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301M 门是窄的

1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谢谢。回到主的家真是太好了。我总是喜欢回到我们的教会,不管我去哪里。这个老地方有一些东西是我总想回来。哦,它是……这是我曾牧养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教会。能再回到这里看起来真好。我相信,在太阳拒绝发光、星星也暗淡不放光的那个伟大早晨,我相信,当那日,这个教会一些被羔羊宝血洗净的人,也会出现在那里。我盼望着那个时刻。

2

刚才经过房间时,我在后面遇见阿根布莱特姐妹。她告诉我这里有一些人是参加过金斯敦聚会的,当时访问了那里。我很高兴有他们在这里作为一个见证。在牙买加参加金斯敦聚会的,不管他们在哪里,如果他们能举手……是的,在很后面。好的,很好。

3

我看到奥洛的明信片。我想你们已经通知了他的聚会。直到昨天我才知道日期。我想聚会是六日开始,是吗?六日到十五日,罗伯茨弟兄在路易斯维尔。去听他讲。罗伯茨弟兄是我的一个亲密朋友,是基督的真正仆人。我肯定你们都喜欢他一晚接一晚的信息。当他为病人祷告时,我肯定你们会看到神运行,因为他是一个信心的伟大勇士,罗伯茨弟兄是神大大使用的一个人。他的事工已经爬升……

4

我记得我最初遇见罗伯茨弟兄的时候;他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一个破烂的小帐篷里,我在……不,是密苏里州堪萨斯城,我在堪萨斯州堪萨斯城的一个礼堂里。他坐在前面的座位上。聚会结束后,我们走到后面交谈。他们把我介绍给他。奥洛比我年轻;四十岁出头。他说:“你认为神会垂听我为病人做的祷告吗?”我说:“弟兄,他会垂听任何人所做的祷告。”

哦,他就开始了,他说:“我这就去。”
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受过大学教育,学了四年的心理学,我肯定他是个杰出的人。他现在达到了一个地步,身边有了一群顾问等等,以至他说话时,都是深思熟虑的。你们肯定会喜欢他的;我肯定。
5

呐,我想报告一下主在牙买加和波多黎各,在我们卑微的聚会上所做的事。我去那里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因为许多电话进来,这里的利奥知道,电话……整个星期,事实上有几百个地方打电话要聚会。但我要感到被带领去我要去的地方,好像是……如果因为人叫我去我就去,那我就是奉那个教会或那个组织的名去的。如果因为内维尔弟兄说我应该去我就去,我就得奉内维尔弟兄的名去。但我想在耶稣差遣的时候去,这样你就能奉主耶稣的名去与人相会。

6

我躺在床上,有一点累。这山谷……我迟早得离开这山谷,因为这给我喉咙带来的伤害,简直到了我难以忍受的地步了。我可以离开再回来。那天利奥和我,在不到四十英里的地方……本来我们到了佛罗里达的沼泽地以后,喉咙就全畅通了,但一来到离路易斯维尔不到四十英里的地方,喉咙又堵了。班克斯·伍德弟兄今早应该在这里的什么地方。那天从金斯敦和波多黎各回来(在那里我的喉咙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下了飞机,还好好的,但在我们到达杰弗逊维尔之前,喉咙又堵了。瞧,这里是山谷。空气里有细菌,或者是神想要让我离开,两者之一。我不明白这事。我已经祷告求问很多次了。

7

然而,凌晨大约三点,我就醒来了。妻子和小儿子还睡着。我起来坐在床边上,看见许多人聚在一个很大的地方,我对比利·保罗说:“你去那里给那些人发祷告卡。”

他说:“好的,爸爸。”过了一会儿,他回来说:“你不能给那些人发祷告卡。”他说:“你看到站在这里的这人吗?”
我说:“看到。”
他说:“他在这里,我说:’每个想要祷告卡的人,请举手。’我去给他祷告卡,他却去别的地方了。我过去那里,他又去别的地方了。呐,他在这很后面。我甚至一张祷告卡也发不出去。”
8

我说:“哦,比利,你不用发祷告卡,因为这里有这么大的空地,每个人都可

以……“祷告卡是要防止骚乱的(你明白吗?),让他们保持秩序。我说:”哦,我可以把大家都叫来,反正我这里有地方,然后让他们排队,一个一个为他们祷告就行了。“
他说:“好的。”他转向右边,离开我去了。当他往那边出去时,我往这边转身,注视着他。
我听见一个声音从天降下,说:“但这次我要开始使你尊大。”我观看,从未见过这么一群人,他们从各处蜂拥而来。
9

罗伯茨弟兄的名字被叫到了,那声音说:“现在,罗伯茨弟兄来见你。”

我说:“我该怎样问候罗伯茨弟兄呢?”
他说:“就照他问候你的同一个方式。”
哦,我看到罗伯茨弟兄走来,穿着黑色西装,戴着个小帽子,像宾·克罗斯比戴的那种,两边翻上去,帽檐儿耷拉下来,一个黑色的小帽子。我站得有点高,他抬头看,说:“你好,伯兰罕弟兄。”
我说:“你好,罗伯茨弟兄,”跟他握手。他说:“你的会众挺多的啊。”
我说:“是挺多啊,罗伯茨弟兄。”他转过身,往比利所走的方向—右边去了。
10

我想:“我要在哪里跟他们说呢?”我到处想找个地方来讲。我处在那种境地,我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向下面的人讲话。有人说:“哦,过来这里。”

我说:“哦,你那里也看不清楚。”我走过那地方。我记得这点,然后我说:“我要做的主要的事就是在神和他的子民面前一直心里谦卑。”
我从异象中出来。我想:“那是什么意思?也许是指我们要有这么……是在哪里,会在哪里呢?”你瞧,有时候在异象中,神并不告诉你在哪里;他只是说话,你就……好像是用比喻。我肯定你们读过圣经的明白这点。
11

然后我走进前面的房间,坐了一会儿,大约是凌晨三点半或四点。我很困,又回去躺下,做了一个梦,最古怪的梦。你们大多数人都认识我的一位经理杰克·摩尔,杰克·摩尔弟兄;我认识他多年了。我想,我跟他女儿—一个大约十七岁的女孩出去约会,牵着她的手,带她到山上,小杰姬。哦,从她还只是吃奶的婴孩时,我就认识她了。我领她上山,走了三个街区上山,领着这女孩。我们来到一棵大树下,她坐下来。就像今天许多十几岁的女孩穿着那些裙子一样,你知道,有点往外撑,她穿着一件那样的裙子。她提起这裙子,往外铺开,坐下来。就像年轻人彼此对看一样,她像这样双手合拢,开始抬头望天。哦,杰姬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但她的嘴巴特大,眼睛也特大,头发有点土黄色,不太吸引人,但是个真正的女士。当她望天的时候,我能看见她的大眼睛,天空映在她的眼睛里。

12

哦,我离开她大约五英尺,有点像这样侧卧,拔了一根草,放在嘴巴里,开始嚼这根草。我开始想:“我为什么上这里来呢?嗯,我一个老人,跟这个年轻的女孩在一起。嗯,”我说:“我结了婚,有一帮孩子。我不该跟这个年轻女孩来这里。”

我开始站起来。当我起来时,一个声音从树上传来,说:“这是为了一个迹象和原因。”
我醒来了,几乎尖叫起来,是个噩梦。我想:“哦,不知道那是指我要背道或有什么事发生在我身上?哦,”我想:“如果我想用自己的头脑,我就会把一切事搞乱,所以我只要等候神。”我开始祷告,说:“主啊,那个梦跟晚上早些时候的那个异象有关吗,或者它是什么意思呢?”
13

等了一会儿,也许是一个小时(我妻子已经起来,把早饭准备好了。),那声音又回来了,说:“到金斯敦去,在那里会告诉你要做什么。”

所以,我马上去了金斯敦。星期四下午他们才知道我星期五会到那里。那是我们所有的广告。我不很擅长估计人数,因为通常我都是夸大了人数。但头一个晚上,我说我们大约有,哦,大约有一千二百人出来,因为才知道一天。第二天他们开始让送信的跑四英里,在山里奔走相告。一个送信的要跑四个小时,然后让另一个送信的继续往山上跑。第二个晚上大约有五千人。第三个晚上估计大约有一万五千人,也许是二万人。有成千上万的人归向了基督。
14

