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404 什么是神的工作?

1

主祝福你。我刚才坐在后面,可能像你们坐在这里的人一样,享受这信息,聆听我们的弟兄讲说圣灵的工作。我喜欢听这些。那正是我所相信的。

2

我听到他宣布他们明天要分发祷告卡。大概是在明晚六、七点之间,那些想要接受祷告的人,可以来拿一张祷告卡,这样我们就能让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排好队。

当一个人拿到祷告卡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起作用了,我猜他们在那个时候就得了大约百分之八十的医治,他们手里一握着那张卡,就触摸到了一样东西。
博斯沃思弟兄有一次曾告诉过我。他说……他正为我分发卡片。你知道,让一个传道人去那样做真是有点难,因为他有很多朋友。他说:“当你发给他们一张祷告卡的时候,那时,他就已经好了百分之八十了。他一抓住那张卡,就快完全好了。”
3

这让我想起有一次,我相信是在乔治亚州。有一个小女士。礼堂里非常拥挤。有一个女士坐在前面的位子上,是个典型的南方大妈。她很同情一个怀里抱着小婴孩、正经过她身边的妇人。那里几乎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所以她认为那就是她对那个小妇人感到难过的原因。她说……圣灵对她说:“去为那个婴孩祷告。”

“哦,”她回答说,(就是一直跟我说话的那个声音)“我不会为那个婴孩祷告的。那个母亲拿着一张祷告卡,是她刚领到的。如果她被叫到祷告队列里的话,今晚伯兰罕弟兄就会为那个婴孩祷告的。我决不会去为那个婴孩祷告的。”圣灵又说:“去为那个婴孩祷告。”
4

那感动在她心中是如此强烈,让她不能摆脱那个信念。所以,过了一会,她想:“好,我把我的位子让给她,这样她就能和孩子坐下,这会给我一个机会,或许能将这负担从我心里卸掉。”你知道,顺从圣灵说要做的事总是最好的。不要顶嘴,只要顺从。你可能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要去做。只要那是圣灵,神永远是对的。

所以,当那个小妇人再次经过时,她就站了起来,说:“姐妹,对不起。我看到你抱着一个生病的婴孩。”
那妇人说:“是的,他病得很厉害。”现在我忘了那孩子得的是什么病。她说:“是很严重的病。我们把他带来,或许伯兰罕弟兄会为他祷告的。”
她说:“我看到你正握着一张祷告卡。”
妇人说:“是的,我……我希望今晚能在祷告队列中叫到我的卡。”
她说:“亲爱的,你可不可以……既然你是个基督徒,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来释放圣灵放在我魂里的负担呢?”
妇人说:“当然可以。是什么事?”
她说:“圣灵要我为这个婴孩祷告。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能为这孩子祷告一下,将这负担从我心里卸掉吗?我观察你们大概有半个小时了。如果你让我这么做,我就会把我在这里的位子让给你。”
妇人说:“哦,你用不着把位子让给我,亲爱的。当然你可以为孩子祷告。”
这位母亲就按手在那个小婴孩身上,并简单地祷告了几句。她就把位子让给了那妇人,就走到楼上去了,哦,有点像这里,大概有两、三层阳台那么高。那里有一位绅士看见了这女士,就说:“坐这个位子吧。”
5

呐,大约五到十分钟之后,我进来讲了一会儿道。然后我说:“现在我们要叫祷告卡了。”我说:“呐,昨晚我们是从某个号码开始的。今晚我们要从另一个号码开始。”所以,你们大多数熟悉这种聚会的都知道,主把某个号码放在我的头脑里,我就从那个地方开始。我就是从那个地方叫的。

这让那位母亲太高兴了,因为刚好她的孩子是在那些号码中的第二或第三个。当她走到讲台前接受祷告时,我知道这事的唯一途径就是听录音带(你明白吗?),因为那是一个异象。我是指聚会结束后,我就是这样知道的。那时,圣灵就对这位妇人说话,说出了她是谁,说:“你带孩子来是为了某个原因。”她承认那都是对的。但我说:“孩子已经得医治了。祝福已经临到了这孩子。有一个妇人,她头发是某种颜色的,穿着一件格子裙。现在她就坐在楼上,就在那上面。主刚才就医治了这孩子。”
6

你看到圣灵是怎么做工的吗?那个妇人认为我是传福音的,哦,认为我有能力行医治,应该是由我来做。但是,瞧,我不可能像那位母亲那样去同情那个孩子。圣灵没有挑选我去为那孩子祷告,他挑选了这位母亲去为那孩子祷告。神尊重并医治了那孩子,病就完全好了。我们收到了孩子的见证。瞧,迅速顺服圣灵所说的,会带给你好的结果的。

