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228 为什么是小伯利恒

1

今早穿着外套在讲台上,看起来有点怪怪的,但能展示这教会送给我的漂亮外套,我很高兴。我看见内维尔弟兄那天在这里也穿着那件好西装,太合他身了,我想:“哦,我……”那衣服看起来太好了,会众谈论它,我想:“我要穿着我的外套上讲台。”我便穿来了。

你知道,我相信我们永远长不大。我们总是……我不想长大。路德弟兄,你说怎么样呢?不,我决不想长大;我们真想一直是孩子。
[原注:内维尔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原以为你像这些高等的传道人一样穿了一件盛装,刚才我通过眼睛的余光观看,我想可能你穿了一件袍子。”伯兰罕弟兄和会众笑了。]称赞这件好外套。
2

哦,我要说它是……它是……我太需要一件了,它是我所穿过的最好的外套。我肯定欣赏它。罗伊·罗伯森弟兄,我不知道他今早在不在这里,这件衣服的挑选跟他有关系。确实挑得很好,我们……有这件衣服我们非常高兴。

今早回到永生神的家,享受这些美好的时光,围绕主宝贵的道交通,我们非常高兴。
3

若主愿意,很快我就得去海外。我想你们在《商人之声》上看到了,下个月我要动身去海外。我们要为所有会众的祷告恳求,当我们出去时,他们会为我们祷告。似乎在海外我的聚会会更好,因为那里的效果更好。在美国……

我告诉梅西尔弟兄我听了……他先给了我一台录音机,里面有我的一些讲道。我知道,若有任何人听过我讲,必须有神的恩典给他们,因为我认为我还好一些。
他也在录音。一点……你可以把那部分删除。瞧?或者把拇指按下去,我想那就把它删除了。
4

但我告诉你,我太惊讶了。我一生听过的最差劲的讲道就是我自己录音带上的(是的。)。这使我太紧张了,甚至吃不下午饭。我病了,离开饭桌,那天晚上也睡不着。

昨天我跟伍德弟兄去肯塔基州。回来时,我说:“伍德弟兄,我看不出怎么会有人来听我讲道。讲得那么差劲,如此一遍遍地重复,哦,语法和标点错误,没有任何人会来。”我真……我不知道。我说:“我知道那必须是神,不然根本没人会来。这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我。”是的。
5

我跟柯林斯弟兄交谈。我想他在会堂里。我对他说……他过来,他们告诉他这事。我说:“柯林斯弟兄,老实说……”我说:“我当传道人将近三十年了,我当然应该知道一篇讲道是什么。”我说:“那是我听过的最差劲的。”

他是卫理公会的传道人,他兄弟是卫理公会宗派里的男子汉。他说:“哦,”他说:“标点和句子等等结尾可能不恰当,”但他说:“你曾想过那个在五旬节讲道的家伙吗?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他的名字是彼得。我想那还不是标点刚刚好。”
6

但你瞧,是什么使人定睛在这上面呢?你听这些电台广播,那都是写出来的。你明白吗?他们可以把它写出来,加上标点等等,因为他们是在念。

我跟查尔斯·富勒站在一起,他把水槽当讲台站在后面讲道。他所说的一切,他往下念,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像这样,直到他都正确地念出来并定了时。都经过审查了,电台审查等等,因为……
我见过葛培理等人的讲章,他们只是站在那里念,尽可能快地念出来,一切都准备好了,所以我想你们会把标点……
7

但我的问题是,我根本不会念。即使我把它写出来,我肯定我也念不来。所以,看到神能为我们做的事,真是奇异恩典(不是吗?)。我很感激现在开始,结束旧的一年,开始新的一年。

我听到祷告队列,听那个,对祷告队列我当然也不满意。这是我第一次像这样回头听一个信息,我确实很惊讶。祷告队列运行得不正确。不,我想它会成就,过一会儿会就这么成就,让大家都要知道自己的一切,然后他们才会相信。从明年第一场聚会开始,我要改变这点,开始叫祷告队列,神在哪里对我说:“这人出格了,”或一件错误的事,我就在他身上停住。让其他的人继续经过,因为你不可能那样让足够的人经过。瞧?人们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是谁,做了什么。但他们发现一件跟神不一致的事;这就是在那人身上停住的时候,说:“就是那个人。”瞧?我想也许要做某个改变,利奥弟兄,既然我听了录音,我相信神会在来年帮助我们。
8

呐,我相信今晚伯兰罕堂有聚会。我今晚要去62号公路,跟鲁德尔弟兄在一起。我知道他们这里会有守夜聚会。鲁德尔弟兄已经请我去参加那场守夜聚会,但我想那天晚上我可能会回到我的教会,因为新年前夕我总是尽量在我的教会中,我想要回来跟弟兄们在这里。所以,我有点妥协了,今晚我要跟鲁德尔弟兄在62号公路,在旧的62号俱乐部,它已经改成一间教会了。星期三晚上回来参加守夜聚会。星期四我们动身去芝加哥,然后去费城,再去海外。

9

今早,我们不想留你们太久,因为是……我们有了会面,聚会继续进行。

喂,自从上次在这里的祷告会,哦,我对上次祷告会的结果非常感激。当主的子民聚在一起时,那确实是我们的主所能做的一件奇妙的事。“他们要求告主的名,聚在一起,”我相信是这样的,“祷告,神必从天上垂听。”
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仰望神赐给我们这个信息所需要的启示。
10

主啊,你是我们世世代代的避难所和力量。我们的祖宗在我们以前信靠你,不慌张。他们相信你的圣名,他们像明灯一样被带上来。我们看待他们,正如诗人说的:“岁月虽逝足迹犹存,将离别抛在身后,岁月虽逝足迹犹存。”我们看到那些信靠你的人没有一次失败,他们的事情总是进展顺利。虽然他们经过了许多困境、大试炼和逼迫,但最后你总是将他们领出来,得胜有余,因为你这样做,是你的应许之道。

今天我们要祈求你赐福这个小教会,赐福教会的牧师、我们的好弟兄内维尔弟兄和他的家人。我们祈求你在来年与他同在,更加恩膏他,以各种方式赐福他。加添他家人和正在长大的小孩子健康。保守内维尔弟兄,使他刚强、健康。
11