异象是:这个小教会,女孩是童女,只是个孩子,是指教会的贞洁。走三个街区上山是指我会传道三天。通过我的事工,在神的事上,把这个贞洁的小教会,从她所在的地方带到更高处,直到整个海岛都震动了。

哦,传道人和附近的人哭喊,乞求,劝说,“再呆一两个晚上。”还有城市的官员。
15

我们从那里去波多黎各。在那里我们大获全胜,路上挤满了成千上万的人,估计有四万个宝贵的灵魂归向了主耶稣。走的时候,我希望我……我要对自己的教会这样说,但在外面公开的地方,乡亲们不在的地方,我不能这样说,因为那样的话别人会误解的。但我在这里的一张纸上有法官的名字,当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和他的工作人员在那里说了这话。

16

他说:“我们岛上很荣幸有不同的传道人来。”他说:“葛培理先生最近刚离开海岛,我们有一场荣耀的聚会,”他说:“但葛培理只是带给了我们一直以来都听过的同一个福音。”他说:“后来我们有幸有罗伯茨先生来岛上。”他说:“罗伯茨先生给我们举行三天的大聚会。”但他说:“宾馆的费用太高了,三个晚上留下了三万五千美元的宾馆费用。”他说:“后来欧斯本先生来这里了,他是基督的一个伟大仆人。”但他说:“当欧斯本先生一离开,就出现了失望,看上去一切都完了。”

但他说:“我们注意到在这次聚会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在讲台上让伯兰罕弟兄祷告。”但他说:“当聚会结束后,我们在会众中收拾了一卡车的轮椅、拐棍等等的东西。”他说:“这次不是人,是神临到了我们,”他说。
17

我说:“不要指望我的祷告,而是你们在底下的祷告;彼此按手。”他们也许带了一、二十个人到台上,当辨明的恩赐降下来时,人们就尖叫。我们住第四等的宾馆,自己付清了所有的费用和路费。

你们借着给我的十一奉献帮助做了这些事。是这个做成了这事。我要你们知道,在这一切事当中,你们也有份。在将来的伟大荣耀之日,神必因此赏赐你们。瞧,你们没有……
如果是人自己去行了一些事,你瞧,当那人离开时,人们想:“太让人失望了,神离开了我们。”神没有离开你们。他一直与你同在。瞧,你在这件事上跟任何人一样有份。神可以为了某个事工使用一个人,但这并不意味那个人是神唯一的选择。是你们自己对神的信心。
18

他们坐着用破轮子制作的小车,他们用好像婴儿车上拆下来的轮子,然后放块板,让病人躺在上面,把他们推进来。聚会结束后,人们清理跑道,一路把那些可以行走了的人撇下的小推车、很大的椅子、拐棍、褥子、床等等都铲到拖车上,因为主的同在在那里。那是我们想要看见的。那时人就不在了,而是神在运行。

19

回来后,今早只是帮忙,我要讲几分钟。我请小伙子们不要发行录音带。我努力思想了三天,“我要讲什么呢?”今早我离开之前,心里感觉要给教会一个非常严厉的警告。我告诉他们:“留着录音带,但不要拿去卖。”

在我们这样做之前,我想要给你一个小见证,它可能对你们有益处;它给了我益处。我们去了一次有三天的钓鱼旅行,利奥、吉恩、我自己、我儿子比利·保罗和他妻子,下去一个从乔治亚州来我们教会的朋友那里。他们带我们去某个沼泽地;我现在不知道是在哪里,靠近奥基乔比或类似的地方;我不懂那些塞米洛尔印第安人给它起的名字。但我们在后面许多英里。
20

这位埃文斯弟兄,他弟弟是个罪人,他是个出色的渔夫,几个月前走到沼泽地。他们有一种蛇叫做地响尾蛇。地响尾蛇咬了他,他差点丧命了。他的脚肿了起来,他们带他去看医生,医生给他打针。那些蛇是致命的。那里还有许多棉口蛇、棉口蝮蛇和接近二十英尺长的短吻鳄。

21

我们在那里钓鱼,我钓到了一条非常大的鲈鱼。哦,那真是很放松的一天。呐,鱼太大了,我无法把它从水里拉上来,它把鱼钩都拉直了,跑了,或挣脱了。我们钓到了许多鲈鱼,有差不多一百五十磅,都是很大的鲈鱼。一些鱼重好几磅,四磅到七、八磅。我钓到了这条大鱼,它挣脱了。

我又扔下鱼钩,钓到了另一条鱼,大约六、七磅。我有一条很长的鱼杆,因为你得越过那些睡莲。埃文斯弟兄……我们因趟水身上都湿了,因为那是沼泽地。他脱掉鞋子,卷起裤管,站在一块干地,要把衣服弄干。他看见这条大鱼在叶子中间打滚,我趟水走向那条鱼。他说:“等一下,伯兰罕弟兄,我给你抓那条鱼。”他跑下去。我已经把它提起来,想鱼快要死了,就把它放在叶子上。他跑下去要抓鱼。当他下去时,他尖叫了起来,然后上来了。一条响尾蛇咬了他。
22

我们看那伤口,响尾蛇咬到他的地方,他脚上有毒牙的印,他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说他感到骨头都要瘫痪了。我们在沼泽地后面许多英里。他是个大个子,我也背不动。当蛇咬到你,几分钟后你变得非常恶心,几乎要死了。利奥也在场。有东西临到我的脑海:“你仍是神。”他抱着脚,紧紧地握住,响尾蛇咬过的地方留下了两个大毒牙印,我按手在那地方,说:“主啊,你的道中记着说:’他们可以践踏蛇和蝎子的头,断没有什么能害他们。’”就在那一刻,所有的疼痛都离开了他的脚。他穿上鞋子,钓了整天的鱼,那天晚上回去,告诉人们这件事;他们说:“你最好去看医生。”

他说:“如果神保护我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必看顾我剩下的道路。”我们钓了三天的鱼,根本没有任何不好的影响。
神仍是神。他持守一切的应许。我所有的事工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神临到毒蛇的咬伤,因为那是我第一次有机会为毒蛇咬伤的人祷告。只是让你知道神持守他所有的应许,他的道是美好、真实的。阿们!
23

记住今晚和这个星期三的聚会。现在为真正有需要接受祷告的人祷告;那人就是我。记住,当罗伯茨弟兄来到城里,你们去参加他的聚会,代我们教会问候他。

在我们读经文之前,我想让我们起立一会儿。不用音乐,让我们唱一两节教会的这首荣耀的老赞美诗:“我以信心仰望你。”好的。现在请大家跟我一起唱,我们来唱。不要想你怎么唱,只要唱出来荣耀神。内维尔弟兄,请你给我们领唱,好吗?
我以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 行过人生迷阵,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24

我们低头,我想从圣经神圣的作品中读《马太福音》7章13和14节。当我们读的时候,愿主加添丰盛的祝福。

13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14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25

让我们祷告。神啊,你将主耶稣从死亡和坟墓中带出来,今晚把他作为一个活的祭牲呈献给我们,我们谦卑地将我们的生命重新奉献给你,想到我们还是罪人,死在罪恶过犯中的时候,你就如此地顾念我们,差遣你的独生子,成了罪身的样式,为我们的罪成了挽回祭,那无辜者为罪受害,使我们能跟你和好,再跟你交通。

神啊,今早若是我们中间有罪,若有任何东西拦阻圣灵把神的信息带给我们每个人的心,主啊,我们谦卑地祈求你赦免我们的过犯,用主耶稣的血洁净我们。我们知道凭自己我们算不得什么,我们承认我们算不得什么,但你是圣洁的;你是真的;你是公义;你是怜悯的源泉。今天我们带着痛悔的魂,谦卑地爬到那里。刚才讲到了这个来自牙买加和波多黎各的见证,神啊,你在那里行了如此伟大的事,这是那位义者再来的迹象。
26

你拯救埃文斯弟兄脱离了那蛇的毒牙,因为他是个信徒,你的道永远都是真的。主啊,今早拯救我们脱离死亡的毒牙,敌人咬了,毒害了我们。主啊,今早让你医治的乳香浸透我们的灵,洁净我们脱离一切的不义,医治被仇敌权势破坏的肉身上的疾病。所有在神同在中的,愿他们都得医治。

