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221M 犹太人的王在哪里

1

我确实很喜欢那东西;那是我的第一件圣诞礼物,所以我非常感激。哦,我现在不打开它就讲道……我就像个带着对圣诞节期盼的孩子,等着一样东西,你知道,你觉得有点奇怪,你必须接受。你知道,我认为不管我们年龄有多大了,仍然没有把所有的孩子气全都丢失了。你这么认为吗?[原注:会众说:“是的,没有。”]我们只是长大了的孩子;大概是这样的。

2

哦,赞美主!我们很高兴在这个美好的圣诞早上又来到这里,盼望当我们开始聚会时主的祝福继续与我们同在,我确信他会的。

我想,今早他们会有一些给孩子的礼物,或者是……[原注:内维尔弟兄说:“礼物已经收到了。”]孩子们的礼物已经收到了。哦,很好。
3

呐,若是没问题,我想在这个时候简要报告一下我们上次的聚会。[原注:内维尔弟兄说:“阿们!”]你们会众是为让我进入这些聚会而向神祷告和持守的人。我很想概括一下上次的聚会。

上次聚会最显著的一件事发生在威斯康星州沙瓦诺。那是在高中礼堂,一所新高中的礼堂,我们准备为病人祷告的时候。我刚做了祭坛呼召,许多人就举手接受基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就在那个时候,我注意到一件事发生了,是在底下的会众中,离我有点距离的地方。那是个大约七十或七十五岁的男人。他倒下死了,死于心脏病发作。泡沫从他口里流出来,水漫在他衣服上。他妻子疯狂地搓他的脸。
我知道那是仇敌的伎俩。他做那些事,是要让会众不安,瞧,当他那么做时,就出现了狂乱。这种事在聚会上发生了许多次。最近在新英格兰,在祭坛呼召前,它又那样发生了。
4

为了让会众不要激动,我……在那种的时候,你必须保持机智,看圣灵要说什么。因为我们在圣经上受到教导: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那里有许多神的孩子,爱神的人。我继续看着那人,看见他口里流泡沫。谁都知道,当死亡临到一个人时,通常都有水流出来。你瞧?他妻子搓着他的脸,像那样做。呐,为了让会众不要注意她,我说:“你丈夫,你要人给他喝一口水吗?”吸引她的注意。
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把这一切都交给你。”按宗派来说她是路德派的。
5

当时我本想着要叫祷告队列,让人们上来,为他们祷告。但我没有那样做,圣灵开始进入聚会中,在会众头上,呼叫他们。圣灵大约两次越过老人头上。我突然说:“我们要祷告。”

当我开始祷告时,我听见自己祷告,对死亡说:“放开他。”还不等这话说完,那人就活了过来,站起来了。整座城市都因主所做的这事疯狂。
呐,当然,还有别的聚会。我很想再引述一个例子,不占用你们太多的时间,是最近在洛杉矶。我跟阿根布莱特弟兄呆在一起。
6

你们许多人知道在一些地方是怎么回事,人们打电话来。他们是有需要的人。我们不责备人们打电话并想要祷告。那是我们的职责,就是为那些人祷告。那里很可怕,因为我们已经有了许多主神所行的大事。那里有一个瘫痪的人,瘫痪了二十多年,躺在褥子上,主神医治了这人,他起来,离开聚会出去了。这事在教会之间开始了一点搅动。

7

一天早上,我听见电话铃响。跟我呆在一起的阿根布莱特弟兄当时不在,没接电话。我接了电话,应了电话,那是个墨西哥的宣教士。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原来不知道你在城里。”他说:“我知道你今晚要去母牛宫某个地方举行一场聚会。”他说:“我有个还不到五个月大的小儿子。”他说:“他快要死于癌症了。我知道这么做不合宜。”但他说:“能不能发发怜悯,你来为这孩子祷告?”想象一下,如果那是你的小孩会怎么样呢?

我说:“我要请阿根布莱特先生来接电话,你只要告诉他,指给他医院在哪里,因为我对这城市不太熟。”四百平方英里的城市,我永远也找不到那医院。
阿根布莱特先生过来,说:“伯兰罕弟兄,你……”
我说:“我感到有明确的带领,这是出于圣灵。”
8

于是我们去了城里,到了医院。一位墨西哥弟兄,但他并不黑,不比我黑,大约跟我一样的年纪,他妻子是个芬兰女子,一个很可爱的金发女士。他是个绅士。我们进了医院。

哦,我见过许多使我们不安和让我们动情的景象,我们都见过,但那是我曾见过的最糟糕的一幕。他们不得不把小孩带到有特殊护士的护士室附近。我观看,癌症扩散到了他的小下巴,非常严重,他们不得不拿一块布蒙在他头上,免得他的头裂开。在他的小下巴里,医生设法切除癌症,像这样来回挖了大沟,围绕他的喉咙一路挖。那只是刺激了癌症,我要这样说那个词,正确的词是扩散。癌症进入了他的小舌头,不到这么宽的小嘴巴,小舌头肿起来,伸得这么远,变黑了,堵住了从鼻孔吸进去的空气。
9

那位父亲走到这小婴孩身旁,说:“你好,里基。爸爸的小儿子。爸爸带了伯兰罕弟兄来为你祷告,里基。”小婴孩认出了他爸爸。

他这上面没有任何呼吸,于是医生不得不在他的喉咙切一个洞。他的喉咙上有一个小孔,看上去像我们几年前常吹的小圆哨子。他正通过那哨子呼吸。一位护士得一直呆在那里,因为癌症出水,会堵住这个小孔。她必须那样把癌症流出来的癌掏出来。他的小手臂夹在夹板里,所以当他窒息时,他不可能用小手抓这小孔,把癌掏出来。那里一直都有一位护士,当孩子窒息时,她就伸手去掏癌,把那些从喉咙出来的东西从小哨子里掏出来。
10

孩子的小手像这样,伸手要爸爸,头后仰,他的小……哦,我们有弟兄姐妹。他的小尿布,不是……小婴孩这么长都没有。不到五个月大,那小家伙认出了爸爸。弟兄说:“里基,爸爸的小儿子。”哦,这该使铁石心肠都融化。他想要跟孩子玩或这样拍拍孩子。

11

我站在那里,心想:“主耶稣,如果你是一切同情的泉源,所有的怜悯都在你里面,你看到这个亲爱的小家伙躺在这里、像那样快要死了,你会从中得到喜乐吗?我实在无法相信,永远不会相信看到这样的事是全能神的旨意。”我想:“你是怜悯的泉源。如果你是怜悯的泉源,你怎么会,怎么可能是一位怜悯的神,却又喜欢看到类似这样的事呢?”我想:“如果你站在这里,你会怎么做呢?”