呐,今晚,我听到了杜波莱西弟兄说他们还没有发祷告卡。但他们……我也许该解释一下那方面的事,这样当我们开始事奉时,你就知道要做什么,并且是怎么回事了。在这之前,是我讲道的部分,我要注意时钟,我不想留你们太久。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下。
7

主啊,我们为有幸能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上来而感谢你。我们确信你必垂听我们的祷告,因为他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约14:13]主啊,我们相信这个,它是真理。

我们祈求你今晚为即将到来的医治大聚会设立一个讲台来传讲,让你许多生病的儿女,他们得了心脏病、癌症、肺结核,快要死了,医生已经放弃了,无药可救了。他们能活下去的唯一途径只能是藉着你的怜悯了。主啊,愿你把这个应允给他们。
当我们读你的道时,请帮助我们。愿圣灵将它深深地栽种在我们的心里,因我们是奉耶稣的名求的。阿们!
8

我想从圣经中读两处的经文。其中一处是在《约翰福音》,我相信是在10章14节。对不起,是37节。耶稣说:

37我若不行我父的事,你们就不必信我。
在《约翰福音》14章12节,耶稣说:
12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
我想要问这样一个问题,来为我要讲一下的东西打个基础。“什么是神的工作?”那是……这个问题被答过……哦,是被问过许多次了。什么是神的工作?我相信曾有人问过耶稣,什么是神的工作,这样他们才知道该去怎么做。
9

今晚我发现,在这个世界历史就要结束的时刻,世界正处在它所处的混乱中,从宗教上说也是,藉着圣经来知道什么是神的工作,对我们来说是有益的。在这现场的听众中,有多少人想知道神的工作是什么?我们知道了,才能做神的工作。

我真的相信神的工作是有很多方面的。我相信教会是神的工作。我相信宣教是神的工作。传福音也是神的工作。最重要的,拯救灵魂是神的工作。神的医治是神的工作。圣灵的恩赐也是神的工作。可以在许多不同的方面上来谈论它。
10

呐,我们知道先知在经文中所说过的,“必有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我相信某个诗人曾经写过一首歌,“晚上的光。”

从地理的角度来看,文明的传播是从东方开始的,然后又到了西方,现在我们是在西海岸了。在下一周的某个晚上,若主愿意,我想传讲“当东方与西方相会时”。如果我们再往前走,就又到了东方,我们就绕了大陆一圈,绕了地球一圈。
11

呐,我们也发现,光明之子在东方升起,就是神的儿子。神的儿子走过了这个被称作基督教时代的时代。现在我们相信神的儿子正在落下。只要你听听新闻广播和报纸等等,我知道你们听,你就看到文明已经把我们带到了这个原子能的时代等等,并且我们看到文明的太阳正在落下。神的儿子,也就是教会的光正在落下。

呐,我相信,当太阳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开始照耀时,它跟在西方的地平线上落下的是同一个太阳。我们已经有了两千年教会的日子。在这两千年后,我们……先知说有一天,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是个阴沉的日子。
我们有了足够的光来为主行大事,相信他,接受他作我们个人的救主,有大的教会,大的学校,为神的国培养出大传道人,做了许多慈善的工作等等。然而,我们就像起初一样没有看到光,直到最近,最近的三、四十年。
12

光已经来到,同样的圣灵在同样的运行中,他曾运行在东方早期教会的东方人身上,在落下的时候,他降在了西方人身上,带来了同样的福音,也就是全备的福音,和耶稣基督复活的全备大能。我们正生活在神儿子落下的时候。

福音的光,正如它最初开始照耀在东方人身上时所遭受到的批评和取笑,当它落在西方人身上时,它也必遭受同样的批评。但是,藉着他的亲自显现祝福了东方人的同一位耶稣,也正在以圣灵的形式祝福着西方人。他对犹太人说:“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
13

但现在,在我们所读的圣经中,也记着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相信那是在《希伯来书》13:8。那位基督是一样的。如果他是在加利利的同一位耶稣,那他现在也以圣灵的形式在加利福尼亚,他必须在原则上一样,在能力上一样,在态度上一样,完全是同样的耶稣;只不过他是以圣灵的形式通过教会或一群信徒来做工,像他以前藉着一个身体显明自己一样,即神彰显在一个名叫耶稣的子的肉身中,如果他是一样的话。

