担架上的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