12

哦,我希望我自己这里的小群会众足够地了解我,知道我是不是狂热分子,我不知道。如果说有什么是我想成为的,那就是诚实。当我遇见神时,我想要带着一颗诚实的心遇见他。我已经竭力全力来做了。

但当我说“主啊,如果你站在这里,会怎么做呢”时,有声音对你说话。
有声音回答说:“我正等着看你要怎么做。”
当我观看那小家伙时,我拿起他的小手,不到那么宽,像这样把手放在我的手指上,握着它。我说:“凭着对神的信心,我把主耶稣基督的血放在这癌症和婴孩之间,”然后转过身,走出去。孩子父亲追上我。我再也没有说话。
13

我上了车,他说:“伯兰罕弟兄,这是我为你保存的十一奉献。”

我说:“哦,可怜的弟兄,别那么做。”我说:“不,我不收钱。”
他说:“但这是去到事工的十一奉献。我把它保存着,我想有一天我会看到你。”
我说:“把它用在里基的账单上吧。”我说:“他需要钱。”于是我回到屋里。
此后不到两个小时,小下巴恢复正常了,舌头回到了嘴巴里。仁慈、可爱天父的可爱怜悯竟愿意医治这婴孩。第二天早上,孩子要送回家了,因为他好了。
14

当我正准备离开时……当然,这事传遍了西海岸。某个著名的医生早就把他的孩子送到帕萨迪纳后面,在那里设置路障,要为那孩子祷告。他给孩子打了一针青霉素,导致癌症进了孩子的肋旁。一个大约两岁的小孩子。

这个墨西哥宣教士打电话,说:“在伯兰罕弟兄离开前,我必须见他。”我和我的妻子已经在车上了。
几年前我跟基督徒商人们在不归河钓到了一条鱼,沃特·迪士尼,那里的那群人把它制成了动物标本,因为它是一条世界纪录的彩虹鳟鱼。我正把它固定在车上。
15

有一辆旅行车从后面开来,这位墨西哥父亲跳出来。泪水从他脸颊上往下流,他跑上来,摘掉帽子,还有他的芬兰妻子。他说:“伯兰罕弟兄,这是主给你的十一奉献。”

“哦,”我说:“弟兄……”
他说:“你知道,里基今天要回家了。”
我说:“我为此感激主。”他说……我说:“但我告诉你把这十一奉献拿去付里基的账单。”
他说:“那正是我要告诉你的事,伯兰罕弟兄。”他说:“当我今早去付医生的钱,我把这钱交给他。我说:’医生,我要付给你一些账单上的钱。’他说:’先生,根本不要跟我提这个。你不欠我任何钱。’他说:’那是我一生所看到成就的最伟大的事。’他说:’那是奇迹中的奇迹。你不欠我一分钱。’”这就表明永生的神仍然活着。
在我们打开主的道之前……哦,有很多很多的事发生。我希望我有时间告诉你们,但时间不允许。
16

呐,每年的第一个月一到,一月份,我就又要动身去海外。一月份我要去牙买加金斯敦的赛马场,然后从那时起去波多黎各等地。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向我们伟大可爱的基督祷告。
17

主啊,你是我们世世代代的避难所,是我们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们知道你可爱的同在永不失败,在我们前面行走,使我们受到教导,神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

主啊,带给我们那属神的敬畏,使我们得以知道我们是你手里的臣民,有一天要站在你神圣的审判中。据我们所知,据你的道所教导的,只有一样解药,就是你儿子耶稣的血,今早在全能者面前替我们代求,藉着他的功劳,带我们进入跟他的和好中;接着又赐给我们不配受的恩典,我们为此而爱他。当我们……
18

我们的头脑里摆着几百件你所做的事。我们所能想到的最伟大的事,就是当死亡原来因罪恶和过犯住在我们里面时,你救我们脱离死亡的生命。但藉着接受主的赦罪,根据他的道,因为经上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不死的生命。”我们相信并且已经接受了它,见证圣灵的同在。

在这世界历史邪恶的末了时刻,神啊,我们感激你,我们知道有那么多混乱的头脑,人们往来奔跑,正如你藉着圣先知说的,末日将有一个时候,人们从东西南北往来奔跑,寻求听神的真道。我们活着看到了那个时候。
19

你预言了从你钉十字架到你再来将有一个时候,那一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而是阴沉、朦胧的时候,拥有的光只够看见如何走动。但你说:“到了晚上才有光明。”[亚14:7]在东方出现的同一位子、同一位基督……从地理上说,太阳越过地平线,在西方落下,却是在东方升起的同一个太阳。同一位神子在这末日差来他的圣灵,显明他的经文不可能废去,每个字都必须应验。

20

在这伟大的圣诞前夕,我们知道的不多,但这可能是我们坐在一起的最后一次。我们祈求永生神的儿子今早住在我们中间,向我们讲说他的仁慈和怜悯,赐给我们赦罪的恩典。

主啊,我们忘不了那些受痛苦的和需要你医治触摸的人;让小里基活着、将死人带回来的同一位神,因为你应许了末日你要这样做。你的道是真的。我们相信你今早在这里,无所不在,愿意丰丰富富地行事,超过我们所能求或所能想的。父啊,我们等候你,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阿们!
21

呐,今晚,若主愿意,我想举行一场传福音的聚会。当我们最亲切可爱的牧师今天请我主持两场聚会时,我还不知道我的信息在哪里。我会尽力靠着神的恩典来做。今晚我想传讲要来的弥赛亚,或与那件事相关的或类似的事。

今早,由于这是圣诞节前的星期天,我想传讲一件事,我相信刚刚解散、又在教会中就座的小孩子都能明白它,我们要取一个圣诞的主题。
22

你们想要翻开神圣经文的,跟我一同翻到《马太福音》2章,我们读他的道。

不要忘了,聚会七点半开始。是的,不是吗,弟兄?[原注:内维尔弟兄说:“没错,是的。”]今晚七点半,是的,大约一个小时的聚会,讲道聚会。
23

呐,你们打开圣经的,我想读一、二节经文作主题,祈求神赐给我们上下文。

1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看哪,有几个智慧人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2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敬拜他。”
24

他们一定是累坏了。你瞧,命令紧急。那是王的命令,因此,命令必须执行。照我们看来,在这么伟大的一个场面,第一个圣诞节,这么一个命令要在那个时候颁布,似乎很奇怪。但你知道,天上的神藉着耶稣基督预定了万事,一切都必须照着他伟大的旨意运行。当他们站在那里,站在伯利恒西边时……

25

当你从下面去犹太地,你爬上一座山,一个有很多磐石、沙漠地、荒芜的地区。从伯利恒的一条主街出发,有一条小道通到山上,那叫做路,不过就像我们在这里所发现的一条小路,动物也踩在上面。因为那是驴的道路,驴和骆驼经过那里,从伯利恒去犹太地。

26

从犹太地上来,去伯利恒,当你到了山顶,翻过山顶,有一块巨石躺在那里,大约有这会堂的三分之一大。他们翻过山后,停下来让驴子休息,那块石头一定在那里。约瑟很累了,因为那天他被严严地逼着去伯利恒。因为有一道法令从希律和凯撒奥古斯都出来,每个人都必须回到他们出生的地方报名上税。报名上税总是导致列国的毁灭。每个倒塌的国家都是因税负倒塌的。百姓被课以重税。

哦,需要一个铁石心肠的人,逼得一个女人在她的状态下,不得不在她的状态下从家里出去,离开家,因为你看到她随时都要做妈妈了。她只是个女孩,大概才十八、十九岁。她坐在驴子上。
27

小驴子叫了一声,他们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约瑟走到边上,从他们所站的地方俯看伯利恒,世人几乎不会知道,在将来的年代人们的嘴唇要歌颂那个夜晚。约瑟,当他观看,浏览城市和喧嚷的人们,看到他们必须缴纳他们的税,我能听见他说类似这样的话:“亲爱的,你知道,我怀疑我们今晚能否找得到一个地方给你住。我能看到人们睡在街上,睡在他们所能找到的任何能睡觉的地方。城里挤满了人。周围所有地区的人都进来报名上税。”

但奇怪,当他好奇地转过身来看时,他妻子似乎不能回答。当他转头看妻子发生了什么事时,他注意到妻子脸上有一道光,他以前好像从未见过。在她可爱的眉毛下,她的眼睛似乎在往上看,往天观看,好像她脸上有一道天上的光芒。约瑟转过身,用手抚摸她。
28

最后,马利亚看着他,说:“约瑟,你注意到挂在那边的那颗星了吗?它似乎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漂亮的星,它似乎照亮了伯利恒所有的村庄。”我能听见她说:“自从太阳下山,我就注意到那颗星,它似乎跟随着我们。”