那些日子,神是在他的儿子耶稣里,向世界彰显出他自己是什么样的。而今天,他是在……藉着他的受死、埋葬与复活,我们称义就在于相信这点,他藉着圣灵在人的肉身、我们的肉身中彰显自己,只要我们能把自己交托给那位圣灵。
14

现在关键就在这儿,要知道如何来交托自己。有的人被设立在教会里;有的人能交托自己来讲道。有的人能轻松地交托自己来教导。有的人能交托自己来说预言。有的人能把自己交托给别的恩赐。所以不是所有的恩赐都相同。那时它们就是不同的。保罗说它们不同。但各人为着一个目的而被呼召和定位在教会中。如果你找出神最能使用你的地方在哪儿,并把自己交托给那个位置的话,你就会成功了。[原注:伯兰罕弟兄清嗓子。]对不起。

我的手指头永远无法取代我的耳朵,不管它怎么尝试。我的嘴巴也不能取代我的眼睛。每个肢体都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所有的肢体共同协调,使身体运行。巴不得这个教会能明白这点。巴不得你能明白需要协调。需要与基督的整个身体协调。你们卫理公会、浸信会和五旬节派,不管是什么,我们因为宗派的缘故而被分开了。但在圣灵里,在心里,在原则上,我们决不该被分开。我们应该永远是一体的。
这人可能很不同意我。几乎所有的人都这样做。但那阻止不了我。对弟兄的爱,他尽他所能地做工,或许是神要他那样做的。如果神要他以那个方式做事,那就没问题。或许一个人为病人祷告,把他们叫到队列中,为他们按手,另一个人倒油在他们头上,不管神呼召这人做什么。都没问题。那很好。
15

呐,如果我们能找出耶稣在加利利的时候是什么,那么,今晚他在洛杉矶,他将会像他在那个时候一样行事和行动,不然他就是跟那个时候不一样的耶稣了。他必须在各个方面都是一样的,只是在藉着你我的肉身做工,就像神在那个时候藉着基督或耶稣的肉身做工一样。

圣经应许到了晚上必有光明。杜波莱西弟兄刚才讲了他的信息,说这个星期晚些时候,他将拿出经文来支持那点。我们所做的每个举动都应该要合乎圣经。我相信那必须是主如此说。然后我才能将我的魂安息在那点上,并知道那是真的。
16

如果我们能发现神昨日的工作是要彰显出耶稣基督,那我们就会看到他今天的彰显是什么了。今天必定会跟那个时候一样的。呐,首先,为了节省时间,耶稣从未声称是个神的医治者。我们都晓得这点。耶稣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约翰福音》5:19。当他穿过……经过毕士大池,有许多人:瘸腿的、瞎眼的、跛脚的、扭曲的、血气枯干的,等候水动。耶稣从那些人中间经过,经过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人,去到了一个躺在草垫上的人那里。

你们这里有人知道草垫是什么吗?瞧,那是……我就是在草垫上被养大的。它是在门旁边的一个被子,那里凉快。我是南方人。所以那是一个……我叫它草垫。他们让他躺在上面。
17

注意,耶稣越过了所有的人,满有同情地去到了这个人那里,对他说:“你要痊愈吗?”

那人说:“没有人把我放进水里。”呐,他不是残疾、瞎眼、血气枯干的。他得的是慢性病,得了三十八年。这病不会要他的命的。所以他说:“没有人把我放在水里。我正要下去,就有人比我先下去。”
耶稣知道。他正在找他。父已经告诉了他这人在哪里,长得什么样。“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他看见了这人,知道他与所描述的相符。他说:“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就离开众人而去了。他被人质疑。
如果他今天在洛杉矶那样做,他会被人怎样质疑呢?如果他今天也做像那样的一件事,会发生什么呢?但那是昨日的耶稣。如果他今天是一样的,那么今天的耶稣也必定是那样的。
18

但让我们注意他所做的是为要显出他弥赛亚的迹象。呐,医治病人绝不是弥赛亚的迹象。任何人都知道这点。医治病人不是弥赛亚的迹象,因为在弥赛亚到来之前的许多年,众先知就医治病人了。

在这末世,在这个神医治的大复兴中,医治病人不是耶稣要来的一个突出迹象,因为从弥赛亚在五旬节,哦,在耶路撒冷离去,直到他再来的这两千年里,我们一直都有神的医治。
但有一个迹象是弥赛亚的迹象,是要结束那个时代的。
19