赐福这个教会和在教会里的每个成员。赐福理事会,我们把他们当作属神真正勇敢的人来爱;还有执事会,他们也是你勇敢的仆人。所有来到这里的人,主啊,我们都感激他们。许多年前处在角落的这个小池塘和杂草地成了神国的灯塔,这真使我高兴。神啊,我祈求它一直矗立到耶稣再来。主啊,愿那日在这里的许多伟大的灵魂出来,在羔羊的血中洗净了。求你应允。

主啊,我们今早打开你蒙福的道,藉着翻开圣经书页,从中读一个主题,我们知道惟有你能赐予上下文。神啊,我们祈求你恩膏你的道,愿它去到人们的心里,对他们有益,使不信的成为信徒,加给基督徒力量,医治病人,赐勇气给灰心的人,归荣耀给你自己。主啊,为了这样做,求你给说的嘴唇和听的耳朵行割礼,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12

从上星期天我就宣布了一个落在我心里的小主题。当我在讲来见耶稣的博士,他们跟随那星从东方来到西方。查考那主题时,我碰到了一节经文,但因为一些探监侍奉等等,圣诞前夕我没有来,我本来要在这里的。我想,我今天要传讲这个题目:“为什么是小伯利恒?”

我想从先知《弥迦书》中读,他是小先知之一,5章2节,是这样读的。
伯利恒,以法他啊,虽然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却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永远就有。
我在那里的经文上作了一个记号,因为当时我认不出那个词是什么。
13

在巴勒斯坦的所有地方……在历史的传说中,有那么多的大城市、聚居地似乎更有名、筑防更好,是更大的城市,为什么神要挑选小伯利恒作为他儿子的诞生地呢?有很多更大的城市。比如,耶路撒冷的历史传说,自豪的耶路撒冷,诸城的首都,它是巴勒斯坦地最大的一座城。我们想知道为什么神要挑选伯利恒这座小镇作他儿子的诞生地。

但正如圣经说的:“神决定做的事,就必做成。”神预先定下了要那样,不然就永远不会那样。圣经在《使徒行传》15章,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神知道一切。它不只是碰巧那样发生,而是神使它那样。
14

当我们用自己有限的小脑袋开始思想:“为什么天上伟大的王要选一个那样的小地方而不选首都呢?”而不是某个……有很多地方比伯利恒更有属灵的大背景。

比如,一些像示罗这样的地方。示罗是以色列古代敬拜的地方,他们每年都去这个大地方,主的约柜安放在那里。我想知道为什么耶稣不降生在示罗?
15

还有吉甲,另一个敬拜的属灵的大地方。为什么神不让耶稣降生在吉甲呢?

还有一个地方,锡安。锡安在山顶上。我们想知道为什么耶稣不是降生在锡安,因为锡安是一座有历史记号的大城,各个时代主都在那里祝福了他的百姓。
看起来好像主会选择锡安或吉甲或示罗,或其它一个有大祝福、大教训的大地方。
还有别的大城市,比如希伯仑。一个想要避难所、安全之地的人,希伯仑是给他的地方。还有基列的拉末,也是另一个人们可以去的避难所,很适合他生在那里。
16

如果我要想的话,也许我会带他到加低斯巴尼亚,因为那里是审判座和避难所。也许我会带他到那个地区,将其作为他的诞生地,也许我们会选择一些其它的城市。

但你知道,我很高兴圣经中不起眼的小东西都有很大的意义。我相信是耶稣这么说:“律法上更重的事,你们反倒不行了,”哦,“反倒忽略小事。”有时候正是小东西把大东西聚在一起。但总而言之,大齿轮正照着神命定它们咬合的方式转动。在这里转,就永远不会偏离地方。神已经预定了万事,一定会准确地击中那地方。
17

当我们有那样的信心,开始思想:“谁在这一切的背后?正在转动神的这个大经济体的主发条是什么?”我们发现是圣灵。这事没有交在人的手里,而是在圣灵的手里。他是主发条,如果他能控制其余的器械,就会完美地运行,让神的时间走得很准。

接着我们看到,我们头脑里想知道,如果我们看大事,我们怎么会有这些事;今天我们会想到,也许我们是一小群人,也许我们对世界和宗派的大教会来说是无关紧要的,然而有时候神使用那些简单的小事,这带给我们很多的安慰。
18

因为经上也记着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何等的安慰,我知道就像耶稣必须生在小伯利恒一样确定,这小群也是天父乐意把国赐给他们的人,因为经上记着。所有的经文都是藉着默示赐下的,经上的话是不能废去的,它们必须应验。所以,我们知道那将是领受神国的一小群人,一小群忠心的信徒,这给了我们希望。我相信自己是那群人中的一个,或我应该说在那小群人中。

接着我们知道这故事,我们绝大多数人都熟悉以色列怎么藉着神的应许进入巴勒斯坦的故事。我们知道伟大的约书亚是给每个支派分配地业的人。
19

那是……当然,如果我们从现在到今晚六点有时间留在这个主题上,把这些东西列出来,从中得到真实的意义(我们没有时间,大约只有三、四十分钟),所以我们只得说说要点,对你们圣经读者来说,相信当我们继续讲时,圣灵会把剩下的东西放在你们心里。

你知道约书亚怎么在巴勒斯坦划分地业,那些地业是靠启示划分的吗?那些先祖的希伯来母亲,当孩子生出来时,母亲在产难中生下孩子,她说出了那些先祖要定居和末后的日子所在的地方。
谈到默示,这本圣经是默示的。不管多么小,每小节经文在正本上、在伟大的图画上都有如此突出的东西。总之,每个字都是默示的,灵魂的归宿地都悬挂在它上面,因为它是不死和永恒神的道
20