约瑟,我能听见他说类似这样的话:“是的,亲爱的,我的确看见一样奇特的东西,因为它似乎是整个天上最明亮的星。”真的是。他是谷中的百合花,是晨星,(正如诗人阐述的)对我的魂来说是千万人中最美好的。
29

约瑟温柔地托着他爱人、妻子的双脚和腰,把她从驴子上抱起来,抱过来,放在石头上,让负重的牲口可以休息一下。

当马利亚温柔地把双臂抱着他的肩膀时,我能听见她说类似这样的话:“约瑟,我们都知道这一切是神秘的。我们实在不明白。但我们俩是信徒,我们知道耶和华有一件事贮藏着,他拣选了我们,拣选我超越今天世上的妇人,让这信息藏在我心里。”你瞧,世人认为那是一个私生子要生下来,但马利亚知道真相是什么。
今天,许多人也一样认为,接受了基督的人,人们认为他们是某种疯子或一个坏名声的人。但那些把那灵和那信心抚育在心里的人,他们知道自己在哪里;没有东西搅扰这点。
30

几天前,我的一个好朋友打电话给我,他跟一个研究心理学和心智的人交谈。这人读了我的书,他们说:“如果他是个属灵的人,你知道在很属灵的人和疯子之间只有一条细线吗?”这人相当惊恐。

我说:“不要认为那奇怪。我们的主被称作癫狂;他所有的门徒都被称作癫狂;所有敬拜他的人都被称作癫狂。伟大的保罗说:’你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这道侍奉我祖宗的神。’”他们不是癫狂。但世人,传讲福音对那些灭亡的人来说是愚拙的;但神喜悦藉着这愚拙拯救那些信的人。
31

这对夫妻坐在那里,眺望山谷对面,看见这颗大星在东方照耀,在山谷以外几百英里,在山和海对面的印度,也有占星家在观察。

呐,我们所讲的这些博士叫做……他们其实是占星家,是观察星星的天文学家,当时叫做博士。他们今天仍然存在。我跟他们交谈过许多次。他们总是三个一起走,因为三就是同意。三是一种确认。最近在印度,我看到他们坐在街上,挤在一起,穿得就像最初这些占星家一样。他们没有改变。
32

他们是敬拜一位真神的人;他们是亚伯拉罕从另一个妻子所生的子孙。他们相信有一位真神。多少次我看到伊斯兰教的祭司那样敲锣,叫喊:“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我们说:“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耶稣是他的儿子。”
他们说:“神根本没有儿子。”
我有幸看到一次将近十万伊斯兰教徒因主的同在和他在印度做的事归向基督。
33

呐,这些印度人,我们所说的博士,在圣经中最早被说成是波斯玛代人。你在《但以理书》2章会发现。故此,宣教士说:“很难把伊斯兰教徒的信仰转变成基督信仰,”因为他们是从波斯玛代人来的,他们的法律不改变,不废去。你们许多圣经读者知道这点,波斯玛代人,他们不改变法律。当一件事,一条法令公布时,就存到永远。因此,当一个伊斯兰教徒转变成基督信仰时,一切对他都死了,因为他破坏了他们的法规。

34

这些人,他们等候一位真神,他们在圣火的光中敬拜他。他们会围绕这些火行走,等候主。他们许多人有天文台,类似我们今天拥有的东西,他们会去在山上高处的这些地方,观察星星的一举一动。他们宣称神在地上做任何事之前,总是先在天上显明。他们是对的。

神总是先藉着天上的迹象来显明。什么时候神做事不是先显一个天上的迹象?想一想,在你所想的时代,神在地上做事之前,总是先在天上显迹象。它是从超自然来的,落入到自然界中,每次都彰显,在每个时代。
35

所以这次也没有任何两样。占星家正在观察那些可见的天体、星星、月亮,他们用眼睛所能看见的一切。他们知道每颗星星坐落的每个位置。他们知道那个天文日历,就像我们知道经文一样。即使一个小东西变形了,他们也知道,因为那是个迹象。他们正在仔细观察那些迹象,夜晚每个时刻都在观察。难怪一个陌生者出现在天空就会使他们都不安。难怪来访者使他们有些震惊。因为他们知道每一颗星星,他们从科学上研究星星,研究星星的一举一动。

他们会聚在这火周围。他们用圣油点燃火,火烧起来,他们在那里观察,因为他们相信神是烈火。他的确是。
36

你瞧,在《使徒行传》10章35节,圣经说神不偏待人,乃是悦纳凡敬畏他、尊重他的人,无论他们是什么人。那是你们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路德派信徒或天主教徒,不管你可能是什么。如果你心里真诚,神必给你机会,领你进入他怜悯的神圣光中。他是神,他对他的应许负有责任。当你接受应许后,你怎么做,取决于你;然后你可以经受审判。但在那之前,你不负责任;你行走在你所知道的东西里。

37

这些占星家,他们会上去,当火燃烧时,他们围绕这火的圣龛敬拜,观察它的神圣火焰,想知道那位是烈火的神的启示是不是……在神的同在中,地球会灭亡。当他打量那火时,他会得到启示。然后他会走进塔里,四处观察,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移动了。他们一个又一个小时、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一千年又一千年这么做。他们观察星星、天体。他们拿出经卷,他们会看这些经卷。

38

一定是在某个夜晚,他们在一起讨论帝国的倒塌和列国的崩溃,世界怎么进到那些地步,又崩溃了等等,有一本经卷拿出来了。那一定是《但以理书》。他们在那里讨论但以理说的一件事:“必有一块非人手所凿的石头从山而出。”

39

一定是在他们思想这事时,圣火燃烧着,他们刚好注意到星星中间有一位陌生者,他们无法解释的一件事。他们的经卷中没有一本说到它;他们的著作中没有一本说到它的事,但它在那里。他们无法否认。他们观察天体,他们知道有件超自然的事发生了。

40

哦,神太好了。他会抓住他预定得生命的每个人的注意,也许是以他们自己的敬拜方式。但他是神,他知道人的心,他留意他们,保护他们,带他们到一个地方。深渊向深渊呼唤,就必有一个深渊响应那呼唤。如果一个人渴求一样东西,这表明外面有东西响应,要满足那个渴求。

正如我常说的,在鱼背上能有鳍之前,必须先有让鱼在里面游的水,不然鱼就不会有鳍来游。在有树从地上长出来之前,必须先有地,不然就没有树。
41

几年前查考的时候,我在报纸的一栏注意到,上面说一个小男孩在学校吃铅笔上的橡皮。一天,他妈妈发现他在后面的走廊上吃自行车的踏板。她不知道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她把孩子带到诊所检查。检查了孩子的身体,医生发现他需要硫磺。硫磺在橡皮里。因此,在他的体系里能有对硫磺的渴求之前,必须有硫磺响应那个渴求,不然他决不会有那样的渴求。

在能有受造物之前,必须有一位造物主创造那造物。
42

今天在这里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谁不渴望生命呢?告诉我今天哪个必死之人不渴望生命和永远活着,我就指给你看一个不懂事的疯子,因为没有东西比生命更伟大。

今天,如果你拥有世界和世上的一切物品,你要舍弃什么,你都会自豪地舍弃它,好永远活着,做个乞丐。生命……你们有多少老人愿意舍弃你拥有的东西,再回到年轻男女的状态?每个人都寻求它。为什么?它在某个地方,不然你决不会渴望它。今天,为什么你们这里生病的人,如果你病了,你在寻求什么?是什么使你来接受祷告?因为你里面有样东西。不管你属于什么教会,不管你被刻上了什么牌子,那跟它毫无关系。你是个人。你是神的造物。你里面有东西拉你去某个地方。医生也许放弃了你,但就像你心里还有一个拉动一样确定,某个地方必须有满有神医治能力的源泉敞开着,不然你决不会渴望它。必须在某个地方。
43