现在记住,他去到自己的人那里,不是去到外邦人中。他去到自己的人那里,因为他们在仰望一位弥赛亚。他只是去到那些在仰望他的人那里。他只拯救那些想要得救的人。他只医治那些相信他们会得到医治的人。他从未强逼过自己。你必须要那样做。你是在自由意志的基础上。在伊甸园中,你就被安放在了那点上,要做出你自己的选择。但他去到自己的人那里。

照着我们明白圣经的方式,所有的人都是从一棵树—亚当来的。上古洪水的毁灭之后,洪水来了,除了挪亚的三个儿子和他们的家人之外,所有的人都被灭了。从那里发展成今天世上的每个国家:含、闪和雅弗,犹太人、外邦人和一半犹太人一半外邦人,即他那时代的撒玛利亚人。
20

当耶稣向犹太人显明自己时……我们来查考一下经文,看看他向犹太人做了什么,来显明出他自己是弥赛亚。我是从《约翰福音》读的经文。我们来看《约翰福音》,第1章。当我们读的时候,会发现他在旷野受试探以后就出来了,受了圣灵的恩膏,就住在他里面。“约翰作见证,看见神仿佛鸽子从天降下,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神住在基督里。神,耶和华,父住在他儿子耶稣基督里,在那里支搭帐棚,彰显出自己,向世人显明他是谁。

那就是他的门徒不能明白他的原因。他们说:“你用谜语说话。”那是因为有时候是耶稣在说话,有时候是父在说话。
21

如果你被圣灵充满,你也是这样的。任何被圣灵充满的人都会说一些话,有时候他几乎都不知道自己所说的是什么,如果他真的被带到了圣灵里的话。

你们那些拥有说方言恩赐的人又如何呢?其它的圣灵感动又怎样呢?即使说的是英语,不是未知的方言,它也还是启示,你就该说出来。我有好几次被圣灵大大感动,我会说一些话,写下一些我一无所知的东西。毫无疑问,你们也会。那是圣灵的工作。
22

现在我们要注意耶稣是如何彰显自己的。在《约翰福音》第1章,当我们继续读时,我们发现有一个叫西门·彼得的人。我们这样叫他。他开始时名字叫西门,后来耶稣给他起名叫彼得。他来到主耶稣面前,他是个没有学问的人。主知道他没有学问。经文说他是没有学问的小民。或许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他只是个渔夫。

他的兄弟找到他,说:“你来看我们找到的,或我们找到了谁。”当他来跟这个宣称是弥赛亚的人联系上时,他一看见西门,就说:“你名叫西门,是约拿的儿子。”
23

他跟彼得说什么?那个彼得是教会的领袖。他在告诉彼得,让他毫无疑问地知道那是弥赛亚。

我想知道那个没有学问的渔夫,他是怎么想的?他知道耶稣不认识他。但他能说出你是谁,你父亲的名字是什么。这使彼得惊奇。
旁边站了一个悔改信主的人,名叫腓力。他去带……这是第1章的继续。他翻过山去找到了他的朋友拿但业,一个非常坚定的基督徒,或说是正统信徒。他们必定发现他正在一棵树下祷告。他对拿但业说:“你来看我们找到了谁,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当然,这人是个好人,没有被各种的异教之风摇动。我佩服他。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我想腓力给了他任何人所能给的最好的回答:“你来看!”不要呆在家里批评,来查看它,看看它对不对。用经文来查考它。
24

因为他们相信会有一位神先知兴起。你们相信这点吗?摩西说:“主你们的神要兴起

一位先知像我。“他们知道当这位弥赛亚来的时候,他将是一位先见,一位先知。
所以,毫无疑问,当他们去找耶稣时,腓力可能会告诉他,“嗯,你认识那个叫西门的没有学问的老渔夫吗?他一走进耶稣面前,耶稣就知道了他是谁。”他说:“’这人怎么知道我呢?’那证明他是神先知。他是摩西所说的那位。我们找到了他,就是摩西和律法书所说的那位。你来亲自看看。”那很好。我爱那点。
25

不要只是呆在家里批评。出来看看是不是。它意味着生与死的差别。如果它不对,就不要相信。如果它是对的,那就要相信,支持它。

这是我一直在竭力告诉人们的。如果基督是基督……如果这个圣灵的祝福是出于神的,我们就当尽我们所能地来支持它,跟随他的带领。如果不是,就别管它。根据神的道,它必将证实出自己。“因为凡栽种的物,若不是神栽种的,必要拔出来。”[太15:13]圣经是这样说的。
26

