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301E 你在这里做什么?

1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正如我今早说的,来到主的家总是好的。今晚我打算叫一位小姑娘唱一首那天我在家里听她唱的歌。我相信我们仍然有时间,如果她不是在太腼腆的话。杰弗里斯小姐,你认为怎么样,就是那天你唱的那首歌?当时我进来,听见你唱这首歌,我非常喜欢这歌。我希望,我请你再唱这首歌不会让你感到尴尬:“告诉我主的名,”或类似这样。是那首吗?我想再听这首歌。我知道你们都喜欢这首歌。

2

[原注:杰弗里斯唱“再告诉我主的名”。]

哦,我很爱这首歌。我爱主的名。你知道是什么让我想起来要叫那位小女士唱这首歌吗?她是我的小女儿利百加的校友。那天早上我在房间后面做事,听见她在唱,我想:“哦,什么时候我要叫她在教会唱那首歌。”
3

在下来的路上,我已经送孩子们上学了,我对她说到唱歌的事。她说:“我起来……”我重复的可能不是原话。但她说:“那天晚上我起来,或者是在床上,想到了这首歌。我得到了很大的祝福。”

哦,我想,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来说,特别是在本城的这个社区,谈到圣灵祝福他们,这是很不寻常的。我们需要更多像那样的十几岁的女孩。我们需要。几分钟前在这里也唱了歌的另一个小女孩,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喜欢那些小孩子、十几岁的女孩子唱歌。
4

你知道,我们所走的路给别人做了一个榜样。确实是。

几年前在英国的一个故事……有个男人,他想在圣诞节出去喝一点酒,只是为了交情。他去到邻居中间,交换礼物。大家都对他说:“呐,约翰,就喝这一口。”这里喝一小口,那里喝一小口,他就被灌醉了。在回家的路上,已经下了六英寸厚的雪。他的小儿子跟着他;他不能背儿子,喝得太醉了。回家的路上,他碰巧转过身,看到儿子几乎是在雪地里打滚了。他说:“儿子,你为什么在雪里打滚啊?”
儿子说:“爸爸,我想要跟着你的脚步。”
他把孩子抱在怀里,说:“神啊,从今天起,我一口酒也沾了。”
有人要跟着你的脚步。让我们从摇篮到各各他都走在那条直线上。那是我们要让他们走的脚步。
5

呐,我知道今晚是领圣餐的晚上,我只有简短的时间跟你们讲道。我喜欢谈论主,因为他对我太真实了。

想到这些女孩子,那不久前我读到一篇短文,是发生在西部的事情。有个……一个狂风呼啸的夜晚,狂风肆虐,一些人正在举行祷告会。带领祷告会的人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小女士,她没想到自己所处的危险,她住在小城的另一头。
夜晚,当祷告会结束,他们唱完献给主的歌,他们的心很快乐,这时街上通常都有很多人。我猜,他们的感觉可能完全就像彼勒弟兄刚才见证时那样:太高兴了,他们抑制不住喜乐,不得不让它以某种方式表露出来。
6

说了最后的“阿们”,他们都动身回家了。年轻女士捡起外套,把衣领竖起来,扣住外套的前面,走在街上。她后来发现,寒夜把每个人都赶去自己的壁炉那里了。她发现自己独自走在街上。似乎有危险开始萦绕她。你知道,我很高兴圣灵能向我们提醒那些要来的事,逃避那些危险。

她从未想到害怕,只是唱着那首老歌:“不,决不孤单。”当她继续穿过城市时,似乎没有人会搅扰她,但突然那种极大的恐惧又冒了出来。她突然看到附近站着一个样子非常可怕的男人站在那里,盯着她,这样伸出双臂,向她走来。
7

她无法逃脱。那是个真实的故事。她跑不了;那个男人会抓住她。只有一件事可做。她不能叫喊;风刮得太猛了,几乎将她的身体从街上提了起来。她无法让任何人听见,雪也使人看不见。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祷告。于是她开始压低声音,向神低声祷告。

她说她根本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但突然门旁边站出来一条大狗,狗的鬃毛都竖了起来,走到她身旁,走到那男的要走过来的那边,经过那男的身边时它开始凶恶地狂叫起来。当那男的一从街上过去,狗就转过身,回去,趴在门里面。
神必看顾他自己的人。神,有时候他甚至通过一只狗或动物做工,或以别的方式,显明他的荣耀和保护。我很高兴我知道他赦免我的罪,拥有确据:当我天天向他认罪,我的罪就在宝血底下。
8

今早的信息,我可能看起来有点零乱,或是有点粗鲁。讲了一个不怎么是医治聚会的主题,但我活了这么多年,知道一件事情,托尼弟兄,如果一个人照他感到被带领的去做,神就会以超凡的手段看顾剩下的事。这是第一次像那样发生在这里。我们通常分发祷告卡,让人们站起来,但圣灵让我问会堂里有多少陌生人,那就包括了整个会堂。然后他向他们显明他们的愿望,宣告他们的医治等等。这表明,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