如果你渴望看见那位耶稣,如果有东西使你渴望看见耶和华,他就在某个地方,不然你决不会有那个渴望。神恩待你,就像他恩待博士们或任何人一样。如果你渴望主,“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被领到那泉源那里,他们可以从那时喝到满足的份。”

44

可能有人快要死在这里了。你不想死;你觉得有东西留给你了。这就是为什么你在这里。可能有神经病患者,你甚至不能集中头脑;但你内心深处有东西告诉你:“有东西能再次恢复我。”可能是羞耻地行走在街上的妓女;可能是对丈夫不义、破坏结婚誓言的女人;可能是酗酒如命、做了罪恶日历上的一切事的男人;但有东西告诉你某个地方有一个泉源。

你可能是天主教徒,可能是犹太人,可能是任何人,但你是个照神的形象造的人。他正在拉动你,呼召你,你被引导,就像那些博士被引导一样。
45

他们研究,观看远处,看见那道光,他们认不出它是什么。我们就想他们……第二天他们躺下睡觉。他们被搅动,继续观察它。他们中的一个人一定是做了一个梦,我们就说比勒达做了一个梦。他梦见有个预言说:“有星要出于雅各[民24:17]。在犹太人中的某个地方,必有一位生来作王的婴孩。你现在所看见的那光要领你去到完全的光中,它要照亮每个生到世上寻求光的人。”

瞧,不管有什么宗教,如果他们真的敬畏神,神就有责任领他们去就这光。神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引领他们。
46

有时候,他藉着苦难引领他们;有时候他引领他们……你知道,在这末日,神应许他们要藉着苦难来。他预备了筵席,没有人来,于是他说:“去到路上和路旁,找到瘸脚的、血气枯干的、瞎眼的和受苦的,因为我的桌子要坐满人。”

神正从各处各行各业寻找他们,在这末日让圣灵进去,召集他们。所有的宗派和所有渴望生命的人都有权利接受它,行走在主荣耀生命的同在中,因为他是永生神的儿子,仍是在我们中间发光的晨星,正如他一直发光的那样。
47

那同样的光在保罗去大马士革的路上将他击倒……他心里真诚,想要逼迫一群太喧闹、叫喊、制造太多响声的人;他下去打倒他们,他认为自己是对的。那火柱挡在他的路上,把他击倒在地,喊道:“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

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他为之发热心的耶和华。
他为耶和华发热心,却对耶稣一无所知,只知道耶稣是个罪犯。但神差遣他,后来他成了世人所看见的最伟大的宣教士。为什么?他真诚;他相信,神以光引导他。
48

你认为作为基督徒,是什么使我们今天感到自己想要看主的照片?我现在有一张比那个强几百倍的。但同样的耶和华神在他儿子第二次降临前差遣了他的光,引导我们,安慰我们,领我们进入那泉源,使我们能在他儿子主耶稣的义中洗去自己的罪,洁净了,成为神的儿女,从神的灵重生,这是改变。

出生是指我们从自己的思想中被改变了,从自己的态度上被改变了,被某件发生在里面的事改变了。世上没有一个宗教,没有足够的水,没有足够的仪式或讲章能改变你。你需要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你不可能靠加入教会洁净自己,就像豹子不能舔掉自己身上的斑点一样。它越舔,斑点就越亮。它只是把斑点露出来。你靠加入教会和设法做出自己的功绩,只是显示里面缺乏饥渴,某样东西还没有充满。停止这样的尝试,只要接受主,他引导你去就光。
49

这些人有了这梦,他们必须敬拜这婴孩;他们必须去。他们是有钱人,收拾了财物,把诸如乳香、黄金、没药的财物放进去。三成为一个见证。他们备好骆驼,跟随这颗星出发了。他们必须翻过山,下去,越过底格里斯河上的浅滩,进示拿谷。这颗星在引导他们去耶路撒冷。因为耶路撒冷一直是世界的宗教摇篮,因为伟大的君王在那里住过。

就是在那同一座城,有一位王迎接了杀败诸王回来的亚伯拉罕,他的名是麦基洗德。他无父无母,无生之始,无命之终。甚至先祖亚伯拉罕把十分之一、十一献给他。无父无母,没有开始的时候,也没有结束的时候,那是从撒冷即耶路撒冷来的伟大君王。
50

这星引导这些博士去到世界的宗教摇篮,但悲哀的是,当他们到了那里,城里人却对此一无所知。这些博士满街走。当他们一到伯利恒,哦,当他们一到耶路撒冷,这星就消失了,它不再指引他们了。神在做什么?显明人可以去到什么地步。

然而今天在我们的一切神学和我们的大教会等等里,当神的大光开始照耀时,教会却对它一无所知。对这些事梵蒂冈知道什么呢?教会组织知道什么呢?什么也不知道。我们接近另一个圣诞节。
51

这些人知道他们看见了一样东西。他们知道有件事发生了。因为他们研究天体,发现来了一位陌生者,他们被他奇怪地引导。现在他们走遍每条小街,喊道:“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

呐,他们是在东方;他们看见他的星在西方。但他们说:“我们在东方。”几百英里。瞧,他们要两年才能走完这段旅程。
52

我知道这难倒了你们的一些教导,但它是真理。他们要两年才能走完这段旅程。他们来决不像今天这些所谓的基督徒说的,婴孩躺在马槽里,博士们来了。那是基督教的胡说。他们决没有去到马槽的婴孩那里。没有经文说他们是。他们去到一个两岁的小孩那里。小孩不是在马槽里;他在房子里。读一下剩下的经文。但基督教的传统,哦,他们用自己的教导把整个世界搞乱了。

53

如果他只是个婴孩,为什么希律杀死两岁以内的孩子?圣经说他们到了一个小孩子那里,不是一个婴孩,而是一个两岁的小孩子。希律杀死两岁以内的孩子,试图杀掉他;如果是婴孩,希律就不需要杀到两岁的小孩子,只要杀婴孩即可。

他们不是在马槽里找到他,而是在房子里找到他。“他们到了屋里,找到小孩子和马利亚。”但你瞧他们把经文扭曲得多厉害。
54

难怪。几个晚上前我在传讲耶稣对那些法利赛人说的:“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诫命。”

于是他们喊道:“神在哪里?”当你不信神的道时,你怎么能信神呢?于是他们说:“圣经的神在哪里?”照主本来的样子回到他那里;那是你认识他的唯一方式。这是道路。
55

他们走遍街道,喊道:“他在哪里?那生下来做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因为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

哦,我能看到一些祭司说:“喂,先生,你们一定是听了某个地方的一群狂热分子的话。你们一定是在听某个人的无聊神学。”
那些人可以说:“不,先生。我们看到它在运行。我们知道它是真实的。它引导我们到这么远。但我们再也找不到它了,这是王的城市。”
56

奇不奇怪?世上最大的教会,最高等的人,他们对此却一无所知。那岂不是这个圣诞节人在地上的同样光景:同样的光景。没有人有答案。他们找不到答案。

最后如此糟糕……这些人是有钱人。你可以根据骆驼打扮的样子来区分。他们没有漏掉一条街,走遍了每条巷子,叫喊:“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57

今天原子弹架在那边的发射架上,今天世界处在完全毁灭的边缘,这个世代的人要在一瞬间灭亡,拉一下,几乎任何小国都可以使地球沉没。

那天,在科学家的会议上,他们说有一个阴暗。嗯,跟他们现在拥有的东西相比,原子弹是玩具枪。别的国家有了原子弹。如果五角大楼发射他们所拥有的东西,就没有圣诞节的灵留下了;人们会惊惶失措地跑到街上,尖叫呼喊。你无法躲藏。没有办法躲藏。
58

