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403 降生,受死,埋葬,复活,再来

1

麦克弗森姐妹穿过那扇小门来到了讲台上,我敢肯定,她的记忆还留在这里。

我休了个小假,大概三天,然后去佛罗里达钓鱼。我想让我的嗓子休息一下,我在那里有很丰富的经历。我想也许今晚我可以把它讲给你们听。
我们在奥基乔比沼泽里钓鱼,我钓到了一串好鱼。和我在一起的弟兄中有一个……来自乔治亚州蒂夫顿的埃文斯弟兄。他有个弟弟住在沼泽附近,他一直在沼泽里钓鱼。有几次他在我之后下去钓鱼。最近我去了西奥·琼斯弟兄家,那天早上我要和埃文斯弟兄一起吃早饭。
2

正当我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异象,是埃文斯弟兄试图把一袋鱼藏起来不让渔猎看守人发现。所以我说,“埃文斯弟兄,我不想伤害你的感情,但你钓鱼的地方有点像海湾,是吗?”

他说:“没错。”
我说:“你和你的两个儿子,还有另外一个伙计,最近去了那里,你钓了满满一袋鱼,你担心渔猎看守会抓到你,你把鱼藏了五次才出来。”
他说:“没错,是的。”
所以,他的弟弟在那之前一两个星期一直在钓鱼……或者一两个月(不好意思),他被一条地响尾蛇咬了。这条响尾蛇和你们这里的有点不同,它很毒。我猜这孩子的身体肿了两倍,他们让他接受了治疗。他是个罪人,不是基督徒。所以,他经历了很糟糕的一段时间。他出来了,他腿上被蛇咬过的地方打了石膏……他们认为他们可能不得不把那条腿截肢,那太糟糕了。
3

当我们在那儿的时候,他的基督徒哥哥在我旁边钓鱼。我钓到了一条大鱼——只是一根小鱼杆——我带着它在河口来回走,想把它弄上岸。当我把它弄得筋疲力尽,拖到杂草边上时,埃文斯先生说:“等一等,伯兰罕弟兄。”说着他脱下鞋子,卷起裤腿,说:“我去帮你抓。”他跑了出去。

就在他要出发的时候,一条铁锈色的大响尾蛇咬住了他。他尖叫了一声,跑回了岸边,说他感觉腿上的骨头已经结冰了,疼得厉害。如果有人知道蛇咬伤是什么,你就会知道,被蛇咬了以后你马上就会生病。
4

所以我想,“好吧,如果我必须背他两英里——他比我块头大得多——我怎么才能把他从沼泽里救出来呢?”然后我就想到了经上的话说,“人要践踏蛇和蝎子的头。”我说:“等一下,埃文斯弟兄。”我把手放在那两颗毒牙咬进去的地方,那条响尾蛇咬过的洞里有一点血渗出来。我说:“天父,你的话…你的话里说,他们要践踏蛇的头,蛇却不伤害他们。”

我只不过说了那句话,直到……他一定是站在什么地方。他听到这句被引用的经文,所有的痛苦立刻就消失了。那天剩下的时间我们都在钓鱼,到了晚上,他的弟弟说:“你尽快去医院吧。”他说,“因为,哦,它随时都可能迸发出来。”
他的基督徒哥哥(埃文斯弟兄)说:“如果神看顾我至今,那么他会带我走完剩下的路。”他还从来没有对这个蛇咬伤有过什么不好的感觉。
主耶稣就是这样做的。做基督徒是值得的。那个罪人被咬伤,几乎丧命。而这名基督徒被咬伤,甚至不需要就医。这证明圣经中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每句话、每一章、每一节、每一行都是真理。
5

呐,在圣殿里,他们对我们很好。他们叫我照耶和华所带领的去行。你不会想要比这更好的,是吗?于是我说:“好吧,我们……有些晚上,我们会和会众交谈,试着建立他们的信心,然后开始叫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无论圣灵说要做什么,我们都会尽力去做。”

今晚,我想,我很累又刚刚到,今晚我想和你们在这道上说一会儿话,不会耽误你们太久,这样我们就可以开始聚会了。
6

然后,如果….我相信洛杉矶已经准备好迎接老式的复兴。我一直相信神从未让洛杉矶变得自由。他的手还在这里。这里面有很多东西。就像这座建立在祷告、眼泪和牺牲之上的圣殿。神不能忘记这些事情,今天的男男女女都在努力保持着这种状态。让我们和他们、来访者、和我一起并肩作战。我们要尽一切所能去帮助生病的、受苦的和犯罪的人。如果我们能拯救罪人,复兴就会开始,因为这是最重要的。

神能医治病人,我们都知道。我们不担心这个。他会这么做的。但让罪人得救是我们的出发点。
7

现在,在我们读这道之前,让我们和作者说话,我们低下头,如果你愿意的话。

最仁慈的天父,我感到非常荣幸,我们今晚可以按照圣经的顺序开始这场聚会。因为我们在圣经上读到音乐在战斗前就有了。他们唱着歌,然后约柜上来,接着是战斗。今晚,在最美妙的音乐弹奏完、歌唱完之后,我们就要带出神的道。然后战斗就开始了。神啊,我们祈求神的天使们各就各位,在这座建筑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条通道,每一个座位上。但愿有这样古老的信念,直到没有一个人走进这幢建筑时是一个罪人,走出去时还是一样的。凡没有得救的,愿神因他国的荣耀拯救他们。
8