我们发现腓力陷入到……拿但业陷入到了这种批评的境况,他的朋友告诉他以后……我猜他说了像这样的话。“呐,拿但业,我……哦,腓力,我一向知道你是个头脑清楚的人。难道你想告诉我说弥赛亚是从拿撒勒出来的吗?哦,弥赛亚不是从拿撒勒出来的,是从伯利恒出来的。你还来跟我讲这种事……”

“哦,”他说:“不要批评。你可能不明白这一切事。只要来查看它。你走上去时,如果他知道你是谁,我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的。”
27

他们走到了耶稣在祷告的地方。他们可能进到了祷告队列里与他相见了。但当他一走进耶稣的面前,第一次看见他时,耶稣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哦,你说:“肯定的,他穿着像以色列人。”所有的东方人都穿得一样。他可能是希腊人。他可能是埃及人。他可能是任何东方人中的一种。他们都穿着相同的袍子和头巾,留着胡子。“但耶稣知道他是个信徒,是个真以色列人。
28

他可能是个伪君子。他可能是个不信者。但耶稣说:“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毫无疑问……在翻山越岭中大约十五英里的讲解会中,腓力在经文里指教了他。他准备好了。
那就是杜波莱西弟兄在这里竭力教导的原因。我听见他说他参加聚会将近十年了。一个心存尊重的人应该接受他的话。他不能说他自己的话,必须是神的话。但为了教导人们,他们……你们要听他所说的。杜波莱西弟兄和我以前从未以这种方式同工过。但我听见他说……我不知道他参加聚会有多久了。我从不知道;人们只是来了又走了。但我学会了爱他,并知道他在世界各地的众教会中是个名声很高的好人。
29

腓力或许进行了一次讲解会。当他跟拿但业站在耶稣的面前时,耶稣就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这话使得他惊奇。

拿但业说:“那可能就是摩西所说的神先知,因为他将是一位先知,但他将是神先知。”于是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的呢?”换句话说,“你从未见过我,你怎么可能知道关于我的事呢?”
耶稣转过身,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这就解决了。
他说:“拉比,你是以色列的王,你是神的儿子。”
30

那是昨日的耶稣,是昨日的弥赛亚的迹象。它也必是今日弥赛亚的迹象。

当然,旁边也站着一些不相信那些事的人,是有学者气的非常好的人,拉比,律法博士,大人物,圣人,他们的生命无可指摘。如果他们被人指责,就会被石头打死。他们来自传道人的世家,已经有几百年了;他们知道所有的律法。
知道圣经是一回事,知道圣经的作者则是另一回事。懂圣经,并不能让你拥有永生;但认识他,你才会有永生。要认识他。你可能连他圣经里的一个字都不认识,但如果你能在他复活的大能中认识他,你就会有永生。
31

现在我们注意看这是多么奇特。他一认出这个,这位坚定的希伯来人就俯伏在耶稣面前,认出了那是弥赛亚的迹象。真正相信的犹太人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但是旁边有些犹太人以为自己是信徒,声称是信徒,当然,他们站在后面心里说……

呐,记住,圣经说他们心里有这样的意念。他们从未说出口。你用不着用嘴唇说出来;神知道你在想什么。《希伯来书》4章说神的灵连人心中的思念都能辨明:人心中思念的辨明者。
32

他们在神的同在中,这些希伯来学者没有认出这点。他们心里说:“这人是个算命的,或者是别西卜,就是魔鬼。”算命是属魔鬼的。所有那些黑暗的工作都是属魔鬼的:占卜者,这些读心者,心灵感应者,所有那些都是属魔鬼的。它不是传扬能拯救灵魂的福音。灵的果子证明了它的本质。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雅尼和佯庇不是也同摩西站在一起吗?上到那里……摩西完全照着神所吩咐他去做的执行了命令,丢下杖,杖就变成了蛇。雅尼和佯庇站在那里,丢下杖,也变成了蛇。
圣经不是说在末日同样的灵会出现吗?难怪我们的报纸撰写所有这些的心灵感应,灵界等等的东西,那是魔鬼在兴起。但神必保护他的教会。“当仇敌好像急流的河水冲来时,我必兴起一个标准来抵挡它。”是的。“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33

看看他们的果子。他们许多人,异教徒,不信者,他们怎么做的?他们不传福音,不为病人祷告等等,只是努力行善。这一切都是跟某个死人、某种权势等等有关的。报纸把它传遍了全国。耶稣基督带着他的大能来到时,他们却取笑他。

我们怎能逃避那要临到地上的忿怒呢?如果神让这个美国带着这种罪恶过关,他就有责任把所多玛和蛾摩拉叫起来,为焚烧了他们而道歉。是的。他是公平,诚实,真实的。他必须公平,这就成就了他的圣洁。神必须审判她,她就等着吧。记住这点。
34