现在就是尽头。我们在尽头,神迹奇事出现,弥赛亚在圣灵中彰显自己,那灵经过时代下来,越来越多地显明自己,最后降生在那个完全人里面。

呐,经历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五旬节派的时代一直到末了,就在那位完全者以肉身回来之前,他在这里彰显了;他把他的教会拉到一起,将他们从各个宗派、一切东西里领出来,把他们带到主那里,因为他很快要显现了。众教会却没有答案。
59

于是犹太公会被分封的希律王召进来,公会的人聚在一起。他们叫来祭司和拉比。他们说:“读读经文。这位弥赛亚要出生在哪里?”王说。

奇怪的是,你知道他们在哪里找到他吗?在弥迦的预言里。“犹大地的伯利恒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不是最小的吗?你不是圣滚轮吗?你不是诸城中最小的吗?然而将来有一位君王要从你那里出来,牧养我以色列民。”那是他们找到的地方。
60

于是博士们,他们听到这个,便出了城门。他们一离开那个又陈旧又冷淡、堕落、形式化的地方,星又悬挂在那里了。这星在那里。圣经说:“他们就大大地欢喜。”哦,我可以说当他们发现他们所看见的那个可称颂的超自然时,他们叫喊了一会儿;当他们离开了那些又陈旧又冷淡、形式化的道路时,星又出现了。

星在那里。星引导他们到伯利恒,他们在那里找到了那位,他是以马内利,在一家贫穷的木匠铺里长大。他们卸下他们的一切,放在他脚下。他们拜他,因为他们知道光来了,世人的救主降生了。他们献上,他们献上他们的一切,因为神已经赐下了。
61

“神爱世人(朋友,那是你和我),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不信神的,不管你是什么),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你们正在寻求的),得到生命。”

在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时刻,他的再来又要临到地上……
62

如果你注意看经文,看约瑟是谁,看基督的灵在约瑟里面:为他的兄弟们恨恶,因为他是属灵的;他看异象,但是为他的父亲所爱。那是不是耶稣?像耶稣一样被他的兄弟们卖了大约三十块银子;像耶稣一样被出卖;像耶稣一样被扔进坑里,被拉上来,成了法老的右手,若不藉着约瑟没有人能到法老那里。当约瑟从法老的右边出去时,他们叫喊:“跪下,约瑟来了!”

圣经说当耶稣降临时,好像闪电从东边直照到西边,万膝要跪拜,万口要承认他是神的儿子。那时万族都要哀哭,颤抖。
63

那是什么?它彰显得更近了;它进入大卫王里面。因为基督既是先知,又是祭司、君王。当大卫像耶稣一样在耶路撒冷被废黜和弃绝时,大卫坐在山上,一个被自己的百姓弃绝的王,为耶路撒冷哭泣。大卫之子来了,坐在同样的山上,被弃绝的王在自己的城市,为耶路撒冷哭泣,说:“我多次愿意聚集你们,好像母鸡聚集小鸡,只是你们不愿意。”

他们称他什么?别西卜,算命的,邪灵。
64

当他的事工开始时,有个老渔夫被带到他面前,这渔夫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签。他看着那个老渔夫,说出说他的名字是什么,说出他父亲的名字是什么。那个老渔夫就全心相信了他。

另一个名叫腓力的人站在那里,悔改相信了。他绕山走了三十英里,找到一个叫拿但业,正在树下祷告的,他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我知道你是耶和华的一个了不起的信徒。我知道你是。但耶和华应许了一位弥赛亚,我们找到他了。他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伟大之处。他没有任何起眼的东西,没有受过教育。他是个木匠。”他是,他既是个物质的工匠,又是人灵魂的工匠。
拿但业看着他,说:“呐,等一下,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瞧,他们在从耶路撒冷寻找他。
65

那正是你们许多人今天所看的地方。不要看那里。魔鬼总是使用人的头脑和眼睛;神使用人的心。你观看,说:“哦,不可能。那是不合理的。瞧,我可以告诉你,我可以观看它。”那是魔鬼所在的地方。魔鬼使用人的眼睛;他起初对夏娃那样做,此后他都是那么做的。

但神告诉人他住在人的心里,你的心使你相信你所看不见的事。因为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
66

肯定的,这个大教会有了不起的人,全世界有几百万人,控制世界的权势,它应该是了不起的。不要看那个。关键是圣灵,圣灵!

拿但业说:“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他说:“你来看。”
当耶稣看到他来,耶稣看着他,要在他的身上行弥赛亚的迹象。他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拿但业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这使他惊讶,“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耶稣前一天怎么能看见山那边三十英里外的他呢?
神迹行在他身上,他抬头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耶稣说:“因为我在你面前做这事,你就信了,你还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时候要到,你要看见天上的天使下来。”
67

那些聪明的人站在旁边。他们属于大教会;他们自己无法解释。他们说:“这人是算命的,他是别西卜。他疯了,他是个撒玛利亚人,被鬼附了。他疯狂了,”公开地宣称他是疯子。

耶稣说:“你们对我那样说,我为此赦免你们。但时候要到,圣灵要来到地上做我所做的同样的事,一句话干犯他就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想一想。一句话干犯他就完了,把你永远封印了。
68

我们生活在哪里?我们又到了圣诞节。我想知道我们的宗教带我们离神够不够近,使我们能像博士们一样被引导?

呐,记住,不管怎样,地上有三类人:含、闪和雅弗的子民;那是犹太人、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
呐,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都在仰望他的到来,我们外邦人没有。我们是异教徒,当时被哑巴偶像掳去,背上有一根木棒,杀死和吃我们所吃的:外邦人是哑巴狗。
但他们在仰望一位弥赛亚,却没看见,因为他们没认出他的迹象。那是耶路撒冷没有答案的原因;那是今天他们没有答案的原因。惟独神有答案。
69

看一看这些。当他们……有另一类人在仰望他,那是在《约翰福音》4章,那是撒玛利亚人。他们相信有一位要来的弥赛亚。

记住,他从未在外邦人面前行一次那迹象,只向仰望他来的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做了。他们没有因这迹象相信他;一些人相信,一些人不相信。
他来到撒玛利亚,打发门徒进城。他等候。因为他告诉他们:“去买一些东西吃。”我想那是差不多是一天的这个时候。
70

当他们离开时,一个可爱的妇人出来到井边打水。哦,我们称她是妓女。也许她是。瞧?让我们说她是个模样可爱的妇人。她出来到井边打水。她听见一个声音说:“妇人,请你给我水喝。”

她转身观看,那里坐着一个犹太人。呐,当时有种族隔离;他们没有任何来往。她对耶稣说,“你一个犹太人,为什么求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我们彼此没有来往。你那样求我是不对的。”
耶稣说:“可是妇人,你若知道你在跟谁交谈,就必求我给你水喝。”
她说:“哪里……你从哪里打水呢?你又没有打水的器具等等。”
71

他继续谈话,话题继续。最后他对妇人说;他抓住了妇人的问题是什么,他说:“妇人,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没错。你结了五次婚,你现在同居的那个不是你丈夫。”
留意妇人说了什么话。他们在仰望一位弥赛亚,你知道。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嗯,就是这样。“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些事。弥赛亚的迹象,我们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要做这事。但你手上起了老茧。你是个木匠,一个犹太人。但你一定是先知,不然你做不了这事。但当弥赛亚来了……我们正在这里仰望他。当他来了,必做这事。”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哦!
妇人丢下水罐,跑进城里,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做的事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弥赛亚吗?”全城的人出来信了耶稣,是的,因为那个迹象行出来了。众教会没有答案,但心里谦卑的人仰望神。
72