甚至那些母亲,当孩子生下时,母亲发出声音,就把他们定位在几百年后他们在应许之地所处的地方。约书亚不知道这点,然而靠着同样的默示,将他们准确地安置在他们处的地方。

约书亚划分地业,划分犹大支派的地业。如果你在地图上注意,从地理上它是在亚拉巴海的西边,在首都耶路撒冷以南几英里。当犹大得到她或他在地上的分,我们就称之为他的省,奇怪,伯利恒这座小城甚至没有被提及。然而它在那里,因为亚伯拉罕……我相信是利百加葬在那个地方。但它一定是一个某种的小村庄,因为如果你读《约书亚记》5章,你会发现在犹大支派的地业上,除了村庄和小镇,还有一百一十五座大城,提到了一百一十五座大城。也许划分地业时,伯利恒太小了,可能才一、两户人家,在基业上甚至没有提及。接着,我们发现它竟然不出名……
21

建立它的人是迦勒的儿子;迦勒的儿子,名叫萨玛,建立了它。圣经说他是伯利恒之祖,意思是他是伯利恒的创始人。换句话说,他一定是迁到了那里,开始某种的生意、商业、贸易等等,使伯利恒发展了。后来,我们发现全地嫉妒那小块地的真实原因是,它靠北靠东,在那个山坡上有点向南倾斜。它是整个巴勒斯坦地最肥沃的。它是盛产玉米和小麦的地带,上面有很大的橄榄园等等,在伯利恒或巴勒斯坦的那部分地上,在犹大省的边上。

22

我们发现,它也成了妓女喇合的家。当以色列过了约旦河的界线进入巴勒斯坦时,我们熟悉妓女喇合的故事。今早我们把她描述成一位年轻女士、年轻漂亮的女子,是个异教徒,一生不幸,迫不得已,迫不得已过她所过的生活。许多时候人们是迫不得已过地他们所过的生活。

23

那个晚上,我在监狱里看望一个被判刑的人。我拉着他的手,跟他交谈。我说:“为什么你要做那样的事呢?”他握着我的手,开始说话。他做他所做的事是迫不得已。我说:“因为你允许那东西强迫你做那事。你不需要做的。没有人非酗酒不可。”我说:“我自己也紧张,但不需要酗酒。”

24

这个年轻的女子,她第一次听到以色列,听到一位神,一位应允祷告的神,不但是向他祷告的神,而且是一位应允的神;当她听到有一位行神迹的神,能行神迹,使海枯干,从天上降下粮食后,她的心开始颤抖。当她从两个过来的传道人听到第一个信息时,很快就全心接受了。有一根朱红色线绑在她的窗户上保护她的房子,因为她已经接受了信息。

25

我可以在这里补充说,你知道她预表了外邦教会吗?她是个外邦人,她是外邦教会的预表,他们听见了信息。我们都处在属灵的淫乱中,在各种的事和各种的宗派和宗教中犯属灵的淫乱得罪天上的神。但当我们听说有一位仍然活着、能行神迹的神后,我们很快就接受了信息。

那里涂了主耶稣的血,即朱红色线。为了避免详细叙述,你知道她怎么公开了把线挂在窗户上,血被公开地展示了。那是血必须展示的方式,公开地挂在墙外,显明里面有件事发生了。那是今早真信徒在基督里的方式,在外面展示主耶稣的血,显明里面有件事发生了。
26

藉着这线,当忿怒降临,号角吹响时,神俯看,看见那根朱红色线挂在那里作纪念。神总是喜悦越过血去。“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神看见了朱红色线。当震动和圣灵使地隆隆作响,将那二十英尺厚的墙震塌,那根线所挂的地方却没有一块石头掉落。这表明真神对真信徒的保护,不管他找到你的时候你处在什么情形里,只要你接受那朱红色线。这线贯穿整本圣经。

27

接着我们看到她,她被领进去,成了一个以色列人。她爱上了一个男人,犹大支派的首领和王子。他是以色列军队的首领,名字叫撒门,就像所罗门王一样。他是首领,喇合跟这位首领即犹大支派的王子开始了伟大的爱情故事。最后她跟他结婚了。当以色列人的产业解决时,她和她可爱的丈夫便住在伯利恒。

28

现在你开始看到它展现了,不是吗?瞧?喇合成了犹太人的外邦新妇,当我们在她生活的伯利恒看到这点时,它开始展现了。为什么?因为喇合相信一位行神迹的神。看看她是从哪里来的,来自一个坏名声的家、妓女的家。藉着她的悔改归主和对神忠实的信心,把她从一个妓女的家带到伯利恒一个美丽的家。何等的差别!

它对我们所有人也是这样做的。从一个不信和慌乱的家、不道德的行为等等到一个地方、在基督里的位置,这是最美的。从荒谬到崇高,那是通过我们的信仰转变所造成的差别。你看到吗,她嫁给了犹大家的王子、首领?那首领代表了基督为自己取了一个外邦新妇。从最下等的到地上最重要和最好的,以后我们会在我们的信息里讲到,证明它是;除了那个,不可能是别的。他们是外邦教会的预表。
29

我们发现,他们在伯利恒有了一个可爱的家,因为撒门建立了伯利恒,它成了一个伟大的地方、肥沃的土地。那个伟大的盛产小麦地区,多美啊!它是世上的产粮地。这是真的,难怪耶稣必须降生在那里,因为他是生命的粮。那是全国都来求他们的小麦、全国都来求他们的玉米的地方。因为就是在伯利恒有那些肥沃的土地。你瞧,这小地方,只是说:“哦,它是产小麦的省份。”然而那表示一件事。你看外邦的王子或这位犹太王子怎么把他的外邦新妇带回到伯利恒,作为安居的地方,生活的地方,那里有许多的粮食。

我们发现,藉着这个伟大的爱情故事和对信心的伟大顺服,藉着妓女喇合,她给撒门生了一个儿子,名叫波阿斯。我们都熟悉另一个跟这事相连的伟大故事。波阿斯从撒门和喇合生在伯利恒。
30

我们发现,几年后,人们恶待拿俄米,拿俄米便离开了这地区,去跟摩押人寄居在一起。她离开了跟其他信徒的交通,在另一块土地上堕落的光景中跟另一群人来往。换句话说,她离开了真正相信的教会,去到世界一段时间,加入某个相信什么事都可以的社交教会,在那里她失去了丈夫。

