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130 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1

¹论海旁旷野重担的预言:有仇敌从旷野,从可怕之地而来,好像南方的旋风,猛然扫过。²一个愁苦的异象已默示于我。诡诈的行诡诈,毁灭的行毁灭。以拦哪,你要上去!玛代啊,你要围困!我使一切叹息止住。³所以,我满腰疼痛;痛苦将我抓住,好像生产之妇人的痛苦。我听见就屈身;我看见就惊惶。⁴我心慌张,惊恐威吓我。我所喜悦的黄昏,变为我的战兢。⁵他们摆设筵席,在望楼上守望,又吃又喝。首领啊,你们起来,用油抹盾牌。⁶主对我如此说:你去设立守望的,使他将所看见的述说。⁷他看见一辆车和一对马兵,又看见一辆驴车,一辆骆驼车;他就要侧耳细听。⁸他像狮子吼叫,说:主啊,我白日常站在望楼上,整夜立在我守望所。⁹看哪,有一辆车,同着一对马兵到来。他回答说:巴比伦倾倒了!倾倒了!他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于地。¹⁰我被打的禾稼,我场上的谷啊,我从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那里所听见的,都告诉你们了。¹¹论度玛重担的预言:他从西珥呼叫我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¹²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你们若要问就可以问,可以回头再来。

谢谢你,内维尔弟兄,又见到你真好!向今早我们的圣经班说声“早安”,因为我们喜爱奉主耶稣的名问候你们。
刚才我同家人一起开车在路上时,我就在想,人们在这样路滑的天气里出门上教堂,整个地区都是雪,路上很危险;他们来不是要给人看的,他们来是有一个目的的。我很高兴看到今早这群人在这里,我们先祖那样的信心仍然活着,仍然在各处的男女心中燃烧。
2

吉恩·高德弟兄刚刚从《以赛亚书》21章为我们读了神的话语,我们要在这里查考一会儿,然后为病人祷告。

呐,我想从21章12节这里取出来一段话作为主题,就是:“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在我们开始传讲之前,让我们低头做一下祷告。
3

主神啊,你是我们父辈的神;你是那位将第一口生命的气息吹到地上来的神;并且掌管着每一种生命,直到如今,也将掌管到永永远远。因为你是全人类和一切有气息的活物的创造者,你是那位创造者。

今早我们多么高兴地从心里相信你的应许是真实的,每一个应许都是。你在这些应许中说过,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你的名聚会,那里就有你在你的子民中间,你也必应允他们的呼求。
4

今天,有许多人心情沉重;我走进教堂后,看到那些在担架和褥子上的人;有些人卷着袖子,因为手臂被病毒感染了;有些我听说他们失去了亲人。哦,这是个罪恶和邪恶的世界,然而,这一切事都必须受主耶稣的掌管,他告诉我们,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今早我们得了安慰,相信这许多的事是为了叫我们跪下来祈求。我们喜欢思想这段经文,它说,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赛40:31]。正如诗人所写的:“教我,主啊,教我等候,主啊。”
5

今天,让我们等候并倾听藉着圣灵从荣耀中和我们救主口中出来的话语,叫我们可以耐心地等候,倾听主藉着他的道要对我们说的这些美事,就是:赦免我们的罪,医治我们的疾病。愿我们今早离开这教堂时,也能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那样欢喜地说:“在路上,他与我们说话时,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因为我们真正地相信,他是复活的主,就如他们那天找到他时的那样。

他就在人们当中;我们必不困倦,也不灰心。只要让我们每一刻都在你里面更新我们的信心;父啊,求你应允。
我们求你祝福这书写的道,祝福要听的耳和要讲的口;愿荣耀归给你自己,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
6

我们没有一个人对患难是免疫的;神没有应许让我们免除一切的疾病,经上是写着说,他的力量是够我们用的。他从不给我们担不起的担子,而是赐恩典给我们去担当。所以,我们知道这点就可得安慰了。

现在我们要来讲一讲几个小时前放在我心里的这个主题的思想,“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7

这时候也许是太阳落山、天快黑了;对那座城来说这一定是个可怕的一天,因为已经发出了警报,他们已经……守望者已经在城楼上传回了话,说,他看见远处车轮扬起的尘埃;他也听见远处马蹄的嗒嗒声。

但是,可能有两个年轻女子正站在井边,年纪还轻轻的;她们有比这位守望者传回的话更多的事情要想的。也许这些话对她们意义不太大,因为她们刚是如花似玉的少女;也许是因为那天晚上要举行一场晚会,而这些少女想要去参加这场晚会。
看起来,好像这位守望者的警告对她们要做的事,就是那天晚上她们安排好的世俗宴乐,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于是,她们的谈话继续着,其中一位年轻女子可能对另一位说:“真是倒霉透了!我们这个时候偏偏碰上这种令人扫兴的事,竟然有人要把我们的特权,把我们可以享受的快乐拿走。”
8

我相信,这跟我们今天的摩登版本很匹配。人们试图认为,当你尽力要提醒和警告人们有危险逼近,他们好像以为,你只是个老顽固,是个想要剥夺所有生活乐趣的人。

我们可以再想想一些年轻人;他们从车间回来,被人雇佣,一整天都在干活,脸上脏脏的。其中一位年轻人可能对另一位说:“我们去洗一洗,打扮一下,一弄好,瞧,我们就可以照常在酒馆里见面了。约翰,我肯定你不会对我们今天听到的消息感到不安吧,城楼上的那个守望者想要剥夺所有的生活乐趣,想要告诉我们,有一个危险正在逼近。但你知道,我们有现在最好的军队;我们有很多的士兵每天晚上也在我们见面的同一个地方见面,我们也喜欢一起聊聊,朋友之间小赌一下,喝一点酒。”
9

“我自己嘛,”他会说:“我才不去理会这个守望者谈的这种需要警报的事呢。因为我们相信,若有什么危险的事逼近了,我们的拉比、我们的牧师,肯定会知道这事的;他们会告诉我们这些事的。我们才不用去听城楼上这些守望者编造的让人灰心的事呢。”

这不正是今天我们国家的一个极其鲜明的写照吗?我们国家的青年,不但是青年,还有我们国家的老年人,也都已经放纵了。他们拒绝听从这个警告;一个真正的守望者一发出警告,他就被归类为异端份子或狂热份子。
当白日渐渐转入黑夜时,也许有个守卫城门的士兵,在城门口开始有点不安了。他就走到隔壁的哨兵那里,说:“你相信有没有可能那个守望者是对的呢?”
10

你知道,危险是一种很特别的东西;死亡是一种特别的东西,它看起来是在预先对某件事做出警告。很多时候,亲人们在快要过世去到彼岸之前,看起来似乎有一种警告临到他们。

我能想起我父亲去世之前的事,他离开肯塔基州已经好多年了。但忽然间,好像有东西驱使我爸爸回到他的老家,去跟他的亲人和朋友们说说话。他回到家以后,他没能见到的一个兄弟很奇怪地得了指示,要来杰弗逊维尔看我爸爸。
他们还坐在那里交谈时,爸爸就走了,去到了另一个世界中。我想起我的岳父,他去世的前几天,他说:“比利,我们到北面的尤蒂卡去打松鼠吧!我真想去那老地方看看。”
11