今天,我想知道我们的宗教有没有带给我们那份智力,意识到我们不是试图用人造芳香的神学来教导,而是在乎耶稣基督的能力和复活以及今天在地上的圣灵。弟兄姐妹,在这末世,当到了末时,要鉴察你的魂,找出你是怎么跟神站在一起的。

73

这是圣诞节。满街都是花里胡哨的圣诞老人,一个德国的虚构故事,天主教的教条。没有一丁点是真的。在太多美国人的心里,它取代了耶稣基督。圣诞节不是指圣诞老人。圣诞节是指基督,而不是某个人口里叼着烟斗从烟囱下来。教导你的孩子像那样的东西,你指望他们长大是什么?告诉他们真理,而不是某个虚构的故事。告诉他们有一位天上的神,他赐下他的儿子,那是圣诞节的意思。他快要再来了。

当压力开始临到地上时,魔鬼放出他的东西,你可以用眼睛看见的东西,花里胡哨等等。神已经放出他的东西即圣灵,你看不见,但你相信。
74

耶路撒冷没有答案。杰弗逊维尔没有答案;路易斯维尔没有;美国没有;世界也没有。神有答案;他已经应许了他要彰显它们。我向你们宣告一千九百年前降生的同一位耶稣藉着复活今天仍活着,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5

让我们低头。你庄严地全心相信这点吗?如果你相信……也许你以前从未接受,但在主做一件事彰显自己之前,你愿意举手吗?通过举手,当大家都低头时,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为我祷告。我相信那是真理。我相信不管怎样难以理解,今早我被引导到这个小地方的角落。我相信永生神此时在这里。我要敬拜他。我要举手。”神赐福你。很好。哦,整个会堂有二、三十个人。

76

亲爱的神,你看见那些手,你知道他们每个人。他们有需要。他们本不会举手,除非有比他们更大的东西在他们身边。他们已经以自己的方式行路,但他们通过听道相信了。主啊,我们的经文即你的圣言告诉我们,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以这粗糙却简单的方式,我们必须把它呈献给会众的唯一方式,他们信了。许许多多的手举起来了。他们一个人我都不认识。你知道他们所有人。但我知道在他们里面,他们被一个灵管理和控制,那个在他们里面的灵已经说:“你错了。”

还有一个灵站在他们身旁,说:“接受我;我是你的救主。”他们通过举手打破了科学法则。因为那里有一位神,他造了科学法则,他们的手举起来了,他们想要凭信心伸手,抓住救主,接受他作他们的救主。主啊,他们今早那么做了。
此时把他们接进你的国里。他们是这信息的战利品。我祈求你把他们接进你的同在中,接进你的国里。愿他们在这里过快乐的生活,仰望主耶稣随时到来,因为他们看到日子临近和神迹奇事,因为他越来越近了。他正在路上。
77

当利百加跨坐在骆驼上,骑去迎见他的爱人以撒。傍晚以撒已经离开了营地,来到田间,他看见利百加来了。那是一见钟情。利百加跳下骆驼,跑去迎接他。利百加被带进亚伯拉罕的帐棚里,在那里成了承受产业的,继承了一切。

神啊,我们晓得现在是傍晚时分。你说必有光明,圣灵要在地上,要在你藉着恩典拣选的一小群人里面彰显自己。我现在祈求你向每个人大大地彰显自己。愿他们得救脱离他们的罪恶。
当他们去就了天上的泉源后,愿他们从某个地方来就泉源、地上的泉源,奉你的爱子主耶稣的名受洗;洗去他们的罪,求告主的名。愿他们领受圣灵,被放进位置里,演完他们在这出即将发生的大戏剧中的角色。
78

父啊,我们相信今早我们的聚会是在你的深思熟虑中。对你没有任何愚拙的事。一切,你所预备的一切都是完全的。坐在这里的男人、女人从国家不同的地方来。你藉着你的灵以神秘的方式引领他们。他们相信了你。现在接受他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把他们献给你。

主啊,让你的圣灵来医治病人,使这些新近悔改归你的人能意识到我们所讲说的圣经不只是一个历史,它是活的现在时,此时。他是一样的主耶稣。
主啊,让他来,接管我们的肉体、身体,我们打开我们的心。求你除去一切的疑惑和整个世界,让圣灵藉着我们运行,使你能在我们这些洁净的器皿中间成就你的旨意。我们洁净,不是因为靠自己的义,而是因为我们相信了你,主耶稣洁净了我们,行和做你在地上时所做的事,使这些新近悔改归主的人能看到你仍是主耶稣。你不是死的,而是在一千九百年前复活了,今天活着,应验你所做的每个应许,阿们!
79

我知道这不是一首圣诞节的歌,但它是我们心里的歌,我们爱这首歌;如果信息结束了,有点唐突等等,这是唯一的方式。

今天我们的讲台需要的不是这个芳香的宗教;它需要真理。真理,从圣经上传讲真理。不是做不同的解释,只要说出它来,说圣经所说的。神对他的道负责任。如果他不支持他的道,那他就不是神,或者那不是他的道,其中之一。但他必看顾他的道。
80

呐,在我们为病人祷告前,让我们唱这首美好的老歌,你们大家一起唱,所有的人。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姐妹,请你给我们起个调好吗?现在大家一起唱,大家都唱。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81

我想知道。这不是亵渎;这只是表达。孩子们,我们是孩子。你认为你在神里面已经长大了,这表明你还没有一点成就。要一直做孩子,他就能引导你。但当你对他知道得更多了,你就想引导他。瞧?让他引导你。让我们闭上眼睛,举起手,低下头,再唱一遍这歌。

赞美耶稣,赞美耶稣,赞美主为罪人死;
万民当将荣耀归主,他宝血能洗净众罪污。
伯利恒的马槽来了一位客旅,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82

“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当主对患血漏的妇人说话时,你不喜爱站在那里吗?她挤过人群,摸了耶稣的衣裳,“因为她心里说:’那是神的儿子,我若能摸他的衣裳……’”呐,巴勒斯坦人的衣裳宽松地下垂,有里衣。耶稣从未感觉到那个触摸,因为他证实了这点。妇人摸了他的衣裳,从会众中跑出去。

耶稣停住,说:“谁摸我?谁摸我?”
彼得责备他,说:“主啊,大家都在摸你,跟你握手,拍你,等等。大家都摸你,为什么你说那样的话呢?”
耶稣说:“但我变虚弱了,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有人摸我。”他往会众四处观看,发现了妇人。他告诉妇人说她得了血漏,她的信心使她痊愈了。你不喜欢像那样吗?不能想到更大的事。
83

一个人走到他跟前,他说:“你的名字是西门;你父亲的名字是约拿。”哦!