今晚,我在这里挑选了一段经文,要讲几分钟。在我们传讲前,让我们低头做一下祷告。
9

主啊,你永永远远是神。我们为有幸藉着祷告来到你面前而感谢赞美你,首先知道这点:经上向我们应许了,“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我们拥有确据,你必应允我们所求的。

今晚已经做了那么多的事,我们感到,即使我们结束聚会回家,我们也可以说在这里太好了。我们在会众中听到这些锡安的歌,听到人们放声祷告,默想,唱赞美诗,正如经上说的:“心里欢畅,唱着灵歌。”[雅5:13]在我们生活的这个黑暗时刻,正如今晚我们的彼勒弟兄所表达的,听到这些十几岁的女孩唱歌,听到她们唱那些锡安的歌……听到惠勒弟兄对你的表达,他多么感激你,你所做的事,你怎么让他伤残,是要让他认识到,若是现在没有那条手臂,他会做什么呢?这是表明我们被你的恩典和能力保护。
10

主啊,让我们大家今晚都留意,因为我相信这是我们该省察的时候了,是检查的时候了,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结账离开的时候。可能比我们所想的还近了。所以,让我们今晚思量一下我们的道路和想法。

我们祈求你在道中向我们说一会儿的话,然后在领圣餐的侍奉上赐福我们,我们领这掰开的薄饼和葡萄酒,那代表你为我们的罪得赦而裂开的身体和流出的宝血。
今晚我们最可爱的牧师感觉不太舒服。但在我们的电话交谈中,他已经把自己放在祭坛上。我肯定你必接受他,主啊。我为他进一步献上祷告,因为我们爱他,需要他。我们为他和他的家庭,为在这里的每个家庭,为今晚说出来的以及沉默的要求祷告。求你进一步赐福我们,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11

我想在这里读一小段经文,是在《列王纪上》19章,从第9节读起。

9他在那里进了一个洞,就住在洞中。耶和华的话临到他说:“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10他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嫉妒……嫉妒。因为以色列的孩子们背弃了你的约,拆毁了你的坛,用刀杀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取去我的命。”11耶和华说:“你出来站在山上,在耶和华面前。”看哪,那时耶和华从那里经过,在他面前有烈风大作,崩山碎石,耶和华却不在风中;风后地震,耶和华却不在地震中;¹²地震后有火,耶和华也不在火中;火后有微小的声音。¹³以利亚听见,就用外衣蒙上脸,出来站在洞口。看哪,有一个声音对他说: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12

以利亚度过了艰难的一天;他在迦密山上,看到了主的荣耀降临。他祷告火从天上降下来,又祷告雨降在地上。在这一切的压力下,他的神经都快崩溃了。哦,我很能同情他。

我们在这里发现,他先向一群背道的国民和一个我行我素的耶洗别传道。人们到了一个地步,离弃了神,离弃了神的一切应许和一切诫命,不再守他的律例,不在乎他的任何东西。
以利亚,在这一切当中,他不能妥协。他必须忠于他所确信的。哦,那也反映在这个时代。
13

他们那里有一个王后名叫耶洗别,她用她现代、令人眼花缭乱的生活方式带领所有的以色列人走偏了路。她导致他们犯淫乱,行恶事。这不正好与今天同步吗?

但是以利亚,在这一切当中……虽然许多以色列人,成千上万人妥协了,想要过现代潮流的生活。然而以利亚却不肯妥协。以利亚把耶洗别的位置告诉了她,她该怎样做。哦,她憎恨那个先知。但尽管她不承认以利亚,以利亚照样是她的牧师。
哦,许多时候人们不想承认,但神差给一个社区的人就是整个社区的牧师。不管他是浸信会的、长老会的,或是什么人,神膏抹他的人,他不会妥协。人们有时候憎恨他,因为他坚持真理。然而,他是神给时代的牧师。
14

哦,耶洗别藐视以利亚,竭尽所能要杀掉他。但他仍然忠于神的原则和标准。耶洗别摩登的派对、社交、涂脂抹粉、穿衣服的方式污染了那个国家。

年迈的以利亚不容易。他告诉耶洗别站在哪里。神啊,求你在这个时代差给我们更多的以利亚,不肯向罪妥协、传讲真理的人,不管有多刺痛他们。神在各个社区仍然有不肯跟世界上的事妥协的仆人。以利亚不喜欢摩登潮流的事,所以他忠于神。
15

摊牌的时候到了!现在又到了摊牌的时候。以利亚上了迦密山,当人们认为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不可能有其它像神迹的事,还有一个相信神迹的人。他说:“把你所有的先知都带上来。把他们带到山上,让我们证明,看看谁是神。”我爱那节经文。

哦,如果曾有一个时候和地方神真正的能力应当彰显出来,那就是今天。让我们证明什么是神。如果教育是通往自由的路,为什么它行不通?如果在社会上的地位等等是出路,为什么它行不通?
如果收买其它国家做我们的朋友,我们发现他们一有能力就转过身反对我们。你不可能用钱买到友谊。友谊是神的礼物。
如果大教会、大教师是出路,那为什么在我们的社区没有更多神的东西呢?为什么我们在持续的倒退中呢?如果教育计划、训练有素的讲台、训练有素的唱诗班……我们一直在更远离神。它不起作用。
科学做了什么?科学说,时候要到,科学可以做这个、做那个。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地步,他们正在毁灭整个世界。他们正在做什么?他们正在破坏世界而不是使它更好。
16