主啊,现在藉着你书写的道向我们说话。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但你必预备。主啊,你警告我们,使我们为你的再来准备好。我们奉耶稣的名,为了他的缘故这样求,阿们!
27

我总是迟到一点,因为现在我正在等候。我想主日学结束了。但有一件事,就是当我到家时,我就觉得有很多的时间。你知道,我们太匆忙了,所以我们只要相信神。

我们的主给他那个世代的人,那些非常虔诚的人,发出了这个严厉的警告。他说:“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呐,不是因为他们不虔诚。他们非常虔诚;因为他们信靠教会,信靠某些信条、宗派,并在一定程度上相信神,他们就认为一切都没事。但耶稣告诉他们说,进去的人也少。
28

今早我想知道,我能不能把那个世代跟这个世代相比。瞧,当时是犹太时期结束的时候,耶稣提到不同的世代、不同时期不同的结束,告诉他们说,以前时期发生的事正发生在他们面前。他们没认出来。让我们看看耶稣讲的一些事。

比如,他们无法相信神在那人里面。那是他们要翻过的最大的障碍,即耶稣是人怎么能把自己当作神。他们无法看到神能住在人的肉身里。在所有的时代,所有的时候,神总是住在人里面。人是神的代理。在每个世代,神藉着人的嘴唇向他的子民说话。他总是选择某个人或他能使用的某样东西。
29

耶稣向他们提到亚伯拉罕,那是如此的一块绊脚石。他对他们说:“你们若自称是亚伯拉罕的子孙,称亚伯拉罕是你们的父,他看见了我的日子,欢欢喜喜地仰望。”先知亚伯拉罕……毫无疑问,耶稣向他们提到他已经向他们证明了他是弥赛亚,因为弥赛亚的迹象随着他。每个世代都是那样的,弥赛亚的迹象。但是他把自己当作神,弥赛亚自己,这把他们绊倒了。他们无法明白这点。

30

呐,当亚伯拉罕,他们称他是他们的父,他遇见了神,神也是在肉身里;因为他在亚伯拉罕面前吃牛肉,吃玉米饼子,喝牛奶,吃黄油,然而他是神。亚伯拉罕认出了他是神,称他以罗欣,即全能的耶和华。一个人穿着衣服,身上沾着灰尘,坐在树下遮荫,吃肉,喝牛奶。那些冷淡、内心残忍、自私、自义的犹太人无法相信他是神的儿子,还称亚伯拉罕是他们的父。耶稣让他们知道,他在肉身中做的事,跟神遇见他们的父亚伯拉罕时,在另一个肉身中所做的是同样的事。亚伯拉罕相信。他们却不能相信。

31

你瞧,当亚伯拉罕坐在他的帐棚下,因为他做出了一个选择……那个选择也摆在了每个生在这世上的人面前。善恶树摆在每个人面前。亚伯拉罕的侄儿罗得和牧人开始为土地争吵。亚伯拉罕是个义人,对他们说:“我们中间不可争吵。你只管选择你要去的路。”这个也临到了每个信徒的生活中。今早这个就摆在你面前,在我面前。

罗得不认为自己会背道,他往所多玛看去,那里生活很容易。许多时候我们也是在看容易的路。“我要加入某个教会,你瞧,没有人会反对它,因为它是城里最大的教会。”容易的路,当我们犯错时,许多时候我们就是那么做的。
32

记住,如果你跟随基督,你就会被人恨恶,因为“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后3:12]如果你归向基督,你就不能藉着任何教会、任何宗派或任何信条而来。你必须藉着宝血来;那是进去的唯一道路。你不可能带一个人跟你一起去;你必须单独去,站在自己的承认和自己的信心上。你不可能骑在牧师身上或你母亲的信心上进去。当你归向神时,你必须作为单个的人去。许多时候我们做了那些愚蠢的选择。

33

如果罗得,当他看到一切都很容易,看到那里有很多钱、很多的名望,因为他是个客旅,是个聪明人,受过教育,学过许多心理学,他可以做一些事,还维持他的信仰,他想:“我已经信了神,所以我要下去所多玛,赚点额外的钱,我要成为大人物,也许是个了不起的传道人。”瞧,你要做一个选择。

34

普通信徒也要做出一个选择。“我要去这个教会。那里有……哦,城里的每个人都认为这是最好的。嗯,市长属于这个教会。”呐,他可以属于一个很好的教会,但你仍然得用经文判断那个教会及其会众。有时候他们去,因为那是一条受欢迎的路,到某些地方去的人穿得更好。我们就是在这里犯了致命的错误。

35

呐,注意这点。亚伯拉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第二选择。但如果你能那样接受的话,有时候第二选择比第一选择还更好。注意,没有多久,罗得看到了那座大城,他没看到妻子变成盐柱,他没看到火烧毁这座城。但亚伯拉罕选择了属主受藐视少数人的道路。他留在旷野。

然而,如果撒拉说……呐,记住,撒拉是全地最漂亮的妇人。没有一个妇人像撒拉那样美貌。看到她的人都爱上她了。呐,要撒拉做出那样的选择是多么容易啊;但她选择跟亚伯拉罕呆在一起。
哦,妇女们,不要让魔鬼蒙瞎你们,去受欢迎,加入这个、那个。你们要跟基督在一起。因为时候近了,那要临到这个国家的极大的毁灭,将比临到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更可怕。所多玛和蛾摩拉比这个国家还好呢。
36

呐,亚伯拉罕选择了神赐给他的道路,得了贫瘠的土地,他根本不昌盛。但他知道一件事:他服侍了神,相信神。

所以,一天,来了三个人,他们都沾满了灰尘,疲倦,亚伯拉罕同情他们,说:“过来,在树下坐一会儿。”当他站在那里跟他们交谈时,他认出了他们不是普通的人。凭着他们的交谈,认出他们不一样。亚伯拉罕去杀了一只牛犊,把它预备好了,让撒拉做饼,准备给他们吃。
呐,记住,其中两位是天使,天使在人的肉身中;一位是神自己。背对着帐棚的这一位是神。
37

撒拉在帐棚里。我喜欢看到一个妇人像那样守本份,不是每次一有人来,就出去告诉丈夫要做什么。但毫无疑问,撒拉呆在帐棚里,也许是洗碗碟或做些什么事。

这一位是神,他一直往所多玛观看,告诉他们说他要做什么。两位天使下去那里传福音。但这位留在后面;这位就是神。他说:“我不会向亚伯拉罕隐瞒我所知道的秘密,因为他要承受世界。”
38

哦,教会,今早我们有权利知道主再来的秘密,因为……“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如果永生神的教会要承受地土,那就没有什么秘密是向她隐瞒的。

耶稣说:“凡父所告诉我的,我都告诉你们了。”他们却无法相信他。
39

所以,在亚伯拉罕的日子,正如耶稣向他们提到的,他说,当亚伯拉罕跟天使交谈时,天使背对着帐棚,告诉亚伯拉罕说他要造访亚伯拉罕,并赐给他一个孩子。撒拉在帐棚里暗笑。他说:“撒拉为什么暗笑?”他在显明什么?“撒拉为什么暗笑?”那是在毁灭发生前几个小时。这迹象是在火从天降下烧毁这城之前行出来的。

40

耶稣说:“你们错了,”他对那些神学博士、对有几百万信徒的虔诚国家说:“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对一个那样的世代、受过良好训练的人,都是学者,在教会长大……当一个孩子出生时,他是教会的产业。你必须是个以色列人。你出生八天后,行割礼,你一开始就是个以色列人。祭司出自利未人,他们在圣经上受过几百年的训练。然而耶稣说:“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他们是借着课本知道圣经,通过他们的教理问答知道圣经,通过自己的神学知道圣经。但耶稣说:“你们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你们若认识亚伯拉罕,就认识我。你们若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就必认识我,因为亚伯拉罕欢欢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因为他预见了这日子。我以肉身站在他面前,行了这件神迹,他知道那是我,他称我是以罗欣。但我在你们面前行同样的事,你们却称我是别西卜。”

“哦,”他们说:“我们有亚伯拉罕作我们的父。”
“称亚伯拉罕是你们的父?”
他们说:“我们……我们属于教会;我们是虔诚的国家;我们是伟大的人民;我们是神的子民。”
耶稣说:“你们是魔鬼,他是你们的父。”
41