不需要每次都是身体的死亡。你可能在属灵的死亡中失去了丈夫或失去了妻子。最好呆在好土地上。你最好呆在你知道自己在那里是被宝血遮盖的地方,不管其他人看起来如何,他们有多大,他们的教堂上有多好的尖塔,或大钟有多响。你最好呆在有宝血遮盖会众罪恶的地方。否则,你可能失去对方,最重要的是,你可能失去主耶稣,被关在外面。
我们发现,她的两个儿子去世了,她失去了两个儿子后,她便回去,因为当时城里没有复兴的灵。
31

哦,我多喜欢在这里停一会儿,我多想在这里把它挑出来,指给你们看,不管有多少教会人士回去,你要呆在宝血底下;那是你要居住的地方。无论进出,无论起伏,无论胖瘦,不管在哪里,要呆在宝血底下。但是拿俄米,她认为走过去加入另一群人会更好,因为他们有了苦难,那里没有属灵的粮食了。但神必补还,“主说:我必补还。”要呆在粮食来自的田里。

32

我们发现,拿俄米开始渴望回去,因为她们听说一场大复兴爆发了。如果你注意,圣经说:拿俄米是在割大麦的时候回去的,就在收割的时候,换句话说,运用在属灵上,就是在一场大复兴举行的时候。拿俄米在那个季节回去了。没有剩下一样东西,她一无所有。

俄珥巴,拿俄米的一个儿媳妇,当她看到她必须牺牲什么时,她是摩登教会的预表,“如果我要去那里,我就得离开我的舞会,就得离开我的快乐时光和社交聚会。”于是她哭了,亲吻婆婆,回去了。
33

但这里有一幅美丽的图画,有一个人名叫路得,跟拿俄米在一起,是她的另一个儿媳妇,是外邦新妇的预表。她亲吻自己的婆婆,说:“我要撇下一切,跟你一起走。你的民就是我的民;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你葬在哪里,我也葬在那里。”是那样的。那是神所要的。这不是那种边界的、半拉子的,而是绝对、完全交托给神的国。她亲吻拿俄米。

拿俄米要让她泄气,便说:“你最好回到你的民那里去。我老了,再也生不了儿子了。”律法是说她必须等候一个儿子。她说:“我再也生不了儿子。即或我还有丈夫,还会生子,你也太老了,不能嫁给他了,所以你还是回到你的民那里吧。”
但路得说:“我不回去。”信心,扎根、落地、完全的信心已经进入了路得的心里。她说:“我要跟你一起去。”她粘住拿俄米,靠在她身上。“你在哪里,我也要在那里。”我喜欢这样。
34

我们熟悉这个故事的进展,这个伟大的波阿斯,他是庄稼的主,正处在收割的时候,是拿俄米的至亲。他发现路得在外面的小宣教团里捡麦穗,她所能捡起的、每根有麦子的麦秆,她都捡起来,因为那是生命。波阿斯是庄稼的主,他吩咐收割的人时不时地给她丢一把麦穗,让她能捡起来,得到喜乐。那天,路得剥了一围巾满满的麦子。波阿斯,庄稼的主,出来,看着路得,看到她的忠心,便爱上了她。

注意,波阿斯代表基督。他在哪里?伯利恒。路得到了哪里?伯利恒。她在哪里捡麦穗?在伯利恒。瞧,这事的一切属灵意义,正在发生的这件大事的背景,神起初就知道。
35

她开始询问婆婆,她必须做什么。最后路得嫁给了波阿斯,一个外邦人又嫁给了犹大支派的一个王子,安定下来,住在伯利恒。

哦,伯利恒啊,你在巴勒斯坦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但那位认识和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的神,他喜悦让他儿子降生在那里。
他知道万事,他行事都恰到好处。路得在那里嫁给了波阿斯。当路得和波阿斯结婚时……如果我们有时间讲这个伟大的故事,它是所有时代中最伟大的一个爱情故事,路得和波阿斯结婚了。记住。
让我们在这里停一会儿;真是太好了,我们不能略过去。
36

路得是外邦人。她没有犹太人的基业,就像我们外邦人没有基业一样。拿俄米才是继承产业的人。她失去了最初的一切财产,她所有的财产都被公开拍卖了。因此,她被逐出了教会,离开了。

呐,当她回来时,只有一个人能赎回她失去的产业;那是她至近的一个亲属。波阿斯知道这点,所以他必须想尽办法,娶这个外邦女子为妻。他必须做什么呢?他必须赎买拿俄米一切的财产,以便进入这个产业中,而路得是拿俄米产业的一部分。唯一能赎买这财产的人,必须是一个是亲属、至近亲属的人。那是救赎的律法。
37

基督能赎买堕落以色列的产业的唯一方式是成为一个亲属。神能赎回人类的唯一方式,是神自己必须成为肉身。耶稣就是神成了人类的亲属。他是以马内利。他成了亲属。他没有取天使的样式,而是取仆人的样式,给人洗脚,生活。狐狸有洞,飞鸟有窝,只是他连枕头的地方也没有。他又吃又喝,他喊,他笑,就像其他人一样。他是神,不是一位先知。他是神,因为他必须是亲属,以便赎回失丧的人类。所以,波阿斯,在伯利恒的这个伟大预表中……看看这个人类的至亲要生在哪里,必须在哪里。

38

接着,当这位伟大的波阿斯赎回她时,他必须公开表明他已经赎回了拿俄米失去的一切产业。所以,他去到伯利恒城门口,又是那座小城,叫了城里的长老,让他们知道,那天他买了拿俄米失去的一切。拿俄米失去的一切,他都赎回来了。他脱掉鞋子,扔在人们面前作一个标记:“若有人有任何理由说什么事,现在就说,因为这是一个纪念,她所失去的一切,我都已经赎回了。”

39

哦,主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当我们的至近亲属—拿撒勒人耶稣来到,降生在伯利恒,他站在各各他山顶上,被举在天地之间,作为一个纪念:人类在堕落中失去的一切,他都已经赎回了。人怎么能藐视神的医治和主耶稣复活的大能呢?一个公开的标记已经在各各他做出了:“我已经赎回了整个人类和他们所失去的一切。”他救赎了我们的魂,救赎了我们的身体,救赎了我们在堕落中失去的一切。我们的至亲救赎者来了,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献上标记,说:“成了!”成了什么?一切都成了。我们正走进我们的基业中。随着日子流逝,我们走得越来越近了。

