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405A 起初并不是这样

1

让我们站立一会儿来祷告。我们来低头。主啊,我们感谢你给了我们这个最非同一般的机会来对你的子民说话。圣经中写道,“如果称为你名下的子民们聚集在一起祷告,你就从天上垂听。” 这就是我们来到这里的态度,主啊,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聚集在一起,你愿意接受我们,赦免我们的罪和我们的过犯,并规范我们的生活,使得你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我们,你的灵使我们自由,因为我们知道你准备好了要把它们赐给我们。

2

祝福所传讲的道,赞美诗的歌唱,还有我们忠诚的弟兄刚才的信息。我们也祈求你继续与我们同在,帮助我们今晚的医治聚会。我们祷告的时候,愿你在这里回应祷告,医治生病的和受苦的人。最重要的是,天父,拯救失丧的人,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门。你们请坐。

3

就在帷幕后面,我一直在享受来自南非的杜波莱西弟兄刚刚给我们的这个宏伟的信息。而这些信息,他每天早上都会给大家讲,给出方法教我们如何接受神的医治。

今天下午,为了让我们不会停留太久,因为孩子们希望在这个聚会结束后,立即分发祷告卡。明天,祷告卡将在晚上六点到七点发放。
但我相信他们今晚在教堂里有一场音乐会,占用到那个时间。所以祷告卡会在聚会结束后立即发放。
4

我希望将你们的注意力召唤到一些神的道上。而我要读的这部分内容,是在马太福音第十九章,第八节的最后七个字,耶稣说:

… 起初并不是这样。
这是相当不寻常的一段经文。而且是为福音聚会讲的,就像我们现在一样。但正如我以前说过的,神是不寻常的。他用不寻常的方式做事。但因为它来自于神所以一切都是好的。他所有的道都是永恒的。
5

而也许拿出这样的题目,它可能会被认为我们是想说,别人是错的,我们是对的什么的。呐,我们会祈求神,不让任何人有这种态度。

就在今天,在来这里之前,我和我的一个好朋友见面打招呼,他属于天主教的教派。而他爱我,我也爱他。因着神的恩典,我在全国或全世界有成千上万的朋友,他们在圣经教义上坚决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是在团契里……。
6

一个月前,一位传道人打电话给我妻子,他和我一直在谈论一些经文。他坚定地站在他的立场上,说我相信神医治是错误的,圣经不支持我教导中所说的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嗯,他是美国人,有权利拥有自己的信仰。但我试着和他好好说话。不管他如何争辩,我只是像一个基督徒应该的那样和他说话,坚持我所相信的,但给他信仰的空间。他打电话给我妻子,他说:“伯兰罕弟兄今天下午在家吗?”
我妻子说,“不,他在医院看病。”
他说:“伯兰罕姊妹,我想说一件事。我与伯兰罕弟兄在圣经的教义上有分歧。但有一件事我知道,他是个基督徒.” 我喜欢那个。我们都是基督徒。
7

我的这位天主教朋友说:“比利,我觉得奇怪的是,你没有回到母亲教会,天主教会。”

“哦,”我说,“我从未离开过它。”
当然,这说法对这个伙计来说是最不可思议的。当他奇怪地看着我时,我说:“你知道,根据教会的教导,基督建立了天主教会,并把十二个使徒放在上面,彼得是第一个教皇。而他们凭着圣灵的感动,写出了圣经。而圣经就是早期天主教会的历史。在那之后教会的主张是,它有权力随时改变这些圣经原则,或者它认为合适的时候,就可以这样做。” 我说:“因此,我只相信圣经,只相信它所写的方式。而这是第一个天主教会的教义。所以,我是一个老式的天主教徒,相信它的第一个教义;因为我读到始创的那位在他的书的最后一部分(那是耶稣基督。)说:’若有人删去一个字或加添一个字,必从生命册上删除他的份。’ 因此,如果圣经是第一个天主教会写的,我就是一个老式的天主教徒,就像第一个天主教会一样。”
8

耶稣,当他来到地上的时候,他发现,就像他今天会发现的一样,圣经的老师们教导的东西,并不是被启示的道。

他们那时在说的是离婚的主题,就像你看到的前面的部分经文教导的一样。他们曾说过,他们有一条诫命,人无论因着什么缘故都可以休妻。耶稣说:“摩西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你们的心硬,但起初并不是这样。”
我们必须回去找出根基是什么。然后,如果我们能找到根基,那么我们就可以建立在坚固的根基上。而任何建筑都不会比它的根基更牢固,因为完整的建筑是建基在这个根基上的。每一根柱子,每一扇窗户,以及建筑所有的部分都建立在这个根基上。
9