不知怎地,出于天意,那天我没能跟他一起去。那天他上山去打猎了,回来后,坐在巴士上,他告诉我说:“我坐在山上很高的地方,看到现在这一切都变了。但就在下面靠巴特尔克里克的那片林子的某个角落里,就在我们这上面,”他说:“我似乎能听到母亲叫我:’哦,弗兰基!’”那天晚上在这教堂里,他在我左边的第二排座位上做了一个见证,希望人们能为他祷告。几天后,我们把他埋葬了。

这似乎就是说,神总是差遣一位使者来。这是神的良善和恩典,赐给那些心里真实的人一个警告,指示他快要来的事。我很高兴在我们现在生活的日子里,当各个方面都是阴沉和黑暗时,似乎有一种有福的指望揪住了神子民的心,在某个荣耀的时刻,耶稣将来到。
12

在城市遭遇患难的这个非常时刻,年轻人对此不予理睬,许多人对那个守望者说的事也毫不在乎;当然,他们都在酒馆里喝酒;晚会继续进行着;士兵也都在喝酒;他们过得欢天喜地,以为他们十分安全了。

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到他们了,因为他们喝着威士忌酒和调和的酒,就像我们说的,已经“喝高了”。忽然,战车冲进了城里。酒馆的门被砸烂了,还有各家的门,屠杀的武器都用上了。只是因为他们拒绝听从那个守望者的警告。
13

在旧约圣经中,守望者有一些职责,他是个被挑选出来的人。他必须是个对天体很敏锐的人;他必须知道星星所处的准确位置,以便能告诉人们精确的时间。

许多困倦的人也许会走出去,不能入睡,心里不安,就会对着城楼上的守望者大喊,可能会喊出这些话:“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者就会观察那些星星,然后他会说现在是几时几分了。他们就会回到床上或他们选择留宿的地方,等候黎明来到;到时,那个疲乏、困倦和不安的夜晚就过去了。神啊,求你怜悯。
14

我想,今天这时候是不是我们还没有对着我们的伟大守望者呼喊:“夜里如何?”有一个危险正在渐渐逼近;整个世界好像要因它的影响而震动。

守望者也必须一直都在岗位上;他要警告人们那正在逼近的危险;他的责任就是观察那正在逼近的危险。
他所在的那座城楼,建得比其它的城墙更高。他所在的这座城楼,里面有观天象的书等等,这样,他就能观察那些星星,说出是什么时间了。他能说出那天在什么时间有什么东西正在逼近。他也能比地上的任何人看到更远的地方,他能比在城墙上的任何人看到更远的地方,因为他是在更高的地方。
你上得越高,就能看得越远。比起那些在地上的人,你能说出更远处的正在逼近的危险。
15

在以赛亚的那个日子,他说到神已经立他为一个守望的。神把他的先知比作大鹰;正如我经常传讲鹰的主题时说的,大鹰是一种能比其它鸟飞得更高的鸟;它必须是特别被造的,使它能飞到那么高的高度上。

呐,雀鹰永远跟不上它;没有任何鸟能跟得上它,它是神特别设计的鸟,它就是这样被造的。要是其它的鸟想要取代它的位置,就会灭亡的;它必须要有坚固的羽毛,强有力的翅膀。要是它没有一双好眼睛,看不见,那它飞得再高又有什么用呢?雀鹰飞到那高处会变瞎的,它会看不见的。
16

但大鹰飞得越高,就能看得越远。神把他的先知比作大鹰;他们是守望者,他们飞得越高,就能看得越远。他们的眼睛被造成是属灵的,这样,他们就能看见正在逼近的各种危险。

神设立了以赛亚来警告人们,说危险正在逼近,但他们却不愿听他。
今天,神仍然有一些鹰,我们在城楼上的使者,我们的弟兄,他们上到圣灵里,远超过了所有这些机械、所有原子弹和科学研究。神拥有一些人,他们是为着那个目的而特别设计的,他们奉主耶稣的名登上了各各他的城楼,站在十字架的顶上,然后传回信息说:“主如此说。”
他们的属灵视力远远超过了圣殿里的祭司,远远超过了各行各业的人。因为他们是特别设计的,为了履行神呼召他们履行的职责。因此,当我们听到逼近的事情时,这值得我们留意。
17

现在,我要改变一下话题,把你们的注意力转向这位王,他是这些鹰、或先知或城楼守望者的王,那就是主耶稣自己。

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日子,比起耶稣在地上时的那个日子要伟大得多;以至当他快要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他说到他第二次来的事比说到他要离去的事更多。
你若仔细查考圣经,你会发现,就在耶稣离开之前,他预言了许多要在今天发生的事。他知道他必须被钉十字架;他知道他必须受苦,无罪的代替有罪的;他知道,他必在第三天从坟墓里复活起来;他知道,断没有什么能力能把他拘禁在坟墓里。因为神的道已经说了:“我必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也不将他的魂撇在阴间。”断没有什么权势能废掉那个预言;他的道是真实的,到了时候,必定应验。
18

耶稣对父所说的话有信心,知道父能够持守他的道。因此,那在他里面的伟大的心,就是神的宝座;在他的心里,他知道,这些伟大的、考验的时刻必来到,要对万国和万民证实出来。

因此,他知道摆在面前的大问题是:不是他会不会复活;不是他会不会照着圣经所说的被钉十字架;或他会不会升上高天;圣灵会不会降临。这问题是:他来的时候,地上是否还有信心存留下来?信心是从哪里来的,是藉着听神的道来的。他的问题是:“我来的时候,地上会有信心吗?”他会找到相信他话语的人吗?
19

呐,在我们生活的日子里,我们可以翻开这本神值得称颂的道的书页,找到他说的如今要发生的、正在逼近我们的事。神迹奇事正在发生;人心都吓得魂不附体。邦国有困苦,慌慌不定;空中出现像飞碟那样可怕的景象,五角大楼也都被惊动了。海中波浪的响声,多处有地震,人心都吓得魂不附体;大型的原子武器安装好了,在等着,幽暗笼罩着全地,是这个世界以前从未见过的。

20

上个星期,我有幸与我一位亲爱的朋友兼弟兄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上尉交谈,他写过《一位先知访问南非》这本书。朱利叶斯弟兄曾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现在他在进修,要成为陆军少校。

军队的人事部门叫他去接受一次重大的问讯;他们审查了他的家谱,一直查到他的曾祖母是什么人;还有家人的历史、他们是什么人等,然后他才能出席那次会议。
离开会议后,他来到了我们和一些朋友所住的山顶,他在那里的一棵罗腾树下遇到我,他说:“伯兰罕弟兄,这是你所听过的最让人忧虑的事;”他说:“我必须许下好多诺言,不能说出来,或不能透露任何消息。”他说:“因为他们叫我们严肃地许诺,”他说:“但我可以讲一点,那就是不需要军队了。”他们再也不需要任何军队了,只留下一些卫兵守护四周。他们不再用任何航空的东西了;他们不想把时间集中在制造快速的飞机等等上面,除非只是为了商用。他们正专注在只要一扣扳机就了事的东西上,那将带来完全的毁灭。
21

他说:“伯兰罕弟兄,公众并不知道这些军事武器的秘密是什么。”他说:“当那些高官在房间里讲话时,”他说:“房间里笼罩着一种如此恐怖的黑暗,以至有个主要的科学家站起来,并说:’我真希望我能带上一辆旧马车和一头牛,驾着它到深山老林里,种一片洋白菜和豆子,把这一切的事都忘掉。’”