主啊,我们也求你记念那些患病和有需要的人,就是那些受苦的和需要你在他们身体上行医治大能的人。他们想为你工作。他们诚然许下了许多承诺,将自己分别为圣归与你。并且在他们奉献的时候,他们曾作过极大的应许,要成就某些事。听他们的祷告,主。愿这是一个你去探访他们的时刻。

祝福这个圣殿,祝福殿中一切所立的和在殿中作工的人。我们祈求,主,你会兴起一个旧时代的复兴,就像过去它的创始人住在这里,进出这座建筑的时候一样。她今晚能够听到这样的事情,并且能够看到这个场面。我相信这就是她内心的愿望:在这个她热爱并与人民共同奋斗的城市里,看到另一个复兴。求你应允,主。我们也要闭眼,低头,称谢你,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9

就从我脑海中一段圣经的引用开始,我想读一段非常熟悉的经文,我想说,至少是幼儿园里都熟悉的:约翰福音3章16节:

因为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然后在诗篇第22篇11节,我想读一下:不要远离我,因为急难临近了,没有人帮助我。
今晚我想讲的内容,五个词,花几分钟思考一下。其中一个是“降生”,第二个是“受死”。“埋葬”是第三个,“复活”是第四个,“再来”是第五个。“降生,受死,埋葬,复活,再来。”这就足够我在这儿呆到明天早上了,但是……那没有什么比证明文本的正确性更好的了。但我们会就每个词分别讨论一下。
我想当大卫写这第二十二篇诗篇的时候,他写在这里的这些话,是从基督在加略山的呼求开始的:“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我选择这个的原因是:复活节刚刚过去,人们仍然感受着神证明耶稣是他儿子的伟大日子的影响,根据圣经,在第三天他复活了。
降生,他爱我。诗人是这样表达的。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埋葬,他除去我的罪;复活,他使我永远白白称义;一日他再来,何等荣耀的日子我得福无边!
10

降生,他爱我,因为他是神,神就是爱。也没有人能像耶稣那样去爱。从他的小手第一次抚摸他美丽母亲的脸颊开始,他就被爱着,直到他原谅了十字架上最后一个敌人。他是神对爱的表达。没有人能像耶稣那样去爱。神,显现在一个小小的婴儿身上,是为了带走这个世界的罪孽。

当你提到“耶稣”这个词的时候,它的意思是“爱”。这是今天这个世界更需要的,不是一个过去式的耶稣,一个道德高尚的耶稣,而是一位拥有爱的耶稣,这爱可以在主耶稣的教会里被表达出来,尤其是作为其成员,彼此之间,应该总是在爱中互相问安。
11

在旅行中,我想如果我在今天的教会中看到有什么东西缺失了,今天教会最大的障碍之一,那就是……当基督在世的时候,他所表现出来的敬虔的爱的缺乏。

你我都很容易爱一个爱我们的人。但是耶稣没有那种爱。他有神的爱,神爱他的敌人。因为神爱世人…当这个世界不可爱的时候,神仍然爱这个世界。
这是一种不同的,甚至在措辞上也不同的爱,“菲利欧”的爱,就像我们对另一个人的爱。但“爱加倍”的爱是神圣的爱。
如果有什么我相信能让洛杉矶开始复兴,那就是一个我们都可以打破我们之间不同的障碍,像相爱的基督徒一样聚集的时代。五旬节派基督徒,浸信会教徒,长老会教徒——我们可以一起向世界表达,我们彼此相爱。
12

耶稣祷告,要我们彼此相爱,像他爱我们一样。他如此爱我们甚至为我们而死。用肉身的爱,没有人能那样去爱,除非他们……因为它没法坚持。它不会表达自己。肉身的爱只要有友谊就可以。但当友谊变了,人们开始说,“他做了这样那样的事。她做了某某事。他们冷淡退后了,他们……真正属神的爱会追随那个背道者直到找回他。属神的爱会俯身走到地狱的最底端去接一个堕落的男人或女人。

这就是我们今天所缺乏的。我们有一个很有文化的教会,受过良好教育,穿着考究,建筑精美,有很好的唱诗班,优美的音乐,我们拥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但我们渴望得到那属神的爱。
13

当耶稣发现那个行淫的妓女被带到他面前时,他就很好地表现了这一点。众人把她拖到耶稣面前,说:“现在,法律规定她必须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

我告诉你们,当他转过来说,“我也不定你们的罪。去吧,不要再犯罪了”时,他就证明了他自己是什么样的。还有什么比像这样对待一个任性的人更有爱呢?看看他是谁,白白地原谅了这个女人的过错。
当他临死前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说最后一句话时,当他敌人的唾沫挂在他脸上时,他又一次大大地表达了他的爱,他哭喊道:“父啊,原谅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没有人能像他那样去爱。你无法制造出那种爱。这是神通过圣灵赐予的礼物,是你获得爱的唯一途径。“我若能说众人的方言,并众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即使我有信心移山……”圣经是这么说的……
14