如果神说过什么,那就是我们可以依靠的最坚固的根基。信心不能依靠在其他根基上。信心不能在人的想法的流沙上找到它的安息之地。但它却永远建立在神永恒的道这块不可动摇的磐石上。如果神这样说,我们就可以安息在它上面。那就解决了。

但我们发现,人的内心总是要歪曲一些东西,或者让它看起来更与时俱进。但没有什么比主如此说更新的了。
我觉得就像南方的那个老黑人一样。他总抱着本圣经,他们对他说:“摩斯,你为什么总抱着那本圣经?” 说:“你甚至不会读里面的一个字。你为什么把那本圣经夹在胳膊下面?”
10

而老人是这样表达的。“老板,我带着它,因为我相信它。而且我如此地相信它,我从封面到封底都相信它,我甚至连书皮都信;因为书皮上写着:”圣经“。” 说:“我宁可在死的时候站在这本圣经上,也强过没有它而站在天堂里。”

这人对老绅士说:“摩斯,你这说法是很不寻常的。”
他说:“老板,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站在那上面比站在天堂里更有确据。因为这本圣经是被耶稣基督写的,它是启示的作者,那是:”天地都会废去,但我的话永远不会废去。“
我想我们都是同样的感觉。让神的道,只依从他写的方式,而没有私意解释,没有人污染它,道是它的解释者。读它;相信它。它的一些说法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但神有时会以奥秘的方式来运行,奇事会显明。我们必须相信它。
11

我们发现,在我们的主的日子里,当他以肉身的形式访问我们时,他发现礼拜的人在教会寻找救恩。我不相信在这一点上有很大的改变。人们仍然从教会寻求救恩。而他们有时得到的东西和当年的一样:某种人为的事情,某种信条代替了基督。

信条是好的。教会是好的。它们是神的体系。我对任何一个教会,都怀有最高的尊重,不管它的教派如何,只要是以主耶稣的名义建立的,使人从罪成为义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开始发现,我们有了这个小小的让步,那个小小的让步,我们就引入了一些东西来代替另一些的事情。于是就这样了。
12

耶稣发现这些人,即犹太人,歪曲了神的道,使神的诫命失去了效用。他说:“你们因着你们的遗传,把神的道扭曲了,说一些它没有说过的东西。”

当有人说神的道没有教导神的医治,他们就是在说神的道没有说的话。当他们说神的道没有教导圣灵的洗是给历代所有的信徒的时,他们是在说神的道没有说的话。他们是在用一些东西来代替它。
当我们试图说握手,或会员资格,或一些这类的东西—这些都是对的—但它永远不能取代圣灵在教会中的地位。那是神的根基,不可能有其他的根基设定了。我们可以听到圣经作者如此庄严地警告:“人若不是从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
13

因此我们发现,今天人们仍然会说:“它不能只是按它说出来的意思,它还有别的意思。哦,我们知道他们仍然会说,经文说耶稣昨日、今日、一直永远都是一样的。经文确实说到了医治;但那只是给使徒的,是给那时候的人的,为了在异教徒的时代,证明他是神。”

我不想批评。我不愿意让你们认为我是这样进入的。但我说,它今天需要的证明比当时所需要的更多,因为今天,相比当时,他们完全是站在另外的一边,对神一无所知,对神漠不关心。但是今天,经过两千年的福音教导,还有教会等等,他们明白更多,或者他们应该知道的更多。
而依然,他们试图扭曲它,使它符合某种信条。但是神的道仍然是锚定的,总是保持一致的。那么在这样的日子里,来到基督面前的男人和女人就会向牧师呼喊说:“曾经做某些事情的神在哪里?”
14

我可以这么说,一个历史的神没有任何益处,除非他现在和那时是一样的神。如果摩西的神不是今天下午的神,他有什么益处呢?如果去告诉一个快要冻死的人说:“我有一副火苗的画,是多年以前一个人照着取暖的火画的。”那有何用呢?一个快冻死的人不能从一副画好的火中取暖,同样的,一群会众也不能由一位完全不同于历史的神那里得到任何东西。