但我把那个世代跟今天这个世代相比,事实上有几百万人宣称基督信仰,对神的认识还不如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的认识。今天有几百万宣称是基督徒的男人女人,声称信基督,却不知道基督复活大能的第一原则,从未尝过他的美善。他们从未感觉到他的大能。他们的眼睛对真理视而不见。

他说:“你们是瞎眼的,是瞎眼领路的。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岂不都要掉在坑里吗?”
42

他们认为:“我们是基督徒;我们是信徒;我们属于地上最高级的教会。我们的拉比是受过最好训练的学者。”然而耶稣告诉他们说他们甚至不明白圣经。

看到神怎么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藏起来,向愿意学的婴孩就显出来吗?哦,神的大能和无限。他多么善待那些渴望在他面前行为正直的人啊!他没有留下一样好处。
看到这日子,我们的国家和世界被同样的事败坏了……
43

耶稣要正确地纠正他们。他们说:“哦,亚伯拉罕是我们的父。我们会在荣耀里,你别担心这点,因为我们相信神。我们是信仰表白者,我们相信神,我们教导我们的人。你是谁,带着一个神秘的小迹象来到这里,还称之为神?你只不过是别西卜。”就是这样。他们有自己的信条和宗派。耶稣告诉他们:“你们是魔鬼。”想一想。

44

我把那个世代跟今天这个世代相比,我们有几百万人加入教会,我们有成千上万人。神又降临,住在他的教会里,行他在那里所行的同样的事,使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人们却不断转背离开它,一些人要受欢迎,一些人要逃避选择。人们被迫选择;你必须做选择。你不能保持中立。你必须说“是”或“不”。你离开那扇门,决不可能跟你进来时是一样的人。你不可能这样。你有一个选择要做。今早为基督做出选择。

45

他们以为凡属教会的都必得救。耶稣说:“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

教会,让我今早警告你们,要小心。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自义、自负、假冒为善的世代里,我们需要花时间。这是一个男人女人站在教会里,坐在长凳上,唱神的赞美诗,但走出教会,就抽烟,喝威士忌,去跳舞,为世界而活,说肮脏、下流的笑话,却还自称是基督徒的时候。男人女人离开讲台或教会,离开复活大能的地方,那里有同样的弥赛亚迹象运行在他们中间,若是他没有成为基督里新造的人,那就有问题了。报纸上大力地报导,从这海岸到那海岸,来来回回,从北边的冰冻地带到南方的热带丛林,神赐下了它,人们却继续转背不理。我们还能说什么呢?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回到了圣经上耶稣说的:“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
46

耶稣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听着,在挪亚的日子,世界的人口大约就像今天这样多。他们的科学超过了我们的。他们建造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做了我们今天不能做的事。[原注:磁带空白。]一群高超、了不起、精明的人。记住,科学今天说:“午夜前一分钟。”再过一分钟,时钟就要指向那最后的时刻了。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我希望并相信圣灵会让这点落入每个信徒的心里。

“挪亚的日子怎样,”在挪亚的日子,那个世代多少人得救了?八个,几百万中的八个。耶稣说:“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
47

“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哦,成千上万人中,只有三个人得救。

你会对我说:“传道人,那些成千上万要跟耶稣一起回来的人又是怎么回事呢?”弟兄,那是由许多世代的人组成的。如果有一打人能从这个世代出来,我会感到很惊讶的。“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
哦,我知道众教会所说的:“如果你把名字记在册子上,成为这个教会的会员,就没事了。”没有像那样的经文。如果人人把名字记在教会的册子里,将会有几十亿的人进去。各种各样的灵都会在那里,那么天堂会是个什么样子呢?现在想一想。
48

呐,有人会对我说:“呐,等一下,伯兰罕弟兄,我听见某某某说方言;我知道他们会去的。”

那根本不表示他们会去的。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3章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
“哦,我去参加某某的聚会。哦,他行了大能的事。我看见他叫瞎子看见。”
他仍可能是失丧的。“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到我这里来,说:’主啊,我不是奉你的名传道、说预言吗?我不是奉你的名赶鬼吗?我不是奉你的名行许多的异能吗?’”他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我从来不认识你们。”“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
49

我让你们估算一下,这会让你震惊的。根据医学,芝加哥市,根据医生的数据,单单芝加哥三十天就有三万例堕胎,这是医生的统计。但还有多少借着吃药丸等等堕胎的呢?

统计表明在美国私生子比婚生子更多。你知道圣经在《申命记》14章2节说:要用四百年才能把私生子的影响除掉。他们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不能站在耶和华的会中:四百年,十代,一代是四十年。他们的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是私生子,他被摒弃在外。什么?指给我看在哪里改变了。
50

我们得到了什么?现在那些私生子,是因为淫乱的缘故;大街上那些犯罪的女人像男人那样穿着,这在神眼里是可憎的事。他们抽烟、喝鸡尾酒,还称自己是基督徒,断乎不可!这是一帮妓女!是的。还称自己是基督徒?难怪耶稣说:“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他们不愿谦卑自己,他们固执。瞧,当先知说出大卫的罪和他所犯的罪之后,他很快就悔改了,神爱他这点。你把他们的罪告诉他们,他们会说:“我永不进你的门了。”为什么?他们有许多地方可去;他们可以去那些会容忍这样东西的私生子的巢穴。但现在是传道人穿戴神全副军装,毫不妥协地传讲福音之道的时候。人们应该谦卑自己。
51

基督徒中间再也没有真诚了。他们想说:“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浸信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那对神没有任何意义……[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指头。]

“我说了方言;我行了神迹。”我们过分强调那个了,然而这却是他们最能让人瞎了眼的东西。肯定的。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雨浇灌庄稼,也同样浇灌杂草,罗伊;同样的雨,同样的圣灵降在人身上。那仍然不表示……他们的本性必须从里往外变得不一样,不是外面的彰显或证明,而是里面有永生神的灵使那人成为新造的人,在神面前谦卑他的心或她的心。
52

你说:“传道人,难道你想告诉我,你怀疑世上四十亿人中只有一打人吗?”我怀疑会有一打人被提。想一想。我告诉你们耶稣在福音中说的话。想一想。

它得到了什么?因为道德的败坏去到了人们中间,私生子开始生下来,这就把他们涂抹了。瞧,我们可以在这里站几个小时,讲那些事,你可以看到我们生活在一个败坏、可诅咒、烂到极点的世代。难怪他们看不见神迹;难怪他们不愿听福音;他们变得刚硬了,然而却是信教的、虔诚的。
耶稣岂不是说吗?圣经明说:在末后的日子,他们自高自大、任意妄为、爱宴乐、不爱神,爱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瞧?哦,你可以叫喊,肯定的。你可以说方言,肯定的。信心会赶走魔鬼,肯定的。但那不是我们所谈论的。
53

你又会对我说:“伯兰罕弟兄,基督徒的记号是什么呢?谁会得救呢?你会吗,伯兰罕弟兄?”我把这个交托给神了。我不知道。我相信我会。我天天把我的生命跟道对比。如果没有活出这道,那就有问题了;我必须回去纠正过来。

“哦,伯兰罕弟兄,当人们说方言时,那不表示他们得救了吗?”不,先生。绝不。我听过巫婆和术士说方言,各种荒唐的事情。我见过人说方言,却跟另一个男人的妻子同居。我见过人们说方言,跳上跳下,喊起来好像房子着了火,然而却出去用不正当的手段作生意,偷盗、说谎等等。你怎么能指望这种东西呢?不,先生。属于教会,在教会里当执事,虔诚得不得了。嗯,你认为他们会在星期天买汽油吗?不。但到了星期一他就开始做肮脏、腐烂、下流的事。
神住在人心里,不是在外面;是从心里发出来的东西。“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正如挪亚的日子,几百万中有八个人;正如所多玛的日子,几百万中有三个人;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
54

你看我们生活在何等的败坏中。你看人的每个想象……他从那里出去,魔鬼使他成为聪明的传道人,站在讲台上,让人们蒙混过关。

那天一个人说:“我不会让你站在我的讲台上;你会让我的妇女们发疯的。”不,她们已经那样了。在台上告诉她们停止穿这些衣服等等,会使她们头脑正常。哦,总得有人做这事啊!
我对妻子说:“我癫狂了吗?我疯了吗?”我到底怎么了?有东西在里面无法保持安静。我必须说出来;我不管任何人说什么。
你说:“你会毁掉你的事工。”哦,福音会毁掉的任何事工,都应该被毁掉。神啊,赐给我们胆量,为真理的东西站稳,讲出它的真理来。那是个罪,是可耻的事。
55