几天前我在这里讲到这节经文,“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一个和我同坐一辆车的年轻人说:“你认为在这一代有多少人能得救?”
我说,“八个,十个。”
“哦,”他说,“别这么说,弟兄。”
我会说:“我会把它扩大到50人,这是我所能做到的。”
他说:“五十人?”
我说,“耶稣在地上的时候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时候也要怎样。在挪亚的日子,有八个人得救。”呐,请记住,每一天都有一代人消失,这一代人也就结束了[KY1] 。在六千年的时间里,每天拿五十块钱,看看你得到了什么。
他说:“那么,伯兰罕弟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所有声称拥有圣灵等等的人,到时他们都会复活吗?”
我说:“如果他们有圣灵的话。但是我们一直过多强调了其他东西,却替代了真正的东西,那就是神的爱。”
15

保罗说:“所有这些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可以拥有一切智慧和知识,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但我仍然没有爱。”我们非常重视这些事情,重视伟大的医治复兴,以及神迹的发生。

耶稣不是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的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那将是多么令人失望的事。但是,当他说,那些甚至认为自己不配参加的人……“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见你赤身露体给你穿?我们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做的。”
他说:“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
16

哦,今天的世界多么需要一些东西。我给你们稍微解释一下来弄清楚这点。在以西结书第九章,我相信,当圣灵差遣去给那天将去的人封上印时,他说,“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在额上。”又对那杀人的天使说,“要跟随他走遍全城,把一切没有这印记的,全都杀尽。”[结9:4-6]

呐,你自己想想吧,今晚走遍洛杉矶,你以主耶稣的名义,去标记每一个关心这个城市的罪恶的人,直到他们日夜为所做的可憎的事哭泣叹息。明晚带给我八个人。
17

好吧。你知道我们要去哪里。我们让其他的东西进来代替了真正的东西。我们遗弃的是爱。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当我不可爱的时候,他仍然爱我。

我为教会祈祷,让我们能拥有这样的爱,直到我们可以爱别人,不管他们是否爱我们。这就是今天教会所需要的,去表达一种爱,即使是对一个会朝你脸上吐口水的人,你仍然可以,不是从虚伪的角度,而是从你的心里,为那个人的灵魂祈祷。这就是我们在洛杉矶需要的一种复兴,一种爱的表现。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18

世界上最美好的生命不得不在他年轻的时候就死去。因为神已经说了,他的审判是公义的。因为经上记着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神的正义需要死亡。

我们没有人可以为彼此而死。没有人能做到。他是唯一能以这种方式死去的人。因为我们都是在罪中生的,在罪孽中成形的,来到世上就说谎话。我们生来有罪。那么,一个好人怎么可能在自己有罪的时候为别人去死呢?我们谁也不可能站在那个立场上,所以它必须接受他的死亡。
神降生,在肉身显现,是为了死去。神不能在灵里死,因为神是永恒的,灵是不死的。但他是神。他必须显明自己,从荣耀中来到马槽里,以有罪的肉身形式出现,为了以死来保卫他的教会……或救赎他的教会,使他们与自己和好。
哦,弟兄,姐妹,谁也无法解释,神为我们而死时做了什么;他的肉身被处死了。
19

在旧约圣经中,在赎罪祭上,当他们得到两只山羊,这些山羊…耶稣代表了他们两个…或者说,他们代表了他。一只山羊被杀了,另一只……这个国家的罪过落在这只名叫替罪羊的山羊身上。那只山羊不得不去野外死去,独自在野兽中间,等等。

耶稣不得不成为那只山羊。我要你注意:他是一只羔羊;他是羊。他原是为你我作羊,叫我们成为羊。我们这些犯死罪,当受死,又被定罪卖了的人,基督却成了我,叫我因他的恩典,可以成为神的儿子,在荣耀中坐在神的右边。
20

他所拥有的爱:他如何表达它,他如何把自己变成他要死的样子来拯救我们的。当他死在加略山的时候…从来没有一个死亡是这样的。有人告诉我们,当罗马士兵刺穿他的肋旁时,他的肋旁流出了血和水。

我曾经问过一个化学家,那发生了什么。这个基督徒对我说:“那不是……耶稣不是因为那矛碰到了……或刺穿了他的肋旁而死的。”他说,“那时候耶稣已经死了很久了。但他死于忧伤。剑没有杀死他,钉子也没有钉死他。但正是忧伤害死了他。当他看着那些他爱过的人,那些在他们身上行过神迹的人,那些他向他们表达过爱,喂过他们饭的人,看着他们拒绝他的时候。”
你和我也许会伤心。我们可能会悲伤。但我们永远不会像那样忧伤,因为我们不是由那种物质构成的,我们不会如此忧伤。
21

因为神的丰满住在他里面。神性的丰满,住在他里面。神通过人的肉体,他所住的帐幕,在他自己的儿子身上,表达了他的爱和他对世界的看法。

在那里,他被挂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不像你看到的他挂在十字架上,腰上缠着一块破布。他们剥光了他的衣服。他们在一切可能使他难堪的事情上为难他,并把他吊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他被人羞辱,被人藐视,被人弃绝,被人唾弃。他挂在那里,垂死着,是永恒之神,是他所悬挂的十字架的创造者。难怪岩石从山中崩裂出来。岩石被凿开了,因为古老的磐石被建立起来了。难怪诗人说,
岩石崩裂天空乌黑,
我的救主低头而死。
裂开的幔子显明路,
天堂之乐无穷日。
他死在那里的时候它是怎么做的?它揭开了幔子。它让我们透过时间的帷幕,看到希望的曙光。
22

当我看到他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口吐唾沫,被倒钩和钉子刺穿时,他做了什么?他开辟了道路,让我这个有罪的罪人……我知道他为此付出了代价。