不久前,联邦调查局管理美国青少年犯罪的艾尔·法拉尔队长,当我在打靶场领他归向基督后,他让我去他的办公室。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是浸信会的。我听说你过去是浸信会的。”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但我还没有得到你所谈论的那个圣灵。”他说:“你认为那是给我的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哦,我要在某座豪华的宾馆预订一间豪华的套房,你我上那里去,也许主会临到宾馆套房,用他的灵充满我。”
我说:“你不需要宾馆套房。”
他说:“哦,主会在哪里见我呢?”
我说:“就在这里。”
他说:“他不会来这靶场、打靶场,是吧?”
我说:“他为了一个人而进到大鱼的腹中,为了另一个人进到烈火的窑炉中。他会在你要见他的任何场地见你。”肯定的。神想要见你;他想要跟你详谈。他会去到你所在的地方。
17

呐,耶洗别污染了那地,以利亚的神经绷紧了。他在山上行了大神迹奇事,证明神仍然是神,能通过神迹的方式显应。这带来了什么结果呢?威胁要他的性命。带来了什么呢?带来的不是普世的复兴,而是威胁要他的性命。耶洗别,当亚哈告诉她这些事时,她说:“到明晚这个时候,我若不砍掉他的脑袋,愿神明重重地刑罚我。”

18

以利亚,他里面有一颗为神的心,竭力告诉人们神仍然是神。结果适得其反。他听说这事以后,就跑到旷野,躺在罗腾树下,想要寻找安慰。他打发仆人走开,离开他。

我们的故事有三个不同的阶段:第一是迦密山;第二是罗藤树下;神会见他的第三个地方是山洞里。
19

这很奇怪。这里的牧师和其他传道人知道。注意,在你的迦密山之后,你就会有一棵罗藤树了。不管什么时候一个人得了祝福,神的能力倾倒下来,为你行了一件事,注意,撒但就在路上了。记住,第二天,星期日过了美好的一天之后,星期一就会有艰难的事,因为撒但要竭尽所能,将圣灵前一天灌输在你里面的那份信任从你身上敲掉。

以利亚经历了伟大的一天,而且本来他就很紧张。众先知都被称作疯子,耶稣基督被称作疯子。每个使徒也被公众称作疯子,因为他们的事工太超自然了,以至人们认为他们头脑不正常了。凡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人,也都要受逼迫。你成了一个不同的人。
20

正如彼勒弟兄说到他的神迹(他的后背),你重生了,在基督里成了新造的人。旧事已过。当你出死入生了,世上属肉体的事再也不能拘禁你,你不再抓住那些事了。当神抓住一个人时,神在教会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领他从世俗去到圣洁。神领他出死入生;他重生了,是新的了。他的想法是新的。今天我们需要的是一场像那样的复兴。确实是真的。

哦,我们已经在圣灵里泡了一下。我们有了属灵的祝福和属灵的上升。但我们不再需要那个了;我们需要的是永生神圣灵的复兴在人们心里。我们需要的不是在圣灵里泡多少次,或属灵的觉醒;我们需要的是复兴。让我们复兴我们所拥有的东西,而不是一次属灵的觉醒。有时候它产生了混杂的人群。但我们需要一场复兴来筛掉,抖掉、剔除那些东西,好像站在海滩上一样。
21

几个星期前我在波多黎各跟几个弟兄交谈。当我看到大海汹涌,浪涛比这教会还高。我说:“你知道吗?海里的水并不比它完全平静的时候多一滴。”哦,那个搅动、起伏,它有什么用呢?把海里所有的垃圾都抛到岸上。

那正是教会需要的:是一场复兴来抖掉它的一切世俗和世界上的事,把神的纯净,圣洁和谦卑带回到信徒的心里。嗯,当人一……如果他们不能在灵里时不常地得到一次复兴,就会变得太属肉体了,太冷漠了,以至他们变得自封、呆板、自义。
他们阅读、研究。那是好的,但那不是我们所谈的事。你们更知道神的道。知道神的道是好的,但知道这道的作者更好。瞧,你所遗漏的小事,那些在你心里使你成为真实的你的东西,那才是关键。
22

我告诉你,以利亚的神经本来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总是同情他。他的神经快要崩溃了,从耶洗别来的那一击完成了对他的最后打击。结果以利亚跑到了旷野里,躺在罗腾树下。

哦,罗腾树下的那个经历。我们有许多人发现自己躺在罗腾树下。我自己也多次在罗腾树下,到了一个地步,你不知道要做什么。你惊慌不安。老实说,我此时就在树下,纳闷,“神啊,你要让我做什么呢?”
你知道,在罗腾树下的人就像以利亚;他们想要睡觉。我向疲惫的人传道,比世上的任何人都多。人们太疲惫了。他们……他们精神太紧张了,以至他们挤满了各处的精神病院和医院。他们紧张到一个地步,以至不知道他们相信什么,想要什么了。他们只是躺在那里;不知道要做什么。哦,那是如此悲哀的景象。
23