当摩西执行他的命令时,有一个模仿者站在那里,做着摩西所做的同样的事。当时摩西不知道要做什么。这时就是神至高的恩典进来的时候。一向都是这样的。

那次在波特兰发生的事就是这样的,你们在书里读过了。那个疯子冲上讲台要杀死我,因为我正在传讲这道。在非洲的巫医面前,在印度的圣人面前,他们是这么称呼他们的。这一切虚假的魔鬼,我从来没有一次不是看到神的灵站出来,挑战那东西,把它揭露出来的。千千万万的人向十字架俯伏,要相信他。肯定的,他是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当我们到了路的尽头时,就是神要行动的时候了。圣经说他们将兴起,但他们的愚味必显露出来。所以我们……正如他们的……
35

所以我们看到,那是神藉着耶稣彰显出自己的方式,显明出他是弥赛亚。现在,或许该再引述一处。

正统的犹太人说:“这人是属魔鬼的。他身上有别西卜的灵。”别西卜就是魔鬼,他们认为他是在算命或读心。
现在,这里有一件事是我想要向你们众人强调的。耶稣转过身,看出他们的意念,不是他们所说的,而是他们所想的。看看这点,他看出他们的意念。他说:“你们说话干犯人子,还可得赦免。凡说话干犯圣灵的,永不得赦免。”
他在预言什么?在他得荣耀以后,将有一天来到,圣灵会进入教会中,在这些日子,圣灵要在这里做同样的事。到时一句话干犯圣灵,就永不得赦免。那是不可赦免的罪。
我的南方老妈妈过去曾告诉我,那是指女人流产堕胎,你知道。是堕胎。后来,我还听到别的说法,说那是指一个人自杀。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因为圣经说:“他们称神的灵为污秽的东西。”称那降在弥赛亚身上的神的灵,他们本该知道他是所应许的神先知,他们却说他是魔鬼:不可赦免的罪。
36

还有一种人,是他必须把这迹象向他们彰显的。你们可以继续查考经文,一路找出它来。

还有一个思想是我想要你们注意的。《约翰福音》4章。“耶稣必须经过撒玛利亚。”我奇怪为什么?撒玛利亚并不在他所要走的路上;他是在去耶利哥的路上。他必须从撒玛利亚旁边上去。所以他必须去那里。为什么?经文是这样说的,父在带领他。
看看拉撒路的复活,当拉撒路……他们叫……祷告……派人叫耶稣来为拉撒路祷告。他却继续行路。
过了几天以后,父已经指示了他,他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
他说:“他必好了。”
然后他用他们的语言告诉可他们,“他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因为他们正在劝他去祷告或医治拉撒路。但父已经告诉了他要做什么。他不能废掉神的话;必须那样。他说:“我要去叫醒他。”
看看在坟墓边。他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这周围站着的人。”神已经给他看了一个异象,要离开这城,指示他拉撒路已经死了。他说:“我不能做什么,除非父指示我。”现在他回来,他知道拉撒路肯定会复活的,因为神已经指示了他。他对死人说话,死人就活了。
37

呐,这些撒玛利亚人,就是半犹太人半外邦人。他们身上有足够的犹太人血统和足够的宗教,甚至他们也在仰望弥赛亚。

于是他们……一天耶稣来坐在……可能是在井边的宽阔处,所有的门徒都进城找食物去了。他们进城的时候,一个年轻可爱的妇人出来到井边打水。或许她没有注意到耶稣。
他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一看,见一个中年人。他只有三十岁,但他看起来有五十岁了。犹太人说:“你说你一个还不到五十岁的人,就见过亚伯拉罕?现在我们知道你是被鬼附的了。”
耶稣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
但妇人说:“你犹太人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那样求是不合理的。我们没有来往;这里有种族隔离。我们彼此没有来往。”
但他说:“你若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注意,他是在接触那个妇人的灵。“你若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你必早求我给你水喝。”
38

瞧,谈话进行了一会儿。他在做什么?注意,那是昨日的耶稣。他在接触那妇人的灵,为要找出她的问题所在。谈话继续讲到了在耶路撒冷或在山上敬拜的事。过了一会儿,耶稣说……他找出了妇人的问题在哪里。他说:“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得不错,你已经有五个了,现在跟你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呐,你说得不错。”
现在注意她。她没有说你是魔鬼,别西卜。她立刻直起身来。我能看见她大大的黑眼睛闪亮着。她扯下了围在她头上的面纱。她看着,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哦!她对神的认识比今天的许多传道人还多。是的。我不愿这样说,但那是真的。她对神的认识更多。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
39