我所能做的任何事都不能使我称义,我没有义——我没有,你也没有。但是通过他的牺牲,通过他的死,我们因着相信他而被称义。这就是我们的义的所在。不是我做了什么,也不是你做了什么,而是他为我们做了什么。如果这不是福音故事,我不会知道它。哦,把那个给我,把剩下的都拿走。看那个为我而死的人。
23

我怎么可能是公义的?我不能自称为义;我是一个罪人。但当我看着他,唱起歌来,

空空两手无代价,
单单投靠你十架……
在那里,我因着我的信而称义,相信他替我而死,代替了我在各各他。
当我独自站在讲台上时,周围都是魔鬼的力量,我看到死亡笼罩着人们,而且……魔鬼捆绑他们附在他们身上,有些人穿着笔挺的夹克,在他们周围看守。那么我依靠什么呢?我仰望各各他,知道耶稣基督在那里付出了代价。我感到灵里兴奋了。
24

他做到了。那个人有自由的权利。撒但不再控制他们了。如果你能让他们看见,而不是他们的病痛,或是某个牧师为他们祈祷,或是某个神圣的教堂,那就好了;这是必须的,但最重要的是要看到基督为你做了什么。你是自由的。基督为你而死。阿们。这就是福音。

岩石崩裂天空乌黑,
我的救主低头而死。
裂开的幔子显明路,
天堂之乐无穷日。
他死在那里。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我怎样才能得救呢?摆脱罪。他是我的赎罪祭;所以他死了。呐,如果罪死了,就被埋葬,他把我的罪带到远方。他成了替罪羊。替罪羊就担当百姓的罪,出到旷野去死了。你们要出去,担当百姓的罪孽,把它们带到远方。
耶稣就是这么做的。他带走了人们的罪,把它们带到很远的地方,以至于他把它们放到了神遗忘的海洋里。如果罪死了,就埋葬它。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洗礼。当人们相信这个故事的时候,他们就会承认他们已经厌倦的罪,他们已经脱离了它,他们已经与罪分离了,他们已经厌倦了;所以它死了。罪再也没有能力在信徒身上了,因为他已经在耶稣基督的死和埋葬里称义了。因此,他走向祭坛,忏悔说,“我厌倦了罪。我不想再要了。”然后我们埋葬它。
25

当罪被埋葬——任何东西都被埋葬——它首先是死的。然后埋葬。它被放在视线之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埋葬人,让他们远离视线,远离他们身体的污染,把他们藏起来。看到死亡的后果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

当罪结束,当罪失去它的控制,当它死在基督在加略山的死里,他在那里宣判了罪,然后那些接受了因信称义的罪人就会尖叫,“哈利路亚,因为神把我的罪带到很远的地方。他把它们放在背负我罪的人耶稣基督身上。”他代表了两种动物:死亡和赎罪。
26

然后就像我刚才说的,他变成了……我们变得……我们是山羊。他成了我们的替罪羊。他成为我们的罪。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受到这样的惩罚,因为我们所有的罪都加在他身上。在那里,他不得不把他们装在自己的身体里,带到各各他去:一种羞耻,一种耻辱,带着罪地悬在那里,赤身露体,剥得精光,流血,哀叫。当他转动他那宝贵的头时,鲜血淋漓的头发从他的肩膀上垂下来……

我记得是比利·信德说的,每棵树上都坐着一位天使,他说:“把你的手从十字架上解下来,动一动你的手指;我们要改变这情形。”
犹太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却对他大加赞赏。他们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当然不是。如果他救了自己,就不能救别人了。但他舍己,为要叫我们得救。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带走我一切罪愆……
他们完成了;他们结束了。神忘记的海洋不再被记得。哦,我们不能对着它喊“哈利路亚”吗?当然,一切都结束了。基督成就了这件事。哦,相信我们可以的。
27

现在,最伟大的来了。“复活,他称义….”他做的所有这些伟大的事都是奇妙的,超凡的。没有什么可以加添的。但是,一个人可能会死,一个人可能会受苦,一个人可能会爱,但是当他复活的时候,神在他复活的时候写了一张收据,说他已经收到了。神的正义得到了伸张。哦,感谢神。复活,他称义…

神通过复活来证明他不是虚假的,他不是假的。那是他的儿子,圣灵,就是永恒的灵,叫他复活,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耶和华神,就是那叫死了三天并被埋葬的人从坟墓里复活的那位。神在复活节的早晨叫他复活,使他称义……
28

当我们来到那里,弟兄,来到神面前,没有一件事…那要来的,必须坦然无惧,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你不该带着疑惑来。

当你进入祷告队列时,你不该疑惑,“好吧,如果这位牧师愿意为我祷告,也许,可能他有医治的力量。”弟兄姐妹,医治的力量在神。它在十字架上,在各各他完成的工作中。你们来的时候,要来得称为义。当你承认你的信心时,你就称义了,说,“我因他受的鞭伤得医治,我要表明立场。医生说我快死了。我得了肿瘤,得了肺结核,等等。但今晚我站在这里,因为我相信他爱我,为我而死,救了我,把我的罪远远地埋葬了。”
29

当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因我们信他,就称我们为义。他接受了他为之牺牲的一切。“他为我们的过犯受了伤、为我们的罪受了伤;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他叫他复活,写了收据。