哦,他说:“如果这消息传出去给公众听到,整个世界都将会惶惶不安。”危险正在逼近!他说:“他们已经撤回了驻扎在海岛上的驻军;从英国撤回了部队;他们有巨型的驳船停靠在那里,装备有某种武器,只是在等候发射第一枚导弹,然后同一时间各个国家就都会发射导弹。”他说:“到时地上连一根草都不会有了,山被震动,也都移了位。”这随时都会发生。
22

哦,多么黑暗的时刻啊!你们听见的所有这些关于飞碟的事,我想,你们听过了昨天在电台上对那个人的采访,他声称他已经对人们说过了。希望我不是在贬低那个人,但他的整个说法都是与道相违背的,是不对的。他说他们在火星上不会死,然后来到这里教我们怎么样才不会死。

但当要拿出证据时,他拿不出任何一点可以证明的证据来,那只是他编造的某种神话般的想法而已。照我的观点,这是虚假,因为圣经说的与他说的不同。
23

我可以表达一下我对飞碟的看法。我不相信它们是一些幻影;我不相信它们是虚构的。我相信,这样说并不一定对,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主并没有告诉我它们是什么,但藉着查考圣经,因为我们正是从圣经里知道各样事的。耶稣说:“所多玛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这样。”在所多玛被毁灭、火降下来烧灭那座城和那一带平原之前,有天使从天上被差遣下来,他们深入调查,要知道这些事是真的不是。

这不正像神差遣他的天使回来,要在大毁灭临到之前调查察看吗?
你注意到了吗?有一位天使来到,他造访了一位为神而做出决定的老人,他被世人厌弃,住在旷野的帐棚里,因为有人决定要来抢夺他的所有财富。但他说:“那没问题,我只要照着神的旨意呆在这里。”
24

我宁愿呆在神的旨意里,也不愿得到世界所能倾倒给你的所有钱财。当那最后的决定一做出,主的天使就临到了亚伯拉罕,说:“你往东西南北观看,这一切都是你的,亚伯拉罕。”

圣经告诉我们说:“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5:5]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地上的一切都会随着地而灭亡,但神决不可能灭亡。我相信,我被引导这样相信,那就是主的天使的照片,他来行了辨明的事。
你有注意到这位来到亚伯拉罕这里的天使吗?他与亚伯拉罕说话,背对着帐棚,他说:“我要向你持守我的应许。”哦,神的天使今天带来的是何等的信息啊!他必持守他的应许;这世界的所有不信、怀疑者、不可知论者、异教徒和不信者,永远也无法废了神的大能;它必照样行出来。
“我记得我的应许,我要使我的应许实现。”撒拉就在他背后的帐棚里笑;那人背对着帐棚,他说:“撒拉为什么笑?”
撒拉跑出来,说:“我没有笑。”因为她害怕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不知道那在城楼上的是怎样的一个守望者?这位与我们同在、背对着我、却知道我在帐棚里笑的是个什么特性的人呢?”记住,他就是那位守望者。
他转过来,说:“是的,你实在笑了。”撒拉就害怕了。
25

呐,我们再次看到,就在主再来之前的这个日子里,这些同样的天使要再次回来。我想知道,当我们四处观察,看到他们的性情,观察到他们所行的事;我想知道,这些神秘的景象是不是正如耶稣所说的将要发生的那些事:“天上将有各种迹象出现,地上的邦国有困苦,慌慌不定;多处有地震,人因心脏衰竭而死,”不是女人,是男人。女人不常死于心脏病,是男人。这就应验了耶稣所说的将要发生的事,这的确是他说将要发生的事。

26

那么,当我们一个又一个小时地讲下去,查考所有的先知书,看他们是如何预言到今天的事的,这岂不会让人呼喊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五角大楼没有答案;美国没有答案;德国、俄国,没有一个国家有答案;科学没有答案,谁有答案呢?在城墙上的那个守望者有答案。“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27

圣灵就是那个守望者,他传达从神来的警告,叫人们准备好。他被设立为一个守望者。我们看到病人得医治;瞎子的眼开了;聋子的耳朵通了;瘸子行走;跛脚的跳跃如公鹿,都应验了。那是什么?是主的再来正在迫近。

虽有这些事和这些警告,人们还是继续涌进他们的酒会里;他们瞎胡闹,嬉笑、跳舞,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就像神所说的一样。没有办法能阻止它们。
你若注意,照《启示录》3章说的,在这个伟大的教会时代,在现今的这个时代,就在主再来之前,将有一位被赐予那晨星。
注意看《以赛亚书》的经文,他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他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什么?早晨将到,但黑夜也随着早晨来了。这是什么?任何人都知道,在黎明前,在白昼就要临到的前几个小时里,正是变得最黑暗的时候。
28

哦,我的朋友们,要听主如此说。你们若以为我是主的仆人,现在正是黎明前的时刻。这就是为什么有这可怕的黑暗遮盖了大地,这正是主耶稣的再来之前;除了主的再来,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了。

国要攻打国,他们在神的实验室里胡作非为,以至他们拥有了能把对方炸成原子尘埃的能量。他们邪恶、不敬虔、完全不像基督。他们唯一的动机和目的就是毁坏。他们得到了从天上差来的毁灭天使的灵感,激发了这些人。
让我奉主耶稣的名说话,圣灵是作为城楼上的一位守望者被差来的。
人们呼喊说:“夜里如何?”你对今生厌倦了吗?你对罪厌倦了吗?你对丧葬的队伍、疾病和到处都是的邪恶厌倦了吗?黑夜是不是太长、令人厌倦了呢?“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他说:“早晨将到,”你看这安慰!“黑夜也来。”什么是黑夜?
29

你看这与《以赛亚书》的经文协调的何等完美。在正常的自然进程中,总是这样,日头快要出来时,它会把黑暗凝聚在一起,使天变得很黑;黎明前的黑暗比夜里的任何时候都黑,为什么?是因为快要来的光使它黑了。

这是因为快来的主耶稣,导致这黑暗笼罩大地。主岂不是说吗?“一有这些事发生,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
巴勒斯坦地是一个国家了;犹太人从世界各地回来,被安置在那地上,他们要看主的到来,正如神说的那样。“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主说:“这世代还没有过去,还没有被毁灭,这些事都要成就。直到这些事成就了,末期才到。”
30

哪一个世代?就是看见无花果树发嫩长叶的那个世代;以色列一直都是那无花果树。“剪虫剩下的,蝗虫来吃;”约珥说:“蝗虫剩下的,蝻子来吃;蝻子剩下的,蚂蚱来吃。”如果你留意,就知道这是同一种甲壳虫。吃掉那棵树的每一种虫子其实是处在不同阶段的同一种虫。

这同样的罪和不信,开始吃掉了犹太人,说耶稣不是基督,把那棵树吃得只剩下光光的树墩。先知看见那个,他哭了。但主说:“耶和华说,这些年间,剪虫、蝗虫、蚂蚱所吃的,我要补还。”两千五百年后,犹太人第一次回到了他们的家园。“那个世代还没有毁灭,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我要显出奇事。”
31

病人得了医治;藉着同一位在那里的圣灵行了大能的事,他告诉亚伯拉罕说,撒拉在他背后的房间里偷笑。那么我们要呼喊:“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他说:“黑夜也来。”注意,先是黑夜……早晨先到,黑夜也来。就在天快亮的时候,总是有一个大光安设在天上,那就是晨星。当你看到晨星变亮,越来越亮时,大地就越来越黑暗了。晨星变得更亮的原因是因为大地变得更黑暗了。
这末后日子里的教会,被呼召拣选的基督的身体,已得到圣经的应许,说神将赐给他们那颗晨星。
32