我只求要像耶稣。
可能吗?他说:“我所做的事……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呐,“世人”在希腊文里是“宇宙”,意思是“世界的秩序”,不是地球,是“世界的秩序”。)“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那是信徒);因为我(’我’是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蒙福的、神圣的应许不可能废去。耶稣说:“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约10:35]
要像耶稣,(他在这里吗?)只要像耶稣,(现在以敬拜的态度。)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84

你能想象耶稣在加利利行走吗?那些法利赛人心里说:“他是别西卜。”他们从未大声说出来,但耶稣看出了他们的意念。圣经这么说吗?他看出了他们的意念。

他说:“你们那样说话干犯我,我赦免你们。但时候要到,圣灵要做同样的事。不要说话干犯圣灵。”
只求像耶稣。今早这小群会众中有多少人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他今天活着,是一样的,要持守每个应许?[原注:会众说:“阿们!”]谢谢你们。那带来主的同在。
85

你们许多人知道主的天使的照片,就在我所站的地方上面。我们从德国、瑞士得到那些照片,他们在各处拍到那些照片。那天他们拍了一张,是我所见过的最突出的东西。下次回来时我把它拿给教会。现在它在国家权威机构做过两次曝光检查,放在宇宙线下面等等看。天使……自从天使遇见我,我所得到的最大安慰,知道我们在末世了。

我是个人,人里面没有良善,但如果一个人能打开心,让神洁净他,就不是……神有手,就是你的手和我的手;他的眼睛就是我的眼睛和你的眼睛,因为他是灵。但他可以藉着我们做工,彰显和成就他的旨意。
86

我要叫你们在一条祷告队列中上来。我改变了想法。我相信主神的同在在这里,相信他可以做以前他在这里时所做的同样的事,不然他就不是神。多少人……

这里有许多面孔我不认识。我不在这里;你们许多人可能来这教会,我不认识你们。但这里多少人有需要,你知道我不认识你,请举手,所有在会堂里知道……主要在前面这里,前面这里的每个人,几乎都是完全陌生的人。
87

如果耶稣活着,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你有任何的需要,圣经说……呐,不是旧约,是新约。新约《希伯来书》说:“耶稣基督现在是大祭司。”任何人都知道是什么大祭司吗?“能体恤我们软弱的大祭司。”大祭司要在神的面前代求。耶稣担当代求的大祭司,他能被我们的软弱触摸。呐,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一个妇人从前摸了他,他转过身,告诉她;瞎子巴底买站在城门,离耶稣所在的地方有三百码,喊叫:“可怜我!”

88

耶稣经过的时候,人们嘲笑他,他前往各各他,上耶路撒冷去献上。那些祭司说:“喂,你这叫死人复活的,我们这里有一墓地满满的死人,上来叫他们复活吧,我们就信你。”同样的一群人说:“你若是神的儿子,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你。”

看到那些批评者吗?一直都有这些人。不要跟那种人归类和同命相连。断乎不可!把神接进心里,好让你能看到他,认识他。
但这个可怜、瞎眼的老乞丐站在那里,说:“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他的信心使耶稣停住了。耶稣转过身来看,直到发现了他,告诉他说他恢复了视力。
89

同一位耶稣还活着。如果……如果他今天不是一样的神,历史的神又有什么益处呢?

想要靠把人指向画的火来取暖有什么益处呢?画的火不能取暖。那是历史的火。你说:“伯兰罕弟兄,它不是画的火;它是事实上发生过的火的图画。”你不能靠图画取暖。那是过去的东西。现在又怎么样呢?
他昨日今日是一样的,不然他就不是一样的神。你相不相信?
90

呐,你们每个人只要保持真正的敬畏。如果是我要说话,我无法知道你。神知道我的心。但如果耶稣来接管我的肉体,接管……不管他怎么接管我的肉体,如果他不同样接管你……你必须相信。因为,记住,只有当你相信的时候。如果主耶稣来做那事,你会触摸他的衣裳,说:“主啊,我有需要,让我触摸你,主啊。”

如果你触摸他,而他又是一样的大祭司,他就必以他在地上时行事的同样方式行事。对吗?如果他以别的方式行事,那就是错误的事,你就摸了错误的东西。他必须是一样的,必须以一样的方式行事。如果你能摸他的衣裳,像摸他衣裳的妇人所行的,他会不会行同样的事?
91

如果刚好是我……如果你们一些来这教会的人,你们知道,如果必须是你们的信心,我不会对你们说什么,因为这是……这是……我想要陌生人。过一会儿,若主愿意,我要叫陌生人。我要……我要领你们上来讲台,为你们祷告。

我想要从城外来的陌生人。你们从城外来的人,你们在宾馆和汽车旅馆等地等候。肯定是那样从世界各地来的。他们爱主;他们相信主。他们在圣经里读到他要在末日做这事。
92

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你不能来;无需做任何事,除非神吸引你。当神吸引你时,你就会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呐,你只要有信心,现在相信。要真正敬畏,安静坐一会儿。专注于神。祷告,说:“主神啊,让我触摸你的衣裳。我病了。我有需要。我有需要。伯兰罕弟兄不认识我;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人。但我想要向我自己证明你仍是耶和华,你仍是他所讲的耶稣。我相信世界今天所谈的这个神秘之光;我相信那是你。你是引导我到这里的同一位。现在我要找什么呢?主啊,让我找到他,他们过去所找到的同一位耶稣。让我找到他。”只要留意看。
93

我无法知道,直到神揭示。当神揭示时,那就是神做的了,不是我。如果神做这事,多少人愿意相信?我在等候主。请举手,说:“我要相信。是的,先生。我要全心相信。”好的。

呐,当你仰望和祷告时,请举手。现在轻轻地唱这首歌;这是我最初听见这歌的旧钢琴。
只要相信……
耶稣从山上下来,他的门徒想要治愈一个癫痫病例。他们治不了,虽然他们有能力。他们把他带到耶稣跟前。耶稣说:“你若相信,我能,因为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94

大家都尽可能保持敬畏。只要这么看,正如彼得和约翰说:“你看我们,”不是为某样东西看他们,而是专注。他说:“金银我都没有。”

愿天上的神应允。瞧,他的话在紧要关头,不是我的话。我只是对传讲它负责。
很难;这是我自己的家乡。你知道,耶稣得知,当他去自己的家乡时,他不能行许多的异能。你们都知道这事。耶稣站着说:“大凡先知,除了本地本家,没有不被人尊重的。”[太13:57]今天那话仍是有效的。
但这里有很多人不是从本地来的。[原注:伯兰罕弟兄暂停。]
95

坐在这排末了、戴着眼镜看我的先生,我想我们是陌生人。神知道我们俩。但你知道有一件神秘的事正在发生。如果你看见我所看见的,那光就在你头上。如果神向我揭示……现在你跟主连上了。他必须使用我的声音和我的眼睛。但你需要某样东西。我不认识你;你知道我对你一无所知。如果是,请举手,先生。

但你晓得你有一个感觉临到你,现在相当甜美、谦卑的感觉(对不对?)。那是主的天使。他就在你头上。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像他藉着他的儿子主耶稣所行的……他来使我的心分别为圣,使他能住在这里向你回话,你会相信那是你所摸到的同一位大祭司吗?你跟某样东西连上了。那是主。
你的病在你的肺里。如果是,请举手。太严重了,你无法工作了。如果是,请举手。我不认识你。
96

现在多少人相信?瞧这里。你认为我是猜的。圣灵仍在这人头上。

你相信天上的神知道你吗?你服侍主吗?我说你服侍主。是的,先生,你是个基督徒。你来这里的目的是要得医治。你要痊愈地回家。你的名字是雷尼先生。绝对没错。如果是真的,请举手。你可以回家去。先生,你得医治了。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神赐福你。
我一生中从未见过这人;这是我的双手,也许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是神。现在安静坐着;大家都祷告。你知道这里有东西在做那事。
呐,法利赛人说:“他是魔鬼。”后来他们得到了报应。
腓力说:“那是神的儿子。”他得到了奖赏。不管你对它怎么想,取决于你。
97

在那里哭泣的你,你知道有样东西临到了你,不是吗?如果是,请举手。坐在这里哭泣的人,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是的。我不认识你。但神知道你。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你会全心相信吗?如果你会,请来回挥手。好的。

你得了胃病。是的。你相信神必医治你吗?好的,你信吗?你相信神知道你是谁吗?如果他告诉我你是谁,那会纠正你吗?如果你信,就举着手,来回地挥手。好的,那会纠正你吗?弗雷德·摩尔弟兄先生。绝对是的。回家去,先生,胃部十二指肠的那溃疡已经离开你了。它引起了神经紧张,但耶稣基督在那里触摸你时就医治你了。
98