那是神的收据。当大地开始颤抖,太阳开始变黑……或者在那个复活节的早晨照亮大地,天都震动了;地狱在震动;天堂在摇荡;大地在颤抖;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我能听到荣耀的天使在尖叫,“哈利路亚!”我听见他们在天堂里,就是旧约里的老圣徒,喊着说,“荣耀归于他的名。”当然,当他从坟墓里站起来的时候,事情发生了。
30

他带来了对坟墓、死亡、地狱、疾病、每一个障碍、每一件阻碍基督徒完全自由的事物的胜利。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已经被看顾。这是通过受苦,被迫接受,流血,死亡,复活成就的;然后神称他为义。他证明你有理由相信那件事。他从坟墓里站起来,证明他是神。

佛陀说了一些伟大的话。佛陀死了,2300年前就在坟墓里,至今仍在那里。穆罕默德发表了很多伟大的言论。但是他死了,他在坟墓里,在那里大约……近1900年。他已经入土为安了,以后再也不说话了。他们可能是伟人。孔子,伟大的中国哲学家,许多伟人,诗人,作家,诸神等等,他们在自己的立场上可能是伟大的。
但是,当神在复活节早晨唤醒他的儿子时,这就证明了这一点。他派遣了圣灵,我们现在收到了凭据。我能从永恒中听到他的尖叫:“因为我活着,你们也活着。”阿们。这是正确的。“因为我活着,你们也活着。”阿们。
31

因为“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你不必在你的生命到来之前死去。因为他活着,你们也活着。当死亡将我窒息时,我仍将活着。 “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约5:24]神说,“我是复活和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嘘!我把我的魂锚定在那里。难怪诗人写道,

凡信主而死的人都必在那早晨复活,
大荣耀光辉灿烂何等快乐!
当他的子民聚在一起
他们的家在天空之外,
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
为什么?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除去我的罪;
复活,他使我白白称义。
一日他再来,我得福无边!
32

我看到我的肩膀弯了下来,我的胳膊,以前有肌肉的地方,正在变胖,哦,我……看,我要死了。我不知道要过多久他才会呼召我去。但我在这里有永生,因为他为我而死,他可以救赎我所奉献给他的。总有一天他会来的。我全心全意地相信它。

在神的恩典下,我将留在战场上。我要传道,为病人祈祷,直到死亡才让我获得自由,然后回家,戴上王冠。因为他为此付上了代价,白白地给了它。神叫耶稣复活,使我因信称义。所以我就有个王冠在等着我。
33

在他拜访了他的门徒40天后,他站在了山上。你知道,引力把我们固定在地球上。当我们在地球上的时候,是地球的引力固定了我们。但你知道吗?神给了他一个更高的概念。引力开始失去它的控制。

神啊,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这样,你呢?当这古老的土地条件…有时我在聚会,我以为它会在任何时候发生,只是感觉它在你周围散开。总有一天它会成功的。
不管,他们可以把你放在坟墓里,然后在你身上放一块墓碑,把你封起来。那和它没有任何关系。“神的角要吹响,在基督里的死人要复活。”有一天他会来的——哦,荣耀的日子。是的,他来了。
34

重力开始失去控制。他的脚离地开始上升,大地开始窥视。此外,耶稣说,“我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那里。”我很高兴今晚我能真心实意地唱这首歌。

降生,他爱我;
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除去我的罪;
复活,他使我白白称义;
一天他再来,我得福无边!
35

这让我产生了这个小想法。我不知道我是否说过…讲了一个我从书中读到的小故事,是关于一个美国人的。他的名字叫格林菲尔德。我想他已经死了七十五年了。他死了,我猜他…可能死了超过七十五年了。但在他死之前,他做了一个梦,他去到了荣耀里。当他到了那里,他走到门口,对圣徒说:“我是但以理·格林菲尔德。”他说:“我是个福音传道者。我是来接替我的位置的。”

他说:“请等一下,先生。你的名字必须写在这里的书上。”他看了一遍书,然后说:“这里没有格林菲尔德……但以理·格林菲尔德。”
他说:“哦,你一定是错了,先生。”他说,“我在美国是一个传道人。”
他说,“不。它不在这里。”
他说,“我能做什么?”
他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向白色大宝座法官提出上诉。”
于是他说,“我只剩下这些了。”
所以他说他好像在空气中穿行了一会儿,开始变得越来越轻。过了一会儿,天色渐渐亮了,他的脚步也慢了下来,最后停了下来。他看不清光是从哪里来的,但就在他周围。他听见有声音说,“这就近我宝座的是谁。”
他说:“我是但以理·格林菲尔德。”他说,“我在天堂门口,守门人把我赶走了,说我必须接受你的审判。我站在这里申诉,先生。”
他说:“好吧。我要按我的正义审判你。”他说:“我的正义需要完美。”他说,“你在地上的时候撒过谎吗?”
他说:“我以为我是一个诚实的人,一直都很诚实。”但他说,“在那样的光线下,我看到很多次我说了错误的话。”
36

听着,朋友,我们可能每个星期天都去教堂。我们可能非常虔诚。哦,当然。你也许会付你的十一奉献,你也许是个很好的人,就像许多在洛杉矶的人一样。这可能是真的。但我要告诉你:当你站在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席前,如果你所得到的只是这些,那么在你面前将会有许多事情等着你。难怪没几个人能得救。

37

他说:“我以为我说的是实话。”但他说:“我看见很多我讲过的事情都不对。”他说:“是的,我说谎了。”