多少人会同意她?我们所有人都同意。耶稣是摩西所说要来的神先知。她知道这事。听听她的话。“我看出你是先知。”不是别西卜,就像教法师所说的。“你是先知。我们知道……我们撒玛利亚人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将这些事告诉我们。”

瞧,那将是弥赛亚的迹象。“弥赛亚来了,他必将这些事告诉我们。”换句话说,“你一定是他的先知,因为你知道这事。我的麻烦就是在这些事上。那正是我的问题所在,是个坏名声的女人。你不认识我。你是犹太人,我是撒玛利亚人。但我被教导和相信弥赛亚会来做这事。你是谁呢?”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哦,何等的一句话!
听了这话,她就放下水罐子,跑进了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什么是神的工作?
40

现在记住。那个迹象没有给外邦人。你在经文中找不到。为什么?他们没有仰望这迹象。但现在,还剩下一个世代的人,还有一个,我称之为一班或一脉人,不管你想怎么称它,但那是指外邦人。他预言在末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他们说那是邪灵,耶稣会赦免他们的嘲笑。但外邦人会更清楚。

呐,我们正处在外邦时代的末了。当神被呼求出场时,他每次行事必须都跟他第一次行事的方式一样。如果罪人悔改,求神赦免他,神在他悔改的基础上赦免他,下一个罪人求告神,神也必须行同样的事。
41

瞧,我们是有限的;他是无限的。无限的,他们……你无法解释什么是无限。这是关于无限是什么的一点点概念。在世界还未形成时,神就知道每只在地上的跳蚤,每次它眨眼睛。那连无限的一半都还没说到呢。他晓得从起初到末了的一切事。

有人……我做了像那样的说明,他们说:“那为什么他还允许罪呢?”罪是为神的事效力的。一切伟大的荣耀都居住在神里面。如果从来没有罪人,他就永远不能成为救主。在他里面有救主的属性。为了让他成为救主,罪就必须投射进来。哪个更有能力,是罪人或罪,还是恩典?当然是恩典。哪个更有能力,是疾病还是医治者?当然是医治者有能力胜过疾病了。神,如果从来没有病人,神就永远不能成为医治者。所以,必须要有疾病来使神的本性显明出来,他是医治者。必须有罪来使神的本性显明出来,他是救主。肯定的。
42

现在外邦人的时间到了。我们已经走完了所有的这些时代。

我还有一件事要讲。我知道我占用了你们许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小的声明。
你们注意到没有,就在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结局时刻之前……我注意到这座可爱的城市和其他所有的城市都遭受着性变态的灾祸,到了极限,就像在所多玛的日子一样。你们看到没有,报纸等等在这个……读物……性变态在增长,每年翻倍,性变态是末世的迹象。所多玛就是这样的。
43

但就在……这里有两类人,是三类人。一直是……千万不要漏掉那些三,这是圣经中的数学,像父、子、圣灵等等。漏掉那些数学……如果你把握住它们,就会使图画正确地显明出来,就像你把拼图拼在一起一样。

呐,在所多玛那里,有一些没有认罪的十足的罪人,有认罪的罗得和他的妻子、孩子。还有是选民的亚伯拉罕。你们相信有选民,被神的预知所拣选的吗?你们肯定相信。任何圣经读者都相信。
44

注意。就在末世之前。那是什么?就在火降下来之前。通过罗得的讲道,他们得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信息,一个又一个的警告。那是罗得牧师。圣经说那个国家的罪让义人的心忧伤。他向他们讲道。但并没有果效;他们不理会它,就像不理会一些荒诞的传说一样,正如今天人们对牧师所做的。他们说:“没这回事。胡说!”

但是有三个人从天上下来了。注意。其中一个停下来,跟亚伯拉罕说话。两个人,一位现代的葛培理等等,下去所多玛传讲复兴,召出那些适合被召出来的人。但注意,有一位留下来了,跟亚伯拉罕在一起。
45

让我们来看看这里的图画。他们走了。他说:“既然亚伯拉罕是承受世界的,我岂可有事情瞒着他呢?”他背对着帐棚。撒拉呆在帐棚里,或许正在帐棚里整理、编织或什么的。

这人在人的肉身中,然而却是神。亚伯拉罕说那是神,称他以罗欣,伟大的耶和华。但他在人的肉身中,吃牛肉,喝牛奶,吃黄油和玉米饼。他是人,然而却是神。但神在那里向选民显示出一件事,向今天的教会,给他们最后的迹象,就在火降临之前。
46