“守望的啊,夜里如何?要发生什么事?”就是这个,将有彻底的毁灭临到全地。但在那毁灭发生之前,耶稣基督的教会将被提,与她的主相遇。

晨星要做什么?是什么使得那时候的星星这么亮呢?是因为太阳快要出来了。晨星正在反射太阳的光,而其它星星在那一刻好像都黯淡了。
所有人造的神学,所有冷淡、形式化的麻木不仁都将干枯。但那位坐在城楼上的守望者,拥有晨星,将反射出快要来到的主耶稣的真实信息;因为太阳开始要升起来了,他会越变越亮。
33

哦,我想说:“晨星啊,兴起!因神的荣耀发光!因为午夜快到了,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

但早晨要来了,星星开始发光。想一想,那个正要临到全世界的可怕的时刻;想一想,那个将要临到今天每个未得救之人的可怕的黑暗。万国、众山岭、所有农场、他们所夸耀的所有房屋,将要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变成粉末,再次变成火山灰。
但那些爱主的人,那些有晨星之光的人,他们的眼目要盯在主的身上,不看世上的事。
34

正如保罗离世前在他最后一封书信中写的,他感到困倦、紧张、疲惫。哦,我真是很同情那个小犹太人,他说:“人都不要搅扰我。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然后,他想到那要来的晨星,就说:“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哦,昂起头来吧!你的救赎已近。“守望的啊,是什么让报纸这么报导?是什么让科学不敢轻举妄动?是什么让五角大楼不敢公开这些讯息呢?”因为人们会自杀,会把所有的钱财等等都扔到街上。到底出了什么事?那是什么?“夜里如何?”早晨将到,没错。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是在让早晨到来。这光正在向前推进,就在光要照耀之前,它在让幽暗临到。
35

我太高兴我是个基督徒了;我太高兴我是他其中的一个守望者,站在城墙上,大声喊:“要预备迎见神,因为主再来的时刻临近了。”

你们今早在这个教会里的人,若有谁还不确定那晨星,即那伟大的圣灵,正把它的光芒照进你的心里,愿你为此而做预备。因为有一件历来最伟大的事现在已经近了;我们正站在边上,观看一出戏在上演。
多少次在电影里,你知道在好莱坞等等的地方,他们是怎么排戏的;他们怎么为这些电影明星等等的人化装;在大戏开演之前,又怎样训练他们等等。我看到他们这么做感到很惊讶,因为知道这都是在做戏。
所有伪造的东西都是从真实的仿造出来的;有了真实的一美元,才会有伪造的一美元;除非有真实的基督徒,不然就不会有假冒为善者;除非有真实的信息,不然就不会有虚假的信息;除非有白天,不然就不会有夜晚,肯定的。
36

我在观看他们排戏时,我就想:“哦,我们正站在高高的城楼上,远超过了这世上的任何东西。我们正在观看两件伟大的事:时间的终结和主的再来。”很快就不再有时日了;将不再有时日了,还有主的再来。

那个敌基督的,他有他的臣民坐在那里;他有共产主义;他有各种不同的“主义”,他有教会体系;他有天主教体系;他有新教体系,他已经安排好了这一切,准备上演一出大戏了。
但我何等高兴,我们在天上有一位父,在这出大戏里他也把他的演员们都安排好了。当敌基督带着他的人物落入万物甚至是时间的终结时,神也在他的戏里准备好把他的教会提到永恒里,提到那永恒、蒙福的国度里,与神自己在一起;那时这衰老、卑贱的身体将要改变,成为他自己那样的荣耀身体,这必朽的将穿上那不朽的,我们将满有他的形象并永远站立。
37

瞧,你们看电视的;你们听广播的;你们读报纸的;你们喜欢听新闻的人,你们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请听我的声音!早晨将到,黑夜也来。早晨的到来是为那些为早晨做好准备的人的;黑夜的到来是为那些没有为早晨做好准备的人的。愿神今天预备我们的心,因为那早晨将是永恒、明亮和美丽的,正如诗人所说的:“蒙拣选得胜的人齐聚空中,在那边点名,我亦必在其内。”让我们祷告。

在这黑暗笼罩大地、毁灭遍及各处的时刻,主神啊,我们实在难以表达我们的感受,以及我们内心的感谢和感激;就是耶稣基督从荣耀中降临,成了像我们一样的人,住在我们中间。后来,他为我们的罪受死,经过乐园,带走了那些等候他的灵魂,打碎了魔鬼用来捆绑大地的每个邪灵的能力;开出了一条路,叫神永恒恩典的日光可以照在那些愿意领受的人身上。
38

神啊,今天求你应允,使各处的人都赶快、赶快地进入到神的国里,因为这信息一直都是很紧急的:“赶快,赶快!出来吧!”在所多玛的那位天使说:“你还没有到那里,我不能做什么。[创19:22]”

主啊,求你应允,这信息虽充满了恩典、能力和爱,却也是紧急的。主啊,求你应允,使人们赶快来,接受基督,并被圣灵充满。因为耶稣说:“凡属神的人,必听神的话。”愿他们来,悔改自己的罪,奉主耶稣的名受洗,使他们的罪得赦,并被圣灵充满,把他们魂的状态修复到像第一个教会那样;愿你来的时候,这事如此成就。
我们为这信息而感恩,也祈求你祝福它,主啊,使我们的心得安慰,因为我们等候你,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原注:磁带空白.]
依次我们得进天堂门,与神永住常乐永恒; 为你为我敲响起,美丽金铃。
39

你们岂不爱他吗?呐,信息讲完了,让我们在圣灵里敬拜主。他在这里,这是重大、严厉的话语,但它们是真实的。我奉基督的名传讲它们,那一天快临近了;你们若看重我的话,我想要这点……[原注:磁带空白.]

美丽金铃(让我们举起手。)你听…… 你听到天使在歌唱,这是荣耀、哈利路亚、千禧年。 只要过那闪光之河,在那远方甜蜜永远; 为你为我敲响起,美丽金铃。
40

她再弹一遍的时候,让我们跟周围的人握手。

……那闪光之河,在那远方…… 藉着信心我们到达彼岸(只要彼此对说:“天路客,很高兴与你在一起。”),
……我们得进天堂大门,与神永住常乐永恒; 为你为我敲响起,美丽金铃。 你听到金铃在敲响,你听到天使在歌唱(那是什么?); 这是荣耀、哈利路亚、千禧年。 只要过那闪光之河,在那远方甜蜜永远; 为你为我敲响起……
41

这使我想起了一件事。我妻子坐在后面,清楚地记得这件事。我有幸拜访了加利福尼亚州圣经学院的毗斯迦堂,我跟他们在那里举办了一个晚上的聚会,那里原本叫做“能力之家”。多么奇妙的一个地方!我遇见了牧师史密斯弟兄。你知道,他们印了一份报纸,有人给他们帮助,他们不用收取奉献;全都是免费的。他们已经存在了五十几年了。

42

那教堂是由一位瘸腿的医生开创的,他来加利福尼亚州求助。医生说:“不可能再为你做什么了。”我相信,后来是那位普赖斯博士或某个人,一天早晨在房间里为他祷告了;他当时没有马上得到任何结果,这点并不意味着什么。于是他开始了。他说:“再怎么着,我也是信了。”当他开始从路边石上迈出步子时,他残疾的腿就直了;于是他就建了毗斯迦之家。