听着,我的弟兄。你不可能把紧张喝没了;你不可能把它喊没了。你也不可能玩牌,让它迟钝了。你可以午睡一千次,尝试把紧张睡没了,你做不到。我们一切的疗法,唯一能做的只是缓解一下症状。我们必须有治病的疗法。我们必须有一个……世上所有的精神病医生都不能医治它。这些只是缓解一下症状。疗法在耶稣基督的宝血里,而不是在海滩上休息一下,不是去找一首赞美诗或唱诗班唱赞美诗。那是我们今天尝试要做的事:把它唱没了。

“哦,我们要让自己像琼斯家。”我们……我们尝试做一件不同的事,尝试把它教育没了。只有一个方式消除它,就是面对事实。是的。哦,如果你惊慌不安,不要加入教会,来到基督那里。那是唯一的疗法。不要用翻过新的一页的方法;只要得到新生。基督就是答案。
24

以利亚躺在罗腾树下;不知道要做什么。他的神经崩溃了;他在发抖。毫无疑问他哭了。他处在可怕的境地。我们许多人遇到那些地方,特别是在迦密山的经历之后。

那天有人问我关于那个的事。怎么……我们要怎么……在那种时候,还能为我们做什么呢?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把自己交托给神。
我知道一个人可以工作过度,一个人可以工作不足。一个人……神知道这个人需要供养。他需要东西吃。在他躺卧的这个地方下,神必须为他做一件事。神必须为每个来到罗腾树下的人做一件事,不然他就崩溃了。如果神的仆人躺在那边的树下,不知道要做什么,他执行了他的使命;以利亚说:“主啊,让我死吧。”
25

我从聚会上出来后也有那些感觉,看起来好像我尽力了,传讲了,乞求了,劝说了,看到神的天使扫过聚会,行神迹奇事,坐在外面的车里,听见人们喊着说,“那不过只是心理学;它没什么。那没什么。那全是胡扯。”

哦,然后我爬到罗腾树下;我想:“主啊,你怎么……那你为什么还让我那么做啊?”还能干什么?但我们都遇到过那些经历。耶和华给他仆人的怜悯:神知道你的试炼。你只要知道这点:神知道有关的一切。
26

于是神降临,他知道他的仆人需要一些休息。当以利亚躺在那里等候康复或祈求死掉的时候,神便让他睡了一会儿。“主啊,我的列祖在我前面死去,现在取去我的性命吧。我做了够多的事。我打了美好的仗;我跑完了当跑的路。”但还有工作要做。神还没有在他的仆人身上完工;他还有工作。

不管我们怎么大声呼喊,想这个、那个或别的,没有东西能取去我们,除非神在我们身上完工了。我很高兴知道这点。
27

有时候,你觉得,正如我有一次做的,把手枪抵在脑袋上自杀,但我无法自杀。我脱掉手套,放在我工作的高压线上,但我无法自杀。有一些东西托住了我。跟以利亚同在的同一位神,同一位神今天看到我在罗腾树下,我妻子和婴孩躺在那边的坟墓里,还有我父亲、弟弟等人,我自己几乎也完了。我躺在罗腾树下。太艰难了。我到了一个地步,简直要疯掉了,想要用枪把自己的脑袋打开花,但做不到。瞧,还有工作要做。还有事情要做;神没有完工。他必一直看顾你。

28

可怜、劳累、疲惫的仆人,神看见了他。神知道他在哪里。神知道你今晚在哪里。你可能在罗腾树下,一切都完了。但记住,神知道你在哪里。我们不需要许多的重新安装。

就像黑人老妇女在南方说的。她出了一次车祸;车撞到了她。她伤得很重。律师说:“你想要提出损伤诉讼吗?”
她说:“律师,不,亲爱的。我的损伤已经够多了;我想要修理。”我认为她说的正好反映了这个社区、今晚这个教会和这个往地狱去的美国。美国不是背道了,而是已经完了;它不是在去地狱的路上,而是已经见到地狱了。它不是迷失、要迷失了,而是已经迷失了。它不需要提出损伤诉讼;它需要修理。这是事实。神知道你在哪里。他知道你躺在哪里。
29

神差来一位天使。天使触摸他,他睡着了。当他醒来时,那里有一些玉米饼或某种烤过的饼,放在他身边。天使说:“以利亚,起来吃。”那是神给他仆人的恩典。瞧,神在让他休息。

你知道,耶稣说:“同我暗暗地到旷野,让我们歇一歇。”一些人认为你不需要休息,我们发现他们很快也烧尽了。如果他们不休息,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在某处失事了。我认为那就是我们的葛培理弟兄今晚所处的境况,他太透支了。
这些人的身体强壮,但他们需要休息。你可以歇一歇,去某个地方,他们就会批评你,说:“我还以为他是个传道人。看,他跑到岸边钓鱼去了。”或类似的事。但不要紧。耶和华会看顾他自己的人。
30

以利亚躺在树下,疲惫难过,神使他的神经平静下来,供养他,又叫醒他,供养他,又让他入睡。你知道,我常想知道那些饼里是什么。神放了什么样的维他命在那些饼里?然而……不管那里面有什么,那饼让以利亚坚持了四十昼夜。他仗着那些饼的力量走路。