他转过身来,说:“亚伯拉罕。”像这样,“现在你们等候这个孩子已经有二十五年了。你一百岁了,撒拉九十岁了。但我要在明年的这个时候到你这里来。”

撒拉在帐棚里面。圣经讲天使背对着帐棚。天使是什么?使者。他背对着帐棚,圣经讲他背对着帐棚。撒拉正在帐棚里面。
当他对亚伯拉罕那样说时,撒拉笑了[原注:伯兰罕弟兄轻轻地笑],自己在暗笑。他说:“撒拉为什么笑?”那是什么样的心灵感应?“撒拉为什么笑?”
撒拉说:“我没有笑。”
他说:“哦,你的确笑了。”
撒拉就害怕了。她不知道……这个背对着帐棚的人比人大多了,他知道撒拉在帘子后面笑。他怎么知道的呢?他必定比人大多了。那是神在人的肉身中彰显自己。
过了一会儿,他们献了一只祭物,他[原注:伯兰罕弟兄向麦克风吹气]就在他们面前消失了。那是神。那是什么?蒙拣选的教会在毁灭之前的最后迹象。呐,要牢记这点。
47

撒玛利亚人,当他们的迹象一给了他们,他们就出来听他,并且相信了他。几年过去了。外邦教会出现了。外邦人有了两千年的教会、复兴等等。都很好。四十年前麦克弗森夫人以及生活在那个日子里的许多伟大圣徒,当圣灵倾倒在教会上,伟大的恩赐开始恢复,像说未知的方言和翻方言,大医治聚会,天使在殿里唱歌等等。那是伟大的。

但我们现在是在末世了。这是大约五十年后了。呐,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不是吗?他知道人心里的秘密吗?他仍然会持守他的道吗?如果神用那个迹象藉着耶稣成为弥赛亚来显明自己,如果他今天不以同样的方式来向这个教会显明自己,那他就是不公平的,给了他们一些事,却没有给我们。如果他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那样做了,他有责任本着他的圣洁和公义,在这个时代的末了彰显自己。因为我们正生活在这个基督徒时期快要结束的日子。
48

让我们祷告。主,掌管天地的伟大的神,藉着你儿子耶稣基督创造了万有,哦,主啊,赦免我们的罪过和亏欠。主啊,当我们讲到罪的时候,你知道只有一种罪,那就是不信的罪。“因为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不管他多么公义,做了多少事,或我们做了什么事,都没有差别。我们必须相信。神啊,我祈求你将耶稣复活的大能慢慢地灌输到我们的心里。让我们不要成为那种注重恩赐的人。让我们不要成为那种人,正如今晚杜波莱西弟兄向我们所表达的:以为带来信息的人跟它有什么关系,只要顺服神和他的旨意。必定要有人做这些事。我们没有人配。我们承认自己不配。是你的恩典应许了这些事。你的道才是真的。

主啊,小孩子的时候,我就能想起艾米·辛普尔·麦克弗森的读物。批评……我们有时候在报纸上发现,他们说她声称要医治人。我们发现那都是诬告。我们读到听到过那些伟大的人,普赖斯博士、F·F·博斯沃思和生活在这个时代以前的伟大圣徒。他们都仰望和预言到日子要到,那时教会将得到救主同在的更大彰显,超过以前他们所得到的。
49

哦,主啊,请垂听我的祷告,并应允我谦卑的呼求。主啊,我祈求你,愿这里的男人、女人,不管哪里的,愿那些聚集的人,愿他们不认为这只是某个简单的人,而愿他们意识到这是神的应许,即耶稣将向这个外邦时代彰显,正如他向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所做的。

我们说到过他是至高无上的。他行事时,每次都必须是一样的。哦,主啊,我们晓得,由于有限,我们可以应许,以后却成就不了。但是,哦,主神,你不可能应许了却成就不了,因为你是神;你是无限的,你晓得万事。
50

我们祈求你的灵大大地恩膏在安琪拉圣殿里的会众和那些将要进来的人,将会有一个圣灵倾倒的老式复兴席卷这个地方;愿卫理公会、浸信会和长老会以及永生神的所有教会都得到益处。愿一个复兴临到这西海岸的上上下下,带成千上万的人归向主耶稣。

51

主啊,应允我们必将领受这伟大的福份,这个要来的星期在安琪拉圣殿即将举行的这些聚会。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了他的缘故。阿们!主祝福你们,有多少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