有一天晚上,我在那里讲道;大礼堂里挤满了人,我们还没有从后面进去,街上已经站满了成千上百的人。信息讲完后,发生了一些事,有两件事是我一生中从未目睹过的。那些人并不是一帮喜欢制造噪音的人;他们不是一帮干巴巴坐着的人;他们是圣灵充满的人。我很喜欢那次美好的团契。
43

当我们正……就在我要为病人祷告之前,他们开始像这样唱起了甜美的歌。我站着,感到很惊讶。我说:“这里正在发生一件我所不明白的事。”我再次听着,听见了两个合唱团的歌声。我说:“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摇摇头,再次竖起耳朵;我说:“主啊,这可能是这个合唱团的回音吧。”我听到在上面,在屋顶的最上方,有另一个合唱团。我说:“这应该是那上面来的。”

于是,我就从底下传道人坐的地方,走到了上面唱诗班的台子上。我对妻子说:“你听到那个了吗,亲爱的?”
她说:“那是什么?”
“阿根布莱特姐妹,”我说:“你听到那个吗?”
她说:“是的,我以前也听到过一次。”
我走到阿根布莱特弟兄那里,“你听到那个吗?”
“是的。”每个人都低着头在唱歌。
哦,我说:“也许,我要很肯定,我不是想要成为怀疑者。但主啊,我若是你的见证人,我若是一个守望者,我必须要知道我所谈的是什么,我必须对这点很确定。”就像对神的医治,我若不确定,我就不会对它说什么;如果我不确定这就是主的再来,我就不会对它说什么;我必须很确定。
44

我走回到传道人的坐席上,每个人都低着头。做祭坛呼召时,许多在外面的人把手放在窗户上,归向了基督。人们一直在唱歌,我走到这下面时,我说:“主啊,这不可能的。”这些在底下唱歌的人都只是普通人,但在这上面的……听上去这里好像有几千人,也许有两、三千人在唱;但在那上面的,听上去也许有十万个人在唱。那是一种最甜美的歌声,非常高的女高音,像女人的声音。

我听着,全身都在颤抖。我又走回去了一会儿,我听着;我走到过道上,又回来,因为人们一直在圣灵里歌唱。我又听着,那声音不是这个声音,我能听得出,这底下是一种声音,这上面是另一种声音。
于是,聚会结束后,我对牧师说:“牧师,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他说:“什么声音,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听到上面有一种女高音和高度训练过的女声,是我一生听过的最美的歌声。”
他说:“在这里已经听到很多次了,伯兰罕弟兄。”
45

我读过那个过去为病人祷告的老妈妈的故事,哦,我现在忘了她的名字。一天晚上,牧师讲完道后,这个老妈妈就走下去为病人祷告。她有五、六个小孩子围在她身边。她停了下来,倾听着;她就是伍德沃斯·埃特尔太太,你们都读过她的书吗?她听着,她说:“有一个合唱团在教会合唱团的上面唱歌,”当底下的声音停止后,那上面的还在继续唱,瞧?

46

我站在那里,然后在到教堂的最后面……看到多有序、多完美了吗?呐,我绝对相信说方言;我相信这是教会里神的一个恩赐;我相信,它被滥用了,就像其它经文被滥用了一样。但确实有真的恩赐,是的。

那个人在教堂的很后面站了起来,用别的语言说了大概四、五个字,不是一种……它是一种地方话,你能听得出。每个人都很安静。这时有东西临到我身上,我一生从未翻过方言,那时我还没用过,因为我害怕。那些东西是从神而来的,你不能拿它胡来。
有声音对我说:“这牧师要做信心的祈祷。”我不得不把嘴闭上。我等着,但那声音又来了,好像波浪涌来,说:“这牧师要做信心的祈祷。”
我想:“主啊,我没有翻方言的恩赐;我的恩赐是为病人祷告;所以,我没有翻方言的恩赐。”我又把嘴闭上了,静静站着。就在那时,这牧师站了起来,开始为病人祷告。
哦,他是神!教堂里各处的人的疾病都得医治了,那是什么?那是黎明!那个小枝子仍然存留着,不用忧虑!神永远不会没有见证人的。现在要相信在某处有一些伟大、奥秘的事,可能不在天使般的声音里,而是有什么东西会让每个罪人(如果这教堂里有罪人的话)知道黑夜已笼罩大地,越来越黑,是极大的黑暗。但主的再来近了,是这个使得大地黑暗了。
47

作为你们的守望者,我说:“早晨将到,要为晨星做准备;要发光!”在我们走之前,多少人想要在结束的祷告中蒙记念呢?只要举起手。

亲爱的神,你看见这些人举起了手;他们对这点是真诚的。许多人查阅报纸,他们查阅哲人的书和不同的文章,然而还是找不到答案。但这点在今早所读的经文里出现了:“早晨将到,黑夜也来。”
神啊,我们祈求,愿你祝福这里每个举起手的人,你也知道在那些举起的手的背后是什么。主啊,我相信,此时就在他们所坐的地方,那位无所不在的神能够将他们这时刻正在寻求的圣灵的产业分给他们。
主啊,因着你的道和他们的愿望,以及你神圣,永不废去的应许,求你赐给各人。当我为他们献上这个祷告时,愿他们能得到他们举手想要得到的东西。奉主耶稣的名,愿他们都得到它,阿们!愿神与你们同在。
48

我们还有一点时间;现在,我们要为病人祷告。我很高兴地知道,病人仍然还有希望。“我是耶和华,赦免你们一切的罪孽,医治你们一切的疾病。”我只是……非常的奇怪,刚才我为一位躺在这担架上的年轻母亲很感动。她患了霍奇金病,我相信,与她坐在一起的是她的母亲,我十分确定。是的,没错。

这位母亲曾对我说到了她的孩子,我想要鼓励她。这只是一个呼召……讲完这信息后,我觉得救恩是第一件事,医治是第二件事。医治可能持续到你生命的终点,持续许多年;它可能让你活在地上时幸福、快乐,但在你死的时候就结束了。
可是,得救的灵魂却有永生。它永不灭亡,没有东西能从你那里夺去永生;它去到了神的册上,在末日必要复活。第一件事是最大的,要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其它东西都会加给你的。
49

我想做一个有关这种可怕的疾病(就是这位年轻女子所得的病)得医治的一个见证。不久前(他们今早可能在这里;我不常在这里,不认得谁是谁,你们许多人我都不认识),在我们中学里有个女孩子,她也患了这种霍奇金病,因为她身上长了很大的肿块,就被带到了医生那里。

医生们取了那肿块的一个切片,送去检查,看那是什么病;检查结果送回来,是“不可治愈的霍奇金病”。那母亲不愿让孩子知道是什么毛病。医生建议那母亲还是让她去上学,因为她活不了多久了。最后,那病侵入到心脏里;我们都知道,霍奇金病是某种形式的癌。
50

于是,他们把那女孩子送回学校去,让她自然死去。那母亲简直要疯掉了,就打电话给我,说:“我想带她来,但我知道,伯兰罕弟兄,在你的祷告队列中,当你在圣灵的感动下,你多次都会说出是什么疾病。”她说:“如果圣灵揭示出那孩子的病情,能否请你开恩不要把它说出来。”