神知道今晚我需要一些这样的饼。我肯定这个教会也需要一些这样的饼。走到一边,离开世界,让我们歇一歇。让我们谈一谈。
你说你没有时间休息。有一次约翰·卫斯理就是这么说的,他说:“我害怕休息;我没有时间休息。”如果你不歇一歇,就会发现自己崩溃了。
31

接着我们发现,以利亚走了四十昼夜,神找到了他,他躲到了山洞里。神想要吸引他的注意,于是有大风经过,崩开了山,风那么有威力,震动了磐石。但神不在风中。风走在神前面。之后出现了大地震,震动了地球。但神仍然不在其中。然后出现了火,但神不在火中。之后出现了微小的声音,神在那声音中。

32

弟兄姐妹,我回到山洞够久了,你们也是,知道周围有许多地震震动,有许多响声、争吵、焦虑和类似的事,大聚会,但这一切当中神在哪里呢?

那是为什么我说了今早我说的话。必须出现一些比医治聚会更深入的东西;必须出现一些比说方言恩赐更深入的东西;必须有一些比大风更深入的东西。风刮过去,但神不在风中。我们全国各地都有了大风、感觉,脸上和手上有血,各种的神迹,但神在哪里呢?
33

以利亚等候。虽然他是先知,但他听从了那声音。他从未出去跟别人比复兴会;他从未出去得到全国最大的帐棚;他从未出去上电视等等,正如我们所说的。

这一切大的争吵,美国的罪就在于听从了这些喧闹。哦,我们喜爱喧闹。但神不在喧闹中。尽管那些事是可敬的等等,但神不在喧闹中。
若是那样的,当非洲人敲手鼓,你从未听过那么大的喧闹声和旋律。神不在其中。我们有了大风;我们有了各种的火、地震、震动、大复兴和类似的东西,但神不在其中。如果是,它就会显出来。但之后出现了微小的声音,神在那声音中。
34

朋友们,那正是我今天所想的。我们的人民被所有的喧闹声掳去了。美国喜爱喧闹。瞧他们今天所做的。打开那些电台,拼命地播放那些摇滚乐、布吉伍吉之类的东西。他们开得那么大声,几乎要把你的耳膜都震破了;所有的喧闹声,整天都是。

在教会里我们敲手鼓;跑上跑下,尖叫,大喊大叫,兴奋不已。我丝毫不反对那个,但神在哪里呢?这带来了什么?把我们拆分了,被称为神召会、神的会、五旬节联合一神论和所有那些不同的小宗派。神不在其中。那是神的一个先驱,是脚手架。
35

当你看到今天所谓的基督教,人们去教会,过着尊贵的生活,出去否认医治,否认神的大能,否认奉献的生活,称你是狂热分子,记住,那是脚手架。那是……伍德弟兄,我相信你称之为脚手架。那是个假货。是外面的架子。神只是站在上面建房子。荣耀归神!那只是个要被拆掉的假框架。

我们拍手,说:“荣耀归神,当你叫喊时,就得到了。”卫理公会那么说,拿撒勒派那样说。他们发现他们并没有得到。
五旬节派说:“拍手叫喊,直到你说方言,就得到了。”但我们发现我们并没得到。还剩下一件事,神要把我带到山洞里才能找到。
36

让我们找到那微小的声音,某个能给生命带来精华的东西,某个即使你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也算不得什么的东西。虽然你可以说预言,说方言,显神迹奇事,行异能,行大神迹,但如果那个微小的声音不在那里,你就算不得什么,这是圣经说的。那是我们现在在听的。我们有了雷声;我们有了火;有了大风和地震,但神赐给我们微小的声音。那是我们需要的。

37

听着,弟兄,我们需要那微小的声音,说话的微小声音。耶稣说你不可能在街上听到他的声音。你没有听到他在叫喊。他是我们的榜样。看看他。他的灵被比作是鸽子:温顺。

伟大的事是安静的事。朋友们,你们知道吗?听着。太阳给地上每样生物带来生命,植物生命、农作物生命、树木生命,以及别的,它带来生命,太阳带来的。它可以从地上吸取一百万加仑的水,发出的响声比我们从泵里抽一桶的水还小。瞧?那是大事,安静的事是大事。你听见过地球旋转的声音吗?你听见过行星绕着轨道运行的声音吗?你听见过吗?那是大事!你听见过太阳升起的声音吗?
38

哦,我们认为我们必须有许多的响声,必须有铜管乐队来敲打,许多的跳上跳下,不然我们就没有一场好聚会。我们认为大家都得拍手等等。我们认为音乐必须有节奏,大家都在过道跳上跳下。我们已经有了那个。它有什么益处呢?益处在哪里呢?今天它带我们到哪里了呢?在一堆的混乱中,一群宗派中,分裂了,弟兄的关系也被毁了。确实是。

那一直就是起初那只老蝻子、剪虫和各种的臭虫,约伯看见或约珥看见了它们。剪虫剩下的,蝻子来吃;蝻子剩下的,蚂蚱来吃,等等,一直吃到了树桩。但圣经说:“主说:我必恢复。”
39