他是同一个神。当我们试图把他当过去的神却非今天的神而丢弃时,真是匪夷所思。如果他今天不是同样的神,他就不是无限的神。
15

如果他给某一代人一顿美妙的、伟大的属灵圣餐,而让我们吃玉米面包和高粱糖浆,那就不公平了;那就不像一个父亲。这就不是自然的了,做这样事的不会成为全天下的审判和公义。

肉身的父亲可能会这样做。他们可能会轻视他们的孩子,以至于他们会……而且吝啬到不给他们的孩子吃东西,他们会因……过敏症等而死。但我们的天父决不会让他的儿女因缺乏属灵的维他命而死,因为他丰盛的祝福是满满的,极愿意赐给那些渴望他的人。我们为什么要哭喊说, “神在哪里 ”呢?
正如我的城市曾有小伙伴问道:“神既然如此伟大,为什么有人看不到他?为什么我们不能像过去那样,像圣经上说的那样,去看见他呢?” 人们能产生出多少想法来。但还是想绕过事实。而事实依然存在。
16

这使我想起路加福音第一章,耶稣和他的父母上去过五旬节。当时耶稣才十二岁。那时候的习俗是,人们会去参加五旬节这个全国性的大节日。那是收获第一批果实的时候。马利亚和约瑟,她的丈夫,还有小男孩耶稣… …踏上了前往耶路撒冷的旅程。在耶路撒冷过了几天的节日后,他们离开了这座城市,对与他们在一起的人非常感兴趣,直到他们忘记了去看看耶稣是否与他们在一起。哦,这与今天的情况多么相似。他们走了一段路,到了沙漠里,才去查看,因为他们认为,耶稣肯定在那里。

17

请允许我这样说,不是在批评,而是因为提出这个观点。我相信教会也是这么做了,只是在思想上说, “哦,他和我们同在, 我们不需要有神迹、奇事等等,我们今天不是非要有神的医治。我们不是非要有圣灵的恩赐,它们不是给今天的。哦,无论如何,他都与我们同在。” 但是,我最宝贵的弟兄们,你们有没有意识到,在我们找出的所有的信条和教会中,我们发现不一致的和令人困惑的。有些事情是错误的。

我们有时会认为他可能在我们的亲属中。我听过很多次这种说法 “我母亲是卫理公会的,或者浸礼会的,或者长老会的,等等。” 你永远不会像这样找到他。有时候你想靠母亲与神的经历,来作为弥补。而这必须是你自己对神的信心。你在那里是找不到他的。
所以他们从一个牧师找到另一个牧师,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我们会说,使它更摩登一些。但他们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他。
18

我为今天的人们感到难过。成千上万的人在这个国家属于几十个不同的教会, 试图找到耶稣在哪里。他们去某一个教会,在那儿查看一下。他们去另一个教会;在那里查找一下。他们发现有些事情是错的。他们的行为不像,信心不像,敬拜不像…..营地里也没有王的声音。没有喜乐。

19

我可以这样说。如果说我在五旬节教派的人身上发现了一件事,让我相信他们肯定是杰出的基督徒,那不是因为他们说方言,也不是因为神的医治的迹象;而是他们的喜乐。他们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只是放下他们的头发,开始欢喜快乐,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他们不以为耻的东西。这使我相信,他们有一些特别的地方。他们不觉得难为情。他们很快就能在街上喊叫起来就像在教会里一样。如果有一百个人在嘲笑他们,那也不会阻止他们一点点。他们会继续叫喊。欢喜快乐!

在传福音的事工场上发现他们几乎饿死了。我看到他们脚上没有鞋,每周靠三毛钱生活,依然传福音,弟兄们,就像你们坐着豪华轿车来教会一样快乐。他们很快乐,因为他们找到了比信条、教派、教会联盟更有意义的东西。他们找到了能带来喜乐的东西。而一个基督徒应该是快乐的。我们祷告,使我们的喜乐满溢。它的东西是真实的。
20

呐,如果我们失去了那种喜乐,如果我们失去了那些东西,我们在我们的亲人当中不能找到他们,我们不能找到他们,那么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回到我们离开他的地方。教会应该回到一开始离开他的地方。而这正是马利亚和约瑟所做的。他们在五旬节的时候离开了耶稣。这就是马利亚和约瑟离开耶稣的地方。