耶稣说:“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你们认为有几百万人,你们所有的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都会进去,那日你们会被愚弄的。耶稣说:“必有许多人来,坐在神的国里,说:’我有权利在这里。’”他说:“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出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太8:12]基督徒,今早最好省察一下。将有千千万万生活端正、自称的基督徒要错过那门。耶稣那么说的。

56

“多少人会进去呢?”我不知道多少人会进去,只有一件事:“神啊,让我是其中一个。”是的。他是审判者。“让我是一个。”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怎么才能说谁是一个基督徒呢?”
我不知道。但让我告诉你圣经怎么说。你肯定相信圣经。当圣灵被差到地上时,神通过圣灵说话。他先差一位天使出去,说:“你走遍全城,去到民中,在那些为可憎之事叹息哀哭、改正那些事的人额上画记号。”
57

什么是可憎之事?穿戴男子所穿戴衣服的妇女。这使神恶心。你到过可憎之事的地方吗?它使你恶心极了,你无法容忍它。穿戴男子所穿戴衣服的妇女,就是这个使神有那样的感觉;你可能在唱诗班里唱歌;你可能天天祷告,天天叫喊,或天天为神而活,你在神面前被定罪了。那绝对是圣经说的。“可憎之事……”那些支持可憎之事的人与可憎之事有份。

神啊,赐给我们恩典来抵挡那些可憎之事。如果你必须独自站住,就站在那里,手里握住神的道。它永不失败。
58

呐,我们到了一个日子,人们的可憎之事……天使又出去盖印了。在杰弗逊维尔给我找一个人,如果你想知道谁能去到天国,那就在我们的城里给我找一个为城中所行可憎之事不断叹息、哀哭、被搅扰、忧伤和祷告的人。你能举手说在一个人身上有这种东西吗?那就接受这节经文:“通往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那是唯一要被盖上印的人。

59

哦,我可以指给你看很多人去教会。我可以指给你看很多人在唱诗班里唱歌。我可以指给你看很多人教主日学。我可以指给你看很多人是大协会的头头。我可以指给你看很多人叫喊,很多人说方言,很多人做福音的工作。但指给我看一个在内心为世上的罪如此难过的人。指给我看一个传道人今天能站起来谴责那些可憎的事。指给我看一个传道人站起来说那些事,谴责那些可憎的事。他最好不要,他会被踢出去的;那是他的饭票。

60

难怪葛培理告诉杰克·摩尔说:“我看不出他的聚会怎么站住,他既不是浸信会的,也不是卫理公会的或五旬节派的。他们所有人都反对他。”肯定的,我不是说……我之所以这样说,我不能公开说出来。我对自己的教会说。我有一个争战,因为试验的时刻落在我身上了。

他们说:“如果你要来,没问题,但对这个你什么也不许说。”你最好别白费口舌了。我要传讲神说要传讲的。是的。那八个中的一个肯定在什么地方。其中一个肯定在什么地方。但当那日,我不想因某个信条、某个教会教义或某个宗派而犯罪,说我妥协了。我已经传讲了真理。
61

他们说:“为什么不……伯兰罕弟兄,你的事工似乎那么伟大,但为什么不像其他这些人所做的那样席卷呢?”

问题就在这里。是那样的。我进城,你想神召会会跟我合作吗?他们不接受我所信的。偶尔会有一次。你想卫理公会会吗?试试看。做我的经理一个星期。如果你进去,你就奉耶稣的名进去。是的。
哦,当然,他们接你到那里,肯定的,接你到那里的某个地方,这样你就不会那样随便跟他们联系。当你离开时,说:“哦,伯兰罕弟兄头脑有点儿不正常,你知道,他……”
如果我头脑不正常,那么圣经的教导也不正常了。那正是圣经所说的话。是的。
62

注意。耶稣说:“为什么你们称我别西卜呢?你们相信所罗门辨别的迹象。你们相信他的日子。南方女王从地极而来,要看那个迹象,她看见便相信了。你们坐着,天天看到,却不相信。”

耶稣自己的弟弟也不相信他,说:“你上去过节吧。”他说:“我现在不去。”他以另外的方式去了,因为他自己的弟弟不相信他。是的。“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
当门徒到了摊牌的时候,他们在哪里?一个妇人和一个男人跟他站在十字架旁边:约翰和马利亚。其他的门徒都走了。
这是个摊牌;这正是时候;这是神行事的时候;这是弥赛亚在地上的时候;这是神的大能在他的百姓中运行的时候。人们称他们圣滚轮、癫狂、发疯,哦,诸如此类。但这是时候了。
63

审判时肯定会有一些极大的失望。哦,酿私酒的,他知道他在审判时要去哪里。嗜好啤酒的人也知道他会在哪里。妓女也知道她会站在哪里。赌徒也知道他会站在哪里。酒鬼也知道他会站在哪里。他不会失望。

但失望的是那些认为自己是对的人。那是失望所在的地方。“当他们到了那里,说:’肯定的,我们奉你的名赶鬼;我们是传道人;我们属于某某教会;我们行了神迹。哦,我们传讲了……嗯,我是个……我是教会的管家;我是主教;我是这个。’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我从来不认识你们。”就是这样。失望的是这些人。他说:“本国的子民要进来,坐在天国里,说:’我们有权利在这里,’他们要被赶到外面的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
64

今早对你们,我亲爱的人们,听这话。这个不是我编出来的。我只负责把它讲出来。我就负责这些。如果我一生再也不传讲另一篇道了,那么这个也是真理:只有少数人能得救。记住这点:只有极少的一些人,但你要成为其中的一个。

“伯兰罕弟兄,他们是谁呢?”我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我们恐惧战兢,做成我们得救的工夫。[腓2:12]但你要跟神一致。如果你的心不跟那圣经合拍,就有问题了,就有问题了。不管你的教会说什么,你不可能靠那个进去。你必须靠神说的话进去。这是你受审所依据的书,即圣经。要持守它。
65

“哦,”你说:“哦,我已经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了。”那是对的,那是圣经。但如果那生命没有跟随它,受洗对你就没有多大的益处。

你说:“哦,我领受了圣灵。”很好;那是你应该做的。但如果生命不在那里……
记住,杂草接受落在麦子上使它生长的同样的能力,也使杂草叫喊。小杂草站起来,跟麦子一样快乐(是的。),靠同样的生命活着。罪人可以呆在神的同在中,呼喊得胜,活得像基督徒。但如果心里没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可以有同样的能力赶逐污鬼。耶稣这么说。他可以传讲福音,跟其他任何传道人传得一样好。绝对没错,耶稣那么说。圣经教导这点。是的,先生。“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我若能舍己身叫人当作祭物焚烧,我若能舍弃所有的周济穷人,我若有信心移山,我做这一切的事,奉主的名传道,奉主的名赶鬼,”保罗说:“我仍算不得什么。”所以他能这样做,却算不得什么。明白吗?
66

呐,要做的就是从心里是基督徒,现在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的路是大的,这个世代千千万万的信徒会从那里进去。因为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只有你和基督。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呐,那是我们主的话。他在做什么?站在那里,辨明他们的意念,他们说:“他是别西卜,哦,他怎么能是神呢?他是一个人!这智慧是从哪里来的?”他们在他的家乡说。

67

当你走进这城里,看来好像……我这样说不是对你们众人有任何的不尊重;你是基督徒,你爱我。你走进这城里,似乎撒但的权势把你打倒了。这地方被定罪了。这城市被定罪了。

葛培理怎么说?当他进了路易斯维尔,他说那是他一生曾见过的最有魔鬼权势的地方。刊登在报纸上,说:“你可以感觉得到魔鬼的压迫。”
当然,我感觉得到。为什么?这是我自己的家乡。当耶稣回到自己的家乡时,他说:“因为他们不信,他就不多行许多异能了。”又说:“先知或传道人除了在本地本家,没有不被人尊敬的。”瞧?你无能为力;圣经这么说。瞧?
68