我们正等候一件事。我们有了够多的喊叫声和喧闹声,要使整个世界悔改信主。我们有了够多的欢呼声、叫喊声和举止失常……它做了什么?它没有建造教会;它建造了宗派,使人带着膨胀的想法和自命不凡的东西出去。

我不喜欢那东西。走到讲台上,说:“哦,看看他,他是个王子。瞧他穿得多好,温文尔雅等等。他知道如何鞠躬等等。”那不是神所拣选的。
一天,有个先知那么认为。他要膏抹一个仆人;说:“他是这家最大的,他模样不错。”但神拒绝了他。
40

你不需要有王子等等站在那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了。不是你穿的衣服或你讲话的口才;而是你里面的东西,神的那个声音。那才是关键。

先知经过另一个人,说:“不是他。神拒绝了他。”再经过一个,他说:“你还有一个儿子吗?”
说:“我们还有一个面色红光的儿子,在山坡上放羊。”那是大卫。
当他们把这个红头发、脸上有雀斑的人带到那里,他溜肩膀,身上裹着羊皮,神说:“就是他。”
41

你高大的身材和自命不凡跟神不相配。你可能有神学博士、哲学博士或文学双博士。你可能是主教、教皇,不管你可能是什么。但需要神从无造出有来。只要你能什么也不是,神就是个人物。只要你能让自己靠边站,神就能进来。但当你太自命不凡,刻板,以至你有了最大的、最好的,你就还没得到你应该有的东西:就是在神面前一颗谦卑的心。弟兄们,我们知道这点。确实是。

你肯定从未见过……哦,是没听见过日出的声音。你从未听见过那个。晚上你曾出去听见露水降落吗?没有露水我们会怎么办?瞧,不需要那个。我现在告诉你们一件事:它是平静的……映出星星荣美的不是制造巨大响声、上下翻腾的激流;映出星星荣美的是深邃、平静的小水池。
42

今晚我们需要的是那个深邃、丰富的经历,我们内心深处有东西……它不需要叫喊,然而它可以喊。但我们太过强调我们的叫喊。它可能从未说方言,然而它可以说。但我们太过强调那个。[原注:磁带空白。]

它可能没有参加葛培理的聚会、奥洛·罗伯茨的聚会或我的聚会。它不需要。它必须有的是神永恒深邃的爱,那圣灵在他们里面,使你成为真正的你。
那是我今早所讲的东西。那是我反反复复地把教会拉去各各他的东西。你不要认为因为你说了方言,或你对经文知道得那么多,或你读了某个人的书,你比其他人知道得更多。主说:“给那些为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今晚他会在我们的城里给谁画记号呢?
43

瞧,是圣灵的深邃,不是肤浅。不是山核桃外面的壳好,而是壳下面的山核桃好。你有的是一个大空壳;壳下面什么也没有。今晚我们需要的是神深邃的爱。

当以利亚听见那微小的声音,没有东西能搅扰他了。在这一切当中,你听见了什么?过几天你就要去听葛培理,去听奥洛·罗伯茨,还有其他人、伟人讲道去了。丝毫不反对那些人,他们是神的仆人。
但不要去听喧闹声。要听那微小的声音,某个进入人心里、从你身上除掉一切愚昧的深邃之物。它从你身上除掉一切世界的东西;使你厌恶世界上的事,爱神的事。那是深邃。那是映出神永恒荣耀之星的水池。那是带来眼泪的东西,带来说不出、满有荣光的喜乐。当其它所有的东西都让你失望时,它使你站稳。它使……当疾病甚至死亡临到时,它里面仍然反射着神的祝福。那个深邃、映出天空的小水池,不是翻腾、轰响的激流。翻腾的激流不会很深的。静水才深流。
44

朋友们,当我们来到圣餐桌记念那个时,愿神今晚帮助我们。不管我们在外面做什么,我们做多少好事……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去教会。我尽最大的努力生活。”很好。丝毫不反对那个,弟兄。“我说了方言,伯兰罕弟兄,我在灵里叫喊。”很好。但那不是我所谈论的,弟兄。那个仍然不是。那不是我所讲的。

我是讲那个微小的声音,某个丰富、君尊的东西,我过去看到老大妈,几年前她们走到过道上,泪水从她们的脸颊上流下来,因为有一个罪人男孩站起来,走到祭坛上。
今天,我做一个呼召,看到一个男孩上来,人们坐着,吹着泡泡糖。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失去了对那个的听力。你听见了什么?“你听见了什么?”
45

我们在末时了。你们在电视和广播上听到,在杂志上,在报纸上,说有一天将有一个“旋风”横扫这个国家。你在听什么,要听那个……你们电台上的警报,整天播放着那些胡说八道和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去听子弹或炸弹什么时候落下来吗?