我这样说都是出于适当的考虑和尊重,天主教和新教都是在五旬节离开耶稣的。你不能在这里通过信条和教派来找到他。教派和信条和所有的都应该回到起点。
21

当耶稣在地上的时候,他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当葡萄树生出来的时候,枝子就从葡萄树上长出来。第一个枝子出来了。第二根枝子看起来和第一根枝子很像。第三个枝子看起来像第一个枝子。到了葡萄树的尽头,每一个枝条看起来都是一样的。不会一根上来的是葡萄叶,另一根是爪爪叶,另一根是橡树叶,还有一根是棕榈叶。如果以葡萄叶开始,就以葡萄叶结束。

如果第一个教会是那棵葡萄树的产物,耶稣基督,用它写了一本使徒行传,那么第二个枝子也得是同样的东西,否则它就是被嫁接成了有不同生命的东西。
22

“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 如果第一个枝子带来了喜乐、爱、忠诚、圣灵的恩赐、赶走邪灵、浸水礼….如果我们今天发现,不是所有的这些都进入了教会,教会就没有从那棵葡萄树上得到生命。对今天的教会来说,我们浸信会、循道会、五旬节派,还有什么更多的,如果我们的教会……他们不能在这个教会后面写一本使徒行传,那么它就在错误的葡萄树里。它就有什么地方是出错了。

如果今天耶稣在地上,我走到他面前说:“主耶稣,我去的教会不相信神的医治。”他一定会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如果我走到耶稣面前说,“主啊,我的教会不相信说其他方言”,他就会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如果我走到主耶稣面前说:“我被点水礼了,我的教会说可以,我的牧师说:’如果我给你点水,就跟浸在水里一样’。”耶稣会回答:“起初并不是这样。”
如果我走到耶稣面前,说:“我握了手,在教会行右手相交之礼了,我相信我已经重生了。”耶稣会说:“起初并不是这样。” 这是真实的。
我们要回到起初。教会在哪里离开了耶稣?在五旬节。教会要回到那里去找他,回到五旬节。
23

今天的安吉鲁斯堂需要的就是这个。我不认识麦克弗森夫人,那时候我还是个小男孩。但我听说过你们的聚会,他们如何在公园里露营,过道上挤满了人,发生了伟大的神迹奇事。回到起初,安吉鲁斯堂。回到你最初的地方和你最初的爱。回到一个圣灵的能力可以接管这个聚会的地方,神迹奇事可以完成,伟大的神迹,成千上万的魂被圣灵充满。回到起初。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这是洛杉矶所需要的。这就是它所需要的:回到阿苏萨街,回到圣灵掌权的地方。

24

不再是花哨的西班牙舞,好莱坞式的布道会,人们僵硬刻板地坐在那里,在他们中间几乎听不见一个 “阿门”。我反对这种东西。我是一个老式的天主教徒,我相信:回到起初,神最开始宣讲它的方式。是从天上传来了一个声音,不是传道人下来给一个右手相交之礼,也不是神父带你领圣餐,圣餐,就是圣灵的意思。

它不是这样来的。它来的时候,就像从天上吹来的疾风,把他们所坐的房子都充满了。回到起初,心里饥渴的洛杉矶。也许你在电台里收听,无论你身在何处,都要回到起初。
25

我们今天所遵循的这种形式化的信条,是人为的教义。回到起初,回到真正的五旬节,直到圣灵浇灌下来,男人女人们迷失在神的灵里,他们在灵里敬拜,即使在病床上,喜乐的钟声也在响起。即使在死亡的时候,喜乐的钟声仍然在响。

你说:“但我的教会不教导这个。” 但起初并不是这样。起初是在五旬节。起初,第一个枝子组成了一个教会,神迹奇事跟着到来,是一个有传道思想的教会,是为这个事工舍命的人。而现在,我们为了这件事,经不起一点批评。回到最初;那时这些事情不是这样的。
呐,教派是好的。信条也是好的。但当你破坏了弟兄之爱…. 如果卫理公会和浸信会不能在同样的基础上喊叫出神的荣耀,那就有问题了。
26

我以前是放牛的。我们带着它们通过阿拉帕霍森林的大门。有些牛被贴上了 “火鸡爪”“钻石T ”的标签,但每头牛经过那里时,都有一个真正的血统登记标签,证明它们是赫福德牛。