呐,当你走进这城里……不要告诉我说我不知道。我走到跟我握手的面前,他说:“哦,伯兰罕弟兄,我爱你。”你知道那是个谎言。你知道那是个谎言。如果神能告诉我心里的辨明,难道他不能告诉我那个呢?肯定的,就在本城附近你自己的人民中间……

当他们看到你,说:“哦,你知道,我见到哪里有某某……”
“哪里?在哪里?”
“在那个……”
“哈,我们知道那家伙。”
你感觉得到。让我告诉你,你让某个不怎么喜欢你的人到你家里来,在你家里坐一会儿,你感受一下那种奇怪的感觉。现在把那个乘以一万四千倍,你就明白我所谈论的。然后你进入一个大家都爱你的地方,那个欢迎的感觉,哦,你可以永远呆在那里。瞧?是那样的。瞧?那是个灵。人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他们想知道为什么人们被如此污染了。
69

是什么使好女人,是什么使好女人穿那些下流的衣服走出去呢?现在天气还很冷,是什么使十六岁的小女孩穿着她都不该在母亲面前穿的衣服走在外面的街上呢?那是因为,不是那孩子;那孩子不清楚;而是因为某个传道人在讲台上没有尽职。绝对没错。肯定的。女人走在街上,穿着性感,类似那样,罪人看着她们,不知道她实际上已经犯了罪,就如她与那男人同居了一样。耶稣这么说。耶稣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就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在审判的日子必要为这事交账。”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

70

我知道你们认为我是个严厉的人;我不是严厉。我是你们的弟兄,我爱你们。要逃避那要来的忿怒;去到十字架哭喊,直到你的心被主的灵充满,那会使你转背离开世上的一切事,在主面前敬虔地行走,你的心为主燃烧。是爱,不是责任;侍奉基督不是一个责任;侍奉基督是一份爱。这个推动着你,驱使着你,直到你生命的每个脉动都跟他一起跳动。那是你看到罪的时候。

71

神为地球哭泣。在挪亚的日子,当神看到人的心时,使他忧伤。忧伤……耶稣坐在山上,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愿意聚集你们,只是你们的时候到了,你们的家成了荒场。”

神的儿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真信徒的心碎了。他看到此时本该有一场复兴席卷这地。复兴怎么能发生在一群私生子当中呢?他们一开始就被定罪了,还怎么可能有复兴呢?
72

神的国好像一个人在海里撒网,他把网拉上来,有乌龟、水龟、蛇、青蛙和一些鱼。不是他来决定哪个是哪个,他只是扔在岸上。那是福音做的事。那是葛培理、奥洛·罗伯茨、我自己和其他所有传讲福音的传道人所做的,把网撒下去,拉上来;“主啊,他们在那里。”但每次我们在做什么呢?我们发现,在你能回来之前,他们又回到了池塘里。是怎么回事?一开始他就是一只乌龟。被福音的网捕到并没改变他。他一开始就是一只乌龟;一开始就是一只水龟;一开始就是一条蛇。在进入教会前,他就是一个伪君子。他根本没有愿望要停止喝酒、赌博、抽烟、说谎、偷盗。他进来,只是因为他害怕地狱。当你那么做时,你更使自己成为地狱的候选人了。那是真的。“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让我们祷告。

73

主啊,鉴察我,主啊,现在就审讯我的案子,主啊。不要让我这样传讲之后去你面前受审。哦,主啊,若是我里面有任何不洁的东西,求你除掉它。我们看到我们所生活的日子,男人女人变得如此刻板。他们是可耻的。一次你说:“锡安的女子都根本不会脸红了。”她们的端庄被拿走了,以至她们根本不会再脸红了。主啊,想一想。知道那边的计时器正在流逝,再过一两分钟,大毁灭就要来到,污秽的,仍旧污秽。[启22:11]

神啊,今早把我们都叫醒。主啊,摇醒我们。我们看到迹象显现。我们把眼睛睁开,知道这点。主啊,我们看到千千万万的人转背离开了。主啊,我想知道我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呢?主啊,还能再做什么吗?如果需要更多的传讲,更多的祷告,更多的不管是什么,主啊,帮助我,使我能把信息带给人们。我能做什么呢?但他们继续拒绝它。你行了大神迹,行了奇事,然而人们照样前进。这是你的经文必须应验,是“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的时候吗?主神啊,今早应允人们醒来并且看到地上这最后的迹象。神啊,我祈求你向人们应允一件事。
74

今早赐福这里这小群人。神啊,从内维尔弟兄开始,主啊,医治他的身体。主啊,今早他病了,胃难受。我祈求你医治的手临到他,搅动他的魂。

神啊,去到这群会众中。坐在这里的男人女人,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直到审判的那日,到时我必须交账。但我读了你的道:“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主啊,让这群人是那少数人,是其中的一些人,好吗,主?向这里的每个人应允这点。
75

我祷告,因为人只能祷告。主啊,说到帮助我,这些人愿意为我做任何事。若是我饿了,他们会供养我。若是我需要一套西装,他们会买来。他们凑起来,给我买了一部车来传福音。他们会以那个方式做任何事。父啊,今早鉴察他们的魂;请这样做,让他们在你面前鉴察。我不知道;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在那群选民中。主啊,把我也放在那里。如果在我里面有任何原因使我不在那里,主啊,你向我揭示;现在我就要纠正过来。主啊,我想要确定,那天早晨在河边时没有任何麻烦。那天我要进去。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可能就是今天。帮助我知道;帮助这些人知道。

76

当我们看到我们的心不关心……哦,我们喜欢一篇好信息,听广播或去教会。我们欣赏一篇好信息。我们不介意在某个地方谈论耶稣。但是主啊,罪是否让我们满了重担,使我们眼睛流泪、叹息、哀哭、抵挡罪恶和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吗?主啊,让神的天使在我们身上看到那个,给我们画记号。主啊,求你应允。

主耶稣,既然如此,就愿你来,预备我们的心,赐给我们你真实的迹象,证明你在我们中间,使我们知道在这世代结束前我们接受最后的迹象。
77

我们看到私生,生活在这个国家的男人从其他男人的妻子得了孩子,街上的女孩子,每年成百上千的人离开学校,十几岁就成了母亲,视如儿戏,这些女人因抽烟、喝酒、看电视等腐蚀孩子们头脑的东西毒害自己。主啊,它还能站立多久呢?你是一位圣洁的神。

父啊,我今天奇怪地感到有件事必须要快快成就了,主啊,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是主啊,我祈求你把要做的事放在我们的心里。主啊,应允这些事。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78

时候近了。每个明智、有理性的人都知道有什么事就要发生了。这会堂没有一个头脑正常的人不知道这世界在这些条件下无法站立得住。朋友们,我们无法站立。没有一样东西,作为你们的牧师和弟兄,今早,除了耶稣基督,我不能把你们指向任何一样东西。我知道没有一样东西。想一想那些预言要在被提发生前临到的事,我知道的一切事都在应验。

你说:“兽的印记怎么样呢?”那个要在大灾难时来到。那时教会要离去,不需要给这些人画记号了,这些人已经走了。瞧?画记号正在进行。印记是展示烙印。逃向神吧;赶快逃向他。
79

今早我想知道,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觉得你们知道。我能感觉到你们的感受,你们每个人都在思想:“神啊,鉴察我。”我感到也是这样的。我意识到它是个……朋友,像这样的一些信息在人们当中是不受欢迎的。因为你在谴责他们,你……你让他们感到低沉。但总得有人那样做。我希望能是别人。但如果轮到我来做,如果我必须做擦洗的妇人,就让我擦洗。如果我……大卫说:“宁可在神殿里做擦鞋垫,也不愿住在罪人的帐棚里。”是的。不管神要你做什么,都去做。不要以为羞耻。如果有……

80

记住,我知道那是一件大事。你说:“伯兰罕弟兄,你说只有八个人得救吗?”