40

波阿斯和拿俄米……结婚一段时间后,他们生了一个儿子,被加在家谱上,那是俄备得。他也生了儿子,就是耶西。耶西有八个儿子。

是大先知撒母耳带着膏油来了,这位到了耶西那里的大先知说:“神已经拣选你的一个儿子治理服侍我的民。”那是在田间的偏僻处,在一个小牧人的院子里,面色红光、骨瘦如柴的男孩大卫被带来,他是顶小的。撒母耳当着他众哥哥和周围站着之人的面把膏油倒在他头上,证明神已经膏他作王了。是在哪里?伯利恒。至高处荣耀归给神!难怪伯利恒,他在那里被膏为王了……
41

大卫是出生在伯利恒。他更大的儿子耶稣也必须降生在伯利恒,因为这两人之间有这么一个亲密的关系,如同父子一样。这位伟大的儿子不但是儿子,还是大卫的根和后裔;他甚至在大卫之前;他也在大卫之后;他从亘古到永远。但按肉体和一切要应验的事说,他是大卫的儿子。多年以后,他要降生同样的伯利恒,降生在这座被抛弃的小城。

42

但你注意到了吗,在那里一直都有大有能力的奥秘在运行,似乎没人能明白。今天在神的伯利恒也是一样的;有一个神秘的迹象在运行,似乎没有人明白它。它是一件从人头顶上越过去的事。他们似乎不明白它。不管做了什么或说了什么,发生之事的神秘部分,人们会说:“哦,我猜它没问题,”继续走,但他们不明白。他们无法明白。他们理解不了。那是神在犹大的伯利恒做的事。他正在运行,这一切的小事达到了一个高潮。

43

大卫,哦,当他被膏为王时,还是个男孩,看起来面色红光,但他里面一定有东西在神看来是真实的。这个小不点,家里顶小的……其他的儿子,高大俊美、穿着袍子、头戴冠冕的男子,看起来很好。但神显明他看的是什么:不是外表,而是人的内心。他看人的心;他知道大卫的内心是什么,不管冠冕在他头上看起来怎样。他知道他在找一个人,一个合神心意的人,大卫就是一个合神心意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他倒膏油或把膏油倒在大卫的头上。大卫的意思是“亲爱的”。

44

多年后,这很好地表现在耶稣里面,这个亲爱的人,大卫之子,他来应验神所应许的一切。伯利恒这座小城是这事发生的地方。就是在大卫曾经牧羊的犹大地的同样那些小山上,多年以后,天使俯瞰伯利恒,在犹大地的山上唱他们的第一首圣诞圣歌。第一首圣诞圣歌,“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主基督。”天使最早显现唱歌,不是在耶路撒冷的大教会,也不是在吉甲,也不是在示罗,他们在那里一直都有虔诚的宗派敬拜。但这是在伯利恒,神的灵以一个神秘的方式运行,带来一件事。是在那里。

45

那是基督必须临到的地方。是在那里。是在同一座小城,有一位王降生,童女马利亚生下了头生的儿子。伯利恒让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庇护和居住在它的小城堡里。不是撒母耳来倒膏油,而是神倒油在主基督头上,倒在世上。天使预告他的到来,在山坡上向许多年前跟随大卫王的牧羊人唱歌。看到神的奥秘是多么伟大吗?

他降生在这个盛产小麦的地带,从小麦出来了生命的基本原则。他是生命的粮。“我是生命的粮。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永远不死,或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46

伯利恒,伯特利这个名字。B-e-t-h,伯特,“伯特”在希伯来文中的意思是“家”。“伊勒”代表“以罗欣”,是它的缩写;“以罗欣”的意思是“神”。B-e-t-h,伯特;伊勒,伊勒是以罗欣,即神,“神的家,”生命粮所在的地方。E-l-h-e-m,把它写完,再用“e”把“I”换回来,在希伯来文中的意思是“一块面包”,El-hem。伊勒是神,以罗欣。B-e-t-h是粮食,或者说B-e-t-h是……B-e-t-h是“家”。伊勒,是以罗欣的缩写。E-lh-e-m是粮食。他是什么?神的粮仓:“神的粮仓。”家,伯特;以罗欣,神;El-h-e-m,粮食。伯利恒的意思是“神的粮仓。”

47

除了那里,耶稣还能降生在哪里呢?但这点必须向任何人隐藏,除了先知以外。先知说:“他要从伯利恒出来。”他们在耶路撒冷寻找;他们在所有的大示罗寻找;他们在各处寻找。但他是从伯利恒来的,因为伯利恒是神的生命粮仓。他是神给世人的产粮区。他降生在伯利恒。他不可能降生在别的任何地方。

可能有很多的大事,这个星期我在查考这事的几个不同的属灵方面,为什么他必须降生在伯利恒。当我找到这几处时,圣灵就把我抓走了,我说:“神啊,那足够了。现在我明白了。”
耶稣不可能降生在伯利恒以外的其它任何地方。那是国家的粮仓。那是以色列各家的粮食,都是从那里来的。他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是属灵的吗哪;必须从伯利恒来,粮食线,粮食所在的地方。伯利恒,烤面包。呐,耶稣是生命的粮,他说:“叫人吃了就永远不死。”[约6:50]
48

另一件大事我不会忘记说的,那是大卫处在最艰难的时候,他成了一个逃犯。他已经受膏了;他知道他将来是什么。他将要作王,神这么说了。然而他被人恨恶。他站在两堆又大又深的火之间;这里是非利士人在一边追赶他;那里是扫罗在另一边。他成了一个没有国家的人。

正如今天教会所站的,神又真又活的教会,没有宗派,没有其它任何东西。她独自站立,但她有恩膏倒在身上。她知道她是什么。
49

魔鬼在两方面袭击大卫,究竟是什么使事情可能这样发生呢?大卫在旷野的据点和山洞避难,带着一小队忠心的勇士竭力躲藏,只有一些人像他一样相信。但那些人相信神,相信他将作王。