我相信在主耶稣降临的时候,也会是这样的。神不会问你是否是五旬节派,是否是浸信会或长老会的;而是凭着血的标签带你过去。而耶稣基督的血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它用耶稣基督的复活给教会带来力量,并把他的伟大的祝福送给所有人。
27

作为结束,我想讲这样一件事。不久前,有一个伟大的美国音乐家,他是一个年轻人,有着卓越的品质。而且,哦,他能弹出那样的音乐。于是他的…. 这个人在哪方面都很棒,最后他去了欧洲,在那些非常喜爱他那种音乐的爱好者们面前演奏。有一天晚上,在他演奏了他的音乐之后,观众们非常兴奋,他们都站起来,尖叫着,并一起拍手。他们期待这个年轻人能走出来,鞠躬感谢他们的掌声。但他们注意到他一句话也没说。他们停下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注意到这个年轻人甚至没有注意到他的听众;他在往看台上看,很高的地方。他们都转身去看那个年轻人脸朝向的是什么。而在看台上坐着的是老师父。他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听众在说什么,他想从老师父那里得到一个点头认可。

28

我想今天就是这样。这种老式的十字架讲道,圣灵的洗礼,真正的神迹奇事,在今天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人们称你为 “疯子”。而且很多时候,如果你能把它打磨好,在这里给出一点秩序,在那里给出一点东西,成千上万的人就会来听一些演说家,一个在语法上打磨好的人。他们就会为之鼓掌。

但是,今天的教会,让我们不要听世界的掌声,我们要把心思放在老师父、圣灵上,看看他在向谁点头?他会支持这个吗?他是否对我们的讲道给予他的认可?他说的这些迹象,是不是跟着我们的事工走?
这里他是这样说的 “这些迹象将跟随那些相信的人。” 马可福音第十六章,他最后的使命,给教会的大使命,“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而受洗的人必然得救。不信的人必被定罪。这些迹象将随着信的人。”
29

不要只停留在第一句话上,因为你加上了:“这就是全部了。” 但起初并不是这样。耶稣说:“而且(”而且 “是个连词)这些迹象将随着信的人。他们要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这就是起初的方式。愿我们对这大使命保持真实。让我们祷告。

起初不是这样的:人与人握手,并在他们的根基上称自己为基督徒。但起初并不是这样:加入一个教会,或者说某种信条,然后称自己为基督徒。起初并不是这样。如果这就是你所做过的一切,我亲爱的朋友,而你今天站在这里,也许甚至连这些都没有做过,也是对你们在收听无线电台的说的,神必须说话的时候到了。
敌人像洪水一样冲来。圣经教导说,神的灵要兴起一个标准来抵挡它。如果你愿意被包括在这个祷告中,说:“神啊,带我回到那种的经历像他们在五旬节那天经历的。”你愿意举手吗,在这些现场的会众中的?主祝福你们。看上去,数以百计的手都举起来了。还有从收音机里听的你,如果你愿意加入这个祷告,你若愿意就在收音机边举起你的手,让神给你一个像五旬节那样的经历吧。
让我们在这些现场的会众们站起来,举起手向神说:“神啊,带我回到起初。带我回到像他们在五旬节那天那样的经历,神的圣火谴责了罪,烧掉了所有的渣滓,男人和女人都成为了新造的人,他们的心被燃烧了。” 愿神在我们祷告的时候,回应我们。
30

主啊,我将这这几句破碎的话语交在你的手中。当你在世上的时候,你发现事情的发展不符合圣经。你严厉地告诉他们起初并不是这样。主神啊,求你应允今天每一个站着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他们站着向你举起手来,心里渴望有一个像起初那样的经历…..愿圣灵像一股疾劲的大风,充满他们心中的每一个缝隙,给他们极大的渴望。我们奉耶稣的名请求。

31

当你们依然站立向神举起手,相信那个…..只是不要让这个告诉你需要这种经验的灵……不要让敌人使你的旗帜掉下来—你被打败了。在那里持守住,直到神来。他应许过,他是来应验它的。

“他们都同心合意聚集在一处。忽然有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 哦,神啊,让它再一次出现在今天下午的安吉拉斯堂这里,以及通过无线电台收听的人。当他们举手等待,在这个伟大的地方赞美你的时候,愿在他们的心里有一个经历,有一点的温暖回到五旬节那天的经历,让它对他们来说就像起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