我不知道多少人会得救;我无法告诉你。但我要说一件事: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他们的人数将非常稀少。想一想,主在地上的那个日子,多少人得救了。想想挪亚的日子、罗得的日子和所有的日子;主说:“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因为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你瞧,你自己跟主一起进去;就是这样。瞧?“找到的人也少。”多少人相信那是福音真理?耶稣基督……“找到的人也少。”只有很少数人。要成为那少数人中的一个。我知道那很难,很费力,逼着我要说出来,我对你们有人的爱,但神的爱驱使我必须告诉你们。
81

呐,在亚伯拉罕的日子行神迹、在基督的日子里行神迹的同一位圣灵,应许要在这里行同样的事。他在这里。呐,如果我告诉了你们真理,神要对那真理负责任。

如果我不遵守诺言,我就不是个说话算数的人;如果你不遵守诺言,你就不是个说话算数的人。呐,我可能承诺你一件事,却无法实现诺言,但我会来告诉你。如果我欠你什么,向你隐瞒,我就是个伪君子。如果我来告诉你,“我欠你的,但我无法还给你,我会竭尽全力,”你就会原谅我,帮助我。瞧?
82

我们都欠神一样东西。我们欠他我们的生命。让我们对此诚实。走出来,说……不要说:“哦,瞧,我是长老会的;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五旬节派的;我是神的会的;我是拿撒勒派的;我是天路圣洁派的。”不要那样想。将有千千万万那样的人在地狱。你是个在基督里的基督徒。

多少人愿意说:“伯兰罕弟兄,在祷告中记念我,我想要举手。”神赐福你。
83

主啊,你看到他们的手。这是时候了;伟大的圣灵今早使这会堂肃静。我感觉到你的同在。我意识到你在这里尊重你的道,“我耶和华栽种了,必昼夜浇灌,免得有人从我手里夺去。”你赐下你的道要实现一个目的,它必那样成就,主啊。圣经说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84

他们无法相信,在你的日子里,那些人无法相信圣灵在你里面。你把自己(是个人)当作神,你是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来到地上救赎我们脱离罪恶。因为他们看到神的灵在你里面,他们企图使它不一样。主啊,你告诉他们:“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他做这些事。你们称亚伯拉罕是你们的父。亚伯拉罕看见了我的日子。”他肯定看见了,亚伯拉罕站在他身旁,看见他行那些事和神迹。“他看见了我的日子就欢喜。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神可以荫庇一个童女,藉着童女生子生出一个儿子,亲自以丰盛的大能住在那一个人里面。”

85

从作为祭物被献上的那个身体里,他可以取出那同样的血,将人们分别为圣,让他自己可以住在里面,继续他的工作,直到万物的结局。神啊,唤醒人们看到这点。求你应允。拯救每个举手的人,洁净他们的心。主啊,我的手也举了起来。主啊,洁净我。这是纠正的家。这是我们应该被洗净的地方。今早让圣灵洗净我们,洁净我们脱离败坏。

主啊,我们祈求,愿离开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不被你的灵充满。当它发生时,也许没有一点外面的情感。但是主啊,进到他们里面,脱掉外壳,指给我们看真实的我们。主啊,求你应允。用你的灵充满我们,存一颗真实、纯洁的心。在这个逼迫和艰难试验的时候,你对我们将越来越甜蜜,越来越珍贵,我们边走,边等候那个日子。因城中的罪,眼泪顺着我们的脸颊往下流,愿圣灵俯瞰,说:“那里有一个我可以画记号的人;他是我的;她是我的。”主啊,求你应允。愿今天在我们中间找到这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86

在人生的尽头,当我来到那条河, 忧患的苦风终于吹走; 必有一个指示我道路的人在等候,

我不用独自过约旦河。 我不用独自过约旦河, 耶稣死为赎我一切罪; 当我看见黑暗,他必等候我, 我不用独自过约旦河。
我现在要认识他。宝贵的主,牵着我的手,继续带领我,让我站稳。主啊,让我站在这里反对一些称作错误的东西,一切看起来不对的东西。我不管任何人说什么,让我站稳,主啊。当我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帮助我站住。牵着我的手,让我走到底,主啊。做一些事;让我站稳。当那些事临到,这世上的财富,世上的一切浮华虚荣,使我的眼睛看不见这些东西,只让我看见那位为我受死的。即使是赔上我的每个朋友,即使是赔上我的一切,那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我把一切交在祭坛上。是的。让我忠诚地站稳。有一天,当死亡的气息吹在我脸上,我知道我的心脏不行了,我的日子完成了,我的时间到了,我的卡片从架子上被抽出来了,我不想独自过约旦河。他必在那里。是的。当我看见黑暗,他必在那等候我,我不用独自过约旦河。如果我现在为他站住,那时他必为我站住。我要为那位替我受死的而活;那时我的生活有多快乐。我就是想要那样站住。
87

我猜想这里有病人。他发了卡片吗?我忘了。他们发了卡片吗?发了什么卡片吗?谁有祷告卡吗?没有。

好的,我就等候圣灵。你只要相信,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问题……不管是什么,我不知道;如果你举手,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如果神在这里揭示,你会相信这是那位在毁灭之前带来信息的同一位天使吗?同一位天使此时在另一次毁灭前又带来信息,你会相信这点吗?如果你会,请举手。好的,好的,愿主应允。
88

他坐在我附近。坐在我附近的另一个人是这里的施奈德太太,或这里的墨菲太太,这是她的名字,坐在这里。我认识她们。

我不认识这男的;他跟我是陌生人。但神认识他。如果神现在向我揭示,多少人知道那是……
呐,你,不要看我。我作为一个人,只是个肯塔基的乡下人,甚至没受过足够的教育,几乎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有一件事我知道,我认识主。我关心知道的就这些。呐,不要注意我的语法。
89

你可能认为我今早的讲道全都偏了等等,但你把它跟圣经对一下,你看是不是正好对准靶心,把你的瞄准镜对准神的话语,看是不是对准了。不要对准你自己的想法,而是对准主说的。“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千千万万的人会从那里进去。到时可能只有百万分之一。就是这样。那正是主说的。呐,他从未给出数字,但他说:“挪亚的日子怎样,八个人。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三个人。”从那一切中,三个人藉着火得救了。将来也是如此。

90

呐,若有人真正属灵,我要你看坐在这里的这个男人,他不停地注视着我。请举手,我不认识他,从未见过他,我对他一无所知。他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我。但是,瞧,他连上了,他正在祷告。呐,是的。如果主告诉我……那人坐得离我那么远,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坐在那里。如果主向我揭示他在那里的目的,我无法医治他,我不……我无法那样做,因为神已经做了那事。但这会增加他的信心。现在大家都看到,主就在这里,是同样的灵。记住,耶稣应许了末时之前有这事。那从来都是最后的迹象。

91

那天,利奥和我坐在街上,我们一些人在交谈。我一直感觉到有个改变要来,一个改变要来。我们谈到了这点,但这不会是我事工的改变,因为那不可能再改变了,而是我里面的一个改变。我一直都是个弱者,让人领着我,指引我,打发到这边那边去。如果我很久以前做了主告诉我要做的事,我就不会有今天这种麻烦了。接下来的这个星期我要出去,单独跟神在一起。是的,先生。我必须听到天上的消息。我不想做弱者;我想站在自己坚信的东西上。

92

它又回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上,他坐在后面,因为那人相信;他真的相信。我留意各处的会众,又刚好落在这人身上。他有需要;他有负担,但他对别人有负担。是的。你正在为别人祷告。你心上有别人。是的,不是吗?是个朋友。如果我告诉你那朋友有什么问题,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是个酒鬼。没错。如果是,请举手。

93

你相信吗?这边有人举手,这后面的一个妇人,有个人。是的,是的。你不认识我吗?我跟你完全是陌生人吗?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你。你相信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心里的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小女士,你所担心的是那里那个婴孩。是的。那婴孩脸上有湿疹。医生对此无能为力。你是这里的客旅,你和你的亲人坐在那里。你相信神会告诉我你是谁,从哪里来的吗?你相信吗?如果他会,你会接受婴孩的医治吗?好的,你可以回到肯塔基州萨默塞特去,你就是从那里来的。相信婴孩必痊愈,湿疹必离开他,如果你能信的话。

当我提到那个词时,有个人站在大厅的后面,从肯塔基州萨默塞特来的人,有心脏病,正在祷告。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如果你全心相信,相信神必医治,使你痊愈……
94

这里,我相信有人在这里举起了手,在这里,一位女士。是的,我看见你的手了。我跟你是陌生人吗,女士?我不认识你。我们从未见过面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信吗?你心上有个负担或一件事。你相信如果神会向我揭示它,你相信那是在基督里的同一位圣灵吗?你丈夫坐在那里,他也相信同样的事吗?你相信同样的事吗?是关于坐在你旁边的小女儿。是的。她得了癌症。但你相信神会医治她吗?如果你信,请举手。好的,按手在孩子身上。