今天的信徒也是如此,他们从这处藏到那处,然而他们知道谁要作王。我不管谁要当总统。我们知道主要降临。看起来比以前更遥远了,科学想方设法批驳,说:“他们能建造一个人;他们能做这事;他们拿一只兔子和花粉,造出另一只兔子等等。”想方设法反驳神的道。然而,有一群相信神的人,他们像以前的人一样站得恰到好处。不管什么兴起或消失,他们仍然相信神。神是对的。他们握住神不变的手。在战斗中间,在泪水中间,在疾病和死亡等等中间,他们仍然握住神不变的手。他们知道他是要来的王。
50

今天,人们取笑、嘲笑他们,称他们是圣滚轮,想怎么叫他们就怎么叫他们,但神的那些勇士忠心地站在岗位上。你可能称他们是一群治病的人,你可能称他们是一群狂热分子,不管你想叫什么,他们持守那位王。他们知道他要来掌权。虽然人们枉称主的名,讥笑、取笑,称那些信他的人是放逐者、一群逆流,那一点也搅扰不了他们;他们忠心地守在岗位上。

51

那些跟大卫在一起的勇士就呆在他身边。如果非利士人上来,他就必须争战。不管是谁,他们被每一边挑剔。可怜的大卫,他的头脑里完全糊涂了,他想:“主啊,怎么可能呢?”

你知道,有时候带领的经历一些事,会众不知道他们在经历什么。当你想到神所做的应许,为什么它没有成就呢?他们没有告诉会众;他们没有告诉他们交往的人。但一个真正的领袖心里也有许多的困惑。
52

大卫坐在那里,他的喉咙发烧,那是在盛夏。非利士人利用大卫和扫罗之间的分裂。扫罗到处寻索大卫,非利士人也是,后来非利士人寻索以色列人。谈到困惑的时候,差不多就像现在这样。大卫在这个小地方避难,在这个小避难所,在他所能找到的各个地方,在他所能把守的小据点里。后来他在炎热的盛夏到了山上,酷暑难当,他的喉咙焦干,心里困惑惧怕,纳闷:“神啊,怎么可能这样呢?你把那膏油倒在我头上,不是我自己选择,而是你选择我。为什么你召我,使我不再在那边牧羊了,告诉我说你赐给我这个来服侍你的民,却让我处在各地的火中间呢?”这想法从他心里掠过。

53

他坐在山上,俯瞰,非利士人进来了,在伯利恒他的家乡驻防。他的小城就在敌人的控制下。不但如此,他父亲的房子、耶西的房子也在非利士人的奴役下。他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教会在那里反对他。这里是他在争战的敌人;那里是他在争战的教会人士;不是因为他想要争战,而是因为他被迫争战。

许多时候我们被迫做一些事,说我们不想说的事,一个真正的领袖,他被迫这样做。他必须选择立场,显露本色。诗歌作者说:“我要选择少数属主受藐视之人的道路。”
54

一个大热天,毫无疑问,他走来走去,俯瞰底下和后面大约二十五英里长的山谷。他自己父亲的房子在非利士人的奴役下。扫罗就在对面。这个人来到这里,处在中间选择立场。看到这个重大的时刻,以色列完全分裂了,说起来,教会也分裂成了不同的宗派。大卫站在这后面,不知道要做什么,然而他知道膏油在他头上。他们知道膏油在那里。他们知道大卫要作王。哈利路亚!

55

我们知道谁要作王。谁要做总统不要紧。我知道谁要做王。耶稣要做王。我知道需要忍受一些事。但神帮助我闭眼不看宗派和别的一切,只看那边那属灵的景象,耶稣是要来的王。我要服侍他。若是要死,死就死吧;若是我的家庭,是我的亲人,是我的宗派,是任何东西,让我服侍他。我要持守他。那是神的勇士们,就像跟大卫在一起的,他们的手握住剑,照他的手势行进。那是神的勇士行进的方式:准备好了。

56

敌人说:“你必须喝一小口酒,必须好交际。”

“我必不沾你们不洁净的物。”阿们!敌人在那里。勇士在这里。
“哦,为什么你不宣布放弃你所信的那个老圣滚轮的东西呢?”
“我要相信神,我要忠心站稳。”就是这样。勇士在那里。
“哦,你是指……没有像神医治这一回事。”
“那是你所认为的。我更清楚。”瞧?
“没有像圣灵洗这一回事。那些日子过去了。”
“那是你所认为的。我已经接受圣灵了;你太迟了,不能告诉我任何有关的事。”
57

他们知道膏油在那个面色红光的人头上,他们知道他要做王。

但大卫自己的头脑里困惑。我能想象,留意一下他:走到后面坐下,俯瞰那里,心想:“我自己亲爱的城市伯利恒,瞧,那里有神的大事发生了,我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出生在那里,我的曾曾曾曾祖母在那边心里说话,在犹大出生的时候,我就是从这个支派来的。但那边摆着超自然的事。她说出了他们的位置,约书亚定位了;一些东西在她里面。从那里出来了这一切的事。必须如此。我是个牧羊人,你把膏油倒在我头上。你说我要作王。我相信你,阿们!”
然后他回来,俯瞰那里。心想:“哦,在底下我的小城,我所出生的地方,有一小群跟我在一起的人,那些过去的美好日子……”
58

若是卫理公会回头看他们过去的美好日子,就好了,那时他们在美国的小校舍里人数稀少,倒在神的能力下,人们泼水在他们脸上。若是你们浸信会和其他人也回头看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就好了。你们五旬节派的回头看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是的。

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大卫开始想:“哦,我能记得我躺在那边山坡上的那些夜晚。我记得我观察那些星星,它们怎么在远处移动,神怎么跟我这小孩子的心说话。我能记得一天我在圣灵里,看着云朵和绿荫的草地,以至于我在圣灵里喊起来,唱起来: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59

哦,他当时处在死地,死亡就在两边:“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那些过去的美好日子,圣灵与我同在,神与我同在,我唱他的赞美诗;我享受与他的时光。我记得一次一天早上狮子出现,叼走我的一只绵羊。神的灵降在我身上,我出去抓住它,把它切成碎片。我记得那个拯救。哦,我能记得那天晚上太阳下山前,一头熊进来叼走一只羊,我杀了熊。那些伟大的拯救……”

“我记得我在孩童时就唱他的赞美诗,当时我牧养我的羊。神啊,把我带回到那地方,带我回到最初的爱,带我回去,把我的牧羊杖还给我。让我回去牧养我的羊;让我单独回到那里敬拜你。”
60