“哦,”我说:“我想,如果他不想要人知道那是什么病,他也不会揭示出来的。”我说:“而且在我自己的教会这里,我也很少举办那种的聚会;我想很少。”我说:“我只是为病人祷告。”
那个年轻女士到了队列里来,我问那母亲:“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不是。”
我说:“这女孩是基督徒吗?”
“不是。”
我说:“要是这样离开世界那就太可怕了;”我说:“如果她在那种状况下走了,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所以,那天早晨,那个年轻女士进到了房间里,正好从那个小女孩接受祷告的同一个地方经过(这个小女孩一会儿也要接受祷告),我就问她,我认得她,我说:“你就是那个从这里中学来的女孩子吗?”
她说:“是我。”
我说:“你知道你的病吗?”
她说:“医生告诉我,他们认为我会没事的。”
“哦,”我说:“要是你没有好,会怎么样呢?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不,先生,我不是。”
我说:“你愿意成为基督徒吗?”
她说:“我愿意。”
我说:“你愿意将心交给基督吗?”
她说她愿意;她母亲也跑上来,说她也愿意。我就在这儿的池子里为她俩施洗,也为那个女孩祷告了。过了一段时间,过了几天后,那个女孩终于好转了,她并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又过不久,他们又带她回去做检查,医生一点也找不到癌的痕迹了。
51

有一个……我不喜欢讲一些人的浮夸的事,但我喜欢对人诚实。在这座城里,有个很知名的人,是个很好的基督徒弟兄,不然他不会想成为这教会的一名执事,我是指成为教会的一名理事。他现在也在这里;他自己就担起这责任,把那女孩的事记了下来。

过了几年,两、三年后,这女孩子读完了中学,正在跟一个小伙子来往。一天,我在街上遇到她,她快乐极了;他们告诉她那是什么病后,她就因耶稣基督的大能和荣耀而做见证。
这女孩现在已经结婚了,她有几个孩子,过得很幸福。她父亲到了这个人的店里要剪头发。这里的埃根先生,他一直在追踪这个病例;这女孩现在身体很健康,很好,那已经是(多久了,埃根弟兄?)若干年前的事了,不是吗?她今天还活着,见证了神能医治霍奇金病。
52

哦,能知道在这困苦的时刻我们仍有一个避难所,真是太好了!那避难所就是基督。我想对你们其他人报告一件刚刚发生在聚会中的事。

主真是太好了,就在几个星期前,两个星期前,我最近去西部聚会时,他应允了你们所有的祷告。我们在图尔萨参加年会时,我不打算讲道,本来我是要在那里举行一场聚会,但其他的传道人正在那里举行复兴会,所以当时我无法举办聚会。
53

但我经过那里,去接阿根布莱特弟兄,送他到加利福尼亚,我和我妻子,还有小约瑟。那天晚上我们来迟了,我知道奥洛·罗伯茨和汤米·欧斯本要在那天晚上讲道。于是,阿根布莱特弟兄就打电话到几家旅馆去,最后找到了我们住的地方,他说:“下来参加聚会吧!”于是,他就过来,和萨默尔弟兄一起来;他是明尼阿波利斯基督徒商人会分会的头。他们过来叫我,我就进去,他们正在梅育舞厅那个豪华的地方用餐,那里坐着一些千万富翁。

呐,你知道我走进那样的地方会有什么感受。我甚至不知道怎么用桌上的那些刀叉。但我还是进去了,进去时,奥洛·罗伯茨正在讲道。他正在传讲丰盛的生命,丰盛;告诉基督徒商人们说,是耶稣把那些鱼放在网里的,他们所得的超过了他们所能用的。
54

你们都知道,罗伯茨弟兄是个很有说服力的讲道人,他说:“这丰盛是给每个人的,”他又说:“现在,我正在这里建一座教堂,”(可能要花几百万美元),他说:“这教堂是用白色大理石建的;”他说:“我的工程建了一半,钱用光了。”他说:“后来有一天,我到街对面去看那工程,魔鬼就说:’你知道吗?人们经过那里,说那是奥洛·罗伯茨干的。’”

他说:“我就对魔鬼说:’但他们也得说奥洛·罗伯茨已经尽力了。’”那很好。他又说:“后来,这件事落在了本城的一位银行家的心里,他就从一家银行给我贷了将近两百万美元,以便完成那工程。”
银行是不做这种事情的,你知道这点。他说:“那个商人,银行家,此时也坐在这里;”他说:“我不想叫出他的名字,因为他不完全是属全福音商人会的;”但他说:“他在这里,我想他甚至没有宣称自己是基督徒。”他说:“但有什么感动了他的心,让我贷到了这些钱。”他说:“如果他愿意站起来,可以站起来,但我不想使这人感到不好意思。”
那人站了起来,说:“我不会不好意思,罗伯茨先生;”又坐下来。
55

然后,我走进去,坐下来。罗伯茨弟兄一讲完,就过来与我握手,用手把我拉了上去。后来过了一会儿,当然,你知道,有很多人过来,交谈;因为我们还都在吃饭,传道人们想要我给他们主办聚会等等。

然后,迪马·莎卡林站起来,他是全福音商人会理事会的主席。他站起来,说:“你们知道,我刚才觉得有带领,伯兰罕弟兄应该为我们传讲今晚最后的信息。”瞧,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就谈起了坐在这里的一个人,他说:“这一位是某某某,我今天遇见了他。他们告诉我说,他们在奇迹大道那里拥有三到四个城区的全部房产。”千万富翁和养牛场场主等等。在那样的聚会中,我能讲些什么呢?
56

但你知道,顺从总是最好的。于是我就上去,尽我所能地传讲,在聚会快结束时,要在那样的地方做祭坛呼召不合规矩。但你知道,我曾在葬礼的聚会上做祭坛呼召。所以我想,这里是个做祭坛呼召的好机会。所有那些富有的男人和女人都来归向了主耶稣,把他们的心交给了主。

一个百万富翁或千万富翁的妻子让我感到很惊讶,她带着一顶四周有美丽羽毛的帽子,可能要花掉她一百美元。她的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她抓住我的手,说:“伯兰罕弟兄,我的心很感动。”她说:“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基督徒,”她说:“我想要服侍主。”
我说:“谢谢你。”
57

过了一会儿,有声音对我说:“现在为病人祷告。”

我想:“哦,不,我不能这么做;我已经打乱了那个大舞厅里聚会的程序,所以,如果我再为病人祷告,他们真的会把我当做狂热份子了。”所以我想:“主肯定不会告诉我那么做的;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悔改信主,我就兴奋过头了。”所以,我就走了,坐下来。我就沿着讲道人的那张桌子走下去,一直走到端头,与杰克·摩尔弟兄坐在一起,他正坐在那里跟人说话。
我已经把聚会交还给了主席莎卡林先生。然后他站起来,他说:“你知道吗?”哦,神一定是摸了他的肩膀;他说:“我觉得有带领,让伯兰罕弟兄回来,为病人祷告。”
我想:“哦,”绝对没错。
58

然后我站起来,对他们说,我说:“我也感觉到了,我祈求神赦免我,但你知道,当有别人也被触摸了时,我们大家就都知道这是圣灵的运行了。”

我说:“呐,神的医治并不是去摸一根图腾柱;也不是某种想象出来的东西。它是刚才拯救这些人的同一位神所行的。他是藉着人们简单地相信主而医治这里所有人的同一位神。”我说:“你们信吗?”
呐,这个秘密是给我的教会的。你们知道,我的事工正在转变。哦,多么荣耀的转变啊!你们大家都记得说过的话,每次一有这种事,就会有什么事发生。当我要传讲那点时,就来了,临到了我;“你对这座山说!”为什么一直是这样呢?一直都是信心;任何东西都是凭着信心。信心不是你自己鼓动出来的东西;信心是你已经拥有了的东西。
59