他说:“那么,你偷过东西吗?”
他想:“有一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但在那道亮光下,他看到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小交易。他在现实生活中从未想到过这一点。
看,我们只是在消极的一面。我们在用被遮蔽的眼睛看。但是当我们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眼镜就会被摘下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和他面对面了。那才是最糟糕的时候。
然后他说:“是的,我想我偷了。”
他说:“但以理·格林菲尔德,我的正义需要完全!你在生活中是完全的吗?”
他说,“主啊,不是的。我并不完全。”
他说他在等着听那巨大的爆炸声,“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他说“他听到一个声音。这是他一生中听到的最甜美的声音。”他回头一看;他说:“他看到了他见过的最可爱的脸。” 他说,“没有母亲会有那样的表情和说话方式。”他说,“他就近前来,把一只手搭在肩上对他说,’父阿,这是真的。但以理·格林菲尔德,在他的尘世之旅中,他并不完全。但他在人间做了一件事;他为我站立。现在他在天堂,我要为他站立。他所有的罪,都算在我的账上。’ 那是他在各各他赎买的。”
38

弟兄姐妹,这是我要依靠的人。我不会依赖于我是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还是五旬节派信徒。我不会依赖于我是否喊叫,是否说方言,是否为病人祷告。我不打算依赖它。我要依靠我的信心,在那里他爱我,他死了,救了我,他又复活,称义了。当我在地上的时候,我会在这个基础上为他站立。在那个审判的早晨,我相信他会为我站立。那天谁会为你站立呢?你的牧师吗?你的教会吗?当我们低下头的时候,请想一想。

亲爱的神,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我们现在必须回答。谁会为我们站立?会是我们的朋友吗?尽管他们可能会非常忠诚,会尽其所能地支持我们。也许是我们敬爱的牧师,我们全心全意地爱着他,他会站起来为我们呐喊。然而,他也不得不大声求饶。哦,那天除了耶稣没有人能站得住。
亲爱的神,我刚才想说的是你对教会的爱。似乎他们已经赶上了圣经的奇迹,他们已经赶上了会员,福音传道,传教士和…但是主啊,让他们现在追上爱吧,这会让教堂燃起熊熊烈火,那是一种真正的神的爱,一种真正的神圣的爱,它能使人转过脸来,或者是一个愿意牺牲自己生命的人,如果这意味着拯救他人的话。神啊,当我们等候你的时候,求你在我们心中赐下那样的爱。
39

当我们低下头的时候,我想知道今晚,在这一大群会众中,有多少人愿意站起来说,“我要为耶稣站在这里。主啊,藉着做这个,我要你在那一天为我站立,因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为你站立的机会。我参加过很多聚会。我是教会的成员。”也许你是;也许你不是。无论如何,你只要说:“主啊,我现在就为你站立,请在那一天为我站立。”现在站起来,我们来祷告。只要起来。这是正确的。神祝福你。这很好。好的。

降生,他爱我;
受死,他救我;
埋葬,他除去我的罪;
复活,他使我白白称义;一天他再来,我得福无边!
40

今晚有个牧师坐在外面,那天他参加了一个很棒的科学会议。你们都看到了,我相信是这个月的《展望》杂志,那个将军是怎么说的,下一场战争只会持续几分钟。现在,只要他们中的一个人来发泄他们的不满(原谅我这个说法)但是他们的一些争论,只是引爆了一枚炸弹。在那里,我们在海洋中与这些潜艇一起上升。他们在所有不同的地方发射这些炸弹。这里一个,那里一个,世界无法承受这个。她可以去…在那钟再敲两分钟之前,整个事情可能就结束了。别冒险。如果你不确定你是对的……

我不知道我们的姐妹是否能给我们一个和弦。你相信神会听我为你祷告吗?到这里来。让我…在外面的灯光下,请你们在这里走一会,好吗?过来,我们一起站在这里祷告。如果你愿意,现在就来吧。不要坐下。到这里,站在这里。你可以这样说:“我曾是一名教会成员,我并不感到羞耻,我将直接来到这里,站在这里。我想去。我想要诚实。”如果你能看见神的灵进入人里面,你就会看见复兴的开始。神祝福你。
41

如果他愿意听我为盲人开眼睛的祷告(毫无疑问,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你会看到我这样做的),让蛇咬伤的毒液,通过祷告,停止使人死亡。我见过那些已死的人,医生合上他们的眼睛,双手合十走开了,然后又看着他们起死回生。什么?通过祷告。祷告意味着某种东西。

我们会等在楼上的你们。马上下来。让我们站在这里一起祷告。请你马上下来好吗?让我们一起祷告。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有多少人想拥有那样的爱?如果今晚你的心里没有爱,你会为这个城市所做的可憎之事叹息哭泣……
42

听着,朋友们,我可以带任何一个学生来讨论这个问题。经上说惟有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神的使者才能给他们封上印。凡读过的人都说,“阿们。”就是这里。只有那些为城市的可憎而叹息和哭泣的人。“哦,”你说,“我当五旬节派信徒很久了。”那很好。我也是。但是,弟兄,如果你关心的是父的事业,那对失落世界的灵的关心又如何呢?你说,“嗯,我每天晚上都得到祝福。”