有时候我们那么想,但我们处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有件事必须发生。我们曾经是男孩,而现在我们长大成人了。战斗在进行。我记得木屑在地板上沸腾,人们尖叫呐喊,你无法让人在任何地方走动。但今天不是那样了,战斗在进行。哦,再也不是小伙子传道人威廉·伯兰罕了,你必须产生一样东西。是的,先生,必须有不同的东西。时间在走。战斗在进行。正在施加压力。能力要被释放,人们、记在生命册上的每个人要被找到。现在时间到了。

61

大卫在一切的困惑中走来走去,心想:“哦,这个大热天,咻,哦,太热了。哦,扫罗可能从这边过来,非利士人从那边过来;到处都是军队。我们坐在洞口,然而这膏油在我头上。神啊,怎么可能这样呢?哦,我希望我有一口水喝。”他的心思一路回到了伯利恒城门口,那里有一口井。没有水像那里的水。

你知道,非利士人的水不好。他们的水恶,他们中间甚至有黑水热等等。许多水是碱性水,那会要你的命。
62

但伯利恒也是犹大省的水源。没有水像伯利恒的水。大卫常想:“当我早上把羊领出去时,我会经过那口古井,打水喝。哦,太清凉,太甘甜了,那水太解渴了。”

现在他的喉咙发热,然而受了膏抹,“哦,巴不得我有一口水喝。”呐,他的勇士们……他在绝望中大叫:“哦,若是有人再从远处伯利恒的那口古井取一口水来就好了。”哦,他回想自己整个的孩童时光和得胜,看到他在这个地方,坐在火堆之间,他大叫:“哦,巴不得有人能从伯利恒给我打水喝。”
63

呐,他的勇士无法解释他的思想,但是弟兄,他们尽他们里面的一切爱他。他最小的愿望对他们就是命令。他三位大能的勇士拔出剑,从营里出去,砍出了二十五英里的道路。他们去了,毫无疑问,大卫纳闷:“他们在哪里?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去哪里了?他们知道他们是在冒生命危险吗?”他们就在死地,闯过二十五英里的防线,处在各地的伏击中。刀剑闪烁,盾牌发出刺耳的响声。但他们的人,他们所相信要做王的弟兄渴望喝一口水。

64

哦,弟兄,我想知道今天勇士们愿不愿砍出路来,闯过形式主义、疑惑和不信,在主的同在中更新他的愿望?“你最小的愿望;即使是非洲、印度,即使是去街上,无论是任何地方,主啊,你最小的愿望就是对我的命令。死亡对我算不得什么。名望,我现在是什么,将来是什么,主啊,都算不得什么,乃是要成就你的愿望。”那是站在他身边的勇士。“即使他们称我圣滚轮,即使我的名字被诽谤,即使他们在街上踢我,都不要紧;你的愿望就是对我的命令。”那是真正的战士。

65

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杀出了一条路来,一直到了那口井边。他们提了一桶水出来。他们杀回来,左右杀出一条路,他们到了大卫面前,说:“我主,给你。”哦!什么?一个被羞辱的人,一个被教会恨恶的人,一个被王恨恶的人,一个被非利士人恨恶的人,一个几乎在各处都被恨恶的人。但一小群人跟随他,他们知道他是将要到来的王。

66

今天,我知道我们唱伟大的诗歌,我们建造大教会,我们有伟大的圣歌等等,我们那样赞美主。但耶稣说:“你们心里却远离我,因为你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可7:6-7]让圣灵进来,在教会里做一件事,显明耶稣基督的同在,他们会把你踢出门。“你们拜我也是枉然。他们敬拜,但你们将人的遗传当作道理教导人,拜我也是枉然。”

但那里有相信他的勇士,那里是有属灵理解力的勇士站在他身边,像在小伯利恒那边一样。瞧?肯定是的。
67

大卫拿起这桶水。他看着这水,圣经说他将水奠在地上,说:“主啊,我断不敢喝这水,因为这些……你的勇士冒着生命危险去那边打这水给我。这好像他们的血一般。我不能喝。”[代上11:16-19]他们冒着生命危险闯过敌人防线去到那边打来的水,大卫将水奠在地上,作为甘心祭献给主。那是他的意思;只是在应验经文。

68

因为虽然耶稣来自伯利恒,是生命的粮,他也是生命的水。肯定是。他做了什么?他表现在大卫和勇士的身上,因为他是君王,也是来闯过敌人防线(阿们!),征服死亡、地狱、坟墓的勇士,他倾倒自己的血,使《约翰福音》3章16节得以应验。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呐,他不是献上所代表的水,他就是水,或者说死去,叫一群快灭亡的人能得到生命。他是怎么做的?藉着他自己的血,通过把血倾倒;不是无意洒出血,那是个意外。他在各各他白白地将血倾倒,他闯过敌人的一切防线后,将自己生命的血倾倒,使他能成为世人的产粮区。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69

这就是为什么他降生在伯利恒。这就是为什么他必须来,因为他是粮食中心,是生命的粮,是生命的水。是什么?生命的水。在耶稣里既是生命的粮,又是生命的水;因此,他必须来,降生在伯利恒。“犹大地的伯利恒啊,你在犹大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创造物,你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将来有一位掌权者要从你那里出来,他从亘古就有,从亘古到永远,他的根源从太初就有,从亘古到永远。

这就是为什么他降生在犹大的伯利恒。它抚育了耶稣。我的弟兄,他今天想要被抚育的地方是在你的生命里,你自己的心里,使他能从你身上给要灭亡的人彰显生命的水,给要饿死的人彰显生命的粮。他是生命的粮,又是生命的水,那对人的生存来说是两个基本的要素,即粮食和水。它肯定被应许了。
70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当我们这么做时,我要你们专注。你们今早到过伯利恒吗?如果你还从未到过伯利恒……