我以为,如果……我总是对我的信心感到羞愧。但人们,主一直都很恩慈,他显明事情,说出异象,每一个都很完美。你们会众知道这点。这不是个人能做的,不是一个人能做的,是神做的。在这里的这张照片,它已经传到了全世界;在德国的那些照片;几个星期前在这里(也许这里有位陌生人从未见过它),他们又拍到了一张,我在家里有这张。那是主耶稣的侧面像,他就站在我所站的地方的后面。他的手伸出来,从他手里不断地喷出火舌来;当时我正在传讲一个主题“对这座山说,挪开此地,心里不要疑惑,只要信”。

我们有这张照片,是用科达彩色胶卷拍的。现在我们在家里有了这张照片,他们正在制作……这照片已经在实验室里用科学等方法检验过了,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另外,现在大概有六张照片是在不同的地方拍的。这一张是其中最突出的一张。
60

从未见过……有他的胡子、他的脸、他的侧面、他伸出来的手臂。我像这样站在他的双臂中间;你根本无法看到他的身体……能看到的只有我的头和站在地板上的脚,只有头和脚了。瞧?

他站在那里,手臂就像这样伸出来,讲道时我双手这样伸出来,说:“你们对这座山说。”就在那时候,发生了一件事,他们抓怕到了那张照片。就在后面,全是彩色的,有个大的……
好像是神做了安排,那里放了个水芋百合[译注:即马蹄莲.]的大花篮:因他是谷中的百合花。你从哪里得到鸦片的?从百合花里,没错。神的“鸦片”是什么?平安。鸦片会使你忘记所有的烦恼。吸鸦片的人,他们就是这样吸鸦片自杀的。神也有一种“鸦片”,阿们!他舒缓各种的疼痛,医治一切的疾病,除去各样的忧虑。只要我们一直吸入他的“鸦片”,我们就平安了。
那个放百合花的大花篮就放在我讲道的讲台前面。
61

在图尔萨那里,我为病人祷告后,下来,走出去了。大约十分钟后(我不想叫出这个布道家的名),有个为这个布道家工作、患有脊椎关节炎的妇人,她是个速记员,她必须像这样打字;因为她的手臂和肩膀都不灵活。她像这样打字;在图尔萨那里,这位出名的大布道家雇佣了她,给了她工作。然后,她就从大厅里走下来,忽然,她的手臂变灵活了;就又跳又喊,吸引了那里每个人的注意。

那个可爱的妇人跪了下来,举起双手,像那样拍手,归荣耀给神,因为刚祷告完没一会儿,神就释放了她。然后,我就走进去听,要看她在说什么。她说:“我刚刚从大厅走下去。”
我说:“哦,感谢归给神!”我转过去,走另一个方向,听到那下面有声音,看到所有的罪人都跑过去要看发生了什么事。
62

这里有个人起来要说话,是加德纳弟兄,送我这套西装的就是这个人。你们许多人认得加德纳弟兄,就是纽约州宾厄姆顿的加德纳弟兄;是很著名的奥世莫比汽车经销商。最近三年里,他卖出的奥世莫比汽车比美国任何的汽车经销商都多。他乘坐私人飞机。他的名字叫乔治·加德纳。

一年多前,他的飞行员自己单独驾驶飞机,而飞机坠毁了,撞到了他的膝盖骨,踝关节;他的腿和脚就变硬了,他要像这样走路:他的飞行员。
在为病人祷告的时候,他也在场;那时他自己从举行宴会的大厅里挪了出来;人们在旁边给他弄了一个房间,这样,他来回走动就不会那么不方便了。
他的见证是这样的:他还不是基督徒,那时他走进房间里坐下,他说:“不知怎么着,我就是相信今晚那个在上面讲道的秃头的人。”他说,他注意到他的脚指头开始颤动,然后他就跳了起来,每个关节都完全好了,他就站在外面归荣耀给神,两腿像这样抬起放下,用脚站了起来,见证神的荣耀。
63

我们为病人祷告前再说一件事。我跟阿根布莱特弟兄住在一起,我的好朋友(利奥·吉恩知道是谁来的电话)。电话铃响了,本来应该是阿根布莱特弟兄接电话,但你知道,你不可能随处都在;那刚好是我接的电话。我相信,凡事都是按着神的旨意运行的,你们信吗?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年轻女士会在这里;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大家会在这里;我相信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因着某种缘故,我们为了神的荣耀聚在一起。为什么我们今早要穿过冰天雪地来到这里呢?

64

于是,我拿起电话,因为阿根布莱特弟兄不在那房间。那人说:“我想跟伯兰罕弟兄说话。”

我说:“我就是伯兰罕弟兄。”
那人是个西班牙人,他说:“先生,我知道,对我来说,我要问的这个问题像是很不合理;”他说:“我能想象人们会如何地拉人啊等等,”他说:“我是墨西哥的一位宣教士;我回到了这里,住在拉克里森塔这里,我几个小时前才知道,你已经来这城市了。”他说:“我带我的婴孩来,想要带到你那里或罗伯茨弟兄或某个为病人祷告的弟兄那里。”他说:“因为这是我的孩子,我想,我的信心有点软弱。”他说:“我的孩子还不到四个月大,得癌症快死了。”
有什么对我说,“去看那婴孩。”我说:“先生,我去叫阿根布莱特弟兄来,你告诉他那孩子在哪里,我会去见你。”
所以他……我叫了阿根布莱特弟兄来,那人就告诉他地址。于是,我们就上了车,开下去了。我遇见他的妻子;那人是墨西哥人,但看上去不像,他皮肤很白;但他是墨西哥人,因为很多时候,墨西哥人也是金发的,因为他们是从西班牙和印第安人来的。有一些印第安人也是金发,皮肤雪白的。
65

可是,他妻子是芬兰人,纯金发的,非常可爱的妇人。我跟那人到了医院去看他的孩子。我进了病房,他们把病房安排在护士室的隔壁。那个婴孩虽然才四个月大,但出生时,下巴长了一个恶性肿瘤,从脸上凸了出来,大概凸出来这么多,像这样,像这样凸了出来。

医生尽力给他做了手术,切开他的小喉咙,整个脖子留下了又大又深的疤痕。手术并没有止住癌细胞,结果癌细胞扩散到舌头上了。小下巴像这样垂下来,又大又深的疤痕。他的小舌头,小嘴巴,还没有这么大。他的舌头可能肿得那么大,顶出来有那么长,都变黑了;它肿到了口腔的顶部,就把鼻子通向嘴巴的呼吸道堵住了。当然,它也堵住了这里的呼吸。他们不得不在他的喉咙上切开一个口,放一个小哨子,在喉咙上放一个像小铁片的东西。
66

他的小手臂像这样固定在支架上,他就不会伸过去把那个哨子拉掉,拉掉他会窒息的。那个癌流了出来;护士不得不站在那里,用东西把流到哨子里的癌水抽出来,不然孩子会窒息死的。

那位父亲走到床边,他说:“里基,爸爸的小宝贝;”他说:“爸爸带了伯兰罕弟兄来为你祷告,里基。”当他说“爸爸的小宝贝”时,我的灵简直要离开了;我再也受不了了,不得不紧紧抓住床沿:“爸爸的小宝贝。”
那个小家伙,虽然才那么小,却知道那是他爸爸。他便开始那样喘息,小手臂像那样动着;他爸爸想要拍拍小家伙的头。可怜的小宝贝,生下来就在那种状态中。
67

我简直说不出话来,你知道,你哽咽得都说不出话来了。我朝下看,看到两只小手从大支架的底下伸出来,他发出喘息声,我想:“这太可怜了!”