如果你身上没有那种善良、谦卑、甜美、温顺的灵……圣灵的果实是什么?爱、和平、喜乐、忍耐、良善、温柔、忍耐。不要碰运气。早上可能太晚了。再过一个小时可能就太晚了。
你为什么不在医治聚会开始之前来呢?马上下来,说:“主啊,我要做对的事。我想要一个让我充满爱的灵。我想要一个灵在我里面,让我感谢耶稣为我所做的一切,使我的心变得温柔,充满爱,我可以从我的心里宽恕别人,而不是因为这是一种责任。”
43

现在,你们在楼上的一些人应该下来了。走出来。你可能离天堂有那么多的台阶。我不说它是;我希望不是。但你可能只需要这么多。

今晚你要给出什么,如果耶稣…如果你听到有一些事发生,一块石头在下面的某个地方爆炸了,后面有一块,收音机会发出尖叫,人们会跑到街上,原子弹会落下……那就太晚了。
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教会将….万有引力会….把它松开。教会将会被提,就像我站在这个讲台上一样确定。坟墓会打开;死人会出来;他们要去见主耶稣。数以万计的教会成员,是的,几千万人会被落下。最好过来,确定你心中有爱。
44

当我们低头等着别人下来的时候,让那些私人的工作人员也过来,还有你们这些和我们一起祷告的人也行动起来。来吧,罪人朋友们;来吧,背道者们;来吧,不冷不热的教会成员们;让我们一起去天堂吧。你现在就到这里来祷告。

我想为你们祷告。我想确定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因为我相信这周会是一个…在接下来的一周里,这将会是一个伟大的时刻,如果耶稣在在这个圣殿周围停留。我希望看到所有的罪恶都被清理干净,希望看到所有阴郁的老魔鬼都被赶走,希望永生神的教会能以真正的神圣之爱站起来。这座城市将发生前所未有的震动:瘸腿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一切都会发生。
45

你完成了吗?你确定了吗?这是…你确信你的罪是藏在这宝血底下,你心中对这座城市的罪如此渴望,以至于你每夜,每夜都可以向神哭泣,“哦,神!”你终日看见百姓陷在罪里。当你看到它是多么罪恶的时候,它给你的脸颊带来泪水,给你的心带来悲伤。

这是在你里面的那种灵吗?那是唯一一种被圣灵封上印的。圣经上就是这么说的。那被圣灵封上印的,就有圣灵在他们里面。圣灵的果子是什么呢?仁爱,恒久忍耐,温和,温柔,忍耐,和平,与众人和睦。不管他们是否同意你的意见,都没关系。这就是我们想要的那种教会。那就是我们想成为的那种人。
46

现在不要感到羞耻。也许在早上之前,你可以叫他来为你站立。他会怎么说?“你知道昨天晚上在洛杉矶堂里,牧师讲道的时候,我对你说话。你为什么不下去呢?最后一天你拒绝了。”

你会说,“伯兰罕姆弟兄,我是一名教会成员。”
耶稣说:“他们会来,甚至会说,像汤米·奥斯本,奥洛·罗伯茨、威廉·伯兰罕等人,所有其余的人都会去参加医治聚会,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在那天站起来说,’主啊,我以你的名赶鬼。我在你的名里行了大事。’”
他会说:“我从来都不认识你。”
你们看,恩赐是借着信心去工作的,惟有爱是完全的。爱就是爱。爱使我们与神融为一体,使我们合一,使我们同心,使我们在同一个灵里。
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
(我能感谢他吗?)
埋葬,他除去我的罪;
复活,他使我白白称义;
(现在,我在做什么?等待……)
一天他再来,我得福无边!
说:“主啊,今夜就在这里。如果这是你的意愿,就在今晚吧。”
47

好的。现在有多少人,就在会众和坐你旁边的邻居面前,说,“伯兰罕弟兄,我没有勇气站起来,站到那里去。我希望我有。我知道我没有那种灵,你说的那种:耶稣有的那种灵,他有的那种爱,他作出的牺牲。他的灵也要在我里面,叫我存柔和,温顺,耐心,爱心,长久忍耐,温和的心。我还没得到,伯兰罕弟兄。我脾气不好。我从未被分别为圣。我心存疑虑。”出问题了。

当然,当圣灵进来的时候,它就占据了这个地方,把所有的根一切都根除了。苦毒没有了,那么你对每个人都是甜美的,爱所有人。你就是这样。你会说,“我没有那个。我甚至没有勇气站起来,但我还剩下这么多勇气:我要向神举起我的手,说:”神,我现在不能完全为你站立,我没有那么多勇气。但是,请记念我,哦,神。’”那边的会众能不能把你的手举起来,还有人没举手。神祝福你。
48

呐,你们每个人都站在这里。我要你庄严地,全心全意地知道,你已经做出了奉献。现在,不要只是因为…你来只是因为,“哦,我不想下地狱。”你当然不想。“但我来,耶稣,因为有东西触动了我的心。我知道你为我做了什么,但我没有你想要的。我来接受它;我想要它。”你为什么得到一个代替品呢?为什么要加入教会,或者做点刺激的事,或者……

呐,我相信激动、喊叫、说方言和神的医治。我相信这一切。但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首先是神。你可以有那些东西而没有神。保罗说你可以。耶稣说有许多人要来,承认自己有。但是他们没有这个,看。这正是我们所缺乏的。
49