主耶稣,在你圣灵的同在中,我谴责那正在杀死这孩子的魔鬼。我凭着信心把耶稣基督的血放在那杀手和孩子之间。让孩子活着,阿们!
95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没错。

那后面有其他人在某处举了手,你,尽头的一位女士。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你相信神会向我揭示你的问题是什么吗?你会接受耶稣作你的医治者或供应者,不管是什么,不管是什么。你相信吗?好的,你患的神经崩溃,那是你得的病。如果是,请站起来,如果是,让人们看到那是事实。好的,它现在必离开你。你可以回家得痊愈。神赐福你。你也是从肯塔基州来的。嗯,是的。
96

坐在你旁边的女士也是从肯塔基州来的。她也是。我不认识你,是吗?但我能告诉你你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我能告诉你你有什么问题,你接受基督作你的医治者吗?是在你的胯部。如果是,请举手,举得高高的,让人们能看见。好的,现在回家去;它必离开你。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我挑战你相信。我挑战你的信心相信。

这里坐着一位正在祷告的女士,她把手帕举到脸上。我不认识你;神认识你。你是从伊利诺斯州乔利埃特来的,你得了肿瘤。绝对没错。你可能想知道……(是的,那是……那是罗塞拉带来的妇人。是的。等一下,她告诉了我这事,但她知道我从来不认识这个妇人。是的。刚好这妇人的信心很大。)我要告诉你一件你知道我不晓得的事。你正在为坐在座位末端的这个孩子祷告,他病了。那是你的孩子。是的,阿们!你知道我不晓得这事。
97

这就是了,这是圣灵。你相信吗?你接受吗?如果是,我所说的“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就是对的。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此时就在这里。永生神的灵在这里。你相信吗?让你们知道我不是什么医病的人,我不是医治者,但神的灵挑选我来彰显他自己。我没受过教育,没有任何的知识。是他的灵做这事(你明白吗?),他要你们知道我已经告诉你们真理了。

这是真理,如果你们相信,耶稣基督此时使你们每个人痊愈。呐,正如……如果这个能行在金斯敦,宣教士或任何人在那里,看到圣灵运行在金斯敦,几千人得了医治;而在这个美国,我们现在有这么多,但为什么在这里行不通呢?为什么我们不能相信呢?因为我们不能越过那边那个浅滩。你们相信吗?请举手。
98

现在,你们把同样的手按在你旁边的人身上,我从这里为他祷告;如果你心里不再有疑惑,这一切就结束了。

哦,内维尔弟兄,我多么希望,我怎么祷告,我怎么……你可能认为我忘形了;我没有。我知道自己在哪里。巴不得我能把这件小事带给你……你意识到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今早此时就在人们中间,此时在场显明自己吗?哦,你说:“伯兰罕弟兄,那是你说的。”
我怎么能说呢?我不认识你。另一个妇人得了肺结核。你得医治了,姐妹。神赐福你。对不起;你正在为一个得肺结核的妇人祷告,因为那是个灰头发的妇人。好的,相信它。好的。他在这里。这是他的同在。
呐,这是主说的:“信的人必有迹象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他怎么能说谎呢?瞧,这不在乎他,不在乎我,现在在乎你。现在你相信。
99

我正看着此时坐在后面的小妇人;她有很多的信心。她和她丈夫最近刚归向主。她曾坐在这聚会中,得了疝气,以前医生要给她动手术,她就要生孩子了。医生想等以后再动手术,但婴儿出生了,他们再也找不到疝气了。它完全没了。瞧?为什么?她坐得像……她从未那样上来讲台这里。她只是坐在后面,相信。对吗,后面的格林太太?我相信是。是的。看到她举手了吗?医生甚至找不到疝气了;它完全没了。为什么?她相信,走出去,说:“那是对的。”

100

现在你做同样的事,你所得的每个病痛都必须得离开。神,他能……他能赐一样东西进入人的身体,去到那人脚上被蛇咬的毒素中,那毒要杀死他,神能阻止蛇毒,当场消灭它,神岂不更能杀死你身体里的疾病吗?因为那人在患难中,他必须得到帮助。你也必须得到。如果你没有,就会死。

现在你们互相按手。不要为你自己祷告,为你旁边的人祷告。那才像基督徒。
101

学习这点,学习这点,你怎样对待别人,就是怎样对待基督。当你善待别人时,就是在善待基督。如果你恶待别人,就是在恶待基督。哦!

哦,巴不得我能把这个传递给你们,巴不得我能让人们看到它,我所看到的,我所感觉到的,我知道正在发生的事。瞧?今早那个信息之后,基督努力要进入人的心里,在那里创造一样东西,不是兴奋,不是情感(它随着情感而来),而是要在那里创造一个不死的,对敌人寸土不让的信心。
102

呐,主必垂听我的祷告;他必垂听你们的祷告。你们现在为对方祷告,我为你们所有人祷告。

主啊,这个至关重要的时刻,我们知道对许多人来说,这意味着生与死的差别。主神啊,我在你面前颤抖,因为我知道,我必须全心地祷告。我意识到即使五分钟后我们中间可能没有一个病人,这里的每个人都必认出你在这里。主啊,他们今早站在这里。让那些晓得我不认识他们、对他们一无所知的人举手。但你的灵知道他们。你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更何况是他们的病痛和疾苦呢?主啊,让今天就是;现在就让你的灵触摸他们生病的身体。主啊,求你应允。他们正在为对方祷告。
103

亲爱的神,我祈求圣灵使它对他们如此真实,以至他们永远不会再不信。主啊,还有一种疾病,比这身体的疾病严重得多;就是属灵的疾病。愿每颗心都打开。

主啊,怎么可能呢,你站在亚伯拉罕的身旁,行了这同样的神迹,告诉在你背后帐棚里的撒拉,圣经说的,撒拉暗笑,你告诉了她。亚伯拉罕认出那是以罗欣,伟大的神。几分钟后,你从他眼前消失了。
主啊,当耶稣站着行同样的事时,他说:“你们称亚伯拉罕是你们的父,尽管你们说你们明白圣经。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他们称他是别西卜。
104

但你应许了末日你要再次把你的灵浇灌下来。先知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我们在这里了。

当这个私生的世界摔倒在罪恶之下,像个酒醉的人晚上摇摇晃晃回家,不久世界要在罪中爆炸;几乎连火山灰也不会剩下了。我们看到时间正在流逝。
神啊,从我们身上除掉一切的疑惑。此时将我们迁入那个循环里。圣灵,来吧。展开你伟大的翅膀,此时在这小群会众上面孵育,让你自己浸透到他们的心里,让他们知道你在神圣的同在中,这是你,“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愿你的同在对他们的心行一件事,使他们今早从这里出去,尽他们里面的一切相信。愿每个病痛的人都得医治。
105

作为你的仆人,我站着谴责每个魔鬼,谴责疾病,谴责撒但。你已经失败了,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纸老虎。我们今早奉耶稣基督的名跟你摊牌。作为主的仆人,传讲他的道,告诉人们真理,要纠正,与神的道一致,撒但,我谴责你。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他们这些从远处和近处来的每一个人,让他们都得医治。你从这群会众和这群人中间出去。我靠着永生的神命令你。圣经说:“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今早这里有许多义人按手在病人身上。哦,撒但,你想让他们认为那是我,这样你就能把荣耀从他们身上夺走。但这也是他们对神的信心;他们相信神,凭着他们的信心,你必须得离开。从这里离开,进入外面属于你的黑暗里。我谴责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靠着神圣经的权柄,和我藉着天使所得的使命。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让他们得自由,阿们!

106

你们都全心相信你们得了医治吗?请举手,说:“我现在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医治者。所有的阴影都离我而去了。我现在照他能力的丰富和他同在的祝福接受他。我接受他。”

我以信心仰望,各各他的羔羊,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除去我众罪孽,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现在,让我们相当甜美地向主举手。
行过人生迷阵,黑暗痛苦满布,求主引路!(神啊!) 为我化暗为明,将我眼泪擦净, 免我再入迷途,离主孤行。
[原注: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我以信心仰望你”。]
……能力恩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