它又叫做伯利恒的以法他,伯利恒的以法他。“以法他”的意思是“根源”,来自“h-e-m-p”这个词,意思是“根源”。古代的地区叫做“以法他”,意思是“他是生命的起初”。基督说:“你们若常在我里面,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他是一切生命的根。
如果你从未去到伯利恒的以法他,伯利恒,今早就来接受他做你的救主,他必赦免你的罪恶。你们愿意向主举手,说:“主神啊,现在怜悯我;我现在全心来就耶稣。我来到你的伯利恒,生命的水和生命的粮。我现在接受他做我个人的救主。”吗?主赐福你,后面的年轻人。主赐福你;神赐福你,小子。
71

还有人说:“我现在来了;我手里空无一物。我站着,口渴,喉咙枯干。我想知道我能不能去找到真正的生命。我想知道。我加入了教会。”神赐福你,姐妹。“我加入了教会,做了我知道的一切事,伯兰罕弟兄,但我从未接触那赐生命的真正泉源。主啊,我现在来接受它。”他在这里是给你们的。你愿意举手,说:“主啊,这是我。我是那个站着有需要的人”吗?主赐福你们,我们祷告。

72

主神啊,这个断断续续的小信息从经文里取出来,虽然带有它的一切象征,是你把它放在那里的;也许它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就藏起来了,却向愿意学习的婴孩显出来。小伯利恒,在诸城中最小的……先知怎么会那么说呢?“你在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但神非常喜悦从那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带出以色列的掌权者。主神啊,从一小群被主耶稣宝血的朱红色线洗净的人中,主啊,你要给全世界某个地方的那群人带来那要用铁杖治理列国的基督。

父神啊,我祈求你,愿你怜悯我们在场的每个人,愿我们来到你的伯利恒。“你们一切忠心的人,都可以来,”我们一直在唱:“来到伯利恒。”主啊,让他们看到,不是去那边一座曾经在象征中的小城,而是去到实际—耶稣基督,神生命的粮和生命的水。
这些举手的人,求你此时接受他们进入你的国,因为他们是凭信心接受主的;他们是凭信心举手的;我也是凭信心相信你接受他们。主啊,保守他们在伯利恒,使他们永远不像拿俄米一样走迷或离开,即使时候艰难;愿他们呆在伯利恒,情况必要逐渐好转。主啊,求你应允。
73

现在我祈求你怜悯那些生病和受痛苦的人。主啊,这里有需要你医治触摸的人。主啊,你恢复了伯利恒从前一切的荣耀;你在她生病萧条时候恢复了她。你把她带回来了,在割大麦的时候把拿俄米带回来了。父啊,现在我们祈求你把每个拿俄米和每个在这里有需要的人带回来。神啊,我祈求。主啊,这是割大麦的时候,看得见的大麦面包从山上滚进了敌人的营里。神啊,我祈求你现在将那大麦面包带进这会堂里,使它成为人们疾病的赎罪祭,就像是罪的赎罪祭一样,医治在神同在中的每个人。

主啊,我感觉到了,也许这只是我自己个人的感觉,但我感到你临近了,你的临近就在这里。我相信你在这里。我这么说不是因为会众;你知道人的心,主啊,我祈求,愿他们今早无论如何抓住异象,像那些勇士一样,你伟大的无所不能、你的大能、你伟大的同在,你的本体,神的儿子、君王、受膏者,你在我们中间;愿他们在自己的魂里瞥见他,病痛得到医治。我祈求这个祷告,把这祷告放在他们身上,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74

我相信神和他一切的道,相信他每部分的道都是神的默示。我相信他不是“我过去是”,而是“我是”,永活的同在。我相信那同在此时就在会众中间。

你们举手的,给自己找一个教会,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求告神,洗去你的罪,相信他很快要来,他就要在他的再来中显现。
我也相信他的同在在这里,要医治病人,使那些有需要的人痊愈。你们不需要一个一个地接受祷告。那天晚上我向人们证明了这点,我只想让他们看到会发生什么事。
75

有个年轻人,此时坐着看我,他卧床几天了。他的喉咙肿得太厉害了,什么也不能吃,高烧很厉害。他告诉了他的父母,“打发人去叫伯兰罕弟兄来为我祷告。”不知怎么的,他们不想打扰我,因为我很忙。有东西带领我去到他们的家里。

坐在那里时,他们设法给年轻人拿了一个盘子,放了一个很软的蛋和别的东西,一些捣碎了的软豆子,他想要吞下去。他把这些东西翻过来,用手指把它们捣烂,他的牙齿都肿出来了,脓从牙缝里流出来。他想要那样用手指把东西捣烂,想要那样把食物吞进喉咙。他大约吃了一两口,实在吞不下去,便把食物推了回去。
76

我坐在那里,没有祷告,只是有一件小事;你不能告诉大家什么事在发生。不。我说:“主啊,主啊,现在接近年尾了。有一件新的事要来临。让我来,主啊,是这个吗,是这个吗?”当我开始那样说时,我是在心里说:“我知道你在这里。”年轻人便伸手吃了一口,又一口,又一口,又一口,把整个盘子吃得精光,上车离开了。

哦,他是神(看到吗?),他的同在,他的同在……他们不……只要让他在场。
77

那天,他们拍了上次、最近的这张照片。当我看到他站在那里,我看着照片,心想:“哦,我已经在那些照片上看到了主的天使,我知道那很奇妙。”但当他拍下了这一张,后来凌晨大约三点,他把我叫醒,告诉我那将是什么,向我解释了这一切,盔甲等等,指给我看照片上我从未看见的东西。我走进去拿了照片,观看,是那样的。我以前从未看到过。哦,知道主在场,那带给我何等的感受,何等的安慰!

主在这里,就是他的同在。主的同在在那里医治病人。主的同在在这里医治病人。主的同在在这里带给罪人信服。主的同在在他的子民中间,他是神的伯利恒,充满粮食和水。我很高兴(你们呢?)我们有一个地方可去,吃喝,永远活着。
78

呐,主赐福你们。弟兄,你有东西要说吗?[原注:内维尔弟兄说:“没有。”]让我们站起来一会儿。我们散会的老歌:“时常携带耶稣圣名。”

多少人爱主,让我们看看你把手举起来。呐,当你举了手,现在把手放下来,跟站在你旁边的人握手,说:“神赐福你,天路客,神赐福你。”是的,然后转过身。好的,这样你们就互相熟悉了。好的。
现在,让我们向天举目,唱这首歌。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呐,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