“我需要爱,主。我需要你的灵在我的心里,使我成为那种人:温柔,善良,温和,谦卑,宽容。这就是我想要的。主啊,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低下头说,’主啊,现在就改变我的生命。我敞开自己,’说:’主啊,现在我什么都不是,但你改变了我。一定是你。我的情感把我带到这个祭坛上。但现在需要你的灵来改变我。来吧,改变我,主。来吧,把那荣耀的渴望放在我的心里。’”事情就是这样。

有一天我对一个人说:“哦,我相信耶稣随时都会来。”
他说:“别谈这个,伯兰罕弟兄。你让我担心。”
我说,“让你担心?”
他说:“当然,我现在挣的钱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多。我的生意更好了。”
我说:“那么,弟兄,你说你是基督徒,会害怕神的到来吗?[磁带空白]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伟大的时刻——神的到来。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棒的事情。”我现在在这里,是因为我相信他会来。最….那是我一生中最神圣的时刻——但我看见他的时候。 “爱慕他显现的人,”保罗说,“有公义的冠冕为他们存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来吧,主耶稣。是的,主,来吧。主啊,如果你愿意,现在就是时候了。”这就是我的感觉。爱我,为我而死,为我而葬;他复活,为我伸冤,直到永远。“主啊,我正期待你的到来。我希望我身上也有你身上所具有的那种灵。我想要那种灵;如果我的敌人的唾沫能够从我的脸上垂下来,我就会诚心诚意地说:’我原谅你。’我可以像基督一样宽恕别人……就像神,因基督的缘故,宽恕了我们一样。”
50

好吧,现在让我们低头祷告。比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来。我想让你们做服事的工作,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你们中的一个。

呐,当你低下头的时候,我希望你向神承认你错了,你希望神现在原谅你,让你……[磁带空白]
听我说,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他也想这么做。
呐,瞧。你怎么来的?“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为何你能站起来来到这里?因为你知道有些事不对劲。现在,你站在祭坛前,所有的错误都得到了纠正,因为祭坛上为你准备了祭品。是什么?一个流血的祭品——神的儿子——哭喊着:“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是故意的。”[路加福音23:34]
51

现在,你看着我们祷告。你要因着信,按手在他头上。想象一下,你做错了。就像在旧约里,他们带来了一只羊羔,把他的…用手按住小羊,割断它的喉咙。那小家伙颤抖着,咩咩地叫着,死了,血溅满了敬拜者的手,他意识到那是……他本应死去,但羔羊却为他而死。

现在,你要因着信,按手在耶稣的头上,感受那被离弃的痛苦,直到血和水分开。你要尝尝这苦楚,说,主耶和华啊,我是个罪人,是为此而来。可怜可怜我吧。
亲爱的神,当我意识到自己站在这张神圣的讲台前时,我正站在生死之间,在那个伟大的早晨,我将在那里与那些人会面。哦,我可能会为某人祷告,他们会康复,然后被遗忘。但是,主啊,这里的灵魂危在旦夕。我必须毫不犹豫地与他们站在一起,站在公正而又活的神面前,为牧师的事工作一个交代。
主啊,他们来了。他们来是因为他们相信,圣灵谴责他们做了错事,现在他们来是为了纠正错误。我为他们祷告。主啊,这是我知道的唯一方法,就是说这道所说的话。现在,他们正在承认他们的错误。如果他们愿意认罪,神就会宽恕他们——他应许过的——并将他们心中的渴望赐给他们。因为经上记着说,“他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他们希望心中有爱的灵。
52

父啊,我们已经喊得够多了;我们曾经有过那么多的喜乐;恐怕我们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主。以利亚站在洞口,听见风和雷声,却没有惊惶。他等待着那依旧微弱的声音。主啊,现在说话。你要对他们的心说:“我的孩子,凡到我这里来的,我必不丢弃他。我把你犯的每一个罪都归咎于我自己的牺牲,我唯一的儿子。你承认了,因为你相信了。他是唯一能帮助你们的人,他那样做了,他的苦难为你们每个人称义。我叫他从死里复活,就证明了这一点。现在我将主心里的灵赐给你们,叫你们能饶恕人,能爱人,又能温柔,长久忍耐,善良,温和,恩慈,温柔,忍耐。 ”神啊,现在就给他们吧。

现在,当我和他们来的时候,主啊,在那一天,我所知道要做的就是把他们带到这里,让你来做这个工作,加上我的信心,你正在做这样的工作,它已经完成了,他们相信了,在内心深处接受了。我将他们作为爱的礼物献给你,这是圣灵今晚奉耶稣基督的名带给基督的。
53

现在,低下头,你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你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承认了基督,从来没有像你们对失落的灵魂有应有的负担。也许你去过教会;也许你做了一些好事。但是现在,你感觉不一样了。你觉得你现在要出去,神对你的心说了些什么,你现在对他有了更多的爱,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为你做了什么。如果有,请举手。所有人围在祭坛前,说,“我现在感觉很好。”神祝福你。

哦,那太好了。在我看来是百分之百的。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没什么,这不是情感。他谦卑地走来,轻轻地走着,倾听着那微弱的声音。“是的,主。主啊,我接受你。现在我相信你。我全心全意地相信你。我今晚要离开这里,变得谦卑,温柔。今晚我要离开,心里带着对迷失的罪人的负担。我会为罪人祷告。从今往后,我要尽我所能做一切事情。”
现在,所有的会众能否都低下他们的头,我要问比利·亚当弟兄他是否要继续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