我不是在听那些东西;我在听一个声音说:“上到更高处。我忠心良善的仆人,做得好。”你听见什么呢?
你知道,我认为我们太关注,太认真听这一切世界上的事和类似的东西,以至听不见那个微小的声音了。
我们听我们的牧师说:“只要加入教会,就会没事的。”我们听一些人说:“只要说方言,它就会结束。”一些人说:“只要叫喊,它就会结束。”你听不见那个微小的声音,要把一些丰富深邃的东西放进生命中,使你成为应该的你。
46

麦子结麦粒,不是因为它在藤上或秆上。杂草也在秆上。但需要那藤里的生命来结出麦粒。落在麦子上的水落在这两者身上;它们都因雨欢呼,都靠雨生长。

男人女人可以长大,叫喊、赞美神、说方言、属于教会、跳灵舞、奉献十分之一,他们心里却仍然没有神丰富深邃之爱的那个微小声音。“我若能舍己身当作祭物叫人焚烧,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我仍然算不得什么。我若有信心移山,仍然算不得什么。我若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仍然算不得什么。”
瞧,是那个微小的声音在你内心深处说话,改变你的态度,使你的性情不一样,你在基督里成了新造的人。你听见了什么?朋友,取决于你在倾听什么。
47

如果你是在听……我不是在评论,不是在影射什么,如果你是在听某处有十万人聚集前往的大复兴,去吧,但你是在听错误的东西。“我要过去看。他们说他们有大群的人。”那没有一点关系。赛马场也有那么多人。其它的东西也能招来那么多人。摇滚乐能吸引那么多人。“我要去……我要为别的事过去。”如果你为别的事去……

但如果你是在听别的东西,而不是那微小的声音,要回到山洞里,回到罗腾树下,直到我们能预备好,平静下来等候。让雷声经过;让地震震动;让大风刮去,让火扫过,不管是什么。我想起那首歌:
我心火热时,主,教我等候。 让我降卑自尊,求告你名。 保守我的心更新,定睛在你身上, 让我在地上成为你要我成为的。(那正是我想要做的。) 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 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你们相信那个吗?) 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主,教导我,主,教我等候。
48

让雷声经过;让火扫过;但让我听见那微小的声音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从罗腾树下出来,从你的山洞里出来。”

我想要用他的血蒙住脸,走上去,说:“是的,主啊,我现在相信。”
49

让我们祷告。主啊,创造天地的主,永恒生命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请怜悯我们,主啊,我们现在迫切需要听。主啊,我们的声音出现了。我们听了太多的声音。有太多的声音说:“过来这里这个教会。如果你加入我们的教会,我们有城里最好的一群人。穿着最好的人、市长去我们的地方。”他们的聚会上有许多人,主啊,州长等人也出来演讲。神啊,让那些东西离开我,主啊,把我藏在山洞里,让我等候,主啊,我干吗在乎州长说什么?我想要听见我救主那微小的声音。哦,主啊,帮助我等候,当我等候你时,让我从新得力。

主啊,帮助这个教会,他们要等候你。更新他们的信心,更新他们的力量,如鹰展翅上腾。主啊,愿他们在听,不是听喧闹声,不是听叫喊声,而是倾听微小的声音。
50

主啊,几天后我要爬到那边的山洞里等候。神啊,帮助我,主啊,使我看不见、使我的耳朵听不见世界上的事,听不见名气、名望,或这世界所能提供的任何虚空之物。主啊,让我呆在那里,直到听见那微小的声音;主啊,然后让你的仆人上前,如鹰展翅上腾。主啊,求你应允。

赐福这个小教会;赐福我们的内维尔弟兄。主啊,除掉他胃里的疾病,将疾病从他身上赶走。主啊,把他放回到岗位上,让他从新回到这里。“他们必从新得力。”主啊,求你应允。
赦免我们的罪,主啊,我们现在来到圣餐桌边。你说:“若有人不配,却还是吃喝,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主啊,帮助我们鉴察我们的魂、我们的心。试验我们,看我们有没有任何不洁净的东西。若是有,神啊,请赦免我们,我们谦卑地等候你。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51

主啊,教导我屈膝等候, 求你按时应允我的祈求。(是的。) 教导我不倚靠别人所做的, 在祷告中等候你赐予答案。

那正是我所要的,从天上来的答案。我想要听见他的声音,不是经理的声音,不是市长的声音,不是州长的声音,不是主教的声音。主啊,我想要听见你的声音,温柔谦和的圣灵在我心里说话:“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是的,主啊,我们现在躺在罗腾树下。我们正在等候,看主要说什么。愿主现在赐福你们每个人。
52

多少人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举手让我们看看,说:“主啊,教导我等候。教导我,让我忘掉我一切的骄傲。当别人走过,行这种的大事时,让我从骄傲中谦卑下来,只求告你的名。教导我不倚靠别人所做的,只在祷告中等候你赐予答案。”

好像以利亚做的,他在那里等候。他听见了雷声,听见了闪电,听见了岩石的崩裂声,听见了火,听见了风声,但那不是他正在寻找的。这些东西没有让先知动一下。他任凭那些东西经过。但当听见那微小的声音时,他拿起外衣,蒙住脸,走到山洞的尽头。主说:“去站在磐石上。”那正是我想要听见的:“站在磐石上。”
53

好的。现在是领圣餐的时候。愿主赐福你们。我想,在我们领圣餐前,我们要先为这里每个举手的人祷告,他们真的想要神对他们说话。今晚这里你们有谁是在罗腾树下?请举手。肯定的,我们肯定是。