坐在你旁边的女士,哦,我知道那是谁。我认识那妇人,她的名字是……我没有犯错,我相信那是格林太太,不是吗?我无法告诉你,格林姐妹,因为我认识你。但这里,等一下。不,那不是为你;你在为别人祷告。是的。那人在一个远离这里的大地区,那里有很多雪在下。那是内布拉斯加州。你是在为一个得癌症的女士祷告。如果是,请举手。你是在为内布拉斯加州一个得癌症的人祷告。好的。神赐福你。

要有信心,要相信。坐在那里的女士,正在擦去眼睛上的泪水,她跟我是陌生人。我不认识这女士。那是她丈夫坐在她旁边,大个子男人。是陌生人。
你相信神垂听祷告吗?你相信这是神的灵吗,女士?你被死亡笼罩,不是吗?那是癌症。我们是陌生人。如果是,请回来挥手。是的。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你不是从本城来的;你是从某个地方的河对面来的。是的。姓是桑德斯太太。是的。名字是希尔达。绝对是的。站起来,女士,接受你从耶稣基督来的医治。神赐福你,你看到吗?
99

要信服神,不要疑惑。你们在这几排的一些人,当信服主耶稣,你们就必痊愈。

呐,那是主。你相信那是主吗?[原注:会众说:“阿们!”]瞧,我不认识你。“你若能信……”那取决于你。
坐在这里的先生,你似乎在祷告。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相信那是主吗?我跟你是陌生人,你跟我是陌生人,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神知道我们俩。你相信吗?如果那些事是真的,请举手。你相信你回家的时候后背上就没有病了,神要使你痊愈吗?你信吗?回到俄亥俄州汉密尔顿。是的。你的名字是伯克哈特先生。是真的。耶稣基督现在医治你了,你可以回家去,痊愈。阿们!还有别的人相信。
100

哦,你知道主的同在吗?你意识到某样东西必须这样做吗?那正是圣经说主做的,他应许了……他在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面前这样做了,应许了要在外邦人面前这样做。这就是时候。不是某个历史的神,而是一位持守他应许、现在活着的神,是主耶稣,医治病人的同一位,以他过去行事的同样方式、同样方法,应许末日有这事。这又是圣诞节,是主引导的光。“伯兰罕弟兄,你在留意什么?”我在留意主。那是另一个世界,是另一个空间,如果你要那样称它的话。它是在灵界里。

101

我看见一个人,心情相当沉重,但我认识他。冯克弟兄,我直到现在才知道,你处在患难里:相当黑暗的阴影笼罩着你妈妈。你知道我不晓得这事;我才进来。但你妈妈做过了一次手术,有恶性肿瘤,是癌症。你担心她,你正在祷告。使你爸爸头脑恢复正常、赐给他健康的神,也能使你妈妈恢复。不要惧怕:“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

主在另一个人头上,但我认识她。她在为别人祷告。阿根布莱特太太,如果你相信那癌症必得医治……是为另一个人。你相信。
102

你怎么样呢?女士,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主的仆人吗?你跟那妇人患了同样的病:血漏。是的。你不是从本城来的;你也是从俄亥俄州来的。你自己刚在我的一场聚会上得了医治。你得了癌症,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现在它消失了。是的。使你可以知道我是主的仆人,血漏是因为你的年龄。但你还有风湿病,或是类似关节炎,当你起来时,你会在早上僵硬。你的喉咙也有病。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

你心上还有别人是你正在祷告的。那是你的媳妇。她得了静脉曲张;她是一大群孩子的妈妈,不是吗?绝对是的。你的名字是艾丽斯·汤普森太太。绝对没错。回去,接受你所求的。她也必得医治,因为你信靠主耶稣。呐,如果我们彼此是陌生人,请像这样来回挥手。我不认识你,对你一无所知。
103

我挑战你们的信心。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挑战这里的任何人相信主的同在在这里。我不管你有什么毛病,如果你相信它……

记住,这是主在降临之前所要做的最后的事。你们记得他说的话:“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信息是什么?
有三位天使下去。其中两个,一位葛培理和一位杰克·舒勒下到所多玛,向人们传讲福音拯救的信息。但一位天使留在后面跟选民亚伯拉罕和他的一群人在一起。
104

天使背对着帐棚。撒拉在帐棚里暗笑。天使说:“撒拉为什么暗笑?”他怎么知道撒拉在他背后的帐棚里暗笑呢?那是所多玛在毁灭前得到的最后信息。这是神在灭绝之前所显的最后迹象。接受吧;相信吧,得救。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105

你们知道主的同在吗?你们现在想要主吗,当他,当你们……我已经向你们传讲了福音,你们已经听见了主的信息。然后你们看到他亲自降临并说话。一个人可以说任何事,但除非神说话并证实那话,否则就没有益处。但当神降临,使信息又真又活时,那就是神。你们现在想要完全交出自己的生命来接受他吗?你愿意举手一会儿,说:“我举手;我现在献上所有,把我的所有献给他”吗?神赐福你;神赐福你。

所有需要祷告的、医治的,我相信你们每个人都必得医治。让我们为病人祷告。
106

主啊,愿没有一个人被漏掉,愿所有人都能接受……主啊,我们知道,当我虚弱、颤抖地站在这里,你在这里。这是勿容置疑的。人们深受神圣洁同在的影响,另一个圣诞节,同样超自然的光在照耀。它引导了许多来自不同行业的人。他们已经听到了你的道被诵读、被传讲,现在又看到你来证实这道。

圣经说:“门徒回来,到处传讲这道,主与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这道。”在《启示录》之外,写在圣经里的最后的事。现在我们又看到了。主啊,这是临近主再来的日子了。求神怜悯。医治所有今早在这里的病人。你的灵是对的,是有功效的,它在这里。
107

主啊,这里有许多人是我教会的会众,他们来这里。你已经怜悯了他们,呼召他们。

主啊,此时它在整个会众头上。伟大的耶和华荣光,复活基督的大能,许多色彩的彩虹,阿拉法和俄梅戛,初和终,晨星,沙仑的玫瑰在这里。主啊,求你医治。我们藉着你的恩典宣告他们痊愈了。主啊,此时赐给他们信心相信并接受,为了神的荣耀。愿每个病人都得医治。
每个有错、不忠于他们伴侣的人,愿他们得赦免。每个抽烟、酗酒的人,愿他们得赦免。愿他们的罪在宝血底下,靠着此时在这里的无所不在的神,这也许是他们一生中最亲近神的时候。现在应允这祷告蒙悦纳。
108

主神啊,垂听我们,我们伟大的君王,当我们在这个圣诞期间求告你的名,不是圣诞老人,而是一位已经从死里复活、还活着、在他的子民中显明自己的耶稣。主啊,你是神,惟有你是神,除你以外,没有别神。我们感谢你,我们有幸坐在他的同在中,在这个卑微的小地方。他谦卑自己,来到我们中间。对此我们感到太高兴了。他的圣名是应当称颂的!我们从早到晚将赞美归给他,整个黑夜季节我们的心唱歌赞美耶和华。感谢永永远远归给他。

主啊,把你的这些孩子带到你的翅膀底下,聚集他们,好像母鸡聚集小鸡。引导他们进入更深的生命,去到更快乐的生命中,去到更丰盛的生命中,赐给他们圣灵的洗。主啊,使他们的魂重生,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使你可以在他们里面生活和居住,藉着他们做工,像你的门徒一样。主啊,求你应允。因为我们相信不久天空要破晓,我们的主要来,我们必要看见我们所爱的主。我们为此感谢你,奉我们主耶稣的名。
现在,我们低头,我把聚会交给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