等我有点回过神来、能够想点事情后,我想:“耶稣啊,难道你会高兴看到这种情形吗?我无法相信这点。我无法相信你会因这小婴孩受那样的苦而得荣耀,不可能是那样。如果这点使我一个罪人对那个婴孩有那样的感受,更何况对你呢?因你是一切怜悯的泉源。它对你该会是什么呢?”我没有说一句话,虽然他试图要逗一逗孩子,使他静下来。他的小身体,戴着一块
尿布,那个小身体整个还没有这么大,他的头是最大的部位,但他的下巴肿得这么大。
他们在他的头四周垫了一些东西,免得他的小脑袋裂开口,你知道,垫了一块布,是为了避免脑袋裂开,他的下巴肿得这么大。
68

那个护士站在那里,我朝下看着那个小家伙,我想:“主啊,如果你站在这里,你会怎么做呢?”

呐,我知道我正站在讲台上;我知道神就在这里。但对我来说,好像有东西在我魂的深处说话,说:“我在等着看你对这事要怎么做;我把我的权柄赐给了教会,现在你又到了’对这座山说’的时候了。我把我的权柄赐给了教会,我正等着看你要怎么做。”
我想,这是不是一直以来主对我们的态度呢?就是他正等着看我们要怎么做。我们传讲过的这个时候的迹象又是怎么样呢?主会做什么呢?他在等着看我们要做什么。
瞧,我把孩子的手放在我的手上,像这样放在我的指头上,他的手太小了。我说:“主啊,求你垂听你仆人的祷告。我藉着信心相信你在这里,我把耶稣基督的血放在这个癌症的恶魔和小孩的生命之间;我藉着信心把这血放在那个杀手和这孩子之间。”我不能再多说什么,就转过身,走出去了。那父亲跟着我出来。
69

他说:“伯兰罕弟兄,主把这个放在我心里,要给你一些十一奉献。”

“哦,”我说:“弟兄,不要那样想,不。”我说:“我不需要钱,弟兄。”
他说:“但我已经存了一些十一奉献。”(哦,一点钱,我现在忘了具体多少,我相信大约是五十美元。)他说:“是主把这点放在我心里,要给你的。”
我说:“我告诉你这样,我收下了,然后你把这钱拿回去给小里基,用在他的医疗费上;因为你是个传道人。我知道那是什么,钱意味着什么。你是个宣教士,我知道需要用钱,你有家庭,还要付医生的所有费用。把它用在付小里基的账单上吧。”
他说:“我不想要那样做,伯兰罕弟兄;这不是给医生的,这是给传道人的。”
我说:“是的,但我把它再转回给你。”我拒绝了。我回到了房间里,没几个小时的工夫,孩子的下巴就可以合上了,舌头也回到了正常的位置上。神医治了那个小家伙。我离开的那天早上,他们把哨子从他的喉咙上取走了;这事震惊了整个西海岸。
70

一位著名的医生叫他的儿子带他孙子来。结果他们在离帕萨迪纳还有四、五十英里的地方就下来了,而我正好经过他们下来的地方,结果就为那个患脑部痉挛的婴孩祷告了。他们曾给他打了一针青霉素,结果因为打在屁股上的青霉素反应,导致了癌症。我也确信主医治了那孩子。

71

就在我要离开那房子时,电话响了,一直在响。阿根布莱特弟兄,我听到他在跟一个人争论,说:“不,我不会那么做的。”就在我要上车的时候,有一辆旅行车开了上来。正是那位墨西哥弟兄和他妻子,他们俩边哭边赞美神。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把这十一奉献带来给你。”
“哦,”我说:“弟兄,我不能收,”我说:“我就是不能收。”
他说:“但我已经拿来给你了。”
我说:“我跟你说过把它拿去付里基的账单。”
他说:“今早我去医生那里,要给他这十一奉献来付里基的账单,他说:’你不欠我任何东西。’他说:’这跟我没有半点关系;’他说:’这是一件大奇迹。’他说:’你没有欠我一分钱’。”
所以他说:“收下吧,伯兰罕弟兄。主告诉我你会收下的。”我想:“哦,我不能;”我说:“主啊,我不想要这样做。”然后有东西临到我。一天,耶稣站着,看着那些有钱人投入了很多的钱;哦,他们有很多钱,所以就奉献了很多。有一个小寡妇带着三个小钱过来,这是她所有的一切,是她一切养生的;她把那钱投进去了。呐,我们会怎么说呢?“哦,姐妹,不要那样做;嗯,你知道,我们不需要那钱。不要投进去,那是你一切养生的钱。”但耶稣任由她去做,把钱投进去。因为“施比受更为有福”[徒20:35]。
我收下了那点十一奉献,我不知道要怎么用那些钱;我要尽我所能地为了神的荣耀把它们放在某处的事工上。那是什么?那是神的荣耀,那是神的大能。
72

夜幕降临了;基督快显现了,这就是为什么出现了这些神迹奇事。这是那伟大的太阳光借着这些的晨星,带着医治的翅膀反射出光来。如果主从他同在的反射中带来了医治,那么当他亲自降临时又会做什么呢?

我们这必朽的身体必要改变,成为像他那样荣耀的身体。他来的时候会怎么样呢?在他来之前,我们为他同在的这日光而感谢神。正如晨星所做的,我要在这黑暗的时刻,登上荣耀的城墙,坐在那里欢呼他的到来。让我们祷告。
73

哦,主啊,我们真是太爱你了,主啊,以至无法说出是多久……我们再怎么见证你、赞美你,都不会感到疲倦。但现在时间到了,有很多病人在等着;你晓得这些见证。就我所知道的,主啊,它们完全是事实;那个飞行员站在那里,示范他能够站立,还有他身体的状况等等;他卷起裤腿,给人看他的膝盖,双腿本来是裂的,有伤痕,医生曾试图把他的骨头再给他接上。

74

你看见那个脸上涂脂抹粉的妇人站在那里,当对她说她的关节炎已经藉着你的大能得医治时,她喜乐的眼泪洗掉了她脸上的东西。还有那个可爱的小婴孩和他父亲的见证,以及那些在场的人的见证。

主啊,你今早在这教会里与你在世界各地一样的伟大。你应许说我们无论在哪里聚会,那里就有你在我们中间。现在,我们要叫出今早你差来给我们的那些病人,我们要为他们祷告,要全心地做出信心的祷告。愿你拯救这些病人,使他们站起来。他们若犯了罪,求你赦免他们;父啊,我们彼此认罪,互相代祷。你说过:“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75

我们知道,今早有一位躺在这里,她是一个有了几个孩子的年轻母亲。主啊,按着医生所说的,她已经接近她人生的终点了。但我们祈求神,愿你站在她和那仇敌的中间。当我们为她抹油、祷告时,愿你的大能触摸她的魂,因为那将带来信心和释放;愿她回家、得到痊愈,赞美神,成为这晨星的一个反射,为了神的荣耀,阿们!

梅西尔弟兄,呐,我们照着预约带这些人过去。要来的人只要拨打这个号码,就会把他们的名字放在要接受祷告的名单上……