你们这里有许多人是在山洞里等候。你看到这一切的事经过;听见了葛培理、奥洛·罗伯茨、我自己,还有其它的地方、汤米·欧斯本、汤米·希克斯和所有这些大复兴会,但它在哪里呢?那声音在哪里呢?你说:“我跟杰塞普乐队叫喊过;我随着哈特乐队的演奏跳灵舞;我有了其它这一切的事;我做了所有那些事。但伯兰罕弟兄,那个压在我心头,对失丧灵魂的负担,以至我因这负担无法安宁的东西在哪里呢?”
呐,那是唯一一种进去的人。那是圣经说的:“只给那些为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人画记号。”哦,朋友们,那正是我们需要它的地方。让我们再祷告。
54

主啊,主啊,我可能唱得太多了;我可能传讲得太多了;我可能喊得太多了;我可能哭得太多了;但我永远不会祷告太多。神啊,鉴察我,试验我。

正如我刚才说到的深水池,它们怎么映出星星,主啊,把你深邃的灵放在我们里面。正如先知大卫说的:“领我到可安歇的水边,”不是到激流的河水,而是安歇的水边。
主啊,领我去那里,让我安静。我紧张,全身不安。据我所知,我做了你吩咐我做的一切事。我穿越全国,环绕世界,传道,叫喊,劝说。主啊,你一直信实,展示弥赛亚的迹象,显明那是你在做事,不是一个人。我为此感谢你。但是主啊,我今晚在罗腾树下,我纳闷他们为什么不悔改?主啊,为什么这个美国看不到呢?她的感官那么迟钝,教会组织得如此紧……他们不肯合作。除了批评,他们什么也不肯做。
今晚我确信,就像在树下的以利亚身旁一样,你有七千个未曾向巴力屈膝的人。今天你在地上有许多圣徒正在等候主的再来。
主啊,怜悯我们。试验我们,把我们放在你的天平上。如果我们看到自己亏欠,主啊,洁净我们,脱离自己的罪,使我们成为你要我们成为的。求你向这教会里的每个个人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55

现在是领圣餐的时候了。我们祈求神现在赐福你们。所有要走、不想领圣餐的,星期三晚上在这里再见,到时会再有聚会。

别忘了为我祷告。我现在就需要。在下面的几天,我需要祷告。呐,不要把这个不当回事,而是把我放在你心上,为我祷告。我需要你们的祷告。我有决定要做,那可能意味着几百万灵魂的差别。有件事必须成就。我已经靠自己的力量走到这地步了。我必须有一个从神来的异象给我自己。他会为别人显给我看,但我必须有东西给我自己。我需要它。请为我祷告。如果你们祷告,神必赐下它来。
56

今天开车逛,我四处观看。罗伊弟兄,我在你们家外面,我不想进去。那里停着几辆车。我应该探访你和斯洛特姐妹一次。美达和我开车逛着。我说:“哦,我们晚一点回去。”但我脱不了身,没回去。

我四处逛,在路上开来开去,心想:“神啊,有件事必须成就。我必须在某处抓住你。”时候紧迫。黑暗正在降临。末时在这里了:午夜前一分钟。看到敌人的出现,颤抖、情感,神经病,世界的焦虑,不知道那是你的噩运,瞧?哦,让我们现在如鹰展翅上腾,飞进那位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者的怀里。
57

呐,凡想留下来领圣餐的,我们很高兴你能在这段交通的时间里与我们在一起。呐,你们翻到《哥林多前书》,我相信是11章。内维尔弟兄,我想要你现在读一下,如果行的话。[原注:内维尔弟兄读《哥林多前书》11章23到32节。]

那不需要任何解释。它就是这个意思:我们若不配,却还是吃喝,不分辨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瞧?当我们来领圣餐……每个基督徒都应该领圣餐。那是你的职责,是个摊牌,瞧?耶稣说:“你们若不领,就与我无分了。”瞧?“但人若不配,却还是吃喝,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即:如果你仍然在世界外面,做世界上的事,人们看到你领圣餐,你就做错了。你只是给自己带来耻辱,那只会伤害你。那不会伤害神,是会伤害你。所以,一个人应该省察自己。
58

在我们就近这神圣的时刻前,你们求神鉴察我的生命。如果我做了任何不对的事,请你们为此宽恕我。我不是有意做的。如果神向我显明,我会纠正的。我也为你们求同样的事。

经上说:“你们聚集的时候,要彼此等待。”让我们彼此等待,互相祷告。我们要领圣餐。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就与主无分了。那是主说的。首先,是《约翰福音》6章。
59

现在我们祷告。当我为你们祷告时,你们静静地为我祷告。[原注:伯兰罕弟兄低声祷告。]……我祈求你的灵,神啊……我祈求你赦免我们的一切过犯。

主啊,垂听我们的祷告。主啊,这是我们祈求赦免的祷告。我们祈求赦免。我们祈求怜悯。主啊,赦免我们,因为你的道中记着说:“赦免我们的过犯,如同我们赦免那些得罪我们之人的过犯;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我相信你们有许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